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梅龙镇》(一名:《游龙戏凤》;一名:《下江南》)

主要角色
正德帝:老生
李凤姐:旦

《梅龙镇》奚啸伯饰正德帝、吴素秋饰李凤姐
《梅龙镇》奚啸伯饰正德帝、吴素秋饰李凤姐
情节
明武宗喜微行,委政江彬、刘瑾等小人,以致阉寺弄权,朝纲日坏。某日游至梅龙镇,乔装军官模样,投宿李龙哥家。李龙只兄妹二人,设酒肆度日。李龙适有事他出,嘱妹凤姐招待一切,帝见凤姐色艳,顿起佻达之意,呼茶唤酒,借端戏谑。凤姐娇羞薄怒,帝益心醉神迷,乃告凤姐以实。凤姐不信,帝解去外衣,以龙衮示之。凤姐大惊,跪地求恕,帝笑而慰之。从此更衣入侍。宠冠六宫,香车宝辇,管领春风。回想红炉暖酒时,真有天上人间之别矣。

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录入:铁马冰河


相关剧本
《梅龙镇》(根据崔华授课本整理)
《梅龙镇》(根据1957年录音整理:马连良饰正德帝,张君秋饰李凤姐;李慕良、何顺信操琴,谭世秀司鼓。 )
《梅龙镇》(根据【北海唱片】10面录音整理:迟世恭饰正德帝,言慧珠饰李凤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0.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正德帝上。)

正德帝  (引子)    龙游芳草地,凤绕牡丹池。

     (念)     大明统一锦山河,龙车凤辇难快活。孤王离了燕京地,闻得大同景致多。

     (白)     孤,大明天子正德在位。是孤来在大同,住在李龙店中。是他言道:要茶要酒,将木马一响,有人送来。今晚夜宿梅龙镇上,好不闷煞人也。

     (二黄平板)  有孤王坐至在梅龙镇,

             想起了朝中大事情:

             将玉玺授与了龙国太,

             朝中大事付与了众卿。

             孤王将木马一下响,

             看看来的是何人呀,啊,是何人。

李凤姐  (内白)    来了。

(李凤姐上。)

李凤姐  (二黄平板)  自幼儿生长在梅龙镇,

             兄妹卖酒度光阴。

             我哥哥他也曾对我论:

             他言道前边有一位军人。

             李凤姐端茶是客堂进,

     (白)     哟啐!

正德帝  (笑)     哈哈哈……

李凤姐  (二黄平板)  李凤姐回转绣房门,啊,绣房门。

(李凤姐手势,下。)

正德帝  (笑)     哈哈哈……

     (二黄平板)  好花儿出在了僻乡间,

             并无贤臣献与寡人。

             孤忙将木马是二下响,

(李凤姐上。)

李凤姐  (二黄平板)  后面来了卖酒人。

正德帝  (白)     酒保,酒保!

李凤姐  (白)     酒保没有,倒有个酒大姐在此。

正德帝  (白)     合罕呀,这丫头自称酒大姐,本当叫她一声,怕她消受不起。也罢,以酒为名,叫她一声酒大姐。

             呀,酒大姐。

李凤姐  (白)     军爷讲些什么?

正德帝  (白)     方才那个稍长大汉,他是何人?

李凤姐  (白)     他是我家哥哥。

正德帝  (白)     他叫什么名字?

李凤姐  (白)     他叫李龙。

正德帝  (白)     哪里去了?

李凤姐  (白)     巡更守夜去了。

正德帝  (白)     大姐你叫什么名字?

李凤姐  (白)     我么,没有名字的。

正德帝  (白)     人生在世,哪有没有名字的道理。

李凤姐  (白)     名字倒有,说出来怕军爷你叫。

正德帝  (白)     为君的不叫就是。

李凤姐  (白)     军爷不叫,如此我姓李。

正德帝  (白)     我晓得你姓李,叫什么名字?

李凤姐  (白)     我叫李凤姐呵。

正德帝  (白)     好一个李凤姐,呵呵!

李凤姐  (白)     拿名字来还我。

正德帝  (白)     说出如风,怎能还你?

李凤姐  (白)     军爷方才你说不叫,怎么叫起来了?

正德帝  (白)     为君的就叫这一次。

李凤姐  (白)     下次不可。

正德帝  (白)     不次不叫就是。

李凤姐  (白)     军爷讲些什么?

正德帝  (白)     这梅龙镇上,是这等酒饭不成?

李凤姐  (白)     有三等酒饭。

正德帝  (白)     哪三等?

李凤姐  (白)     上、中、下三等。

正德帝  (白)     这上等的呢?

李凤姐  (白)     来往官员所用。

正德帝  (白)     中等的呢?

李凤姐  (白)     买卖客商。

正德帝  (白)     这下等的呢?

李凤姐  (白)     那下等的么,不讲也罢。

正德帝  (白)     为何不讲?

李凤姐  (白)     讲出来怕军爷着恼。

正德帝  (白)     为君的不恼就是。

李凤姐  (白)     军爷不恼,那下等的就是你们这样吃粮当军之人所用。

正德帝  (白)     合罕呀,吃粮当军,有这样苦处。也罢,待寡人此番回朝,发饷银十万,犒赏三军。

             呀,酒大姐,把上等的酒饭,摆上一席。

李凤姐  (白)     军爷要吃上等的酒饭?

正德帝  (白)     正是。

李凤姐  (白)     打个哑迷你猜。

正德帝  (白)     你且讲来。

李凤姐  (白)     坐船?

正德帝  (白)     船钱。

李凤姐  (白)     歇店?

正德帝  (白)     店钱。

李凤姐  (白)     军爷用酒。

正德帝  (白)     酒后。

李凤姐  (白)     哟啐,酒钱都不会说,说什么“酒后”。

正德帝  (白)     听你之言,敢是要钱?

李凤姐  (白)     我倒不要钱。

正德帝  (白)     哪个要钱?

李凤姐  (白)     我家哥哥回来,问我要钱。

正德帝  (白)     你家哥哥要钱,就好讲话了,将帘卷起。

李凤姐  (白)     是。

正德帝  (二黄平板)  在身上取出了一锭银,

             交与大姐算酒钱。

     (白)     拿去。

李凤姐  (白)     放在桌案上。

正德帝  (白)     桌子是滑的,银子是光的,滚在地下,那还了得?

李凤姐  (白)     滚在地下,有我来捡。

正德帝  (白)     我怕呀。

李凤姐  (白)     你怕什么?

正德帝  (白)     我怕伤了大姐的腰。

李凤姐  (白)     伤了我的腰,与你有什么相干?

正德帝  (白)     我有些心痛。

李凤姐  (白)     我自己都不心痛,要你来心痛。

正德帝  (白)     好不受抬举,拿去。

李凤姐  (白)     军爷敢是舍不得?

正德帝  (白)     我倒舍得,只怕大姐你舍不得。

李凤姐  (白)     呵哈且住,看这军爷,有些不老实,待我来哄他一哄。

             呀,军爷进得我们店来,可曾看见一幅古画?

正德帝  (白)     为君的最喜古画,古画在哪里?

李凤姐  (白)     在墙上。

正德帝  (白)     在哪里?

李凤姐  (白)     在这里。

正德帝  (白)     被这丫头骗了去了。

李凤姐  (二黄平板)  李凤姐接过了一锭银,

             问声军爷几个人?

正德帝  (二黄平板)  为君的一人一骑马,

李凤姐  (二黄平板)  一人用不了许多银。

李凤姐  (白)     军爷银子太多了。

正德帝  (白)     人的饭食,马的草料。

李凤姐  (白)     还多。

正德帝  (白)     送与大姐买花戴。

李凤姐  (白)     多谢军爷,军爷请呀。

正德帝  (白)     请到哪里?

李凤姐  (白)     请到客堂。

正德帝  (白)     到你的卧房?走呀走呀!

李凤姐  (白)     唉,客堂呵!

正德帝  (白)     噢,客堂呀。

             大姐,这是哪个的卧房?

李凤姐  (白)     这就是我的卧房。

正德帝  (白)     我正要到你的卧房走走。

李凤姐  (白)     噢,你可晓得男女授受不亲啊!

正德帝  (白)     这丫头也晓得男女授受不亲啊!

     (二黄平板)  孤龙行虎步进客堂,

正德帝  (白)     梅龙镇上好紧的门户呀!

李凤姐  (白)     呀!

正德帝  (白)     大姐你好紧呀!

(正德帝下。)

李凤姐  (白)     哟啐!

     (二黄平板)  李凤姐带上了两扇门。

             忙把酒席来端整,

             请出军爷饮杯巡。

     (白)     军爷请出来用酒,军爷请出来用酒!

             啊哟哟,你看这个人,方才叫他进去,他不进去;现在叫他出来,他又不出来了,为他这一桌脏了我一双手。不免打水洗手便了。

(正德帝上,手势。)

正德帝  (白)     这梅龙镇上,好高大的房子啊!

李凤姐  (白)     房子房子,打你一盘子!

正德帝  (白)     怎么骂起来了?

李凤姐  (白)     想你进得我们店来,上也瞧瞧,下也瞧瞧,想我们女人之家,有什么好看?

正德帝  (白)     大姐长得好看,为君的爱看。

李凤姐  (白)     军爷爱看,你就看了几看。

正德帝  (白)     大姐大方了,我倒要仔细看上几看,好!

李凤姐  (白)     再看看。

正德帝  (白)     好,我就再看看。好好好!

李凤姐  (白)     再看看。

正德帝  (白)     不用看。

李凤姐  (白)     我看你是我们店里的客人,要不是我们店里的客人,我就要骂你!

正德帝  (白)     怎么骂起来了?

李凤姐  (白)     不但骂你,还要打你!

正德帝  (白)     为君的出世以来,并无人打我。大姐爱打,你就打上几下。

李凤姐  (白)     军爷让我打,我就打。啊,不打了。

正德帝  (白)     怎么不打了?

李凤姐  (白)     恐军爷着恼。

正德帝  (白)     为君不恼就是。

李凤姐  (白)     军爷不恼,我就打打打,哈哈哈哈……

(李凤姐下。)

正德帝  (二黄平板)  好一个聪明李凤姐,

             他与为君嬉耍玩。

             孤忙将木马连三响,

(李凤姐上。)

李凤姐  (二黄平板)  想是茶寒酒又凉。

正德帝  (白)     酒保,酒保!

李凤姐  (白)     军爷可是茶寒?

正德帝  (白)     茶也不寒。

李凤姐  (白)     酒凉了?

正德帝  (白)     酒也不凉。

李凤姐  (白)     茶也不寒,酒也不凉,将我们桌儿敲敲打打,打坏了是要你赔的!

正德帝  (白)     慢说一个桌儿,就是一个人儿,亦包得起。

李凤姐  (白)     你包哪一个?

正德帝  (白)     包这个桌儿啊。

李凤姐  (白)     话要讲明白了。

正德帝  (白)     讲得明白。

李凤姐  (白)     军爷讲些什么?

正德帝  (白)     这酒席是哪个摆的?

李凤姐  (白)     是我摆的,摆得可好?

正德帝  (白)     摆的倒好,可惜缺少两样东西

李凤姐  (白)     是哪两样?

正德帝  (念)     红梅结着白罗卜,脂粉佳人美嫦娥。

李凤姐  (白)     军爷讲的那个红白罗卜,待我取来。

正德帝  (白)     不是那个。

李凤姐  (白)     是哪个?

正德帝  (白)     是那穿红着绿跟大姐一样的人儿。

李凤姐  (白)     呀啐,先前倒有,如今被官府禁了。慢说没有,就是有,这半夜三更,叫我们女孩儿到哪里去寻,哪里去找?

正德帝  (白)     是啊,这半夜三更,叫她女孩儿往哪里去找。

             如此,大姐我与你商议商议。

李凤姐  (白)     商议什么?

正德帝  (白)     就烦劳大姐斟上一杯。

李凤姐  (白)     我们只会卖酒,不会斟酒。

正德帝  (白)     斟上的好。

李凤姐  (白)     不斟。

正德帝  (白)     你斟是不斟?

李凤姐  (白)     不斟。

正德帝  (白)     好,拿银子还我。

李凤姐  (白)     待我取来。

正德帝  (白)     慢着,酒席被我吃散,你哥哥回来,问你要钱,你将何言答对?

李凤姐  (白)     有了,待我来哄他一哄。

             呀,军爷,你们那里鼠儿是什么颜色?

正德帝  (白)     我们那里鼠儿是灰色的。

李凤姐  (白)     我们这里是白的。

正德帝  (白)     白的,在哪里?

李凤姐  (白)     在那里。

正德帝  (白)     在哪里?

李凤姐  (白)     在这里。

正德帝  (白)     这是哪个斟的?

李凤姐  (白)     我斟的。

正德帝  (白)     这样斟酒慢说是一杯,就是十杯八杯,也不足为奇。

李凤姐  (白)     要怎么才足为奇?

正德帝  (白)     要你大姐的手,斟上一杯,你的手递在为君的手,为君的手递在为君的口,吃在肚内打马就走。

李凤姐  (白)     我手上有糖?

正德帝  (白)     无糖。

李凤姐  (白)     有蜜?

正德帝  (白)     无蜜。

李凤姐  (白)     无糖无蜜为何要我来斟酒?

正德帝  (白)     花钱的老爷们,欢喜这个调调儿。

李凤姐  (白)     我就恼的这个调调儿!

正德帝  (白)     你斟是不斟?

李凤姐  (白)     我还是不斟。

正德帝  (白)     好,还是拿银子还我罢。

李凤姐  (白)     我就取来。

正德帝  (白)     转来,你晓得我这银子是哪里来的?

李凤姐  (白)     难道是做强盗抢来的不成?

正德帝  (白)     啊,我是打劫皇宫来的!不犯事便罢,倘若犯了事,我将你兄妹攀连在内,看你是怎了得,银子不要,我去了

李凤姐  (白)     军爷回来,商议商议。

正德帝  (白)     没有什么商议。

李凤姐  (白)     商议商议。

正德帝  (白)     你与哪个商议?

李凤姐  (白)     我心与口商议。

正德帝  (白)     快去商议。

李凤姐  (白)     哎呀且住,想他这银子,乃是打劫皇宫来的。不犯事便罢,倘若犯了事,将我兄妹攀连在内,这便如何是好?我说是哥哥呀哥哥,今日也卖酒,明日也卖酒,这是卖酒的下场头。

     (二黄平板)  李凤姐斟上酒一樽,

             叫声军爷饭杯巡。

正德帝  (二黄平板)  孤心有意将她嬉耍,

             看他知情不知情。

正德帝  (白)     干。

李凤姐  (白)     干你娘的心肝!

正德帝  (白)     怎样骂人起来了?

李凤姐  (白)     你吃酒便吃酒,怎么将我的手心搔了一把,是何道理?

正德帝  (白)     哦,为君的这几日未曾跑马射箭,指甲长长了,碰着大姐,也是有的。

李凤姐  (白)     我们指甲,也是长的,怎么碰不着你?

正德帝  (白)     听大姐之言,是个爱小便宜的,来来来,为君生就是一又粗手,大姐要搔你要搔上几下。

李凤姐  (白)     军爷让我搔,我就搔了。

正德帝  (白)     你搔呀。

李凤姐  (白)     我不搔了。

正德帝  (白)     怎么不搔?

李凤姐  (白)     我倒未曾搔,你到翘起来了。

正德帝  (白)     为君的不翘就是。

李凤姐  (白)     如此我就搔就搔。

正德帝  (白)     哈哈哈……

李凤姐  (西皮流水板) 月儿弯弯照下,

             问声军爷你住哪家?

正德帝  (西皮流水板) 大姐不必盘问咱,

             为君住在天底下。

李凤姐  (白)     住了,一个人不住在天底下,还住在天上不成?

正德帝  (白)     啊,大姐,我住的那地,与众不同。

李凤姐  (白)     怎样不同?

正德帝  (白)     在那北京城内,大圈圈里头有个小圈圈,小圈圈里头有个黄圈圈,我就住在那黄圈圈里面。

李凤姐  (白)     我认得你。

正德帝  (白)     你认我是哪一个?

李凤姐  (白)     你是我家哥哥……

正德帝  (白)     啊?

李凤姐  (白)     的大舅子!

正德帝  (白)     被他占了便宜去了!

李凤姐  (西皮流水板) 骂声军爷理太差,

             不该调戏我们好人家。

正德帝  (西皮流水板) 好人家来好人家,

             不该头戴海棠花。

             扭扭捏捏人人爱,

             风流就在这朵花。

李凤姐  (西皮流水板) 海棠花来海棠花,

             反被军爷取笑咱。

             我这里将花丢在地,

             踏来踏。从今后不带这朵海棠花

正德帝  (西皮流水板) 大姐做事理太差,

             不该踏碎这海棠花。

             为君与你来拾起,

             我与你插,我与你插了,插了上这朵海棠花。

李凤姐  (西皮流水板) 凤姐一见事不好,

             急忙回转绣房门。

(李凤姐下。)

正德帝  (西皮流水板) 任你走到汪洋海,

             为君赶到水晶宫。

(正德帝下。)

【第二场】

(李凤姐上。)

李凤姐  (西皮散板)  前面走的李凤姐,

(正德帝上。)

正德帝  (西皮散板)  后面跟随正德君。

李凤姐  (西皮散板)  用手关上门两扇,

正德帝  (西皮散板)  叫声大姐快开门。

     (白)     开门来,开门来!

李凤姐  (白)     我不开。

正德帝  (白)     怎么不开?

李凤姐  (白)     等我家哥哥回来才开。

正德帝  (白)     你哥哥今天不回来?

李凤姐  (白)     今天不开。

正德帝  (白)     十天不回来?

李凤姐  (白)     十天不开。

正德帝  (白)     一辈子不回来?

李凤姐  (白)     一辈子不开。

正德帝  (白)     哎呀且住,这丫头要她的哥哥回来再开,这便如何是好?有了,待我来哄他一哄。

             啊,李龙哥,你回来了,你们这里饭也凉的,酒也不好,算清账目,我要去了。请啊,请啊。

李凤姐  (白)     我哥哥回来了,待我来开门。

             哥哥在哪里?哥哥在哪里?哥哥在哪里?

正德帝  (白)     哥哥在这里。

李凤姐  (白)     你这人前庭赶到后院,后院赶到卧房,是何道理?

正德帝  (白)     要你打发打发。

李凤姐  (白)     你原来是个要饭的化子,待我取个钱来,打发与你。

正德帝  (白)     转来,这么大的丫头打发打发都不懂?

李凤姐  (白)     懂倒懂,我怕。

正德帝  (白)     你怕什么?

李凤姐  (白)     我怕我家哥哥回来。

正德帝  (白)     你家哥哥回来有我。

李凤姐  (白)     有你没有我,滚了出去。

正德帝  (白)     我是不出去。

李凤姐  (白)     你不出去,我就要喊叫。

正德帝  (白)     你喊叫什么?

李凤姐  (白)     我喊叫你杀人。

正德帝  (白)     我手无寸铁,怎能杀人?

李凤姐  (白)     你的心比刀还狠。

正德帝  (白)     我自不出去。

李凤姐  (白)     我就喊叫。

正德帝  (白)     慢来慢来。

李凤姐  (白)     怕你不出去。

正德帝  (白)     且住,这丫头喊叫起来,惊动乡邻地保差值当官,那还了得?有了,她若有福,封她一宫;她若无福,打马就走。

             啊,大姐,你可认识我?

李凤姐  (白)     你是大户长的兄弟,三户长的哥哥,你是个二混账!

正德帝  (白)     不要骂人,我乃当今正德天子。

李凤姐  (白)     走开,你可认识我?

正德帝  (白)     我认识,你是梅龙镇上卖酒的丫头。

李凤姐  (白)     哎,我是当今正德天子的娘啊!

正德帝  (白)     岂不折煞你丫头,自古道龙行有宝。

李凤姐  (白)     你就献宝。

正德帝  (白)     倘若无宝?

李凤姐  (白)     献你娘的现世宝。

正德帝  (白)     不要骂人,大姐观宝。

     (二黄平板)  在头上除下来沿毡帽,

             身上露出滚龙袍。

             叫一声大姐来观宝,

             我头上也是龙,身上也是龙,左边也是龙,右边也是龙,前面也是龙,后面也是龙,浑身上下是九条龙,啊,五爪的龙袍。

李凤姐  (白)     好宝贝。

     (二黄平板)  怪不得昨晚得一梦,

             真龙天子落房中。

             我走上前来忙下跪,

             望求万岁将我封。

正德帝  (白)     下跪何人?

李凤姐  (白)     李凤姐。

正德帝  (白)     跪在为君面前做甚?

李凤姐  (白)     前来讨封。

正德帝  (白)     你方才骂我是你家哥哥的大舅子,我是不封。

李凤姐  (白)     你封了我,我家哥哥是你的大舅子。

正德帝  (白)     小舅子也不封。

李凤姐  (白)     就是小舅子。

正德帝  (白)     也不封。

李凤姐  (白)     封一点点。

正德帝  (白)     不封。

李凤姐  (白)     封一微微。

正德帝  (白)     不封。

李凤姐  (白)     封一洩洩。

正德帝  (白)     也不封。

李凤姐  (白)     不封也罢。

正德帝  (白)     我若不封,岂不羞煞你这个丫头?

李凤姐  (白)     怕你不封。

正德帝  (白)     凤姐听封:

     (二黄平板)  孤三宫六院俱封尽,

             封你闲游戏耍宫。

李凤姐  (二黄平板)  我叩罢头来龙恩谢,

正德帝  (二黄平板)  用手搀起爱梓童。

李凤姐  (二黄平板)  问声君爷欲何往?

正德帝  (二黄平板)  为君打马奔大同。

李凤姐  (二黄平板)  就在这梅龙镇上宿一晚,

正德帝、

李凤姐  (同二黄平板) 一对金杯落真龙。

李凤姐  (白)     君爷请呀。

正德帝  (白)     请到哪里?

李凤姐  (白)     请到卧房。

正德帝  (白)     走啊,啊,不去了。

李凤姐  (白)     为何不去?

正德帝  (白)     我怕。

李凤姐  (白)     你怕什么?

正德帝  (白)     我怕你家哥哥。

李凤姐  (白)     有我。

正德帝  (白)     有你就不要紧了,走啊,凤姐。

李凤姐  (白)     君爷。

正德帝  (白)     梓童。

李凤姐  (白)     万岁。

正德帝  (白)     摆驾进宫。

(正德帝、李凤姐同下。)
(完)


浏览次数:30724 ┊ 字数:7159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