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沙陀国》

主要角色
李克用:净
程敬思:老生
李嗣源:小生
曹玉娥:旦
刘银屏:旦

《沙陀国》郝寿臣饰李克用
《沙陀国》郝寿臣饰李克用
情节
黄巢起义,唐僖宗逃至美良川,特遣程敬思往沙陀国搬请李克用。李克用因被贬,不肯发兵。其妻曹玉娥、刘银屏以受唐室厚礼,强行发兵。李克用惧内,乃允。兵至珠帘寨,周德威阻路,众太保无敌。曹玉娥激李克用出战,箭射双雕,周德威始降。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六集:郝寿臣藏本整理

录入:Shansha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93.6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发点〗。四红龙套引李克用同上。)

李克用  (点绛唇)   威镇沙陀,将广兵多,扫狼烟,平定干戈,要把奸雄破。

     (念)     太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摔死国舅段文楚,唐王将孤贬北番。

     (白)     孤,李克用。当初在唐室为臣。是孤武艺高强,勇力过人,唐王甚是喜爱。只因那年在五凤楼前,庆贺唐天子,大摆筵席,可恨那国舅段文楚,他笑孤王坐席不正,礼貌不周。怒恼孤王,将他抓将过来,我就摔,摔死在丹墀。唐王见孤摔死皇亲国舅,犹如谋反,将孤推出午门就要斩首。多亏恩官程敬思保奏,死罪已免,将孤贬在沙陀为民。是孤来在沙陀,全凭孤的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宝刀,威镇群雄,收了二位皇娘、众家太保。朝朝筵宴,夜夜笙歌。正是:

     (念)     红尘一点不到处,

李嗣源  (内白)    马来!

(李嗣源上。)

李嗣源  (念)     日上三竿火焰升。

     (白)     参见父王!孩儿交令。

李克用  (白)     太保,打来多少飞禽走兽?

李嗣源  (白)     不曾打得飞禽走兽,打听一桩新闻来了。

李克用  (白)     什么新闻?

李嗣源  (白)     今有黄巢发兵,将唐王赶至西岐美良去了。

李克用  (白)     噢,胆大黄巢,欺我唐室无人。

             太保听令!

李嗣源  (白)     在!

李克用  (白)     传令下去,命二位皇娘挂帅,众家太保以为前站先行,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就此前去救驾!

李嗣源  (白)     得令!

             令出!下面听者!父王有令:二位皇娘挂帅,众家太保以为前站先行,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就此前去救驾!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李克用  (白)     且慢!当初唐王待孤,无恩无义,哪有兵将与他出力报效?

             太保,原令追回!

李嗣源  (白)     原令追回!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李克用  (白)     太保,你是怎么知道此事?

李嗣源  (白)     程叔父到了。

李克用  (白)     哪个程叔父?

李嗣源  (白)     程敬思程叔父。

李克用  (白)     噢,吩咐摆队相迎!

李嗣源  (白)     遵命。

             摆队相迎!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李克用、李嗣源、四红龙套同上,同迎接。四白龙套抬宝箱引程敬思同上。)

程敬思  (白)     千岁!

李克用  (白)     程恩官!几载未见,你倒老了。

程敬思  (白)     是呀,几载未见,千岁的须发也皓然了。

李克用  (白)     彼此——

程敬思  (白)     一样——

李克用、

程敬思  (同笑)    啊哈哈哈哈……

李克用  (白)     恩官请!

程敬思  (白)     不敢!千岁请!

李克用  (白)     还是恩官请!

程敬思  (白)     还是千岁请!

李克用  (白)     如此,你我挽手而行。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李克用、程敬思、李嗣源、四红龙套、四白龙套同上。)

程敬思  (白)     千岁请上,受学生大礼参拜!

李克用  (白)     不敢!本当受孤一拜。

             大太保!

李嗣源  (白)     在。

李克用  (白)     替孤多拜你程叔父几拜!

李嗣源  (白)     叔父请上,侄儿大礼参拜!

程敬思  (白)     不必拜了。

李克用  (白)     不知恩官驾到,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程敬思  (白)     岂敢!学生来得鲁莽,千岁海涵!

李克用  (白)     唐王驾安?

程敬思  (白)     圣上安泰。

李克用  (白)     满朝文武可好?

程敬思  (白)     满朝文武俱有手本,问候千岁金安。

李克用  (白)     不敢!

李嗣源  (白)     宴齐。

李克用  (白)     备得有酒,与恩官同饮,太保把盏!

程敬思  (白)     不敢!摆下就是。

(〖牌子〗。李嗣源安席。)

李克用  (白)     正是:

     (念)     忆自离龙楼,相隔有数秋。

程敬思  (念)     故友重相见,叙叙旧根由。

李克用  (白)     好哇,好个“叙叙旧根由”!

     (西皮导板)  太保传令把队收,

(李嗣源摇旗,四红龙套、四白龙套同下。)

李克用  (白)     请!

     (西皮原板)  叙一叙当年旧根由。

             忆昔当年在那五凤楼,

             文武百官庆贺千秋。

             内有国舅段文楚,

             他笑孤王坐席不正礼貌不周。

             怒恼孤王气冲牛斗,

             摔国舅、唐王怒要斩人头。

             多亏恩官来保奏,

             愚兄我全家活命留。

             早知恩官驾到后,

             命太保迎接到北州。

程敬思  (西皮原板)  自从千岁离朝后,

             文武百官泪双流。

             为千岁懒把朝房走,

             为千岁懒观五凤楼。

             山高路远我少问候,

             望千岁恕学生礼貌不周。

李克用  (西皮导板)  太保推杯换大斗,

(李克用向程敬思跪,程敬思跪。)

李克用  (西皮流水板) 李克用撩袍跪席头。

             当初犯罪亏你救,

             救下一家活命留。

             天高地厚恩情有,

             这杯水酒答报你的旧根由。

(李克用与程敬思敬酒。程敬思接酒,程敬思、李克用同起。李嗣源暗下。)

程敬思  (西皮快板)  用手接过梨花盏,

             学生大胆把话言:

             甲子年间开科选,

             山东来了一生员。

             家住曹州并曹县,

             姓黄名巢字巨天。

             三篇文章做得好,

             试官点他中状元。

             插花三日游宫院,

             宫娥才女笑连天。

             万岁见他容貌丑,

             斩了试官贬状元。

             斩了试官不要紧,

             贬了状元惹祸端。

             祥梅寺,贼造反,

             将我主驾逼西岐美良川。

             学生到此无别干,

             一来时搬兵二问安。

李克用  (西皮快板)  贤弟饮酒且饮酒,

             提起唐王孤不耐烦。

程敬思  (西皮快板)  我这里提起唐天子,

             老儿心中不耐烦。

             是是是来明白了,

             他本是一个爱宝男。

             人来把宝搭上殿,

             特请千岁把宝观。

(四白龙套同抬宝箱上。李克用观宝。)

李克用  (笑)     哈哈哈……

     (西皮快板)  一见此宝面前摆,

             不由孤王笑开怀。

             上有蟒袍和玉带,

             凤冠之上插金钗。

             分明知道故不解。

             扭回头来问开怀:

             贤弟清官数十载,

             此宝打从何处来?

程敬思  (西皮快板)  此宝出在东海外,

             三年五载进宝来。

             我主爱将恩似海,

             特命学生解宝来。

李克用  (西皮快板)  贤弟解宝因何故?

程敬思  (西皮快板)  特请千岁把兵排。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年纪迈来血气衰,

             难作皇家栋梁材。

程敬思  (西皮快板)  千岁爷虎老雄心在,

             黄巢闻名他不敢来。

李克用  (西皮快板)  贤弟莫要把孤抬,

             有辈古人你细听开怀:

             昔日里有个姜吕望,

             稳坐钓鱼台他就不下来。

程敬思  (西皮快板)  钓鱼台来鱼钓台,

             钓出周朝八百载。

             千岁不发人和马,

             黄巢笑你是个老无才!

李克用  (西皮快板)  他笑只笑唐天子,

             他笑孤王就惹祸灾。

             中军帐内挂了帅,

             众家太保一个一个把兵排。

             一马杀到唐世界,

             万里江山扭转来。

程敬思  (西皮快板)  如此就该发人马!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唐王晏驾你再来!

程敬思  (西皮快板)  问千岁此宝爱不爱?

李克用  (西皮快板)  谢贤弟厚恩情远路而来、我一礼全收、你们往后抬!

(四白龙套同抬宝箱下。)

程敬思  (西皮快板)  这老儿做事太无情,

             收了珠宝不发兵。

             袖内取出唐王旨,

             我奉圣旨来调兵。

     (白)     圣旨下!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向前抢过唐王旨,

             用手压住帝王文。

             有人再提搬兵事,

             定斩人头不容情!

(李嗣源暗上。)

程敬思  (西皮摇板)  一见老儿变了脸,

             回头埋怨李嗣源。

             我在松林行短见,

             不该救我活命还。

             你父不发人和马,

             有何脸面回长安?

李嗣源  (白)     叔父!

     (西皮散板)  叔父不必心不定,

             侄儿进帐讲人情。

             迈步且把宝帐进,

(李嗣源跪。)

李嗣源  (西皮散板)  父王发动满汉兵。

(四刀斧手同暗上。)

李克用  (白)     呸!

     (西皮快板)  奴才胆大讲人情,

             不由孤王怒气生。

             吩咐两旁刀斧手,

             推出帐去问斩刑!

(四刀斧手同推李嗣源下。)

程敬思  (白)     刀下留人!

     (西皮散板)  千岁要斩把学生斩,

             快快赦回太保还。

李克用  (西皮散板)  我与恩官来讲话,

             奴才竟敢把话搭。

             贤弟回到长安下,

             莫笑愚兄无家法。

程敬思  (白)     千岁有家法!

李克用  (西皮散板)  有家法来无家法,

             看你的金面就饶恕了他。

程敬思  (白)     解下桩来!

(李嗣源上。)

李嗣源  (西皮摇板)  千层浪里得活命,

             多谢父王不斩恩。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恨不得一足将儿踏,

程敬思  (白)     千岁饶恕过了。

李克用  (西皮摇板)  程恩官讲人情你要谢过他。

李嗣源  (西皮摇板)  多谢叔父讲人情,

(李嗣源出帐。)

李嗣源  (白)     叔父这里来!

(程敬思出帐。)

程敬思  (白)     何事?

李嗣源  (西皮摇板)  侄儿后面搬娘亲。

程敬思  (白)     快去快来!

(李嗣源下。)

李克用  (白)     贤弟请坐!

程敬思  (白)     有坐。

李克用  (西皮导板)  昔日有个三大贤,

     (西皮原板)  刘、关、张结义在桃园。

             弟兄们徐州曾失散,

             在土山困住了关美髯。

             曹营中来了张文远,

             顺说关羽降曹瞒。

             曹孟德待他恩非浅,

             上马金,下马银,十名美女,云长不贪。

             得书信辞曹,曹不见,

             挂印封金保定皇娘过五关。

             过五关曾斩六员将,

             催马来到古城前。

             关美髯马上呼三弟:

             老蔡阳领人马赶到了古城前。

             张翼德助了三通鼓,

             不斩蔡阳不许进关。

             哗啦啦啦打罢了头通鼓,

             人又精神马又欢;

             哗啦啦啦打罢了二通鼓,

             关羽提刀在阵前;

             哗啦啦啦打罢了三通鼓,

             蔡阳的人头落在马前。

             一来是老儿命该死,

             二来是弟兄们得团圆。

             愚兄好比刘玄德,

             贤弟好比关美髯。

             暂且不回那长安转,

             就在这沙陀住几年。

(李克用、程敬思同下。)

【第四场】

(二宫女引刘银屏、曹玉娥同上。)

刘银屏  (西皮摇板)  昨夜一梦到长安,

曹玉娥  (西皮摇板)  醒来还是在北番。

(李嗣源上。)

李嗣源  (西皮摇板)  迈步且把宫院进,

             见了皇娘说分明。

     (白)     皇娘啊!

(李嗣源假哭。)
刘银屏、

曹玉娥  (同白)    我儿为何这等模样?

李嗣源  (白)     母后有所不知,今有黄巢发兵,将唐王赶在西岐美良。程恩官前来搬兵求救来了。

刘银屏、

曹玉娥  (同白)    你父可曾发动人马?

李嗣源  (白)     我父王不肯发动人马,还要将孩儿问斩。

刘银屏、

曹玉娥  (同白)    多亏何人保奏?

李嗣源  (白)     多亏程叔父讲情。

刘银屏、

曹玉娥  (同白)    我儿进帐何事?

李嗣源  (白)     搬请皇娘来了。

刘银屏、

曹玉娥  (同白)    我儿先去,为娘随后就到。

李嗣源  (白)     遵命。

(李嗣源下。)

曹玉娥  (白)     姐姐,您瞧这个老梆子多可恨哪!咱们姐儿俩瞧瞧去吧!

刘银屏  (白)     贤妹请!

     (西皮摇板)  听说恩官到来临,

(刘银屏下。)

曹玉娥  (西皮摇板)  看看当朝一品人。

(曹玉娥下。二宫女同随下。)

【第五场】

(二旗牌引程敬思同上。)

程敬思  (西皮快板)  过了一天又一天,

             心中好似滚油煎。

             眼望长安难得见,

             不知我主驾可安?

(李克用上。)

李克用  (白)     贤弟!

     (西皮快板)  贤弟莫要想长安,

             细听愚兄把话言:

             沙陀国不缺你的乌纱帽,

             沙陀国不缺你的蟒袍穿。

             陪伴愚兄游宫院,

             这二位皇娘陪伴咱。

             三日宴,五日宴,

             快乐逍遥自在安然。

             众家太保威风展,

             个个上阵武艺全。

             哪怕那黄巢兵百万,

             全凭着孤王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宝刀扫狼烟。

             贤弟你把愁眉展,

             搬兵的事儿就抛一边。

             将酒宴摆至在这银安宝殿,

             弟兄同饮叙叙温寒。

(李嗣源暗上。刘银屏、曹玉娥同上。)

刘银屏  (西皮摇板)  头上青丝打成鬓,

曹玉娥  (西皮摇板)  八宝金环坠耳根。

李嗣源  (白)     参见二位皇娘!

曹玉娥  (白)     罢了。你对父王去说,就说二位皇娘要见。

李嗣源  (白)     是。

(李嗣源进。)

李嗣源  (白)     启父王:二位皇——

李克用  (白)     皇什么?

李嗣源  (白)     二位皇娘要见。

李克用  (白)     传话出去,长安贵客在此,少时再见。

李嗣源  (白)     是。

(李嗣源出。)

李嗣源  (白)     启禀皇娘:我父王言道,长安贵客在此,少时再见。

曹玉娥  (白)     你且回避。

             姐姐,那么咱们俩人先回去吧!

刘银屏  (白)     贤妹请!

     (西皮摇板)  大王传旨不容见,

(刘银屏下。)

曹玉娥  (西皮摇板)  举目偷看程恩官。

     (白)     哎呀慢着!刚才我听说程恩官来啦,也没看见过什么样儿。有咧,待我隔着门缝儿把合把合。

程敬思  (白)     待我看看番邦女子长得如何。

(曹玉娥、程敬思互看,撞。)

曹玉娥  (白)     哟,也是个糟老头子!

(曹玉娥下。)

程敬思  (西皮摇板)  太保将话往里传,

             老大王一旁坐不安。

             少时不发人和马,

             丢丑就在顷刻间。

(刘银屏、曹玉娥同上。)

刘银屏  (西皮摇板)  怀抱令旗和宝剑,

曹玉娥  (西皮摇板)  叫声太保听娘言。

李嗣源  (白)     参见二位皇娘!

曹玉娥  (白)     太保,对你父王去说,二位皇娘一定要见!

李嗣源  (白)     是。

(李嗣源进。)

李嗣源  (白)     启父王:二位皇——

李克用  (白)     又皇什么?

李嗣源  (白)     二位皇娘要见。

李克用  (白)     呃!方才言过,长安贵客在此,少时再见。

李嗣源  (白)     二位皇娘一定要见!

李克用  (白)     哎呀呀,忒以的啰嗦了。

(李克用扇子误击程敬思头。)

李克用  (白)     哎,对不住!对不住!

程敬思  (白)     无妨无妨。

李嗣源  (白)     有请皇娘!

刘银屏  (西皮摇板)  迈步且把宝帐进,

曹玉娥  (西皮摇板)  见了恩官礼相迎。

程敬思  (西皮摇板)  二位皇娘到帐前,

             双膝跪在地平川。

             千岁不发人和马,

             二位皇娘发救援。

刘银屏  (西皮摇板)  尊声恩官且请起,

曹玉娥  (西皮摇板)  他不发兵咱发兵。

刘银屏、

曹玉娥  (同白)    参见大王!

李克用  (白)     你二人到此何事?

曹玉娥  (白)     您瞧喂,这时候他跟咱们又立起规矩来啦。我得问问他。

             大王,恩官到此何事?

李克用  (白)     前来搬兵。

曹玉娥  (白)     大王可曾发动人马?

李克用  (白)     呃!当初唐王待孤无恩无义,如今哪有人马与他出力报效?

曹玉娥  (白)     大王,这个话可不是那么说法!

李克用  (白)     要怎样的讲法呢?

曹玉娥  (白)     自古道:臣不记君过,子不记父仇,程恩官大老远的来啦,发兵才是你的道理哪!

李克用  (白)     我呀,我的道理就是不发兵。

曹玉娥  (白)     你不发兵就不该收人家的珠宝。

李克用  (白)     这珠宝么,孤王收下了,还是不发兵!

曹玉娥  (白)     珠宝是送给你的,我们姐儿俩的凤冠霞帔也是送给你的吗?

李克用  (白)     凤冠霞帔么?

曹玉娥  (白)     啊?

李克用  (白)     孤王也收下了。

曹玉娥  (白)     有嘚!炸将炸到咱们这儿来啦。依我说,还是发兵好!

李克用  (白)     依孤说来,还是不发兵的好!

曹玉娥  (白)     你过来!你这个老梆子敢说三声嘚儿“不发兵”吗?

李克用  (白)     啊,三声?漫说三声,就是三十声、三百声,我也敢说。

曹玉娥  (白)     你说一个“不发兵”?

李克用  (白)     这一个:“不发兵”!

曹玉娥  (白)     啊!他楞敢说一个“不发兵”啦。好大的胆子!

             你再说第二个“不发兵”?

李克用  (白)     这第二个,还是“不发兵”!

曹玉娥  (白)     哎哟,这个老梆子可真要菜呀!姐姐,这都是你把他惯坏啦,你抱着宝剑。

             你敢说三个嘚儿“不发兵”吗?

李克用  (白)     这三个:我还是——

曹玉娥  (白)     说呀!

(李克用含糊。)

李克用  (白)     “不发兵”。

曹玉娥  (白)     你瞧这个老贱骨头,唉!唉!你把话说真着啦!

李克用  (白)     我?

曹玉娥  (白)     说呀!

李克用  (白)     还是“不发兵”!

曹玉娥  (白)     哎哟,你可气死我喽!

刘银屏  (西皮摇板)  一支将令往下传,

曹玉娥  (西皮摇板)  哪个大胆的不听言?

     (白)     太保听令!

李嗣源  (白)     在!

曹玉娥  (白)     传令你父,就说二位皇娘挂帅,命你父以为前站先行,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前去救驾。火速校场听点,来早便罢——

李嗣源  (白)     倘若来迟呢?

曹玉娥  (白)     叫他提头来见!

李嗣源  (白)     得令!

(刘银屏、曹玉娥同下。)

李嗣源  (白)     父王听令!二位皇娘挂帅,命父王以为前站先行,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前去救驾。火速校场听点,来早便罢——

李克用  (白)     倘若来迟呢?

李嗣源  (白)     提头来见!

李克用  (白)     太保!回来商议商议。

李嗣源  (白)     将令既出,无有什么商量的。

李克用  (白)     太保,我们商议商议。

李嗣源  (白)     无有什么商量的。

(李嗣源下。)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太保大胆传将令,

             倚仗皇娘他不讲人情。

             顺水推舟我把人情准,

     (白)     恩官!

     (西皮摇板)  我为你发动了满汉兵。

程敬思  (西皮摇板)  千岁不必表人情,

             学生心中明如灯。

             二位皇娘发人马,

             程敬思不答你的空头情。

     (笑)     哈哈哈……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贤弟不必笑呵呵!

             莫笑愚兄我怕——

程敬思  (白)     千岁怕什么?

李克用  (白)     我怕——

程敬思  (白)     怕什么呀?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我怕老婆。

             沙陀国内外你访一访来问一问,

程敬思  (白)     访问什么?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怕老婆的人儿有酒喝。

李克用、

程敬思  (同笑)    哈哈哈……

(李克用、程敬思同下。)

【第六场】

(十太保双起霸上。连续〖粉蝶儿〗。)

太保甲  (白)     众位太保请了!

九太保  (同白)    请了!

太保甲  (白)     皇娘挂帅,你我辕门伺候。

九太保  (同白)    远远望见大太保来也。

(四龙套、李嗣源同上。)

李嗣源  (白)     众家太保,可曾到齐?

十太保  (同白)    俱已到齐。

李嗣源  (白)     辕门去者!

十太保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李克用上,起霸,大纛旗随上。)

李克用  (念)     白发苍苍似银条,胸中韬略智谋高。哪怕黄巢武艺好,尝试孤的定唐刀!

(老军甲、老军乙自两边分上。)

李克用  (白)     唉!今有程敬思押宝前来,到此搬兵,剿灭黄巢。孤记唐王无恩无义,哪有人马与他出力报效?因此不允发兵。可恨我那两个贱婢,前来与我吵闹。本当不发兵,怎奈我的家法又厉害,嘿嘿,偏偏这个先行弄到孤的头上。咳,国法也罢,家法也罢,做此官儿说此理。

             来,带马!

老军甲  (白)     咳,你干什么呀?

老军乙  (白)     我给老千岁爷带马。

老军甲  (白)     你带的着吗?你得倒退六百多步!这是我的差事。

老军乙  (白)     我偏要带!

老军甲  (白)     不叫你带,不叫你带!

李克用  (白)     呃!未曾出兵,你们就是这样吵吵闹闹?

老军甲  (白)     老千岁爷,我是马官儿,他是马牌子,应当我伺候您。他要越级当差,您说那行吗?

李克用  (白)     啊,你不是看守宫殿的老军吗?

老军甲  (白)     是我呀!

李克用  (白)     我看你偌大年岁,随孤去到阵前,岂不枉送你的性命?你呀,还是看守宫殿去吧!

老军甲  (白)     老千岁,我一团的尚武精神,被您这一句话,全给我打消啦。我看守宫殿,几儿个是我的出头之日呀?我跟您去出兵打仗,或许得个一官半职的;说句丧话,我要是阵亡了,还给我后辈儿孙挣个世袭罔替哪!

李克用  (白)     看你不出,倒有一片忠心为国。

老军甲  (白)     什么话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对国家大事,是有忠心的。

李克用  (白)     你不怕死,有胆量?

老军甲  (白)     我不怕死,有胆量。

李克用  (白)     好,与孤带马!

老军甲  (白)     喳!

(老军甲向老军乙夺马鞭。)

老军甲  (白)     你拿过来吧!

(李克用上马,李克用、老军甲、老军乙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四女兵同上,同站门。程敬思上,曹玉娥、刘银屏持令箭同上。〖粉蝶儿〗。)

曹玉娥  (念)     一颗黄金印,提兵调三军。

刘银屏  (念)     点动兵和将,要把黄巢平!

曹玉娥、

刘银屏  (同白)    咱家——

刘银屏  (白)     曹玉娥。

刘银屏  (白)     刘银屏。

曹玉娥  (白)     只因黄巢发兵,将唐王驾逼西岐美良川,程恩官前来搬兵。是我家大王怀记前仇,不肯发动人马,因此我姐妹二人就担在身上,今乃黄道吉日,正好行兵。天到这般时候,不见太保到来。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啊!

曹玉娥  (白)     伺候着!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啊!

(八大刀手,十太保、李嗣源同上。)
十太保、

李嗣源  (同白)    参见皇娘!

曹玉娥  (白)     站立两厢。

十太保、

李嗣源  (同白)    啊!

曹玉娥  (白)     大太保,人马可齐?

李嗣源  (白)     俱已齐备。

曹玉娥  (白)     吩咐起鼓听点!

李嗣源  (白)     起鼓听点!

(〖起鼓〗。曹玉娥点兵。)

曹玉娥  (白)     前营!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有。

曹玉娥  (白)     后营!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有。

曹玉娥  (白)     左营!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有。

曹玉娥  (白)     右营!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有。

曹玉娥  (白)     众家太保!

十太保、

李嗣源  (同白)    有。

曹玉娥  (白)     先行!

四龙套、
四女兵、
十太保、

李嗣源  (同白)    未到。

曹玉娥  (白)     啊,本帅初点大卯,先行竟敢不到吗?

李嗣源  (白)     启禀皇娘:天气炎热,营盘路远,父王年迈,赶奔不及。望皇娘宽点二卯。

曹玉娥  (白)     起来,吩咐起鼓,听点二卯!

李嗣源  (白)     起鼓!

(〖起鼓〗。曹玉娥点兵。)

曹玉娥  (白)     前后营!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有。

曹玉娥  (白)     左右营!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有。

曹玉娥  (白)     众家太保!

十太保、

李嗣源  (同白)    有。

曹玉娥  (白)     先行!

四龙套、
四女兵、
十太保、

李嗣源  (同白)    未到。

曹玉娥  (白)     啊,本帅连点二卯,先行竟敢不到?这可就不怪我要杀他啦!

程敬思  (白)     启禀皇娘:千岁年迈,天气炎热,营盘路远,赶奔不及。望皇娘宽点三卯!

曹玉娥  (白)     恩官请坐。

             吩咐起鼓,单点先行!

李嗣源  (白)     起鼓!

(〖起鼓〗。)

曹玉娥  (白)     先行!

四龙套、
四女兵、
十太保、

李嗣源  (同白)    未到。

曹玉娥  (白)     先行!

四龙套、
四女兵、
十太保、

李嗣源  (同白)    未到。

曹玉娥  (白)     先行!

四龙套、
四女兵、
十太保、

李嗣源  (同白)    未到。

曹玉娥  (白)     哈哈!这个老梆子是瞧不起我呀。

             大太保!

李嗣源  (白)     在!

曹玉娥  (白)     将误卯牌悬挂营门哪!

李嗣源  (白)     得令!

(李嗣源挂误卯牌。老军甲、老军乙、李克用同上。)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忽听营门放号炮,

             众家儿郎杀气高。

             来在营外下鞍桥,

(李克用看误卯牌。)

李克用  (白)     啊!

     (西皮快板)  误卯牌高挂孤就着了毛。

李嗣源  (白)     父王来了?

李克用  (白)     来了。

李嗣源  (白)     误了!

李克用  (白)     什么误了?

李嗣源  (白)     父王误了卯期了!

李克用  (白)     我误了!咳咳,进帐对你皇娘去说,叫她们出来迎接为父。

李嗣源  (白)     哦,是是是。

(李嗣源进帐。)

李嗣源  (白)     启禀皇娘:父王驾到,叫皇娘出帐迎接。

曹玉娥  (白)     怎么着,还叫我们姐儿俩迎接他吗?叫他给我报门而进吧!

李嗣源  (白)     是。

(李嗣源出帐。)

李嗣源  (白)     父王听令!皇娘有令,叫你报门而进!

李克用  (白)     啊?孤乃一国之主,岂肯与她们报门?这全国人马俱是孤家的,我不能报门。我呀,回去了。

老军甲  (白)     呃!老千岁,您别走哇!这军法森严,以我之见,您蹓着进去,二位皇娘也不能把您怎么样;您要是一走哇,那可就糟啦!

李克用  (白)     罢了哇罢了!

     (西皮摇板)  这件事儿难分辩,

老军甲  (白)     您就少说两句吧!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孤心中有气口难言。

老军甲  (白)     您还是少生气。

李克用  (西皮摇板)  也是孤当年好酒贪杯把她们惯,

老军甲  (白)     谁让您好喝两盅儿哪。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到如今:一个作元帅,一个掌兵权。

老军甲  (白)     这也是您的光荣啊。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她二人坐在帐中威风凛凛把将令传,

老军甲  (白)     您瞧,够多么威严哪!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我一国之主的老大王倒作了这先行官。

老军甲  (白)     那谁还大得过您去哪?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有心进帐与她们把理辩,

老军甲  (白)     您可别介。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怎奈是她二人狐假虎威,我一人难敌这二人言。

老军甲  (白)     那您可说不过她们。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叫老军!

老军甲  (白)     在!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报门帐内去见,

老军甲  (白)     嗻!

             先行告进!

(李克用进帐。)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她二人不问我也不发言。

曹玉娥  (白)     下站可是先行吗?

李克用  (白)     是我呀!嘿嘿,我这个先行啊,也不是谋来的,也不是钻来的,也不是运动来的,是元帅你亲派的!

曹玉娥  (白)     既知道是我亲派的,本帅连点三卯,竟敢不到,你上哪儿去啦?

李克用  (白)     孤王料理宫廷之事,披挂顶盔,故尔来迟。

曹玉娥  (白)     哦!我再问你,你既是一国之主,可晓得军中号令?

李克用  (白)     号令,怎么不知呢?

曹玉娥  (白)     你既知道,我瞧你是有点儿瞧不起我。

             来呀,推出去给我杀啦!

李克用  (白)     嘿嘿,要杀?

刘银屏  (白)     且慢!贤妹看在姐姐份上,将他饶恕了吧!

曹玉娥  (白)     哟!姐姐您也太小心眼儿啦。您也不想想,您是谁,我是谁,他又是谁呀?

老军甲  (白)     您听这三谁!

曹玉娥  (白)     我哪儿能够杀他呀?死罪已免,活罪难容。

             来呀,给我拉下去,责打四十军棍!

李克用  (白)     嘿嘿,又要打?

李嗣源  (白)     且慢!父王年迈,受责不起。孩儿情愿替父王挨打。

曹玉娥  (白)     快起来,快起来。

             老梆子,你的人缘儿可真不错呀!要斩你吧,我姐姐心眼儿动晃啦;要打你吧,你儿子这会儿又孝顺你啦。杀又杀不得,打又打不得,叫我可怎么办哪?干脆,我不用你啦!

李克用  (白)     不用我了,好了!

(李克用欲出帐。)

曹玉娥  (白)     你回来!不用可是不用,我赐你一千名老弱兵丁,督后队、看大营,不许你满处胡溜达,要是满处胡跑,叫我知道,按奸细办你!

老军甲  (白)     得,没事儿啦。

李克用  (白)     闲话少讲。

曹玉娥  (白)     下去吧!

李克用  (白)     孤倒舒服了。

老军甲  (白)     您怎么舒服啦?

李克用  (白)     赏孤一千名老虎军,督后队、看大营,孤无有事了。

老军甲  (白)     咳,老千岁,你听拧啦!赐您一千名老弱残兵,打入后队,还不准您满处胡溜达,您这是无品休致,还不如革职留任哪。我呀,我也不干啦!

(老军甲向老军乙。)

老军甲  (白)     嗨,那小子,你不是愿意伺候怹吗?来吧,我走啦。

(老军甲欲下。)

李克用  (白)     回来!老狗才!你怎么势利眼哪?

老军甲  (白)     不是我势利眼,您这会都下野啦,我们还巴结什么呀?

李克用  (白)     你不要看众家太保,一个个威风杀气,他们不过是上山打猎,拿强捕盗。若论交兵打仗,冲锋对垒,嗯,还得是孤家呀。

老军甲  (白)     噢,他们都不成,还得用您哪?

李克用  (白)     那是自然。

老军甲  (白)     比方说,到了那时候,要是拿令箭调您,您可得去呀!

李克用  (白)     自然前去。

老军甲  (白)     那我还伺候您。

李克用  (白)     好,与孤带马!

老军甲  (白)     喳!我再帮您这场。

(老军甲带马,李克用上马,下。老军甲、老军乙同随下。)

曹玉娥  (白)     大太保听令!

李嗣源  (白)     在。

曹玉娥  (白)     命你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得有误!

李嗣源  (白)     得令!

(李嗣源下。)

曹玉娥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女兵、

十太保  (同白)    有。

曹玉娥  (白)     起兵前往!

四龙套、
四女兵、

十太保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下手引周德威同上。)

周德威  (念)     少小英勇志气雄,胸中韬略武精通。未曾效与皇家用,好似明珠埋土中,

     (白)     俺,周德威。山东莱州人氏。幼习弓马,颇知阴阳,有心报效皇家,怎奈无有进步之地。问得程敬思,押解珠宝,沙陀搬兵,那李克用必然发兵,打此前经过。待某下得山去,挡住要道,与他比武,他若不胜于我,将珠宝留下,放他过去;他若胜过于俺,俺便马前归顺,也好与皇家出力报效。也曾命喽啰下山打探,未见回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沙陀人马打从山下经过。

周德威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周德威  (白)     众喽啰!

四下手  (同白)    有!

周德威  (白)     随俺下山挡住要道者!

四下手  (同白)    啊!

(周德威、四下手同走圆场。四龙套、十太保、李嗣源同上。)

李嗣源  (白)     呔!何方山寇,阻住大兵,通名受死!

周德威  (白)     听者!俺乃珠帘寨主周德威。小将留名!

李嗣源  (白)     你且听道!俺乃沙陀国老大王驾下大太保李嗣源是也。

周德威  (白)     李嗣源,叫那李克用前来会俺,饶你不死,去吧!

李嗣源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李嗣源、周德威同起打,李嗣源、十太保、四龙套同败下,周德威、四下手同追下。)

【第十场】

(四龙套、四女兵同上,同站门。程敬思、曹玉娥、刘银屏同上。)

曹玉娥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宝帐等!

(〖扫头〗。十太保、李嗣源同上。)

李嗣源  (白)     参见元帅!

曹玉娥  (白)     为何这等模样?

李嗣源  (白)     山寇言道,叫我父王出马,决一死战,

曹玉娥  (白)     那山寇姓什么,叫什么?

李嗣源  (白)     他名叫周德威,

曹玉娥  (白)     你们后营歇会儿去吧!

十太保  (同白)    遵命。

(十太保同下。)

曹玉娥  (白)     大太保!

李嗣源  (白)     在!

曹玉娥  (白)     调你父王前来议事,不得有误,快去!

李嗣源  (白)     得令!

(李嗣源下。)

曹玉娥  (白)     程恩官,等我们老头子来喽,您看我的眼色行事。

程敬思  (白)     那个自然。

(老军甲、李克用同上。)

李克用  (西皮摇板)  一支将令如山倒,

             不由孤王喜眉梢。

             来在营门下虎豹,

             这样的紧急为哪条?

(李克用坐。)

曹玉娥  (白)     起来起来。你怎么一点眼力劲儿也没有哇?这是客位。

李克用  (白)     噢,客位。

曹玉娥  (白)     程恩官,您别笑话我们没有家规,

(李克用坐帅位。)

曹玉娥  (白)     唉,起来,这是帅位。

李克用  (白)     噢,帅位。我应当坐在哪里呀?

曹玉娥  (白)     你呀,坐那边儿去。

李克用  (白)     哦,这一边。

(李克用坐。)

李克用  (白)     为了何事,拿令箭调孤前来,这样的紧急?

曹玉娥  (白)     没别的事,找你谈谈心,

李克用  (白)     噢,谈心。

曹玉娥  (白)     只因大兵路过珠帘寨,出了一家大王,叫什么自自黑呀!

程敬思  (白)     周德威。

李克用  (白)     周德威,无名小辈。

曹玉娥  (白)     你敢会会他吗?

李克用  (白)     会会何妨啊!

曹玉娥  (白)     如此,先行听令!命你大战周德威,得胜回来,咱们是另有好处。

李克用  (白)     啊,什么好处?什么好处?

曹玉娥  (白)     好处就是好处嘛!

李克用  (白)     呃!到底什么好处?

曹玉娥  (白)     你拿耳朵来,我告诉你。

(李克用听,曹玉娥耳语。)

李克用  (白)     噢噢噢。

曹玉娥  (白)     听见无有?

李克用  (白)     无有听见哪。

曹玉娥  (白)     听我告诉你:你得胜回来,我预备一桌酒席,把你让在上座,我跟姐姐一边一个,陪着你一吃一喝,你瞧好不好哇?

程敬思  (白)     是呀,千岁得胜回来,学生也要备酒一席,与千岁贺功。

李克用  (白)     噢,你们备酒与我贺功。我呀,不能出马!

曹玉娥  (白)     程恩官,您这儿来吧。不是他不去,是他不敢去,想那周德威,年青力壮,血气方刚,他恐怕战不过她。您忘了俗语说啦:古磁老了值钱;人老了哇,可就不中用啦!

李克用  (白)     怎么,你道孤王老了,不中用了?

曹玉娥  (白)     我说你老啦,出兵打仗没用啦。

李克用  (白)     有道是:虎老雄心在,年迈力刚强,

曹玉娥  (白)     那么你就走一趟吧!

李克用  (白)     你拿过来呀!

(李克用取令箭。)

李克用  (西皮二六板) 孤王虽然是年迈老,

             上阵颇能立功劳。

             哪怕山寇——

     (西皮快板)  武艺好,

             管叫尝试老大王的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刀,

             你把酒宴安排好,

             得胜回来庆贺功劳。

             叫老军与爷你就急忙带马到,

(老军甲带马,李克用上马。)

李克用  (唱)     两军阵会会小儿曹。

(李克用下。)

老军甲  (白)     启禀皇娘:小人讨战鼓一面,去至两军阵前,给老千岁擂鼓助威。

曹玉娥  (白)     好,就赐你战鼓一面,两军阵前助威。你可小心着点儿!

老军甲  (白)     得令!

     (唱)     中军帐内把令讨,

             二位皇娘听根苗:

             千岁不服老我也不服老,

             千岁立功劳我也要立功劳。

             辞别皇娘出帐道,

             去到山头把战鼓敲。

(老军甲下。)

程敬思  (唱)     千岁年迈不服老,

(程敬思下。)

曹玉娥  (唱)     遣将不如激将高。

(曹玉娥、刘银屏、四龙套、四女兵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引李克用同上,四下手引周德威同上,同会阵。)

李克用  (白)     马前来的敢是周德威?

周德威  (白)     然也!

李克用  (白)     周德威!我看你英雄出众,必然武艺高强,为何落草为寇?依孤相劝,归顺孤王,做一家太保,你意如何?

周德威  (白)     李克用!将珠宝与俺留下,放你过去。

李克用  (白)     娃娃!要孤的珠宝,却也不难:胜得过孤手中宝刀,珠宝与你留下;你若不胜,便怎么样?

周德威  (白)     俺不胜于你,情愿马前归顺。

李克用  (白)     丈夫一言?

周德威  (白)     岂能反悔?

李克用、

周德威  (同白)    压住阵角!

李克用  (西皮导板)  三军与爷擂鼓震,

     (西皮快板)  坐立雕鞍把话云:

             你若真心来归顺,

             宝刀之下饶尓的残生。

周德威  (西皮快板)  听一言来怒气发,

             叫声克用听根芽:

             劝你珠宝早留下,

             免得两家动杀法。

李克用  (白)     着打!

(李克用、周德威同起打,周德威、四下手同败下,李克用、四龙套同追下。老军甲上。)

老军甲  (西皮摇板)  两国交锋龙虎斗,

             一来一往统貔貅。

             甩开大步高坡走,

             擂鼓催军不停留。

(周德威上。)

周德威  (西皮摇板)  李克用武艺果然好。

             他的刀法比我高。

             开弓便把箭放了,

(周德威放箭,下。李克用上,接箭。)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接过雕翎箭一根。

             周德威小儿心毒狠,

             暗算无常放雕翎。

(李克用下。老军甲擂鼓。周德威上。)

周德威  (西皮摇板)  某家放了箭一根,

             老儿倒有接箭能。

             二次开弓放雕翎,

(周德威放箭,下。李克用上,接箭。)

李克用  (西皮摇板)  接过雕翎箭二根。

             周德威箭法不算准,

             圣人门前卖经文。

(李克用下。周德威上。)

周德威  (西皮摇板)  某家连放箭二根,

             射不着老将心内惊。

             催马来在战场等,

(李克用上。)

李克用  (西皮摇板)  败阵潜逃不算能。

     (白)     周德威,尓战又不战,降又不降,站在那里,又施什么诡计?

(四龙套、四下手自两边分上。)

周德威  (白)     李克用,你我马上武艺俱是一样。你敢与我下马比箭?

李克用  (白)     箭么?孤家也曾领教过了。

周德威  (白)     不是那样射法。

李克用  (白)     怎样的射法?

周德威  (白)     百步之外,立一高竿,高竿之上,悬挂金钱一枚,马鞭一条。哪家射得金钱响亮,马鞭坠地,方算英雄好汉。

李克用  (白)     好,哪家先射?

周德威  (白)     某家先射。

李克用  (白)     你先射来,孤家观看。

(李克用、周德威同下马。)

周德威  (白)     众喽啰,立起高竿者!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同立高竿。)

周德威  (西皮摇板)  龙争虎斗言非谎,

             两家比箭停刀枪。

             开弓便把雕翎放——

(周德威放箭中。)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好箭!

周德威  (西皮摇板)  箭射金钱喜洋洋。

             不想标名中皇榜,

             弓开月满世无双。

             连次开弓雕翎放,

(周德威放二箭皆中。)

周德威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再叫克用听端详。

     (白)     李克用,某家三箭俱已射中。你也射来,某家观看。

李克用  (白)     闪开了!

     (西皮摇板)  量尓不是汉李广,

             养由基再生又何妨?

             箭搭弯弓仔细观望——

(李克用搭箭欲射。)

老军甲  (白)     高啦!

(李克用搭箭欲射。)

老军甲  (白)     矮啦!

李克用  (白)     呃!

     (西皮摇板)  老眼昏花为哪桩?

             眉头一皱心暗想,

     (白)     有了!

     (西皮摇板)  忽然一计上心房。

周德威  (白)     李克用,为何停箭不射?

李克用  (白)     周德威,照你这样射法,不算为奇,它乃是个死物。

周德威  (白)     怎见得是死物?

李克用  (白)     百步之外,立一高竿,挂一金钱,静等箭射,它又不能闪躲,岂不是死物?

周德威  (白)     这战场之上,哪有什么活物?

(〖内鸟鸣声〗。)

李克用  (白)     你抬头观看,空中什么喊叫?

周德威  (白)     乃是雕鸟。

李克用  (白)     好哇!孤要一箭射双雕落地,你看如何?

周德威  (白)     你若射得双雕落地,俺便马前归顺;你若射它不着,珠宝与俺留下,放你过去。

李克用  (白)     嘿嘿,你这个娃娃,口口声声,惦记孤的珠宝。尓闪开了!

     (西皮散板)  手执弓箭立疆场,

             不由克用喜洋洋。

             满满搭上朱红扣,

(李克用射双雕齐落。)

李克用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箭射双雕落平阳。

周德威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一箭双雕落平阳,

             倒叫某家着了慌。

             扳鞍认镫把马上,

(周德威忙上马。十太保、李嗣源同上,同阻周德威。)

周德威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众家太保似虎狼。

             人来与爷带丝缰,

             我只得含羞带愧来归降。

李克用  (白)     快快请起!

周德威  (白)     请父王上山,查点粮草,

李克用  (白)     不必查点。周德威,随孤回营!

周德威  (白)     遵命!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01 ┊ 字数:1万5263 ┊ 最后更新:2024-05-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