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龙杯》【五本】(一名:《催粮闯衙》)

主要角色
黄三泰:净
彭朋:老生

情节
清廷护国勇力王,奉旨洪海擒虎,猛虎突围,被黄三泰打死,勇力王嘉其勇猛,将御赐黄马褂赐与黄三泰。又五月八日为勇力王生辰,皇帝特将交趾王所献九龙杯赐与勇力王,以资庆贺。杨香武自与黄三泰分手后,即来京师,访飞天豹武成,因武成系勇力王府供职,谈及勇力王给黄三泰黄马褂事,极赞黄三泰之才能及光荣,杨香武颇不服气。及闻勇力王情兽,武成须往应差,遂决心往盗九龙杯,一现身手。届时在众宾朋庆贺九龙杯之际,杨香武遂乘机盗去。勇力王不见玉杯,大为惊讶,将来无法回禀皇上。一太监建议,硬向黄三泰索要,因黄三泰曾夸口,皇家一草一木,渠全负责也。杨香武盗杯后,令武成观看,武成欲留下送还王府,杨香武谓须令黄三泰看后,始能送来交渠送还王府。杨香武与武成分手后,夜宿寺庙中,寺僧原系恶霸,欲杀杨香武等。杨香武与寺僧交手时,又被绿林中王伯燕将九龙杯偷走。最后杨香武不得已,只好空手回乐亭。勇力王听太监建议,向黄三泰索要九龙杯。随即令绍兴府,捉拿黄三泰进京。计全闻知后,劝黄三泰径投通州彭朋处。因当年彭朋在三河县卸任,黄三泰曾用金镖到处借银,彭朋始得复任。今日投他,即可知京中消息。于是二人直奔通州。到通州后,由计全找李七侯,黄三泰则径投衙内。彭朋见黄三泰闯衙,当即与李七侯商议办法,决定将黄三泰交李七侯看管,一面呈报京师,并托人转求庆花王,恳请皇帝,派人来通州审问,免途中被人劫去。皇帝乃派大理寺张朋阁、都察院赵兴本、刑部正堂黄国瑞,同太监梁九公前往通州,严加审问云。

注释
按此剧前六本与第七本来源不同,故内容亦多矛盾。惟剧中事实,却前后衔接。为存本来面目,未便多改。故依次排列付印,以资参考。近来只演第七本者为多,即知有前六本者,亦不多睹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8.8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军卒、四快手、书吏、门子、二大皂隶引彭朋同上。)

彭朋   (新水令)   丹心赤胆报君王,

             感知遇皇恩浩荡。

             焦劳日日虑,怎敢负君王,

             苦读寒窗,虑民情无偏无向。

     (念)     义秉丹心贯日月,胸中砚墨动龙蛇。调理民词三千字,方显焦劳用心机。

     (白)     下官,彭朋。自到任以来,费尽苦劳,判断几桩公案。昨日接得部文,道勇力王府失去一只九龙玉杯,急命各州府县严拿贼寇。我也曾差官人前去访查,这且不在话下。这通州地面连年荒旱,整整二载有馀。今岁风调雨顺,物阜民安。今乃应卯交粮之日。

             左右,将交粮应卯牌发去。

二大皂隶 (同白)    交粮应卯牌发去。

(〖内吹打〗。四老人同上。)

书吏   (白)     听点。

(四老人同应。)

书吏   (白)     东北户张万川。

(老人甲应。)

书吏   (白)     西北户李百良。

(老人乙应。)

书吏   (白)     南北户王进孝。

(老人丙应。)

书吏   (白)     北百户赵顺和。

(老人丁应。)

彭朋   (白)     你等是各路交粮的么?

四老人  (同白)    是。

彭朋   (白)     各处钱粮可能足数?

四老人  (同白)    老爷听禀!

     (同步步姣)  年年荒旱欠官粮,

             今岁好风光,

             家家有米柴,

             不能今年全交上。

彭朋   (白)     哼!听尔等之言,今年丰岁,粮米不足,是何道理?

四老人  (同白)    禀老爷:此处荒旱二载有馀,幸亏老爷今年到任,此时年景丰厚,也不能补前岁之粮,望老爷宽恩。

     (同步步姣)  叩头苦哀求,

             怎敢蒙蔽说谎言。

             下卯来交还,

             哀告老爷宽恩限。

彭朋   (白)     本州到任,尔等就缺欠官粮,是何道理?

     (折桂令)   看将来做聋装样,

             故而的纳欠官粮。

             今日个比较公堂,

             可知俺法度无让,

             怎肯轻放,

             净催纳官粮。

             在公堂细看端详,

             见他们忧思愁样。

     (白)     四处百户。

四老人  (同白)    有哇,老爷。

彭朋   (白)     你老爷今卯缺过,下卯三次先交,再若不齐,难免就动刑杖。

四老人  (同白)    谢老爷!

(四老人同下。皂隶上。)

皂隶   (白)     不好了,老爷!

彭朋   (白)     怎么样了?

皂隶   (白)     外面有一汉子,口称绿林,擅闯大门。

彭朋   (白)     有这等事,带进来!

(黄三泰上。)

彭朋   (折桂令)   看此人雄威猛勇,

             因何事快诉端详。

黄三泰  (白)     老爷,小人乃绿林响马,名叫黄三泰。

彭朋   (白)     怎么,你是绿林响马黄三泰。你如何擅闯官衙,是何道理?

黄三泰  (白)     老爷请息怒,容小人一一告禀:小人虽是绿林,早已弃却此道。不知所为何事,有部文到绍兴前去拿我。我小人到通州访友,有人来报说道,京中拿我。我想此地离京四十多里,若被他等拿去,岂不把我一世英名一旦付于流水。因此,小人才闯官衙呵!

     (江儿水)   自投官衙入罗网,

             猛盼一死待何妨。

彭朋   (白)     你口称绿林,自来投到,方显是一条好汉。京中失去宝物,不是你偷盗去么?

黄三泰  (白)     老爷,小人方才回过,早已弃却此道。京中失却宝物,小人一概不知。

     (江儿水)   俺,声名在外谁不晓,

             烈烈轰轰天下扬,

             焉肯被擒脸无光。

彭朋   (白)     你既是盗寇自来投到,监牢之中,收你不住,我自有道理。

             左右,传李七侯进衙。

(二大皂隶同应。李七侯上。)

李七侯  (念)     才辞众英雄,又到官衙中。

(李七侯进。)

李七侯  (白)     老爷,唤李七侯有何吩咐?

彭朋   (白)     今有一盗寇,名唤黄三泰。监牢之中,不能收他,就将此人交付与你,待我备文进京,听候发落。听我吩咐。

     (江儿水)   须要紧密跟随,

             千万的莫要私放。

     (白)     掩门!

(四军卒、四快手、书吏、门子、二大皂隶、彭朋同下。)

李七侯  (雁儿落)   惊得见俺兄心下慌,

             惊得俺神失色无心肠。

             为甚的闯官衙?

             因何故,望兄长快快的说端详。

黄三泰  (白)     七贤弟有所不知:那一日在家中闲坐,忽听计全来报,言说京中有部文,上绍兴擒拿与我,也不知所为所事。若是被他们拿住,岂不惭愧?因此擅闯官衙,自去投到。

李七侯  (得胜令)   哎,听此言不觉的心下忙,

             想必是为九龙杯那勾当。

             到如今无计较,

             是谁解详。

     (白)     应差人过来,你可将三爷带至理事私厅待茶,稍候我就到。

黄三泰  (白)     贤弟说哪里话来,我如今犯法,理应在官所之中,寸步难离,就便罪而当诛,也不能离却此地。愚兄岂是畏刀避剑之辈,何用七弟你如此抬爱。

(黑熊、贾信、马明、郭保、刘胜同上。)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得胜令)  闷坐公房,

             忙打听短和长。

     (同白)    原来黄三哥在此。

李七侯  (白)     众位贤弟来的正好,你们同三哥到私寓少坐,等我顷刻就到。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好吓,三哥随我们来。

黄三泰  (白)     众位贤弟不要如此,罪人不离寸地。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什么罪不罪的,随我们来。

     (同得胜令)  欢畅到私寓饮琼浆。

(黑熊、贾信、马明、郭保、刘胜、黄三泰同下。)

李七侯  (白)     吓杀吾也,吓杀吾也!方才三哥公堂之上,自称绿林盗寇。他英勇一世,粗略一时。我李七侯若不救了黄三哥,岂不叫那绿林中的好汉耻笑与我?有了,我不免到内舍与恩官商议。看他怎样行事,那时再作道理。

     (念)     事到关心处,舍命救英雄。

(李七侯下。)

【第二场】

(彭朋上。)

彭朋   (侥侥令)   我想三河事,

             腹内自思量。

     (白)     方才黄三泰在公堂上,自称绿林盗寇。我有意救他,怎奈耳目甚众,又有部文前来,严拿盗寇,焉有开放之理,这便怎么好?想必李七侯前来见我,必有话商量便了。

(李七侯上。)

李七侯  (侥侥令)   为了英雄要保全,

             方显我有智贤,方显我有智贤。

彭朋   (收江南)   呀,敢则是为三泰计较呵!

             到公堂自称豪强,

             无计救他出祸殃,

             等你前来商议作主张。

李七侯  (白)     老爷,如今黄三泰自投官衙,他虽是绿林响马,长怀恩义,他倒是一条好汉。今求老爷开天地之恩,救他这条草命才好。

彭朋   (白)     七侯,难到你不晓得京中部文到来,严拿贼寇,须得备文进京,谁敢私放?

李七侯  (白)     哎呀,老爷若是行文进京,必然差人前来提拿交部严审,不但他身受凌辱,只怕他性命难保。

     (收江南)   怎袖手旁观,怎袖手旁观?

             望老爷海量恩宽归故还。

彭朋   (白)     我且问你:当初本州在三河那桩事,你们是怎样办来?

李七侯  (白)     当初多亏黄三泰用金镖借银,请求庄头左忠信进京,跪求庆花王,方降恩旨。

彭朋   (白)     这等,如今这事到也好办。

李七侯  (白)     怎样好办?

彭朋   (白)     这如今你去急见左忠信,还像前者一样办法。我这里现有库中银两,任意使用,叫他求庆花王,我有密书一封,按书上所办,明日作公文到部,本待将黄三泰解进京都,又恐贼寇劫去,因此来文请旨发落。

李七侯  (白)     这等,老爷急急修书,莫要延迟。

彭朋   (白)     彭兴,看文房四宝过来。

     (园林好)   忙修书密话几行,

             原为那三泰豪强。

             须遣官通州严审,

             有孝礼叩吾王,叩吾王。

     (白)     书已写得,你可出衙,吩咐刑房,做批文一套,明早送部。

李七侯  (白)     小人谨遵。

彭朋   (白)     还有一事,要你对黄三泰说知:若是京中有钦差前来会审,叫他当堂应承,寻找九龙杯,那时本州自有救他的妙计良谋。

李七侯  (白)     这等,小人就此前去。

(彭朋下。)

李七侯  (白)     我如今,先见黄三哥,再去见庄头便了。

     (沽美酒)   关心事腹内藏,

             见三哥说端详,

             好汉场中无二样。

             今日里劳尽心想,

             为朋友一死应当。

             出衙内屈脚拐巷,

             要到那私厅言讲。

(黑熊、贾信、马明、郭保、刘胜同上。)

李七侯  (白)     众位贤弟往哪里去?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我们到衙中去。

李七侯  (白)     做什么?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寻那彭朋讲话。

李七侯  (白)     讲什样?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七哥你明知故问:当初在三河县,他丢官之时,若不亏我们绿林中,他焉有今日?怎么恩不将恩报,反倒将三哥押在班房。这等装模作样,我等有些气他不过,各带兵刃杀死狗官,方消我们心中之恨也。

     (同唱)    俺呵,可恨他装聋做哑,

             行事不端。

李七侯  (白)     众位弟兄不要如此。方才我在衙内也是这般讲,老爷有意要救三哥,实在为难。因此命我去见左忠信,此事自有万全。方才幸亏遇见与我,若有错,岂不闯出大祸,倒去加罪与他,那时怎了?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听你之言,黄三哥这件事,都在你身上?

李七侯  (白)     这个自然。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七爷不要受他的装哄。

李七侯  (白)     恩官平生正直,岂肯在你我跟前撒谎?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虽然如此,我等有些放心不下。

李七侯  (白)     众位贤弟,料黄三哥都在我李七侯一人身上。若有一差二错,我七侯焉是大丈夫行为也?

     (唱)     哎呀,有李七侯一面承当。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3 ┊ 字数:4404 ┊ 最后更新:2020-11-2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