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春秋配》

主要角色
姜秋莲:旦
李春发:小生
张秋鸾:旦
张雁行:净
贾氏:彩旦
乳娘:老旦

《春秋配》侯玉兰饰姜秋莲
《春秋配》侯玉兰饰姜秋莲
情节
南阳李春发,身入黉门,壮志凌云。其友张雁行因恨石光革去武举,寄妹张秋鸾于姑父侯尚官家,要去集架山聚义。李春发劝之不听,乃送别。归途,遇一幼女姜秋莲与乳母捡柴,问其故,系后母贾氏虐待。李春发悯其苦,赠银而别。姜秋莲归告贾氏。贾氏诬有私情,要报官府。姜秋莲无奈,遂与乳母夤夜逃走。遇侯尚官,杀乳母,逼姜秋莲成婚。姜秋莲窘极,设计推侯尚官于山涧,投奔了慈悲庵。先是石锦坡,偷盗李春发被捉,不惟无责,反赠银布,深感其恩。时过山涧,闻侯尚官呼救,视之,有姜秋莲包裹,乃骗而归。受母严斥,因念前恩,遂掷入李家。贾氏见乳母被杀,即告官府,并领兵捉李春发。李春发以物证被定死罪。石锦坡闻之忿极,往寻姜秋莲对质。某夜,过侯家,闻侯尚官窃议卖张秋鸾,石锦坡误为秋莲。恰张秋鸾亦闻讯逃跑,石锦坡遂劫之。张秋鸾穷途跳井,石锦坡往报官府。适贾氏丈夫姜绍与许黑虎路过,闻声救之。许黑虎见色起意,推姜绍入井,正与张秋鸾撕扯间,官兵至,许黑虎入彀,张秋鸾亦寄慈悲庵,石锦坡以“妄报”罪收监。在处决前夕,李春发被张雁行劫走。李春发不愿久留山中,夜逃慈悲庵,邂逅见二秋。详情后,同去官府,案情遂明。李春发奉命招安张雁行;并与二秋相配。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九集:郝效莲藏本整理

录入:张煜承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98.6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春发上。)

李春发  (引子)    寒窗习孔孟,昼夜读书文。

     (念)     光阴快似箭,勤学常不眠。男儿凌云志,名扬天下传。

     (白)     小生姓李名华,字春发。乃罗郡永寿街人氏。双亲去世,家道小康。今乃九月九日重阳佳节,不免将李义唤了出来,准备美酒,登高散闷。

             李义哪里?

李义   (内白)    来了!

(李义上。)

李义   (念)     重阳九月九,家家登高楼。

     (白)     参见东人!有何吩咐?

李春发  (白)     我在书房闷倦,命你准备美酒,前去登高散闷。

李义   (白)     公子另作玩耍,饮酒无益。

李春发  (白)     去心已定,不必拦阻。正是:

     (念)     愁思双眉锁,

李义   (念)     饮酒是非多。

(李春发、李义同下。)

【第二场】

(张雁行上。)

张雁行  (念)     两膀膂力大,文韬武略佳。

     (白)     俺,张雁行。幼年习文,中年习武。文场落榜,武中举人。可恨石光老贼与我作对,将俺功名革去。如今父母去世,只有胞妹秋鸾,年方二八,尚未婚配。这且不言,日前集架山大王约我上山,共图大事。不免去到李贤弟家中商议便了!

     (西皮摇板)  志气凌云冲霄汉,

             心中徘徊不安然。

     (白)     来此已是贤弟门首。

             开门来!

(李义上。)

李义   (念)     正要去散心,有人叩门庭。

     (白)     哪一位?哦,张大爷!请少待。

             有请公子!

(李春发上。)

李春发  (白)     何事?

李义   (白)     张大爷到。

李春发  (白)     待我出迎。

             啊兄长!

张雁行  (白)     贤弟!

张雁行、

李春发  (同白)    请!

李春发  (白)     兄长请坐!

张雁行  (白)     有坐。

李春发  (白)     兄长今日为何这等清闲?

张雁行  (白)     贤弟有所不知,集架山大王请我入伙,今日拜别,后会有期。

李春发  (白)     兄长不可!你我乃书香门第,岂可做那无知之事呀!

     (西皮摇板)  读书人做此事自寻其祸,

             怕的是到后来难免风波!

张雁行  (白)     贤弟呀!

     (西皮流水板) 贤弟将我埋怨错,

             愚兄有话对你说:

             石光老贼欺压我,

             革去功名理不合。

             辞别贤弟奔山坡!

李春发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兄长慢走听我说。

     (白)     兄长执意要去,待弟备酒与兄长饯行。

张雁行  (白)     愚兄愧领了。

李春发  (白)     李义,备酒宴伺候!

李义   (白)     遵命。

李春发  (白)     兄长请酒!

张雁行  (白)     请!

(张雁行、李春发同饮。)

李春发  (白)     啊兄长,千万不可胡为,一时失足,悔之晚矣!

张雁行  (白)     贤弟哪里晓得:愚兄入伙,一来报复前仇;二来与国除害。不必强留!

李春发  (白)     既然如此,兄长在此盘桓一夜,明日小弟相送一程。

张雁行  (白)     这倒使得。

李春发  (白)     李义,将酒撤去!

李义   (白)     遵命。

(李义下。)

李春发  (白)     你我安歇了吧。

(李春发、张雁行同睡。〖起更鼓〗。石锦坡上,走边。)

石锦坡  (念)     谯楼更鼓催,小贼抖雄威。家贫无生计,偷盗走一回。

     (白)     我,石锦坡。没有生财之道,难养老母,仗着偷盗为生。天已初更,就此走走。来此已是李家门首,待我越墙而过。

(石锦坡越墙。李义上。)

李义   (念)     正要安眠睡,忽听犬吠声。

(石锦坡学猫叫。)

李义   (白)     哦!原来是猫儿捕鼠,叫我大大吃了一惊。这是哪里说起?

(李义下。)

石锦坡  (白)     好险!待我看看。有两个人在这儿睡觉。待我将灯熄灭,动起手来。

(石锦坡摸帐。)

张雁行  (白)     贤弟有贼!

李春发  (白)     李义掌灯!

(李义掌灯上。张雁行捉石锦坡。)

张雁行  (白)     着打!

石锦坡  (白)     爷爷饶命!

张雁行  (白)     你叫什么名字?

石锦坡  (白)     小人名叫石锦坡。家有八旬老母,无钱奉养,万般无奈,方做此事。爷爷饶命!

张雁行  (白)     大胆!

     (西皮摇板)  不学好每日里拨门拧锁,

             黑夜间来偷盗无赖生活。

             似这等入宅院行为可恶,

             霎时间管叫你命见阎罗!

李春发  (白)     兄长不可!

     (西皮摇板)  劝兄长且息怒将他饶过,

             也是他家贫寒难度生活。

             学一个宽宏量把他放走,

             也免得伤人命又起风波。

张雁行  (白)     哼!便宜了这贼!

石锦坡  (白)     爷爷我错啦!

李春发  (白)     李义,看纹银五两、棉布两匹。

李义   (白)     是。

             银、布到。

李春发  (白)     交付与他。

(李义交石锦坡银、布。)

李春发  (白)     石锦坡,你将这银、布拿回家去,做一小本经营,奉养你母亲去吧!

石锦坡  (白)     多谢恩公!

(石锦坡欲走。)

石锦坡  (白)     我出不去啦!

李义   (白)     未曾开门,你怎么出去?

石锦坡  (白)     对呀!我没从门上来。

李义   (白)     你从哪里进来的?

石锦坡  (白)     我从房上下来的。

李义   (白)     待我与你开门。

石锦坡  (白)     谢谢你!哎哟妈呀,好险啊!

(石锦坡下。)

张雁行  (白)     贤弟,愚兄告辞了。

李春发  (白)     为何去心忒急?

张雁行  (白)     小妹在家放心不下。

李春发  (白)     兄长几时启程?

张雁行  (白)     明日就要启程。

李春发  (白)     明日小弟送兄一程。正是:

     (念)     事要三思多斟酌,

张雁行  (念)     心怀志愿奔山坡。

李春发  (念)     但愿苍天助兄力,

张雁行  (念)     定要仗剑贼头割。

李春发  (白)     请!

张雁行  (白)     请!

(张雁行下。)

李春发  (念)     费尽唇舌说破口,良言难劝异性人。

(李春发下。)

【第三场】

(张秋鸾上。)

张秋鸾  (引子)    夜转星移似天晓,风吹竹枝如目摇。

     (念)     心儿焦躁锁眉梢,闺阁窗前梅花飘。双亲不幸亡故早,冷落绣户泪双抛。

     (白)     奴,张秋鸾。兄长张雁行。不幸父母双亡,抛下兄妹二人。兄长昨日出去访友,至今未归。奴一人在家静悄悄地以灯作伴。正是:

     (念)     杜鹃夜泣血,思亲泪不干。

张雁行  (内白)    嗯哼!

(张雁行上。)

张雁行  (念)     金鸡已报晓,红日透九霄。

     (白)     贤妹开门来!

张秋鸾  (白)     外面何人叩门?

张雁行  (白)     愚兄回来了。

张秋鸾  (白)     待小妹与你开门。

             兄长!

张雁行  (白)     贤妹!

张秋鸾  (白)     兄长一夜未归,哪里去了?

张雁行  (白)     昨晚在李贤弟家中饮酒,故而未归。

张秋鸾  (白)     原来如此。待小妹与你打茶去。

张雁行  (白)     不劳贤妹费心,为兄不用。适才为兄遇见姑母的邻居,对我言道:姑母身得重病。你我就该前去探望才是!

张秋鸾  (白)     啊兄长,姑母乃是久病之人,不去也罢。

张雁行  (白)     骨肉之亲,哪有不去之理?

张秋鸾  (白)     但凭兄长。

张雁行  (白)     这便才是。今日探病,比不得往日了。

张秋鸾  (白)     却是为何?

张雁行  (白)     将你的簪环首饰俱要戴好。

张秋鸾  (白)     戴它何用?

张雁行  (白)     恐有亲友,笑我家贫寒。

张秋鸾  (白)     呀!

     (西皮摇板)  见兄长双眉锁面带烦恼,

             倒叫我解不开事有蹊跷。

张雁行  (白)     贤妹呀!

     (西皮摇板)  见贤妹她那里珠泪垂掉,

             倒叫我一阵阵心似火烧。

             他怎知集架山请我落草,

     (白)     快快收拾收拾,随兄走哇!

(张雁行、张秋鸾同走圆场。)

张雁行  (西皮摇板)  狠心肠丢贤妹手足情抛。

     (白)     来此已是,待兄向前。

             姑父开门来!

侯尚官  (内白)    来了!

(侯尚官上。)

侯尚官  (西皮摇板)  忽听得门儿外喧哗声闹,

             倒叫我侯尚官心里发毛。

             想必是犯了案公差来到,

             捉拿我到公堂去把案销。

     (白)     什么人叫门?

张雁行  (白)     侄儿张雁行,探望姑母来了。

侯尚官  (白)     啊!侄儿来了,待我与你开门。

张雁行  (白)     啊姑父!

侯尚官  (白)     侄儿!

张秋鸾  (白)     啊姑父!

侯尚官  (白)     侄女也来了?里面讲话。

张雁行、

张秋鸾  (同白)    参见姑父!

侯尚官  (白)     坐下讲话。

张雁行、

张秋鸾  (同白)    谢坐!姑母今在何处?

侯尚官  (白)     在床上养病。

张雁行  (白)     我兄妹床前探病。

侯尚官  (白)     慢来!卧房臭气难闻,待我将她搀了出来。

张雁行  (白)     有劳姑父。

侯妻   (内白)    搀我来!

(侯尚官下,侯尚官搀侯妻同上。)

侯妻   (西皮摇板)  急忙忙下床来险些跌倒,

             昏沉沉移步儿东摆西摇。

             我好比草上霜太阳高照,

             又好比花谢落枝叶枯焦。

张雁行、

张秋鸾  (同白)    参见姑母!

侯妻   (白)     罢了。你兄妹坐下。

张雁行、

张秋鸾  (同白)    谢坐!

张秋鸾  (白)     姑母病体如何?

侯妻   (白)     越加沉重了。

张雁行  (白)     姑母好好静养贵体吧!

侯妻   (白)     你兄妹二人是就为探病呢,还是另有别事呢?

张雁行  (白)     一来探病;二来侄儿出门另有公干,将我妹寄在姑母身旁,侍奉姑母的病体。

张秋鸾  (白)     啊兄长,既有此意,何不早讲?

张雁行  (白)     若是说明,恐你不来。你将姑母病症侍奉好了,为兄回来接你。

张秋鸾  (白)     呀!

     (西皮摇板)  若不遵兄长命无依无靠,

             思爹娘不由奴珠泪双抛。

             无奈何走向前双膝跪倒,

(张秋鸾跪。)

张秋鸾  (西皮摇板)  念我父与姑母手足同胞。

             含悲泪抽身起伤心泪掉,

张雁行  (西皮摇板)  苦命妹望姑母另眼来瞧。

(张雁行跪。)

侯尚官  (白)     这算何意?

张雁行  (白)     侄儿有下情回禀。

侯尚官  (白)     有话起来讲。

张雁行  (白)     姑父、姑母容禀!

     (西皮快板)  我胞妹年幼小未受训教,

             早晚间望姑母指教闺条。

             秋鸾她若能够学好妇道,

             总不忘姑父母一片辛劳。

侯妻   (白)     侄儿呀!

     (西皮摇板)  姑与母还能够差了多少?

             儿的父他与我一母同胞。

             我将她当亲生终身有靠,

             到后来她将我送入荒郊。

侯尚官  (西皮摇板)  听他言不由我心中暗笑,

             不由我侯尚官喜上眉梢。

             我二老年半百有了依靠,

             内侄女也能够尽女之劳。

张雁行  (白)     侄儿告辞了。

侯尚官  (白)     多住几日!

张雁行  (白)     改日再来探望。

             正是:

     (念)     辞别二老奔山坡,

侯尚官  (念)     侄儿韬略智谋多。

侯妻   (念)     兄妹何日来聚首?

张秋鸾  (念)     怎不叫人泪如梭。

     (白)     送兄长!

张雁行  (白)     回去吧!

(张雁行下。)

侯尚官  (白)     妈妈,我的刀在哪里?

侯妻   (白)     要刀何用?

侯尚官  (白)     今晚要去做买卖。

侯妻   (白)     不要去了:遇见好人还好,遇见歹人,将你双腿损坏,如何是好?

侯尚官  (白)     嘿!真真的霉气。未曾出门,出此不利之言。待我将刀取来。正是:

     (念)     山林隐身形,两腿走如风。

(侯尚官下。)

张秋鸾  (白)     啊姑母,姑父做什么去了?

侯妻   (白)     他做买卖去了。

张秋鸾  (白)     做什么买卖?

侯妻   (白)     不要问了,将门上好。

侯妻、

张秋鸾  (同白)    正是:

侯妻   (念)     险些泄露个中事,

张秋鸾  (念)     紧闭柴门望月高。

侯妻   (白)     搀我来!

张秋鸾  (白)     是。

(张秋鸾、侯妻同下。)

【第四场】

(四喽兵引王海同上。〖点绛唇〗。王海上高台。)

王海   (念)     铁面阎罗占山坡,杀人放火快乐多。有人若从山前过,不留金银命难活。

     (白)     俺,集架山首领王海。前者大王命我下山,约请张雁行上山入伙。约定九月十五日上山,共图大事。至今未见音信,不免下山探听消息。

             呔!众喽兵!

四喽兵  (同白)    有!

王海   (白)     一齐下山!

四喽兵  (同白)    啊!

(王海、四喽兵同下。)

【第五场】

(贾氏上。)

贾氏   (念)     老身生来命不强,不幸中年居了孀。丈夫死了难度日,改嫁姜门做后娘。

     (白)     老身,贾氏。我头一个丈夫死后,也没给我留下房子、地,又没有儿子。多亏隔壁王大嫂给我找的姜家,当了一个不省心的后老婆子。老头子姜绍,我们老两口子倒挺好的,就是他这个丫头秋莲,不好办,人前背后地骂我“后老婆”。我总想打她没地方下手,等有了机会我打她一顿,出出我心头之气。

姜绍   (内白)    走哇!

(姜绍上。)

姜绍   (西皮摇板)  罗郡城内苦难忍,

             粮米不收甚伤情。

     (白)     啊安人!

贾氏   (白)     呦!老头子,你来啦!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姜绍   (白)     运粮河来了不少粮船,我要去看看,可有买卖能做?

贾氏   (白)     你做买卖去,几天回来呀?

姜绍   (白)     三五日就回。

贾氏   (白)     路上多加小心!

姜绍   (白)     晓得了。

     (西皮摇板)  辞别安人奔路程,

             秋莲身上多耐心。

(姜绍下。)

贾氏   (白)     路上多留神!

             老东西走啦,拿小东西出出气。

             秋莲!贱人!还不给我走出来吗?

姜秋莲  (内白)    来了。

(姜秋莲、乳娘同上。)

姜秋莲  (念)     窗前绣鸳鸯,听唤出闺房。

乳娘   (念)     雨打芭蕉绿,风吹桂花香。

贾氏   (白)     还不走出来吗?可气死我喽!

姜秋莲  (白)     啊乳娘,我母亲又在那里生气,不见也罢!

乳娘   (白)     哪有不见之理?看我眼色行事。

姜秋莲  (白)     是。

             母亲万福!

贾氏   (白)     哼!穷礼儿!

乳娘   (白)     安人有礼!

贾氏   (白)     一边儿站着去!气死我啦!

姜秋莲  (白)     母亲与何人生气?

贾氏   (白)     我跟你!

姜秋莲  (白)     与女儿生的什么气呀?

贾氏   (白)     你看看你整天擦胭脂抹粉,穿得缎条一样,好吃懒做,哪辈子我没做好事,遇见你这妨家败产的脑袋,把这个脱了去,给我换上粗布的衣裳!

姜秋莲  (白)     这是我爹爹叫我穿的。

贾氏   (白)     哈哈!你拿老头子吓唬我呀?连他也得听我的。是小的就得听老的哒,脱!噢!我看出来啦,不给你个厉害你是不怕我呀!

(贾氏对乳娘。)

贾氏   (白)     你指什么?下站!

乳娘   (白)     是。

贾氏   (白)     我知道我说话没用,不打你不成啊!

姜秋莲  (白)     母亲,我脱下就是。

贾氏   (白)     脱去!

             啊,这多素净。你也别闲着,我给你找点活做:荒郊外有的是芦柴,拾点回来,帮助家里度用。

姜秋莲  (白)     啊母亲,我家有钱,雇个长工砍柴才是。

贾氏   (白)     你倒说了个容易!雇长工那得花多少钱哪,快去!

姜秋莲  (白)     女儿乃是闺门之女,出头露面岂不被人耻笑?不去也罢。

乳娘   (白)     啊安人,小姐说的是呀!

贾氏   (白)     这是我们家的事,你多什么嘴?下站!你去不去吧?

姜秋莲  (白)     不能前去。

贾氏   (白)     好哇!我说的话合算没有用哇!可气死我喽!

     (西皮摇板)  小贱人说此话全不思量,

             为什么终日里不出绣房?

             娇养得全不似民女模样,

             若不去管叫你命见阎王!

姜秋莲  (白)     母亲哪!

     (西皮摇板)  尊母亲且息怒儿有话讲,

             二八女理应当不出绣房。

             比不得男儿汉身力强壮,

             儿的娘啊!

             儿本是懦弱体怎能承当?

贾氏   (白)     你去不去吧?

姜秋莲  (白)     这……

乳娘   (白)     大姐,应允了吧!

姜秋莲  (白)     女儿前去就是了。

贾氏   (白)     这不结啦吗!你要早说去,我何必生气哪?起来吧!来来,这是板斧、绳子,这时候去,黄昏时候回来。要这么一大捆,有一捆柴火你们回来,没有,你们就别回来啦!

乳娘   (白)     请安人佛前上香去吧。

贾氏   (白)     哟!可不是吗!只顾跟她生气啦,忘了佛前上香啦。正是:

     (念)     口念千声佛,早晚一炉香。

     (白)     罢罢罢!阿弥陀佛!

乳娘   (白)     我把你这老……

贾氏   (白)     老什么?

乳娘   (白)     老安人。我把你这个狠……

贾氏   (白)     狠什么?

乳娘   (白)     很好、好、好的安人。

贾氏   (白)     这还罢了。阿弥陀佛!

(贾氏下。)

姜秋莲  (白)     喂呀……

(姜秋莲哭。)

乳娘   (白)     大姐,不必啼哭,你我去到荒郊,待老奴替你捡柴就是。

姜秋莲  (白)     哎,有劳乳娘了!

(姜秋莲、乳娘同下。)

【第六场】

张雁行、

李春发  (内同白)   马来!

(张雁行、李春发同上。)

张雁行  (西皮摇板)  西风起雁南飞美景如画,

             又只见漫山野红叶山花。

李春发  (西皮摇板)  叹张兄空负苦寒窗之下,

             到今日投山冈难劝于他。

张雁行  (白)     啊贤弟,有道是: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不要送了,请回去吧!

李春发  (白)     这……

(四喽兵、王海同上,过场,同下。)

李春发  (白)     啊,兄长!森林以内有了歹人了!

张雁行  (白)     待我看来。

(四喽兵、王海自下场门同上。)

张雁行  (白)     你们是做什么的?

王海   (白)     我们是过路的客商。

张雁行  (白)     你们定不是好人,待我张雁行将你们拿下。

王海   (白)     原来是张大王!我等乃是集架山的,迎接大王上山。

张雁行  (白)     看衣更换。

(〖吹打〗。张雁行换衣。)

张雁行  (白)     有请李相公!

王海   (白)     有请李相公!

李春发  (白)     哈哈!兄长穿戴起来,倒也威风煞气。既是他等来接兄长,弟不远送了。

张雁行  (白)     多谢贤弟!

李春发  (白)     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了张仁兄急忙跨马,

             看时光已过午及早回家。

(李春发下。)

张雁行  (白)     王贤弟,吩咐下去:只许打抢赃官,赒济贫民,不准欺压良善。带马回山!

王海   (白)     下面听者!大王有令:今后只许打抢赃官,赒济贫民,不准欺压良善。带马回山!

四喽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乳娘   (内白)    大姐随我来呀!

(乳娘、姜秋莲同上。)

姜秋莲  (二黄慢板)  出门来羞答答将头低下,

             止不住伤心泪点点如麻。

乳娘   (白)     大姐呀!

     (二黄慢板)  移步儿来至在荒郊以下,

             劝大姐免悲伤快把泪擦。

姜秋莲  (二黄慢板)  奴好比花未开风吹雨打,

             吞着声忍着气暗自嗟讶。

乳娘   (白)     大姐,来在荒郊,那旁有一土台,你且坐下,待老奴替你捡柴。

姜秋莲  (白)     有劳乳娘了!

李春发  (内白)    马来!

(李春发上。)

李春发  (西皮摇板)  李春发在荒郊扬鞭打马,

             猛抬头又只见大姐妈妈。

             看妈妈也不过五旬上下,

             观大姐也就是二九年华。

             甩镫离鞍下了马,

             再与妈妈把话答。

     (白)     妈妈,请来见礼!

乳娘   (白)     还礼。这位君子,莫非失迷路途?

李春发  (白)     并非失迷路途。请问妈妈:这位大姐是你什么人?我看你们不似小户人家之样,因何来在荒郊捡柴?

乳娘   (白)     她是我家大姐,我是大姐的乳娘。我主仆在家闷闷不乐,来在荒郊闲游。你问她做甚?岂有此理!

李春发  (白)     噢!我多问了。

乳娘   (白)     本来多问么!还不快快走去?

李春发  (西皮摇板)  我这里与妈妈施礼问话,

             她那里怒冲冲不把话答。

             我只得跨金镫扳鞍上马,

姜秋莲  (白)     喂呀……

李春发  (西皮摇板)  一定有冤屈情还要问她。

     (白)     哎呀且住!看这女子,如此的悲伤,其中定有缘故,我再问来。哎呀不可!我若再问老妈妈,还是讨她的无趣。有了:待我问过大姐,便知分晓。

             啊大姐,请来见礼!

姜秋莲  (白)     这位君子,你可晓得“男女授受不亲”哪?

李春发  (白)     不是呀,我看大姐不像小户之人,来在荒郊捡柴,不知是何缘故?

姜秋莲  (白)     君子既问,站远些!

李春发  (白)     好。待我将马牵在涧下饮水,洗耳恭听。

姜秋莲  (白)     乳娘,这里来!

乳娘   (白)     做什么?

(姜秋莲指李春发,乳娘看。)

乳娘   (白)     啊!你怎么还不曾走哇?

姜秋莲  (白)     乳娘啊!

     (西皮原板)  蒙君子致殷勤再三问话,

乳娘   (白)     大姐,你可晓得“男女有别”?

姜秋莲  (西皮原板)  虽然是男女别不能不答。

李春发  (白)     大姐家住哪里?

姜秋莲  (西皮原板)  家住在罗郡城魁星楼下,

李春发  (白)     小生也住在罗郡。

乳娘   (白)     如此说来,我们是乡邻了?

李春发  (白)     不错,是乡邻。

乳娘   (白)     哈哈哈……下站!

李春发  (白)     令尊大人尊姓大名,做何生理?

姜秋莲  (西皮原板)  我的父名姜绍贸易天涯。

李春发  (白)     因何来到荒郊捡柴?

乳娘   (白)     我们在家闷闷不乐,出来散散心。你这不是多问么?下站!

李春发  (白)     是。

姜秋莲  (西皮原板)  在家中受不过继母拷打,

             因此上到荒郊来捡芦花。

李春发  (白)     噢!原来是受继母虐待,来到荒郊捡柴。

             这有何难,妈妈,这有散碎银子,去到大街买担干柴回去,也就瞒哄过去了。妈妈收起。

乳娘   (白)     住了!我大姐与你素无瓜葛之亲,你就赠我们银子,莫非有什么歹意不成?还不下站!

李春发  (白)     我若有歹意,叫我天诛地灭!妈妈疑我,银子放在地下,待我拉马走去。

姜秋莲  (白)     乳娘,请君子回来,问问名姓,我爹爹回来,也好报答此恩哪。

乳娘   (白)     他走远了,不要问了。

姜秋莲  (白)     哪有不问之理?快快唤他回来!

乳娘   (白)     噢,我来唤他。

             喂!君子回来!

李春发  (白)     去远了。

乳娘   (白)     你回来有话讲!

李春发  (白)     妈妈你有什么话讲?

乳娘   (白)     我哪里有话?大姐有话问你。

李春发  (白)     有话快讲,我还要赶路呢。

乳娘   (白)     啊大姐,他回来了。你有话快讲,他还要赶路呢。

姜秋莲  (白)     乳娘啊!

     (南梆子)   问君子因甚事荒郊来定?

乳娘   (白)     君子因何来在荒郊?

李春发  (白)     我是送友而归。

乳娘   (白)     原来如此。

             大姐,他是送友而归呀!

姜秋莲  (南梆子)   再问他住罗郡哪里家门?

乳娘   (白)     你住在罗郡哪里?

李春发  (白)     永寿街口。

乳娘   (白)     永寿街口?我们是乡邻。

李春发  (白)     不错,是乡邻。

乳娘   (白)     哈哈哈……下站!

李春发  (白)     噢!是是是。

乳娘   (白)     他住在永寿街口。

姜秋莲  (南梆子)   再问他家何氏尊名上姓?

乳娘   (白)     未曾领教尊姓大名?

李春发  (白)     不敢!姓李名华,字表春发。

乳娘   (白)     哎呀呀,原来是李相公!失敬了!

李春发  (白)     岂敢!

乳娘   (白)     哈哈哈……下站!

李春发  (白)     是,是。

乳娘   (白)     他姓李名华,字表春发。

姜秋莲  (南梆子)   或在庠或在监可有科名?

乳娘   (白)     你可有功名么?

李春发  (白)     身入黉门,尚未入泮。

乳娘   (白)     噢!原来是秀才老爷,失认了。

李春发  (白)     不敢!

乳娘   (白)     哈哈哈……秀才老爷也得下站!

李春发  (白)     是是。

乳娘   (白)     大姐,他身入黉门。

姜秋莲  (南梆子)   问君子椿萱茂高堂欢庆?

乳娘   (白)     这是要问的。

             李相公,你家爹娘可在堂上?

李春发  (白)     不幸下世去了。

乳娘   (白)     噢,故去了?下站!啊大姐,他父母故去了。

姜秋莲  (唱)     啊啊啊……儿的娘啊……

乳娘   (白)     他父母死了,你哭的什么呀?

姜秋莲  (南梆子)   再问他贵昆仲弟兄几人?

乳娘   (白)     问这个做什么?

(姜秋莲推乳娘。)

乳娘   (笑)     哈哈哈!

     (白)     啊李相公,你兄弟几位?

李春发  (白)     并无兄弟,就是我一人。

乳娘   (白)     你是老爷庙的旗杆——

李春发  (白)     此话怎讲?

乳娘   (白)     一根!

李春发  (白)     取笑了。哈哈哈……

乳娘   (白)     下站!

             啊大姐,他并无兄弟,就是他一人。

姜秋莲  (南梆子)   再问他度青春年华几稔?

乳娘   (白)     问他的年岁,你要与他批八字呀?我呀,我是不去了!

(姜秋莲恳求,乳娘不去,姜秋莲佯怒。)

乳娘   (白)     你生气呀?我越发的不去了!

(姜秋莲拜恳。)

乳娘   (笑)     哈哈哈……

     (白)     啊李相公,你今年多大岁数哇?

李春发  (白)     今已弱冠了。

乳娘   (白)     哎呀呀,什么叫做“弱冠”呀?

李春发  (白)     二十一岁了。

乳娘   (白)     哎呀呀!你就说二十一岁了,什么“弱冠”不“弱冠”?

             啊大姐,他今年二十一岁了哇。

姜秋莲  (南梆子)   再问他……

乳娘   (白)     问他什么?

姜秋莲  (南梆子)   再问他……

乳娘   (白)     到底再问他什么呀?

姜秋莲  (南梆子)   再问他闺阃中可定婚姻?

乳娘   (白)     啧……我不能问了!

(姜秋莲推乳娘。)

姜秋莲  (白)     快去问问吧!快去问问吧!

(姜秋莲拜。)

乳娘   (白)     好好好,我去问来。

             啊,李相公你——

李春发  (白)     我怎么样啊?

乳娘   (白)     你可曾娶过妻室否?

李春发  (白)     嗐!问来问去,问出这等言语,待我拉马走去!正是:

     (念)     堪叹天台路途狭,刘郎未必饭胡麻。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白)     妈妈,你真的岂有此理呀!

(李春发下。)

乳娘   (白)     你岂有此理!你一千个岂有此理!你一万个岂有此理。

             啊大姐,李相公走了。这有他赠的银子,我们回去了吧。

     (西皮散板)  李相公可算得慷慨义大,

             到后来必定要荣耀发达。

姜秋莲  (西皮散板)  奴与他萍水逢无有牵挂,

             到后来这恩德怎样报答?

(姜秋莲、乳娘同下。)

【第八场】

(贾氏上。)

贾氏   (西皮摇板)  猛抬头又只见黄昏时候,

             小贱人她一去不见回头。

(姜秋莲、乳母同上。)

姜秋莲  (西皮摇板)  姜秋莲在中途双眉紧皱,

             去一日无芦柴定不干休。

             来至在门儿外浑身战抖,

贾氏   (白)     小贱人去了就不回来啦?气死我喽!

姜秋莲  (白)     啊!

     (西皮摇板)  战兢兢吓得我两鬓汗流。

     (白)     啊乳娘,我母亲又在那里生气,这便如何是好?

乳娘   (白)     待老奴先去见她。

(乳娘进门。)

乳娘   (白)     参见安人!

贾氏   (白)     回来啦,她哪?

乳娘   (白)     现在门外。

贾氏   (白)     教她进来呀!

乳娘   (白)     大姐,安人唤你。

姜秋莲  (白)     母亲!

贾氏   (白)     你回来啦?捡了多少柴呀?

姜秋莲  (白)     未曾捡柴,有一件稀奇的事儿。

贾氏   (白)     什么稀奇事儿?

姜秋莲  (白)     母亲哪!

     (西皮流水板) 提起了这件事世上少有,

             有少年闲无事跨马闲游,

             不忍见女儿家荒郊行走,

             留下了一锭银将儿济赒。

贾氏   (白)     世界上竟有这样好人!银子哪?

姜秋莲  (白)     乳娘,将银子交与我母亲。

乳娘   (白)     银子在此。

贾氏   (白)     拿来!这人姓什么叫什么呀?

姜秋莲  (白)     姓李名华,字表春发,住在永寿街口。

贾氏   (白)     他长得怎么样,多大年岁?

乳娘   (白)     长得倒也俊秀,今年二十一岁。

贾氏   (白)     既然这么漂亮的小伙儿,他们两个人到一块儿,没说点儿知心话吗?

乳娘   (白)     啊安人,不要屈了好人,李相公可比柳下惠再世呀!

贾氏   (白)     什么“柳下惠”?我看有点儿“大杂烩”。

姜秋莲  (白)     母亲说出这样言语,羞煞女儿了哇!

贾氏   (白)     你还知道羞臊吗?好啦,这锭银子就是你们的见证,我到县衙告你们一状,明天叫你们露露脸。等着吧。

(贾氏下。)

姜秋莲  (白)     乳娘啊!此事闹到公堂,岂不连累李公子?

乳娘   (白)     不妨!你我主仆逃奔南阳,到你姨母那里,再作道理。

姜秋莲  (白)     哎,若有亲娘在世,焉有这样的苦处呀!

(贾氏上。)

贾氏   (白)     我在衙门里报案啦。今天晚啦,明天咱们衙门口说话去!

(姜秋莲拉贾氏。)

姜秋莲  (念)     母女不可结冤仇,

贾氏   (念)     无耻丫头不可留!

乳娘   (念)     自古家丑莫外嚷,

贾氏   (白)     嘿!

     (念)     事到头来不自由。

(贾氏锁门。)

贾氏   (白)     我给你们把门锁上!

(贾氏下。)

姜秋莲  (白)     乳娘,门已上锁,你我怎样逃走哇?

乳娘   (白)     等她睡着,后院有梯,越墙逃走。

姜秋莲  (白)     哎!亲娘哪……

(姜秋莲、乳娘同下。)

【第九场】

(侯尚官上,走边。)

侯尚官  (念)     学会装猫变狗声,白昼安眠夜晚行。只为家贫来偷盗,王法二字看得轻。

     (白)     俺,侯尚官。天色不早,前面正是魁星楼。待我上楼瞭望,就此走走。

(侯尚官上桌。姜秋莲、乳娘同上,同听更,同搬梯,同上梯。)

姜秋莲  (白)     正是:

     (念)     劈开生死路,

乳娘   (念)     跳出是非墙。

姜秋莲  (白)     我那亲……

乳娘   (白)     噤声!

姜秋莲  (白)     娘啊……

(姜秋莲、乳娘同越墙,同下。)

侯尚官  (白)     造化呀造化!两个女人身背包裹,越墙逃走。待俺赶上前去。正是:

     (念)     施展夜行功,两腿快如风。

(侯尚官下。)

【第十场】

姜秋莲  (内二黄导板) 月光暗星斗稀不辨路径,

(姜秋莲、乳娘同上。)

姜秋莲  (二黄摇板)  顾不得鞋弓小信步前行。

             可怜我懦弱身遭此厄运,

             夜深沉寒雁啼倍加伤情。

乳娘   (白)     大姐呀!

     (二黄摇板)  劝大姐免悲伤把心放稳,

(侯尚官自下场门上。)

侯尚官  (二黄摇板)  留下了买路银放你们逃生。

     (白)     呔!做什么的?

乳娘   (白)     我们是烧香还愿的。

侯尚官  (白)     身背何物?

乳娘   (白)     乃是香袋。

侯尚官  (白)     与我留下!

乳娘   (白)     我们的岂肯与你留下?

侯尚官  (白)     你不留下,我就要……

乳娘   (白)     你要怎样?

侯尚官  (白)     我要杀!

乳娘   (白)     我就嚷!

侯尚官  (白)     你要嚷,我就是这一刀!

乳娘   (白)     杀人了!

侯尚官  (白)     看刀!

(侯尚官杀乳娘、夺包袱。)

姜秋莲  (哭)     乳娘啊!

     (二黄摇板)  我和你出鸿沟又遭陷阱,

             哭啼啼跪尘埃大放悲声。

侯尚官  (白)     呔!不许你哭!

姜秋莲  (白)     我、我、我不哭。

侯尚官  (白)     你是做什么的?

姜秋莲  (白)     我是往南阳进香的。

侯尚官  (白)     你可认识路径?

姜秋莲  (白)     不识路径。

侯尚官  (白)     我送你一程可好?

(姜秋莲想。)

姜秋莲  (白)     这倒使得。

侯尚官  (白)     如此走哇,你随我走哇!妙哇!

     (二黄摇板)  月光下见女子貌容俏俊,

     (白)     走!

(侯尚官、姜秋莲同正场上桌。)

侯尚官  (二黄摇板)  不由我侯尚官动了春心。

             山又高水又深谁来救应,

             不应允管教她性命难存。

     (白)     这一女子,你可晓得来到什么所在?

姜秋莲  (白)     这是什么所在?

侯尚官  (白)     你来看!上是乌龙岗,下是青石涧,好一清静的所在。你看四顾无人,你我成其美事,你意如何?

姜秋莲  (白)     贼子呀!既为强盗杀人,又欲胡为,难道你就不怕王法么?

侯尚官  (白)     什么王法不王法?应允某家便罢,如若不允,俺便杀了你!

(姜秋莲想,假应。)

姜秋莲  (白)     非我不允,奈无媒证。

侯尚官  (白)     咦!她还晓得无媒不成亲!你看上有星斗,就拜星为媒。

姜秋莲  (白)     不好!

(姜秋莲想。)

侯尚官  (白)     以天地为媒?

姜秋莲  (白)     也不好。

侯尚官  (白)     什么好?

姜秋莲  (白)     你我拜花为媒。

侯尚官  (白)     拜花为媒?好。待我采花一枝。

(侯尚官采花。)

侯尚官  (白)     这枝可好?

姜秋莲  (白)     这枝不好!

侯尚官  (白)     这枝好不好?

姜秋莲  (白)     这枝也不好!

侯尚官  (白)     你看看哪一枝好,我与你采去!

(姜秋莲指涧下。)

姜秋莲  (白)     涧下那枝好。

侯尚官  (白)     那一枝不好采。

姜秋莲  (白)     我要那一枝,我要那一枝呀!

(姜秋莲佯作娇哭。)

侯尚官  (白)     你不要哭,你不要哭。待我与你采。

(侯尚官下涧采花,姜秋莲推侯尚官。)

侯尚官  (白)     啊!你这做什么?

姜秋莲  (白)     我怕摔着大爷你呀!

侯尚官  (白)     咦!小小的年纪,她还晓得疼我呢。你要哪一枝?

(姜秋莲指。)

姜秋莲  (白)     那一枝。

侯尚官  (白)     哪一枝?

姜秋莲  (白)     那一枝。

(姜秋莲将侯尚官推下山涧。)

姜秋莲  (白)     好贼子!

(姜秋莲用石砸。)

姜秋莲  (扑灯蛾)   贼子心太狠,

             起下禽兽心,禽兽心,

             乳娘丧了命,

             独自奔前程。

     (白)     看贼子跌下涧去,打量性命难保,待我逃走了吧。现在贼子钢刀在此,待我看来。

(姜秋莲看,念。)

姜秋莲  (白)     侯尚官,侯尚官!

             我不免带在身旁,日后也好作一见证也。

     (二黄摇板)  恨贼子害得我一身孤伶,

             且越过这山岭再作计行。

(姜秋莲下。)

石锦坡  (内白)    走哇!

(石锦坡上。)

石锦坡  (西皮摇板)  锦坡生来命运低,

             每日奔波走东西。

     (白)     我,石锦坡。自从前者偷盗李相公,没偷成,给了我几两银子,我一想做贼没有什么好处,我从此改邪归正,做了一个小买卖。买了点妇人所用之物,串个村庄。每日卖项很好,就是货不全。我要到南阳办点货,起猛了点,天还没有亮,已然出来啦,就不回去啦,往前走吧。卖好带子!

侯尚官  (白)     救命啊!

石锦坡  (白)     呦!哪喊救人哪?少管闲事。

侯尚官  (白)     救命啊!

石锦坡  (白)     唉!我真见不得这个。我看看在哪儿哪?

             你在哪儿哪?

侯尚官  (白)     我在涧下。

石锦坡  (白)     啊,你怎么跑山涧里去啦?

侯尚官  (白)     我被仇人推下来的。

石锦坡  (白)     你怎么上来呀?

侯尚官  (白)     你背我上去,我有重礼相谢。

石锦坡  (白)     你谢我什么?

侯尚官  (白)     我腰中有一包裹给你呀。

石锦坡  (白)     你可别哄我呀?

侯尚官  (白)     我不哄你。

石锦坡  (白)     不成!人心难测。咱俩先小人后君子,先把包裹给我,我再背你上来。

侯尚官  (白)     这个……

石锦坡  (白)     你不乐意,咱们各讨方便。我走啦!

侯尚官  (白)     你不要走,我乐意。包裹在此,拿去!

石锦坡  (白)     这不结啦。拿来!起来趴在我的身上。

(石锦坡背侯尚官。)

石锦坡  (白)     去了头蹄,也有二百斤。上来啦,回见吧!

侯尚官  (白)     朋友你将我背回家去。

石锦坡  (白)     不成,我还有事哪。

侯尚官  (白)     你背我回去!

石锦坡  (白)     不成。

侯尚官  (白)     我、我、我不撒手你走不了。

石锦坡  (白)     你撒手不撒手?

侯尚官  (白)     我不撒手。

石锦坡  (白)     你不撒手,看刀!

侯尚官  (白)     哎呀!

石锦坡  (白)     别害怕,这是扇子。我走啦。

             卖好带子!

(石锦坡下。)

侯尚官  (白)     唉!真他娘的霉气也!

     (西皮摇板)  侯尚官到如今伤心后悔,

             大不该做此事良心有亏。

             含悲泪咬牙关垂头丧气,

             两腿伤走不动爬着而回。

(侯尚官下。)

【第十一场】

(贾氏上。)

贾氏   (西皮摇板)  天明亮耳听得金鸡报晓,

             却为何冷清清静静悄悄?

     (白)     天到什么时候啦,还不起来呀?我看看去。

             哟!怎么睡觉不关门哪?

             秋莲!秋莲!

             人怎么不见啦?得!箱子也开啦,八成这俩贱人跑啦!我看看去。

             前后门没开呀?我再找找。

             这儿立着梯子,不用说,这是跳墙跑啦。我叫乡邻帮我追。

             众乡邻们快来!

(众乡邻同上。)

众乡邻  (同白)    姜大嫂,什么事?

贾氏   (白)     了不得啦!

众乡邻  (同白)    怎么啦?

贾氏   (白)     我们那个丫头,跟着乳娘跑啦!

众乡邻  (同白)    由哪儿走的呀?

贾氏   (白)     从后院登梯子跳墙跑的。

众乡邻  (同白)    领我们看看去。

贾氏   (白)     随我来!

(贾氏看。)

贾氏   (白)     由这儿走的。

众乡邻  (同白)    上去验验道!

乡邻乙  (白)     我上去。

乡邻甲  (白)     小心点儿!

乡邻乙  (白)     我知道。不错,是由这儿走的,砖活动啦。哟!那边倒着一个人哪!

贾氏   (白)     是吗?

乡邻乙  (白)     你上来看看。

贾氏   (白)     你拉我一把呀!

乡邻乙  (白)     那不是吗?

贾氏   (白)     哟!可不是吗?咱们到那边看看去吧!

乡邻乙  (白)     好,下去。走!

(贾氏看。)

贾氏   (白)     这是我们乳娘啊!被谁杀了?丫头哪儿去啦?这事可不小!

乡邻甲  (白)     走!咱们报官去!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姜秋莲上。)

姜秋莲  (西皮摇板)  前世曾把冤孽造,

             今生受尽苦煎熬。

             走得口干舌又燥,

             战战兢兢心内焦。

     (白)     唉!我姜秋莲好命苦也!实指望逃出门来,脱离苦海。不想又遇贼子,杀死乳娘,逼我成亲。我心生一计,将贼推下山涧,方得逃生。不知来此是什么所在?

             噢!乃是一座寺院。我的腹中饥饿,求一碗斋饭,也好充饥。

             师父开门来!

(小尼上。)

小尼   (白)     谁叫门哪?

姜秋莲  (白)     小师父,当家的师父在么?

小尼   (白)     在。

姜秋莲  (白)     说我求见。

小尼   (白)     你等等!

姜秋莲  (白)     是。

小尼   (白)     有请师父!

(老尼上。)

老尼   (白)     什么事?

小尼   (白)     有一位施主求见。

老尼   (白)     我看看是谁。

姜秋莲  (白)     啊,老师父!

老尼   (白)     施主,请到里面!

姜秋莲  (白)     请!

老尼   (白)     施主请坐。施主烧香吗?

姜秋莲  (白)     不是。

老尼   (白)     还愿?

姜秋莲  (白)     也不是。

老尼   (白)     不烧香还愿,到此必有所为?

姜秋莲  (白)     我乃行路之人,在中途上遇见贼人,将我包裹抢去。行到此间,腹中饥饿,求一碗斋饭充饥,感恩匪浅。

老尼   (白)     原来如此。佛门善地,大家有份。

             徒弟,取碗素斋来!

小尼   (白)     是。

(小尼下。)

老尼   (白)     坐下吧!

姜秋莲  (白)     师父在此,哪有我的座位?

老尼   (白)     坐下好说话。

姜秋莲  (白)     是,谢坐!

(小尼上。)

小尼   (白)     斋饭到。

老尼   (白)     施主请用。

姜秋莲  (白)     多谢师父!

(姜秋莲吃。)

姜秋莲  (白)     够了。

老尼   (白)     与施主看茶。

姜秋莲  (白)     多谢师父!

老尼   (白)     施主家住哪里,尊姓大名?

姜秋莲  (白)     奴乃罗郡人氏,姓姜名叫秋莲。

老尼   (白)     因何到此?

姜秋莲  (白)     在家受继母拷打,随乳娘逃出门来,遇见贼人,将乳娘杀死,抢去包裹,因而至此。

老尼   (白)     噢!原来是遇难之人。意欲何往?

姜秋莲  (白)     要到姨娘家中存身。

老尼   (白)     暂在庵中歇息两日,请到禅堂。

姜秋莲  (白)     打搅了!

(姜秋莲、老尼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中军引何德福同上。)

何德福  (引子)    奉命出朝,地动山摇!

     (念)     钦奉王命不辞劳,专察恶棍与土豪。汉室萧何曾造律,犯法当斩不轻饶!

     (白)     本院,何德福。大明天启驾前为臣。蒙圣恩钦点八府巡按,查看民情。今乃黄道吉日,正好启程。

             中军!

中军   (白)     在。

何德福  (白)     吩咐外厢开道,南阳去者!

中军   (白)     遵命!

             外厢开道,南阳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衙役引刘玉同上。)

刘玉   (引子)    官居县令,辖黎民,法镇乾坤。

     (念)     头戴乌纱辨屈冤,民脂民膏不可贪。须知眼前皆赤子,谨记王法大如天。

     (白)     下官,姓刘名玉,字蓝田。身受罗郡县正堂。自到任以来,黎民百姓倒也好教好训。今乃三、六、九日放告之期。

             左右,伺候了!

四衙役  (同白)    啊!

(贾氏、众乡邻同上。)

众乡邻  (同白)    到啦。大嫂子,你喊冤去。

贾氏   (白)     冤!

衙役甲  (白)     有人喊冤。

刘玉   (白)     带上堂来!

衙役甲  (白)     上堂回话!

贾氏、

众乡邻  (同白)    与太爷叩头!

刘玉   (白)     家住哪里,姓甚名谁,有何冤枉?

贾氏   (白)     小妇人贾氏。配夫姜绍,在罗郡城魁星楼居住。我家有一乳娘,昨天晚上带领小女秋莲逃走。今早看见墙外有一死尸,原来是我家乳娘,不知被何人所杀,小女秋莲不知去向。太爷做主!

刘玉   (白)     哪个见证?

贾氏   (白)     这二位邻居的见证。

刘玉   (白)     素日可有仇人?

贾氏   (白)     并无仇人。

刘玉   (白)     可有赃证、凶器?

贾氏   (白)     也没有。

刘玉   (白)     外厢顺轿尸场!

(仵作上。刘玉、四衙役同走圆场,两翻。)

衙役甲  (白)     来到尸场。

刘玉   (白)     仵作相验!

仵作   (白)     是。

(仵作验尸。)

仵作   (白)     一概无伤。只有脖项被刀伤一处身死。

刘玉   (白)     起过。

             带贾氏!

衙役甲  (白)     带贾氏!

贾氏   (白)     小妇人与太爷叩头!

刘玉   (白)     人命关天,非同小可。贾氏随本县去到南阳府听审。乡邻们下堂!

众乡邻  (同白)    谢太爷!

刘玉   (白)     外厢顺轿南阳去者!

四衙役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龙套、二公差、院子引耿伸同上。)

耿伸   (引子)    君正臣贤,王法森严。

     (念)     苦守寒窗铁砚穿,凌云得志掌大权。为人莫把王法犯,须知头上有青天。

     (白)     下官,姓耿名伸字无曲。江西人氏。身受南阳府正堂。自到任以来,子民倒也好教好训。

             左右,伺候了!

四龙套、

二公差  (同白)    啊!

(四衙役、刘玉、贾氏同上。)

衙役甲  (白)     来到府门。

刘玉   (白)     向前投文!

衙役甲  (白)     是。

             门上哪位听事?

院子   (白)     什么人?

衙役甲  (白)     烦劳通禀,罗郡县前来投文。

院子   (白)     候着!

衙役   (白)     是。

院子   (白)     启禀大人:罗郡县前来投文。

耿伸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

(刘玉进门。四衙役同下。)

刘玉   (白)     罗郡县知县刘玉参见大人!

耿伸   (白)     贵县少礼,请坐。

刘玉   (白)     大人在此,哪有卑职的座位!

耿伸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刘玉   (白)     谢大人!

(耿伸观文书。)

耿伸   (白)     本府观公文上面妇人被杀一案,凶犯不见,贵县怎样审理?

刘玉   (白)     卑职才疏学浅,请大人定夺!

耿伸   (白)     据本府看来,其中定有奸情。

刘玉   (白)     大人明鉴。

耿伸   (白)     可有原告?

刘玉   (白)     有原告,已然带到。

耿伸   (白)     好,带原告。

刘玉   (白)     带贾氏!

四龙套、

二公差  (同白)    带贾氏!

(贾氏上。)

贾氏   (白)     小妇人与大人叩头!

耿伸   (白)     抬起头来!

贾氏   (白)     谢大人!

耿伸   (白)     被杀者是你什么人?

贾氏   (白)     是小女的乳娘。

耿伸   (白)     怎样被人杀死?

贾氏   (白)     她带领小女逃走。

耿伸   (白)     你女奸夫是谁?

贾氏   (白)     名叫李春发。

耿伸   (白)     住在哪里?

贾氏   (白)     永寿街。

耿伸   (白)     你怎么知道他是你女儿的奸夫?

贾氏   (白)     乳娘带小女在郊外捡柴,李春发赠了小女一锭银子,回家对我说明,故而我知道他是小女的奸夫。

耿伸   (白)     你是她的亲娘啊,还是他的继母呢?

贾氏   (白)     我是她的亲——

耿伸   (白)     不许说谎,若是说谎,本府查出,罪加一等!

贾氏   (白)     亲继母。

耿伸   (白)     你女多大年岁?

贾氏   (白)     今年十八岁。

耿伸   (白)     这样大的女子,你为何叫她出头露面到荒郊捡柴?

贾氏   (白)     这个!

耿伸   (白)     哪个?

贾氏   (白)     不是我叫她去的,她自己要去的。

耿伸   (白)     你做母亲的为何不拦?

贾氏   (白)     这个……

耿伸   (白)     什么这个、那个?

             来,与我打!

贾氏   (白)     别打!别打!我招。捡柴是我叫她主仆去的,我没叫她们要人家的银子。我拿话吓唬她们,她们一害怕,两人半夜里就走啦。乳娘被杀,小女不见,据我想一定是李春发因奸争吵,将乳娘杀死,拐跑了小女,大人详情!

耿伸   (白)     公差过来!

二公差  (同白)    大人!

耿伸   (白)     随同贾氏捉拿李春发到案。快去!

二公差  (白)     遵命。

(二公差、贾氏同下。)

耿伸   (白)     贵县回衙理事。

刘玉   (白)     谢大人!卑职告退。

(刘玉下。)

耿伸   (白)     退堂!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石锦坡上。)

石锦坡  (数板)    时来,时来否极生安泰,常言祸去福又来;存心改过归正道,富贵荣华早安排、早安排。

     (白)     我,石锦坡。在乌龙岗得了那小子的包袱,回到家里,我母亲一定不相信,说我是偷来的,非叫我送回去不可!您说叫我往哪送哪?

(石锦坡想。)

石锦坡  (白)     有啦:李相公待我不错,我给他送去,就这么办。

(石锦坡走圆场。)

石锦坡  (白)     到啦,待我叫门。不成!明着给他,他不能要。我隔墙扔过去。

             李相公接包袱!

(石锦坡扔包袱,下。李义上。)

李义   (白)     啊,哪里来的包裹,这倒奇了!

             有请东人!

(李春发上。)

李春发  (白)     何事?

李义   (白)     院中有包裹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

李春发  (白)     拿来我看。

             想是邻居失盗,贼人走脱不了,将包裹丢在此地,你到外面探听探听。快去!

李义   (白)     遵命。

(李义下。)

李春发  (白)     待我看看里面是什么物件?噢!原来是妇人的衣服。这些东西哪里好藏?藏在桌案之下。

(贾氏、二公差同上。)

贾氏   (白)     八成是这儿,咱们进去问问。

二公差  (同白)    我们不认识。

贾氏   (白)     看我眼色行事。

李春发  (白)     啊,你们是哪里来的?

贾氏   (白)     你姓什么呀?

李春发  (白)     我姓李名华字春发。

贾氏   (白)     不错是他。

二公差  (同白)    着家伙!

(二公差同锁。)

李春发  (白)     慢来!你们进得门来,不问青红皂白,锁我为了何事?

二公差  (同白)    贾氏,说话呀!

贾氏   (白)     你做的事,你还不知道吗?

李春发  (白)     我做了什么非礼之事?

贾氏   (白)     你杀死乳娘,把我女儿藏在哪儿啦?说!

李春发  (白)     这是哪里说起?我一概不知呀!

贾氏   (白)     不用跟他废话,咱们搜!

李春发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看起来这件事真真奇怪,

二公差  (同白)    厢房找找!

李春发  (西皮摇板)  为什么乱纷纷闯进内宅?

贾氏   (白)     厢房没有,上房去找。

李春发  (西皮摇板)  到上房入卧室不问好歹!

二公差  (同白)    上房也没有。

李春发  (西皮摇板)  公门中仗势力欺我何来?

贾氏   (白)     找着啦。

二公差  (同白)    找着什么啦?

贾氏   (白)     这个包袱好像我们家的,咱们打开看看。

             不错,是我们丫头的东西,这是她穿的衣服。

             好哇!李春发,你把我闺女藏在哪儿啦?快说实话!

李春发  (白)     我藏你的女儿有何为证?

贾氏   (白)     这个包袱是我闺女的,怎么会在你家里找出来啦?这就是你的证见。

李春发  (白)     这个!

贾氏   (白)     什么这个那个的,带他走!

(李义上。)

李义   (白)     啊!你们是做什么的?

二公差  (同白)    传差的。

李义   (白)     传哪个?

二公差  (同白)    李春发。

李义   (白)     我家东人身无过犯。

贾氏   (白)     我闺女的包袱在你们家找出来啦,就是他的过犯。你管得着吗!糟老头子,带他走!

二公差  (同白)    走!

李春发  (白)     走就走!

(李春发、贾氏、二公差同下。)

李义   (白)     我家东人被带到衙前去了,我不免去至衙前探听探听便了。正是:

     (念)     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李义下。)

【第十七场】

(四龙套引耿伸同上。)

耿伸   (念)     人心似铁,王法如炉。

(二公差同上。)

二公差  (同白)    人犯带到。

耿伸   (白)     带上堂来!

二公差  (同白)    人犯上堂!

(贾氏、李春发同上。)

贾氏   (白)     与大人叩头!

李春发  (白)     晚生参见老大人!

耿伸   (白)     身打一躬,什么前程?

李春发  (白)     身入黉门。

耿伸   (白)     贾氏,寻找你女奸夫可有下落?

贾氏   (白)     从李春发家中搜出小女的包袱,大人请看。

耿伸   (白)     李春发!

李春发  (白)     老大人!

耿伸   (白)     你身入黉门,怎么不晓礼义,为何拐骗幼女?

李春发  (白)     生员只晓读书,不晓拐骗。

耿伸   (白)     贾氏,与他质对!

贾氏   (白)     你既不会拐骗,为什么在荒郊给我闺女银子?

李春发  (白)     这!

贾氏   (白)     大人哪!

     (西皮摇板)  他分明卖俊俏行奸取乐,

             拐骗我秋莲女私出闺阁。

             若无意她怎能越墙逃走?

             杀乳娘藏幼女情理不合。

耿伸   (白)     李春发,你说不曾拐骗,在荒郊赠她银两,是何意耶?

李春发  (白)     生员在郊外看见她女不像小户人家之女,问其情由,原是在家受继母的拷打,出来捡柴。我见她可怜,故而赠她主仆银两。我乃是一片好意。大人哪!

     (西皮摇板)  每日里在房中读书静坐,

             我怎敢引她女私出闺阁?

             感应篇生员我也曾读过,

             望大人细详查还要揣摹。

贾氏   (白)     大人,他既没有此事,我闺女的包袱怎么在他家里搜出来哪?

耿伸   (白)     是呀!她女的包裹在你家搜出,你还敢强辩么?

李春发  (白)     这包裹不知何人抛在院内,家人报我知道,生员还未观看,她带了二位公差来到我家,将生员带到公堂,这就是已往真情。

耿伸   (白)     来!拿我名帖问问老师保他不保?

公差甲  (白)     遵命。

(公差甲下。)

耿伸   (白)     你倚仗身入黉门,本府不敢问你,老师若是不保,叫你知道本府的厉害。

(公差甲上。)

公差甲  (白)     老师不保,请大人判断。

耿伸   (白)     将他头巾摘下!

李春发  (白)     大人念我十载寒窗,请谅情一二。

耿伸   (白)     你自作自受,说什么“谅情一二”?

             来,与我重责四十!

(二公差同打。)

二公差  (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打完。

李春发  (西皮摇板)  四十板打得我肉烂皮破!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无故地逼口供却是为何?

耿伸   (白)     呸!

     (西皮摇板)  分明杀人想逃脱,

             花言巧语不肯说。

             今日不把真情讲,

             本府一怒命难活。

     (白)     不动大刑,谅你不招,大刑伺候!

李春发  (白)     且慢!有招。

耿伸   (白)     叫他画供。

公差甲  (白)     画供!

李春发  (白)     件件是实。

(报子上。)

报子   (白)     按院大人在此下马。

耿伸   (白)     将李春发钉肘收监!

(二公差押李春发同下。)

耿伸   (白)     贾氏下堂候审!

贾氏   (白)     谢老爷!

(贾氏下。)

耿伸   (白)     外厢顺轿,迎接大人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耿伸、四龙套同下。)

【第十八场】

李义   (内白)    走哇!

(李义上。)

李义   (西皮摇板)  叹东人遭下了不白冤枉,

             我只得到监中细问端详。

     (白)     老奴,李义。我家东人被本府太爷收押在监,我不免去至监中,问个明白便了。

(李义下。)

【第十九场】

石锦坡  (内白)    啊哈!

(石锦坡上。)

石锦坡  (念)     报恩未能遂心愿,反害恩公受屈冤。

     (白)     我,石锦坡。指望将包袱给李相公送去报恩,不想倒给他惹下祸啦:将他拿到公堂,屈打成招,收在监中受罪。我打点酒、买点肉,前去探监,表表我心。就此走走。

(石锦坡下。)

【第二十场】

(李春发上。)

李春发  (二黄摇板)  叹人生祸福事难以料定,

             无端地遭缧绁命里生成。

             含悲泪坐监中心酸难忍,

             思想起已往事我好伤心。

李义   (内白)    走哇!

(李义上。)

李义   (二黄摇板)  东人闲坐在书房,

             平白无故遭祸殃。

     (白)     来此已是。禁大哥!

(禁子上。)

禁子   (白)     坐监的吗?

李义   (白)     哦!我是探监的。

禁子   (白)     探望谁呀?

李义   (白)     探望李春发李公子的。

禁子   (白)     他是你什么人?

李义   (白)     他是我家东人。

禁子   (白)     好,拿来!

李义   (白)     要什么?

禁子   (白)     你来探监,不晓得规矩吗?

李义   (白)     噢、噢、噢,这里有散碎银两,买杯茶吃吧!

禁子   (白)     我给你开门。别嚷,加点小心!

李义   (白)     是、是、是。

             东人在哪里?东人在……

李春发  (白)     哎,老哥哥呀!

李义   (白)     啊东人,为了何事将你押在监中?

李春发  (白)     贾氏告我诓骗她的女儿,我受刑不过招认了。

李义   (白)     公子暂受一时之苦,待老奴与你越衙上诉。

李春发  (白)     怕你此去,画虎不成反类犬也!

李义   (白)     这倒难了!

石锦坡  (内白)    走哇!

(石锦坡上。)

石锦坡  (白)     到啦。

             鸡子儿!

禁子   (白)     好说,鸭蛋。干什么的?

石锦坡  (白)     探监的。

禁子   (白)     探望谁呀?

石锦坡  (白)     探望李相公。

禁子   (白)     好,拿来!

石锦坡  (白)     要什么?

禁子   (白)     要钱!

石锦坡  (白)     朋友,面子事。

禁子   (白)     净看面子吃什么呀?

石锦坡  (白)     这小子不看面儿,我糊弄糊弄他。

             这是谁的钱哪?

禁子   (白)     我的,在哪儿哪?

石锦坡  (白)     那不是吗!

(石锦坡进门。)

禁子   (白)     没有哇?

石锦坡  (白)     面子事。

禁子   (白)     好小子诓我,快出去,不出去我要打啦!

石锦坡  (白)     你要打我,我就嚷!

禁子   (白)     别嚷,你算对啦,去吧!

石锦坡  (白)     谢谢你!

             恩公在哪里?恩公在……恩公受屈啦!

李春发  (白)     啊,你乃何人,为何恩公相称?

石锦坡  (白)     您不认识我了吗?

李春发  (白)     忘记了。

石锦坡  (白)     忘记了拉倒,我走!

李义   (白)     东人,他好像石锦坡呀!

李春发  (白)     唤他回来!

李义   (白)     是。

             喂!你回来!我家东人认识你了。

石锦坡  (白)     回来啦,你认识我,我是谁呀?

李春发  (白)     你可是那晚到我家偷盗的石锦坡呀?

石锦坡  (白)     不错,是我。

禁子   (白)     好,有贼啦!

李义   (白)     慢来慢来!他如今是个改邪归正的好人了。

禁子   (白)     我当他是来偷东西的哪。

石锦坡  (白)     好,这一句话差一点送了我忤逆不孝。

李春发  (白)     到此何事?

石锦坡  (白)     听说您押在监中,我打了点酒,买了点肉,探望您来啦。来来来,您喝点儿。

李春发  (白)     不用。

石锦坡  (白)     不喝酒,吃点儿肉。

李春发  (白)     谢谢你的美意,只是我吞吃不下。

石锦坡  (白)     不吃不喝,也算我的心尽到啦。为什么将您押在监中哪!

李春发  (白)     只因那日我在院中拾来一个包裹,被他们搜出,将我拿到公堂,与我要姜秋莲的下落,我哪里晓得她的下落!因此将我押在监中。

石锦坡  (白)     是这么回事呀!别着急,我在外边给您扫听扫听。

禁子   (白)     查监的来啦,你们快走吧。

石锦坡  (白)     咱们走。

(石锦坡、李义同出门。李春发、禁子同下。)

石锦坡  (白)     李管家,你有什么主意搭救你家东人哪?

李义   (白)     我是忙中无计呀。

石锦坡  (白)     我想起来啦,我上你们家偷盗那天晚上,有一位红脸大汉,他叫张什么?

李义   (白)     张雁行。

石锦坡  (白)     对啦,我听人说他在集架山为王,你去到那里搬兵求救,我再访访秋莲的下落,你看好不好?

李义   (白)     好,倒也不错。

石锦坡  (白)     那么就各办其事吧!

李义、

石锦坡  (同白)    请!

(李义、石锦坡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一场】

(侯妻、张秋鸾同上。)

侯妻   (念)     老郎无音信,

张秋鸾  (念)     叫人挂在心。

侯妻   (白)     儿呀,看看外边什么时候了?

张秋鸾  (白)     是。

             姑母,黄昏时候了。

侯妻   (白)     掌一灯亮前来!

张秋鸾  (白)     晓得。

             灯亮来了。

侯妻   (白)     放下。这个老天杀的,还不回来!将门上好。

张秋鸾  (白)     是。

侯妻   (白)     我们和衣而眠吧!

石锦坡  (内白)    啊嘿!

(石锦坡上,走边。)

石锦坡  (念)     谯楼更鼓催,黑夜抖雄威。为了秋莲事,仗义探是非。

     (白)     只因李相公在监中受罪,我在外边寻访秋莲的下落,就是访不着她的踪影。因此施展我旧日的本领,探听消息。前面不知是谁家?待我登高一望。

(石锦坡望。)

石锦坡  (白)     里面灯光未息,听他讲些什么?

侯尚官  (白)     走哇!

(侯尚官上。)

侯尚官  (西皮摇板)  自那日伤了腿难做生意,

             叫妈妈速速地来开柴扉。

     (白)     开门来!

侯妻   (西皮摇板)  耳边厢听叫门把我惊醒,

侯尚官  (白)     开门来!

侯妻   (白)     噢!

     (西皮摇板)  想必是老郎他转回家门。

     (白)     儿呀,醒醒。

张秋鸾  (白)     姑母何事?

侯妻   (白)     外边有人叫门,快去问来!

张秋鸾  (白)     遵命。

             外面何人叫门?

侯尚官  (白)     为姑父回来了。

张秋鸾  (白)     待儿与你开门。

             姑父请进!

侯妻   (白)     你买来多少柴米?

侯尚官  (白)     今日未曾买来,明日多买一些就是。

侯妻   (白)     今日无有,明日哪里来的呀?

侯尚官  (白)     我看秋鸾有几分姿色,将她——

侯妻   (白)     你又喝多了,秋鸾与姑父打杯茶来。

张秋鸾  (白)     是。

(张秋鸾下。)

侯妻   (白)     将她怎样?

(张秋鸾上,偷听。)

侯尚官  (白)     将秋鸾卖在娼门,你要多少柴米无有哇?

(张秋鸾进门。)

张秋鸾  (白)     啊姑父,你为何要将我卖与娼门哪?

侯尚官  (白)     嗐!你听错了。我有意将你许配张门,哪个将你卖与娼门?

侯妻   (白)     是呀,你听错了,安歇去吧!

张秋鸾  (白)     是。

(张秋鸾出门,下。)

侯妻   (白)     老郎,你做此事怎对得起我那内侄?

侯尚官  (白)     事已至此,顾不得了。随我来!

(侯尚官、侯妻同下。)

石锦坡  (白)     好小子!闹了半天是他呀。我听不真说的什么?就听见“秋莲”二字。我看秋莲愁眉不展的往后边去啦,其中必有原故。待我赶至后边听她讲些什么?正是:

     (念)     要知心腹事,但听口中言。

(石锦坡下。)

【第二十二场】

(张秋鸾上。石锦坡随上,听。)

张秋鸾  (西皮摇板)  含悲泪想爹娘恨天怨地,

             丢下奴身无主甚是伤悲。

             恨姑父要将我卖身下水,

     (白)     罢!

     (西皮摇板)  倒不如悬梁死免去是非。

     (白)     哎呀不可!我若悬梁一死,恐旁人道我做下不才之事。这、这、这便怎么处?也罢!我不免今晚三更逃出门去,削发为尼,也好落个清白。我就是这个主意。待我到后面收拾包裹便了。

(张秋鸾下。)

石锦坡  (白)     巧得很!没找着碰见啦。等她逃出门去,我带她到南阳府,好搭救李相公。我上前边等她去。

(石锦坡下。)

【第二十三场】

张秋鸾  (内二黄导板) 张秋鸾出门来魂飞胆碎!

(张秋鸾上。)

张秋鸾  (二黄回龙腔) 战兢兢心忐忑寸步难移。

     (二黄原板)  无奈何逃出了是非之地,

             幸喜得今夜晚月朗星稀。

             来至在荒郊外四下观觑,

             可叹我身背包裹,孤孤单单、凄凄惨惨,奴好伤悲。

             我这里大着胆——

     (二黄散板)  忙往前去,

(石锦坡自下场门上。)

石锦坡  (白)     秋莲,别走啦!

张秋鸾  (白)     呀!

     (二黄摇板)  半途中遇歹人声音如雷。

石锦坡  (白)     秋莲!

张秋鸾  (白)     奴不叫“秋莲”,我叫“秋鸾”。

石锦坡  (白)     你不用瞒我,李公子为你在监中受罪,你随我去南阳府搭救李公子去吧!

张秋鸾  (白)     奴与他并不相识。

石锦坡  (白)     不用说啦,快去吧!

张秋鸾  (白)     哎呀且住!我才逃出龙潭,不想又入虎穴。这便怎么处?也罢!那边有井,待我投井一死。

             那旁有人来了。

石锦坡  (白)     在哪儿哪?

张秋鸾  (白)     在那里。

(张秋鸾跳井,下。)

石锦坡  (白)     没有哇!

             哎哟,怎么跳井啦!这可怎么办哪?有啦,我去到南阳府击鼓鸣冤便了。

(石锦坡下。)

【第二十四场】

(李义上。)

李义   (二黄摇板)  前世烧下断头香,

             今生受尽苦凄凉。

     (白)     石锦坡对我说道:张雁行在集架山为王,我去到那里,求他搭救我家东人便了。

     (二黄摇板)  道旁美景无心望,

             急急忙忙奔山冈。

(李义下。)

【第二十五场】

(侯尚官上。)

侯尚官  (念)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白)     自从那日两腿伤损,难做夜间的买卖。我与妈妈定下一计,将秋鸾卖与娼门,换得银钱也好度日。天色不早,我带她前去。

             儿呀!我来了。

             啊!怎么不在屋中?我到后面看看。

(侯尚官走圆场。)

侯尚官  (白)     这后门不曾关哪?噢,是了。想是我二老说话,被这个丫头听见,也未可知。

             妈妈快来!

(侯妻上。)

侯妻   (白)     什么事?

侯尚官  (白)     秋鸾逃走了,待我将她赶上。

侯妻   (白)     你不要赶她,由她去吧。

侯尚官  (白)     不要你管!

(侯尚官下。)

侯妻   (白)     这个老天杀的,我看你是怎生得了哇!

(侯妻下。)

【第二十六场】

(石锦坡上。)

石锦坡  (念)     终朝无别事,只为他人忙。

     (白)     我指望将秋莲带到南阳府完案,好救李相公出监。不料想秋莲投井啦,我去击鼓鸣冤,叫他们捞尸完案,就是这个主意。

(石锦坡走圆场。)

石锦坡  (白)     哟!说着说着到啦。我来击鼓。

(石锦坡击鼓。四龙套、二公差、耿伸同上。)

耿伸   (白)     带击鼓人!

公差甲  (白)     带击鼓人!

石锦坡  (白)     与大人叩头!

耿伸   (白)     你有何冤枉?

石锦坡  (白)     不是我的冤枉。

耿伸   (白)     哪个的冤枉?

石锦坡  (白)     李春发李相公的冤枉。

耿伸   (白)     他有什么冤枉?

石锦坡  (白)     大人我是个贼。

耿伸   (白)     来,掌嘴!

公差甲  (白)     一!三!五!七!九!

耿伸   (白)     讲!

石锦坡  (白)     我偷东西去啦。

耿伸   (白)     再打!

公差甲  (白)     二!四!六!八!十!

耿伸   (白)     往下讲!

石锦坡  (白)     我不说啦。

耿伸   (白)     为何不讲?

石锦坡  (白)     你净打我,我怎么说呀?

耿伸   (白)     好。不打你了,往下讲!

石锦坡  (白)     是。小人名叫石锦坡。当初偷盗李公子,被他拿住,不但没打骂于我,反倒给了我几两银子,棉布两匹,叫我改邪归正,我就做了一个小买卖。如今听说大人跟李相公要秋莲的下落,我在外边访秋莲。昨晚在侯家庄遇见一个女子,名叫秋莲,我想带她来圆案,她不肯来,跳井啦。请大人差人前去捞尸圆案。她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我的老大人!

耿伸   (白)     可是实言?

石锦坡  (白)     句句实言。

耿伸   (白)     来,带贾氏!

公差甲  (白)     是。

             贾氏上堂!

(贾氏上。)

贾氏   (白)     与大人叩头!

耿伸   (白)     你女儿有了下落了。

贾氏   (白)     我女儿在哪儿哪?

耿伸   (白)     石锦坡,对她说明。

石锦坡  (白)     是。

             你女儿跳井啦!

贾氏   (白)     真的吗?

石锦坡  (白)     这个事有闹着玩的吗?

贾氏   (白)     哎,我的女儿呀!

耿伸   (白)     不必啼哭,跟石锦坡前去捞尸。差役二名同往。退堂!

(四龙套、耿伸同下。)

贾氏   (白)     石锦坡,咱们去的地方远不远哪?

石锦坡  (白)     远得很。

贾氏   (白)     远得很,我走不动。

石锦坡  (白)     走不动,跑!

贾氏   (白)     别挨骂啦,雇脚程吧。

石锦坡  (白)     谁花钱哪?

贾氏   (白)     我花钱。

石锦坡  (白)     雇几匹?

贾氏   (白)     咱们几个人?

石锦坡  (白)     你、我、两位公差,四个人。

贾氏   (白)     雇四匹。

石锦坡  (白)     等着,我雇去。

             脚程是谁的?

(驴夫上。)

驴夫   (白)     是我的。往哪去呀?

石锦坡  (白)     侯家庄来回,四匹牲口多少钱?

驴夫   (白)     给四吊钱吧。

石锦坡  (白)     好,就这么办啦。

             二位公差、大嫂子,咱们骑上走!

贾氏   (白)     走哇!

     (西皮流水板) 有贾氏在驴上暗自思想,

             想起了这件事太嫌荒唐!

             你不该说假话胡言乱讲,

             小秋莲受引诱将身隐藏。

             李春发他那里天良味丧,

             用银钱买通你去到公堂。

             扮一个假秋莲哄我上当,

             我岂肯马马虎虎受你的诓?

             越思越想气往上撞,

             我打他、我骂他、我咬他、我拧他、我剥了他的皮、我抽了他的筋、我喝了他的血、我吃了他的肉、千刀万剐才称我的心肠。

             催动了毛驴我就急忙往前闯,

             这就是作恶的天理昭彰。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姜绍、许黑虎同上。)

姜绍   (二黄散板)  都只为贩粮米阳关路上,

许黑虎  (二黄散板)  贪名利每日里奔走四方。

姜绍   (白)     老汉姜绍。

许黑虎  (白)     卑人许黑虎。

姜绍   (白)     啊贤弟!

许黑虎  (白)     大哥!

姜绍   (白)     天气尚早,你我歇息歇息再走。

许黑虎  (白)     大哥说好便好。

张秋鸾  (内白)    救人哪!

许黑虎  (白)     不好!有鬼!

姜绍   (白)     嗳!哪里有鬼?想必是人,我们听上一听。

(张秋鸾上。)

张秋鸾  (白)     救命哪!

许黑虎  (白)     大哥,井内有人。

姜绍   (白)     待我看来。

             你因何掉在井内?

张秋鸾  (白)     失足落井,这是个干井,有劳救我上去吧!

姜绍   (白)     我们救你上来。

             贤弟,解绳子下来。

许黑虎  (白)     解下来了。

姜绍   (白)     放下去。

             你将绳子拴在腰上,我二人将你扯了上来。

张秋鸾  (白)     是。

             拴好了。

姜绍   (白)     贤弟,你我扯她上来。

张秋鸾  (白)     多谢二位救命之恩!

姜绍   (白)     不值一谢。

许黑虎  (白)     唔呼呀,原来是个绝色的女子!我将她带在僻静之处,与她成其美事,岂不是好?哈哈!有这个老头儿大大的不便,这、这、这、这便怎么处?有了:我将他打在井内,带着这个女子一走,我就是这个主意。

             大哥,井内不但有人,还有米呢。

姜绍   (白)     待我看来。

许黑虎  (白)     你下去吧!

(许黑虎推姜绍落井。姜绍暗下。)

张秋鸾  (白)     啊!你这是怎么了?

许黑虎  (白)     他自不小心,掉下去了。

张秋鸾  (白)     你快快救他上来呀!

许黑虎  (白)     不要管他,你快快随我赞路!

张秋鸾  (白)     不能随你去,我要回家了。

许黑虎  (白)     你要是不随我走,我就是这一刀,要了你的性命!

张秋鸾  (白)     喂呀!

     (二黄摇板)  实指望出龙潭又入罗网,

             出井来遇见了虎豹豺狼。

             无奈何跪至在尘埃地上,

             大爷呀!

             放了我你好似再造爹娘!

许黑虎  (白)     妙哇!

     (二黄摇板)  这件事不由我心中欢畅,

             天赐我美嫦娥俊俏娇娘。

(〖内喊声〗。)

许黑虎  (二黄摇板)  耳听得那一旁锣声响亮,

             吓得我战兢兢无处躲藏。

     (白)     且住!不知哪位大人从此经过,我往哪里藏躲?有了:我将她绑在车上,我在化谷桥下藏躲,我就是这个主意。

             过来过来,你暂受一时之苦,我将你绑在车上,等这位官长过去,我再放你。

张秋鸾  (白)     你放我走吧!我与你磕头了。

许黑虎  (白)     你若絮絮叨叨,我就要了你的命!

(许黑虎绑张秋鸾。)

许黑虎  (白)     待我桥下藏躲。

(许黑虎下。)

何德福  (内西皮导板) 钦奉王命出朝堂,

(四龙套、中军、书吏引何德福同上。)

     (西皮原板)  赤胆忠心保定家邦。

             天启爷在金殿把旨来降,

             明查暗访恶霸强梁。

             食王爵禄何曾安享,

             鞠躬尽瘁廊庙增光。

             人役开道忙往前闯!

张秋鸾  (白)     冤枉!

何德福  (白)     啊?

     (西皮摇板)  何人道旁喊冤枉?

     (白)     住轿。什么人喊冤?轿前回话!

中军   (白)     喊冤人轿前回话!

张秋鸾  (白)     贼人将我绑在车上,不能前去。

何德福  (白)     快快与她松绑!

(中军与张秋鸾松绑。)

张秋鸾  (白)     小女子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你叫什么名字?

张秋鸾  (白)     小女子名叫张秋鸾。

何德福  (白)     张秋鸾,你有什么冤枉?

张秋鸾  (白)     只因父母去世,抛下兄妹二人,我哥哥出外贸易,将我寄在姑父家中。

何德福  (白)     你姑父叫什么名字?

张秋鸾  (白)     名叫侯尚官。

何德福  (白)     侯尚官住在哪里?

张秋鸾  (白)     住在侯家庄。

何德福  (白)     他做何生意?

张秋鸾  (白)     做的是有利无本的买卖。

何德福  (白)     何谓“有利无本”?

张秋鸾  (白)     我不晓得,是听我姑母讲的。

何德福  (白)     往下讲!

张秋鸾  (白)     是我姑父起下不良之意,要将我卖与娼门。因此逃出门来,遇见贼人,他将同伴老人打在井内,将我绑起。大人,快与小女子做主啊!

何德福  (白)     贼人今在哪里?

张秋鸾  (白)     他在桥下。

何德福  (白)     前去搜来!

中军   (白)     是。

(中军搜出许黑虎。)

中军   (白)     跪下!

             贼人拿到。

何德福  (白)     秋鸾,可是此人?

张秋鸾  (白)     就是他。

何德福  (白)     起过一旁。

张秋鸾  (白)     谢大人!

何德福  (白)     你叫什么名字?

许黑虎  (白)     名叫许黑虎。

何德福  (白)     做何生意?

许黑虎  (白)     贩卖粮米。

何德福  (白)     既然为商,为何欺人害人?

许黑虎  (白)     怎见得我欺人害人?

何德福  (白)     你欺辱幼女,害死同伴老人。秋鸾,与他质对!

张秋鸾  (白)     你不曾欺人,为何将我绑在车上?你不曾害人,为何将你同伴之人打落井内?

许黑虎  (白)     这个!

何德福  (白)     什么!

许黑虎  (白)     他诬告小人。

何德福  (白)     来,与我打!

许黑虎  (白)     别打,我招。我对你实说了吧!我在南阳府也偷过,也盗过,谁不知道我叫许黑虎?叫你见识见识,看刀!

何德福  (白)     大胆!绑了!

             将他带到南阳府收监,押下去!

             秋鸾,若将你送回姑母家中,恐你姑父再起不良之意,你可能往别处投奔么?

张秋鸾  (白)     小女子别无投奔。

何德福  (白)     唤地方!

中军   (白)     地方来见!

地方   (内白)    啊哈!

(地方上。)

地方   (念)     地方地方,差使难当。一卯不到,两腿遭殃。

     (白)     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罢了。我来问你,此处可有尼僧庙?

地方   (白)     您问的是姑子庵?

何德福  (白)     正是。

地方   (白)     此地有个慈悲庵。

何德福  (白)     庵主可守清规?

地方   (白)     是个好姑子。

何德福  (白)     多大年纪?

地方   (白)     五十多岁。

何德福  (白)     唤她前来!

地方   (白)     是。

(地方下。)

何德福  (白)     秋鸾,将你暂寄庵中,你意如何?

张秋鸾  (白)     就依大人。

(地方领老尼同上。)

老尼   (白)     大人在上,小尼稽首!

何德福  (白)     罢了。

老尼   (白)     呼唤小尼,有何吩咐?

何德福  (白)     将你唤来,非为别事,有一被难女子无处存身,将她寄在你的庵中,好好照看,这有纹银十两,权当宿资。秋鸾,暂在庵中存身,落案之后,与你选一佳婿。

张秋鸾  (白)     谢大人!

何德福  (白)     大师父,将她带去!

老尼   (白)     遵命。

             小姑娘,随我来!

张秋鸾  (白)     大人请上,受难女一拜!

     (西皮摇板)  蒙大人待难女恩德甚广,

             好比我张秋鸾再造爹娘。

(老尼、张秋鸾同下。)

何德福  (白)     书吏附耳上来。

             看衣更换!

(何德福脱官衣。)

何德福  (白)     本院之言,牢牢谨记,不必送我。

书吏   (白)     是。

(书吏扮穿何德福官衣。)

书吏   (白)     外厢开道!

(四龙套、中军领书吏同下。)

何德福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为黎民懒观看路旁美景,

             要把这恶刁棍一律肃清。

(何德福下。)

【第二十八场】

(四喽兵同上,同站门。张雁行上。〖点绛唇〗。张雁行上高台。)

张雁行  (念)     威风凛凛煞气高,集架山上逞英豪。自从为王来落草,男儿志量透九霄!

     (白)     某,张雁行。众位贤弟推我为尊,执掌山寨大事,朝欢暮乐,好不潇洒人也。每日整顿人马;且等机会一到,也好下山复仇。

             喽啰们!

四喽兵  (同白)    有。

张雁行  (白)     伺候了!

四喽兵  (同白)    啊!

李义   (内白)    走哇!

(李义上。)

李义   (念)     心急忙似箭,昼夜不得安。

     (白)     来此已是。哪位在?

喽兵甲  (白)     何事?

李义   (白)     这里可是集架山?

喽兵甲  (白)     正是。

李义   (白)     烦劳通禀:李春发的家人李义求见寨主,有秘事相告。

喽兵甲  (白)     启大王:李春发的家人李义求见,有秘事相告。

张雁行  (白)     唤他进来!

喽兵甲  (白)     是。

             寨主唤你,随我进来!

李义   (白)     与寨主叩头!

张雁行  (白)     罢了,起来。不在家中侍奉你家东人,到此何事?

李义   (白)     大事不好了!

张雁行  (白)     何事惊慌?

李义   (白)     我家东人在院中拾了一个包袱,去了两个公差,一个妇人言道:我家东人隐藏她的女儿,将我家东人锁拿公堂,屈打成招,陷监入狱。望寨主念在同窗之情,搭救我家东人不死。慢说是我家东人,就是他去世的先人也感恩非浅!

张雁行  (白)     可恼哇可恼!

     (西皮摇板)  狗贼官做此事全不思想,

             为什么把秀才拿到公堂?

             李春发苦读书一心向上,

             知礼人他怎能违犯王章!

             想此事不由人气往上撞,

             倒叫我张雁行怒满胸膛。

     (白)     李管家,那贼官他怎样落案?

李义   (白)     打量我家东人是九死一生。

张雁行  (白)     你不必惊慌,在此多住几日,我命人下山探听消息。

李义   (白)     多谢寨主!

张雁行  (白)     王海上站!

(王海上。)

王海   (白)     参见寨主!

张雁行  (白)     命你去至南阳府,打探李相公的消息如何,速来回报!

王海   (白)     遵命。

(王海下。)

张雁行  (白)     李管家,随我来。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石锦坡、二公差、贾氏、驴夫同上。)

二公差  (同白)    走!走!走!

石锦坡  (白)     别走啦,就是这个井。

贾氏   (白)     好,下驴。

             是这个井吗?

石锦坡  (白)     就是这个井。别忙,咱们问问。那边来了一个老头儿,问问他。

侯尚官  (内白)    走哇!

(侯尚官上。)

侯尚官  (西皮摇板)  思想起已往事自己做差,

             大不该欺幼女又把人杀。

             乌龙岗起歹意良心昧下,

             到如今两腿伤行如狗爬。

石锦坡  (白)     老者,这个井是谁家的呀?

侯尚官  (白)     是我家的井,问它做甚?

石锦坡  (白)     你是井主,咱们先打捞尸首。

公差甲  (白)     伙计,咱们下井。

贾氏   (白)     这位大哥,你家还有什么人哪?

侯尚官  (白)     我们夫妻二人,还有一个侄女。

贾氏   (白)     你侄女她叫什么名字?

侯尚官  (白)     她叫秋鸾,不听教训,被我打跑了。

贾氏   (白)     她住在哪儿呀?

侯尚官  (白)     住在罗郡城。

贾氏   (白)     好小子,你把秋莲给打跑啦,你赔我的闺女!

侯尚官  (白)     哪个见过你的女儿呀?

石锦坡  (白)     老大爷,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你的女儿跳井啦,你怎么跟人家要女儿,我看你有点疯病吧?别吵啦,尸首打捞上来,你就知道啦。

公差甲  (白)     死尸一口。

石锦坡  (白)     捞上来啦,你去认吧!

贾氏   (白)     我去看看。哎哟!这是我的老头子,不是我的女儿呀!我的老头子……

     (西皮摇板)  自那日出门去风吹雨打,

             为生计贩粮米不肯还家。

             到如今被害了九泉以下,

             我的老头子啊!

             可叹你在井内命染黄沙。

     (白)     好哇!你把我老头子推到井里去啦,还拿我的闺女糊弄我。不成,完不了!

石锦坡  (白)     你呀,要疯啦!我明明白白地看见你的女儿跳井,你怎么说是你的老头子呀?我来看看。哟!怪呀,怎么变啦?

侯尚官  (白)     可恼啊可恼!

     (西皮摇板)  这妇人误怪我真真笑话,

             我是个残废人怎能害她?

             你是个疯魔女前来戏耍,

(何德福上。)

何德福  (西皮摇板)  我乔装到此间暗访明查。

石锦坡  (白)     这件事真不明白!

何德福  (白)     你们不明白,我……

公差甲  (白)     你明白?

何德福  (白)     我也不明白。

公差甲  (白)     你不明白,你多什么嘴?

             伙计,带了他!

何德福  (白)     慢来!我身无过犯,你带我不得!

公差甲  (白)     你在这儿多嘴多舌,这为搅闹尸场!

何德福  (白)     我劝你不带的好!

公差甲  (白)     只有错拿,哪有错放的道理!

何德福  (白)     好,如此你就与我带!带!带!

     (西皮摇板)  公门中怎能够这样说话,

             出衙来仗势力不顾王法。

             这时候我只得装疯卖傻,

             到公堂我看他怎样开发?

     (白)     正是:

     (念)     无心开口来讲话,

公差甲  (念)     多言多语犯王法。

何德福  (念)     只怕好带难开放,

公差甲  (念)     你肯破钞出公衙。

何德福  (白)     银子我有,就怕你不敢花呀!

公差甲  (白)     谁的银子不是一样花?

何德福  (白)     敢花就好!

公差甲  (白)     死尸叫地方看着。走!

(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四兵丁、王尽忠同上。)

王尽忠  (念)     山寇扰边境,黎民不太平。

     (白)     俺,城守营王尽忠。适才探马报道:集架山山寇在业河扎营,百姓惶恐。不免报与知府大人,共作商议。

             来!

四兵丁  (同白)    有!

王尽忠  (白)     南阳府去者!

四兵丁  (同白)    啊!

(王尽忠、四兵丁同下。)

【第三十一场】

(四龙套、耿伸同上。)

耿伸   (西皮原板)  每日里坐法堂哪得安享,

             有本府在南阳昼夜奔忙。

             食君禄报主恩忠心献上,

             但愿得民安乐万古传扬。

(二公差同上。)

二公差  (同白)    参见大人!

耿伸   (白)     罢了。打捞尸首怎么样了?

二公差  (同白)    捞出一具男尸。井主带到。

耿伸   (白)     带井主!

二公差  (同白)    井主上堂!

(侯尚官上。)

侯尚官  (白)     小人与大人叩头!

耿伸   (白)     你叫什么名字?

侯尚官  (白)     小人名叫侯尚官。

耿伸   (白)     住在哪里?

侯尚官  (白)     住在侯家庄。

耿伸   (白)     那井是你的么?

侯尚官  (白)     是小人的。

耿伸   (白)     井内死尸是哪里来的?

侯尚官  (白)     小人不知。

耿伸   (白)     你井内有了死尸,你不打报呈,定是你将人害死!

侯尚官  (白)     小人有下情回禀。

耿伸   (白)     讲!

侯尚官  (白)     小人是个残废人,两腿损伤,怎能害人?

耿伸   (白)     说得倒也有理。对保下堂。

侯尚官  (白)     多谢大人!

(侯尚官下。)

耿伸   (白)     带石锦坡!

二公差  (同白)    石锦坡上堂!

(石锦坡上。)

石锦坡  (白)     与大人叩头!

耿伸   (白)     打捞尸首怎么样了?

石锦坡  (白)     回禀大人:我明明看见是秋莲跳下井去,捞上来一看,变了一个老头儿。

耿伸   (白)     妄告不实,耍笑本府,哪里容得?

             来,钉肘收监!

石锦坡  (白)     得!真他妈的倒霉!

(石锦坡下。)

耿伸   (白)     贾氏上堂!

二公差  (同白)    贾氏上堂!

(贾氏上。)

贾氏   (白)     与大人叩头!

耿伸   (白)     打捞上来的尸首,可是你的女儿?

贾氏   (白)     回禀大人:那石锦坡可不是好东西!他把我当家的害死啦,他还耍笑我,求大人与小妇人做主!

耿伸   (白)     本府自有发落,三日后听审。下去!

贾氏   (白)     谢大人!

(贾氏下。)

二公差  (同白)    启大人:尸场有一人多嘴多舌的,此案他许知道。

耿伸   (白)     此人可曾带到?

二公差  (同白)    带到了。

耿伸   (白)     好,将他带上堂来!

二公差  (同白)    带多嘴人!

(何德福上。)

何德福  (西皮摇板)  有本院到公堂用目观望,

             假意儿战兢兢装疯卖狂,

             上堂来打一躬实言不讲,

             他那里不问我我不答腔。

     (白)     请了!

耿伸   (白)     啊!你这人上得堂来,拱手不跪,你莫非在庠?

何德福  (白)     不在庠。

耿伸   (白)     在监?

何德福  (白)     不在监。

耿伸   (白)     一不在庠,二不在监,藐视本府不成?

何德福  (白)     是我藐视你,还是你藐视我呢?

耿伸   (白)     听你之言,还有什么势力不成?

何德福  (白)     你要问我的势力,你且听了!

     (西皮摇板)  金殿上天启爷将我差遣,

             钦点我管八府访查民冤。

(二公差同吓死。)

耿伸   (白)     将他二人搭下去。

             卑职冒犯,身该万死。大人请来上座!

何德福  (白)     贵府请坐。

耿伸   (白)     大人在此,哪有卑职的座位?

何德福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耿伸   (白)     谢坐。大人看什么?

何德福  (白)     带我的二位公差呢?

耿伸   (白)     吓死了。

何德福  (笑)     哈哈哈!

(王尽忠上。)

王尽忠  (白)     参见大人!

耿伸   (白)     见过按院大人。

王尽忠  (白)     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罢了,起来。

王尽忠  (白)     谢大人!

耿伸   (白)     到此何事?

王尽忠  (白)     今有集架山贼寇在业河扎下队伍,请大人早做准备。

耿伸   (白)     就命你带领人马,探听那贼虚实,速来回报!

王尽忠  (白)     卑职遵命。

(王尽忠下。)

耿伸   (白)     大人请至书房。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四喽兵、王海、张雁行同上。四兵丁、王尽忠同上。)

王尽忠  (白)     呔!什么人拦住老爷的去路?

张雁行  (白)     你大王爷张雁行。来者通名受死!

王尽忠  (白)     城守营王尽忠。尔为何扰乱民间不安,是何道理?

张雁行  (白)     休得胡言!撒马过来!

(张雁行、王尽忠同开打。王尽忠、四兵丁同败下。)

张雁行  (白)     败兵不可追赶。

             大头目!

王海   (白)     在。

张雁行  (白)     探听他军虚实!

王海   (白)     遵命。

(王海下。)

张雁行  (白)     且听一报。

(张雁行、四喽兵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龙套引耿伸同上。)

耿伸   (西皮摇板)  恼恨贼子太猖狂,

             扰乱城池为哪桩?

             将身且坐大堂上,

             且听人役报端详。

(王尽忠上。)

王尽忠  (白)     参见大人!

耿伸   (白)     罢了。探听山寇之事怎么样了?

王尽忠  (白)     那贼十分骁勇,大人定夺。

耿伸   (白)     命你去见总镇,二兵合一,抵挡一阵。

王尽忠  (白)     遵命。

(王尽忠下。)

耿伸   (白)     退堂!

(耿伸、四龙套同下。)

【第三十四场】

(四龙套引罗天兴同上。)

罗天兴  (点绛唇)   杀气冲霄,儿郎虎豹,军威好,地动山摇,要把狼烟扫!

     (念)     堂堂丈夫保帝基,巍巍武将挂铁衣。咚咚战鼓惊天地,雀鸟不敢往空飞。

     (白)     本镇,罗天兴。身授南阳总镇。今升大帐,旌旗自摆,必有军情来报。

(王尽忠上。)

王尽忠  (白)     参见大人!

罗天兴  (白)     罢了。到此必有所为?

王尽忠  (白)     集架山贼寇在业河扎寨,扰乱城池。知府大人命末将前来,二兵合一,共灭此贼。

罗天兴  (白)     既有此事,众将官,杀!

(四龙套同应。张雁行领四喽兵同上,同会阵。)

罗天兴  (白)     大胆贼寇,无故行兵扰乱民间不安,是何道理?

张雁行  (白)     那李春发身无过犯,今被赃官屈打成招,收在监中。我今前来替友复仇,何言“扰乱”二字?

罗天兴  (白)     满口胡言!

             众将官,杀!

(张雁行、罗天兴同大开打。罗天兴、四龙套同败下。)

张雁行  (白)     败兵不可追赶,就在此处扎寨。

四喽兵  (同白)    啊!

(张雁行、四喽兵同下。)

【第三十五场】

(耿伸上。)

耿伸   (念)     一载干戈动,十年不太平。

(罗天兴上。)

罗天兴  (白)     大人!

耿伸   (白)     总镇请坐!

罗天兴  (白)     有坐。

耿伸   (白)     那贼兵势如何?

罗天兴  (白)     那贼兵如潮涌,难以取胜。

耿伸   (白)     这便如何是好?

罗天兴  (白)     贼人下山,只为李春发而来。

耿伸   (白)     既然如此,明日五鼓天明,总镇大人保护法场,将李春发绑在辕门,悄悄斩首,以防不测。

罗天兴  (白)     此计甚好,照计而行。

(耿伸、罗天兴同下。)

【第三十六场】

(四喽兵引张雁行同上。)

张雁行  (念)     业河扎了寨,且等探报来。

(王海上。)

王海   (白)     参见寨主!大事不好了:那狗官传下密令,明日五鼓天明,要在辕门将李相公斩首。

张雁行  (白)     既有此事,王海听令!

王海   (白)     在。

张雁行  (白)     众喽兵扮作官兵模样,混进法场,搭救李相公,不得有误!

王海   (白)     得令!

(张雁行、王海、四喽兵同下。)

【第三十七场】

(四龙套、耿伸同上。)

耿伸   (白)     将李春发绑上来!

(四刀斧手内同应。四刀斧手押李春发同上。)

李春发  (白)     天哪,天!我李春发死得好不明白也!

耿伸   (白)     刀斧手!拉去开刀!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四喽兵扮官兵引张雁行同上,王海背李春发下。耿伸、四龙套、四刀斧手同跑下。张雁行追下。张雁行、李春发同上。)

张雁行  (白)     贤弟醒来!

李春发  (西皮导板)  一霎时吓得我浑身战抖,

张雁行  (白)     贤弟醒来!

李春发  (西皮摇板)  只觉得身无力遍体汗流。

     (白)     啊兄长,小弟来到什么所在?

张雁行  (白)     贤弟,你来到愚兄的山寨了。

李春发  (白)     小弟因何至此?

张雁行  (白)     你的管家李义上山求救,赃官在辕门要将你斩首,愚兄将你救上山来了。

李春发  (白)     李义今在何处?

张雁行  (白)     唤李义!

(李义上。)

李义   (白)     东人受惊了!

李春发  (白)     谁叫你到此求救哇?

     (西皮摇板)  我受刑无怨尤自甘俯首,

             何劳你劫法场火上浇油?

张雁行  (白)     啊贤弟,你在死中我将你救活,怎么倒是愚兄的错了?你忍耐忍耐吧!

李春发  (白)     老狗才!我乃书香门第,来到山寨,败坏门风,遗臭万年!

张雁行  (白)     哈哈哈!是我多事了!

     (西皮摇板)  这才是画虎不成反变狗,

             明知道水泼地一时难收。

             任你恨任你怨闭目不瞅,

             劝贤弟且息怒再作良谋。

     (白)     啊贤弟,天色已晚,有话明日再讲,你休养休养,各讨方便。正是:

     (念)     马到临崖收缰晚,船至江心补漏难。

(张雁行下。)

李春发  (白)     哎!我岂能在此安身?我还是下山投案哪!

     (西皮摇板)  虽然是弟兄们情义甚厚,

             我岂肯入此伙骂名传留。

             且喜得静悄悄正好逃走,

(李春发走圆场。喽兵甲上。)

喽兵甲  (白)     什么人?

李春发  (白)     呀!

     (西皮散板)  逃出了山寨门再定良谋。

     (白)     我是你们寨主爷的好友李春发,下山另有公干。

喽兵甲  (白)     李相公请便吧!

李春发  (白)     好好把守寨门。

(李春发下。)

喽兵甲  (白)     李相公下山,报与寨主知道。

(喽兵甲走圆场。)

喽兵甲  (白)     有请寨主!

(张雁行上。)

张雁行  (白)     何事?

喽兵甲  (白)     李相公下山,特来报与寨主。

张雁行  (白)     任他去吧,好好把守寨门。

喽兵甲  (白)     遵命。

(喽兵甲下。)

张雁行  (白)     我好多事也!

     (西皮摇板)  李春发他生来为人忠厚,

             此一去好一似鱼儿上钩。

             看起来见识浅真真少有,

             休怪我在一旁看水行舟。

(张雁行下。)

【第三十八场】

李春发  (内白)    走哇!

(李春发上。)

李春发  (念)     打开玉笼飞彩凤,顿断金锁走蛟龙。

     (白)     且喜逃出集架山,走得我口干舌燥,来此庙门,待我进去讨水。

             大师父!

(老尼上。)

老尼   (念)     朝夕唪经入空门,不修今世修来生。

     (白)     施主烧香吗?

李春发  (白)     不是的。我行到此处,口中焦躁,求水解渴。

老尼   (白)     原来如此。

             徒儿看茶来。

(姜秋莲上。)

李春发  (白)     啊!你是捡柴的那位大姐么?

姜秋莲  (白)     是我呀!

老尼   (白)     既然认识,请至禅堂叙话。

(张秋鸾自下场门迎上。)

张秋鸾  (白)     师父!

老尼   (白)     坐下讲话。

李春发  (白)     大姐因何来在庵中?

姜秋莲  (白)     蒙相公赠我银两,回得家去,对我继母说明此事。我继母言道,我与公子有……

李春发  (白)     有什么?

姜秋莲  (白)     有……

李春发  (白)     有什么呀?

老尼   (白)     徒儿,禅堂上就是我们四人,你与公子又是同乡,有什么讲不出口的话呀?

李春发  (白)     着哇!有话快讲,我还要趱路呢。

张秋鸾  (白)     姐姐不肯说,一定是害羞。好啦,你说,我替你害羞。快说吧,别叫人着急啦!

姜秋莲  (白)     这?

(〖三锣〗。)

姜秋莲  (白)     相公啊!

     (西皮快板)  未曾开言心难过,

             两眼不住泪如梭。

             自古常言果不错,

             最狠不过后老婆。

             她说你赠银无好意,

             要与奴家结丝萝。

             她到公堂去告状,

             叫你丢丑无话说。

             奴与乳娘夜逃脱,

             乳娘被杀见阎罗。

             强人苦苦逼迫我,

             奴叫他采花做媒妁。

             那贼不解其中意,

             奴将他推下山涧不知死活。

             多蒙师父收留我,

             奴在庵中度生活。

李春发  (白)     呀!

     (西皮摇板)  你不该越墙走与我闯祸,

             乳娘她身一死起了风波。

             又谁知大姐你在此藏躲,

             连累我在公堂受尽折磨。

姜秋莲  (白)     公子因何至此?

李春发  (白)     你乳娘被杀之后,你那继母带领两个公差,将我锁拿公堂,言道:你家乳娘是我杀的,向我要你的下落。是我受刑不过,屈打成招,绑在辕门问斩。多亏我的好友将我救到集架山。我恐怕玷辱门第,逃下山来,在此宝刹遇见大姐。你可晓得杀乳娘之人的名姓?

姜秋莲  (白)     我未能问他名姓,用罗裙将贼的钢刀包来,现在这里。

李春发  (白)     好,拿来我看。

姜秋莲  (白)     公子请看。

李春发  (白)     待我看来。

(李春发念。)

李春发  (白)     “侯尚官”!侯尚官定是贼人的名姓。

张秋鸾  (白)     侯尚官是我的姑父!

老尼   (白)     怎么,侯尚官是你的姑父,他行为如何?

张秋鸾  (白)     行为不正,此事一定是他所为。

李春发  (白)     这位大姐家住哪里,尊姓大名?

张秋鸾  (白)     奴乃罗郡人氏,姓张名秋鸾。

李春发  (白)     家中还有何人?

张秋鸾  (白)     还有兄长在外贸易。

李春发  (白)     令兄何名?

张秋鸾  (白)     张雁行。

李春发  (白)     噢!你是张贤妹么?

张秋鸾  (白)     公子为何这样称道?

李春发  (白)     我与令兄是同窗好友。

张秋鸾  (白)     原来如此。小妹不知,多有冒犯!

李春发  (白)     岂敢!自己兄妹何出此言。贤妹因何也来在庵中?

张秋鸾  (白)     只因家兄将奴寄在姑母家中,不想姑父起下不良之意,要将奴卖入娼门。被奴听见,黑夜之间逃出门来,遇见强人将奴逼得跳入井内。后来有老少二人从井中将奴救出。少年人不怀好意,他将年老之人推下井去,逼我成亲。是我不允,那贼将我绑在车上,幸遇过路官员搭救,将那贼带去,我无处投奔,那位大人将奴寄在庵中存身。

李春发  (白)     原来如此。杀她乳娘者,定是你姑父所为了。啊大姐,你的芳名叫什么?

姜秋莲  (白)     奴名姜秋莲。

李春发  (白)     误会呀误会!

姜秋莲  (白)     什么误会呀?

李春发  (白)     大姐名叫“姜秋莲”,我贤妹名叫“张秋鸾”,二名同音,这内中害了一个好人!

姜秋莲、

张秋鸾  (同白)    害了哪个好人?

李春发  (白)     有个石锦坡,受过我的恩惠,他听说堂上与我要“姜秋莲”,便在外面寻访“秋莲”的下落。在侯家庄又遇见我贤妹张秋鸾,他拿“秋鸾”当做“秋莲”,逼我贤妹到公堂圆案,贤妹不解其情,跳下井去。

张秋鸾  (白)     小妹正是因此跳井。

李春发  (白)     那石锦坡见贤妹跳井,去至公堂鸣冤,他说秋莲跳在井内,大人命姜大姐的继母和二位公差随石锦坡前去打捞尸首。尸首打捞上来,一看是个年迈的男尸,姜大姐的继母一看,她说是她的丈夫。

姜秋莲  (白)     哎,爹爹呀!

老尼   (白)     不要哭,听公子往下讲。

姜秋莲  (白)     是。公子请讲。

李春发  (白)     奇怪得很!大姐之父是被何人推在井内的呢?

张秋鸾  (白)     这件事我知道,将你爹爹推下井去的这个贼,叫许黑虎,就是将我绑在车上那个狠心贼!

姜秋莲  (白)     此贼可曾拿住?

张秋鸾  (白)     拿住啦。已然带到南阳府去啦。

李春发  (白)     拿住方好。你那继母又到公堂说道:你家爹爹是石锦坡害死的。大人将石锦坡钉肘收监,这岂不是害了他一个好人么?

老尼   (白)     既有这等事,徒儿,我们吃得饱饱的,去到公堂,一来诉诉你二人之冤;二来替李公子与石锦坡诉诉苦,岂不是好?

姜秋莲、

张秋鸾  (同白)    就依师傅。正是:

老尼   (念)     展放愁眉去辩冤,

李春发  (念)     搭救锦坡出牢监。

姜秋莲  (念)     善恶到头终有报,

张秋鸾  (念)     仇报仇来冤报冤。

(众人同下。)

【第三十九场】

(四龙套、二公差、中军、何德福同上。)

何德福  (引子)    代天巡狩,秉忠心,扶保乾坤。

     (念)     忠心耿耿费劳机,萧何律法数第一。鞠躬尽瘁谁能比?访查民情辨冤屈。

     (白)     本院,何德福。只因集架山贼寇藐视王章,故而升堂理事。

             唤知府进见!

中军   (白)     知府进见!

(耿伸上。)

耿伸   (白)     报:耿伸告进!

             耿伸参见大人!

中军   (白)     起!免!打躬!

何德福  (白)     与贵府看座。

耿伸   (白)     大人面前,哪有卑职的座位!

何德福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请坐。

耿伸   (白)     谢坐!大人传唤,必有所为?

何德福  (白)     只因山寇扰乱民间,调动各路兵将,共灭此贼,不知贵府意下如何?

耿伸   (白)     大人说好便好。

李春发  (内白)    走哇!

(李春发上。)

李春发  (白)     冤枉!

何德福  (白)     何人喊冤?

中军   (白)     何人喊冤?

李春发  (白)     李春发。

中军   (白)     李春发喊冤。

耿伸   (白)     将他绑了!

何德福  (白)     慢来!绑他为何?

耿伸   (白)     他今此来,一定是探听消息。

何德福  (白)     他一人前来,何必如此?

             叫他上堂回话。

中军   (白)     李春发上堂回话!

李春发  (白)     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李春发,你既被山寇抢去,为何去而复转?莫非前来探听本城的消息不成!

李春发  (白)     非也。犯生乃书香门第,虽然被他救去,岂肯随他入伙,遗臭万年!

何德福  (白)     莫非前来瞒哄本院不成?

李春发  (白)     若有半句虚言,叫犯生天诛地灭,情愿受斩,也要落个人亡名在。

何德福  (白)     啊贵府,据本院看来,杀姜家乳娘之事,绝不是春发所为。

耿伸   (白)     大人明鉴。

何德福  (白)     今既来投案,本院理当宽免于你。本院有心命你去至集架山,顺说张雁行来降,不但无罪,本院还要提拔你等。

李春发  (白)     蒙大人天高地厚之恩,犯生杀身难报,情愿顺说张雁行前来归降大人。

何德福  (白)     既然如此,速速前去。

李春发  (白)     遵命。

(李春发下。老尼、张秋鸾、姜秋莲同上。)

老尼   (白)     冤枉!

中军   (白)     有人喊冤。

何德福  (白)     上堂回话。

中军   (白)     上堂回话!

老尼   (白)     来了。

             大人在上,贫尼稽首!

何德福  (白)     罢了。你在哪里出家,叫何法名?

老尼   (白)     贫尼法静,在慈悲庵出家。

何德福  (白)     你有何冤枉?

老尼   (白)     贫尼无有冤枉,乃是她二人的冤枉。

何德福  (白)     她二人叫何法名?

老尼   (白)     她二人俱是避难之人,未起法名。她叫姜秋莲,她叫张秋鸾。

何德福  (白)     你二人住在哪里?

姜秋莲、

张秋鸾  (同白)    我二人同是罗郡人氏。

何德福  (白)     秋莲有何冤枉?

姜秋莲  (白)     大人容禀:小女子在家受继母虐待,她命乳娘带奴到荒郊捡柴,有一位李春发公子,见我主仆捡柴,问起情由,赠我主仆银两,买柴还家。我那继母见了银两,起了疑心。她说李公子调戏于我。她声言要到公堂叩告,我主仆恐出头露面,越墙逃走。行至柳林道,乳娘又被贼人杀死,我逃在慈悲庵,多蒙师父收留。今闻李公子遭了不白的冤枉,特来替李公子鸣冤。

何德福  (白)     既是春发冤枉,杀你乳娘者何人?

姜秋莲  (白)     现有贼人的钢刀在此,大人请看。

何德福  (白)     呈上来。

(何德福念。)

何德福  (白)     “侯尚官”!侯尚官定是贼人的名姓。

姜秋莲  (白)     大人明鉴。

耿伸   (白)     卑职这才明白。

何德福  (白)     张秋鸾你有何冤枉?

张秋鸾  (白)     侯尚官乃是我的姑父,他行为不正。我胞兄出外贸易,将我寄在他家。不想他起下不良之意,要将我卖与娼门。被我听见,黑夜逃出门来。又遇贼人,将我绑在车上。多亏一位过路官员将我救下,寄在慈悲庵内。还有一位石锦坡,他大大的冤枉!

何德福  (白)     怎见得?

张秋鸾  (白)     他拿我“张秋鸾”当做“姜秋莲”。字音相同,他打了一个“妄告不实”。望大人开恩饶恕。他是一个好人!

何德福  (白)     如此说来,他是一个好人?

张秋鸾  (白)     他是好人!

何德福  (白)     本院自有开销,你二人站过一旁。

张秋鸾、

姜秋莲  (同白)    谢大人!

何德福  (白)     来,带石锦坡!

(石锦坡上。)

石锦坡  (白)     石锦坡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你可认识姜秋莲么?

石锦坡  (白)     认识。

何德福  (白)     当堂认来!

石锦坡  (白)     是。我看看。

             大人,她是姜秋莲。

何德福  (白)     错了!这个才叫“姜秋莲”,她叫“张秋鸾”。

石锦坡  (白)     大人,她二人好有一比——

何德福  (白)     比作何来?

石锦坡  (白)     好比那五花洞的潘金莲——真假难辨,非请张天师不可!

何德福  (白)     本院念你是个热心男子,堂下伺候。

石锦坡  (白)     多谢大人!

(石锦坡下。)

何德福  (白)     来,带许黑虎上堂!

(许黑虎上。)

许黑虎  (白)     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许黑虎,你可认识这一女子?

许黑虎  (白)     待我看来。你可是我从井内救上来的那个女子么?

张秋鸾  (白)     你认识我就好。

何德福  (白)     你怎样见色起意,害死姜绍?还不从实招来!

许黑虎  (白)     害姜绍之事,小人一概不知。

何德福  (白)     秋鸾与他质对!

张秋鸾  (白)     贼呀!你将老伯伯推下井去,又将我绑在车上,不是你是哪个?

许黑虎  (白)     你不要胡说,我是个好人!

何德福  (白)     不动大刑,量你不招。

             来,大刑伺候!

四龙套  (同白)    啊!

许黑虎  (白)     慢来慢来!我招就是。

何德福  (白)     叫他画供!

许黑虎  (白)     反正活不了啦,件件是实。

何德福  (白)     押下去!

(许黑虎下。)

何德福  (白)     来!

二公差  (同白)    有。

何德福  (白)     你二人去至侯家庄,将侯尚官抓来见我。

二公差  (同白)    遵命。

(二公差同下。)

何德福  (白)     姜秋莲、张秋鸾!

姜秋莲、

张秋鸾  (同白)    大人!

何德福  (白)     侯尚官到来,大胆与他质对。

姜秋莲、

张秋鸾  (同白)    是。

(二公差同上。)

二公差  (同白)    侯尚官拿到。

何德福  (白)     押上来!

公差甲  (白)     押上来!

(侯尚官上。)

侯尚官  (白)     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侯尚官你怎样杀人?怎样要卖你内侄女?还不从实招来!

侯尚官  (白)     小人乃是残废人,行动不便,岂能杀人、卖女?有何为证?

何德福  (白)     有你的证见。

             秋莲与他质对!

姜秋莲  (白)     贼呀!在柳林道杀了我的乳娘,你的刀现在这里。你还有何话讲?

侯尚官  (白)     刀在哪里?

何德福  (白)     叫他拿去看来。

侯尚官  (白)     嘿!这口刀就是我的对头。

             这卖女之事,是哪个的见证?

何德福  (白)     秋鸾向前质对。

张秋鸾  (白)     姑父哇姑父!休怪侄女不孝。我胞兄将我寄在你的家中,他临行之时,再三拜托于你,请你念在骨肉至亲,另眼看待于我。你不该起了不良之意,要将我卖与娼门。你好狠的心肠!

侯尚官  (白)     满口乱道!

何德福  (白)     刀上有你的名字,还敢强辩?

侯尚官  (白)     同名者甚多。

姜秋莲  (白)     你的腿是怎样损坏的呀?

侯尚官  (白)     我这是风寒腿。

何德福  (白)     来,与我夹起来!

侯尚官  (白)     且慢!我招就是啦。

何德福  (白)     叫他画供!

侯尚官  (白)     件件是实。

何德福  (白)     押下去!

侯尚官  (白)     得!等死吧!

(侯尚官下。)

何德福  (白)     贾氏上堂。

中军   (白)     贾氏上堂!

(贾氏上。)

贾氏   (白)     来啦来啦。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贾氏,你家乳娘被何人杀死?

贾氏   (白)     李春发杀的。

何德福  (白)     你丈夫是何人害死?

贾氏   (白)     石锦坡害的。

何德福  (白)     错了。你家乳娘不是李春发杀的。

贾氏   (白)     是谁杀的哪?

何德福  (白)     凶手已然落网,画供招认了。

贾氏   (白)     有什么见证哪?

何德福  (白)     现有凶手钢刀为凭。

贾氏   (白)     既不是李春发所杀,包裹怎么从他家里搜出来哪?

何德福  (白)     这个?还是不得明白。

             来!带石锦坡、侯尚官、许黑虎上堂!

(石锦坡、侯尚官、许黑虎同上。)
石锦坡、
侯尚官、

许黑虎  (同白)    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贾氏从李春发家中搜出她家的包袱一个,你三人哪个晓得此事?

石锦坡  (白)     回大人的话:您要问包袱的事,人赃俱齐啦。

何德福  (白)     何谓人赃俱齐?

石锦坡  (白)     这个包袱有个名堂。

何德福  (白)     什么名堂?

石锦坡  (白)     这叫“树从根头起,水从源处流”。大人请看:从这小子身上所起。

侯尚官  (白)     怎么从我身上所起呢?

石锦坡  (白)     别的不用说,那一天我走在乌龙岗下,就听见有喊救人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盘着山道,找来找去,我就看见这小子啦。也不知他被什么人推下山涧。他叫我背他上去,他从腰里解下一个包袱来谢我。我将他背上山坡,我拿着包袱就回家啦。我母亲看见包袱就生气啦,叫我将包袱给人家送回去。我这么一想:李春发李相公待我有恩,我把包袱给李相公送去,报报他的恩吧!

何德福  (白)     李春发待你有什么恩情?

石锦坡  (白)     我不敢说。

何德福  (白)     为何不讲?

石锦坡  (白)     说出来怕大人生气,治我的罪。

何德福  (白)     你讲的情通理顺,本院既往不咎,赦你无罪。

石锦坡  (白)     谢谢您!我当初是贼,偷过李相公。我被他拿住啦,不但没打骂于我,反给我几两银子、两匹布,叫我做一个小本经营。从此我就改邪归正啦。我将包袱隔着墙扔在李相公院里。这个包袱是怎么到了李相公的家里的,您明白啦吧?

何德福  (白)     贾氏你可曾听见?

贾氏   (白)     听见了。我女儿的下落哪?

何德福  (白)     你还要你女儿么?

贾氏   (白)     谁的闺女谁不疼啊?

何德福  (白)     你倒是个善人。这可是你的女儿?认去!

贾氏   (白)     哟!宝贝,你上哪里去啦?可想死妈妈啦!

姜秋莲  (白)     哪个是你的女儿?

贾氏   (白)     你瞧瞧!刚离开这么两天儿,就变了心啦。跟着妈妈回家吧!

姜秋莲  (白)     哪个与你饶舌!

何德福  (白)     将她等带下去!

(贾氏、姜秋莲、张秋鸾、许黑虎、侯尚官、石锦坡同下。)

何德福  (白)     贵府将此事打本进京,奏明圣上。

耿伸   (白)     遵命。

何德福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四十场】

(四喽兵、张雁行同上。)

张雁行  (念)     一片好心成恶意,又去送死埋怨谁?

(王海上。)

王海   (白)     李相公又回山来了。

张雁行  (白)     请他进来!

王海   (白)     有请!

(李春发上。)

李春发  (念)     全凭三寸舌,来说大义人。

     (白)     参见兄长!

张雁行  (白)     为何去而复转?

李春发  (白)     弟有事禀告,我们坐下讲。

             啊兄长,休怪呀!

张雁行  (白)     哼!哪个怪你?

李春发  (白)     不是哟,弟私自下山,自料有死而已,不想行在慈悲庵,偶遇令妹,言道:兄长将她寄在姑母家中,不想姑父行为不正,后来呵……

(〖牌子〗。)

张雁行  (白)     这老儿若不念骨肉情长,我要与他辩理。

李春发  (白)     兄长不必动怒,弟有下情回禀。

张雁行  (白)     快些讲来!

李春发  (白)     是。如今贤妹已然去到衙前叩告,自有官府判断。如今小弟冤枉呵……

(〖牌子〗。)

张雁行  (白)     如此说来,你的冤枉判明无罪了?

李春发  (白)     非但无罪,兄长若肯弃暗投明,大人还要保举你我功名。

张雁行  (白)     听贤弟之言,你敢是来顺说某家?

李春发  (白)     啊兄长,你我俱是书香门第,总要与祖上增光,才为正理。执意不肯,小弟跪死在此地也不起来了。

张雁行  (白)     好,愚兄归降就是。贤弟快快请起!

李春发  (白)     谢兄长!

张雁行  (白)     王贤弟,如今官府招安,你等心意如何?

王海   (白)     我等情愿归降。

张雁行  (白)     既然如此,某随李相公去到官府,你等听候好音。带马下山!

     (西皮摇板)  我今官府去投降,

李春发  (西皮摇板)  弃暗归明理应当。

张雁行  (西皮摇板)  人来带马下山冈,

             是好是歹走一场。

王海   (白)     送大王!

张雁行  (白)     免!

(李春发、张雁行同下。)

王海   (白)     众喽兵,好好防守!

四喽兵  (同白)    啊!

(王海、四喽兵同下。)

【第四十一场】

(四龙套引何德福同上。)

何德福  (念)     颠沛困苦奈如何,天意造就受折磨。

(中军上。)

中军   (白)     禀大人:李春发带领张雁行前来投降。

何德福  (白)     唤他二人上堂!

中军   (白)     张雁行、李春发上堂回话!

(张雁行、李春发同上。)

张雁行  (念)     身犯王法入公衙。

李春发  (念)     弃暗投明是豪家。

张雁行、

李春发  (同白)    (草民张雁行)(犯生李春发)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雁行抬起头来!

张雁行  (白)     有罪不敢抬头。

何德福  (白)     恕你无罪。

张雁行  (白)     谢大人!

何德福  (白)     真乃一员虎将!你二人起来。

张雁行、

李春发  (同白)    谢大人!

何德福  (白)     达时务者方为俊杰。你今前来投降,可是真心?

张雁行  (白)     草民一时懵懂,今日如梦方醒,情愿报效皇家。

何德福  (白)     你的为人,本院早有耳闻。命李春发顺说于你,我亦料定你能弃暗投明,报效皇家。我早已打本进京,奏明圣上,保你二人的前程。

张雁行、

李春发  (同白)    多谢大人!

何德福  (白)     且候圣旨到来再作道理。

(耿伸上。)

耿伸   (白)     圣旨下!

何德福  (白)     香案接旨!

(下旨官上。)

下旨官  (白)     圣旨下!

何德福、

耿伸   (同白)    万岁!

(何德福、耿伸、李春发、张雁行同跪。)

下旨官  (白)     跪听宣读。诏曰:朕见本章上有“双秋”一案,姜秋莲受继母虐待,其情可悯;抗贼保身,贞烈可奖。张秋鸾死中得生,说破案情,敏智可嘉。李春发颇明大义,往说张雁行归顺,朕当钦点翰林院学士。双秋节烈,今朕指婚俱许配春发为妻,不分大小,封为一品夫人。即日完婚,进京供职。何德福为国勤劳,昭雪民冤,升为左班丞相,速速进京供职。南阳府耿伸忠正清廉,加升三级,遇缺即补。张雁行弃暗投明,授罗郡总镇,即日供职。石锦坡知恩报德,拨在古兰英刺史名下听用。贾氏不贤,虐待女儿,本当治罪;念其年迈,赦免归家。侯尚官伤害人命,败坏人伦,按律处斩。许黑虎见色起意,居心不良,谋害人命,就地正法,枭首示众。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何德福、
耿伸、
李春发、

张雁行  (同白)    万万岁。

何德福  (白)     二堂留宴。

下旨官  (白)     王命在身,不敢久停。告辞!

何德福  (白)     奉送!

下旨官  (白)     免。

(下旨官下。)

何德福  (白)     今乃良辰吉日,就与学士大人完婚。

             傧相来见!

(傧相上。)

傧相   (白)     参见大人。

何德福  (白)     赞礼上来!

傧相   (白)     是。伏以:

     (念)     一根红丝落江中,先钓鳌鱼后钓龙。苏秦六国为首相,将军挂印满堂红。

     (白)     搀新人!

(二丫鬟搀姜秋莲、张秋鸾同上,同李春发拜堂。)

傧相   (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二丫鬟搀姜秋莲、张秋鸾同下,李春发随下。)

何德福  (白)     下面领赏。

傧相   (白)     谢大人!

(傧相下。)

何德福  (白)     雁行!

张雁行  (白)     大人!

何德福  (白)     招你手下之人,速速述职。

张雁行  (白)     遵命。

(张雁行下。)

何德福  (白)     升堂!贾氏上堂!

(贾氏上。)

贾氏   (白)     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哼!本当治罪于你,念你年迈,一概赦免。速去领尸埋葬。下去!

贾氏   (白)     谢大人!

(贾氏下。)

何德福  (白)     带侯尚官、许黑虎!

(侯尚官、许黑虎同上。)
侯尚官、

许黑虎  (同白)    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二贼俱已画供,贵府!

耿伸   (白)     大人!

何德福  (白)     明日将二犯枭首示众!

耿伸   (白)     押下去!

(四龙套押侯尚官、许黑虎同下。)

何德福  (白)     石锦坡上堂!

(石锦坡上。)

石锦坡  (白)     与大人叩头!

何德福  (白)     念你知恩报德,赦免治罪,将你拨在古兰英刺史衙中听用。好好奉养你的老母。去吧!

石锦坡  (白)     谢大人!

(石锦坡下。)

何德福  (白)     有请李翰林!

(李春发上。)

李春发  (白)     大人!

何德福  (白)     随本院一同进京供职。

李春发  (白)     多谢大人!

何德福  (白)     吩咐车辆走上!

四龙套  (同白)    车辆伺候!

(姜秋莲、张秋鸾、二车夫同上。)

何德福  (白)     顺轿!

耿伸   (白)     送大人!

何德福  (白)     免!

(众何德福、四龙套、姜秋莲、张秋鸾、二车夫同下。耿伸下。)

【第四十二场】

(老尼上。)

老尼   (念)     忽听大人唤,急忙到堂前。

     (白)     此处已是府衙,待我向前。

             门上哪位听事?

(公差甲上。)

公差甲  (白)     做什么的!

老尼   (白)     烦劳通禀:贫尼求见大人。

公差甲  (白)     候着。

             有请大人!

(耿伸上。)

耿伸   (白)     何事?

公差甲  (白)     老尼求见。

耿伸   (白)     唤她进来!

公差甲  (白)     大人唤你,随我进来。

老尼   (白)     大人在上,贫尼稽首!

耿伸   (白)     罢了。李翰林与你留下二百两银子,以作二位夫人宿资。回去吧!

老尼   (白)     谢大人!

(老尼下。)

耿伸   (白)     将侯尚官、许黑虎带上来!

(四刀斧手押侯尚官、许黑虎同上。)

耿伸   (白)     当堂插招!顺轿法场!

(耿伸、四刀斧手、侯尚官、许黑虎同走圆场。耿伸上高台。)

耿伸   (白)     本府,耿伸。今奉圣命监斩二犯。

             刀斧手!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耿伸   (白)     时辰可到?

四刀斧手 (同白)    时辰已到。

耿伸   (白)     拉去开刀!

(四刀斧手押侯尚官、许黑虎同下,斩。四刀斧手同上。)

四刀斧手 (同白)    斩首已毕。

耿伸   (白)     顺轿回衙!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54 ┊ 字数:4万3235 ┊ 最后更新:2024-01-2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