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樊江关》(一名:《姑嫂英雄》)

主要角色
樊梨花:旦
薛金莲:旦
柳迎春:老旦
中军甲:丑
中军乙:丑
女官:旦
营兵:丑

《樊江关》李世芳饰薛金莲、张君秋饰樊梨花
《樊江关》李世芳饰薛金莲、张君秋饰樊梨花
情节
唐太宗、薛仁贵西征被困在锁阳关、白虎关一带。薛仁贵之妻柳迎春奉诏,急调樊江关守将樊梨花援救。樊梨花正拟发兵,薛仁贵之女薛金莲忽至,责樊梨花按兵不动。因言语顶撞,竟致动武。柳迎春力阻无效。樊梨花负气收回发兵将令,在薛金莲认罪后,始言归于好。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明夷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5.4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罗通引柳迎春捧旨同上。)

柳迎春  (念)     奉了圣上旨,调取威灵侯。

     (白)     老身、柳迎春。今有圣上锁阳关遭困,老元戎白虎关被围。老身奉旨去到樊江关,调取威灵侯发兵救驾解围。

             左右,打道樊江关去者!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女官引樊梨花同上。)

樊梨花  (点绛唇牌)  女将英豪,神通奥妙,威风浩,气壮云霄,要把强敌扫。

     (念)     威风赫赫震九霄,学成兵法谙六韬。坐镇樊江谁不晓,一片丹心保唐朝。

     (白)     本帅,樊梨花。自幼拜金刀圣母为师。多蒙圣母传授兵法武艺。下山之时,师傅曾说,奴与薛丁山有姻缘之分。为此俺劝父献关,唐王见喜,将奴赐配丁山为妻,爵封威灵侯。如今统领人马,镇守樊江关一带等处。前日闻报,西夏作乱,唐王御驾亲征,被困锁阳关,老元帅白虎关被围。本当发兵前去救驾解围,怎奈这樊江关一带也是紧要之地,无有圣命,不敢擅离。为此每日操练人马,以防不测。

             站堂军。伺候了!

众人   (同白)    啊!

(中军甲上。)

中军甲  (念)     忙将圣旨事,报与侯爷知。

     (白)     启侯爷:圣旨下!

樊梨花  (白)     圣旨到来,必有所为。但不知何人押旨?

中军甲  (白)     太夫人押旨,罗将军护送。

樊梨花  (白)     请罗将军等帐外歇息,香案接旨。

中军甲  (白)     是。

(中军甲下。柳迎春上。)

柳迎春  (白)     圣旨下,跪!

樊梨花  (白)     万岁!

柳迎春  (白)     听宣读。诏曰:“只因西夏造反,圣上御驾亲征,被困锁阳关,老元戎白虎关被围。特命柳迎春捧诏前来,调取威灵侯,带领人马,锁阳关救驾,白虎关解围,旨到即刻发兵。”望诏谢恩!

樊梨花  (白)     万万岁!

柳迎春  (白)     请过圣命。

樊梨花  (白)     香案供奉。

女官   (白)     遵命!

(女官下。)

樊梨花  (白)     婆婆请上,待媳妇大礼参拜!

柳迎春  (白)     罢了,一旁坐下。

樊梨花  (白)     谢坐!婆婆驾安?

柳迎春  (白)     为娘安泰,媳妇可好?

樊梨花  (白)     媳妇怎敢当婆婆一问!

柳迎春  (白)     许久不见,哪有不问之理!

樊梨花  (白)     多谢婆婆!

柳迎春  (白)     为娘一则奉旨而来,二则还有你父书信一封,媳妇观看。

(柳迎春取书信。)

樊梨花  (白)     是。

(樊梨花接书信。)

樊梨花  (白)     婆婆鞍马劳顿,请至后帐歇息。

柳迎春  (白)     正是:

     (念)     年迈精神少,奉命怎辞劳!

(柳迎春下。)

樊梨花  (白)     公爹有书信前来,待我拜书观看。

(中军甲上。)

中军甲  (白)     启侯爷:今有铁门关督粮官、平西侯薛姑娘,离樊江关不远,请令定夺。

樊梨花  (白)     想我那金莲妹妹平日性情高傲,今日到此,要给她个全脸。

             中军!

中军甲  (白)     有。

樊梨花  (白)     吩咐众将,摆队相迎!

中军甲  (白)     是。

(中军甲向内。)

中军甲  (白)     众将军,摆队相迎!

众人   (内同白)   啊!

樊梨花  (白)     带马!

中军甲  (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中军乙同上,过场,同下。薛金莲上,趟马,下。)

【第四场】

(四文堂、女官、中军甲、樊梨花同上,四龙套、中军乙、薛金莲同上。)

樊梨花  (白)     啊妹妹!

薛金莲  (白)     嫂子!

樊梨花  (白)     妹妹请!

薛金莲  (白)     不敢,还是嫂子请!

樊梨花  (白)     如此你我挽手而行。

(薛金莲、樊梨花同下,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女官、中军甲、四龙套、中军乙、樊梨花、薛金莲同上。)

樊梨花  (白)     中军,问问薛侯爷带来多少人马?

中军甲  (白)     是。

(中军甲向中军乙。)

中军甲  (白)     我们侯爷问你们侯爷带来多少人马?

中军乙  (白)     三千零一个。

中军甲  (白)     三千就得了,怎么还有一个呀?

中军乙  (白)     得有个带队官哪!

中军甲  (白)     是谁呀?

中军乙  (白)     就是我。

中军甲  (白)     咱们俩人不算。

中军乙  (白)     那么就是三千之众。

中军甲  (白)     启侯爷:三千之众。

樊梨花  (白)     每人赏他们五两银子。

中军甲  (白)     是。

(中军甲取银。)

中军甲  (白)     请侯爷验赏。哎!

(中军甲向中军乙。)

中军甲  (白)     我们侯爷有赏,每人五两。

中军乙  (白)     启侯爷:樊江关樊侯爷赏咱们兵丁每人五两。

薛金莲  (白)     谢过侯爷。

中军乙  (白)     是。

(中军乙向樊梨花。)

中军乙  (白)     谢侯爷的赏!

樊梨花  (白)     罢啦。

薛金莲  (白)     中军,问问樊江关有多少人马?

中军乙  (白)     是。

(中军乙向中军甲。)

中军乙  (白)     哎!你们这儿有多少人马?

中军甲  (白)     不算我,十万之众。

中军乙  (白)     哦!

             启侯爷:樊江关有十万之众。

薛金莲  (白)     吩咐原数赏回。

中军乙  (白)     哦!

(中军乙向中军甲。)

中军乙  (白)     我们侯爷说啦,原数赏回。

中军甲  (白)     啊,这一下子,你们侯爷可大方啦。

中军乙  (白)     我们侯爷到了哪儿,都是这么大方。

中军甲  (白)     启侯爷:铁门关的薛侯爷有了回赏啦。

樊梨花  (白)     谢赏去吧!

中军甲  (白)     是。

(中军甲向薛金莲。)

中军甲  (白)     谢侯爷的赏!

薛金莲  (白)     中军,吩咐在校场设宴,铁门关的将士四人一席,领他们去吧。

中军甲  (白)     是。

(中军甲向中军乙。)

中军甲  (白)     请众将到校场饮宴。

中军乙  (白)     请!

(中军甲领中军乙、四龙套、四文堂同下。)

薛金莲  (白)     嫂子好?

樊梨花  (白)     为嫂的好。妹妹可好?

薛金莲  (白)     我好。圣旨到来,所谓何事哪?

樊梨花  (白)     今有圣上锁阳关被困,老元戎白虎关被围。圣旨到来,命为嫂带兵前去救驾解围,还有公爹书信一封。

薛金莲  (白)     书信上写的是什么呀?

樊梨花  (白)     为嫂正要观看,妹妹来了,只顾去迎接妹妹,我还没看哪!

薛金莲  (白)     如此待我观看。

樊梨花  (白)     妹妹请看。

(樊梨花递书信。)

樊梨花  (白)     我到后帐去看看婆婆,少时再来奉陪。

薛金莲  (白)     嫂子请!

(樊梨花下。)

薛金莲  (白)     爹爹有书信前来,待我拆开一观!

     (唱)     为父修书到关前,

             晓谕长子薛丁山:

             只为君父身遭难,

             被贼围困在西番。

             早来三日还相见,

             迟来三日不团圆。

             看罢书信好伤感,

             怎不教人怒冲冠!

             心中只把梨花怨,

             为何不去救亲严?

             思来想去气破胆,

             梨花到此问一番。

樊梨花  (内西皮导板) 离了后帐把大帐转,

(樊梨花上。)

樊梨花  (唱)     霎时来在妹面前.

             见她怒目沉粉面,

             不知风波起哪端?

     (白)     妹妹面带怒容,为着何来?

薛金莲  (白)     我就为你来!

樊梨花  (白)     为我何来?

薛金莲  (白)     我且问你:圣上在锁阳关被困,老元戎白虎关被围,有圣旨到来,命你发兵救驾。常言救兵如救火,你按兵不动,这是什么缘故哪?

樊梨花  (白)     圣旨方才到来,命我锁阳关救驾,白虎关解围。忽然妹妹来了,没来得及发兵,怎见得我按兵不动哪?

薛金莲  (白)     我爹爹有书信到来,你为什么不看哪?

樊梨花  (白)     适才言过,只为迎接妹妹,未曾看信,不知写的是什么情由。

薛金莲  (白)     这上面写的是教我哥哥和你发兵,救驾解围。早去三天,还能相见;迟来三日,不能团圆。你只管这么徉徉不睬,哦哦是啦,我明白你的心思啦。

樊梨花  (白)     啊!你明白何来?

薛金莲  (白)     你一定是嫌我哥哥老了,又不定看上哪一个小白脸了吧?樊梨花啊樊梨花!想你当初逼父献关,杀夫嫁夫,可以由着你的性儿反;今儿个有你姑娘在这儿,只怕由不得你吧!

樊梨花  (白)     呀!

     (唱)     梨花低头自羞惭,

             金莲说话理不端。

             本当与她把脸变——

             婆婆待我恩如山。

             无奈何上前陪笑脸,

     (白)     贤妹呀!

     (唱)     贤妹休得乱胡言。

薛金莲  (白)     樊梨花呀樊梨花!我告诉你:你那个心里可别想错了啊!

樊梨花  (白)     啊!你开口樊梨花,闭口樊梨花,难道你叫得我,我就叫不得你吗!

薛金莲  (白)     你叫我什么?

樊梨花  (白)     我叫你薛——

薛金莲  (白)     “薛”什么?“薛”什么?

樊梨花  (白)     我的薛姑娘。

薛金莲  (白)     哎呦!这不是瞎扯吗?当今圣上叫我“姑娘”,堂上父母也叫我“姑娘”,阖府大大小小,哪一个不叫我“姑娘”,单用你这么称呼我吗?

樊梨花  (白)     难道我就叫不得你“薛金莲”吗!

薛金莲  (白)     啊!你是甚等之人,敢叫我的名字?

樊梨花  (白)     我乃金刀圣母之徒,圣上亲赐威灵侯,樊江关兵马大元帅之职。你有何德能,竟敢如此猖狂?

薛金莲  (白)     我乃鬼谷子王禅老祖之徒,学成兵法武艺,圣上封为平西侯。不管怎么说,我师傅是个公的,你师傅总是个母的。

樊梨花  (白)     你道你的本领高强,难道我就不能胜你吗?

薛金莲  (白)     别废话,着打!

(樊梨花、薛金莲同起打,双扯下。)

【第七场】

(中军甲、中军乙同上,相打,同扯下。)

【第八场】

(营兵上。)

营兵   (念)     正在后帐谈讲,忽听前面吵嚷;不知何人闹饥荒,侯爷罪不轻放。

     (白)     我乃樊江关元帅帐下营兵的便是。正在后帐闲谈,忽听前面吵嚷,待我瞧瞧是谁?

(中军甲、中军乙同上。)
中军甲、

中军乙  (同白)    走!走!走!

营兵   (白)     慢着慢着!你们俩人怎么动起手来啦?到底为了什么事呀?

(中军甲、中军乙同以手比划。)

营兵   (白)     不必动怒,饶了他吧。

中军乙  (白)     怎么着,你说叫我饶了他?得要依我三件大事!

营兵   (白)     哪三件?

中军乙  (白)     头一件,我打他不准他还手。

营兵   (白)     第二件?

中军乙  (白)     我骂他不准他还口。

营兵   (白)     哦,好厉害!第三件哪?

中军乙  (白)     第三件哪?巧啦:我杀他不准他流血!

营兵   (白)     好老实的人。就是这三件,都依你。可是你也得依我一件:你等等,我先打你一鸟枪!

(营兵打中军乙跑下。营兵追下。中军甲看。)

中军甲  (白)     二位侯爷打起来啦,待我报与老太太知道。

(中军甲下。)

【第九场】

(薛金莲、樊梨花同上,同起打,双扯下。)

【第十场】

(柳迎春上。)

柳迎春  (念)     为救圣驾搬人马,静待梨花发貔貅。

(中军甲上。)

中军甲  (白)     启禀老太太:大事不好啦!

柳迎春  (白)     何事惊慌?

中军甲  (白)     二位侯爷不知为了何事,打起来啦!

柳迎春  (白)     这还了得!带路带路!

(中军甲引柳迎春同下。)

【第十一场】

(薛金莲、樊梨花同杀上,中军甲、柳迎春同上。)

中军甲  (白)     二位侯爷,慢动手,老太太来啦。

柳迎春  (白)     唗!好蠢才,为了何事,竟自杀砍起来?

薛金莲  (白)     您问为什么呀,我说她,她也说我;我骂她,她也骂我,就为这个。

柳迎春  (白)     哦!她说你,你说她;你骂她,她就不准骂你么?岂有此理!

(柳迎春向樊梨花。)

柳迎春  (白)     啊媳妇,你和你妹妹这样吵闹,就不怕三军耻笑么?

樊梨花  (白)     婆婆呀!

     (唱)     未曾开言心中惨,

             尊一声婆婆请听言:

             她骂儿逼父献关多轻贱,

             她骂我杀夫改嫁实不堪。

             这等恶言实难咽,

             因此争斗在此间。

柳迎春  (白)     媳妇啊!

     (唱)     媳妇不必心中惨,

             金莲说话理不端!

             今日且看为娘面,

     (白)     媳妇啊!

     (唱)     还望媳妇海量宽。

     (白)     媳妇不必动怒,看在为娘薄面,暂且饶恕于她。事在危机,快快发兵救驾要紧。

樊梨花  (白)     是,媳妇遵命。

             中军听令!吩咐大小三军:披挂齐整,校场听点。

中军甲  (白)     得令!

薛金莲  (白)     慢着慢着!母亲,我也能提兵掉将,怎么就不能救驾解围,单用她去呢?

樊梨花  (白)     中军,将人马收回!

中军甲  (白)     是啦。

(中军甲下。)

柳迎春  (白)     啊!小畜生,你真气煞为娘了!

     (唱)     她姑嫂二人变了脸,

             倒叫老身两为难。

             偌大的女儿不服管,

             嘴尖舌快惹祸端。

     (白)     媳妇啊!

     (唱)     你不看僧面看佛面,

             为娘跪在你面前。

             快快发兵休迟慢,

             好教君父把心安。

(樊梨花不理。)

柳迎春  (白)     啊!

     (唱)     我好话说了千千万,

             她扬着脸儿不语言。

     (白)     想我偌大年纪活着无益,倒不如去至后帐,自尽了吧!

(柳迎春下。)

薛金莲  (白)     女兵们,你们快点儿拉着、拦着啊!

樊梨花  (白)     哪个敢拦,提头来见!

(薛金莲背供。)

薛金莲  (白)     这一下好厉害啊!看她真动了气啦。我若不哄哄她,我是督粮官,怎好同行呢?

(薛金莲想。)

薛金莲  (白)     嗯,我自有主意。

(薛金莲向樊梨花。)

薛金莲  (白)     哎呦,我的嫂子,我们这儿——

(薛金莲欲跪。女官上。)

女官   (白)     侯爷用茶。

薛金莲  (白)     不喝!你们哪个在此偷看,提头来见!

樊梨花  (白)     这个女官是圣上钦赐的,哪个敢杀?你叫她杀!

(女官向薛金莲。)

女官   (白)     我正懒得活哪,请侯爷您杀了我吧!

(女官伸头。)

薛金莲  (白)     杀你,我没有那么大的功夫。

女官   (白)     多谢侯爷饶命。

薛金莲  (白)     还不滚开。

女官   (白)     得令!

薛金莲  (白)     嫂子,我要弯弯腿啊,这个破膝盖上又长了个小疙瘩,恐怕跪破啦。

女官   (白)     破了,我这儿有好膏药。

薛金莲  (白)     呸!还不下去。

女官   (白)     是。

(女官下。)

薛金莲  (白)     嫂子!

     (唱)     小妹一言多冒犯,

             望乞嫂嫂海量宽!

             妹妹年轻见识浅,

             要杀要打我愿承担!

樊梨花  (唱)     我本是逼父献关人中贱,

             你为何跪在我面前?

     (白)     薛侯爷,您跪在我面前做甚?

薛金莲  (白)     求嫂嫂发兵,锁阳关救驾,白虎关解围。

樊梨花  (白)     你武艺高强又会领兵,你不去救驾,反叫我去,真真岂有此理!

薛金莲  (白)     嫂子,方才是我的错啦,我们这儿已经矮了一半啦。

樊梨花  (白)     好笑啊好笑!

薛金莲  (白)     呀!

     (唱)     嫂嫂果真变了脸,

             冷言冷语实难堪!

     (白)     罢!

     (唱)     思来想去无计变,

             不如一死赴黄泉。

(薛金莲欲自刎。)

樊梨花  (白)     妹妹不可!

薛金莲  (白)     我不活着啦!

樊梨花  (白)     为嫂我不恼你啦。

薛金莲  (白)     怎么着,嫂子不恼我啦?妈还生着气哪!

樊梨花  (白)     你我去到母亲面前请罪去吧。

薛金莲  (白)     嫂子请!

(樊梨花、薛金莲同下。)

【第十二场】

(柳迎春上。)

柳迎春  (唱)     奉命搬兵心已乱,

             姑嫂吵闹好心烦。

(樊梨花、薛金莲同上。)

薛金莲  (白)     老太太,我的妈,您老人家还生气哪,我给您跪下啦!

樊梨花  (白)     婆婆不必生气,看在媳妇面上,饶恕妹妹吧。

柳迎春  (白)     媳妇,只要你和你妹妹好了,为娘也就不生气了!

樊梨花  (白)     多谢婆婆!

柳迎春  (白)     还不起来!

薛金莲  (白)     得令!

柳迎春  (白)     媳妇,快快发兵救驾才是。

樊梨花  (白)     是。明日五鼓发兵。后帐备宴,与婆婆、妹妹同饮。

薛金莲  (白)     嫂子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091 ┊ 字数:6198 ┊ 最后更新:2011年02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