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奇冤报》(一名:《乌盆计》;一名:《定远县》)

主要角色
刘世昌:老生
张别古:丑
赵大:丑
赵妻:彩旦
刘升:丑

《乌盆计》谭元寿饰刘世昌
《乌盆计》谭元寿饰刘世昌
情节
北宋,绸商刘世昌,投宿客店,店主赵大夫妇,窥其行囊沉重,顿起不良,设计将刘世昌药死,砍为肉酱,杂以泥土,团成乌盆。事隔数年,毫无破绽。适有张别古至赵大处讨草鞋钱,赵大坚不与钱。天网恢恢,卒以乌盆与之。张别古取盆回来,忽有鬼声自盆出,诉冤甚苦,张别古持盆至包拯处首告,包公准之,签提赵大,一鞠而服。

根据【胜利唱片】8面录音整理:张文涓饰刘世昌,刘斌昆饰张别古。

录入:铁杆戏迷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4.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世昌  (内白)    刘升!

刘升   (内白)    有。

刘世昌  (内白)    带路!

刘升   (内白)    咋。

(刘升上,刘世昌上。)

刘世昌  (西皮摇板)  无心观看路旁景,

             人投旅店鸟归林。

     (白)     卑人刘世昌。我乃南阳人氏,贩卖绸缎为生,且喜算清账目,回家侍奉双亲。

             刘升!

刘升   (白)     咋。

刘世昌  (白)     前面什么地方?

刘升   (白)     东大洼。

刘世昌  (白)     哪里所管?

刘升   (白)     定远县所管,

刘世昌  (白)     看天色不好,速速趱行,

刘升   (白)     是。

刘世昌  (西皮原板)  叹人生世间名利牵,

             别父母抛妻子离故园。

             路旁美景懒得看,

             披星戴月奔家园。

             霎时一阵,

     (西皮散板)  把天变,

刘升   (白)     下雨啦!

刘世昌  (西皮散板)  狂风大雨遮满天,

             刘升带路往前赶,

刘升   (白)     是了。

(刘世昌、刘升同下。)

【第二场】

(刘升上,刘世昌上。)

刘世昌  (西皮摇板)  行了一程又一程,

             浑身上下水淋淋。

     (白)     前去投宿。

刘升   (白)     是啦。

             喂,里边有人吗?走出一个来!

(赵大上。)

赵大   (白)     谁说话这么厌恶的!

             你是干什么?

刘升   (白)     我告诉你说,我们主仆走到这儿,赶上大雨了,要在你这儿睡一宵,

赵大   (白)     我上你们这儿住一宵啦!

刘升   (白)     你这是这么说话?

赵大   (白)     你说的像话吗?

刘升   (白)     你不像话!

赵大   (白)     你不像话!

刘世昌  (白)     呃!不会讲话的奴才!

             兄台请了。

赵大   (白)     请了请了,你们是哪儿来的?

刘世昌  (白)     我们是京城来的,去往南阳。行至此间天降大雨,前不把村后不这店,在此借宿一宵,感恩非浅。

赵大   (白)     原来是投宿的,这算不了什么。

             唉,那小子你听见了没有,这才是说人话的,

刘升   (白)     有一个说人话的就对得住你!

赵大   (白)     客官您请进去吧!

刘世昌  (白)     请!

赵大   (白)     小子,那骡套我给你搭下来。

刘升   (白)     好的。

赵大   (白)     这挺沉的。

刘升   (白)     这里头都是银子。

赵大   (白)     哦,这是银子。

刘升   (白)     小包袱交给你,这里面也是银子。

赵大   (白)     哦!顶沉顶沉交给我。

             你的衣裳湿了,脱来我给你烘烘干吧。

刘世昌  (白)     有劳了。

赵大   (白)     算不了什么。

             你那一件。

刘升   (白)     我呀,包圆儿楂山红……就这一褂。

赵大   (白)     好,你就墩着点儿吧。

             客官请坐。

刘世昌  (白)     有坐。

赵大   (白)     请问客官你贵姓大名?

刘世昌  (白)     在下刘世昌。

赵大   (白)     刘客官失敬了。

刘世昌  (白)     岂敢。

赵大   (白)     你贵处是什么地方人哪?

刘世昌  (白)     南阳人氏。

赵大   (白)     南阳好地方!

刘世昌  (白)     小地方。

赵大   (白)     你做什么生意发财呵?

刘世昌  (白)     贩卖绸缎为生。

赵大   (白)     贩卖绸缎是大本钱的生意!

刘世昌  (白)     小买卖。

赵大   (白)     大客商!

刘世昌、

赵大   (同笑)    哈哈哈……

刘世昌  (白)     请问兄台上姓?

赵大   (白)     在下姓赵,单名一个大字。

刘世昌  (白)     原来是赵大哥失敬了。

赵大   (白)     岂敢岂敢。

刘世昌  (白)     做何生意?

赵大   (白)     在这儿开了一个小小盆儿窑。

刘世昌  (白)     好大买卖。

赵大   (白)     小买卖。

刘世昌、

赵大   (同笑)    哈哈哈……

赵大   (白)     你八成是没有吃饭吗?

刘世昌  (白)     前途用过。

刘升   (白)     我还没有吃饭。

赵大   (白)     我给你预备点儿酒赶赶寒气。

刘世昌  (白)     有劳了。

刘升   (白)     有绿豆稀饭吗?

赵大   (白)     有有有,你等着。

             家里的!

(赵妻上。)

赵妻   (白)     来了,干什么?

赵大   (白)     我告诉你说,来了两个投宿的,包袱挺大里面尽是银子,你想个什么主意将他们害死,咱们可就发财了。

赵妻   (白)     我有的是主意。

赵大   (白)     有什么主意?

赵妻   (白)     有的是耗子药,下在酒里,喝下去不就死了吗!

赵大   (白)     好!你去办去!

(赵妻下,赵妻托盘子上,下毒药。)

赵妻   (白)     交给你。

赵大   (白)     交给我吧。

(赵妻下。)

赵大   (白)     客官你请上,我来给你满个盅儿。

刘世昌  (白)     打搅了!

     (西皮原板)  好一位赵大哥真慷慨,

             霎时间酒饭有安排。

             行至在中途大雨盖,

             萍水相逢理不该。

             到明天自当多谢拜,

             昏昏沉沉倒卧土台。

赵大   (白)     我把它给倒扣上。

(赵大下。)

刘世昌  (西皮导板)  霎时一阵肝肠断,

     (西皮散板)  刀绞柔肠为哪般?

             是是是来明白了,

             中了赵贼的巧计关!

             回头便把刘升唤,

     (白)     刘升!哎呀!

     (西皮散板)  想必奴才丧黄泉。

             眼望着南阳高声喊,

             爹娘啊!

             阴曹地府走一番。

(刘世昌死。)

【第三场】

张别古  (内白)    啊哈!

(张别古上。)

张别古  (数板)    苦悲哀,老来无子怨谁来。妻早丧我的命运乖,只落得奔波劳碌卖草鞋,卖草鞋!

     (念)     人老冒腰把头低,树老焦梢叶儿稀,茄子老了一斗子,倭瓜老了面糊的。

     (白)     老汉张别古,卖草鞋为生。前三年害了一场大病,至今才好。想起我那旧账主子东大洼赵大,穿了我两双草鞋,没有给钱。今儿没有事找他要钱去,待我把门带上锁上。门儿呵,门儿,好好看守我的门儿,别让贼偷了我的屋子去。老了老了,可就不能小了,再若是小了,那就费了事了。说着就到了,是这儿吗?不对吗!想起来了,赵大有个堂名,待我来看看:“损德堂赵”,是这儿。

             赵大!赵大!

赵大   (内白)    呃哼!

(赵大上。)

赵大   (念)     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吃野料不肥。

张别古  (白)     赵大。

赵大   (白)     谁呀这么“赵大”“赵大”的?

张别古  (白)     赵大。

赵大   (白)     老小子。

张别古  (白)     我又成了老小子了。

赵大   (白)     干什么来了?

张别古  (白)     找你有话说。

赵大   (白)     在外面说话风大,别煽了大爷的舌头。

张别古  (白)     奇怪,你还长着舌头,长得倒真全,咱们哪儿说去?

赵大   (白)     到大爷会客厅。

张别古  (白)     你都有会客厅啦!

赵大   (白)     你瞧现在吗!

张别古  (白)     走吧。

赵大   (白)     跟我进来,进大门,走穿廊,过右廊,抬脚!

张别古  (白)     干吗?

赵大   (白)     别踏了我的黄鼠狼。

张别古  (白)     有俩儿钱儿都养了狼了。

赵大   (白)     到了。

张别古  (白)     挺宽亮。

赵大   (白)     起来!起来!

张别古  (白)     怎么起来?

赵大   (白)     这什么地方,一屁股就摆在这儿了。

张别古  (白)     这你是椅子吗?

赵大   (白)     这椅子是什么做的?

张别古  (白)     木头做的。

赵大   (白)     是呵,木能生火,不怕烫了你的屁股。

张别古  (白)     木能生火烫了我的屁股,尊驾的屁股是水晶的?

赵大   (白)     大爷福大量大造化大。

张别古  (白)     我坐哪儿?

赵大   (白)     你就坐在这儿。

张别古  (白)     我就坐这儿。

赵大   (白)     找大爷有什么话说呀?

张别古  (白)     没有别的,大爷你穿我两双草鞋,没有给钱,我今儿找你要钱来了。

赵大   (白)     你看大爷我头上戴的,身上穿的,脚底下蹬的,我会欠你两双草鞋钱?岂有此理。

张别古  (白)     是这么回事,你们小窑伙穿了两双草鞋,就记了你的账上。

赵大   (白)     这还罢了,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张别古  (白)     没有别的说了,给两个钱化吧。

赵大   (白)     要钱呐,上了马连垛,我都堆成了山了。

张别古  (白)     没钱?

赵大   (白)     没钱。

张别古  (白)     好比这么说,我要饭还得找个盆儿。

赵大   (白)     你要盆儿倒现成,跟我到盆儿库。

张别古  (白)     盆儿都有了库了。

赵大   (白)     现在了。

张别古  (白)     走着。

赵大   (白)     进去,进去。

张别古  (白)     啊呀,你没有做好事吧?

赵大   (白)     你怎么说没有做好事。

张别古  (白)     阴风惨惨的。

赵大   (白)     你是上了年纪,跟我进来。

张别古  (白)     这倒不错。

赵大   (白)     别动别动,我给你找一个。

张别古  (白)     好黑家伙。

赵大   (白)     一窑就烧这么一个,我给取一个名儿。

张别古  (白)     什么名儿。

赵大   (白)     叫做乌盆儿。

(刘世昌上。赵大下。)

张别古  (白)     真所谓:

     (念)     东风常向北,北风也有转南时。

刘世昌  (白)     张别古。

张别古  (白)     谁呀这么连名带姓的?

刘世昌  (白)     老丈。

张别古  (白)     哎呀,我的妈呀。

刘世昌  (二黄原板)  老丈不必胆怕惊,

             我有言来你是听。

张别古  (白)     不用说,这是个妖怪。

刘世昌  (二黄原板)  休把我当作了妖魔论,

             我本屈死一鬼魂。

张别古  (二黄原板)  他那里叫一声张别古,

             吓得我年迈人糊里糊涂。

     (白)     常言道:少年见鬼,还有三年,我这老来见,鬼就在眼前。盆儿不要了,我回去。

(刘世昌挡张别古。)

张别古  (白)     这边不通,走这边。

(刘世昌挡张别古。)

张别古  (白)     也挡着,我走中间。

(刘世昌挡张别古。)

张别古  (白)     哎呦,鬼打墙喽!

刘世昌  (二黄原板)  我忙将树枝摆摇动,

张别古  (白)     起了风了。

刘世昌  (二黄原板)  抓一把沙土扬灰尘。

张别古  (白)     迷了我的眼啦。

刘世昌  (二黄原板)  我和你远无冤近无有仇恨,

             望求老丈把冤伸。

张别古  (白)     好怪哉!

     (二黄摇板)  三步当作二步走,

             二步当做一步行。

     (数板)    搁下了盆儿,放下了棍儿,拿起钥匙通开了锁的屁股门。我推开了门儿,拿起了盆儿,我就抓起了棍儿,进了门儿,搁下盆儿,我就放下了棍儿,扭回头来关上了门儿,搬过炕来顶上了门儿,我看你是神鬼儿怎进我的门儿!

刘世昌  (白)     张别古。

张别古  (白)     呀。

刘世昌  (白)     老丈。

张别古  (白)     坏了,把他关在屋里了。

刘世昌  (反二黄慢板) 未曾开言泪满腮,

             尊一声老丈细听开怀:

             家住在南阳城关外,

             离城数里太平街。

             刘世昌祖居有数代,

             商农为本颇有家财。

             奉母命京城做买卖,

             贩卖绸缎倒也生财。

             前三年也曾把货卖,

             归清帐目转回家来。

             行至在定远县地界,

             忽然间老天爷降下雨来。

             路过赵大的窑门以外,

             借宿一宵惹祸灾。

             赵大夫妻将我谋害,

             他把我尸骨未曾葬埋。

             烧作了乌盆窑中埋,

             幸遇老丈讨债来,

             可怜我冤仇有三载,有三载,

             老丈啊!

     (二黄原板)  因此上随老丈转回家来。

张别古  (白)     这东西实在的可恶,有了,神鬼怕脏物,我昨儿晚上拉了一泡稀屎,我就请它吃了吧。

             照家伙!

(刘世昌挡。)

刘世昌  (二黄原板)  劈头盖脸洒下来,

             奇臭难闻我的口难开。

             可怜我命丧他乡以外,

             可怜我身在望乡台。

             父母盼儿儿不能奉待,

             妻子盼夫夫不能回来。

             望求老丈将我带,

             你带我去见包县台。

             倘若是把我的冤仇解,

             但愿你福寿康宁永无灾。

张别古  (白)     姓刘名世昌,被赵大所害,是不是?

刘世昌  (白)     正是。

张别古  (白)     如今晚儿你叫我替你鸣冤?

刘世昌  (白)     正是。

张别古  (白)     我这么大的岁数,没有打过官司,见官就说不出话来。

刘世昌  (白)     你告我诉。

张别古  (白)     这事不能够行方便。

刘世昌  (白)     行个方便。

张别古  (白)     不能方便。

刘世昌  (白)     拿你头疼。

张别古  (白)     慢着慢着,去了说错了话屁股疼,不去头疼,我告你诉。

刘世昌  (白)     是。

张别古  (唱)     怪哉怪哉真怪哉,

             乌盆说出话儿来。

             你今有什么冤枉事,

     (白)     盆儿,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唱)     跟着你二大爷到后台来。

(张别古、刘世昌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657 ┊ 字数:481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