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赚历城》

主要角色
马超:武生

情节
马超于冀州大败后,欲投汉中张鲁,经历城。因怀恨姜叙前援救冀州,乘夜冒姜叙名赚入城中杀死姜叙全家泄愤。姜叙、夏侯渊已料其事,率兵追至,马超始奔往汉中。

注释
本剧中,杨氏口述马腾被杀与《反西凉》一剧中马腾被杀情况、地点各有差异,为了存真,这里不打算做任何改动。特此附志。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七集:王连平藏本整理

录入:陈光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4.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大刀手、四下手引夏侯渊同上。)

夏侯渊  (点绛唇)   云掩长空,旌旗飘动,长安镇,屏障帝京,保主归一统。

     (念)     红日照盔缨,英雄胆气横。双眉斜入鬓,塞外上将军。

     (白)     某,夏侯渊。奉丞相之命,镇守长安。可恨马超兵犯冀州,韦康无谋,开城降顺。马超提起借兵之仇,将韦康斩首辕门。参谋杨阜假意归降,告假葬妻,暗往历城,求救于姜叙。会合我兵,三路夹攻。将马超杀得大败,逃回陇西去了。料他也不敢攻打冀州。

             众将!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四下手  (同白)    有。

夏侯渊  (白)     姜叙、杨阜进帐!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四下手  (同白)    姜叙、杨阜进帐!

姜叙、

杨阜   (内同白)   来也!

(姜叙、杨阜同上。)

姜叙   (念)     妙用机关人难想,

杨阜   (念)     龙泉三尺剑收藏。

姜叙、

杨阜   (同白)    元帅在上,末将参见。

夏侯渊  (白)     二位将军少礼。请坐。

杨阜   (白)     谢坐。有劳元帅,领兵前来,杀退马超,我等备得有酒,与元帅贺功。

夏侯渊  (白)     多谢二位将军。

姜叙、

杨阜   (同白)    看酒!我等把盏。

夏侯渊  (白)     不敢。摆下就是。

姜叙、

杨阜   (同白)    遵命。元帅请酒!

夏侯渊  (白)     二位将军哪!

(〖画眉序〗。)

夏侯渊  (白)     二位将军,本帅镇守长安,乃国家之要路,不可一日无主。本帅要兵回长安,就烦杨参谋镇守此地,姜将军兵回历城,以防马超后患。二公意下如何?

姜叙、

杨阜   (同白)    元帅高见,我等遵命。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禀元帅:小人四路探事,马超兵败汉中去了。特来报知。

夏侯渊  (白)     再探!

(报子下。)

姜叙   (白)     哎呀,元帅呀!想马超投奔汉中,必从历城经过,恐诈开城池,满城百姓,老母妻子,必遭其害。请元帅定夺。

夏侯渊  (白)     将军所虑不差。

             众将全身披挂,校场听点。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六将同上,同起霸。杨阜上。)

六将   (同白)    参见兄长!

杨阜   (白)     有劳众位兄弟,领兵前来相助。愚兄不胜之喜也!

六将   (同白)    提调我等,有何事议?

杨阜   (白)     元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四龙套、四大刀手、四下手、姜叙、夏侯渊同上。)
六将、

杨阜   (同白)    参见元帅!

夏侯渊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六将、

杨阜   (同白)    啊。

夏侯渊  (念)     兵似狼牙将似熊,堂堂气概果威风。提兵调将英雄量,保定我主建奇功。

     (白)     本帅、夏侯渊。只因马超投奔汉中,恐结连张鲁,复起干戈,乃国家之大患。

             杨参谋听令!

杨阜   (白)     在。

夏侯渊  (白)     命你弟兄七人,带领三千人马,追赶马超。听我吩咐!

(〖风入松〗。)

杨阜   (白)     得令!

(四下手、杨阜、六将同下。)

夏侯渊  (白)     姜将军听令!

姜叙   (白)     在。

夏侯渊  (白)     命你二队接应!

姜叙   (白)     得令。

             带马!

(四大刀手、姜叙同下。)

夏侯渊  (白)     众将此去,马超可擒矣。正是: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三场】

马超   (内白)    众将官,趱行者!

(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庞德、马岱引马超同上。)

马超   (新水令)   雄师威震在西凉,

             报父仇,兴兵遣将。

庞德、

马岱   (同新水令)  杀气冲牛斗,

             旌旗映斜阳。

马超   (白)     俺、马超。

马岱   (白)     马岱。

庞德   (白)     庞德。

马超   (白)     自潼关战败,回转陇西,命庞德借兵数万。惟有冀州韦康不肯借兵,反结连曹操。俺只得统领羌兵,攻打冀州,将韦康斩首。不想杨阜假意归降,私往历城,搬来姜叙,会合长安夏侯渊,里应外合,将俺妻子孩儿斩首城楼,三路兵马将我等围困垓心,且喜杀出重围。

             庞德、马岱!

(庞德、马岱同应。)

马超   (白)     查我军还有多少人马?

庞德、

马岱   (同白)    还有三百馀骑。

马超   (白)     怎么讲?

庞德、

马岱   (同白)    还有三百馀骑!

马超   (白)     苍天哪,苍天!俺马超统领数万之众,今日冀州一战,只剩三百馀骑,使俺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好不痛煞我也!

     (新水令)   血染杀场,

             洒泪满胸膛。

马岱   (白)     兄长两次领兵失败,羌中人皆怨恨。若回转西凉,恐人暗算。不如投奔汉中张鲁那里,暂且安身,自有报仇之日。

马超   (白)     贤弟言得极是。

             众将官!

(四文堂、四上手同应。)

马超   (白)     往汉中去者!

     (折桂令)   杀曹贼弃袍奔忙,

             逃亡地马乱惊慌。

             俺呵,得意扬扬,

             自逞豪强。

             马孟起好似天将,

             杀曹兵难备难防。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下手同上,同站门。〖江儿水〗。六将、杨阜同上。)

杨阜   (白)     俺、杨阜。奉夏侯渊将军之命,带领众家弟兄,追赶马超。

             众位弟兄,速速追杀前去!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丫鬟、院子引杨氏同上。)

杨氏   (唱)     日落关山掩苍暝,

             寒烟霭霭笼荒村。

             阵阵鸦鸣归宿境,

             沙场征客未回音。

             只为强徒斩忠正,

             督命吾儿统雄兵。

             金樽不洗心头恨,

             梨花暮雨近黄昏。

(姜妻上。)

姜妻   (念)     兰房剪烛悲成阵,白发闷坐翠黛颦。

     (白)     婆婆万福!

杨氏   (白)     一旁坐下。

姜妻   (白)     告坐。

杨氏   (白)     老身杨氏。我儿姜叙,官拜扶彝将军,镇守历城。可恨马超兵反冀州,将韦康斩首。我侄儿杨阜到此求兵,与韦使君报仇。我儿统领合郡人马,前往冀州,剿灭马超。一去数日,未见捷报。叫老身如何放心得下!

姜妻   (白)     婆母但放宽心。想我夫智勇双全,又有杨参军弟兄七人,皆是武艺超群。那马超虽勇,亦难抵挡也!

杨氏   (白)     媳妇言虽如此,只是我夜间朦胧睡去,偶得一梦,甚是不祥!

姜妻   (白)     婆婆所得何梦?

杨氏   (白)     梦见合家人等,出城游玩,忽见一蛇一龙相斗。一时惊醒,眼跳不止。不知主何吉凶?

姜妻   (白)     此乃婆母思儿心切,偶得此梦,何足为怪。梦中之事,不可相信。

杨氏   (白)     院子可曾命人打听少老爷胜负么?

院子   (白)     也曾命人打听,未见回报。

姜妻   (白)     请问婆母:马超两次领兵报仇,不知此事从何而起?

杨氏   (白)     只为江东孙权,屡犯中原。马腾父子奉诏南征,兵至许昌,屯扎城外。曹操命侍郎黄奎到马腾营中採其动静。那黄奎反与马腾同谋,欲害曹操。被人闻风出首,将马腾擒去,与黄奎一并斩首许昌也!

     (唱)     马腾怕曹自谨慎,

             屯兵城外不见君。

             曹操多谋计藏隐,

             假意出城犒三军。

             人马早已安排定,

             首尾不能挡曹兵。

             只杀得人从马鞍滚,

             只杀得力弱少精神,

             只杀得羌兵俱逃奔,

             只杀得红日已西沉。

             父子三人俱被捆,

             并斩黄奎在都门。

             只杀得马岱逃性命,

             马超闻报似火焚。

             他与韩遂统羌众,

             残暴生灵不堪闻。

             潼关一战天地震,

             吓得曹操落魄销魂。

             计用反间败了阵,

             二次攻打冀州城。

             韦康素常行仁政,

             爱惜百姓与子民。

             马超怒气冲天恨,

             怪其降曹斩营门。

姜妻   (白)     原来如此。

(旗牌上。)

旗牌   (念)     旗指山河外,人从关山来。

     (白)     太夫人在上,小人叩头。

杨氏   (白)     起来!

旗牌   (白)     奉老爷之命,有书信一封,请太夫人观看。

杨氏   (白)     呈上来。下面歇息!

旗牌   (白)     多谢太夫人!

(旗牌下。)

杨氏   (白)     待我拆开一观。“不孝子姜叙,叩禀慈亲台前:儿自领兵冀州,与夏侯将军三兵会合,战败马超。且喜得胜,不日兵回历城,归来定省。省城风闻不确,难免忧疑。专修寸楮,预为禀明。”好哇!谢天谢地,幸喜我儿杀败马超,复得冀州。韦使君冤仇,可湔雪矣!

姜妻   (白)     是。

杨氏   (白)     家院,可吩咐守城将士,坚守城池。老爷得胜回来,均各有赏。

院子   (白)     小人领命。

姜妻   (白)     婆母请到后堂安寝。

(杨氏、姜妻、院子同下。)

【第六场】

(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庞德、马岱引马超同上。)

马超   (白)     人马为何不行?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前面乃是历城了。

马上   (白)     啊,可是杨阜借兵的历城么?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正是。

马超   (白)     人马列开。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啊!

马超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庞德、

马岱   (同白)    (公子)(大哥)为何发笑?

马超   (白)     你等哪里知道!杨阜匹夫搬兵于历城,里应外合,杀俺全家。谅那姜叙未回,俺趁此机会,打破历城,杀他个鸡犬不留!

庞德   (白)     依某只见,趁此黑夜之间,假称姜叙得胜回来,赚开城门,不用张弓之力,此城可破也!

马超   (白)     好。照计而行!

             众将官!

(四文堂、四上手同应。)

马超   (白)     速往历城去者!

马超、
庞德、

马岱   (同收江南)  恨奸贼不良,

             恨奸贼不良,

             顷刻间,割腹剜心与肚肠。

(众人同下。)

【第七场】

杨氏   (内白)    掌灯!

(丫鬟、姜妻引杨氏同上。)

杨氏   (唱)     吾儿孝道为根本,

             富贵荣华似庆云。

             但愿扫得狼烟净,

             不愧臣子报君恩。

     (白)     你们回房歇息去吧!

姜妻   (白)     是。

(丫鬟、姜妻、杨氏自两边分下。)

【第八场】

(马超领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庞德、马岱同上。)

马超   (白)     呀!

     (收江南)   但见那四野苍苍,

             月昏黄。

             俺今番,奔他乡;

             猛想起,

             父弟含冤泪千行,

             可怜你,

             忠魂渺渺在何方!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龙套同上,同站门,姜叙上。)

姜叙   (白)     俺、姜叙。因为马超投奔汉中张鲁,必要打我历城经过。恐被赚开城池,为此带领人马赶回防守。

             众将官,赶上前去!

(〖合头〗。众人同下。)

【第十场】

(二更夫、四下手同上。)

更夫甲  (念)     一个将军出了兵,我等日夜守孤城。但愿旗开得了胜,满城百姓享太平。

     (白)     我乃历城夜巡军便是。日前杨参谋到此搬兵,俺主帅统领人马,征战马超去了。今日闻报,大获全胜。太夫人吩咐我等谨守城池,等老爷回来,均各有赏。

             众弟兄们:小心巡更者!

     (水底鱼)   奉命巡更守夜不消停,

             主将得胜不日转历城。

(二更夫同上城。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庞德、马岱、马超同上。)

马超   (白)     趱行者!

     (沽美酒)   赚历城,休要慌。

             喜东方,天未光。

             鸡鸣狗盗出咸阳,

             听历城鼓角更长。

             暗夜里,旌旗飘扬,

     (白)     俺呵!

     (沽美酒)   也是俺胸藏心壮胆壮气昂昂。

庞德   (白)     呔!开城!

更夫甲  (白)     什么人?

庞德   (白)     姜将军得胜回来,速速开城!

更夫甲  (白)     原来是将军得胜回来。开城!

马超   (沽美酒)   威凛凛兵归虎帐!

(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庞德、马岱、马超同进城下,同上。)

马超   (白)     呔!城中还有多少人马?

更夫甲  (白)     五百守城军。我等情愿归降!

马超   (白)     庞德、马岱!

庞德、

马岱   (同白)    在!

马超   (白)     吩咐把守四门!

庞德、

马岱   (同白)    遵命。

(庞德、马岱同下。)

马超   (白)     军士们,杀往帅府去者!

(〖园林好〗。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院子、丫鬟、姜妻、杨氏同上。)

杨氏   (唱)     忽听关外喊声震,

             想是我儿回历城。

             杀退贼臣方泄恨,

             此番不愧领雄兵。

(更夫甲领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庞德、马岱、马超同上。)

更夫甲  (白)     来到帅府!

马超   (白)     打进去!

(马超正坐。)

马超   (白)     将他们绑了!

杨氏   (白)     你是何人,将我等捆绑?

马超   (白)     老贱婢!你枉受朝廷之禄,吾父与董承有衣带之诏。汝不思君臣之大义,助奸为恶,阻住大兵,杀俺妻儿。俺马超今日杀尔全家,以消俺心头之恨也!

杨氏   (白)     贼子呀,贼子!

     (唱)     不思报国统羌人,

             扰乱汉室锦乾坤。

             尔父子不遵天子命,

             枉食朝廷爵禄恩。

             狼心贼子扰州郡,

     (白)     逆贼!

     (唱)     千秋万载落骂名。

姜妻   (白)     贼子呀!

     (唱)     不向曹家雪冤情,

             兵犯冀州斩韦君。

             西凉与我有何恨?

             绳捆索绑无罪人。

马超   (白)     贱婢呀!

     (唱)     俺父子威震西凉郡,

             歃血定盟共同心。

             两次交锋尔不问,

             里应外合助仇人。

             杀尔全家难消恨,

     (白)     来!

     (唱)     推出帐外斩满门。

杨氏、

姜妻   (同白)    贼子呀!

(四上手押杨氏、姜妻同下。四上手同上。)

四上手  (同白)    斩首已毕。

马超   (白)     起过了!

     (笑)     哈哈哈……

     (唱)     满腔怨恨今消尽,

             妻儿冤仇报分明。

     (白)     军士们,什么时候了?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三更时分了。

马超   (白)     但此孤城难守,尔等饱餐战饭,待等天明,投往汉中去者!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庞德、马岱自两边分下。〖起四更鼓〗。)

马超   (唱)     一片愁云月暗隐,

             风吹刁斗冷无声。

             辕门鼓打四更尽,

             忧忧切切不安神。

             苦苦征战却为甚?

             皆因父弟冤难伸。

             可恨杨阜暗合应,

             一军怎挡三路兵!

             冲锋破敌败了阵,

             征袍银盔染血腥。

             不能够回转西羌郡,

             不能够亲自斩仇人。

             血泪心事愁烦甚,

             今夜为何天不明!

(庞德、马岱同上。)

庞德   (唱)     谯楼鼓打四更尽,

马岱   (唱)     龙泉宝剑紧随身。

庞德   (白)     公子,谯楼将近五鼓,待到天明,恐有追兵,须要小心方好。

马岱   (白)     将军言之有理。请啊!

庞德   (唱)     朦胧月色云暗隐,

马岱   (唱)     提防奸细要小心。

(庞德、马岱同下。〖起五更鼓〗。)

马超   (唱)     一夜辗转悲愁紧,

             不闻金鸡报晓声。

             江水难洗心头恨,

             看看月明照愁人。

             越思越想心伤痛,

             父仇未报难对云!

(〖乌鸦叫声〗。)

马超   (白)     呀!

     (唱)     只见鸦鸣飞阵阵,

             不觉东方辗转明。

(〖内喊“拿马超”声〗。)

马超   (白)     呀!

     (唱)     忽听关外喊声近,

             想是姜叙发来兵。

(庞德、马岱同上。)
庞德、

马岱   (同唱)    战鼓不住咚咚震,

             看是谁弱与谁能!

     (同白)    (公子)(大哥),杨阜兄弟七人,已到城下。请令定夺!

马超   (白)     杨阜匹夫,自来送死!若是擒住此贼,将他千刀万剐,方除俺胸中之恨。

             众将官!

(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同上,同应。)

马超   (白)     就此开城迎敌者!

(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同带马出城,同倒领下。)

【第十二场】

(四上手、六将引杨阜同上。马超、庞德、马岱、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同上,同会阵。)

杨阜   (白)     呔!马超,你赚开城池,残杀百姓,罪该万死!

马超   (白)     呔!杨阜,你里应外合,杀俺全家。今日见面,狭路相逢。休走,看枪!

(马超、杨阜同起打,四上手、六将、杨阜同下。马超追过场下。)

【第十三场】

(四文堂引姜叙同上。报子上。)

报子   (白)     马超杀奔大堂,将太夫人与全家斩首!

姜叙   (白)     再探!杀!

(庞德、马岱、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同上,同起打,同下。)

【第十四场】

(四龙套、四大刀手、四下手、夏侯渊、六将、杨阜、姜叙同上。马超、庞德、马岱、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同上,同会阵,二龙出水。四龙套、四大刀手、四下手、六将、杨阜、姜叙、庞德、马岱、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同下。)

马超   (白)     呔!夏侯渊!前番马老爷饶你不死,又来作甚?

夏侯渊  (白)     休得胡言。看刀!

     (唱)     战鼓咚咚红日照,

             两眼睁睁来观瞧。

             老爷今日领兵到,

             取尔人头血染刀。

马超   (唱)     贼将休要逞强暴,

             老爷言来听根苗:

             把尔好比笼中鸟,

             某家擒尔在今朝。

(马超、夏侯渊同起打。马超败下。夏侯渊耍下场下。马超、庞德、马岱、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同上。)

马超   (白)     庞德、马岱!投奔汉中去者!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24 ┊ 字数:6555 ┊ 最后更新:2023-03-1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