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要离刺庆忌》【后部】

主要角色
要离:老生
庆忌:净
伍员:老生

《要离刺庆忌》马最良饰要离
《要离刺庆忌》马最良饰要离
情节
姬光以庆忌为大患,与伍员议。伍员荐要离,姬光宣要离共定密计。伍员兴兵欲伐楚,举要离为将,姬光轻之,要离大骂,姬光乃断其右臂,又杀其妻,并将要离收监。伍员私自探监,纵之逃,要离乃投庆忌。庆忌见其一家被残戮,竟不疑,封为军师,率兵顺江而下,欲取姑苏。要离与庆忌同舟,乘其不备而杀之,己而自刎而死。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六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寻堃问倝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7.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要离上。)

要离   (引子)    心怀策算妙无边,智勇双全。

     (念)     苦读经论砚磨穿,腹有奇才计漫天。平生未遇真命主,待机而动隐林泉。

     (白)     在下姓要名离,吴郡人氏。只因那日有一东海勇士椒邱诉,来至吴国奔丧吊祭,在酒席筳前,言语唐突,自夸其能,是某心怀不忿,当众之下,羞辱于他。此人怀恨而去,夜晚前来谋杀于我。我在家中开门等候,用言语羞他不肖之罪,可叹他竟将头颅撞破,一命而亡。这且不言,闻得伍子胥举荐专诸刺死王僚,姬光承袭大位,庆忌未能得胜。想那庆忌万人难挡,不在椒邱诉以下。吴国君臣,焉能是他的对手,将来必有更变。正是:

     (念)     邱诉、庆忌相伯仲,都是当今勇烈人。

     (唱)     椒邱诉逞己能自夸本领,

             我在那酒席前羞辱他人。

             黑夜间行刺我早已料定,

             陈说他三不肖身无品行。

             愧难当撞牖亡头如齑粉,

             似这等勇烈人可作奇闻。

(要离下。)

【第二场】

(太监、内侍、姬光同上。)

姬光   (唱)     为江山日夜里心思用尽,

             若不除那庆忌不得安宁。

             因此事昼夜里难以就枕,

             孤想那伍子胥腹有奇能。

             为王的过府中亲来探问,

             内侍臣快通报寡人来临。

内侍   (白)     有人么?

(家院上。)

家院   (白)     什么人?

内侍   (白)     大王到此,请你家主接驾。

家院   (白)     请爷。

(伍员上。)

伍员   (念)     长怀父兄恨,何日把冤伸。

家院   (白)     圣驾到。

伍员   (白)     开中门。

             伍员接驾来迟,望大王恕罪。

姬光   (白)     卿家带路。

伍员   (白)     臣伍员见驾,大王千岁!

姬光   (白)     平身。赐坐。

伍员   (白)     谢坐。大王驾临臣府,有何圣论?

姬光   (白)     孤王回宫,想起庆忌在外,终是后患。为此孤王亲自前来,问计于卿,将军有何良策收服于他?

伍员   (白)     臣伍员碌碌庸才,况大仇未报,胸中实无大计,望大王恕臣之罪。

姬光   (白)     孤早已许下将军复仇之举,但等平复庆忌,孤必兴兵伐楚,替将军雪恨,孤岂谎言耳。

伍员   (白)     臣父兄及满门遭诛,骨骸不能埋葬,灵魂未受蒸尝。为臣终日痛彻心肝,茫然方寸,不敢与闻国政,惟恐有误大王国事。

姬光   (白)     将军此言差矣。常言道:大丈夫出言,如白染皂,何况孤王乃是一国之主,与卿报仇之事,孤决不食言。

伍员   (白)     臣乃楚国亡虏,蒙垢乞食。幸遇大王这等的恩厚,敢不尽心保国?臣荐专诸刺杀王僚,如今复谋其子,只恐上天降罪,难逃报应身亡。今求大王留臣一命,以观楚国成败也。

姬光   (白)     将军误矣!

     (唱)     父王在位数十春,

             遗传同胞三个人。

             三叔不王避位隐,

             理应孤王坐龙廷。

             王僚篡位谋国政,

             夺却了寡人锦绣春。

             如今讨逆名正言顺,

             下合民情上顺天心。

伍员   (唱)     主公仁德胜尧舜,

             礼贤下士宽厚仁;

             因公忘私自古论,

             伍员怎敢怀二心?

     (白)     启奏大王:臣之能不如庆忌。臣有一良朋,胸藏万人莫测之机,万夫不当之勇,可以胜得庆忌。

姬光   (白)     此勇士叫何名字?哪里人氏?

伍员   (白)     此人名曰要离,距臣府不远。

姬光   (白)     卿当即速前去相请,只是未备聘贤之物。

伍员   (白)     臣举贤才,不在聘礼。请驾回宫,待臣前往。

姬光   (白)     速去速回,莫使孤王挂念。

伍员   (白)     领旨。

姬光   (白)     回宫。

伍员   (白)     送陛下。

(姬光、太监、内侍同下。)

伍员   (唱)     报吴王知遇恩当把忠尽,

             荐专诸刺王僚一命归阴。

             现如今荐要离又负重任,

             断蒿草必须要除却苗根。

(伍员下。)

【第三场】

(内侍、太监、姬光同上。)

姬光   (唱)     适才间与伍员一番讲论,

             孤许他带人马问罪楚君。

             内侍臣守宫门悄悄相等,

             他二人到来临速报寡人。

(伍员、要离同上。)

要离   (唱)     我要离有何能敢领诏命,

伍员   (唱)     莫辜负吴国主爱才之心。

要离   (唱)     俺怎敢效专诸刺僚本领,

伍员   (唱)     汝休长他人志灭己之能。

     (白)     公公请了。

内侍   (白)     老将军。

伍员   (白)     烦劳启奏:要离宣到。

内侍   (白)     少待。

             伍员将要离召到。

姬光   (白)     宣。

内侍   (白)     大王有旨宣伍员带要离进宫。

伍员   (白)     领旨。

             臣伍员将要离召到,特来交旨。

姬光   (白)     贤卿平身。

伍员   (白)     要离兄见过主公。

要离   (白)     臣要离见驾,大王千岁。

姬光   (白)     平身。

(姬光看。)

姬光   (白)     这就是要离勇士么?

伍员   (白)     正是。

姬光   (白)     口称勇士,但不知有何勇处?请道其详。

要离   (白)     臣瘦小无力,遇风则僵,何勇之有!大王若有所用,焉敢不尽平生之力?

姬光   (白)     伍将军,看此勇士,身材瘦小,只恐难敌庆忌。

伍员   (白)     夫良骥不在于身体高矮,所贵者力能任重,足能致远。依臣看来,非此人不能成其大事,主公勿失所望。

姬光   (白)     既然如此,请问先生,孤王心有所患,你且猜猜是何人也?

要离   (白)     大王所患王僚之子庆忌,臣能杀之。

姬光   (白)     那庆忌行走如飞。力举千斤,先生不要小觑与他。

要离   (白)     善能杀人者在其智,不在其力。臣设一计,杀之如割鸡耳。

姬光   (白)     不知先生有何妙计?

要离   (白)     明日早朝在金殿,陈说主公当与子胥报仇伐楚,臣用言语激怒王驾,那时大王将臣右膀断去,然后再将臣妻室孩儿一同问罪,斩于市口,臣去诈降庆忌,自有杀他之计。

姬光   (白)     哎呀,先生哪!你乃无罪之人,无辜杀却你全家大小,孤心下何忍?

要离   (白)     主公啊!

     (唱)     为将临阵忘性命,

             为国忘家自古云。

             望大王成全我为国忠正,

             一家人尽忠死臣也甘心。

姬光   (唱)     听一言倒叫孤心中难忍,

             怎忍得枉杀却卿家满门。

             此事儿必须要从长细论,

             另设个良计谋诈降他人。

伍员   (唱)     劝大王休得要龙心不忍,

             大丈夫出一言马难追寻。

             金殿上断膀臂本章要准,

             奇男子标青史留与后人。

要离   (唱)     大王不准臣的本,

             不如碰死赴幽冥。

(要离碰。)

姬光   (白)     先生不必如此,孤王应允就是。暂回家去,明日早朝相见,请上受孤一拜。

     (唱)     卿家为国把忠尽,

             连累你一家受苦情。

伍员   (唱)     要离兄可把那主意拿定,

要离   (唱)     休将我当作了怕死之人。

(众人同下。)

【第四场】

(被离、伯嚭同上。)
被离、

伯嚭   (同念)    金鸡三报晓,主公驾临朝。

被离   (白)     下官被离。

伯嚭   (白)     下官伯嚭。

被离、

伯嚭   (同白)    大王登殿,分班伺候。

(太监、内侍、姬光同上。)

姬光   (引子)    金阙玉殿现光辉,照耀珠帘。

被离、

伯嚭   (同白)    臣等见驾。

姬光   (白)     平身。

被离、

伯嚭   (同白)    谢千岁。

姬光   (念)     列国之中孤为先,图王霸业扫狼烟。文臣武将怀赤胆,共灭庆忌小儿男。

     (白)     孤姬光,只因庆忌在外作乱,孤终日忧心,为此临朝议事。

             二位卿家,计将安在?

被离、

伯嚭   (同白)    且等伍员到来,一同共议。

(伍员上。)

伍员   (念)     举荐贤勇士,奏与大王知。

     (白)     参见大王。

姬光   (白)     平身。

伍员   (白)     千千岁。臣有拜弟要离,文武双全,为臣举荐到来,现在朝门候旨。

姬光   (白)     宣上殿来,寡人一见。

伍员   (白)     领旨。

             大王有旨,宣要离上殿。

要离   (白)     领旨。

(要离上。)

要离   (唱)     忽听一声传宣召,

             壮起英雄胆气豪。

             忠心投主来报效,

             要与吴王立功劳。

             足踏金阶登御道,

             要离拜见主当朝。

     (白)     臣要离见驾,大王千岁!

姬光   (白)     平身。

要离   (白)     千千岁!

(姬光看。)

姬光   (白)     咳,伍将军,孤看此人,不足一小小婴儿,焉能取胜庆忌。

伍员   (白)     身量虽小,能胜庆忌,而且可以伐楚,替臣报父兄之仇,可当此任。

姬光   (白)     孤王国事未定,叛逆未除,焉能兴兵报汝之仇?看起来你是一派私心。

要离   (白)     大王,想伍员自楚归来,与大王干下许多的功劳,如今不与他报仇,还则罢了,怎么反说他一派私心?依我看来,冤哉伍员,不仁哉千岁也。

     (唱)     伍子胥千里而来到,

             举荐专诸刺王僚。

             到如今不与他把仇报,

             反道伍员不忠于朝。

             思想子胥真可笑,

             逃出虎穴入笼牢。

             千岁不仁他不孝,

             枉立人间逞什么英豪。

姬光   (白)     唗!

     (唱)     闻言不由龙心恼,

             敢在金殿骂当朝。

     (白)     武士手!

     (唱)     将他右膀忙砍掉,

(四刀斧手绑要离同下。)

伍员   (唱)     千岁息怒暂把气消。

姬光   (唱)     老狗还敢来把情讨,

             定卸他右膀不怒饶。

     (白)     孤命你监斩要离右膀,斩讫速奏,下殿。

伍员   (白)     领旨。

(伍员下。)

姬光   (白)     好恼!

     (唱)     回头便把伯嚭叫,

             拿要离的全家斩市曹。

伯嚭   (白)     领旨。

(伯嚭下。)

被离   (白)     臣启大王:那要离有辱龙驾,理应处斩,望主公留他的全家。

姬光   (白)     龙心已定,不必多奏,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刀斧手绑要离同上。)

要离   (反西皮二六板)人生在世如梦幻,

             枉争名利弄机关。

             妙药难医病凶险,

             异香难解人受冤。

             来在法场用目看,

             许多乡民瞧着咱。

             可叹我无端遭刑典,

             一腔忠义向谁言?

             也是我生前作下孽,

             今生相遇报循环。

             两旁乡民听我劝,

             凡事不可去当先,

             我要离留作前车辙,

             将此事说与后人传。

             眼望着苍天空长叹,

     (哭头)    苍天爷吓!

     (唱)     眼睁睁这膀臂不能保全。

(四下手引伍员同上。)

伍员   (唱)     来在法场下走战,

             只见要离绑面前。

     (白)     要离,你今受断臂之苦,不要怨恨我伍员。

要离   (白)     你看这法场之上,人言丛杂,耳目甚众,你快些动手!

伍员   (白)     愧煞愚兄也。

             刀斧手,速将要离右膀卸下!

(刀斧手甲砍右膀。)

伍员   (白)     要离兄醒来!

要离   (西皮导板)  喝一声将我的右膀割断,

(要离醒。)

要离   (白)     哎呀!

     (唱)     勉强挣扎咬牙关。

             恨自幼少才学心无主见,

             若不报断臂仇誓不心甘!

(要离下。)

伍员   (唱)     好一个勇烈男神色不变,

             观见那断膀臂令人心寒。

             众乡民见此刑齐声叫喊,

             他众人怎知道袖内机关。

(伍员下,四下手同下。)

【第六场】

(四校尉引伯嚭同上。)

伯嚭   (白)     老夫伯嚭,奉吴王旨意,抄杀要离全家。

             趱行者!

(伯嚭、四校尉同下。)

【第七场】

(要离上。)

要离   (二黄摇板)  伍子胥他与我计策来定,

             连累了妻室儿刀下分身。

     (白)     要离幸蒙吴王见爱,我君臣定下良谋,前去诈降庆忌。闻听他在艾城招聚亡命,甚得民心,我不免沿路怨恨吴王,诉说苦情。看那旁来了一伙乡民,待我诉说一番。

(众乡民同上。)

众乡民  (同白)    请了。看那厢有一瘦汉,少一膀臂,为何在暗地沉呤,听他说些什么。

要离   (白)     天哪,天哪,想我要离,只为冒犯吴王姬光,将我右膀断去,收入监中,多亏伍子胥将我放出,闻听我那妻室孩儿也焚弃市口!天哪,想我一家遭此残刑,我若不报此仇,枉立于世间也!

     (唱)     我一家遭此害虽死犹恨,

             若不报这冤仇誓不甘心。

             伍子胥搭救我负罪出奔,

             来到了这异乡举目无亲。

             左思量暗辗转忙往前进,

             到艾城寻故主表诉苦情。

(要离下。)

众乡民  (同白)    原来是吴国难臣,投奔庆忌去的。咱们也赶路吧。

(众乡民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四下手、四大将、庆忌同上。庆忌唱〖粉蝶儿〗。)

庆忌   (念)     心怀冤气恨姬光,弑逆篡朝丧纲常。杀父冤仇山海样,某家一怒自称王。

     (白)     孤,庆忌。可恨姬光,图谋不轨,因此招纳四方英雄,共灭姬光。

             众位将军,孤王不日兴兵,必须奋勇当先,得了吴国,富贵共之。

四大将  (同白)    吾等敢不竭力杀贼。

庆忌   (白)     站立两厢。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

             启禀千岁:今有吴国犯臣要离,前来归降。

庆忌   (白)     哦!要离此来,必是姬光来献诈降之计。

             众位将军,弓上弦,刀出鞘,看我的眼色行事。

             将他唤进帐来。

报子   (白)     要离进帐。

(要离上。)

要离   (念)     为国断臂古稀少,留得美名万载标。

     (白)     罪臣要离见驾,大王千岁。

庆忌   (白)     要离。

要离   (白)     在。

庆忌   (白)     起来。

(庆忌三笑。)

要离   (白)     千岁为何大笑?

庆忌   (白)     笑汝君臣设此诈降之计,焉能瞒得孤王。

要离   (白)     咳。

庆忌   (白)     你来看孤的宝剑善斩奸细。

要离   (白)     哈哈。天哪,我要离也不知道遭下什么罪孽,只落得妻室孩儿丧在云阳市口;又将我膀臂断下,逃脱在外。谁知这位公子目不识人,要将我斩首。看将起来,也是我命该如此。

             千岁,你不要乱想,快将我斩首,快将我斩首。

庆忌   (白)     听你之言,莫非有何冤枉之事?从实讲来,将你饶恕,还要重用于你。

要离   (白)     大王容禀:

     (二黄原板)  千岁爷容犯臣冤情诉禀,

             说起来铁石人也自伤心。

庆忌   (白)     从实讲来。

要离   (二黄原板)  多只为伍子胥心怀父恨,

             上谏本劝吴王问罪楚君。

庆忌   (白)     那伍员与吴王干下许多功劳,理当与他报仇才是。

要离   (白)     千岁呀!

     (二黄原板)  也是我言语间劝驾不逊,

             才惹得姬千岁大发雷霆。

             他将我妻和子焚弃性命,

             又将我斩右膀成了废人。

庆忌   (白)     左右,将他衣服剥下,待孤一观。

(四大将、庆忌同看。)

庆忌   (白)     姬光如此无道,焉能成得大事?

             要离,姬光将你一门杀害,又将你膀臂断去,你怎样逃出虎口?

要离   (白)     容禀:

     (二黄原板)  众文武保奏臣才得活命,

             伍子胥私放我负罪逃生。

             此乃是以往情并无藏隐,

             我若是有谎言天不容情。

庆忌   (二黄摇板)  听一言来自思忖,

             无道姬光怎为君。

     (白)     要离!

     (二黄摇板)  你若真心来归顺,

             孤王与你把冤伸。

     (白)     既是真心来降,你可有平吴之计?

要离   (白)     臣闻姬光弑篡千岁之父,臣料必有复仇之举。故以残命相投,奔波到此,泄吴国情由。诚以公子之雄,臣为向导,吴城可破。千岁以报君父之仇,为臣少泄妻子之恨。

庆忌   (白)     那姬光任用伍员、伯嚭为谋臣,大治吴国,孤王岂是他的对手?

要离   (白)     臣看伯嚭乃是无谋之徒,不足为虑;伍员智勇足备,他君臣各怀心意,焉能尽心专助;况吴王亦不能重用。

庆忌   (白)     吴王乃伍员之恩人,君臣相得,何言不能重用?

要离   (白)     千岁有所不知。伍员投吴,原为与父兄报仇雪恨。那吴王曾许他功成之后,兴兵伐楚。如今王位已定,不言伐楚之事,子胥常发怨言,他君臣离心久矣,因此搭救为臣,逃出虎口。临行之时对我言道:公子若是出兵,子胥愿为内应,以赎同谋之罪。

庆忌   (白)     孤王兵微将少,恐不能取胜。

要离   (白)     此言差矣。兵在精而不在多,臣愿与主公训练士卒。

庆忌   (白)     如此甚好。就命先生拿孤令箭去训练三军,孤王观看。

要离   (白)     得令。

             众将官,校场去者。

(要离下。)

庆忌   (白)     中军听令:江口准备船只,不得有误。

(中军下。)

庆忌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九场】

(摆船。船夫、四龙套、四下手、四大将、要离、庆忌同上船。)

庆忌   (白)     众将官,顺水而下。

     (二黄导板)  大江中波浪滚船只飘荡,

     (二黄顶板)  都只为报父仇大举儿郎。

             忽听得众将士一声喧嚷,

             只见那江心内波涌风狂。

     (白)     要先生,三军因何喧嚷?

要离   (白)     水大风狂,将士胆战,千岁亲坐船头,戒饬舟人,以安军心,为臣保驾。

庆忌   (白)     打坐船头。

(风旗上,过场,下。)

要离   (白)     千岁,你看风狂浪大,犹如巨吼之声,好不惊怕人也。

庆忌   (白)     哈哈哈。先生,你胆量太小了。

要离   (白)     臣胆量不小,看戟!

(要离刺。)

庆忌   (白)     哎呀!你原来是刺客!

(庆忌抓住要离。)

庆忌   (白)     要离呀,要离!你真乃胆量不小!

(〖风入松〗。)

四大将  (同白)    千岁,将他赐与臣等,乱刀分尸!

庆忌   (白)     此乃天下勇士,不可伤害于他。

             要离。

要离   (白)     千岁。

庆忌   (白)     你今将孤刺透胸膛,也是孤目不识人,我好自恨也。

     (二黄摇板)  好一个奇男子真有胆量,

             竟敢在江心内行刺孤王。

要离   (二黄摇板)  俺要离诈降来忠于君上,

             此所谓留后世万古名扬。

庆忌   (二黄摇板)  饶恕你残生命将你来放,

             回朝去请功赏全汝忠良。

要离   (二黄摇板)  杀妻儿绝宗嗣六亲皆丧,

             决不肯求富贵身列朝堂。

庆忌   (二黄摇板)  也是孤无常到前世的魔障,

要离   (二黄摇板)  为臣我也算是应遭祸殃。

庆忌   (二黄摇板)  孤王我放汝归休得违抗,

要离   (白)     千岁!

     (二黄摇板)  俺要离有一言容诉衷肠。

     (白)     哎呀千岁,臣有三恶,不能留于人世。

庆忌   (白)     有何三恶?你快快讲来。

要离   (白)     为臣杀妻断臂,行刺故君的公子,无智,无仁,无义。哎呀千岁,为臣先去,准备迎接龙驾,就此拜别了。

(要离投江。)

庆忌   (白)     打捞上来!

(四大将同捞上要离。庆忌拔戟,三笑,死,下。)

四大将  (同白)    要先生醒来!

要离   (唱)     为国家亡生命满门尽丧!

(要离看庆忌。)

要离   (白)     千岁呀!

     (唱)     是何人打捞我二次还阳。

             小千岁已死在战船之上,

             我再与众将士细说端详。

     (白)     众位将军,千岁已死,你们要好好盛殓千岁,你们看那边敌人来了。

四大将  (同白)    在哪里?

要离   (白)     在那厢。

(要离抽大将甲宝剑刖双足自杀。)

四大将  (同白)    要离已死,就将公子尸首一并献与吴王,大家降吴去者。

(众人同哭下。)
(完)


浏览次数:165 ┊ 字数:7245 ┊ 最后更新:2022-07-1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