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梅龙镇》(一名:《游龙戏凤》;一名:《下江南》)

主要角色
正德帝:老生
李凤姐:旦

情节
明武宗私游大同,过李龙酒店,见李龙之妹李凤姐美,乃加调戏。后实告以皇帝身份,封李凤姐为妃。

根据【北海唱片】10面录音整理:迟世恭饰正德帝,言慧珠饰李凤姐。

录入:铁杆戏迷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2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正德帝上。)

正德帝  (引子)    离金阙暗藏国宝,观风华访察民情。

     (念)     大明一统锦山河,龙车凤辇多快乐,孤王离了燕京地,闻得大同景致多。

     (白)     孤,大明天子正德在位。是孤离了太平城,来在这大同地面梅龙镇上,住在李龙的店中,是他言道:要茶要酒将木马一响,有人送来。今晚夜宿梅龙镇上,好不闷煞人也。

     (四平调)   有为王坐在梅龙镇,

             想起朝中大事情。

             将玉玺付于龙国太,

             朝中大事有公卿,

             孤忙将木马一声震,

             唤出提壶送酒的人,啊,饮杯巡。

李凤姐  (内白)    来了!

(李凤姐上。)

李凤姐  (四平调)   自幼儿生长在梅龙镇,

             兄妹二人度光阴。

             我大哥临行对我论,

             他言道前厅有一位军人。

             将茶饭与他来奉敬,

正德帝  (笑)     哈哈!

李凤姐  (白)     啐,

     (四平调)   急忙回转绣房门,啊,前去拈针。

(正德帝下。)

正德帝  (四平调)   好花儿出在僻乡村,

             并无贤臣奏寡人。

             孤忙将木马二声震,

(李凤姐上。)

李凤姐  (四平调)   来了提茶送酒人。

正德帝  (白)     酒保。酒保!

李凤姐  (白)     酒保无有,倒有个酒大姐在此。

正德帝  (白)     啊?这个丫头自称酒大姐,本当叫她一声,怕她消受不起,也罢!以酒为名,我就叫她一声。

             酒大姐。

李凤姐  (白)     军爷。

正德帝  (白)     方才那个梢长大汉,他是何人?

李凤姐  (白)     他是我家哥哥。

正德帝  (白)     哪里去了?

李凤姐  (白)     巡更守夜去了。

正德帝  (白)     他叫什么名字?

李凤姐  (白)     他叫李龙。

正德帝  (白)     大姐你呢?

李凤姐  (白)     我哇?我是无有名字的。

正德帝  (白)     哎。人生天地之间,哪有没有名字的道理?

李凤姐  (白)     名字倒有,说出来怕军爷你叫。

正德帝  (白)     为军我不叫就是。

李凤姐  (白)     如此,我姓李呀。

正德帝  (白)     我晓得你姓李,你叫什么名字?

李凤姐  (白)     我叫……

正德帝  (白)     什么?

李凤姐  (白)     李凤姐。

正德帝  (白)     好一个李凤姐!

李凤姐  (白)     拿名字来还我!

正德帝  (白)     话出如风怎样还你?

李凤姐  (白)     方才说不叫,如今怎么又叫起来了?

正德帝  (白)     我就叫这一次。

李凤姐  (白)     下次不可。

正德帝  (白)     下次不叫就是。

李凤姐  (白)     唤我何事?

正德帝  (白)     我且问你,这梅龙镇上是这样的酒饭不成?

李凤姐  (白)     我们这里酒饭有三等。

正德帝  (白)     哪三等?

李凤姐  (白)     上中下三等。

正德帝  (白)     这上等的呢?

李凤姐  (白)     来往官员所用。

正德帝  (白)     中等的呢?

李凤姐  (白)     买卖客商。

正德帝  (白)     下等的呢?

李凤姐  (白)     下等的吗……

正德帝  (白)     为何不讲?

李凤姐  (白)     怕军爷着恼。

正德帝  (白)     为军的不恼就是。

李凤姐  (白)     就是你们吃粮当军之人所用。

正德帝  (白)     噢!吃粮当军之人有这样的苦处,寡人此番回朝发饷银十万犒赏他们。

             酒大姐,把这上等的酒饭摆上一席,为军的一用。

李凤姐  (白)     军爷要用上等的酒吃吗?

正德帝  (白)     正是。

李凤姐  (白)     你要?你可知晓?

正德帝  (白)     你且讲来。

李凤姐  (白)     坐船?

正德帝  (白)     船钱。

李凤姐  (白)     住店?

正德帝  (白)     店钱。

李凤姐  (白)     吃酒的呢?

正德帝  (白)     酒后!

李凤姐  (白)     呀啐!连个酒钱都不会说,什么叫作酒后。

正德帝  (白)     听你之言,敢是要钱?

李凤姐  (白)     我倒不要钱。

正德帝  (白)     哪个要钱?

李凤姐  (白)     哥哥回来问我要钱。

正德帝  (白)     你哥哥要钱就好讲话了,将帘卷起。

李凤姐  (白)     是!

正德帝  (四平调)   在身上取出银一锭,

             交于大姐算酒钱。

     (白)     拿去。

李凤姐  (白)     放下。

正德帝  (白)     放在哪里?

李凤姐  (白)     放在桌儿之上。

正德帝  (白)     为何放在桌儿之上?

李凤姐  (白)     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呐!

正德帝  (白)     桌儿是滑的,银子是光的,滚在地下那还了得。

李凤姐  (白)     滚在地下有我去捡。

正德帝  (白)     我怕呀!

李凤姐  (白)     你怕什么?

正德帝  (白)     我怕伤了大姐你的腰哇。

李凤姐  (白)     伤了我的腰与你有什么相干?放下!

正德帝  (白)     拿去。

李凤姐  (白)     军爷敢是舍不得?

正德帝  (白)     我倒舍得,只怕大姐你舍不得呀!

李凤姐  (白)     哎呀,且住!看这军爷有些不老成,待我来哄他一哄。

             军爷,你方才进店之时,可曾看见一幅古画吗?

正德帝  (白)     不曾看见,在哪里呀?

李凤姐  (白)     在那里。

正德帝  (白)     在哪里?

(李凤姐拿银。)

李凤姐  (白)     在这里呀。

正德帝  (白)     被她见笑了。

李凤姐  (四平调)   李凤姐取过一锭银,

             问声军爷几个人?

正德帝  (四平调)   为军的一人一骑马,

李凤姐  (四平调)   一人用不了许多银。

     (白)     银子多了。

正德帝  (白)     送于大姐买花儿戴。

李凤姐  (白)     多谢军爷,军爷请了。

正德帝  (白)     请到哪里?

李凤姐  (白)     请到客堂。

正德帝  (白)     正要到你的卧房。

李凤姐  (白)     唉!客堂哦!

正德帝  (白)     噢,客堂呵!哈哈!大姐这是哪个的卧房?

李凤姐  (白)     这是我哥哥的卧房。

正德帝  (白)     肮脏的很呐。大姐,这又是哪个的卧房?

李凤姐  (白)     这是我的卧房,

正德帝  (白)     我正要到你卧房走走。

李凤姐  (白)     军爷,你可晓得男女有别呀?

正德帝  (四平调)   龙行虎步客堂进,

     (白)     大姐!这梅龙镇上好紧的门户哇!

李凤姐  (白)     遇见你们这样的人,这门户不得不紧。

正德帝  (白)     大姐你好紧呐,哈哈!

李凤姐  (白)     啐!

     (四平调)   回手带上两扇门,啊,掸一掸灰尘。

             我这里将酒来摆定,

             再把军爷请一声。

     (白)     军爷,请出来吃酒哇!请出来吃酒!

正德帝  (白)     这梅龙镇上好高的房子呵!

李凤姐  (白)     房子,房子,我打你娘的一盘子。

正德帝  (白)     怎么打起来了?

李凤姐  (白)     你这个人进得店来,上也瞧瞧,下也看看,我们女儿家有什么好看的不成?

正德帝  (白)     大姐长得好看,为军的爱看。

李凤姐  (白)     军爷爱看?

正德帝  (白)     爱看。

李凤姐  (白)     如此你就看看。

正德帝  (白)     真大方呵,待我看来,好!

李凤姐  (白)     再看看!

正德帝  (白)     好,我就再看看。好!

李凤姐  (白)     再看看,

正德帝  (白)     不看了。

李凤姐  (白)     为何不看?

正德帝  (白)     看够了哇!

李凤姐  (白)     我若不念你是我店中的客官,我定要骂你。

正德帝  (白)     怎么骂起来了?

李凤姐  (白)     不但骂你,我还要打你!

正德帝  (白)     为军的出世以来,并无人来打我,大姐要打你打上几下。

李凤姐  (白)     如此我就打!打!打!啐。

(李凤姐下。)

正德帝  (四平调)   好一个聪明李凤姐,

             她与为军戏耍玩。

             孤忙家木马连声响,

(李凤姐上。)

李凤姐  (四平调)   想必茶寒酒又凉。

正德帝  (白)     酒保,酒保!

李凤姐  (白)     茶寒了?

正德帝  (白)     茶也不寒。

李凤姐  (白)     酒冷了?

正德帝  (白)     酒也不冷。

李凤姐  (白)     茶也不寒,酒也不冷,你将我这桌儿敲敲打打,打坏了要你赔的!

正德帝  (白)     慢说这张桌儿,就是眼前一个人儿,为军的我也包赔,

李凤姐  (白)     你要赔哪个?

正德帝  (白)     包这张桌儿啊!

李凤姐  (白)     要讲明白些。

正德帝  (白)     讲的明白。

李凤姐  (白)     唤我何事?

正德帝  (白)     我且问你,这酒席是哪个摆的?

李凤姐  (白)     是我摆的,可好?

正德帝  (白)     摆的倒好,可惜缺少两样东西。

李凤姐  (白)     哪两样?

正德帝  (白)     红裙系者双罗步,脂粉佳人美嫦娥,

李凤姐  (白)     哦,敢是那红白萝卜,我们这里不上席面,军爷若用待我去取。

正德帝  (白)     转来!不是那个。

李凤姐  (白)     什么?

正德帝  (白)     是那穿红着绿的,跟大姐一样的人儿。

李凤姐  (白)     先前倒有。

正德帝  (白)     如今呢?

李凤姐  (白)     被官府赶出禁外,慢说无有,纵然是有,这半夜三更,叫我女孩儿家,哪里去寻,哪里去找?

正德帝  (白)     是啊。这半夜三更,叫她女孩儿家往哪里去寻,哪里去找。

             大姐,我与你商议商议可否?

李凤姐  (白)     商量什么?

正德帝  (白)     烦劳大姐与我斟上一杯。

李凤姐  (白)     我们卖酒的不卖手,

正德帝  (白)     你斟是不斟?

李凤姐  (白)     不斟!

正德帝  (白)     好,拿银子来还我。

李凤姐  (白)     待我去取。

正德帝  (白)     转来!这酒是被我吃残了,银子被我拿去,你哥哥回来问你要钱,你将何言答对呀?

李凤姐  (白)     哎呀,是呀!酒席被他吃残,银子被他拿去,哥哥回来我把何言答对呢,待我来哄他一哄。

             军爷!你们那里老鼠是什么颜色的?

正德帝  (白)     是灰色的。

李凤姐  (白)     我们这里是白的。

正德帝  (白)     白色的?在哪里?

李凤姐  (白)     在那里。

正德帝  (白)     在哪里?

(李凤姐倒酒。)

李凤姐  (白)     军爷请来吃酒哇。

正德帝  (白)     这是哪个斟的?

李凤姐  (白)     是我斟的,可好?

正德帝  (白)     这样的斟酒,慢说是一杯,就是十杯八杯也不足为奇。

李凤姐  (白)     要怎样的斟法?

正德帝  (白)     要大姐你的手,斟上一杯酒,你的手递于为军的手,为军的吃在腹内,打马就走。

李凤姐  (白)     我手上有糖?

正德帝  (白)     无糖。

李凤姐  (白)     有蜜?

正德帝  (白)     无蜜。

李凤姐  (白)     无糖无蜜,为何要我的手递于你的手?

正德帝  (白)     为军的喜爱这个调调儿。

李凤姐  (白)     我恼的是这个调调儿。

正德帝  (白)     你斟是不斟?

李凤姐  (白)     不斟。

正德帝  (白)     好!还是拿银子来还我。

李凤姐  (白)     待我去取。

正德帝  (白)     转来!你可晓得我那银子是哪里来的?

李凤姐  (白)     难道说你的银子还是打抢来的不成?

正德帝  (白)     着哇!正是打抢来的。不犯事便罢,若是犯了事,将你兄妹二人牵连在内,酒是不吃银子不要了,我要走了。

李凤姐  (白)     慢来,慢来!待我来商议商议。

正德帝  (白)     你与哪个商议?

李凤姐  (白)     口与心商议。

正德帝  (白)     好,快去商议。

李凤姐  (白)     哥哥呀,哥哥!你今天也卖酒明日也卖酒,这是你卖酒的下场头哇!

     (四平调)   用手儿打过了酒一樽,

             递于军爷饮杯巡。

正德帝  (四平调)   接酒时将她戏一戏,

             看她知情不知情。

     (白)     干。

李凤姐  (白)     干你娘的心肝。

正德帝  (白)     怎么骂起来了?

李凤姐  (白)     人家好好与你斟酒,为何将我的手搔了一下?

正德帝  (白)     是了!为军的这几日,未曾跑马射箭,指甲长长了,碰着大姐也是有的。

李凤姐  (白)     我们女儿家,指甲这样长,怎么就搔不上你呢?

正德帝  (白)     听你之言,是爱小便宜的,来来来,为军的生就一双粗手,大姐要搔任你搔来。

李凤姐  (白)     如此我就……不搔了。

正德帝  (白)     为何不搔?

李凤姐  (白)     我这里未曾下去,你又上来了。

正德帝  (白)     要放平着些。

李凤姐  (白)     如此我就搔!搔!搔!啐。

     (西皮流水板) 月儿弯弯照天涯,

             问声军爷你住在哪家?

正德帝  (西皮流水板) 大姐不必盘问咱,

             为军的住在天底下。

李凤姐  (白)     呀啐!一个人不住在天底下,难道你住在天上不成?

正德帝  (白)     为军的住在那个地方与众不同。

李凤姐  (白)     怎样不同?

正德帝  (白)     我就住在北京城内,大圈圈里面有个黄圈圈,我就住在那个里面。

李凤姐  (白)     我好象认识你。

正德帝  (白)     你认识我是哪一个?

李凤姐  (白)     你是我哥哥的……

正德帝  (白)     什么?

李凤姐  (白)     大舅子!

正德帝  (白)     哎呀呀,被她打了便宜去了。

李凤姐  (西皮流水板) 骂一声军爷理太差,

             不该调戏我们好人家。

正德帝  (西皮流水板) 好人家,歹人家,

             不该头戴海棠花。

             扭扭捏捏风流样,

             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李凤姐  (西皮流水板) 海棠花来海棠花,

             倒被军爷耻笑咱。

             将花不戴撇地下,

             从今后不戴这朵海棠花。

正德帝  (西皮流水板) 大姐做事理太差,

             不该将花撇地下。

             为军将花忙拾起,

             我与她插,插上了这朵海棠花。

李凤姐  (西皮流水板) 军爷百般调戏咱,

             去到后店就躲避他。

(李凤姐下。)

正德帝  (笑)     哈哈!

     (西皮摇板)  任你走到汪洋海,

             为军的赶到水晶宫!

(正德帝下。)

【第二场】

(李凤姐上。)

李凤姐  (西皮摇板)  前面走的李凤姐,

(正德帝上。)

正德帝  (西皮摇板)  后面跟随正德君。

李凤姐  (西皮摇板)  进得门来忙关定,

正德帝  (西皮摇板)  叫声大姐你快开门。

     (白)     开门来。

李凤姐  (白)     门是不开了。

正德帝  (白)     为何不开?

李凤姐  (白)     等我哥哥回来我才开门呐。

正德帝  (白)     你哥哥今天不回来?

李凤姐  (白)     今天不开,

正德帝  (白)     十天不回来?

李凤姐  (白)     十天不开。

正德帝  (白)     一辈子不回来?

李凤姐  (白)     一辈子一也不开了。

正德帝  (白)     哎呀,且住!这丫头等她哥哥回来再来开门,这便如何是好?有了,待我哄她一哄。

             李龙哥你回来了,你们这里酒也不好,饭也是凉的,算清账目我要走了,请了请了。

李凤姐  (白)     我哥哥回来了,待我开门。

             哥哥在哪里?哥哥在……

正德帝  (白)     这里。

李凤姐  (白)     好高呵,好高。

正德帝  (白)     好赶呐,好赶。

李凤姐  (白)     你这人前庭赶到后院,后院赶到卧房你是何道理?

正德帝  (白)     要你打发打发。

李凤姐  (白)     原来是个化郎,待我取个铜钱把你。

正德帝  (白)     你这丫头连打发二字都不晓得?

李凤姐  (白)     懂倒懂,我怕。

正德帝  (白)     怕什么?

李凤姐  (白)     怕我哥哥回来。

正德帝  (白)     你哥哥回来有我哇。

李凤姐  (白)     有你无我,与我出去。

正德帝  (白)     噢呦呦。

李凤姐  (白)     你若不出去我要喊叫了。

正德帝  (白)     你喊叫什么?

李凤姐  (白)     喊叫你杀人。

正德帝  (白)     我手无寸铁,怎能杀人?

李凤姐  (白)     你那心比刀还狠呐!与我出去。

正德帝  (白)     我不出去。

李凤姐  (白)     你若不出去,我倒真要喊叫了,啊,家院!

正德帝  (白)     慢来,哎呀,且住!丫头若是喊叫起来,惊动乡邻地保出诸当官,君臣见面成何体统?有了,她若有福,封她一宫;她若无福,打马就走。

             大姐你可认识我哇?

李凤姐  (白)     早认识你了。

正德帝  (白)     认识我是哪一个?

李凤姐  (白)     你是大户长的兄弟,三户长的哥哥,你是二混帐,

正德帝  (白)     我乃当今正德天子。

李凤姐  (白)     起来,起来!

正德帝  (白)     做什么?

李凤姐  (白)     你可认识我?

正德帝  (白)     我认识你是个卖酒的丫头。

李凤姐  (白)     我乃当今正德皇帝……

正德帝  (白)     什么?

李凤姐  (白)     他的娘哟!

正德帝  (白)     哎呀,岂不折煞你这丫头。自古龙行有宝!

李凤姐  (白)     有宝献宝。

正德帝  (白)     无宝呢?

李凤姐  (白)     献你的现世宝。

正德帝  (白)     凤姐观宝。

     (四平调)   在头上摘下沾毡罩,

             身上现出滚龙袍。

             叫一声凤姐来看宝,

     (白)     你可晓得男女授受不亲呐?哈哈!

     (四平调)   哪有个庶民敢穿龙袍?啊,五爪的金龙!

李凤姐  (四平调)   怪不得昨夜得一梦,

             五爪金龙卧房中。

             我这里上前忙跪定,

             望求万岁将我封。

正德帝  (白)     下跪何人?

李凤姐  (白)     李凤姐,

正德帝  (白)     跪在我的面前作甚?

李凤姐  (白)     前来讨封。

正德帝  (白)     你骂我是你哥哥的大舅子,我是不能封。

李凤姐  (白)     你封了我,哥哥岂不是你的大舅子了么!

正德帝  (白)     越发的不封。

李凤姐  (白)     当真不封?

正德帝  (白)     当真不封。

李凤姐  (白)     不封就不封。

正德帝  (白)     慢来!我若不封岂不羞煞你这丫头?凤姐听封!

     (四平调)   孤三宫六院俱封尽,

             封你闲游戏耍宫。

李凤姐  (四平调)   叩罢了头来龙恩重,

正德帝  (四平调)   用手搀起爱梓童。

李凤姐  (四平调)   低声问万岁,因何无侍从?

正德帝  (四平调)   孤王打马奔大同。

李凤姐  (四平调)   就在这店中寻一梦,

正德帝  (四平调)   一双金杯落封龙。

李凤姐  (白)     万岁请!

正德帝  (白)     请到哪里?

李凤姐  (白)     请到卧房。

正德帝  (白)     我怕呀!

李凤姐  (白)     你怕什么?

正德帝  (白)     我怕你哥哥回来。

李凤姐  (白)     哥哥此时不回来,就不回来了。

正德帝  (白)     此时不回来,就不回来了?

李凤姐  (白)     正是。

正德帝  (白)     如此,凤姐!

李凤姐  (白)     万岁!

正德帝  (白)     梓童!

李凤姐  (白)     我主!

正德帝  (白)     随我来呀!哈哈哈哈!

(正德帝、李凤姐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295 ┊ 字数:6747 ┊ 最后更新:2007年02月2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