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挑滑车》

主要角色
高宠:武生
兀术:武净
岳飞:老生

《挑滑车》李万春饰高宠
《挑滑车》李万春饰高宠
情节
岳飞与兀术战于牛头山,派将时,未及高宠。高宠不服,岳飞令其守军中纛旗。及交战,高宠于高处见宋军连连失利,乃将纛旗交于张奎看守,出击兀术,兀术打败,高宠乘胜追击。兀术退至南山,以铁滑车自山头滑下相抵,高宠奋力连挑滑车,终因力尽,死于铁滑车之下。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八集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8.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滑车、四上手引哈铁龙同上。)

哈铁龙  (白)     儿郎们!大营去者!

四滑车、

四上手  (同白)    啊!

(〖金钱花〗。哈铁龙、四滑车、四上手同走圆场。)

哈铁龙  (白)     某,塞北大元帅哈铁龙是也!只因四殿下兀术将康王围困于牛头山,有书信回国催兵。老王命某押送铁滑车,名曰浮图,从上放下,就是千军万马,也将他打为齑粉!看前面,已离大营不远。

             儿郎们!

四滑车、

四上手  (同白)    啊!

哈铁龙  (白)     快快趱行者!

(〖合头〗。哈铁龙、四滑车、四上手同走圆场,同下。)

【第二场】

(四番兵引兀术同上。)

兀术   (唱)     龙争虎斗摆战场,

             两下交兵扎营房。

             初进中原无将挡,

             任我驰骋战鼓扬!

             自从有了岳飞将,

             冲锋对垒比某强。

             屡次交锋折兵将,

             杀得我军锐气伤。

             将身坐在牛皮帐,

             还须良计擒康王。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

(报子进帐。)

报子   (白)     启王爷:今有宋营牛皋,前来下战书。特来禀知!

兀术   (白)     再探!

报子   (白)     喳!

(报子下。)

兀术   (白)     啊,牛南蛮来了!某家正要拿他碎尸万段,方消孤心头之恨!

             儿郎们!

四番兵  (同白)    啊!

兀术   (白)     尔等枪刀锐利,多加虎威。叫牛皋进来!

牛皋   (内白)    嗯忑!

(牛皋缓步上。)

牛皋   (唱)     方战兀术败阵走,

             如今见他把书投。

番兵甲  (白)     呔!王爷叫你进去!

牛皋   (白)     啊,狗头好生无理,连请字都无有一个。唔,咱自有道理。

     (唱)     番奴出言少礼让,

             无情无理太荒唐。

             番兵一旁俱笑嚷,

             牛皋心下有主张。

             摇摇摆摆进营帐,

             大大方方见番王。

     (白)     呔,请下来见礼!

兀术   (白)     好大胆的牛皋,俺乃金邦太子,又是昌平王,你见了某家,就该下个全礼才是,怎么反叫某家与你见礼!

牛皋   (白)     什么昌平王!你牛皋老爷,也曾做过公道大王,与王子一般大的,况又奉大宋天子圣命,岳元帅将令,来下战书。古人云:上邦卿相,即是各国诸侯;上邦士子,乃是下国大夫。俺乃堂堂天子使臣,你就该宾主相见,我牛老爷岂肯屈膝与你!

兀术   (白)     牛皋,难道你不怕死么?

牛皋   (白)     我若贪生怕死,就不到你这营中来了。我岂是那畏刀避箭之辈!

兀术   (白)     这等说来,倒是某家的不是了!

牛皋   (白)     不是你的不是,难道还是咱的不是?

兀术   (白)     某家就与你见礼。

牛皋   (白)     这便才是。下次与你在战场上,多战几百回合。

兀术   (白)     哈哈哈,这厢有礼了。

牛皋   (白)     咱这厢也有一礼。

兀术   (白)     牛将军,为何如此打扮?

牛皋   (白)     岂不闻,为将者要会文会武,今日非为交兵,乃是前来下战书,自然要斯斯文文的。战书在此,呈上请看!

兀术   (白)     待某一观。

(〖牌子〗。兀术看书信。)

兀术   (白)     三日后决战。牛将军!

     (唱)     两国相争不相让,

             谁有德来谁称王。

             回营拜上岳将军,

             快快投明来归降。

牛皋   (唱)     番王说话太狂妄,

             牛皋有言听端详:

             我家元帅兵执掌,

             兵多将广武艺强。

             劝你休兵多自量,

             也免得生灵涂炭动刀枪!

     (白)     请!

(牛皋下。)

哈铁龙  (内笑)    哈哈哈!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王爷,哈元帅援兵到。

兀术   (白)     快快有请!

报子   (白)     喳!

(报子下。哈铁龙上。)

哈铁龙  (白)     王爷在上,末将哈铁龙巴苏!

兀术   (白)     快快请坐。元帅远路而来,一路辛苦了。

哈铁龙  (白)     为国效劳,何言辛苦。王爷,与南蛮争战,胜负如何?

兀术   (白)     那岳飞能征惯战,手下将士智勇刚强,屡次出战,未能占得上风。

哈铁龙  (白)     王爷放心,今番末将来此,管叫岳家兵将都为齑粉!

兀术   (白)     有何妙法?

哈铁龙  (白)     乃铁滑车,名为浮图。交战之时,居高临下,从上下放,不论多少兵将,都将压为齑粉。

兀术   (白)     有这等厉害?如此,西南郊上有一山,高约数丈,元帅可领本部人马,藏于深山之中,只等两下交战,我兵佯败,将宋兵引至山下,然后居高临下,将铁滑车顺坡放下,必定成功也。

哈铁龙  (白)     得令!

兀术   (白)     后营备酒,与元帅洗尘。

哈铁龙  (白)     多谢王爷!

兀术   (唱)     任你岳军多骁勇,

             管叫你铁滑车下见阎君!

(兀术、哈铁龙、四番兵同下。)

【第三场】

(汤怀、郑怀同上。)

汤怀   (白)     请了。你我奉元帅将令,探听牛皋生死。

郑怀   (白)     且到荷叶岭探听便了。

(牛皋上。)

牛皋   (唱)     出得番营心欢畅,

             回营交令说端详。

     (白)     大哥!

汤怀   (白)     啊,牛皋兄弟回来了!

牛皋   (白)     回来了。你等再次则甚?

汤怀   (白)     元帅恐兀术害你性命,命我等前来探听。战书怎么样了?

牛皋   (白)     兀术言定,三日后交战。

汤怀   (白)     你我一同去见元帅。

牛皋、
汤怀、

郑怀   (同白)    请!

(牛皋、汤怀、郑怀同走圆场。)
牛皋、
汤怀、

郑怀   (同白)    有请元帅!

(四下手引岳飞同上。)

岳飞   (念)     二主蒙尘常挂心,领兵挂帅战金兵。

汤怀   (白)     启元帅:牛皋回营。

岳飞   (白)     传他进帐。

汤怀   (白)     牛贤弟,元帅有请。

(牛皋进帐。)

牛皋   (白)     元帅,末将交令。

岳飞   (白)     下书之事怎么样了?

牛皋   (白)     上面批示明白,元帅请看。

岳飞   (白)     待本帅一观。

(〖牌子〗。岳飞看书信。)

岳飞   (白)     兀术言定,三日后交战。此番征战非比寻常,准备猪羊,明日祭旗。贤弟一路辛苦,后面歇息。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高宠、郑怀同上,同起霸。)

高宠   (念)     金兵犯界干戈动,

郑怀   (念)     驰骋疆场逞英雄。

(张宪上。)

张宪   (念)     匹马单枪冲敌垒,

(何元庆、汤怀、张奎同上。)
何元庆、

汤怀   (同念)    保国安邦建奇功!

高宠   (白)     俺,高宠!

郑怀   (白)     郑怀!

张奎   (白)     张奎!

张宪   (白)     张宪!

何元庆  (白)     何元庆!

汤怀   (白)     汤怀!

高宠   (白)     元帅升帐,我等在此侍候。

郑怀、
张奎、
张宪、
何元庆、

汤怀   (同白)    请!

(〖大吹打〗。四下手、中军引岳飞同上。)

岳飞   (粉蝶儿)   志比天高,

             统雄兵,志比天高。

             仗天颜,迎二圣,

             长驱边陲到。

             南山头,

             旷野蓬蒿。

             怎能够扫金兵,

             为国家劬劳。

     (念)     心齐日月高千丈,金兵无端扰边疆。民遭涂炭何日息,二圣蒙尘怎还乡!

     (白)     本帅,岳飞。只因金兵围困牛头山,立下战书,今日大战。已命王贵、牛皋准备猪羊祭旗,也好开兵交战。

             中军!

中军   (白)     有!

岳飞   (白)     可曾齐备?

中军   (白)     俱已齐备。

李刚   (内白)    圣驾到!

岳飞   (白)     一同接驾!

(〖吹打〗。李刚、王渊随皇帝同上,岳飞接驾。)

岳飞   (白)     臣,岳飞,带领众将接驾,吾皇万岁!

皇帝   (白)     平身。

岳飞   (白)     万万岁!

皇帝   (白)     元帅为朕江山,昼夜辛劳。朕心不安!

岳飞   (白)     臣蒙主厚恩,为国献身理所当然。请主祭旗,以备开兵掠阵。

皇帝   (白)     元帅请登虎座,发令遣将,然后同至校场祭旗。

岳飞   (白)     谢万岁!

(〖大吹打〗。岳飞登点将台。)

岳飞   (白)     老丞相李刚听令!

李刚   (白)     在!

岳飞   (白)     以为总裁记功司。

李刚   (白)     得令!

岳飞   (白)     老元帅王渊听令!

王渊   (白)     在!

岳飞   (白)     以为总裁报功司。

王渊   (白)     得令!

岳飞   (白)     何元庆听令!

何元庆  (白)

岳飞   (白)     命你为左哨先锋。

何元庆  (白)     得令!

岳飞   (白)     张宪听令!

张宪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各处接应。

张宪   (白)     得令!

岳飞   (白)     汤怀听令!

汤怀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护卫保驾将军。

汤怀   (白)     得令!

岳飞   (白)     郑怀听令!

郑怀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执鼓司。

郑怀   (白)     得令!

岳飞   (白)     张奎听令!

张奎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鸣锣司。

张奎   (白)     得令!

岳飞   (白)     吩咐祭旗,即刻出兵!

高宠   (白)     且慢!元帅,今当圣驾在此,末将要在元帅台前领教。

岳飞   (白)     何事如此?

高宠   (白)     元帅,末将虽是不才,既已将身许国,自当竭尽绵薄,报效朝廷。今日大战番营,全营将官俱有差遣,单是末将无差,难道我是那无用之辈么?

岳飞   (白)     用者当用,本帅焉有不识将才之理。今观将军神色不正,两军阵前,恐有闪失,故而未敢相委。

高宠   (白)     元帅之言差矣!为大丈夫者,临阵交锋,生而无欢,死而何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唱)     高宠一心把国保,

             杀敌救主立功劳!

岳飞   (白)     高将军既然讨令,就命你执掌军中大纛旗。此乃军中之大任,不可擅离!

高宠   (白)     得令!

(高宠叹气,失望下。)

岳飞   (白)     请主到校场祭旗。

皇帝   (白)     吩咐摆驾。

岳飞、
李刚、
王渊、
何元庆、
张宪、
汤怀、
郑怀、
张奎、

四下手  (同白)    啊!

(〖泣颜回〗。众人同走圆场,同下。)

【第五场】

(四大铠、四上手引兀术同上。)

兀术   (引子)    山川社稷,旗纛尊严。

     (白)     俺,大金国昌平王、大平章、扫宋大元帅,完颜金兀术。宋室康王,被咱困守牛头山,约定今日与岳飞交战。但愿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众儿郎,人马迎敌者!

(兀术率四大铠、四上手同下。)

【第六场】

(高宠、郑怀、张奎擎大纛旗同上,同登高处观战。)

高宠   (石榴花)   只见那番营将士似海潮,

             遍布着山头与荒郊。

             乱纷纷你来我往一似蜂绕,

             队伍中马嘶兵喧闹吵吵。

             只听得鼓咚咚,

             又只见那兵戈旌旗和那刀枪绕,

             高高下下飞腾也那声噪。

             见一派旗旙招招,

             烟尘中号角咆哮,

             俺却要一战灭儿曹!

(四番兵引兀术同上,岳飞率何元庆、张宪、汤怀同上,同会阵。)

兀术   (白)     岳元帅,如今你兵不过数千,又被孤困在北山,粮秣不足,已如网中之鱼,笼中之鸟,速将康王献出,归顺孤家,仍不失封侯之位。

岳飞   (白)     休得胡言!尔等囚我二圣于沙漠,又追赶我主于湖广,本帅兵虽少而将勇,还不快快送出我家二主,如若不然,杀得尔等鸡犬不留!看枪!

(四番兵、兀术、岳飞、何元庆、张宪、汤怀同对阵。岳飞败下,兀术追下。)
高宠、
张奎、

郑怀   (同白)    呀!

高宠   (斗鹌鹑)   遥望着杀气高,

             不由俺心如烈火烧!

             好叫人怒气难消。

             俺咬牙关观瞧,

             恼得无明火起发咆哮。

             休得要,直恁乔,

             哪怕他万马千军,

             定要把番邦踏扫!

(岳飞上,兀术追上,对阵。岳飞败下,兀术追下。)

高宠   (白)     想元帅枪法高强,今日因何连败二阵!俺不免前去助阵。

             张奎贤弟,与我看了纛旗,待俺与兀术见个高下。

             来,带马!

     (上小楼)   气得俺怒冲霄!

             哪怕他兵来到,

             要把他一鼓儿剿!

             杀他个人翻马倒,

             笑尔曹志能不高。

             紧迫赶俺把贼巢捣,

             恰一似五阎君要命追魂交!

(高宠急下。兀术追何元庆、张宪、汤怀同上,何元庆、张宪、汤怀同败下。高宠冲上,枪穿兀术耳环,兀术惊下。高宠杀四番兵,四番兵同败下,高宠追下。兀术、四番兵同上。)

兀术   (白)     啊,好一个南蛮!竟杀得我军尸横遍野,无人敢敌。

             儿郎们,退往西南去者!

四番兵  (同白)    啊!

(兀术领四番兵同下。高宠追上。)

高宠   (白)     番奴哪里走!妙呀,那番兵被俺杀得东倒西歪。

(高宠看。)

高宠   (白)     那兀术不知逃往那里去了?呀,看西南暗暗一处,想是番营,待我追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也!

     (叠字犯)   哎,急加鞭!

             那厮奔逃,

             不由我心中气恼!

(高宠看滑车。)

高宠   (叠字犯)   不是铁浮图,

             也不是蓬莱仙岛,

             又不是铁铡刀,

             也不是奇珍异宝,

             俺待要把狼烟尽扫!

             哎,喜孜孜,

             除却烦恼,

             呀,定要把羯狗狐群一鼓扫!

(四番兵分从山上放铁滑车,高宠挑车,马失前蹄。高宠挑车,力不支,被压死于滑车之下。兀术上。)

兀术   (白)     哈哈哈,高宠小儿,还是死在俺这铁滑车之下。

             儿郎们!

四番兵  (同白)    啊!

兀术   (白)     将这南蛮首级,号令营门示众!

(兀术领四番兵同下。岳飞、李刚、王渊、皇帝、汤怀、何元庆、张宪同上。)

岳飞   (白)     主公受惊了。

             来,查点我军缺少何人?

汤怀   (白)     众将俱齐,只有高宠不在。

岳飞   (白)     高宠执掌大纛旗,料也无妨。

(张奎上。)

张奎   (白)     启元帅:高宠见元帅与兀术交战,连败两阵,心中焦急,单枪匹马,杀入番营去了!

岳飞   (白)     他哪里知道,只因圣驾观阵,若与兀术恋战,番兵四下抢山,恐惊圣驾,故而不敢久战而退。

(报子上。)

报子   (白)     高将军被金兵铁滑车所伤身死,首级挂在番营门首!

岳飞   (白)     啊,哎呀!

(〖牌子〗。)
汤怀、
何元庆、
张宪、

张奎   (同白)    元帅快快传令,某等与高王爷报仇!

岳飞   (白)     牛皋未回,恐中敌计,众将速速前去相助。

汤怀、
何元庆、
张宪、

张奎   (同白)    得令!

(汤怀、何元庆、张宪、张奎同下。)

岳飞   (白)     请主驾回玉虚宫。

皇帝   (白)     这是孤王福薄,累及功臣。摆驾!

(皇帝、岳飞、李刚、王渊同下。)

【第七场】

(牛皋上,哭。)

牛皋   (白)     贤弟,高王爷!罢了啊,俺牛皋只有贤弟同心共意,你今一死,俺牛皋活在世上,还有何意!也罢,待俺杀进番营,与贤弟报仇,纵然一死,也好与高贤弟冥中相会。

(四番兵同上,同开打,牛皋打死番将。汤怀、何元庆、张宪、张奎同追上,同开打,四番兵同败下。岳飞上。)

岳飞   (白)     啊,贤弟。暂且回营休息,待本帅点齐人马,拏住兀术,与高将军报仇便了。

牛皋   (白)     高贤弟呀!

岳飞   (白)     众将官,人马回营。

汤怀、
何元庆、
张宪、

张奎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1 ┊ 字数:5756 ┊ 最后更新:2020-10-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