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玉堂春》

主要角色
苏三:青衣
王金龙:小生
刘大人:须生
周大人:须生
崇公道:丑

《三堂会审》张君秋饰苏三、叶盛兰饰王金龙
《三堂会审》张君秋饰苏三、叶盛兰饰王金龙
情节
八府巡按王金龙,来到山西太原府洪洞县,查阅案卷。见内有苏三谋杀亲夫一案,随即升堂,请藩台、臬台一同陪审。一见犯妇就是自己从前所热恋的妓女玉堂春,不禁吓晕过去,只好暂时罢审。随即请医生诊过,精神恢复后才继续审问。不意苏三所供,都是些旧事重提。王金龙听得渐渐忘形,要想跑下位去,和苏三叙叙离情。被藩、臬二人识破他的隐秘,向他只管冷嘲热讽。王金龙羞惭得无地自容,只好再装旧病复发,将案子索性交与他们二人去审。藩、臬故意只略一盘问就退了堂,看王金龙怎样和苏三会面。王金龙到底因为耳目众多,暂时也不敢相认。只不过稍加安慰苏三,说是极力设法来搭救她罢了。

根据《戏典》第二集整理

录入:小柒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1.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金龙上。)

王金龙  (引子)    今奉圣旨,来到洪洞。

     (念)     今奉圣命出帝京,察访恶霸与刁民。不论皇亲并国戚,王法二字不容情。

     (白)     本院王金龙。今奉圣恩,放我八府巡按。出京以来,路过九州八府一百零八县。来在洪洞县下马,内中有谋杀亲夫一案。少刻等二位年兄来到,一同审问。

             来,伺候了。

(门子上。)

门子   (白)     二位大人到。

王金龙  (白)     有请。

(周大人、刘大人同上。)

王金龙  (白)     不知二位年兄驾到,未曾远迎,多有得罪。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我等来得鲁莽,望大人恕罪。

王金龙  (白)     岂敢。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大人出京以来,路过几州几府?

王金龙  (白)     路过九州八府,一百零八县。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哪里下马?

王金龙  (白)     洪洞县下马。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内中可有奇巧案件?

王金龙  (白)     奇巧案件倒有,内中还有谋杀亲夫一案。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大人今日升堂,不知审问哪一案?

王金龙  (白)     自然先审谋杀亲夫一案。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既然大人审问,我等辕门伺候。

王金龙  (白)     少刻升堂,烦劳二位大人一同审问。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告辞。

王金龙  (白)     请。

(周大人、刘大人同下。)

王金龙  (白)     来,吩咐传点开门。

(王金龙下。)

门子   (白)     传点开门。

(门子下。)

【第二场】

(四衙役、门子、周大人、刘大人、王金龙同上。)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带长解。

门子   (白)     带长解。

(崇公道上。)

崇公道  (白)     参见三位大人。

王金龙、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可有公文?

崇公道  (白)     有。

王金龙、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呈上来。

崇公道  (白)     是。

门子   (白)     当堂拆封听点,长解一名崇公道。

崇公道  (白)     有。

门子   (白)     护解一名崇公道。

崇公道  (白)     有。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哽!一人该当二役,看大刑伺候。

崇公道  (白)     且慢,封皮上面,没有小人名字,大人再责不迟。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请问大人,此刑可免?

王金龙  (白)     免。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犯妇可曾带到?

崇公道  (白)     现在堂口。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带上堂来。

崇公道  (白)     是。

(崇公道起身,向内喊。)

崇公道  (白)     犯妇走动。

苏三   (内白)    苦啊!

(苏三上。)

苏三   (白)     喂呀呀呀。

     (西皮摇板)  来至在都察院举目往上观,

             两旁的刀斧手吓得我胆战心又寒。

             苏三此去好有一比,

崇公道  (白)     比作何来?

苏三   (西皮摇板)  好比那鱼儿落网有去无还。

     (哭)     啊啊啊,崇爹爹呀。

崇公道  (白)     此番前去,大人开活你的死罪。

苏三   (白)     有劳了。

(苏三上堂,跪。)

崇公道  (白)     犯妇带到。

王金龙  (白)     犯妇因何不抬起头来?

苏三   (白)     有罪不敢抬头。

王金龙  (白)     恕你无罪,抬起头来。

苏三   (白)     谢大人。

王金龙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本院举目来观看,

             原来苏三到来临。

             一霎时不由我神魂不定。

(王金龙晕倒。)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带下去,掩门。

(周大人、刘大人、四衙役、门子、崇公道、苏三同下。中军引医生上。医生作看病把脉状,诊完欲下。)

中军   (白)     先生请转。

医生   (白)     何事?

中军   (白)     不知我家大人得的什么病症?

医生   (白)     乃是单思病。

中军   (白)     自来只有相思病,哪有单思病之理?

医生   (白)     你既知道,何必问我。

中军   (白)     果然是名医。

医生   (白)     不是名医,头上顶子哪里来?

中军   (白)     果然是高才。

医生   (白)     不是高才,这个衙门里头,焉能踱出踱进。

中军   (白)     送先生。

(医生下。)

中军   (白)     请大人升堂。

王金龙  (南梆子)   三魂渺渺又还魂。

             朦胧举目来观定,

中军   (白)     大人醒来。

王金龙  (南梆子)   又听得众衙役喧嚷不停。

     (白)     升堂。

中军   (白)     升堂。

(周大人、刘大人、四衙役、门子同上。)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参见大人。

王金龙  (白)     二位年兄请坐。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告坐。请问大人,还是新病?还是旧病?

王金龙  (白)     乃是旧病新发。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倒把我二人吃了一惊

王金龙  (白)     多蒙二位年兄挂念。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大人此案可问?

王金龙  (白)     此案乃朝廷重犯,哪有不问之理?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真乃爱民如子,你我大家同审。

             来,带长解,将犯妇带上来。

门子   (白)     长解,将犯妇带上来。

(崇公道、苏三同上。苏三跪。)

苏三   (白)     参见三位都天大人。

王金龙  (白)     可有状?

苏三   (白)     有。

王金龙  (白)     呈。

苏三   (白)     无。

王金龙  (白)     唔。问你可有状,你说有。叫你呈,你说无,分明是个刁妇。

             二位年兄,与我用刑。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分明是个刁妇。

             来,大刑伺候。

苏三   (白)     哎呀,大人呐。犯妇有话,未曾回明。

门子   (白)     朝上回。

苏三   (白)     启禀三位都天大人:犯妇此罪,并非犯妇自己所为。乃大娘皮氏,花了银钱,将犯妇买成一行死罪。起解临行之时,监中有人不平。替犯妇写下伸冤诉状,又恐皮氏搜去,因此藏在枷内。望大人开一线之恩,将犯妇当堂劈锁开枷。哎呀,大人呐。犯妇纵死九泉,也是瞑目的了哇。

(苏三哭。)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请问大人,此刑可免?

王金龙  (白)     免。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来,当堂劈锁开枷。

四衙役、

崇公道  (同白)    喳,当堂劈锁开枷。

(崇公道为苏三开枷。)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三日后领回文。

(崇公道应,下。)

王金龙  (白)     犯妇,照状子上面,一一诉来。

苏三   (白)     大人容禀。

     (西皮导板)  玉堂春跪至在都察院,

王金龙  (白)     唗。状子上面写的是苏三,口称玉堂春,分明是刁妇。

门子   (白)     刘大人用刑。

刘大人  (白)     看拶。

苏三   (哭)     啊……

     (回龙)    大人啊……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两厢退下。

(四衙役同下。)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面朝外跪。

(苏三朝外面跪。)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犯妇,慢慢地诉来。

苏三   (西皮慢板)  玉堂春本是公子他取名。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几岁进院?

苏三   (西皮慢板)  鸨儿买我七岁正,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在院中过了几载?

苏三   (西皮慢板)  在院中住了整九春。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你开怀是哪一个?

苏三   (西皮慢板)  十六岁开怀是那王……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王什么?

苏三   (西皮慢板)  啊,王公子啊。

             他本是吏部堂上三舍人。

王金龙  (白)     唔。审的是谋杀亲夫的案子,谁要听你院中苟且之事。

周大人  (白)     啊,大人。谋杀亲夫的案子要审。

刘大人  (白)     院中苟且之事也要问呐。

王金龙  (白)     如此说来,审呐?

周大人  (白)     审呐。

王金龙  (白)     问呐?

刘大人  (白)     问呐。

王金龙、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讲。

苏三   (西皮快三眼) 初次见面三百两,

             吃一杯香茶就动身。

周大人  (白)     大人。

刘大人  (白)     年兄。

周大人  (白)     想那王公子,初次进院,见面银子三百两,吃杯香茶就走。你我看将起来,可以算得大大的慷客。

刘大人  (白)     哪里是慷客,分明是王门中,出了败家之子。

王金龙  (白)     二位年兄。依我看来,可以算得一个慷客。

刘大人  (白)     算不得。

王金龙  (白)     算得。

周大人  (白)     年兄。大人说算得,你我就说算得啊。

王金龙、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讲。

苏三   (西皮快三眼) 公子二次把院进,

周大人  (白)     带来多少银子?

苏三   (西皮快三眼) 随带三万六千银。

周大人  (白)     在你院中住了几时?

苏三   (西皮快三眼) 在院中未到一年整,

             三万六千银一概化了灰尘。

刘大人  (白)     唔,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未到一年,将三万六千两银子俱已花尽。难道你吃的银子,穿的银子不成?

王金龙  (白)     二位年兄,想她的院中有她的支销哇。

刘大人  (白)     大人,你怎么晓得她的支销?

王金龙  (白)     这,这状子上面写的支销。

刘大人  (白)     哦,状子上面写的,不是大人晓得的。

苏三   (白)     犯妇自有支销。

周大人  (白)     年兄。

刘大人  (白)     大人。

周大人  (白)     你我就审她的支销。

王金龙、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讲。

苏三   (西皮原板)  先买金杯和玉盏,

             又买翠盘与翠瓶。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也用不了这许多。

苏三   (西皮原板)  南楼、北楼公子造,

             又造一座百花亭。

             忘八、鸨儿心太狠,

             数九寒天将公子赶出了院门。

王金龙  (白)     唔。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未过一年,三万六千银子,俱已花尽。数九寒天,为何将他赶出院去?

苏三   (白)     并非犯妇所为,乃是鸨儿之过。

王金龙  (白)     如此说来,好个狠心肠的鸨儿。

周大人  (白)     铁心肠的忘八。

刘大人  (白)     遇见倒运的嫖客,才会有这无情的婊子。

王金龙、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讲。

苏三   (西皮原板)  公子一怒出了院,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哪里安身呢?

苏三   (西皮原板)  关王庙内把身存。

             那一日金哥来报信,

             手把纹银探望情人。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你可曾看见那王公子?

苏三   (西皮原板)  不顾腌臜怀中抱,

             在神案底下叙叙交情。

周大人  (白)     大人、年兄,想那玉堂春,乃是有义气的。

刘大人  (白)     怎见得?

周大人  (白)     想那王公子,身上褴褛。玉堂春不嫌腌臜,怀中抱定。在神案底下,叙叙旧情。岂不是有义气?

刘大人  (白)     哎,哪里是义气。她们娼门之女,一派做作。

王金龙  (白)     二位年兄。想玉堂春本来有义气的。

周大人  (白)     大人说有义气,年兄你我就算她有义气啊。

王金龙、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讲。

苏三   (西皮原板)  打发公子去赶考,

             落凤坡前遇着了强人。

周大人  (白)     哎,想那王公子实在命苦哇。

刘大人  (白)     怎见得?

周大人  (白)     那玉堂春付与他银两,行在途中,又被强人抢去,岂不是命苦?

王金龙  (白)     咳,也是那王公子时运未到。

刘大人  (白)     大人,哪里是时运未到,我把他好有一比。

王金龙、

周大人  (同白)    比作何来?

刘大人  (白)     好比那望乡台上赏牡丹。

王金龙、

周大人  (同白)    此话怎讲?

刘大人  (白)     他至死还要贪花啊。

王金龙、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讲。

苏三   (西皮原板)  公子落得长街讨,

             吏部堂上去巡更。

刘大人  (白)     年兄,想那王公子出身不高。

周大人  (白)     怎见得?

刘大人  (白)     王公子乃是吏部堂上之人,又在吏部堂上打更,岂不是不高哇。

王金龙  (白)     二位年兄,想是那王公子时运未到。当初有个陈庆鸿先生,也是流落。后来时运一到,得中头名状元。

刘大人  (白)     此公子比不得那公子。

王金龙  (白)     将今比古,比得的。

刘大人  (白)     比不得。

王金龙  (白)     哎,比得。

周大人  (白)     年兄,大人说比得就比得。

王金龙、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讲。

苏三   (西皮原板)  公子三次进了院,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三番两次前来则甚?

苏三   (西皮原板)  拐带银两转回了南京。

王金龙  (白)     唔,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花了三万六千银子,为何落了个拐带二字?

苏三   (白)     并非公子拐带,乃是犯妇自己赠与他的。

王金龙  (白)     赠他多少?

苏三   (白)     黑夜之间,一无天平,二无戥秤,用手约来,不过三百馀两。

王金龙  (白)     这就不错了。我在旅店之中,一无天平,二无戥秤,用手约来,不过三百馀两。

             哎呀,妻……

周大人  (白)     大人,想她乃是朝廷的重犯,不是大人的宝眷,大人不要错认呐。

王金龙  (白)     二位年兄,想本院旧病又发,不能审问,烦劳二位与我代审。

刘大人  (白)     犯妇慢慢地诉来。

苏三   (白)     二位大人容禀。

     (西皮二六板) 自从公子回原郡,

             奴在北楼装病人。

             公子若是不娶妾,

             玉堂春立志我就不嫁人。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你说不嫁人,怎样嫁与山西沈洪呢?讲。

苏三   (白)     大人呐。

     (西皮流水板) 那一日梳妆来照镜,

             楼下来了沈燕霖。

             他在楼下夸豪富,

             胜比公子强十分。

             奴在北楼高声骂,

             只骂得燕霖脸绯红。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他就罢了不成。

苏三   (西皮流水板) 含羞带愧回店去,

             主仆二人又把巧计生。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生什么巧计?

苏三   (西皮流水板) 做媒的银子三百两,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鸨儿呢?

苏三   (西皮流水板) 鸨儿到手一斗金。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你可曾随他前去?

苏三   (西皮流水板) 鸨儿逼迫奴不允,

             才将假书骗奴的身。

             他说公子新得中,

             得中了皇榜第一名。

             奴为他还愿把香进,

             又谁知一马就到了洪洞。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到洪洞住了几载呢?

苏三   (西皮流水板) 在洪洞未到一年整,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皮氏待你如何?

苏三   (西皮流水板) 皮氏大娘起毒心。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起什么毒心?

苏三   (西皮流水板) 一碗药面付奴手,

             双手奉与沈官人。

             官人不解其中意,

             吃一口来哼一声。

             昏昏迷迷倒在地,

             七孔流血他的命归阴。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那皮氏就罢了不成?

苏三   (西皮流水板) 皮氏大娘一声喊,

             她道犯妇谋害人。

             惊动乡邻和地保,

             拉拉扯扯到官厅。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头堂官司怎样审法?

苏三   (西皮散板)  头堂官司审得好。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这二堂呢?

苏三   (西皮散板)  二堂官司就变了心。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怎样的变了心呢?

苏三   (西皮流水板) 王知县受贿一千两。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众衙役呢?

苏三   (西皮流水板) 合衙分赃八百银。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可曾提来对审?

苏三   (西皮流水板) 上公堂先打四十板,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可曾招认?

苏三   (西皮流水板) 无情的拶子难受刑。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打死你也不该招认呐。

苏三   (西皮流水板) 犯妇本当不招认,

             我的大老爷,

             皮鞭打断了无数根。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白)    在监中住了几载?

苏三   (西皮流水板) 在监中住了一年整。

周大人  (白)     可有人前来探望?

苏三   (西皮流水板) 并无有一人探望奴的身。

周大人  (白)     那忘八、鸨儿呢?

苏三   (西皮流水板) 忘八、鸨儿无踪影。

周大人  (白)     你那知心的人呢?

苏三   (西皮流水板) 犯妇哪有这知心的人?

周大人  (白)     那王公子就该探望于你。

苏三   (西皮流水板) 王公子他一家多和顺,

             我与他露水夫妻有的什么情?

周大人  (白)     眼前若有王公子,你可认识于他?

苏三   (西皮流水板) 眼前若有王公子,

             青纱盖脸奴也认也认得清。

周大人  (白)     如今那王公子头戴乌纱,身穿大红,他不来认你了。

苏三   (白)     大人呐。

     (西皮摇板)  眼前若有公子在,

             死在九泉我也甘心。

刘大人  (白)     年兄,问来问去,原来是有按院大人在案。你我暂避一时,看他怎样的与她相认呐。

周大人  (白)     真真的令人好笑哇。

周大人、

刘大人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请。

(周大人、刘大人同下。四衙役同暗上。)

王金龙  (白)     苏三呐苏三。

     (西皮摇板)  适才堂口把话论,

             句句说的是真情。

             本当下位来相认……

(四衙役同吆喝。)

王金龙  (西皮摇板)  王法条条不徇情。

     (白)     来。

门子   (白)     是。

王金龙  (白)     拿我名帖,请刘大人过衙。

(门子应,下。)

王金龙  (白)     苏三,你且暂时出院。本院想一良计,搭救于你就是。

苏三   (白)     谢大人。

(苏三立起,手揉膝盖。)

苏三   (西皮二六板) 这一堂官司未动刑,

             玉堂春才得放宽心。

             出得察院回头看,

     (西皮快板)  这大人好似旧情人。

             是公子就该将我来认……

(四衙役同吆喝。)

苏三   (白)     呀!

     (西皮快板)  王法条条不徇情。

             上前去说几句之心话,

             看他知情不知情。

     (西皮散板)  玉堂春好比花中蕊,

王金龙  (白)     哽,王公子比作何来?

苏三   (西皮快板)  王公子好比采花蜂。

             想当初花开多茂盛,

             他好比蜜蜂儿飞来飞去采花心。

             到如今不见我那三公——

     (西皮摇板)  子,

             花谢时怎不见蜜蜂儿行。

王金龙  (白)     快快出院去罢。

苏三   (白)     是。

     (西皮摇板)  舍悲忍泪出察院,

             看他把我怎样行?

(苏三下。门子引刘大人同上。)

门子   (白)     刘大人到。

王金龙  (白)     有请。

刘大人  (白)     参见大人。

王金龙  (白)     年兄少礼。

刘大人  (白)     传卑职过衙,为了何事?

王金龙  (白)     只有苏三一案,烦劳年兄审问,必须要谅情一二。

刘大人  (白)     卑职照律条而断。

王金龙  (白)     这个……但凭于你。

(王金龙下,门子、四衙役同随下。四随侍同上。)

刘大人  (冷笑)    哈哈哈!

     (白)     身为八府巡按,作出此事,你头上这顶乌纱,捏在我手中了。

             来,开道回衙。

(四随侍同应,同下,刘大人随下。)
(完)


浏览次数:2928 ┊ 字数:7442 ┊ 最后更新:2023-09-0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