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击鼓骂曹》

主要角色
祢衡:老生,水纱、网子、高方巾、黑三髯、白护领、青素褶子、青侉衣、青彩裤、腰包、大带、青厚底靴、南堂鼓、鼓键子
曹操:净,勾水白脸,水纱、网子、相貂、黑满髯、胖袄、白护领、红蟒、玉带、红彩裤、青厚底靴
张辽:老生,水纱、网子、银荷叶盔、黑三髯、薄胖袄、白护领、白开氅、大带、红彩裤、青厚底靴、宝剑
孔融:老生,水纱、网子、忠纱帽、黑三髯、薄胖袄、白护领、红官衣、玉带、红彩裤、青厚底靴
朝官甲:老生,水纱、网子、忠纱帽、黑三髯、白护领、红蟒、玉带、红彩裤、青厚底靴
朝官乙:小生,水纱、网子、忠纱帽、白护领、白蟒、玉带、红彩裤、青厚底靴
朝官丙:净,勾白三块瓦脸,水纱、网子、奸纱帽、黑满髯、白护领、黑蟒、玉带、红彩裤、青厚底靴
朝官丁:丑,勾小腰子脸,水纱、网子、圆翅纱帽、八字吊搭髯、白护领、绿蟒、玉带、红彩裤、朝方靴
二旗牌:杂,黑大板巾、黑马褂、紫素箭衣、大带、红彩裤、青厚底靴
四红龙套:流行,红大板巾、红龙箭衣、红彩裤、青薄底靴

《击鼓骂曹》杨宝森饰祢衡
《击鼓骂曹》杨宝森饰祢衡
情节
曹操官居汉相,威震朝野,权倾八方,挟天子以令诸侯,网罗天下文武英贤。学者祢衡怀才不遇,在孔融门下作客。孔大夫不忍其才华埋没,把他推荐给曹操。祢衡进府后,与曹操相见。曹操以为祢衡跪拜,欲用手去搀,不料祢衡大模大样,只行常礼。曹操心中不悦,语带简慢。祢衡生性高傲,不甘示弱,反唇相讥。次日元旦,曹操大宴群臣,命祢衡充当鼓吏,藉以辱之。文武官员来曹府致贺,酒席筵前,祢衡赤膊立于廊下,以鼓声代言,激越铿锵,抒发郁愤,讥骂曹操。曹操学富五车,自然通晓音律。离席至廊下细听,强忍怒火,暗动杀机。但又怕落个害贤之名,于是劝说祢衡往荆州顺说刘表,以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经群臣劝解,祢衡忍气吞声允去荆州。曹操又假施仁义,命帐下谋士到长亭相送。刘表也不肯当此恶名,让祢衡去见黄祖。祢衡在酒席筵前,讥讽黄祖,终于被黄祖所杀,死在鹦鹉洲。

根据《京剧集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丁然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9.7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大幕开。正场桌、外场椅。〖大锣原场〗、〖撒锣〗、〖小锣冒子头〗。祢衡自上场门上,亮像。〖小锣打上〗。祢衡缓步至九龙口,整冠,理髯,缓步至台口。〖小锣归位〗。祢衡抖袖。)

祢衡   (引子)    天宽地阔,论机谋,智广才多。

(〖小锣归位〗。祢衡左转身,缓步归外场椅坐。)

祢衡   (念)     口似悬河语似流,全凭舌上运机谋。男儿若得擎天手,自然谈笑觅封侯。

(〖大锣住头〗。祢衡扯袖通名式。)

祢衡   (白)     卑人,姓祢名衡字正平,乃平原孝义村人氏。幼习经纶,深通战策。少游北海,偶遇孔融。他将我荐与曹府门下。想那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哪有敬贤礼士之心。此番进得相府,须要见机而行。正是:

(祢衡立起。)

祢衡   (念)     未逢真明主,有愧栋梁才。

(祢衡归台中。)

祢衡   (西皮快三眼) 生平志气运未通,

             似蛟龙困在浅水中。

     (西皮原板)  有朝一日春雷动,

             得会风云上九重。

(〖小锣抽头〗。祢衡自下场门下。二幕闭。正场桌、外场椅,桌两侧各置备椅。)

【第二场】

(二幕开。〖快长锤〗。四红龙套自上场门同上,同归站门立。曹操自上场门上,一亮;至九龙口抖袖,立。)

曹操   (西皮摇板)  汉室纷纷刀兵扰,

     (西皮流水板) 朝夕思想计千条。

             但愿狼烟一齐扫,

(〖闪锤〗。曹操左转身归外场椅坐。)

曹操   (西皮摇板)  四海升平乐逍遥。

(〖快长锤〗。张辽自上场门上,至小边台口立。)

张辽   (西皮摇板)  一封书信忙修好,

             见了丞相把令交。

(〖大锣住头〗。张辽挖进,面向台里立。红龙套甲设大边跨椅。)

张辽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少礼,一旁坐下。

张辽   (白)     谢坐。

(〖小锣一击〗。张辽归大边跨椅坐。)

曹操   (白)     命你修书,可曾修讫?

张辽   (白)     书信修讫,但不知命何人前往?

曹操   (白)     孔融呼唤祢衡,为何不见到来。

张辽   (白)     想必来也!

(〖小锣抽头〗。孔融自上场门上,至小边台口立。)

孔融   (西皮摇板)  祢衡先生我请到,

             见了丞相说根苗。

(孔融挖进,面向台里立。)

孔融   (白)     参见丞相。

(红龙套乙设小边跨椅。)

曹操   (白)     一旁坐下。

孔融   (白)     谢坐。

             张将军!

(孔融拱手。)

张辽   (白)     孔大夫!

(张辽立起,拱手还礼。张辽归小边坐,孔融归大边坐。)

曹操   (白)     呼唤祢衡,可曾唤到?

孔融   (白)     现在帐外。

曹操   (白)     唤他进帐。

孔融   (白)     是。

(孔融出帐立台口。)

孔融   (白)     有请祢先生!

(孔融进帐,归座。〖小锣抽头〗。祢衡自上场门上,至小边台口立。〖胡琴亮弦〗。)

四红龙套 (同白)    噢……

(〖小锣凤点头〗。祢衡向四红龙套一望,抖袖。)

祢衡   (西皮流水板) 相府门前杀气高,

             密密层层摆枪刀。

             画阁雕梁双凤绕,

             亚似天子九龙朝。

(〖小锣住头〗。祢衡挖进,归大边立。)

孔融   (白)     祢先生,这就是丞相。

祢衡   (白)     丞相在上,卑人礼到。

(祢衡施礼。)

曹操   (白)     下站何人?

祢衡   (白)     卑人姓祢名衡字正平,乃平原孝义村人氏。

孔融   (白)     啊丞相,这就是祢先生。

曹操   (白)     嗯!

(〖小锣一击〗。曹操用眼睨视,面现轻蔑神色。)

曹操   (白)     难道老夫不知他叫祢衡。进得相府,施一常礼,大模大样,站在一旁,其情可恼!

祢衡   (白)     唔呼呀!

(〖小锣一击〗。祢衡小背供。)

祢衡   (白)     闻听曹操轻贤慢士,今日一见,果然话不虚传。

             啊——

(祢衡右手指曹操。)

祢衡   (白)     孔大夫你将我荐错了哇!

孔融   (白)     忍耐了吧!

(〖小锣凤点头〗。)

祢衡   (西皮流水板) 人言曹操多奸巧,

             果然亚似秦赵高。

             欺君误国非正道,

             全凭势力压当朝。

             站立在丹墀微微笑,

             哪怕虎穴与笼牢。

     (笑)     嘿嘿嘿……

(〖小锣一击〗。)

曹操   (白)     你为何发笑?

祢衡   (白)     我笑这天宽地阔,并无一人。

(祢衡摆手。)

曹操   (白)     老夫帐下,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何言无人?

祢衡   (白)     道你帐下,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请教文有谁能,武有谁高,某愿领教。

曹操   (白)     听道哇!

(〖小锣二击〗。)

曹操   (白)     文有荀彧、荀攸、郭嘉、程昱,虽当年萧何、陈平不及也;武有许褚、张辽、李典、乐进,虽岑彭、马武不及也。夏侯惇人称无敌将军,曹子孝盖世奇才。老夫进兵,攻无不取,战无不胜,何言无人?

祢衡   (白)     道你帐下,俱是英雄好汉,依卑人看来,俱是些无用之辈。

曹操   (白)     怎见得?

祢衡   (白)     听道!

曹操   (白)     讲!

(〖小锣归位〗。祢衡随走随念。)

祢衡   (白)     荀彧、荀攸可使吊丧问疾。郭嘉、程昱可使看墓守坟,李典、乐进只可牧羊放马,许褚、张辽——

(祢衡归小边立。)

张辽   (白)     嗯咳!

(〖小锣一击〗。)

祢衡   (白)     也只好是击鼓鸣金,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夏侯惇可称“完体将军”。余者俱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碌碌之辈,何足道哉!

曹操   (白)     你出此狂言,有何德能?

祢衡   (白)     卑人不才,幼习经纶,深通战策——

(祢衡走向大边。)

祢衡   (白)     天文地理之书,无一不读,三教九流之事,无一不晓——

(祢衡走向小边。)

祢衡   (白)     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

(祢衡走向大边。)

祢衡   (白)     我乃天下名士,岂肯与你这奸贼同党。

             啊!孔大夫,你将我荐错了哇!

孔融   (白)     忍耐了吧!

(〖小锣凤点头〗。)

祢衡   (西皮流水板) 平生志气与天高,

             不把经纶结富豪。

             我本是堂堂青史表,

             岂与犬马共同槽。

张辽   (白)     住了!

(〖大锣散板长锤〗。张辽立起。)

张辽   (西皮散板)  祢衡说话真可恼,

             辱骂丞相为哪条!

             三尺龙泉出了鞘,

祢衡   (白)     来,来,来!

(祢衡右手楼髯,伸颈示意“你来杀吧”。〖胡琴亮弦〗、〖大锣散板长锤凤点头〗。孔融立起,扬手劝阻张辽。)

孔融   (西皮散板)  将军息怒将他饶。

(〖大锣住头〗。祢衡、孔融、张辽同归台中立。)

曹操   (白)     张将军!

张辽   (白)     丞相!

曹操   (白)     不要污了老夫的宝剑。

张辽   (白)     遵命!

曹操   (白)     将剑入鞘。

张辽   (白)     嘿!便宜了你。

(〖小锣一击〗。张辽还剑入鞘,孔融、张辽各归座。)

祢衡   (白)     量你也不敢!

曹操   (白)     祢衡,明日老夫大宴群臣,命你充当鼓吏,你可愿否?

祢衡   (白)     这个——

(〖小锣一击〗。祢衡捋髯,转眸思索。)

孔融   (白)     应允了吧!

(孔融以左手遮掩,右手示意。)

祢衡   (白)     好,愿为鼓吏。

曹操   (白)     好,明日来早便罢,倘若来迟,按军法从事。

             张将军!

张辽   (白)     丞相!

曹操   (白)     将他斥出帐去!

(张辽立起。)

张辽   (白)     出去!

(〖大锣一击〗。张辽手指祢衡,斥之出去,归座。祢衡冷笑。)

祢衡   (笑)     嘿嘿嘿……

(〖大锣夺头〗。祢衡抖袖,止步。)

祢衡   (西皮二六板) 丞相委用恩非小,

             区区鼓吏怎敢辞劳。

             背转身来微微笑,

             孔大夫做事也不高。

             明知道曹贼多奸巧,

             全凭势力——

     (西皮快板)  压当朝。

             我越思越想心头恼,

             明日进府骂奸曹。

             罢,罢,罢,暂且忍下了,

             明日自有我的巧妙招。

(〖快长锤〗。祢衡左手撩褶子,出门,左右摆袖,抓右袖,背右手自下场门下。孔融立起,红龙套乙撤去跨椅。)

孔融   (西皮摇板)  祢衡先生性情傲,

             险些项上吃一刀。

(〖闪锤〗。孔融出门,自下场门下。张辽立起,红龙套甲撤去跨椅。)

张辽   (西皮摇板)  祢衡小儿真可恼,

             丞相阻拦将张辽。

(〖闪锤〗。张辽出门,自下场门下。曹操立起。)

曹操   (西皮摇板)  袖内机关他怎晓,

(〖闪锤〗。曹操抖袖。四红龙套自两边翻下。)

曹操   (西皮摇板)  杀鸡何用宰牛刀。

(〖一锣锤〗。曹操自下场门下。二幕闭。改空场。)

【第三场】

(二幕开。〖快纽丝〗。祢衡右手撩褶子自上场门上,归台中立。〖匝匝〗。祢衡身前翻右袖,摇首,心情不悦。〖大锤纽丝凤点头〗。祢衡抖袖。)

祢衡   (西皮散板)  适才与贼一席话,

(〖大锣纽丝凤点头〗。祢衡抖袖,稍上步。)

祢衡   (西皮散板)  不由我正平乱如麻。

(〖大锣住头〗。)

祢衡   (念)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大锣住头〗。)

祢衡   (白)     适才进得相府,与那曹贼深施一礼,他坐在上面昂然不动,倒还罢了,反道我的礼貌不周。明日大宴群臣,将我用为鼓吏,明明是羞辱于我。等到明天当着文武大臣,辱骂奸贼一番。纵然将我斩首——

(〖大锣一击〗。)

祢衡   (白)     也落得个青史名标。正是呀!

(〖大锣住头〗。)

祢衡   (念)     明知山有虎,偏向——

(〖大锣一击〗。祢衡稍退步。)

祢衡   (念)     虎山行。

(〖大锣紧锤〗。祢衡上步,抖袖。)

祢衡   (西皮快板)  昔日里韩信受胯下,

             英雄落魄走天涯。

             到后来登台把帅挂,

             扶保汉室锦邦家。

             明日里席前把贼骂,

             拼着一死染黄沙,

             纵然将我的头割下,

             落一个骂贼的名儿扬天涯。

(〖一锤锣〗。祢衡自下场门下。)

【第四场】

(〖撒锣〗、〖小锣打上〗。四朝官自上场门同上,同归台中立。)

朝官甲  (念)     日观三千策,

朝官乙  (念)     夜吟七篇诗。

朝官丙  (念)     要知今古事,

朝官丁  (念)     须读五车书。

(〖小锣一击〗。四朝官同归八字立。)

朝官甲  (白)     列位大人请了!

(朝官甲拱手。)

三朝官  (同白)    请了!

(三朝官同拱手。)

朝官甲  (白)     丞相相约我等,不知为了何事?你我一同前往。

三朝官  (同白)    请!

(三朝官同拱手。)

朝官甲  (白)     正是:

四朝官  (同念)    五凤楼前朝金阙,相府门前拜元戎。

(四朝官同插门随念随走小圆场,同归小边一条鞭立。二幕闭。正场横设二桌,桌上放四酒杯、一酒壶,桌里首设四把内场椅,小边设斜场桌、内场椅,桌上放杯、壶各一。布置完毕,二幕随即拉开。)

四朝官  (同白)    来此已是。

             门上哪位将军执事?

张辽   (内白)    嗯哼!

(〖小锣二击〗。张辽自下场门上,出门,至台口,偏大边立。)

张辽   (白)     是哪位?

四朝官  (同白)    原来是张将军!

张辽   (白)     列位大人到此何事?

四朝官  (同白)    烦劳通禀:我等求见丞相。

张辽   (白)     候着!

(张辽进门,立大边,向下场门。)

张辽   (白)     有请丞相!

曹操   (内白)    嗯哼!

(〖大锣五击〗。曹操自下场门上,归大边立。)

曹操   (白)     何事?

张辽   (白)     列位大人到!

曹操   (白)     动乐相迎!

(张辽转身向台外。)

张辽   (白)     动乐相迎!

(〖吹打〗。张辽自下场门下。二旗牌自两边同上,分立两边台口。曹操立大边台口,四朝官同挖进,同归站门立,曹操进门,归台中立。)

四朝官  (同白)    丞相在上,我等大礼参拜。

曹操   (白)     老夫也有一拜。

(〖吹打〗。四朝官同整冠,合龙口归横一字面向台里立,拱手施礼。曹操稍撤步偏小边侧身还礼。礼毕,四朝官同归八字立,曹操归台中立。)

四朝官  (同白)    相邀我等,为了何事?

曹操   (白)     今乃元旦佳节,请列公到此,畅饮几杯。

四朝官  (同白)    到此就要叨扰。

曹操   (白)     酒宴摆下!

(〖吹打〗。曹操归小边斜场桌内场椅坐。朝官乙、朝官丁同由小边,朝官甲、朝官丙同由大边归正场桌内场椅坐。旗牌甲给四朝官斟酒,旗牌乙给曹操斟酒。)

曹操   (白)     列位大人请!

四朝官  (同白)    丞相请!

(〖急三枪〗、〖小锣〗。曹操、四朝官同举杯饮酒,二旗牌分斟酒。〖小锣住头〗。)

曹操   (白)     列位大人!

四朝官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老夫帐下,新收一鼓吏,命他廊下擂鼓,我等也好畅饮几杯。

四朝官  (同白)    我等瞻仰。

曹操   (白)     来!

二旗牌  (同白)    有。

曹操   (白)     唤鼓吏进帐。

(二旗牌同至台口。)

二旗牌  (同白)    鼓吏进帐啊!

(二旗牌分归两边立。)

祢衡   (内白)    来也!

(〖大锣导板头〗。)

祢衡   (内西皮导板) 谗臣当道谋——

(祢衡撩褶子自上场门上,随走随唱。)

祢衡   (西皮导板)  汉朝,

(〖一锤锣〗。祢衡双抖袖,走小圆场归台口,偏小边立。〖四击头〗、〖撕边一锣〗。祢衡翻扬右袖,向内一望,抖右袖,面向前台立。)

四朝官  (同白)    饮!干!

(四朝官同饮酒、亮盏。二旗牌分斟酒,同归大边立。)

祢衡   (西皮原板)  楚汉相争动枪刀。

             高祖爷咸阳登大宝,

             一统山河乐唐尧。

             到如今出了个奸曹操,

             上欺天子下压群僚。

             我有心替主爷把贼扫,

             手中缺少杀人的刀。

(祢衡右手立掌颤动比“杀”式,向里一望。)

四朝官  (同白)    饮!

(〖大锣一击〗。)

祢衡   (西皮原板)  主席坐定——

     (西皮快板)  奸曹操,

             上坐文武众群僚。

             元旦节与贼个不祥兆,

             假装疯魔骂奸曹。

             我把褴衫来脱掉,

(〖快长锤〗。曹操、四朝官同举杯饮酒。祢衡自上场门下,脱掉褶子换穿富贵衣自上场门上,至小边。)

祢衡   (西皮快板)  破衣褴衫摆摆摇。

             大着胆儿往上跑,

(〖行弦〗。)

二旗牌  (同白)    呔!

(〖大锣一击〗。)

二旗牌  (同白)    丞相大宴群臣,破衣褴衫成何体统!

(〖闪锤〗。)

祢衡   (西皮快板)  帐下的儿郎闹吵吵。

(〖行弦〗。)

二旗牌  (同白)    我等好笑哇!哈哈哈……

(〖大锣三击〗。)

祢衡   (西皮快板)  你二人不必呵呵笑,

             有辈古人听根苗:

             昔日太公曾垂钓,

             张良拾履在圯桥。

             为人受得苦中苦,

             脱去了褴衫换紫袍。


(〖行弦〗。)

二旗牌  (同白)    你也配比古人!

祢衡   (白)     呸!

(〖闪锤〗。)

祢衡   (西皮快板)  你二人把话讲差了,

             休把虎子当狸猫。

             有朝一日时运到,

             拔剑要斩海底蛟。

(〖行弦〗。)

二旗牌  (同白)    青天白日,在此做梦。

(〖闪锤〗。)

祢衡   (西皮快板)  你道我白日梦颠倒,

             时来就要上青霄。

             身上破衣俱脱掉,

(〖快长锤〗、〖闪锤〗。祢衡自上场门下,脱去富贵衣,换穿侉衣自上场门上,归小边台口立。二旗牌自下场门同下,搬大堂鼓同上,置大边台口,鼓里首设椅,椅垫下放一副鼔键。二旗牌同归大边立。)

祢衡   (西皮快板)  赤身露体逞英豪。

             怒气不息往上跑,

(〖行弦〗。)

二旗牌  (同白)    呔!

(〖大锣一击〗。)

二旗牌  (同白)    丞相大宴群臣,赤身露体,丞相降罪,哪个担待!

(〖闪锤〗。)

祢衡   (西皮快板)  你丞相降罪我承着。

             将身来在东廊道,

(〖快长锤〗。祢衡挖进,立于鼔后椅侧。)

祢衡   (西皮摇板)  看奸贼把我怎开销。

(〖大锣住头〗。)

二旗牌  (同白)    鼓吏唤到。

曹操   (白)     命他擂鼓三通。

二旗牌  (同白)    命你擂鼓三通。

(二旗牌同斟酒,自两边分下。祢衡坐鼔后椅,擂鼓三通。)

朝官甲  (白)     列位大人!

(朝官甲拱手。)

三朝官  (同白)    大人!

(三朝官同拱手。)

朝官甲  (白)     听鼓吏擂鼓,犹如金声玉振一般。我等畅饮几杯,庆贺丞相。

三朝官  (同白)    请!

(〖慢长锤〗。曹操、四朝官同举杯饮酒。)

曹操   (西皮原板)  擂鼓三通响如雷,

             文武百官痛饮三杯。

             张辽一旁牙咬碎,

             孔融带愧转回归。

             老夫近前观鼓吏,

(〖夜深沉〗。曹操坐听,立起出位缓步至台中,背手侧耳倾听鼔音,越听越感到鼔音中蕴含着的情绪不对头,凑近听,双手捋髯,稍退步,面现诧异神色。)

曹操   (白)     呀!

(〖闪锤〗。曹操向小边稍上步,微抬左手,右手抚髯,背供。)

曹操   (西皮流水板) 赤身露体廊下擂。

             老夫暂忍那心头气,

             再与祢衡论端的。

(〖大锣住头〗。)

曹操   (白)     祢衡!

祢衡   (白)     曹操!

(祢衡上步指曹操。)

曹操   (白)     哦!

(〖大锣一击〗。)

曹操   (白)     你为何叫老夫的名讳?

祢衡   (白)     你叫得我祢衡,我就叫得你曹操。

曹操   (白)     老夫也不计较于你。今日大宴群臣,你这样赤身露体,成何体统?

祢衡   (白)     我露父母之遗体,方显我是清洁的君子。

曹操   (白)     你是清洁君子,哪个是浑浊的小人?

祢衡   (白)     你就是浑浊小人!

曹操   (白)     哦!

(〖大锣一击〗。)

曹操   (白)     老夫乃当朝首相,何言浑浊二字?

祢衡   (白)     听道!

曹操   (白)     讲!

(〖大锣二击〗。旗牌乙自上场门暗上,将斜场桌的内场椅改为桌前的外场椅,自上场门下。)

祢衡   (白)     你不识贤愚眼浊也,不纳忠言耳浊也,不读诗书口浊也,常怀篡逆乃是你的心浊也。我乃天下名士,将我用为鼓吏,犹如臧仓毁孟子,阳货轻仲尼。曹操哇!

(〖大锣一击〗。)

祢衡   (白)     曹操!

(〖大锣五击〗。)

祢衡   (白)     真乃匹夫——

(〖大锣一击〗。)

祢衡   (白)     之辈也。

(〖闪锤〗。祢衡右手持鼔键指曹操。曹操气极,扭项坐斜场桌前的外场椅。)

祢衡   (西皮快板)  开言怒发三千丈,

             大骂曹贼气如刚。

             昔日文王访姜尚,

             渭水河边遇栋梁,

             臣坐辇,君曳缰,

             为国求贤礼应当。

             我本堂堂真名士,

             岂如无知小儿郎。

             枉在朝中为首相,

             狗奸贼不知臭和香。

曹操   (白)     住了!

(〖大锣散板长锤凤点头〗。)

曹操   (西皮散板)  老夫兴兵谁敢挡,

             赫赫威名天下扬。

             论机谋胜似姜吕望,

             你是无知的小儿郎。

祢衡   (白)     嘿!

(〖快纽丝〗。祢衡上步归鼔侧立。)

祢衡   (西皮散板)  曹贼把话错来讲,

             祢衡言来讲端详:

             鼓打一通天地响,

             鼓打二通国安康,

             鼓打三通扫奸党,

             鼓打四通振朝纲,

             鼓发一阵连声响,

(〖撕边一锣〗。祢衡击鼓。〖快纽丝〗。祢衡上步,二旗牌自下场门同暗上,撤去堂鼓和椅子,同暗下。)

祢衡   (西皮散板)  管叫你这狗奸贼死无下场。

四朝官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列位大人!

(〖快纽丝〗。)

四朝官  (同西皮散板) 下得位来把话讲,

(四朝官同随唱随由桌两侧出位,归台中的直场由外向里按朝官丙、朝官甲、朝官乙、朝官丁一字顺序面向小边站立。二幕闭,改设正场桌、外场倚后,随即拉开。)

四朝官  (同西皮散板) 丞相为何怒一旁?

     (同白)    啊!丞相为何怒坐一旁?

曹操   (白)     与鼓吏交谈几句,故而怒坐一旁。

四朝官  (同白)    待我等向前。

曹操   (白)     有劳了!

(四朝官同转面向大边。)

四朝官  (同白)    啊,这一鼓吏,家住哪里,姓字名谁,慢慢讲来。

祢衡   (白)     列公啊!

(〖大锣夺头〗。曹操归正场桌的外场椅坐。朝官乙、朝官丁同归小边,朝官甲、朝官丙同归大边,八字立。祢衡挖归台中立。旗牌乙暗上,撤去小边跨椅,暗下。)

祢衡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我的心头恨,

             尊一声列公大人听详情。

四朝官  (同夹白)   家住哪里?

祢衡   (西皮二六板) 家住在平原孝义村,

四朝官  (同夹白)   姓字名谁?

祢衡   (西皮二六板) 姓祢名衡字表正平。

四朝官  (同夹白)   原来是祢先生。

(四朝官侧身相互对视,微抬右手,点头会意。)

祢衡   (西皮二六板) 我胸中颇有安邦论,

             曾与孔融当过了幕宾。

             他将我荐与曹奸佞,

             贼有眼不识宝和珍。

             宁做忠良门下客,

             不愿做奸贼帐上的人!

(〖行弦〗。祢衡稍向大边上步。)

曹操   (白)     你乃舌辩之徒。

(〖闪锤〗。)

祢衡   (西皮快板)  贼道我舌辩徒,

             舌辩之徒有张苏。

             苏秦六国为卿首,

             全凭舌尖压诸侯。

             有朝大展昆仑手,

             要把奸贼一笔勾。

(〖行弦〗。)

曹操   (白)     井底之蛙,能起多大风浪!

(〖闪锤〗。)

祢衡   (西皮快板)  贼道我井底蛙,

             井底之蛙也不差。

             有朝一日风云驾,

             要把奸贼一把抓。

曹操   (白)     列位大人!

四朝官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祢衡道老夫奸,老夫奸在何处?

(四朝官同面向祢衡。)

四朝官  (同白)    丞相奸在何处?

(〖大锣散板长锤凤点头〗。张辽自上场门暗上,立曹操座侧。)

祢衡   (西皮散板)  狗奸贼出此言故意问道,

             尊一声列公侯细听根苗:

             他自幼儿举孝廉官卑职小,

             他本是夏侯子过继姓曹。

四朝官  (同白)    言重了。

祢衡   (西皮散板)  到如今做高官忘了宗祧,

             全不怕骂名儿在万古留标。

(祢衡归小边立。)

张辽   (白)     住了!

(〖大锣纽丝凤点头〗。张辽上步。)

张辽   (西皮散板)  祢衡小儿真可恼,

             三番两次骂当朝。

             三尺龙泉出了鞘!

(张辽拔剑半出鞘,欲杀祢衡。)

祢衡   (白)     来,来,来!

(祢衡侧身引颈让张辽来杀。)

四朝官  (同白)    且慢!

(〖大锣纽丝凤点头〗。)

四朝官  (同西皮散板) 将军息怒把他饶。

曹操   (白)     张将军!

张辽   (白)     丞相!

曹操   (白)     宝剑入鞘。

张辽   (白)     哼!便宜了你!

(张辽稍退步,还剑入鞘。)

祢衡   (白)     列位请过来!

四朝官  (同白)    做什么?

祢衡   (白)     啊,列位!待我来表表他的历史。他叫张辽,乃是吕布帐下的一名偏将。只因白门楼吕布事败,他又归顺了曹操。

张辽   (白)     哼!

祢衡   (白)     似你这样忘恩负义,贪生怕死,可称三姓家奴,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真真是无耻的东西。

(〖小锣一击〗。张辽上步拔剑半出鞘,欲杀祢衡。曹操面向张辽。)

曹操   (白)     请至后帐。

(张辽无奈,还剑入鞘,自下场门下。)

曹操   (白)     祢衡,老夫有书信一封,命你去至荆州,顺说刘表来降,保你官职不小。

祢衡   (白)     听了!

(〖快纽丝〗。)

祢衡   (西皮散板)  要往荆州不能够,

             岂与奸贼做马牛。

四朝官  (同白)    丞相!

(〖大锣纽丝凤点头〗。)

四朝官  (同西皮散板) 丞相暂息雷霆吼,

             劝说祢衡去荆州。

(〖大锣住头〗。)

朝官甲  (白)     啊祢先生,我家丞相有书信一封,命你去往荆州,顺说刘表来降,你若不去,将你斩首,家中妻儿老小,依靠何人。你要再思啊再想!

(〖大锣一击〗。)

祢衡   (白)     哦!

(〖大锣夺头〗。祢衡归台中,四朝官回归原位八字立。)

祢衡   (西皮二六板) 列公大人齐来劝我,

             酒醒方知梦南柯。

             自古道责人先责己的过,

             手摸胸膛我自揣摩。

             罢,罢,罢!暂息我的心头火,

四朝官  (同白)    更衣去吧!

(〖慢长锤〗。祢衡出门,稍向小边台口走,返回欲与曹操争辩,四朝官同上步相拦,祢衡自上场门下。)

曹操   (白)     列位大人!

(曹操立起。)

四朝官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那祢衡道老夫奸,老夫奸在何处?

四朝官  (同白)    丞相是大大的忠臣。

(四朝官各伸赞指。)

曹操   (白)     着哇,老夫乃是大大的忠臣。

四朝官  (同白)    忠臣。

曹操   (笑)     哼哼,哼哼,啊哈哈哈……

(〖快长锤〗。曹操归座,从桌搭下取书信放在袖内,祢衡自上场门上,归小边台口立。)

祢衡   (西皮快板)  事到头来无奈何。

             你把书信交与我,

             顺说刘表作定夺。

(〖闪锤〗。)

曹操   (西皮摇板)  千错万错先生错,

             话不投机半句多。

             顺说刘表归顺我,

(曹操将书信交与祢衡。)

曹操   (西皮摇板)  保你高官在朝歌。

祢衡   (西皮摇板)  丞相宽宏请台座,

             披星戴月奔江河。

             顺说刘表若不妥,

(〖快长锤〗。祢衡出门,归大边台口立。四朝官同出门,同归偏小边台口一字立。)

四朝官  (同白)    长亭再会!

(〖闪锤〗。四朝官与祢衡相互拱手.)

祢衡   (西皮摇板)  我愿死在他乡做鬼魔!

(〖大锣五锤〗。祢衡自下场门下。四朝官同进门,同向台里横一字立。)

四朝官  (同白)    我等告退!

(四朝官同躬身施礼。)

曹操   (白)     奉送!

(〖尾声〗。四朝官同出门归大边台口一字立,曹操归台口偏小边立,相互拱手送别。四朝官自下场门同下。〖一锤锣打下〗。曹操自下场门下。)
(完)


浏览次数:909 ┊ 字数:1万0363 ┊ 最后更新:2022-03-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