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要离刺庆忌》

主要角色
要离:老生
庆忌:净

《要离刺庆忌》马连良饰要离、刘连荣饰庆忌
《要离刺庆忌》马连良饰要离、刘连荣饰庆忌
情节
列国时,吴王姬僚为姬光所刺,其子庆忌逃往艾城,屯军纳士,结连邻邦,伺机报仇。伍员荐勇士要离,姬光遂定苦肉计——断要离右臂,戮要离妻子,并遣要离假投庆忌。庆忌果信之。要离乘机刺庆忌,复自刎死。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七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筱二奎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0.7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蛟形上,舞,下。)

【第二场】

椒邱诉  (内白)    马来!

(椒邱诉上。)

     (唱)     自幼生来颇勇壮,

             学习棍棒与刀枪。

     (白)     俺、椒邱诉。乃东海人氏。自幼习就全身武艺、水旱皆能。这且不言。我有一好友在吴国为官,不幸身亡,不免前去吊祭,就此马上加鞭!

     (唱)     友朋列在五伦上,

             亲往吴国去吊丧。

             扬鞭催马朝前往,

             交友之心表一场。

(椒邱诉下。)

【第三场】

四百姓  (内同白)   走啊!

(四百姓同上。)

四百姓  (同唱)    淮安百姓遭魔障,

             水中出妖扰一方。

百姓甲  (白)     列位请了!

三百姓  (同白)    请了。

百姓甲  (白)     只因我们淮津河中出了龙神,兴波作浪。若从河旁经过,性命不保,大家小心!

百姓乙  (白)     甭说旁人,前几天我妈的生日,我到市上买来鸡鸭,给她做寿,回来路过河边儿,忽然一阵风浪,把我的鸡鸭都冲去啦,幸亏我的手紧,攥着了鸡脖子,拿回家去,我妈只好啃那个鸡脖子啦!

百姓甲  (白)     取笑了!

百姓乙  (白)     话虽如此,要有远方人不知道,咱们也得行个方便哪!

百姓甲  (白)     那个自然。

椒邱诉  (内白)    走啊!

(椒邱诉上。)

椒邱诉  (唱)     一路行来马嘶嚷,

(〖马嘶叫声〗。)

椒邱诉  (唱)     只见众人在路旁。

     (白)     天气炎热,待我下马饮水。

(椒邱诉下马,牵马到河边饮水。)

百姓甲  (白)     壮士意欲何为?

椒邱诉  (白)     天气炎热,我意欲在此饮马。

百姓乙  (白)     使不得!河里有神,马一到河边,就要被它给吃啦!

椒邱诉  (白)     有我在此,河神敢出?我却不信。

(椒邱诉拉马而过,蛟形上,吃马,下。)

百姓乙  (白)     我说什么来着?你不信,你的马叫河神吃了吧?

椒邱诉  (白)     请问列位,此处是什么地方?

四百姓  (白)     淮津河。

椒邱诉  (白)     淮津河!胆大孽畜,欺我太甚。烦劳列位看守衣帽,待俺下河擒它便了。

(椒邱诉脱下衣帽,执剑入水。)

百姓甲  (白)     看此人下河去了,真乃勇士也!

(蛟形上,与椒邱诉打,同下。)

百姓甲  (白)     那壮士下河许久,怎么还不见上来?

百姓乙  (白)     这算什么!会水的在海里能住三年哪。

百姓甲  (白)     啊!他在哪里吃饭哪?

百姓乙  (白)     我知道他在哪儿吃饭哪?

(蛟形、椒邱诉同上,相打,同下。)

百姓甲  (白)     哎呀!怎么还不见上来?

百姓乙  (白)     许是喂了王八啦!

(蛟形上,椒邱诉追上,蛟形抓椒邱诉眼,椒邱诉刺蛟,蛟形下,椒邱诉出水上岸。)

四百姓  (同白)    壮士怎么样了?

椒邱诉  (白)     被它伤了一目,龙神被我杀死了。

四百姓  (同白)    哎呀壮士!杀了龙神与我们一方除害,真乃勇士!请到我们村中吃杯茶再走。

椒邱诉  (白)     俺有事在身。大家改日再叙,我今去也!

(椒邱诉下。)

四百姓  (同白)    从此我们这里就平安了。

百姓甲  (白)     正是:

     (念)     水中出龙神,

百姓丙  (念)     来了一勇人。

百姓丁  (念)     下河与神战,

百姓乙  (念)     丢马失眼睛。

(四百姓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引伍员同上。)

伍员   (唱)     人生在世如幻影,

             争名夺利终何存。

     (白)     老夫、伍子胥。乃楚国人氏。只因平王杀我满门,是我逃出昭关,面见吴王,意欲借兵伐楚;怎奈吴国朝事内乱,至今此仇未报。这且不言。今有祝大夫去世,不免前去祭奠一番。

             来,打道!

四龙套  (同白)    啊!

伍员   (唱)     想当年在楚国官高极品,

             都只为谏君王杀我满门。

             到如今独一人来到吴郡,

             保吴王灭姬僚驾坐龙庭。

(伍员、四龙套同下。)

【第五场】

(要离上。)

要离   (唱)     胸中志气高千丈,

             好似蛟龙海底藏。

     (白)     卑人、要离。乃吴国人也。娶妻王氏,生得一子。是我自幼饱读诗书,只因家业凋零,未得前程。今有祝大夫开吊之期,我不免前去一祭便了!

     (唱)     要离生来命运低,

             一轮明月被云迷。

             有朝一日风云起,

             脱去蓝衫换紫衣。

(要离下。)

【第六场】

(四青袍引四朝官同上)

朝官甲  (白)     列位大人请了!

三朝官  (同白)    请了。

朝官甲  (白)     今乃祝大夫吊丧之期,你我大家前去一祭。

三朝官  (同白)    请。

朝官甲  (白)     打道!

(四青袍、四朝官同走圆场。家院自下场门上。)

家院   (白)     叩见众位大人!

四朝官  (同白)    罢了。烦劳通禀,我等前来吊祭。

(家院向内。)

家院   (白)     有请太夫人!

(祝母自下场门上。)

祝母   (白)     何事?

家院   (白)     众位大人前来吊祭。

祝母   (白)     有请!

家院   (白)     有请众位大人!

(二道幕开,场设祝大夫灵位。四青袍、四朝官同进门,祝母迎。)

祝母   (白)     啊!众位大人!

四朝官  (同白)    太夫人!我等一祭。

(〖牌子〗。四朝官同跪,同祭。)

祝母   (白)     不敢当了!

(四龙套引伍员同上。)

伍员   (唱)     世间之上如梦境,

             人生一世草一春。

(伍员下马,进门。)

伍员   (白)     待我一祭!

(伍员跪,祭。要离上。)

要离   (唱)     人生在世徒扰攘,

             转眼之间梦一场。

             迈步来在灵堂上,

             见灵牌不由我珠泪汪汪。

(要离进门。)

要离   (白)     待我一祭!

(要离跪,祭。)

椒邱诉  (内白)    走哇!

(椒邱诉上。)

椒邱诉  (唱)     单人独马吴国往,

             不辞千里来吊丧。

(椒邱诉下马,进门。)

椒邱诉  (白)     待我一祭!

(椒邱诉跪,祭。)

祝母   (白)     看酒伺候!

家院   (白)     是。

(家院看酒。四朝官、伍员、要离、椒邱诉同入座。)

祝母   (白)     我儿在日,有何德能,敢劳众位,远来致祭。老身当面拜谢!

四朝官、
伍员、
要离、

椒邱诉  (同白)    岂敢!

祝母   (白)     椒壮士,为何眇伤一目?

椒邱诉  (白)     伯母有所不知:是俺路过淮津河,下马饮水。乡人言道:河内有神。俺不相信。不料我马果然嘶而入水。是俺一怒,手持宝剑入水,与它相斗,不分胜败。是我一时大意,被它伤了一目,那蛟龙被我杀死。我想古今之人,谁敢如此涉险?俺椒邱诉可算得勇士也!

四朝官、

伍员   (同白)    噢,看将起来,算得是天下第一勇士也!

椒邱诉  (白)     那个自然。

(要离冷笑。)

要离   (笑)     哈哈哈……

四朝官、

伍员   (同白)    要离先生为何发笑?

椒邱诉  (白)     是呀,你为何发笑?

要离   (白)     我闻勇士之斗,与日战不移表,与神战不旋踵,与人战不违击,宁死不受其辱。你今与神斗于水中,虽云杀死龙神,却无证验,乃无稽之谈。你今既失马,又受眇目之羞,形残名辱,不与拼命,而犹恋恋余生,此天地间最无用之人,且不当以面目见人,今何敢在众人面前夸勇?哎呀,依我看来呀,你真乃是无耻呀无耻!

     (唱)     丢马丢人何足讲,

             眇去一目脸带伤。

             分明无耻反夸奖,

             出丑的事儿你要隐藏。

椒邱诉  (白)     啊!

     (唱)     闻言怒发三千丈,

             太阳头上冒火光。

             怒气不息出门往,

(椒邱诉下。)

要离   (笑)     哈哈哈……

     (唱)     匹夫之辈自夸强。

             有勇无谋终必丧,

     (白)     少陪了!

     (唱)     他今被我辱一场。

(要离下。)

伍员   (唱)     这样勇夫何足讲,

             不如书生志气昂。

             三寸之舌真直爽,

             一席话说的他脸上无光。

(伍员下。)

四朝官  (同白)    我等告辞了!

祝母   (白)     恕不远送!

(四朝官、祝母自两边分下。)

【第七场】

(椒邱诉上。)

椒邱诉  (唱)     酒逢知己千杯少,

             话不投机半句伤。

     (白)     且住!适才在众人面前,被要离懦夫羞辱一场,其情可恼!

(椒邱诉想。)

椒邱诉  (白)     哦呵有了!不免探明要离住处,夜入他家,杀死这贼,方消我恨。要离呀匹夫!今晚命丧我手,你看我勇是不勇!

(椒邱诉下。)

【第八场】

(要离妻抱子上。)

要离妻  (唱)     儿的夫终日里苦读寒窗,

             磨穿了铁砚读尽文章。

             家虽贫学不辍古人所讲,

             他今日为故友前去吊丧。

(要离上。)

要离   (唱)     在筵前与邱诉来把话讲,

             他被我当众人羞辱一场。

             我料他心气忿不能忍让,

             一步儿来到了自己门墙。

     (白)     开门来!

要离妻  (白)     呀!

     (唱)     猛听得叩门声开门观望,

(要离妻开门,要离进门。)

要离妻  (唱)     问儿夫因何故怒满胸膛?

     (白)     儿夫今日回来,为何这等模样?

要离   (白)     再不要提起!只因祝府吊丧,有一人名叫椒邱诉,在众人面前自夸入水与神龙争斗,轻慢众人,言辞不逊,被我当众羞辱一场,谅他不肯干休,今晚必来寻我。

要离妻  (白)     如此你要躲避才是!

要离   (白)     我要躲避,岂不被他耻笑于我?

要离妻  (白)     既不躲避,你便怎么样?

要离   (白)     等他至此,我自有道理。你歇息去吧!

要离妻  (白)     是。

(要离下。〖起初更鼓〗。)

要离   (白)     看天色不早,我且和衣而卧,以待其来便了!

(要离躺。椒邱诉持剑上。〖起二更鼓〗。)

椒邱诉  (白)     来此已是。门儿大开,待我进入!

(椒邱诉进门,望。)

椒邱诉  (白)     堂门未关,嗯!想是他死期到了。

(椒邱诉进屋,望。)

椒邱诉  (白)     咦!看要离一人在此睡卧,直挺不动。

要离   (白)     嘿嘿!候驾光临。

椒邱诉  (白)     要离!我今到此,汝有三死之罪,你可知道?

要离   (白)     有何三罪?你说的有理,不用你杀,我自己便死。

椒邱诉  (白)     你且听了!你不该在席前广众之下,羞辱于我,此一该死也。

要离   (白)     问你这二?

椒邱诉  (白)     你不关门而卧,这是你二该死也。

要离   (白)     这三?

椒邱诉  (白)     见我到此,还不躲避,此乃三罪。汝自求死,勿以我为怨。要离!你还有何话讲?

(要离冷笑。)

要离   (笑)     哈哈哈……

椒邱诉  (白)     啊,为何发笑?

要离   (白)     我无有三死之过。你今倒有三不肖之愧,尔可知否?

椒邱诉  (白)     你且说我有哪三不肖?

要离   (白)     我羞你于大家面前,训教之情,你无一言,又不酬谢,此一不肖也。

椒邱诉  (白)     啊!

要离   (白)     夜半更深,进得我门,登堂无声,有掩袭之心,有偷盗之意,岂非暗算?此二不肖也。

椒邱诉  (白)     嗯!

要离   (白)     以剑杀我,自仗奇勇。我闻勇士者,于千军万马之中,能斩敌人之首,立万世不朽之功,方可算勇。你今不知羞愧,尚敢大言,夤夜暗杀,是何勇也?有此三不肖,尔反责我,空生天地之间,怎对日月之光?我把你这无耻的匹夫也!

     (唱)     说话全然不思想,

             丢丑之事当平常。

             夤夜暗杀非明亮,

             怎对辉煌日月光!

椒邱诉  (唱)     问得豪杰无话讲,

             不该当众自夸强。

             我今枉在人世上,

     (白)     罢!

     (唱)     不如碰死一命亡。

(椒邱诉碰壁,死。)

要离   (白)     哎呀!

     (唱)     言语说他无话讲,

             此人做事忒荒唐。

             你今在此把命丧,

(要离妻暗上。)

要离妻  (唱)     急忙上前看端详。

     (白)     儿夫为何这等模样?

要离   (白)     娘子有所不知。方才椒邱诉果然到此,被我说得他无言答对,他竟碰壁而死了!

要离妻  (白)     哎呀!人命关天,如何是好?

要离   (白)     娘子不必惊慌。暂将尸首安置,天明再做道理。

要离妻  (白)     儿夫啊!

     (唱)     儿夫做事不思量,

             官府追究谁把命偿?

(要离妻哭。)

要离   (白)     娘子呀!

     (唱)     娘子不必泪两行,

             黑夜之间莫声张。

             将他尸首在此放,

             等到天明再商量。

             你将门儿来关上,

             这是我多言惹祸殃。

(要离妻关门。要离、要离妻同下。)

【第九场】

(四将同上,同起霸。〖点绛唇〗。)

将甲   (白)     请了!

三将   (同白)    请了。

将甲   (白)     公子起兵伐楚,你我两厢伺候!

三将   (同白)    请!

(〖大发点〗。四龙套、四上手、四大刀手引庆忌同上。)

庆忌   (粉蝶儿)   杀气冲霄,统雄师,

             杀气冲霄,抖雄威,烟尘来扫。

             俺今日,恢复吴朝,

             训兵马,积粮草,王事勤劳。

四将   (同白)    参见公子!

庆忌   (白)     站立两厢!

四将   (白)     啊!

庆忌   (念)     俺本金枝玉叶苗,我父正位掌吴朝。各国烟尘俱已扫,万里山河乐唐尧。

     (白)     某、公子庆忌。老王晏驾,我父接位。只因楚国平王晏驾,朝中无人,乘楚丧乱之中,发兵南征。某奉父王之命,往约郑、卫之兵,并力攻楚。今乃黄道吉日,正好起兵。

             众位将军!

四将   (同白)    在。

庆忌   (白)     人马可齐?

四将   (同白)    俱已齐备。

庆忌   (白)     兵发卫邦!

四将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场】

大马童  (内白)    马来!

(大马童上。)

大马童  (念)     国内出变乱,飞马报军情。

     (白)     俺、能行探子是也。打探老王被姬光谋刺,不免飞马报与公子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大马童下。)

【第十一场】

(〖牌子〗。四龙套、四上手、四大刀手、四将引庆忌同上。)

大马童  (内白)    报!

(大马童上。)

大马童  (白)     启公子:大事不好了。

庆忌   (白)     何事惊慌?

大马童  (白)     今有姬光与伍员定计,酒席筵前将老王刺死了!

庆忌   (白)     怎么讲?

大马童  (白)     将老王刺死了!

庆忌   (三叫头)   先王!我父!哎呀!

     (唱)     听说我父把命丧,

     (三叫头)   爹爹!我父!哎,爹爹呀!

     (唱)     点点珠泪洒胸膛。

             骂声伍员狗奸党,

             回头再骂贼姬光。

             杀父之仇岂可忘,

             再与众将说端详。

     (白)     众位将军,我有心领兵反回朝去,捉拿姬光,为先王报仇。望列位将军助我一臂之力!

四将   (同白)    公子,我等情愿舍死忘生,相助公子报仇!

庆忌   (白)     好哇!传我将令,大小三军俱穿素服,反回朝去!

四将   (同白)    遵命。

(众人同倒脱靴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四下手、四马童引柳展雄同上,柳展雄起霸。)

柳展雄  (白)     某、柳展雄。今有公子庆忌领兵回朝,为王僚报仇。奉了主公之命,前去迎敌。

             众将官,杀!

四龙套、
四下手、

四马童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下手、四马童、柳展雄同走圆场。四龙套、四上手、四大刀手引庆忌同上,同会阵。)

庆忌   (白)     马前来的敢是柳展雄?

柳展雄  (白)     然!

庆忌   (白)     某家领兵到此,为先王报仇。及早归顺便罢;如若不然,管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柳展雄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四龙套、四下手、四马童、四龙套、四上手、四大刀手同下。庆忌、柳展雄同起打,双收下。)

【第十三场】

(四红文堂引姬光同上。)

姬光   (唱)     已将大兵屯江上,

             只因庆忌在外乡。

             下马高坡来观望,

(姬光上高台望。)

姬光   (唱)     看是谁胜与谁强?

(庆忌、柳展雄同上,同起打,同收住。)

柳展雄  (白)     敢是怯战?

庆忌   (白)     住了!你我马上武艺,彼此一样,你敢与我下马步战?

柳展雄  (白)     请!

(柳展雄、庆忌同下马。)

柳展雄  (白)     下得马来,怎样战法?

庆忌   (白)     你我一对一个,战上三百回合,不许众将助战,方算好汉。

柳展雄  (白)     好!丈夫一言?

庆忌   (白)     驷马难追!

柳展雄  (白)     请!

(庆忌、柳展雄同起打,柳展雄败下。四龙套、四下手、四马童同上,同与庆忌接打,同败下,庆忌追下。)

姬光   (白)     呀!

     (唱)     孤在高坡看端详,

             庆忌英勇实非常。

             力敌万人无人挡,

             为王亲自到战场。

             带马军前把他挡,

(姬光下高坡,上马)

姬光   (唱)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姬光下。柳展雄、庆忌同上,同起打。姬光上,放箭射庆忌,庆忌接箭,打,姬光、柳展雄同败下。庆忌欲追,四龙套、四上手、四大刀手、四将同上。)

四将   (同白)    公子,自古穷寇莫追。乘此结连郑、卫二邦,再来复国。

庆忌   (白)     众将言得极是。大兵暂奔艾城去者!

四龙套、
四上手、
四大刀手、

四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伍员上。)

伍员   (念)     复仇尚未遂心愿,悲来霜鬓又添愁。

(家将上。)

家将   (白)     启爷:小人打听公子庆忌,去往艾城,招贤纳士,结连邻国,待时报仇。特来报知。

伍员   (白)     有这等事!我不免进宫奏知吴王便了。

             来,打道进宫!

家将   (白)     啊!

伍员   (唱)     闻报庆忌去外邦,

             久必生患起祸殃。

             养痈成患古人讲,

(伍员走圆场,下马。)

伍员   (唱)     斩草除根一扫光。

     (白)     来此宫门。待我叩环。

(伍员叩环。大太监上。)

大太监  (念)     看花开富贵,听竹报平安。

     (白)     何人叩环?

伍员   (白)     烦劳通禀:伍员有事密奏。

大太监  (白)     候着!

(大太监向内。)

大太监  (白)     有请千岁!

(四太监、大太监引姬光同上。)

姬光   (唱)     吴国占据东南方,

             姬僚不该自逞强。

             好个盟辅英雄将,

             他保为王掌朝纲。

     (白)     何事?

大太监  (白)     伍员有事密奏。

姬光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领旨!

             伍员进宫啊!

伍员   (白)     领旨!

(伍员进。)

伍员   (白)     伍员参见主公。

姬光   (白)     将军请坐!

伍员   (白)     谢坐!

姬光   (白)     将军进宫,有何本奏?

伍员   (白)     今有公子庆忌,在艾城招贤纳士,结连邻国,有为父报仇之意。现在大兵已抵卫邦,离边界不远,不敢隐瞒。谨此上奏,请我主定夺。

姬光   (白)     唔呼呀!庆忌在外,实我心腹之患。盟辅将军!

伍员   (白)     在!

姬光   (白)     昔日专诸之事,寡人全得卿家之力。今庆忌有谋吴之心,使孤食不甘味,坐不安席。将军有何妙策?为寡人图之!

伍员   (白)     臣不忠无行,与我主图王僚于私室之中。今又复谋害其子,恐非皇天之意!

姬光   (白)     昔日武王诛纣复杀武庚,周人不以为非。皇天所废,顺天而行。庆忌若存,王僚未死,孤与卿成败共之,岂可留此大患?寡人再得一专诸可了矣。卿家访求勇谋之事,已非一日,已有其人否?

伍员   (白)     勇谋之士实难言也。臣所访者,有一细人,似可与谋。

姬光   (白)     庆忌力敌万人,岂细人所能谋哉?

伍员   (白)     此人虽是细人,实有万人之勇!

姬光   (白)     此人为谁,卿何以知其勇?对孤言之!

伍员   (白)     主公听了!

     (唱)     只因祝府去吊丧,

             椒邱诉席前自夸强。

             羞辱勇士胆气壮,

             姓要名离在吴邦。

姬光   (唱)     闻言不由孤心爽,

             难得勇士在我邦。

             卿家为孤快去请,

             早早宣来见孤王。

伍员   (唱)     辞王别驾出宫往,

(伍员下。)

姬光   (唱)     子胥可算一栋梁。

             老天若能随孤想,

             内乱平定早安康。

(伍员、要离同上。)

要离   (唱)     我非吴国公卿相,

             何故宣召见君王?

             随定将军宫内往,

伍员   (唱)     引来细人助吴邦。

要离   (白)     草民要离,参见大王千岁!

伍员   (白)     主公,这就是勇士要离。

(姬光看要离。)

姬光   (白)     起来!

要离   (白)     谢千岁!

姬光   (白)     卿家所言勇士,身必魁伟。看他手无缚鸡之力——哎呀,大失孤望也!

伍员   (白)     主公不可以相貌取人。

姬光   (白)     子胥对孤言说,勇士要离就是你么?

要离   (白)     不敢,不敢!臣细小无力,迎风则伏,负风则僵,何敢称为“勇士”?伍将军谬奖也。千岁有用草民之处,敢不尽力以报千岁水土之恩也!

伍员   (白)     良马不在形之高大,所贵者力能任重,足能致远而已。要离形貌虽陋,其智术非常,非此人不能成事,我主勿失之也!

     (唱)     看他相貌虽平常,

             胸中智术甚高强。

姬光   (唱)     伍员对孤把话讲,

             犹如唤醒梦一场。

     (白)     盟辅坐下!

伍员   (白)     谢坐!

姬光   (白)     要离先生请坐!

要离   (白)     千岁在此,草民焉敢对坐!

姬光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要离   (白)     草民谢坐!

伍员   (白)     主公勿以相貌取人。若相貌魁梧,胸中无策,也是枉然。要离先生貌虽不扬,胸中智术高上,可称得起勇士。

要离   (白)     主公所患者,莫非公子庆忌么?

姬光   (白)     正是。

要离   (白)     这!启千岁:草民不才,能杀却庆忌。

姬光   (白)     哈哈哈……先生说的乃是笑话了。

要离   (白)     怎见得是笑话?

姬光   (白)     那公子庆忌,有万夫不当之勇,矫健如飞,快马不及。先生乃细弱之人,又无缚鸡之力,焉能杀之!岂不是笑话?

要离   (白)     不然,不然!庆忌虽有万夫不当之勇,尝闻善杀人者,在智不在力。臣能近庆忌之身,杀之如割鸡耳!

姬光   (白)     想那庆忌智勇双全,手下谋士众多,岂肯轻信国中之客而近之?搏虎不成反为虎噬!

要离   (白)     我观庆忌犹如丧家之犬,招纳的贤士,好比孤魂野鬼。草民有计献上。

姬光   (白)     有何妙计?

(要离环顾左右。)

姬光   (白)     回避了!

(二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姬光   (白)     先生请讲!

要离   (白)     主公明日早朝,伍将军请兵伐楚,保我为将。那时千岁藐视于我不肯重用。臣出忤君之言。大王传旨,将臣的右臂砍去,锁在监牢。臣诈以负罪,出奔之后,大王可将臣之妻室孩儿杀之。我投奔庆忌那里,他必深信,臣能近之。如是而后,方可图也。

(姬光起。)

姬光   (白)     哎呀,先生,你未受孤点水之恩,尚且又无罪名,如此惨刑,孤心何忍?

(要离起。)

要离   (白)     臣闻安妻子之乐,不尽事君之义,非“忠”也;怀家室之爱,不能除君之患,非“义”也。臣以“忠”“义”成名,虽全家就死,有何惧哉?自古为国捐躯,名垂千古,纵死无恨也!

姬光   (白)     先生是真心?

要离   (白)     是真心!

姬光   (白)     无二意?

要离   (白)     无二意。

姬光   (白)     请上受孤一拜!

(姬光跪,要离、伍员同跪,同拜。)

姬光   (唱)     先生为孤把家亡,

             可算吴国一栋梁。

             但得成功孤嘉奖,

             名留千古万载扬。

(姬光、伍员、要离同起。)

要离   (白)     千岁呀!

     (西皮二六板) 大王请把心宽放,

             要离言来听端详:

             庆忌虽为熊虎将,

             岂不知强中自有强?

             水土之恩永不忘,

             除君之祸理所当。

             成仁取义身家丧,

             千古不朽美名扬、万古流芳。

姬光   (唱)     子胥暂同先生往,

             孤王明日整朝纲。

伍员   (唱)     急忙出宫随他往,

要离   (唱)     人过留名万世光。

(伍员、要离同下。)

姬光   (唱)     引来要离计献上,

             除了庆忌永安康。

(姬光下。)

【第十五场】

裴龙   (内白)    马来!

(裴龙上。)

裴龙   (唱)     艾城奉了公子命,

             密往吴国走一程。

     (白)     俺、裴龙。奉了公子庆忌之命,去往吴国暗探军情。看天色不早,就此马上加鞭!

     (唱)     加鞭催动马能行,

             登山涉水哪安宁!

(裴龙下。)

【第十六场】

(四朝官、伍员同上。)

伍员   (念)     金钟三下响,上殿见君王。

     (白)     列公请了!

四朝官  (同白)    请了。

伍员   (白)     千岁早朝,分班伺候!

四朝官  (同白)    请!

(〖小开门〗。四太监、大太监引姬光同上。)

姬光   (引子)    内患已平,掌吴朝,锦绣乾坤。

伍员、

四朝官  (同白)    臣等见驾,吴王千岁!

姬光   (白)     平身!

伍员、

四朝官  (同白)    千千岁!

姬光   (念)     可恨王僚起篡心,强掌吴朝锦乾坤。多亏子胥把计定,专诸席前丧残生。

     (白)     孤、吴王姬光。可恨王僚强掌吴国,多亏子胥扶孤灭僚。今当设立早朝。

             众卿,寡人意欲强国图霸,先立城郭,选择黄道,开工破土,众卿之意如何?

四朝官  (同白)    主公心意已定,臣等遵命。

姬光   (白)     如此,内侍传旨!

伍员   (白)     且慢!

姬光   (白)     为何拦阻?

伍员   (白)     主公之祸已除,国事已定,又要兴工。但臣之仇恨,何日得报?

姬光   (白)     寡人有心替卿报仇,怎奈无人为将!

伍员   (白)     臣举一人可以为将,领兵伐楚,必定成功。

姬光   (白)     卿家所举何人,姓甚名谁?

伍员   (白)     此人姓要名离,颇有大才。

姬光   (白)     今在何处?

伍员   (白)     现在午门。

姬光   (白)     宣来见孤!

伍员   (白)     领旨!

(伍员向内。)

伍员   (白)     大王有旨:要离上殿!

要离   (内白)    领旨!

(要离上。)

要离   (唱)     昨日宫中把计定,

             早朝当殿瞒众臣。

             但愿大事早安稳,

             成功之后留美名。

     (白)     草民要离见驾,大王千岁!

姬光   (白)     平身!

要离   (白)     千千岁!

姬光   (白)     子胥言道,你能为将领兵伐楚,可是么?

要离   (白)     启千岁:草民不才,幼读兵书,深通战策。大王若用,敢不效命!

姬光   (白)     哈哈哈……寡人看你身不满五尺,腰不过一束,形容文弱,孤若用你为将,岂不被外邦耻笑?伐楚之事,容日再议!用你不着,速速下殿去吧!

要离   (白)     大王你此言差矣!想伍子胥为大王谋王僚于秘室之中。如今国事已定,大王分明不肯与子胥报仇,反以我为题,大王真乃不仁不义也!

     (唱)     人君须把勤政讲,

             万民悦服四海扬。

             自古君乃臣之主,

             君臣一体国必强。

             子胥为你专诸访,

             乱刀分尸好悲伤。

             就该发兵楚国往,

             拔刀相助灭平王。

             分明不肯把旨降,

             藐视要离你假装腔!

             手摸胸膛你想一想,

             无情无义怎对三光?

姬光   (白)     唗!

     (唱)     若不看子胥面定要上绑!

             岂容你这丑夫把重任当?

     (白)     赶下殿去!

要离   (白)     哦!

     (唱)     这昏王他看我文弱不强,

             你怎知我心中智谋隐藏。

             常言说文官执笔安天下,

             武将提刀保家邦。

             我劝你急早下殿把位让,

             再请个仁德主来掌朝纲。

             如不然与我来较量,

             下位来且与你计较短长。

姬光   (唱)     骂一声野村夫无知狂妄,

             你擅敢在金殿辱骂孤王?

             传旨意众武士急把殿上!

(四武士持刀自两边急分上。)

四武士  (同白)    叩见千岁!

姬光   (唱)     孤王有言听端详:

             赐宝剑当孤面砍去右膀!

四武士  (同白)    领旨!

(四武士同砍去要离的右膀。)

姬光   (唱)     再多言管叫你命丧无常!

要离   (二黄摇板)  霎时间痛得我三魂飘隐,

             鲜血淋淋痛煞人。

             咬牙关走近前把话来论,

             昏王姬光听详情:

             金殿上砍右膀深仇大恨,

             纵死在阴曹府要勾尔的魂!

姬光   (白)     唗!

     (唱)     叫殿前众武士将他绑上,

             推至在午门外即刻命亡。

四武士  (同白)    领旨!

(四武士押要离同下。)

伍员   (白)     刀下留人!

     (唱)     我主爷请息怒龙颜展放,

             暂开恩且将他囚在狱墙。

姬光   (唱)     这丑夫上殿来以小犯上,

             他不该当众臣叫骂孤王。

             今看在子胥面锁在狱墙,

     (白)     退班!

(姬光、大太监、四太监同下。四朝臣同下。)

伍员   (唱)     这件事瞒过了文武两旁。

(伍员下。)

【第十七场】

(要离妻抱子上。)

要离妻  (唱)     无端祸事从天降,

             儿夫拿问在监墙。

     (白)     奴家、王氏。自从那日儿夫去见吴王,不知身犯何罪,锁在监牢。因此抱定姣儿前去探望一番便了!

     (唱)     急急忙忙监中往,

             见了儿夫问端详。

(要离妻下)

【第十八场】

(〖水底鱼〗。旗牌上。)

旗牌   (白)     俺、伍将军差官是也。我家老爷今晚去到监中探望要先生,命我去到监中送信,就此前往!

(旗牌下。)

【第十九场】

(禁卒上。)

禁卒   (念)     身当禁卒管犯人,积儿积女积自身。

     (白)     在下、姬老好。只因那年为打抱不平,误伤人命,拿问在监。只望一死,不想老王晏驾,公子姬僚接位,天下大赦,免了我的死罪。我在这监里头当了一名小伙计。谁知牢头得了瘟疫病死啦,我可就补上缺啦。不管你犯了什么法,收在我的监里头,先得有人见我,叫我过的去,才能优待。有一天我睡到半夜,有一位老者对我说:“如今列国虽然不讲三纲五常,诸事胡来,你要我行我法,克扣好人,捞几个血汗钱,每日三五成群花天酒地,挥霍无度,醉生梦死;一旦死啦,都没人埋你。听我良言相劝,速改前非,做个正人君子,你在公门之中,正好修修来世。”我醒啦,是一个梦。从此我的心一转,绝不虐待犯人,敲人的资财。故此人送了我一个外号,叫我“姬老好”。这且不言。只因要离犯了忤君之罪收在我的监里。听说不久就要处斩。怎么也没有人来看看他?这年月,尽是“锦上添花”,谁肯“雪里送炭”哪!

旗牌   (内白)    走啊!

(旗牌上。)

旗牌   (白)     禁卒!

禁卒   (白)     坐监的吗?

旗牌   (白)     我是伍将军的差官。

禁卒   (白)     到此何事?

旗牌   (白)     我家老爷今晚初更时分,到此探望要先生。命你小心伺候,不可走漏风声!

禁卒   (白)     知道啦。

(旗牌下。要离妻上。)

要离妻  (唱)     适才长街有人讲,

             儿夫不久丧无常。

     (白)     禁大哥请了!

禁卒   (白)     什么事?

要离妻  (白)     借问一声,要离先生可在此处收押?

禁卒   (白)     不错,在这儿。

要离妻  (白)     烦劳大哥通知一声,就说他妻子前来探望。

禁卒   (白)     听你的话,是要进来,是不是?

要离妻  (白)     正是。

禁卒   (白)     就凭你一说,就要进来吗?

要离妻  (白)     有日儿夫出监,必当重谢。

禁卒   (白)     别人说不行,你说,我一定照办。好啦,你这儿等一会儿。

要离妻  (白)     是。

禁卒   (白)     有请要先生!

(要离上。)

要离   (唱)     只因为贪美名自入罗网,

             有一日成功后万古流芳。

     (白)     何事?

禁卒   (白)     方才伍将军差人来说,今晚要来探望您。

要离   (白)     原来如此。

禁卒   (白)     您的夫人也来啦。

要离   (白)     今在何处?

禁卒   (白)     现在外面。

要离   (白)     速速唤她进来。

禁卒   (白)     您进来吧!

(要离妻进门,跪地。)

要离妻  (唱)     问儿夫犯何罪这等模样?

             见此情不由我痛断肝肠。

要离   (唱)     未开言不由人泪如雨降,

     (白)     哎,妻呀!

     (唱)     听我把已往事细说端详。

     (白)     我的妻呀!

     (唱)     那一日见姬光子胥同往,

             他荐我领雄兵去灭楚邦。

             那昏王看不中我的容貌相,

             不重用反取笑我脸上无光。

             无名火起高万丈,

             当着众人我骂昏王。

             怒恼他赐宝剑砍下右膀,

             险些儿一命丧无常。

             多亏了伍子胥把人情讲,

             才将我披枷带锁监禁在牢房。

             怕的是九死一生难出罗网,

             抛下了我的妻和儿不瞑而亡。

要离妻  (唱)     听一言来心明亮,

             骂声姬光贼昏王!

     (白)     儿夫啊,想你身遭大祸,那伍子胥也该前来搭救于你才是!

要离   (白)     适才禁子言道:伍子胥今晚前来看我。等他到来,自有主张。你且回去听候……咳,好音哪!

     (唱)     我妻不必心作慌,

             伍子胥他到此自有商量。

要离妻  (唱)     但愿得儿夫你早出罗网,

             满斗焚香谢上苍。

(要离妻下。旗牌引伍员同上。)

伍员   (唱)     中军带路把监牢往,

             看一看要先生叙叙衷肠。

旗牌   (白)     来此已是。

伍员   (白)     叫开监门。

旗牌   (白)     是。

             禁子!

禁卒   (白)     坐监的吗?

旗牌   (白)     伍将军来了!

禁卒   (白)     噢!伍将军来啦,请进!请进!

(伍员进监,旗牌外立。)

伍员   (白)     要先生在哪里?

要离   (白)     伍将军在哪里?

伍员   (唱)     你为我在金殿去了右膀,

             险些儿一命丧无常。

要离   (白)     请坐!

伍员   (白)     先生,你今遭此毒手,叫我心下何忍!

要离   (白)     咳!想我要离,只为贪名,若是成功之后,名垂千古。倘若不能杀——

伍员   (白)     噤声!

(伍员环顾。)

禁卒   (白)     我给二位沏点儿茶去好不好?

伍员   (白)     你倒看得出事来。

禁卒   (白)     什么话!我全凭这个吃饭那。

伍员   (白)     茶倒不用,外厢伺候,唤你再来!

禁卒   (白)     是啦。

(禁卒下。)

伍员   (白)     杀什么?

要离   (白)     倘若不能杀却庆忌,我一家妻灭子亡,自身残废,画虎不成,劳而无功也!

伍员   (白)     先生但放宽心。此事军民人等,个个谈论,无一人怀疑是假,我想此计必定成功。先生有何良策,逃出吴国?

要离   (白)     将军此来,可带差官?

伍员   (白)     带来一名。

要离   (白)     今在何处?

伍员   (白)     现在外面。问他作甚?

要离   (白)     将差官的衣帽脱将下来,与我穿戴,跟随将军出监,混出城去,再做道理。将军要安慰禁卒,免漏风声!

伍员   (白)     此计甚好。

             禁卒!

(禁卒上。)

禁卒   (白)     您有什么事吗?

伍员   (白)     去到外面,将我差官的衣帽拿了进来,叫他回去!

禁卒   (白)     是啦。

(禁卒出门,向旗牌。)

禁卒   (白)     将军说啦,衣帽脱下来,叫你回去哪!

旗牌   (白)     为了何事?

禁卒   (白)     我明白啦。天冷啦,要给你换换季。

旗牌   (白)     是。

(旗牌脱衣帽,下。禁卒持衣帽进。)

禁卒   (白)     衣帽在此。

伍员   (白)     禁卒,要离先生是我好友,赏你官宝一锭,你将刑具去脱,放他逃走。

禁卒   (白)     您等一等,要离先生乃是朝廷要犯,吴王降罪,何人担待?

伍员   (白)     有什么大祸,老夫担待。

禁卒   (白)     只要您做主,我这个人也是见义勇为的。

(禁卒与要离去刑具。)

伍员   (白)     刑具已去,改扮起来!

(要离改装。)

伍员   (白)     禁卒,开了监门!

禁卒   (白)     是。

(禁卒开门。)

禁卒   (白)     要先生,随我来!

(禁卒、要离、伍员同出门。)

禁卒   (白)     送将军!

要离   (白)     噤声!

(要离扶臂与伍员同下。)

禁卒   (白)     哎呀慢着!这要离乃是朝廷重犯,不用说吴王知道怪罪,就是我们上司知道,我这个罪也吃不住啊!

(禁卒想。)

禁卒   (白)     有啦,想如今天下荒荒,刀兵四起,民不聊生,穷者变为盗匪,富者变为贫民。皆因是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周平王迁都之过!咳,我当这一辈子禁卒,还有什么出头之日?我不免入山修道,倘能修个长生不死,多活几十年,我倒看看这伙子混世魔王怎么死?正是:

     (念)     别看世上奸险,还是好心当先。诸君不信细看,果报近在眼前。

(禁卒下。)

【第二十场】

(四文堂引将官同上。)

将官   (白)     列位请了!

四文堂  (同白)    请了。

将官   (白)     只因要离逃走,奉了吴王之命,抄杀要离满门,就此前往!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要离妻抱子上。)

要离妻  (唱)     睡卧不安坐不稳,

             眼跳心惊为何情?

(四文堂引将官同上。)

将官   (白)     押着走!

要离妻  (白)     喂呀!

(要离妻哭。四文堂押要离妻、子同下,将官随下。)

【第二十二场】

(四龙套、四将、中军引庆忌同上。)

庆忌   (唱)     心儿里恨姬光怒火千丈,

             无故地谋篡了吴国家邦。

             设下了鱼肠宴我父命丧,

             恨只恨伍子胥助恶逞强。

             领雄兵报父仇打了一仗,

             来到了艾城地积草屯粮。

             每日里招军旗空中飘荡,

             收贤臣与勇将再灭吴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公子:营外来了一人,口称吴国难臣要离,求见公子。

庆忌   (白)     噢,要离!他乃细人,见我作甚?

报子   (白)     口称有机密大事要见。

庆忌   (白)     唤他进来!

报子   (白)     要离进见!

(报子下。要离上。)

要离   (念)     只为贪名显英勇,要立天下第一功。

     (白)     难人要离与公子叩头!

庆忌   (白)     要离你要见我何事?

要离   (白)     公子有所不知,只因姬光夺了大位,皆赖伍子胥之力。子胥请兵伐楚,保我为将。不想吴王以相貌取人,见我形容文弱,不肯重用。被我在金殿之上,羞辱一场。姬光大怒,一剑将我右臂砍去,又将我妻儿拿问,杀于市曹。想我身已残废,妻子俱亡,哎呀公子啊!可怜我家灭人亡,特地逃出投奔公子,愿在公子麾下效犬马之劳,暂留活命,永不忘公子的大恩大德呀!

(要离哭。)

庆忌   (白)     想那姬光不肯重用于你,也就是了,焉能斩你妻儿,砍你右膀?其中恐有奸诈!

要离   (白)     公子不信请看!

(要离呈右臂。庆忌看要离臂。)

庆忌   (白)     哎呀!

     (唱)     用不用却因何砍去右膀?

             为人君竟有这狠毒心肠!

             无故地杀害人全家命丧,

     (白)     起来!

     (唱)     灭人嗣残人身久必灭亡。

     (白)     姬光既杀你妻儿,刑汝之躯,见我何事?

要离   (白)     可恨姬光谋害老王,夺了大位。今公子结连诸侯,招纳贤士,将有复仇之举。故尔以残命相投。吴国内情,草民一一尽知。今以公子之勇,我愿做向导,打破吴国,擒住姬光,为老王雪恨报仇,草民亦得雪杀妻灭子之恨也!

     (唱)     自古道为人君恩德为上,

             岂有那害民贼地久天长!

             尧传舜舜传禹谦恭揖让,

             哪有这夺人位名震四方!

庆忌   (白)     听你之言,可是实情?

要离   (白)     启公子:草民之事虽然不大,吴国文武官员满城百姓,人人皆知,焉有假意?

庆忌   (白)     先生,你既投我,且到后帐更衣,再来叙话。

要离   (白)     谢主公!

(要离出门。)

要离   (白)     正是:

     (念)     花言巧语他深信,耐等机会杀贼身。

(要离下。裴龙上。)

裴龙   (念)     探听吴国军情,急忙回报分明。

     (白)     参见主公!

庆忌   (白)     罢了。

裴龙   (白)     谢主公!

庆忌   (白)     探听吴国动静如何?

裴龙   (白)     主公容禀:奉命他听吴王,自接大位,命伯嚭练兵遣将,国中大治。

庆忌   (白)     国中大治,又训练兵将,必有外伐之意。

裴龙   (白)     伍子胥请兵伐楚,保细人要离为将。吴王不用,反将要离右膀砍掉,妻儿斩于市曹。

庆忌   (白)     如今要离何在?

裴龙   (白)     拿问在监,不久就要问斩。

庆忌   (白)     下面领赏!

裴龙   (白)     是。

(裴龙下。)

庆忌   (白)     听探事人所言,姬光砍断要离之臂,乃是真也!

     (唱)     听裴龙他那里一番言讲,

             那要离是真情并非假装。

             若命他做向导领兵前往,

             杀姬光报父仇方称心肠。

     (白)     要离进见!

中军   (白)     要离进见!

(要离上。)

要离   (唱)     忠臣孝子古言讲,

             义夫节妇有荣光。

             人留一名在世上,

             名垂千古播万方。

     (白)     叩见主公!

庆忌   (白)     先生请坐。

要离   (白)     谢坐!唤离进账,有何吩咐?

庆忌   (白)     先生有所不知,前者我派一心腹之人,密往吴国,暗探军情。方才回报,姬光用子胥、伯嚭之谋,训练兵卒。我若不早伐之,恐要养痈成患。

要离   (白)     伯嚭乃无谋之辈,何足为虑?吴国只有伍子胥智勇兼备,但与吴王不和。

庆忌   (白)     子胥乃姬光恩人,君臣相得,岂能不和?

要离   (白)     主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子胥所以尽心吴王,欲借兵伐楚,报其父兄之仇。今楚平王已死,费无极已亡,吴王得位,安于富贵,不思与子胥复仇,臣为子胥进言,致触王怒,加臣残戮,子胥之心怨吴王亦甚明也!

庆忌   (白)     先生之言亦是。

要离   (白)     臣之脱逃,皆赖子胥之力。他曾嘱咐为臣,此去若见公子,观其志向如何,若肯与伍氏报仇,愿为公子内应,以赎同谋之罪。

庆忌   (白)     此乃各为其主,孤也不计较与他。

要离   (白)     主公倒不如乘此机会,发兵灭吴,岂不是好?若待其君臣复合,臣与主公之仇,何日得报也!

     (唱)     子胥忠心助吴王,

             己仇未报伐楚邦。

             姬光得位自安享,

             君臣不和已明扬。

庆忌   (唱)     听要离言和语自己暗想,

             怕的是这内中暗有隐藏。

             事三思免后悔还须慢讲,

     (白)     先生哪!

     (唱)     从长地再计议另有商量。

要离   (唱)     我再三吐实言不肯相信,

             反道我是假意暗有虚情。

             可叹我一家人妻儿丧命,

     (哭头)    我的妻呀!

(要离哭。)

要离   (白)     主公!

     (唱)     我死后你细查是假是真!

(要离欲碰壁。)

庆忌   (白)     先生不必行此短见。从此以后,我绝不疑心,孤与你报仇就是。

要离   (白)     谢主公!

庆忌   (白)     伐吴报仇,当用何策?先生教我!

要离   (白)     主公如今兵精粮足。趁此吴国君臣不睦,训练士卒,修置舟舰,顺流而下,大举义兵,百姓岂不箪食壶浆,焚香拜道以迎?主公上合天理,下顺民情,此第一机会,不可失也!

庆忌   (白)     如此就命先生以为军师,勿离左右!

要离   (白)     多谢主公!

庆忌   (白)     中军!

中军   (白)     有。

庆忌   (白)     传我将令:起动倾国人马,准备大小战船,顺流而下,直取姑苏。无论军民人等,有人擒献吴王,官封万户,赏赐千金;若有人抗拒天兵,破城之日,灭其三族。即日起兵前往!

中军   (白)     遵命。

(庆忌、要离、四将、四龙套同下。)

中军   (白)     下面听者!主公有令:起动倾国人马,准备大小战船,顺流而下,直取姑苏。无论军民人等,有人擒献吴王,官封万户,赏赐千金;若有抗拒天兵者,破城之日,灭其三族。即日起兵前往!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中军下。)

【第二十三场】

(四下手、四校尉、四将同上)

将甲   (白)     众位将军请了!

三将   (同白)    请了。

将甲   (白)     主公今日恢复吴国,命我等准备战船,顺流而下,擒献吴王,官封万户,赏赐千金。你我各领本部人马,齐至江岸,伺候主公登船!

三将   (同白)    言之有理。

四将   (同白)    众将官,江岸去者!

四下手、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下手、四校尉、四将同走圆场。)

下手甲  (白)     来此江边。

四将   (同白)    主公到此,速报我知!

庆忌   (内白)    主公到!

四将   (同白)    一同迎接!

(四龙套、四大铠引要离、庆忌同上,要离、庆忌同下马,同上船。〖水声〗。)

庆忌   (白)     上得船来,好一派江景也!

     (唱)     君臣们坐舟中观看江景,

             远青山近绿水顺流而行。

             长江水后浪催前浪,

             黑发人催送白发人。

要离   (唱)     自古道兴衰有数定,

             常言道成事在天谋事在人。

             我要离身受苦妻儿丧命,

             眼睁睁一家人两下离分。

庆忌   (唱)     我劝你休得要珠泪淋淋,

             免悲伤听孤王把话来云:

             我今番擒姬光把罪来问,

             报冤仇在灵堂剖腹挖心。

要离   (唱)     那姬光意毒心又狠,

             大不该篡位要谋乾坤。

             今日里统雄师吴国来进,

             但愿得此一去马到功成。

庆忌   (唱)     此一番兴兵把罪问,

             拿住吴王万剮凌身。

             孤王有日驾坐在吴郡,

             你就是开国的第一臣。

             船行在半江中狂风一阵,

(风旗上,过场,下。)

要离   (唱)     并无机会杀贼身。

             庆忌船头来坐稳,

             要借风力大功成。

             老天暗暗来助定,

             似猛虎下山来把贼的命倾。

(要离夺一下手的矛刺庆忌,庆忌洒。)

庆忌   (白)     要离!要……离!孤家与你并无仇恨,为何行刺于我?你与我讲!

四下手、

四将   (同白)    讲!

要离   (白)     我与你并无仇恨,吴王因你勇冠三军,天下无敌。你在一日,吴国大小臣子,食不甘味,坐不安席。是我破家亡身,为行此事而来。你若亡命,则吴国军民人等俱可安生乐业,高枕无忧矣!

四将   (同白)    要离休走!看剑!

(四将同捉要离。庆忌中矛,强行支持,阻拦四将。)

庆忌   (白)     慢来,慢来!要离竟敢行刺于我,真乃勇士也。待孤成全于你!

             啊,众将官!

四将   (同白)    有。

庆忌   (白)     我死之后,尔等不必伤他性命,放他还吴立功去吧!

四将   (同白)    啊!

(庆忌拔矛死。)

四将   (同白)    呔!要离!公子已死,去见吴王请功受赏去吧!

要离   (白)     哎呀列位呀!我今有三不容于世,虽公子有命,岂能贪生?

四将   (同白)    哪三不容?

要离   (白)     列位听了!使妻子被害而求事君,非“仁”也!

四将   (同白)    这二?

要离   (白)     为新主而杀故君之子,非“义”也!

四将   (同白)    这三?

要离   (白)     欲成他人之事而自身残废,家灭人亡,非“智”也!

     (白)     我有此三恶,有何面目立于人世也!

     (唱)     害妻儿求事君居心何忍,

             为新君谋故主非义之名。

             为报国全不顾自身性命,

             此三恶何面目世上为人?

             倒不如投江死归原返本,

(要离拟投江。)

四将   (同白)    呔!要离,不必投江,快快去见吴王,定有爵禄!

要离   (笑)     哈哈哈……

     (唱)     舍身躯由尔等去把功擎。

四将   (同白)    为何发笑?

要离   (白)     室家、性命,我尚且不顾,况于爵禄?你等携我尸首去到吴国,可取千金重赏。你看,那旁有人来了!

(四将同远望,要离夺剑自刎。)

四将   (同白)    将要离尸首抬至吴王台前,请功受赏便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74 ┊ 字数:1万7575 ┊ 最后更新:2022-07-1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