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断臂说书》

主要角色
王佐:老生,俊扮,戴纱帽、黑三,内衬青褶子、外穿蓝帔,黑彩裤,厚底;第二场摘纱帽,戴甩发,脱帔;说书时,戴高方巾,穿蓝褶子,系绦子
岳飞:武生,俊扮,戴荷叶盔、黑三,白靠,黑彩裤,厚底
陆文龙:武生或武小生,俊扮,戴紫金冠、挂穗子、插翎子、戴狐尾,穿白龙箭衣,红团花彩裤,厚底,在箭衣外穿粉红或白色绣花褶子
乳娘:老旦,黪网,包紫色或蓝色绸条,穿紫帔,腰包,福字履
报子:丑,丑扮,戴毡帽,穿青布箭衣、坎肩,系大带,黑彩裤,薄底
汤怀:老生,俊扮,戴大额子或金踏蹬、黑三,杂色靠,红彩裤,厚底
二旗牌:生,俊扮,戴旗牌巾,箭衣、马挂、大带,黑彩裤,厚底(其中一人戴黑三)
金兀术:净,勾破三块瓦,戴双龙达帽、朝珠耳环,红龙箭衣、黄龙马挂,红彩裤,厚底
四宋军:杂,俊扮,戴板儿巾,白龙套衣,红彩裤,薄底
四金兵:杂,揉脸,戴达帽,打衣、打裤,薄底
二小番:杂,揉脸,戴达帽,箭衣、马挂,黑彩裤,薄底

《断臂说书》马连良饰王佐、高盛麟饰陆文龙
《断臂说书》马连良饰王佐、高盛麟饰陆文龙
情节
宋营参谋王佐心忧战事,知陆文龙乃原潞安州节度使陆登之子,十六年前,金兀术攻城,城破陆登自刎身亡,陆文龙为金兀术收养。王佐向岳飞献计,欲诈降金营,说陆文龙归宋。岳飞持重不纳其计。王佐终夜筹思;在古书中受到启迪,毅然用“苦肉计”自断左臂,潜投金营。金兀术深信不疑,将他收留,并取名“苦人儿”。王佐在营中先与陆文龙乳娘薛氏取得联系,道明来意,又借说书之机,打动陆文龙,而乳娘也从旁助之。当陆文龙自知身世后,明白了国仇家恨,助宋军战败金兀术,重返故国。

注释
《断臂说书》是《八大锤》中的一折。前面的《车轮大战》是一出重头武戏。主要以武打形式表现了由于岳飞坚持抵抗金兵的侵犯,使金兀术不能得逞,被拒于朱仙镇。金兀术调义子陆文龙与宋将激战,岳云等众将官虽与陆文龙轮番大战,但均未取胜。《断臂说书》紧接前折。

根据《京剧流派剧目荟萃》第四辑:余叔岩演出本整理

录入:零陵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01.7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撤锣〗〖小锣帽子头〗接〖小锣原场〗。王佐自上场门上,走至九龙口双手抖袖、提袖、理髯,走至前台口,左手抖、提水袖。)

王佐   (念)     若为天下奇男子,须立人间未有功。

(王佐双手赞美指式。〖乱锤〗。四宋军从自上场门同上,同站一条边。王佐迈左步出门,右手搂髯、左手将水袖翻折后举至左额头上方,向上场门观望,随即走至左台口躬身作揖做迎接状。〖长尖〗。岳飞自上场门上,右手举枪、左手提甲亮相,顺势下马交枪,宋军甲接枪。岳飞向前台口走两步,王佐抬头见岳飞向前欠身打拱。岳飞进帐,右转身归正中外场椅;王佐跟随岳飞进入,向岳飞施礼后归大边跨椅。四宋军同挖门进帐,分立两厢。)

报子   (内白)    报——

(〖冲头〗。报子自上场门上,进门,跪禀。)

报子   (白)     陆文龙讨战!

岳飞   (白)     再探。

(岳飞右手指出。)

报子   (白)     得令。

(〖冲头〗。报子站起,右手缓下报旗交左手反拿、右手按掌,自上场门下。岳飞站起,走至前台口,王佐相随站起。)

岳飞   (叫头)    天哪,天!

     (白)     番邦出了陆文龙,此乃是天——

(岳飞双手拱请式。〖大锣一击〗。)

岳飞   (白)     亡我大宋也!

(岳飞双手摊掌。〖回头〗。岳飞摇头感叹。王佐见状,右手抬起,以左手向右指岳飞,深感焦虑。岳飞、王佐同归原座。)

王佐   (白)     啊元帅!

(王佐双手拱请式。)

王佐   (白)     想那陆文龙敢莫就是潞安州节度使陆登之子么?

(王佐右手向外指。)

岳飞   (白)     正是。

(岳飞点头。)

王佐   (白)     闻得他父,命丧金人之手,如今为何反助仇人?

(王佐右手摊掌。)

岳飞   (白)     贤弟哪里知道,当初金兵大破潞安州,此子未满三月——

(岳飞右手掌心外翻,拇指食指相捏,其馀三指直翘起。)

岳飞   (白)     他怎能知晓?

(岳飞右手摊掌。〖撕边一击〗。王佐向下理髯,两眼转动思考,略一点头。)

王佐   (白)     也罢,待俺王佐——

(王佐右手捧髯。)

王佐   (白)     诈降番营,顺说陆文龙来降,不知元帅意下如何?

(王佐稍向前躬身、双手拱请式。)

岳飞   (白)     啊贤弟,画虎不行反类其犬,你料理军务去吧!

(岳飞左手扬起示意。〖小锣一击〗。王佐见岳飞回绝,稍一愣神。)

王佐   (白)     是,告退。

(王佐拉右手袖,躬身施礼,右转身跨左腿出帐,走至左台口向右转身以右手捧髯,摇头叹息,右手抖袖。〖小锣打下〗。王佐左转身自下场门下。)

岳飞   (白)     众将官,小心防守!

(〖大锣打下〗。四宋军自两边分下,岳飞自下场门下。)

【第二场】

(〖冲头〗,〖冲头收住〗。〖静场起初更鼓〗。〖导板头〗。)

王佐   (内二黄导板) 听谯楼打初更玉兔东上,

(〖放钹〗,〖回头〗。二旗牌持灯笼自上场门同上,同站斜八字。王佐自上场门上,走至九龙口左丁字步,双臂微圈,两手松握举在两胯下方。〖帽子头〗。王佐双手向下双抖袖,同时右脚向后退半步,左脚跟着退半步,顺势左脚向前上半步,右脚跟着上半步横站仍成左丁步,原姿势亮住。)

王佐   (二黄回龙)  为国家、秉忠心、食君禄、报王恩、——

(王佐双手拱请式。)

王佐   (二黄回龙)  昼夜奔忙。

(〖慢长锤〗。在〖慢长锤〗内,二旗牌同向前走归正场站门。王佐走至前台口。〖夺头〗。王佐双手同时向下抖袖,随即双手同时提袖。)

王佐   (二黄原板)  想当年在洞庭逍遥散荡,

(二旗牌同扯四门。王佐左转身走至左台口。)

王佐   (二黄原板)  到如今食君禄未报宋王。

(王佐双手摊掌。二旗牌同扯四门。王佐右转身走至台正中。)

王佐   (二黄原板)  岳大哥——

(王佐双手拱请式。)

王佐   (二黄原板)  他待我——

(王佐右手捧髯。二旗牌同扯四门。王佐右转身走至右台口。)

王佐   (二黄原板)  手足一样,

(王佐右手单指向右前方亮式。二旗牌同扯四门。)

王佐   (二黄原板)  我王佐无功劳怎受荣光。

(王佐左转身向台正中走。)

王佐   (二黄原板)  今夜晚思一计番营去闯,

(王佐走至台正中。二旗牌同归原位站门。王佐左手背袖,以右手揉胸口,左身背转朝观众向里走。二旗牌同向里走归八字站。王佐走至正中外场椅前,向右转身坐。)

王佐   (二黄原板)  留一个美名儿万载传扬。

(王佐右手赞美指,右手先做按掌状随即手指抖动,向外平划一小圆圈。〖住头〗。王佐双手向上平托示意二旗牌。)

王佐   (白)     两厢退下。

(二旗牌同稍一向前躬身,自两边分退下。)

王佐   (白)     想俺王佐——

(王佐右手托髯。)

王佐   (白)     自投宋以来,寸功未立。

(王佐右手放髯,摇头。)

王佐   (白)     今日岳元帅——

(王佐双手拱请式。)

王佐   (白)     杀得大败——

(王佐左手做刀斩状。)

王佐   (白)     俺王佐——

(王佐双手托髯。)

王佐   (白)     若思得一计——

(王佐双手放髯。)

王佐   (白)     诈降番营——

(王佐左手向左前方指出。)

王佐   (白)     顺说陆文龙来降——

(王佐左手按掌。)

王佐   (白)     岂不是大功一场,名垂千古——

(王佐左手向外翻腕变赞美指,左手抖袖,定神沉思,缓缓将水袖提起,凝神思考,心情焦虑。)

王佐   (二黄原板)  怎能够今夜晚番营得进,

(王佐右手摊掌。)

王佐   (二黄原板)  前后话与文龙细说衷情。

(王佐右手抚胸。)

王佐   (二黄原板)  前也思——

(王佐站起,向前走三步。)

王佐   (二黄原板)  后又想——

(王佐凝神沉思。)

王佐   (二黄原板)  无有计定,

(王佐右转身,缓步向里走,从桌子左边走进去,左转身归内场椅坐。)

王佐   (二黄原板)  倒不如——

(王佐用右手指桌上摆放的书。)

王佐   (二黄原板)  上公案观看古今。

(〖起三更鼓〗。王佐用左手取桌左角放的书,先拿起一卷。)

王佐   (白)     《前唐》。

(王佐一看摇头。)

王佐   (白)     不好!

(王佐将书放在桌中间,顺手另拿一卷。)

王佐   (白)     《后汉》。

(〖小锣一击〗。王佐右手指书,作翻看动作,随即将书卷起来,交左手拿,右手理髯认真看书。)

王佐   (白)     呜呼呀!

(〖小锣一击〗。)

王佐   (白)     想汉室卫律、苏武,一同北国催贡,一个降顺番邦,一个打入羊群——

(王佐右手指出。)

王佐   (白)     饥食膻、渴饮雪,还是忠心不改——

(王佐右手抚胸。)

王佐   (白)     与俺岳大哥无二矣。

     (二黄原板)  汉室中卫律声名不正,

             却为何那苏武一片丹心?

(王佐右手赞美指式,眼定身亮相。)

王佐   (二黄原板)  饥食膻渴饮雪忠心耿耿,

(王佐右手抚胸。)

王佐   (二黄原板)  天保护地保佑暗有神灵。

     (白)     《后汉》不好!

(王佐摇头,将手中的书叠放在第一本上,从桌左角再取一本,双手拿书一看。)

王佐   (白)     《东周列国志》——

(王佐点点头。)

王佐   (白)     还是看看东周列国吧!

(王佐右手指书,左手拿书,右手翻动几页,随即将书卷起,以左手拿书,认真阅看。〖起五更鼓〗。王佐忽然猛一吸气,神色骤然紧张起来。)

王佐   (白)     要离斩臂刺庆忌!

(〖冷锤〗。)

王佐   (白)     要离断臂剌——

(〖嘟……〗。王佐右手食指直伸在右腮前抖动。)

王佐   (白)     庆忌!

(王佐右食指向外挑动髯口的小绺,左手将书放下。)

王佐   (叫头)    且住!

     (白)     想那要离断臂刺死公子庆忌,此乃大丈夫所为。

(王佐右手赞美指。)

王佐   (白)     俺王佐——

(王佐双手捧髯。)

王佐   (白)     何不学他一学?

(王佐左手拉右水袖,右手伸出、食指伸直、指尖向下自里向外划两小圆圈,两眼定神,转动眼珠,略沉思下定决心。〖慢纽丝〗。王佐左手拿信封,右手从信封中抽出信纸,将信纸摊在桌上,右手磨墨。随即右手执笔,舔笔。略一思索,飞笔疾书,写完信松叹一口气,放笔,将信纸叠好放入信封内,封信,写信封,写毕放笔,把信郑重地放在桌上,从桌子左边走出,走至前台口双手抖袖。)

王佐   (二黄散板)  那要离断臂行颇有志量,

(王佐右手赞美指。)

王佐   (二黄散板)  留下个美名儿万载传扬。

             我王佐——

(王佐双手缓缓捧髯。)

王佐   (二黄散板)  学断臂番营去闯,

(王佐放髯下定决心。〖嘟……〗。王佐向后退步;右手翻折水袖。〖崩登仓〗。王佐右转身左水袖向左额头上方翻袖撑起,面向下场门亮相。〖阴锣〗。王佐急速自下场门下。)
(〖急急风〗。王佐自下场门急步上,脱帔、摘纱帽,将甩发垂于左肩旁,右手执剑,左手撩褶子,走至右台口。〖崩登仓〗。王佐将甩发用挑的方法甩至后背,看手中剑亮相。〖嘟……〗。王佐右手持剑颤抖,向后退三步。〖快纽丝〗。王佐左手抖袖。)

王佐   (二黄散板)  哪顾得生和死天作——

(〖嘟……〗。王佐双手拱请式,急速后退至大边桌子左外角。)

王佐   (二黄散板)  主张。

(〖崩〗。王佐将左臂放于桌上;同时用宝剑平拍桌子以示剁左臂。〖登〗。王佐扔剑,起吊毛。〖仓〗。王佐吊毛落地直身躺下。)
(〖起亮更〗。二旗牌自上场门同上,见王佐卧地,向前急扶起。)

二旗牌  (同白)    王将军醒来!

(〖导板头〗。二旗牌同站合龙口、背朝观众,王佐边坐起,边将左臂缩至衣襟内,再身向右转面朝左台口方向,盘腿坐甩发垂于左肩旁。)

王佐   (二黄导板)  霎时间痛得我神魂不定,

     (二黄散板)  我腹内好一似乱箭穿心。

             猛然间睁开眼难以扎挣,

(〖乱锤〗。王佐用右手拭眼,二旗牌同将王佐搀扶起,二旗牌分站两边。王佐呼痛。)

王佐   (白)     呜呼……

(〖嘟……〗。王佐用颤抖的右手抚摸左臂。〖凤点头〗。王佐抽气、摇头,左脚横倒一步。)

王佐   (二黄散板)  为仁义斩断臂要留美名。

(〖住头〗。王佐痛苦地以右手轻轻抚摸左臂。)

二旗牌  (同白)    将军为何如此?

王佐   (白)     尔等不可声张。来,来,来。

(〖五击头〗。王佐走至桌前,将信拿在手中,仍回原位置。)

王佐   (白)     这里有书信一封,送到大帐岳元帅,就说我……

(王佐用手中的信平托髯梢,两眼快速转动几下。)

王佐   (白)     另有公干去了。

(王佐将手中的信交与站在大边的旗牌甲。)

二旗牌  (同白)    遵命。

(二旗牌同躬身施礼,同转身向下场门走去。)

王佐   (白)     回来!

(〖撕边一击〗。二旗牌同回身站立,王佐急步向前,和拿信的旗牌甲耳语。旗牌甲点头示意。)

王佐   (白)     千万不可走漏风声!

(王佐向后退两步。)

二旗牌  (同白)    遵命。

(二旗牌同欠身,同双手拱请式。〖冲头〗,二旗牌自下场门同急下。王佐目送二旗牌下,先将甩发闪于背后。〖叫头〗。用打的方法将背后的甩发甩至胸前,又急速用挑的方法将甩发甩至背后。)

王佐   (白)     且住,看天色未明,不免诈降番营去者。

(〖扫头〗。王佐躬身用右手捡起断臂,随即抬左腿出门,走至左台口向右转身,将甩发用盘的方法甩起。〖嘟……〗。王佐右手用断臂轻抚左臂。〖回头〗。)

王佐   (白)     呜呼……

(王佐眼看断臂,下决心顿右足,将甩发斜甩右肩旁。〖冲头〗。王佐倒步自下场门下。)

【第三场】

(〖大锣打上〗。二旗牌自上场门同上,同走至左台口,同转身背向观众,面朝上场门躬身双手拱请式。)

二旗牌  (同白)    有请元帅。

(〖回头〗。四宋军自上场门同上,岳飞随即自上场门上,四宋军分两边站门,岳飞走至前台口。)

岳飞   (念)     筹思无良计,闷坐在大营。

(〖住头〗。岳飞右转身,归正中内场椅。)

岳飞   (白)     何事?

二旗牌  (同白)    王将军有书信呈上。

(旗牌甲双手呈信,岳飞接信。)

岳飞   (白)     待我看来。

(岳飞从信封抽出信纸,急速看信。)

岳飞   (白)     哦呼呀!

(〖一击〗。)

岳飞   (白)     原来是王贤弟诈降番营去了。

             来,汤怀进帐。

(〖冲头〗。汤怀自上场门上,进帐。〖冲头收住〗。)

汤怀   (白)     参见元帅。

(汤怀施礼。)

岳飞   (白)     命你巡营了哨,待等王将军的消息,需要小心。

汤怀   (白)     得令,

(〖大锣打下〗。四宋军、二旗牌自两边分下,岳飞自下场门下,汤怀出帐自下场门下。)

【第四场】

(〖回头〗。四金兵自上场门同上,同站门。陆文龙自上场门上,站立大边。随即金兀术自上场门上,走至前台口。〖归位〗。)

金兀术  (念)     金兵攻宋室,

(金兀术右手向外指出。)

陆文龙  (念)     一战见奇功。

(陆文龙左手赞美指。〖回头〗。金兀术右转身归正中外场椅,陆文龙归大边跨椅,小番自上场门急上。)

小番   (白)     启禀狼主——

(小番扬右臂,吸左腿施番礼。)

小番   (白)     拿住一名奸细。

金兀术  (白)     押进帐来。

(〖回头〗。小番自上场门下,二小番一前一后押王佐自上场门同上。王佐右手执断臂,随二小番同进帐,左转身至右台口双腿跪下,面朝金兀术。)

王佐   (白)     叩见狼主。

金兀术  (白)     唗!

(〖撕边一击〗。)

金兀术  (白)     大胆奸细,竟敢前来窥探,来呀,推出斩了。

王佐   (白)     呃……慢来!慢来!留头讲话。

(王佐将断臂放至右腿旁边用衣襟隐遮,右手摆动。)

陆文龙  (白)     是啊,父王,留头讲话。

金兀术  (白)     好,你且讲来。

王佐   (白)     是。

(王佐稍向右偏身、偏脸对观众。)

王佐   (白)     难臣王佐,乃岳飞帐下一名参谋,见他屡次杀得大败,是我劝他归降,他是执意不肯——

(王佐摇头。)

王佐   (白)     当时拔剑,断臣左臂——

(王佐右手做剑砍状。)

王佐   (白)     言道誓要扫灭金邦,迎请二圣还朝,然后再将难臣斩首,啊呀狼主啊!

(〖五锤〗。王佐身体坐在盘起的左小腿上,右腿勾脚直伸。)

王佐   (白)     如今我死又死不得,活么又活受罪。

(王佐摇头、摆手。)

王佐   (白)     唉!狼主救命啊……

(〖撕边一击〗。王佐哭泣,以右水袖拭泪。)

金兀术  (白)     孤家不听你一派谎言。

(金兀术摇头、摆手。)

王佐   (白)     现有膀臂为证。

金兀术  (白)     我却不信。

王佐   (白)     狼主请看!

(〖撕边一击〗。王佐左腿跪地,右手将断臂举起亮相。)

金兀术  (白)     待孤看来。

(〖五击头〗。金兀术站起,走至王佐身边,拿过断臂走至前台口,陆文龙亦同时站起走至前台口,金兀术、陆文龙同震惊的看断臂。)

金兀术  (白)     哦呼呀!

(〖一击〗。)

金兀术  (白)     岳飞呀岳飞,降与不降,任凭于你,为何下此毒手?

(金兀术左手摊掌。〖住头〗。金兀术右转身把断臂交与王佐,金兀术、陆文龙同归原座。)

金兀术  (白)     罢了,起来,收留于你,也就是了。

王佐   (白)     谢狼主。

(〖小锣一击〗。王佐站起,立于小边。)

金兀术  (白)     如今归顺我国,就是我国人了,必须与你改个名字,叫做什么呢?

(金兀术思索。)

陆文龙  (白)     是啊,要起个名字才是。

金兀术  (白)     他叫个什么?

(金兀术思索。)

王佐   (白)     唉!苦哇……

(〖小锣一击〗。王佐以右水袖拭泪,金兀术见状思定。)

金兀术  (白)     有了,你为孤家吃了苦了,就叫做苦人儿吧!

陆文龙  (白)     苦人儿么——

(陆文龙用右手捋紫金冠的右穗子,看王佐。)

陆文龙  (白)     甚好。

王佐   (白)     是。

(王佐躬身。)

金兀术  (白)     我命太医与你调治伤痕——

(金兀术右手指王佐。)

金兀术  (白)     满营之中,任你闲游,后帐调治去吧。

(金兀术扬右手示意离去。)

王佐   (白)     是,谢狼主。

(〖一锤锣〗。王佐行请安礼,右手拿断臂出帐,走至右台口处。陆文龙尾随王佐身后,用右手摸王佐伤处。王佐又惊又疼,将垂在左肩的甩发甩至身后,回头打量陆文龙。王佐、陆文龙目光相对,王佐急忙目光回避,低左肩将甩发带到左肩旁,侧身急步自上场门下场;陆文龙双手摊掌,左转身进帐归座。)

金兀术  (白)     儿呀,为父也曾命人搬取铁浮图与大炮,准备攻打宋营。正是:

(〖住头〗。金兀术、陆文龙同站起,同走至前台口。)

金兀术  (念)     恼恨岳飞太不仁,

(金兀术右手指出。)

陆文龙  (念)     军中哪有断臂行。

(陆文龙双手摊掌。〖回头〗。四金兵自两边分下,陆文龙陪伴金兀术自下场门同下。)

【第五场】

(〖撤锣〗,〖小锣夺头〗。乳娘自上场门上,缓步走至前台口。)

乳娘   (二黄原板)  叹老爷——

(乳娘双手拱请式。)

乳娘   (二黄原板)  为国家忠心丧命,

(乳娘右手按掌。)

乳娘   (二黄原板)  陆夫人——

(乳娘双手拱请式。)

乳娘   (二黄原板)  寻自尽一命归阴。

             我心中——

(乳娘右手抚胸。)

乳娘   (二黄原板)  只把那金人愤恨,

(乳娘右手指出。)

乳娘   (二黄原板)  十六载冤仇事常挂在心。

(〖小锣一击〗。乳娘左转身归正中外场椅坐下。)

乳娘   (白)     老身薛氏。当年在潞安州陆登陆大老爷府中——

(乳娘双手拱请式。)

乳娘   (白)     曾为乳娘。只因金兵打破潞安州——

(乳娘右手指出。)

乳娘   (白)     老爷为国尽忠自刎而死,夫人也尽节而亡——

(乳娘右手按掌。)

乳娘   (白)     是我——

(乳娘右手抚胸。)

乳娘   (白)     怀抱不满三月的公子——

(乳娘右手向外翻腕翘起三指。)

乳娘   (白)     被金人掳到金邦——

(乳娘右手按掌。)

乳娘   (白)     至今一十六载,冤仇未报——

(乳娘右手摆动。)

乳娘   (白)     思想起来,好不愁闷人也!

(〖小锣凤点头〗。乳娘右手抖袖。)

乳娘   (二黄摇板)  血海冤仇不能报,

             怎不叫人珠泪抛。

(乳娘右手拭泪。)

王佐   (内白)    走哇!

(〖小锣抽头〗。王佐右手持画,自上场门上,走至右台口。)

王佐   (二黄摇板)  这几天到番营未遇巧机,

             怎能够与他人细说端的。

     (白)     来此已是陆文龙的营盘,待我偷觑偷觑——

(王佐边念边往前台口上一步;右手的画向外划一小圆圈后向左指,身向前探,弯腰向里偷看。乳娘抬头,王佐、乳娘目光相遇。)

乳娘   (白)     唗!

(乳娘站起。〖小锣一击〗。)

乳娘   (白)     哪里来的奸细,来,与我拿下了!

(乳娘右手指王佐。)

王佐   (白)     啊……老太太,莫要高声——

(王佐右手持画摆动两下。)

王佐   (白)     我就是狼主新收下的——

(王佐以画指胸。)

王佐   (白)     取名叫做苦人儿,就是我啊。

(王佐右手用画将髯梢托起。乳娘边听边从外场座走出帐外,归到前台口,王佐站小边。)

乳娘   (白)     哦,不错,殿下言道,有一南朝将官,名唤王佐,投顺我国,改名苦人儿——

(乳娘右手按掌。)

乳娘   (白)     就是足下么?

(乳娘右手指王佐。)

王佐   (白)     正是。

(王佐点头。)

乳娘   (白)     我们幸会呀。

(乳娘右手抚胸。)

王佐   (白)     幸会呀!

(王佐稍一沉吟。)

王佐   (白)     啊,老太太,听你说话不像此地人氏啊!

乳娘   (白)     我本来不是本地人氏。

王佐   (白)     哪里人氏?

乳娘   (白)     老身是湖广潭州人氏。

王佐   (白)     噢,老太太,你是湖广潭州人吗?

乳娘   (白)     正是。

王佐   (白)     嘿嘿,巧得很哪,我也是湖广潭州人哪。

(乳娘惊喜。)

乳娘   (白)     如此说来,我们是同乡啊!

(王佐故作亲近向前一步。)

王佐   (白)     同乡啊!

乳娘   (白)     我们要重见一礼。

王佐   (白)     好,重见一礼。

乳娘   (念)     久旱逢甘雨,

王佐   (念)     他乡遇故知。

(〖小锣一击〗。王佐略一思索。)

王佐   (白)     啊,老太太,你因何至此?

乳娘   (白)     噤声!

(〖小锣一击〗。乳娘向大边察看;王佐向小边察看,王佐、乳娘对目光。)

乳娘   (白)     我与将军乃是同乡,说也无妨。老身薛氏——

(乳娘右手抚胸。)

乳娘   (白)     当年在潞安州陆大老爷府中曾为乳娘。那年金兵打破潞安州,老爷、夫人——

(乳娘拱请式。)

乳娘   (白)     尽忠尽节,撇下未满三月的陆公子——

(乳娘右手摆手。)

乳娘   (白)     被狼主掳回金邦——

(乳娘右手按掌。)

乳娘   (白)     算来一十六载,陆家冤仇不知何日得报哇……

王佐   (白)     咳!实在的可怜哪!

乳娘   (白)     咳!实在的可惨。

王佐   (白)     啊,老太太,那陆大老爷还有后吗?

(乳娘感慨。)

乳娘   (白)     怎说无后,在两军阵前——

(乳娘右手指出。)

乳娘   (白)     连挑数员宋将,那就是我家陆公子啊。

王佐   (白)     喔!那就是陆公子么?

乳娘   (白)     正是。

(王佐向右跨一步、背工。)

王佐   (白)     嘿嘿!我王佐——

(王佐用画撩下髯梢。)

王佐   (白)     今日来得好机会噢!

(〖小锣凤点头〗。)

王佐   (二黄摇板)  听罢言来心欢畅,

(王佐面带喜色向正方注视。)

王佐   (二黄摇板)  尊声安人听端详。

(王佐面向乳娘,乳娘注意听诉。)

王佐   (二黄摇板)  我断臂为的是小殿下,

(王佐真诚地和乳娘叙述,乳娘听此情况大吃一惊,倒抽一口气,双手抚胸。)

王佐   (二黄摇板)  舍死忘生投番邦。

(乳娘感动地注视王佐,轻轻点头。王佐双目即向四周巡视,看有没有人在偷听。乳娘惊喜。)

乳娘   (白)     啊呀,如此说来,你乃是为我家公子——

(乳娘双手抚胸。)

乳娘   (白)     而来么?

(乳娘双手摊掌。)

王佐   (白)     唔。

(王佐点头。乳娘真切。)

乳娘   (白)     哎呀呀,你吃了苦了。

(乳娘情不自禁地用右手去摸王佐的断臂,王佐心中千头万绪,若有所思。乳娘误以为碰痛了王佐,见状表示歉意的笑容。〖小锣凤点头〗。王佐向乳娘略略摇头、微微摆手,表示不妨事。)

王佐   (二黄摇板)  我断臂的情由——

(王佐用画卷托髯。)

王佐   (二黄摇板)  休声嚷,

(王佐右手摆动画卷叮咛乳娘,乳娘会意。)

王佐   (二黄摇板)  走漏风声祸难当。

             待等殿下回营帐,

(王佐用画向下指。)

王佐   (二黄摇板)  全仗安人做主张。

(王佐右手做拱请式,身做鞠躬状。〖开道锣响〗。)

四金兵  (内同白)   哦……

(王佐急速向上场门处一望,略一思索后下决心。)

王佐   (白)     来了!

(王佐向乳娘。王佐急忙用画指乳娘,示意让乳娘下去。乳娘会意,立即自下场门下。王佐顺势归到左台口处。〖冲头〗。四金兵自上场门同上,同在右侧幕边站一字。〖水底鱼〗。陆文龙持马鞭自上场门上,举鞭亮相。走至右台口勒马,正好王佐回头与陆文龙目光相遇,王佐急忙欠身请安。陆文龙右转身、下马、将马鞭交给站在第一个的金兵甲,四金兵尾队变前队自上场门同下。〖回头〗。陆文龙进帐,归正场外场椅,王佐尾随进帐,挖向大边。)

王佐   (白)     苦人儿叩见殿下。

(王佐向陆文龙下拜,伸右手做请安状。)

陆文龙  (白)     罢了。

(陆文龙抬手示意。)

陆文龙  (白)     苦人儿,这几日你往哪里去了?

(陆文龙双手摊掌。)

王佐   (白)     这几日那些个平章、将官们,这个请我吃酒,那个叫我说评书——

(王佐右手用画向外指。)

王佐   (白)     故而未得功夫与殿下请安。

(王佐身稍做鞠躬状。)

陆文龙  (白)     喔——

(陆文龙好奇。)

陆文龙  (白)     你还会说评书么?

(陆文龙左手指王佐。)

王佐   (白)     哎!

(王佐点头。)

王佐   (白)     我有一肚子——

(王佐用画指腹。)

王佐   (白)     评书啊!

(王佐故意表示得意,装出自己有说书本领。陆文龙高兴地点点头。)

陆文龙  (白)     你且稍待。

(陆文龙向上场门急唤。)

陆文龙  (白)     有请乳娘!

(〖小锣一击〗。乳娘自上场门上,站右台口处。)

乳娘   (白)     殿下何事?

(乳娘双手摊掌。)

陆文龙  (白)     啊乳娘,有个苦人儿他会说评书,请你出来一同听书。

(乳娘点头。)

乳娘   (白)     好,好,好。

(陆文龙对王佐。)

陆文龙  (白)     啊,苦人儿,这就是我家乳娘,你上前见过。

(王佐向台中走去,至台中。)

王佐   (白)     喔,这就是乳娘老太太,哈哈哈。

(王佐、乳娘同装做不相识,王佐向乳娘施礼,乳娘还礼,王佐、乳娘目光相对会心示意。王佐归大边站。)

乳娘   (白)     苦人儿,你好哇?你会说评书么?

(王佐点点头。陆文龙性急。)

陆文龙  (白)     如此你快些说来。

(王佐向乳娘暗示要一座位,乳娘会意。)

乳娘   (白)     啊,殿下,说书要有个座位。

陆文龙  (白)     你坐下说吧!

王佐   (白)     呃,慢来,慢来,殿下在此,哪有苦人儿的座位呀。

陆文龙  (白)     我们是自己人,甭客气,坐下吧。

王佐   (白)     谢坐。

(王佐施礼,从桌左角归大边斜桌里座。陆文龙坐小边跨椅,乳娘靠陆文龙下首坐下。)

王佐   (白)     啊殿下,你是爱听文的呀,还是爱听武的呢?

陆文龙  (白)     小王喜武,自然爱听武的。

乳娘   (白)     是啊,武的好。

王佐   (白)     是忠的,还是奸的呢?

陆文龙  (白)     小王喜的忠臣,恨的奸佞。

(陆文龙右手外指。)

王佐   (白)     哦,爱听忠的,待我来说一段《骅骝思乡》吧!

陆文龙  (白)     喔!《骅骝思乡》,这故事倒要听上一听。

乳娘   (白)     是啊,呃苦人儿,你且讲来。

(王佐咳嗽一声,随后以食、中、无名三个指头将响堂木夹起,向上一扬,顺势有力地拍击一下桌子。冷不防陆文龙被吓了一跳。)

陆文龙  (白)     呃……这做什么?

王佐   (白)     这是我们说书的规矩。

(陆文龙不解。)

陆文龙  (白)     说评书还有什么规矩?

(陆文龙右手摊掌。)

王佐   (白)     哎呀,无有规矩就不成方圆了!

(王佐摇了摇头,又点点头。乳娘附和。)

乳娘   (白)     是啊,殿下,无有规矩就不成方圆了。

陆文龙  (白)     喔——

(陆文龙与乳娘交流。)

陆文龙  (白)     这是他们的规矩?

(乳娘点头。)

乳娘   (白)     是呀。

陆文龙  (白)     好,就依你的规矩吧。

(陆文龙左手指王佐。)

王佐   (念)     道德三皇五帝,

(王佐右手食指、拇指相捏,其馀三指直伸;掌心向外。)

王佐   (念)     功名夏后商周;

(王佐右手自里向外翻腕,手姿变成赞美指。)

王佐   (念)     七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首。

(王佐右手摆动两下。)

王佐   (念)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王佐右手在左胸侧按掌,念到“无”字时,右手原姿态在右外方掸点四下,眼看右前方。)

王佐   (念)     前人田地后人收,

(王佐右手赞美指向右额头方向后指。)

王佐   (念)     说甚龙争虎斗!

(王佐右手夹起响堂木,念“虎”字时自里向外在桌上平划一圆圈。念完“斗”字,响堂木在桌上猛击一下。陆文龙见状对乳娘一笑。)

陆文龙  (白)     嘿嘿,他又来了。

(乳娘向陆文龙点头微笑,示意陆文龙要仔细听,别打搅王佐。)

王佐   (白)     残词念罢,书归正传。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表:大宋朝真宗天子在位,朝中有一家大大的忠良,名唤杨延昭。

(王佐用响堂木轻轻击桌一下。陆文龙用钦佩的目光向乳娘伸出赞美指。)

陆文龙  (白)     杨延昭是个忠良。

乳娘   (白)     是呀!

王佐   (白)     只因北国屡次交战,被那杨元帅杀得大败,那北国萧后就勾通了南朝一个大大的奸佞,名叫王钦若。

(王佐用响堂木轻轻击桌一下。陆文龙想了解清楚,认真。)

陆文龙  (白)     王钦若是个奸佞么?

(王佐点头。)

王佐   (白)     嗯,大大的奸佞。他与杨家旧有仇恨。一日真宗早朝,那王钦若出班奏道,说道:北国出了一骥好马,日行千里,夜走八百,名为日月骕骦马。

(陆文龙闻言惊喜,对乳娘。)

陆文龙  (白)     是一骥好马!

(乳娘附和。)

乳娘   (白)     是呀,是一骥好马!

王佐   (白)     那圣上闻奏,就动了爱马之意。问道:命何人前去盗马。那王钦若又奏道:非杨延昭不可。那圣上就命杨延昭前去盗马。那杨元帅奉旨回来,是闷闷不乐呀。

(王佐先是摇两下头,又沉闷思索地点下头。)

王佐   (白)     他帐下有一员虎将,此人姓孟名良,字佩苍。

(王佐夹起响堂木轻击桌面,为引起陆文龙的注意,陆文龙虽在认真的听,但对其意并不甚解,王佐见此状忙往下说。)

王佐   (白)     呃,三关的孟良是哪一个不晓得。

(王佐向乳娘示意。乳娘会意地应声。)

乳娘   (白)     是啊,三关的孟良是哪个不晓得。

(陆文龙听乳娘说,虽不太了解,也随之附声。)

陆文龙  (白)     喔、喔、喔……

王佐   (白)     进帐问起情由,当时就讨了一支将令,呃……

(王佐转动一下眼珠,考虑说几日好呢?)

王佐   (白)     他是不到一日二,二日三,他就混进番营去了哇!

(陆文龙不解。)

陆文龙  (白)     他怎样混进去的?

王佐   (白)     呃,他会说三川六国的番语。

陆文龙  (白)     喔,原来如此,后来怎样?

王佐   (白)     呃……

(王佐眼珠一转,略加思索,胸有成竹。)

王佐   (白)     不到一月,竟将此马盗回来了。

陆文龙  (白)     喔,盗回来了,此人有能耐。

(陆文龙右手赞美指。)

王佐   (白)     不错,有能耐!唉,可惜!

陆文龙  (白)     可惜什么?

王佐   (白)     可惜那马七日七夜不食草料,眼望北番,大叫三声——

(王佐右手食指、拇指相捏,其馀三指直翘。)

王佐   (白)     嘿嘿——

(王佐向陆文龙一望。)

王佐   (白)     饿死了。

陆文龙  (白)     这算何意?

(陆文龙双手摊掌。)

王佐   (白)     不过是思乡啊!

(王佐右手按掌。陆文龙不解。)

陆文龙  (白)     畜类还会思乡么?

(乳娘启发。)

乳娘   (白)     啊殿下,畜类思乡,何况人乎!

(王佐激愤。)

王佐   (白)     啊老太太,如今的人呐,还不如个畜类呀!

(〖小锣凤点头〗。王佐用冷眼看一下陆文龙。)

王佐   (二黄摇板)  那马倒有思乡意,

             如今的人儿不如他。

(王佐感慨地右手向外指。)

王佐   (二黄摇板)  父母怨仇不肯报,

(王佐与乳娘交流,乳娘会意点点头。)

王佐   (二黄摇板)  反把仇人——

(王佐右手指出。)

王佐   (二黄摇板)  当自家。

(王佐右手抚胸。)

陆文龙  (白)     好。

(陆文龙拍手。王佐夹起响堂木猛击一下桌子。)

王佐   (白)     完了。

陆文龙  (白)     完了么?

王佐   (白)     完了。

陆文龙  (白)     啊呀不热闹哇!

(王佐看陆文龙不满意。)

王佐   (白)     不热闹……

(王佐略思索,怎么办?乳娘示意再讲一段,王佐会意点头。)

王佐   (白)     呃……

(王佐当看到桌上图画后,下定决心、决不坐失良机,鼓足勇气,用手有力地在桌上一拍。)

王佐   (白)     好,待我说一段本朝四狼主当年打破潞安州的故事吧!

陆文龙  (白)     可是我父王?

(陆文龙双手拱请式。王佐点头。)

王佐   (白)     正是。

(陆文龙颇感兴趣。)

陆文龙  (白)     我倒要听上一听。哎,可热闹哇?

王佐   (白)     热闹得很呐!

(陆文龙急不可耐。)

陆文龙  (白)     你快些讲来。

(王佐故意稳住。)

王佐   (白)     呃,慢来慢来,我这里有图画一幅,我们挂将起来,照图言讲。

(王佐站起拿画。)

陆文龙  (白)     好,待我将它挂将起来。

(陆文龙见王佐站起,也随之站起。陆文龙随手拿过王佐手中的图画,将画挂在正中桌子的小帐上。〖小锣一击〗。乳娘站起看画,王佐、陆文龙、乳娘同归原座位。陆文龙目不转睛地看画。陆文龙不解地问。)

陆文龙  (白)     啊苦人儿,这图画之上有许多兵将,是金兵呐,还是宋将?

王佐   (白)     金兵也有,宋将也有。

(陆文龙注意地看画。)

陆文龙  (白)     啊苦人儿,有一员大将,手持宝剑自刎而死,他是何人?

(王佐右手指画中人物。)

王佐   (白)     这就是潞安州节度使陆登陆老先生。只因我国狼主,打破城池,他万般无奈,拔剑自刎,尽忠了。

(陆文龙钦佩。)

陆文龙  (白)     喔,尽忠了。

(陆文龙又仔细看画。)

陆文龙  (白)     啊苦人儿,那旁有一妇人,悬梁自尽,她是何人?

(王佐语气低沉。)

王佐   (白)

(陆文龙有感触地点点头、又认真看画。)

陆文龙  (白)     啊苦人儿,有一员大将,跪在尘埃,好像我父王模样,他是何人?

王佐   (白)     正是我国四狼主。

(陆文龙不解。)

陆文龙  (白)     为何与他拜?

(王佐感情真挚。)

王佐   (白)     我国四狼主念他是个忠良,故而与他下拜呀!

(陆文龙动情。)

陆文龙  (白)     我父王拜得,小王我可拜得?

王佐   (白)     呃,殿下要拜么?

陆文龙  (白)     呃。

(陆文龙点头。)

陆文龙  (白)     正是。

(王佐情绪激动地点头。)

王佐   (白)     呃,正拜,正拜……

(陆文龙站起,王佐、乳娘同随之站起。)

陆文龙  (白)     陆老先生在上,受小王大礼参拜。

(〖五击头〗。陆文龙对画参拜。)

王佐   (白)     啊,陆老先生,我家殿下拜你——

(王佐与乳娘眼神相遇,语意双关。)

王佐   (白)     你要明白啊!

(王佐、陆文龙、乳娘同归原座,陆文龙又看画,突然发现。)

陆文龙  (白)     啊苦人儿,有一妇人怀抱婴儿,躲在一旁,她是何人?

(王佐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王佐   (白)     这就是陆……

(王佐用右手指乳娘,但马上意识到太冒失、缩回手指。)

王佐   (白)     呃……这就是陆府的乳娘,见她主人一个尽忠,一个尽节,死得可怜,她在一旁落泪呀!

(乳娘见画伤情,暗暗哭泣、拭泪,陆文龙发觉。)

陆文龙  (白)     啊乳娘你为何啼哭啊?

乳娘   (白)     我见他一家死得可怜,故而啼哭啊!

陆文龙  (白)     啊苦人儿,我把她好有一比。

王佐   (白)     比着何来?

陆文龙  (白)     看兵书落泪。

王佐   (白)     此话怎讲。

陆文龙  (白)     替古人担忧哇。

王佐   (白)     是啊,老太太,你替古人担的什么忧哇!

(王佐用手势、眼神向乳娘暗示,要乳娘沉住气,不能因伤心而坏了大事。乳娘会意地点头。)

乳娘   (白)     哦……是……我替古人担的什么忧哇!

(乳娘又拭泪。陆文龙一直看着画,不解其意。)

陆文龙  (白)     啊苦人儿,他为何立尸不倒?

(王佐稍一楞神,考虑时机已到。〖小锣一击〗。)

王佐   (白)     若问立尸不倒么?

陆文龙  (白)     是啊!

(王佐语气沉痛。)

王佐   (白)     唉,恐怕他后人不与父母报仇,故而立尸——

(王佐稍一停顿。)

王佐   (白)     不倒哇。

陆文龙  (白)     喔,他还有后人么?

王佐   (白)     有道是忠良不绝后哇!

乳娘   (白)     是呀!忠良不绝后呀!

陆文龙  (白)     此子可在?

王佐   (白)     被我国四狼主掳回来了。

(陆文龙闻言一惊。)

陆文龙  (白)     哦,掳回来了。他今年多大年纪?

(王佐一边掩饰、又以右手指画,挡住陆文龙,急向乳娘暗示。)

王佐   (白)     他今年末……

(乳娘忙以手示的“六”字告知王佐。)

王佐   (白)     呃,一十六岁了。

(王佐右手做“六”字示意。)

陆文龙  (白)     哎呀呀,一十六岁——

(陆文龙一想。)

陆文龙  (白)     与小王同庚。

王佐   (白)     喔。

(王佐假装不知。)

王佐   (白)     殿下也是一十六岁吗?

陆文龙  (白)     正是。

王佐   (白)     喔。

(王佐假装不知。)

王佐   (白)     巧得很呐。

(王佐点点头。)

陆文龙  (白)     此子本领如何?

(陆文龙右手摊掌。)

王佐   (白)     若论他的本领么?唔,两军阵前,他能力敌万人。

陆文龙  (白)     哦!

(〖撕边一击〗。陆文龙疑惑向外视、二目圆睁。)

陆文龙  (白)     他,他,他……能力敌万人。

(〖撕边一击〗。陆文龙右手握拳亮相。)

王佐   (白)     唔。

(王佐冷静地对陆文龙察颜观色。)

陆文龙  (冷笑)    哈哈哈……

(〖一击〗。)

陆文龙  (白)     他既能力敌万人,为何不替他父母报仇?

(陆文龙双手摊掌、目盯王佐。)

王佐   (白)     唉!

(王佐语气沉重地摇了摇头。)

王佐   (白)     不提报仇还则罢了,提起报仇,是令人好恨!

(〖一击〗。王佐右手甩袖。)

陆文龙  (白)     恨着何来?

王佐   (白)     他非但不替他父母报仇,如今反认仇人为父呃。

(〖撕边〗。陆文龙右拳紧握向后退两步,王佐右手向外指出。〖一击〗。)

陆文龙  (白)     哦,他叫什么名字?

王佐   (白)     他叫陆……

(王佐用手急忙指画,而后含糊不清。)

王佐   (白)     乌陆,乌陆……

(陆文龙急切。)

陆文龙  (白)     他叫什么名字?

(王佐含糊。)

王佐   (白)     他叫陆文龙。

(陆文龙向前逼一步。)

陆文龙  (白)     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王佐   (白)     哎!

(〖一击〗。王佐右拳击桌。)

王佐   (白)     他,他,他……叫陆文龙。

(王佐双目直视陆文龙;右手向陆文龙指出,陆文龙向后退几步。)

陆文龙  (白)     唗!

(〖五击头〗。陆文龙向前逼着走两步;怒指王佐;王佐右手按桌角愣神看陆文龙。)

陆文龙  (白)     胆大苦人儿,竟敢戏耍小王!

(陆文龙右手抚胸。)

陆文龙  (白)     休走看剑!

(陆文龙右手拔剑状。乳娘急忙拉住陆文龙的右手。)

乳娘   (叫头)    啊呀殿下!

     (白)     这就是你全家遭害的故事啊!

(陆文龙震惊。)

陆文龙  (白)     怎么讲?

乳娘   (白)     你家的故事啊!

(〖冲头〗。陆文龙急忙回身取画。〖撕边〗。陆文龙看画激动不能自制。〖崩登仓〗。陆文龙气椅,乳娘、王佐同急扶陆文龙坐下。)
王佐、

乳娘   (同白)    公子醒来!

(〖导板头〗。)

陆文龙  (二黄导板)  听一言来珠泪掉,

(〖冲头〗。)

陆文龙  (叫头)    爹爹,母亲,唉,爹娘啊!

(〖快纽丝〗。)

陆文龙  (二黄散板)  不由小王恨难消。

             三尺龙泉出了鞘,

(陆文龙持剑欲行,王佐、乳娘同拦阻。)
王佐、

乳娘   (同白)    哪里去?

(〖凤点头〗。)

陆文龙  (二黄散板)  斩尽金兵归宋朝。

王佐   (白)     公子啊!

(〖凤点头〗。)

王佐   (二黄散板)  公子不必珠泪掉,

             快想良谋回南朝。

陆文龙  (叫头)    哎呀,恩公哇!

     (白)     那贼见岳元帅闭门不出,定于明日要用铁浮图攻打宋营,如何是好?

王佐   (白)     哎呀这……

(〖乱锤〗。王佐、陆文龙、乳娘同焦急地想对策。)

王佐   (叫头)    有了!

     (白)     待我修下书信一封,公子用箭射入宋营,叫那岳元帅也好做一准备。

陆文龙  (白)     待我浓墨。

王佐   (白)     待我修书。

(〖冲头〗。陆文龙在右桌角磨墨。〖唢呐奏三枪〗。王佐站在左桌角将信写完。〖冲头〗。王佐急将信交给陆文龙,陆文龙将信放在桌上,转身将画取下,回身将信放入袖内。)

陆文龙  (白)     恩公、乳娘请上受我一拜。

(〖扫头〗。陆文龙对台后作半跪状。王佐、乳娘同略退一步,同成八字形向台后一躬回礼。陆文龙拜毕,右转身出帐,王佐、乳娘同相随出帐,陆文龙走至左台口向右转身。〖冲头〗。)

陆文龙  (叫头)    爹爹,母亲!我那亲……

(王佐急摇手。)

王佐   (白)     噤声!

(〖崩登仓〗,〖撕边〗。王佐、乳娘同急向右望门。〖回头〗。陆文龙与王佐、乳娘相望。)

陆文龙  (白)     喂呀!

(王佐急摆手示意陆文龙快走,陆文龙看一下手中的画。)

陆文龙  (白)     咳!

(〖崩登仓〗。陆文龙左转身亮相。〖冲头〗。陆文龙自下场门下。乳娘、王佐随后依次进帐,王佐、乳娘同站八字形,王佐站在小边。)

乳娘   (白)     这一下他明白了。

王佐   (白)     他明白了。

(乳娘点头。)

乳娘   (白)     是呀。

(王佐感慨。)

王佐   (白)     我也残废了。

(〖尾声合头〗,〖回头〗。乳娘、王佐自下场门同下。)
(完)


浏览次数:352 ┊ 字数:1万6399 ┊ 最后更新:2022-12-1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