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龙凤呈祥》【头本】(一名:《甘露寺》)

主要角色
刘备:老生
乔玄:外
吴国太:老旦
孙权:净
孙尚香:正旦
苍头:丑
孙乾:末
吕范:末
贾华:丑

《甘露寺》陈慧君饰刘备、陈慧霖饰赵云
《甘露寺》陈慧君饰刘备、陈慧霖饰赵云
情节
鲁肃为讨荆州一事,疲于奔命,终不能达到目的。适刘备新丧甘夫人。周瑜因定计伪结姻好,将孙权之妹招赘刘备为婿,赚至东吴,即行拘囚,作为调换荆州之地步。于是命吕范为媒,前去说合。刘备怀疑未决,而诸葛亮早已胸有成竹,代为应允。遣孙乾同吕范往东吴答复。预纳聘礼,择日就亲。部署停当,唤赵云保护刘备,坦然渡江。临行,诸葛亮授以锦囊三个,叮嘱依次开看。及至南徐,先见乔国老。乔玄为东吴勋戚,知有此事,乃入见吴国太贺喜。吴国太茫然,问明情由,勃然大怒。召孙权入宫,责以不奉母命,擅将妹子许人,殊出情理之外。又痛骂周瑜不止。经乔玄从旁婉劝,吴国太欲亲见刘备。如果相貌品格,可以中意,即实行招赘,否则依周瑜之计。约至甘露寺,设筵面会。吴国太一见刘备,欣欣然有喜色。目为乘龙佳婿,于是弄假成真焉。

注释
此剧后本,即《回荆州》一剧。

根据《国剧大成》第四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3.7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备   (内西皮导板) 刘玄德在荆州心中烦闷,

(四龙套、刘备同上。)

刘备   (西皮原板)  为国家昼夜里哪得安宁。

             曹孟德领兵将中原坐镇,

             欺天子挟诸侯把持朝廷。

             恨孙权屡来讨荆州郡,

             倒叫我刘玄德无处存身。

             将身儿且把那宝帐进,

     (西皮摇板)  等候了孙乾回便知分明。

(孙乾上。)

孙乾   (念)     且将东吴事,报于吾主知。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罢了。但不知东吴,又是何人过江?

孙乾   (白)     乃是吕范来了。

刘备   (白)     吕范来了。莫非又来讨取荆州么?有请诸葛先生。

孙乾   (白)     有请诸葛先生。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袖内阴阳安排定,哪怕周郎巧计生。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少礼请坐。

诸葛亮  (白)     谢座。

刘备   (白)     时才孙乾言道:东吴差吕范前来,莫非又是要讨取荆州不成?

诸葛亮  (白)     主公且将吕范请进帐来。待山人隐藏这屏风后面,听他讲些什么,再作道理。

刘备   (白)     先生且退。

             来,请吕先生进帐。

四龙套  (同白)    吕先生进帐。

(吕范上。)

吕范   (念)     奉了吴侯命,过江作冰人。

     (白)     吓皇叔在上,待下官大礼参拜。

刘备   (白)     备有何德能,敢劳先生大礼相见。请坐叙谈。

吕范   (白)     谢座。

刘备   (白)     先生过江,不知为了何事?

吕范   (白)     下官此番前来,一则问候皇叔金安,二来闻听皇叔丧偶。今奉吴侯之命,特来与皇叔提亲。

刘备   (白)     但不知是哪一家?

吕范   (白)     就是吴侯之胞妹,名唤尚香,德行幽娴,容貌端整,生性好武,乃是女中英雄,巾帼丈夫。谅皇叔断无推辞的了。

刘备   (白)     这……想我刘备,时运不佳,中年丧偶,况尸骨未寒,一时怎得续娶。

吕范   (白)     皇叔说哪里话来。常言道人生在世,家无妻氏,如屋无梁。中馈乏人,怎得不娶?

刘备   (白)     想那吴侯之妹,正在青春妙龄,备年已半百,两鬓苍白,恐非配偶。

吕范   (白)     吴侯之妹,身虽女子,志胜男儿。常言若非天下英雄,吾不事之。今皇叔名闻四海,正所谓淑女配君子。若两家结成秦晋之好,那曹操定不敢正视东南也。此乃国家两便之事,皇叔不必游疑。

刘备   (白)     先生暂请驿馆,容备仔细思之。

吕范   (白)     但吴太后甚爱此女,不肯远嫁,必须请皇叔过江招赘。

刘备   (白)     容备商议商议。先生请至驿馆,明日回报。

吕范   (白)     遵命。

(吕范下。)

刘备   (白)     请诸葛先生。

(诸葛亮上。)

诸葛亮  (白)     亮在屏风后面,已听得明白。恭贺主公!时才亮占了一课,乃是大吉之兆,主公即可应允。

刘备   (白)     想此事定是周瑜所定之计,欲害刘备,岂可轻身,入于危险之地?

诸葛亮  (白)     周瑜纵有诡计,焉能出山人之料乎?我略施小计,管叫那周郎一筹莫展,吴侯之妹又属主公,岂不美哉?

             孙乾你速到馆驿之中,随同吕范过江,说合亲事,不得有误。

孙乾   (白)     遵命。

(孙乾下。)

刘备   (白)     先生定要孤前去,必须多带人马。

诸葛亮  (白)     来,宣四将军进帐。

四龙套  (同白)    四将军进帐。

赵云   (内白)    来也!

(赵云上。)

赵云   (念)     忆昔当年破曹军,长坂坡前显威名。怀抱幼主七出进,谁人不知将赵云!

     (白)     参见主公、先生。

刘备   (白)     四弟少礼请坐。

赵云   (白)     谢座。宣臣进帐,有何军情?

刘备   (白)     先生差遣。

诸葛亮  (白)     时才吕范过江,言道孙权将他妹子许配主公,要过江招赘。欲请四将军保驾前往。

赵云   (白)     此事恐是周郎诡计。若要过江,必须多带人马。

刘备   (白)     是吓!定要多带人马。

诸葛亮  (白)     不需多带人马,只带武士百名。这有锦囊三个,内有三条妙计,四将军带在身旁。附耳上来。

赵云   (白)     遵命。

诸葛亮  (白)     改换衣巾。

(〖吹打〗。)

刘备   (西皮摇板)  孙权、周瑜多诡计,

             叫孤过江把亲提。

             此番大胆过江去,

             但不知凶来是主吉?

(刘备、赵云同下。)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周郎定下美人计,

             此事难把山人欺。

(诸葛亮、四龙套同下。)

【第二场】

(乔玄上。)

乔玄   (引子)    位居国老,保东吴,最重邦交。

     (念)     汉世纷纷起战征,诸侯各把疆土分。吴侯占据江东地,半为天子半为臣。

     (白)     老夫,乔玄。乃江东人氏。膝下无儿,所生二女:长女大乔,配与孙策为妻。只因他创立基业,少年早亡。次女小乔,嫁与周瑜为妻,官拜水军都督之职。老夫虽为国戚,位列三台。朝中之事,一概不问,也不过是随班而已,这且不言。昨日老夫下得朝来,在街坊之上,见家家悬灯,处处结彩,满城百姓,一个个交头接耳,不知所为何事?

             苍头!

(苍头暗上。)

乔玄   (白)     过来,老夫有话问你。

苍头   (白)     相爷要吃茶?

乔玄   (白)     有话。

苍头   (白)     挂画?画已挂好了。

乔玄   (白)     讲话之话。

苍头   (白)     相爷有话讲吓?

乔玄   (白)     正是。

苍头   (白)     相爷有什么话说呀?

乔玄   (白)     老夫昨日下得朝来,见街坊之上,家家悬灯,户户结彩,众百姓交头接耳,但不知为了何事,这样的热闹?

苍头   (白)     怎么相爷,这件事情,你老人家还不知道吗?

乔玄   (白)     老夫不知呀!

苍头   (白)     待老奴对你老人家讲:只因孙、刘结下姻眷,将郡主许配了刘备。男家得媒人,是孙乾;女家的媒人,是吕范。要在东吴招赘。那刘皇叔业已过江,到了我们南徐州了。

乔玄   (白)     竟有这等之事。老夫一字不知。

苍头   (白)     这么天大的一桩事情,你老人家竟会不知道?

乔玄   (白)     此事当真么?

苍头   (白)     老奴打听得清清楚楚,并无一句谎言。

乔玄   (白)     如此就命你再到外面,详细打听。看是几时完姻,速来通报。

(乔玄下。)

苍头   (白)     是。

             看我家相爷,这样一桩大事,他老人家竟不知道,叫我再去打听。待我再去问来。

(苍头下。)

【第三场】

(刘备、赵云同上。)

刘备   (西皮摇板)  我君臣到东吴心神不定,

             好一似空中鸟飞入樊笼。

             恨周郎设毒计要害我命,

             纵然是插双翅也难飞腾。

     (白)     四弟,你我过江来到东吴,好似鸟入樊笼,如坐针毡一般,怎生得了?

赵云   (白)     启主公:临行之时,先生与我锦囊三道,叫臣到了东吴,先打开头道观看。

刘备   (白)     快快打开。

赵云   (白)     主公请看。

刘备   (白)     待孤看来。

     (念)     “若要东吴诸事好,必须先见乔国老”。

     (白)     哦喝喝呀,想这乔国老,乃是皇亲国戚,此人位高德重。四弟备上厚礼一份,写一礼单,随孤前去便了。

(刘备、赵云同转场。)

赵云   (白)     来此已是。

刘备   (白)     上前通禀。

赵云   (白)     遵命。

             门上有人么?

(苍头上。)

苍头   (白)     你是何人?

赵云   (白)     刘皇叔拜见太尉,柬帖呈上。

苍头   (白)     说说他倒来了。原来刘皇叔是一位少年武将,真是顶呱呱革。

             有请相爷!

(乔玄上。)

乔玄   (白)     何事?

苍头   (白)     刘皇叔来啦,要拜见相爷。

乔玄   (白)     嗳呀呀,我倒不曾拜他,他倒先来了。说我出迎。

苍头   (白)     相爷出迎。请你老人家进去。

赵云   (白)     有请主公!

苍头   (白)     不是他,原来是一位老头子,我倒闹错了。

乔玄   (白)     皇叔!

刘备   (白)     太尉在上,待备大礼参拜。

乔玄   (白)     岂敢岂敢,你乃当今皇叔,老朽万万不敢当。只行常礼罢。请坐请坐。不知皇叔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刘备   (白)     备来得鲁莽,太尉海涵。

乔玄   (白)     岂敢。

刘备   (白)     四弟看礼单过来。

(赵云呈单。)

刘备   (白)     太尉,备远道而来,不曾带得礼物。今有土物数件,特来呈上,略表微忱。望乞太尉笑纳。

乔玄   (白)     皇叔驾临,蓬荜增辉。如此厚礼,老朽断不敢领。当面璧谢。

刘备   (白)     务要收下。

苍头   (白)     启相爷:刘皇叔的礼物,是要收下的。如要不收,面子上不好看。

乔玄   (白)     收得的?

苍头   (白)     收得的,就收了罢。

乔玄   (白)     如此当面谢过。

刘备   (白)     岂敢。想备此番前来,诸事全仗太尉关照。

乔玄   (白)     皇叔远来,如有为难之事,老朽定当效犬马之劳。

刘备   (白)     备告辞了。

(〖吹打〗。刘备、赵云同下。)

乔玄   (白)     我把你这个奴才,刘皇叔送我这样厚礼,吾尚未开口,你竟自大胆收下,是何道理?

苍头   (白)     启相爷:刘皇叔同我东吴结下亲眷,他就是我们这里的娇客。你老人家若不收他的礼物,叫他面子上,实实的不好看。

乔玄   (白)     只是这样一份厚礼,我无功受禄吓!

苍头   (白)     这有何难?你老人家,进宫的时候,在太后面前,多替他说上几句好话,可就有了。

乔玄   (白)     老夫正要去见太后。吩咐外面搭轿。

苍头   (白)     外厢搭轿吓!

(四青袍同上。〖吹打〗。众人同下。)

【第四场】

(二宫女、吴国太同上。)

吴国太  (引子)    独坐皇宫院,好一似,不老神仙。

     (白)     老身吴后,配夫孙坚。不幸他少年早亡。所生二子一女:长子名策,早年亡故;次子名权,执掌江东九州八十一郡;女儿名唤尚香,年已及笄,尚未婚配。此事倒叫老身时时挂念。昨夜三更时分,偶得一梦:梦见有一青龙,摘去宫中牡丹一朵,不知主何吉凶?倒叫老身烦闷也!

     (西皮原板)  昨夜晚得一梦三更三点,

             只见那小青龙摘取牡丹。

             醒来时吓得我浑身是汗,

             但不知此一兆所为哪般?

(乔玄上。)

乔玄   (念)     孙、刘两家结姻缘,见了太后问根源。

     (白)     参见国太!

吴国太  (白)     太尉来了。请坐。

乔玄   (白)     谢座。恭喜太后,贺喜太后!

吴国太  (白)     吓,喜从何来呀?

乔玄   (白)     老臣前来贺喜,要讨太后的喜酒吃吓!

吴国太  (白)     什么喜酒?此话从何说起吓?

乔玄   (白)     孙、刘结下姻缘,将郡主许配了刘备,男家的媒人是孙乾,女家的媒人是吕范。那刘玄德已从荆州来到我们南徐州了,怎么太后还说不知呢?

吴国太  (白)     这是从哪里说起?老身一概不知呀!

乔玄   (白)     怎么太后一概不知?

吴国太  (白)     但不知此事,太尉是从何处听来?

乔玄   (白)     此事我东吴人人尽知,刘玄德现在驿馆。满城百姓,家家悬灯结彩,哪一个不知呀?

吴国太  (白)     但不知此事是何人主谋?

乔玄   (白)     大约定是二千岁的主意罢!

吴国太  (白)     就是他的主意!既将我的女儿许配于人,怎么不叫我知道?叫他前来见我!

乔玄   (白)     有请二千岁!

(孙权上。)

孙权   (念)     忽听母后宣,进宫问金安。

     (白)     太尉!

乔玄   (白)     二千岁!

孙权   (白)     参见母后!

吴国太  (白)     不消!一旁坐下。

孙权   (白)     谢座。唤孩儿进宫,有何训教?

吴国太  (白)     你这奴才,做的好事!你既将我的女儿许配刘备,就该与为娘商议明白。为何瞒哄为娘,是何道理?

孙权   (白)     并无此事呀!

吴国太  (白)     你这奴才,还不承认!那刘备已过江,到了东吴。男家的媒人是孙乾,女家的媒人是吕范,你怎么还说无有此事吓?

孙权   (白)     此事,母后是听哪个讲的?

吴国太  (白)     乃是太尉讲的,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乔玄   (白)     此事东吴满城百姓尽知,家家悬灯结彩,人人皆知。何况老夫,怎的不晓?

孙权   (白)     母后不必动怒,此乃是一计。

吴国太  (白)     一计?这是什么计呀?

孙权   (白)     只因刘备,借我荆州,屯军养马。屡屡着人去讨,奈他执意不还。今以此计将他诓至东吴,叫他退还荆州。如若不然,就将他杀死,带兵夺回荆州。

吴国太  (白)     唗!大胆的奴才!既要荆州,就该点动人马,前去征讨。为何定此美人之计,岂不贻笑于天下?况且若将刘备杀了,我女儿岂不做了望门寡妇?叫我女儿怎样许配于人?你、你、你就气死为娘了!

(吴国太气死。)

乔玄   (白)     二千岁,此事到底是何人定的计策?

孙权   (白)     就是你令婿周瑜所定。

乔玄   (白)     又是这个奴才定的诡计。想他小小年纪,下此毒手,每每害人,只恐他将来,活不到老夫我这个岁数罢!

             嗳呀呀,国太醒来!

孙权   (白)     母后醒来!

吴国太  (西皮导板)  这件事好叫我气冲牛斗,

     (白)     奴才呀!

     (西皮原板)  骂一声小奴才细听根由:

             要荆州你就该带兵争斗,

             你为何无故的设下奸谋。

             倘若是将刘备来断首,

             我女儿望门寡怎样出头?

乔玄   (白)     据老夫看来,此事倒不如弄假成真了罢!

吴国太  (白)     怎样弄假成真呢?

乔玄   (白)     启国太:想那刘备,乃是帝王之胄,就将郡主许配于他,结为秦晋之好,同心协力,保定东吴。这江东基业,岂不是稳如泰山了?

孙权   (白)     此事断断使不得。

乔玄   (白)     嗳,使得的。

             国太呀!

     (西皮快板)  二千岁不必来争论,

             不如弄假成了真。

             刘备英雄威名振,

             细听老臣说分明。

     (白)     想那皇叔,姓刘名备字玄德,乃大汉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元孙。此人相貌堂堂,仪表非凡,生得龙眉虎目,两耳垂肩,双手过膝。英雄盖世,仁德存心。又结交下异姓两兄弟:一人姓关名羽字云长,乃山西蒲州解良人氏,生就卧蚕眉、丹凤眼,面如重枣,五柳长髯。跨下赤兔胭脂追风马,手提青龙偃月刀。武艺绝伦,胸怀忠义。前在曹营,曾经斩过颜良,诛过文丑,过五关、斩六将,保定二位皇嫂,千里单骑,名扬天下。一人姓张名飞字翼德,勇敌万人,生得豹头环眼,黑面长须。手执丈八蛇矛,跨下乌骓战马。前在灞陵桥上大喝一声,吓得曹操金冠坠落,簪发散乱,亡魂失魄,望风而逃。他三人桃园结义,誓同生死。还有一人,姓赵名云字子龙,乃常山真定人也。曾在长坂坡前,怀抱阿斗,杀退曹兵七进七出,天下闻名丧胆。还有一位军师,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躬耕南阳,抱膝隆中,多谋足智,自比管仲、乐毅。刘皇叔弟兄三人,三顾茅庐,聘请下山。他的阴阳八卦,妙算无穷,百战百胜。今日孙、刘结下良缘,有此谋臣战将,哪怕那曹兵百万,他也不敢正视我东吴也!

     (西皮流水板) 刘备出世破黄巾,

             桃园结义显威名。

             二弟云长真英雄,

             三弟翼德赛天神。

             还有常山子龙将,

             军师诸葛字孔明。

             今日两家结秦晋,

             江东基业永太平。

孙权   (白)     想那刘备,乃是织席贩屦之人,怎能与我妹子匹配?

乔玄   (白)     想大汉高祖,乃是沛县小小一名亭长。到后来立逼霸王,乌江命丧,创下这四百年的基业。自古英雄,讲什么出身微贱?

吴国太  (白)     太尉虽说刘备,仪表非凡,只是老身未曾见过。明日叫那刘备,到甘露寺领宴,我要当面相亲。若相得上,就将我女儿与他匹配;若相不上,任凭尔等所为。太尉明日要随同老身前去。

乔玄   (白)     老臣遵命。

(吴国太、乔玄同下。)

孙权   (白)     且住!明日母后要在甘露寺相亲,这便怎么处?待吾同吕范商议。

             吕范哪里?

(吕范上。)

吕范   (白)     参见千岁!

孙权   (白)     时才太后言道,明日要在甘露寺筵宴,面相刘备。必须想一妙计,灭却刘备才好。

吕范   (白)     这有何难?主公可命贾华埋伏在甘露寺左右,太后若相不上,即将刘备杀之。

孙权   (白)     传贾华进见。

吕范   (白)     贾华进见。

(贾华上。)

贾华   (念)     大将生来不可当,终日操演大烟枪。

     (白)     参见千岁!

孙权   (白)     明日命你在甘露寺,带领军士五百名,埋伏两廊之下,听吾号令,将刘备杀却,不得有误。

贾华   (白)     得令!

     (念)     甘露寺中埋伏兵,管叫刘备活不成!

(孙权、吕范、贾华同下。)

【第五场】

(四青袍、乔玄同上,苍头迎上。)

乔玄   (白)     我把你这个老奴才,无故的收下刘皇叔一份厚礼。太后言道,明日要在甘露寺相亲,倘若相得上,倒还罢了;如相不上,如何是好?

苍头   (白)     以老奴看来,一定相得上。只是刘皇叔胡子苍白,稍嫌老一点子。老奴这里有极好的乌须药,擦在胡子上,只要一刻的工夫,可就染黑了。

乔玄   (白)     好,就命你前去。对刘皇叔言讲:明日太后相亲,请他到甘露寺赴宴。快去快去!

(乔玄下。)

苍头   (白)     此事倒要快快去办。

             不觉到了。

             门上有人么?请出一位来!

(赵云上。)

赵云   (白)     何事?

苍头   (白)     你老人家贵姓?

赵云   (白)     我姓赵。

苍头   (白)     姓邵?

赵云   (白)     咳,姓赵!

苍头   (白)     姓鲍?

赵云   (白)     赵!

苍头   (白)     走肖赵?烦劳通报:乔太尉差人求见。

赵云   (白)     候着。

苍头   (白)     是。

赵云   (白)     请主公!

(刘备上。)

刘备   (白)     何事?

赵云   (白)     乔太尉差人求见。

刘备   (白)     传。

赵云   (白)     唤你进去。

苍头   (白)     老奴与皇叔叩头。

刘备   (白)     罢了。到此何事?

苍头   (白)     奉了吾家相爷之命,只因吴太后,明日在甘露寺设宴,请皇叔前去赴宴。叫老奴与皇叔送信,明日务必早到才好。

刘备   (白)     知道了。

             四弟看赏。

(赵云取银付苍头。)

苍头   (白)     多谢皇叔!

             看这刘皇叔,实在大方得很,这样一点小事,就赏我一锭黄金。待我再去讨上一份。

             启皇叔:我家相爷,叫我与你送来两包乌须药,请皇叔将这药,用水煮化,放在盆内,将胡须泡在里面,只用一刻的工夫,胡须就黑了。明日太后相亲,一相就相上了!

刘备   (白)     四弟看赏。

(赵云取银付苍头。)

苍头   (白)     多谢刘皇叔!

             哈哈,又是一锭银子。又是黄的,又是白的。待我再奉承这位将军几句,也扰他几个。

             我说将军,明日到甘露寺,必定是你老人家同去的啦?

赵云   (白)     正是。

苍头   (白)     明日将军前去,必须要外穿锦袍,内穿银铠,身带宝剑,做个防而不备,以备不防!

赵云   (白)     哦,晓得了!

苍头   (白)     他不认账。待我再来。

             吓,将军,明日要到甘露寺,外穿锦袍,内要穿上银铠,以做个备而不用,用而有备。

赵云   (白)     知道了!

苍头   (白)     他还是装不知道,待我再来。

             将军,明日要小心呐,必须内穿铠甲,以做准备呀!

赵云   (白)     咳,也太啰嗦了!

苍头   (白)     看这个人倒不像是从荆州来的,只怕是从欧洲来的吧!

(苍头下。)

刘备   (白)     四弟,明日随孤去到甘露寺,务要小心在意。

     (西皮摇板)  甘露寺中把宴饮,

             此番前去要小心。

(刘备下,赵云下。)

【第六场】

(四太监、乔玄引吴国太同上。〖吹打〗。)

吴国太  (白)     这般时候,为何不见刘备到来?

乔玄   (白)     待老臣看来。

             为何还不见到?哦,来了。

(赵云引刘备同上。)

刘备   (白)     太尉请!

乔玄   (白)     皇叔胡须乌了,呵哈呵哈呵。

刘备   (白)     多谢太尉美意。

             参见国太。

吴国太  (白)     哦喝喝呀,看刘备生得龙眉凤目,仪表非凡,日后必定大贵。

刘备   (白)     国太请上,待备大礼参见。

吴国太  (白)     且慢,你乃当今皇叔,老身焉能受你的大礼!

乔玄   (白)     吓,太后,想那皇叔,既然与我东吴结亲,就是国太的女婿了,怎说是当不得呀?

吴国太  (白)     当得的么?

乔玄   (白)     当得的。

(〖吹打〗。刘备行礼。)

吴国太  (白)     请坐。

刘备   (白)     谢坐。

吴国太  (白)     此位是谁?

刘备   (白)     这是四弟赵云。

             来,见太后。

赵云   (白)     参见太后。

吴国太  (白)     这就是长坂坡救阿斗的赵子龙么?

刘备   (白)     正是。

吴国太  (白)     真乃虎将也!廊下饮宴。

赵云   (白)     谢太后。

(赵云下。)

吴国太  (白)     看宴伺候。

     (西皮慢板)  有老身在筵前用目觑,

             刘玄德生来相貌奇。

             龙眉凤目非凡体,

             两耳垂肩双手过膝。

             想当年破黄巾英雄盖世,

             在桃园三结义美名题。

             与吾女结丝罗可称佳婿,

             乔太尉做冰人把亲提。

(贾华、孙权同上。)

孙权   (唱)     来在檐前用目望,

             母后与刘备饮琼浆。

贾华   (白)     杀呀!

孙权   (白)     且慢!

     (唱)     此事不可太鲁莽,

     (白)     你且退下。

(贾华下。)

孙权   (唱)     还须要想妙计另做主张。

(孙权下。赵云上。)

赵云   (西皮摇板)  时才寺中来观望,

             两廊军士持刀枪。

             急忙与主公把话讲,

             甘露寺中有埋藏。

     (白)     启主公:甘露寺中,两廊之内,暗藏军士,各持刀枪。定有埋伏。

刘备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听说一声有埋藏,

             倒叫孤家着了忙。

             将身儿跪至在佛殿上,

(刘备哭。)

刘备   (哭)     吴太后吓!

     (西皮摇板)  太后与备作主张。

吴国太  (白)     吓,这是为何呀?

刘备   (白)     启太后:这甘露寺廊下,暗藏兵将。想是仲谋公,要害刘备。但求太后,将备人头割下,备以报太后之恩也。

吴国太  (白)     吓,我的女婿,是哪一个敢害?这是何人之计?

乔玄   (白)     只怕又是二千岁的主意罢!

吴国太  (白)     叫这个奴才来见我。

乔玄   (白)     有请二千岁!

(孙权上。)

孙权   (白)     参见母后!

吴国太  (白)     不消。我且问你:这寺中埋伏兵将,要杀刘备,又是何人的主意?

孙权   (白)     孩儿不知。想是吕范的主意。

吴国太  (白)     叫吕范来!

孙权   (白)     吕范进见!

(吕范上。)

吕范   (白)     参见国太。

吴国太  (白)     你为何设下埋伏,要害刘备呀?

吕范   (白)     为臣不敢。

吴国太  (白)     你不敢?这是谁的主意呢?

吕范   (白)     想必是贾华。

吴国太  (白)     哦,是一句假话呀!

乔玄   (白)     太后,吾朝中有一武将,名唤贾华。并非是句假话。

吴国太  (白)     原来是个人,名叫贾华。叫他前来!

乔玄   (白)     传贾华。

(贾华上。)

贾华   (白)     叩见太后。

吴国太  (白)     我把你这个狗才!为何要害刘备?真真大胆。与我斩了!

刘备   (白)     启太后,若斩了贾华,备在东吴,就不能居住了。

吴国太  (白)     敢莫是与他讲情?

刘备   (白)     太后开恩!

吴国太  (白)     还不谢过皇叔!

贾华   (白)     谢刘皇叔!

(赵云踢贾华。)

贾华   (白)     吾早要晓得你在此,吾就不来了。

(贾华下。)

吴国太  (白)     太尉,速速选择吉日良辰,与吾女完婚。摆驾回宫!

刘备   (白)     谢太后!

(〖吹打〗。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侍女、孙尚香同上。)

孙尚香  (引子)    我兄把守在江南,奴为公主非等闲。

     (念)     昨晚春风过池塘,荷花重开满园香。燕子落在枝头上,近看穿花蝴蝶忙。

     (白)     奴、吴侯之妹,名尚香。当年赤壁交征得来荆州,又被刘备借去屯军,久借未还。我兄与周郎定下美人之计,诓刘备过江招亲。哪里是招亲,乃是讨取荆州。我母一见刘备,遂合心意,弄假成真,定期夫妻拜堂完婚。

             侍儿们!

(四侍女同允。)

孙尚香  (白)     两廊摆设刀枪剑戟。

四侍女  (同白)    晓得。

(〖小过门〗。)

四侍女  (同白)    摆设已毕。

孙尚香  (白)     等贵人到来,不问便罢,倘若问起,尔就说我家皇姑好武,摆列枪刀,为迎接贵客之理。伺候了。

     (西皮慢板)  孙尚香坐宫院自思自叹,

             这才是为荆州结下凤鸾。

             我兄长与周郎暗地定计,

             要害那刘皇叔所为哪般?

             乔国老进宫来细讲一遍,

             因此上我母后主配姻缘。

             两廊下摆枪刀威严尽显,

             等贵人他到来细看一番。

(刘备上。)

刘备   (西皮原板)  挂红彩铺地毡喜气一片,

             皇宫院与黎民大不一般。

             行来在宫门外用目觑看,

             两廊下排剑戟孤躬胆寒。

     (白)     孤、刘备。过江以来,孙权与我建造新府,每日弹唱歌舞,好不快乐人也。来此宫门,两廊摆设枪刀,不知为了何事?不免将侍儿唤出,一问便知。

             哦哼!

侍女甲  (白)     与贵人叩喜!

刘备   (白)     侍儿,你家皇姑,两廊排下枪刀,不知为了何事?

侍女甲  (白)     我家皇姑,摆设刀枪剑戟,乃是迎接贵客之理。

刘备   (白)     侍儿对皇姑去说,撤了枪刀,方能进宫。

侍女甲  (白)     回禀皇姑:贵人言道,去了枪刀,方能进宫。

孙尚香  (白)     闻听人说,他弟兄大破黄巾,大小战场见过,今日一见,原来胆小之人。

             侍儿们两厢撤去枪刀。

侍女甲  (白)     两厢去了刀枪。

孙尚香  (白)     侍儿,有请贵人。

侍女甲  (白)     有请贵人!

刘备   (白)     吓!

     (西皮原板)  两廊下撤去了枪刀不见,

             果然是女英豪话不虚传。

             来至在宫门口抬头观看,

             见皇姑不迎接礼上不端。

     (白)     我想身为皇姑,不晓大礼。哦,有了,待我进而又退。

侍女甲  (白)     禀皇姑:贵人进而又退。

孙尚香  (白)     哪里是进而又退。他道皇姑是孙权之妹,不晓迎接之礼。侍儿随我来。

     (西皮慢板)  闻听得他弟兄英名传遍,

             说什么见枪刀心中胆寒。

             论大礼我就该迎接当面,

     (白)     有请贵人!

侍女甲  (白)     有请贵人!

孙尚香  (西皮慢板)  孙尚香上前去不胜羞惭。

刘备   (白)     吓!

     (西皮原板)  汉刘备在宫院偷眼观看,

             好一似天仙女降下临凡。

             多亏了乔国老暗地牵线,

             月下老配就了龙凤百年。

孙尚香  (西皮原板)  孙尚香站宫院偷眼观看,

             三柳须耳垂肩果系贵男。

             怪不得乔国老暗地夸赞,

             这也是月下老配就凤鸾。

刘备   (西皮原板)  我这里走上前把礼来见,

             有孤躬把情由细对你言。

孙尚香  (白)     贵人请坐。

刘备   (白)     皇姑请坐。皇姑有所不知,只因你兄与周郎定计,要害孤躬。有什么大事,全仗皇姑。

孙尚香  (白)     那是自然。只要我母担当,谅也无妨。

     (西皮慢板)  尊贵人你不要提心吊胆,

             小周郎他定下调虎离山。

             但愿得我的母多多照看,

             咱夫妻这也是前世的姻缘。

刘备   (西皮原板)  汉刘备听此话把心放宽,

             果然是女英雄话不虚传。

             从今后把此事一概不管,

             把烦闷与愁思不挂心间。

     (白)     皇姑,就该差人与我二弟、三弟处报喜。

孙尚香  (白)     那个自然。明日着人前去就是。

侍女甲  (白)     请贵人、皇姑安眠。

刘备   (白)     正是:

     (念)     且喜今日结凤鸾,

孙尚香  (念)     千里姻缘路万千。

刘备   (念)     久住他乡归故里,

孙尚香  (念)     好似天台赴广寒。

刘备   (白)     好么,好一个“天台赴广寒”!

孙尚香  (白)     贵人请!

刘备   (白)     皇姑请!

刘备、

孙尚香  (同白)    请!

(刘备、孙尚香、四侍女同下。)
(完)


浏览次数:941 ┊ 字数:1万0738 ┊ 最后更新:2022-02-12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