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宏碧缘》【四本】

主要角色
骆宏勋:小生
余千:净
任正千:净
鲍自安:净
鲍金花:武旦
何氏:老旦
王伦:丑
贺氏:贴旦
贺世赖:丑
花振芳:净
花碧莲:武旦
陈健元:末
朱彪:净
濮天雕:武丑
巴氏:彩旦
马金定:武旦
巴杰:净
胡理:武丑
胡琏:末
雷胜远:副净
消月:净
黄胖:副净
李郎中:丑
游人甲:丑
游人乙:副净
游人丙:末
店小二:丑

情节
前剧演至扬州打擂,骆宏勋受伤为止。此剧接演钦差赍诏出京,“骆太太、桂小姐寄居花家寨”、“知府夫人请医诊脉”、“钦差到嘉兴传旨”、“王伦挈眷起行”、“嘉兴总兵陈健元长亭饯别”、“濮天鹏连夜过江赶回龙潭讨药”、“鲍自安亲到扬州医治宏勋主仆”、“自安擂台赌赛、打败朱氏弟兄”、“鲍金花踢瞎朱彪双目”、“朱虎往金陵请师复仇”、“自安力敌雷胜远”、“消安师徒下山”、“宏勋山东探母”、“巴杰花家寨拜寿”、“花碧莲骂回马金定”、“主仆路经酸枣岭”、“巴杰挡住巴家寨”、“巴杰剑下亡身”、“主仆借宿黑店”、“金定半夜查抄”、“胡理飞跑花家寨探听消息”、“花氏母女双斗金定”、“贺世赖历城县上任”、“主仆逃难、黄花铺巧遇仇家”、“贺世赖暗遣衙役围困旅馆”,至此为《宏碧缘》四本之终点,皆《绿牡丹》小说四十四回以上之事实。

注释
剧本仅多窜改加增,然有情有致,颇合观剧者之心理。是剧连台串演,篇幅甚长,一时不及全载,尚有五、六、七、八本,俟下册续出。

根据《戏考》第二十四册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2.4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同上,黄门官上。)

黄门官  (念)     一封丹凤诏,飞下九重霄。

     (白)     下官,黄门官是也。今有圣上,将嘉兴府王伦升任建康道之职,贺世赖为山东历城县正堂,命下官押送圣旨去往嘉兴。

             左右!

(四青袍同允。)

黄门官  (白)     开道。

(〖吹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任正千上。)

任正千  (西皮摇板)  胸中积下千般恨,

             杀却王伦恨方平。

     (白)     俺,任正千。奉了鲍老丈之命,去往花家寨打探骆师母的消息。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  不分昼夜往前进,

             花家寨内走一程。

(任正千下。)

【第三场】

(巴仁、巴义、巴礼、巴智引何氏乘车同上。)

何氏   (西皮摇板)  不幸家中被火焚,

             幸蒙花老丈救残生。

     (白)     老身,骆门何氏。不幸家中遭天火,若非花老丈搭救,险些丧命。

(花振芳上。)

花振芳  (白)     骆老太太受惊了。

何氏   (白)     多承花老丈搭救之恩。只是老身无处安身怎好?

花振芳  (白)     就请老太太,到我花家寨住上几日,料也无妨。

何氏   (白)     只是打搅不当。

花振芳  (白)     不必谦辞,就此趱行者。

何氏   (白)     多谢了。

     (西皮摇板)  多蒙老丈恩情厚,

             宏勋归来把恩酬。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巴龙、巴虎、巴彪、巴豹引桂如英乘车同上。)

桂如英  (西皮摇板)  无端大祸从天下,

             怎不叫人泪如麻。

     (白)     奴家,桂如英。是奴正在绣房睡卧,忽然来了许多强人,将奴抢了出来,扶到车上,来至此地,也不知父母生死存亡。

             吓,我把你们这一伙强人,清平世界,竟敢掠抢人家妇女。劝你们将我速速送回便罢,如若不然,我一喊叫起来,管叫你等死无葬身之地!

巴龙、
巴虎、
巴彪、

巴豹   (同白)    小姐不必害怕,我们不是强人,也不是贼盗,我们乃是花老寨主叫我们来接小姐的。你到了那里,你就自然明白了。

桂如英  (白)     你等俱是一片胡言,休得欺我。

     (西皮摇板)  看起来这也是今生造定,

             料想逃生万不能。

             哭一声爹娘不能见,

     (哭头)    爹娘吓!

(巴仁、巴义、巴礼、巴智引花振芳、何氏乘车同上。)

花振芳  (白)     你们都来了么?

巴龙、
巴虎、
巴彪、

巴豹   (同白)    参见花寨主。

花振芳  (白)     桂小姐可曾接到么?

巴龙、
巴虎、
巴彪、

巴豹   (同白)    现在车中。

花振芳  (白)     骆老太太,这车中就是你的儿媳桂家小姐。

             呀,小姐,这就是骆公子之母,骆老太太,你的婆婆到了,还不向前见过。

何氏   (白)     嗳吓,儿媳吓!你怎也在此地?老身前在扬州,接到你爹娘一信,说我儿被火烧死,不想今日还在。你是因何至此?

桂如英  (白)     婆母有所不知,孩儿夜晚正在绣房卧睡,忽然来了一伙强人,将奴抢了出来,是以至此。

花振芳  (白)     你婆媳二人不必猜疑,一同请到我家,自知分晓。

             巴龙、巴虎,速速催赶车辆,回花家寨去者。

(巴仁、巴义、巴礼、巴智、巴龙、巴虎、巴彪、巴豹同允。众人同下。)

【第五场】

(巴氏上。)

巴氏   (念)     为了女儿一件事,老头子一去不回还。

     (白)     我巴氏。我们老头子花振芳,为了女儿碧莲的亲事,东跑西颠,去着多少天啦,还不见回来,倒叫我常常的挂念。不免将女儿叫出来,同她商量商量。

             碧莲快来!

(花碧莲上。)

花碧莲  (念)     忽听母亲唤,急忙到跟前。

     (白)     吓,母亲,你能叫我们做什么吓?

巴氏   (白)     我说丫头吓,你看你爹爹,为了你这件亲事,天天在外头跑来跑去,也不见回来,我有点不放心。

花碧莲  (白)     可不是吗!他老人家那么大年纪啦,为我的事,终日在外头跑。就是我这心里头,也是很过意不去的。要不然,咱们打发人,去打听打听去。妈,你看好不好?

(庄丁上。)

庄丁   (白)     老寨主回来啦,还有桂小姐、骆老太太全来啦!

巴氏、

花碧莲  (同白)    都来啦吗?快快有请!

庄丁   (白)     有请!

(巴仁、巴义、巴礼、巴智、巴龙、巴虎、巴彪、巴豹引花振芳、何氏、桂如英同上。)

花振芳  (白)     她们都被我接来了。

巴氏   (白)     呀,老太太你可好呀?

何氏   (白)     花大嫂请了!

花碧莲  (白)     老太太,我们有礼啦!

何氏   (白)     小姐少礼。

花碧莲  (白)     这就是桂家的姐姐么?走,咱们后庄上去玩去。

(花碧莲拉桂如英同下。)

巴氏   (白)     老头子,你看老太太她们全到啦,你应该去给骆公子送个信去才是。

花振芳  (白)     我就此去往龙潭镇走走。

(花振芳下。任正千上)

任正千  (白)     来此已是花家寨,待我进去。

             吓,师母也在此地,待弟子参拜。

何氏   (白)     贤契少礼。但不知你从哪道而来,可曾遇着宏勋无有?

任正千  (白)     弟子打从龙潭镇而来,我那师弟已往扬州去了。

巴氏   (白)     既是骆公子去往扬州,老太太已经到了这儿啦,任大爷歇息歇息,再走也不迟。

任正千  (白)     事不宜迟,俺就此去也。

(任正千上马急下。)

巴氏   (白)     请老太太后面用饭。

(巴氏、何氏同下。)

【第六场】

(贺氏上。)

贺氏   (西皮原板)  自那日在花园夫妻畅饮,

             又谁知任正千无故来临。

             因此上吓得我身染重病,

             终日里只觉得胆战心惊。

     (白)     我,贺氏。只因那日在花园饮酒,忽然间任正千从房上跳下来啦,手提刚刀,批面就砍。幸亏我躲避得快,不然定遭毒手。因此上这几天,总是心惊肉跳,神魂不定。

             丫鬟!

(丫鬟上。)

丫鬟   (白)     在这儿呐!

贺氏   (白)     请舅老爷。

丫鬟   (白)     有请舅老爷。

(贺世赖上。)

贺世赖  (念)     锦绣膏粱任穿吃,全凭有位好妹子。

     (白)     吓,妹子,唤我何事呀?

贺氏   (白)     是你不知道,自从那一天晚上任正千到来,拿刀追我,是我隐藏的快,未遭毒手。但是这几天总是心惊肉跳,老是不好过。

贺世赖  (白)     妹子只管放心,那任正千既然来过一次,他也晓得吾等革准备,谅他也不敢再来。

贺氏   (白)     话虽如此,无奈我心里头总不好过。

贺世赖  (白)     这倒无妨。

             来呀!

(丑院子上。)

贺世赖  (白)     去到外厢,请李郎中来给太太看病。呵速,呵速。

丑院子  (白)     遵命。

(丑院子下。)

贺世赖  (白)     等到郎中到来,看看开一个药方,吃一剂就好哉。

(丑院子引李郎中同上。)

丑院子  (白)     李郎中到。

贺世赖  (白)     先生来哉。革答太太有病革,请你去看看,吾要少陪,还有公事未办革。

(贺世赖下,李郎中诊脉。)

李郎中  (白)     嗳呀,没得脉哉。

贺氏   (白)     怎么会靡有脉啦?

(李郎中细看。)

李郎中  (白)     喂呀,吾看错哉,按到手背上来哉。

贺氏   (白)     我只怕是心里有气,总是心跳。

李郎中  (白)     是革,是小肠疝气。

贺氏   (白)     我们是妇道,怎么会有疝气。

李郎中  (白)     你要把斗篷脱下来,吾再看看。

(贺氏脱斗篷,李郎中细看。)

李郎中  (白)     弗错哉,的确是女人。但弗晓得是哪里痛呀。

贺氏   (白)     是心里头总不舒服。

李郎中  (白)     是革里痛?

(李郎中摸贺氏胸、摸腹、摸两乳。)

李郎中  (白)     是革里痛?

(李郎中顺腹往下摸。)

贺氏   (白)     你这是怎么啦?胡摸乱摸起来啦!

(贺世赖上。)

贺世赖  (白)     啥个事体呀?

贺氏   (白)     他乱摸我的身上,他要玩混账。

贺世赖  (白)     好你个狗才。你不看病,竟敢如此无礼!吾打你个王八蛋!

(贺世赖踢李郎中。王伦上,李郎中后退与王伦相撞,对跌。李郎中跑下。)

王伦   (白)     革个是啥名堂咧?

贺氏   (白)     革个郎中真无礼!

王伦   (白)     啥革事体呀咧?

贺氏   (白)     我几天心里头总是跳,我哥哥请了一位郎中来。他不但是胡说八道,他竟摸起我的奶子来啦。

王伦   (白)     胆大狗头。

             来,来革个郎中,送到县衙里,从重治罪!

(丑院子上。)

丑院子  (白)     陈总镇拜会。

王伦   (白)     太太回避了。

(贺氏下。)

王伦   (白)     来,有请!

丑院子  (白)     有请!

(四龙套引陈健元同上。)

陈健元  (白)     呀,王大人!

王伦   (白)     陈大人!请坐。

陈健元  (白)     有坐。

王伦   (白)     不知贵镇捉拿强盗一事如何?

陈健元  (白)     是末将带领官兵捉拿强人,不料那厮武艺高强,他竟打从水道而逃了。

王伦   (白)     喂呀,凶煞哉!竟从水道里逃革哉?本领真弗小格。

陈健元  (白)     谅他也未必敢再来了。

王伦   (白)     是革,一定未必敢再来哉。

(丑院子上。)

丑院子  (白)     圣旨下。

王伦   (白)     香案接旨。

(四青袍引黄门官同上。)

黄门官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诏曰。

王伦   (白)     万万岁!

(王伦、贺世赖、陈健元同跪。)

黄门官  (白)     嘉兴府知府王伦,着升授建康道,走马上任。贺世赖为历城县正堂。望诏谢恩!

王伦、

贺世赖  (同白)    万万岁!老兄一路行来,多受风霜之苦,请到后堂筵宴。

黄门官  (白)     朝命在身,不敢久停,告辞了。

王伦、

贺世赖  (同白)    恕不远送。

(黄门官、四青袍同下。)

陈健元  (白)     恭喜大人。

王伦、

贺世赖  (同白)    同喜,同喜。

陈健元  (白)     不知何日起程?

王伦   (白)     明日即便起程。

陈健元  (白)     末将告辞,明日再当送行。

王伦   (白)     这就不敢当。

(陈健元下。)

王伦   (白)     好哉,吾要做道台哉,你也是知县哉。

             来,吩咐内外人等,速速收拾行囊,明日起程。

(丑院子允。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青衣抬骆宏勋、余千同上,徐松朋迎上,濮天鹏、冯洪同随上。)

徐松朋  (白)     这是怎么样了?

濮天鹏  (白)     徐大爷有所不知,只因骆公子带了余管家,打从平山堂擂台之下经过,遇着朱氏弟兄在擂台之上喊叫。骆公子他主仆上的擂台,与他们比试,不料俱被朱彪用硃砂神手将他们打伤了。

徐松朋  (白)     这便如何是好?

濮天鹏  (白)     待俺回转龙潭,向我岳父那里取药,并请我岳父前来打擂台,你看如何?

徐松朋  (白)     好,就请濮兄快去才好。

濮天鹏  (白)     俺就此去也!

(闭幕。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引陈健元同上。)

陈健元  (白)     俺,陈健元。今有王大人到建康赴任,不免前去与他送行。

             来,打道长亭。

(旗锣牌队引王伦、贺世赖乘轿同上,陈健元迎上,王伦、贺世赖同下轿。)
王伦、

贺世赖  (同白)    下官有何德能,敢劳贵镇前来送行。

陈健元  (白)     备得有酒,与王大人践行。

王伦   (白)     叨唠了!

     (西皮快板)  在长亭送我践行酒,

             大家齐饮太平瓯。

             长亭拜别就拱拱手,

(王伦上轿,旗锣牌队同下。)

陈健元  (唱)     再与贺兄说从头。

     (白)     贺仁兄,请酒。

贺世赖  (白)     小官实实不敢当了。

(贺世赖上轿,下。)

陈健元  (白)     打道回衙。

(四龙套引陈健元同下。)

【第九场】

(濮天鹏上)

濮天鹏  (唱)     迈开大步往前走,

             见了岳父说根由。

     (白)     来此庄门,待俺叫门。

             呔,开门来!

(八庄丁同在寨门内问。)

八庄丁  (同白)    什么人。

濮天鹏  (白)     连你家姑老爷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八庄丁同开门。)

八庄丁  (同白)    果然是姑老爷回来了!

(濮天鹏、众庄丁同入寨下,同上。鲍金花迎上。)

鲍金花  (白)     这黑更半夜,你跑回来做什么呀?

濮天鹏  (白)     是你哪里知道,今有骆公子他主仆二人在扬州打擂,俱被朱彪用硃砂神手将他们打伤了。是吾连夜回庄,一来取药,二来请我岳父去打那些个王八入的。

鲍金花  (白)     是骆公子被朱彪打伤了,你要请我爹爹去打擂台去呀?

濮天鹏  (白)     正是。

鲍金花  (白)     好,那么你就去见我爹爹去罢。

濮天鹏  (白)     咱们一同前去才好。

鲍金花  (白)     哎,叫我去做什么呀?

濮天鹏  (白)     我岳父倘若不去,你好帮助我说几句好话呀。

鲍金花  (白)     他老人家要是不去,我说也是不能行。

濮天鹏  (白)     嗳,你的面子大,一说准行。

鲍金花  (白)     如此咱们就同去走走。

(濮天鹏、鲍金花同下。)

【第十场】

(鲍自安上。)

鲍自安  (西皮摇板)  骆公子去往扬州郡,

             这几日不见信回音。

             将身且把卧房进,

             又听谯楼打二更。

     (白)     天已二鼓,待老夫安眠了罢。

(濮天鹏引鲍金花同上。)

鲍金花  (白)     开门来。

鲍自安  (白)     呀,是哪个叫门呐?

鲍金花  (白)     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啦吗?

鲍自安  (白)     原来是金花,待我开门。

(鲍自安开门。)

鲍自安  (白)     呀,天鹏,你黑夜之间,回来做甚?

濮天鹏  (白)     岳父有所不知,只因骆公子他主仆二人,打从平山堂经过,遇着朱彪弟兄在擂台之上,大呼小叫。骆公子上了擂台,同他们比试,不想俱被朱彪用硃砂神手将他们打伤了。是以命我前来向岳父取药,与他们调治,二来还要请岳父前去,打擂报仇。

鲍自安  (白)     哦,原来骆公子他们俱被朱彪用硃砂神手将他们主仆给打伤了。今日命你回来取药与他们调治,二来还要叫老夫前去打擂么?

濮天鹏  (白)     正是。

鲍自安  (白)     这药倒是现成在此,你与他们拿了去,要叫我去打擂,我是不去的。你来看,老夫若大年纪,如若打得过他们还好,倘若是打不过他们,老夫这数十年的英名,岂不付于流水?

鲍金花  (白)     我说爹爹呀,你们简直是做圈儿害人家骆公子么。骆公子待我们十分恩厚,今日叫人打坏啦,你老人家要是不去替他报仇,怎么能够对得起骆公子呐!

濮天鹏  (白)     着吓!

鲍自安  (白)     嗳呀吓,姑奶奶又不答应了。是呀,我若不去替公子报仇,岂不是对不起他么?好,看在女孩儿的面上,我就是走上一趟。

             众庄丁走上。

(八庄丁同上。)

八庄丁  (同白)    参见老庄主。

鲍自安  (白)     罢了。

             天雕快来!

(濮天雕上。)

濮天雕  (白)     鲍老伯!

鲍自安  (白)     我今要到扬州走走,命你们一半庄丁随同我到扬州打擂,一半在庄中看守。

             天雕过来,我将你嫂嫂交付于你,你要好好看住了她,不要叫她前去,也不可叫她在外面生事。你要记下了。

濮天雕  (白)     遵命。

鲍自安  (白)     天鹏,带了药箱,一同前去。

(濮天鹏允,下。)

鲍金花  (白)     爹呀,你老人家此去,可要保重。

鲍自安  (白)     你只管放心,好好在家中等候便了。

(鲍自安下。)

濮天雕  (白)     嫂子,你可曾听见啦,今天把你老人家交给我啦,你也别去才好。

鲍金花  (白)     那可是没有准的事情,我不定去不去呐。

(鲍金花、濮天雕、八庄丁同下。)

【第十一场】

(徐松朋上。)

徐松朋  (西皮摇板)  天鹏一去不见到,

             好叫我松朋挂心梢。

(濮天鹏上。)

濮天鹏  (白)     回来了!

徐松朋  (白)     鲍老丈可曾到来?

濮天鹏  (白)     即刻就到。

(家院上。)

家院   (白)     鲍老丈到。

徐松朋  (白)     有请。

(四庄丁引鲍自安同上。)

鲍自安  (白)     这就是徐大爷么?

徐松朋  (白)     鲍老丈请!

鲍自安  (白)     骆公子他主仆二人今在何处?

徐松朋  (白)     现在床上睡卧,昏沉不醒人事。

鲍自安  (白)     待我看来。

(鲍自安看骆宏勋,看余千。)

鲍自安  (白)     不妨事,待我与他调治。

徐松朋  (白)     老丈,这是什么兵器所伤?

鲍自安  (白)     此乃是硃砂神手所伤。大凡受伤之人,轻者一月,重者七日,性命就要不保。

徐松朋  (白)     老丈你可曾练习过此法没有?

鲍自安  (白)     老夫幼年之间曾经练过,因无用处,所以就不练他了。

             来,来,来,快快取一碗麻油来。

(家院捧麻油,鲍自安以油和药,敷于骆宏勋伤处。)

鲍自安  (白)     再取一碗来。

(家院捧麻油,鲍自安以油和药,敷于余千伤处。)

鲍自安  (白)     略待一个时辰,可也就好了呀。

徐松朋  (白)     原来如此。

鲍自安  (白)     呀,徐大爷,你这膀臂是什么样了?

徐松朋  (白)     也是同朱氏弟兄擂台比试,被他打伤的呀。

鲍自安  (白)     原来也是受了伤了,待老夫与你治上一治。

(鲍自安取药以手搓徐松朋膀臂,推拿。)

鲍自安  (白)     徐大爷如何呀?

(徐松朋抬腕,笑。)

徐松朋  (白)     果然的好了。

骆宏勋  (白)     嗳呀!

濮天鹏  (白)     骆公子好了。

骆宏勋  (西皮摇板)  擂台上曾觉得心神昏乱,

(骆宏勋起身看。)

骆宏勋  (西皮摇板)  我遍体觉轻松为哪般?

鲍自安  (白)     好了,好了。

骆宏勋  (白)     鲍老丈因何到此?

徐松朋  (白)     愚兄请了他来,特为表弟调治伤来了。

骆宏勋  (白)     多谢老丈救命之恩!

鲍自安  (白)     岂敢,岂敢。

余千   (白)     朱彪,你再来同你余爷比试比试。

(余千伸拳伸足,起身。)

余千   (白)     我好啦!

骆宏勋  (白)     余千,还不向前谢过鲍老丈。

余千   (白)     原来是鲍老丈给我治好啦。

             老丈,我与你磕头啦!

鲍自安  (白)     余千,命你前去,到那栾一万的门首走来走去。他们见了你,必定是还要复摆擂台,那时我等也好前去。

余千   (白)     遵命。

(余千下。)

徐松朋  (白)     后面备酒,与老丈痛饮。

鲍自安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栾一万上。)

栾一万  (西皮摇板)  朱氏弟兄把擂打,

             为何不见转回家。

(华三千上)

华三千  (白)     回来哉。

栾一万  (白)     今朝革个擂台,打得可好?

华三千  (白)     开心哉,痛快哉。

栾一万  (白)     打了哪一个?

华三千  (白)     骆宏勋、余千都来革哉。余千上得革个台来,先将个朱龙打得下来,朱虎就同余千一拳一脚,踢下来哉。骆宏勋上得革台来,一连将朱虎、朱豹都打下擂来。

栾一万  (白)     骆宏勋,凶煞哉!

华三千  (白)     还是朱彪,真真顶瓜瓜。同骆宏勋交手,打了许久,看看也要打弗过哉,弗晓得是怎样革一掌,将骆宏勋打下擂台,就是弗死,也怕弗会动革哉。

栾一万  (白)     此气可以出得哉。

(四下手引四英雄、朱彪同上。)

朱彪   (白)     栾公子。

栾一万  (白)     教师爷,心苦哉。真真名弗虚传,请坐请坐。闻听得教师,将骆宏勋同余千俱都打坏革哉,多谢多谢。今朝要痛快畅饮一回革。

(丑院子上。)

丑院子  (白)     启大爷:今有余千,在门前摆来摆去。

栾一万  (白)     呀,余千又来哉!

华三千  (白)     吾倒弗相信,吾倒要出去看看。

(华三千出门,余千上。)

余千   (白)     你们这些无用的东西!

(余千下。)

华三千  (白)     喂哟,果然是余千来哉。

朱彪   (白)     既然如此,请公子再摆擂台,我等重去再打。

栾一万  (白)     好革,总要将他们打坏。

             来,再摆擂台,请众位后面先用酒饭。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徐松朋、骆宏勋、濮天鹏、鲍自安同上。)

鲍自安  (西皮摇板)  余千一去未回转,

             等他到来说根源。

(余千上。)

余千   (白)     启禀老丈:方才我在栾一万的门首走来走去,听他们言讲,他们还要重摆擂台。

骆宏勋  (白)     既然如此,待俺骆宏勋定要前去,与那朱彪见一高下。

鲍自安  (白)     且慢。此番不须骆公子前去,待老夫会他一会,定要替公子报仇。

骆宏勋  (白)     好,全凭老丈。

(家院上。)

家院   (白)     今有栾一万在平山堂又摆擂台。

鲍自安  (白)     好,待老夫前去会他,公子请在家中等候便了。

骆宏勋  (白)     遵命。

鲍自安  (白)     众庄丁走上。

(四庄丁同上。)

鲍自安  (白)     随同老夫前去打擂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八游人同上。)

八游人  (同吹腔)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日光阴。

游人甲  (白)     请了。

七游人  (同白)    请了。我们同去看打擂呀。

游人甲  (白)     革个擂倒真可看格。据吾看来,革朱彪真个有本领。想吾们扬州骆宏勋,是有名革好武艺。哪晓得昨日被朱彪竟打下擂台来者。余千也是有本领革,也被朱彪打下来哉。革朱彪,武艺拳棒,是真凶煞哉。

游人乙  (白)     据吾看来,还是骆宏勋有本领革。虽然昨日打败,革也还是擂台忒滑,革一滑,滑下来哉,终归武艺是好革。

游人甲  (白)     弗好,弗好,朱彪是真有本领革。

游人乙  (白)     倘若再来交手,还怕朱彪定打弗过骆宏勋来。朱彪武艺,究竟弗好革。

游人甲  (白)     朱彪好革。

游人乙  (白)     骆宏勋好革。

游人甲  (白)     朱彪好。

游人乙  (白)     骆宏勋好。

(游人甲、游人乙同打,六游人同劝架。)

游人丙  (白)     请问二位:你我今日原为的是看打擂呀,怎么你二人倒先打起来了。岂不是笑话么?

游人乙  (白)     说起倒也好笑。

游人甲  (白)     真好笑。

(游人甲、游人乙同作揖赔礼。)

游人丙  (白)     大家一同看打擂去吧。

七游人  (同白)    走,走。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英雄引朱龙、朱虎、朱豹、朱彪、栾一万、华三千同上,朱龙、朱虎、朱豹、朱彪、栾一万、华三千同上台。四庄丁、濮天鹏、冯洪、余千、鲍自安同上,四庄丁引濮天雕、鲍金花同迎上。)

鲍自安  (白)     金花,你来做什么呀?

鲍金花  (白)     是我在家中想着你老人家,实实不放心,所以我来啦。

鲍自安  (白)     天雕,我是怎样嘱咐与你,叫你看守你家嫂嫂,为何不遵我命?

濮天雕  (白)     你老人家想想,我嫂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么?她一定要来,难道拦得住她呀?

鲍自安  (白)     咳,你一个妇道人家,到此做甚?真真是胡闹得很!

             如今你要看守你嫂嫂,千万不可叫她上擂去,你要记下了。

朱龙   (白)     呔,若有胆者,请上擂台。

鲍自安  (白)     待我上,看上一看。

             来,来,来,与我搬一个梯子来呀!

朱虎   (白)     你这个老头儿,你要梯子做什么呀?

鲍自安  (白)     我要上去打擂呀。

朱虎   (白)     你这么大的年纪,还要打擂。哪里有打擂要梯子的道理?

鲍自安  (白)     你不给我梯子,我是怎么上去呀?

朱虎   (白)     你跳上来就是了。

鲍自安  (白)     我打擂的本事倒有,这跳纵的本事,我不曾学过。你要搬梯子来,我好上去呀。

朱虎   (白)     这倒是稀奇的事,待我就给你一个梯子。

鲍自安  (白)     待我爬了上去。

(鲍自安上擂故作喘状。)

鲍自安  (白)     我今日同你们比试,要赌一个东道。

朱虎   (白)     赌什么东道?

鲍自安  (白)     我若是打你一拳,给我银子五十两,若要是踢你一足,给我银子一百两,你打了我,也是如此。你可敢同我来赌么?

栾一万  (白)     可以使得,就是这样赌。

朱虎   (白)     就是这样赌。

鲍自安  (白)     赌便赌,必须先把银子摆出来呀。

栾一万  (白)     银子是有革。

             来,将银子摆出来。

(丑院子托银盘上擂台摆放。)

朱虎   (白)     你也要摆上来呀。

鲍自安  (白)     我今天倒是不曾带出来,这有帽子一顶做押,你看如何?

(朱虎接帽看。)

朱虎   (白)     这一顶破毡帽,不过值上铜钱二百文。

鲍自安  (白)     你是不识货,你拿了去,请有眼力的看上一看便晓得了。

(栾一万接帽看。)

栾一万  (白)     好大一颗珍珠,此珠定是避尘珠,约值三千两。就是此帽做押好革。

朱虎   (白)     如此请了。

鲍自安  (白)     请了。

(鲍自安、朱虎同起打,鲍自安打朱虎下台,四英雄同抬朱虎下。朱豹上擂台,起打,落台下,四英雄同抬朱豹下。朱龙上,被打下台。鲍自安托银盘和帽跳下台,朱彪上台。)

朱彪   (白)     呔,那一个老头儿,可敢同我来比试么!

(鲍金花脱衣上台,鲍金花、朱彪同起打。)

鲍自安  (白)     天雕,我叫你看守你嫂嫂,怎么叫她跑上台去了?

濮天雕  (白)     我还没有看见她,她就上去啦。

(朱彪、鲍金花对打,鲍金花倒地,朱彪扑,鲍金花双足踢瞎朱彪双眼,鲍金花下台,八庄丁、濮天鹏、冯洪、余千、鲍自安、濮天雕、鲍金花同下。栾一万、华三千同下台。八英雄同抬朱彪下台。众人同下,同上。)

栾一万  (白)     革可弗好哉,教师爷眼睛瞎革哉。

朱虎   (白)     既是如此,焉能罢休。待我去请我师傅前来报仇。

栾一万  (白)     好,此仇定要报革,快请前去。

(朱虎下。)

栾一万  (白)     华先生,就去请你到那骆宏勋家里去,对他去说:就说我们还要复摆擂台,要请他在此等候,免得他走去哉。

华三千  (白)     待我前去。

(华三千下。)

栾一万  (白)     请众位后面养伤,等你革师父来,再报仇咧。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徐松朋、骆宏勋同上。鲍金花、濮天鹏、濮天雕、余千托银盘引鲍自安同上。)

徐松朋  (白)     老丈回来了?

鲍自安  (白)     回来了,打胜了。

徐松朋  (白)     哦打胜了。

鲍自安  (白)     朱彪已被我女儿金花将他的双目踢瞎了。

             来来,见过徐大爷。

鲍金花  (白)     原来是徐大爷,奴家有礼了。

徐松朋  (白)     还礼。

鲍金花  (白)     骆公子,你的伤好了么。我们倒十分惦念的很。

骆宏勋  (白)     已蒙老丈调治痊愈了,有劳小姐惦念。

鲍金花  (白)     好说。

鲍自安  (白)     大家请坐。

(华三千上。)

华三千  (白)     来此已是。见面倒难为情革,嗳,老着面皮进去。待我先叫他们通报一声。

             门上哪一位在革?

余千   (白)     你来做什么?

华三千  (白)     烦劳通禀:就说华三千求见。

余千   (白)     候着。

             启禀鲍老丈:那华三千求见。

骆宏勋  (白)     叫他进来。

余千   (白)     叫你进去。

华三千  (白)     吓,骆公子。

             哦,徐大爷。

(华三千看濮天鹏。)

华三千  (白)     你也在此地。

骆宏勋  (白)     你到此何事?

华三千  (白)     今有栾公子言道:还要复摆擂台,已着人去请朋友去哉。命我来送信,请诸众位在此少候,还要领教诸位革武艺。

鲍自安  (白)     你回去对那栾一万讲,就说老夫鲍自安在此等候于他。多者一月,少者半月。倘若他不来,俺就要回龙潭去了。

华三千  (白)     好革,告辞了。

鲍自安  (白)     不送了。

华三千  (白)     待吾来恭维他两句。

             呀,余大叔,你革本领是真好革!

余千   (白)     本来不错。

华三千  (白)     他们都坐在那里,你为啥革站在此地呀?

余千   (白)     俺不高兴坐。

华三千  (白)     只怕你不敢坐吓。

余千   (白)     你滚了出去罢!

(华三千下。)

鲍自安  (白)     既是他等还要摆擂,老夫倒要等候与他。

             金花、天雕,你叔嫂先行回去,老夫多则一月,少则半月即回。

鲍金花  (白)     爹呀,你老人家千万要保重才好,我们回去啦。

(鲍金花、濮天雕同下。)

徐松朋  (白)     大家后面饮酒。

鲍自安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栾一万上。)

栾一万  (白)     华先生还弗见回来。

(华三千上。)

华三千  (白)     回来哉。

栾一万  (白)     可曾见过他们?

华三千  (白)     见过哉,都在那里。一个个气焰都蛮大革,都弗同我说话。倒是那老头子,倒蛮客气革。他说是他在此,多则一月,少则半月,定规等候革。

栾一万  (白)     好,等请得师父来哉,再报此仇。

(栾一万、华三千同下。)

【第十八场】

(雷胜远上。)

雷胜远  (点绛唇)   带发修行,身入空门,结绿林,不念经文,终日习拳棍。

     (念)     自幼带发入空门,惯习拳棒结绿林。闲坐禅堂来养性,闷来山后听鸟鸣。

     (白)     洒家,雷胜远。带发出家,爱习拳棒,广交绿林中的好汉,倒也逍遥自在。我曾教过四个徒弟,乃是朱氏弟兄。他四人久在扬州,常常有信来往,许久不接他们的书信,倒叫洒家挂念。

(朱虎上。)

朱虎   (白)     来此已是,待我进庙。

             吓,弟子叩见师父。

雷胜远  (白)     罢了,一旁坐下。

朱虎   (白)     谢师父。

雷胜远  (白)     为何这等模样?

朱虎   (白)     师父有所不知,只因扬州公子栾一万,请我弟兄们在平山堂设摆擂台,不想我四兄朱彪,被鲍自安之女将双目踢瞎。弟子特请师父前去报仇。

雷胜远  (白)     你等不安本分,闯下祸来,为师的不管你们的闲事。

(朱虎跪地。)

朱虎   (白)     望师父要看在师徒之份,前去走走。倘若不允,弟子就跪死在此地。

雷胜远  (白)     看在师徒之份,你如此哀求,为师同你走上一趟便了。

朱虎   (白)     谢师父。

雷胜远  (白)     同到禅堂,用过酒饭,一同上路。

朱虎   (白)     遵命。

(雷胜远、朱虎同下。)

【第十九场】

(消月、黄胖同上。)

消月   (西皮摇板)  师徒来在阳关口,

             不分昼夜赴扬州。

     (白)     洒家,消月。

黄胖   (白)     黄胖。

消月   (白)     闻听人言:鲍自安到扬州打擂。是俺师徒二人,放心不下,前去帮助于他。就此走走也。

     (西皮摇板)  甩开大步往前进,

             见了鲍老说分明。

(消月、黄胖同下。)

【第二十场】

(栾一万、华三千同上。)

栾一万  (西皮摇板)  朱虎前去未回转,

             不知何日报仇冤。

(朱虎上。)

朱虎   (白)     栾公子,我师父请了来了。

栾一万  (白)     有请!

朱虎   (白)     有请师父!

(雷胜远上。)

朱虎   (白)     这就是栾公子。

雷胜远  (白)     公子。

栾一万  (白)     师父请坐。不知师父驾到,不曾远迎,当面恕罪。

雷胜远  (白)     岂敢。不知吾徒弟朱彪什么样了?

栾一万  (白)     就是眼睛瞎革哉。

雷胜远  (白)     明日洒家定要同那厮见一高下。

栾一万  (白)     请到后面饮酒。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余千上。)

余千   (白)     那朱氏弟兄又请了一个和尚来,待我报于鲍老丈知道便了。

(余千下。)

【第二十二场】

(四英雄、朱虎引雷胜远同上,鲍自安随余千、濮天鹏同迎上。)

雷胜远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鲍寨主。

鲍自安  (白)     岂敢,请问师父上下?

雷胜远  (白)     洒家雷胜远。

鲍自安  (白)     原来是雷师父,久仰得很。今日到此何事?

雷胜远  (白)     想我徒弟朱彪,被你女儿将我徒弟双眼踢瞎,洒家特来与他报仇。

鲍自安  (白)     雷胜远,想你徒弟不该在此为那栾一万摆下擂台,要与骆公子做对。前者朱彪用硃砂神手将骆公子打伤,不是老夫与他调治,就有性命之忧。此番我女儿将他双目踢瞎,也算是天理报应。想你出家之人,以慈悲为本,以方便为门,依老夫之劝,不如早早转回山林,修真养性,休管他的闲事。你看如何?

雷胜远  (白)     鲍自安,你休出此言。今日你我见面,不算冤家,也算是对头到了!

鲍自安  (白)     听你之言,敢么是要同老夫较量么?

雷胜远  (白)     那是自然,但是一件。

鲍自安  (白)     哪一件?

雷胜远  (白)     今日你我比试,还是以多为胜,还是一人对一人?

鲍自安  (白)     自然是一个对一个,哪有以多为胜的道理。

雷胜远  (白)     好,洒家就无礼了。

(鲍自安、雷胜远同起打,同拉下。)

【第二十三场】

(消月、黄胖同上。)

消月   (白)     看那面鲍老丈已同雷胜远争斗起来,你我师徒二人分头解劝便了。

(消月、黄胖双下。鲍自安、雷胜远同拉上,同比架对打,消月、黄胖同上,同拦架。)

消月   (白)     原来是雷师弟,想你我出家之人,慈悲为本,方便为门,为何与人争斗?况且鲍老丈,俱是绿林中侠义的宾朋。以洒家相劝,莫若请回山林,修真养性,方是正理。

雷胜远  (白)     既蒙师兄相劝,俺也就不管他两家的闲事了,你我后会有期,请。

(雷胜远下。)

鲍自安  (白)     消师父,你从哪道而来?

消月   (白)     是俺在庙中,闻听老丈前来打擂,是俺放心不下,前来要帮助于你。来在此地,见你二人正在争斗之时,我师徒特来解劝。

鲍自安  (白)     多谢师父解围,当面谢过。

消月   (白)     岂敢。

鲍自安  (白)     大家同道徐府一叙。

(鲍自安、消月、黄胖同绕场。徐松朋、骆宏勋、余千、濮天鹏同迎上。)
徐松朋、
骆宏勋、
余千、

濮天鹏  (同白)    鲍老丈回来了,请坐。

骆宏勋  (白)     原来是消师父,请来见过。

             表兄,这就是消师父。

徐松朋  (白)     消师父请坐。

骆宏勋  (白)     师父因何至此?

鲍自安  (白)     消师父前来帮助老夫,方才幸蒙他解围,那雷胜远竟自回去了。虽然如此,只恐那栾一万尚不能甘心。

骆宏勋  (白)     俺骆宏勋意欲赴山东投亲探母。

徐松朋  (白)     但不知何日起程?

骆宏勋  (白)     即刻就要起程。

鲍自安  (白)     公子既要赴山东探母,徐大爷一人在此,似亦不便,亦须要躲避躲避才好。

徐松朋  (白)     表弟去后,我也要下乡取租,以避那栾一万前来报仇。

鲍自安  (白)     好,徐大爷下乡取租,少待一月二十天,这件事也就可以冷谈了。

             余千,将银子取过来。

余千   (白)     银子在此。

鲍自安  (白)     将银子送与公子,以做了路费吧。

骆宏勋  (白)     想这银子,乃是老丈打擂赢得来的,俺实实不敢奉领。

鲍自安  (白)     既然公子不肯收用,我就将它分散了罢。

             徐大爷,我等在此打扰多日,将此银以做房饭之费。

徐松朋  (白)     多谢老丈。

鲍自安  (白)     消师父,你师徒二人远道而来,将此银送于你,以做谢仪。

消月   (白)     想俺出家之人,要银子何用。

黄胖   (白)     拿过来罢,银子么都不要!

鲍自安  (白)     我自己留下几锭,下余一半,请骆公子以做盘费。

骆宏勋  (白)     如此俺就愧领了。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我的珠泪掉,

             尊一声鲍老丈细听根苗:

             骆宏勋随同吾父为官多荣耀,

             同在定兴乐逍遥。

             任正千与吾父相交好,

             又拜吾父为师、传授他拳棒合枪刀。

             遭不幸吾父命丧了,

             吾同那任正千弟兄结拜、好似一母共同胞。

             恼恨那王伦狗强盗,

             私通了贺氏起祸苗。

             我母子不辞而别、回转扬州道,

             王伦、贺氏又设下计笼牢。

             暗设毒计将任正千来诬告,

             因此上将他下在监牢。

             多亏了花老丈将他救了,

             到如今只落得、我有家难奔、有国也难逃。

             四望亭我又遇那花老,

             花碧莲捉猴又把祸来招。

             天鹏兄行刺把话说明了,

             因此上奉母命去往浙江把亲招。

             龙潭镇遇老丈待我恩谊好,

             你命我到嘉兴刺杀王伦命一条。

             普提庵听人相争吵,

             路见不平责打小梅滔。

             他怀恨嫌挟、反把我来告,

             大闹公堂又起祸苗。

             老丈二次又赴嘉兴道,

             杀却官兵打从水道逃。

             骆发前来把信报,

             天火把我的宅院烧。

             我母被火焚化了,

             为奔母丧我哭号啕。

             打碎了灵坛要把母寻找,

             平山堂又遇着朱龙、朱虎、朱豹和朱彪。

             也是我一时大意未防到,

             中了他硃砂神手、险些赴阴曹。

             老丈的灵药真奥妙,

             因此上搭救我主仆命二条。

             似这等大恩情未曾答报,

             待等我山东归再酬劳。

鲍自安  (西皮二六板) 公子不必续叨叨,

             细听老夫说根苗:

             你主仆去往山东道,

             花家寨上把亲招。

骆宏勋  (西皮摇板)  辞别众位忙就道,

(余千拉马,骆宏勋、余千同牵马,余千下。)

骆宏勋  (西皮摇板)  异日相逢再叙故交。

(骆宏勋下。)

鲍自安  (西皮摇板)  他主仆上了阳关道,

             尊一声徐大爷细听根苗:

             深施一礼我不恭了,

             老夫的言和语你要牢记心梢。

(鲍自安下,濮天鹏随下。)

徐松朋  (西皮摇板)  安排下乡把账讨,

             但愿得仇恨两开消。

(徐松朋下。)

【第二十四场】

(马金定上。)

马金定  (念)     家住山东酸枣岭,巴家寨上有威名。

     (白)     我,马金定。嫁于巴信为妻,所生一子,名叫巴杰。这孩子呆头呆脑,也学了几下武艺,就是爱在外面惹事。今日乃是他姑母的生日,不免叫他前去拜寿。

             我说傻小子快来!

巴杰   (内白)    来也。

(巴杰上。)

巴杰   (念)     自幼生来好拳棒,巴家寨上把名扬。

     (白)     参见母亲。

马金定  (白)     罢啦,坐下。

巴杰   (白)     唤孩儿出来,有何话讲?

马金定  (白)     今日乃是你姑母的生日,我要叫你去拜寿。你要早去早回,千万可别在外头惹事。

巴杰   (白)     儿遵命。

     (西皮摇板)  辞别母亲出门走,

             姑母台前祝千秋。

(巴杰下。)

马金定  (白)     这孩子实在是一个憨小子,待我到后面等候他便了。

(马金定下。)

【第二十五场】

(花碧莲上。)

花碧莲  (西皮摇板)  爹爹出门不回转,

             倒叫奴家挂心间。

     (白)     我爹爹去了多少日子,也不见回来,倒叫我放心不下。今天乃是我母亲的生日,我叫人预备了些酒菜,不免将我母亲请出来,给她老人家拜寿。

             有请母亲!

(巴氏上。)

巴氏   (念)     闻听女儿唤,上前问根源。

     (白)     我说丫头呀,请我出来有什么事呀?

花碧莲  (白)     我说妈吓,今天乃是你老人家的生日,你能都忘啦吧?

巴氏   (白)     嗳呀,可不是吗,我倒忘啦!

花碧莲  (白)     你能请上,待女儿与你拜寿。

巴氏   (白)     不拜罢。

(花碧莲叩头,起身。)

花碧莲  (白)     今天我预备了两样菜,咱们娘儿两个喝上几盅罢。

巴氏   (白)     你爹爹也不在家,还要弄什么酒菜。

花碧莲  (白)     难道说爹爹不在家,你能就不过生日啦么?待我给你能斟上一盅。

(巴杰上。)

巴杰   (念)     离了巴家寨,来此花家门。

     (白)     待我进去。

(花碧莲站起避,巴杰追看,花碧莲微笑.)

花碧莲  (白)     傻小子一个。

(花碧莲下。巴杰追看,笑)

巴杰   (白)     姑母!

巴氏   (白)     嗄,孩子来啦么?

巴杰   (白)     待侄儿与姑母拜寿。

巴氏   (白)     不拜吧,行常礼吧。

巴杰   (白)     哪有不拜之理!

巴氏   (白)     起来,起来。你母亲可好呀?

巴杰   (白)     我家母亲问候姑母,只因我母亲身体不爽,不能前来拜寿,特命侄儿前来。

巴氏   (白)     一个散生日,拜什么寿呀!你回去替我问好,谢谢她吧。

巴杰   (白)     侄儿知道了。吓姑母,侄儿有一件事要求姑母,不知姑母肯答应不肯答应?

巴氏   (白)     怎么事情吓?只要你说出来,我听听,但能够办的,我没有不答应的。

巴杰   (白)     姑母若肯答应,侄儿就好言讲。

巴氏   (白)     你只管的说吧。

巴杰   (白)     姑母既然答应了,侄儿就当面谢过,我就回去了。

(巴杰下。巴氏追。)

巴氏   (白)     孩子你回来,你到底是什么事情呀?

             这孩子,真冒失,糊里糊涂,到底是什么事吓。好叫我不明白,待我去问女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吓?

(巴氏下。)

【第二十六场】

(马金定上。)

马金定  (西皮摇板)  我儿去往花家寨,

             为何不见转回来?

(巴杰上。)

巴杰   (白)     母亲,哈哈哈哈。恭喜母亲,贺喜母亲。

马金定  (白)     你这孩子,如此的欢喜,有什么事恭喜我呀?

巴杰   (白)     孩儿前去与我家姑母拜寿,正遇见我的表妹花碧莲。她长得可是真的不含糊,真够瞧得。我实在爱她,我就同姑母求亲,姑母可就答应下啦。母亲就命人去下定礼,择日子完婚罢。

马金定  (白)     哦,你今天看见你的表妹碧莲啦,你就想娶她为妻?你同你姑母求亲,你姑母答应啦?

巴杰   (白)     不错,答应啦。

马金定  (白)     这话我可是真不信,你是一派的瞎话谣言。

巴杰   (白)     真的吓,怎么是瞎话呐。

马金定  (白)     我真不能信。想那花碧莲,长得有多门好看。她父母又爱她,如同掌上的明珠,不定要想配一个什么样儿的女婿呐。她如何肯给你做妻子?看你这一份面孔也不配呀。你别来哄我,我不相信。

巴杰   (白)     实实我的姑母答应了,你怎么不信呐。

马金定  (白)     果然是真的吗?

巴杰   (白)     一点也不假。

马金定  (白)     好啦,你去吧,等我再问问才算数呐。

巴杰   (白)     你不信,你就去问问求。

(巴杰下。)

马金定  (白)     这个事情,可也就真怪啦,哪里能有这个事呐。倘若我要真能得了碧莲这样一个儿媳,这也是我的造化不小。我看这件事情,断断不是这么一回事。我到花家寨亲自走上一趟,我才能放心呐。就此走走。

     (西皮摇板)  这件事好叫我心中纳闷,

             去到那花家寨要细问详情。

(马金定下。)

【第二十七场】

(巴氏上。)

巴氏   (西皮摇板)  母女在家常盼望,

             不见寨主转回乡。

     (白)     我,巴氏。我们老头子花振芳,为了女儿之事,去了多日,怎么老不见回来?倒叫我常常挂念。

(马金定上。)

马金定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进,

             不觉来到花家门。

     (白)     说着说着,到啦。待我叫门。

             开门来。

巴氏   (白)     是谁叫门?待我来看看。

(巴氏开门。)

巴氏   (白)     啊,原来是妹子来啦,家里坐。

马金定  (白)     姐姐请。

巴氏   (白)     妹子从哪里来吓?

马金定  (白)     我打家里来,我来同姐姐打听一件事情。

巴氏   (白)     什么事情吓?

马金定  (白)     昨天巴杰给姐姐来拜寿。回家去,他说姐姐要把碧莲甥女许配给他啦?

巴氏   (白)     靡有这一回事吓!

马金定  (白)     他说是姐姐当面答应他的吗?

巴氏   (白)     靡有呀。昨天他来啦,他说有一件事要求姑母,可答应我才好。我说什么事情吓,只要我能办,我就答应。他说是姑母准能办,我说是,只要我能办我就答应。他说是姑母既是答应,我可就走啦。并靡有说别的,哪儿说到亲事上来着?

马金定  (白)     他说是碧莲,还同他笑了一笑。

巴氏   (白)     没有罢,等我叫出碧莲来问问她看。

             女儿快来!

(花碧莲上。)

花碧莲  (白)     妈吓,叫我做什么吓?

巴氏   (白)     你舅母来啦,你去看看去。

花碧莲  (白)     舅母来啦,你能好呀?

马金定  (白)     好吓!

巴氏   (白)     你舅母说是你表兄昨天来啦,说我把你许配给他啦,有这一回事情吗?

花碧莲  (白)     哪里有这宗事情呐。

马金定  (白)     我说外甥女,你看你也这么大啦,咱们又是至近的亲戚。要叫我看起来,这门亲事倒可以做得。这亲上做亲岂不是越走越近吗。

花碧莲  (白)     舅母,你休得多言,此事断断使不得。

(花碧莲怒坐。马金定搬椅近花碧莲坐)

巴氏   (白)     你们说话儿,我出去给你们倒茶去。

(巴氏下。)

马金定  (白)     凭我一张嘴,我要把这亲事说成了才算数呐。

             我说碧莲,你看我们家里九门,俱无子嗣,只有你表兄一人。虽然粗鲁一点,人倒也直爽。如果要过了门,我岂有不痛你的道理?我看这亲事,倒很可以做得。

花碧莲  (白)     舅母不必多言,我已有人家了。

马金定  (白)     有了人家?是谁呀?

花碧莲  (白)     就是扬州的骆宏勋。

马金定  (白)     那扬州的骆宏勋有什么好?你看你表兄,长长的身体,大大的面孔,高鼻子大眼睛,交关体面,比骆宏勋强的多啦。

花碧莲  (白)     扬州骆宏勋,生的文武双全,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长眉大眼,大耳方腮,文有文材,人有人才。你看看你革儿子,生得鹰鼻鹞眼,龟背蛇腰,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我一看见他,就要呕哉。

马金定  (白)     好啦!叫你这一说把你表兄薄的一个小钱也不值啦。你这丫头,真不要脸!

花碧莲  (白)     舅母若要动手,休怪甥女可就要无礼了。

马金定  (白)     我今天就是要管教管教你!

(巴氏上。)

巴氏   (白)     你能吃茶吧。

(马金定撞巴氏倒。)

巴氏   (白)     怎么打起来啦?

(花碧莲跑下。)

马金定  (白)     我也走啦!

(马金定怒下。)

巴氏   (白)     她也走啦,这是哪儿事情啦!

(巴氏下。)

【第二十八场】

(马金定上,巴杰迎上。)

巴杰   (白)     母亲回来啦,到底是多早晚娶呀?

马金定  (白)     呸,不要脸的东西!我说是靡有这件事,你一定要说,是你姑母答应下啦。人家已是竟有了人家了,已许配了扬州骆宏勋啦。

巴杰   (白)     怎么,那扬州骆宏勋,擅敢霸占我的妻子吗?

马金定  (白)     你算了罢,别不要脸啦!人家姑娘,说你长得难看。

巴杰   (白)     我的模样儿不错吓。

马金定  (白)     依为娘劝你,也不必如此。咱们有的是钱,还怕找不出好的姑娘来吗。等我给你打听看,是谁家有了好姑娘,我就托人去说。你等着吧,你到后院里去练武去吧,不准到外头去惹,我一会就要去看你,如果不在后院,我可不能答应。

巴杰   (白)     知道啦。

(巴杰下。)

马金定  (白)     我这个孩子,这个傻样子,也难怪人家不给他。

(马金定下。巴杰上。)

巴杰   (白)     众庄丁走上。

(四老庄丁同上。)

四老庄丁 (同白)    大爷何事?

巴杰   (白)     命你在寨外打听,若要有扬州的骆宏勋打此经过,速速报我知道,千万不可放他过去,记下了。

(巴杰下,四老庄丁同随下。)

【第二十九场】

(余千引骆宏勋同上。)

骆宏勋  (西皮摇板)  不分昼夜往前进,

             终日思念老娘亲。

     (白)     余千,天色已晚,你我在此安歇了吧。

余千   (白)     待我前去打店。

(卢利上。)

卢利   (白)     吓,骆公子到了。

骆宏勋  (白)     原来是卢利,你将马带进店去。

卢利   (白)     是。

(骆宏勋、余千、卢利同进店。)

骆宏勋  (白)     我且问你,花老丈可在店中?

卢利   (白)     不在店中,现在已回花家寨去了。

骆宏勋  (白)     余千,你我不如再赶一程,有卢利与我们引路,你看如何?

余千   (白)     好,带马过来。

(卢利带马。骆宏勋、余千、卢利同绕场。)

骆宏勋  (白)     卢利,此地叫什么地名?

卢利   (白)     前面就是酸枣岭。

骆宏勋  (白)     这寨子呢?

卢利   (白)     这就是巴家寨。

骆宏勋  (白)     好,就命你去到寨中叫门,俺随后就到。

卢利   (白)     遵命。

(卢利下,骆宏勋、余千同下。)

【第三十场】

(四老庄丁同上,同把寨门。卢利上。)

卢利   (白)     开门来。

庄丁   (白)     什么人?

卢利   (白)     花家店的卢利。

庄丁   (白)     候着。

             有请大爷。

(巴杰上。)

巴杰   (白)     何事?

庄丁   (白)     花家店卢利前来叫寨。

巴杰   (白)     唤他前来见我。

庄丁   (白)     大爷叫你。

卢利   (白)     巴大爷。

巴杰   (白)     我且问你,什么人前来到寨?

卢利   (白)     扬州的骆宏勋骆公子。

巴杰   (白)     与我将他先绑了。大家一同迎上前去。

(骆宏勋、余千同上。)

骆宏勋  (白)     你是何人,挡住某的去路?

巴杰   (白)     呔,好你骆宏勋,你不该霸占我的妻子,今日相逢,休得过去!

骆宏勋  (白)     你是何人呐?

巴杰   (白)     俺就是巴杰。好好将人头留下,免得我动手。

骆宏勋  (白)     休得胡言,看剑!

(骆宏勋、巴杰同起打,骆宏勋败下,巴杰追下。余千对四老庄丁打,四老庄丁同败下,余千追下。骆宏勋上,余千随上。)

骆宏勋  (白)     看这巴杰,不知进退,苦苦逼迫,如何是好?

余千   (白)     公子手中的宝剑,你要他做什么?你刺他一剑,就得啦吗!

骆宏勋  (白)     可以刺得的?

余千   (白)     不要紧,刺得的!

骆宏勋  (白)     你闪开了!

(巴杰追上,骆宏勋、巴杰两过合,骆宏勋刺巴杰倒地,余千看。)

余千   (白)     八成是死啦。

(骆宏勋看。)

骆宏勋  (白)     他已被我刺死。倘若有人敢来,如何是好?

余千   (白)     趁着四下无人,咱们跑吧。

骆宏勋  (白)     行囊马匹呢?

余千   (白)     不能要啦,快跑吧!

(骆宏勋、余千同急下。四老庄丁同上,同抬巴杰下。)

【第三十一场】

(马金定上。)

马金定  (念)     眼跳心惊,所为何情?

(四老庄丁同抬巴杰上。)

四老庄丁 (同白)    大爷被人刺死啦。

马金定  (白)     怎么着?死啦?叫谁刺死啦?

四老庄丁 (同白)    被扬州骆宏勋刺死啦!

马金定  (白)     骆宏勋往哪里去啦?

四老庄丁 (同白)    他跑了。

马金定  (白)     走的远不远?

四老庄丁 (同白)    不远。

马金定  (白)     走的不远,随我去追他去呀!

(四老庄丁引马金定同下。)

【第三十二场】

(骆宏勋、余千同跑上,同走圆场,同急下。八庄丁引马金定同上,同绕场,马金定耍刀花下。)

【第三十三场】

(八农夫同上。)

农夫甲  (白)     伙计们,看天不早啦,咱们快把地来锄一锄,好回去吃饭。

七农夫  (同白)    好,锄地去吓。

(骆宏勋、余千同上。)

骆宏勋  (白)     嗳吓,余千呐!看后面许多人赶来了,你我往何处藏躲?

余千   (白)     公子,看那旁有农夫多人在那里耕地,你我去借他们的衣帽穿戴起来,混他一时,再做道理。

骆宏勋  (白)     好,一同前去。

             呀,众位快快救命呐!

农夫甲  (白)     我们怎样救你们呐?

骆宏勋  (白)     暂借众位衣帽一用,混他一时再讲。

农夫甲  (白)     好,就借给你们穿穿,

(农夫甲脱衣,骆宏勋、余千同接衣穿戴。八庄丁、马金定同上。)

马金定  (白)     怪呀,他在前面跑,我们在后面赶,来在此地,怎么不见啦?待我向前去问一声。

             列位请啦!

农夫甲  (白)     怎么事呀?

马金定  (白)     方才你们可看见有两个人过去靡有?

农夫甲  (白)     两个人,一个年轻的,一个黑面大汉,可是革?

马金定  (白)     不错,就是他们。

农夫甲  (白)     他们往东南去革哉。

马金定  (白)     往东南去了?

             众庄丁,追呀!

(八庄丁、马金定同跑下。骆宏勋、余千同脱衣跪谢。)

骆宏勋  (白)     多谢列位救命之恩,请上受我一拜!

(骆宏勋、余千同跑下)

农夫甲  (白)     天色不早哉,大家一同回去,用饭去哉。

(八农夫同下。)

【第三十四场】

(胡理上。)

胡理   (引子)    自幼生来气不平,杀人放火逞威风。有人问我名和姓,我就是人间老寿星。

     (念)     自幼身量矮小,全凭肉翅飞高。不爱金银财宝,好吃人心人脑。

     (白)     我,胡理。我哥哥胡琏。在这酸枣岭下,开了一座黑店。看天色不早。

             小二呀!

(店小二上。)

店小二  (白)     在这儿呐。

胡理   (白)     挂幌子,做买卖。

店小二  (白)     是。

(店小二挂招牌。)

胡理   (白)     若有住店的,即速报我知道。

(胡理下,店小二下。余千引骆宏勋同上。)

骆宏勋  (西皮摇板)  主仆们逃出了天罗地网,

             又见壁上写的是安寓客商。

     (白)     余千,前去打店。

余千   (白)     店家哪里?

(胡理翻跟头上。)

胡理   (白)     二位客人,敢莫是住店的么?

骆宏勋  (白)     正是。

余千   (白)     可有上房。

胡理   (白)     有上房。二位可有行囊马匹?

骆宏勋  (白)     无有。

胡理   (白)     可有金银财宝?

骆宏勋  (白)     这……也无有。

胡理   (白)     全没有。好,请进来吧。

             请问客人,用什么酒饭?

骆宏勋  (白)     你们这里可有大米饭么?

胡理   (白)     大米饭倒有,可就是得现做。

骆宏勋  (白)     快做两碗大米饭来。

胡理   (白)     伙计们,快做大米饭呐。

骆宏勋  (白)     取酒一壶,可有现成的吃食么?

胡理   (白)     有包子现成。

骆宏勋  (白)     取包子来。

胡理   (白)     包子到。

(骆宏勋吃包子,对余千看。)

骆宏勋  (白)     店家,这包子是什么馅儿呐?

胡理   (白)     你就随便吃好啦,左右是肉馅,你就不必问啦。

骆宏勋  (白)     只是气味有些不对。

胡理   (白)     天气炎热,稍微陈一点,也许有的。客人你就将就点儿吃好啦。

骆宏勋  (白)     我等不用了。

胡理   (白)     怎么不用啦?

骆宏勋  (白)     不用了。

胡理   (白)     不用了,我可就要算钱。

骆宏勋  (白)     不用你要算钱。

胡理   (白)     要算钱。

骆宏勋  (白)     怎么不用你的包子,你要算钱,那可不能。

胡理   (白)     要算钱。

骆宏勋  (白)     要算钱,就给你钱。

胡理   (白)     大米饭你可用不用吓?

骆宏勋  (白)     大米饭我也不用了。

胡理   (白)     大米饭也不用啦,不用,我可也要算钱。

余千   (白)     大米饭并未做了来,焉能算钱?

胡理   (白)     我要算钱。

余千   (白)     不能算钱。

胡理   (白)     要算钱。

骆宏勋  (白)     算钱,就给你钱。

胡理   (白)     有钱就得啦。

骆宏勋  (白)     我们在哪里安歇呀?

胡理   (白)     有你们的地方,随我来。

(骆宏勋、余千、胡理同绕场。〖小锣响〗。)

骆宏勋  (白)     什么阴风惨惨?

(骆宏勋、余千、胡理同进房。)

胡理   (白)     二位还用怎么不用?

骆宏勋  (白)     只要明灯一盏。

胡理   (白)     灯到。

骆宏勋  (白)     唤你再来,你去吧。

胡理   (白)     知道啦。

(胡理退。)

胡理   (白)     看此二人,今日定伤我手。

(胡理复回。)

骆宏勋  (白)     店家,为何又来了?

胡理   (白)     我方才在店门以外,曾经问道,二位可有金银财宝,如若有,即可交到柜上,如若不然倘有遗失,我店家可是不管。

骆宏勋  (白)     方才也曾对你言讲,我们一概都没有。

胡理   (白)     没有,就得啦。

(胡理退。)

胡理   (白)     正是:

     (念)     阎王造你三更死,谁肯留你到五更!

(胡理下。)

骆宏勋  (白)     余千,看店家讲话出言不顺,定是黑店,你我一同搜店。

(骆宏勋、余千同搜店。)

骆宏勋  (白)     余千,你我二人,轮流休息,不可同睡,须要多加小心才是。

余千   (白)     我不睡,公子先睡吧,呵,呵呵。

(余千自睡。〖起二更鼓〗。胡理上。)

胡理   (白)     店中来了两个客人,那一个年轻白脸的倒还好,唯有那一黑脸大汉,倒来的鲁莽,我必须先杀了黑脸再讲。

骆宏勋  (白)     嗳!

胡理   (白)     灯光未灭,想必是尚未安眠,待我听他们讲些怎么。

骆宏勋  (白)     想我骆宏勋,一路行来,只望投奔山东探望母亲,不想路过酸枣岭,打从巴家寨经过,遇着了巴杰。是我二人言语不合,争斗起来,也是我一时失手,一剑就将他刺死。我主仆二人,急速脱逃。来至此地,又遇着是黑店。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

     (二黄摇板)  今夜晚住在了招商客店,

             一路上不平事屡起祸端。

             实指望奔山东母子相见,

     (哭头)    儿的娘呀!

     (二黄摇板)  将此事对老娘细说一番。

胡理   (白)     咳,闹了半天,原来是骆公子到啦。想骆宏勋同我哥哥胡琏,乃是师兄弟。我哥哥命我到扬州保护他家老太太,三月有余。今日来在我的店房,幸而不曾动手,倘若要将他刺死,不但对不起他,并且对不起我哥哥吓。待我叫开了门,同他说明便了。

             呔,开门来!

(骆宏勋推余千,附耳语,吹灯。余千开门,胡理上桌,骆宏勋同余千交手,按住余千问。)

骆宏勋  (白)     你是何人?

余千   (白)     慢打,是我,是我。

骆宏勋  (白)     店家前来叫门。他往哪里去了?

胡理   (白)     我在梁上呐。

骆宏勋  (白)     你下来呀。

胡理   (白)     你们可不打啦。我下来了,待我去点灯去。

(胡理燃灯。)

胡理   (白)     原来是骆公子,多有得罪。

骆宏勋  (白)     请问店主人高名贵姓?

胡理   (白)     在下胡理,绰号活阎王,我哥哥名叫胡琏。

骆宏勋  (白)     敢么是金鞭胡琏么?

胡理   (白)     正是。

骆宏勋  (白)     他乃是俺师兄,原来是胡二爷到了,在下这厢有礼。

             余千,来,见过胡二爷。

余千   (白)     是。

             待我试试他的力量。

             胡二爷,俺这里有礼了。

(胡理推余千倒地。)

骆宏勋  (白)     嗳吓呀,这是怎么样了?

胡理   (白)     他要同我动手啦。

骆宏勋  (白)     望祈胡二爷饶恕于他。

胡理   (白)     不要紧,我点了他的血道一下子,一拿就好。

(胡理摸余千。)

胡理   (白)     你起来吧。

余千   (白)     我这是怎么啦?

骆宏勋  (白)     你得罪了胡二爷,还不向前谢过。

余千   (白)     多谢二爷!

胡理   (白)     你再来。

余千   (白)     我实实的不敢来了。

骆宏勋  (白)     请问二爷,我师兄现在何处?

胡理   (白)     现在后面。

骆宏勋  (白)     何不请来相见。

胡理   (白)     有请大哥。

(胡琏上。)

胡琏   (白)     唤我何事?

胡理   (白)     骆公子到啦。

胡琏   (白)     贤弟在哪里?

骆宏勋  (白)     师兄。

胡琏   (白)     贤弟请坐。

余千   (白)     胡大爷。

胡琏   (白)     罢了。请问贤弟,因何至此?

骆宏勋  (白)     师兄有所不知:小弟打从龙潭而来,要到山东探母。不想路过酸枣岭,遇见巴杰。我二人言语不合,被我一剑,将他刺死。因此来在此地。

胡琏   (白)     想那巴家,他九门无子,只有巴杰一人。贤弟将他刺死,那马金定必要找上门来,此祸非同小可。

骆宏勋  (白)     望祈师兄搭救才好。

胡理   (白)     公子只管放心。马金定不来便罢,倘若来时,有我在此,料无妨碍。

骆宏勋  (白)     多谢二爷。

胡琏   (白)     请至后面,一同请用酒饭。

骆宏勋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五场】

(马金定上,走边。)

马金定  (念)     心中恼恨骆宏勋,不该刺死我儿身。乔装改扮将他找,要替我儿报冤情。

     (白)     我,马金定。可恨骆宏勋,将我儿巴杰刺死,是我乔装打扮,寻找宏勋,定要伤他的性命。就此走走。

(马金定转场。)

马金定  (白)     胡家店?哟,到了胡家店。想那骆宏勋一定要住在这店里,待我进去看看再说。

             开门来,呔,开门来呀!

(胡理、胡琏、骆宏勋、余千同上。)

胡理   (白)     是谁叫门呐?

马金定  (白)     是我呀。

胡理   (白)     是九嫂子吗?

马金定  (白)     是的,快开门来吧!

胡理   (白)     来啦。

(胡理扶骆宏勋、余千同入柜,胡琏下,胡理锁柜。)

马金定  (白)     开门呐!

胡理   (白)     来啦!

(胡理开门,马金定进门,两厢看。)

胡理   (白)     嫂子你黑夜之间,到了我店中,东张西望,难道我还有什么弊病不成?

马金定  (白)     是兄弟你不知道。今有扬州来了一个骆宏勋,从我们寨门口儿经过,他同我的儿子巴杰言语不和,就打起来啦。谁知道他一剑,就把我儿子给刺死啦。

胡理   (白)     你儿子被他给刺死啦,好,早就该死。

马金定  (白)     啊,这是怎么讲话呀?

胡理   (白)     你儿子死啦,你到这儿来做什么呀?

马金定  (白)     我想他一定要住在你的店门内,故此嫂子我要来看看。今天也没有别的说的,他要是在你的店中,你交给我,我把他带了走,兄弟你看好不好?

胡理   (白)     你是要找骆宏勋吓?

马金定  (白)     他一定是在这儿呐?

胡理   (白)     嘿嘿,靡有来。

马金定  (白)     你要说是没有来,嫂子可是不信。我可是要搜搜。

胡理   (白)     我这店,就是两座院子,你就请搜吧。你搜出来,我就认个罪。

马金定  (白)     好,我要是搜不出来,嫂子也认个罪。

胡理   (白)     好,如此你搜吧。

(马金定两厢搜,看柜。)

马金定  (白)     这是什么呀?

胡理   (白)     这是立柜。

马金定  (白)     我问你,这里头是什么呀?

胡理   (白)     这里头是改的新书。

马金定  (白)     兄弟,像咱们做强盗的,要这新书做什么呀?

胡理   (白)     你不知道,我这是要进学堂呐。

马金定  (白)     我要打开看上一看。

胡理   (白)     我说你今天不是搜宏勋来呀!你简直的是来搜我来啦吗!你与我快快出去,如若不然,你要知道我的厉害。

马金定  (白)     你厉害便怎么样?

胡理   (白)     就是这个样!

(马金定提刀砍胡理,胡理打刀落地。)

胡理   (白)     你行吗你动手!快快走出去。

马金定  (白)     我走。

胡理   (白)     快走。

(马金定拾刀复回,欲砍胡理,胡理打刀落地。)

胡理   (白)     我说你不行,你就不行。

(马金定拾刀哭。)

马金定  (哭)     嗳吓,我的儿吓!

(马金定下。骆宏勋、余千自柜中同出,胡琏上。)

胡琏   (白)     那马金定此番回去,只恐她定要去到花家寨。

骆宏勋  (白)     倘若惊动家母,如何是好?

胡理   (白)     不要紧,待我去到花家寨看她的动静。倘若老太太要有动静,我自当保护。

骆宏勋  (白)     那马金定她已去了多时,胡二爷纵然赶到那里,也怕无及于事了。

胡理   (白)     慢说她才走片刻的功夫,她就是再早走一时,我全凭肉翅一刻千里,还怕赶不上她吗?公子请在店房等候,我去去就来。

(胡理飞下。)

胡琏   (白)     贤弟,后面等候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三十六场】

(马金定上。)

马金定  (白)     来此已是花家,待我叫门。

巴氏   (内白)    是谁呀,这早晚还来叫门?

马金定  (白)     是我,你开门来吧!

(巴氏上,花碧莲随上开门。)

巴氏   (白)     妹子又同谁来生气,怎么这个样儿呀?

马金定  (白)     我同谁来生气,我就是来找你们母女来啦!

(胡理上桌看。)

巴氏   (白)     找我们做什么事吓?

马金定  (白)     你的姑爷骆宏勋,打从我们寨门口过,他同巴杰言语不合,可就打起来啦。不想扶骆宏勋这东西,一剑竟自把我儿子刺死啦。

巴氏   (白)     哦,把巴杰刺死啦?

马金定  (白)     可不是吗!

巴氏   (白)     死啦,就死啦罢!好在全不是外人,我的女婿,也同你的女婿一样,俱有半子之劳。这件事,也就不必再说啦。

马金定  (白)     你那话叫做放屁。你把那骆宏勋交给我倒还罢了,如若不然,我可就同你誓不两立。

巴氏   (白)     你这可真有点不论理!想那骆宏勋乃是我的女婿,别说他靡有在这儿,就是在这儿,你还要同我比试比试吗?

马金定  (白)     对啦,今天就要见个你死我活。

巴氏   (白)     好,来吧!

(马金定、巴氏同起打,花碧莲、巴氏双打马金定倒地,马金定起走。)

马金定  (白)     等着你们的,咱们再见!

(马金定下。)

巴氏   (白)     这个祸可不小,骆公子把她儿子刺死啦。这件事一时只怕不能得了。

             碧莲,你要好好保护骆老太太要紧。

(巴氏、花碧莲同下。胡理自桌上跳下。)

胡理   (白)     看马金定已走,骆老太太安然无事,待我报于骆公子知道便了。

(胡理绕场。胡琏、骆宏勋、余千同上。)
骆宏勋、

余千   (白)     胡二爷回来了?

胡理   (白)     回来啦。那马金定同花碧莲母女争斗了一番,她回巴家寨去啦。老太太安然无事,公子可以放心吧。

骆宏勋  (白)     多谢二爷,如此我主仆就告辞了。

     (二黄摇板)  辞别二位出店门,

             一心只想见娘亲。

(骆宏勋、余千同下,胡琏、胡理同下。)

【第三十七场】

(四青袍引贺世赖同上。)

贺世赖  (念)     禹门三激浪,平地一声雷。

     (白)     下官,贺世赖。多蒙太老爷提拔,今竟做了官了,官居历城县正堂。今有黄花铺县丞到任,我前去拜望于他。

             来,打道!

(骆宏勋、余千同上,同绕场,同下。)

贺世赖  (白)     呀,看那面好像骆宏勋他主仆二人的模样,为何来在了此地?呀,唔呼喝呀,他二人到此,若遇着了我,是大大的不便呐。我必须要先下手的为强。

             来,打道速速回衙。

(四青袍、贺世赖同绕场。)

贺世赖  (白)     来,传众捕快走上。

青袍甲  (白)     众捕快走上。

(八捕快同上。)

八捕快  (同白)    叩见太爷!

贺世赖  (白)     今有骆宏勋,前在嘉兴。曾为大盗,累次有案,被拿脱逃。方才我见二人在此看店,命你等速速到店房栈房之内,一律寻查,定要将他捉拿到案,不可放他逃走。快去,快去!

(贺世赖下。)

八捕快  (同白)    走,一同捉拿于他!

(八捕快同下。)

【第三十八场】

(骆宏勋、余千同上。)

余千   (白)     公子也饿啦吧?

骆宏勋  (白)     好,你我就在此处安歇了吧。

余千   (白)     楼房老板,可有房间么?

(店小二上。)

店小二  (白)     有,请进来吧。请问客官贵姓呐?

骆宏勋  (白)     我姓骆。

店小二  (白)     姓骆,是骆大爷。

骆宏勋  (白)     将上等酒饭,速速拿了来我们用。

余千   (白)     要好酒好饭菜,快拿来吃。

店小二  (白)     酒饭到。

骆宏勋  (白)     唤你再来。

店小二  (白)     是啦。

余千   (白)     嗳呀,我怎么忽然腹中疼痛起来了。

             店小二,你们出恭大便在哪里呀?

店小二  (白)     你随我来,到后头院里去。

(店小二、余千同下。八捕快同上。)

捕快甲  (白)     来在此处栈房,待我向前问上一问。

             店家快来!

(店小二上。)

店小二  (白)     做什么呀?

捕快甲  (白)     你们这栈房可有姓骆的,名叫宏勋么。

店小二  (白)     不错,今天倒来了一位姓骆的。

捕快甲  (白)     现在何处?

店小二  (白)     就在上房。

捕快甲  (白)     我等打进去。

(八捕快同扑拿骆宏勋,骆宏勋起打。八捕快锁骆宏勋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8 ┊ 字数:2万5667 ┊ 最后更新:2020-11-1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