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宇宙锋》

主要角色
赵艳蓉:旦
赵高:净
秦二世:小生
哑奴:旦
门官:丑
朝官甲:生
朝官乙:净
朝官丙:生
朝官丁:丑

《宇宙锋》陈盛荪饰赵艳容
《宇宙锋》陈盛荪饰赵艳容
情节
秦二世(胡亥)荒淫无道。右丞相赵高专横弄权。赵高之女赵艳蓉与父亲两样心肠,夫家为赵高所害,公爹系于狱中,丈夫逃亡在外。赵艳蓉恳求父亲奏请皇上减轻夫家之罪。赵高灯下修本,秦二世观灯后路过相府,潜行入内,见赵女貌美,顿生艳羡之心,即命赵高次日将女儿送入宫中,封为贵妃。赵高喜出望外,向女儿报喜,赵艳蓉执意不从。在赵高的威迫之下,赵艳蓉接受丫鬟哑奴的暗示,佯做疯癫。于是,赵艳蓉以其独特方式与恶势力展开了斗争,对父权、皇权进行了坚决的反抗。次日,赵高奏女儿疯癫,无法进宫。秦二世不信,要当面验看。金殿之上,赵艳蓉疯态愈甚,大骂秦二世。秦二世始对赵女的疯癫确信不疑,只得快快收回成命,遣赵艳蓉回府。赵艳蓉从容下殿,大笑三声而去。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贝贝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7.0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赵高上。)

赵高   (念)     月影照纱窗,梅花绕粉墙。

(门官暗上。)

赵高   (念)     位列三台职,调和鼎鼐时。忠奸难分辨,朝中第一臣。

     (白)     老夫,赵高。秦室驾前为臣,可恨左班丞相匡洪与老夫作对,康建业定计将小女艳蓉许配他子匡扶为妻,指望共图大事,不想他还是与老夫不和。老夫命周缺去至他府,将圣上恩赐尚方宝剑“宇宙锋”盗回,刺杀圣上,因此匡家父子,满门受害。老夫将女儿接回府来。今日朝罢而归,闻听人言,匡扶有一家人,名叫赵忠,扮作匡扶模样,不想被校尉误伤命。我儿在众目之下,叫了家人一声丈夫,不知可有此事。不免将他唤出,问个明白。

             来!

门官   (白)     有!

赵高   (白)     二堂传话,有请小姐出堂。

门官   (白)     是!

(门官走至台口。)

门官   (白)     后堂传话,小姐出堂。

哑奴   (内白)    啊叭,啊叭!

(门官暗下。哑奴引赵艳蓉同上。)

赵艳蓉  (引子)    杜鹃枝头泣血泪,暗悲啼!

     (白)     参见爹爹!

赵高   (白)     罢了,一旁坐下。

赵艳蓉  (白)     告坐!

哑奴   (白)     啊叭,啊叭!

赵艳蓉  (白)     唤女儿出堂,有何吩咐?

赵高   (白)     儿呀!为父闻听人言,匡府有个家人,名唤赵忠,扮作匡扶模样,被校尉误伤性命而死。我儿在众目之下,叫那赵忠一声丈夫,可有此事?

赵艳蓉  (白)     爹爹此言差矣!

赵高   (白)     何差?

赵艳蓉  (白)     女儿亲眼看见丈夫被校尉杀死。想那赵忠,他是甚等样人,女儿岂能叫他一声丈夫!并无此事。

赵高   (白)     哦,哦!也罢!今晚灯下修本,明日早朝启奏万岁,与我儿改过匡家之罪,也就是了!

赵艳蓉  (白)     此乃爹爹恩德。

             哑奴!

哑奴   (白)     啊叭。啊叭!

赵艳蓉  (白)     溶墨伺候!

哑奴   (白)     啊叭。啊叭!

(赵高持笔修本,赵艳蓉起立。)

赵艳蓉  (西皮原板)  老爹爹发恩德将本修上,

             明早朝上金殿面奏吾皇。

             倘若是有道君皇恩浩荡,

             观此本免了儿一门祸殃。

(门官暗上。)

秦二世  (内白)    摆驾!

(大太监持红灯引秦二世同上。)

秦二世  (西皮摇板)  适才间观花灯与民同庆,

             信步儿来至在相府门庭。

(门官向秦二世施礼。)

门官   (白)     小官接驾!

秦二世  (白)     平身!你家相爷可在府中?

门官   (白)     现在书房修本,待小官通报。

秦二世  (白)     不用通报,你且回避!

门官   (白)     领旨!

(门官下。)

秦二世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秦二世  (白)     掩灯而进!

     (西皮摇板)  内侍臣掩灯相府进,

(大太监领秦二世同进。哑奴以手弹灯花,忽然看见秦二世。)

哑奴   (白)     啊叭!

(哑奴示意赵艳蓉避去。赵高、赵艳蓉同起立,赵高示意赵艳蓉回避。赵艳蓉、哑奴掩面同下。)

秦二世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灯光下见一个美貌佳人。

赵高   (白)     老臣接驾来迟,望乞恕罪。

(赵高跪。)

秦二世  (白)     平身!

赵高   (白)     谢万岁!

(赵高起立。)

秦二世  (白)     赐座!

赵高   (白)     谢座!

秦二世  (白)     卿家在此做甚?

赵高   (白)     在此修本,请我主龙目御览。

秦二世  (白)     呈上来!待寡人观看。

赵高   (白)     是!

(赵高呈本。)

秦二世  (白)     唔呼呀!原来为匡家之事,寡人开恩,恕他满门无罪就是。

赵高   (白)     我主真乃有道明君。

秦二世  (白)     爱卿!

赵高   (白)     臣。

秦二世  (白)     适才在灯光之下,见一美貌女子,她是何人哪?

赵高   (白)     老臣之女,匡扶之妻。

秦二世  (白)     匡扶已死,岂不有误她的青春,寡人有意将她宣进宫去,封为贵妃,同掌朝政,不知卿家意下如何?

赵高   (白)     明日早朝,送进宫去,陪王伴驾。

秦二世  (白)     如此卿家听封!

赵高   (白)     臣!

(赵高跪。)

秦二世  (白)     封卿掌朝太师。

赵高   (白)     谢主龙恩!

(赵高起立。)

秦二世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秦二世  (白)     掌灯回宫。

赵高   (白)     送驾回宫!

(赵高施礼。)

秦二世  (白)     卿家平身!

     (西皮摇板)  今日里得此女心中欢喜,

(大太监出门,下。赵高送出门。)

秦二世  (西皮摇板)  不料想与相国又结姻亲。

(秦二世下。赵高进门归坐。哑奴、赵艳蓉同上。)

赵高   (白)     儿呀!坐下,坐下!

     (笑)     哈哈哈……

赵艳蓉  (白)     啊爹爹!适才圣驾到此,所为何事?

赵高   (白)     适才万岁到此,看了为父的本章,是他言道,匡家之事一概不究。

赵艳蓉  (白)     真乃有道明君!

赵高   (白)     着哇!有道明君!恭喜我儿、贺喜我儿!

赵艳蓉  (白)     啊!女儿喜从何来呀?

赵高   (白)     适才万岁在灯光之下,见我儿生得美貌,意欲宣进宫去,做为贵妃,岂不是大大的一喜么?

赵艳蓉  (白)     爹爹你……是怎样回复圣旨?

赵高   (白)     明日早朝送进宫去!

(赵艳蓉起立。)

赵艳蓉  (白)     爹爹呀!你乃当朝首相,位列三台,连这羞恶之心,你……都无有了么?

赵高   (白)     嘿!

(赵高拂袖不悦。)

赵艳蓉  (西皮散板)  老爹爹在朝中官高爵显,

             却为何贪富贵不顾羞惭!

赵高   (白)     啊!难道你不遵父命?

赵艳蓉  (白)     爹爹呀!有道是先嫁由父母,后嫁由自身,此事只怕就由不得你了!

赵高   (白)     嘿!怎么由不得我!

(赵高拂袖不悦。)

赵艳蓉  (西皮散板)  想当初嫁儿身已从父愿,

             到如今还叫儿争宠君前!

赵高   (白)     你敢违抗圣旨?

赵艳蓉  (白)     爹爹呀!慢说是圣旨,就是钢刀将女儿的头斩下来,也是万万不能依从的呀!

赵高   (白)     嘿!好大的胆哪!

赵艳蓉  (西皮散板)  见此情我这里不敢怠慢,

             必须要定巧计才得安然。

(哑奴向赵艳蓉示意扯乱头发及衣裳。)

赵艳蓉  (白)     呀!

     (西皮散板)  见哑奴她教我把乌云扯乱,

     (白)     唉!

(赵艳蓉下。哑奴见赵艳蓉已去,向赵高比势:“你把她气坏了”,跺足。赵艳蓉以袖遮面上。)

赵艳蓉  (白)     喂呀!

     (西皮散板)  抓花容啊——

(赵艳蓉以手抓额,露出血痕。)

赵艳蓉  (西皮散板)  脱绣鞋扯破了衣衫!

(哑奴至赵高身侧,示意叫他看赵艳蓉。)

哑奴   (白)     啊叭!啊叭!

赵高   (白)     哎呀!这是哪里说起!待我看来。

(赵高向前。)

赵高   (白)     啊!儿呀!这是怎么样了?你莫非疯了么?

(赵艳蓉双手叉腰怒视赵高。)

赵艳蓉  (西皮散板)  听说疯我只得随机应变,

             倒卧在尘埃地信口胡言!

(哑奴向赵高指赵艳蓉。)

哑奴   (白)     啊叭,啊叭!

赵高   (白)     哎呀,无用的丫头!

             儿呀!起来,起来,起来!

(哑奴扶起赵艳蓉。)

赵高   (白)     儿呀!你当真地疯了么?

赵艳蓉  (白)     哈哈!

赵高   (白)     哟!

赵艳蓉  (笑)     哈哈!啊!哈哈哈……

(赵艳蓉双手拍掌走小圆场。)

赵艳蓉  (白)     我要入地!我要入地!我要入地!

赵高   (白)     儿呀!地厚无门下不去呀!

赵艳蓉  (白)     啊!下不去?

赵高   (白)     下不去!

赵艳蓉  (笑)     啊!啊哈哈哈……

(赵艳蓉做双手拍掌的疯癫状态走小圆场。哑奴向赵艳蓉示意:指赵高,让赵艳蓉叫赵高儿子。)

赵高   (白)     这是哪里说起!

(赵艳蓉领会哑奴的示意,无奈,走向赵高。)

赵艳蓉  (白)     啊爹爹!

(赵高满意。)

赵高   (白)     哎!

赵艳蓉  (白)     你是我的……

赵高   (白)     爹爹!

赵艳蓉  (白)     儿呀!

赵高   (白)     哎哟,哎哟!

(赵高怒恼地挥袖。)

赵高   (白)     呸!这还了得!胡言乱语,哎呀呀,成何体统!

赵艳蓉  (反二黄慢板) 我这里假意儿懒睁杏眼,

             摇摇摆摆摆摇忸怩向前。

赵高   (白)     这还了得!

(赵高拂袖。)

赵艳蓉  (反二黄慢板) 我只得把官人——

     (夹白)    官人来了!

哑奴   (白)     啊叭,啊叭,啊叭!

(哑奴示意在那边。赵艳蓉走向赵高。)

赵艳蓉  (反二黄慢板) 一声来唤,一声来唤,奴的夫啊!

赵高   (白)     哎呀呀!这是哪里说起!

(哑奴以指刮面,羞赵高。)

赵高   (白)     呸!

(赵高拂袖。赵艳蓉再向哑奴问计。哑奴示意:“你与他在闺房相亲相爱”。赵艳蓉无奈,走向赵高。)

赵艳蓉  (夹白)    爹爹这里来!

     (反二黄慢板) 随我到闺房内共话缠绵。

赵高   (白)     唉!

(赵高躲开赵艳蓉。)

赵艳蓉  (反二黄慢板) 那边厢又来了——

赵高   (夹白)    那是太湖石!

赵燕蓉  (反二黄慢板) 牛头马面,

             玉皇爷驾瑞彩接我上天。

     (笑)     啊哈哈哈哈……

赵高   (白)     哑奴!搀了下去!

(哑奴向前扶赵艳蓉,欲下。赵艳蓉翻回身面向赵高,双手叉腰做势。赵艳蓉、哑奴相扶同下。)

赵高   (白)     女儿忽然得了疯癫之症,待我将此事启奏万岁便了!唉!晦气呀!

(赵高下。)

【第二场】

(四太监、二大太监引秦二世同上。)

秦二世  (念)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四朝官自两边分暗上,赵高捧牙笏上。)

赵高   (白)     臣赵高见驾,吾皇万岁!

秦二世  (白)     平身!

赵高   (白)     万万岁!

(赵高起。)

秦二世  (白)     卿女可曾带上金殿?

赵高   (白)     臣启万岁:臣女昨晚忽然得了疯癫之症,不能前来见君。

秦二世  (白)     昨晚灯光之下,看她还是好人,怎么得了疯癫之症?寡人有些不信!

赵高   (白)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秦二世  (白)     赐她龙车凤辇,带上金殿,寡人观看。

赵高   (白)     领旨!

(赵高下殿,下。)

秦二世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奴卑在。

秦二世  (白)     武士们上殿。

大太监  (白)     领旨!

             武士们上殿哪!

(四武士持开门刀自两边分上。)

四武士  (同白)    参见万岁!

秦二世  (白)     殿角伺候!

四武士  (同白)    啊!

(赵高、哑奴同上,赵艳蓉乘车、车夫推车同上。)

赵艳蓉  (西皮散板)  低着头下了这龙车凤辇,

(车夫下。)

赵艳蓉  (西皮散板)  行一步来至在玉石阶前。

(哑奴向赵艳蓉示意:“装成男子走路”。哑奴下。)

赵艳蓉  (西皮散板)  到如今顾不得抛头露面,

赵高   (白)     儿呀!随我上殿!

(赵艳蓉学男子大步走路。)

赵高   (白)     哎呀!坏了!

赵艳蓉  (西皮散板)  看你这无道君怎把旨传!

(赵艳蓉进殿。)

赵高   (白)     儿呀!上面就是万岁,上前见驾!

赵艳蓉  (白)     还要见驾!我晓得!

(赵艳蓉以袖掸鞋,整冠。)

赵高   (白)     这做什么?

赵艳蓉  (白)     喂!

(赵艳蓉向秦二世拱手。)

赵艳蓉  (白)     上面坐的敢莫是皇帝老倌么?恭喜你万福,贺喜你发财哟!

赵高   (白)     哎呀,哎呀!

秦二世  (白)     哽……见了寡人,为何不跪?

赵艳蓉  (白)     有道是:大人不下位,生员么,喏喏喏,我是不跪的哟!

秦二世  (白)     果然疯癫,倒叫寡人好笑哇!哈哈哈……

赵艳蓉  (白)     我也好笑哇,哈哈哈……

秦二世  (白)     寡人笑你疯癫,你笑寡人何来?

赵高   (白)     哎哟!哎哟!

赵艳蓉  (白)     你笑得我疯癫,我就笑得你这荒淫无道!

秦二世  (白)     啊!怎见得寡人无道?

四朝官、

赵高   (同白)    我主乃有道明君。

秦二世  (白)     着哇!

赵艳蓉  (白)     列位大人!老哥!

(赵艳蓉指赵高。)

赵高   (白)     呃!

赵艳蓉  (白)     你等听了!想先皇当年,东封泰岱,西建咸阳,南修五岭,北造万里长城。指望江山万代,永保平安,不想你这昏王荒淫无道,不理朝纲。我想这天下,乃人人之天下,非你一人之天下!似你这样任用奸佞,沉迷酒色,这江山,你未必坐得长久哇!

秦二世  (白)     大胆!

赵艳蓉  (西皮散板)  这昏王失仁义民心大变,

             听谗言贬忠良败坏了江山。

赵高   (白)     啊万岁,看她如此疯癫,冲撞我主,就该将她治罪。

秦二世  (白)     如此美貌的女子,若是将她斩首,岂不可惜!待寡人惊吓于她。

             殿前武士,刀门架起!

(四武士同架起刀门。)

赵艳蓉  (白)     唗!大胆!我把你们这些狐假虎威的强盗!狗仗人势的奴才!我乃丞相之女,指挥老爷之妻,岂容你们这等放肆。大胆!记打!还要记——记责哟!

     (西皮散板)  怒气儿只得将云鬓扯乱,

(赵艳蓉摘掉凤冠,扔掉,脱下女蟒。)

赵艳蓉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气得我咬牙关火上眉尖。

             我手中有兵刃决一死战,

             把这些众狂徒就斩首在马前!

(赵艳蓉双手叉腰站立。秦二世暗示四武士撤去刀门。)

秦二世  (白)     再若疯癫,斩头来见!

赵艳蓉  (白)     哦哟哟!我也不知道这皇帝老倌有多大的脸面,动不动就要斩头来见。你可晓得,这人的首级斩了下来,他还长得上不成么?

赵高   (白)     首级斩了下来,就长不上了!

赵艳蓉  (白)     怎么?长不上了?

赵高   (白)     长不上了。

赵艳蓉  (白)     爹爹!

(赵高满足。)

赵高   (白)     噢!

赵艳蓉  (哭头)    啊!老哥哥!

赵高   (白)     诶!

赵艳蓉  (哭头)    我的儿呀!

赵高   (白)     哎呀!哎呀!

赵艳蓉  (西皮散板)  此一番在金殿装疯弄险,

(赵艳蓉下殿,转身怒视秦二世,转身见哑奴上,赵艳蓉、哑奴相扶。四武士同下。)

赵艳蓉  (西皮散板)  但不知何日里夫妻重圆。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赵艳蓉、哑奴相扶同下,赵高向秦二世下跪。)

赵高   (白)     老臣请罪!

秦二世  (白)     念你年迈,罚俸三月。退班!

赵高   (白)     谢主龙恩!

(四朝官、四太监自两边分下,秦二世下。赵高出殿,下。)
(完)


浏览次数:170 ┊ 字数:5705 ┊ 最后更新:2022-07-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