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金玉奴》

主要角色
金玉奴:旦
莫稽:小生
金松:丑
二杆:丑
林润:老生
林夫人:老旦

《金玉奴》孙盛武饰金松、吴素秋饰金玉奴、陈盛泰饰莫稽
《金玉奴》孙盛武饰金松、吴素秋饰金玉奴、陈盛泰饰莫稽
情节
秀才莫稽,生活潦倒,一日大雪,倒卧丐头金松门前。金松女金玉奴见怜,飨以豆汁。适金松归,料莫稽非久困之才,慨然以金玉奴许配莫稽为妻。婚后,金玉奴力劝莫稽应试。莫稽果得授江西德化县令。既赴任,船行中途,莫稽以金玉奴出身微贱,恐人轻视,趁黑夜将其推入江心,并赶走金松。金玉奴落江后,幸为江西巡抚林润所救,被收为义女。并找回金松同赴任所。林润到任时,莫稽来拜。林润凭媒招赘莫稽。花烛之夜,金玉奴预伏仆俾,棒打莫稽,历数其罪。后经林润解劝,夫妇重归于好。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路轲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07.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莫稽   (内白)    好冷哪!

(莫稽上。)

莫稽   (唱)     天寒冷打透了衣衫两袖,

             腹无食身无力气短肠抽。

     (白)     小生,莫稽,乃是本城一名秀才。只因家遭不幸,被天火烧了个片瓦无存。教书,无有学生;借贷,亲戚不见。走投无路,落在乞讨之中,倒有三日未曾用饭。天哪,天!我莫稽不久就是一个“倒卧”了!

     (唱)     可叹我满腹的文章锦绣,

             困顿在风尘中难以出头。

     (白)     哎呀!

     (唱)     一霎时腹内痛难以行走,

     (白)     爹娘啊!

     (唱)     读书人只落得倒卧街头。

(莫稽倒卧。)

金玉奴  (内白)    啊哈!

(金玉奴上。)

金玉奴  (念)     青春正二八,生长在贫家。绿窗春寂寞,空负貌如花。

     (白)     我,金玉奴,爹爹金松,乃是本城一个杆儿上的。今儿个他给人家照应喜事去啦,这般时候,还不见他老人家回来。是我放心不下,不免去到门口儿看看便了!

     (唱)     人生在天地间原有好丑,

             富与贵贫与贱莫要强求。

             金玉奴拿定了主意苦守,

             家虽贫总不失闺阁女流。

(金玉奴出门,见莫稽。)

金玉奴  (白)     哟,哪儿来的这么个“倒卧”呀!

莫稽   (白)     唔哟!

金玉奴  (白)     还有气儿哪,待我问问他。

(金玉奴向莫稽。)

金玉奴  (白)     我说你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倒在我们家的门口儿啦?

莫稽   (白)     你问我么?

金玉奴  (白)     我不问你,问谁呀?

莫稽   (白)     我是个饥寒人哪!

金玉奴  (白)     噢!你是个要饭的?

莫稽   (白)     正是。

金玉奴  (白)     那么,怎么倒在我们家门口儿啦?

莫稽   (白)     小姑娘有所不知,我有三天不曾用饭,因此倒卧在你家门首。望求小姑娘行个方便,周济于我。

金玉奴  (白)     哦,你有三天没吃饭啦?

莫稽   (白)     正是。

金玉奴  (白)     这么着吧!我们家有的是现成的豆汁儿,你喝一点儿好不好?

莫稽   (白)     好啊!

金玉奴  (白)     你跟我到门儿里头来吧!

莫稽   (白)     这!

金玉奴  (白)     怎么着?

莫稽   (白)     我两腿疼痛,难以行走。

金玉奴  (白)     哟!你两腿疼痛,难以行走吗?

莫稽   (白)     正是。

金玉奴  (白)     你不能走,难道说还叫我把你抱进去不成吗?

莫稽   (白)     待我爬了进去。

金玉奴  (白)     哎!爬进来吧!

(莫稽爬起,进门。)

莫稽   (白)     我爬也爬进来了。

金玉奴  (白)     你在这儿等着,待我与你取来!

莫稽   (白)     是。

金玉奴  (唱)     可叹这落难人水米未进,

             端一碗豆汁儿周济贫寒。

(金玉奴下。)

莫稽   (唱)     这才是不该死总有搭救,

             怎学得三齐王千金相酬。

金松   (内白)    啊哈……

(金松上。)

金松   (唱)     每日里吃不尽残茶剩酒,

             只吃得醉醺醺我好风流,

             管花子比做官还要享受,

             进草堂多快乐亚似王侯。

     (白)     在下,金松。是我们本城的花子头儿。是花子都归我管。只因我们贱内去世,留下一个丫头,名叫玉奴。今年十六岁啦,还没有人家儿哪,今儿个我给人家照应喜事去啦,家里就是她一个人儿,我放心不下,急速回家看看,就此走走。

(金松走圆场,看莫稽。)

金松   (白)     哎哎!你是个干什么的,怎么跑到我们家里头来啦?

莫稽   (白)     老丈!

金松   (白)     新账还没还哪,又老账啦!你是找谁的吧?

莫稽   (白)     你问小生我么?

金松   (白)     小生!不用说喽,一定是老生的儿子啦!

莫稽   (白)     呃,我是个饥寒人哪!

金松   (白)     你是饥寒人,我也不比你饱暖哪!既是要饭的,就该在大门口儿要,为什么跑到我们家里头来要哪?

莫稽   (白)     不是我自己进来的呀!

金松   (白)     不是你自己进来的,是谁拿八抬大轿把你抬来的?

莫稽   (白)     是有人叫我进来的。

金松   (白)     有人叫你进来的?

莫稽   (白)     正是。

金松   (白)     是谁?是谁?你快说!

莫稽   (白)     有位小姑娘,她叫我进来的。

金松   (白)     怎么着,我们丫头她叫你进来的?

莫稽   (白)     正是。

金松   (白)     你可别血口喷人!我得问问她。

莫稽   (白)     你去问来呀!

金松   (白)     可准是她叫你进来的?

莫稽   (白)     是呀。

金松   (白)     是她?

莫稽   (白)     是她。

金松   (白)     哎哟,可气死我喽!

(金松向内。)

金松   (白)     丫头!丫头!你给我滚出来吧!可气死我喽!

(金玉奴上。)

金玉奴  (唱)     听呼唤不由奴双眉紧锁,

             老爹爹回家来嫌疑难丢。

             走向前施一礼爹爹好否?

金松   (白)     哎哟,可气死我喽!

金玉奴  (白)     呀!

     (唱)     老爹爹因何故气冲斗牛?

     (白)     爹呀,您回来啦?

金松   (白)     啊!我回来啦!我回来啦!我的家吗,我不回来!我又回来啦呦!

金玉奴  (白)     爹呀,您跟谁生这么大的气呀?

金松   (白)     跟你!跟你!我简直地就跟你!

金玉奴  (白)     跟我!跟我为什么事呀?

金松   (白)     我不在家,你、你、你看看那一堆!

金玉奴  (白)     哟!您哪,问得是他呀?

金松   (白)     不是“塔”,还是嘚儿“和尚坟”!

金玉奴  (白)     他是个饥寒人。

金松   (白)     他是个饥寒人。他要是个财主……哎哟,这可怎么好哇!

金玉奴  (白)     爹呀,您哪别着急,待我慢慢儿地告诉您说。

金松   (白)     你说!你说!

金玉奴  (白)     您哪,清早起来与人家照应喜事去啦,是我不放心,到大门口儿看望您回来没有。一出大门儿,见他倒在咱们家的门口儿啦!我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是个饥寒人,我想,咱们家有的是现成的豆汁儿,给他点儿喝,岂不是救他一命吗?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爹呀!这不也是您老人家的阴功德行吗!您哪怎么倒埋怨起我来啦!

金松   (白)     丫头,你要早这么说,我不是就没有气了吗!豆汁儿在哪儿哪?

金玉奴  (白)     在这儿哪,就是凉点儿啦!

(金玉奴递豆汁与金松,金松接豆汁。)

莫稽   (白)     凉的我也将就了。

金松   (白)     他倒不忌生冷!

(金松递豆汁,莫稽饮豆汁。)

金玉奴  (白)     您看他真饿急啦。

金松   (白)     可不是饿急了吗!还有没有?

金玉奴  (白)     还有热的。

金松   (白)     快拿来,给他喝。

金玉奴  (白)     是啦。

(金玉奴取豆汁递金松,金松转递莫稽。)

金松   (白)     热的来啦!快喝吧!

莫稽   (白)     啊,是是是。

(莫稽喝完豆汁。)

莫稽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莫稽耍碗,失手打碗。)

金松   (白)     你倒是留点儿神哪!

莫稽   (唱)     霎时间腹内饱心中暖透,

             说不得贵与贱碍口含羞。

             走向前施一礼多谢搭救,

金松   (白)     我打你!

金玉奴  (白)     爹呀,您怎么啦?

金松   (白)     他吃饱了,喝足啦,说我是他的大舅子。我哪儿有这门亲戚呀?

金玉奴  (白)     爹呀,您哪别生气,我去问问他。

金松   (白)     你问问去。

(金玉奴向莫稽。)

金玉奴  (白)     你这个人好不懂事,吃饱了,喝足啦,怎么管我爹叫大舅子呀?

莫稽   (白)     不是“大舅”,乃是“搭救”之“救”。

金玉奴  (白)     这就是啦!

             爹呀,你老人家听错啦,他说的是“搭救”之“救”,不是“大舅”。

金松   (白)     哦,“搭救”之“救”,不是“大舅”。

(金松玩味。)

金松   (白)     搭救,大舅,音同字不同。

(金松转脸看莫稽。)

金松   (白)     唉!我说我的,你倒是唱你的呀!

莫稽   (白)     老丈!

金松   (白)     别借啦,再借就还不了啦!

莫稽   (唱)     此恩德何日里才能相酬。

金松   (白)     吃饱啦?

莫稽   (白)     吃饱了。

金松   (白)     喝足啦?

莫稽   (白)     喝足了。

金松   (白)     两个“山”字摞一块儿——

莫稽   (白)     此话怎讲?

金松   (白)     请“出”。

莫稽   (白)     你叫我走?

金松   (白)     不叫你走,还叫我走!

莫稽   (白)     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莫稽欲走。)

金玉奴  (白)     我说,你回来!

金松   (白)     走就叫他走吧,叫他回来干什么呀?

金玉奴  (白)     我有话问问他。

(金玉奴向莫稽。)

金玉奴  (白)     我说你这个人,真是岂有此理!好心好意把你救活了,临走连个“谢”字都没有吗?

莫稽   (白)     我谢过老丈了。

金玉奴  (白)     你谢过我爹啦?

莫稽   (白)     是呀,谢过老丈了。

金玉奴  (白)     你再谢谢我,成不成啊?

莫稽   (白)     这有何难?多谢小姑娘!

金玉奴  (白)     这不结啦!我看你不像久困之人,为什么落在乞讨之中哪?

莫稽   (白)     小姑娘你问我么?

金松   (白)     有话跟我说。

莫稽   (白)     不瞒老丈,我是本城的一个秀才。

金玉奴  (白)     爹呀,您哪听见没有?他还是个秀才哪!

金松   (白)     他是个秀才,喝豆汁儿把碗都摔啦,要是个举人,还不连我的锅都砸了啊!

(金松转脸对莫稽。)

金松   (白)     你往下说吧!

莫稽   (白)     只因家中失火,烧得片瓦无存。教书,无有学生;借贷,亲戚不见。倒有三天不曾用饭,多亏小姑娘的豆汁儿搭救。此恩此德,何日得报!

金玉奴  (白)     爹呀,听他说得怪可怜的!咱们家里还有点儿杂合菜,拿点儿给他吃吧!

金松   (白)     那是我留着渗酒的。

金玉奴  (白)     给他点而汤汤水水的,把好的给您留着。

金松   (白)     好的可给我留出来!

金玉奴  (白)     哎!

(金玉奴向莫稽。)

金玉奴  (白)     我说你可别走啦,你可别走啦!

(金玉奴下。)

莫稽   (白)     我不走了,我不走了,我是不走的了啊!

(莫稽得意。金松学莫稽神态。)

金松   (白)     你这吃定了我喽!

莫稽   (白)     老丈请坐!

金松   (白)     坐着坐着!我说相公贵姓啊?

莫稽   (白)     小生姓莫。

金松   (白)     台甫?

莫稽   (白)     莫稽。

金松   (白)     哦,“摸鸡”?

莫稽   (白)     呃,莫稽。

金松   (白)     噢,莫大相公!

莫稽   (白)     岂敢!

金松   (白)     我说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呀?

莫稽   (白)     怎么?

金松   (白)     我问完了你,你倒是问问我呀!

莫稽   (白)     不是老丈提起,我倒忘怀了!

金松   (白)     看你这个马虎劲儿!

莫稽   (白)     请问老丈尊姓?

金松   (白)     我姓金。

莫稽   (白)     哪个金?

金松   (白)     “金玉满堂”的“金”。

莫稽   (白)     大号?

金松   (白)     单名一个“松”字。

莫稽   (白)     噢,原来是金松老丈!

金松   (白)     岂敢!

莫稽   (白)     请问老丈做何生理?

金松   (白)     我是本城的一个“团头”。

莫稽   (白)     什么叫作“团头”啊!

金松   (白)     就是杆儿上的花子头儿。

莫稽   (白)     原来你是杆儿上的!

金松   (白)     杆儿上的就杆儿上的吧!你就别拉长声儿啦!

莫稽   (白)     有多大的前程?

金松   (白)     前程不大,威风不小。

莫稽   (白)     威风在哪里?

金松   (白)     你别看我在家里没有什么,我要是一出门儿,威风可就大啦!

莫稽   (白)     有多大的威风?

金松   (白)     有堂论:三千六百大花子站班,三千五百小花子喝道。

莫稽   (白)     好大的威风!

金松   (白)     不但有威风,还有资财。

莫稽   (白)     有多少银钱?

金松   (白)     要是家里搜寻搜寻,也存这么六十六个小钱儿。

莫稽   (白)     真真的不少!

金松   (白)     这还不在话下。

莫稽   (白)     还有什么?

金松   (白)     这一方,不论大小人家,要办红白事,到了晚上是多是少的——

莫稽   (白)     什么?

金松   (白)     “杂合菜”都是我的。

莫稽   (白)     原来如此。

金松   (白)     相公您坐着。我告个便儿。

莫稽   (白)     老丈请便。

(金松背供。)

金松   (白)     哎呀慢着!我看此人,日后必有发达之日,想我们丫头也老大不小的啦,高门不成,低门不就。倒不如将此人招门纳婿,儿婿两当。日后我死啦,抓把土,把我埋了也就结啦。我就是这个主意。这是眼前无有媒人说合,这可怎么好哪!

(金松想。)

金松   (白)     有啦!我自己说吧!

(金松向莫稽。)

金松   (白)     相公!坐着坐着!

莫稽   (白)     老丈请坐!

金松   (白)     请问相公,可有宝眷哪?

莫稽   (白)     无有。

金松   (白)     没有娶过?

莫稽   (白)     未曾娶过。

金松   (白)     相公。如若不然,这个——

莫稽   (白)     哪个?

金松   (白)     你别急呀。如若不然,我把小女许配足下,以为糟糠,不知肯纳否?

莫稽   (白)     老丈说哪里话来?豆汁儿之恩,未曾搭报,焉敢高攀!

金松   (白)     爱好做亲,又待何妨!

莫稽   (白)     无有聘礼,也是枉然。

金松   (白)     什么“礼不礼”的!你会说大话不会?

莫稽   (白)     说大话呀?我会呀!

金松   (白)     大大儿的说!

莫稽   (白)     啊岳父!

金松   (白)     贤婿!

莫稽   (白)     小婿预备下了。

金松   (白)     预备了什么?

莫稽   (白)     珍珠凤冠一顶。

金松   (白)     当戴的。

莫稽   (白)     霞帔一件。

金松   (白)     也是当穿的。

莫稽   (白)     彩缎百端,黄金千两。

金松   (白)     凤冠、霞帔、彩缎小老儿收下。黄金太重啦,实实地不敢收。

莫稽   (白)     岳父请来收下。

金松   (白)     不敢,不敢。

莫稽   (白)     岳父莫非嫌轻么?

金松   (白)     如此说来,我收下就是啦!贤婿!

莫稽   (白)     岳父!

金松   (白)     我也预备下啦!

莫稽   (白)     岳父预备下什么?

金松   (白)     象牙床一座。

莫稽   (白)     要用的。

金松   (白)     闪缎被褥二百床。

莫稽   (白)     要这许多何用?

金松   (白)     日后没有事儿,你们公母俩好出赁三新棉被。

莫稽   (白)     取笑了!

(二杆、四花子同上。)

二杆   (念)     饱暖饱暖,饥寒饥寒。又饱又暖,胜似做官。

     (白)     众位哥儿们!

四花子  (同白)    二哥!

二杆   (白)     这几天老没见咱们大哥啦,咱们到他家里看看去。

四花子  (同白)    走嗻!

(二杆、四花子同走圆场。)

二杆   (白)     别走啦!

四花子  (同白)    怎么?

二杆   (白)     到啦!

四花子  (同白)    咱们叫一声儿。

二杆   (白)     叫他一声儿。

             大哥在家没有?

金松   (白)     姑爷请坐,外边儿有人找我。

莫稽   (白)     岳父请便!

金松   (白)     是谁呀?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大哥,是我们!

金松   (白)     哟,众位兄弟来啦!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大哥,您这几天怎么没上街呀?

金松   (白)     众位兄弟不知道,我招了个女婿。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您这么大年纪,怎么还招女婿呀!

金松   (白)     咳,给我们丫头招了个女婿。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这是好事呀!我们“把合把合”。

金松   (白)     姑爷!

莫稽   (白)     岳父!

金松   (白)     见过你叔叔、大爷们!

莫稽   (白)     大叔、大爷有礼了!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等等儿。见礼哪儿有这么说话的。

金松   (白)     他这见礼,好有一比。

二杆   (白)     比做什么?

金松   (白)     好比“渔翁站在船头上”。

二杆   (白)     此话怎么讲?

金松   (白)     一网在内。

二杆   (白)     这么一说,连大哥也网在里头啦?

金松   (白)     我是鲤鱼,跳了龙门啦!

二杆   (白)     大哥,也该办办喜事呀!

金松   (白)     众位兄弟们!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大哥!

金松   (白)     我也没有钱。没什么说的,众位兄弟们,帮帮忙,拜拜堂就算办啦!

二杆   (白)     就这么办。今儿个就是好日子。

金松   (白)     众位兄弟们,还有一样儿!

二杆   (白)     哪一样儿?

金松   (白)     姑爷没有穿的,这可怎么好哪?

花子甲  (白)     不要紧,估衣铺开张,我拿了一件儿来。

金松   (白)     你又偷人家的?

花子甲  (白)     不是偷,顺手拿来的。

金松   (白)     哎哟,这是条裤子呀!这可用不得!

花子甲  (白)     用的,这还有个吉祥话儿哪——

金松   (白)     什么吉祥话儿?

花子甲  (白)     “金银满库”。

金松   (白)     白裤腰,把它扯了去!

花子甲  (白)     别扯,“白头到老”嘛!

金松   (白)     如此,就请姑老爷入库。

(金松把彩裤搭在莫稽肩上。)

金松   (白)     二兄弟念个喜歌儿,我搀姑娘去。

(金松欲行又止。)

金松   (白)     等等儿,还不行!

二杆   (白)     怎么还不行?

金松   (白)     姑娘还没有“盖头”哪?

花子乙  (白)     我这儿有一块。

金松   (白)     你哪儿来的?

花子乙  (白)     人家开张挂红,我拿了一块。

金松   (白)     拿来我瞧瞧。

花子乙  (白)     给您瞧瞧。

金松   (白)     可以用得?

二杆   (白)     用得。

金松   (白)     众位兄弟们辛苦!念个喜歌儿吧!

二杆   (白)     交给我啦。

(金松下。)

二杆   (念)     一个枕头三尺长,准备一座象牙床。今日夫妻成婚配,来年降生无义郎。

四花子  (白)     什么呀!“状元郎”!

二杆   (白)     对,“状元郎”,拜堂啊!

(金松搀金玉奴同上,与莫稽拜天地。)

二杆   (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莫稽、金玉奴同下。)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大哥,大喜大喜!

金松   (白)     大家同喜。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我们走啦。

金松   (白)     众位别走。家里有的是杂合菜、烧酒,大家团团围着,来个“蝴蝶会”,你们看好不好?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对!我们喝大哥的喜酒。

金松   (白)     众位请!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大哥请!

(金松、二杆、四花子同下。)

【第二场】

(莫稽、金玉奴同上。)

莫稽   (唱)     看起来姻缘事自有一定,

             又谁知患难中偶遇喜星。

金玉奴  (唱)     蒙君子不嫌弃鸳鸯交颈,

             我和你同到老永不离分。

             但愿得相公你皇榜得中,

             光于前裕于后光耀门庭。

莫稽   (白)     娘子请坐!

金玉奴  (白)     相公请坐!

莫稽   (白)     蒙娘子厚恩相待,不知何日得报!

金玉奴  (白)     相公过谦啦!今乃大比之年,你为什么不上京赶考哪?

莫稽   (白)     我才吃了几天饱饭,穿了一件衣衫,怎么就叫我出门赶考?

金玉奴  (白)     相公说哪里话来!男子汉鹏程万里,不上京赶考,可做什么哪?

莫稽   (白)     若是出去,必受风霜之苦。功名之事,不要提了。还是在家陪伴娘子的好。

金玉奴  (白)     那么你日后指何为业哪?

莫稽   (白)     等岳父老大人去世,我还要承受他那根“杆儿”呢!

金玉奴  (白)     好!有心胸!

莫稽   (白)     本来的有心胸!

金玉奴  (白)     有志气!

莫稽   (白)     我的志气还小么!

(金玉奴背供。)

金玉奴  (白)     哎呀天哪!实指望招个状元女婿,谁想他、他、他、他也是个“杆儿”上的呀!

     (唱)     指望你步青云高榜得中,

             奴情愿守孤灯助你成名。

             谁知你竟如此缺乏气性,

             恨只恨金玉奴瞎了双睛!

莫稽   (唱)     一句话她把我睡梦惊醒,

             大丈夫理应该麟阁标名。

     (白)     娘子不必啼哭,我前去科考就是。

金玉奴  (白)     这便才是。

莫稽   (白)     但是一件。

金玉奴  (白)     哪一件?

莫稽   (白)     我舍不得娘子你呀!

金玉奴  (白)     你舍不得我?

莫稽   (白)     舍不得娘子。

金玉奴  (白)     我跟你去,你看好不好?

莫稽   (白)     恐怕岳父老大人不叫你去,如何是好?

金玉奴  (白)     不要紧的。把他老人家请出来,商量商量。

莫稽   (白)     就依娘子。

金玉奴  (白)     有请爹爹!

(金松上。)

金松   (白)     孩子,你们起来啦!

莫稽   (白)     岳父!

金松   (白)     你们把我请出来,有什么事呀?

金玉奴  (白)     爹呀,您那姑爷他要上京赶考去。

金松   (白)     好事呀!别拦着,叫他去吧!

金玉奴  (白)     他舍不得我。

金松   (白)     你哪?

金玉奴  (白)     我也舍不得他。

金松   (白)     那么你要怎么着哪!

金玉奴  (白)     我要跟他去。

金松   (白)     你要跟他去?

金玉奴  (白)     要跟他去。

金松   (白)     哪有赶考的老爷们带家眷的?

金玉奴  (白)     我们是恩爱夫妻,难以割舍。

莫稽   (白)     着哇!我们是恩爱夫妻,难以割舍。

(莫稽摇金松头。)

金松   (白)     你躲开这儿吧!哪有耍丈人的?姑爷你要去?

莫稽   (白)     我要去。

金松   (白)     你也要跟去?

金玉奴  (白)     我也要跟去。

(金松哭。)

金玉奴  (白)     爹呀!你这是怎么啦?

金松   (白)     孩子!我打这么点儿,把你养活到这么大,你们都走了,我这么大的岁数,可苦死我喽!

(金玉奴哭。)

金玉奴  (白)     爹呀,倘若您姑爷得个一官半职的,岂不是你老人家的阴功德行吗!

莫稽   (白)     着哇,岂不是你老人家的阴功德行!

(莫稽欲摇金松头。)

金松   (白)     又来啦!我也舍不得你们俩人。这么着吧:我也跟你们去吧!

金玉奴  (白)     您哪也去?

金松   (白)     我也去。

金玉奴  (白)     咱们走吧!

金松   (白)     别走,我还要交派交派。

金玉奴、

莫稽   (同白)    交派什么?

金松   (白)     交派什么!你这孩子,姑老爷不懂,你还不懂吗?

金玉奴  (白)     还有什么事吗?

金松   (白)     你瞧,要是不交派清楚,就是擅离职守,弃杆儿逃走。上司知道,打本进京,奏明圣上,说我拐杆儿潜逃,有“误国欺君”之罪。要是将我拿住,还要交吏部议处,刑部严审哪!

莫稽   (白)     有如此厉害!

金松   (白)     这是什么话哪!做此官,行此礼嘛。

金玉奴  (白)     如此,我们俩人收拾收拾,您哪交派交派。

金松   (白)     你们收拾收拾去吧!

(莫稽、金玉奴同下。)

金松   (白)     众位兄弟们快来!

(二杆、四花子同上。)

二杆   (白)     谢谢大哥的“蝴蝶会”,我们走啦!

金松   (白)     别走,别走,还有一件喜事。

二杆   (白)     什么喜事?

金松   (白)     我们姑老爷要上京赶考去。

二杆   (白)     好事,别拦着,叫他去吧!

金松   (白)     姑娘也要跟去。

二杆   (白)     大哥别说啦!

金松   (白)     怎么?

二杆   (白)     哪儿有赶考的老爷们带家眷的哪!

金松   (白)     我也是那么说呀!他们一定要去,我也舍不得他们,我要跟他们一块儿去。

二杆   (白)     大哥要走,这儿撂下的事,怎么办哪?

金松   (白)     我有意托付二兄弟,暂时署理几个月怎么样?

二杆   (白)     不,不!小弟才疏学浅,不敢担此重任。

金松   (白)     大材必有大用。不必推辞,就此拜杆儿。

二杆   (白)     既是大哥托靠小弟,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二杆拜杆儿。莫稽、金玉奴同上。)

莫稽   (念)     背起旧行李,

金玉奴  (念)     即上凤凰池。

二杆   (白)     大哥,我这儿有点儿小意思,请您收下吧!

金松   (白)     使不得,使不得!

二杆   (白)     大哥莫非嫌轻吗?

金松   (白)     如此说来,我就愧领了!

     (唱)     辞别了众兄弟珠泪难忍,

             都只为姑爷他求取功名。

             一路上无盘费叫化为本!

(金松下。)
莫稽、

金玉奴  (同唱)    但愿得此一去鱼跳龙门。

金玉奴  (白)     叔叔、大爷们,我们走啦!

二杆、

四花子  (同白)    一路平安。

(莫稽、金玉奴同下。)

二杆   (白)     众位兄弟们!

四花子  (同白)    二哥!

二杆   (白)     大哥走啦,我可要升堂理事啦!

四花子  (同白)    二哥升堂,我等在此伺候。

二杆   (白)     如此,升堂!

四花子  (同白)    哦!

二杆   (白)     众位兄弟,听我吩咐!

四花子  (同白)    啊!

二杆   (白)     本爵接杆儿,各有分派:一不许大花子欺负小花子;二不许偷人家的东西——要偷,拣好的拿;三不许拔人家的烟袋嘴。吩咐已毕,紧记在心。要是犯了我的律条,重打一万板子,充军六十年,回来还要站笼十年。记下啦!

四花子  (同白)    啊!

二杆   (白)     有事没事?

四花子  (同白)    没事。

二杆   (白)     没事退堂!

四花子  (同白)    哦!

(二杆、四花子同下。)

【第三场】

(金玉奴上。)

金玉奴  (唱)     我官人可算得博古学问,

             下科场必定要鱼跳龙门。

(莫稽上。)

莫稽   (唱)     场闱中论文章可称班、马,

             喜盈盈见娘子面带彩霞。

     (白)     娘子!

金玉奴  (白)     相公回来啦?

莫稽   (白)     回来了。

金玉奴  (白)     文章可曾得意?

莫稽   (白)     文章倒也遂心。只是腹内有些饥饿。

金玉奴  (白)     爹要饭去啦,还没回来哪!

莫稽   (白)     哎!饿坏了!

金松   (内白)    行好的老爷们哪!

(金松上。)

金松   (唱)     在大街喊得我口干舌燥,

             但愿得姑老爷独占鳌头。

金玉奴  (白)     爹呀,您回来啦?

金松   (白)     回来啦!姑爷早回来啦,文章可曾得意呀?

莫稽   (白)     倒也遂心。

金玉奴  (白)     爹呀,他饿啦!

金松   (白)     我要来点儿剩饭,给他热热去。

莫稽   (白)     凉的我也将就了。

(金玉奴接饭碗递给莫稽。莫稽接碗。)

莫稽   (白)     岳父请用!

(金松强笑。)

金松   (白)     我,我偏过啦!

莫稽   (白)     啊娘子!

(莫稽让饭。)

金玉奴  (白)     我还不饿哪!

(莫稽吃饭。报录人上。)

报录人  (白)     哦!老爷大喜喽!老爷高升喽!

(金松出门。)

金松   (白)     干什么的?

报录人  (白)     报录的。

金松   (白)     报的是哪一位呀?

报录人  (白)     莫稽、莫大老爷。

(莫稽偷听。)

金松   (白)     莫大老爷?你等等儿!

(金松进门。)

金松   (白)     姑老爷,有了报录的啦!

莫稽   (白)     传他进来!

金松   (白)     是。

             报录的,传你进去。

报录人  (白)     喳!

(报录人进门。)

金松   (白)     跪下!

报录人  (白)     与老爷叩头!有报单呈上。

金松   (白)     滚出去!

报录人  (白)     喳!

莫稽   (白)     岳父请看。

金松   (白)     姑爷请看。

莫稽   (白)     娘子请看。

金玉奴  (白)     相公请看。

(莫稽念。)

莫稽   (白)     捷报:“贵府莫大老爷印稽,得中甲午科第八名进士,即用江西德化县正堂。即刻荣任。”这!我中了!我中了!

(莫稽伸手碰金松脸。)

莫稽   (笑)     哈哈哈……

金松   (白)     你中啦,我肿啦!

莫稽   (白)     贴在门首!

金松   (白)     是。

(金松贴报单。报录人暗唤金松。金松出门。)

金松   (白)     什么事?

报录人  (白)     讨点儿喜钱。

金松   (白)     要喜钱?

报录人  (白)     不敢说要,求赏。

金松   (白)     你等等。这儿有半碗剩饭,你拿去吧!

报录人  (白)     这个呀?留着你吃吧!

(报录人下。)

金松   (白)     哎呀,我们姑老爷中啦,我可该乐一乐呀!我得唱两句儿:是个乐儿,总得乐儿,来吧,呀咦哟……

(金松手舞足蹈,莫稽正容端坐。)

莫稽   (白)     嗯……中是中了,从今以后,大家要拿出些规矩来!

金玉奴  (白)     爹呀,您听见了没有?

金松   (白)     听见什么?

金玉奴  (白)     他说啦,中是中啦,从今以后,大家要拿出点儿规矩来!

金松   (白)     好啊,这就有了规矩啦!

(四青袍、书吏同上。)

书吏   (念)     久站公门第,迎接贵人来。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金松出门。)

金松   (白)     什么人?

书吏   (白)     我们是江西德化县的三班衙役、书吏人等,迎接莫大老爷荣任。有手本呈上。

(书吏呈手本,金松接手本。)

金松   (白)     候着!

书吏   (白)     是!

(金松进门。)

金松   (白)     回禀姑老爷的话:今有江西德化县三班衙役、书吏人等,迎接姑老爷荣任。有手本呈上。

莫稽   (白)     命他们一班一班地进来!

金松   (白)     是。

(金松向书吏。)

金松   (白)     来人哪,老爷吩咐,叫你们一班一班地进见!

书吏   (白)     伙计们,里面吩咐下来,叫我们一班一班地进去,要小心了!

四青袍  (同白)    啊!

(书吏进门。)

书吏   (白)     小人与老爷叩头!

金松   (白)     起来!

书吏   (白)     谢老爷!

(青袍甲、青袍乙同进门。)
青袍甲、

青袍乙  (同白)    小人与老爷叩头!

金松   (白)     一边儿一个。

青袍甲、

青袍乙  (同白)    谢老爷!

(青袍丙、青袍丁同进门。)
青袍丙、

青袍丁  (同白)    小人与老爷叩头!

金松   (白)     站在两边儿。

青袍丙、

青袍丁  (同白)    谢老爷!

莫稽   (白)     书吏们!

书吏   (白)     伺候老爷!

莫稽   (白)     本县初任为官,不晓得你们那里的民情。你要多多指引才是!

书吏   (白)     小人不敢。请老爷更衣。

莫稽   (白)     看衣更换!

四青袍  (同白)    是。

(四青袍同与莫稽换衣。)

书吏   (白)     二爷,请过来!

金松   (白)     你等等,你怎么看我像二爷哪?

书吏   (白)     不是二爷,你是什么人?

金松   (白)     我要不说,你也不知道。太太是我女儿,老爷是我姑爷。

书吏   (白)     原来是老太爷!

金松   (白)     这不结啦!

书吏   (白)     老太爷为何这样打扮?

金松   (白)     我有衣裳,不愿意穿,我喜欢这个打扮儿。

书吏   (白)     老太爷,我这里有衣衫一件,请老太爷穿上!

金松   (白)     你倒会巴结差事。

书吏   (白)     孝敬老太爷。

金松   (白)     赏你个脸儿,我穿上它。

(金松穿衣。)

金松   (白)     倒很合适。

书吏   (白)     这里还有一顶帽儿,请老太爷戴上。

金松   (白)     戴上就戴上。

(金松戴帽。)

金松   (白)     这么一穿戴上,倒真像个二爷啦。

书吏   (白)     老太爷,这有三百两银子,请老爷收下,做为一路的盘费。

金松   (白)     我们老爷有的是银子,可不一定用不用,我给你回禀回禀。

书吏   (白)     老太爷美言才是。

金松   (白)     候着!

书吏   (白)     是。

金松   (白)     回禀姑老爷的话,书吏说,有三百两饭食银子,请姑老爷收下。

莫稽   (白)     收下。吩咐外厢开道!

金松   (白)     是。

             来人哪!

书吏   (白)     伺候老爷!

金松   (白)     老爷赏收啦。外厢开道!

书吏   (白)     是。

(书吏向内。)

书吏   (白)     外厢开道!

(车夫上。四青袍同带马,莫稽上马,金玉奴上车。众人同转场。)

莫稽   (唱)     十载的寒窗苦无有人问,

             下科场中进士皇榜题名。

             这也是祖先爷暗中保佑,

             官升在德化县辖管黎民。

(四水手同暗上。)

金松   (白)     水手们!

四水手  (同白)    伺候老爷!

金松   (白)     搭了扶手!

四水手  (同白)    啊!

(金玉奴下车,莫稽下马。金玉奴欲上船,莫稽上前阻拦,推开金玉奴,先自上船。金玉奴哭泣。金松扶金玉奴同上船。书吏、四青袍、车夫同下。)

金松   (白)     水手们,打篷!捞锚!小心伺候!

四水手  (同白)    啊!

(四水手同下。)

莫稽   (白)     金二!金二!

(金松不应。)

金玉奴  (白)     爹呀,他叫您哪?

金松   (白)     好啊!我又改了“金二”啦!

莫稽   (白)     看酒!

(金玉奴与金松使眼色。)

金松   (白)     哎!

莫稽   (唱)     有莫稽坐舟中心烦一阵,

             我腹内因甚事辗转不宁?

             悔不该与杆头姻缘成定,

             此一番到任所怎样为人!

     (白)     娘子,天色不早,安歇了吧!

金玉奴  (白)     相公请。

(莫稽、金玉奴同入舱。)

金松   (白)     唉!实指望招个状元女婿,享享清福,没想到混来混去,倒混出小名儿来啦。管我叫上“金二”啦!想着倒很可笑!哈哈哈……

(莫稽出舱。)

莫稽   (白)     金二!天色不早,还不睡么?

金松   (白)     我睡,我睡。

(金松睡。)

莫稽   (白)     哎呀且住!此番到了任所,黎民闻知我岳父是个杆儿上的,我妻乃是花子的女儿,岂不耻笑于我?这便怎么处?也罢!看夜静更深,四下无船,众人入睡,我不免将她推入江心——

(金松说梦话。)

金松   (白)     好良心!

莫稽   (白)     到了任上,另娶妻房,岂不美哉!我就是这个主意。

             啊娘子,快些出来,看那鲤鱼真真好看。

(金玉奴出船。)

金玉奴  (白)     相公,鱼在哪儿哪?

莫稽   (白)     在那里!

(金玉奴远望,莫稽推金玉奴入水。水旗上,接金玉奴同下。莫稽背供。)

莫稽   (白)     大料打捞不及。

(莫稽大喊。)

莫稽   (白)     哎呀不好!水手快来!

(四水手同上。)

四水手  (同白)    老爷何事?

莫稽   (白)     你家夫人失足落水,快快打捞上来!

四水手  (同白)    是。

(四水手同下,同上。)

四水手  (同白)    启老爷:顺风顺水,打捞不着。

莫稽   (白)     将太老爷唤醒!

四水手  (同白)    太老爷,醒来!夫人落水。

(金松醒。)

金松   (白)     怎么着?

四水手  (同白)    夫人落水。

金松   (白)     夫人落水?

四水手  (同白)    夫人落水。

金松   (白)     快快打捞!

四水手  (同白)    打捞不及。

金松   (白)     哎哟!我的女儿呀!

莫稽   (白)     也是她命该如此。这里有纹银一锭,你暂且回家去吧!

金松   (白)     姑爷,这话可不是这么说法。难道说我女儿死啦,咱们就断了亲戚不成吗?

莫稽   (白)     候我到任,再命人接你,也就是了。

金松   (白)     姑爷,您把我带到任上,有那喂猫喂狗的汤汤水水,也就够我吃的了。姑爷,您看好不好?

莫稽   (白)     你不晓得衙门的规矩。

金松   (白)     不懂,慢慢学。姑老爷,带我去吧!

莫稽   (白)     嗯……还不下船?

金松   (白)     姑老爷开恩,带我去吧!

莫稽   (白)     水手,将他赶下船去!好不识抬举!

金松   (白)     你真不带我去呀?

莫稽   (白)     不带你去!

金松   (白)     姑老爷,您、您、您、您带我去吧!您可怜我无家可归,无处可奔。我的姑老爷……

(金松哭。)

莫稽   (白)     忒以的罗嗦了!

金松   (白)     你好狠心哪!我把你个猴儿崽子!坏了良心啦!这银子,太爷不要;这衣裳,你也拿去!水手,搭扶手,太爷上岸。我把你个忘恩负义的杂种!你我后会有期!太爷走啦!

(金松下。)

莫稽   (白)     水手,开船!

四水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水手同上。四文堂、四衙役、四丫鬟、中军、家院、林润、林夫人同上。)

林润   (唱)     奉王命到江西代天巡镜,

林夫人  (唱)     愿老爷此一去越级高升。

林润   (唱)     我二老年花甲共有福分,

林夫人  (唱)     只可惜缺少个行孝儿孙。

林润   (唱)     耳边厢又听得水声响震,

(水旗拥金玉奴同上,水旗下。)

林夫人  (唱)     风浪中见一人何处来临?

四水手  (同白)    启大人:上梢冲来一个死尸,拦住船头。

林润   (白)     急忙打捞上来!

四水手  (同白)    遵命。

(四水手同搭金玉奴。)

四水手  (同白)    打捞上船。

林润   (白)     闪在一旁,听她讲些什么?

金玉奴  (白)     苦哇!

四水手  (同白)    女子醒来!

金玉奴  (唱)     这一阵吓得我魂飞胆丧,

             不由人一阵阵好不凄凉。

             猛然间睁二目仔细观望,

             并不见我老爷他在哪厢。

林润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林润   (白)     问她因何投江?

家院   (白)     那一女子,大人问你因何投江?快些讲来!

金玉奴  (白)     大人容禀!

     (唱)     未曾开言泪两行,

             尊声大人听端详:

             随同儿夫去任上,

             谁知中途他起不良。

             推奴江心命险丧,

             多蒙大人救还阳。

林润   (唱)     听她言不由我珠泪双降,

林夫人  (唱)     尘世间竟有这无义儿郎。

林润   (白)     事已如此,不必啼哭。你是何人之女?

金玉奴  (白)     我父杆头金松。

林润   (白)     你叫什么名字?

金玉奴  (白)     我叫金玉奴,许配莫稽为妻。

林润   (白)     他官居何职?

金玉奴  (白)     江西德化县。

林润   (白)     正是老夫所管之地。你爹爹在家在外?

金玉奴  (白)     跟他上任去啦。

林润   (白)     夫人!

林夫人  (白)     老爷!

林润   (白)     且将此女认在你我名下,等老夫到任,再想良谋,使他夫妻团圆就是。

林夫人  (白)     老爷高见。

(林夫人向金玉奴。)

林夫人  (白)     那一女子,暂且将你认在我二老名下,候老爷到任,再设法使你夫妻团圆,不知你意下如何?

金玉奴  (白)     如此,爹娘请上,受女儿一拜!

     (唱)     我这里走上前急忙拜定,

             从今后侍二老如同亲生。

林夫人  (白)     丫鬟!

四丫鬟  (同白)    有。

林夫人  (白)     领你家小姐去到后舱更衣!

二丫鬟  (同白)    是。

             小姐,随我来!

金玉奴  (白)     多谢爹娘!

(二丫鬟、金玉奴同下。)

林润   (白)     传夜不收进见!

家院   (白)     夜不收进见!

(二差役同上。)

二差役  (同念)    人平不语,水平不流。大人呼唤,急忙叩头。

     (同白)    参见大人!

林润   (白)     罢了。

二差役  (同白)    大人呼唤,有何差遣?

林润   (白)     命你二人沿路寻访,若能访着姓金名松之人,赏银十两。快去!

二差役  (同白)    多谢大人!

(二差役同下。)

林润   (白)     吩咐开船!

中军   (白)     开船!

四水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金松   (内白)    行好的老爷、太太!

(金松上。)

金松   (唱)     恨莫稽做高官良心改变,

             害得我父女们不能团圆。

     (白)     小老儿,金松。我有个女儿,名叫金玉奴,年长一十六岁,高门不成,低门不就。是我一时之错,不该将她许配莫稽为妻。如今,他高官得做,也是我女儿无福,竟然失足落水而死。莫稽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他就变了心啦,叫我回家。我虽然苦苦哀求,可是他一定不带我上任。是我一时气忿,跳下船来。本当回到原郡,怎奈难见亲友。事到如今,日间只好沿街叫化,到了晚上么,可就没有存身之地啦。莫稽呀莫稽!我现在有家难奔,有朋友难找。你害得我好苦也!

     (唱)     莫奈何只落得沿街乞讨,

             可怜我年迈人无有下梢。

(二差役同上。)

差役甲  (念)     奉命差遣,

差役乙  (念)     概不由己。

差役甲  (白)     伙计,你我奉了大人之命,寻找金松,他又没个准住处,可上哪儿找去?

差役乙  (白)     我哪儿知道?慢慢找吧!

金松   (白)     老爷、太太,赏我一碗半碗吧……二位大爷周济我点儿盘费,我好回家。

二差役  (同白)    你是个要饭的?

金松   (白)     正是个要饭的。

二差役  (同白)    我们打听一个人,你可知道?

金松   (白)     是谁?

二差役  (同白)    此人姓金名松。

(金松背供。)

金松   (白)     慢着!不可莽撞。我再问问。

(金松向二差役。)

金松   (白)     二位!

二差役  (同白)    好说。一位。

金松   (白)     二位打听他,有什么事情?

二差役  (同白)    他有个女儿投江死啦。

金松   (白)     不错。你们二位怎么知道的?

二差役  (同白)    他女儿被我们大人救活啦!

金松   (白)     这么说,她还没有死?

二差役  (同白)    没有死。

金松   (白)     真没有死?

二差役  (同白)    真没有死。

金松   (白)     待我谢天谢地!

二差役  (同白)    哎,你谢什么天地呀?

金松   (白)     那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不谢天谢地呀?

二差役  (同白)    您哪贵姓是金吗?

金松   (白)     不错。

二差役  (同白)    原来是老太爷!我们瞎眼啦。我们这儿给老太爷叩头!

金松   (白)     二位请起,请起。

二差役  (同白)    多谢老太爷!

金松   (白)     你们二位找我干什么?

二差役  (同白)    我们大人救了令嫒的活命,为的叫你们父女团圆,叫我二人到处寻找老太爷。不想今天在路上遇见。老太爷,您就跟我们俩人走吧!

金松   (白)     哦,你们俩人是奉了大人之命,找我上任的?

二差役  (同白)    正是。

金松   (白)     如此说来,还是轿来,还是马来?

二差役  (同白)    反正老太爷用不着要饭啦!

金松   (白)     不要啦。走!

二差役  (同白)    走啊!

(金松、二差役同下。)

【第六场】

(四皂隶、玉成、莫稽同上。)

玉成   (白)     下官、南昌府玉成。

莫稽   (白)     下官、德化县莫稽。

玉成   (白)     贵县请了!

莫稽   (白)     府尊请了!

玉成   (白)     今乃大人堂期之日,辕门伺候!

莫稽   (白)     府尊请!

玉成   (白)     来!

四皂隶  (同白)    有!

玉成、

莫稽   (同白)    打道辕门!

四皂隶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文堂、四衙役、中军引林润同上。)

林润   (引子)    奉王命镇守江西,与我主保定华夷。

     (念)     亲奉圣命出帝京,王法条条不徇情。为人莫犯萧何律,哪有居官不爱民。

(玉成、莫稽同暗上。)

林润   (白)     老夫、林润。今奉圣命,镇守江西一带等处。今乃堂期之日。

             中军!

中军   (白)     有。

林润   (白)     传话出去:大小文武官员免参免见,单传南昌府、德化县二人进见。

中军   (白)     是。

             大人有令,大小文武官员免参免见,单传南昌府、德化县二人进见!

玉成、

莫稽   (同白)    遵命!

玉成   (白)     南昌府玉成——

莫稽   (白)     德化县莫稽——

玉成、

莫稽   (同白)    告进!参见大人!

中军   (白)     起!免!打躬!

四文堂、

四衙役  (同白)    哦!

林润   (白)     贵县!

莫稽   (白)     大人!

林润   (白)     本院在京,也曾阅过你的文章,篇篇锦绣,字字珠玑,真乃大才也!

莫稽   (白)     抚台夸奖。

林润   (白)     贵县荣任,可曾携眷?

莫稽   (白)     不幸糟糠失足落江而死!

林润   (白)     失足落江而死?

莫稽   (白)     正是。

林润   (白)     贵府、贵县!

玉成、

莫稽   (同白)    大人!

林润   (白)     同老夫转到二堂,有密言相告。

玉成、

莫稽   (同白)    遵命。

林润   (白)     转堂!

中军   (白)     转堂!

四文堂、

四衙役  (同白)    哦!

(四文堂、四衙役、中军同下。)

林润   (白)     贵府、贵县请坐。

玉成、

莫稽   (同白)    大人在此,卑职等不敢坐。

林润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玉成、

莫稽   (同白)    告坐。

林润   (白)     贵府!

玉成   (白)     大人!

林润   (白)     本院有一小女,愿求贵府为媒——

(林润向莫稽。)

林润   (白)     许配贵县,不知意下如何?

莫稽   (白)     卑职庸碌之辈,怎敢高攀!

林润   (白)     本院心意已定,不必推辞。

玉成   (白)     贵县,大人有此美意,上前参拜才是。

莫稽   (白)     如此,岳父请上,受小婿一拜!

林润   (白)     受你一拜。今乃良辰吉日,即可拜堂成亲。就烦贵府赞礼上来。

玉成   (白)     遵命!

林润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林润   (白)     命丫鬟搀扶小姐拜堂!

家院   (白)     遵命。

             丫鬟姐!

丫鬟   (内白)    干什么?

家院   (白)     大人有命,搀扶小姐拜堂!

丫鬟   (内白)    遵命!

玉成   (白)     伏以:

     (念)     一块沉香木,雕成玉马鞍。新人迈过去,步步保平安。

(丫鬟搀金玉奴同上,与莫稽拜堂。丫鬟搀金玉奴同下。)

林润   (白)     贤婿请至后堂!

莫稽   (白)     遵命。

(莫稽下。)

玉成   (白)     卑职告辞!

林润   (白)     贵府且请慢走,本院还有话讲。请坐!

玉成   (白)     卑职告坐。

林润   (白)     适才所谈之女,非老夫亲生自养,乃是中途江心捞救的。老夫问她因何投江,是她言道,随同丈夫莫稽荣任,莫稽居心不良,将她推入江心。老夫念她是个落水之人,收在名下。不想德化县正是莫稽。老夫就要修本进京,启奏升上,参掉他的前程,怎奈贱内百般哀求,故尔将他二人重婚再配。此女颇晓大义,恩怨分明,今晚必然羞辱于他。你我二人去至洞房以外,听些笑话,看个动静如何?

玉成   (白)     卑职遵命!

林润   (白)     正是:

     (念)     忘恩负义实可恨,

玉成   (念)     一重婚作两重婚。

林润   (念)     今晚难免挨毒棍,

玉成   (念)     同看新郎受苦情。

玉成、

林润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请!

(林润、玉成同下。)

【第八场】

(四丫鬟、金玉奴同上。)

金玉奴  (唱)     恨莫稽他不该天良丧尽,

             也不知因甚事推入江心。

             教丫鬟搀扶我洞房来进,

             等候了薄情郎他到来临。

     (白)     丫鬟!

四丫鬟  (同白)    有。

金玉奴  (白)     新姑老爷到来,不许他进洞房,先打他一百杀威棒。他若要问你们,就说这是入洞房的规矩!

四丫鬟  (同白)    遵命。

金玉奴  (白)     伺候啦。

四丫鬟  (同白)    是。

(莫稽上。)

莫稽   (唱)     到林府来招亲心清意爽,

             又谁知今夜晚复做新郎。

             迈步儿我且把洞房门往,

四丫鬟  (同白)    打呀!打呀!打呀!

(四丫鬟同打莫稽。)

莫稽   (唱)     众丫鬟拷打我所为哪桩?

     (白)     唗!新姑老爷也是你们打得的吗?大胆!放肆!

四丫鬟  (同白)    我们这儿就是这个乡风。打!打!打!

(四丫鬟同打莫稽。)

莫稽   (白)     丫鬟姐,打不得了!

金玉奴  (白)     丫鬟!

四丫鬟  (同白)    有。

金玉奴  (白)     叫他在门外跪下。

四丫鬟  (同白)    叫你在门外跪下!

莫稽   (白)     怎么,还要跪下?

四丫鬟  (同白)    就是这个规矩。

莫稽   (白)     哎呀,林大人的姑娘,有偌大的规矩。我就跪下!

金玉奴  (白)     我说,新郎官!

莫稽   (白)     有!

金玉奴  (白)     你可晓得“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八个字时不可忘!圣人有云“信乃人之根本。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既读圣贤之书,必达周公之礼。我想,夫妻、父子、兄弟、朋友,俱在五伦之内,像你这样无义之人,五伦败坏,夫妻不认,真是罪不容诛。你且抬起头来,看看我是谁?

莫稽   (白)     哎哟,打鬼!打鬼!

金玉奴  (白)     丫鬟!

四丫鬟  (同白)    有。

金玉奴  (白)     拉他回来,与我跪下!

四丫鬟  (同白)    你跪下吧!

莫稽   (白)     吓死我也!

金玉奴  (白)     你当初不得第的时节,倒卧在我们家的门首。我将你叫醒,问你是做什么的,你言说是个饥寒人。我把你让在我们家里,端来豆汁儿,叫你喝了才得活命,是你千恩万谢。你当时要走,也是我父起了恻隐之心,将你留在家内,又将我许配与你。你在我们家里,每日读书。今春大比之年,是我叫你进京科考,你才得中。榜下即用知县。可叹我父女千辛万苦,实指望跟你同到任上,享荣华,受富贵。不想在中途路上,你良心改变,将我推入江心。也是我命不该死,天缘凑巧,林大人荣任,由此路过,将我救活,问明来历,将我认为义女。恩父本要修本进京,奏明圣上,参掉你的前程。是我恩母哀求,又命你我重做夫妻。薄情郎啊,薄情郎!再想前番的恩爱,只恐今生不得能够了!

(金玉奴哭。)

金玉奴  (唱)     细思想这件事心中难忍,

             起毒心将奴家推入江心。

             你落魄我父女何等恭敬,

             你做官害死奴逐走严亲。

(金玉奴哭。)

莫稽   (唱)     劝娘子且莫要悲声太甚,

             一时错我情愿跪到天明。

金玉奴  (白)     丫鬟,与我打!

四丫鬟  (同白)    打呀!打呀!打呀!

莫稽   (白)     哎哟,打坏了!

(金松上。)

金松   (唱)     蒙大人恩情重将我找定,

             到后堂见女儿细说分明。

     (白)     你不是莫稽吗?

莫稽   (白)     小婿正是莫稽。

金松   (白)     我把你个狗日的!

     (唱)     一见莫稽怒气生,

             不由老夫动无名。

             手使拐杖要儿的命!

(金松打莫稽。林润、玉成同上。)

玉成   (唱)     老伯息怒且消停。

林润   (白)     亲翁,这也够了,饶了他吧!

金松   (白)     我要不看在抚台大人的面上,我定要小杂种的命。

(林润向金玉奴。)

林润   (白)     我儿不必如此,看在为父面上,饶了他吧!

金玉奴  (白)     正是:

     (念)     湛湛青天不可欺,

玉成   (念)     恩爱反成恶夫妻。

莫稽   (念)     过去之事休怨恨,

金玉奴  (念)     忘恩负义是莫稽。

(林润、玉成同下。金玉奴回头望莫稽,莫稽跪,金玉奴下。莫稽望金松。)

莫稽   (白)     岳父!

金松   (白)     姑老爷!

莫稽   (白)     啊!

金松   (白)     你跟我喝豆汁儿来!哈哈哈……

(金松、莫稽同下。)
(完)


浏览次数:131 ┊ 字数:1万8675 ┊ 最后更新:2020-09-1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