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冀州》

主要角色
马超:武生

情节
马超二次攻中原。向凉州刺史韦康借兵。韦康暗结曹操,未允。曹操命韦康屯兵冀州。因此马超衔恨,先攻冀州。韦康驰书向长安夏侯渊求援未至,马超已兵临城下,韦康请降,马超怒斩之。马超夙知韦康参谋杨阜富有谋略,抚而留用。杨阜假降,并荐梁宽、赵衢二将,马超亦纳帐下。杨阜佯告归里葬妻,潜至历城表兄姜叙处乞援,留二将为内应。姜叙兵至,马超出城迎敌败归,梁宽、赵衢二将闭城不纳,并绑马超妻儿于城上杀之,抛尸城下。马超悲愤欲绝。复被围攻,转战间,夏侯渊援军亦至,梁宽、赵衢复开城助战,被马超刺死。马超终不敌二军,自料无颜回转西凉,遂奔汉中往投张鲁。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七集:苏连汉口述本整理

录入:hunda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00.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许褚、曹仁、徐晃、杨秋、夏侯渊、曹洪、朱灵、侯选双起霸上。)
许褚、
曹仁、
徐晃、
杨秋、
夏侯渊、
曹洪、
朱灵、

侯选   (同点绛唇)  将士英豪,儿郎虎豹,军威浩,地动山摇,要把狼烟扫!

     (同白)    俺——

许褚   (白)     许褚。

曹仁   (白)     曹仁。

徐晃   (白)     徐晃。

杨秋   (白)     杨秋。

夏侯渊  (白)     夏侯渊。

曹洪   (白)     曹洪。

朱灵   (白)     朱灵。

侯选   (白)     侯选。

许褚   (白)     列位将军请了!

曹仁、
徐晃、
杨秋、
夏侯渊、
曹洪、
朱灵、

侯选   (同白)    请了。

许褚   (白)     今日丞相返回许昌,你我两厢伺候!

曹仁、
徐晃、
杨秋、
夏侯渊、
曹洪、
朱灵、

侯选   (同白)    请!

(四红文堂、四大铠同上,同站门,曹操上。)

曹操   (引子)    志略定乾坤,拥节钺,虎威震,匡扶社稷,秉丹心。抚昆吾,驱逐獐麋!

许褚、
曹仁、
徐晃、
杨秋、
夏侯渊、
曹洪、
朱灵、

侯选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列位将军少礼。

许褚、
曹仁、
徐晃、
杨秋、
夏侯渊、
曹洪、
朱灵、

侯选   (同白)    谢丞相!

曹操   (念)     栉风沐雨已有年,扫荡群雄寰宇间。仗天威福遂人愿,转戈跃马整归鞭。

     (白)     老夫、曹操。奉天子诏命,统领雄兵,征战西凉。可恨马超,骁勇非常,连破关隘,如入无人之境。老夫定下反间之计,杀得马超鼠窜而逃,招安降兵十万有余。正是:

     (念)     虽驱虎豹归山谷,心患蛟龙起江河。

杨阜   (内白)    嗯哼!

(杨阜上。)

杨阜   (念)     心存报国志,来投霸业人。

     (白)     有人么?

文堂甲  (白)     什么人?

杨阜   (白)     凉州参军杨阜求见!

文堂甲  (白)     候着。

             启禀丞相:凉州参军杨阜求见。

曹操   (白)     传他进来!

文堂甲  (白)     丞相传你。小心了!

杨阜   (白)     有劳了。

             丞相在上,杨阜参见!

曹操   (白)     参军少礼。请坐!

杨阜   (白)     谢坐。

曹操   (白)     参军不在凉州,到此何事?

杨阜   (白)     末将闻得丞相战败马超,大兵欲回许昌,特来阻令。

曹操   (白)     参军因何阻令?

杨阜   (白)     马超有吕布之勇,深得羌人之心。今丞相若不乘势剿灭,他日养成锐气,陇上诸邦,非复国家之有也。望丞相且休回兵!

曹操   (白)     吾岂不知,奈中原多事,南方未定,所虑者刘备、孙权也。故不能久留在此。参军当为我保之,以防马超后患。

杨阜   (白)     末将遵命。

曹操   (白)     难得参军前来,一片忠心为国,吾今命你与刺史韦康,屯兵冀州,以防马超后患。老夫奏明天子,自有封赏。

杨阜   (白)     谢丞相!

     (念)     命出如山重,屯兵守冀州。

(杨阜下。)

曹操   (白)     夏侯渊!

夏侯渊  (白)     在。

曹操   (白)     命你屯兵长安,将所降之军,分拨各郡。

夏侯渊  (白)     遵命。

曹操   (白)     想那韩遂被马超剑断左臂,已成废人。老夫不负前言,授他为西凉侯之职。就在长安,颐养暮年。不可怠慢于他,休违我命!

夏侯渊  (白)     丞相吩咐,怎敢违命。

曹操   (白)     杨秋、侯选!

杨秋、

侯选   (同白)    在。

曹操   (白)     你二人生长在西凉,素知地理与羌人之性,吾今封汝二人为列侯,同守西凉一带,以防马超后患!

杨秋、

侯选   (同白)    谢丞相。

夏侯渊、
许褚、
曹洪、

徐晃   (同白)    马超初据潼关,贼势猖獗,我军不从河东击贼,反向潼关。不幸战败,只得北渡渭河,立营固守。每闻马超讨战,丞相则有喜色,末将等不解其意,求丞相指教!

曹操   (白)     尔等哪里知道?孤军若从河东而进,马超必然分兵,把守渡口。老夫虽则屡败,只是示弱以骄其心。然后引兵北渡,立营坚守。故命徐晃、朱灵暗渡河西,使彼分兵防守,吾好巧用离间之计。一旦破之,正所谓迅雷不及掩耳。想用兵之变化,非同一道也!

夏侯渊、
许褚、
曹洪、

徐晃   (同白)    丞相用兵如神,我等皆不及也!

曹操   (白)     虽则圣天子之洪福,亦赖尔众文武之力也。老夫即日班师回朝,尔等随后分兵,各路镇守。听我吩咐!

     (唱)     中军宝帐把将委,

             列位将军听指挥:

             各守关隘须防备,

             休使贼将逞雄威;

             虚插旌旗扎营垒,

             谨防马超将中魁。

             若逢此人兵宜退,

             莫待临时燃须眉。

             吾令一出休违背——

(曹仁、许褚、徐晃、曹洪、朱灵领四红文堂同下。)
夏侯渊、
杨秋、

侯选   (同白)    送主公!

曹操   (唱)     鞭敲金镫奏凯回。

(曹操下。)

夏侯渊  (白)     丞相命我等镇守长安,二位将军可分兵西路,镇守汛地便了!

杨秋、

侯选   (同白)    请!

夏侯渊  (白)     呔!众将官!

(四大铠同应。)

夏侯渊  (白)     就此分兵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引赵耀同上。)

赵耀   (念)     云掩旌旗暗,风吹刁斗寒。古来征战士,能有几人还!

     (白)     俺、西凉太守麾下守城官赵耀是也。闻得马公子大战潼关,兵败而回,为此统领将士迎接。

             众将官!

(四龙套同应。)

赵耀   (白)     带马出城,迎接公子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赵耀、四龙套同下。)

【第三场】

马超   (内白)    众将官!

(四龙套、四上手、庞德、马岱内同应。)

马超   (内白)    人马暂回西羌者!

(四龙套、四上手、庞德、马岱内同应。四龙套、四上手、庞德、马岱引马超同上。)

马超   (唱)     含羞带愧西羌道,

             心中恼恨贼奸曹。

             慷慨英雄是年少,

             不杀曹贼气怎消!

     (白)     俺、马超!

马岱   (白)     马岱。

庞德   (白)     庞德。

马超   (白)     自从韩遂统领西凉羌兵,去报父仇,杀得曹操潼关割须,渭水避箭,魂胆皆丧。谁想老贼定下反间之计,恨俺一时不明,将韩遂左臂斩断,杨秋、侯选暗降曹操,里应外合,杀得俺全军尽没。今日回转西凉,愧无面目去见西羌豪杰也!

庞德   (白)     公子,军家胜败,古之常理。闻得汉中张鲁,将勇兵强,待某前去借兵报仇,公子以为如何?

马岱   (白)     大哥,我想汉中张鲁,与西凉虽为唇齿,素无往来之情。倘若借兵不允,反为天下耻笑。依小弟之见,还是回转西凉,整顿人马,再来复仇。你看如何?

马超   (白)     贤弟之言,正合我意。马上加鞭!

     (唱)     不能与父把仇报,

             愧无面目见同僚。

(四龙套、四上手、庞德、马岱、马超同走圆场。四龙套引赵耀自下场门同上。)

赵耀   (白)     守城将士赵耀迎接公子!

四龙套  (同白)    西凉守城将士迎接将军!

马超   (白)     人马进城!

(四龙套、四上手、庞德、马岱、马超、四龙套、赵耀同下,同上,同挖门。)

赵耀   (白)     守城将士赵耀参见公子!

马超   (白)     少礼,请坐。

赵耀   (白)     谢座。

马超   (念)     铁甲丛中报父仇,征袍血染溅戈矛。青锋要削奸佞首,从此英名遍九州。

赵耀   (白)     闻得将军大破潼关,杀得曹操割须弃袍。因何兵败。请道其详。

马超   (白)     那曹操定下反间之计,恨俺一时不明也!

     (唱)     俺只为雪父仇灭却曹操,

             破潼关杀得他割须弃袍。

             在渭水贼避箭险未丧了,

             我中他反间计错用一着。

赵耀   (白)     但不知中他什么反间之计?请道其详。

马超   (白)     可恨韩遂暗投曹操,竟将来信涂抹。是俺至韩遂帐外窥探,见杨秋等与韩遂交头接耳,恐有害俺之意,恨俺一时不明乎!

     (唱)     一霎时心头火气冲头脑,

             剑光起伤韩遂他暗投曹操。

赵耀   (白)     将军且免烦愁。想老元戎在日,对羌人多有恩惠。只要安抚各郡,集齐人马,再兵发长安复仇,有何难哉!、

马超   (白)     将军言得极是。

             庞德听令!

庞德   (白)     在。

马超   (白)     命你各郡借兵,不得有误!

庞德   (白)     得令。

(庞德下。)

赵耀   (白)     将军一路劳乏,请至后帐歇息。

马超   (白)     爹爹呀!孩儿此番往各郡借兵报仇,仗父阴灵保佑也!

     (唱)     重整军马再争战,

             仗父阴灵灭曹瞒。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文堂、中军引韦康同上。)

韦康   (引子)    职任封番,镇雄关,安抚戎蛮。

     (念)     腹内藏经史,胸中伏甲兵。三千莽儿汉,同镇冀州城。

     (白)     下官、凉州刺史韦康。那年马超为报父仇,被曹操巧用反间之计,杀得大败,奔回陇西。吾参军帐下杨阜,结连曹操,命下官兵屯冀州,以防马超。近闻庞德往各郡借兵,复报前仇,必要来此。且请参谋进帐,定一良策。

             来!

中军   (白)     有!

韦康   (白)     请参谋杨阜,梁、赵二位将军进帐!

中军   (白)     请参谋杨阜,梁、赵二位将军进帐!

杨阜、
赵衢、

梁宽   (内同白)   来也!

(杨阜、赵衢、梁宽同上。)
杨阜、
赵衢、

梁宽   (同念)    勇将轻身思报主,谋臣为国有同心。

     (同白)    使君在上,末将参见!

韦康   (白)     少礼。请坐。

杨阜、
赵衢、

梁宽   (同白)    谢坐。呼唤我等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韦康   (白)     闻听马超,兵败西凉,命庞德各郡借兵,复报前仇,必要到我冀州前来。若借兵相助,又恐丞相降罪;若不借兵,失了当年同盟之好。事在为难,故请参谋与二位将军共同商议。

杨阜   (白)     俺想马超乃叛军之徒,只仗英勇,不顾大义,当年会将韩遂左臂斩断,西羌人人皆怨,他若来借兵,使君切勿许他。

韦康   (白)     若不借兵,那马超性如烈火,必然兴兵前来,冀州兵微将寡,何以制之?

杨阜   (白)     使君不必忧虑,且修书一封,下到长安,夏侯将军必然发兵前来,保守冀州,料然无事。

韦康   (白)     待我修书。

             来,溶墨伺候!

(〖牌子〗。韦康写。)

韦康   (白)     来!

(中军应。)

韦康   (白)     将书信下到长安夏侯渊将军那里投递,不得有误!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庞德求见!

韦康   (白)     知道了。

(报子下。)
杨阜、
赵衢、

梁宽   (同白)    不出使君所料。

韦康   (白)     梁、赵二位将军回避!

梁宽、

赵衢   (同白)    遵命。

(赵衢、梁宽同下。)

韦康   (白)     参谋代迎!

庞德   (内白)    马来!

(庞德上。)

庞德   (念)     奉命安州郡,来到冀州城。

(庞德下马。)

杨阜   (白)     令名!

(杨阜迎。)

庞德   (白)     使君在上,庞德参拜!

韦康   (白)     不敢,将军少礼。请坐。

庞德   (白)     谢坐。参谋请坐!

杨阜   (白)     有坐。

韦康   (白)     将军从羌中所来,必有所为?

庞德   (白)     某奉马公子之命,前来借兵与老元戎报仇。望使君念旧日同盟之情,幸勿推却!

韦康   (白)     哦,将军是为借兵而来?

庞德   (白)     正是。

韦康   (白)     啊,庞将军!想向年马公子与韩遂统领羌兵,大破潼关,杀得曹操,魂胆皆亡,可谓报仇雪恨。况国家宁靖,海内清平,何得又起干戈,扰动军民受涂炭之苦!望将军善言回复公子,保守疆土,岂不忠孝两全?

庞德   (白)     使君此言差矣。有道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俺公子岂肯干休!使君若不允借兵,恐怕怒恼马公子,祸到临头,兵临城下,不当稳便!

杨阜   (白)     言之差矣!想天下诸侯,俱是汉家臣子,并非春秋之世。有道是:叛军之臣乃为不忠,败家之子则为不孝。今马孟起妄兴不义之师,其忠孝安在乎?

庞德   (白)     啊参谋,俺老元戎在日,与西羌各郡,共盟同心,誓言杀国贼以安社稷。尔反助奸为恶,口出不逊。有日兵临城下,悔之晚矣!

韦康   (白)     纵然马超兵临城下,我何惧哉!

庞德   (白)     既然如此,俺回复公子去也!

杨阜   (白)     不送!

庞德   (唱)     只道你是仁义汉,

             不记当年反助奸。

             不辞韦康跨走战,

             匹马如飞奔西关。

(庞德下。赵衢、梁宽同上。)
梁宽、

赵衢   (同白)    使君,庞德不辞而去,待我二人,将他赶上,擒而杀之!

杨阜   (白)     且慢!那庞德英勇非常,你二人不可轻视!

韦康   (白)     就命你三人谨守城门,不可大意。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马超、马岱同上。)

马超   (念)     剖胆屠肠难消恨,

马岱   (念)     亲戮奸首报忠魂。

马超   (白)     贤弟!

马岱   (白)     大哥!

马超   (白)     你我兵败回羌,将近一载。陇西各郡,尽皆降顺。惟有凉州刺史韦康,结连曹操,屯兵冀州,截我要路。俺意欲先灭此贼,后打长安。贤弟意下如何?

马岱   (白)     且候庞德回来,便知分晓。

庞德   (内白)    马来!

(庞德上。)

庞德   (念)     壮士心头存恩怨,男儿足下有风云。

     (白)     啊,二位公子,庞德交令。

马超、

马岱   (同白)    将军回来了。请坐!

庞德   (白)     告坐。

马超   (白)     往各郡借兵,怎么样了?

庞德   (白)     末将奉命前往,各郡借兵无不应允;唯有凉州刺史韦康,参军杨阜等,非但不肯借兵,反而出言不逊!

马超   (白)     那韦康讲些什么?

庞德   (白)     他道公子妄兴不义之师,实乃反叛之徒,就是兵临城下,他也不惧!

马超   (白)     这话是韦康讲的么?

庞德   (白)     正是。

马超   (白)     韦康啊,匹夫!竟敢违我之命。

             庞德听令!

庞德   (白)     在。

马超   (白)     点动人马,教场伺候!

庞德   (白)     得令。

(庞德下。)

马超   (白)     马岱听令!

马岱   (白)     在。

马超   (白)     命你准备车辆,保护家眷同行!

马岱   (白)     得令。

马超   (白)     贼子啊,贼子!

     (念)     犬猫何堪与虎斗,虾蟹岂敢与龙争!

(马超、马岱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引夏侯渊同上。)

夏侯渊  (白)     某、夏侯渊。奉了曹丞相之命,镇守长安。今凉州刺史韦康,有书信到来,请俺保护冀州。

             众将官!

(四龙套同应。)

夏侯渊  (白)     冀州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上手引庞德同上。)

庞德   (白)     俺、庞德。奉了马公子之命,点动人马,校场伺候。

             众将官!

(四上手同应。)

庞德   (白)     校场去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水底鱼〗。庞德、四上手同下。)

马超   (内唱)    号炮一声如雷震,

(四文堂、四马童同斜一字上。马超上。)

马超   (唱)     层层戈甲将纷纷。

             列开队伍听号令,

(马超领起挖门。庞德自下场门上。)

马超   (唱)     庞德自领本部兵。

             登山涉水打头阵,

             兵贵神速渡关津!

庞德   (白)     得令!

     (唱)     帐中领了公子命,

             带兵攻打冀州城。

(庞德下。)

马超   (唱)     冤仇不报冲天恨,

(马妻、小孩、车夫、马岱护车同上,过场,同下。四文堂同倒脱靴。)

马超   (唱)     马超今日效伍员。

(马超、四文堂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韦康同上。)

韦康   (唱)     盼望长安兵不到,

             探马不来心更焦。

             倘若马超行强暴,

             只恐城池难保牢。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马超带兵,攻打冀州!

韦康   (白)     再探!

(报子下。)

韦康   (白)     不好了!

     (唱)     冀州将寡兵又少,

             难敌马超小儿曹。

     (白)     传杨参谋、二位将军进帐!

四文堂  (同白)    杨参谋、二位将军进帐!

杨阜、
赵衢、

梁宽   (内同白)   来也!

(杨阜、赵衢、梁宽同上。)

梁宽   (唱)     探马不住飞来报,

             旌旗四面空中飘。

韦康   (白)     参谋啊!

     (唱)     这场祸事非轻小,

             救兵不到心好焦。

     (白)     哎呀,参谋啊,马超兵临城下,救兵不到,如之奈何?

杨阜   (白)     使君不必忧虑,只可紧守城池,候长安兵到,马超可退矣!

韦康   (白)     唉!若救兵不到,如之奈何?

(〖内起鼓声〗。)

韦康   (白)     哎呀!

     (唱)     耳听城外放号炮,

             百姓遭害受煎熬。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爷:马超兵临城下!

韦康   (白)     再探!

(报子下。)

韦康   (白)     不好了!

     (唱)     马超亲自领兵到,

             孤城难守在今朝。

     (白)     哎呀,参谋啊!长安救兵不到,倒不如开城请降了吧!

杨阜   (白)     想那马超乃叛君之徒,不可降之。

韦康   (白)     势已至此,不得不降。

杨阜   (白)     俺想马超虽有羌兵数万,乃乌合之众,兵心不一。况彼远涉而来,士卒困乏,焉能一时打破城池?为今之计,只可紧守数日,候长安兵到,开城一战,前后夹攻,贼可擒矣。

韦康   (白)     既然如此,你们把守东南北三门,我自紧守西门便了。

梁宽、

赵衢   (同白)    得令!

杨阜   (唱)     投降不如守城好,

             同心协力挡马超。

(杨阜、赵衢、梁宽同下。)

韦康   (唱)     人来带马上城道,

(韦康上城。)

韦康   (唱)     那旁来了小马超。

     (白)     我想长安城池坚固,都被马超攻破。我今不降,岂不重蹈长安故辙,参谋差矣!

     (唱)     早已请救兵不到,

             怎能抵御小马超?

             人来带路上城道,

             羌兵潮涌围城壕。

(四龙套、四上手、庞德、马岱、马超同上。)

马超   (白)     呔!韦康!马老爷兴兵到此,还不开城请降,实乃可恶。

             众将官!

(四龙套、四上手同应。)

马超   (白)     攻城!

(四龙套、四上手同喊。)

韦康   (白)     慢来,慢来!马将军不必如此,我情愿开城请降。

马超   (白)     速速开城!

韦康   (白)     众将官,开城!

(韦康、四文堂同下。四龙套、四上手、庞德、马岱、马超同进城,同挖门。韦康、四文堂同上。)

韦康   (白)     将军在上,韦康归降来迟,死罪呀死罪!

马超   (白)     唗!胆大韦康,吾命庞德借兵,竟敢不允,反出言不逊,是何道理?

韦康   (白)     将军,我本当借兵,又恐曹操见罪,故而不敢发兵。

马超   (白)     住了!你结连曹操,助敌为恶。似你这样反复之辈,要你何用。

             来!

(四龙套、四上手同应。)

马超   (白)     斩!

韦康   (白)     罢了哇,罢了!

(四龙套、四上手押韦康同下,斩,同上。)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斩首已毕。

马超   (白)     号令辕门!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庞德   (白)     启公子:拒借兵者,不单韦康一人,内有参谋杨阜,此人当斩,不可容留?

马超   (白)     杨阜?

庞德   (白)     正是。

马超   (白)     久闻杨阜足智多谋,我意欲将他收留帐下。

             来,唤杨参谋进帐!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杨参谋进帐!

杨阜   (内白)    来也!

(杨阜上。)

杨阜   (唱)     正在东门守战壕,

             不料使君降马超。

     (白)     且住!正在东门镇守,不料使君从西门降贼。马超不顾仁义,竟将使君斩首,真真地令人可恨!也罢,俺不免进帐假意归顺,骗出城去,再作计较也!

     (唱)     进得帐去强颜笑,

             恕我降迟把罪饶。

     (白)     杨阜归降来迟,死罪呀死罪!

马超   (白)     罪在韦康一人,参谋何罪之有。请起!

杨阜   (白)     多谢将军!

马超   (白)     请坐。

杨阜   (白)     谢坐。

马超   (白)     久闻参谋,足智多谋,吾意欲先打长安,后破潼关。望参谋助我一臂之力,幸勿推却。

杨阜   (白)     蒙将军不罪,当效犬马之劳。启上将军:冀州现有二人,一名梁宽、一名赵衢。此二人颇有韬略,望将军收留帐下,以为鞍前马后。

马超   (白)     二将安在?

杨阜   (白)     现在帐外。

马超   (白)     烦劳有请!

杨阜   (白)     啊,梁、赵二位将军快来!

梁宽、

赵衢   (内同白)   来也!

(梁宽、赵衢同上。)
梁宽、

赵衢   (同念)    心怀旧仇恨,低头见他人。

     (同白)    何事?

杨阜   (白)     来,来,来,随我见过马将军。

梁宽、

赵衢   (同白)    啊,马将军在上,(梁宽)(赵衢)参见。归降来迟,死罪呀死罪!

马超   (白)     二位将军请起。

梁宽、

赵衢   (同白)    谢将军!

马超   (白)     参军言道,二位将军文武双全,暂留军中听用。

梁宽、

赵衢   (同白)    多谢将军!

杨阜   (白)     启将军:某本当在此随将军效力,奈我妻子死在临洮,我意欲告假一月,归葬吾妻。望将军许之!

马超   (白)     既然如此,参军速去急回,某在此屯兵等候便了!

     (唱)     久闻参军兵法妙,

             文韬武略是英豪。

             急去速回为紧要,

             同心破曹保汉朝。

(马超率四龙套、四上手、庞德、马岱同下。)

杨阜   (白)     可恼哇可恼!

     (唱)     马超贼子行强暴,

梁宽、

赵衢   (同白)    斩我使君气怎消!

杨阜   (白)     可恨马超不仁,竟将使君斩首辕门,真真的可恼、可恨!

梁宽、

赵衢   (同白)    既然可恼、可恨,参谋为何将我二人献与仇人?

杨阜   (白)     二位你道俺是真心降贼么?

梁宽、

赵衢   (同白)    不然何也?

杨阜   (白)     二位有所不知,我此番归家葬妻者,乃一计也。

梁宽、

赵衢   (同白)    是何计也?

杨阜   (白)     我此番去到历城借兵,那抚彝将军姜叙,乃是我的表兄,必然发兵前来。那时二位将军候那马超出城之后,二位将军紧闭城门。那马超杀转回来,二位将军将他妻子、孩儿绑在城楼,尽行杀死。那马超一见,必然大怒。那时长安兵到,哪怕马超不灭!

梁宽、

赵衢   (同白)    此计甚好。但不知参谋几时起程?

杨阜   (白)     即刻起程。看衣更换!

(杨阜换衣。)

杨阜   (白)     带马!

     (唱)     准备强弓射虎豹,

             安排香饵钓金鳌。

             把贼比做笼中鸟,

             谅他插翅也难逃。

(杨阜、梁宽、赵衢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

(姜母上。)

姜母   (引子)    桑榆暮景身犹健;喜吾儿,扬名爵显。

(丫鬟随姜妻同上。)

姜妻   (引子)    双飞紫燕,待高堂,安慰老年。

     (白)     婆婆万福!

姜母   (白)     罢了。坐下。想我儿少年孝廉,颇有韬略,官居抚彝将军,镇守历城。喜得吾儿孝道,媳妇贤德。今早我儿带领兵丁,往校场操演。看日已过午,怎么不见回来!

姜妻   (白)     想必来也!

姜叙   (内白)    众将官!

(四文堂、四大铠、四将官内同应。)

姜叙   (白)     散操回府!

(〖出队子〗。四文堂、四大铠、四将官、中军、纛旗引姜叙同上。姜叙下马进门。四文堂、四大铠、四将官、中军、纛旗同下。)

姜叙   (白)     儿参见母亲!

姜母   (白)     我儿回来了?坐下!

姜叙   (白)     谢母亲。

姜妻   (白)     相公!

姜叙   (白)     夫人。

姜母   (白)     今日操练,为何回来甚迟?

姜叙   (白)     孩儿校场操演,探马报道,说西凉马超,起兵数万,攻打冀州去了。禀告母亲知道。

姜母   (白)     哎呀儿呀,你表弟杨阜与韦康使君,同镇冀州。倘若打破城池,定遭马超之害也!

姜叙   (白)     母亲但放宽心,想我表弟智谋过人,必有御敌之策。孩儿也会差人打探消息,早晚必有回报。

姜母   (白)     好哇,这便才是。

中军   (内白)    报!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将军:参谋杨阜求见!

姜母   (白)     呕,我侄儿来了,快快有请!

             媳妇回避。

(姜妻、丫鬟同下。杨阜上。)

中军   (白)     有请杨老爷!

杨阜   (念)     烈士岂能从二主,可叹使君一命倾。

     (白)     啊表兄!

姜叙   (白)     表弟!

姜母   (白)     侄儿来了?

杨阜   (白)     姑母在上,侄儿杨阜大礼参拜!

姜母   (白)     只行常礼。一旁坐下。

杨阜   (白)     谢坐。

             兄长,请坐。

姜叙   (白)     表弟请坐。

杨阜   (白)     告坐。

姜母   (白)     老身闻得马超兵犯冀州,你为何脱身到此?

杨阜   (白)     哎呀,姑母哇!侄儿守城不能保,主亡不能死,愧无面目来见姑母。马超叛君,妄杀郡守,一洲士民,无不怨恨。想我兄坐据历城,竟无讨贼之心,此岂人臣之理乎!

     (唱)     马超倾兵把城攻,

             妄杀郡守理难容。

             特地前来求兵众,

             灭却贼党建奇功。

姜母   (唱)     听言叫人心酸痛,

             可怜韦康受剑锋。

     (白)     啊,韦使君遇害,亦尔之罪也!

姜叙   (白)     是,孩儿知罪!

杨阜   (白)     望吾兄早发人马,与使君报仇雪恨!

姜叙   (白)     愚兄本待发兵,奈老母在堂,不敢远离。

姜母   (白)     哽!汝不早图,更待何时?想人生谁不有死,死于忠义死得其所,勿以老身为念也!

姜叙   (白)     母亲膝下无人侍奉,孩儿不敢远离。

姜母   (白)     住了!你若不听为娘之言,吾当先死,以绝尔之念!

姜叙   (白)     哎呀,母亲不必如此,孩儿发兵就是。

姜母   (白)     这便才是。

姜叙   (白)     中军!吩咐各营将士,齐到校场听点!

中军   (白)     是。

(中军下。)

姜母   (白)     啊,侄儿!

杨阜   (白)     姑母!

姜母   (白)     你已降了马超,既食其禄,今又何故讨之?

杨阜   (白)     吾从贼者,预留残生与韦使君报仇也。

姜母   (白)     好哇,可见侄儿是个忠义男子!

姜叙   (白)     贤弟!那马超英勇异常,此番兴兵,恐难图之。

杨阜   (白)     马超有勇无谋,容易图之。吾已暗中约定梁宽、赵衢二人,以为内应。

姜叙   (白)     原来如此。

(中军上。)

中军   (念)     一令传千将,校场拥甲兵。

     (白)     启老爷:人马齐备,听令调遣。

姜叙   (白)     母亲请至后面。

姜母   (白)     但愿尔等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姜母下。。)
姜叙、

杨阜   (同白)    请到后堂。

             众将走上!

(四文堂、四大铠、四将官、纛旗自两边分上。)

四将官  (同白)    众将叩头。

姜叙   (白)     站立两厢,听吾号令!

四将官  (同白)    啊。

姜叙   (白)     今有马超,统领羌兵,攻破冀州,韦使君被害。尔等此去,须要协力同心,上保国家,下安黎民。成功之后,定有升赏。就此起兵前往!

四将官  (同白)    啊!

(〖泣颜回〗。众人同下。)

【第十场】

(报子上。)

报子   (念)     打探军情事,名为夜不收。日间藏草内,夜来奔荒邱。

     (白)     俺乃马将军麾下能行探子是也。奉命四路打探,听得历城姜叙,领兵五万,与韦康报仇。俺不免报与马将军知道便了!

(报子下。)

【第十一场】

(四文堂、四大铠、梁宽、赵衢、四下手、四将、庞德、马岱、马超同上。)

马超   (粉蝶儿)   满营中,铠甲鲜明,

             旌旗整,战鼓声,军威齐振。

     (念)     父子齐芳烈,忠贞著一门。歃血盟言在,除奸义壮存!

     (白)     俺、马超。日前参军杨阜告假一月,归葬他妻,至今四十余天未见回转。我意欲先打长安,后破潼关,杀奔许昌,与父报仇。正是:

     (念)     决策安排定,专候智谋人。

报子   (内白)    马来!

(报子上。)

报子   (念)     马似流星月,人似箭离弦。

     (白)     报,探子告进!

             马将军在上,探子叩头。

马超   (白)     探得哪路军情?起来讲!

报子   (白)     主帅容禀:

     (念)     奉命四路打听,杨阜奔至历城;借来强兵勇将,不分昼夜而行!

马超   (白)     主帅是谁?

报子   (念)     姓姜名叙威风凛,官拜抚彝大将军。

马超   (白)     那贼兵势如何?

报子   (白)     那贼兵势好不威严也!

(〖牌子〗。)

马超   (白)     赏你银牌一面,再去打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马超   (白)     杨阜哇,贼子!我道你是大义君子,原来人面兽心。

             庞德、马岱随我出战!

庞德、

马岱   (同白)    得令。

马超   (白)     梁宽、赵衢,小心把守城池!

梁宽、

赵衢   (同白)    得令。

马超   (白)     众将官!

(四将同应。)

马超   (白)     开城迎敌者!

(下场门拉城,四文堂、四大铠、梁宽、赵衢、四下手、四将、庞德、马岱、马超同出城,四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四将、庞德、马岱自上场门同下。)

马超   (白)     小心把守!

(马超下。)

梁宽   (白)     哎呀,将军,你看那马超居然迎敌去了。你我将城门紧闭,候那马超杀转回来,将他妻子、孩儿绑在城楼之上,尽行杀死。那马超一见,不用说杀,就是气,也把他气死了!

赵衢   (白)     就依将军。正是:

     (念)     安排牢笼套。

梁宽   (念)     气死小马超。

赵衢   (念)     绝计无人晓,

梁宽、

赵衢   (同念)    方显智谋高。

(梁宽、赵衢同进城,同下。)

【第十二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将官、杨阜、纛旗、姜叙同上。四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四将、庞德、马岱、马超同上,同会阵。)

杨阜   (白)     呔!马超反贼,天兵到此,还不下马投降!

马超   (白)     杨阜哇,贼子!我道你是大义君子,原来是反复之辈。休走,看枪!

(杨阜下。姜叙架住。姜叙、马超同开打。姜叙败下。庞德、马岱率四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四将自两边分上。)

四将   (同白)    那贼大败!

马超   (白)     败兵不可追赶,收兵回城!

(四文堂、四大铠、梁宽、赵衢、四下手、四将、庞德、马岱、马超同归上场门一字。下场门拉城。梁宽、赵衢自下场门同上城。)

马超   (白)     开城!

梁宽、

赵衢   (同白)    军士们,放箭!

众兵   (内同白)   啊!

马超   (白)     马老爷在此!

赵衢   (白)     马超回来了。

             来呀!将他妻、儿绑上城楼!

(马妻、小孩自下场门同上城。)

马超   (白)     哎呀!

马妻   (白)     唉!相公啊……

马超   (白)     哎呀!

(马超抛枪,僵尸。)

马超   (唱)     一家人绑城楼魂飞魄洒,

             急得我怒冲冲咬碎钢牙。

     (白)     匹夫哇!

     (唱)     马老爷待尔等恩高义大,

             为什么将妻儿锁连肩枷?

             叫三军齐努力向前攻打,

             务必要将贼子生擒活拿!

马妻   (白)     相公啊!

     (唱)     你本是大英雄名扬天下,

             连累了我母子身受刀杀。

赵衢   (白)     马超!你还不归降吗?

马妻   (白)     好贼子!

     (唱)     反复贼休得要言语奸诈,

             我相公辅忠义岂降仇家!

             城楼上骂贼子无言答话,

     (白)     贼子呀,贼子!

     (唱)     快快的使钢刀将我来杀!

赵衢   (白)     马超,快快投降!如若不然,将你妻、子一并斩首!

马超   (白)     呸!

     (唱)     俺父子镇西羌人人皆怕,

             尔好比螳螂辈井底之蛙。

             顷刻间破城关玉石焚化,

     (白)     匹夫哇!

     (唱)     马老爷一定要杀尔的全家!

赵衢   (白)     住了!

     (唱)     好言语相劝你百般叫骂,

             我这里使钢刀将你妻室来杀。

(赵衢杀马妻介,抛头城下。马超接头。)

马超   (白)     哎呀!

(马超僵尸。)

梁宽   (白)     你看那马超,他气死了哇!

赵衢   (白)     气死了,好哇!

马超   (唱)     见贤妻血淋淋人头抛下,

     (白)     唉,妻呀!

     (唱)     连累你惨凄凄血染黄沙。

             将人头拴至在马鞍鞒下,

     (白)     贼呀!

     (唱)     气得俺一阵阵两眼昏花。

             叫三军起连环向前攻打!

梁宽、

赵衢   (同白)    马超!

     (同唱)    为什么在城外你们闹闹喳喳?

     (同白)    马超,你执意不降,将你的儿子刺死了。尸首抛下城去!

众兵   (内同白)   啊!

(梁宽抛小孩尸。马超接。)

马超   (白)     哎呀!

(马超僵尸。)

梁宽   (白)     将军!你看那马超他又气死了!

赵衢   (白)     这才是大快人心哪!

马超   (唱)     见姣儿血淋淋尸首抛下,

             我心中好一似箭钻刀扎。

             可怜儿惨凄凄丧贼手下,

     (白)     贼子啊,贼子!

     (唱)     狠心贼绝了我后代根芽。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爷:夏侯渊从长安杀来了!

马超   (白)     再探!

(报子下。)

梁宽   (白)     将军,夏侯渊的人马来了!

赵衢   (白)     不怕他了。哈哈哈……

马超   (唱)     耳听得探马报长安兵发,

             夏侯渊亦非是八臂哪吒。

             叫庞德领人马分兵攻打,

(四下手领庞德同下。)

马超   (唱)     展开了英雄志岂肯惧他!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爷:姜叙、杨阜兵分两路而来!

马超   (白)     再探!

(报子下。)

马超   (白)     哎呀!

     (唱)     一支兵怎挡得三路人马,

     (白)     哎呀!

梁宽、

赵衢   (同白)    马超,你这才是败国亡家呀!啊哈哈哈……

马超   (唱)     大丈夫说什么败国亡家。

     (白)     带马!

     (唱)     提银枪勒丝缰攀鞍跨马,

(四将、马岱同领下。)
梁宽、

赵衢   (同白)    马超!那夏侯渊也不是好惹的!

马超   (白)     呸!

     (唱)     谅鼠辈逃不出海角天涯。

(马超下。)

赵衢   (白)     梁将军,你看马超果然迎敌去了。你我趁此机会,大开城门,杀他个措手不及!

梁宽   (白)     就依将军。

             来呀,开城杀!

(赵衢、梁宽同出城,同下。)

【第十三场】

(庞德、夏侯渊同上,同会阵,同起打。夏侯渊败下,庞德追下。梁宽自下场门上,马超上倒脱靴。马超压住梁宽。)

马超   (唱)     只道尔飞出天涯外,

             贼子自送人头来。

             妻室孩儿你杀害,

             血染荒郊尸横街。

(马超扎梁宽死,梁宽下。赵衢自上场门上。)

赵衢   (白)     马超你还不归顺么?

(赵衢跪。)

马超   (白)     呸!

     (唱)     杀我全家仇似海,

             跪在马前求谁来?

             这是狠心天不贷,

(马超拉赵衢,刺死赵衢,赵衢下。)

马超   (唱)     管叫狗命丧泉台。

(姜叙上,姜叙、马超同起打。马岱、夏侯渊同续上。打四股档。马超、马岱同下。姜叙、夏侯渊双下场下。马超、马岱、庞德同挖门上。)

马超   (白)     杀败了!你我投奔哪里安身?

庞德、

马岱   (同白)    投奔汉中张鲁那里,再作道理。

马超   (白)     汉中去者!

(马超、马岱、庞德同翻倒脱靴下。四文堂、四大铠、四将官、纛旗、姜叙同上。)

四将官  (同白)    马超大败!

姜叙   (白)     收兵!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14 ┊ 字数:1万3269 ┊ 最后更新:2022-05-2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