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挂印》

主要角色
穆桂英:旦
白夫人:旦
杨宗保:小生
杨延昭:老生
佘太君:老旦
寇准:老生

情节
辽邦萧后以白天佐为帅,带兵侵宋,攻下洪州,守将李汉超阵亡。宋王命杨延昭为帅,抵御辽兵,失机被困。杨延昭乃遣其子杨宗保回朝搬兵。宋王命赵德芳、寇准往见佘太君,促其派兵往救。佘太君以连年征战,杨家死伤惨重,不愿出兵。寇准计赚佘太君,并请宋王发旨,命穆桂英为帅,杨宗保先行,战败白天佐。

根据《京剧汇编》第八十九集:北大图书馆藏本整理

录入:陈光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728.5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汉超上。)

李汉超  (引子)    建功辅王,威震边疆;民瞻仰,誓压辽邦。

     (念)     文习孔孟武谈兵,古今几人胜苏秦。男儿要挂黄金印,须把兵书酌意精。

(旗牌暗上。)

李汉超  (白)     老夫,李汉超,乃大州人也。大宋为臣。奉王旨意,镇守洪州,提防辽兵犯界。且喜夫人产生一子,使我心无忧矣。每逢朔望之期,各庙拈香。

             来,吩咐人役伺候!

旗牌   (白)     人役伺候!

(四龙套自两边分上。)

李汉超  (白)     开道!

四龙套  (白)     啊!

李汉超  (唱)     太祖开基把业创,

             收服川、广灭南唐。

             北国无知屡争攘,

             血战全仗将呼、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哈迷希、耶律番、阿里静、麻哈达同上。)

哈迷希  (念)     带露随朝近圣颜,

耶律番  (念)     金炉宝鼎御香烟。

阿里静  (念)     龙门展开朝帝阙,

麻哈达  (念)     将军一令王三宣。

哈迷希、
耶律番、
阿里静、

麻哈达  (同白)    俺——

哈迷希  (白)     哈迷希。

耶律番  (白)     耶律番。

阿里静  (白)     阿里静。

麻哈达  (白)     麻哈达。

哈迷希  (白)     列位大人请了!

耶律番、
阿里静、

麻哈达  (同白)    请了。

哈迷希  (白)     太后未曾登殿,你我在朝房坐坐。我有句话说,要同列位大人商议。

耶律番、
阿里静、

麻哈达  (同白)    请问丞相,有何国事?

哈迷希  (白)     太后昨日传旨,晓谕文武功臣,要兴人马,夺取洪州,列位大人高见如何?

耶律番  (白)     自金沙滩一战,老王晏驾,太后接位,听信什么颜洞宾之言,摆下天门大阵,俱被杨家将打破。如今何必又动干戈?既是太后要夺洪州,大人就该谏阻!

哈迷希  (白)     也曾奏过数本,太后不准,也是枉然。

阿里静  (白)     既是太后不准大人本章,但不知命何人领兵前去?

哈迷希  (白)     白天佐夫妻,统领雄兵十万,勇将千员。

麻哈达  (白)     白天佐?嘿嘿,他去不得,去不得!

哈迷希、
耶律番、

阿里静  (同白)    怎么去不得?

麻哈达  (白)     当日天门阵上,也曾被杨家将杀得卷旗息鼓,望风而逃。谁不知杨六郎厉害,还有呼家英雄俱是要命的阎王!我国兵将,见他投降。白天佐若去,一定是大败而回。

哈迷希  (白)     既料我国难以取胜,候驾登殿,一同谏奏。

阿里静、
耶律番、

麻哈达  (同白)    有理。

(小达子上。)

小达子  (念)     一人门下出入,百官面前传宣。

     (白)     啊,列位大人请了!

哈迷希、
阿里静、
耶律番、

麻哈达  (同白)    公公请了。

小达子  (白)     太后传旨:不设早朝,文武有本,明朝再奏。

哈迷希  (白)     我有谏君本章,主不临朝,恐怕这场干戈难保!

小达子、
阿里静、
耶律番、

麻哈达  (同白)    君心难以挽回,你我准备交兵便了!

哈迷希  (白)     请!正是:

     (念)     萧、宋二国方宁静,

阿里静、
耶律番、

麻哈达  (同念)    太后无知惹刀兵。

(小达子、哈迷希、耶律番、阿里静、麻哈达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四番兵、四下手、鲁雄、耶律虎、耶律彪、白夫人、白天佐同上。)

白天佐  (点绛唇)   塞北风高,尘沙卷道,旌旗绕,凤尾翎飘,要把宋室剿。

     (念)     为将争名智谋高,万里封侯胜班超。

白夫人  (念)     取胜银河天孙女,不愧东吴大、小乔。

白天佐  (白)     某、白天佐是也。

白夫人  (白)     耶律夫人是也。

白天佐  (白)     忆昔天门阵上,不胜宋兵,愧食君禄。为此操兵练将,再夺宋土,请太后汴梁为君。

白夫人  (白)     你我就此请旨,先夺洪州,然后长驱进发,杀宋兵、擒杨将,如同反掌。

白天佐  (白)     且喜兵将已齐,夫人传令!

白夫人  (白)     老爷请!

白天佐  (白)     如此,一同发令。

白天佐、

白夫人  (同白)    巴图鲁,兵发洪州!

四番兵、
四下手、
鲁雄、
耶律虎、

耶律彪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四场】

(报子上。)

报子   (念)     单身匹马走风云,信急沙漠万里程。塞北今又狼烟起,加鞭催趱叩辕门。

     (白)     俺、能行报子是也。奉了将令,一马四路哨探,打听辽兵今又犯界,为此飞报洪州!

(〖牌子〗。报子下。)

【第五场】

(张杰上。)

张杰   (念)     胸藏智谋高,用兵按六韬。奉君无可报,竭力辅皇朝。

     (白)     某,洪州李元帅帐下副将张杰是也。今乃大操之期,披挂整齐,辕门伺候。

(四上手、中军、李汉超同上。)

李汉超  (引子)    边将勤劳报君王,阃外元戎职封疆。

     (念)     大将临阵跨雕鞍,久战沙场日色寒。饥饿无暇造战饭,渴饮刀头血已干。

     (白)     本镇、李汉超。奉大宋天子之命,镇守洪州。今乃大操之期。

             中军,传副将张杰进帐。

中军   (白)     副将张杰进帐。

张杰   (白)     报!张杰告进!元帅在上,末将参见!

李汉超  (白)     将军少礼。

张杰   (白)     谢元帅!

李汉超  (白)     今乃大操之期,齐集人马,同下校场操演!

张杰   (白)     得令!

(张杰下。)

报子   (内白)    马来!

(报子上。)

报子   (念)     一路尘沙起,经商客旅稀。

     (白)     报:探子告进!元帅在上,探子扣头!

李汉超  (白)     打听何方军情,且报上来!

报子   (白)     容报:小人奉了将令,四路哨探,打听萧邦白天佐统领人马,来夺洪州,特报爷知。

李汉超  (白)     打听他有多少人马兵将?

报子   (白)     容禀:

     (念)     辽兵十数万,战将貌凶顽。兵如潮水涌,黎民俱伤残。

李汉超  (白)     赏你银牌一面,飞报各关总镇。

报子   (白)     谢元帅。

             马来!

(报子下。)

李汉超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六场】

(丫鬟甲抱婴孩、丫鬟乙引李夫人同上。院子、李汉超同上。)

李夫人  (白)     老爷,今乃大操之期,不下校场,为何面带忧容?

李汉超  (白)     唉,夫人有所不知,塞北干戈,已平数载,不料又有番兵搅扰!

李夫人  (白)     请问老爷,是何处人马?

李汉超  (白)     萧邦白天佐兴兵前来,夺取城池。

李夫人  (白)     既有此事,老爷准备抵敌。

李汉超  (白)     我城内兵马不足万馀,粮草缺乏,怎能抵敌!倘有失误,怎对朝廷!

李夫人  (白)     何不修下告急本章,名人星夜回朝,搬兵急救?若是番将临城,老爷且闭关不战,候大兵到来,内外夹攻,何愁番兵不灭!

李汉超  (白)     好,夫人之言甚是。请退后堂。待我修下本章。

李夫人  (念)     凡事须酌量,

李汉超  (念)     后悔枉愁肠!

     (白)     唉!

(李夫人、二丫鬟同下。)

李汉超  (唱)     吾皇仁慈恩德广,

             塞北无知屡逞强。

             十数馀万兵和将,

             要夺洪州占汴梁。

             微臣兵微将难挡,

             特修本章奏吾皇。

             乞主早发兵和将,

             免叫洪州属辽邦。

     (白)     传李荣!

院子   (白)     是。

(院子向内。)

院子   (白)     李荣进见!

李荣   (内白)    来也!

(李荣上。)

李荣   (唱)     义气待主无二向,

             受主恩德挂心房。

             闻呼急忙礼拜上,

             候主差遣听端详。

     (白)     老爷有何吩咐?

李汉超  (白)     只因番兵侵犯我界,城内兵微粮少,恐难与敌。为此,修下本章,命你不分昼夜,奔赴汴梁,搬兵取救,休得推辞!

李荣   (白)     小人蒙恩养育,当效犬马之劳。慢说回朝搬兵,就是赴汤蹈火,也不敢辞。

李汉超  (白)     好,看香案,拜过本章,下面更衣。

李荣   (白)     是。

(〖吹打〗。李汉超、李荣同拜。李荣接本章下。李夫人上。)

李夫人  (白)     老爷,本章可曾修去了?

李汉超  (白)     已命家将李荣回朝搬兵。

李夫人  (白)     老爷,还须吩咐守城将官,保护城池要紧。

李汉超  (白)     言之有理。

             来,取我令箭,晓谕各处兵将,多备滚木礌石,小心防守。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李汉超  (白)     夫人,老夫奉君数十年来,屡战沙场,受尽辛勤,才得安享富贵。不料番兵又来骚扰,倘若城池有失,我命岂能保全?拼着捐躯报国,别无指望了!

李夫人  (白)     老爷何须忧虑?既然已命家将回朝搬兵,不日自有大兵救应,料无所失。

李汉超  (白)     报子报道:番兵如潮水而来,只恐临城不远,救兵难以即至,怎能救得燃眉!

李夫人  (白)     且待番兵来时,再做计较。

李汉超  (白)     唉,夫人哪!

     (唱)     非我愁眉难展放,

             君王爵禄愧难当。

             倘若番兵来鲁莽,

             一城军民俱受殃。

(〖内炮声〗。)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何处炮声震天响?

李夫人  (白)     老爷呀!

     (唱)     且听报来再主张。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番兵已在城外扎营了!

李汉超  (白)     吩咐保守城池!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李汉超  (白)     不好了!

     (唱)     探事军人言不谎,

             果有辽兵犯边疆。

             夫人且将儿看养,

             我去观阵定主张。

(李夫人下。)

李汉超  (唱)     大小三军齐进帐!

(四文堂、四上手、四将官同上。)

李汉超  (唱)     观看番贼扎营房。

             马摘銮铃人休嚷!

(四文堂、四上手、四将官、李汉超同走圆场,同上城。)

李汉超  (白)     呀!

     (唱)     五色旌旗蔽日光。

             刀枪剑戟鲜明亮——

(四番兵、四女兵、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夫人、白天佐同上。)

白天佐  (唱)     依仗兵多将又强。

             枯井鱼儿难行浪,

             笼中之鸟怎飞扬。

(四番兵、四女兵、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夫人、白天佐同下。)

李汉超  (白)     呀!

     (唱)     番奴人强马又壮,

             威风凛凛似虎狼。

             观罢贼人神不爽,

     (白)     人马回营!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将官  (同白)    啊!

(四文堂、四上手、四将官、李汉超同下城,同走圆场,四文堂、四上手、四将官同下,李汉超进门。)

李汉超  (白)     夫人快来!

(李夫人上。)

李夫人  (白)     老爷呀!

     (唱)     城关可能保久长?

李汉超  (白)     夫人哪!

     (唱)     一片旌旗齐飞扬,

             层层俱是贼营房。

             大宋山河要改样,

李夫人  (唱)     天心有意顺辽邦。

院子   (内白)    报!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军士来报,白天佐在城外讨战!

李汉超  (白)     吩咐挂了免战牌,紧守城池!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李夫人  (白)     老爷呀!倘若城池不守,如何处之?

李汉超  (白)     夫人哪!若是城池打破,老夫战死沙场,乃是为国尽忠,一死何惜;只是夫人怎生区处?

李夫人  (白)     老爷尽忠,妾当尽节,死而无怨矣!

李汉超  (白)     好!

院子   (内白)    报!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番贼劈碎免战牌!

李汉超  (白)     吩咐众将快放滚木礌石,打死那些番奴!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听报心惊神惚恍,

             贼仗兵多将又强。

             击碎免战牌逼我往,

     (白)     夫人哪!

     (唱)     事急无奈暗悲伤。

(〖水底鱼〗。四百姓同上。)

四百姓  (同白)    哎呀,不好了!

     (同念)    听说攻城,黎民吓掉魂;祈恩往救,齐集叩辕门!

     (同白)    哎呀老爷救命啊!

(李夫人惊下。)

李汉超  (白)     啊!你们是什么人,到我衙门来做甚?

四百姓  (同白)    哎呀老爷呀!小人们俱是城内百姓,今见番兵抬来火炮鸟枪,都在攻城。老爷若不出马,杀退辽兵,少时打破城池,小人们有死无生,求老爷救命啊!

李汉超  (白)     啊!番兵要攻城了?

四百姓  (同白)    番兵在造云梯,似要架炮轰城,求老爷快退贼兵!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城池坚固贼难闯,

             黎民百姓休惊慌。

             辽兵破城我抵挡,

             断不累尔受灾殃。

             有儿有女勤抚养,

             为子须当奉高堂。

四百姓  (同白)    老爷救命啊!

李汉超  (唱)     紧闭门户心胆放,

             我杀番贼报我皇!

四百姓  (同白)    谢老爷。

             哎呀,吓杀人也!

(四百姓同下。)

李汉超  (白)     天哪,天!此城难保了!

     (唱)     大宋山河承天降,

             岂让番妇去为王!

             兵微将寡难交仗,

     (白)     哎呀夫人哪!

(李夫人上。)

李夫人  (白)     老爷!

李汉超  (唱)     兵进城关祸非常。

李夫人  (白)     老爷呀!

     (唱)     早定良谋方为上,

             学个范蠡泛海洋。

李汉超  (白)     夫人哪!

     (唱)     休要出言语差讲,

             英雄当死在沙场。

             弃职隐身非良将,

     (白)     夫人哪!

     (唱)     要图芳名争荣光。

院子   (内白)    报!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城上兵丁来报,我城兵将将雕翎射尽,擂石打完,番兵还在攻城!

李汉超  (白)     再探!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李汉超  (白)     哎呀!

(李汉超气椅。)

李夫人  (白)     老爷醒来!老爷醒来!

李汉超  (唱)     为将不能负众望——

     (白)     唉,罢了哇,罢了!

     (唱)     枉食君禄在朝堂。

             攻破城关黎民丧,

     (白)     夫人哪!

     (唱)     夫妻难免会损伤。

李夫人  (白)     老爷呀!

     (唱)     此时不必痴心想,

             好比韩信逼楚王。

             又似九里山一样,

     (白)     喂呀老爷呀!

     (唱)     不是洪州是乌江。

     (白)     哎呀老爷呀!番兵攻城,势在危急,须用计策退兵才好!

李汉超  (白)     夫人哪!老夫哪有计策,只得带领兵将,与他决一死战!

李夫人  (白)     城内兵微将少,倘有疏虑,你我夫妻就难见面了!

李汉超  (白)     夫人哪!老夫仗托天子洪福,若能杀退辽兵,还有加升之望,夫妻同享荣华;若是败阵,那就但凭于你,老夫披挂去也!

     (唱)     争标名姓麟阁上,

             惜身怎做国栋梁!

(李汉超下。)

李夫人  (哭)     喂呀老爷呀……

     (唱)     心口相问两恍惚,

             吉凶二字难提防。

             但愿临阵斩番将,

             一柱清香谢上苍。

     (哭)     喂呀老爷呀……

(李夫人下。)

【第七场】

(四番兵、四下手同抬炮上,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引白天佐同上。)

白天佐  (唱)     四门安排天罗网,

             今破洪州如探囊。

             紧闭城关不开放,

             火炮何惧铁铜墙?

             众将奋勇争功赏,

             大罗神仙也难防。

     (白)     开炮打!

四番兵、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番兵、四下手同开炮。)
四番兵、

四下手  (同白)    炮不响。

白天佐  (白)     哎呀!

     (唱)     天意不遂人难量,

             炮声不响事不祥。

     (白)     巴图鲁!

     (唱)     将二炮手各打四十杠!

二番兵  (同白)    啊!

(二番兵同打二下手。)

二番兵  (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打完。

白天佐  (白)     哎呀!

     (唱)     临阵敢不报吾皇!

             与某惊天震地响,

     (白)     点炮!

(二下手同点炮,城破。)

白天佐  (笑)     哈哈哈……

     (唱)     城破今该宋将亡。

(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同拥下,众百姓同跑上。白夫人上,急下。四小军、四将官、四上手、李汉超同上。)

李汉超  (唱)     国家兴败此一仗,

             众将竭力战辽邦。

(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同上,会阵,同起打。)

李汉超  (唱)     你国君臣忒无状,

             为何屡犯宋汴梁?

             忆昔天门尔该丧,

     (白)     白天佐!

     (唱)     不识天运反逞强。

白天佐  (白)     呔!

     (唱)     金沙滩上赴会场,

             大郎射死我国王。

             戴天之仇岂能忘?

     (白)     李汉超!

     (唱)     先破洪州再灭杨!

李汉超  (白)     唗!

     (唱)     劝你屈膝自受绑!

白天佐  (唱)     劝你早早来归降!

李汉超  (唱)     枪出霞光高万丈!

白天佐  (唱)     早备弩弓等虎狼!

(李汉超、白天佐同起打,同下。四上手、四下手同起打,同下。四将官、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同起打,同下。李汉超、白天佐同上,同起打,李汉超败下,白天佐追下。)

【第八场】

(丫鬟甲抱婴孩、丫鬟乙引李夫人同上。)

李夫人  (唱)     老爷领兵把贼剿,

             府第不见旌旗飘。

             但愿狼烟平息了,

             食君爵禄报当朝。

李汉超  (内白)    马来!

(李汉超上。)

李汉超  (唱)     塞北兵多将不少,

             洪州失陷在今朝。

     (白)     唉!

李夫人  (白)     老爷呀!

     (唱)     两国交兵英雄斗,

             退兵还须定良谋。

     (白)     啊,老爷,那番贼兵势如何?

李汉超  (白)     夫人哪!那贼兵如潮水,难以取胜,败阵而回。看城池难保!

李夫人  (白)     既是城池难保,还须设计逃走,等候救兵到来,共灭番贼。

李汉超  (白)     夫人差矣!

李夫人  (白)     怎见得?

李汉超  (白)     俺是堂堂大丈夫,身受朝廷重托,当报君恩;若是弃职逃走,死后怎见太祖先皇?我今战死沙场,乃是为国尽忠,岂不流芳百世?夫人再思再想!

李夫人  (白)     老爷尽忠,妾当尽节,万载标名,请看,你我夫妻只此一子,置于何地?

李汉超  (白)     夫人哪!

     (唱)     人生留后最重要,

             天意不遂祸难逃。

             这是前生未修到,

     (白)     夫人哪!

     (唱)     只恐白骨葬荒郊!

李夫人  (白)     老爷呀!

     (唱)     为国尽忠古不少,

             岂可绝却后根苗!

             生死二字实难料,

     (白)     老爷呀!

     (唱)     何人坟前把纸烧?

院子   (内白)    报!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番兵围住府门!

李汉超  (白)     哎呀!

(李汉超气椅。)

李夫人  (白)     老爷醒来!老爷醒来!

李汉超  (唱)     失机败阵闻凶报!

李夫人  (白)     老爷!

李汉超  (白)     唉,夫人哪!

     (唱)     丹心一片付水飘。

             洪州若容番兵扰,

             枉有威名保宋朝。

             辞别夫人跨战马,

     (白)     马来!

(院子带马。)

李夫人  (白)     老爷!

李汉超  (白)     夫人哪!

     (唱)     忍心撇你泪暗抛。

             夫荣妻贵正显耀,

             苍天不容到明朝。

             别儿心中如刀搅——

     (白)     忠儿!唉!

     (哭)     儿呀……

     (唱)     阎君催命不相饶。

             望儿膝前来尽孝,

             望儿封侯在当朝。

     (白)     夫人哪!

     (唱)     我为国家把忠效,

             今日各分路一条。

             抛妻别子珠泪掉,

     (白)     马来!

(李汉超上马。)

李汉超  (唱)     为国捐躯报当朝。

     (白)     夫人!

李夫人  (白)     老爷!

李汉超  (白)     忠儿!罢!

(李汉超下。)

李夫人  (哭)     喂呀老爷呀……

     (唱)     母子好比笼中鸟,

             网内鳌鱼怎脱逃?

             生死祸福实难料,

     (哭)     老爷呀……

     (唱)     将少焉能战北辽!

     (白)     啊丫鬟们,贼兵围住府门,你们为何还不逃走?

二丫鬟  (同白)    舍不得夫人!

李夫人  (白)     啊!你们舍不得我?

二丫鬟  (同白)    舍不得夫人!

李夫人  (白)     也罢,且到后花园躲避便了!

     (唱)     主忠仆义人皆晓——

(〖内喊杀声〗。)

李夫人  (白)     呀!

     (唱)     二厅杀声震天高。

             好比羊在虎口掉,

     (白)     丫鬟!

     (唱)     去看老爷把兵交。

二丫鬟  (同白)    是,我们去偷看胜败如何,好来秉知夫人。

(二丫鬟同下。)

李夫人  (白)     喂呀……

     (唱)     洪州城内人马少,

             怎敌番兵似涌潮。

             马丧人亡难逃走,

     (白)     哦,有了!

     (唱)     尽忠尽节美名标。

     (白)     且喜丫鬟们已去,听这喊杀之声,不知老爷吉凶如何。看番兵围住我府,若是拥了进来,我母子性命难保,这便怎么处?也罢!不免将孩儿放在井边,若是上苍怜念忠良之后,丫鬟们进来,一定救出我儿;倘被贼兵所杀,也是儿命孩如此。哎呀儿呀,母子今日分别了!

     (唱)     十月怀胎空负了,

     (哭)     喂呀儿呀……

     (唱)     生离死别在今朝。

             失节番邦惹人笑,

     (白)     罢!

     (唱)     狠心抛弃后代根苗!

(李夫人投井,下。二丫鬟同上。)

丫鬟甲  (白)     哎呀,吓煞我也!

             啊夫人!夫人!哎呀,夫人坠下井去,留下公子在此。眼见老爷必然败阵,定丧沙场。你我又不能保全公子,这便怎么处?我想公子乃忠良之后,自有神灵默佑,你我往日既受夫人恩待,就伴随夫人同死一处吧!

丫鬟乙  (白)     有理,待我们望空拜谢老爷。

(二丫鬟同拜。)

二丫鬟  (同白)    哎呀公子,我们是难救你了。罢!

(二丫鬟同碰死。院子上。)

院子   (白)     哎呀夫人,大事不好了!

             啊!夫人为何不见?想是到花园避兵去了,待我去到花园。

             哎呀,丫鬟们俱在太湖石畔碰死了!公子也在此间,夫人为何不见?

             啊,井边现有女鞋,想是夫人坠井而死!

     (哭)     哎呀夫人哪……

     (白)     我且把公子搋在怀内,从乱军之中混了出去吧!

(〖内喊杀声〗。)

院子   (白)     哎呀,杀声震天,番兵已进府来了,我往哪里躲避?哎呀,我命料也难逃,不免将公子藏在太湖山后,免他受这一刀之惨!哎呀老爷呀,为仆的同夫人身归九泉了!

(院子碰死,下。)

【第九场】

(李汉超败上,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同追上,同打过合,李汉超败下,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同追下。李汉超上。)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一骑马怎挡得辽兵数万?

             只杀得血成河尸骨堆山。

             放不下妻和子回府探看,

             败阵转见一面死也心甘。

     (白)     夫人!夫人!哎呀!

     (唱)     满街上尽都是辽兵霸占,

             我夫人怎能够偷出城关?

             一定是到花园权去避难,

     (白)     哎呀!

     (唱)     睁眼看死的是奴仆丫鬟。

     (白)     呀!

     (唱)     汗马功不到头一场战败,

     (白)     夫人!

     (哭)     哎呀妻呀……

     (唱)     浇花井今葬了你的尸骸。

             夫人死我孩儿料无命在,

(〖婴孩哭声〗。)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又听得婴儿啼痛哭悲哀。

             我这里随声音扫寻园内,

     (白)     儿呀!

     (唱)     忠义仆怀揣着年小婴孩。

             我且将这尸首花亭安放,

             候救兵退番贼再来葬埋。

(〖内喊杀声〗。)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杀声高军情紧心中惊骇!

     (白)     唉!

     (唱)     去交锋我孩儿怎生安排?

     (白)     哦哦,也罢!

     (唱)     铠甲内将我儿身躯遮盖——

(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自两边分上,同包围,同下。)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我腹内献血涌豹头难抬。

             既为国岂能把身躯惜爱?

     (白)     罢!

     (唱)     此一阵也不想活命归来。

(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同上,同起打,李汉超败下,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同追下。李汉超上。)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贼兵多杀得我败出城外,

             回头看洪州城旌旗密排。

     (白)     哎呀,番兵紧紧追逼,倘若被擒,连我孩儿也做刀头之鬼!哎呀这这这……有了,这是东京大道,往来之人颇多,我不免修下血书,将孩儿抛在路旁,倘遇积德之人拾去,他必念我忠良为国丧命,定将血书交付我儿,接续李氏宗支;儿若身死,也是你命该如此。儿呀,为父战死沙场,你命在天了!

     (唱)     乱军中诚恐怕娇儿吓坏,

             父被擒儿定然难免刀裁。

             将战马栓柳荫再把甲解,

     (白)     哎呀儿呀!

     (唱)     这是你未修积错来投胎。

             离娘怀今又遇国乱世界,

             遭劫难真果是鬼使神差。

             写血书先将我名姓注载,

             刺鲜血割战袍泪流满腮。

             李汉超蒙宋王官封兵帅,

             战沙场保高祖同把国开。

             妻张氏后花园投井命丧,

             撇下了未满月小小婴孩。

             儿名姓和年庚血书详载,

             还望那过往人慈悲为怀。

             耳听得喊杀声忙将马带,

     (白)     罢!

     (唱)     放儿在小桥下凭天处裁。

(〖内喊杀声〗。)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密层层看番兵马行飞快,

             沙场上拼一死战马放开。

(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同上,同起打,同总攒下。李汉超上。)

李汉超  (白)     哎呀!

     (唱)     一人拼命竭力战,

             愿死不降贼辽蛮。

             杀条血路紧催趱,

     (白)     哎呀!

     (唱)     要逃性命今生难。

             百岁光阴空嗟叹,

     (白)     罢!

     (唱)     身丧沙场魂归南。

(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同上,同起打,李汉超战死。)
四番兵、
四下手、
鲁雄、
撒勇、
耶律虎、

耶律彪  (同白)    宋将落马!

白天佐  (白)     不要收敛尸首,大兵一拥进城去者!

四番兵、
四下手、
鲁雄、
撒勇、
耶律虎、

耶律彪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李荣   (内白)    马来!

(李荣上。)

李荣   (唱)     一路上避难人犹如潮涌,

             道番兵抢夺了洪州关城。

     (白)     俺、李荣。乃洪州总兵李老爷府中家将。只因辽兵夺取洪州,我奉老爷之命,回朝搬兵,共灭辽邦。且喜圣上准本,发兵相助,命俺先回报老爷知道。是俺一路之上,见多少避难之人,道洪州已破,番兵夺取城池。我老爷全家也不知吉凶如何。看看离洪州城不远,须速趱行!

     (唱)     洪州失我老爷损兵败阵,

             有夫人和公子未知吉凶。

             我只得静悄悄逢人细问,

             探吉凶我不敢指名高声。

             我这里催坐骑急忙前进——

(〖婴孩哭声〗。)

李荣   (白)     啊!

     (唱)     大路旁因甚有小儿哭声?

     (白)     啊!这大道旁边,哪有婴儿啼哭?待我下马看个分明。

     (白)     在哪里啼哭?

(〖婴孩哭声〗。)

李荣   (白)     哦,在这里。啊!怎么好像我家公子模样?这还有幅衣襟,写有几行血字,待我看来:“洪州总兵李汉超,寄托小儿李孝忠!”

     (哭)     哎呀老爷呀……

     (唱)     我道是被番兵城池围困,

     (白)     哎呀老爷呀!

     (唱)     却原来失城关生死不明。

             血书上写夫人坠井命殒,

             大兵败到此地公子留存。

             全不知我老爷身落哪郡,

             我李荣要访主何处是门?

             大路旁谁与我表白议论,

             这件事倒叫我无计可行。

     (白)     哎呀且住!如今不知老爷生死存亡,待我保定公子,隐姓埋名,暂留此地,等候我朝兵将到来,夺回城池,再做计较!

     (唱)     圣人云羊跪乳豺狼报本,

             这禽兽尚如此何况于人!

             我且候两国兵分清败胜,

             保公子隐名姓暂住村邻。

     (白)     老爷!夫人!

     (哭)     哎呀老爷呀……

(李荣抱婴孩下。)

【第十一场】

(陈琳上,起霸。)

陈琳   (念)     奉命挂甲出帝邦,

(柴干上,起霸。)

柴干   (念)     刀枪剑戟遮太阳。

(郎千上,起霸。)

郎千   (念)     旌旗飘摇飞龙虎,

(郎万上,起霸。)

郎万   (念)     兵将如云志昂扬。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俺——

陈琳   (白)     陈琳。

柴干   (白)     柴干。

郎千   (白)     郎千。

郎万   (白)     郎万。

陈琳   (白)     众位将军请了!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请了!

陈琳   (白)     你我奉命随杨元帅共破洪州,择选今日兴兵。你我辕门伺候!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请!

(陈琳、柴干、郎千、郎万同虚下。杨宗保上,起霸。)

杨宗保  (念)     父为英雄子簪缨,忠君报国哪得宁。虽然凌烟标名姓,还要竭力报君恩。

     (白)     俺、杨宗保。随父帅领兵征战洪州,命俺为前站先行。且候父帅升帐便了。

(杨宗保虚下。〖牌子〗。四龙套、四上手、焦赞、孟良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点绛唇)   出将入相,架海金梁,灭辽邦,兵权执掌;竭力报吾皇。

(杨宗保、陈琳、柴干、郎千、郎万自两边分上。)
杨宗保、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众将参见!

杨延昭  (白)     分列两厢!

杨宗保、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啊!

杨延昭  (念)     梁、唐、晋、汉国乱分,周末宋兴重贤臣。早知辽邦不安分,石郎何故卖燕云!

     (白)     本帅,杨延昭。大宋为臣,官拜天下督招讨、统兵大元帅。只为辽邦屡次兴兵犯界,夺取洪州。本帅今奉圣命,带兵剿灭。

             宗保,传为父将令,兵发洪州。

杨宗保  (白)     得令。

             令出:兵发洪州!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女兵引白夫人同上。)

白夫人  (引子)    恨煞胡地尘沙起,灰满粉面掩花容。

     (念)     看容颜沉鱼落雁,论才貌闭月羞花。卖风流天生秀雅,耍刀枪谁胜咱家。

     (白)     我、白天佐之妻耶律夫人是也。我老爷辽邦为臣,官拜平南大将军,奉命攻宋,收复城池。为此每日操演兵将,以备抵敌。今日老爷校场操演去了,尚未回衙。

             来呀,老爷这几日操兵辛苦,预备酒宴、奶子茶,要好的!

四女兵  (同白)    是。

白天佐  (内白)    散操!

(〖牌子〗。四藤牌手、四弓箭手、四鸟枪手、四长枪手引白天佐同上。)

白天佐  (白)     卸铠歇息!

四藤牌手、
四弓箭手、
四鸟枪手、

四长枪手 (同白)    啊!

(四藤牌手、四弓箭手、四鸟枪手、四长枪手同下。)

白天佐  (白)     夫人!

白夫人  (白)     老爷辛苦啦。

白天佐  (白)     奉君为国,应当如此。

白夫人  (白)     来来来,看茶!

女兵甲  (白)     是。

(女兵甲取茶。)

白夫人  (白)     老爷,洪州已得,正好清闲自在,何必每日操兵演将,耗费精神,这是为的什么呢?

白天佐  (白)     夫人不知,某家虽然夺了洪州,宋王未必甘休,倘若兴兵前来,不得不准备抵敌。

白夫人  (白)     哈哈哈……老爷英雄盖世,我不才能挡万军,何惧那宋朝兵将!

白天佐  (白)     别将到来,某家不惧;只怕那杨家男兵女将,倘若他们领兵前来,只恐此城难保。

白夫人  (白)     啊!杨家将有什么厉害,老爷如此怕他?

白天佐  (白)     当日我国军师颜洞宾,摆下天门一百单八阵,阵阵俱被杨家打破,更有那穆桂英骁勇无敌,倘若是她领兵前来,我城必破也!

     (唱)     俺本是大英雄天下知晓,

             穆桂英胜奇男胸有志高。

             破天门伤我国兵将不少,

             今若是领兵来谁把兵交。

白夫人  (笑)     哈哈哈……

     (唱)     她纵是孙武子胸藏六韬,

             我也知三略法何惧女娇?

             劝夫君放开怀不须计较,

             宋兵到我杀他草不留苗。

     (白)     来啵!

白天佐  (白)     夫人请!

(四女兵、白夫人、白天佐同下。)

【第十三场】

(报子上。)

报子   (念)     马蹄踏破黄沙迹,兵似潮水将帅齐。黎民哭声震天地,路上行人客旅稀。

     (白)     俺、辽国白将军麾下能行探子是也。奉令四路哨探,打听宋朝天子命杨延昭统领人马,攻打洪州,我只得飞报辕门!

(报子走圆场。)

报子   (白)     来此辕门,为何无有一人?待我击鼓!

(报子击鼓。八番兵、白天佐同上。)

白天佐  (白)     传击鼓人!

番兵甲  (白)     击鼓人进帐!

报子   (白)     报:探子告进!元帅在上,探子叩头!

白天佐  (白)     打听何方军情,速速报来!

报子   (白)     容报:小人奉令四路哨探,探得宋将杨延昭,统领人马攻打洪州,不敢隐瞒,特报爷知。

白天佐  (白)     可有杨家女将?

报子   (白)     并无女将,俱是男兵。

白天佐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白天佐  (白)     掩门!

(八番兵同下。〖吹打〗。白夫人上。)

白夫人  (白)     老爷请坐!

白天佐  (白)     夫人请坐!

白夫人  (白)     适才升帐,为了何事?

白天佐  (白)     我正忧虑宋兵,果有杨家将带兵前来。

白夫人  (白)     但不知杨家将何人领兵?

白天佐  (白)     乃是杨延昭。

白夫人  (白)     可有女将?

白天佐  (白)     无有女将,俱是男兵。某家就要前去迎敌。

白夫人  (白)     也罢!你先去迎敌杨家将,我随后带兵前去,将他们围困,管报一网打尽!

白天佐  (白)     好,某就此去也。正是:

     (念)     国乱全仗将军定,

白夫人  (念)     一战成功定太平。

(白天佐、白夫人同下。)

【第十四场】

(〖牌子〗。四龙套、四上手、陈琳、柴干、郎千、郎万、孟良、焦赞、杨宗保引杨延昭同上。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辽兵挡住要道。

杨延昭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杨延昭  (白)     啊!我兵未曾扎营,辽兵就挡住要道。

             众将官!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孟良、
焦赞、

杨宗保  (同白)    有!

杨延昭  (白)     奋勇迎敌者!

柴干、
郎千、
郎万、
孟良、
焦赞、

杨宗保  (同白)    啊!

(〖牌子〗。四番兵、四番将、白天佐同上,同会阵。)

杨延昭  (白)     呔!马前番将,少催坐骑,通名受死!

白天佐  (白)     听者!某乃辽邦都督、大将军白天佐是也!来将可是杨延昭么?

杨延昭  (白)     既知本帅威名,怎不下马跪拜?

白天佐  (白)     呔!杨延昭!某在天门阵上,也曾与你见过阵来。今日兵抵我城做甚?

杨延昭  (白)     唗!白天佐!洪州本是大宋疆土,被你夺占,本帅收复洪州城池,取你狗命!

白天佐  (白)     一派胡言,看某擒你!

(杨延昭、白天佐同起打,同下。四番兵、四番将、四龙套、四上手、陈琳、柴干、郎千、郎万、孟良、焦赞、杨宗保同起打,同下。孟良、焦赞、杨宗保、杨延昭、白天佐同上,同攒下。)

【第十五场】

(四番兵、四女兵、白夫人同上。)

白夫人  (白)     我,白天佐之妻耶律夫人是也。老爷出兵,抵挡杨家将,恐他难以成功,为此前来助阵。

(〖内喊声〗。)

白夫人  (白)     啊!杀声震地,我国兵马来也!

(〖牌子〗。四番兵、四番将、白天佐同上。)

白天佐  (白)     杀败了哇,杀败了!

白夫人  (白)     你杀败了么?

白天佐  (白)     杨延昭兵将骁勇,难以取胜,败下阵来!

白夫人  (白)     咳,几个蛮子都杀不过,还称“大将军”!你再去引战,待我带兵将他围住,叫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白天佐  (白)     如此甚好,速速埋伏!

(四番兵、四女兵、白夫人同下。)

白天佐  (白)     巴图鲁!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有!

白天佐  (白)     催动人马!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四番兵、四番将、白天佐同走圆场。四龙套、四上手、陈琳、柴干、郎千、郎万、孟良、焦赞、杨宗保、杨延昭同上。杨延昭、白天佐同起打,同下。四番兵、四女兵、白夫人同上,同抄下。四龙套、四上手、陈琳、柴干、郎千、郎万、孟良、焦赞、杨宗保、杨延昭同上。〖炮声〗。)

杨延昭  (白)     哎呀!

     (唱)     一霎时炮声响如同山倒,

             雾腾腾闪出了女将英豪。

             好似那张子房烧绝栈道——

(四番兵、四番将、白天佐、四番兵、四女兵、白夫人同上,同抄下。)

杨延昭  (白)     哎呀!

     (唱)     大鹏鸟折了翅难以飞逃。

     (白)     哎呀且住!今被番兵围得水泄不通,这便怎么处?

             宗保儿听令!

杨宗保  (白)     在!

杨延昭  (白)     为父有令,命你单人独骑,回朝搬兵!

杨宗保  (白)     爹爹,孩儿单人独骑,难以杀出重围!

杨延昭  (白)     众将官,护送公子冲出重围者!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孟良、

焦赞   (同白)    啊!

杨延昭  (唱)     大将军八面威天地扶保,

             托天子洪福广儿离虎巢。

(四番兵、四番将、白天佐同上,与四龙套、四上手、陈琳、柴干、郎千、郎万、孟良、焦赞、杨延昭同起打,杨宗保冲下。四龙套、四上手、陈琳、柴干、郎千、郎万、孟良、焦赞、杨延昭同败下。四番兵、四女兵、白夫人同上。)

白夫人  (白)     老爷为何又在交兵?

白天佐  (白)     有一小南蛮冲围。

白夫人  (白)     是啦,想是回朝搬兵。他今来此,为的洪州,不夺城池,岂肯回朝!如今被你我围困,他就搬得兵来,谅这些蛮子,也不能成功回去。

白天佐  (白)     我兵就在此安营扎寨。

白夫人  (白)     嗳!在此扎营,若是小蛮子搬来兵将,暗取我城,岂不两无救应!

白天佐  (白)     夫人高见如何?

白夫人  (白)     依我之见,将人马收回城区。况且城内粮草也多,够吃几年的,他若搬得救兵前来,我还有个小小阵势,管叫他片甲不回!

白天佐  (白)     全仗夫人雄威。

             巴图鲁!

八番兵、
四番将、

四女兵  (同白)    有。

白天佐  (白)     人马撤进城去!

八番兵、
四番将、

四女兵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四上手、郎千、郎万、柴干、陈琳、孟良、焦赞、杨延昭同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番兵人马,俱已进城!

杨延昭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杨延昭  (白)     啊!他既将我军围困,为何又撤兵进城,是何意也?啊!莫非是“诓虎离山”之计?本待攻打城关,又恐中了番贼诡计。也罢!我且扎住营盘,且候救兵便了。

             众将官!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孟良、

焦赞   (同白)    有。

杨延昭  (白)     且候救兵!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孟良、

焦赞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引子)    大宋苗裔,扶叔王,东京称帝。

     (念)     金枝玉叶八贤王,君皇之下第一人。三千粉黛感君赐,八百娇娥沐皇恩。

     (白)     本御、赵德芳。乃太祖二子,当今御侄。蒙叔王赐我金锏,上殿不拜,下殿不辞。喜的事忠良义士,恨的是误国奸臣。今当进宫请候圣安。

             内侍,吩咐羽林军伺候!

大太监  (白)     羽林军伺候!

(四羽林军同上。)

赵德芳  (白)     摆驾上朝!

四羽林军 (同白)    啊!

赵德芳  (唱)     周室衰大宋兴诛戮残暴,

             我父王为天子望重功高。

             征塞北平两广南唐灭了,

             恨辽番犯天朝又动枪刀。

             猛抬头见一将紧催战马,

             等候他到此间细问根苗。

杨宗保  (内白)    马来!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唱)     奉父命搬救兵闯出贼道,

             食君禄为国家不敢辞劳。

     (白)     呀,原来贤王在此!儿臣宗保见驾,贤王千岁!

赵德芳  (白)     御外甥平身。

杨宗保  (白)     千千岁!

赵德芳  (白)     你父子奉命恢复洪州,为何你一人回朝?

杨宗保  (白)     只因辽兵骁勇,将我兵围困,父帅特命儿臣回朝搬取救兵。

赵德芳  (白)     可有告急本章?

杨宗保  (白)     修本不及,只有父帅甲胄上随身定番小旗。

赵德芳  (白)     既是搬兵紧急,你且回天波府,孤王既奏圣上,调兵救应。

杨宗保  (白)     谢贤王!

(杨宗保下。)

赵德芳  (白)     摆驾上朝!

四羽林军 (同白)    啊!

赵德芳  (唱)     御妹夫遭围困缺少粮草,

             进皇宫奏叔王调选英豪。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二丫鬟搀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引子)    鹤发童颜君恩重,紫绶金章累世荣。

     (念)     功名富贵草头霜,光阴似箭渺茫茫。虽然子孙为将帅,悲思常忧夫命亡。

     (白)     老身、佘氏。夫君继业,仙游天府。所生八子二女,南征北战,可怜孩儿们折损一半。如今六子延昭为帅,奉王旨意,带了孙儿宗保,征剿辽邦去了。连日不见边报回朝,想必是洪州难破。

杨宗保  (内白)    马来!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念)     一路上马蹄似箭,恨番邦无知犯天。

     (白)     祖母在上,孙儿叩头!

佘太君  (白)     孙儿回来了?起来,起来!

杨宗保  (白)     谢祖母!

佘太君  (白)     坐下。

杨宗保  (白)     谢坐!

佘太君  (白)     孙儿,你父子征剿洪州,胜负如何?

杨宗保  (白)     孙儿随父帅领兵征番,不料那贼兵兵多将勇,我兵难以取胜,如今遭困洪州了!

佘太君  (白)     啊!你父被困在洪州了?

杨宗保  (白)     正是。

佘太君  (白)     唉,儿呀!

     (唱)     儿本是大英雄南征北讨,

             扶大宋也算得盖世功劳。

             可怜我七个子死伤忒早,

     (白)     我的儿呀!

     (唱)     儿有差这宋朝谁是英豪。

     (白)     孙儿呀,你一人回来做甚?

杨宗保  (白)     奉了父帅将令,回朝搬兵。

佘太君  (白)     军国大事,快快上殿启奏圣上,好救你父帅回朝!

杨宗保  (白)     孙儿在御街得遇舅王,已上殿启奏去了。

佘太君  (白)     好,贤王启奏,圣上一定发兵解救。我儿程途辛苦,后堂见你母亲去吧。

杨宗保  (白)     谢祖母!

(杨宗保下。院子上。)

院子   (白)     启太君:圣旨下!

佘太君  (白)     啊,圣旨下!是了,一定是到我府调兵,这便怎么处?哦哦,我自有道理。

             家院,吩咐我府男兵女将,圣旨若到我府调兵,各宜肃静,不可妄动。只听我聚将台上锣鸣鼓响,一起披挂,来至台下,我自有调遣。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佘太君  (白)     香案接旨!

(二丫鬟同摆香案。〖吹打〗。四太监,大太监引寇准、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白)     圣旨下,跪!

佘太君  (白)     万岁!

赵德芳  (白)     听宣读。皇帝诏曰:寡人继位以来,文仗寇准、王旦济世之才,武仗呼延、杨府貔貅之勇,承受天运,国富年丰。不料北番无知猖狂,夺去我国洪州,杨郡马失机被困,宗保独骑冲围,回朝搬兵。钦赐圣旨,命贤王德芳,平章寇准,来到天波府,着佘太君调遣男兵女将,共破洪州。选就元帅、先行,督理军务。速聚兵马,即日离京。谢恩!

佘太君  (白)     万万岁!

赵德芳  (白)     太君速调兵将,好救御妹夫回朝。

佘太君  (白)     千岁、丞相请坐,我有一言告禀。

赵德芳  (白)     有何话讲?

佘太君  (白)     臣妾夫君,为国丧身,我杨家八子折损一半,只存延昭,今已出征辽邦,遭困洪州,求千岁与丞相转奏圣上,另去调遣人马。

赵德芳  (白)     男兵虽少,女将还有,可以去得。

寇准   (白)     是呀,谁不闻杨家女将厉害!

佘太君  (白)     唉,千岁、丞相啊!

     (唱)     八千岁待杨家恩高义好,

             丞相才胜楚国屈原在朝。

             我杨家投宋主谗臣当道,

             潘仁美设巧计平地波涛。

             暗地里修书信令人可恼,

             请圣驾到五台诓龙离巢。

             双龙会损我朝兵将不少,

             八个子有一半命赴阴曹。

             七郎儿名延嗣性情高傲,

             受一百单八箭血染战袍。

             夫令公困两狼盼兵不到,

             撞死在李陵碑尸骨弃抛。

             六郎儿叩龙颜御状诉告,

             八千岁、寇丞相情深义高。

             感皇恩灭潘洪冤仇得报,

             伤二百单六枪大恨方消。

             天波府无男兵女将缺少,

             六郎儿征洪州现困城壕。

             非臣妾违君命圣旨轻藐,

             怎奈是无金钩难钓海鳌。

赵德芳  (白)     啊!

     (唱)     天波府无兵将何处提调,

             老太君一番言孤心忧焦。

             寇爱卿同孤王送回御诏——

寇准   (白)     请住驾!

     (唱)     臣寇准有一言细听根苗。

赵德芳  (白)     你且讲来!

寇准   (白)     既是太君府内无有兵将,不敢强求,上殿回复圣旨也就是了。

赵德芳  (白)     啊!这还不是一样?

(寇准向赵德芳使眼色。)

佘太君  (白)     送过千岁与丞相!

赵德芳  (白)     摆驾!

     (唱)     孤不解寇先生是何奥妙,

寇准   (唱)     尊千岁暂起驾臣有计较。

佘太君  (白)     送千岁、寇丞相!

(二丫鬟搀佘太君同下。)

赵德芳  (白)     啊!

     (唱)     老先生既出府为何不走?

寇准   (唱)     定下个调虎计好把兵招。

赵德芳  (白)     已经出府,还有什么兵将?

寇准   (白)     千岁,天波府内,岂无人马?乃是太君见杨家父子为国丧身,忧思悲愤,故尔不发兵将。

赵德芳  (白)     依先生之见呢?

寇准   (白)     依微臣之见,将太君诓出府去,待臣再定良策。

赵德芳  (白)     可用何计诓得太君出府?

寇准   (白)     千岁命内侍进宫启奏圣上,请旨一道,宣太君进宫议事。若将太君诓出府去,微臣自有计策。

赵德芳  (白)     也罢!孤王就依先生。

             内侍,速进皇宫,启奏圣上,发下旨意,宣太君入朝。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欲下。)

寇准   (白)     且慢!

             千岁,还要请道元帅圣旨,情道先行圣旨,俱要写得厉害,黄封封好!

赵德芳  (白)     先生保何人挂帅?

寇准   (白)     穆桂英挂帅。

赵德芳  (白)     谁为先行?

寇准   (白)     杨宗保好做先行。

赵德芳  (白)     御外甥宗保,乃是他父亲的先行,岂肯又做他妻子的先行哪?

寇准   (白)     常言道:“夫唱妇随”,有穆桂英挂帅,杨宗保做先行,自然是心愿的了。

赵德芳  (白)     但凭先生。

             内侍,将寇丞相所言之事,进宫启奏圣上。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交锏与赵德芳,下。)

赵德芳  (白)     啊先生,内侍去了,金锏在此,有何计策,调得杨家兵将?

寇准   (白)     臣闻天波府有一花园,上好景致,臣伴千岁同去游玩,暗里哨听杨家兵将,若是得见,料太君不敢推辞!

赵德芳  (白)     若是有人报知太君,她暗藏兵将不出呢?

寇准   (白)     千岁吩咐门官、管园之人,道孤王私游花园,若有人私报太君,金锏取他性命!谅他们不敢报知太君。

赵德芳  (白)     倘若与太君相遇,孤王也觉惭愧。

寇准   (白)     千岁与太君乃是内亲,这也无妨。

赵德芳  (白)     好,先生随孤来!

寇准   (白)     领旨!

赵德芳  (唱)     君与臣访将士机关不漏,

寇准   (唱)     为君国并非是散心闲游。

赵德芳  (唱)     进花园一阵阵香风飘袖,

寇准   (唱)     太湖石重叠叠宛如小楼。

赵德芳  (唱)     松与柏耐岁寒万年不朽,

寇准   (唱)     鱼池内有小舟无人撑游。

赵德芳  (唱)     花亭中并不见一人行走——

(园丁上。)

园丁   (白)     呔!何人擅入我园,拿下了!

寇准   (白)     住了!

     (唱)     休得要惊龙驾自招刎头。

园丁   (白)     哎呀,原来是是八千岁、寇丞相,小人叩头!

赵德芳  (白)     孤与丞相在此私游花园,若是走漏风声,金锏不饶!

园丁   (白)     小人不敢。

赵德芳  (白)     退下!

园丁   (白)     遵旨!

             哎呀,吓杀我也!

(园丁下。)

赵德芳  (笑)     哈哈哈……

     (白)     丞相!

     (唱)     王一言吓得他行如飞鸟,

寇准   (唱)     千岁爷持金锏势压群僚。

赵德芳  (唱)     闲散步不敢把国事忘了,

寇准   (唱)     不调遣杨家将怎能回朝。

     (白)     请问千岁,这是什么所在呀?

赵德芳  (白)     跑马道。

寇准   (白)     那是什么楼?

赵德芳  (白)     天波楼。

寇准   (白)     这是什么台?

赵德芳  (白)     “调将台”。

寇准   (白)     何谓“调将台”?

赵德芳  (白)     若有烟尘四起,天波府调兵,俱在此台聚将,故名“调将台”。

寇准   (白)     两边的钟鼓要它何用?

赵德芳  (白)     此乃天波府的号令,恐其将士难齐,命人鸣钟击鼓,男兵女将,俱来台下听点。

寇准   (白)     千岁,这钟鼓招得兵,聚得将?

赵德芳  (白)     招得兵,聚得将。

寇准   (笑)     哈哈哈……

     (白)     千岁,微臣有计了!

赵德芳  (白)     先生何计?

寇准   (白)     我君臣在此,探访兵将,太君不肯让将士出来,也是枉然。依微臣之见,将钟鼓鸣击,定有男兵女将来到台下,到了那时,谅太君也就不敢不遵旨了。

赵德芳  (白)     此计甚好。先生鸣钟,孤王击鼓。

寇准   (白)     领旨!

赵德芳  (唱)     寇先生隐珠玑才高八斗,

寇准   (唱)     仗君恩天子福臣愧无谋。

赵德芳  (唱)     孤作了击鼓人惹人笑口,

寇准   (唱)     臣鸣钟为的是国计宏犹。

(赵德芳擂鼓、寇准鸣钟。四文堂、四大铠、杨宗保、四小军、四女兵、四女将、穆桂英同上,过场,同下。佘太君上,杨排风随上。)

佘太君  (唱)     战鼓响金钟鸣人声高叫,

             天波府男女们各执枪刀。

     (白)     啊?老身又不曾提兵调将,是何人在聚将台击鼓鸣钟?

             排风,传我将令,男兵女将各宜肃静,违令者斩!

杨排风  (白)     是。

(杨排风向内。)

杨排风  (白)     下面听着!太君有令:男兵女将,个宜肃静,违令者斩!

四文堂、
四大铠、
杨宗保、
四小军、
四女兵、
四女将、

穆桂英  (内同白)   啊!

(佘太君、杨排风同下。)

赵德芳  (白)     啊先生,你方才鸣钟击鼓,喊声震地,有多少兵将来到台下,为何一时静悄无声,却是为何?

寇准   (白)     想是太君有令,兵将隐藏。你我君臣再擂鼓鸣钟。

赵德芳  (白)     好哇!

寇准   (白)     来呀!

赵德芳  (唱)     察其情教孤王实实难料,

寇准   (唱)     调兵将破洪州就在今朝。

(赵德芳擂鼓,寇准鸣钟。佘太君、杨排风同上。)

佘太君  (唱)     聚将鼓本是我杨家令号,

             是何人敢大胆犯了律条?

             不由我一阵阵气冲牛斗,

     (白)     带路台下!

杨排风  (白)     是。

寇准   (白)     啊太君!

佘太君  (白)     哎呀!

     (唱)     我中了千岁计暗里心焦。

     (白)     哎呀呀,臣妾方才送过千岁、丞相,上殿交旨,另调兵将,为何在聚将台击鼓鸣钟?恕臣妾未曾陪驾之罪。

赵德芳  (白)     孤是内亲,何罪之有?

寇准   (白)     啊老太君,这是老朽的不是,待我下台谢罪!

佘太君  (白)     不敢,请驾至二堂。

寇准   (唱)     我犯了太君令其罪不小,

             念寇准老愚蒙望其恕饶。

     (白)     有罪有罪!

佘太君  (白)     老丞相何出此言!请坐!

寇准   (白)     老朽与千岁出得府去,忽然想起太君花园美景,为此陪伴王驾,私行游玩,瞒了太君,行至聚将台,见有召军鼓、聚将钟,我君臣一时兴起,击鼓鸣钟,不料惊动太君,望其恕罪!

佘太君  (白)     不敢!

赵德芳  (白)     太君!

佘太君  (白)     千岁!

赵德芳  (白)     你可知罪?

佘太君  (白)     不知罪犯何条?

赵德芳  (白)     孤王奉旨到你府调兵,孤在聚将台上观见许多男女兵将,来到台下,怎么一时回避不见,你现有人马,不与朝廷出力报效,这不是违旨抗君之罪么?

佘太君  (白)     哎呀千岁!臣妾宅内虽有百十名男女兵将,俱是血战沙场,受过辛苦的。如今坐食无能,交不得锋,打不得仗,故尔不敢献上。求千岁转达龙颜,臣妾感恩不尽矣!

赵德芳  (笑)     哈哈哈……

     (白)     好男兵、好女将啊!

佘太君  (唱)     蒙千岁念至亲恩难补报,

             妾终朝为将帅时刻心操。

             非臣妾忘君恩不把国报,

     (白)     千岁呀!

     (唱)     哪一个忠良将又有下梢!

(四文堂、四太监引王旦同上。)

王旦   (白)     圣旨下,跪!

佘太君  (白)     万岁!

王旦   (白)     听宣读。皇帝诏曰:因皇后许下相国寺香愿,今日酬还,朕命左平章王旦,宣佘氏太君进宫陪伴国母进香了愿。见旨即速进宫!钦此。谢恩!

佘太君  (白)     万岁!有劳丞相捧旨前来,后堂留宴。

王旦   (白)     圣命在身,不敢叨扰。太君先请进宫,老朽还有国事商议。

佘太君  (白)     是。

             哎呀千岁呀!臣妾家中并无兵将,请旨另调人马才是!

赵德芳  (白)     既无兵将,孤不强求,太君进朝去吧!

佘太君  (白)     臣妾暂别王驾,我叫宗保前来奉陪。

赵德芳  (白)     不用。

佘太君  (白)     既是千岁恩重,恕臣妾之罪。少陪二位丞相。

赵德芳  (白)     岂敢!

佘太君  (唱)     心加忧无故的圣旨宣召,

             叫排风捧官诰随我入朝。

             不遵旨诚恐怕把君欺藐,

杨排风  (白)     开道!

佘太君  (唱)     八千岁不起驾事有蹊跷。

(佘太君下。杨排风随下。)

王旦   (白)     启千岁:臣奉圣旨二道,一道元帅旨,一道先行旨,黄封紧口。这是赐元帅的宝剑、敕命,还有密旨一道,请千岁观看。

(王旦递圣旨、宝剑,赵德芳接。)

赵德芳  (白)     愿王叔万岁万岁万万岁!寇先生一同观看。

(赵德芳念。)

赵德芳  (白)     德芳接诏:寡人御札命穆桂英为帅,恩赐宝剑、敕命,即将朕旨赐与桂英,叫她调齐本府兵将,登台开读旨意,再将先行圣旨赐与杨宗保,叫他辕门鼓响,拆旨开读,使他二人不敢抗旨。钦此!愿叔皇万万岁!

王旦   (白)     千岁看过圣旨,老臣复命去了。

赵德芳  (白)     好,先生上殿交旨。

王旦   (白)     领旨!

             少陪寇先生。

寇准   (白)     请!

王旦   (白)     开道!

(四文堂、四太监引王旦同下。)

赵德芳  (白)     先生,如今有了圣旨,穆桂英也未必肯去。

寇准   (白)     宣她前来,臣有妙计要她出兵。

赵德芳  (白)     代孤传见。

寇准   (白)     领旨!

(寇准向内。)

寇准   (白)     穆夫人见过八千岁!

(二丫鬟引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  (唱)     奴忆昔霸山寨青春年少,

             投宋主征北番屡建功劳。

             夫身荣妻显贵感君恩厚,

             留得这英雄女万古名标。

     (白)     臣妾穆桂英见驾,愿贤君千岁!

赵德芳  (白)     平身。

穆桂英  (白)     千千岁!

             啊老丞相万福!

寇准   (白)     老朽还礼。

穆桂英  (白)     老丞相请坐!千岁与丞相驾临,但不知有何国事?

赵德芳  (白)     只为郡马杨元帅被困洪州,孤王奉旨来此调兵,共破洪州,搭救元帅还朝。

穆桂英  (白)     臣妾早知元帅遭困,怎奈天波府无有兵将。

赵德芳  (白)     太君言道:府中兵将甚多,怎说无有?

穆桂英  (白)     兵将虽有,老的老了,小的都是吃饭的,没有一个上得阵的英雄。

寇准   (白)     啊,夫人倒去得!

穆桂英  (白)     我么,不能!

寇准   (白)     怎么不能?

穆桂英  (白)     我老啦!

寇准   (白)     夫人多大年岁?

穆桂英  (白)     燕京钱,五十!

寇准   (白)     啊,二十五岁!

赵德芳  (白)     二十五怎么讲老了呢?

寇准   (白)     千岁,穆夫人本来老了!请看牙齿无有掉,头发老黑了!

穆桂英  (白)     我这是发白转黑,齿落重生。

寇准   (白)     这等说来,夫人竟成仙人了。

穆桂英  (白)     仙倒没成,吃了几粒还魂丹。

寇准   (白)     夫人对老朽说笑话了。

穆桂英  (白)     你是老朽,这等说,不可雕也!

寇准   (白)     怎么?

穆桂英  (白)     圣人说:朽木之材,不可雕了。

寇准   (白)     夫人言重了!

穆桂英  (白)     丞相,不是我言重,书上有云:君子不重则不威。

寇准   (白)     夫人是女将英雄,东荡西杀,南征北剿,就有威风;我是文士出身,哪有什么威处?我乃“文官把笔安天下”。

穆桂英  (白)     咱是“武将提刀定太平”。

寇准   (白)     你既是“武将提刀定太平”,现今杨元帅被辽兵围困,怎么不去搭救他回朝呢?

穆桂英  (白)     我么,有出不得兵的苦处哇!

寇准   (白)     嗳,什么出不得兵?分明是怕辽兵的厉害!

穆桂英  (白)     什么,我怕他?当日大破天门阵,哪一阵离了我穆桂英!只杀得那些番兵卷旗息鼓,望风而逃,我哪会儿怕他啦!

寇准   (白)     夫人大破天门阵,可会过白天佐无有?

穆桂英  (白)     白天佐呀,我会过他。他怎么样呢?

寇准   (白)     如今霸占洪州的首将,围困我军的就是他!

穆桂英  (白)     噢!我父帅是他围困的么?

寇准   (白)     正是。

穆桂英  (白)     咳,他见了我,就成了磕头虫、草鸡毛,他算什么东西!

寇准   (白)     夫人道他不是英雄,你在天门阵上怎么被他杀败了呢?

穆桂英  (白)     谁说的?

寇准   (白)     天下人人知道,何必要人谈讲?老朽随营,也在那里观阵,见那白天佐与夫人会阵,不上三合,一枪将夫人挑下马来了!

穆桂英  (白)     这是哪儿的事啊?

寇准   (白)     他今在洪州等候,定与你定个雌雄!

穆桂英  (白)     他还等我么?

寇准   (白)     等你,要取你的性命!

穆桂英  (白)     这杂种真想不要脑袋啦,咳,可惜我不能去!

寇准   (白)     不能去就是怕他!

穆桂英  (白)     我不是怕他,怎奈太君无令。

赵德芳  (白)     是呀!

寇准   (白)     啊!千岁就忘怀了么?太君方才上朝之时,也曾吩咐:天波府男兵女将,齐去征番,搭救元帅回朝。

穆桂英  (白)     啊!这是太君说的么?

寇准   (白)     老朽不敢瞒哄夫人。

穆桂英  (白)     我倒要去会会白天佐那个杂种。但不知何人为帅?

寇准   (白)     只要夫人肯去,自有元帅就是。

穆桂英  (白)     但是天波府的兵将,无人聚齐。

赵德芳  (白)     就命你聚齐。

穆桂英  (白)     没有太君的令箭!

赵德芳  (白)     孤有宝剑一口,命你聚齐兵将。

穆桂英  (白)     兵将么,倒容易聚齐。但要选个能干的元帅,得力的先行,我保他一战成功。

赵德芳  (白)     孤有圣旨一道,你顶在头上,聚齐人马,你全身披挂,登台开读,自有元帅同你出兵。

穆桂英  (白)     谢千岁!

寇准   (白)     穆夫人,你去得就去,去不得就不要去,倘被白天佐杀败了,回来不要埋怨于我呀!

穆桂英  (白)     老丞相,好小量人也!

     (唱)     俺当日破天门谁人不晓?

             一把刀杀番将鬼哭神嚎。

             选一个好元帅军务理料——

赵德芳  (白)     你登了将台,开读圣旨,自有元帅前来。

穆桂英  (白)     哦!

     (唱)     先行官必须要有勇有谋。

             非是我今日里夸下海口,

寇准   (白)     夫人就是这么夸口,老朽料你不能成功回来!

穆桂英  (白)     嗳!

     (唱)     我定要杀番兵寸草不留!

(穆桂英下。)

赵德芳  (笑)     哈哈哈……

     (唱)     丞相才苏秦口言出锦绣,

寇准   (唱)     遣将无激将有效仿武侯。

赵德芳  (唱)     有元帅还要把先行提调,

寇准   (唱)     传小将杨宗保二次平辽。

大太监  (白)     八千岁有旨,杨宗保见驾。

杨宗保  (内白)    领旨!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唱)     俺独骑冲番营杀贼不少,

             披星月搬人马去把兵交。

     (白)     儿臣宗保见驾,愿舅王千岁!

赵德芳  (白)     平身。

杨宗保  (白)     千千岁!

             参见丞相!

寇准   (白)     将军少礼。

杨宗保  (白)     啊舅王!召见儿臣,有何国事议论?

赵德芳  (白)     只因你父被困番营,孤奉圣旨,到你府调兵,太君已经遵命,聚齐兵将,即日离京。你去披挂,一同起马。

杨宗保  (白)     但不知何人挂帅,谁做先行?

寇准   (白)     元帅么,早有了!

杨宗保  (白)     请问何人?

赵德芳  (白)     有元帅同你前去也就是了,何必多问?

杨宗保  (白)     是。

赵德芳  (白)     孤王有圣旨一道,速去披挂甲胄,将旨意顶在头上,只听聚将台鼓响,拆旨开读,自有元帅、先行。去吧。

杨宗保  (白)     谢舅王、丞相!

寇准   (白)     将军请!

杨宗保  (唱)     我舅王选元帅名姓不晓,

             但不知先行官可能平辽?

(杨宗保下。)

赵德芳  (笑)     哈哈哈……

     (唱)     调兵将亏先生才高计妙,

寇准   (唱)     此乃是天子福边乱当消。

赵德芳  (唱)     军务毕上金殿把本回奏,

寇准   (唱)     老太君回府来心又加愁。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风入松〗。四将官同上。)

将官甲  (白)     列位请了!

将官乙、
将官丙、

将官丁  (同白)    请了。

将官甲  (白)     穆夫人手捧宝剑,道圣上有旨,太君有令,命你我齐到台前伺候元帅发兵。何人为帅,哪个的先行,列位可知?

将官乙、
将官丙、

将官丁  (同白)    我等不知。且到台前,自然明白。

将官甲、
将官乙、
将官丙、

将官丁  (同白)    请!

(四将官同下。)

【第二十场】

(〖急三枪〗。四女将同上。)

女将甲  (白)     列位贤妹请了!

女将乙、
女将丙、

女将丁  (同白)    请了。

女将甲  (白)     圣上有命,八千岁与寇丞相来到我府调兵,道太君已遵圣命。今在将台聚兵,你们可知何人为帅?

女将乙、
女将丙、

女将丁  (同白)    想必是太君。

女将甲  (白)     太君被圣旨宣进宫去,还未回府。

女将乙、
女将丙、

女将丁  (同白)    这是何人为帅呢?

女将甲  (白)     你我也不必管他何人为帅,且到台前伺候。

女将甲、
女将乙、
女将丙、

女将丁  (同白)    请!

(四女将同下。)

【第二十一场】

(〖步步娇〗。四文堂、四上手、四长枪手、四女将、四将官、中军同上。)

中军   (白)     啊,我等兵将已齐,怎么不见元帅到来,是何缘故?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但不知何人挂帅?

中军   (白)     我也不晓。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啊,这却奇了。

中军   (白)     且候穆夫人到来,自然知道。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想必来也!

穆桂英  (内白)    走哇!

(穆桂英上。)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穆夫人来了?

穆桂英  (白)     来啦,兵将可齐?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俱已到齐,只是先行同元帅未到。

穆桂英  (白)     什么,元帅还没有来么?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但不知元帅是谁?

穆桂英  (白)     这连我也不知道!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何人的先行?

穆桂英  (白)     更不晓得!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啊!乃是夫人聚的兵,怎么你也不知道元帅是谁么?

穆桂英  (白)     嗳,我知道是谁为帅,还瞒了你们么?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啊!只怕小本官挂帅。

穆桂英  (白)     胡说!小本官是父帅的先行,怎么说是他为帅呢!不是的。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啊,难道无有元帅么?

穆桂英  (白)     嗯!八千岁同那老寇好糊涂,军中不要元帅,叫谁提调兵将呢?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是呀!

穆桂英  (白)     哦,我想起来啦,八千岁赐我圣旨一道,叫我登了将台开读,自有元帅前来。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既如此,就请夫人登台开读圣旨。

穆桂英  (白)     这等说来,我先告罪啦!

(〖吹打〗。穆桂英上高台。)

穆桂英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皇帝诏曰:“只因辽兵猖狂,围困我朝将帅,寡人有旨,调取天波府男兵女将,命穆桂英为帅……”

             啊,哈哈,我受了他们的赚啦。

(穆桂英接念。)

穆桂英  (白)     “敕赐上方宝剑一口,若有将士不遵,先斩后奏。即日兴兵,抗旨者斩!”

             哈哈,闹了半天,还是我的元帅!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恭喜夫人!

穆桂英  (白)     哈哈,起来啵!皇命当遵,这也说不得啦。我既在其位,必谋其政,我就要点兵啦!

四将官、

四女将  (同白)    请元帅发令。

穆桂英  (白)     众位伯母、婶母,二位姑姑,本帅攻打洪州,不劳出马,请自回避。

四女将  (同白)    是。

(四女将同下。)

穆桂英  (白)     啊!是谁的先行呢?嗳,点了兵再说吧。

             中军,吩咐起鼓听点!

中军   (白)     元帅有令:起鼓听点!

(〖起鼓〗。)

穆桂英  (白)     前营!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后营!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左营!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右营!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先行!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不到。

穆桂英  (白)     先行!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不到。

中军   (白)     请问元帅,先行是谁?

穆桂英  (白)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中军   (白)     元帅不知,怎么又点先行呢?

穆桂英  (白)     嗳!你不要管,大家矇着看,看可矇得先行出来?起鼓!

中军   (白)     起鼓!

(〖起鼓〗。)

穆桂英  (白)     前后营!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左右营!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先行!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未到。

穆桂英  (白)     先行!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未到。

中军   (白)     先行未到。

穆桂英  (白)     啊!难道没有先行么?嗳,再起鼓!

中军   (白)     起鼓!

(〖起鼓〗。)

穆桂英  (白)     先行!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未到。

穆桂英  (白)     先行!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未到。

中军   (白)     先行未到。

穆桂英  (白)     啊!难道真没有先行么?

             来,捧我宝剑,站立辕门,若有认名是先行的,叫他膝行而进!

中军   (白)     啊!

(中军出帐。)

杨宗保  (内白)    马来!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唱)     只听得聚将台三通鼓响,

             杨宗保披甲胄出了厅堂。

     (白)     啊,舅王适才言道,祖母遵了圣命,攻打洪州,救父回朝。又赐我圣旨一道,顶在头上,听候聚将鼓响,拆旨开读。如今鼓打三通,待我请旨观看。

     (念)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破洪州,命宗保为二路先行,开旨之后,违命者斩!”

             哎呀,原来这里也是我的先行!我祖母已进宫去,但不知是哪位伯母挂帅,要我为前战先行?我且到聚将台下听点便了。

     (唱)     我伯母为元帅必然海量,

             纵然是误了卯料也无妨。

中军   (白)     啊,原来是小本官,你可是先行?

杨宗保  (白)     俺是先行便怎么样啊?

中军   (白)     元帅连点三卯,你误了卯了!

杨宗保  (白)     我也不知道是我的先行啊。是我哪位伯母挂帅?

中军   (白)     哎,元帅大怒,何必细问。命你膝行而进,随我来!

杨宗保  (白)     哎呀!

     (唱)     且忍下心头气膝行进帐,

             天波府军令严误卯怎当?

中军   (白)     报:先行告进!先行当面!

穆桂英  (白)     抬头!

杨宗保  (白)     是。哎呀!

(杨宗保起立。)

穆桂英  (白)     啊!是你的先行么?

杨宗保  (白)     是我。

穆桂英  (白)     唗!你是先行,本帅连点三卯,为何不到?见我不跪,反有了气了么?

杨宗保  (白)     俺是父帅的先行,岂肯在你帐下听调!

穆桂英  (白)     啊!你是父帅的先行,难道不知我是当今皇上钦点的元帅么?

杨宗保  (念)     夫乃妇之天,

穆桂英  (念)     吾奉君旨严。

杨宗保  (念)     父母严命重,

穆桂英  (念)     军法大如天。

杨宗保  (念)     男儿黄金膝,

穆桂英  (念)     不跪斩帐前。

     (白)     斩了!

杨宗保  (白)     慢些慢些。俺跪下了!

穆桂英  (白)     哈哈,你也怕了我么?

杨宗保  (白)     我怕了你!

穆桂英  (白)     我问你,本帅连点三卯,你为何不到,瞧我不起么?

杨宗保  (白)     我先前不知道,拆开圣旨,才晓得是我的先行。

穆桂英  (白)     哦,你也是才知道的么?

杨宗保  (白)     正是。

穆桂英  (白)     这就难怪你啦,起来吧!

杨宗保  (白)     是!

穆桂英  (白)     先行听令!

杨宗保  (白)     在!

穆桂英  (白)     本帅兴兵攻打洪州,须要人人竭力,各个争先,你若离我左右,斩你人头!

杨宗保  (白)     啊!

穆桂英  (白)     来!

杨宗保  (白)     在!

穆桂英  (白)     吩咐啵!

杨宗保  (白)     得令!

             呔!众将官听令:元帅兴兵,攻打洪州,须要人人竭力,个个争先,违令者斩!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长枪手、

四将官  (同白)    啊!

杨宗保  (白)     传令过了。

穆桂英  (白)     先行!

杨宗保  (白)     在!

穆桂英  (白)     与本帅带马!

杨宗保  (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番兵引白天佐同上。)

白天佐  (引子)    龙吟虎啸,统雄狮,征伐宋朝。

     (念)     匹马纵横夺中原,英雄并力起狼烟。王后承运称仁德,不灭宋朝誓不还。

     (白)     某、白天佐是也。塞北为臣,官拜都督将军。前者杨家破我天门大阵,洪州城池被他夺去,某今又征伐而来。宋王命杨六郎攻打城池,头次见阵,就被某家围困,那时有小将冲围,想必回朝搬兵,某将人马撤回城中,杨将不退,定望救兵前来,为此昼夜防备。正是:

     (念)     为臣不报国,枉受爵禄恩。

阿里番  (内白)    圣旨下!

番兵甲  (白)     圣旨下!

白天佐  (白)     香案伺候!

(四番兵、四车夫引阿里番同上。)

阿里番  (白)     圣旨下,跪!

白天佐  (白)     千岁!

(白天佐跪。)

阿里番  (白)     听宣读。“诏曰:朕念卿尽心竭力,为国勤劳,赐卿貂褂一件,珊瑚顶戴,三眼花翎,美酒白甕,酬卿汗马之劳,并发饷银一万,犒赏三军。”谢恩!

白天佐  (白)     千岁,千岁,千千岁!

(白天佐起立。)

白天佐  (白)     有劳大人捧旨前来,就此御酒,畅饮一回。

阿里番  (白)     哈哈哈……不敢不敢!这是将军渴饮刀头血,倦来马上眠;受尽苦中苦,才受皇王恩。咱要回复圣命,不敢久停,告辞告辞。

             来,打道!

(四番兵、四车夫、阿里番同下。)

白天佐  (白)     哈哈哈……太后如此恩重,某当尽心报主。

             来,将御酒搭入后帐,某与夫人畅饮。

     (唱)     臣尽忠来君有赏,

             感戴恩深赐琼浆。

             一阵围困杨家将,

     (白)     掩门!

(四番兵同下。)

白天佐  (唱)     某请太后坐汴梁。

(白天佐下。)

【第二十三场】

(四女兵引白夫人同上。)

白夫人  (唱)     貌比嫦娥仙女降,

             羞花闭月赛海棠。

             落雁沉鱼自夸赏,

             奇花满头喷鼻香。

(白天佐上。)

白天佐  (唱)     君王有道臣敬仰,

             国富年丰享尧唐。

     (白)     夫人!

白夫人  (白)     请坐请坐!圣旨前来,有何国事哪?

白天佐  (白)     太后见某为国勤劳,血战辛苦,赐我貂褂一件,珊瑚顶戴,三眼花翎,御酒百甕,并发饷银一万,犒赏三军。

白夫人  (白)     哈哈哈……太后如此恩典,老爷须当竭力杀退杨将。

白天佐  (白)     那个自然。

白夫人  (白)     今日巡过城没有?

白天佐  (白)     因为圣旨前来,未去巡城。现有皇封御酒,与夫人畅饮一醉。

白夫人  (白)     妾当奉陪。

白天佐  (白)     来,吩咐将酒宴搬进后帐来。

二女兵  (同白)    啊!

(二女兵同下,持酒同上,同摆酒、斟酒。)

白夫人  (白)     老爷请坐!

白天佐  (白)     夫人请!

白夫人  (白)     老爷请!

     (唱)     辽、宋刀兵两争攘,

             将军苦战在疆场。

             何日停枪铠甲放,

     (白)     老爷请!

     (唱)     夫欢妻乐民安康。

白天佐  (唱)     太后仁慈恩德广,

             力保吾主社稷长。

             臣忠子孝留名望,

     (白)     夫人请!

     (唱)     千载之下名标扬。

白夫人  (白)     老爷请!

白天佐  (唱)     要去巡城不能饮,

白夫人  (唱)     多饮几杯又何妨。

     (白)     老爷只管多吃几杯,有我替你巡城。

白天佐  (白)     也罢,看大杯来!请,干!

白夫人  (白)     请!

     (唱)     皇封御酒君放量,

     (白)     请!

     (唱)     休错此日好时光。

     (白)     来,斟酒!

     (唱)     举杯奉敬休谦让,

     (白)     请,干!

女兵甲  (白)     老爷醉了。

白夫人  (白)     老爷!老爷!真醉啦,搀扶进帐!

(二女兵搀白天佐同下。)

白夫人  (唱)     披挂代夫巡营房。

(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孟良、

焦赞   (内同白)   马来!

(孟良、焦赞同上。)

孟良   (唱)     扶宋山河杨家将,

焦赞   (唱)     焦赞临阵有孟良。

孟良   (白)     贤弟,你我被番兵围困,小本官回朝搬兵,方才探子报道,我朝救兵来了,你我速报元帅知道,好去迎接。

焦赞   (白)     但不知元帅是谁,先行是哪个?

孟良   (白)     哎呀,方才倒不曾问得。

焦赞   (白)     你真痴呆了,我问你这是什么?

孟良   (白)     是头。

焦赞   (白)     这个呢?

孟良   (白)     眉毛。

焦赞   (白)     眉毛下?

孟良   (白)     眼睛。

焦赞   (白)     眼睛下面?

孟良   (白)     鼻子。

焦赞   (白)     鼻子底下?

孟良   (白)     是嘴。

焦赞   (白)     要它何用?

孟良   (白)     说话吃东西。

焦赞   (白)     却又来!既会说话,怎不问个明白?报子若是在俺焦赞当面,俺就要问明何人挂帅,哪个的先行,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这样糊里糊涂去报元帅,元帅问你,你将何言答对?

孟良   (白)     啊!你既会说大话,怎么不打听明白?

焦赞   (白)     我巡查西营,才与你会面,叫我怎样去问?你倒埋怨起我来了!

孟良   (白)     啊!依你之见,怎样去报元帅呢?

焦赞   (白)     依我必须定个计策去报。

孟良   (白)     贤弟有什么计策?

焦赞   (白)     你我慌忙进帐,说我朝救兵到了,请元帅前去迎接。

孟良   (白)     他问何人挂帅,哪个的先行呢?

焦赞   (白)     嗳,这是你又没有见识啦,我想朝中只有呼、杨二家,这挂帅的不是呼家,就是杨家。

孟良   (白)     元帅若问杨家何人挂帅呢?

焦赞   (白)     你想啊,咱们的元帅在此困住,小本官是他的先行,这来的不是老太君,就是杨大郎、二郎、三郎、四郎的夫人,都比元帅大些;况且奉旨而来,还怕他不去迎接么?

孟良   (白)     要问呼家是何人呢?

焦赞   (白)     想必她是呼老太太,也必要他去迎接。

孟良   (白)     这要你报。

焦赞   (白)     有我报,不要你开口。

孟良   (白)     既如此,催马回营。

焦赞   (白)     走哇!

孟良   (唱)     贤弟才高智谋广,

焦赞   (唱)     你我大家矇他娘。

(孟良、焦赞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文堂、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唱)     祖居火塘归宋邦,

             保主立帝坐汴梁。

             燕云一十六州让,

             心恨无知石敬瑭。

             北国辽蛮性卤莽,

             罢贡不进欺吾皇。

             王宠朝中仁美相,

             战表暗通天庆王。

             金沙滩上设会场,

             可怜我家兵将亡。

             削发为僧五兄长,

             雁门中箭七弟郎。

             父困两狼望兵将,

             碰死在李陵碑真惨伤。

             尸在昊天塔内葬,

             无能盗骨转回乡。

             为将南征北地闯,

             汗马功劳无下场。

             辽、宋何日息兵将,

             将士才得乐安康。

             救兵不到倚营望,

             看看少草又缺粮。

             二将不回大营帐——

孟良、

焦赞   (内同白)   马来!

(孟良、焦赞同上。)
孟良、

焦赞   (同唱)    就说救兵也姓杨。

焦赞   (白)     恭喜元帅!贺喜元帅!

杨延昭  (白)     喜从何来?

孟良、

焦赞   (同白)    我朝救兵到了。

杨延昭  (白)     啊!救兵到了?

焦赞   (白)     到啦。

杨延昭  (白)     何人挂帅?

焦赞   (白)     我也不知道何人挂帅。探子报道,是我朝大元帅到。

杨延昭  (白)     啊!我朝还有什么大元帅呀?

焦赞   (白)     嗳,元帅好不明白,报的是大元帅,自然是老太君啦,何必猜疑?快去迎接迎接。走走走!

杨延昭  (白)     是呀,想必是老母领兵来了。

焦赞   (白)     自然是太君领兵,走走走!

杨延昭  (白)     既是太君领兵,吩咐五营四哨,大小将官,同去迎接!

焦赞   (白)     众将走上!

(陈琳、柴干、郎千、郎万同上。)

焦赞   (白)     待我拿了手本去。

杨延昭  (白)     摆队!

(〖吹打〗。四文堂、陈琳、柴干、郎千、郎万、焦赞、孟良同摆队下,杨延昭下。四文堂、陈琳、柴干、郎千、郎万、焦赞、孟良、杨延昭同上。)

焦赞   (白)     哎呀元帅,大先锋乃是小本官,你看!

杨延昭  (白)     他是我子,又是我的先行,难道叫我接他么!

焦赞   (白)     虽是你子,又是你的先行,却须要先行“君臣”礼,后尽“父子”情!他如今是奉旨前来,你不接就欺了圣上。倘若圣上知道,俺就直奏。

杨延昭  (白)     嗯,这是你打听不明!

焦赞   (白)     我也不知道哇。

(杨宗保上,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四将官、中军引穆桂英同上。)

焦赞   (白)     哎呀元帅,大元帅到了,快快迎接!

杨延昭  (白)     啊!你不知她是我的儿媳?

焦赞   (白)     她在家是你儿媳,如今奉旨挂帅,前来救你,也是先行“君臣”礼,后尽“翁媳”情,你敢不接么?

杨延昭  (白)     不接!

焦赞   (白)     你没看她手捧上方宝剑,先斩后奏么?你不迎接,就有欺君之罪。

             孟二哥,你我不要管他的闲事,走走走!

杨延昭  (白)     好,本帅迎接!

焦赞   (白)     不怕你不迎接!慢些慢些,待我报名。

杨延昭  (白)     不用!

焦赞   (白)     不用就欺了圣上!

杨延昭  (白)     但凭于你!

焦赞   (白)     看,到底要依我。

             报!遭困元帅杨延昭,率领五营四哨、大小将官,迎接儿媳大元帅!

中军   (白)     免!

杨延昭  (白)     是是是。

(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四将官、中军、杨宗保、穆桂英、四文堂、陈琳、柴干、郎千、郎万同下。)

杨延昭  (白)     你这黑贼,为何不打听明白,就来报我!

焦赞   (白)     我也不知道,乃是探子报事不明。

杨延昭  (白)     哼,你好大胆!

焦赞   (白)     大这一回,下次不大就是啦。

杨延昭  (白)     哼!

(杨延昭下。)

焦赞   (白)     不必发狠,回营交印。

             走哇,孟二哥,我说有我嘛。

孟良   (白)     还是你。

焦赞   (白)     比你高些。

孟良   (白)     走哇!

焦赞   (白)     走哇!

(孟良、焦赞同下。)

【第二十六场】

(杨宗保、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四将官、中军引穆桂英同上,四文堂、陈琳、柴干、郎千、郎万、焦赞、孟良引杨延昭同上。)

焦赞   (白)     请元帅参见元帅!

杨延昭  (白)     嗯!

焦赞   (白)     啊!你敢欺藐圣上么?

             孟二哥,请宝剑!

杨延昭  (白)     嗯!

杨宗保、

穆桂英  (同白)    参见父帅!

杨延昭  (白)     不消。

焦赞   (白)     看,这时候你大啦。

(杨延昭向焦赞。)

杨延昭  (白)     嗯!

(杨延昭向杨宗保、穆桂英。)

杨延昭  (白)     坐下!

杨宗保、

穆桂英  (同白)    谢坐!

穆桂英  (白)     请问父帅,辽兵多大本领,擅敢困住天兵?

杨延昭  (白)     质检一阵,不料番贼兵多将广,暗地埋伏,两下夹攻,因此被他围困。

穆桂英  (白)     父帅放心,待我点齐兵将,杀他个片甲不回!

杨延昭  (白)     须要恢复洪州,才好班师奏凯。

穆桂英  (白)     儿求父帅兵符印信,方好调遣人马。

杨延昭  (白)     啊,要我印信,才好调兵?

穆桂英  (白)     不过替代父帅之劳。

杨延昭  (白)     啊,代劳?

穆桂英  (白)     是。

焦赞   (白)     元帅不要唠唠叨叨,舍不得帅印、不能打破洪州,一辈子也不能回朝去!不必多言,待我请印。

杨延昭  (白)     嗯,多事!

焦赞   (白)     多这一回,下回不多。请印请印!

杨延昭  (白)     也罢,请印!

(穆桂英、杨延昭同拜印。)

穆桂英  (白)     今日攻打辽兵,何敢劳动父帅,父帅请在后帐歇息。

杨延昭  (白)     是。

焦赞   (白)     啊元帅,你可有事?

杨延昭  (白)     无事了。

焦赞   (白)     没有事啦,俺差你一差!

杨延昭  (白)     嗯!你敢差我?

焦赞   (白)     嘿,俺焦赞敢差你么?这是军务大事,不得不讲:今日元帅就要出兵,我等俱已有事,我命你帮着兵丁造饭,违令者斩!

杨延昭  (白)     啊,你如此大胆!

焦赞   (白)     再大这一回,也不怎的。

杨延昭  (白)     唉,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杨延昭下。)

焦赞   (白)     有船你还走旱道么!

穆桂英  (白)     呈军册簿。

孟良   (白)     啊!军册簿呈上。

穆桂英  (白)     待本帅一观。

(〖牌子〗。)

穆桂英  (白)     先行听令!

杨宗保  (白)     在!

穆桂英  (白)     命你单人独骑,前去骂阵,若是番贼出战,只许胜,不许败,违令者斩!

杨宗保  (白)     得令!

穆桂英  (白)     回来!

杨宗保  (白)     啊!

穆桂英  (白)     多加小心,去吧!

杨宗保  (白)     得令!

             马来!

(杨宗保下。)

穆桂英  (白)     嗳,我想先行一人,恐不能胜。

             焦、孟二将听令!

孟良、

焦赞   (同白)    在!

穆桂英  (白)     你二人带领五百短刀手,与先行助阵!

孟良、

焦赞   (同白)    得令!

(孟良、焦赞同下。)

穆桂英  (白)     掩门!

(〖吹打〗。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四女兵、白夫人同上。)

白夫人  (唱)     代夫征灭杨将共辅萧后,

             观沙漠尘土起旌旗飘飘。

             我老爷今要把宋兵尽剿,

             要图那凌烟阁万载名标。

     (白)     俺、耶律夫人也。老爷白天佐,夺了洪州,杨将前来征剿,被我围困。好个太后,赐来皇封御酒,我老爷吃得大醉,我只得替他巡城便了。

     (唱)     萧太后掌山河龙吟虎啸,

             文安邦武定国将士功高。

             但愿得把宋室乾坤移了,

             干戈净狼烟息雨顺风调。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夫人:城外有一小蛮子,围城叫骂!

白夫人  (白)     啊!你可曾报与老爷知道?

报子   (白)     老爷醉的不省人事。

白夫人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白夫人  (白)     啊!什么蛮子敢围城叫骂!咳,老爷又吃醉啦!也罢,待我出城将他擒了来,显显我的手段!

     (唱)     雪山高怎禁得红日高照,

             胡地女斩宋将此日今朝。

(四女兵、白夫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杨宗保  (内白)    马来!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唱)     元帅令不敢违绕城骂叫,

             骂番奴想活命速降我朝。

             不出城想必是惧怕逃了,

             紧加鞭催战马转过吊桥。

(四女兵引白夫人同上。)

杨宗保  (白)     马前来将,通名受死!

白夫人  (白)     你问我么?我乃耶律夫人,我老爷白天佐。你叫什么名字?

杨宗保  (白)     俺父帅杨延昭,我是前战先行杨宗保!

白夫人  (白)     啊,你叫杨宗保!我问你多大年纪啦?

杨宗保  (白)     俺又不算命,谁要你问我年纪?看枪!

白夫人  (白)     嗳!不要杀呀!我问你成过家没有哇?

杨宗保  (白)     嗳,俺是杨家,不是成家!

白夫人  (白)     问你可有媳妇?

杨宗保  (白)     嗳!俺连儿子都没有,是哪儿来的媳妇!

白夫人  (白)     咳,真是个混蛋,我问你可有妻子?

杨宗保  (白)     好不知羞!看枪!

白夫人  (白)     嗳!

(白夫人、杨宗保同起打。)

白夫人  (白)     宝贝儿嘞,来啵!

(白夫人下。)

杨宗保  (白)     呔,休走!

(杨宗保追下。)

【第二十九场】

(四上手、焦赞、孟良同上。)

孟良   (白)     贤弟,你我奉了元帅将令,与先行助阵。

             众兵丁!

四上手  (同白)    有!

孟良   (白)     奋勇前去!

焦赞   (白)     走哇!

(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四女兵、白夫人同上。)

白夫人  (白)     哈哈!小蛮子真好脑袋,可惜不懂眼!等他追来,我和他说明了吧!

杨宗保  (内白)    哪里走!

(杨宗保上。白夫人、杨宗保同起打,白夫人压杨宗保枪,架住。四上手、焦赞、孟良同上。)

焦赞   (白)     哈哈哈……杀出个婆娘来!小本官,你们都不要动,待我擒她回去!

(四上手、孟良、焦赞同羞白夫人。)

白夫人  (白)     咳,来啵!

(白夫人下。)

杨宗保  (白)     呔,哪里走!

(杨宗保下。)

焦赞   (白)     啊,小本官,不要杀坏了!哈哈哈……有趣有趣!随我来!

(四上手、焦赞、孟良同下。)

【第三十一场】

(四女兵、白夫人同上。)

白夫人  (白)     且住!来了许多兵,我有话也说不出口来,待我将他兵丁杀散再说吧!

杨宗保  (内白)    呔,哪里走!

(杨宗保上。白夫人、杨宗保同起打,同架住。四上手、焦赞、孟良同上,同接打。)

焦赞   (白)     哈哈!不要放走了,待我来!

(白夫人压住杨宗保枪,以目挑杨宗保。)

焦赞   (白)     不害羞,不害臊!

(白夫人、杨宗保同起打,同架住。白夫人以目挑杨宗保。)
四上手、
孟良、

焦赞   (同白)    不害羞,不害臊!

杨宗保  (白)     看枪!

白夫人  (白)     嗳!

(白夫人、杨宗保同起打,白夫人下,杨宗保追下。四女兵同随下。)

焦赞   (白)     哈哈哈……这倒有个玩意儿,你我追下!

(四上手、焦赞、孟良同下。)

【第三十二场】

(四女兵、白夫人同上。)

白夫人  (白)     小蛮子倒有心向我,无奈他兵将甚多,再若追来,待我将他擒了回去!

杨宗保  (内白)    哪里走!

(杨宗保上。白夫人、杨宗保同起打,白夫人打杨宗保下马,四上手、焦赞、孟良同上,同救杨宗保下。)

白夫人  (白)     正要擒回小蛮子,被红、黑二将救去。哦,也罢!我且回营,再将老爷灌醉,单人独骑,前来骂阵,单要杨宗保出马,料想这段好事丢不了。

             众女兵!

四女兵  (同白)    有!

白夫人  (白)     收兵回营!

四女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文堂、四女兵、中军引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  (唱)     奉王旨统雄兵挂了帅印,

             一路上车如水马似龙行。

             破洪州俺要把狼烟扫尽,

             且等那先行到自有回音。

(焦赞、孟良、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白)     先行交令。

穆桂英  (白)     胜负如何?

杨宗保  (白)     启元帅:番将骁勇,难以取胜,败下阵来!

穆桂英  (白)     啊!你败回来了么?

杨宗保  (白)     败了!

穆桂英  (白)     哼哼!有道是:头阵胜,阵阵胜;头阵败,阵阵败。你败了我的头阵,还是这么耀武扬威?是啦,你那眼里是瞧不起我呀,先给你个厉害看看!

             起鼓升帐!

中军   (白)     起鼓升帐!

(〖吹打〗。四大铠、四刀斧手同上,穆桂英上高台。)

穆桂英  (白)     唗,大胆的先行,奉旨征番,你就败了我的头阵!

             来呀!将他盔甲卸啦,绑起来!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四刀斧手同绑杨宗保。)

杨宗保  (白)     哎呀!

     (唱)     中军帐喊一声万军答应,

             杨宗保虽受绑话要言明。

             你既然奉圣旨大兵统领,

             为什么头一阵派我先行?

穆桂英  (白)     什么,你说头一阵我不该派你出马么?古语有云:先行先行,攻打头阵。这攻打头阵难道还要本帅亲自去么?

杨宗保  (白)     你既要我攻打头阵,为什么不与我人马?

穆桂英  (白)     什么,我也曾调五百兵将与你助阵,怎么说没有人马?

杨宗保  (白)     助阵兵将未到,俺早就败了!

焦赞、

孟良   (同白)    着哇!

穆桂英  (白)     啊!我的兵将未到,你先败了么?

杨宗保  (白)     败了!

穆桂英  (白)     哼,草鸡毛,走上阵就败啦!皆因你的武艺孱头,无用之将,羞辱我天朝元帅。

             来呀,将他杀了吧!

杨宗保  (白)     呔,你杀不得我!

穆桂英  (白)     啊!我怎么杀不得你?

杨宗保  (白)     我是你丈夫,你难道不知王法么?

穆桂英  (白)     哦,你是我丈夫,谅我不敢杀你!

杨宗保  (白)     谅你不敢!

穆桂英  (白)     你是我的丈夫,依你说,这颗帅印,让你拿了去吧!

杨宗保  (白)     俺掌了帅印要比你高些!

穆桂英  (白)     哦,你比我高些!

杨宗保  (白)     还要能干些!

穆桂英  (白)     嗯,你纵能干些,如今在我的帐下,我就管得着你!

杨宗保  (白)     谅你不敢!

穆桂英  (白)     我不敢?

杨宗保  (白)     你不敢!

穆桂英  (白)     我奉王旨意,统领数万雄兵,执掌生杀之权,犯我军令,理当斩首,难道让你闹会子毛包就算了么?

             请上方宝剑,将他杀了!

杨宗保  (白)     哎呀!

     (唱)     倚仗她掌兵权又奉圣命,

             执军法全不念夫妻之情!

     (白)     二位叔父哇!

     (唱)     我宗保为国家舍身拼命,

             天波府有祖母还有娘亲。

             你二人进帐去乞恩上禀,

焦赞   (白)     不妨不妨,有我讲情!

杨宗保  (唱)     情不准请我父速进大营。

穆桂英  (白)     推出去杀!

杨宗保  (唱)     纵哭得咽喉哑恶妇不听,

穆桂英  (白)     杀!

杨宗保  (白)     哎呀!

     (唱)     既为将哪惜得少小年轻。

     (白)     哎呀,谁来救我呀!

(四刀斧手押杨宗保同下。)

焦赞   (白)     不妨,有我。

(焦赞向内。)

焦赞   (白)     刀下留人!

             孟二哥,难道你我看着小本官被斩不成?还不去讲个人情?

孟良   (白)     只恐讲情不准。

焦赞   (白)     你我讲情,她不敢不准。

孟良   (白)     且看他脸面如何。

孟良、

焦赞   (同白)    启元帅:先行一时失机,唐突元帅,理当斩首;看在末将分上,将他饶恕。

穆桂英  (白)     啊!你二人敢是与他讲情的?

孟良、

焦赞   (同白)    是是是。

穆桂英  (白)     我命你二人带兵与他助阵,你们在后边儿偷懒不去,我不杀你们,倒也罢啦;反来讲情,请剑将他们杀啦!

孟良、

焦赞   (同白)    咳,你呀!

孟良   (白)     你的好脸面!

焦赞   (白)     这丫头真个厉害,你叫他们同去求情。咱这就来!

(焦赞下。孟良向四大铠、四文堂、四女兵。)

孟良   (白)     来来来,小本官犯罪,你们一同上前保救!

四大铠、
四文堂、

四女兵  (同白)    啊!启元帅:念在用兵之际,将先行官饶恕。

穆桂英  (白)     再若讲情,一同斩首!

四大铠、
四文堂、

四女兵  (同白)    啊!

(焦赞拉杨延昭同上。)

焦赞   (白)     走哇!

杨延昭  (白)     呀!

     (唱)     听辕门鼓声响哭声悲哽,

             问焦赞为何事如此着惊?

焦赞   (白)     啊!你还不知道么?因为小本官败了头阵,你的媳妇元帅,要将他斩首!

杨延昭  (白)     败了头阵,应当正法!

焦赞   (白)     什么叫“应当正法”?

杨延昭  (白)     该斩!

焦赞   (白)     哎呀卸任的元帅!常言道:军家胜败,古来常有。哪有问斩之理?我等讲情她不准。不过请你进帐,说个人情;你倒说应当正法。杀得是你的儿子,与焦赞何干!

             孟二哥,我们不管他们的闲事,让他们开刀!

杨延昭  (白)     呀!

     (唱)     他几句心腹言将我提醒,

             回头来尊贤弟我有话云。

     (白)     你进去对元帅说:我来讲情。

焦赞   (白)     这才是话哪!你在此坐坐,我就出来。

杨延昭  (白)     去吧!

焦赞   (白)     是。

             启元帅:杨元帅进帐,与小本官讲情,你快快饶恕!

穆桂英  (白)     你去拜上父帅,说我一定要斩!

焦赞   (白)     啊!你公公讲情,也要斩?

穆桂英  (白)     斩定啦!

焦赞   (白)     你就斩!斩!斩!

(焦赞向杨延昭。)

焦赞   (白)     哎呀元帅,她一定要斩小本官!

杨延昭  (白)     她一定要斩么?

焦赞   (白)     她是你的儿媳,难道你怕了她不成!只管进帐,俺焦赞帮你讲!

杨延昭  (白)     待我进帐。

焦赞   (白)     着,这才是话哪!

杨延昭  (唱)     天子言将军令虽则严紧,

             我岂肯为国君绝了后根!

             焦克明进帐去传报通禀——

焦赞   (白)     报:元帅进帐!

杨延昭  (白)     咳!

     (唱)     俺自觉脸带愧暗里忧心!

焦赞   (白)     元帅到了!

穆桂英  (唱)     奴已曾请父帅后营静养,

             今进帐有何事恕未出迎。

杨延昭  (唱)     杨宗保为何事辕门受绑,

             斩首级但不知所为何情?

穆桂英  (唱)     败头阵添助了番人傲性,

             论军法应斩首号令施行。

杨延昭  (唱)     失计谋败阵回将士误令,

             一骑马挡番兵独立难成。

             国法严军威重要存怜悯,

             暂饶恕且教他戴罪出征。

穆桂英  (唱)     父帅言儿应该躬身遵命,

             怎奈是军不正难对朝廷。

             请退帐养精神国事休问,

             儿即来到堂前赔罪负荆。

杨延昭  (唱)     俱皆是奉旨意同辅大宋,

             谁不闻杨元帅胆战心惊!

             征塞北震幽州敌人丧胆,

             哪曾见闺阁女定国太平?

穆桂英  (唱)     父可记北国摆天门大阵?

             有仙人他姓颜法号洞宾。

             既英雄又有勇怎不闯进?

             哪一阵离了我穆氏桂英?

杨延昭  (白)     哎呀!

     (唱)     她一言问得我自愧自恨,

             暂忍下心头气暗地沉吟。

             父子亲怎不盼夫妇和顺。

             难道说你为帅我不领兵?

穆桂英  (唱)     父为帅该保宋狼烟平定,

             又为何要儿媳带甲出征?

             破番兵今就是英雄相并,

             军令下岂宽恕任意因循!

杨延昭  (唱)     我子是御叶根龙凤性命,

穆桂英  (唱)     穆桂英令不严欺了当今。

杨延昭  (唱)     你忘了夫妻义少年光景,

穆桂英  (唱)     今掌定生杀权岂能徇情!

杨延昭  (唱)     公公言训儿媳你敢不听!

穆桂英  (唱)     理义正伸国法不能认亲!

杨延昭  (唱)     怒冲冲上宝帐夺你将令!

穆桂英  (唱)     天子赐上方剑斩杀无情!

杨延昭  (白)     哎呀!

     (唱)     眼睁睁见我儿身遭不幸,

             众将士在两旁珠泪淋淋。

             焦、孟将快搭救我儿性命,

焦赞   (白)     她不赦小本官,我们脱下冠带散了吧!

杨延昭  (白)     哎呀!

     (唱)     南柯梦被提醒计上心灵。

             取乌沙告职归林泉归隐,

             且让你独一人扫尽辽兵。

焦赞   (白)     众将官,与我散他娘的!走哇走哇!

穆桂英  (白)     哎呀!

     (唱)     请父帅戴乌纱容儿细禀,

             饶将军诚恐怕难服众军。

四大铠、
四文堂、

四女兵  (同白)    众军皆服。

穆桂英  (白)     呀!

     (唱)     众将官既心服我暗欣幸,

             恕将军请父帅驾退后营。

焦赞   (白)     好好,饶了小本官,没有事啦。请退请退!

杨延昭  (白)     好哇!

     (唱)     我儿媳掌兵权一呼百应,

             破番兵有杨家女将当兴。

(杨延昭下。)

穆桂英  (白)     将先行放回来!

焦赞   (白)     将先行放回来!

(杨宗保上。)

杨宗保  (白)     哎呀!

穆桂英  (白)     你父帅讹定了我!死罪已免,活罪难容。

             传牢子手!

四文堂  (同白)    传牢子手!

(二牢子手同上。)

二牢子手 (同白)    牢子手叩头!

穆桂英  (白)     将先行捆打四十!

孟良、

焦赞   (同白     )免斩,就不用打啦!

穆桂英  (白)     打!

焦赞   (白)     罢罢罢,还是打!打!打!

穆桂英  (白)     扠下去打!

二牢子手 (同白)    啊!

(二牢子手押杨宗保同下,打。〖风入松〗。焦赞下,背杨宗保上,二牢子手同随上。)

焦赞   (白)     打不得了!打不得了!

二牢子手 (同白)    打完!

穆桂英  (白)     我问你,这四十棍打得是不是?

杨宗保  (白)     嗯,打得是!

穆桂英  (白)     嗯,谅来也不冤屈你。

             来呀,将他扶在我营,歇息一时,立刻出马。若是违令,定要斩首!

杨宗保  (白)     哎呀!

(二牢子手搀杨宗保同下。)

穆桂英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三十四场】

(白夫人上。)

白夫人  (唱)     在阵前见宋将红唇粉面,

             惹得我春意浓意马心猿。

     (白)     适才见杨宗保面如美玉,貌似潘安,我正要与他说句私情话,不想被宋兵助阵打散。且喜老爷又被我劝的大醉,不省人事,为此单身独骑,悄悄去到宋营,若得宗保出来,就算我的姻缘成就啦!

     (唱)     非是我贪风月见好心变,

             爱杨将正青春美貌少年。

(白夫人下。)

【第三十五场】

(二牢子手扶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白)     哎哟!

     (唱)     穆桂英全不把夫妻情念,

             四十棍打得我叫苦连天。

             强扎挣进大营羞惭满面——

     (白)     哎哟!退下!

(二牢子手同下。)

杨宗保  (唱)     疼煞我小英雄如坐针毡。

(四女兵、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  (唱)     掌兵权倚仗着天子恩典,

(四女兵同下。)

穆桂英  (唱)     众将官尽竭力扫平狼烟。

     (白)     哎呀将军哪!

     (唱)     败阵回乃是你时乖运蹇,

             奴掌定生杀权不得不严。

             捆打你四十棍休将奴怨,

     (白)     哎呀将军哪!

     (唱)     休得要记仇恨怪奴不贤。

     (白)     将军吃了苦啦!

杨宗保  (白)     嗳!

     (唱)     俺宗保随父帅南征北战,

             谁似你如蛇蝎狠毒心奸?

             想人生纵百岁一死难免,

     (白)     哎呀,罢!

     (唱)     碰死在你营中不见椿萱!

穆桂英  (白)     哎呀将军哪!

杨宗保  (白)     嗳,你让我死了吧!

穆桂英  (白)     哎哟,真个恼了么?将军哪!

     (唱)     我和你生同衾死后同殓,

             劝夫君休悲伤听奴一言。

     (白)     啊将军,我奉圣旨,挂印领兵,谁叫你败了我的头阵?虽要斩你,我心下实在疼你呢,谁还真舍得杀你么!

杨宗保  (白)     你既舍不得杀我,为何不准我父帅的人情?

穆桂英  (白)     咳,呆子呀!我不准父帅的人情,那是个假着儿,难道我还是真心么?我已遵父命饶恕了你,不打你四十棍,焉能服众呢?扶你来到我营,你就要死,你要死了,叫我靠谁呢?

杨宗保  (白)     嗳,我不喝米汤!

穆桂英  (白)     哎呀将军哪!

     (唱)     尊将军且息怒听奴相劝,

             就算我忘恩爱共枕同眠。

             向前去施一礼陪个笑脸,

     (白)     啊将军,消消气儿吧!我们这儿跪下啦!啊将军!

杨宗保  (白)     哼,站开些!

穆桂英  (白)     哎呀!

     (唱)     纵说得天花坠也是枉然。

             铁心人不听我良言相劝,

     (白)     罢!

     (唱)     奴先死你执掌将帅兵权!

杨宗保  (白)     啊,慢些慢些!你也把死来骗我么?

穆桂英  (白)     嗳,你让我去死吧!

杨宗保  (白)     哎呀妻呀!

     (唱)     深感你不斩杀留情一线,

             四十棍我不记小姐仇冤。

     (白)     啊小姐元帅,我先行官跪下了!

穆桂英  (白)     将军哪!

     (唱)     我和你似鸳鸯交颈长远,

             比不得牛女星一夕之间。

     (白)     你不记恨么?

杨宗保  (白)     不记恨了。

穆桂英  (白)     怨我不怨?

杨宗保  (白)     好说,我这个先行官岂敢怨恨元帅!

穆桂英  (白)     哟,又是这个劲儿!来啵!你坐着。

杨宗保  (白)     你也坐了。

(杨宗保坐,痛。)

杨宗保  (白)     哎哟!

穆桂英  (白)     咳,你倒留点神哪!

杨宗保  (白)     哎呀,疼煞我也!

穆桂英  (白)     我瞧瞧,破了没有?

杨宗保  (白)     破了什么?

穆桂英  (白)     嗳,我瞧你的腿破了皮没有。

杨宗保  (白)     出了血,没有破皮!

穆桂英  (白)     哟,出了血!没有破皮!我瞧瞧吧!

杨宗保  (白)     你看!

穆桂英  (白)     哎呀,将军哪!

     (唱)     我瞧你血淋淋四肢弱软,

             狠心的牢子手坏了心田。

     (白)     果然打伤了!营内有酒,待我与你煖疼。

             来呀!

(女兵甲上。)

穆桂英  (白)     多多拿些红花烧酒,与将军煖疼!

女兵甲  (白)     是。

(女兵甲下。女兵乙上。)

女兵乙  (白)     启元帅:寇丞相解押粮草,已到辕门,请元帅查收!

穆桂英  (白)     啊!寇丞相解粮到了么?唉,我受了那老儿的骗,命我挂帅领兵。他既到啦,理当迎接。

             来呀,好生服侍先行老爷,我点了粮草就来。

             将军,我暂别啦!

杨宗保  (白)     请。

穆桂英  (唱)     寇丞相是钦差奉旨调遣,

             君命召不俟驾押粮军前。

(女兵乙、穆桂英同下。)

杨宗保  (白)     看酒来!

(女兵甲持酒上,斟酒。)

杨宗保  (唱)     今不是宋王爷御赐酒宴,

             此乃是我妻赠为去前嫌。

             手擎杯饮美酒聊解闷恹,

     (白)     酒来!

(女兵甲斟酒,杨宗保饮酒。)

杨宗保  (白)     看大杯来!

(女兵甲换大杯,杨宗保饮酒。)

杨宗保  (唱)     天大事俺一醉倒卧帐前。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爷:营外来一女将,单要先行将军出马!

(报子下。)

杨宗保  (白)     哎呀!

     (唱)     俺先前见女将威风八面,

             使一把斩将刀挡兵数千。

             在营外单要我宗保出马,

     (白)     看酒来!

(女兵甲斟酒,杨宗保饮酒,醉。)

杨宗保  (白)     呜噜噜噜……

     (唱)     不出兵诚恐怕首级高悬。

             你与我带战马行如闪电!

(女兵甲带马,杨宗保上马,女兵甲下。)

杨宗保  (白)     哎呀,呜噜噜噜……

     (唱)     为国家哪顾得尸首不全!

(白夫人上,起打,杨宗保吐酒。)

白夫人  (白)     啊!你醉了么?哈哈哈……

杨宗保  (白)     呸!

(杨宗保、白夫人同起打,杨宗保吐酒。)

白夫人  (白)     你可认得我?

杨宗保  (白)     唔!你是什么东西?

白夫人  (白)     你瞧我呀!

杨宗保  (白)     呸!

(杨宗保、白夫人同起打,杨宗保吐酒。)

白夫人  (白)     嗳!

     (唱)     我见你醉沉沉令人可笑,

             既为将为什么有勇无谋?

             先见奴战数合败阵逃走,

             为什么不惜命来送人头?

杨宗保  (唱)     两国兵朝暮杀龙争虎斗,

             今日里管叫你兵败将消!

             俺元帅军令严哪个不晓,

             待擒你献功劳奏凯鼓敲。

(白夫人、杨宗保同起打,同架住。)

白夫人  (白)     将军!

     (唱)     你若是依从我三生之巧,

             若执性斩了你尸弃荒郊!

杨宗保  (白)     呸!

     (唱)     番邦女不知羞廉耻不要,

(白夫人挑杨宗保下马。)

杨宗保  (白)     哎呀!

白夫人  (白)     哎哟宝贝嘞!

杨宗保  (白)     哼,不害臊!

白夫人  (白)     嗳!

     (唱)     刀一举只怕你魂散魄消。

             忙催马走向前低言细叫,

     (白)     我不杀你,你心下可明白么?

杨宗保  (白)     啊!明白什么?

白夫人  (白)     嗳,我说你是真醉还是假醉呀?

     (唱)     奴有句衷肠话你且听着。

             奴爱你正青春我也年少,

             要与你效牛女同登鹊桥。

     (白)     明白没有哇?咳,不要装糊涂啦!

杨宗保  (白)     哎呀!

     (唱)     我听她讲婚姻酒已醒了,

             停枪马叫女将细听根苗:

             你与我结秦晋跨凤荣耀,

             难道说你背夫淫奔私逃?

白夫人  (白)     咳!

     (唱)     都只为我丈夫面庞丑陋,

             辜负我正青春长夜孤凋。

             配将军要把我丈夫撇掉,

             我助你破洪州同归天朝。

杨宗保  (唱)     承蒙你不杀我情高义好,

             结婚姻怕的是我妻不饶。

白夫人  (白)     哦,你有了妻子么?

杨宗保  (白)     有妻子。

白夫人  (白)     这个么,咳,也说不得啦!

     (唱)     妻和妾侍一夫古今不少,

             奴情愿做偏房琴瑟和调。

杨宗保  (白)     你愿做妾么?

白夫人  (白)     我愿意。

杨宗保  (白)     好哇!

     (唱)     你既愿做偏房关雎窈窕,

             须要杀你丈夫狼烟方消。

白夫人  (唱)     杀丈夫亲来降恐你不要,

杨宗保  (白)     要你。

白夫人  (白)     要啵!

     (唱)     随我到僻静处凤友鸾交。

     (白)     随俺来!

(白夫人下。)

杨宗保  (白)     俺来也!

(杨宗保上马。)

杨宗保  (唱)     两军阵也还有红鸾星照,

             贪风花关雎乐琴瑟和调。

(杨宗保下。)

【第三十六场】

(四文堂、四女将、四上手、孟良、焦赞引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  (唱)     点粮草又闻报辽兵扰乱,

             我夫君单枪马恐困阵前。

     (白)     我未传令,将军竟自出兵去啦,使我放心不下。我不免带领兵将,前去助阵。

             来,催动人马!

四文堂、
四女将、

四上手  (同白)    啊!

穆桂英  (唱)     食君禄当与国出力报效,

             俺今日杀番兵草不留苗。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七场】

(白夫人上。)

白夫人  (唱)     下战马奴忙将丝缰紧扣,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唱)     想婚姻催坐骑犹如龙彪。

白夫人  (白)     将军,这旷野荒郊,无人来往,我和你成其好事!

杨宗保  (白)     我便依从。但是你要将你丈夫首级取来,出城投降,便可收留于你。

白夫人  (白)     我件件依从就是。

杨宗保  (白)     依我么?

白夫人  (白)     依你。

杨宗保  (白)     这里有所冷庙,你来呀!

     (唱)     我住南你居北天缘相凑,

白夫人  (唱)     红线牵三生幸不用媒求。

杨宗保  (白)     此乃是天赐来神坛冷庙,

(〖内呐喊声〗。)
白夫人、

杨宗保  (同白)    哎呀!

白夫人  (唱)     忽然间山溪水淹了蓝桥。

(四文堂、四女将、四上手、孟良、焦赞引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  (白)     起开些!

杨宗保  (白)     嗳,我要杀了这番妇!

穆桂英  (白)     不要冤我啦!

杨宗保  (白)     得令!

焦赞   (白)     你又来找老公啦!

白夫人  (白)     黑贼!

穆桂英  (白)     好哇!临阵交锋,你与我丈夫在此嘀咕什么?

白夫人  (白)     我擒他!

穆桂英  (白)     我瞧你简直不是交战,分明是找野汉子来啦,看枪!

(穆桂英、白夫人同起打,白夫人败下,四文堂、四女将、四上手、孟良、焦赞、杨宗保、穆桂英同追下。白夫人败上,穆桂英追上,同起打,穆桂英擒白夫人,四文堂、四女将、四上手、孟良、焦赞、杨宗保自两边分上。)

穆桂英  (白)     先行听令!

杨宗保  (白)     在!

穆桂英  (白)     将这不要脸的绑回大营!

杨宗保  (白)     得令!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十八场】

(鲁雄上。)

鲁雄   (念)     虎头燕颌志不凡,龙韬豹略永镇关。辽、宋屡争花世界,挂印将军报国艰。

     (白)     某、白都督麾下左营副将鲁雄。奉了太后旨意,同都督白天佐夺了洪州,李汉超已灭。后有杨延昭领兵前来,被我国兵将围困。探马报道:宋王又发来救兵,为此全身披挂,以备交锋。

报子   (内白)    马来!

(报子上。)

报子   (念)     军营奉将令,打听二国兵。

     (白)     将军在上,探子叩头。

鲁雄   (白)     打听何方军情,速速报来!

报子   (白)     容报:

     (念)     探子报与将军知,城外杀声如霹雳。耳听锣鸣战鼓起,霎时收兵卷了旗。

鲁雄   (白)     啊!

     (唱)     英雄气吐似红霓,

             我营将士未远离。

             都督未曾通消息,

             何人大胆把兵提?

报子   (白)     小人观见宋营杀声震地,霎时卷旗息鼓,人马回营,不敢隐瞒,特来报知。

鲁雄   (白)     想是都督与宋兵交战?

报子   (白)     小人到辕门报知都督,中军老爷言道:都督醉卧不醒,为此转报将军。

鲁雄   (白)     啊!都督酒醉了么?既是都督酒醉,这是何人与宋兵交战呢?你可看得明白?

报子   (白)     小人不敢近前,远远观见旌旗招展,金鼓齐鸣,霎时收了人马!

鲁雄   (白)     啊!此事令人难解。你且再去打探,某家亲到辕门。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鲁雄   (白)     啊!堂口为何无有一人?也罢!待某击鼓。

(鲁雄击鼓。中军上。)

中军   (白)     呔!何人击鼓?

鲁雄   (白)     是某家。

中军   (白)     原来是将军。为何击鼓?

鲁雄   (白)     请问元帅现在哪里?

中军   (白)     元帅醉卧在床,睡卧不起。

鲁雄   (白)     这还了得!某闻宋营救兵已到,城外杀声震地,若不早做提防,倘若打破城池,如何是好?烦你进去报知元帅。

中军   (白)     元帅酒还未醒,也是枉然!

鲁雄   (白)     军务急迫,贪杯饮酒,岂不误事么?

中军   (白)     他误事自有管事人罚他,与你什么相干?

鲁雄   (白)     怎么讲?

中军   (白)     与你什么相干?

鲁雄   (白)     呸!

     (唱)     惟酒害人祸不小,

             醉后言狂语蹊跷。

             国乱不与主报效,

             坐食君禄愧在朝!

中军   (白)     你这些话只好对他讲;向我说,我还敢管着他不喝酒吗?

鲁雄   (白)     烦你进去通禀一声。

中军   (白)     夫人在上房,我不敢进去。

鲁雄   (白)     你进去不进去?

中军   (白)     我不敢!

鲁雄   (白)     你不敢,待某亲自去。

中军   (白)     你也去不得!

(中军拦。)

鲁雄   (白)     咳!

(鲁雄推中军,下。)

中军   (白)     哎呀,跌断我的腰啦!他好大胆,竟跑到老爷上房去啦!

(鲁雄拉白天佐同上。)

鲁雄   (唱)     大宋兵马围城绕,

             元帅早定计良谋。

     (白)     元帅醒来!

白天佐  (白)     啊夫人,某家吃不得了!

鲁雄   (白)     是末将在此!

白天佐  (白)     啊!原来是将军,怎么到我上房来了?

鲁雄   (白)     不是上房,乃是二堂。

白天佐  (白)     某家吃得大醉,怎么到二堂来了?

鲁雄   (白)     是末将搀扶出来的!

白天佐  (白)     啊!你扶我出来做甚?

鲁雄   (白)     末将闻报,城外杀声震地,一时宁静,想是宋兵设计攻城,末将特来报知!

白天佐  (白)     嗳!夫人巡城回来,道宋兵并无有动静,又劝我吃个太平宴,就把我醉得不省人事了。哪有宋兵攻城?不要听别人的话,回营去吧!

鲁雄   (白)     启元帅:探事军焉能谎报?还须上城看个明白!

白天佐  (白)     嗳!上城看什么?问夫人就知道了。

             中军,传话上房,请夫人出堂!

中军   (白)     啊!请夫人出堂!

丫鬟   (内白)    走哇!

(丫鬟上。)

丫鬟   (白)     启老爷:夫人不在上房。

白天佐  (白)     胡说!夫人与我一同饮酒,怎么不在上房?想是她也醉了,快请!

丫鬟   (白)     陪老爷饮酒之后,夫人就不见啦。

白天佐  (白)     啊!陪我饮酒之后,夫人就不见了?

丫鬟   (白)     是。

鲁雄   (白)     禀元帅:城外喊杀之声,是何人与宋兵交战?

中军   (白)     夫人从不走私路。

白天佐  (白)     胡说!速去传四门兵丁来见!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

白天佐  (白)     丫鬟,想是夫人到花园游玩去了,你速去找寻回来!

丫鬟   (白)     是。

(丫鬟下。)

中军   (白)     随我来!

(中军、四番兵同上。)

四番兵  (同白)    小人们叩头!

白天佐  (白)     你们可曾见夫人出城?

番兵甲  (白)     小人先见夫人巡城回来,后又单人独骑,出城去啦。

白天佐  (白)     你是哪门军兵?

番兵乙  (白)     小人是南门的。

白天佐  (白)     啊!夫人独自一人出城?

番兵乙  (白)     是。

白天佐  (白)     你可曾问她,出城做甚?

番兵乙  (白)     好像说去找野汉。

白天佐  (白)     呸!

番兵乙  (白)     哦,有公干。

白天佐  (白)     啊!你怎么不来报元帅?

番兵乙  (白)     小人要报知元帅,夫人说是老爷叫她二次巡城。

白天佐  (白)     啊!说是我叫她去的?

番兵乙  (白)     是。

白天佐  (白)     快去紧守城池!

四番兵  (同白)    谢元帅!

(四番兵同下。丫鬟上。)

丫鬟   (白)     启老爷:夫人不在花园。

白天佐  (白)     下去!

丫鬟   (白)     是。

(丫鬟下。)

鲁雄   (白)     启元帅:夫人定被宋将擒去。快发兵将,出城搭救夫人要紧!

白天佐  (白)     好,你去齐集人马,辕门伺候!

鲁雄   (白)     得令!

     (唱)     点人马到辕门来听令号,

             此一战教宋兵难以回朝。

(鲁雄下。)

白天佐  (白)     可恼哇,可恼!

     (唱)     既巡城为什么私行逃走,

             不带兵不带将独骑何由?

             与宋兵两下里龙争虎斗,

             难道说战场上也有情偷?

     (白)     咳,酒误大事!

(白天佐、中军同下。)

【第三十九场】

(〖牌子〗。四上手、四女兵、焦赞、孟良引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  (唱)     奉王旨意出帝京,

             刀枪锐利耀日明。

             百万军中为统领,

             代天征讨穆桂英。

     (白)     我在阵前擒来番邦女将,为此升帐发落!

(杨宗保上。)

杨宗保  (白)     启元帅:番邦女将绑到,请令定夺!

穆桂英  (白)     咳,别扯臊啦!她是我擒来的,我自有发落,巴结什么?

杨宗保  (白)     是。元帅命先行看守,不得不报。

穆桂英  (白)     哎哟!会说话。给你个脸儿吧。

杨宗保  (白)     谢元帅!

穆桂英  (白)     将她绑进帐来!

杨宗保  (白)     得令!

             呔!下面听者:将番邦女将绑进帐来!

(二刀斧手押白夫人同上。)

白夫人  (唱)     悔不该贪风花疆场以上,

             皆因是爱你美貌世间无双。

杨宗保  (白)     你也不错!

白夫人  (唱)     到如今被擒拿反受捆绑,

杨宗保  (白)     待我与你放松些!

白夫人  (白)     将军哪!

     (唱)     进帐去要将军保我无伤。

杨宗保  (白)     不妨,有我保你无事,只管把胆放大些!

白夫人  (白)     嗳!

     (唱)     壮我胆奴且把愁眉展放,

杨宗保  (白)     报:番妇进!

穆桂英  (白)     啊!什么番妇番妇的呀?

杨宗保  (白)     女将进!

穆桂英  (白)     着!

杨宗保  (白)     报:女将当面!

穆桂英  (白)     先行站开些!

杨宗保  (白)     得令!

穆桂英  (唱)     转面来观女将气宇轩昂。

             见本帅不屈膝野性猖狂,

             为什么在虎帐得意洋洋?

             想活命该有句乞恩话讲,

             难道说你是个泥塑木装?

白夫人  (白)     嗳!

     (唱)     你住南我住北俱是女将,

             论本领调兵将我也刚强。

             我看你难胜过兴周吕望,

             放我回领人马会战疆场!

穆桂英  (白)     唗!

     (唱)     在帐中不哀求反来嘴犟,

             我岂肯放虎归又把人伤?

             令传出叫一声焦、孟二将!

焦赞、

孟良   (同白)    在!

穆桂英  (唱)     斩番妇将首级号令营房!

焦赞、

孟良   (同白)    得令!

杨宗保  (白)     且慢!

     (唱)     二叔父休得要做事卤莽,

             大将军杀一女尤如探囊。

             天朝兵要挡他兵多将广,

             休要听元帅令贻笑番邦!

焦赞、

孟良   (同白)    先行阻令!

穆桂英  (唱)     奴令出如山倒谁敢违抗?

             胆大的先行官言语突唐!

             你救她我杀你头挂军帐,

             再兴兵破洪州班师还乡。

杨宗保  (白)     元帅呀!

     (唱)     我头次就与她会战阵上,

穆桂英  (白)     哦,你头次出兵,就败在她手?

杨宗保  (白)     正是。

穆桂英  (白)     既是她杀败了你,我如今杀她,替你报仇雪恨,你为什么反与她讲情呢?哦,你这内中还有什么缘故么?

杨宗保  (白)     哎呀元帅呀!

穆桂英  (白)     你说!

杨宗保  (唱)     她停刀不杀我要降宋王。

             虽然是番邦女情高义广,

             请退帐俺胸中自有主张。

穆桂英  (白)     哦,依你说来,暂且饶她性命?

杨宗保  (白)     是。

穆桂英  (白)     嗯,我知道你的心事啦。

             来,掩门!

(四上手、四女兵、焦赞、孟良同下。)

白夫人  (白)     咳,你害了我嘞!

穆桂英  (白)     先行站开些!

杨宗保  (白)     啊!

穆桂英  (白)     我问你:两国交兵,各为其主,你为什么把我的先行带至荒郊哪?

白夫人  (白)     是你们先行将我追到荒郊去的。

穆桂英  (白)     胡说!我的先行难道就这么不要脸!交锋打仗,他就敢追你么?

白夫人  (白)     咳,是他追赶我去的!

穆桂英  (白)     啊,你这话就该打嘴!我的先行方才说头次被你杀败,怎么又来追你呢?

白夫人  (白)     这……

杨宗保  (白)     嗳!你不用开口,待我禀明元帅!

穆桂英  (白)     好,你倒是说呀!

杨宗保  (白)     是俺头次见她,乃是大意,为此败阵;二次竭力正杀,故尔将她追至荒郊。

穆桂英  (白)     呸!你别冤我啦。

杨宗保  (白)     啊!

穆桂英  (白)     我说交锋打仗,你就不瞧瞧兵书战策吗?

白夫人  (白)     若论兵书战策,我也全瞧过。

穆桂英  (白)     啊!你说你看过兵书战策,我问你:那兵书上面写有临阵找野汉子的么?

白夫人  (白)     啊!我是交兵打仗,谁找汉子?

穆桂英  (白)     什么,你将我的先行引在一处,停枪歇马,你不是找老公是做什么?

白夫人  (白)     这……

杨宗保  (白)     这个么,本是她追杀的!

穆桂英  (白)     多嘴!

杨宗保  (白)     是。

穆桂英  (白)     我问你:当日破天门阵,你可在内?

白夫人  (白)     在内。

穆桂英  (白)     可认得我这先行?

白夫人  (白)     不认得。

穆桂英  (白)     却又来!你不认得他,他又没瞧见你,何苦与他闹这些事由,是干什么呢?难道你没有见《三字经》上说的“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你懂不懂啊?

白夫人  (白)     哈哈哈……你不要装糊涂。我告诉你,俗话说的好:千里姻缘似线牵。你我是对头冤家呢!

(杨宗保打茶。)

杨宗保  (白)     元帅请茶。

(穆桂英吃茶。)

穆桂英  (白)     咳,你要求婚姻却也使得。难道你就没读过《诗经》么?

白夫人  (白)     没有读过。

穆桂英  (白)     你听:“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谁叫你就像卖鸡的折了扁担——一通乱抓哪?

白夫人  (白)     像你们这南蛮子,真个难求。

穆桂英  (白)     求倒好求哇,但是你嘚儿不够朋友哇!

白夫人  (白)     我怎么不够朋友?

穆桂英  (白)     你的丈夫是谁呀?

白夫人  (白)     是洪州主帅白天佐。

穆桂英  (白)     啊,白天佐!我在天门阵会过,可是一个黑脸蛋儿,一嘴的络腮胡子,是不是?

白夫人  (白)     是呀!

穆桂英  (白)     咳,本来的脑袋孱头,难怪你不爱他。你可知我这先行,是我的什么人吗?

白夫人  (白)     不知道。

穆桂英  (白)     他就是我的一个小当家的。

杨宗保  (白)     你就是不会赶车。

穆桂英  (白)     多嘴!

             你屡次要缠他,难道我就依你么?

白夫人  (白)     “彼丈夫也,我丈夫也”,你丈夫即是我丈夫。

穆桂英  (白)     胡说!我丈夫即是你丈夫,你也配么?

白夫人  (白)     我不配,只有你配!

穆桂英  (白)     嗯,要比你高些!

白夫人  (白)     难道你不知圣人云:“乘肥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无憾”么?

穆桂英  (白)     呸,掌嘴!

     (唱)     你起心要招我天朝良将,

             井底蛙捞明月枉费思量。

             先行官传我令聚将鼓响!

杨宗保  (白)     调兵何往?

穆桂英  (唱)     斩番妇破洪州早回汴梁。

杨宗保  (白)     得令!

白夫人  (白)     且慢!

     (唱)     你既为天朝将知理不讲,

             忘了我在阵上待你心肠。

             停刀马不杀你想求罗帐,

             为什么忘恩义反起不良?

杨宗保  (白)     呀!

     (唱)     番邦女在帐前把话来讲,

             一番话问得我脸上无光。

             在帐前求元帅恩施海量,

     (白)     哎呀元帅呀!

     (唱)     杀番妇如宰鸡又何用忙!

穆桂英  (白)     你还有什么话说?

杨宗保  (白)     启禀元帅:末将在阵前蒙她不杀;她又言道,情愿杀她丈夫白天佐,献城投降。

穆桂英  (白)     啊!她阵上让了你,又说献城投降么?

杨宗保  (白)     正是。

穆桂英  (白)     哼!我是天朝元帅,既奉旨征番,少不得要一刀一枪,见个胜败,分个输赢,方能缴旨。岂肯要这番妇杀了自己丈夫献城?哼哼!你也不要救她,待我先将她斩首,然后攻城,显显我的手段,你瞧着吧!

     (唱)     既交锋必须要临阵斩将,

             岂要这番邦女献媚投降!

             你休在我帐前巧言来讲,

             贼不除国之患留有祸殃。

             先行官各准备刀枪明亮,

             速传进指挥官焦赞、孟良。

杨宗保  (白)     啊,焦、孟二位叔父进帐!

孟良、

焦赞   (内同白)   来也!

(孟良、焦赞同上。)

孟良   (唱)     保宋主要图个凌烟标像,

焦赞   (唱)     要做出惊天事万古名扬。

孟良、

焦赞   (同白)    有何将令?

穆桂英  (白)     将这番妇,交付你二人看守,待我擒了白天佐,再来将她斩首。押出帐去!

孟良、

焦赞   (同白)    得令!

             呔,走哇!

白夫人  (白)     哎呀!杨宗保,你害苦了我嘞!

(孟良、焦赞押白夫人同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白天佐统领全军,前来讨战!

穆桂英  (白)     知道啦!

(报子下。)

穆桂英  (白)     这还了得!传众将进帐!

杨宗保  (白)     众将进帐!

(四上手、四女将、陈琳、柴干、郎千、郎万自两边分上。)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末将等打躬!

穆桂英  (白)     列位少礼!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啊!

穆桂英  (白)     白天佐前来讨战,你我一同迎敌者!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啊!

(四上手、四女将、陈琳、柴干、郎千、郎万、杨宗保、穆桂英同走圆场。四番兵、四下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白天佐同上,同会阵。)

白天佐  (白)     呔!穆桂英,前者在天门大阵饶尔不死,今日竟敢又来应战!劝你快快将我家夫人放出便罢;如若不然,可知道本帅的厉害?

穆桂英  (白)     好不害羞的孱头东西!你那天门大阵,早已被我攻破,既不拱手投降,就该告诉那萧老婆子,各守疆土;你怎么敢又来夺取洪州?看本帅亲自取你狗命!

(穆桂英、白天佐同起打,同下。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柴干、陈琳、郎千、郎万同上,同起打。柴干、陈琳、郎千、郎万杀死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同下。四上手、四番兵同上,同起打,四番兵同败下,四上手同追下。杨宗保、白天佐同上,同起打。穆桂英上,与杨宗保双战白天佐,白天佐败下。四上手、四女兵、陈琳、柴干、郎千、郎万自两边分上。)
四上手、
四女兵、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白天佐逃走!

穆桂英  (白)     人马进城,安抚百姓要紧!

四上手、
四女兵、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啊!

(场设城。四上手、四女兵、陈琳、柴干、郎千、郎万、杨宗保、穆桂英同进城,同下。)

【第四十场】

(四龙套、焦赞、孟良押白夫人引杨延昭同上,过场,同下。)

【第四十一场】

(四龙套、焦赞、孟良押白夫人引杨延昭同上,四上手、四女兵、陈琳、柴干、郎千、郎万、杨宗保、穆桂英同上。杨延昭、穆桂英、杨宗保同坐。)
孟良、
焦赞、
陈琳、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恭喜元帅!夺回洪州,众军拜贺!

穆桂英  (白)     此乃众将奋战之功。本帅回京,奏明天子,自有封赏。请父帅镇守洪州,我同先行带了白天佐之妻回京复命。

杨延昭  (白)     哈哈哈……鞍马劳倦,暂且歇兵,择日班师回朝。后帐摆宴,与众位将军贺功,掩门!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15 ┊ 字数:4万6582 ┊ 最后更新:2024-05-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