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鼓骂曹》

主要角色
祢衡:正生
曹操:净
孔融:老生
张辽:老生

《击鼓骂曹》陈增堃饰祢衡
《击鼓骂曹》陈增堃饰祢衡
情节
三国时有一个才子姓祢名衡字正平,他的好友孔融特地将他荐给曹操。不料他的性情太骄傲,见着曹操,只长揖不拜。曹操非常不高兴,当面说他太没有礼貌,他也就老实不客气和曹操对骂起来。曹操就想出一个法子:第二天邀请群臣宴会,命祢衡作一名鼓吏击鼓助兴,藉此来羞辱他。祢衡也识破了他的计策,本想不答应他,后来一想,何不将计就计,自己拼着一死,当着众朝官在座大骂曹操一顿,使他下不了台,所以随即就答应了。第二天祢衡实行了他的计划,果然把曹操气的要命。张辽在旁边看不过意,拔剑要杀他,众官连忙劝住。曹操一想杀了他,别人倒要说自己不能容人,不如用借刀杀人的办法,将祢衡打发走。当即派祢衡到荆州去说降刘表,将功赎罪。祢衡也就知机趁此走开。

根据《戏典》第二集整理

录入:小柒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3.6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祢衡上。)

祢衡   (引子)    天宽地阔,论机谋,智广才多。

     (念)     口似悬河语似流,全凭舌尖运计谋。男儿若得擎天手,自然谈笑觅封侯。

     (白)     卑人,姓祢名衡,字正平,乃平原孝义村人氏。幼读诗书,深通战策,少游北海,偶遇孔融,他将我荐与曹府门下。我想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未必有敬贤礼士之心,此番进得相府,须要见机而行。正是:

     (念)     未逢真明主,枉负栋梁材。

     (西皮快三眼板)平生志气运未通,

     (西皮原板)  似蛟龙困在浅水中。

             有朝一日春雷动,

             得会风云上九重。

(祢衡下。)

【第二场】

(四随侍引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诸侯不合刀兵闹,

             昼夜思想计千条。

             要把狼烟一齐扫,

             四海升平乐唐尧。

(张辽上。)

张辽   (西皮摇板)  一封书信忙修好,

             丞相台前把令交。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一旁坐下。

张辽   (白)     谢坐。

曹操   (白)     张将军,命你修书,可曾修好?

张辽   (白)     书已修好,但不知命何人前往?

曹操   (白)     也曾命孔融呼唤祢衡,想必来也。

(孔融上。)

孔融   (西皮摇板)  祢衡先生我请到,

             见了丞相说根苗。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少礼,请坐。

孔融   (白)     谢坐。

曹操   (白)     命你呼唤祢衡,为何不见到来?

孔融   (白)     现在帐外。

曹操   (白)     唤他进来。

孔融   (白)     遵命。

             有请祢先生。

祢衡   (内白)    来也!

(祢衡上。)

祢衡   (西皮快板)  相府门前杀气高,

             密密层层摆枪刀。

             画阁雕梁双凤绕,

             亚似天子九龙朝。

孔融   (白)     祢先生,见过丞相。

祢衡   (白)     丞相在上,卑人有礼。

曹操   (白)     下站何人?

祢衡   (白)     卑人姓祢名衡字正平,乃平原孝义村人氏。

孔融   (白)     丞相,这就是祢先生。

曹操   (白)     唔,难道老夫不知他叫祢衡。见了老夫这等大模大样,只行常礼,令人可恼!

祢衡   (白)     哦呵呀!人道曹操轻贤慢士,今日一见,果然话不虚传。我进得府来,与他躬身施礼,他坐在上面,昂然不动,倒也罢了,反怪我的礼貌不周。

             啊!孔大夫,你将我错荐了。

     (西皮快板)  人言曹操多奸巧,

             亚似当年秦赵高。

             欺君误国非正道,

             全凭势力压当朝。

             站在丹墀微微笑,

             哪怕虎穴与龙牢。

     (笑)     哈哈哈!

曹操   (白)     为何发笑?

祢衡   (白)     我笑这天地虽阔,却无一人也。

曹操   (白)     老夫帐下,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何言无人?

祢衡   (白)     请问丞相,帐下文有谁高?武有谁能?祢某愿闻一二。

曹操   (白)     你且听道:老夫帐下,文有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谋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及也。武有李典、乐进、许褚、张辽,虽岑彭、马武不及也。我儿曹子孝,人称天下奇才,夏侯惇可称无敌将军。老夫兴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取,何言无人?

祢衡   (冷笑)    呀,哈哈哈!

     (白)     你道你帐下都是英雄,依卑人看来,尽是些无用之辈。

曹操   (白)     怎见得?

祢衡   (白)     听道,荀彧、荀攸,可使吊丧问疾;郭嘉、程昱,只好看墓守坟;李典、乐进,可使牧羊放马;许褚、张辽……

张辽   (白)     唔!

祢衡   (白)     只好击鼓鸣金;曹子孝名为要钱太守;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馀下诸人,尽都是些衣架饭囊、酒桶肉袋、碌碌之辈,何足道哉?

曹操   (白)     尔有何能,敢出此狂言大话?

祢衡   (白)     祢某不才,幼读诗书,深通战策。天文地理之书,无所不读;三教九流之事,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吾乃天下名士,岂与你这奸贼同党?

             孔大夫,你把我错荐了!

     (西皮快板)  平生志气与天高,

             休把经纶结富豪。

             我本堂堂清史表,

             岂与犬马共同槽!

张辽   (白)     唔!

     (西皮摇板)  祢衡小儿真可恼,

             辱骂丞相为哪条?

             三尺青锋出了鞘,

(张辽拔剑怒向祢衡。)

祢衡   (白)     作什么来呀?

孔融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将军息怒莫计较。

曹操   (白)     张将军,休要污了老夫的宝剑。

张辽   (白)     哼!便宜了这厮!

祢衡   (白)     量你也不敢那!

曹操   (白)     祢衡,明日元旦佳节,老夫大宴群僚,帐下缺少一名鼓吏,你可愿当?

祢衡   (白)     这个……

孔融   (白)     祢先生忍耐些罢!

祢衡   (白)     愿当鼓吏。

曹操   (白)     好,明日来早便罢,倘若来迟,按军法从事!

             张将军。

张辽   (白)     有。

曹操   (白)     将他赶出帐去。

张辽   (白)     哼!出去!

祢衡   (冷笑)    嘿嘿嘿嘿。

     (西皮二六板) 丞相委用恩非小,

             用为鼓吏怎敢辞劳?

             出得帐来微微笑,

             孔大夫作事也不高。

             明知道曹操多奸巧,

             全凭势力压当朝。

             我越思越想心头恼,

     (西皮快板)  想一个巧计骂奸曹。

             罢罢罢,暂且忍下了,

             明日自有我的巧计高。

(祢衡下。)

孔融   (西皮摇板)  祢衡先生心太傲,

             险些一命赴阴曹。

(孔融下。)

张辽   (西皮摇板)  祢衡小儿真可恼,

             丞相不杀为哪条?

(张辽下。)

曹操   (西皮摇板)  袖内机关他怎晓,

             杀鸡焉用宰牛刀。

(曹操下。)

【第三场】

祢衡   (内白)    走哇。

(祢衡上。)

祢衡   (叫头)    嗐!

     (西皮导板)  适才与贼一席话,

     (西皮摇板)  不由正平乱如麻。

     (念)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白)     适才进得相府,与奸贼深施一礼,他坐在上面,昂然不动,倒还罢了,反道我的礼貌不周。明日大宴群臣,他将我用为鼓吏,分明是取笑于我。我不免趁此机会,当着满朝文武,将他辱骂一场,纵然将我斩首,也落得个青史名标。正是吓:

     (念)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西皮快板)  昔日里韩信受胯下,

             英雄落魄走天涯。

             到后来登台把帅挂,

             扶保汉室锦邦家。

             明日里进帐把贼骂,

             拼着一死染黄沙。

             纵然将我的头割下,

             落一个骂贼的名儿扬天涯。

(祢衡下。)

【第四场】

(二旗牌同上。)

旗牌甲  (白)     请了。

旗牌乙  (白)     请了。

旗牌甲  (白)     今日元旦佳节,丞相大宴群臣,我等须要小心伺候。

(二旗牌同下。)

【第五场】

(四朝官同上。)

朝官甲  (念)     日观战国策,

朝官乙  (念)     夜读国风诗。

朝官丙  (念)     要知今古事,

朝官丁  (念)     还诵五车书。

朝官甲  (白)     请了。

三朝官  (同白)    请了。

朝官甲  (白)     丞相有帖相邀,不知为了何事,我等一同前往。

三朝官  (同白)    请。

朝官甲、

朝官乙  (同白)    正是:

     (同念)    五凤楼前朝金阙,相府门前拜元戎。

     (同白)    来此已是相府,门上哪位在?

(二旗牌同上。)

二旗牌  (同白)    列位大人来了。

             有请张将军。

(张辽上。)

张辽   (白)     何事?

二旗牌  (同白)    列位大人到。

张辽   (白)     说我出迎。

             啊,列位大人。

四朝官  (同白)    张将军,丞相有帖,相邀我等到此,烦劳通禀。

张辽   (白)     少站一时。

             有请丞相。

(曹操上。)

曹操   (白)     何事?

张辽   (白)     列位大人到。

曹操   (白)     奏乐相迎。

(〖工尺上〗。四朝官同进府。)

四朝官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列位大人。

四朝官  (同白)    丞相在上,我等大礼参拜。

曹操   (白)     老夫也有一拜。

(〖工尺上〗。)

四朝官  (同白)    丞相宣召我等,不知有何见谕?

曹操   (白)     今日元旦佳节,老夫特摆筵宴,与列公畅饮几杯。

四朝官  (同白)    到此就要叨扰。

曹操   (白)     张将军把盏。

(〖工尺上〗。二旗牌同摆宴。曹操、四朝官同入席坐。)

曹操   (白)     请。

四朝官  (同白)    请。

(〖园林好〗。)

曹操   (白)     列位大人。

四朝官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老夫帐下新收一名鼓吏,命他在廊下擂鼓,与列位大人畅饮几杯。

四朝官  (同白)    我等愿闻。

曹操   (白)     来。

二旗牌  (同白)    有。

曹操   (白)     传鼓吏进帐。

二旗牌  (同白)    鼓吏进帐。

祢衡   (内白)    来也。

     (内西皮导板) 谗臣当朝谋汉朝,

(祢衡上。)

祢衡   (西皮原板)  楚、汉相争动枪刀。

             高祖爷咸阳登大宝,

             一统山河乐唐尧。

             到如今又出了奸曹操,

             上欺天子下压群僚。

             我有心替主爷把国保,

             掌中缺少杀人的刀。

曹操   (白)     请。

四朝官  (同白)    请。

(二旗牌同斟酒。)

祢衡   (西皮原板)  下席坐定——

     (西皮快板)  奸曹操,

             上坐文武众群僚。

             元旦节与贼个不祥兆,

             假装疯魔骂奸曹。

             我把蓝衫来脱掉,

曹操   (白)     请。

四朝官  (同白)    请。

(二旗牌同斟酒。)

祢衡   (西皮快板)  破衣烂衫摆摆摇。

             大着胆儿往上跑,

二旗牌  (同白)    呔!你这鼓吏。丞相大宴群臣,这样破衣烂衫成何体统?

祢衡   (西皮快板)  帐下的儿郎闹吵吵。

二旗牌  (同白)    倒说我等闹吵,好笑啊,哈哈哈。

祢衡   (西皮快板)  你二人不必呵呵笑,

             有一辈古人听根苗。

二旗牌  (同白)    你且讲来。

祢衡   (西皮快板)  昔日太公曾垂钓,

             张良进履在圮桥。

             为人受得苦中苦,

             脱去蓝衫换紫袍。

二旗牌  (同白)    你怎能比得前朝的古人。

祢衡   (白)     呸。

     (西皮快板)  你二人把话讲差了,

             休把虎子当狸猫。

             有朝一日时运到,

             拔剑要斩海底蛟。

二旗牌  (同白)    青天白日,说什么梦话。

祢衡   (白)     呀呸。

     (西皮快板)  休道我白日梦颠倒,

             即刻就要上青霄。

             我将破衣也脱掉,

曹操   (白)     请。

四朝官  (同白)    请。

(二旗牌同斟酒。祢衡将外衣脱下。)

祢衡   (西皮快板)  赤身露体逞英豪。

             耀武扬威往上跑,

二旗牌  (同白)    呔,你这赤身露体,丞相降罪,哪个担待?

祢衡   (西皮快板)  你丞相降罪我承当。

             将身来在东廊道,

             看奸贼他把我怎开销。

二旗牌  (同白)    鼓吏唤到。

曹操   (白)     命他擂鼓三通。

二旗牌  (同白)    鼓吏,丞相命你擂鼓三通。

(祢衡打鼓三通。)

四朝官  (同白)    列位大人,听这鼓吏擂鼓,有如金声玉震一般。我等畅饮几杯,庆贺丞相。请。

曹操   (白)     请。

     (西皮原板)  擂鼓三通响如雷,

             文武百官痛饮三杯。

             张辽一旁牙咬碎,

             孔融带愧转回归。

             老夫下位观鼓吏,

(祢衡打〖夜深沉〗、〖节节高〗。〖胡琴伴奏〗。)

曹操   (白)     啊!

     (西皮快板)  赤体露身廊下立。

             老夫暂忍心头气,

             再与祢衡把话提。

     (白)     祢衡。

祢衡   (白)     曹操。

曹操   (白)     你为何叫老夫曹操?

祢衡   (白)     你叫得我祢衡,我就叫得你曹操。

曹操   (白)     老夫也不计较与你。今日老夫大宴群臣,你赤身露体,成何体统?

祢衡   (白)     我露父母清白之体,显得我是清洁的君子。

曹操   (白)     你是清洁君子,哪个是混浊小人?

祢衡   (白)     你就是混浊的小人。

曹操   (白)     老夫身为首相,何言混浊二字?

祢衡   (白)     你且听道。

曹操   (白)     讲来。

祢衡   (白)     你虽居相位,不识贤愚,贼的眼浊也;不纳忠言,贼的耳浊也;不读诗书,贼的口浊也;常怀篡逆,贼的心浊也。我乃是天下名士,你将我辱为鼓吏,有如阳货害仲尼,臧仓毁孟子。曹操啊!奸贼!你真乃匹夫之辈也!

     (西皮快板)  昔日文王访姜尚,

             亲临渭水求栋梁。

             臣坐君辇联辔往,

             为国求贤理所当。

             我本堂堂奇男子,

             把我当作小儿郎。

             枉在朝中为首相,

             狗奸贼全然不知臭与香。

曹操   (西皮快板)  老夫兴兵谁敢挡?

             赫赫威名天下扬。

             论机谋赛过姜吕望,

             岂如无知小儿郎?

祢衡   (白)     呸!

     (西皮摇板)  曹操把话错来讲,

             我有言来听端详:

             鼓打一通天地响,

             鼓打二通振朝纲。

             鼓打三通灭奸党,

             鼓打四通国安康。

             鼓发一阵如雷响,

(祢衡打鼓。)

祢衡   (西皮摇板)  管叫你狗奸贼死无下场!

四朝官  (同白)    啊。

     (同西皮摇板) 下得位来把话讲,

             丞相为何坐一旁?

     (同白)    丞相为何闷坐一旁?

曹操   (白)     适才与鼓吏争论几句,故尔闷坐在此。

四朝官  (同白)    丞相息怒,我等上前问来。

曹操   (白)     有劳列位大人。

四朝官  (同白)    唔,你这鼓吏,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的讲来!

祢衡   (白)     列位呀!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我的心头恨,

             尊一声列公听详情:

四朝官  (同白)    家住哪里?

祢衡   (西皮二六板) 家住在平原孝义村,

四朝官  (同白)    姓甚名谁?

祢衡   (西皮二六板) 姓祢名衡字表正平。

四朝官  (同白)    啊,原来是祢先生,失敬了。

祢衡   (西皮二六板) 我胸中颇有安邦论,

             曾与孔融当过了幕宾。

             他将我荐与曹奸佞,

             贼有眼不识宝和珍。

             我宁作忠良门下的客,

             不愿作奸贼帐下的人。

曹操   (白)     你乃是舌辩之徒。

祢衡   (白)     呀呀呸!

     (西皮快板)  贼那里道我舌辩徒,

             舌辩之徒有张、苏。

             有朝大展昆仑手,

             要把奸贼一笔勾。

曹操   (白)     井底之蛙。

祢衡   (白)     呸!

     (西皮快板)  贼把我比作井底蛙,

             井底之蛙也不差。

             有朝一日风云驾,

             要把奸贼一把抓。

曹操   (白)     列位大人,他骂老夫奸,老夫奸在哪里?

四朝官  (同白)    丞相乃是大大的忠臣。

曹操   (白)     大大的忠臣?

四朝官  (同白)    大大的忠臣。

曹操   (白)     忠臣。

     (笑)     呵哈哈哈哈!

祢衡   (白)     列位!

     (西皮摇板)  狗奸贼出巧言故意问道,

             尊一声列公卿细听根苗:

             他自幼儿为孝廉官卑职小,

             他本是夏侯子过继姓曹。

             到如今作高官忘了宗考,

             全不怕骂名儿万古留表。

张辽   (西皮快板)  听他言来心头恼,

             辱骂丞相为哪条?

             三尺青锋出了鞘,

祢衡   (白)     啊,又来了。

四朝官  (同西皮摇板) 将军息怒把他饶。

曹操   (白)     张将军,休要污了老夫的宝剑。

张辽   (白)     哼!便宜了这厮。

祢衡   (白)     列位不必拦阻。

             好张辽哇,你当是我不认得你。你原先在吕布手下为将,后来吕布被曹操擒住,在白门楼斩首,你投降了曹操。像你这样背主求荣、贪生怕死的奴才,还敢在这里拔剑示威。呀,你真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恬不知耻,你是个什么东西!

曹操   (白)     祢衡,老夫有书信一封,命你去往荆州。顺说刘表来降,保你在朝为官。

祢衡   (白)     呀呀呸!

     (西皮摇板)  要往荆州不能够,

             岂肯与你作马牛?

四朝官  (西皮摇板)  丞相暂息雷霆怒,

             顺说祢衡往荆州。

曹操   (白)     有劳列位大人。

四朝官  (同白)    啊,祢先生,丞相命你去往荆州,顺说刘表来降。你若不去,恼了丞相,将你斩首,你家中还有妻儿老小,所靠何人?祢先生,你要再思再想啊。

祢衡   (白)     哦!

     (西皮二六板) 列公下位齐来劝我,

             犹如方醒梦南柯。

             自古道责人先要责己过,

             手摸胸膛自揣摩。

             罢罢罢,暂息我的心头火,

(祢衡将衣穿上。)

四朝官  (同白)    丞相,祢衡愿往荆州去了。

曹操   (白)     啊,祢衡愿往荆州去了?有劳列位大人。

祢衡   (西皮快板)  事到头来没奈何。

             走向前来忙告错,

             去说刘表再定夺。

曹操   (西皮快板)  千错万错是先生错,

             话不投机半句多。

             顺说刘表归降我,

             管叫你头戴乌纱身挂紫罗。

祢衡   (西皮摇板)  接过书信用手托,

             披星戴月奔江河。

             顺说刘表若不妥,

四朝官  (同白)    要早去早回。

祢衡   (西皮摇板)  愿死他乡作鬼魔。

(祢衡下。)

曹操   (西皮摇板)  祢衡小儿真可恶,

             安排巧计张网罗。

四朝官  (同白)    我等告退。

曹操   (白)     老夫少送。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873 ┊ 字数:6555 ┊ 最后更新:2023-09-0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