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宇宙锋》

主要角色
赵艳容:旦,梳大头线帘子、点翠头面、带抱头联、小白绸条、团花蓝披或黑披、衬青褶子、花边腰包、彩裤、彩鞋;金殿一场换戴凤冠、红蟒、玉带
赵高:净,相巾、黪满、紫开氅、衬素褶子、红彩裤、厚底;金殿一场换相纱、黑蟒、玉带。
秦二世:小生,九龙冠、黄披、黄素褶子、红彩裤、厚底;金殿一场换王帽、黄蟒、玉带
哑奴:旦,梳大头抓髻线帘子、水钻头面、裤袄、大坎肩、白腰巾、彩鞋
门官:丑,圆纱、黑吊搭、青褶子、红彩裤、大布袜、朝方
二太监:杂,太监帽、花褶子、彩裤、厚底
朝臣甲:净,尖纱、黑满、蓝蟒、玉带、红彩裤、厚底
朝臣乙:丑:圆纱、黑吊搭、红蟒、玉带、红彩裤、朝方
朝臣丙:生,中纱、黑三、白蟒、玉带、红彩裤、厚底
朝臣丁:生,中纱、黪三、白蟒、玉带、红彩裤、厚底
四御林军:杂,大铠服、罐子盔(武士盔)、红彩裤、薄底
四小太监:杂,太监帽、太监衣、红彩裤、薄底
车夫:杂,太监帽、花褶子、红彩裤、厚底

《宇宙锋》梅兰芳饰赵艳容
《宇宙锋》梅兰芳饰赵艳容
情节
秦朝二世胡亥时,权臣赵高素与大臣匡洪不和。赵高为了笼络匡家,将自己女儿赵艳容许配匡洪之子匡扶为妻。外地献鹿,赵高认为这是观测众大臣趋向的好时机,他指鹿为马,群臣惧权多顺其意。唯匡洪不趋炎附势敢于怒斥赵高。此事被赵高怀恨在心,于是定计,命人盗取秦二世御赐给匡洪的宝剑“宇宙锋”,以此剑行刺秦二世,秦二世见剑大怒,下诏将匡洪全家打入天牢,只有匡扶在妻子的帮助下逃亡出走。此后赵艳容被其父接回府中居住。某日夜,秦二世突至赵府,见赵艳容貌美,欲纳为嫔妃,赵高喜诺,赵艳容得知矢志不从,在哑奴提示下,碎衣毁容,装疯。次日,秦二世闻赵艳容忽患疯癫不信,命赵高带女上殿,查看真假。赵艳容在金殿,临危不惧,从容冷静,以疯狂之态,痛斥秦二世荒淫无道,秦二世误以为赵艳容真疯。因此,她才方免此难。

根据《京剧流派剧目荟萃》第一辑:梅兰芳演出本整理

录入:张凌霄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3.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撤锣〗接〖小锣帽子头〗。赵高自上场门上。[1]

赵高   (引子)    月影满纱窗,梅花照粉墙。

(〖小锣归位〗。赵高归小座。)

赵高   (念)     人道老夫奸,我笑世人偏。若无良谋智,焉能富贵全。

(〖小锣住头〗。门官自下场门暗上。)

赵高   (白)     老夫,赵高。

(〖小锣一击〗。)

赵高   (白)     二世驾前为臣,官居首相,满朝文武皆跪,唯有匡洪与我不和。俺想计想策,将我女儿,许配他子为妻,两家和好,待图大业。不想匡洪老儿还是与我不合,因此,定下一计,将御赐宝剑“宇宙锋”命人盗回,刺王杀驾,万岁大怒。将他拿问天牢,然后抄杀他的满门,将我女儿接回府来。今早朝罢而归,有人报道,匡府有个家人,名唤赵忠,扮做匡扶的模样,被校尉误伤性命而死。我那女儿,在众目之下,哭那赵忠一声丈夫,不知可有此事?不免将女儿唤出,问个明白。

             来!

门官   (白)     有。

赵高   (白)     后堂传话,请小姐出堂。

门官   (白)     是。

             后堂传话,请小姐出堂。

哑奴   (内白)    啊吧,啊吧。

(〖旦上场〗。哑奴自上场门上,赵艳容随上,抖左袖,再将左袖提起。)

赵艳容  (引子)    杜鹃枝头泣,血泪暗悲啼。

(赵艳容拭泪。〖旦上场〗。赵艳容从右台口归到台中。)

赵艳容  (白)     参见爹爹。

赵高   (白)     罢了,坐下。

赵艳容  (白)     告坐。

(〖小锣一击〗。赵艳容归小边跨椅坐。)

赵艳容  (白)     唤女儿出堂,有何吩咐?

(赵艳容双手摊掌。)

赵高   (白)     为父朝罢而归,有人报道,我儿哭那赵忠一声丈夫,可有此事呀?

赵艳容  (白)     爹爹此言差矣!

(赵艳容双摆手。)

赵高   (白)     何差?

赵艳容  (白)     儿亲眼见夫被校尉杀死——

(赵艳容右手立掌做刀状。)

赵艳容  (白)     想那赵忠——

(赵艳容向台口双指。)

赵艳容  (白)     他是甚等样人,儿岂能叫他一声丈夫,并无此事。

(赵艳容摆手,摇头不认。)

赵高   (白)     原来如此。

(赵高略点头。赵艳容稍一思索。)

赵艳容  (白)     啊——爹爹。

赵高   (白)     嗯。

赵艳容  (白)     儿夫已死,公公年迈——

(赵艳容双手拱请式。)

赵艳容  (白)     万望爹爹看在女儿的份上——

(赵艳容双手抚胸。)

赵艳容  (白)     奏免匡家之罪。

(赵艳容右手向前指出。赵高略沉思。)

赵高   (白)     也罢,今晚灯下修本,明日早朝启奏万岁,与我儿改过匡家之罪也就是了。

(赵艳容绝望中逢生机,欣喜地站起。)

赵艳容  (白)     此乃爹爹恩德。

(赵艳容施礼。)

赵艳容  (白)     哑奴。

哑奴   (白)     啊吧,啊吧。

赵艳容  (白)     溶墨伺候!

(赵艳容右手向哑奴示意溶墨姿态。)

哑奴   (白)     啊吧,啊吧。

(哑奴点头表示明白,并急走两步将椅子搬到桌后,随即走到小边桌角溶墨。赵艳容左转身,面向台后。赵艳容双抖袖,向桌前去。赵艳容面向台前,站在小边。)

赵艳容  (西皮原板)  老爹爹发恩德——

(赵艳容双手拱请式。)

赵艳容  (西皮原板)  将本修上,

(赵艳容右手向里翻腕托掌式亮相。向椅子走去,右转身坐下,左手扶鬓看修本,哑奴站在椅旁。)

赵艳容  (西皮原板)  明早朝上金殿面奏吾皇。

(赵艳容右手拉左袖拱请式。赵艳容与哑奴交流,示意赵高已给皇上修本,哑奴高兴地点点头,随后赵艳容扶鬓看修本。)

赵艳容  (西皮原板)  倘若是有道君——

(赵艳容右手拉左袖拱请式。)

赵艳容  (西皮原板)  皇恩浩荡,

(赵艳容观看赵高修本。)

赵艳容  (西皮原板)  观此本免了儿——

(赵艳容右手抚胸。)

赵艳容  (西皮原板)  一门祸——

(赵艳容右手向前指出。)

赵艳容  (西皮原板)  殃。

(赵艳容左手摊掌。赵艳容看修本,与赵高交流感情。)

秦二世  (内白)    摆驾!

(〖小锣抽头〗。太监持灯自上场门上,站好。秦二世自上场门上。)

秦二世  (西皮摇板)  适才间观花灯与民同庆,

             信步儿来至在相府门庭。

(门官自下场门暗上。)

门官   (白)     参见万岁。

(门官跪。)

秦二世  (白)     赵相国可在府中?

门官   (白)     现在后堂,可用通禀?

秦二世  (白)     不同通禀,你且回避。

门官   (白)     领旨。

(〖小锣一击〗。门官自下场门下。)

秦二世  (白)     内侍。

太监   (白)     有。

秦二世  (白)     掩灯而进!

(秦二世左手抖袖。〖小锣一击〗,〖凤点头〗。)

秦二世  (西皮摇板)  内侍掩灯相府进,

(〖小锣抽头〗。太监以袖掩灯带路,进府门,秦二世随后跟着走。挖向大边太监站立。〖小锣一击〗。秦二世双手背袖,凝视呆望赵艳容。哑奴见状。)

哑奴   (白)     啊吧,啊吧!

(赵高抬头见秦二世。赵高急切。)

赵高   (白)     哎呀,回避了!

(〖小锣一击〗。哑奴忙引赵艳容自上场门同下。赵高走出桌外。)

赵高   (白)     老臣接驾。

(赵高施礼。)

秦二世  (白)     呀。

(〖小锣凤点头〗。)

秦二世  (西皮摇板)  灯光之下一美人。

(秦二世右手撩起,变托掌,入座。)

赵高   (白)     参见万岁。

(赵高跪。)

秦二世  (白)     卿家平身。

赵高   (白)     谢万岁。

(〖小锣一击〗。赵高站起在小边站立。)

秦二世  (白)     卿家在此做甚?

赵高   (白)     在此修本,我主龙目御览。

(赵高双手将本交于秦二世,秦二世接本。)

秦二世  (白)     待寡人看来。

(〖小锣一击〗。秦二世看本。)

秦二世  (白)     原来为匡家之事,寡人一概不究。

赵高   (白)     我主有道明君。

(赵高施礼。)

秦二世  (白)     啊,御家。

赵高   (白)     嗯。

秦二世  (白)     适才灯火之下,见一美貌女子,她是何人?

赵高   (白)     为臣小女,匡扶之妻。

秦二世  (白)     喔,想那匡扶已死,岂不误了令嫒的青春,寡人有意将她宣进宫去,同掌山河。

赵高   (白)     明日早朝送进宫去,陪王伴驾。

秦二世  (白)     如此卿家听封。

赵高   (白)     臣。

(赵高跪。)

秦二世  (白)     封你当朝太师。

赵高   (白)     谢主龙恩。

(赵高起。)

秦二世  (白)     内侍。

太监   (白)     有。

秦二世  (白)     掌灯回宫。

太监   (白)     啊。

(〖小锣凤点头〗。)

秦二世  (西皮摇板)  心中满意回宫去,

(〖小锣抽头〗。秦二世出门向下场门走去,右转身,向前走至左台口。)

秦二世  (西皮摇板)  明日早朝会美人。

赵高   (白)     送驾。

(赵高施礼。〖小锣一击〗。)

秦二世  (白)     免。

(〖小锣一击〗。太监引秦二世同下。〖小锣一击〗。哑奴上,见秦二世已走,向上场门招手要赵艳容出来。)

哑奴   (白)     啊吧,啊吧。

(〖小锣一击〗。赵艳容自上场门上,以手式问哑奴秦二世可走?哑奴点头。〖小锣一击〗。赵艳容向堂前望去。〖小锣二击〗。赵艳容向前走两步向赵高施礼,赵高归小坐。)

赵艳容  (白)     啊,爹爹。

(赵高高兴。)

赵高   (白)     儿呀,坐下,坐下!

     (笑)     哈哈哈……

(〖小锣一击〗。赵高、赵艳容同坐。)

赵艳容  (白)     啊,爹爹。

赵高   (白)     啊。

赵艳容  (白)     方才圣驾到此,所为何事?

(赵艳容双手摊掌。)

赵高   (白)     是为匡家之事,为父保本,万岁一概不究。

赵艳容  (白)     真乃有道明君。

赵高   (白)     着哇,有道明君。恭喜我儿,贺喜我儿。

赵艳容  (白)     啊。

(〖小锣一击〗。)

赵艳容  (白)     女儿喜从何来?

赵高   (白)     适才万岁在灯光下,见我女儿生得美貌,意欲纳进宫去,做为嫔妃,岂不是大大一喜?

(赵艳容急切。)

赵艳容  (白)     爹爹,你,你,你……

(赵艳容左手指赵高。)

赵艳容  (白)     是怎样回复圣旨呢?

(赵艳容双手摊掌。)

赵高   (白)     明日早朝送进宫去!

(赵艳容右手拭泪,扬袖变单折袖。)

赵艳容  (叫头)    爹爹呀!

     (白)     你乃当朝首相——

(赵艳容双手拱请式。)

赵艳容  (白)     位列三台——

(赵艳容伸出三指。)

赵艳容  (白)     连这羞恶之心——

(〖一击〗。赵艳容用手抚胸。)

赵艳容  (白)     你,你、你都无有了么?

(〖纽丝〗。赵艳容以左手指赵高,右手拭泪,抖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老爹爹再朝中官高爵显,

(赵艳容双手拱请式。〖仓〗。)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却为何贪富贵不顾羞惭。

(赵艳容摆手,摇头。〖住头〗。赵艳容先抖左袖,后抖右袖。)

赵高   (白)     儿啊,你敢违背父命么?

(赵高双手托髯,目视赵艳容。赵艳容先走双扬袖,再变双折袖。)

赵艳容  (叫头)    爹爹呀!

(赵艳容双袖抖下。)

赵艳容  (白)     有道是先嫁由父母,后嫁由自身。

(赵艳容抚胸。)

赵艳容  (白)     此事只怕就由不得你——

(赵艳容左手折袖。)

赵艳容  (白)     了。

(赵艳容右手折袖。)

赵高   (白)     怎么由不得我?

(〖纽丝凤点头〗。赵艳容双手摆动,先抖右袖,后抖左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想当初嫁儿身已从父愿,

(赵艳容怒视赵高。〖仓〗。)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到如今还叫儿争宠君前。

(〖住头〗。赵艳容右手拭泪,左手单抖袖。)

赵高   (白)     你敢违抗圣旨?

(赵艳容右手托月,后双手折袖。)

赵艳容  (叫头)    爹爹呀!

     (白)     慢说是圣旨,就是钢刀——

(〖撕边一击〗。赵艳容右手立掌做刀状。)

赵艳容  (白)     将儿的头斩了下来——

(赵艳容以右手指右额头上方。)

赵艳容  (白)     也是断断不能依从的呀!

赵高   (白)     哎呀!

(〖纽丝凤点头〗。赵艳容双手向左甩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见此情我这里——

(赵艳容左手抬起,右手指赵高。)

赵艳容  (西皮散板)  不敢怠慢,

(赵艳容左手抬起,摆右手。〖仓〗。)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必须要定巧计——

(赵艳容左手抬起,右手下指。)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才得——

(赵艳容左手扶鬓思考。)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安然。

(赵艳容双手摊开后合拢搓掌。哑奴示意让赵艳容装疯。〖纽丝凤点头〗。赵艳容急抖右袖拦哑奴,向赵高望去。赵艳容向前走两步,沉思。)

赵艳容  (西皮散板)  见哑奴——

(赵艳容右手抬起,左手指哑奴。〖仓〗。)

赵艳容  (西皮散板)  他教我——

(赵艳容双手抚胸。〖顷仓〗。赵艳容右手指右额头上方。)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把乌云扯乱,

(赵艳容右手抖动。〖八答仓〗。赵艳容双手扬袖、右转身,右手盖袖,右手在胸前单折袖;左手撑袖。〖阴锣〗。赵艳容自上场门下,哑奴见状,向赵高做手势埋怨赵高,赵高不耐烦拂袖。〖急急风〗。赵艳容斜披蓝披,以右手拉左袖遮面自上场门上,向左转一小圆圈。〖八答仓〗。赵艳容双手抖动拉水袖亮相,额上画二道血痕。)

赵艳容  (白)     喂呀……

(〖纽丝凤点头〗。赵艳容以袖遮面拭泪。)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抓花容——

(赵艳容右手拉甩发,左手拉线帘亮相。)
(〖仓〗。)

赵艳容  (西皮散板)  脱绣鞋——

(赵艳容半蹲身走左右绕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扯破了——

(赵艳容双折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衣衫。

(〖住头〗。赵艳容先抖左袖后抖右袖站立右台口。)

哑奴   (白)     啊吧,啊吧。

(哑奴向赵高示意赵艳容的动态。)

赵高   (白)     这是怎么样了,你莫非要疯了吗?

(〖纽丝凤点头〗。赵艳容双手向外反折袖后双手叉腰,双手冲拳式杵向赵高。)

赵艳容  (西皮散板)  他那里道我疯——

(赵艳容左手抬起,右手按掌。)

赵艳容  (西皮散板)  随机应变,

(〖仓〗。)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倒卧在尘埃地就信口胡言。

(赵艳容右转身双袖折起成斜托袖,徐徐下蹲。〖住头〗。赵高、哑奴连忙向前扶赵艳容。)

赵高   (白)     儿啊,起来,起来,起来,起来,儿啊,你当真的疯了哇?

(〖小锣一击〗。)

赵艳容  (笑)     哈哈!

(〖令台〗。赵艳容面向赵高。)

赵艳容  (笑)     哈哈!

(〖令台〗。赵艳容向前台。)

赵艳容  (笑)     啊——

(〖台〗。)

赵艳容  (笑)     哈哈……

(〖小锣圆场〗。赵艳容用左袖盖赵高,双手拍掌向左转身走到上场门;赵高挖向大边。〖小锣一击〗。哑奴暗示,赵艳容急阻止。)

赵高   (白)     哎呀!哎呀!

赵艳容  (白)     我要上天!

(赵艳容左手指向左台口上方,上右步。)

赵艳容  (白)     我要上天!

(赵艳容右手指向左台口上方,上左步。)

赵艳容  (白)     我要上天!

(赵艳容双手指向左台口上方,上三步至台中右踏步。)

赵高   (白)     哎呀,儿呀!

(〖小锣一击〗。赵高看赵艳容。)

赵高   (白)     天高上不去呀!

赵艳容  (白)     噢——

(〖小锣一击〗。赵艳容左手扬袖。)

赵艳容  (白)     上不去!

(赵艳容右袖反折抬至额头,左手向左台口上方指出。)

赵高   (白)     嗯,上不去!

赵艳容  (白)     啊,哈哈……

(〖小锣长丝头〗。赵艳容左扬右盖袖,左转身走到下场门,赵高、哑奴同随走。〖小锣一击〗。赵艳容看赵高。)

赵艳容  (白)     我要入地——

(赵艳容右手向右台口下方指出,上左步。)

赵艳容  (白)     我要入地——

(赵艳容左手向右台口下方指出,上右步。)

赵艳容  (白)     我要入地!

(赵艳容左撑袖,右手指向右台口下方,上三步成左踏步。)

赵高   (白)     哎呀,儿呀!

(〖小锣一击〗。赵高看赵艳容。)

赵高   (白)     地厚无门下不去呀!

赵艳容  (白)     噢!

(〖小锣一击〗。赵艳容右手扬袖。)

赵艳容  (白)     下不去!

(赵艳容双手反折袖向右台口下方探出。)

赵高   (白)     嗯,下不去!

赵艳容  (笑)     啊,哈哈……

(〖小锣长丝头〗。赵艳容双手拍掌,右转身走到上场门。〖小锣一击〗。哑奴暗示,赵艳容急拦阻。)

赵艳容  (白)     啊,爹爹。

(赵艳容走两步至台中。)

赵高   (白)     喔。

赵艳容  (白)     你是我的……

(赵艳容双手捧住赵高的髯口。)

赵高   (白)     爹爹呀。

赵艳容  (白)     儿呀!

(赵艳容左手拍赵高右肩,左手捏住髯梢,右手揪赵高的髯梢。赵高疼痛。)

赵高   (白)     嗳唷,嗳唷,嗳唷,呸!

(〖小锣帽子头〗。赵艳容右手捏住揪下的胡须,向右转身。赵高归坐。赵艳容双手拉住赵高胡须,将胡须吹得飘拂起来,随即双手分别扬袖,左转身,偷视赵高的神色,哑奴做手势取笑赵高,赵高懊丧地拂袖。)

赵艳容  (反二黄慢板) 我这里做假意儿懒睁杏眼,

(赵艳容左手抬起,右手指赵高,左手不落,右手抚胸,缓缓回头,观察赵高的神色;右手抖袖左手托掌右手拉左袖,右手弹泪式,右手托掌左手拿袖,双手甩袖。赵艳容和哑奴交流感情,哑奴暗示,赵艳容以右袖遮之,右转身。)

赵艳容  (反二黄慢板) 摇摇摆摆摆摇扭捏向前。

(赵艳容右撑袖左摆袖,左撑袖右摆袖,抖左袖,右手拉左袖,从右台口至左台后,又返回右台口共走一椭圆形,向赵高左右扬袖,左转身半蹲斜托袖亮相。)

赵艳容  (白)     官人来了!官人在哪里?官人在哪里?哎呀,官人哪!

(赵艳容向里盖袖拱请式。)

赵艳容  (反二黄慢板) 我只得把官人一声来唤,

(赵艳容左手抬起,右手抚胸,双手指赵高;赵艳容感到羞于出口,左手抬起,右手指赵高,看哑奴,哑奴要赵艳容不可犹豫,赵艳容看赵高,想到自己处境,决心下定,右手抖袖,左手托掌。)

赵艳容  (反二黄慢板) 一声来唤,

(赵艳容右手单指式,向赵高坐的位置后退,面带羞涩之神气脚步稍停顿;决心下定,抖右袖;向后靠身退五步;上右步横走四步,左撑袖,右手招唤赵高。)

赵艳容  (反二黄慢板) 奴的夫哇!

(赵艳蓉左手扶赵高右肩,右手抚赵高胸,双手推动赵高身体微晃,随即双手折袖做抱状。〖小锣抽头〗接〖小锣夺头〗。赵艳容向赵高双甩袖,做羞状。哑奴示意,赵艳容抖右袖拦,看赵高。)

赵艳容  (白)     官人,这里来!

(赵艳容用左手拉住赵高的右手,走至正台口。)

赵艳容  (反二黄慢板) 随我到闺房内共话缠绵。

(赵艳容右手向右台口指出;双手反折袖指向台后正面;双手斜托袖;徐徐下蹲后渐渐起身;左手拉赵高右臂,右手在额头上方或单指式;徐徐下蹲;右手折袖,赵高右手盖下赵艳容左手,右手抖袖。)

赵高   (白)     哎呀!

赵艳容  (白)     打鬼呀!打鬼!

(赵艳容向右转身走到下场门;哑奴走到赵艳容身旁。)

赵艳容  (反二黄慢板) 那边厢又来了——

(赵艳容左手扶哑奴,右手单指;左手扶鬓观看。)

赵高   (夹白)    那是太湖石!

赵艳容  (反二黄慢板) 牛头马面,

(赵艳容双手八字式在额头上方托起;双手姿态不动徐徐下落。)

赵艳容  (白)     请了!

(赵艳容双手拱请式。)

赵艳容  (反二黄慢板) 玉皇爷驾瑞彩接我上天。

(赵艳容向左转走,走一小圈;右手折袖;抖右袖;反折右袖,反折左袖,双手向左台口指出。〖收头〗。)

赵高   (白)     搀了下去!

(〖一锤锣〗。赵艳容将水袖翻下,右手反折袖叉腰,怒视赵高。哑奴扶赵艳容自下场门同下。)

赵高   (白)     嘿!果然得了疯狂之症,将此事启奏万岁便了。哎呀,晦气也!

(〖一锤锣〗。赵高下。〖撤锣〗。)

【第二场】

(〖胡琴奏西皮小开门〗。四小太监、二大太监持云帚同上,同站门。秦二世上。)

秦二世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秦二世归大座,四朝臣自两边分上,同站横一字,同面朝里。)

四朝臣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四朝臣同施礼。)

秦二世  (白)     众卿平身。

四朝臣  (同白)    万万岁。

(四朝臣分八字站,赵高自上场门上。)

赵高   (白)     臣赵高见驾,吾皇万岁!

秦二世  (白)     平身。

赵高   (白)     万万岁!

(〖小开门收住〗。)

秦二世  (白)     啊,赵太师。

赵高   (白)     臣。

秦二世  (白)     卿女可曾带上金殿?

赵高   (白)     回臣小女,忽然得了疯狂之症,不饿能前来见君。

秦二世  (白)     啊!昨晚在灯光之下,看望还是好人,怎么得了疯狂之症?寡人不信。

赵高   (白)     这个……

秦二世  (白)     嗯,赐他龙车凤辇,带上金殿,寡人亲自观看。

赵高   (白)     领旨。

(〖五击头〗。赵高自上场门下。)

秦二世  (白)     内侍!

二大太监 (同白)    有。

秦二世  (白)     唤武士们上殿。

二大太监 (同白)    遵旨。

             武士们上殿哪。

四御林军 (内同白)   啊。

(〖冲头〗。四御林军持大刀自两边分上,同归横一字站,同面向里。)

四御林军 (同白)    参见万岁。

秦二世  (白)     殿角伺候。

(〖冲头〗。四御林军分开归八字站。〖散长锤〗。赵高、哑奴、赵艳容、太监持车旗同上。)

赵艳容  (西皮散板)  低着头下了这龙车凤辇,

(〖散长锤〗。赵艳容下凤辇,抖左袖,抖右袖。太监持车旗下。赵艳容向金殿望去。)

赵艳容  (西皮散板)  行一步来至在玉石阶前。

(赵艳容双手摊掌。哑奴暗示,赵艳容阻拦,转身向赵高架起双拳。〖散长锤〗。)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到如今顾不得——

(赵艳容右摆手。)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抛头露面,

(赵艳容右手在右额头上方成单指式。)

赵高   (白)     儿啊,随我上殿!

(〖散长锤〗。赵艳容向赵高架起双拳,怒视赵高亮冲拳式,随即右手抓袖,大摇大摆从右台口经台中走至左台口。右手反折袖、左手反折袖,双手背袖面朝秦二世;赵高配合动作走到右台口。)

赵艳容  (冷笑)    哈哈……

赵高   (白)     哎呀坏了!

(〖纽丝凤点头〗。赵艳容双手抖袖,面朝台前。)

赵艳容  (西皮散板)  看看这无道君——

(赵艳容右手抬起,左手指秦二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怎把旨传。

(〖住头〗。赵艳容右手抖袖站立。)

赵高   (白)     儿啊,上面就是万岁,前去见驾。

赵艳容  (白)     啊?

赵高   (白)     前去见驾。

赵艳容  (白)     见驾?

赵高   (白)     见驾。

赵艳容  (白)     我晓得!

(〖小锣一击〗。赵艳容右手扬袖。〖小锣一击〗。赵艳容以右水袖掸鞋。〖小锣一击〗。赵艳容以左水袖掸鞋。〖小锣一击〗。赵艳容以左手食指朝上,从额头上方正中笔直划下。)

赵高   (白)     啊,这做什么?

赵艳容  (白)     哟!

(赵艳容面向秦二世。)

赵艳容  (白)     上面坐的敢莫是皇帝老官么——

(赵艳容右手扬袖。)

赵艳容  (白)     恭喜你万福——

(赵艳容拱请式。)

赵艳容  (白)     贺喜你发财呀!

(赵艳容双手抓袖架起,忸怩向前走几步。)

秦二世  (白)     嗯!

(〖小锣一击〗。)

秦二世  (白)     见了寡人因何不跪?

赵艳容  (白)     有道是,这大人不下位_

(赵艳容右手指秦二世。)

赵艳容  (白)     我生员么——

(赵艳容以右手指自己鼻子。)

赵艳容  (白)     喏喏喏——

(赵艳容用右手轻拍自己稍抬的右腿顺势食指在鼻孔下面抹一下。)

赵艳容  (白)     是不跪的——

(赵艳容左手拉右袖,右转身走一小圈。)

赵艳容  (白)     哟!

(赵艳容左手拉右袖,右手下指亮住。〖小锣一击〗。)

秦二世  (白)     哎呀呀,果然疯颠,倒叫寡人好笑哇,哈哈……

(〖小锣一击〗。赵艳容略沉思。)

赵艳容  (白)     哎呀,我也好笑哇,哈哈……

(赵艳容双手拍掌;左转身走一小圆圈。)

秦二世  (白)     嗯!

(〖小锣一击〗。)

秦二世  (白)     寡人笑你疯颠,你笑寡人何来呀?

赵艳容  (白)     你笑我疯颠——

(赵艳容以右手指自己。)

赵艳容  (白)     我就笑你荒淫无道!

(〖撕边一击〗。赵艳容右手指秦二世,右抖袖。)

秦二世  (白)     嗯——寡人有道,怎说无道?

赵艳容  (白)     啊,列位大人——

(赵艳容双手拱请式。)

赵艳容  (白)     老哥!

(赵艳容以右手扶赵高肩。)

赵高   (白)     唉。

赵艳容  (白)     你等听了。

(〖归位〗。赵艳容左手向前指出,右手推赵高后,双手抖袖。)

赵艳容  (白)     想先皇当年——

(赵艳容双手拱请式。)

赵艳容  (白)     东封泰岱——

(赵艳容双手向左台口方向指出。)

赵艳容  (白)     西建咸阳——

(赵艳容双手向右台口方向指出。)

赵艳容  (白)     南收五岭——

(赵艳容左、右扬袖。)

赵艳容  (白)     北造万里长城——

(赵艳容左转身右手撑袖,左手向前单指。〖二三锣〗。赵艳容双手抖袖。)

赵艳容  (白)     指望江山万代——

(赵艳容向右台口指出。)

赵艳容  (白)     永保平安——

(赵艳容双手拱请式。)

赵艳容  (白)     不想被你这昏王逍遥享受——

(赵艳容右手扬袖后,指秦二世。)

赵艳容  (白)     不理朝纲——

(赵艳容摆右手。)
(〖二三锣〗。赵艳容先抖左袖,再抖右袖。)

赵艳容  (白)     我想这天下乃人人之天下——

(赵艳容双袖提起,右手按掌继走三掸手。)

赵艳容  (白)     非你一人之天下。

(〖一击〗。赵艳容双手朝秦二世指出。)

赵艳容  (白)     似你这样任用奸佞——

(赵艳容右手指赵高。)

赵艳容  (白)     沉迷酒色——

(赵艳容右手摊掌。)

赵艳容  (白)     这江山,你家未必坐得长久哟!

(赵艳容从右台口经台中走到左台口。〖纽丝凤点头〗。赵艳容右甩袖,左抖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这昏王失仁义民心大变,

(赵艳容双手按掌。〖仓〗。)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听谗言——

(赵艳容右手指赵高。)

赵艳容  (西皮散板)  贬忠良败坏了江山。

(赵艳容右手折袖,左手折袖。〖住头〗。赵艳容双手抖袖,右手单折袖后立即抖袖。)

秦二世  (白)     这样疯颠,哪里容得——

             武士们!

四御林军 (同白)    有!

(〖一击〗。)

秦二世  (白)     刀门架起!

四御林军 (同白)    啊!

(〖撕边一击〗。赵艳容右转身归台中,右手撑袖,左手折袖亮相,四御林军同持刀门架起。)

赵艳容  (白)     唗!

(〖一击〗。赵艳容右手抖袖。)

赵艳容  (白)     唗!

(〖一击〗。赵艳容左手抖袖。)

赵艳容  (白)     我把你们这些狐假虎威的强盗——

(〖一击〗。赵艳容指右边二御林军。)

赵艳容  (白)     狗仗人势的奴才——

(〖住头〗。赵艳容指左边二御林军,抖左袖。)

赵艳容  (白)     我乃当朝丞相之女——

(赵艳容双手抚胸。)

赵艳容  (白)     指挥老爷之妻——

(赵艳容右手托袖。)

赵艳容  (白)     岂容你们这等放肆!

(〖一击〗。赵艳容右手抖袖。)

赵艳容  (白)     大胆!

(〖撕边一击〗。赵艳容双手向右指二御林军。)

赵艳容  (白)     记打!

(〖一击〗。赵艳容双手向左指二御林军。)

赵艳容  (白)     记责啦!

(赵艳容右手指左边二御林军。四御林军同回原地站。〖纽丝凤点头〗。赵艳容双手扬袖成斜托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怒冲冲我把这云鬓——

(赵艳容左手拉右袖,右手在额头上方单指。)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扯乱,

(〖阴锣〗。赵艳容左转身,摘凤冠向秦二世扔去,大边站的大太监甲急接。赵艳容右转身脱蟒扔与小边站的大太监乙。)

赵艳容  (笑)     哈哈……

(赵艳容双手拍掌。〖快纽丝〗。赵艳容双手抖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气得我咬牙关火上眉间。

(赵艳容双手提袖。〖仓〗。)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我手中有兵刃——

(赵艳容双手折袖做冲掌式。)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决一死战,

             把这些众狂徒斩首在马前。

(赵艳容左转身一圈,右手折袖举起,左手向前指出。〖住头〗。赵艳容双抱肩袖。)

秦二世  (白)     再若疯颠,斩头来见!

(〖一击〗。)

赵艳容  (白)     哎呀呀,我也不知道这皇帝老官——

(赵艳容右手指秦二世。)

赵艳容  (白)     有多大的脸面——

(赵艳容右手托掌,左手拉右袖。)

赵艳容  (白)     动不动就要斩人的首级下来!你可晓得?这人的首级斩了下来——

(赵艳容用左手扶鬓。)

赵艳容  (白)     他……还能长得上么!

(赵艳容右手向前指出。)

赵高   (白)     哎呀儿呀!

(〖撕边一击〗。赵高走过去扶赵艳容右手。)

赵高   (白)     斩了下来就长不上了。

赵艳容  (白)     哦,长不上了?

赵高   (白)     长不上了。

(赵高以左手指赵艳容。)

赵艳容  (白)     呃,爹爹。

赵高   (白)     哦,明白了。

赵艳容  (哭头)    啊——

(赵艳容左手撑袖,双手拉住赵高左手,左手抖袖,再撑袖。)

赵艳容  (哭头)    老哥哥我的儿!

(赵艳容右手推开赵高,赵高右甩袖。)

赵高   (白)     哎呀,又来了!

(〖纽丝凤点头〗。赵艳容归台中,左手背袖,右手端袖。)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此一番在金殿装疯弄险,

(赵艳容双手正折袖后,继而抖下成双反折袖,看秦二世。)

秦二世  (白)     赶下殿去!

(〖纽丝〗。四御林军同到右台口归一字,同向前遇赵艳容,赵艳容双手叉腰怒视四御林军,四御林军同后退,赵艳容下殿右抖袖。〖乱锤〗。赵艳容见哑奴双手折袖,哑奴急扶,赵艳容、哑奴同推磨,赵艳容哭。〖纽丝凤点头〗。赵艳荣左手扶哑奴肩。)

赵艳容  (西皮散板)  但不知——

(〖仓〗。)

赵艳容  (西皮散板)  何日里——

(赵艳容看哑奴。)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夫妻——

(赵艳容面向台前。)

赵艳容  (西皮散板)  团圆。

(〖龙冬衣答衣仓另切乙台仓〗。赵艳容左转身;哑奴右转身扶赵艳容向下场门缓步而去。〖冲头〗。赵艳容右转身;哑奴左转身。)

赵艳容  (叫头)    哈哈——

(赵艳容左高斜托袖。)

赵艳容  (叫头)    哈哈——

(赵艳容右斜托袖。)

赵艳容  (叫头)    啊哈哈。

(赵艳容左高斜托袖。〖冲头〗。赵艳容右折袖,继而抖下,左手抖袖后撑袖,左转身;哑奴右转身,扶赵艳容自下场门同下。)

赵高   (白)     老臣请罪。

(赵高跪。)

秦二世  (白)     罚俸三月。

赵高   (白)     谢主龙恩。

秦二世  (白)     退班。

(〖尾声〗。众人自两边分下。)
(完)

——————————
1. ^ 此戏初演时,赵高持扇上,五十年代始,将扇去掉。


浏览次数:361 ┊ 字数:1万1811 ┊ 最后更新:2022-12-1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