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挂印》

主要角色
穆桂英:旦
白氏:占旦
杨宗保:小生
孟良:净
焦赞:净
白天佐:净
丑中军:丑

情节
萧邦元帅白天佐部下副将鲁雄,据报宋营派兵来攻,金鼓齐鸣,即向白天佐报告。适白天佐酒醉未醒,中军不敢传禀。鲁雄不得已,私自闯进元帅内房将白天佐唤醒。但白天佐仍在醉中,以为系其夫人呼唤。经鲁雄说明情由,白天佐不肯深信,因据其夫人报告,曾亲自带兵巡营,一切平静也。乃令中军唤请夫人再行问讯,始知其夫人业已出城与宋兵交战,并被生擒。原来其夫人出城交战,系爱杨宗保,而故意被擒者。但宋朝元帅为穆桂英,杨宗保只是一先行官。穆桂英问明情由,下令将其斩首。虽经杨宗保一再恳求,穆桂英终不允。惟最后由焦赞监斩,绑赴法场时,白天佐亲自带兵前来搭救。终将其夫人救出,并将焦赞俘去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4.5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鲁雄上。)

鲁雄   (念)     虎头燕颈志不凡,龙韬豹略永镇关。萧、宋屡争花世界,挂印将军报国难。

     (白)     某,白都督麾下、左营副将鲁雄是也。奉了太后旨意,同都督白天佐夺了洪州,李汉超已灭。后有杨延昭领兵前来,被我国兵将围困。探马报说,宋王又发来救兵,为此全身披挂,以备交锋。

(报子上。)

报子   (白)     马来!

     (念)     军营奉将令,打听二国兵。

     (白)     将军在上,探子叩头。

鲁雄   (白)     打听何方军情,报某知道?

报子   (白)     容报!

     (念)     探子报,将军知,将军知:城外杀声如雳霹。

             耳听锣鸣战鼓起,霎时收兵卷了旗,霎时收兵卷了旗。

鲁雄   (白)     呔!

     (念)     英雄气,吐虹霓,吐虹霓。我营将士未曾通消息,何人胆大把兵提,把兵提?

报子   (白)     小人观见宋营杀声震地,霎时卷旗息鼓,人马回营。不敢隐瞒,特来报知。

鲁雄   (白)     想是都督与宋兵交战。

报子   (白)     小人曾到辕门报知都督。中军老爷言道:都督醉卧不醒,为此转报将军。

鲁雄   (白)     吓,都督醉了么?吓,既是都督酒醉,这是何人与宋兵交战呢,你可看得明白?

报子   (白)     小人不敢近前,远远观见旗帜招展,金鼓齐鸣,霎时收了人马。

鲁雄   (白)     吓,此事令人难解。你且再去打听,某家亲到辕门。

(报子应,下。)

鲁雄   (白)     吓,堂口为何无有一人?也罢,待某击鼓。

(丑中军上。)

丑中军  (白)     呔,何人击鼓?

鲁雄   (白)     是某家。

丑中军  (白)     原来是将军。为何击鼓?

鲁雄   (白)     请问元帅在哪里?

丑中军  (白)     元帅酒醉在床,睡卧不醒。

鲁雄   (白)     吓,这还了得!某闻宋营救兵已到,城外杀声震地。若不早作隄防,倘若打破城池,如何抵挡?烦你进去禀知元帅。

丑中军  (白)     酒还未醒,禀也枉然。

鲁雄   (白)     阵前还敢贪杯饮酒,岂不知酒能误事么?

丑中军  (白)     他误事自有管事人罚他,与你什么相干?

鲁雄   (白)     怎么讲?

丑中军  (白)     与你们无干?

鲁雄   (白)     呸!

     (唱)     惟酒害人祸不小,

             醉后言狂语蹊跷。

             国乱不与主报效,

             坐食君禄愧在朝!

丑中军  (白)     你这些话,只好对他讲。向我说,我还敢管着他不喝酒么?

鲁雄   (白)     烦你进去,通报一声。

丑中军  (白)     夫人在上房,我不敢进去。

鲁雄   (白)     你进去不进去?

丑中军  (白)     我不敢。

鲁雄   (白)     你不敢,待某亲自去!

丑中军  (白)     你也去不得!

鲁雄   (白)     嗳!

(鲁雄下。)

丑中军  (白)     啊呀呀,跌断我的腰。他好大胆,竟跑到老爷上房去了。呵哟哟!

(鲁雄扯白天佐同上。)

鲁雄   (唱)     大宋兵马围城绕,

             元帅早定计良谋。

     (白)     元帅醒来,元帅醒来!

白天佐  (白)     吓,夫人。某家吃不得了。

鲁雄   (白)     是末将在此。

白天佐  (白)     吓,原来是将军,怎么到我上房来了?

鲁雄   (白)     不是上房,乃是二堂。

白天佐  (白)     某家吃得大醉。怎么到二堂来了?

鲁雄   (白)     是末将搀扶出来的。

白天佐  (白)     吓,你扶我出来作甚?

鲁雄   (白)     末将闻报,城外杀声震地,一时宁静。想是宋兵设计攻城,末将特来报知。

白天佐  (白)     嗳,夫人巡城回来道,宋兵并无动静。又劝我吃个太平宴,就把我醉得不省人事了。怎么宋兵攻城?不要听报人的话,回衙去罢。

鲁雄   (白)     启元帅:探事军马,岂敢谎报?还须上城看个明白!

白天佐  (白)     嗳,上城看什么,问夫人就知道了。

             中军传话,上房请夫人出堂。

丑中军  (白)     吓,请夫人出堂。

(丫头上。)

丫头   (白)     走吓!

             启老爷:夫人不在上房。

白天佐  (白)     胡说!夫人与我一同饮酒,怎么不在上房?想是她也醉了。快请快请!

丫头   (白)     陪老爷饮酒之后,夫人就不见了。

白天佐  (白)     吓,陪我饮酒之后,夫人就不见了?

丫头   (白)     是。

鲁雄   (白)     禀元帅:城外喊杀之声,与宋兵交战。

丑中军  (白)     夫人从不走私路。

白天佐  (白)     胡说!速去传四门兵丁来见。

(丑中军应,下。)

白天佐  (白)     丫鬟,想是夫人到花园游玩去了。你速去找寻,我候门军前来。

(丫头下。丑中军引四兵丁同上。)

丑中军  (白)     随我来。

(〖水底鱼〗。)

四兵丁  (同白)    小人们叩头。

白天佐  (白)     你们可曾见夫人出城?

三兵丁  (同白)    不曾见。

兵丁甲  (白)     小人先见夫人巡城回来,后又单人独马出城去了。

白天佐  (白)     你是哪城门军?

兵丁甲  (白)     小人是南门的。

白天佐  (白)     吓,夫人独自一人出城?

兵丁甲  (白)     是。

白天佐  (白)     你可曾问她出城作什么?

兵丁甲  (白)     好像说去找野汉。

白天佐  (白)     呸!

兵丁甲  (白)     吓,有公干。

白天佐  (白)     吓,你怎样不来报?

兵丁甲  (白)     小人要来报知元帅,夫人说是老爷叫她二次巡城。

白天佐  (白)     吓,说是我叫她去的?

兵丁甲  (白)     是。

白天佐  (白)     快去谨守城池。

四兵丁  (同白)    谢元帅。

(四兵丁同下。丫头上。)

丫头   (白)     报启老爷:夫人不在花园。

白天佐  (白)     下去。

(丫头下。)

鲁雄   (白)     启元帅:夫人定被宋将擒去。快发兵将,出城搭救。

白天佐  (白)     好。你去齐集人马,到辕门伺候。

鲁雄   (白)     得令!

     (唱)     俺点齐人和马辕门伺候,

             此一战谅宋兵难以回朝。

(鲁雄下。)

白天佐  (白)     可恼吓可恼!

     (唱)     既巡城为什么私行逃走,

             不带兵不带将独骑何由?

             今与宋两交兵龙争虎斗,

             难道说战场上也有情偷?

     (白)     酒误大事!酒误大事!

(白天佐下。)

【第二场】

(四小军、四女兵、旗夫、孟良、焦赞、穆桂英同上,同挖门。〖吹打〗。穆桂英上高台。)

穆桂英  (念)     奉王旨意出东京,刀枪锐利耀日明。百万军中为总领,代天征讨穆桂英。

     (白)     我在阵前擒来番邦女将。为此升帐发落。

(杨宗保上。)

杨宗保  (白)     报启元帅:番邦女将被擒,请令定夺。

穆桂英  (白)     嗳,别扯燥,是我擒来的,我自有发落,要你巴结什么!

杨宗保  (白)     是元帅命先行看守,不得不报。

穆桂英  (白)     喂哟哟会说话,给你个脸儿罢。

杨宗保  (白)     多谢元帅。

穆桂英  (白)     将她绑进帐来。

杨宗保  (白)     得令。

             下面听者:将番邦女将,绑进帐来。

(刀斧手押白氏同上。)

白氏   (唱)     悔不该贪风花独把营闯,

             皆因是爱你好貌似潘郎。

杨宗保  (白)     你也不差。

白氏   (唱)     到如今被擒来反受捆绑,

杨宗保  (白)     待我与你放松些。

白氏   (白)     咳!

     (唱)     进帐去要将军保我无伤。

杨宗保  (白)     不妨。有我保你无事,只管把胆放大些。

白氏   (白)     吓!

     (唱)     壮我胆奴才把愁眉展放,

杨宗保  (白)     报!番妇进。

穆桂英  (白)     吓,什么番妇番妇的吓?

杨宗保  (白)     吓,女将进!

穆桂英  (白)     着!

杨宗保  (白)     报,女将进!当面。

穆桂英  (白)     先行站开些。

杨宗保  (白)     得令。

白氏   (白)     咳!

     (唱)     听将台传一令虎视轩昂。

穆桂英  (白)     唗!

     (唱)     见本帅不屈膝野性狂妄,

             为什么站虎帐得意洋洋?

             想活命该有句乞恩话讲,

             难道说你是个泥塑木装?

白氏   (白)     哦!

     (唱)     你住南奴居北俱是女将,

             论奉命调兵将我也刚强。

             细看你料不能胜过吕望,

             放我回领人马会战一场。

穆桂英  (白)     唗!

     (唱)     在帐中不哀告反来嘴犟,

             我岂肯放虎归又把人伤。

             令传出叫一声孟、焦二将,

孟良、

焦赞   (同白)    有!

穆桂英  (唱)     斩番妇将首级号令营房。

孟良、

焦赞   (同白)    得令!

杨宗保  (白)     且慢!

     (唱)     二叔父休得要作事卤莽,

             大将军杀一女犹如探囊。

             天朝军要挡他兵多将广,

             休要听元帅令贻笑番邦。

孟良、

焦赞   (同白)    先行阻令。

穆桂英  (白)     唗!

     (唱)     奴一令出貔貅谁敢违抗,

             胆大的先行官言语突唐。

             你救她我杀你头献军帐,

             再兴兵破洪州班师还乡。

杨宗保  (白)     啊呀,元帅吓!

     (唱)     我头次就与她同会阵上,

穆桂英  (白)     吓,你头次出兵就败在她手?

杨宗保  (白)     正是。

穆桂英  (白)     既是她杀败了你,我如今杀她替你报仇雪恨,你为什么反与她讲情呢?唔,你这内中还有什么缘故么?

杨宗保  (白)     啊呀,元帅吓!

穆桂英  (白)     你说!

杨宗保  (唱)     她停刀不杀我要降宋王。

             虽则是番邦女情高义广,

             请退帐俺胸中自有主张。

穆桂英  (白)     吓,依你说来么,暂且饶她性命?

杨宗保  (白)     是。

穆桂英  (白)     呣,我知道你的心事了。你将她带至我后营,还是等我发落。掩门!

(〖吹打〗。四小军、四女兵、旗夫、孟良、焦赞同下。穆桂英、杨宗保、白氏同转场。)

穆桂英  (白)     论理呢,要将你头悬梁,锥刺股。也罢,看在先行分上。来!

杨宗保  (白)     有。

穆桂英  (白)     赏她一个坐儿。

杨宗保  (白)     得令。

             请坐,请坐。

白氏   (白)     𠲔,你害了我喽!

穆桂英  (白)     先行站开些。

杨宗保  (白)     吓!

穆桂英  (白)     我问你:两国交兵,各为其主,你为什么把我先行带在荒郊作什么?

白氏   (白)     是你先行将我追到荒郊去的。

穆桂英  (白)     胡说!我先行难道就这么不要脸?交锋打仗,他就敢追你么?

白氏   (白)     嗳,是追赶我去的。

穆桂英  (白)     吓,你这话就该打嘴,我先行方才说头次被你杀败,怎么二次又来追你呢?

白氏   (白)     这……

杨宗保  (白)     嗳,你不用开口,待我禀明元帅。

穆桂英  (白)     好。倒是你说。

杨宗保  (白)     是俺头次见她,乃是大意,为此败阵。二次竭力争杀,故尔就将她追至荒郊。

穆桂英  (白)     是了,你不要钻我了。

杨宗保  (白)     吓!

穆桂英  (白)     我瞧你吃过了东西的,吓,为什么不害臊,白日扯人哪?我问你瞧中了哪一道子思多情呢?

白氏   (白)     若论兵书战策,我也瞧过。

穆桂英  (白)     吓,你说看过兵书战策,我问你那兵书上面写的,有临阵上找野汉子的么?

白氏   (白)     吓,我是交兵打仗,谁找汉子。

穆桂英  (白)     什么,你将我先行嘀咕一处,停枪歇马,你不是找老公是作什么?

白氏   (白)     这……

杨宗保  (白)     这什么?本是我追杀她的。

穆桂英  (白)     多嘴。

杨宗保  (白)     是。

穆桂英  (白)     我问你当日破天门阵,你可在内?

白氏   (白)     在内。

穆桂英  (白)     可认得我这先行?

白氏   (白)     不认得。

穆桂英  (白)     却又来。你不认得他,他又没有瞧见过你,何苦与他闹这些事由,是干什么呢?难道你莫有见《三字经》上说的:“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你懂不懂啵?

白氏   (白)     我不懂。

穆桂英  (白)     哈哈,你不要装胡涂,我告诉你,俗语呢也说得好。吓,千里姻缘一线牵,无奈你我是对头冤家呢。

杨宗保  (白)     元帅请茶。

(穆桂英吃茶。)

穆桂英  (白)     咳,你要求婚姻呢,也使得。难道你就莫有读过《诗经》么?

白氏   (白)     没有读过。

穆桂英  (白)     你听“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谁叫你就像卖鸡的,汰了一扁担,一泡乱抢么?

白氏   (白)     似你们南蛮子,真个难逑。

穆桂英  (白)     求呢,倒好求,吓,但是你得不够朋友吓。

白氏   (白)     我不够朋友,只有你不拉〈⿰馬尙〉儿,足够朋友。

穆桂英  (白)     我够朋友,还没有养你呢。吓,我问你,你丈夫是谁?

白氏   (白)     是洪州主帅白天佐。

穆桂英  (白)     吓,哈哈白天佐,我在天门阵会过的。可是一个黑脸蛋,一嘴的落腮胡子,是不是?

白氏   (白)     正是他。

穆桂英  (白)     咳,本来的,脑袋灿头,难怪你不爱他。你可知,我这先行是我的什么人?

白氏   (白)     不知道。

穆桂英  (白)     他就是我一个当家的。

杨宗保  (白)     你就是不会赶车。

穆桂英  (白)     多嘴。你屡次要缠他,闹缘故,难道我就依你么?

白氏   (白)     彼丈夫也,我丈夫也。你丈夫,即是我丈夫。

穆桂英  (白)     胡说!我丈夫即是你丈夫,你也配么?

白氏   (白)     我不配,只有你配?

穆桂英  (白)     唔,要比你高些。

白氏   (白)     难道你不知圣人说的:乘肥马,衣轻裘,与朋友共么?

穆桂英  (白)     呸,掌嘴!

     (唱)     你起心要招我天朝良将,

             似井底捞明月枉费思量。

             先行官传我令聚将鼓响,

杨宗保  (白)     调兵何往?

穆桂英  (唱)     斩番妇破洪州早回汴梁。

杨宗保  (白)     得令!

白氏   (白)     慢着!

     (唱)     你既为天朝将知礼不讲,

             忘了我在阵上待你心肠。

             停刀马不杀你想求罗帐,

             为什么忘恩义反起不良?

杨宗保  (白)     吓!

     (唱)     虽则是番邦女言出义仗,

             一番言问得我脸上无光。

             在帐前求元帅恩施海量,

     (白)     啊呀元帅吓!

     (唱)     杀一女如宰鸡又何用忙?

穆桂英  (白)     你还有什么话说。

杨宗保  (白)     禀元帅:末将在阵前蒙她不杀。她又言道,情愿杀她丈夫白天佐,献城归降。

穆桂英  (白)     吓,她在阵前让了你,她说献城降我?

杨宗保  (白)     正是。

穆桂英  (白)     哈哈,我是天朝元帅,既奉旨征番,少不得要一刀一枪,见个输赢,分个胜败,方才缴旨。岂肯要这番妇杀了自己丈夫,献城降我?哈哈,这我算当了草鸡毛勒。嗳,你也不要救她,待我先将她斩首,然后攻破洪州,显显我的手段你瞧罢!

     (唱)     既交锋必须要临阵斩将,

             岂要这番邦女献美投降?

             你休在我帐前巧言话讲,

             今不除国之患后有祸殃。

             先行官各准备刀枪明亮,

             速传进指挥官焦赞、孟良。

     (白)     传令啵!

杨宗保  (白)     吓!

             焦、孟二位叔父进帐!

(孟良上。)

孟良   (白)     来也!

     (唱)     保宋王要图个凌烟标像,

(焦赞上。)

焦赞   (唱)     要作出惊天事万古名扬。

孟良、

焦赞   (同白)    有何将令?

穆桂英  (白)     将这番妇,交付你二人看守,待我擒了白天佐,再来将她斩首,押出帐去!

孟良、

焦赞   (同白)    得令。

             呔,走吓!

白氏   (白)     啊呀,杨宗保你害苦了我了!

     (唱)     在阵前我不该将你擅放,

             允许我同偕老凤友鸾凰。

             谁知你南蛮子出言虚妄,

     (白)     啊呀,罢!

     (唱)     到头来辜负我痴傻心肠。

(孟良、焦赞押白氏同下。)

杨宗保  (白)     啊呀!

     (唱)     她道我杨宗保失信小将,

             转面来尊元帅细听端详:

             今不用动刀枪洪州善让,

             因何故强争杀要上战场?

     (白)     禀元帅:番妇既肯归降,为何定要动兵,岂不有损兵将?

穆桂英  (白)     吓,你听她说,情愿杀了丈夫,献城来降。我问你,她是好好的夫妻,这番妇为什么要杀亲丈夫呢?吓,是了,想必是瞧中了我营内哪一个野汉子罢?

杨宗保  (白)     嗳,元帅差矣。大宋天朝满营将佐,谁要这番邦之妇。

穆桂英  (白)     呣呣,你说没有人要,还有人想不到手呢!

杨宗保  (白)     禀元帅:命焦赞、孟良看守番妇,恐他二人不能谨守。待我不离她的左右,谅番妇飞走不了!

穆桂英  (白)     命你看守〈⿰口没〉,就飞走不了?

杨宗保  (白)     谅她插翅难飞!

穆桂英  (白)     唔唔,你不要钻我了。这件事,你明白,我也略知。你算票了罢!

杨宗保  (白)     票了,我怎么对师父?

穆桂英  (白)     哦,票了,你还有师娘呢!随本帅来。

杨宗保  (白)     我要巡营去。

穆桂英  (白)     巡营自有兵丁,要你作什么?

杨宗保  (白)     兵丁无用。

穆桂英  (白)     兵丁无用,只要你能干。我是堂堂元帅,你是小小先行。我叫你怎么着,你敢不遵我的令。

杨宗保  (白)     愿遵将令。

穆桂英  (白)     既遵令就随我来。

杨宗保  (白)     得令。

(杨宗保、穆桂英同下。)

【第三场】

(四下手、四长枪手、孟良、焦赞押白氏同上。)

白氏   (白)     咳!

     (唱)     这是我贪风花心不忖量,

             哪知道南蛮子负义儿郎。

             将我囚大宋营不肯释放,

             谁怜惜英雄女受此灾殃。

孟良   (白)     嗳!

     (唱)     你本是有夫妇作此狂妄,

焦赞   (白)     哎!

     (唱)     天朝将岂贪你败柳残妆?

孟良   (唱)     猪马牛敢匹配龙虎狮象?

焦赞   (唱)     依俺劝嫁焦赞共枕同床。

白氏   (白)     唗!

     (唱)     骂黑贼休得要胡言乱讲,

             奴不是路旁柳随风飘扬。

             恨宗保忘我恩枉称名将,

             你为何言不逊也将我伤?

孟良   (白)     贤弟吓!

     (唱)     要娶妾月老缚红鸾必降,

             休作那巫山梦神女襄王。

             她丈夫镇洪州现把兵掌,

             伤风化败俗言少说何妨。

焦赞   (白)     哈哈,孟哥!

     (唱)     俺焦赞也不过用口谈讲,

             岂不知军威重国法难当。

             我是个真心人出言莽撞,

             不贪花不爱月喜的美酒肥羊。

白氏   (白)     嗳!

     (唱)     奴自悔背丈夫私行勾当,

     (白)     吓!

     (唱)     生一计方好出大宋营房。

     (白)     我问你?

孟良、

焦赞   (同白)    问什么?

白氏   (白)     你们南蛮子,可说理不说理?

孟良、

焦赞   (同白)    怎么不说理?

白氏   (白)     既说理,我有句话,与你们商量商量可使得?

孟良   (白)     使倒使得,不知你商量什么?

白氏   (白)     我在阵前,曾对你先行说过的,愿杀丈夫献城来降,你那醋坛子又不依我。

孟良   (白)     吓,我营中没有什么醋坛子。

焦赞   (白)     孟哥,他说什么?

孟良   (白)     他说我营中有个醋坛子。

焦赞   (白)     嗳,醋坛子没有,只有酒缸子,你要俺送你几个。

白氏   (白)     嗳,不懂眼〈⿰口没〉

孟良   (白)     什么叫醋坛子?

白氏   (白)     就是你元帅穆桂英。

孟良   (白)     吓,我元帅就叫醋坛子?

白氏   (白)     是了。

孟良   (白)     哈哈。这个名字倒好听,她怎么呢?

白氏   (白)     她要交锋打仗,可怜损兵折将,耗费粮草,黎民涂炭。你们若是将我放了,我进城去,劝我丈夫同来归降,这场功劳,岂不是你的?你说好不好哪?

焦赞   (白)     孟哥,她那嘴里唠唠叨叨,说些什么?

孟良   (白)     她叫你我放她进城,她劝白天佐来降我朝。你说使得使不得?

焦赞   (白)     孟哥,那白天佐夺了我国城池,又伤大宋名将。正是冤家对头,这番妇焉能劝夫来降?分明是脱逃之计。待我先将她杀了,然后同元帅打破城池,何愁番人不灭!拿刀来,拿刀来!

白氏   (白)     啊呀!

孟良   (白)     着着着!

焦赞   (白)     怎么?

孟良   (白)     你在此看守,我回营到元帅跟前请令,将她斩首,以免小本官,怨恨你我。

焦赞   (白)     好,去请令。

孟良   (白)     俺就来吓。

     (唱)     这是她自造孽枉死城闯,

             放虎归我军将难以提防。

(孟良下。)

焦赞   (白)     着吓!

     (唱)     呼、杨家尽都是当朝名将,

             焦克明、孟伯苍同辅宋王。

             恨番奴杀不尽雄心难展,

             众将士哪一日不在战场?

(孟良上。)

孟良   (白)     走吓!

     (唱)     奉将令忙出了帅营军帐,

             已瞒过小本官年幼儿郎。

     (白)     贤弟来,贤弟来。

焦赞   (白)     什么?

孟良   (白)     二位元帅,陪了寇丞相,在营议论国事。有令在此,命你将番妇押出营去处斩,将首级晓谕城边,等白天佐知道,必然冲杀出城。我兵准备一战成功,酉时就要交令。

焦赞   (白)     你往哪里去?

孟良   (白)     元帅怕小本官又来搅扰,命我去看守他,难道你不会当监斩官么?

焦赞   (白)     杀人是俺的本等,讲什么不会。

孟良   (白)     酉时就要回令。

焦赞   (白)     知道知道。

孟良   (白)     请了。

     (唱)     天子宣将军令休要违抗,

(孟良下。)

焦赞   (唱)     非夸口杀番妇如宰鸡羊。

     (白)     众将官,将这番妇,押出营外斩首!

白氏   (白)     啊呀!

     (唱)     此时间望救兵也是空想,

             生萧邦死宋地魂归何方?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同上。)
鲁雄、
撒勇、
耶律虎、

耶律彪  (同白)    马来!

(〖风入松〗。)

鲁雄   (白)     众位将军请了!只因夫人单人独骑,征讨宋兵,不见回营,一定失机。元帅有令,命我聚齐人马,你我同到辕门伺候。

鲁雄、
撒勇、
耶律虎、

耶律彪  (同白)    请!

(〖合头〗。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同下。四上手、四小军、白天佐同上。)

白天佐  (点绛唇)   萧、宋争强,雄兵勇壮,会一仗,宋将难当,拔山赛楚项。

     (念)     心急如风火,强兵勇将多。两国分强弱,杨兵似飞蛾!

     (白)     某,白天佐是也。只为一时酒醉,夫人私自出兵,定有不测。为此聚集人马,杀至宋营,与夫人助阵。

(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同上。)

白天佐  (白)     马来!

(〖牌子〗。)
鲁雄、
撒勇、
耶律虎、

耶律彪  (同白)    末将打躬。

白天佐  (白)     站立两旁。众将官,杨家女将,个个武艺高强,临阵交锋,必须留心在意。

(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同应。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有多少宋兵,将夫人绑出营外来了!

白天佐  (白)     吓,将夫人绑出营外来了?再探!

(报子下。)

白天佐  (白)     众巴都儿!人人竭力,个个争先,杀退杨将,救得夫人回营,俱有重赏。催动人马!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短刀手、四长枪手、焦赞押白氏同上。)

白氏   (白)     啊呀!

     (唱)     奴今日死荒郊有谁埋葬,

             切齿恨杨宗保负义儿郎。

焦赞   (白)     刀斧手!听监斩老爷吩咐。将这番妇斩讫报来。

白氏   (白)     啊呀!

     (唱)     有仙法也难逃天罗地网,

             拚一死亦任他尸抛荒郊。

(扯下场出白天佐、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同上,冲救白氏同下。)

焦赞   (白)     啊呀,不好了!

(焦赞会杀,下。四上手、焦赞同上,同打。白天佐上,杀。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同上,逼焦赞败下。)

【第六场】

(孟良上。)

孟良   (白)     走吓!

(〖牌子〗。)

孟良   (白)     焦赞监斩番妇,怎么不见回令?营外杀声震地,待俺前去观看。

(〖牌子〗。白天佐、鲁雄、撒勇、耶律虎、耶律彪同上,接攒,擒焦赞同下。)

孟良   (白)     啊呀!原来是辽兵暗暗出城,将番妇救去。焦赞被擒,我本待前去搭救,独骑难以成功。我且报与元帅知道便了!

(〖牌子〗。孟良下。)
(完)


浏览次数:199 ┊ 字数:9091 ┊ 最后更新:2022-07-1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