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龙杯》【四本】(一名:《报信起程》)

主要角色
黄三泰:净

情节
清廷护国勇力王,奉旨洪海擒虎,猛虎突围,被黄三泰打死,勇力王嘉其勇猛,将御赐黄马褂赐与黄三泰。又五月八日为勇力王生辰,皇帝特将交趾王所献九龙杯赐与勇力王,以资庆贺。杨香武自与黄三泰分手后,即来京师,访飞天豹武成,因武成系勇力王府供职,谈及勇力王给黄三泰黄马褂事,极赞黄三泰之才能及光荣,杨香武颇不服气。及闻勇力王情兽,武成须往应差,遂决心往盗九龙杯,一现身手。届时在众宾朋庆贺九龙杯之际,杨香武遂乘机盗去。勇力王不见玉杯,大为惊讶,将来无法回禀皇上。一太监建议,硬向黄三泰索要,因黄三泰曾夸口,皇家一草一木,渠全负责也。杨香武盗杯后,令武成观看,武成欲留下送还王府,杨香武谓须令黄三泰看后,始能送来交渠送还王府。杨香武与武成分手后,夜宿寺庙中,寺僧原系恶霸,欲杀杨香武等。杨香武与寺僧交手时,又被绿林中王伯燕将九龙杯偷走。最后杨香武不得已,只好空手回乐亭。勇力王听太监建议,向黄三泰索要九龙杯。随即令绍兴府,捉拿黄三泰进京。计全闻知后,劝黄三泰径投通州彭朋处。因当年彭朋在三河县卸任,黄三泰曾用金镖到处借银,彭朋始得复任。今日投他,即可知京中消息。于是二人直奔通州。到通州后,由计全找李七侯,黄三泰则径投衙内。彭朋见黄三泰闯衙,当即与李七侯商议办法,决定将黄三泰交李七侯看管,一面呈报京师,并托人转求庆花王,恳请皇帝,派人来通州审问,免途中被人劫去。皇帝乃派大理寺张朋阁、都察院赵兴本、刑部正堂黄国瑞,同太监梁九公前往通州,严加审问云。

注释
按此剧前六本与第七本来源不同,故内容亦多矛盾。惟剧中事实,却前后衔接。为存本来面目,未便多改。故依次排列付印,以资参考。近来只演第七本者为多,即知有前六本者,亦不多睹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6.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计全上。)

计全   (缕缕金)   闻凶信,心内忙,

             两脚不消停,祸起萧墙。

             此事如何了,心中愁伤。

     (白)     俺,计全。适才在城中闲游,街市上纷纷言讲:都说京城之内,奉旨擒拿黄三泰。此事有些不好,也不知起因何事。我不免报与三叔知道,也好作个准备。

     (唱)     急忙前去怎停当,

             急去诉端详。

(计全下。)

【第二场】

(黄三泰上。)

黄三泰  (念)     舍命威名谁不服,方显男儿大丈夫。

     (白)     俺,黄三泰。只因洪海内闯了围,打死一只斑斓猛虎,那勇力王爱我是条好汉,不但不加罪与我,反赏我黄挂一件,放我回家。将黄挂供奉先堂。想我黄三泰,身在绿林,也算得名魁第一。到今日静掩柴扉,好不快乐也。

     (唱)     心安静乐守家乡,

             弃绿林倒也欢畅。

             到如今教训儿男,

             习枪棒举武艺,本领俱全,

             喜得他心敏性刚。

(〖内乌鸦叫〗。)

黄三泰  (白)     呀呔!

     (唱)     乌鸦声声喊叫,

             此事儿令人难详。

(计全上。)

计全   (念)     忙将京中事,报与三叔知。

     (白)     三叔在上,侄儿拜揖。

黄三泰  (白)     计贤侄,你从哪里来?

计全   (白)     我从城中而来。

黄三泰  (白)     既从城中而来,如何这等慌张?

计全   (白)     三叔,不好了!

黄三泰  (白)     怎么样?慢慢说来。

计全   (白)     三叔,我耳闻京中现今奉旨捉拿三叔,不知所因何故,前来送信呵!

     (水底鱼)   纷纷言讲:擒拿黄三泰,

             速速准备,早早安排安排。

黄三泰  (白)     到底为着何事?

计全   (白)     并不晓得所为何事。

黄三泰  (白)     这等好生奇怪也!

     (紫花序)   听此言心中暗想,

             莫非是洪海那事一桩?

             今拿我何事,何不便就去,

             料也无妨。

计全   (白)     三叔说哪里话来,我想此事既言奉旨,事来的不轻。万一官人前来,一定被他们擒获。这一押送进京,岂不将三叔一世英名付与流水?

黄三泰  (白)     依你便怎么样?

计全   (白)     若依小侄,三叔可知两句俗言,三十六着,走为上策,躲避躲避,方为妙处。

黄三泰  (白)     满口胡言!你可知你三叔一世为人,岂不知大丈夫舍一命轻似牛毛,立美名传与后世也!

     (紫花序)   俺本是堂堂猛烈大丈夫,

             便一死待何妨?

             俺如今自投罗网,

             哪怕他乱箭刀伤。

计全   (白)     三叔,小侄到有一计在此。

黄三泰  (白)     有何计?

计全   (白)     曾记得那年,你我叔侄从张家口而来,路遇白马李七侯一事。那时彭公卸任,多亏三叔用金镖各省借银,才把彭公复任。

黄三泰  (白)     过往之事。提他何用?

计全   (白)     三叔,这如今彭公官升通州,你老人家何不自投到通州彭公案下,一来方知京中所为何事,二则也显三叔的英名也!

     (鬼三台)   想京中捉拿人非等闲,

             劝三叔早早把程途趱。

黄三泰  (鬼三台)   听他言巧舌话辩,

             俺如今投奔便见奇冤。

     (白)     计全言之有理。俺如今急奔通州去,会李七侯贤弟,可要你随我前去,或吉或凶,往还也得个信息。

计全   (白)     小侄理当随去。

黄三泰  (白)     快些备马。

(计全应,下。)

黄三泰  (白)     黄用哪里?

(黄用上。)

黄用   (白)     有何吩咐?

黄三泰  (白)     我如今同计全要上通州有紧急事。家中一切好生照管,如有人来寻我,只言我上了通州了。听我吩咐!

     (鬼三台)   俺如今访故友,要把程途趱,

             在家中劳你照管。

(黄用下。计全上。)

计全   (白)     将马备好。

黄三泰  (白)     将马带过来。

(计全带马。)

黄三泰  (白)     计全紧紧加鞭,随我快些趱路。

     (天净沙)   跨雕鞍,趱程途,离家乡,大丈夫焉肯留恋,

             俺如今不想回还。

             图英名哪怕艰险,

             沿途上,百草香,无心观览。

(黄三泰、计全同下。)

【第三场】

(黑熊、贾信、马明、郭保、刘胜同上。)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吹腔)   闻凶信事由关心,

             寻找七侯到衙门。

黑熊   (白)     黑熊。

贾信   (白)     贾信。

马明   (白)     马明。

郭保   (白)     郭保。

刘胜   (白)     刘胜。

黑熊   (白)     列位请了。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请了。

黑熊   (白)     前者到京探望飞天豹武七哥,是他对我言道:有部文去到绍兴去拿黄三哥,是我追问所因何事擒拿。

贾信   (白)     是了。何必追问,想是因为洪海闯了围场的那件事。

黑熊   (白)     众位,武七哥言过:这件事须得通知白马李七哥知道,大家共同商议,若是疏虞,大家齐到绍兴,做个准备。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言之有理,大家前去。

     (同吹腔)   肝胆朋友情义深,

             方显江湖在绿林。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李七侯上。)

李七侯  (引子)    义气过天表,俺胸中,常怀结交。

     (念)     倾心保贤宰,州衙辨忠良。

     (白)     俺,李七侯。自从那日在山东帮助黄三哥,在李家店治服窦尔墩,散后已七、八载不曾相遇。时常挂念,意欲前去探望,怎奈官衙之事缠绕在身,不能前去。正是:

     (念)     肝胆相照结义友,空自思念在心头。

(黑熊、贾信、马明、郭保、刘胜同上。)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吹腔)   方才衙内去问信,

             言说他在议事厅。

     (同白)    李七哥。

李七侯  (白)     众家弟兄请坐。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有坐。

李七侯  (白)     众位从哪里来?

黑熊   (白)     七哥,前者我到京城探望武七哥。他对我说:有部文去到绍兴,擒拿黄三哥,不知所因何故呵?

     (吹腔)    听说此事吃一惊,

             特地前来报七兄。

李七侯  (吹腔)    老来三哥遇此事,

             令人心下气难平。

     (白)     原来如此。你等在此略等片时,待我到衙中打听消息,内中有常上京走差之人,一问便知明白。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七哥早去早来。

李七侯  (白)     何劳嘱咐,俺就去也。

     (吹腔)    离了官厅衙中去,

             急忙打听事一宗。

(李七侯下。)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吹腔)   但见七哥扬长去,

             专等回来听信音。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黄三泰、计全同上。)

黄三泰  (唱)     偕叔侄在途路跋山涉水,

             离城池却不远就在眼前。

     (白)     计全,一到通州,你将我的坐骥带去,寻找李七叔,我在衙门内等你。

计全   (白)     小侄遵命。

(计全下。)

黄三泰  (白)     你看计全此去,俺不免急报官衙便了。

     (唱)     抖精神甩虎步直奔衙内,

             舍性命到官衙去见彭公。

(黄三泰下。)

【第六场】

(计全上。)

计全   (唱)     奉叔命到前面寻找白马,

             猛抬头看见了吏事官厅。

     (白)     来此已是,待我问来。

             里面有人么?

(黑熊上。)

黑熊   (念)     闷闷官厅坐,不见有回音。

     (白)     哎呀,原来是计兄到了吓,这匹坐骥是黄三爷的,三爷哪里去了?

计全   (白)     说来话长。

黑熊   (白)     这等,将马带进来。

             众家弟兄快来!

(贾信、马明、郭保、刘胜同上。)

黑熊   (白)     计兄到了。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计兄在哪里?

计全   (白)     众位请了!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请问计兄,你一人二骥,黄三哥现在那里?

计全   (白)     众位有所不知:只因京中的部文去到绍兴,要拿我三叔,也不知所为何来?那时我三叔就要自投官衙。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果然是一条好汉。后来便怎样?

计全   (白)     是我言道三叔呵!

     (唱)     我叔侄离家乡来到此地,

             见彭公与七叔早早安排。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这如今黄三哥到底往哪里去了?

计全   (白)     三叔将马交付与我前来,寻找李七叔,他如今直奔州衙去了。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怎么讲?三哥直奔衙中去了?此话是真?

计全   (白)     是真。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果然。

计全   (白)     果然。

黑熊、
贾信、
马明、
郭保、

刘胜   (同白)    好汉子吓!

     (同唱)    黄三哥真乃是英雄好汉,

             不亚如秦叔宝正气凛然。

黑熊   (白)     众位弟兄,黄三哥今往衙中而去,你我大家赶到那里也得明白。

             计兄,你在此等候,我等去也。

     (唱)     忙忙的寻知交方显情重,

             才能够就便里探知吉凶。

(黑熊、贾信、马明、郭保、刘胜同下。)

计全   (唱)     众英雄重义气令人钦敬,

             单等他回来时便见分明。

(计全下。)
(完)


浏览次数:79 ┊ 字数:4154 ┊ 最后更新:2020-11-2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