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珠帘寨》

主要角色
李克用:老生
程敬思:老生
李嗣源:小生
周德威:武生
大皇娘:青衣
二皇娘:花旦
老军甲:丑
老军乙:丑
王天龙:净
王天虎:净

《珠帘寨》杨宝森饰李克用
《珠帘寨》杨宝森饰李克用
情节
唐僖宗的时候,黄巢造反,把唐僖宗赶逐到西歧美良。唐僖宗就派了程敬思带着许多珠宝,到沙陀国请李克用发兵来救。但是李克用从前在龙楼丢死段国舅,罪当斩首;经程敬思多方保救,才得免死,谪贬到沙陀国来。到此时,李克用心怀旧恨,不肯出兵,并且将程敬思留住,不放他回国。程敬思焦急万分,无法可想,只得去求大太保李嗣源,请他设法帮助。李嗣源知道李克用平素畏惧二位皇娘,就去运动她们。二位皇娘,因为程敬思曾经救过李克用,恩情很大,所以不由李克用主张,她们就传令发兵,进关去救唐皇,还派李克用做先锋,要他带兵先行。等到出兵的时候,李克用误了点卯的时间,又被二位皇娘责罚一番,罚他改押后队。后来兵队走到珠帘寨,有一大盗叫周德威,拦阻去路,不准通行;一众太保,都敌不过他。皇娘特用激将法,叫李克用去迎敌,才将周德威打败。但是他仍不肯服,要和李克用比试射箭,其时天上正有一阵雕鸟飞过,李克用用箭射去,一箭中了双雕,一齐落下。周德威一见大惊,方才降服,李克用就收了他封做十二太保。

根据《戏考大全》整理

录入:彤官人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4.7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随侍、二抬夫、伞夫、程敬思同上。〖点绛唇〗。)

程敬思  (念)     可恨黄巢把国争,无端兵马犯都城。我今奉了君王命,去到沙陀请救兵。

     (白)     本爵、程敬思。可恨黄巢谋反,将我主赶至西岐美良,生灵涂炭。今奉我主之命,解押珠宝,去至沙陀,颁兵求救,扫灭黄巢,以救生灵。

             众将官。

(八随侍同应。)

程敬思  (白)     人马可齐。

八随侍  (同白)    俱已齐备。

程敬思  (白)     沙陀国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众喽啰引王天龙、王天虎同上,同上桌。)

王天龙  (念)     弟兄霸占越虎岭,

王天虎  (白)     谁不闻名胆战惊。

王天龙  (白)     某大代王王天龙。

王天虎  (白)     二代王王天虎。

王天虎  (白)     大哥,这几日未曾作得什么买卖。今日闲暇无事,不免下山走走。

王天龙  (白)     正合吾意。

             呔,众喽兵!

众喽啰  (同白)    是。

王天龙  (白)     一同下山。

(众喽啰、王天龙、王天虎同下桌。八随侍、二抬夫、伞夫引程敬思同上。)
王天龙、

王天虎  (同白)    呔!将珠宝留下,放你过去。

(程敬思吃惊。)

程敬思  (白)     胆大的强人!吾乃大唐天子驾前大臣程敬思。你等谁敢打劫国宝?难道说你等不怕王法么?

王天龙  (白)     休得多言。

             与我抢!

(程敬思、八随侍、二抬夫、伞夫同逃下。)
王天龙、

王天虎  (同白)    回山去者。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兵卒引李嗣源同上。)

李嗣源  (白)     众将官,趱行者。

(四兵卒同应。)

李嗣源  (白)     俺、大太保李嗣源。今奉父王之命,郊外采猎行围。

             众将官,郊外去者。

     (西皮摇板)  我今奉了父王命,

             郊外采猎走一程。

(众人同下。)

【第四场】

(程敬思急走上。)

程敬思  (白)     哎呀,且住!实指望解押珠宝,前来颁兵求救。不想途遇强人,将珠宝尽行劫去,有何脸面回朝去见我主。倒不如拜谢我主爵禄之恩,寻个自尽了罢!

(程敬思哭拜。)

程敬思  (西皮摇板)  远望长安身拜定,

             拜谢我主爵禄恩。

             恕臣不能把兵请,

     (白)     万岁爷啊!

     (西皮摇板)  不如一死命归阴。

(程敬思上吊自尽。四兵卒引李嗣源同上。)

李嗣源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兵卒  (同白)    有一人在松林内上吊。

李嗣源  (白)     快快将他放下。

(四兵卒同将程敬思放下看。)

李嗣源  (白)     这不是程叔父程恩公么?看看他有气无气?

(兵卒甲摸程敬思胸口。)

兵卒甲  (白)     还有气。

李嗣源  (白)     程叔父醒来!

(程敬思醒。)

程敬思  (西皮摇板)  耳旁听得有人声,

     (白)     呀!

     (西皮摇板)  只见贤侄面前存。

李嗣源  (白)     啊,叔父,为何来到此地,行此短见?

程敬思  (白)     哎呀,贤侄啊!你有所不知:只因黄巢作乱,无人抵挡,生灵涂炭。那时为叔,想起你父子威镇沙陀,兵精将勇。在万岁驾前夸下海口,愿到沙陀颁请救兵。万岁命我解押珠宝,前来求救。不想行至越虎岭,途遇强人,将珠宝尽行劫去,有何脸面回朝去见我主,故而在此自寻短见。幸遇贤侄搭救。哎呀,贤侄啊!快快想一良策,搭救为叔才好!

李嗣源  (白)     大约强人,走还不远,你我一同赶上,将珠宝夺回来。

             带马!

(众喽啰、王天龙、王天虎同上。)
王天龙、

王天虎  (同白)    原来小千岁。

程敬思  (白)     贤侄,就是这两个强人。

李嗣源  (白)     呔!胆大的天龙、天虎,竟敢打劫国宝,该当何罪!休走,看剑!

(王天龙、王天虎同跪。)
王天龙、

王天虎  (同白)    小千岁饶命!小人们实实不知乃是国宝。若是知道,小人们焉敢打劫。宝箱一物未动,望求小千岁查点。

李嗣源  (白)     程叔父查点,珠宝可错?

(程敬思查看。)

程敬思  (白)     一点不错。

李嗣源  (白)     王天龙、王天虎,念你二人素日相识,苦苦哀求。下次再有如此行为,定要结果尔等性命。去罢!

王天龙、

王天虎  (同白)    多谢千岁饶命之恩。

(王天龙、王天虎偕众喽啰同下。)

李嗣源  (白)     啊,程叔父,你在城外等候。待侄儿先行前去,通报父王得知。

程敬思  (白)     贤侄请。

李嗣源  (白)     来,带马!

(兵卒甲作牵马状,四兵卒同下,李嗣源随下。)

程敬思  (白)     好险啊。

(程敬思下。)

【第五场】

(四随侍引李克用同上。)

李克用  (点绛唇)   威镇沙陀,平定干戈,扫狼烟,将广兵多,要把奸雄破。

     (念)     太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恼恨唐王太无道,将孤谪贬在北边。

     (白)     孤、李克用啊。唐王驾前为臣,累建奇功。圣上见喜,封为世袭晋王。那日五凤楼前,唐王庆贺千秋。可恨国舅段文楚,他笑孤王坐席不正,礼貌不周。恼怒孤王,将他抓将过来,我就丢呀——丢在丹墀之上,那贼口吐鲜血而亡。唐王大怒,将孤推出午门问斩。多亏恩官程敬思,苦苦保奏。死罪已免,活罪难饶,将孤谪贬沙陀。是孤一路行来,遇见众家番王,一个个要与孤王比试。是孤心生一计,将孤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宝刀,哗喇喇我就耍呀——耍了数次。众家番王,一个个俯首称降。当时收下二位皇娘,众家太保,在这沙陀国自立为王。自从即位以来,朝朝饮酒,夜夜笙歌,好不快乐人也。正是:

     (念)     红尘一点不到处,

李嗣源  (内白)    马来!

(四兵卒引李嗣源同上。)

李嗣源  (念)     日出山岗火焰深。

(李嗣源下马,四兵卒同下。)

李嗣源  (白)     父王在上,儿臣交令。

李克用  (白)     太保回来了?

李嗣源  (白)     儿臣回来了。

李克用  (白)     打来多少飞禽走兽?

李嗣源  (白)     并未打得飞禽走兽,打得一件新闻来了。

李克用  (白)     什么新闻。

李嗣源  (白)     今有黄巢作乱,将唐王赶至西岐美良。

李克用  (白)     唔,好个大胆的黄巢,欺俺唐室无人。

             太保听令啦!

李嗣源  (白)     在。

李克用  (白)     传令下去:二位皇娘挂帅,众家太保,俱为前站先行。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前去兴唐灭巢。

李嗣源  (白)     得令。

             下面听者:父王有令,二位皇娘挂帅,众家太保,俱为前站先行。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前去兴唐灭巢。

四兵卒  (内同白)   喳。

(四兵卒持枪刀自两边分急上。)

李克用  (白)     慢、慢、慢、慢着。想唐王当初,将孤谪贬。是孤有言在先,永不与唐王出力报效。如今哪有人马与他解危。

             太保,原令追回。

李嗣源  (白)     原令追回。

(四兵卒自两边分下。)

李克用  (白)     长安之事,你是怎么知道?

李嗣源  (白)     启禀父王:程叔父到。

李克用  (白)     哦,程恩公来了。吩咐摆队相迎。

李嗣源  (白)     摆队相迎。

(四随侍同摆队,同倒领下。)

【第六场】

(四随侍、二抬夫、伞夫、程敬思同上,过场,同下。)

【第七场】

(李嗣源、李克用领四兵卒同上,李克用佇望。八随侍、二抬夫、伞夫引程敬思同上。)

程敬思  (白)     啊,千岁!

李克用  (白)     啊,恩官!

李克用、

程敬思  (同笑)    哈哈哈!

程敬思  (白)     自从长安一别,千岁不觉老了。

李克用  (白)     贤弟,须发也苍白了。

程敬思  (白)     苍白了啊。

李克用  (白)     老了啊。

李克用、

程敬思  (同笑)    哈哈哈。

李克用  (白)     恩官请!

程敬思  (白)     千岁请!

李克用  (白)     你我挽手而行。

(李克用、程敬思同挽手下。李嗣源、四兵卒、八随侍、二抬夫、伞夫同下。)

【第八场】

(四兵卒、李嗣源、李克用、程敬思同上。)

程敬思  (白)     千岁请上,待学生大礼参拜。

李克用  (白)     且慢,你是孤救命恩人。请上,先受孤一拜。

程敬思  (白)     折煞学生了。

李克用  (白)     大太保拜见你程叔父。

李嗣源  (白)     程叔父请上,侄儿大礼参拜。

程敬思  (白)     贤侄少礼。

李克用、

李嗣源  (同白)    请坐。

李克用  (白)     不知贤弟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程敬思  (白)     岂敢。学生山遥路远,少来问候金安,千岁海涵。

李克用  (白)     岂敢。唐王驾安?满朝文武可好?

程敬思  (白)     满朝文武皆好,俱有手本,问是千岁金安。

李克用  (白)     有劳他们。

李嗣源  (白)     宴齐。

李克用  (白)     看酒来,孤与恩官把盏。

程敬思  (白)     不敢当。

李克用  (白)     太保代敬。

(二太监同上,同递扇、摆席。)

李嗣源  (白)     赏宴。

(李克用坐上场门席。)

李克用  (白)     正是:

     (念)     忆自离龙楼,相隔有数秋。

程敬思  (念)     今日重相会,重说旧根由。

李克用  (白)     好啊,好一个重说旧根由!

     (西皮导板)  太保传令把队收,

(李嗣源传令,李嗣源、四兵卒同下。)

李克用  (西皮原板)  孤与贤弟叙一叙旧根由。

             忆昔当年五凤楼,

             文武百官庆贺千秋。

             内有文楚段国舅,

             他笑孤坐席不正,礼貌不周。

             恼怒了孤王气冲牛斗,

             孤将他抓将过来摔至在龙楼。

             自从那年分别后,

             今日相逢在北州。

程敬思  (西皮原板)  自从千岁离朝后,

             满朝文武泪双流。

             为千岁懒把乌纱扣,

             为千岁懒穿紫罗绸。

             山高路远少来问候,

             望千岁恕学生礼貌不周。

李克用  (西皮导板)  太保推杯换大斗,

(李克用向程敬思跪,程敬思跪。)

李克用  (西皮流水板) 李克用跪席前面带含羞。

             曾记得唐王将孤来斩首,

             多亏恩官把情求。

             若不是恩官来保奏,

             这时节哪有孤的一家大小活命存留。

             似这等天高地厚、恩情少有,

             一杯水酒把恩酬。

(程敬思接酒。李克用、程敬思同起。李嗣源下。)

程敬思  (西皮快板)  接过了千岁爷莲花斗,

             学生言来听从头:

             甲子年,开科秀,

             山东的黄巢把功名求。

             试官见他的文章优,

             御笔钦点占鳌头。

             唐皇见他的容貌丑,

             贬去状元起祸由。

             祥梅寺,贼起首,

             将我主赶在西岐美良州。

             学生到此无别有,

             一来问候二把兵求。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听说黄巢造了反,

             不由克用笑连天。

             唐王无道将孤贬,

             哪有人马去救援。

             贤弟饮酒且饮酒,

             提起唐王我不耐烦。

程敬思  (西皮散板)  我这里提起了唐天子,

             老儿一旁不耐烦。

             是是是、明白了,

             老儿是一个爱宝男。

             叫人来将宝搭帐前,

(四兵卒同抬珠宝上。)

程敬思  (西皮散板)  特请千岁把宝观。

(李克用观看珠宝。)

李克用  (西皮摇板)  一见珠宝帐前摆,

             不由克用笑颜开。

             上有蟒袍和玉带,

             凤冠头上插金钗。

             明明知道佯不解,

             扭回头来问一回:

             你做清官数十载,

             此宝打从何处来?

程敬思  (西皮摇板)  此宝出在山海外,

             三年五载进贡来。

             唐王爷大恩深如海,

             特命学生进宝来。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无功受禄理何在?

程敬思  (西皮摇板)  特请千岁把兵排。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年纪迈,气血衰,

             难称国家栋梁材。

程敬思  (西皮摇板)  千岁虎老雄心在,

             黄巢闻名他就不敢来。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贤弟不必将孤抬,

             有一辈古人说上来:

             昔日有个姜吕望,

             稳坐在钓鱼台,他不肯下来。

程敬思  (西皮摇板)  钓鱼台来钓鱼台,

             他保周朝八百载。

             千岁不发人和马,

             黄巢笑你老无才。

李克用  (西皮摇板)  笑只笑得唐天子,

             不笑孤王惹祸灾。

             一支将令传出外,

             众家太保把兵排。

             一马踏入唐世界,

             锦绣乾坤扭转来。

程敬思  (西皮摇板)  说此话就该发人马,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唐天子宴驾孤再来。

程敬思  (西皮摇板)  问千岁此宝爱不爱?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念贤弟千里迢迢路远来,我这里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你就来、来、来,一律全收往后抬。

(四兵卒抬珠宝同下。)

程敬思  (西皮摇板)  这老儿做事不公平,

             收了珠宝不发兵。

             用手取出皇圣旨,

             我奉圣命来调兵。

     (白)     圣旨下、跪!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贤弟做事太不该,

             敢把圣旨来压人。

             用手接过唐圣旨,

             沙啦啦放在地埃尘。

             有人再提搬兵事,

             定斩在沙陀不顺情。

(李嗣源暗上。)

程敬思  (西皮摇板)  一见千岁变了脸,

             回头埋怨李嗣源。

             我在松林行短见。

             不该救我活命还。

             千岁不发人和马,

             有何面目回长安!

李嗣源  (白)     叔父!

     (西皮流水板) 叔父不必泪双流,

             侄儿进帐把兵求。

程敬思  (白)     快去!

(李嗣源进帐。)

李嗣源  (西皮流水板) 进得帐来忙叩首,

             尊声父王听从头:

             当初犯罪亏他救,

             救我全家活命留。

             且把唐王丢开手,

             看在恩公解冤仇。

李克用  (白)     奴才!

     (西皮快板)  我与恩官来说话,

             小奴才一旁把话答。

             吩咐两旁刀斧手,

             推出辕门正军法。

(四兵卒同上,绑李嗣源同押下。)

程敬思  (白)     刀下留人!

四兵卒  (内同白)   喳。

程敬思  (西皮快板)  一见太保问了斩,

             吓坏唐朝一品官。

             千岁要斩将学生斩,

             快快赦回太保还。

李克用  (西皮快板)  贤弟不必把礼下,

             看你金面饶恕他。

程敬思  (白)     将太保解下来。

(李嗣源上。)

李嗣源  (西皮摇板)  将身跪在宝帐口,

             谢父王不杀将儿留。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恨不得一脚将你踏,

程敬思  (白)     千岁饶恕过了!

李克用  (西皮摇板)  程恩官讲人情要谢过他。

李嗣源  (西皮摇板)  一旁谢过父王驾,

             回头再谢叔父情。

     (白)     叔父这里来。

程敬思  (白)     作什么?

李嗣源  (白)     叔父啊!

     (西皮摇板)  叔父请把心放定,

             爹爹怕的二娘亲。

             侄儿到后帐把她请,

             哪怕父王不发兵。

程敬思  (白)     贤侄快去快来!

(李嗣源下。)

李克用  (白)     贤弟请坐。

程敬思  (白)     有坐。

李克用  (白)     有一辈古人你且听了!

程敬思  (白)     千岁请讲!

李克用  (西皮导板)  昔日有个三大贤,

     (西皮原板)  刘、关、张结义在桃园。

             弟兄们徐州曾失散,

             古城相逢又团圆。

             关二爷马上呼三弟,

             张翼德在城楼怒发冲冠。

             耳边厢又听——

     (西皮快板)  人呐喊,

             老蔡阳的人马来到古城边。

             城楼上助你三通鼓,

             十面旌旗壮壮威严。

             哗喇喇打罢了头通鼓,

             关二爷提刀跨雕鞍。

             哗喇喇打罢了二通鼓,

             人有精神马腾欢。

             哗喇喇打罢了三通鼓,

             蔡阳的人头落在马前。

             一来是老儿命该丧,

             二来是弟兄得团圆。

             贤弟休回长安转,

             就在这沙陀过几年,落得个清闲。

(李克用、程敬思互揖,同下。)

【第九场】

(大皇娘、二皇娘同上。)

大皇娘  (西皮摇板)  昨晚一梦在长安,

二皇娘  (西皮摇板)  醒来不觉在北番。

(李嗣源上。)

李嗣源  (西皮摇板)  离了前堂到后帐,

(李嗣源进帐。)

李嗣源  (西皮摇板)  见了母后说端详。

     (白)     参见二位母后。

(李嗣源假哭。)

大皇娘  (白)     我儿为何啼哭?

李嗣源  (白)     母后有所不知:今有长安程敬思恩公,前来颁兵求救。爹爹不发人马,倒还罢了,反将孩儿推出去斩。多亏程恩公讲情,才得活命。特到后堂请二位母后,前去讲个人情。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哦,长安程恩官来了。如此,太保带路。

大皇娘  (西皮摇板)  太保带路往前进,

二皇娘  (西皮摇板)  见了恩官问安宁。

(大皇娘、二皇娘、李嗣源同下。)

【第十场】

(李克用、程敬思同上。)

程敬思  (白)     咳!

     (西皮快板)  过了一天又一天,

             心中好似滚油煎。

             远望长安难得见,

             不知我主驾可安?

(李嗣源自下场门暗上。)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贤弟休得想长安,

             愚兄言来听根源:

             沙陀国不少你的乌纱戴,

             我这里也有你的紫罗穿。

程敬思  (西皮摇板)  你有乌纱我不戴,

             你有蟒袍我不穿。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劝贤弟宽心饮宴,

程敬思  (西皮摇板)  程敬思闷坐酒席前。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贤弟与孤来观瞧,

     (西皮二六板) 众家儿郎杀气高:

             大太保亚似个金钱豹,

             二太保亚似个浪里蛟。

             三太保上山能打虎,

             四太保下海能斩蛟。

             五太保双枪耍得好,

             六太保手使丈八矛。

             七太保惯使倒札锁,

             八太保手使青龙偃月刀。

             九太保双锏舞得好,亚赛过秦叔宝,

             十太保鞭插马鞍鞒。

             还有个十一小太保虽然年纪小,

             一个倒比一个高。

             哪怕他黄巢兵马到,

             孤与他枪对枪来刀对刀。

     (西皮流水板) 来来来吃一杯这开心的酒,

程敬思  (西皮摇板)  闷坐无聊心内焦。

(大皇娘、二皇娘同上。)

大皇娘  (西皮摇板)  头上青丝打成鬓,

             八宝金环坠耳根。

     (白)     太保儿过来。

李嗣源  (白)     参见二位母后。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罢了。前去禀报你父王:就说二位皇娘要见。

李嗣源  (白)     是。

             启奏父王:二位皇……

李克用  (白)     皇什么?

李嗣源  (白)     二位皇娘要见。

李克用  (白)     对她们讲:有长安贵客在此,少时退帐再见。

李嗣源  (白)     父王有令:长安贵客在此,少时退帐再见。

大皇娘  (西皮摇板)  老大王传令不用见,

二皇娘  (西皮摇板)  看看当朝一品官。

     (白)     且住,闻得程恩官公长得一表非俗,待我来偷看偷看。

(二皇娘向程敬思对看。)

二皇娘  (白)     原来也是一个老头子。

(大皇娘偕二皇娘同下。)

程敬思  (西皮摇板)  这老儿不发人和马,

             丢丑就在这眼前。

(大皇娘、二皇娘抱剑、令旗、令箭同上。)

大皇娘  (西皮摇板)  怀抱令旗和令箭,

             叫声太保听娘言。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太保儿过来,启奏你父王:二位皇娘二次要见。

李嗣源  (白)     是。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回来。对他言讲: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见定了!

李嗣源  (白)     是。

             启奏父王:二位皇……

李克用  (白)     又皇什么?

李嗣源  (白)     二位皇娘,二次要见。

李克用  (白)     唉,你不曾对她们去讲么?有朝廷贵客在此,少时后帐再见呀!

李嗣源  (白)     母后说: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见定了!

李克用  (白)     太噜苏了哇!

(李克用立起,欲走。程敬思欲拦住,李克用碰程敬思帽翅。)

程敬思  (白)     千岁请坐!

(李克用归坐。)

李嗣源  (白)     待我假传一令。

             父王有令:传二位母后进见。

大皇娘  (西皮摇板)  姊妹双双宝帐进,

二皇娘  (西皮摇板)  见了恩公问安宁。

(大皇娘、二皇娘同向程敬思跪。)

程敬思  (西皮摇板)  程敬思撩袍跪席前,

             尊一声皇娘听我言:

             千岁不发人和马,

             有何脸面回长安。

大皇娘  (西皮摇板)  尊声恩公且请起,

(大皇娘、二皇娘、程敬思同立起。)

二皇娘  (西皮摇板)  发与不发我掌权。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参见老大王。

李克用  (白)     你们进帐何事呀?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程恩公到此何事?

李克用  (白)     前来搬兵。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就该发兵才是。

李克用  (白)     当初唐王将孤谪贬,孤有言在先,永不与他出力报效。哪有人马与他解危!

二皇娘  (白)     珠宝可曾收下?

李克用  (白)     珠宝啊,是程贤弟送与孤家的啊!

二皇娘  (白)     凤冠霞佩呢?

李克用  (白)     凤冠霞佩啊,有是有的,孤家入了库了。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自古道:君子不忘旧。看在程恩公面上,就该发兵才是。

李克用  (白)     孤不发兵,谁敢发兵!

二皇娘  (白)     给你脸,不要脸。你敢说三声不发兵么?

李克用  (白)     哈哈!慢说三声不发兵,就是三十声、三百声,又待何妨?

二皇娘  (白)     这一个?

李克用  (白)     一个不发兵。

二皇娘  (白)     这二个?

李克用  (白)     二个不发兵。

大皇娘  (白)     你真敢说。

(大皇娘捏李克用耳朵。)

李克用  (白)     贤弟我与你吃酒,愚兄几时要过菜呀?哦,我就三个不发兵啊!

二皇娘  (白)     你再说三个?

李克用  (白)     三个不发兵。

二皇娘  (白)     你且坐下了!

     (西皮摇板)  一枝将令往下传,

             他不发兵我发兵。

     (白)     太保儿过来。

李嗣源  (白)     在。

二皇娘  (白)     传令下去:尽起沙陀番汉四十五万雄兵,二位皇娘挂帅,命你父王以为前站先行,辕门听点。来早便罢——

李嗣源  (白)     倘若来迟?

二皇娘  (白)     提头来见!

(大皇娘、二皇娘同下。)

李嗣源  (白)     父王听令:母后有令,二位皇娘挂帅,命父王为前站先行,兴沙陀满汉四十五万雄兵,兴唐灭巢,辕门听令。来早便罢——

李克用  (白)     倘若来迟?

李嗣源  (白)     提头来见!

(李嗣源下。)

李克用  (白)     太保回来,商议商议呀!

程敬思  (白)     太保走远了,与学生商议罢。

李克用  (白)     咳,贤弟!

     (西皮摇板)  大太保是一个惹祸根,

             后帐搬来了两个夜叉妇人。

             顺水推舟把人情尽,

     (白)     贤弟啊!

     (西皮摇板)  我为你发动了满汉兵。

程敬思  (西皮摇板)  千岁不必表人情,

             学生心中明如灯。

             二位皇娘发人马,

             程敬思不领这空头情。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贤弟休要笑吟吟,

             休笑愚兄怕……

程敬思  (白)     怕什么?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怕、怕老婆啦。

             沙陀国访一访来问一问,

             怕老婆的人儿有高官有厚禄,还带头等宝星。

     (笑)     哈哈哈。

(程敬思、李克用同下。)

【第十一场】

(李嗣源、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同上。)

李嗣源  (念)     头戴银盔明灿亮,身穿铠甲似秋霜。胯下一骑白龙马,要把黄巢踹平阳。

(八大刀手同上。)

李嗣源  (白)     众位贤弟请了!

二太保、
三太保、
四太保、
五太保、
六太保、
七太保、
八太保、
九太保、
十太保、

十一太保 (同白)    请了。

李嗣源  (白)     母后升帐,你我辕门伺候。

二太保、
三太保、
四太保、
五太保、
六太保、
七太保、
八太保、
九太保、
十太保、

十一太保 (同白)    请!

             带马!

(李嗣源、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同上马,同下。)

【第十二场】

(李克用上,旗兵跟上。)

李克用  (念)     白发苍苍似银绦,胸怀韬略志气高。也是黄巢大数到,叫他试试孤家定唐刀。

(二老军同上。)

李克用  (白)     唉!程敬思来到沙陀搬兵。是孤有言在先,永不与唐王出力报效。偏偏我那两个无知的皇娘,一个要发兵,一个要挂帅。发兵挂帅还自罢了,怎么糊里糊涂的把个先行弄到孤家头上来了。孤待不去,怎奈她的家法十分厉害。事已至此,只好勉强一往。

             来,带马!

老军甲  (白)     这差事是我的。

老军乙  (白)     这差事是我的。

李克用  (白)     唉,未曾出兵,就当着孤家这样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啊!

老军甲  (白)     这差事是我的,他要抢我。

李克用  (白)     你不是看守宫殿的老军么?

老军甲  (白)     正是。

李克用  (白)     你来则甚?

老军甲  (白)     前来随同千岁前去打战。

李克用  (白)     你这大的年纪还出的什么兵?只好在宫里吃碗安乐茶饭。出兵打仗不用你去。

老军甲  (白)     千岁不要看我年纪老了,我的雄心却是不老,还有为国捐躯之心。

李克用  (白)     看你不出倒有一腔血气。好,你与孤家带马。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八兵卒、程敬思、大皇娘同上,二皇娘持令箭上。李嗣源、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同上,分两边站。)
李嗣源、
二太保、
三太保、
四太保、
五太保、
六太保、
七太保、
八太保、
九太保、
十太保、

十一太保 (同白)    参见二位皇娘。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站立两厢。

(李嗣源、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同应。)

大皇娘  (念)     蛾眉掌帅印,

二皇娘  (念)     调遣众三军。

大皇娘  (念)     发兵长安地,

二皇娘  (念)     重整旧乾坤。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太保。

李嗣源  (白)     在。

大皇娘、

二皇娘  (同白)    人马可齐?

李嗣源  (白)     俱已到齐。

二皇娘  (白)     吩咐起鼓听点。

李嗣源  (白)     起鼓听点。

(〖起鼓〗。)

李嗣源  (白)     前营。

(八兵卒同应。)

李嗣源  (白)     后营。

(八兵卒同应。)

李嗣源  (白)     左营。

(八兵卒同应。)

李嗣源  (白)     右营。

(八兵卒同应。)

李嗣源  (白)     众家太保。

(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同应。)

李嗣源  (白)     先行。

二太保、
三太保、
四太保、
五太保、
六太保、
七太保、
八太保、
九太保、
十太保、

十一太保 (同白)    未到。

二皇娘  (白)     初点大卯,先行不到,就该……

程敬思  (白)     啊,皇娘,看在下官的薄面,宽点二卯。

二皇娘  (白)     敢是与他讲情?

程敬思  (白)     皇娘开恩。

二皇娘  (白)     好。

             宽点二卯。

李嗣源  (白)     前后营。

(八兵卒同应。)

李嗣源  (白)     左右营。

(八兵卒同应。)

李嗣源  (白)     众家太保。

(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同应。)

李嗣源  (白)     先行。

二太保、
三太保、
四太保、
五太保、
六太保、
七太保、
八太保、
九太保、
十太保、

十一太保 (同白)    未到。

二皇娘  (白)     啊,连点二卯,先行不到,看起来就该……

李嗣源  (白)     恕父王披挂来迟,宽点三卯。

二皇娘  (白)     敢是与他讲情?

李嗣源  (白)     母后开恩。

二皇娘  (白)     起鼓。

(〖起鼓〗。)

二皇娘  (白)     单点先行。

李嗣源  (白)     先行。

二太保、
三太保、
四太保、
五太保、
六太保、
七太保、
八太保、
九太保、
十太保、

十一太保 (同白)    未到。

二皇娘  (白)     太保,将误卯牌高挂辕门。

(李嗣源作挂牌状。)

李克用  (内白)    马来。

(李克用上,二老军同随上。)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忽听军中放号炮,

             众家儿郎杀气高。

             来到辕门下鞍鞒,

(李克用见误卯牌。)

李克用  (白)     啊!

     (西皮快板)  误卯牌高挂要糟糕。

李嗣源  (白)     父王你来了?

李克用  (白)     我来了。

李嗣源  (白)     你误了……

李克用  (白)     今天来得比哪一天都早,怎么误了?

李嗣源  (白)     你误了卯了。

李克用  (白)     不算什么。你去对皇娘说:为父的来了,叫她们出来迎接与我。

李嗣源  (白)     启奏母后:父王来了,他说要母后下位迎接与他。

二皇娘  (白)     他误了卯,不前来请罪,还要迎接与他?传令下去,叫他报门而进。

李嗣源  (白)     先行听令:母后有令,命你报门而进。

李克用  (白)     呀呸!为父乃沙陀一国之主,岂能在她们面前报名?这个名我报不了!人马是孤家的,我不去了。走走,回去。唉,反了反了啊!

     (西皮摇板)  如今的事儿大变更,

             讲什么妇人自由男女要平行。

             惟有孤王的家法紧,

             她比那……

老军甲  (白)     比什么?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平权自由还狠十分。

             孤若不遵她的令,

             到晚来……

老军甲  (白)     到晚来怎么样?

李克用  (西皮摇板)  不叫孤进她的卧室门。

老军甲  (白)     你到哪儿去?

李克用  (西皮摇板)  东宫不要往西宫里奔,

老军甲  (白)     西宫开门没有?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西宫也是照样行,闭门吹了灯。

老军甲  (白)     还是不能进去。

李克用  (西皮摇板)  闹得孤黑夜里无处困,

老军甲  (白)     到哪里去呢?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坐在银安把闷气来生。

             孤生来一世好把酒来饮,

             这是我好饮贪杯惯坏了她们。

             你不信沙陀国内访一访,你再问一问,

老军甲  (白)     访问什么?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个个观世音。

             叫老军与孤你就报门进,

老军甲  (白)     是。

             报:先行告进!

(李克用、二老军同进帐。)

李克用  (西皮摇板)  上面坐定两个夜叉精。

             狼狈为奸拿了一个稳,

             她不言来我也不作声。

二皇娘  (白)     下站可是先行?

李克用  (白)     啊,先行啦!我这个先行,不是捐来的,不是谋来的,也不是运动来的,是你们硬派来的。

二皇娘  (白)     今日兴兵,连点三卯,你为何不到?

李克用  (白)     披挂来迟。

二皇娘  (白)     若是敌人到此,你也是披挂来迟?看起来你该问斩。

             来啊,推出斩了!

李克用  (白)     嘿嘿。

程敬思  (白)     看在下官份上,饶恕了罢。

二皇娘  (白)     看在恩公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饶。

             来,重责八十!

李克用  (白)     四下也受不了。

李嗣源  (白)     父王年迈,母后容情。

二皇娘  (白)     看在吾儿讲情,饶恕他头次。

             赐你三千老军押入后队。

李克用  (白)     好,谢谢!

             这种事情古来少有。

二皇娘  (白)     兵发长安,带马。

(大皇娘、二皇娘偕八兵卒、程敬思、李嗣源、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同下。李克用指。)

李克用  (白)     回来!你有点势力啊。

(李克用转向老军甲。)

李克用  (白)     唉,你不要看这些年轻的,也不过是能够打打猎,捉捉强盗。若谈到交锋打仗,他们是不中用的。

老军甲  (白)     这交锋打战,焉能比得老千岁。

李克用  (白)     还是孤家咧。

             带马!

(李克用偕二老军同下。)

【第十四场】

(众喽啰引周德威同上,同上桌。)

周德威  (念)     独霸山岗有数秋,豪杰英名贯九州。珠帘寨内俺为首,一心要做万里侯。

     (白)     某、周德威。珠帘寨内为首,打劫来往的商客。也曾命探子下山哨探,未见回报。

             来,伺候了!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大王:山下来了无数珠宝,打此经过。

周德威  (白)     好,一同下山。

             带马!

(众喽啰、周德威同下桌,同走圆场。八随侍、八大刀手、李嗣源、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同上,同会阵。)

李嗣源  (白)     马前来的敢是周德威?

周德威  (白)     然!

李嗣源  (白)     为何挡住爷的去路?

周德威  (白)     将珠宝与你大王暂留下,放你等过去。

李嗣源  (白)     一派胡言!杀!

(李嗣源、周德威同战。李嗣源、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八随侍、八大刀手同败下。周德威、众喽啰同追下。)

【第十五场】

(八随侍、程敬思、大皇娘、二皇娘同上。)

二皇娘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宝帐上,

(李嗣源、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同上。)
李嗣源、
二太保、
三太保、
四太保、
五太保、
六太保、
七太保、
八太保、
九太保、
十太保、

十一太保 (同白)    启母后:路经珠帘寨,偏遇周德威,甚是骁勇,将孩儿们杀得大败。

二皇娘  (白)     军家胜败,乃是常事,后帐歇息。

二太保、
三太保、
四太保、
五太保、
六太保、
七太保、
八太保、
九太保、
十太保、

十一太保 (同白)    谢母后。

(二太保、三太保、四太保、五太保、六太保、七太保、八太保、九太保、十太保、十一太保自两边分下。)

二皇娘  (白)     太保儿过来。

李嗣源  (白)     在。

二皇娘  (白)     去至老军队,调你父王前来听令。

李嗣源  (白)     得令。

(李嗣源拿令旗下。)

程敬思  (白)     等他到来,必须拿言语打动与他。

二皇娘  (白)     那是自然。

李克用  (内白)    马来!

(李嗣源、二老军同上。)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来在辕门下走战,

(李克用下马。)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这样的紧急为哪条?

     (白)     请坐!

二皇娘  (白)     咳,这位子你不能坐,这是客位。

李克用  (白)     哦,这是客位。

(李克用欲坐上位。)

二皇娘  (白)     这是帅位,也不能坐。

李克用  (白)     哦,这是帅位。叫我坐在哪里?

二皇娘  (白)     没有你的坐位。你与我站着。

程敬思  (白)     与千岁开个坐位罢。

二皇娘  (白)     看在恩公份上,赏你一个坐位。

(李克用谢过,坐。)

李克用  (白)     家无常理。调孤前来作甚啦?

二皇娘  (白)     只因路过珠帘寨,周德威十分骁勇。众家太保,不是他的对手。

李克用  (白)     哦,周德威啊?无名之辈何足道哉!

二皇娘  (白)     我也是这么说。因此调你前来,命你大战周德威。

李克用  (白)     会会又待何妨?

二皇娘  (白)     倘若得胜回来,另有一个好处。

李克用  (白)     什么叫做好处啊?

二皇娘  (白)     这好处,你都不懂得?

李克用  (白)     我不懂。

程敬思  (白)     啊,千岁,这好处,你不晓得么?

李克用  (白)     不晓得。

程敬思  (白)     这好处么,就是好处。

李克用  (白)     得啦,你这一说,越发糊涂了。

二皇娘  (白)     你这来。

(二皇娘向李克用耳语。)

李克用  (白)     哦哦,哈哈!你骗了孤不止一次了。你把这好处说将出来,大家听上一听,这个好处。另请高明!

二皇娘  (白)     老了,无用了。

程敬思  (白)     是啊,老了。

李克用  (白)     啊,我们这是家务,你不要在此帮腔。

             你讲哪个老了?

二皇娘  (白)     讲你老了。

李克用  (白)     我啊,你可知道,我年老心不老,有道是:虎老雄心在,年迈啊力刚强!你拿过来罢!

(李克用取令。)

李克用  (西皮二六板) 老虽老我的须发老,

             上阵全凭马和刀。

             非是孤——

     (西皮快板)  不服老,

             胸中的韬略比人高。

             草莽的贼寇何足道,

             叫他来试试孤家的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刀。

             你将酒筵安排好,

             得胜回来贺贺功劳。

             人来与爷前引导,

(老军甲持马鞭牵马。)

李克用  (唱)     会一会山寇小儿曹。

(李克用下。)

二皇娘  (白)     且听好音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八随侍、八大刀手引李克用同上,众喽啰、八随侍引周德威同上,同会阵。)

李克用  (白)     马上来的,敢是周德威?

周德威  (白)     然。

李克用  (白)     周德威,看你相貌堂堂,何不马前归顺,封你一家太保,你意如何?

周德威  (白)     将珠宝留下,放你过去。

李克用  (白)     珠宝啊,孤家早已入了库了。也罢,你若胜得孤家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宝刀,愿将珠宝奉送。你若不胜呢?

周德威  (白)     情愿俯首归降。

李克用  (白)     丈夫一言?

周德威  (白)     岂能反悔。

李克用  (白)     你我各传一令。

     (西皮导板)  叫三军与爷带虎豹,

     (西皮快板)  马前叫声小娃娃。

             儿的本领有多大,

             敢与老夫动杀法?

(李克用、周德威同交锋。周德威领众喽啰、八随侍同败下。李克用领八随侍、八大刀手同追下。)

【第十七场】

(老军甲拿鼓槌上。)

老军甲  (西皮摇板)  两下不和动刀兵,

             一来一往起战争。

             将身且把山岗进,

             看是谁败与谁赢。

(老军甲起鼓。周德威拿弓箭上。)

周德威  (西皮摇板)  老儿武艺果然好,

             他的韬略比某高。

             开弓就把箭来放,

(周德威放箭,下。李克用上,接箭。)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接住雕翎箭一条。

             周德威小儿行奸巧,

             暗放冷箭不算高。

(李克用下。老军甲起鼓。周德威上。)

周德威  (西皮摇板)  老儿武艺果然精,

             接过某家箭一根。

             二次雕翎来放定,

(周德威放箭,下。李克用上,接箭。)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接过了雕翎箭二根。

             这娃娃的箭法不算准,

             孔夫子门前卖什么文?

(李克用下。周德威上。)

周德威  (西皮摇板)  来在疆场忙站定,

(李克用上。)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败阵你就先逃不算能。

     (白)     周德威,你战又不战,射又不射,站在那里又要弄什么诡计?

(八随侍、八大刀手、众喽啰、八随侍自两边分上。)

周德威  (白)     你我马上武艺,俱是一样。你我下马比箭。

李克用  (白)     比箭么?你的箭法孤家刚才也领教过了。但不知怎样的比法?

(李克用、周德威同下马。)

周德威  (白)     百步之外,设一标杆,上挂金钱。哪家射得金钱响亮,方算为奇。

李克用  (白)     好。孤家若是先射,就无有你的份了。

周德威  (白)     老爷先射。

李克用  (白)     你且射来!

周德威  (白)     站定了!

     (西皮摇板)  满满搭上硃红扣,

(周德威射中金钱。)

周德威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再与老儿说从头。

     (白)     某家射中金钱。你且射来!

李克用  (白)     你且站定了!

     (西皮摇板)  量你不是汉李广,

             养由基比箭有何妨!

     (白)     弓来!

     (西皮摇板)  霎时间天边无光亮,

             看不见金钱在何方。

             满满搭上硃红扣,

     (白)     让你把我闹糊涂了啊!

     (西皮摇板)  老眼昏花为哪桩?

             低头我就暗思想,

(〖鸟叫声〗。)

李克用  (西皮摇板)  猛然一计上胸膛。

周德威  (白)     为何停箭不射?

李克用  (白)     周德威,你射那金钱乃是死物,只能箭去射它,它不会躲又不会闪。孤家要射活物你看。

周德威  (白)     这旷野荒郊,哪里来的活物?

李克用  (白)     抬头观看啊!空中飞的什么?

周德威  (白)     乃是两只飞鸟。

李克用  (白)     好哇!孤王一箭要射它个双雕落地。

周德威  (白)     你射不中便怎样?

李克用  (白)     射不中咧,还是惦记孤的珠宝。若射中了,你便怎样?

周德威  (白)     你若射中双鸟落地,愿拜你为父。

李克用  (白)     好,娃娃,你且站稳了!

     (西皮散板)  背转身来祝上苍,

             尊声天地日月三光,过往的神灵听端详:

             今日助我收此将,

             这一箭双雕落平阳。

(李克用射双鸟落地。周德威跪。)

周德威  (西皮摇板)  走上前来忙跪定,

             含羞带愧降他人。

(李克用上前搀起周德威,拉周德威同下。)
(完)


浏览次数:3478 ┊ 字数:1万5550 ┊ 最后更新:2023-02-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