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乌盆计》【后本】(一名:《奇冤报》;一名:《定远县》)

主要角色
刘世昌:老生
张别古:丑
赵大:丑
包拯:净

《乌盆计》谭元寿饰刘世昌
《乌盆计》谭元寿饰刘世昌
情节
北宋,绸商刘世昌,投宿客店,店主赵大夫妇,窥其行囊沉重,顿起不良,设计将刘世昌药死,砍为肉酱,杂以泥土,团成乌盆。事隔数年,毫无破绽。适有张别古至赵大处讨草鞋钱,赵大坚不与钱。天网恢恢,卒以乌盆与之。张别古取盆回来,忽有鬼声自盆出,诉冤甚苦,张别古持盆至包拯处首告,包公准之,签提赵大,一鞠而服。

注释
剧中反二黄一段,鸣咽悲凉,最为动听。此剧普通只唱诉冤一段,惟谭贝勒必演全本。服毒一场,绕场跌扑,煞费力量。近贵俊卿亦演全本,纯仿谭派。

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奇冤报》(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乌盆记》(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一集:余胜荪藏本整理)
《奇冤报》(根据【胜利唱片】8面录音整理:张文涓饰刘世昌,刘斌昆饰张别古。)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3.8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别古上。)

张别古  (白)     哽唬。

     (数板)    年迈时衰,老来无子实难挨。妻丧早,命应该。只落得,奔忙劳碌打草鞋,打草鞋。

     (念)     人老曲腰把头低,树老焦梢叶儿稀。茄子老了一斗子,倭瓜越老越好吃。

     (白)     老汉张别古,打草鞋为生。这两天,生了一场毛病,没有出去做买卖。今日病好了,一个钱没有。我想起城南赵大,欠我两双草鞋钱,不免前去要了来,也好度日。就此走走。待我出了门,关上门,我再锁上门。门呢,门呢,你好好看住我的门,不要叫羊吃了我的被窝。走了走了,再也不能小了,若是小了,可是费了事了。

             说话之间到呢,哎吓,这个房子,怎么翻盖呢?还是搬了家了?待我再来看看:“损德堂赵”,是他的堂名,待我来叫叫看。赵大,赵大……

(赵大上。)

赵大   (念)     忽听叫赵大,胆战又如麻。纵然将事发,我有钱也不怕。

     (白)     是谁?

张别古  (白)     赵大,赵大……

赵大   (白)     原来是老小子。

张别古  (白)     吓,他哪里抢得来的钱,穿得这么好。

             是我。

赵大   (白)     你做什么来的?

张别古  (白)     我找你有两句话讲。

赵大   (白)     有话在这里讲么?

张别古  (白)     不在这里讲,在哪里讲?

赵大   (白)     这里风大,吹了我的舌头。在我会客厅里讲去。

张别古  (白)     有了钱,就有了会客厅了。我不认识,你头里走。

赵大   (白)     跟我走进大门,

(张别古允。)

赵大   (白)     进二门,

(张别古允。)

赵大   (白)     走穿廊,

(张别古允。)

赵大   (白)     哦,过游廊,

(张别古允。)

赵大   (白)     抬起脚来。

张别古  (白)     做什么?

赵大   (白)     小心黄鼠狼。

张别古  (白)     你们这里狼都不少。你还到的了到不了呢?

赵大   (白)     就算到了罢。跟我进来。

张别古  (白)     哦,这个地方都不错,好像一只戏台。吓,待我来坐一会。

赵大   (白)     哎,走开,这个地方,你也好坐的么?

张别古  (白)     坐坐也不要紧。

赵大   (白)     木能生火,你可晓得烧了你的屁股。

张别古  (白)     你坐怎么不烧的?

赵大   (白)     我是福大量大。

张别古  (白)     我坐在哪里?

赵大   (白)     你坐在地下。

张别古  (白)     哦,我就坐在地下。

赵大   (白)     有什么话说?

张别古  (白)     你前几天,拿了我两双草鞋,没给钱,今天你该给我了。

赵大   (白)     什么?我头上戴的什么?我身上穿的什么?脚底下蹬的什么?我会欠你的草鞋钱?你胡说乱道!

张别古  (白)     哎吓,发了财,他全忘呢。有了。

             赵大爷你听错呢,不是你欠我的草鞋钱,是你的伙计,拿我两双草鞋,没给钱,写在你帐上呢。

赵大   (白)     这句话对了。

张别古  (白)     有钱给了我。我好去。

赵大   (白)     钱呢,我告诉你,都用铁丝穿起来了,为你还开串,不成。没有钱。

张别古  (白)     有银子没有?

赵大   (白)     银子都浇了银山了。

张别古  (白)     有票子没有?

赵大   (白)     票子有两张当票子。

张别古  (白)     当票子我也无钱赎。我就是讨饭,你也给我一个讨饭的家伙。

赵大   (白)     你跟我到盆库里去。

张别古  (白)     吓,盆亦有了库了。

赵大   (白)     我大爷有钱。

张别古  (白)     你里头走。

赵大   (白)     跟我来。

张别古  (白)     你这两天都好,没生毛病。

赵大   (白)     你不要胡说。到了,你瞧,上中下三层。

张别古  (白)     你把上层的与我一个。

赵大   (白)     上层是进卖的,你不能用。

张别古  (白)     中层的与我一个罢。

赵大   (白)     中层是公伯王侯使的,你不能用。

张别古  (白)     下层的与我一个罢。

赵大   (白)     下层的是来路客商使的,你不能用。

张别古  (白)     那么着,我在大堆里挑一个罢。

赵大   (白)     这倒可以使得,我替你捡一个。我告诉你这个盆,一窑烧的,这一个,它还有个名字。

张别古  (白)     它叫什么名字?

赵大   (白)     它叫个乌盆。

(刘世昌上。)

张别古  (白)     这个名字倒不错。

赵大   (白)     你去吧。

张别古  (白)     你们这里廊太多,我弄不清楚。你把我带出去。

赵大   (白)     好,你跟我出来。好呢,算到呢。

张别古  (白)     吓,我去了。

赵大   (白)     你回来,你回来。

张别古  (白)     回来干什么?

赵大   (白)     你到了外头,有那小姑娘、小小厮,买两个来。

张别古  (白)     要小姑娘、小小厮,做什么?

赵大   (白)     小姑娘服侍你大奶奶。

张别古  (白)     小小厮呢?

赵大   (白)     服侍我大爷。

张别古  (白)     哦。有了两个钱,真会出花头。有呢,待我来拿他开开心。

             大爷小姑娘都没有,有一个小小子。

赵大   (白)     小小子在哪里?

张别古  (白)     你远看。

赵大   (白)     没有。

张别古  (白)     近看。

赵大   (白)     就是你吓?

张别古  (白)     咳,不错。

赵大   (白)     呸,我没有钱与你买棺材。

张别古  (白)     我作你们家里活祖宗吓。

赵大   (白)     你滚出去吓。

(赵大关门,下。)

张别古  (白)     吓,老天哪,老天!我想赵大与我一样之人,为何他就会发起财了?嗳:

             莫道东风常向北,北风也有向南时。

刘世昌  (白)     张别古!

张别古  (白)     吓,哪里有人叫我?

刘世昌  (白)     哎,老丈!

张别古  (白)     哎呀,不好,盆说的话呢!

刘世昌  (二黄原板)  老丈不必胆怕惊,

             我有言来你是听。

             休把我当作妖魔论,

             我本是屈死一亡魂。

张别古  (白)     嗳。

     (二黄原板)  他那里叫一声张别古,

             倒叫我年迈人糊里糊涂。

     (白)     哎呀,且住。常言说得好:少年见鬼,还有三年;老来见鬼,就在眼前。不好,拿起盆来走。

(刘世昌挡张别古。)

张别古  (白)     我打这边走,我打那边走。不好,鬼打墙。

刘世昌  (二黄原板)  忙将树枝摇摆定,

张别古  (白)     哎吓,好大的风吓!

刘世昌  (二黄原板)  对准了老丈撮灰尘。

张别古  (白)     哎吓,好大的砂土!

刘世昌  (二黄原板)  我和你素无冤旧又无恨,

             望求老丈把冤伸。

张别古  (白)     不好,弄的我鼻子里,嘴里,耳朵里,眼睛里,都是些黄土泥。拿起来走吓。

     (二黄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进,

             不觉来到城隍庙门。

     (白)     吓,说话之间,到了城隍庙呢。我听人说,城隍老爷顶灵的,待我进去许个愿,叫这鬼不跟我才好。就是这个主意,就此走走。

     (数板)    我一进庙来,恭身下拜。尊一声城隍老爷细听明白:只因赵大该我的钱财,我去要债。他没有钱,给了我一个盆,折了债。这个盆,它是个妖怪。半路途中,说起话来。望神圣与我遮盖,明日里猪头三牲、豆腐白菜,我一齐买来,我一齐买来。

     (白)     好好,愿也许呢,待我来叫叫看。

             乌盆。

             城隍老爷真灵了。鬼也不跟我,待我回去放好。我连吃饭都没钱,哪里有钱还原?不好,城隍老爷闹起来,比鬼还凶。待我退掉他吧。

     (数板)    二次进庙,恭身下拜。尊一声城隍老爷细听明白:只因赵大不该我钱财,我也没去要债。这个盆,它不是妖怪。半路途中,没有说出话来。望神圣不要与我遮盖,明日里猪头三牲、豆腐白菜,不能买来,不能买来。

     (白)     城隍老爷,我方才说的话吓,算拉倒呢。好好,愿也退掉呢,待我来叫叫看。

             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白)     不好,又来呢。拿起来走吓。

     (二黄摇板)  急急走来急急行,

             不觉来到自己门。

     (白)     到了自家家呢。

     (数板)    我搁下了盆,放下了罐,拿起钥匙,捅开了锁的屁股门。推开了门,拿起了盆,拿起了罐,进了门。搁下了盆,放下了罐,关上了门。拿起闩来,顶上了门。我看你怎么进,我的门?

刘世昌  (白)     张别古。

张别古  (白)     不好,拿鬼关的屋里来哉。

刘世昌  (白)     老丈。

张别古  (白)     你有什么话都说罢。

刘世昌  (反二黄慢板) 未曾开言泪满腮,

             尊一声老丈细听开怀:

张别古  (白)     家住哪里?

刘世昌  (反二黄慢板) 家住在南阳城关外,

张别古  (白)     离城多少?

刘世昌  (反二黄慢板) 离城十里太平街。

张别古  (白)     姓甚名谁?

刘世昌  (反二黄慢板) 刘世昌祖居有数代,

张别古  (白)     什么行业?

刘世昌  (反二黄慢板) 务农为本颇有家财。

             奉母命上京去做买卖,

             贩卖绸缎倒也生财。

             主仆离家有一载,

             归清账目转回家来。

             行至在定远县关外,

             忽然间大雨就洒下来。

             路过了赵大窑门外,

             借宿谁知惹祸灾。

             蒙赵大夫妻好款待,

             顷刻间备出酒饭来。

             酒内下毒我不解,

             害死主仆命丧阳台。

             烧成了乌盆窑中摆,

             幸喜得老丈讨帐来。

             可怜我含冤有三载,有三载,老丈吓,

张别古  (白)     哎吓,一个人倒了霉,什么事情都遇的着。会碰见鬼了,这是哪里说起。

刘世昌  (反二黄原板) 多蒙你将我带出庄来。

张别古  (白)     我听人说,鬼怕脏东西。我昨天晚上拉了一盆屎,待我来浇他一浇。哎吓,好臭吓。哦呵,来呢!

(刘世昌挡。)

张别古  (白)     不好,全弄到自己身上来了。

刘世昌  (反二黄原板) 劈头盖脸洒下来,

             奇臭难闻我的口难开。

             恨赵大夫妻将我害,

             害得我一家人两离分开。

             老母望儿儿不在,

             妻子盼夫夫不能够归来。

             好一似失针归大海,

             要相逢除非是梦里阳台。

             望求老丈将我带,

             你带我去见那包县台。

             在那公堂之上把我冤仇解,

             我保你福寿康宁永无灾。

张别古  (白)     说了半天,你叫我替你打官司。

刘世昌  (白)     正是。

张别古  (白)     我就有一样,见官说不出话来。

刘世昌  (白)     你告诉我。

张别古  (白)     我不去。

刘世昌  (白)     告告罢。

张别古  (白)     不去。

刘世昌  (白)     我拿你头疼。

张别古  (白)     哦,呵呵,我去,我去。我告诉你,你跟我走。我叫你你可答应,盆儿。

刘世昌  (白)     是。

张别古  (白)     怪哉怪哉,真怪哉。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白)     唉,我今带你赴莲台。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白)     你有什么冤枉事?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白)     跟阿爹到戏房里来。

(刘世昌、张别古同下。)

【第二场】

(包拯引四青袍、二衙役同上。)

包拯   (引子)    官居县令,与黎民,判断冤情。

     (念)     十载寒窗读圣贤,常将铁砚也磨穿。深受皇恩为知县,朝廷王法大如天。

     (白)     下官包拯,身居定远县知县,今当三六九日,放告之期。

             左右,将放告牌抬出。

二衙役  (同白)    将放告牌抬出。

(张别古、刘世昌同上。)

张别古  (白)     走吓。

     (念)     虽然古怪年年有,果然不似今年多。

     (白)     盆儿。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白)     到了,咱们如今要告状了。

刘世昌  (白)     老丈喊冤,我暗中保护与你。

张别古  (白)     你不要走,待我来喊冤。

             冤枉!

(二衙役同允。)

包拯   (白)     带上来。

二衙役  (同白)    老头儿,老爷传你上堂。

张别古  (白)     晓得了,来呢。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白)     咱们要去伸冤去。

刘世昌  (白)     是。

张别古  (白)     跟我进来。

             叩见老爷。

包拯   (白)     那一老头儿,家住哪里,姓甚名谁,有何冤枉,朝上诉来。

张别古  (白)     回禀太爷的话,小老儿姓张,我也不是弓长张,也不是立早章,我是骡子撒料一张一张那个张;别我也不是特别的别,也不是辞别的别,是往后头别的别;这个古,也不是古来的古,也不是铜鼓的鼓,我乃是屁股的股。

二衙役  (同白)    喝!

张别古  (白)     我打草鞋为生,城南赵大,该我两双草鞋钱,我跟他去要债,他没有钱,给了我一个盆。走在半路,这个盆说了话,乌盆它有冤枉。

包拯   (白)     怎么乌盆会讲话?

张别古  (白)     不错,它会讲话。

包拯   (白)     好,左右听了。乌盆,乌盆。

二衙役  (同白)    未曾说话。

包拯   (白)     乌盆。

二衙役  (同白)    未曾说话。

包拯   (白)     哽。赶了下去。

(二衙役同赶张别古出。)

张别古  (白)     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白)     咳,你怎么不进去?

刘世昌  (白)     我正要进去,又被门神爷爷将我挡住,望求太爷赏下纸钱烧化,怨鬼方可进去。

张别古  (白)     你等着我。冤枉!

二衙役  (同白)    启禀太爷:老头又来喊冤。

包拯   (白)     好,叫他进来。

二衙役  (同白)    老头进来。

张别古  (白)     乌盆说的话来。

包拯   (白)     他讲些什么?

张别古  (白)     他本要进来,又被门神挡住,求老爷赏下纸钱烧化。

包拯   (白)     赏他纸钱一份。

(二衙役同烧化纸钱。)

张别古  (白)     乌盆,纸烧呢,跟我进来。

刘世昌  (白)     是。

张别古  (白)     乌盆来呢。

包拯   (白)     左右听真。

(二衙役同允。)

包拯   (白)     乌盆。

张别古  (白)     有。

包拯   (白)     乌盆。

张别古  (白)     有。

包拯   (白)     乌盆。

张别古  (白)     有。

二衙役  (同白)    未曾说话。

包拯   (白)     左右打他五板。

(二衙役同打张别古。)

二衙役  (同白)    一、二、三、四、五。

张别古  (白)     金木水火土。

包拯   (白)     赶了下去。

(二衙役同赶张别古出。)

张别古  (白)     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白)     哎吓,你怎么拿我开心呢。我为你捱了屁股呢!

刘世昌  (白)     不是我不肯进去,那赵大夫妻害我之时,剥得赤身露体。想太爷日后有三公之位,恐怕冲撞,望求爷爷赏下青衣一件,遮盖怨鬼,方可进去。

张别古  (白)     你说的话,我不相信,我不去了。

刘世昌  (白)     告了罢。

张别古  (白)     我不去。

刘世昌  (白)     我拿你头疼。

张别古  (白)     嗳,吓吓,我不去打官司要头疼,我去打官司屁股疼,两头受罪。我还是让他屁股疼。冤枉!

二衙役  (同白)    老头又来喊冤。

包拯   (白)     带进来。

张别古  (白)     参见老爷。

包拯   (白)     哽。那一老头三番两次,敢是搅闹公堂么?

张别古  (白)     乌盆又说的话了。

包拯   (白)     他讲些什么?

张别古  (白)     他说赵大夫妻害他之时,剥得赤条精光。

二衙役  (同白)    咳,赤身露体!

张别古  (白)     不错,赤身露体。想太爷日后有八公之位。

包拯   (白)     哽,三公之位。

张别古  (白)     不错,三公之位,尤恐冲撞,望太爷赏下青衣一件遮盖,方好进来。

包拯   (白)     好,赏他青衣一件。

(二衙役同取衣。)

张别古  (白)     吓,这个老爷好说话,要什么他给什么,有了。

             回禀老爷的话,乌盆又说话了。他还要五百块洋钱。

包拯   (白)     哽,不像话。

张别古  (白)     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张别古  (白)     好了,跟我进来。

             乌盆。

(刘世昌允。)

张别古  (白)     乌盆。

(刘世昌允。)

张别古  (白)     乌盆来了,来了。

包拯   (白)     左右,听好了。

(二衙役同允。)

包拯   (白)     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包拯   (白)     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包拯   (白)     乌盆。

刘世昌  (白)     有。

包拯   (笑)     哈哈哈!

(张别古坐桌子上。)

张别古  (白)     不成功,冤枉打我了!

包拯   (白)     左右错打他五板,赏他五钱银子。

张别古  (白)     这个生意不错,禀老爷再打五记,凑成一两。

包拯   (白)     赶了下去。

张别古  (白)     走走走。

(张别古下。)

包拯   (白)     那一乌盆,家住哪里,姓甚名谁,有何冤枉,朝上诉来。

刘世昌  (白)     爷爷容禀:

     (西皮流水板) 怨鬼家住在南阳,

             姓刘名安字世昌。

             贩卖绸缎京中往,

             偶遇赵大起不良。

             害死主仆双双丧,

             烧成乌盆在库内藏。

             不是别古讨帐往,

             焉能今日到公堂?

             爷爷断明这冤枉,

             子子孙孙立朝堂。

包拯   (白)     何人的见证?

刘世昌  (白)     钟馗爷爷。

包拯   (白)     来。将盆入库。

二衙役  (同白)    是。

包拯   (白)     左右拿我火签,走到东大庄,将赵大夫妻,带到听审。

(二衙役同允。)

包拯   (白)     拴门。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3214 ┊ 字数:6518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