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八大锤》

主要角色
王佐:须生
陆文龙:小生
乳娘:老旦
岳飞:生
兀术:净
汤怀:武生

《八大锤》李万春饰陆文龙
《八大锤》李万春饰陆文龙
情节
王佐是岳飞帐下一员参军。因为岳飞在朱仙镇一仗打得大败而回,王佐问起情由,刚才知道金邦有一员小将,名叫陆文龙,十分骁勇。岳飞谈起陆文龙,就是当年镇守潞安州节度使陆登的儿子。陆登尽忠自刎,陆夫人尽节悬梁缢死。那时候陆文龙还在襁褓,生下未满三月,就被金兀术掳去。如今长大成人,不但不晓得去报父仇,并且帮了仇人来杀自己人。王佐听了岳飞的许多话,私下里砍伤了自己的左臂,又写了一封信,告诉了岳飞,连夜跑到金营里去诈降。不久被他见着陆文龙,用言语打动与他,又将陆登全家死得如何可惨,陆文龙本人如何被掳,讲经说法的讲给陆文龙听。再加乳娘在旁一证明,陆文龙方才明白,气得咬牙切齿,痛哭流泪,立刻就想去杀金人。王佐代为画计,约定岳飞,里应外合,大破金兵。陆文龙本想将金兀术刺死,替他父母报仇,因为念他有十几年的养育恩,才成全了金兀术的性命。

根据《戏典》第一集整理

录入:聂真智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4.4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佐上。)

王佐   (念)     欲为天下奇男子,须学人间大丈夫。

(四侍卫引岳飞同上。)

王佐   (白)     参见元帅。今日出兵胜负如何?

岳飞   (白)     想俺岳飞,每战金人,未有如此大败。今日一战,被陆文龙伤将数员,此乃天灭我也。

王佐   (白)     想那陆文龙,该莫是当年潞安州陆登之子么?

岳飞   (白)     正是此子。

王佐   (白)     闻得他父,命丧金人之手,如今为何反助仇人?

岳飞   (白)     当年大破潞安州,此子未满三月,又被金人掳去,认为己子。今年才一十六岁,叫他怎能知晓?

王佐   (白)     既然如此,待俺王佐前往番营诈降兀术,顺说那陆文龙前来降宋,岂不是好么?

岳飞   (白)     想那兀术诡计多端,画虎不成反类其犬。用你不着,出账去罢。

王佐   (白)     告辞。

(王佐下。)

岳飞   (白)     众将官。

(四侍卫同应。)

岳飞   (白)     小心防守,掩门。

(岳飞下。四侍卫同下。)

【第二场】

王佐   (内二黄导板) 听谯楼打初更玉兔东上,

(二旗牌提灯引王佐同上。)

王佐   (二黄回龙)  为国家秉忠心食君禄报皇恩昼夜奔忙。

     (二黄原板)  想当年在洞庭逍遥放荡,

             到如今食君禄未报君王。

             岳大哥他待我手足一样,

             俺王佐无功劳怎受荣光。

             今夜晚思一计番营去闯,

             留一个美名儿万代传扬。

     (白)     尔等退下。

(二旗牌同下。)

王佐   (白)     想俺王佐,自投宋以来,并无尺寸之功。若得一计,私入番营,顺说那陆文龙前来降宋,岂不是大大的功劳。若有不测,亦能名垂千古。

(〖起二更鼓〗。)

王佐   (二黄原板)  怎能够思巧计番营得进,

             前后话对文龙细说分明。

             前又思后又想无有计定,

(王佐坐在桌旁。)

王佐   (二黄原板)  倒不如上公案观看古今。

(王佐看书。)

王佐   (白)     汉朝,想那苏武、卫律,同往番营催贡。一个贪生怕死,降顺北国。一个食羶吮血,执意不降。这才是忠佞各别了。

     (二黄原板)  汉室中那卫律心术不正,

             怎能比那苏武一片丹心。

             饥食羶渴吮血忠心耿耿,

             天保护地保佑暗有神灵。

(王佐换书。)

王佐   (白)     这段不好,待我看看东周列国。

(王佐看念。)

王佐   (白)     要离断臂刺庆忌。

             哎呀且住,想那要离断臂刺庆忌,乃是大丈夫所为。俺王佐今日何不学他一学。我不免留下书信一封,下在岳大哥帐下,乘此星夜,投降番营去者。

(王佐磨墨修书。)

王佐   (二黄摇板)  那要离曾断臂颇有志量,

             留下了美名儿万古传扬。

             俺王佐学要离番营去闯,

(王佐脱衣执剑站下场门台角,右脚搁台上。)

王佐   (二黄摇板)  顾不得生和死剑作主张。

(王佐挥剑斩臂,剑落,臂断,吊毛,倒地昏去。二旗牌同上。)

二旗牌  (同白)    王将军醒来!

王佐   (二黄导板)  一霎时只觉得神魂不定,

(王佐醒。)

王佐   (二黄摇板)  好似刚刀刺在心。

             睁开了昏花眼难以扎挣,

             为国家断一臂要留美名。

二旗牌  (同白)    王将军这是何意?

王佐   (白)     尔等莫要声张,俺这里有书信一封,送至大营。倘若元帅问起,就说我另有公干去了。

二旗牌  (同白)    是!

王佐   (白)     转来。此系机密大事,千万不可泄露。

二旗牌  (同白)    遵命!

(二旗牌同下。)

王佐   (白)     看天色渐明,俺不免投降金营去者。

(王佐拾臂看。〖扫头〗。王佐下。)

【第三场】

(四侍卫引岳飞同上。)

岳飞   (念)     闷坐帐中心烦恼,梦里君王回故朝。

(二旗牌同上。)

二旗牌  (同白)    启禀元帅:王将军有书信一封,请元帅观看。

(二旗牌同将书呈上。〖三枪〗。)

岳飞   (白)     来,传汤怀进帐。

(汤怀上。)

汤怀   (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命你巡营嘹哨,不得有误。

汤怀   (白)     得令。

(岳飞、汤怀、二旗牌同下。)

【第四场】

(二番卒同上。)

番卒甲  (白)     请了。

番卒乙  (白)     请了。

番卒甲  (白)     奉了狼主之命,在此巡营嘹哨。你我小心了!

(王佐上。)

番卒甲  (白)     拿住了!拿住了!

番卒乙  (白)     走走走!

王佐   (白)     哪里去?

二番卒  (同白)    去见我家狼主。

王佐   (白)     好,如此走。

(二番卒拉王佐同下。)

【第五场】

(四小番引兀术、陆文龙同上。)

兀术   (西皮摇板)  多亏殿下打一仗,

             要把宋朝踹平阳。

             将身且坐莲花帐,

             且听小番报端详。

(二番卒押王佐同上。)

番卒甲  (白)     启禀狼主:拿住宋朝奸细。

兀术   (白)     讲他绑进帐来。

(番卒乙将王佐押进帐。)

兀术   (白)     唗!胆大奸细,敢来窥探吾营,推出砍了!

王佐   (白)     留头讲话。

兀术   (白)     你且讲来。

王佐   (白)     南臣王佐,乃湖广长沙人氏,现在岳飞帐下,以为随营参军。昨见岳飞被狼主杀得大败,劝他归顺狼主。他执意不肯,倒也罢了,反执宝剑,将我的左膀断去,死也不能,活也是活受罪。因此前来投降,望狼主作主收留。

兀术   (白)     我却不信。

(王佐出断臂示兀术。)

王佐   (白)     现有断臂为证,狼主请看。

兀术   (白)     哦呵呀!岳飞,降与不降,任凭于你。为何下这毒手?

             你为孤家吃了苦了,孤家留你就是。

王佐   (白)     多谢狼主。

陆文龙  (白)     父王必须与他起个名字才是。

兀术   (白)     与他起个什么名字呢?

王佐   (白)     苦啊!

兀术   (白)     哦,就叫做苦人儿吧。从今以后,满营之中,任你游玩。吩咐大小三军,不可拦阻与他。

王佐   (白)     多谢狼主!

(王佐下。)

兀术   (念)     恼恨岳飞无仁义。

陆文龙  (念)     军中哪有斩断臂。

(兀术、陆文龙、二番卒同下。)

【第六场】

(乳娘上。)

乳娘   (白)     老身周氏,向在陆登陆大老爷府中以为乳娘。那年金人打破潞安州,老爷夫人尽忠尽节而死,留下公子,未满三月,又被狼主掳入金邦,幸喜不曾伤害,认为子嗣。如今一十六岁,咳,但不知此仇何日得报哇。

     (二黄原板)  何日里才能够冤仇相报,

             思想起老主人心如火烧。

             撇故乡到他邦谁为倚靠,

             费心计要回国无路可逃。

(王佐挟图上。)

王佐   (二黄摇板)  到番营一月整未遇巧机,

             怎能够与文龙把话来提。

乳娘   (白)     唗,你是何人,在此窥探?小番与我拿下!

王佐   (白)     老太太莫要声张,我就是苦人儿。

乳娘   (白)     哦,闻得殿下言讲,有一南朝将官,名叫王佐,投顺我国,改名苦人儿的就是你么?

王佐   (白)     正是在下。听老太太之言,不像此地人氏。

乳娘   (白)     老身乃湖广长沙人氏。

王佐   (白)     如此说来,我们是同乡。

乳娘   (念)     久旱逢甘雨,

王佐   (念)     他乡遇故知。

     (白)     请问老太太因何在此呢?

(乳娘、王佐同作两边探望。)

乳娘   (白)     我与将军乃是同乡,说也无妨。老身周氏,昔在陆登陆大老爷府中,以为乳娘。那年打破潞安州,老爷夫人尽忠尽节而死,留下公子未满三月,又被狼主掳进金邦,故而流落至此。

王佐   (白)     听你之言,那陆大老爷还有后么?

乳娘   (白)     怎说无后?两军阵前枪挑数员宋将,那就是陆公子。

王佐   (白)     我王佐来得好机会啊!

     (二黄摇板)  听罢言来喜心上,

             把话说与她知详。

             这断臂的情由为公子,

             舍死忘生到番邦。

乳娘   (白)     如此说来,你为我家公子,吃了苦了!

(乳娘摸王佐臂,王佐作疼痛。)

王佐   (白)     不妨。

     (二黄摇板)  这断臂的情由休要讲,

             说了出来我的罪难当。

             待等公子回营帐,

             全仗太太作主张。

             若把她父母的冤仇细细讲,

             言语打动他心肠。

             但愿得文龙归宋往,

             扫平了金人把仇偿。

乳娘   (白)     殿下回来了。

(乳娘下。四番卒引陆文龙同上,四番卒同下。)

陆文龙  (念)     上阵交锋无人敌,管教宋室一扫平。

王佐   (白)     参见殿下。

陆文龙  (白)     苦人儿,这几日不见,你往哪里去了?

王佐   (白)     这几日蒙那些王爷平章们,这个请我吃酒,那个叫我说评书,故而少来与殿下请安。

陆文龙  (白)     哦,你还会说评书么?

王佐   (白)     诺诺诺,一肚子的评书呢。

陆文龙  (白)     你且稍候。

             有请乳娘。

(乳娘上。)

乳娘   (白)     殿下何事?

陆文龙  (白)     这就是苦人儿。

             来来来,苦人儿见过乳娘。

王佐   (白)     老太太好哇。

乳娘   (白)     罢了。

陆文龙  (白)     苦人儿他会说评书。请乳娘出来,叫他说来,大家同听。

乳娘   (白)     既然说书,必须给他座位才是。

陆文龙  (白)     着哇!

             苦人儿,你且坐下。

王佐   (白)     慢来慢来,殿下在此,哪有我的座位。

陆文龙  (白)     不必拘礼,只管坐下。

王佐   (白)     如此谢过殿下。请问殿下,喜听文的,喜听武的呢?

陆文龙  (白)     自然武的好。

王佐   (白)     要听忠的,还是要听奸的?

陆文龙  (白)     小王喜的是忠臣,恶的是奸佞。自然是忠的好。

(王佐咳嗽拍案。)

陆文龙  (白)     这是做什么?

王佐   (白)     这是说书的规矩。

陆文龙  (白)     唔,说书规矩。

王佐   (念)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英雄五霸乱春秋,顷刻兴亡过首。

             青史才标名姓,北村无数荒邱。前人田土后人收,说什么龙争虎斗。

     (白)     一不讲东西两汉,二不讲五代残唐。单说大宋仁宗在位,朝中有一家忠良,名唤杨延昭。屡战番邦,杀得落花流水。那时萧后勾通一个奸臣,名叫王钦若,设计暗害杨家。那王钦若一日上殿启奏一本,言道北国番邦,有骑好马,日行千里见日,夜走八百不明。宋主见喜,就命杨元帅前去盗马。杨元帅领旨下殿,回得营来,闷闷不乐。帐下有员虎将,名唤孟良,进帐讨令,愿往番邦盗马。那孟良能说六国番邦话语,去至北国,不到一月,就将马盗得来了。

陆文龙  (白)     果然是一员虎将。

王佐   (白)     那马盗是盗来,可怜那马,眼望北国,七日七夜不食草料,它竟死了。

陆文龙  (白)     却是为何?

王佐   (白)     那马也不过是思乡啊。

乳娘   (白)     马且思乡,何况人乎?

(乳娘暗泣。)

王佐   (白)     老太太啊,如今的人,都不如那马了哇!

     (二黄摇板)  此马倒有思乡意,

             如今人生不如它。

             父母冤仇他不去报,

             反把仇人当自家。

陆文龙  (白)     往下讲。

王佐   (白)     完了。

陆文龙  (白)     不好不好,也不热闹。

王佐   (白)     这样八大锤,还不热闹?这样办吧,这有画图一幅,将它挂在上面,照图言讲。

陆文龙  (白)     好好,将画图悬挂起来。这画图之上,有些人马,还是南朝兵将?还是我国金兵?

王佐   (白)     这上面么,宋将也有,金兵也有。

陆文龙  (白)     上面有一员大将,乃是南朝打扮,为何拔剑自刎,立尸不倒?他是何人?

王佐   (白)     这,就是潞安州节度使姓陆名登,只因与金人交战,屡战不胜,又无救兵前来,被金人攻破城池,他就拔剑自刎,为国尽忠而死。

陆文龙  (白)     那妇人,悬梁自缢,她是何人?

王佐   (白)     那是陆登之妻,见夫尽忠,她也悬梁自缢,为夫尽节而亡。

(乳娘哭。)

陆文龙  (白)     啊乳娘,这是为何?

乳娘   (白)     老身闻得他全家死得可惨,故而伤心落泪。

陆文龙  (白)     你真是听鼓词儿落泪,替古人担忧啊。

             上面有一番将,好像我父王模样。

王佐   (白)     正是我国狼主。

陆文龙  (白)     既是我父王,为何拜倒尘埃?

王佐   (白)     因见陆登为国捐躯,忠心可敬,故而在那里拜他。

陆文龙  (白)     既是我父拜他,小王也要拜上几拜,可使得么?

王佐   (白)     你么,正是拜得啊!

陆文龙  (白)     陆老先生在上,待小王参拜。

(陆文龙拜。)

陆文龙  (白)     那旁有一乳娘,抱一小孩童,又是何人?

王佐   (白)     那是陆登之子,其时未满三月,故有乳娘抱在怀内。

陆文龙  (白)     此子还在么?

王佐   (白)     此子尚在。

陆文龙  (白)     今年多大年纪?

王佐   (白)     此子么——

(王佐使眼色,乳娘作手势。)

王佐   (白)     今年一十六岁。

陆文龙  (白)     此子可有本领?

王佐   (白)     若问他的本领么,他能力敌万人。

陆文龙  (白)     既有如此本领,为何不与他父母报仇?

王佐   (白)     他非但不与他父母报仇,如今反认仇人为父。

陆文龙  (白)     他叫什么名字?

(王佐含糊。)

王佐   (白)     他叫陆文龙。

陆文龙  (白)     他叫什么名字?

(王佐含糊。)

王佐   (白)     他叫陆文龙。

陆文龙  (白)     哎,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王佐   (白)     他叫陆文龙。

陆文龙  (白)     唗!胆大苦人儿敢耍小王,休走看剑。

乳娘   (白)     这就是你家遭害故事,不要反怪他人!

(陆文龙急取图看。)

陆文龙  (叫头)    爹爹!母亲!哎呀!

(陆文龙昏。)
王佐、

乳娘   (同白)    殿下醒来!

陆文龙  (二黄导板)  爹娘被害把命丧,

(陆文龙醒。)

陆文龙  (二黄摇板)  不由小王怒满膛。

             手执宝剑往前闯,

王佐、

乳娘   (同白)    哪里去?

陆文龙  (二黄摇板)  斩尽番奴救宋王。

王佐   (白)     且慢。还须定计而行,待我修下书信一封,绑在箭上,射入宋营,请岳元帅调动兵将,杀他里应外合,何愁那贼不灭?

陆文龙  (白)     如此,叔父请上,受小侄一拜。

乳娘   (白)     这才明白了。

王佐   (白)     我的膀子也完了。

(王佐、陆文龙、乳娘同下。)
(完)


浏览次数:268 ┊ 字数:5657 ┊ 最后更新:2021-10-06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