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樊江关》

主要角色
樊梨花:旦
薛金莲:旦
柳迎春:老旦
樊旗牌:丑
薛旗牌:丑
女官:旦

《樊江关》章遏云饰樊梨花
《樊江关》章遏云饰樊梨花
情节
唐太宗、薛仁贵被困,柳迎春至樊江关调取樊梨花解围。薛金莲后至,怪樊梨花不即驰救,怒诘之;言语失和,竟至动武。柳迎春急出呵止,樊梨花负气收回发兵令,薛金莲无奈请罪,姑嫂言归于好,同往解围。

根据1957年实况录音整理:筱翠花饰樊梨花,荀慧生饰薛金莲,耿世华饰柳迎春。

录入:糖水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2.8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女官、樊旗牌、樊梨花同上,四龙套、薛旗牌、薛金莲同上。)

樊梨花  (白)     哟!妹妹上关来了吗?

薛金莲  (白)     哎!上关来啦。

樊梨花  (白)     妹妹请上关吧!

薛金莲  (白)     不敢,还是嫂子请!

樊梨花  (白)     还是妹妹请!

薛金莲  (白)     哦,不敢,还是嫂嫂请!

樊梨花  (白)     如此你我挽手而行。

(薛金莲、樊梨花同下,四文堂、女官、樊旗牌、四龙套、薛旗牌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女官、樊旗牌、四龙套、薛旗牌、樊梨花、薛金莲同上。)

樊梨花  (白)     妹妹押粮前来,多受风霜之苦。

薛金莲  (白)     为国勤劳,嫂子您干嘛跟我这么客气呀。

樊梨花  (白)     我说来呀。

樊旗牌  (白)     有!

樊梨花  (白)     问问铁门关薛侯爷,带来多少人马?

樊旗牌  (白)     是。

(薛旗牌向樊旗牌。)

薛旗牌  (白)     干什么呀!

樊旗牌  (白)     我们侯爷问你们侯爷带来多少人马,我们侯爷有赏。

薛旗牌  (白)     噢,问问带来多少人马?

樊旗牌  (白)     对啦!

薛旗牌  (白)     带来是三千零一个!

樊旗牌  (白)     啊?三千就得了,怎么还有个单蹦儿啊?

薛旗牌  (白)     有个带队官!

樊旗牌  (白)     带队官是哪位呀?

薛旗牌  (白)     不才就是我!

樊旗牌  (白)     哈哈!

薛旗牌  (白)     嘿嘿!

樊旗牌  (白)     你在一个之内呀。

薛旗牌  (白)     对啦。

樊旗牌  (白)     我言语声儿啊。

(樊旗牌向樊梨花。)

樊旗牌  (白)     启禀侯爷:薛侯爷带来的人马,三千零一个。

樊梨花  (白)     哦,三千零一个?

樊旗牌  (白)     正是。

樊梨花  (白)     好,每人每,赏他们五两银子。

樊旗牌  (白)     是。

(樊旗牌向薛旗牌。)

樊旗牌  (白)     我们侯爷有赏。

薛旗牌  (白)     有赏?

樊旗牌  (白)     欸。

薛旗牌  (白)     赏多少?

樊旗牌  (白)     每人每五两银子。

薛旗牌  (白)     每人每五两银子?

樊旗牌  (白)     对啦。

薛旗牌  (白)     我给您言语声儿去。

樊旗牌  (白)     言语声儿去啊。

(薛旗牌向薛金莲。)

薛旗牌  (白)     回禀侯爷的话,威宁侯有赏。

薛金莲  (白)     有赏啊?

薛旗牌  (白)     哎。

薛金莲  (白)     赏多少哇?

薛旗牌  (白)     赏给我们是每人每五两银子。

薛金莲  (白)     真大方啊。

薛旗牌  (白)     是的。

薛金莲  (白)     过去谢赏去。

薛旗牌  (白)     哎是。

             来来来!

(薛旗牌向樊梨花。)

薛旗牌  (白)     谢侯爷的赏!

樊梨花  (白)     罢啦。

薛金莲  (白)     来呀。

薛旗牌  (白)     有。

薛金莲  (白)     问问他们樊江关有多少人马?咱们也有赏。

薛旗牌  (白)     哎,是啦。

             哎呀,一个儿不认识呀,甭说跟我一个长相那个。嘿嘿。

(薛旗牌向樊旗牌。)

薛旗牌  (白)     该你啦。

樊旗牌  (白)     好,哼哼,怎么回事儿?

薛旗牌  (白)     我们侯爷问啦,你们樊江关有多少人马?

樊旗牌  (白)     哦,嘿嘿,问樊江关有多少人马?

薛旗牌  (白)     对啦。

樊旗牌  (白)     哈哈,不多不多。

薛旗牌  (白)     多少?

樊旗牌  (白)     十万零一个。

薛旗牌  (白)     怎么着?十万零一个?

樊旗牌  (白)     欸!

薛旗牌  (白)     没我那一个也招不出你这一个来!嘿嘿。

樊旗牌  (白)     这是一对儿。

薛旗牌  (白)     言语一声儿。

樊旗牌  (白)     言语一声儿啊。

(薛旗牌向薛金莲。)

薛旗牌  (白)     启侯爷:他们樊江关有十万零一个。

薛金莲  (白)     怎么着,十万零一个吗?

薛旗牌  (白)     对啦,十万零一个。

薛金莲  (白)     嗬,我的妈呀。

薛旗牌  (白)     怎么?

薛金莲  (白)     真多呀。

薛旗牌  (白)     是呀。

薛金莲  (白)     那咱们娘们儿不陪了本儿了吗。

薛旗牌  (白)     那您快想个主意吧。

薛金莲  (白)     我有什么主意。三千,十万……

薛旗牌  (白)     嗯,想个主意。

薛金莲  (白)     没法儿办。

薛旗牌  (白)     怎么着。

薛金莲  (白)     你告诉他说呀。

薛旗牌  (白)     啊?

薛金莲  (白)     咱们娘们儿是照样儿。

薛旗牌  (白)     照样儿每人五两?

薛金莲  (白)     嗯——

(薛金莲摇头。)

薛金莲  (白)     原赏退回。

薛旗牌  (白)     诶,这倒干脆!嘿。这不叫啬刻子,这叫抠门儿这叫。

(薛旗牌向樊旗牌。)

薛旗牌  (白)     诶,过来。

樊旗牌  (白)     怎么着?

薛旗牌  (白)     我们侯爷呀,也有赏。

樊旗牌  (白)     赏多少啊?

薛旗牌  (白)     照样儿。

樊旗牌  (白)     嗬,每人五两?

薛旗牌  (白)     什么呀。

樊旗牌  (白)     怎么啦?

薛旗牌  (白)     原赏退回!

樊旗牌  (白)     哦,这倒好,不赔本儿啊这个。

(樊旗牌向樊梨花。)

樊旗牌  (白)     禀侯爷:薛侯爷有赏。

樊梨花  (白)     薛侯爷有赏?

樊旗牌  (白)     对啦。

樊梨花  (白)     哟,赏你们什么啦?

樊旗牌  (白)     诶,赏了个照样儿。

樊梨花  (白)     真大方,也每人五两吗?

樊旗牌  (白)     诶,不介,原赏退回!

樊梨花  (白)     原赏退回啦?

樊旗牌  (白)     对啦。

樊梨花  (白)     别的没学会,学会了啬刻啦。那么,叫他们谢赏吧。

樊旗牌  (白)     来,过来谢赏啊。

(樊旗牌向薛金莲。)

樊旗牌  (白)     谢侯爷的赏!

薛金莲  (白)     罢啦。

樊旗牌  (白)     嗻。

樊梨花  (白)     来呀。

樊旗牌  (白)     有。

樊梨花  (白)     薛侯爷带来的人马,赏他们每四个人一席,校场去饮。

樊旗牌  (白)     是。

(樊旗牌向薛旗牌。)

樊旗牌  (白)     我们侯爷又赏下来了。

薛旗牌  (白)     赏什么?

樊旗牌  (白)     四人一席,校场去饮。

薛旗牌  (白)     大吃八盘儿啦?

樊旗牌  (白)     诶,不错。

薛旗牌  (白)     有酒没有?

樊旗牌  (白)     酒管够!

薛旗牌  (白)     好啦!醉死算!走啦!

樊旗牌  (白)     走啦,吃饭去哎!

(樊旗牌领薛旗牌、四龙套、四文堂同下。)

樊梨花  (白)     哟,妹妹你好哇?

薛金莲  (白)     我好,怎敢劳烦嫂子您一问哪。嫂子您好吗?

樊梨花  (白)     我好哇。

薛金莲  (白)     嗯。诶,嫂子,适才圣旨到来,不知为什么事情哪?

樊梨花  (白)     圣旨到来。

薛金莲  (白)     嗯嗯。

樊梨花  (白)     圣上锁阳关遭困。

薛金莲  (白)     哦哦。

樊梨花  (白)     老元戎白虎关被围。

薛金莲  (白)     嗯。

樊梨花  (白)     叫我跟你哥哥领兵救驾解围。妹妹你瞧——

薛金莲  (白)     哦。

樊梨花  (白)     还有爹爹一封书信哪。

薛金莲  (白)     哦,还有爹爹的书信哪?

樊梨花  (白)     是啊。

薛金莲  (白)     诶,诶,嫂子,书信上写的是什么呀?

樊梨花  (白)     你还提哪。

薛金莲  (白)     哦。

樊梨花  (白)     我刚要瞧,听说妹妹你来啦——

薛金莲  (白)     啊。

樊梨花  (白)     我只顾的迎接你啦,我就没瞧。

薛金莲  (白)     哦。

樊梨花  (白)     得啦,好妹妹。

薛金莲  (白)     嗯。

樊梨花  (白)     替我瞧一瞧,我到后头瞧瞧婆婆去。

(樊梨花递书信。)

薛金莲  (白)     哟,我妈也来啦?

樊梨花  (白)     可不是嘛,怹也来啦。

薛金莲  (白)     您跟说一声儿啊。

樊梨花  (白)     欸。

薛金莲  (白)     我也来啦,我看完了书信,我再给怹请安去啊。

樊梨花  (白)     那我替你说吧。

薛金莲  (白)     回头见。

樊梨花  (白)     回头见哪,妹妹。回见啊。

薛金莲  (白)     回见。

(樊梨花下。)

薛金莲  (白)     爹爹有书信前来,待我拆书观看。

     (西皮原板)  为父修书到关前,

             晓谕长子薛丁山:

             只为君父身有难,

             被贼围困在西番。

     (白)     哎!

     (西皮摇板)  心中只把梨花怨,

     (白)     樊梨花!你、你给我走出来吧你!

     (西皮摇板)  梨花到来问一番。

樊梨花  (内西皮导板) 耳听前帐一声唤,

(樊梨花上。)

樊梨花  (西皮摇板)  妹妹发怒为哪般?

     (白)     妹妹。

薛金莲  (白)     嗯?

樊梨花  (白)     你坐在这儿,这是跟谁生这么大气呀?

薛金莲  (白)     哦,你要问哪。

樊梨花  (白)     啊。

薛金莲  (白)     我就跟你!我就跟你!我简直的就跟嘚儿你嘛!

樊梨花  (白)     哟,你跟我?难道说我还有什么不好吗?

薛金莲  (白)     还有什么不好?

樊梨花  (白)     啊。

薛金莲  (白)     我问问你:圣上在锁阳关遭困,老元戎在白虎关被围,叫你发兵即刻救驾。你怎么这么佯佯不睬的哪。

樊梨花  (白)     我又佯佯不睬了又。

薛金莲  (白)     嗯,我问问你,爹爹有书信到来,你为什么不看,你、你为什么不看哪你!

樊梨花  (白)     我说你怎么这么矫情啊。

薛金莲  (白)     什么矫情啊。

樊梨花  (白)     刚才我没跟你说嘛?只顾着迎接你啦,我就没瞧,怎么着,妹妹你瞧啦?

薛金莲  (白)     嗯哼。

樊梨花  (白)     书信上写的什么,为的什么,您倒是说呀,我的姑奶奶。

薛金莲  (白)     书信上写的——

樊梨花  (白)     嗯。

薛金莲  (白)     早来三天还可见,迟来三天不团圆。叫你呢,跟我哥哥即刻发兵,你呀,跟我这么大大咧咧的。

樊梨花  (白)     你瞧我又大大咧咧的了又。

薛金莲  (白)     我告诉你说!

樊梨花  (白)     说什么呀?

薛金莲  (白)     想当初你跟我哥哥,你们俩人怎么回事情我也知道。现在哪,我哥哥他,他、他、他、他大概是有了胡子了,你是不爱他,你就是跟我过不去!

樊梨花  (白)     别这么胡说啊!

薛金莲  (白)     樊梨花樊梨花我告诉你说!当初都由你,今儿个有你姑奶奶在此,只怕由得我,由不得你吧!

樊梨花  (白)     呀!

薛金莲  (白)     说好的吧你!

樊梨花  (西皮摇板)  本当与她把脸变——

薛金莲  (白)     你要干什么?你要打我?给你打,给你打,给你打,你——

樊梨花  (白)     妹妹呀!

     (西皮摇板)  奉劝贤妹少胡言。

薛金莲  (白)     樊梨花樊梨花我告诉你说!你那心眼儿里头要放明白着点儿!

樊梨花  (白)     我说你这个人儿,可太不对啦!

薛金莲  (白)     怎么不对呀?

樊梨花  (白)     张嘴樊梨花,闭嘴樊梨花,你叫得我,难道说我,就叫不得你吗!

薛金莲  (白)     你叫我什么?你、你叫我——

樊梨花  (白)     我叫你薛——

薛金莲  (白)     “薛”、“薛”什么?“薛”什么?“薛”什么?你说呀!

樊梨花  (白)     嗬嗬嗬!我的姑奶奶。惹不起您,我们不惹您。我叫你薛姑娘,这还不成嘛?

薛金莲  (白)     这才是瞎说八道呢。

樊梨花  (白)     得,我又瞎说八道了我又。

薛金莲  (白)     当今圣上叫我“姑娘”,阖府大大小小,哪个都称呼我“姑娘”,何劳你嘚儿臭奉承了呢。

樊梨花  (白)     哈哈,真是逼得哑巴要说话呀。你当我真不敢叫你哪?

薛金莲  (白)     你叫我什么?

樊梨花  (白)     我叫你薛金莲!

薛金莲  (白)     啊?

樊梨花  (白)     薛金莲!

薛金莲  (白)     啊!

樊梨花  (白)     薛金莲!

薛金莲  (白)     哟。

樊梨花  (白)     连叫你三声,你嘚儿敢把我怎么样吧!

薛金莲  (白)     叫啦。你真横呀。

樊梨花  (白)     那是。

薛金莲  (白)     你、你是怎么回事情,你敢叫我的官印哪?

樊梨花  (白)     哟,还官印哪又。你不知道我怎么回事情?

薛金莲  (白)     我不知道。

樊梨花  (白)     不知道哪?

薛金莲  (白)     嗯。

樊梨花  (白)     听着。

薛金莲  (白)     你说吧。

樊梨花  (白)     把我的历史给你抖搂抖搂。

薛金莲  (白)     你说呀!

樊梨花  (白)     你听着呀。

薛金莲  (白)     你说吧你!

樊梨花  (白)     听着吧你!听着吧你!我曾拜梨山老母为师,习学兵法武艺,投唐以来,圣上见喜,封我威宁侯之职,镇守樊江关,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你,又是嘚儿谁呀。

薛金莲  (白)     闹了半天你跟我摆官架子是不是呀?

樊梨花  (白)     那是啊。

薛金莲  (白)     诶,敢情你有师傅哇?

樊梨花  (白)     那是,我有准师傅!

薛金莲  (白)     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也不是票友出身哪!

樊梨花  (白)     哟,你师傅谁呀?

薛金莲  (白)     哎,我师傅哇。我没有师傅!我告诉你说得了。

樊梨花  (白)     说吧!

薛金莲  (白)     我自幼跟我父母学就了武艺,嗯,封我为镇守铁门关——

樊梨花  (白)     什么呀?

薛金莲  (白)     啊?

樊梨花  (白)     哎哟,什么呀?

薛金莲  (白)     啊?

樊梨花  (白)     什么呀?什么呀?给我说哇,什么吧。

薛金莲  (白)     可是我说不出来,我是个督粮官我说什么呀。镇守铁……也别管怎么说,任凭怎么说……我我我……

樊梨花  (白)     怎么说呀?啊?你还要说什么呀?

薛金莲  (白)     我要揍你!

樊梨花  (白)     难道我怕你吗?

薛金莲  (白)     我要揍你!

樊梨花  (白)     你要打我?欸!哟,好丫头你打了我啦!

薛金莲  (白)     咱们外头说去!

樊梨花  (白)     走!外头说去!

薛金莲  (白)     外头说去!

(樊梨花、薛金莲同起打,双扯下。)

【第三场】

(柳迎春上。)

柳迎春  (西皮散板)  奉命来到樊江关,

             心神不宁为哪般?

(中军甲上。)

中军甲  (白)     二位侯爷打起来啦!

柳迎春  (白)     哦,待我前去!

中军甲  (白)     诶,快去吧!

(柳迎春、中军甲同下。)

【第四场】

(薛金莲、樊梨花同杀上,中军甲、柳迎春同上。)

柳迎春  (白)     哎呀呀!使不得!

樊梨花  (白)     婆婆来啦?

柳迎春  (白)     你们为了何事吵闹起来?

薛金莲  (白)     您听我说。

樊梨花  (白)     我先说。

薛金莲  (白)     听我说!

樊梨花  (白)     我先说。

薛金莲  (白)     让我说吧!

樊梨花  (白)     我先说。

柳迎春  (白)     你们为了何事吵闹起来呀?

薛金莲  (白)     妈呀,我先说!

柳迎春  (白)     哦——

樊梨花  (白)     让你说!

薛金莲  (白)     妈呀。

柳迎春  (白)     嗯。

薛金莲  (白)     我说她,她也说我。

柳迎春  (白)     哦。

薛金莲  (白)     我骂她哪,她也骂我。

樊梨花  (白)     多新鲜哪。

薛金莲  (白)     我打她——

柳迎春  (白)     啊,怎样?

薛金莲  (白)     她还打我来着哪!

柳迎春  (白)     哎呀呀,哪有此事!

(柳迎春向樊梨花。)

柳迎春  (白)     媳妇,为了何事,姑嫂争斗起来?

樊梨花  (白)     婆婆哇!

薛金莲  (白)     哟,哭啦!

柳迎春  (白)     不要悲伤,慢慢讲来。

樊梨花  (西皮摇板)  她骂媳妇是下贱,

柳迎春  (白)     哦。

樊梨花  (西皮摇板)  怎配为人在世间!

柳迎春  (白)     哎,媳妇哇。

     (西皮摇板)  还要看在为婆面,

薛金莲  (白)     哎哟,妈呀!妈呀,您……您干嘛给她跪下啊!

柳迎春  (白)     哎你又来了!

薛金莲  (白)     您干嘛给她跪下啊!这成什么礼啊!

柳迎春  (西皮摇板)  快快发兵救驾还。

     (白)     媳妇发兵的才是。

樊梨花  (白)     媳妇发兵就是。

     (白)     中军听令!

中军甲  (白)     在。

樊梨花  (白)     吩咐大小三军:明日午时三刻,校场听点,伺候发兵。

薛金莲  (白)     慢着!

樊梨花  (白)     等等,听信儿。

中军甲  (白)     是。

薛金莲  (白)     妈呀。

柳迎春  (白)     啊。

薛金莲  (白)     我也能提兵,我也能调将。

柳迎春  (白)     哦。

薛金莲  (白)     为什么叫她去?我去就好了嘛。

樊梨花  (白)     哦你都成啊?

薛金莲  (白)     我都成!

樊梨花  (白)     好极了,让你!

薛金莲  (白)     嗯。

樊梨花  (白)     来呀!

中军甲  (白)     有!

樊梨花  (白)     原令追回。

中军甲  (白)     哦,原令追回!

樊梨花  (白)     看你的!

(中军甲下。)

柳迎春  (白)     唗!大胆丫头,在此打搅!来,你们预备刀子、绳子、剪子,我不活着了!

薛金莲  (白)     妈呀!

柳迎春  (白)     我寻死去了!

薛金莲  (白)     妈呀,您别死!

柳迎春  (白)     我寻死去了!

薛金莲  (白)     妈呀,您别死!

柳迎春  (白)     哎!我死定了!你气死我也!哼哼哼哼哼!

薛金莲  (白)     妈呀!妈!妈呀,您别死!

(柳迎春下。薛金莲向樊梨花。)

薛金莲  (白)     哎!哎!你倒是拉着点儿啊!

樊梨花  (白)     待着吧!死呀,叫怹死去,横不是我气的。我看你们谁敢拉着。

薛金莲  (白)     僵啦。说的是哪,我怎么惹这么大的娄子。任凭怎么说,她是个领兵的大元帅,我是个督粮官儿,怎么斗我也斗不过她呀。糟了,我妈要寻死,这儿也不愿意,那怎么办哪……诶,有了,我过去,我我、我说几句好话。

(薛金莲向樊梨花。)

薛金莲  (白)     嫂子,嫂子,嫂子您干嘛跟我们生气呀嫂子。得了嘿嫂子,嫂子我跟您闹着玩儿呢,你真跟我僵了是怎么?得了,嫂子,哎,嫂子我这儿给您哪跪……

(薛金莲欲跪。女官上。)

女官   (白)     侯爷请茶。

薛金莲  (白)     咳,不渴。

女官   (白)     少喝点儿。

薛金莲  (白)     一点儿也不喝!

女官   (白)     喝一点儿吧。

薛金莲  (白)     什么你跟我搅!你再要是搅,我可要杀你我告诉你说!

樊梨花  (白)     什么?你要杀她?

薛金莲  (白)     嗯!

樊梨花  (白)     这个女官是我的。她要杀你啊,把脖子伸长长的,过去叫她杀!瞧她敢杀不敢杀!

(女官向薛金莲伸头。)

女官   (白)     给你杀,给你杀。

樊梨花  (白)     叫她杀!

薛金莲  (白)     你你、叫我杀,我没有那么大的功夫杀你。

女官   (白)     我瞧你也不敢。

薛金莲  (白)     诶,嫂子,嫂子我告诉您说呀,我呀本当给您哪跪下,我这磕膝盖儿上我长了个小疙瘩,不好跪,要……

女官   (白)     侯爷不要紧,我给你个垫子。

薛金莲  (白)     诶,你滚下去吧你!捣乱!

(女官下。)

薛金莲  (白)     嫂子!嫂子!哎,嫂嫂哇!

     (西皮流水板) 双膝跌跪泪涟涟,

             尊一声嫂嫂听我言:

             小妹顽童见识浅,

             望求嫂嫂你把恩宽。

     (白)     嫂子,嫂子。

樊梨花  (白)     哟,这不是薛侯爷吗?

薛金莲  (白)     嘿,不是,是金莲儿。

樊梨花  (白)     这么会儿的工夫,怎么矮了半截儿啊?

薛金莲  (白)     什么矮啦,我是给您跪着哪。

樊梨花  (白)     给我跪着哪?

薛金莲  (白)     嗯嗯。

樊梨花  (白)     哟,为什么给我跪着呀?

薛金莲  (白)     我不是得罪嫂子你了嘛。呃,刚才,你、你不是要发兵……

樊梨花  (白)     哦。

薛金莲  (白)     嫂子您跟我一般见识干什么呢。

樊梨花  (白)     哟,这是哪儿的话哪。提兵调将你也成,领兵救驾你也能。

薛金莲  (白)     那、那我是吹……

樊梨花  (白)     你都能去,用我们可干什么哪?

薛金莲  (白)     得了嫂子,我跟您吹着玩儿哪。我哪儿那么大的本事啊。得了好嫂子,您饶……

樊梨花  (白)     待着吧!

(樊梨花推,薛金莲跌坐。)

樊梨花  (白)     硬打软揉乎!这就叫扯臊!

薛金莲  (白)     呀!

     (西皮摇板)  嫂嫂果然把脸变,

             扬着脸儿她不开言。

     (白)     罢!

     (西皮摇板)  三尺龙泉出了鞘,

             不如一死丧黄泉。

(薛金莲欲自刎。)

薛金莲  (白)     我死、我死、我、我死!

樊梨花  (白)     哎哟,妹妹妹妹,别死别死,我发兵啦,发兵啦。

薛金莲  (白)     您发兵啦?

樊梨花  (白)     发兵啦。

薛金莲  (白)     您不生气啦?

樊梨花  (白)     我不生气啦。

薛金莲  (白)     那我就不死啦。

樊梨花  (白)     你呀,你就没打算死嘛。净顾咱俩闹啦……

薛金莲  (白)     欸。

樊梨花  (白)     妈那儿还有气哪。

薛金莲  (白)     哟,对啦,妈还生气哪。

樊梨花  (白)     可不是嘛。

薛金莲  (白)     咱们劝劝妈去得了。

樊梨花  (白)     快去呀,快走快走。

(樊梨花、薛金莲同下。)
(完)


浏览次数:733 ┊ 字数:7726 ┊ 最后更新:2020-03-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