图标《打严嵩》

主要角色
邹应龙:老生
严嵩:净
严侠:丑
常宝童:小生

《打严嵩》周信芳饰邹应龙、周五宝饰严侠
《打严嵩》周信芳饰邹应龙、周五宝饰严侠
情节
明嘉靖间,严嵩父子专权,陷害忠良,群臣侧目,无敢直言者。御史邹应龙久欲乘机参之,以泄忿恨。时严嵩追拿邱、马二将,为开山府小王常宝童所救匿。邹应龙乃往相府甘言奉承,告之其事。严嵩引为心腹,奏请圣旨,亲往开山府搜查。事先邹应龙复密告常宝童,并受之以计,乘机打严嵩。严嵩至,常宝童从邹应龙计,责其不参老皇御容、伴驾王真相之罪,举金锏击之。严嵩袍衣尽碎,狼狈而遁。途次遇邹应龙,严嵩欲上殿参奏,邹应龙阻之,并告以裸体见君先有处分,况面无伤痕,绝不能准本。严嵩韪其言,请做面伤。邹应龙故意推诿,严嵩固请。邹应龙乃且打且骂,一舒郁愤。

根据《麒麟童真本》第九册整理

录入:宣南顾曲人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2.5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邹应龙  (内白)    呣㗶!

(邹应龙上。)

邹应龙  (引子)    奸贼不奏反为仇,一场空白少年头。

     (念)     八百进士我为首,全凭舌尖用计谋。适在朝房夸海口,要把奸贼一笔勾。

     (白)     下官邹应龙,嘉靖皇帝驾前为臣,官拜外帘御史之职。可恨严嵩老贼,上欺天子,下压群僚。我与年兄年弟商议,何人参倒老贼,举他为首。今日天气晴和,我不免到严府见机而行便了。

(邹应龙起坐,拉四门。)

邹应龙  (西皮原板)  嘉靖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我朝中出奸贼名叫严嵩。

             大不该害死了杨继盛,

             大不该害死了马总兵。

             撩袍端带往前进,

     (西皮摇板)  去到严府见机行。

(邹应龙下。)

【第二场】

严侠   (内白)    咳嘿!

(严侠上。)

严侠   (念)     宰相家人七品官,见上容易见我难。

     (白)     我、严侠。在这相府当了一个门官,今乃三、六、九日,太师爷理事之期,在此候伺了。

(邹应龙上。)

邹应龙  (西皮快板)  急急走来急急行,

             不觉来到严府的门。

     (白)     那旁有一尊官,待我向前。

             哎哎,尊官请了!

(邹应龙向前。)

严侠   (白)     你是哪里来的?

邹应龙  (白)     小官邹应龙。

严侠   (白)     哦,原来是邹大老爷。到此何事?

邹应龙  (白)     要见老太师。

严侠   (白)     哦,要见老太师。有什么事啊?

邹应龙  (白)     有好心献上。

严侠   (白)     那么这个带来没有?

邹应龙  (白)     哦呵,有有有。

(邹应龙取帖。)

邹应龙  (白)     喏喏喏,烦劳通禀。

(严侠接帖。)

严侠   (白)     请你站一回儿。

(严侠看帖。)

严侠   (白)     邹老爷还是第一回来吧?

邹应龙  (白)     正是第一回啊。

严侠   (白)     这也难怪你,不懂这儿的规矩。

邹应龙  (白)     怎么还有规矩?

严侠   (白)     有道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哪。

邹应龙  (白)     什么规矩?

严侠   (白)     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

邹应龙  (白)     有礼?

严侠   (白)     就见。

邹应龙  (白)     无有?

严侠   (白)     免见。

邹应龙  (白)     这……

(邹应龙摸袖袋。)

邹应龙  (白)     啊尊官,下官今日来得慌疏,请尊官行个方便,改日奉上就是。

严侠   (白)     那么你也改日再来吧。

(严侠甩帖。邹应龙拾帖。)

邹应龙  (白)     怪不得严嵩老贼在朝霸道,连他的门官也是这样的厉害。我若说不到此人,焉能参倒老贼。这……

(邹应龙想。)

邹应龙  (白)     呣,我自有道理。

             呔!滚过来!

严侠   (白)     咳,这是什么话呀!

邹应龙  (白)     我来问你,你家太师几时上朝?

严侠   (白)     哪一天不去。

邹应龙  (白)     几时拈香?

严侠   (白)     初一、十五。

邹应龙  (白)     好哇!等你家太师上朝拈香之时,我就一把抓住轿杠。是我言道:那日小官要见太师爷,有好心献上,你府下有一尊官,要什么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有礼就见,无礼不能相见。不见哪,哎哎,不见了!

(严侠接帖。)

严侠   (白)     呃呃呃,我跟你作耍的呀!

邹应龙  (白)     嘿,山西老爷,就是这样的脾气。

严侠   (白)     邹老爷,这是有尺寸的地方,你要往下站。

(邹应龙退。)

严侠   (白)     他倒好说话。

             邹老爷,你还要往下站。

(邹应龙退。)

严侠   (白)     还要往下站。

邹应龙  (白)     啊,叫你邹老爷站在哪里呀?

严侠   (白)     反正你爱站哪儿就站在哪儿。

邹应龙  (白)     少时见了太师爷,叫你知道你家邹老爷的厉害。嘿!

(邹应龙下。)

严侠   (白)     有请太师爷!

严嵩   (内白)    呣㗶!

     (西皮导板)  昔日有个王莽臣,

(严嵩上。)

严嵩   (西皮流水板) 起下了谋朝篡位心。

             丞相设下松蓬会,

             药酒毒死平帝君。

             三、六、九日坐宝殿,

(严嵩坐。)

严嵩   (西皮摇板)  五阎君驾坐会事厅。

     (念)     君不君来臣不臣,斩杀不用嘉靖君。造下平天冠一顶,要夺大明锦乾坤。

     (白)     老夫、严嵩,嘉靖皇帝驾前为臣。父为阁老,子为尚书。我儿严世藩,与当今皇上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是不同时。嘉靖有九五之尊,我儿就无帝王之位。因此老夫起意,要谋大明江山,只是不能垂手而得。今乃三、六、九日,是老夫理事之期。

             严侠!

严侠   (白)     有。

严嵩   (白)     大事通报我知,小事凭你发放。

严侠   (白)     启禀太师爷:外帘御史邹应龙求见。

(严侠呈帖。)

严嵩   (白)     邹应龙,他与老夫并无来往,要见老夫则甚?

严侠   (白)     他说有好心献上。

严嵩   (白)     有好心献上?吩咐站堂伺候。

严侠   (白)     是。

             站堂伺候!

(邹应龙上。〖牌子〗。四龙套同上。严嵩坐堂。)

严嵩   (白)     严侠,叫那邹应龙东角门施礼,西角门打躬,报门而进!

严侠   (白)     喳。

             呔,邹应龙听者!

邹应龙  (白)     嗄。

严侠   (白)     太师爷吩咐下来:叫你东角门施礼,西角门打躬,报门而进。

邹应龙  (白)     嗄!

(邹应龙惊抖。)

邹应龙  (西皮快板)  听说一声叫报门,

             吓的应龙胆战兢。

             东角门下施一礼,

(邹应龙施礼,走半圆场。)

邹应龙  (西皮快板)  西角门下打一躬。

(邹应龙施礼,进见。)

邹应龙  (白)     走上前来双膝跪,

             问声太师可安宁?

(邹应龙跪。)

邹应龙  (白)     太师爷!

严侠   (白)     高声些。

邹应龙  (白)     太师爷!

严侠   (白)     太师爷有些耳沉,你还要高声。

邹应龙  (白)     太师爷!

严侠   (白)     还要高声。

邹应龙  (白)     咳!

(邹应龙立起。)

邹应龙  (西皮快板)  连叫数声不答应,

             不由应龙怒气生。

             将身站在丹墀境,

             问我一言答一声。

严侠   (白)     邹老爷,你怎么又生气啦!你跪下,我跟你通报就是啦。

邹应龙  (白)     咳!

(邹应龙跪。)

邹应龙  (白)     与太师爷叩首。

严侠   (白)     邹应龙到,邹应龙到,邹应龙到哇!

严嵩   (白)     下跪可是邹应龙?

邹应龙  (白)     正是下官。

严嵩   (白)     要见老夫则甚?

邹应龙  (白)     有好心献上。

严嵩   (白)     请起来。

邹应龙  (白)     谢太师。

(邹应龙立起。)

严嵩   (白)     来,与邹老爷看坐。

严侠   (白)     喳。

邹应龙  (白)     太师爷在上,哪有小官的坐位?

严嵩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邹应龙  (白)     如此谢坐。

严侠   (白)     邹老爷你来请坐罢。

邹应龙  (白)     尊官,你来上坐哇?

严侠   (白)     我站着舒服,你请坐吧。

(严侠下。邹应龙笑,坐。)

严嵩   (白)     邹应龙,有何好心献上?

邹应龙  (白)     那日太师爷带领校尉追赶何人?

严嵩   (白)     追赶邱、马两将。

邹应龙  (白)     可曾追上?

严嵩   (白)     不曾追上。

邹应龙  (白)     追不上了。

严嵩   (白)     怎见得?

邹应龙  (白)     现在开山王府,小王常宝童,将锦衣卫陆唐,终日打骂。还有两句歹话,呵,小官不敢言讲。

严嵩   (白)     只管讲来。

邹应龙  (白)     是他言道:打在来人的腿上,羞在太师爷的脸上。

严嵩   (白)     你待怎讲?

邹应龙  (白)     羞在太师爷的脸上。

严嵩   (白)     小奴才啊!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怒气冲,

             开言大骂常宝童。

             自古常言道得好,

             打狗还看主人翁。

     (白)     来,顺轿!

(邹应龙起坐。)

邹应龙  (白)     太师爷顺轿往哪里去?

严嵩   (白)     上殿参奏常宝童。

邹应龙  (白)     倘若圣上问道,是何人的见证?

严嵩   (白)     少不得说是你的见证。

邹应龙  (白)     啊呀,小官乃是外帘御史,焉能得见圣君?

严嵩   (白)     也罢。老夫不通圣命,封你为內帘御史。

邹应龙  (白)     但不知几时上任?

严嵩   (白)     皇上封官,三日领凭上任。老夫封官,即刻上任。随在轿后。

邹应龙  (白)     谢太师。

(邹应龙。下)

严嵩   (白)     打道上朝。

(严嵩起坐。〖牌子〗。严嵩上轿,四龙套、严嵩同走圆场。严嵩下轿,上殿见驾。四龙套同下。)

严嵩   (白)     臣、严嵩见驾,吾皇万岁!

嘉靖   (内白)    平身,赐坐。

严嵩   (白)     万万岁!谢坐。

(严嵩坐。)

嘉靖   (内白)    太师上殿,有何本奏?

严嵩   (白)     臣启万岁:今有常宝童,窝藏邱、马两将,万岁做主。

嘉靖   (内白)    何人的见证?

严嵩   (白)     外帘御史邹应龙,亲眼得见。

嘉靖   (内白)    他官卑职小,如何见得寡人?

严嵩   (白)     臣有一行大罪。

嘉靖   (内白)    太师何罪之有?

严嵩   (白)     臣不通圣命,封他为內帘御史。

嘉靖   (内白)    太师封官与朕封一样,如此宣他上殿。

严嵩   (白)     领旨。

(严嵩起坐。)

严嵩   (白)     万岁有旨:宣邹应龙上殿。

(严嵩归坐。)

邹应龙  (内白)    领旨!

(邹应龙上,微笑。)

邹应龙  (西皮流水板) 忽听万岁宣应龙,

             在午门来了我保国忠。

             那一日打从那大街进,

             偶遇着小小顽童放悲声。

             我问那顽童啼哭因何故,

             他言说严嵩老贼害他的俱家一满门。

             劝顽童休流泪免悲声,

             邹老爷是你的报仇人。

             站立在金阶用目来观定,

             上面坐的嘉靖有道君。

             那一旁坐的是老海瑞,

             他本是我国中尽忠报国、架海的金梁、擎天柱一根。

             那一旁坐的是严阁老,

             他本是我国中上欺天子下压臣、谋朝篡位、卖国的奸臣名叫严嵩。

             我本当上殿奏一本,

             怎奈我官卑职小不能够参大臣。

             罢罢罢,暂且忍我的心头恨,

             品级台前臣见君。

(邹应龙上殿见驾。)

邹应龙  (白)     臣邹应龙见驾,吾皇万岁万万岁!

嘉靖   (内白)    邹应龙。

邹应龙  (白)     臣。

嘉靖   (内白)    常宝童窝藏邱、马两将,是你亲眼得见?

邹应龙  (白)     是臣亲眼得见。

嘉靖   (内白)    下殿去罢。

邹应龙  (白)     谢万岁。

(邹应龙立起,下殿。)

邹应龙  (白)     正是:

     (念)     一把无名火,要烧——

(严嵩喝。)

邹应龙  (念)     万重山。

(邹应龙下。)

嘉靖   (内白)    太师。

严嵩   (白)     臣。

(严嵩起坐。)

嘉靖   (内白)    赐你圣旨一道,去到开山王府,捉拿常宝童上殿辩理。下殿去罢。

(太监捧旨上。严嵩接旨。太监下。)

严嵩   (白)     领旨。

(四龙套同上,严嵩下殿,上轿。四龙套、严嵩同走圆场。严嵩下轿,进门,坐。邹应龙、严侠同上。)

邹应龙  (白)     太师爷下朝来了?

严嵩   (白)     下朝来了,一旁坐下。

邹应龙  (白)     谢坐。

(邹应龙坐。)

邹应龙  (白)     万岁怎样传旨下来?

严嵩   (白)     赐老夫圣旨一道,去到开山王府,捉拿常宝童上殿辩理。

邹应龙  (白)     我主真乃是有道的明君。

严嵩   (白)     来,顺轿。

邹应龙  (白)     啊,老太师顺轿,又欲何往?

严嵩   (白)     捉拿常宝童上殿辩理。

邹应龙  (白)     不是小官在此,老太师把事错办了。

严嵩   (白)     怎见得?

邹应龙  (白)     想那常宝童年幼高傲,他若不遵圣旨,如何是好?

严嵩   (白)     依你之见?

邹应龙  (白)     依小官之见,就在府下选上四十名精壮校尉,随定老太师前去下旨,他若遵旨,还则罢了;他若不遵圣旨,这四十名校尉把他推也要推上金殿哪!

严嵩   (白)     如此说来,你倒是老夫的心腹人了。

邹应龙  (白)     本来是老太师的心腹人哪。呵唷,心腹人好做,这金面难见得很。

严嵩   (白)     早来早见,晚来晚见,怎说难见?

邹应龙  (白)     适才小官要见老太师,府上有一尊官,要什么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有礼就见,无礼免见。啊太师,想小官乃是个穷御史,哪有银钱?纵有银钱,难道说买着太师爷的事办不成哪?

严嵩   (白)     老夫门下,哪有这样规矩!此人你可认识?

(严侠躲。)

邹应龙  (白)     呃,一见就认识。

严嵩   (白)     把他抓来见我。

邹应龙  (白)     是。

(邹应龙起坐,出门。)

邹应龙  (白)     啊,尊官哪里去了?尊官,我看见了。

严侠   (白)     邹老爷,我与你倒茶。

邹应龙  (白)     啊尊官,你办的好差司。

严侠   (白)     你说得好。

邹应龙  (白)     我在太师爷面前,极力的保举。

严侠   (白)     多谢多谢。

邹应龙  (白)     来来来,随我来,重重的有赏。

严侠   (白)     全仗邹老爷,我铺盖都打好啦。

(邹应龙拉严侠进见。)

邹应龙  (白)     啊太师,就是他。

(邹应龙归坐。)

严嵩   (白)     唗!

(严侠跪。)

严嵩   (白)     你坏了老夫多少大事。来!斩了!

严侠   (白)     慢着,留头说话。

             啊,邹老爷在那里。

邹应龙  (白)     哪里?

严侠   (白)     邹老爷我在这里。

邹应龙  (白)     呵,尊官,一时不见,你怎么矮了半段见我?

严侠   (白)     我跟你跪着哪。

邹应龙  (白)     呵呀,你跟我跪着,我不敢当呀!

严侠   (白)     太师爷要杀我啦。

邹应龙  (白)     哦,太师爷要杀你。呃,啊呀,啊呀呀!你就让他杀呀!

严侠   (白)     邹老爷与我讲个人情吧。

邹应龙  (白)     怎么,你要我讲个人情?这有何难,你可晓得我的规矩呀?

严侠   (白)     邹老爷你还有什么规矩?

邹应龙  (白)     呃,是你言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哪。

严侠   (白)     什么规矩?

邹应龙  (白)     我的规矩,大礼六百四,小礼四百八。

严侠   (白)     邹老爷的礼怎么比我多啦一倍啦!

邹应龙  (白)     呵,我的脸面值千金哪。

严侠   (白)     邹老爷你饶了我吧!

邹应龙  (白)     好,看你的造化。

(邹应龙起坐。)

邹应龙  (白)     啊,太师爷,若是斩了此人,小官出入不便。

严嵩   (白)     敢是与他讲情?

邹应龙  (白)     不敢。老太师开恩。

(邹应龙归坐。)

严嵩   (白)     起来,谢过邹老爷。

严侠   (白)     谢邹老爷。

邹应龙  (白)     谢过太师爷。

严侠   (白)     谢太师爷。

严嵩   (白)     谢过邹老爷。

严侠   (白)     谢邹老爷。

邹应龙  (白)     谢过太师爷。

严侠   (白)     谢太师爷。

严嵩   (白)     起过了。

(严侠立起。)

严嵩   (白)     啊,心腹人,与老夫办事乘骑而来,还是坐轿而来?

邹应龙  (白)     与太师办事,步行而来。

严嵩   (白)     岂不跑坏了你?

             来,将老夫穿朝御马,送与邹老爷。

严侠   (白)     喳。

(邹应龙起坐。)

邹应龙  (白)     多谢太师爷。

严嵩   (白)     严侠,与邹老爷带马陪礼。

严侠   (白)     喳。

(〖小过门〗。严侠带马。)

邹应龙  (白)     待我来耍笑耍笑这个奴才。

严侠   (白)     邹老爷请来上马。

邹应龙  (白)     啊,尊官,太师在此,你往下站。

严侠   (白)     是。

             嘎嘘,嘎嘘。

(严侠退。)

严嵩   (白)     往上带。

严侠   (白)     喳喳。

(严侠带上。)

邹应龙  (白)     啊,尊官,太师在此,你要往下站。

严侠   (白)     是是。

             嘎嘘,嘎嘘。

(严侠退。)

严嵩   (白)     严侠,往上带。我把你这无用的奴才。

严侠   (白)     喳喳。

(严侠带上。)

邹应龙  (白)     啊,尊官,这是有尺寸的所在,你还是要往下站。

严侠   (白)     啊,邹老爷别开玩笑了,上马吧。

(邹应龙笑。)

邹应龙  (西皮摇板)  躬身施礼别太尊,

(邹应龙出门,上马,转身。)

严侠   (白)     送邹老爷。

(邹应龙回身。)

邹应龙  (西皮摇板)  把话说与尊官听:

严侠   (白)     请讲。

邹应龙  (西皮摇板)  三百两纹银值多少?

严侠   (白)     你没给,我也没要。

邹应龙  (西皮摇板)  你我的脸面值千金。

严侠   (白)     是啊。

邹应龙  (西皮摇板)  从今后府下我要常来往。

严侠   (白)     随随便便。

邹应龙  (西皮摇板)  我是你太师爷心腹上的人哪。

严侠   (白)     谁说不是哪。

邹应龙  (西皮摇板)  从今后不把尊官来叫。

严侠   (白)     邹老爷,你不叫我尊官,叫什么呀?

邹应龙  (白)     你呀,喏。

严侠   (白)     我也不叫喏哇。

邹应龙  (西皮摇板)  你是我邹老爷牵马捶镫,

严侠   (白)     这个。

(严侠作手势。)

邹应龙  (白)     呸!

     (西皮摇板)  一个势利小人。

(邹应龙下。)

严嵩   (白)     来,顺轿。

(严嵩起坐。)

严嵩   (西皮摇板)  人来与爷忙开道,

             开山府去拿小儿曹。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抬皇杠引常宝童同上。)

常宝童  (西皮摇板)  将身坐在银安殿,

(常宝童坐。)

常宝童  (西皮摇板)  等候邹应龙把话言。

(邹应龙上。)

邹应龙  (西皮快板)  应龙今日喜盈盈,

             老贼中了巧计行。

             有劳二位皇杠抬定,

(二太监同抬皇杠。邹应龙进见。)

邹应龙  (西皮快板)  见了千岁问安宁。

     (白)     参见千岁!

常宝童  (白)     平身。看坐。

邹应龙  (白)     谢千岁!

(邹应龙旁坐。)

常宝童  (白)     邹官儿,你发了财了?

邹应龙  (白)     怎见得?

常宝童  (白)     身穿大红,岂不是发了财了?

邹应龙  (白)     为臣升了官了。

常宝童  (白)     官升何职?

邹应龙  (白)     內帘御史。

常宝童  (白)     何人保举?

邹应龙  (白)     严嵩保举。

常宝童  (白)     哼,敢是与那老贼一党。

             来,撤坐!

(邹应龙起坐。)

邹应龙  (白)     啊,千岁,虽然是严嵩的保举,暗中还是与千岁办事哪。

常宝童  (白)     哦,还是与小王办事?

邹应龙  (白)     是啊。

常宝童  (白)     好,再坐下罢。

邹应龙  (白)     谢千岁!

(邹应龙归坐。)

常宝童  (白)     邹官儿,你可知罪?

邹应龙  (白)     何罪之有?

常宝童  (白)     这几日为何不到开山府下棋?

邹应龙  (白)     如今下不得了。

常宝童  (白)     怎么下不得了?

邹应龙  (白)     只因千岁救了邱、马两将,老贼上殿参奏一本,带领校尉前来请千岁上殿辩理。

常宝童  (白)     这有何妨?将邱、马两将献上就是。

邹应龙  (白)     啊呀呀,献不得。

常宝童  (白)     怎么献不得?

邹应龙  (白)     若是献了邱、马两将,岂不以假成真?

常宝童  (白)     依你之见?

邹应龙  (白)     依臣之见,少时等那老贼到来,只许他一人进府,用金锏将这四十名校尉挡在门外。

常宝童  (白)     好。

             来呀,你们记下了。

(四太监童应。)

邹应龙  (白)     老贼进得府来,必定开读圣旨。千岁你就言道:老太师不必开读圣旨,小王知罪。

常宝童  (白)     何罪之有?

邹应龙  (白)     愿献邱、马两将。

常宝童  (白)     献罢之后?

邹应龙  (白)     就赐他一个坐位。

常宝童  (白)     咳,开山王府哪有老贼的坐位呀!

邹应龙  (白)     咳,金殿之上,二十四把金交椅,也有老贼的坐位,何况这开山府?与他一个坐位。

常宝童  (白)     好,坐罢之后?

邹应龙  (白)     你问他,在朝为官,是忠是奸?

常宝童  (白)     他一定说是大大的忠臣。

邹应龙  (白)     好,叫他抬头观看。

常宝童  (白)     看些什么?

邹应龙  (白)     千岁你将老皇御容、伴驾王真相,悬挂中堂,他身为大臣,见君不参,就有一行大罪。

常宝童  (白)     他若有辩?

邹应龙  (白)     容他去辩。

常宝童  (白)     辩罢之后?

邹应龙  (白)     千岁问他,开山府欠粮?

常宝童  (白)     不欠粮。

邹应龙  (白)     缺饷?

常宝童  (白)     也不缺饷。

邹应龙  (白)     一不欠粮,二不缺饷,来到开山王府则甚哪?

常宝童  (白)     请小王上殿辩理。

邹应龙  (白)     拿来。

常宝童  (白)     什么?

邹应龙  (白)     圣旨啊。

常宝童  (白)     方才请过了。

邹应龙  (白)     啊呀呀,我也知道请过了,千岁与他个糊里糊涂不认账啊。

常宝童  (白)     装糊赖,小王我会。

邹应龙  (白)     千岁你就说:唗!胆大严嵩,今日害文,明日害武,害来害去,害到你小王的头上来了。今日不打你几下,惯了你的下次。来呀,脱袍打严嵩!

常宝童  (白)     打出祸来?

邹应龙  (白)     有臣担待。

常宝童  (白)     你在哪里?

邹应龙  (白)     屏风后面。

常宝童  (白)     好主意。

邹应龙  (白)     列位,少时严嵩到来,你们要打,打他的身上,不要打在脸上。

严嵩   (内白)    圣旨下!

邹应龙  (白)     呵,来了。

(邹应龙下。常宝童起坐,执锏出皇杠。〖牌子〗。四龙套引严嵩同上,严嵩进皇杠,四龙套被挡下。)

严嵩   (白)     圣旨下跪。

(常宝童进门。)

常宝童  (白)     不用开读,小王知罪。

严嵩   (白)     小千岁何罪之有?

常宝童  (白)     愿将邱、马两将献上。

严嵩   (白)     如此请过圣旨。

常宝童  (白)     万万岁!

(常宝童接旨。)

严嵩   (白)     小千岁请上,老臣参拜。

常宝童  (白)     不用拜了。

(常宝童坐。)

严嵩   (白)     焉有不拜之理?

常宝童  (白)     要拜,就对这靴尖,磕上三个响头。

严嵩   (白)     咳,这是我自讨没趣。

(严嵩叩头,立起。)

常宝童  (白)     来,看坐。

严嵩   (白)     小千岁在上,哪有老臣的坐位?

常宝童  (白)     金殿之上,二十四把金交,还有太师的坐位,来在开山府,哪有不坐之理?

严嵩   (白)     如此谢坐。

(严嵩坐。)

常宝童  (白)     老太师在朝为官,是个忠臣呢,还是个奸臣哪?

严嵩   (白)     哪一个不晓得我是大大的忠臣。

常宝童  (白)     好,你抬头观看。

(太监甲挑帘。严嵩看,起坐。)

严嵩   (白)     哦呵呀,这娃娃不知领了何人的高见,将老皇御容、伴驾王真相,悬挂中堂。想我为大臣这,见君不参,就有一行大罪。这……

(严嵩想。)

严嵩   (白)     哦呵有了,我就说有辩。

             啊,小千岁,老臣有辩。

常宝童  (白)     怎么,老太师还会变么?

             孩子们,金盆打水。

             太师变个乌龟呢,还是变个王八蛋,与小王玩耍玩耍。

严嵩   (白)     咳,乃是舌辩之辩。有道是“一非朔望,闲不参君”。

常宝童  (白)     好一个“一非朔望,闲不参君”。坐下。

严嵩   (白)     谢千岁。

(严嵩归坐。)

常宝童  (白)     啊,太师,我开山府欠粮?

严嵩   (白)     不欠粮。

常宝童  (白)     缺饷?

严嵩   (白)     不缺饷。

常宝童  (白)     一不欠粮,二不缺饷,来到我开山王府则甚?

严嵩   (白)     请千岁上殿辩理。

常宝童  (白)     拿来。

严嵩   (白)     什么?

常宝童  (白)     圣旨啊。

严嵩   (白)     方才千岁请过去了哇。

常宝童  (白)     我请过去了?

             孩子们,请过了没有?

四太监  (同白)    没有。

(常宝童起坐。)

常宝童  (白)     唗!胆大严嵩,今日害文,明日害武,害来害去,害到小王的头上来了。今日若是不打你几下,惯了你的下次。

             来呀,脱袍打严嵩!

(常宝童脱袍执锏。严嵩起坐。)

严嵩   (白)     啊呀呀,小千岁,老臣打不得。

常宝童  (西皮摇板)  小王一见怒气生,

             骂声老贼听分明:

             凭着文来凭着武,

             凭着何人为公卿?

             人来与我乱棍打,

(四太监同打严嵩,邹应龙上,踢严嵩。严嵩出皇杠,下。)

邹应龙  (白)     呔!你们私打大臣,该当何罪?

常宝童  (白)     不是你叫我打的么?

邹应龙  (白)     我叫千岁打的?嘿哎,无有事了。

常宝童  (白)     哦,无有事了?

邹应龙  (白)     你们打了半天,可曾打出个名堂?

常宝童  (白)     这倒没有。

邹应龙  (白)     待臣赶上前去,要打他个名堂。

常宝童  (白)     打他个什么名堂?

邹应龙  (念)     满朝文武俱喝彩,应龙今日闹金阶。

     (西皮摇板)  见了老贼只管打,

             不可轻轻饶恕他。

(邹应龙下。)

常宝童  (西皮摇板)  人来与爷抬皇杠,

             少时上殿见君王。

(众人同下。)

【第四场】

(严嵩、四龙套同上。)

严嵩   (白)     呸,呸,你们往哪里去了?

四龙套  (同白)    皇杠挡住,不能进去。

严嵩   (白)     来,顺轿。

四龙套  (同白)    轿打坏了。

严嵩   (白)     带马。

四龙套  (同白)    马也打跑了。

严嵩   (白)     啊呀,你们那个气力大的,背着老夫回去。

四龙套  (同白)    常宝童来了,我们走啊。

(四龙套同下。)

严嵩   (白)     啊呀!

(邹应龙上,挡,严嵩跪。)

严嵩   (白)     小千岁,老臣年迈,打不得了。

邹应龙  (白)     啊呀,太师爷,不要惊慌。喏喏喏,你的心腹人在此。

严嵩   (白)     心腹人,我被他们打坏了啊。

邹应龙  (白)     啊呀,哪个敢打太师爷?

严嵩   (白)     我慢慢对你言讲。

邹应龙  (白)     慢慢的讲。

严嵩   (白)     我捧了圣旨一道,校尉四十名,去到开山府捉拿常宝童。我进得府去,刚要开读圣旨,那娃娃就说话了。

邹应龙  (白)     他讲说什么哇?

严嵩   (白)     他说老太师不必开读圣旨,小王知罪。

邹应龙  (白)     啊,何罪之有?

严嵩   (白)     愿将邱、马两将献上。

邹应龙  (白)     好,献罢之后?

严嵩   (白)     他又赐我一个坐位。

邹应龙  (白)     着哇,金殿之上,二十四把金交椅,都有太师爷的坐位,何况他小小的开山府?坐的好,坐的是。嘿嘿,坐的对。

严嵩   (白)     坐的对?

邹应龙  (白)     呃。

严嵩   (白)     我大不该坐。

邹应龙  (白)     怎么?

严嵩   (白)     一坐,我就坐出祸事来了。

邹应龙  (白)     啊呀,坐出什么祸事来了?

严嵩   (白)     他言道:老太师你在朝为官,还是忠臣,还是奸臣哪?

邹应龙  (白)     呵唷,大大的忠臣。

严嵩   (白)     着哇,哪一个不晓得我是个忠臣哪?

邹应龙  (白)     着哇!

严嵩   (白)     娃娃言道:帘拢卷起,叫我抬头观看。

邹应龙  (白)     看什么?

严嵩   (白)     不晓得这娃娃受了哪一个坏种——

(邹应龙打嚏。)

严嵩   (白)     王八蛋的挑唆。

邹应龙  (白)     啊呀,不要骂人哪。

严嵩   (白)     他将老皇御容、伴驾王真相,悬挂中堂。想我身为大臣,见君不参,就有一行大罪。

邹应龙  (白)     啊呀,这便如何是好哇?

严嵩   (白)     我就说有辩。

邹应龙  (白)     呃,有变。

严嵩   (白)     娃娃他又说了话了。

邹应龙  (白)     讲些什么?

严嵩   (白)     他说太师爷,你还会变吗?

邹应龙  (白)     会变。

严嵩   (白)     孩子们,金盆打水。

邹应龙  (白)     打水作什么?

严嵩   (白)     他叫我变个乌龟、变个王八蛋。

邹应龙  (白)     太师爷变了没有?

严嵩   (白)     呸,焉能变那肮脏东西?舌辩之辩。

邹应龙  (白)     我也说的是舌辩之辩哪。

严嵩   (白)     着哇。

邹应龙  (白)     怎样辩法?

严嵩   (白)     我道“一非朔望,闲不参君”。

邹应龙  (白)     好,好一个“一非朔望,闲不参君”,辩得好。

严嵩   (白)     辩得好?

邹应龙  (白)     辩得对。

严嵩   (白)     辩得对?

邹应龙  (白)     辩得好嘎。

严嵩   (白)     咳,你不要打我的瓜皮酱哪。

邹应龙  (白)     哈哈,辩罢之后?

严嵩   (白)     他又叫我坐下。

邹应龙  (白)     坐罢之后?

严嵩   (白)     他说:我开山府欠粮?

邹应龙  (白)     不欠粮。

严嵩   (白)     缺饷?

邹应龙  (白)     不缺饷。

严嵩   (白)     那么你干什么来啦?

邹应龙  (白)     请千岁上殿辩理呀。

严嵩   (白)     拿来。

邹应龙  (白)     什么?

严嵩   (白)     跟我要圣旨呀。

邹应龙  (白)     啊呀,请过去了哇。

严嵩   (白)     他来一个不认账呀。

邹应龙  (白)     呵唷,不认账倒厉害得很哪。

严嵩   (白)     他就说:唗!胆大严嵩,今日害文,明日害武,害来害去,害到小王的头上来了。今天不打你几下,惯了你下次。来呀,脱袍打严嵩!

邹应龙  (白)     啊呀……

严嵩   (白)     闪开了,闪开了。

邹应龙  (白)     哪里去?

严嵩   (白)     上殿奏本,参倒常宝童。

邹应龙  (白)     万岁问道,太师爷你哪里有伤?

严嵩   (白)     浑身上下,俱是伤痕。

邹应龙  (白)     怎么验伤?

严嵩   (白)     少不得脱袍验伤。

邹应龙  (白)     啊?

严嵩   (白)     脱袍验伤。

邹应龙  (白)     脱袍验伤。啊呀,啊呀呀,啊呀呀!

严嵩   (白)     你这是怎么样了?

邹应龙  (白)     不是小官在此,太师又将事错办了。

严嵩   (白)     怎见得?

邹应龙  (白)     身为大臣,脱袍见君,有欺君之罪,交部严加议处。

严嵩   (白)     啊呀,这便是怎么样呀?

邹应龙  (白)     我有一拙见在此。

严嵩   (白)     有什么高见?

邹应龙  (白)     在这文武两班,寻一个心粗胆大的,在脸面上做成两处伤痕,方能上殿参倒常宝童。

严嵩   (白)     做面伤?

邹应龙  (白)     做面伤。

严嵩   (白)     一奏就准?

邹应龙  (白)     一奏就准。

严嵩   (白)     哪里去寻?

邹应龙  (白)     文班中去问。

严嵩   (白)     文班中好?

             列位大人请了!

(众大臣内同应。)

严嵩   (白)     哪个与我做面伤?

             嘿嘿,他们跑了。

邹应龙  (白)     嘿嘿,武班中去问。

严嵩   (白)     武班中好?

邹应龙  (白)     有力气。

严嵩   (白)     哦,有力气。

邹应龙  (白)     有胆量。

严嵩   (白)     哦,有胆量。

邹应龙  (白)     看得清。

严嵩   (白)     哦,看得清。

邹应龙  (白)     打得准。

严嵩   (白)     哦,打得准。

             啊,列位大人请了!

(众大臣内同应。)

严嵩   (白)     哪个与我做面伤?

             嘿嘿,他们跑的跑了,溜的溜了。

邹应龙  (白)     叫我好恨哪!

严嵩   (白)     咳,你恨着老夫不成?

邹应龙  (白)     焉敢恨着老太师?我恨只恨这两班文武,哪一个不是太师保举?见太师有了此事,一个个溜的溜了,跑的跑了,幸亏无有来打太师爷。若是打了太师爷,我邹应龙就不与他们干休。

严嵩   (白)     嘿嘿,说了半日,打老夫的人儿在这里。

             呃,你请上受我一全礼。

(严嵩施礼。)

邹应龙  (白)     啊呀,此礼为何?

严嵩   (白)     你想呀,文武两班,哪一个是老夫的心腹人?你是我的心腹人。此事非你不可。

邹应龙  (白)     我受太师爷封官之恩,未曾答报。焉敢下此毒手?

严嵩   (白)     你打了我,如同报恩一样啊。

邹应龙  (白)     呵呵,我倒明白了。

严嵩   (白)     明白何来?

邹应龙  (白)     你这是叫我报恩哪?

严嵩   (白)     叫你报恩。

邹应龙  (白)     我要报恩了。

严嵩   (白)     报恩罢。

邹应龙  (白)     报恩了!

     (西皮导板)  大骂严嵩是奸佞,

严嵩   (白)     咳,我叫你打,你怎么骂叫来了?真真岂有此理!

邹应龙  (白)     啊老太师,你错怪了我了。

严嵩   (白)     怎见得?

邹应龙  (白)     这有一个名堂。

严嵩   (白)     什么名堂?

邹应龙  (白)     这叫指东而骂西,指黑而骂白,指的是老太师,骂的是常宝童。我骂上气来,我好打。幸亏无有打着太师,刚刚骂了一句,就是这样动怒,若是打着太师爷,啊呀呀,那时节,小官我就吃罪不起了。这么办,另请高明。

(邹应龙转身。)

严嵩   (白)     啊呀,你回来呀。

(严嵩拉邹应龙。)

严嵩   (白)     如此说来,我是错怪你了。

邹应龙  (白)     错怪我了。

严嵩   (白)     这么办,你就连打带骂罢。

邹应龙  (白)     连打带骂?

严嵩   (白)     正是。

邹应龙  (白)     严嵩!

(严嵩应。)

邹应龙  (白)     我把你这卖国贼。

严嵩   (白)     骂得好!

邹应龙  (西皮快板)  骂声奸贼不是人!

             大不该害死杨继盛,

             不该害死马总兵。

             罢罢罢,心头恨,

             管叫老贼两眼平!

(邹应龙打严嵩。)

严嵩   (白)     邹应龙打坏我了。

邹应龙  (白)     咳,什么邹应龙,常宝童打的,不与我邹应龙干休。

严嵩   (白)     呃,常宝童打的。

邹应龙  (白)     待我来验伤。

(邹应龙看。)

邹应龙  (白)     啊呀,啊呀呀,啊呀呀。

严嵩   (白)     怎么样?

邹应龙  (白)     这一块乃是一座浮伤,不中用,不中用。

严嵩   (白)     这便怎么样呢?

邹应龙  (白)     这……有了。我有个好主意。如此——

(邹应龙转身拾砖。)

严嵩   (白)     有何高见?

邹应龙  (白)     这里有一块砖头,拿在太师爷自己的手中,将自己的衣襟衔在自己的口内,自己打自己,打一下,哼一声,这还有个名堂。

严嵩   (白)     这有什么名堂?

邹应龙  (白)     这叫恨病吃药。

严嵩   (白)     呵,打老夫打出个名堂来了。

(严嵩接砖。)

严嵩   (白)     将这砖头拿在自己的手中,自己的衣襟衔在自己的口内。

邹应龙  (白)     着哇!

严嵩   (白)     自己打自己,打一下,哼一声。

邹应龙  (白)     打呀!

(严嵩将砖落脚面。)

严嵩   (白)     嘎唷……

邹应龙  (白)     怎么样了?待我看来。

严嵩   (白)     打在脚面上了。

邹应龙  (白)     咳,我叫你打在面上,谁叫你打在脚面上,白挨一下。

严嵩   (白)     啊呀呀,自己下不去手啊。一客不犯二主,还是你代劳罢。

邹应龙  (白)     哦,还是叫我报恩?

严嵩   (白)     是啊。

邹应龙  (白)     如此太师爷,你要忍。

严嵩   (白)     心腹人,你要狠。

邹应龙  (白)     打出伤痕——

严嵩   (白)     上殿好奏本。

邹应龙  (白)     严嵩!

(严嵩应。)

邹应龙  (白)     卖国贼!

严嵩   (白)     骂得好,骂得好。

邹应龙  (西皮快板)  罢罢罢,心肠恨,

             管叫老贼命归阴。

(邹应龙打严嵩。)

严嵩   (白)     邹应龙打坏我了。

邹应龙  (白)     咳,常宝童打坏的。

严嵩   (白)     哦,常宝童打坏的。

邹应龙  (白)     待我来验伤。

(邹应龙看。)

邹应龙  (白)     啊呀,啊呀,啊呀呀,这一块还是浮伤,不中用。

严嵩   (白)     将就了罢,老夫打不起了。

邹应龙  (白)     好,将就了罢。

严嵩   (白)     心腹人搀我来啊。

(邹应龙、严嵩同转身。)

严嵩   (白)     啊,心腹人,我想起一桩事来了。

邹应龙  (白)     想起什么事来了?

严嵩   (白)     适才那娃娃打老夫的时节,有一穿红袍的官儿,他就是这么踢了我一脚尖。

(严嵩踢。)

邹应龙  (白)     啊呀呀,这有何难。太师,你在朝内访,我在朝外访,访出此人,定不与他干休!

严嵩   (白)     好,心腹人,搀我来啊。

(邹应龙、严嵩同转身。)

邹应龙  (白)     啊呀,常宝童来了。

严嵩   (白)     啊呀,心腹人,都坏在你手啊!

(严嵩下。邹应龙微笑。)

邹应龙  (白)     这才去了我这心头之恨。

(〖尾声〗。邹应龙下。)
(完)


浏览次数:196 ┊ 字数:1万3394 ┊ 最后更新:2022-09-1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