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挑滑车》

主要角色
高宠:武生
牛皋:净
兀术:武净
岳飞:老生

《挑滑车》齐和昌饰高宠
《挑滑车》齐和昌饰高宠
情节
金兀术将康王(后来的宋高宗)围困在牛头山。宋军统帅岳飞派牛皋到金营下战书。兀术对牛皋不予礼遇,并加以威吓;牛皋毫无畏惧,言辞抗议,兀术不得已待以上宾之礼。两军会阵之日,岳飞败于兀术。在山头看守宋军大纛的猛将高宠,见状情急;一马冲下山坡,解了岳飞之围,并奋勇地冲入敌营。兀术急命部下以铁滑车自山头滑下,阻击高宠;高宠奋不顾身,连续枪挑滑车多辆,鼓勇冲上,终以力尽战死。岳飞、牛皋闻讯,悲愤交加,率兵力战,抢回了高宠的尸体。

注释
这是源出于《岳传》的一节故事。
整理本除了个别词句略加润色以外,较重要的改动有下面几点:
一、旧本下书后,尚有牛皋归途中遇王贵,捉杀小番,以备祭旗,以及兀术问报,哈密蚩献计,亦以张邦昌等祭旗等情节。因与剧情关联不大,故删去。
二、岳飞不派高宠出战,旧本的原因是由于见高宠“印堂发暗”;语涉迷信,故予改动。
三、现在一般演出,至高宠战死即闭幕,剧情不够完整;整理本保留岳飞、牛皋打败金兵的一场,不仅可表现岳飞、牛皋对高宠的情谊,而且可以显出宋军当时的胜利气概。
四、高宠战死后,旧本有显魂情节,今删去。
这个本子系北京戏曲实验学校茹富兰及中国京剧团演员王玉让、景荣庆、何金海等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邱炘共同整理的;李少春在若干具体问题上,也提供了意见。 

根据《京剧丛刊》第一集整理

录入:意留申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1.6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金兵推铁滑车引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黑风利同上。)

黑风利  (白)     催军!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黑风利  (白)     俺,大平章黑风利。

金光德照 (白)     金光德照。

金光普照 (白)     金光普照。

土须龙  (白)     土须龙。

土须虎  (白)     土须虎。

黑风利  (白)     众位平章请了。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照、

金光普照 (同白)    请了。

黑风利  (白)     奉了老王之命,押定铁滑车,牛头山前听用。众位平章请来传令。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照、

金光普照 (同白)    你我一同传令。

黑风利、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照、

金光普照 (同白)    儿郎的。催军!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宋兵、岳飞同上。)

岳飞   (引子)    忠心赤胆,扫狼烟,还我河山。

     (念)     精忠报国志凌霄,统领雄兵杀气高。但愿早把金人扫,迎请二圣转还朝。

     (白)     本帅姓岳名飞字鹏举。宋皇驾前为臣。可恨兀术,屡次兴兵犯境,日前将我主围困牛头山上;本帅整顿兵马,意欲与他决一死战。不免命牛皋去至番营,投下战书。

             站堂军,请牛将军进帐。

四宋兵  (同白)    牛将军进帐。

牛皋   (内白)    来也。

(牛皋上。)

牛皋   (念)     杀气高千丈,宝剑似秋霜。

     (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贤弟少礼,一旁坐下。

牛皋   (白)     谢座。唤末将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岳飞   (白)     本帅意欲与兀术决一死战,有意命贤弟投下战书,贤弟意下如何?

牛皋   (白)     末将情愿前往,就请元帅传令。

岳飞   (白)     好,听本帅令下!

     (西皮摇板)  前去下书非交战,

             礼当扮做文职官。

             此番见了兀术面,

             见机而行早回还。

牛皋   (白)     元帅!

     (西皮流水板) 元帅但把心放宽,

             咱牛皋自有巧机关。

             此一番见了番王面,

             哪怕他千军万马虎穴与龙潭。

             摘去了幞头就忙把乌纱换,

(牛皋下。)

岳飞   (西皮摇板)  忙把书信写一番。[1]

             三日之后来交战,

             两军会阵牛头山。

             修罢书信把牛皋唤,

四宋兵  (同白)    牛将军进帐。

(牛皋上。)

牛皋   (笑)     哈哈哈。

     (西皮流水板) 一霎时扮做文职官。

             辞别元帅跨雕鞍,

             虎穴龙潭走一番。

(牛皋下。)

岳飞   (白)     掩门。

(四宋兵、岳飞同下。)

【第三场】

(四金兵、兀术同上。)

兀术   (西皮摇板)  牛头山前打一仗,

             宋营将士个个强。

             将身坐在牛皮帐,

             且听儿郎报端详。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禀狼主:牛皋前来下战书。

兀术   (白)     哦,牛皋前来下战书!

报子   (白)     正是。

兀术   (白)     好!吩咐弓上弦,刀出鞘,牛皋到此,叫他报门而进!

报子   (白)

(四金兵持刀同暗上。)

牛皋   (内白)    走哇!

(牛皋上。)

牛皋   (西皮流水板) 元帅帐中将令传,

             命俺下书到此间。

             来在番营用目看,

报子   (白)     呔!牛皋,狼主叫你报门而进!

牛皋   (白)     怎么讲?

报子   (白)     叫你报门而进!

牛皋   (白)     呸!

(报子下。)

牛皋   (唱)     小小番营甚威严。

     (白)     哎呀且住!那兀术传下话来,叫俺报门而进;俺若报门,岂不弱了俺宋营的锐气?这……有了,俺不免大摇大摆闯进帐去,他有来言,咱有去语。

     (西皮流水板) 兀术把人来小量,

             不由俺怒气满胸膛。

             大摇大摆我把宝帐闯,

(四金兵同举刀作威吓状。)

牛皋   (唱)     生死二字哪在心旁。

     (白)     请了,请了!

兀术   (白)     唗!大胆牛皋,进得帐来,见了孤家,大摇大摆,难道你不知昌平王的厉害!

牛皋   (白)     哼!我也不管你是长平王啊,还是短平王,咱牛皋也曾做过公道大王。俺今奉了宋皇圣旨,元帅将令,前来下战书,到此乃是客位,你就该下位迎接你牛将军才是正理;怎么你反坐在上面,是这样大模大样,自尊自大?想这自大乃是个臭字,有道是”臭而不可闻也”哟!

兀术   (白)     如此说来,你不怕死?

牛皋   (白)     咱牛皋一生一世就是不怕死。

兀术   (白)     不怕死便怎么样?

牛皋   (白)     你就该下得位来,迎接你牛将军才是。

兀术   (白)     好,孤家离位。

             啊,牛将军!

牛皋   (白)     狼主!

兀术、

牛皋   (同笑)    啊哈哈……

兀术   (白)     请坐。不知牛将军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牛皋   (白)     岂敢。俺来的鲁莽,狼主海涵。

兀术   (白)     岂敢。牛将军为何这样打扮?

牛皋   (白)     俺奉元帅将令,前来下战书,一不交锋,二非骂阵,故而这样文绉绉的。

兀术   (白)     战书今在何处?

牛皋   (白)     战书在此,狼主请看。

兀术   (白)     待孤拆书一观。

             啊,牛将军,回复你家元帅,照书行事,三日之后,牛头山前会战。

牛皋   (白)     哦,三日之后,牛头山会战。

兀术   (白)     正是。

牛皋   (白)     好,咱告辞了。

兀术   (白)     请。

牛皋   (白)     啊,狼主,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兀术   (白)     怎么是孤家的不是了?

牛皋   (白)     咱牛皋远路而来,到此连杯水酒都不曾吃,难道说白白的回去不成?

兀术   (白)     啊,牛将军要饮酒?

牛皋   (白)     有酒我就扰你两盅儿。

兀术   (白)     儿郎的,酒筵摆下。

             牛将军请。

牛皋   (白)     狼主请。

             啊,狼主,今日你我在帐中饮酒,日后在两军阵前,还不知谁要谁的命哪!

兀术   (白)     此乃各为其主。

牛皋   (白)     好个各为其主。请!

(兀术、牛皋同饮酒。)

兀术   (白)     牛将军再饮几杯。

牛皋   (白)     酒已够了,我要回营交令去了。

兀术   (白)     不送。

牛皋   (白)     啊,狼主,这又是你的不是了。

兀术   (白)     怎么又是孤家的不是了?

牛皋   (白)     你既不接俺进帐,就该送俺出去的才是。

兀术   (白)     哦,还要孤家送你一程?

牛皋   (白)     那个自然。

兀术   (白)     好,待孤家相送。请。

牛皋   (白)     啊,狼主,咱牛皋今日吃了你的酒,我这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兀术   (白)     依牛将军之见呢?

牛皋   (白)     也罢,日后到了两军阵前,我少打你几鞭头子,也就是了。

兀术   (白)     如此说来,孤家倒要承你的情了。

牛皋   (白)     岂敢,岂敢!

兀术   (白)     孤家不远送了。

牛皋   (白)     请。

(牛皋暗笑,下。)

兀术   (白)     且住!宋营之中,竟有这样心粗胆壮之人。只恐宋室江山,一时难以到手。

(报子上。)

报子   (白)     诸位平章到。

兀术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黑风利同上。)
黑风利、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照、

金光普照 (同白)    参见狼主。

兀术   (白)     罢了。众位平章到此何事?

黑风利、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照、

金光普照 (同白)    奉了老王之命,押定铁滑车前来助战。

兀术   (白)     好哇!前面有座高山,甚是险要,将铁滑车埋伏上面,宋军到此,从上滑下,哪怕宋军不灭!正是:

     (念)     宋营虽然兵将勇,

黑风利、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照、

金光普照 (同念)    滑车一到定成功!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高宠、张奎同上,同起霸。)
高宠、

张奎   (同粉蝶儿)  杀气冲霄,

(汤怀、郑环同上,同起霸。)
汤怀、

郑环   (同粉蝶儿)  漫腾腾,杀气冲霄,

(何元庆、张宪同上,同起霸。)
何元庆、

张宪   (同粉蝶儿)  满山头,旌旗展,

高宠、
张奎、
汤怀、
郑环、
何元庆、

张宪   (同粉蝶儿)  空中飘摇。

高宠   (白)     俺——高宠。

张奎   (白)     张奎。

汤怀   (白)     汤怀。

郑环   (白)     郑环。

何元庆  (白)     何元庆。

张宪   (白)     张宪。

高宠   (白)     众位将军请了。

张奎、
汤怀、
郑环、
何元庆、

张宪   (同白)    请了。

高宠   (白)     元帅登台点将,你我两厢伺候!

(〖大开门〗。四宋兵、岳飞同上。)

岳飞   (粉蝶儿)   奉圣命,金兵必扫,

             整军威,一个个,俱是英豪。

高宠、
张奎、
汤怀、
郑环、
何元庆、

张宪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站立两厢!

高宠、
张奎、
汤怀、
郑环、
何元庆、

张宪   (同白)    啊。

岳飞   (念)     明亮亮盔甲照定太阳红,光闪闪旌旗射入斗牛宫。

             雄赳赳排列着明辅上将,威凛凛满营中战马如龙。

     (白)     本帅岳鹏举。前者与兀术下过战书,约定今日在牛头山前开兵对敌。

             来,伺候了!

(王贵、牛皋同上。)
王贵、

牛皋   (同白)    启元帅:圣驾到。

岳飞   (白)     一同接驾。

王贵、

牛皋   (同白)    一同接驾。

(〖牌子〗。四太监、王渊、李纲、康王同上。)

岳飞   (白)     臣岳飞率领众将接驾。

康王   (白)     众卿平身。

岳飞、
高宠、
张奎、
汤怀、
郑环、
何元庆、
张宪、
王贵、

牛皋   (同白)    万万岁。

康王   (白)     小王被金兵追赶至此,还望众卿戮力同心,扫灭金人。

岳飞   (白)     臣精忠报国,理所当然。

康王   (白)     今乃黄道吉日,就请卿家登台点将。

岳飞   (白)     臣领旨。

             老元戎王渊听令!

王渊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报功司。

王渊   (白)     得令。

岳飞   (白)     老丞相李纲听令!

李纲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记功司。

李纲   (白)     得令。

岳飞   (白)     张奎听令!

张奎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前站先行。

张奎   (白)     得令。

岳飞   (白)     汤怀、郑环听令!

汤怀、

郑环   (同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二人以为击鼓鸣锣司。

汤怀、

郑环   (同白)    得令。

岳飞   (白)     何元庆、张宪听令!

何元庆、

张宪   (同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二人以为左右先锋。

何元庆、

张宪   (同白)    得令

岳飞   (白)     王贵听令!

王贵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各处都救应。

王贵   (白)     得令。

岳飞   (白)     牛皋听令!

牛皋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四路总先锋。

牛皋   (白)     得令。

岳飞   (白)     馀下之将,随营调遣。众将官,撤去将台!

高宠   (白)     且慢哪!

岳飞   (白)     高王爷为何阻令?

高宠   (白)     岳元帅!末将有一事不明,要在元帅台前领教!

岳飞   (白)     高王爷有何事不明,当面请讲,何言领教二字?

高宠   (白)     岳元帅!想俺高宠,既已将身许国,理当报效皇家;今逢大敌,满营将官,俱有差遣;单单把俺高宠一字不提,是何理也?哦哦是了!想是笑俺高宠有勇无谋,今当圣驾在此,俺要问个明白!

岳飞   (白)     不是呀,本帅焉有不识将之理。只因你初到牛头山,不明敌情,犹恐有失;本帅自有安排,请王爷稍安勿躁。

高宠   (冷笑)    啊哈哈哈!

     (白)     岳元帅!为武将者,临阵杀敌,死而何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泣颜回)   怒气满胸襟,

             要把金人扫尽。

岳飞   (白)     高王爷定要讨令。也罢,高宠听令!

高宠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执掌大纛旗!且慢,此旗乃军中之号令,无令不可擅离汛地,违令者斩!

高宠   (白)     得令……

     (冷笑)    哈哈哈!

(高宠下。)

岳飞   (白)     撤去将台,送过圣驾。

(〖牌子〗。四太监、李纲、王渊、康王同下)

岳飞   (白)     众将官,起兵前往。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黑风利、兀术上)

兀术   (白)     祝告!山川社稷万里旗纛尊神:大金邦四太子昌平王完颜宗弼,皇号兀术,今奉父王旨意,带领人马,扫灭宋室,但愿此去,旗开得胜!

黑风利、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照、

金光普照 (同白)    马到成功!

兀术   (白)     儿郎的,杀!

(众人同下。)

【第六场】

(汤怀、郑环、高宠同上)

高宠   (白)     呀!

     (石榴花)   只见那:

             番营蝼蚁似海潮,

             观不尽山头共荒郊;

             又只见将士纷纷也那乱绕,

             队伍中马嘶兵喧闹吵。

             只听得战鼓咚咚,

             只听得战鼓咚咚,

             明盔亮甲金光耀,

             高高下下飞奔呐喊声噪。

             见一派旌旗翻招,

             见一派旌旗翻招,

             风尘也那号炮啸,

             俺只待威风抖擞灭儿曹。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黑风利、兀术、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岳飞自两边分上。)

岳飞   (白)     马前来的敢是兀术?

兀术   (白)     然!

岳飞   (白)     兀术!你在本帅马前连败数阵,如今大兵至此,还不马前受死!

兀术   (白)     岳元帅!你看山东、山西、湖广、江西,俱归孤家掌管,你兵微将寡,看看粮绝;依孤相劝,马前归顺,共分疆土,你意如何?

岳飞   (白)     住口!本帅兵虽少,战将勇;今日若不杀尽尔等,誓不回营!休走,看枪!

兀术   (白)     岳元帅!你自不量力,孤家无理了。

(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黑风利自两边分下。岳飞、兀术同起打,双收下。汤怀、郑环、高宠同暗上,同上山头。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同上,同起打。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同败下。岳飞、兀术同上,岳飞败下,兀术、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同追下。)

高宠   (白)     呀!

     (黄龙滚)   遥望着杀气天高,

             遥望着杀气天高,

             不由人心似火烧,

             好叫俺怒气难消!

             好叫俺怒气难消!

             咬牙关把贼来剿,

             恼得俺无名火起发咆哮,

             可恨兀术小儿曹。

             哪怕他万马千军,

             哪怕他万马千军,

             怒一怒平川尽扫!

(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同上,同起打。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同败下。岳飞、兀术同上,同起打,岳飞败下,兀术、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同追下。)

高宠   (白)     啊?往日元帅百战百胜,今日为何败下阵去?哦哦是了,想是那兀术武艺高强,待俺出马会会那兀术武艺如何。

汤怀、

郑环   (同白)    且慢!元帅有令,这大纛旗乃是军中之号令,无令不可擅离汛地。

高宠   (白)     哎呀!哪有坐观成败之理!命你二人看守大纛旗,不得有误!

汤怀、

郑环   (同白)    得令。

(汤怀、郑环同下。)

高宠   (白)     嘚,抬枪带马!

     (上小楼)   气得俺怒冲霄,

             哪怕他兵如山倒,

             杀他个血染荒郊,

             杀他个血染荒郊。

             一马冲出战场道,

             管教贼性命难逃,

             管教贼性命难逃。

             匹马单枪把贼扫,

             抖威风要踏平贼巢!

(二宋兵抬枪同上,高宠取枪上马,二宋兵同下。高宠下。)

【第八场】

(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岳飞、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兀术同上,同起打,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岳飞同败下,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同追下。兀术三笑。高宠上,刺兀术,起打,兀术败下。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黑风利同上,同起打,同败下。兀术上,败下。高宠追下。)

【第九场】

(八金兵推铁滑车同上,过场,黑风利上。)

黑风利  (白)     埋伏了!

(黑风利、八金兵同下。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同上,过场,兀术上。)

兀术   (白)     滑车伺候!

(四金兵、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照、金光普照、兀术同下。高宠上。)

高宠   (三笑)    啊哈,啊哈,啊哈哈哈!

     (白)     哎呀妙哇!杀了半日,不知杀死多少番兵番将,也不知他们逃往何方去了?呀!看前面黑洞洞,定是贼巢,俺不免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叠字犯)   哎,紧——

             紧加鞭杀奔贼巢。

             哎,不——

             不由人心如火燥。

(高宠挑车。)

高宠   (叠字犯)   又不是铁浮屠,

             哪怕他蓬莱山倒。

(高宠挑车。)

高宠   (叠字犯)   挨挨挤挤任番兵乱扰,

             管叫他插翅难逃,

             管叫他插翅难逃。

(高宠挑车,勒马。)

高宠   (叠字犯)   哎,俺——

             俺今日滑车尽挑。

(高宠挑车,力尽,被滑车压死。四金兵、兀术同上。)

兀术   (三笑)    啊哈,啊哈,啊哈哈哈!

     (白)     儿郎的,将高宠的人头悬挂山口!

(四金兵、兀术同下。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牛皋、岳飞同上。报子上。)

报子   (白)     高王爷落马!

岳飞   (白)     再探!

牛皋   (白)     哇呀呀呀!去你娘的!

(牛皋急下。报子下。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岳飞同下。牛皋上。)

牛皋   (白)     高王爷,高王爷!

(牛皋向山口两望。金兵甲上,被牛皋推下。兀术上,被牛皋打下。四宋兵、何元庆、张宪、张奎、王贵、岳飞同上。)
牛皋、

岳飞   (同哭)    哎呀!贤弟呀!

岳飞   (白)     众将官,回营哪!

(众人同下。)
(完)

——————————
1. ^ 原本牛皋当场换衣。因取消检场,牛皋须下场,为调剂时间,故加岳飞唱词四句。


浏览次数:214 ┊ 字数:7348 ┊ 最后更新:2022-07-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