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火牛阵》

主要角色
田单:老生
田法章:小生
伊立:净
殷惠娥:旦
皂隶:丑
侯栾:丑
王通:老生
殷尚:老生
齐湣王:丑
乐毅:净
王孙贾:武生

《火牛阵》叶复润饰田单、尚长荣饰伊立
《火牛阵》叶复润饰田单、尚长荣饰伊立
情节
战国时,齐湣王宠信邹妃及太监伊立,不理朝政。燕昭王任用乐毅为帅伐齐,连破七十余城。邹妃及伊立设计,诬陷东宫世子田法章,无礼于邹妃,齐湣王大怒,命伊立斩杀世子回奏。世子逃出东宫,遇巡城卸史田单将世子扮成己妹,瞒过伊立搜查;又陪同世子买通守城官,连夜逃出城关,被大军冲散。田法章投靠退职太守殷尚,与殷尚之女殷惠娥私定婚姻。田单据守即墨,先用反间计,使燕以骑劫替回乐毅为帅,后又用火牛阵大破燕兵,恢复齐国。太守殷尚送田法章至即墨与田单君臣重会,始知田法章为男子,遂允与殷惠娥成婚。

根据1954年实况录音整理:马连良饰田单,姜妙香饰田法章,郝寿臣饰伊立,张君秋饰殷惠娥,萧长华饰皂隶,马富禄饰侯栾,黄元庆饰王孙贾,林秋雯饰娥云,马盛龙饰殷尚,马崇仁饰王通,张福坤饰乐毅,张永泉饰齐缗王,刘永利饰焯齿,任鸣武饰骑劫;李慕良、何顺信操琴,魏希云司鼓。

录入:rossiwu3505


相关剧本
《黄金台》(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盘关》(根据《戏考》第三十七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83.6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乐毅   (内白)    马来!

(乐毅上。)

乐毅   (西皮散板)  军机战策某精通,

             三韬六略在腹中。

     (白)     俺,乐毅。乃赵国人也,先祖乐羊,师以领授。某自幼熟读兵书,深通战策。前者,投奔齐王,可恨伊立,嫉贤妒能,将某责打四十军棍,赶出不用。闻得燕昭王,高筑黄金台,招贤纳士。俺此番前去投效,若蒙重用,必然灭却齐邦,以报此仇!看,前面已是燕国都城,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散板)  怀才不遇风尘困,

             伊立嫉贤妒才能。

             若蒙燕王来重用,

             灭却齐邦方称某心。

(乐毅下。)

【第二场】

四大臣  (内同白)   嗯哼!

(四大臣同上。点绛唇牌。)

大臣甲  (白)     列位大人请了。

三大臣  (同白)    请了。

大臣甲  (白)     今有赵国乐毅,前来投效。少时大王升殿,把本奏上。

三大臣  (同白)    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分班伺候。

(四太监引燕昭王同上。)

燕昭王  (引子)    龙门展放,众文武,齐贺孤王。

四大臣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燕昭王  (白)     平身。

四大臣  (同白)    千千岁!

燕昭王  (念)     可恨齐王理不端,不顾情义谋江山。孤王招贤来对战,但愿齐唱凯歌还。

     (白)     孤,燕昭王在位。可恨齐邦,累次兴兵犯境。孤与齐王有雪耻之仇。

             众卿,

四大臣  (同白)    臣。

燕昭王  (白)     何计以安塞?

大臣甲  (白)     臣启大王:今有赵国乐毅前来投效,请旨定夺。

燕昭王  (白)     好,宣乐毅上殿。

大臣甲  (白)     领旨。

             大王有旨,乐毅上殿。

乐毅   (内白)    领旨。

(乐毅上。)

乐毅   (念)     欲展平生志,来投霸业人。

     (白)     草民乐毅见驾,大王千岁!

燕昭王  (白)     平身。

乐毅   (白)     千千岁!

燕昭王  (白)     卿家哪里人氏?有何本领,前来投效?

乐毅   (白)     草民乃赵国人氏,先祖乐羊。草民幼读兵书,深通战策。闻得大王招贤纳士,特来投效。

燕昭王  (白)     孤与齐王有雪耻之仇,卿家何计安塞?

乐毅   (白)     想那齐邦,地旷人众,士卒习战。又有渔盐之富,未可攻也。大王欲报先君之仇,必须联络列国人马,方可破之。想那赵国,乃我国近邻,赵合则韩必从。孟尝君在位,方恨齐王,意无不从。那秦国嫉齐之强盛,又恐天下诸侯背秦事齐,亦无不从。若得此四国人马,兵合一处,破那齐邦岂不是易如反掌?

燕昭王  (白)     就命卿家即日金台拜帅,下面更衣。

乐毅   (白)     谢大王!

(乐毅下。)

燕昭王  (白)     众卿,

四大臣  (同白)    臣。

燕昭王  (白)     你等金台伺候,退班。

四大臣  (同白)    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徐胜、薛成同上,同起霸。)

徐胜   (念)     头带盔盔缨明亮,

徐胜、

薛成   (同念)    身披甲甲似秋霜。跨下马如同戏水,掌中枪盖世无双。

     (同白)    俺——

徐胜   (白)     徐胜。

薛成   (白)     薛成。

             将军请了。

徐胜   (白)     请了。

薛成   (白)     今有乐毅,金台拜帅。约请我等,一同兵发齐邦。远远望见,

徐胜、

薛成   (同白)    元帅来也!

(吹打。乐毅、四龙套同上。)
徐胜、

薛成   (同白)    参见元帅!

乐毅   (白)     二位将军免礼。

徐胜、

薛成   (同白)    啊。

乐毅   (白)     圣驾到此,速报我知。

徐胜、

薛成   (同白)    啊。

龙套   (内白)    圣驾到。

徐胜、

薛成   (同白)    圣驾到。

乐毅   (白)     一同接驾。

徐胜、

薛成   (同白)    接驾。

(燕昭王、四大臣同上。燕昭王拜帅。)

乐毅   (白)     送圣驾!

(燕昭王下,四大臣同下。)

乐毅   (白)     二将听令。

徐胜、

薛成   (同白)    在!

乐毅   (白)     命你二人操练士卒,且候四国人马到此,一同伐齐。带马!

徐胜、

薛成   (同白)    带马!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校尉、伊立同上。)

伊立   (引子)    执掌齐邦,压朝臣,谁不尊咱!

     (念)     身入皇宫有数秋,满朝文武咱为头。双手能写梅花篆,执掌齐邦半壁瓯。

     (白)     咱家,伊立。我乃西凉下国的人氏,自幼净身进宫,伺候狼主,甚是得宠。只因我国缺少齐邦三载的贡奉,是我国狼主将邹娘娘与咱家献与齐邦。齐王见喜,封邹娘娘以为西宫下院。齐王见咱双手能写梅花篆字,因此封咱卷帘的御史之职,这且不言。今有满朝文武在议事厅前等候咱家议论国事。

             孩子们!

四校尉  (同白)    有。

伊立   (白)     打道议事厅。

四校尉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

探子   (内白)    马来!

(探子上。)

探子   (念)     打探军情事,鞍眠夜不收。日间藏草内,夜晚走荒丘。

     (白)     探子是也!今有乐毅在燕邦金台拜帅,不免报与公公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探子走圆场。)

探子   (白)     来此已是,待我击点。

(探子击点。)

校尉   (白)     做什么的?

探子   (白)     急报求见。

校尉   (白)     伺候。

探子   (白)     啊。

校尉   (白)     急报求见。

伊立   (白)     传。

校尉   (白)     随我进来,

探子   (白)     是。

             急报告进,参见公公。

伊立   (白)     探听哪路的军情,慢慢地报来。

探子   (白)     今有乐毅在燕邦金台拜帅,统领五国人马,前来伐齐,特来报知啊!

伊立   (白)     他国的人马哪?

探子   (白)     他国的人马犹如潮水的一般,那贼的人马好不威严也!

(牌子。)

伊立   (白)     赏你金牌一面,再探再报,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伊立   (白)     哈哈!好一个大胆的乐毅呀!前番投奔我国,是咱家不重用于你。责打四十军棍,赶出境地。哎!怎么着?投奔燕邦,金台拜帅,带领人马要前来伐齐?哈哈……孩儿啊!孩儿啊!有你伊公公在朝,谅尔又反得了哪儿喀吗?哎哟!慢着!想我家大王每日贪恋酒色,不理朝政,嘿嘿!可也是嘚儿枉然哪!哦呵!有啦!想东宫殿下颇有韬略,不免去至东宫,与殿下商议发兵退敌之策。

             孩子们,

四校尉  (同白)    有!

伊立   (白)     打道东宫!

四校尉  (同白)    啊!

(伊立、四校尉同下。)

【第五场】

(田法章、内侍同上。)

田法章  (引子)    堪叹父王,恋酒色,不理朝纲。

     (白)     小王田法章,只因西凉国进来邹妃、伊立,父王见喜,将邹妃封为西宫下院。父王每日贪恋酒色,不理朝政。眼看齐国祸不远矣!正是:

     (念)     兴邦犹如针挑土,败国好似浪洗尘。

伊立   (内白)    嗯哼!

(伊立上。)

伊立   (念)     只为发兵事,来见智谋人。

     (白)     待咱叩环。

内侍   (白)     何人叩环?

伊立   (白)     烦劳通禀:伊立求见千岁。

内侍   (白)     候着。

伊立   (白)     是啦。

内侍   (白)     启殿下:伊立求见。

田法章  (白)     哦!宣他进宫,

内侍   (白)     是。

             伊立进宫啊!

伊立   (白)     是。

             参见小千岁!

田法章  (白)     平身。

伊立   (白)     千千岁!

田法章  (白)     赐座。

伊立   (白)     谢座!

田法章  (白)     进宫何事?

伊立   (白)     千岁有所不知,今有乐毅投奔燕邦,金台拜帅。带领人马,前来伐齐。奴婢特地前来,与殿下商议发兵退敌之策。

田法章  (白)     可曾奏过父王?

伊立   (白)     这个!倒未曾禀知大王。

田法章  (白)     与满朝文武商议?

伊立   (白)     哎哟!哈哈……这满朝文武,谁还大得过奴婢去吗?

田法章  (白)     唗!先前乐毅投奔我邦,被你这奸贼赶出不用。还敢前来见我!近前来。

伊立   (白)     千岁!

(田法章踢伊立。)

田法章  (白)     还不与我走了出去!

伊立   (白)     哈哈!好一个大胆的田法章啊!发兵不发兵,任凭与你,怎么着?一脚将咱家踢出了宫门!哈哈……是喽,你仗着你是守阙之龙,还把咱家卷帘的御史放在你的心上吗?哦呵!有啦!我不免去至西宫搬弄是非,正是:

     (念)     一脚成仇恨,我点点记心头。

内侍   (白)     启殿下:伊立怒出宫门。

田法章  (白)     哼!

     (念)     暂将两眼观螃蟹,看尔横行到几时!

(田法章、内侍同下。)

【第六场】

(邹妃、娥云、四宫女同上。)

邹妃   (念)     每日西宫院,陪王伴君眠。

伊立   (内白)    走哇!

(伊立上。)

伊立   (二黄散板)  田法章小奴才其情可恼,

             他把我卷帘的御史不放在心梢。

             进宫去见娘娘双膝跪倒,

             望娘娘救奴婢性命一条。

     (白)     参见娘娘,

邹妃   (白)     平身。

伊立   (白)     谢娘娘!

邹妃   (白)     赐座。

伊立   (白)     谢座!可恼!

邹妃   (白)     为何这样烦恼?

伊立   (白)     娘娘有所不知,只因乐毅投奔燕邦,金台拜帅。带领人马,前来伐齐。奴婢去至东宫,与殿下商议发兵退敌之策。发兵不发兵,还则罢了,他在背地里,言讲娘娘几句谗语,嘿嘿!奴婢我实实地不敢启奏。

邹妃   (白)     恕你无罪,你且讲来。

伊立   (白)     娘娘啊!

     (二黄散板)  田法章说出话无有人道,

             把娘娘比妲己不差分毫。

             有一日田法章身躬大宝,

             要把娘娘万剐千刀!

邹妃   (二黄散板)  听一言来怒冲起,

             大胆奴才乱胡为!

     (白)     果有此事么?

伊立   (白)     奴婢不敢妄奏。

邹妃   (白)     嗯,你且出宫,我自有道理。

伊立   (白)     谢娘娘。正是:

     (念)     点起一把火,要烧万重山。

(伊立下。)

齐湣王  (内白)    摆驾!

(齐湣王、太监同上。)

     (二黄摇板)  内侍摆驾后宫进,

             梓童免礼且平身。

邹妃   (白)     妾妃见驾,大王千岁!

齐湣王  (白)     爱妃请起,一旁坐下。

邹妃   (白)     千千岁!

齐湣王  (白)     内侍,看酒来,我与娘娘同饮。

太监   (白)     遵旨。

邹妃   (白)     且慢!

齐湣王  (白)     怎么样了?

邹妃   (白)     妾妃今日饮不得酒了。

齐湣王  (白)     怎么饮不得酒了哇?

邹妃   (白)     身体不爽。

齐湣王  (白)     你病了?

             内侍,

太监   (白)     奴婢在。

齐湣王  (白)     宣太医进宫,与娘娘调治病症。

太监   (白)     遵旨。

邹妃   (白)     慢来!

齐湣王  (白)     呃!

邹妃   (白)     君臣怎好携手号脉?

齐湣王  (白)     依你之见呢?

邹妃   (白)     闻得东宫世子,受过异人传授,深通医道。何不宣他进宫,与妾妃调治病症?

齐湣王  (白)     好!

             娥云过来。

娥云   (白)     在!

齐湣王  (白)     命你晓谕东宫世子,叫他进宫,与娘娘调治病症,快去。

娥云   (白)     遵旨。

(娥云下。)

齐湣王  (白)     梓童,随孤来呀!哈哈……

(齐湣王、邹妃同下。)

【第七场】

(田法章、内侍同上。)

田法章  (二黄摇板)  伊立轻贤惹是非,

             一怒赶他出宫闱。

(娥云上。)

内侍   (白)     娥云到此何事?

娥云   (白)     只因大王有旨:命殿下前去与娘娘调治病症。

内侍   (白)     知道啦。

(娥云下。)

内侍   (白)     启禀殿下:大王有旨,请殿下去至西宫与娘娘调治病症。

田法章  (白)     背了药箱,西宫去者。

     (二黄摇板)  侍儿带路西宫往,

             调治病症走一场。

(田法章、内侍同下。)

【第八场】

(邹妃、娥云、四宫女同上。)

邹妃   (二黄摇板)  心腹之患安排定,

             要害世子命残生。

(田法章、内侍同上。)

田法章  (二黄摇板)  将身来在西宫院,

             见了母亲问一番。

     (白)     前去叩环。

内侍   (白)     是。

(内侍叩门。)

娥云   (白)     何事?

内侍   (白)     殿下到。

娥云   (白)     启禀娘娘:殿下到。

邹妃   (白)     宣他进宫。

娥云   (白)     随我进宫啊!

田法章  (白)     领旨。儿臣见驾,母亲千岁!

邹妃   (白)     平身。

田法章  (白)     千千岁!

邹妃   (白)     赐座。

田法章  (白)     谢座。

邹妃   (白)     儿啊,为娘身体不爽,不知得的何病?

田法章  (白)     脉乃人之根本。必须先诊脉,然后下药。

邹妃   (白)     就依我儿。

田法章  (白)     脉枕伺候。

内侍   (白)     是。

(田法章号脉。小开门牌。)

田法章  (白)     呀!

     (二黄摇板)  母亲身体本无病,

             假装有恙为何因?

邹妃   (白)     儿啊!为娘得的何病?

田法章  (白)     母亲不过微有小恙,待儿臣取些太平丹药,母后用下,必然痊愈。

邹妃   (白)     宫娥退下。

(娥云、内侍、四宫女同下。)

邹妃   (白)     啊,儿啊,为娘并非有病,只因你父王年迈,不能欢乐。我儿上得龙床,与为娘同乐一回。

田法章  (白)     真真无有廉耻!

(田法章下。)

邹妃   (白)     且住!实指望调戏于他,不想被他羞辱一场。嗯,我不免将粉脸抓破,上殿奏知大王。

     (白)     宫娥,

四宫女  (同白)    有!

邹妃   (白)     随我上殿去者!

(邹妃、四宫女同下。)

【第九场】

(齐湣王、太监同上。)

齐湣王  (二黄摇板)  内侍摆驾金殿进,

邹妃   (内白)    喂呀!

齐湣王  (二黄摇板)  殿角以外放悲声。

(邹妃上。)

邹妃   (白)     喂呀!大王啊!

齐湣王  (白)     梓童,为何这等模样啊?

邹妃   (白)     今有东宫世子,进宫调戏妾妃,大王做主!

齐湣王  (白)     呃!想那世子,乃是我的好儿子,焉能做出此事?你说此话,我却不信哪。

邹妃   (白)     大王不信,现有东宫世子将妾妃粉脸抓破,大王请看。

齐湣王  (白)     好奴才!

     (二黄散板)  奴才做事太无礼,

             不该戏弄孤爱姬!

     (白)     梓童快快起来,一旁坐下,

邹妃   (白)     谢座。

齐湣王  (白)     内侍,

太监   (白)     奴婢在。

齐湣王  (白)     宣世子上殿,

太监   (白)     遵旨。

邹妃   (白)     且慢!宣他上殿,为了何事?

齐湣王  (白)     呃,将那世子宣上殿来,杀了他,哼,剐了他,与你出出气,也就是了哇。

邹妃   (白)     倘若文武保奏,如何是好?

齐湣王  (白)     依梓童之见呢?

邹妃   (白)     依妾妃之见,就命伊立,赐他宝剑。三更时分,去至东宫,将世子斩杀回奏。

齐湣王  (白)     此计甚好。

             内侍,

太监   (白)     奴婢在!

齐湣王  (白)     宣伊立上殿。

太监   (白)     遵旨。

             大王有旨,伊立上殿哪!

伊立   (内白)    领旨啊!

(伊立上。)

伊立   (念)     忽听大王宣,迈步到金銮。

     (白)     伊立见驾,大王千岁!

齐湣王  (白)     平身。

伊立   (白)     千千岁!

             娘娘千岁!

邹妃   (白)     平身。

伊立   (白)     谢娘娘!

             宣奴婢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齐湣王  (白)     今有世子人伦大变,赐你宝剑一口,三更时分,斩杀世子回奏。

伊立   (白)     领旨!

邹妃   (白)     转来。

伊立   (白)     在!

邹妃   (白)     今晚不闭宫门,等你回奏,

伊立   (白)     是啦。

     (念)     金殿领圣旨,拔剑要斩仇人!

(伊立下。)

齐湣王  (白)     正是:

     (念)     恼恨世子太无理,

邹妃   (念)     不该子淫父的妻!

齐湣王  (念)     宝剑一举人头落,

邹妃   (念)     气化清风肉化泥。

齐湣王  (白)     好个“气化清风肉化泥”,好端端的一个儿子,他此番前去,一命就要归西了!唉!儿啊!

邹妃   (白)     啊!大王!不必如此,妾妃这里还有一个。

齐湣王  (白)     噢!哦!妾妃肚内还有一个?唉!你哦,随孤来呀!哈哈……

(齐湣王、邹妃同下。)

【第十场】

(娥云上。)

娥云   (白)     哎呀!且住!只因奸妃在大王面前搬弄是非,大王传下旨意,今晚三更时分,斩杀世子回奏。我不免前去送信便了!

(娥云下。)

【第十一场】

(田法章、内侍同上。)

田法章  (二黄摇板)  奸妃做事理不端,

             苦苦害我为哪般?

(娥云上,叩门。)

内侍   (白)     何人叩环?

娥云   (白)     娥云求见。

内侍   (白)     候着。

             启殿下:娥云求见。

田法章  (白)     宣她进宫。

内侍   (白)     是。

             娥云进宫啊!

娥云   (白)     是。

             参见殿下。

田法章  (白)     平身。进宫何事?

娥云   (白)     哎呀!殿下呀!只因奸妃在大王面前搬弄是非,大王命伊公公,宝剑一口,今晚三更时分,要斩杀您回奏哪!

田法章  (白)     哦!是哪里传旨?

娥云   (白)     金殿传旨。

田法章  (白)     可有文武保奏?

娥云   (白)     并无文武保奏。

田法章  (白)     哦!是了,想是娘娘虐待于你,在小王面前搬弄是非。

             侍儿,

内侍   (白)     在。

田法章  (白)     轰了出去!

内侍   (白)     你呀,出去吧!

娥云   (白)     且住!是我娥云好心前来与他送信,谁想他不肯深信于我,反将我轰出宫门。有何脸面活在世上?不免碰头金殿之下,以表忠心!

(娥云碰死。)

内侍   (白)     启禀殿下:娥云碰死殿角之下啦!

田法章  (白)     有这等事!待我看来!

             哎呀!

     (二黄散板)  一见娥云丧了命,

             怎不叫人痛伤心!

             回头我对侍儿论,

             快快搭救我命生。

内侍   (白)     殿下!殿下不必惊慌,倒不如扮做奴婢模样,混过一时,再做道理。

田法章  (白)     你在此小心守候,待我改扮起来。

(田法章下,上。)

田法章  (二黄散板)  侍儿请上受一礼,

             拜你如同拜先人。

(田法章下,内侍下。)

【第十二场】

(伊立上。)

伊立   (白)     呀!

     (二黄散板)  听谯楼打罢了三更时分,

             今夜晚拔宝剑就斩断了龙根。

     (白)     来此已是。开门来!开门来!呔!开门来呀!

内侍   (内白)    谁?

伊立   (白)     咱家。

内侍   (内白)    谁?

伊立   (白)     哎哟嗬!连你伊公公的语声都听不出来吗?

内侍   (内白)    噢!伊公公来啦!

伊立   (白)     快着点儿!这么慢慢腾腾的,

内侍   (内白)    来啦!

伊立   (白)     快着点儿!

内侍   (内白)    来啦!

伊立   (白)     快着点儿!我打进去!

(内侍上。)

伊立   (白)     侍儿。

内侍   (白)     公公。

伊立   (白)     世子哪儿去喀啦?

内侍   (白)     殿下呀!

伊立   (白)     啊!

内侍   (白)     哦!上书房读书哪!

伊立   (白)     待咱赶到上书房。

(伊立下。)

内侍   (白)     且住!那伊立去到上书房,寻找殿下。寻找不着,回来岂能与我干休哪?这!这!也罢!我不免碰死殿角之下,给他个死无对证!嗯!我就是这个主意啦!

(内侍碰死。伊立上。)

伊立   (白)     上书房没有哇!这孩子他怎么会糊弄起我来了?这孩子怎么会糊弄起我来啦?

             啊!哈哈!好孩子!你把东宫世子放走,碰死在殿角之下,与咱家个死无对证。哼!孩儿啊!孩儿!哦!有啦!想世子逃走不远,不免启奏大王便了!

(伊立走圆场。)

伊立   (白)     伊立二次见驾,大王千岁!

齐湣王  (内白)    卿家平身。何事?

伊立   (白)     不知何人走漏消息,将世子放走,大王降旨。

齐湣王  (内白)    原为此事,赐卿校尉四十名,各府搜查,出宫去吧!

伊立   (白)     谢大王!

(四校尉同上。)

伊立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伊立   (白)     随定咱家,不分昼夜,各府搜寻世子去者!带马!

四校尉  (同白)    啊!

(伊立、四校尉同下。)

【第十三场】

(起四更鼓。)

田单   (内白)    掌灯。

二衙役  (内同白)   啊!

田单   (内二黄导板) 听谯楼打四更玉兔东上,

(二衙役同上,田单上。)

田单   (回龙)    为国家秉忠心昼夜奔忙。

     (二黄原板)  西凉国欠我邦三载贡饷,

             献邹妃和伊立来见大王。

             我主爷见邹妃龙心欢畅,

             每日里贪酒色不理朝纲。

             小乐毅要伐齐兵无人抵挡,

             眼见得这江山付与了汪洋。

     (白)     下官田单,齐王驾前为臣,官拜巡城御史之职。今当巡城之期。

             左右,

二衙役  (同白)    有!

田单   (白)     掌灯。

二衙役  (同白)    是!

田单   (二黄散板)  叫人来掌红灯御街来进,

             若有那面生人盘查内情。

(田法章上。二衙役同拿田法章。)

衙役甲  (白)     哎!拿住啦!拿住啦!

衙役乙  (白)     拿住啦!

衙役甲  (白)     你看住他,我讨赏去。

衙役乙  (白)     好啦!

衙役甲  (白)     回禀老爷的话:小人拿住犯夜的了。

田单   (白)     哦,你拿着犯夜的了?

衙役甲  (白)     正是。

田单   (白)     好,回衙有赏。

衙役甲  (白)     谢老爷!

衙役乙  (白)     伙计,怎么样啦?

衙役甲  (白)     我有赏了。

衙役乙  (白)     我也来一份。

衙役甲  (白)     你来一份去。

衙役乙  (白)     启禀老爷:小人拿住犯夜的了。

田单   (白)     怎么!你也拿住犯夜的了?

衙役乙  (白)     对啦。

田单   (白)     好回衙也有赏。

衙役乙  (白)     多谢老爷。

衙役甲  (白)     哎,怎么着啦?

衙役乙  (白)     我也来了一份儿啦。

衙役甲  (白)     我再赶一份儿去。

衙役乙  (白)     再赶一份儿,好哇!

衙役甲  (白)     我也再赶一份儿去。回禀老爷的话:小人我又拿住犯夜的了。

田单   (白)     嗯!黑夜之间,哪有许多犯夜之人?掌灯,待你老爷观看哪!

衙役甲  (白)     是!

(田单看。)

田法章  (白)     哎呀!卿……

田单   (白)     噤声!

(田单踢灯,扯田法章同下。二衙役同摸灯。)

衙役甲  (白)     伙计!

衙役乙  (白)     伙计!

衙役甲  (白)     伙计!

衙役乙  (白)     伙计!“哎呀!卿!”

衙役甲  (白)     “噤声!”得了!别招说啦!

(衙役甲扯衙役乙同下。)

【第十四场】

(田单、田法章同上。乳娘上,开门。田单、田法章同进门。)
田单、

乳娘   (同白)    千岁醒来!

田法章  (二黄散板)  这一阵跑得我昏迷不醒,

     (白)     哎呀!卿家呀!

     (二黄散板)  见卿家不由我珠泪淋淋。

田单   (白)     千岁!

     (二黄散板)  问千岁因何事逃出宫院?

             一一的对为臣细说根源。

田法章  (白)     卿家呀!

     (二黄散板)  伊立定下阴狠计,

             要害小王命残生。

田单   (白)     好贼!

     (二黄散板)  恨伊立把我的牙咬断,

             苦害我主为哪般?

家院   (内白)    报!

(家院上。)

家院   (白)     伊立前来搜府!

田单   (白)     知道了!

(家院下。)

田单   (白)     千岁,方才家院报道:伊立前来搜府。这便如何是好?

田法章  (白)     哎呀!卿家要救我一救!

田单   (白)     千岁!事到如今,并无别计。臣妹现在原郡,千岁扮做臣妹模样,混过一时,再作道理。

田法章  (白)     但凭卿家!

田单   (白)     乳娘!快与千岁改扮起来!

乳娘   (白)     好。

(田法章、乳娘同下。)

田单   (白)     唉!

     (二黄导板)  水不清皆因是鱼儿搅混。

(四校尉同上,过场,同下。伊立上。)

伊立   (白)     嘚!马来!

(伊立下。)

田单   (二黄散板)  料不想又出了卖国的馋臣!

             急急忙忙千岁请,

(田法章、乳娘同上。)

田法章  (二黄散板)  万般无奈扮妇人。

     (白)     啊!卿家。

田单   (白)     呃。

田法章  (白)     看小王扮得可像?

田单   (白)     扮得倒像,必须要学妇人家行走的才是。

田法章  (白)     哎呀!这倒不晓得!

田单   (白)     乳娘教导千岁。

乳娘   (白)     啊,千岁,这妇人家行走么,必须要这样走。

田法章  (白)     妇人行走,必须要这样走。

田单   (白)     哦呵!着着着!

家院   (内白)    报!

(家院上。)

家院   (白)     伊立来到府门。

田单   (白)     快快的有请。

家院   (白)     有请!

(田法章、乳娘同下。四校尉、伊立同上。)

伊立   (二黄散板)  御史衙前下了马,

田单   (白)     公公!

伊立   (二黄散板)  有劳大人相迎咱。

田单   (白)     请坐!

伊立   (白)     哎!嘿嘿!咱家不敢当啊!不敢当啊!哈哈!哎!快请上坐,哈哈……

田单   (白)     不知公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伊立   (白)     岂敢!岂敢!咱家来得鲁莽,田大人你恕个罪罢!

田单   (白)     哦!岂敢哪!岂敢!

(四校尉同喊。)

田单   (白)     啊,公公,黑夜之间,带领许多校尉,驾临敝衙,但不知有何贵干?

伊立   (白)     田大人,难道说这件事情,你还不知道么?

田单   (白)     哎,但不知何事呀?

伊立   (白)     既然不知,待咱家我慢慢地告诉于你。

田单   (白)     公公请讲。

伊立   (白)     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人伦大变,子要淫父妃。大王大怒,赐咱家宝剑一口,三更时分,斩杀回奏。

田单   (白)     哦哦哦!

伊立   (白)     不知是何人走漏了消息。

田单   (白)     呃!

伊立   (白)     世子连夜逃出皇城。

田单   (白)     哎哎!

伊立   (白)     咱家二次回奏大王,大王赐咱家四十名校尉,各府搜寻。各府俱已搜到,并不见世子。我想世子他定然藏在你府!

田单   (白)     噢!原来为此!

伊立   (白)     嗯!

田单   (白)     啊,公公,想你我为大臣者,就该上殿保本的才是呀。

伊立   (白)     这个……

田单   (白)     哪个?

伊立   (白)     唉!咱家连保数本,大王不准,嘿嘿!可也是嘚枉然哪!

田单   (白)     怎么?公公保过本了?

伊立   (白)     哎哟!哎哟!我早就保过本喽。

田单   (白)     哎呀呀!这也难怪呀!哎!也罢!待下官差下人役,四下寻访。若有世子的下落,报与公公知道么,哦,也就是了。

伊立   (白)     哎!田大人!

田单   (白)     哦!

伊立   (白)     这话你可不是这么样的说法。

田单   (白)     要怎样的讲法呢?

伊立   (白)     世子若在你府,你将他交与咱家我带上金殿。保你满门无事,嘿嘿!那可也就完了!

田单   (笑)     呵呵……

     (白)     哎呀!多承公公的美意!

伊立   (白)     嗯!

田单   (白)     怎奈世子他……

伊立   (白)     哎!在这儿哪?

田单   (白)     未在敝衙。

伊立   (白)     当真不在?

田单   (白)     当真不在。

伊立   (白)     果然不在?

田单   (白)     果然不在。

伊立   (白)     这儿来!田大人!你说世子不在你府,咱家我就要……

田单   (白)     你要怎样?

伊立   (白)     我就要搜哇!

田单   (白)     公公!当真要搜?

伊立   (白)     当真要搜。

田单   (白)     果然要搜?

伊立   (白)     果然要搜。

田单   (白)     哎,好好好,请搜。

伊立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伊立   (白)     两厢搜来!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两边搜。田法章、乳娘同上。)

四校尉  (同白)    有两个妇人。

伊立   (白)     起过!

             田大人。

田单   (白)     哎。

伊立   (白)     你说世子不在你府,顺着咱家手儿来看她,是嘚儿谁?

田单   (笑)     哈哈!

     (白)     哎呀呀!这是乳娘同小妹,小妹同乳娘啊!呵呵……

伊立   (白)     噢!原来是令妹田大姑娘。

田单   (白)     哎,不敢,不敢,小妹。

伊立   (白)     请过来,咱家我见个礼儿。

田单   (白)     她的礼貌不周,冲撞公公,那还了得!

伊立   (白)     嘿嘿!你我一殿为臣,见见何妨哪?

田单   (白)     不见也罢!

伊立   (白)     我一定要见!

田单   (白)     要见?

伊立   (白)     要见。

田单   (白)     就见。

伊立   (白)     这不结啦!

田单   (白)     乳娘同小妹见过公公。

伊立   (白)     看她怎样行走!

乳娘   (白)     哦!小姐礼到!

伊立   (白)     还礼!

田单   (白)     回避!

(田法章、乳娘同下。)

伊立   (白)     且住!世子不在他府,莫非这孩子他上了天了吗?

田单   (白)     他怎样地上法?

伊立   (白)     他入了地了吗?

田单   (白)     他怎样地入法呢?

伊立   (白)     那么这孩子他哪喀了呢?

田单   (白)     着哇!真真奇怪得紧哪!

伊立   (白)     哦呵!有啦!待咱家我再上金殿,多讨校尉,再来搜寻!田大人!

田单   (白)     哦!公公!

伊立   (白)     咱家吃了几杯水酒,酒言酒语的,有些个莽撞。

田单   (白)     哎呀!何出此言?

伊立   (白)     嗯!得罪了!

田单   (白)     哎呀!忒谦了哇!

伊立   (白)     哎哟!哎哟!这倒怪不得的。

田单   (笑)     哈哈……

伊立   (白)     告辞了哇!

     (二黄散板)  辞别御史把马跨,

(四校尉带马,同下。)

伊立   (二黄散板)  多讨校尉我再搜查!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

(伊立下。)

田单   (白)     好贼!

     (二黄散板)  一见伊立跨金镫,

             不由田单恨在心!

             二次再把千岁请,

(田法章、乳娘同上。)

田法章  (二黄散板)  奸贼可曾出府门?

田单   (白)     千岁!那贼临行言道:多讨校尉,再来搜查。这、这、这便如何是好哇?

田法章  (白)     卿家,你要救小王一救!

田单   (白)     有了哇!千岁!趁此天还未明,你我君臣扮做烧香还愿的模样,混出城去,再做道理。

田法章  (白)     如此改扮起来。

田单   (白)     乳娘,两厢看来。

(田单、田法章同换行头。)

田单   (白)     乳娘,这有官宝一锭,收拾收拾,逃回原郡去吧。

乳娘   (白)     哦!多谢老爷!

(乳娘下。)

田法章  (白)     卿家。

田单   (白)     臣!

田法章  (白)     带马!

田单   (白)     领旨!

(田单带马。)

田法章  (白)     卿家呀!

田单   (白)     噤声!唉!

(田单、田法章同下。)

【第十五场】

侯栾   (内白)    啊哈!

(侯栾上。)

侯栾   (数板)    做官好,做官妙,做官头戴着乌纱帽,与祖增光耀。这坟地立着旗杆刁斗,家里贴着门封告条。有朝一日我出任为官好,我也坐着个人儿抬轿。前头有帘,后头有靠,离地足有那么二三尺高。这个造化可真不小,乐得我拍手哈哈笑。一伸腿,底儿掉了,扑通通可吓了我这么一大跳。他们在外头跑,我在里头跑。跑来跑去跑得我两脚的燎浆泡。这个梦才惊醒了,可笑!可笑!

     (念)     我想四衙,反被二衙辖。二衙比他大,哎,他比二衙多俩衙。

     (白)     下官,侯栾。我父侯尚卫,在齐王驾前为臣。多蒙与我父同年好友,巴结我这么一个小差事。哎,这且不言。伊公公有札子到来,命我把手关口,不准闲杂人等乱出乱入。今儿该上关啦,我说来呀,来呀。

(皂隶上。)

侯栾   (白)     来、呵!好精神哪!这出来就着了啊!我说,来呀,醒醒,哎!吃面啦!

皂隶   (白)     哎,好咸卤!

侯栾   (白)     什么的,好咸卤哇!

皂隶   (白)     你说吃面了吗!

侯栾   (白)     你瞧瞧,你扣着食哪!我这儿叫你哪!

皂隶   (白)     哟!这个来呀,来呀的,是叫我哪?

侯栾   (白)     可不是叫你的吗?

皂隶   (白)     我小名叫“来呀”吗?

侯栾   (白)     哎哟!我说你们当差的,就是你一个人吗?

皂隶   (白)     人多着的哪!

侯栾   (白)     还是的,我叫你们哪!就是“来呀”,“来呀”。谁听见,谁搭个喳儿不就得了吗?

皂隶   (白)     这么说,我倒霉!

侯栾   (白)     怎么你倒霉呀?

皂隶   (白)     就是我听见了吗!

侯栾   (白)     就是你听见啦?

皂隶   (白)     啊!

侯栾   (白)     那就是你吧。

皂隶   (白)     哪?是我怎么着?

侯栾   (白)     你、你不知道哇?

皂隶   (白)     什么事?又叫我知道啦?

侯栾   (白)     你瞧,我说给你听听啊!

皂隶   (白)     你说呀!

侯栾   (白)     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

皂隶   (白)     嗯!

侯栾   (白)     人伦大变,子要淫父妃。大王大怒,赐伊公公宝剑一口,哎,三更时分,斩杀回奏。不知何人走……哎!好好!哎哎……

皂隶   (白)     怎么啦?

侯栾   (白)     我这儿跟你说话哪!

皂隶   (白)     你说什么来着?

侯栾   (白)     你看这全没听见这个!

皂隶   (白)     你说你的。

侯栾   (白)     你睡你的?

皂隶   (白)     你说吧,我听得见,听得明白。

侯栾   (白)     听得明白?

皂隶   (白)     哎!

侯栾   (白)     别睡啊!

皂隶   (白)     哎!

侯栾   (白)     听着啊!

皂隶   (白)     说!

侯栾   (白)     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人伦大变,子要淫父妃。大王大怒,赐伊公公宝剑一口,三更时分……

皂隶   (白)     哎,得得得!三更时分。

侯栾   (白)     嗯!

皂隶   (白)     去至东宫,斩杀世子回奏。不知何人走漏消息,世子连夜逃出皇城。伊公公有谕,命你把守关口,不准闲杂人等乱出乱入。是这么回事不是?

侯栾   (白)     对对!是!

皂隶   (白)     你告诉我干什么呀?

侯栾   (白)     哎!我不告诉你,告诉谁去?

皂隶   (白)     那你告诉我,怎么着?

侯栾   (白)     今儿咱们该上关啦!

皂隶   (白)     上关哪?

侯栾   (白)     啊!

皂隶   (白)     他你就说上关得了吗?说这个废话,干什么呢?这是!

侯栾   (白)     走吧!走!

皂隶   (白)     走!

侯栾   (白)     走哇!

皂隶   (白)     走哇!

侯栾   (白)     他你走我好走哇!

皂隶   (白)     我说你讲理不讲理呀?

侯栾   (白)     他老爷么!不讲理?

皂隶   (白)     我是干什么的?

侯栾   (白)     你呀?

皂隶   (白)     啊!

侯栾   (白)     你是跟着我的。

皂隶   (白)     还是呀!我要是在头里走,那不是你跟着我的了吗?

侯栾   (白)     哎哟!混蛋哪!

皂隶   (白)     好说!混蛋出尖儿!

侯栾   (白)     什么又出尖儿呀!他是呀,我是老爷,你是兵。

皂隶   (白)     哦!呵呵!老爷吃几碗干饭哪?

侯栾   (白)     什么叫老爷吃几碗干饭哪?

皂隶   (白)     兵又应该挣多少钱哪?

侯栾   (白)     什么应当挣多少钱哪?

皂隶   (白)     这怎么回事呀?

侯栾   (白)     你呀!

皂隶   (白)     啊!

侯栾   (白)     在头里呵道,轰散闲人,那我才能走哪,这是嘚儿官事。

皂隶   (白)     官事?

侯栾   (白)     官事!

皂隶   (白)     对!官事官办,别打哈哈!

侯栾   (白)     这不结啦了吗?

皂隶   (白)     走着走。

侯栾   (白)     走着走。

皂隶   (白)     哎,官事。

侯栾   (白)     那是!

皂隶   (白)     嗯!这还官事!

侯栾   (白)     嘿嘿!怎么碴儿?怎么碴儿这是?留神人头你倒是。

皂隶   (白)     他你这个人头儿有什么瞧头儿哇?

侯栾   (白)     什么?什么有什么瞧头儿哇?不叫你喝道吗?

皂隶   (白)     哎,总得喝道?

侯栾   (白)     总得喝道。

皂隶   (白)     轰散闲人哪?

侯栾   (白)     啊!

皂隶   (白)     不就是轰人吗?

侯栾   (白)     是啊!

皂隶   (白)     交给我啦!

侯栾   (白)     哎,瞧你。这不起哄吗?给我轰人吧!

皂隶   (白)     哎!哦!屎来喽!

侯栾   (白)     嘿嘿嘿!什么屎来啦?

皂隶   (白)     你不是叫我给你轰闲人吗?

侯栾   (白)     轰闲人哪!

皂隶   (白)     睁眼瞧瞧。

侯栾   (白)     瞧什么?

皂隶   (白)     头里头走的这个都比你的官大。

侯栾   (白)     嗯。

皂隶   (白)     我敢轰谁呀?

侯栾   (白)     哎!

皂隶   (白)     我说这个屎来啦,人家都嫌臭,一捂鼻子,扭头您就过去了,不省事吗?

侯栾   (白)     什么省事!你这是!不能说“屎”啊!

皂隶   (白)     那么说什么?

侯栾   (白)     要说俩字的。

皂隶   (白)     俩字的?

侯栾   (白)     俩字的。

皂隶   (白)     成!成!来!你听这俩字的!屎蛋来喽!

侯栾   (白)     嘿嘿!怎么又屎蛋了?

皂隶   (白)     你瞧瞧,这风干的!

侯栾   (白)     风干的?更臭那个。

皂隶   (白)     你不说俩字吗?

侯栾   (白)     俩字的,要说老爷。

皂隶   (白)     “姥爷”?

侯栾   (白)     哎!对啦!

皂隶   (白)     嘿!舅舅在哪儿呢?

侯栾   (白)     哪儿跑出舅舅来了?你瞧瞧。

皂隶   (白)     你不说俩字的吗?

侯栾   (白)     这是,你不会,干脆。

皂隶   (白)     哎!怎么着?

侯栾   (白)     咱们也别喝道啦,不喝道,抄道儿,赶紧走得了!

皂隶   (白)     这不结了!

侯栾   (白)     哎!走吧!走吧!嘿嘿嘿!你哪儿去?你上哪儿呀你?

皂隶   (白)     上哪儿呀我?

侯栾   (白)     我上东关。

皂隶   (白)     上东关?

侯栾   (白)     对。

皂隶   (白)     哎哟!这是西门。

侯栾   (白)     啊!这儿过错了。

皂隶   (白)     来来来,回去吧,

侯栾   (白)     回去,回去,回去。哎呀,这是哪儿的事情?这不是跟着起哄吗?这不是?

皂隶   (白)     哎呀,这下白跑啦。哎呀,坐着比站着舒服。

侯栾   (白)     那是,你躺着还舒坦哪!你起来!起来!你哪位呀你?

皂隶   (白)     我、我、我哪位?

侯栾   (白)     躲躲躲,什么事儿?你坐在这儿,摆在这儿啦?

皂隶   (白)     那那那,就不是人坐的吗?

侯栾   (白)     是人坐的,这不是你坐的,这是给老爷预备的。

皂隶   (白)     哟!给您预备的?

侯栾   (白)     对啦!

皂隶   (白)     那么我们应该站在哪儿?

侯栾   (白)     你?得了,你就跟我这儿戳戳得啦。

皂隶   (白)     就我们应该这儿戳戳?

侯栾   (白)     那可不?你就戳戳吗?

皂隶   (白)     得!我们就戳戳的命,

侯栾   (白)     哎,那是。

皂隶   (白)     哎,戳会儿吧!

侯栾   (白)     哎!哎哟嗬!

皂隶   (白)     哎哟!怎么啦?怎么着?

侯栾   (白)     哎呀,乏啦。

皂隶   (白)     乏了,添劈柴。

侯栾   (白)     什么添劈柴呀?

皂隶   (白)     你说乏了吗?

侯栾   (白)     困了有点儿。

皂隶   (白)     干什么那么困哪?

侯栾   (白)     这两天有点事情啊,我熬了几宿夜儿。

皂隶   (白)     啊啊。

侯栾   (白)     怪困的,嘿!我说咱俩商量商量,

皂隶   (白)     商量什么?

侯栾   (白)     那个……

皂隶   (白)     那个什么?

侯栾   (白)     那个,我这儿冲个盹儿,你那儿先给支应会儿怎么样?

皂隶   (白)     嘿嘿!冲个盹儿。

侯栾   (白)     嘿嘿!对啦!

皂隶   (白)     你先等等。

侯栾   (白)     怎么?

皂隶   (白)     这是官事!

侯栾   (白)     你瞧,别介!哈哈!

皂隶   (白)     嗯?

侯栾   (白)     咱们有交情啊。

皂隶   (白)     噢!睡觉就论交情啦?

侯栾   (白)     你瞧啊,我睡会儿。呆会儿我醒了换你呀。

皂隶   (白)     噢!你先睡?

侯栾   (白)     哎!

皂隶   (白)     哎,睡够了,睡醒了换我?

侯栾   (白)     睡醒了换你,你再睡。

皂隶   (白)     那好极了,那你就赶紧睡。

侯栾   (白)     哎,还不结啦!我睡醒了,我就换你。是不是?

皂隶   (白)     你可想着!

侯栾   (白)     哎!是不是?

皂隶   (白)     睡醒了,可想着换我。

侯栾   (白)     那当然。

皂隶   (白)     别回头您睡醒了,又拿老爷脾气?

侯栾   (白)     那不能!

皂隶   (白)     这是官事,那可不成!

侯栾   (白)     他、你这么磨烦!我还睡不睡啦?你这跟我穷叨叨?

皂隶   (白)     你爱睡不睡,不睡这儿耗着。

侯栾   (白)     别介,别介,有交情,

皂隶   (白)     嘿嘿!有交情?

侯栾   (白)     我睡会儿,一定换你。

皂隶   (白)     睡睡睡吧。

侯栾   (白)     哎,你先支应会儿。

皂隶   (白)     赶紧睡。

侯栾   (白)     反正我换你,换你。

皂隶   (白)     嗯嗯,使劲睡。

侯栾   (白)     嗯。

皂隶   (白)     睡着啦?

侯栾   (白)     睡着啦。

皂隶   (白)     睡着啦吗?还说话!

侯栾   (白)     那你问我,怎么不说话哪?这个!这不是成心搅吗你这是!你要是这么成心搅,那我不睡啦!

皂隶   (白)     那趁早甭睡!

侯栾   (白)     哎!别介!还是那句话,咱们有交情。

皂隶   (白)     有交情?

侯栾   (白)     一定换你,一定换,一定换。

皂隶   (白)     得,不搅你啦,你赶紧睡。

侯栾   (白)     好好好,你别搅啦。

皂隶   (白)     甭我哄着?

侯栾   (白)     还哄着,我?

皂隶   (白)     你赶紧地睡吧。

侯栾   (白)     哎呀!我睡啦!

皂隶   (白)     哎!

侯栾   (白)     你那儿先支应着啊!

皂隶   (白)     得啦,我这儿支应着。

侯栾   (白)     嗯嗯。

皂隶   (白)     说着就着还是。哼!火炉子脑袋,哼!还官事哪!动不动老爷先睡啦!嘿嘿!有乱儿是你的,与当兵的不相干。嘿嘿!你会睡呀!哼哼!我也会睡!哼!这么办,哎哟嗬!搁到这儿,我呀,我这儿打个盹儿啊!

田单   (内白)    走!

(田单、田法章同上。)

田法章  (白)     哎呀!卿……

田单   (白)     噤声!

     (二黄碰板)  千岁爷休得要放悲声,

     (二黄原板)  惊动了把关人难以逃生。

             那一旁松林内暗暗藏隐,

(田法章下。)

田单   (二黄原板)  寻一个良谋好出城。

             抓一把灰土把脸罩定,

     (二黄散板)  我装一个疯魔要混出城。

(田单执板打皂隶,皂隶夺板。)

皂隶   (白)     哟!嘿!你拿过来吧,这个玩意儿也是你动的?胡动乱动。嗯?哈哈!你不是田……

田单   (白)     呃,田、田、田什么哇?

皂隶   (白)     哎,我想起来啦,田家庄住的那位老哥哥。

田单   (白)     呵呵!怎么?你认得我?

皂隶   (白)     自己哥们儿,哪有不认识的哪?

田单   (白)     哦!你认得我,我姓什么?

皂隶   (白)     你有姓。

田单   (白)     岂有此理呀!

皂隶   (白)     容我想想。

田单   (白)     哎。

皂隶   (白)     呃,赵?

田单   (白)     不赵。

皂隶   (白)     哎,我看你这样就不兆。哎,钱?

田单   (白)     无有钱。

皂隶   (白)     哎,没钱,我也得信哪!哎,孙、李、周、吴、郑、王?啊!哎!王一,王一哥!哎!哈哈……

田单   (白)     不错!

皂隶   (白)     哈哈,你倒好哇?

田单   (白)     好哇。

皂隶   (白)     哎,哥俩可老没见啦?

田单   (白)     是是是。

皂隶   (白)     哎,老太太好哇?

田单   (白)     哎,老太太好。

皂隶   (白)     哎,好哇?

田单   (白)     哎。

皂隶   (白)     哎,这个,我说您这个时候,到这儿干什么来啦?

田单   (白)     呃,前者老母偶得急症。

皂隶   (白)     啊,是。

田单   (白)     是我出城烧香还愿。

皂隶   (白)     今儿个要出城?

田单   (白)     哎。

皂隶   (白)     烧香去?

田单   (白)     哎。

皂隶   (白)     哎哟!不巧!

田单   (白)     怎么?

皂隶   (白)     今儿个可不成!伊公公有谕:不准闲杂人等出入。今儿个不成,您哪,改日。

田单   (白)     哎呀,为老母的心愿,一定要前去呀。

皂隶   (白)     哎哟!那不成啊!这是官事啊!

田单   (白)     贤弟!

皂隶   (白)     啊!

田单   (白)     方便方便。

皂隶   (白)     要是成,我何必跟您废话哪?您这不是叫我为难吗?这!

(田单付银。)

田单   (白)     商量商量啊?

(皂隶收银。)

皂隶   (白)     咳!嗯!这么办,哎,怎么商量着瞧。

田单   (白)     哦!

皂隶   (白)     我们有老爷。

田单   (白)     是是是。

皂隶   (白)     我做不了主。

田单   (白)     哦!

皂隶   (白)     我得见见翅子,你这儿候候,你这儿候候。

             嘿嘿……哈哈……好哇!还睡哪!嘿嘿……别睡啦!

侯栾   (白)     什、什么事儿?

皂隶   (白)     来啦。

侯栾   (白)     什么来啦?

皂隶   (白)     过关的来啦。

侯栾   (白)     过关的?

皂隶   (白)     啊!

侯栾   (白)     胡说八道!

皂隶   (白)     怎么着?

侯栾   (白)     伊公公有谕:不准闲杂人等乱出乱入,过关哪儿成啊?

皂隶   (白)     是是,不是外人哪!

侯栾   (白)     不是外人?谁呀?

皂隶   (白)     王一哥。

侯栾   (白)     王一哥?

皂隶   (白)     哎!

侯栾   (白)     哪儿这么一个王一哥呀?

皂隶   (白)     你瞧瞧,小茶馆给您引见的那个,人家还候茶钱来着哪!

侯栾   (白)     呵!谁还记得那个!

皂隶   (白)     得了,出城有点事儿,您就让他过去得了。

侯栾   (白)     出城?

皂隶   (白)     啊!

侯栾   (白)     不成!不成!不成!

皂隶   (白)     得了!得了!

侯栾   (白)     伊公公有谕:不准闲杂人等乱出乱入,你还不知道吗?

皂隶   (白)     哎,这个,瞒上不瞒下,你怎么了这是?

侯栾   (白)     什么叫“瞒上不瞒下”呀?这是嘚儿官事!

皂隶   (白)     官事?

侯栾   (白)     官事!

皂隶   (白)     好小子!

侯栾   (白)     怎、怎么啦?

皂隶   (白)     你这小子,不懂交情啊!

侯栾   (白)     我怎么不懂交情?

皂隶   (白)     你都忘啦?你没落子,连整裤子都没有哇!

侯栾   (白)     你提那个干什么呀?

皂隶   (白)     病在我家啦!我当裤子卖袄,给你将养病。病好了,出去找落儿去,穿我的裤子。这会儿朋友求你了,你跟我弄官事!小子!

侯栾   (白)     怎么着?

皂隶   (白)     你脱裤子还钱吧!

(皂隶抓侯栾。)

侯栾   (白)     你等等,你等等。

皂隶   (白)     你脱裤子还钱!

侯栾   (白)     你等等,你等等。

皂隶   (白)     等什么呀?我今儿就要!

侯栾   (白)     别介!别介!别介!这么着,好办,好办,好办。

皂隶   (白)     什么好办啊?

侯栾   (白)     那个什么?王一哥是不是?

皂隶   (白)     是王一哥。

侯栾   (白)     那个要出城?

皂隶   (白)     就是出城有点事儿。

侯栾   (白)     好啦,好啦,成了,成了,冲你的面子,

皂隶   (白)     那是是是。

侯栾   (白)     你把他叫过来。

皂隶   (白)     让他过去就得啦!叫他干什么?

侯栾   (白)     那不成!我问话。

皂隶   (白)     问什么呀!真是!

侯栾   (白)     官事,得交待官事,得交待下去呀!

皂隶   (白)     交待,交待,得得得,就问一句啊!问一句就走啦!

             嘿嘿!王一哥。

田单   (白)     哎!

皂隶   (白)     我们老爷呀,见见你问一句话。

田单   (白)     哎呀,我见官,说不出话来呀!

皂隶   (白)     不要紧,有我在一边哪!

田单   (白)     哦哦哦!

皂隶   (白)     来来来!嘿嘿嘿!

             王一来啦!得得得,这就是王一。

侯栾   (白)     这就是王一?

皂隶   (白)     哎。

侯栾   (白)     我说你就是王一呀?

田单   (白)     是的。

侯栾   (白)     你出城上哪儿啊?

田单   (白)     东岳庙烧香还愿。

侯栾   (白)     东……胡说八道!下去!下去!胡说八道!怎么回事情?到这儿净胡说!胡说!

皂隶   (白)     这是怎么话儿说的?

             王一哥,

田单   (白)     哎。

皂隶   (白)     你怎么了出东岳庙来啦?

田单   (白)     本来是东岳庙哇!

皂隶   (白)     我们的地面,查过庙,有没有,我还不知道吗?哪有东岳庙?没有!

田单   (白)     有个东岳庙。

皂隶   (白)     行行行,我说没有就没有哇!您这是叫我着急呀!

(田单付银。)

田单   (白)     有个东岳庙哇!

(皂隶收银。)

皂隶   (白)     嘿嘿!我想起来了。

田单   (白)     哎。

皂隶   (白)     土地祠旁边,西北旮旯,那个小东岳庙。

田单   (白)     哦!不错,是的,小东岳庙。

皂隶   (白)     哎,你在这儿候会儿,耽误您会儿工夫。

田单   (白)     哦!是是!

皂隶   (白)     我再给您言语一声。

田单   (白)     哦!是是!

皂隶   (白)     哎!老爷!

侯栾   (白)     哪儿的事情啊!东岳庙了又!

皂隶   (白)     你什么记性啊!

侯栾   (白)     是不是,怎么了?

皂隶   (白)     有个东岳庙。

侯栾   (白)     没有!

皂隶   (白)     哎!这儿就有!

侯栾   (白)     咱们这地面,你天天跟我查庙。有没有的,我还不知道?

皂隶   (白)     唉!他我说有就有!

侯栾   (白)     你说有就有?

皂隶   (白)     哎!

侯栾   (白)     嘿嘿!我说没有就没有!

皂隶   (白)     小子!脱裤子还钱!

侯栾   (白)     你怎么又来啦!你、你真是!

皂隶   (白)     你瞧这句灵吗?

侯栾   (白)     这句灵,别介,别介,成成成,有东岳庙,有东岳庙,好了!好啦!你这是真的。

皂隶   (白)     我说成,好,我想起来了,那不是土地祠壁儿那个。

侯栾   (白)     对,旮旯里头那个,那个小东岳庙。

皂隶   (白)     哎哟!都要塌啦,短修理呀!

侯栾   (白)     那你早提个醒,我就想起来了。

皂隶   (白)     得了,让他出去就得了。

侯栾   (白)     不成!不成!不成!

皂隶   (白)     那怎么着?

侯栾   (白)     你再把他叫过来。

皂隶   (白)     又叫过来干什么?

侯栾   (白)     我还得问一句话哪!

皂隶   (白)     您哪儿那么些话呀?

侯栾   (白)     哎,这是官事,我得交待下去呀。

皂隶   (白)     就问一句?

侯栾   (白)     就问一句,就问一句。

皂隶   (白)     别多问了。

侯栾   (白)     就问一句。

皂隶   (白)     哎!得得!嘿嘿!

             哎!再去一趟。

田单   (白)     哎呀!忒罗嗦了哇!

皂隶   (白)     哎,不要紧的,你别胡说得了。来来来,嘿嘿!老爷,他又来啦。

侯栾   (白)     又来啦?

皂隶   (白)     哎!

侯栾   (白)     我说王一啊?

田单   (白)     哎!

侯栾   (白)     我问问你,出城烧香还愿几个人啊?

田单   (白)     兄妹二人。

侯栾   (白)     胡说八道!下去!下去!滚下去!

皂隶   (白)     下去!下去!滚下去!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老爷!

侯栾   (白)     瞎吵吵。

皂隶   (白)     哎!老爷!老爷!

             哎哟!你这是怎么啦?

田单   (白)     怎么?

皂隶   (白)     你怎么又兄妹二人啦?

田单   (白)     是兄妹二人。

皂隶   (白)     你说了半天一个人啊?俩人那可不成啊!

田单   (白)     哎!是兄妹二人。

皂隶   (白)     哎哟!你这是成心叫我嘬瘪子!你这是怎么话儿说的!

(田单付银。)

田单   (白)     是兄妹二人哪!

(皂隶收银。)

皂隶   (白)     嗯!怎么着?哎!老妹子也来了吗?

田单   (白)     正是。

皂隶   (白)     我们哥俩还没见着哪!

田单   (白)     是是是。

皂隶   (白)     哎!您把她请过来,我看看。

田单   (白)     噢,是是是。

(田法章上。)

田单   (白)     来来来,见过,小妹在此。

皂隶   (白)     哦!这不是东……

田单   (白)     呃!“东”什么哇?

皂隶   (白)     嗯!哼!是东跨院添的那位老妹子,是不是啊?

田单   (白)     哎,是的,是的。

皂隶   (白)     你瞧,都这么高啦,我把她忘啦。这儿候候,我再给您言语一声。

田单   (白)     噢,是是是。

皂隶   (白)     哎,老爷。

侯栾   (白)     这是哪儿的事情?这么了出兄妹?

皂隶   (白)     你的耳朵那是干什么吃的那是?

侯栾   (白)     怎么啦?怎么啦?

皂隶   (白)     您没听出来?

侯栾   (白)     什么呀?

皂隶   (白)     说的时候就俩人啊!

侯栾   (白)     哎!你可跟我说的一个人,哪儿俩人?

皂隶   (白)     哎!不不不,说的是兄妹二人。

侯栾   (白)     不!他你说的是一个人!马马虎虎叫他过去啦,俩人可不成啊!

皂隶   (白)     呃!不不不,是兄妹二人哪!

侯栾   (白)     这是嘚儿官事!

皂隶   (白)     官事?小子!

侯栾、

皂隶   (同白)    脱裤子还钱!

皂隶   (白)     啊!你也会?

侯栾   (白)     那什么话!

皂隶   (白)     叫他们出去吧?

侯栾   (白)     好好好,出去吧,走走走吧。

(田法章下。)

皂隶   (白)     哎!王一哥!

田单   (白)     哎!

皂隶   (白)     走着!走着!走着!不送您啦!

田单   (白)     啊,贤弟,

皂隶   (白)     呃?

田单   (白)     有累你了。

皂隶   (白)     哪儿的话呀!

田单   (白)     辛苦你了。

皂隶   (白)     这算什么!自己哥们儿!

田单   (白)     来来。

皂隶   (白)     这、这、这是干什么呀?这个?

田单   (白)     我这里有一茶之敬,

皂隶   (白)     哎,得了!得了!

田单   (白)     吃饭,哎,不饱。

皂隶   (白)     哎,让您花钱。

田单   (白)     饮酒么,不醉。

皂隶   (白)     哎!嘿嘿!这倒怪不得的了。嗯!哈哈!

田单   (白)     哎呀!

皂隶   (白)     啊?

田单   (白)     我的路费要紧,对不住!对不住!对不住!

(田单下。)

皂隶   (白)     好哇!临完了,他空了我一嗦儿啊!哎呀!慢着!哪儿这么个王一哥呀?我瞅他眼熟哇!这是巡城御史田单哪!他哪儿有老妹子?别是东宫世子他们俩人出去了吧?哎呀!要是他们俩人出去,我这个吃饭的家伙儿不保哇!哎呀!糟了!糟了!糟了!这!哎!有了!哼,摘个肩儿,哼,我弄他身上。得,就这么办了。

             呵哈,哈哈,老爷,罢了,还是您哪!我真做情您就得了!

侯栾   (白)     怎、怎、怎么啦?

皂隶   (白)     做了脸啦?

侯栾   (白)     做了脸啦。

皂隶   (白)     合了适了?

侯栾   (白)     谁合了适了?

皂隶   (白)     过了把喽!

侯栾   (白)     谁过了把啦?

皂隶   (白)     别介!大河有鱼,小河有虾。您哪吃肉,我们也得喝点汤。无多有少,随您便。老爷!我们弄双鞋穿横成吧?

侯栾   (白)     这都哪儿跟哪儿的事情?你这!

皂隶   (白)     哪儿跟哪儿?你别跟我装糊涂哇!

侯栾   (白)     谁跟你装糊涂哇?

皂隶   (白)     出去那谁呀?

侯栾   (白)     那是王一哥、老妹子吗?

皂隶   (白)     什么王一哥呀?

(伊立、四校尉同上。)

侯栾   (白)     参见公公!

伊立   (白)     守城的官儿,

侯栾   (白)     哎!

伊立   (白)     见东宫世子过去了没有?

侯栾   (白)     没过去!

皂隶   (白)     没有!公公!他图了三千银子,给放啦!没我的事儿!

伊立   (白)     没你的事儿?

皂隶   (白)     没我的事儿!

伊立   (白)     好小子!走你的!

皂隶   (白)     哎!得!谢谢您哪!哎哟!

(皂隶下。)

伊立   (白)     好小子!贪图贿赂将世子放走,吃咱家一剑!

侯栾   (白)     哎呀!公公!念在我父与公公一殿为臣,求公公饶恕!

伊立   (白)     哈哈……咱家与你父一殿为臣,不肯伤害你的性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伊立   (白)     将他带在马后,追赶世子去着!

四校尉  (同白)    啊!

(伊立、皂隶、四校尉同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廉颇、白起、暴鸢、晋鄙同上。)

廉颇   (白)     某,赵国大将廉颇。

白起   (白)     某,秦国大将白起。

暴鸢   (白)     某,韩国大将暴鸢。

晋鄙   (白)     某,魏国大将晋鄙!

廉颇   (白)     众位将军请了。

白起、
暴鸢、

晋鄙   (同白)    请了。

廉颇   (白)     今有乐毅在燕国金台拜帅,约请我等共灭齐邦。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廉颇   (白)     燕营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

四龙套  (同白)    来到燕营,

廉颇   (白)     上前通禀。

四龙套  (同白)    啊!

将官   (白)     门上哪位在?

(中军上。)

中军   (白)     做什么的?

将官   (白)     四国将军求见。

中军   (白)     候着

将官   (白)     是。

中军   (白)     有请元帅!

(乐毅上。)

乐毅   (念)     四国兵将到,同把齐国讨。

     (白)     何事?

中军   (白)     四国大将求见。

乐毅   (白)     说我有请。

中军   (白)     元帅有请!

廉颇   (白)     啊!元帅!

乐毅   (白)     不知四位将军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廉颇、
白起、
暴鸢、

晋鄙   (同白)    岂敢!我等来得鲁莽,元帅海涵!

乐毅   (白)     岂敢!有劳四位将军远路而来,鞍马劳顿。你我就在此地,歇兵三日,一同伐齐。后面备酒,与众位将军接风!

廉颇、
白起、
暴鸢、

晋鄙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田单、田法章同上。)

田法章  (二黄散板)  逃京外不知道何处避难?

田单   (白)     唉!

     (二黄散板)  险些儿在西门泄露机关。

田法章  (白)     哎呀,卿家。

田单   (白)     千岁。

田法章  (白)     你我逃出城来,投奔哪里?

田单   (白)     千岁不必惊慌,想即墨太守王通,为人正直,素怀忠心,与臣有八拜之交。你我君臣逃奔那里,再做道理。

田法章  (白)     如此马上加鞭!

     (二黄原板)  听谗言杀亲子古今罕见,

             思想起不由人泪洒胸前。

田单   (二黄原板)  非是臣背地里把主埋怨,

             贪色酒父子情抛在一边。

             臣早料我齐国定生大乱,

             劝千岁暂保龙体,休得要珠泪不干。

田法章  (二黄原板)  我心中只把那伊立来怨,

             害得我父子们不能团圆。

             三更时带宝剑身入宫院,

             险些儿宝剑下命丧黄泉!

田单   (二黄原板)  老王爷全不把社稷惦念,

             只闹得我齐邦地覆天翻!

             千岁爷切莫要长吁短叹,

             臣保你登大宝辅佐银安。

             正行走忽听得人马呐喊,

(内喊声。)

田单   (二黄散板)  又听得金鼓声震动平川。

             逃性命顾不得山高路险,

(田单、田法章同下,乐毅、徐胜、薛成、四龙套同上。)

乐毅   (白)     众将官!

徐胜、

薛成   (同白)    有!

乐毅   (白)     将临淄城团团围住了!

徐胜、

薛成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王通、中军同上。)

王通   (西皮摇板)  每日操演兵和将,

             提防乐毅小儿郎。

             将身且坐宝帐上,

             一片丹心保齐王。

(田单上。)

田单   (西皮摇板)  单人独自即墨到,

             见了王通说根苗。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中军   (白)     做什么的?

田单   (白)     烦劳通禀,田单求见王大人。

中军   (白)     候着。太守故友田单求见,

王通   (白)     好,说我出迎。

中军   (白)     太守出迎。

王通   (白)     仁兄在哪里?

             啊!仁兄!

田单   (白)     贤弟!

王通   (白)     啊,仁兄,为何这等模样?

田单   (白)     唉,贤弟呀!

     (西皮摇板)  齐国强盛人人晓,

             伊立、邹妃乱当朝。

             因此我把世子保,

             中途失散无下梢。

王通   (白)     哦!仁兄不必忧虑,慢慢打探世子下落,重整齐邦就是。

田单   (白)     但得如此,正合我心愿。

王通   (白)     仁兄后面更衣。

田单   (白)     有劳贤弟。

(田单下。)

王通   (白)     中军过来。

中军   (白)     在!

王通   (白)     打探乐毅兵势如何,速报我知。

中军   (白)     遵命!

王通   (白)     掩门!

(王通、中军同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淖齿同上。)

淖齿   (白)     某,楚国大将淖齿。今有齐王约请于我,前来解围。只因乐毅统领五国人马,占了齐国七十余城。乘此机会,拿住齐王,分他的疆土。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淖齿   (白)     要路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淖齿同下。)

【第二十场】

(齐湣王、伊立同上。)

齐湣王  (二黄散板)  君臣们逃出了天罗地网,

             到如今失江山投奔哪厢?

伊立   (二黄散板)  劝大王且忍耐休要慌张,

             有为臣保王驾避祸邻邦。

             正行走耳听得连声炮响,

齐湣王  (白)     哎呀!卿家呀!

     (二黄散板)  响声大炮心内慌。

     (白)     卿家这便如何是好哇?

伊立   (白)     大王不要慌张,他若前来,奴婢抵挡一阵。

齐湣王  (白)     须要小心!

(齐湣王下。)

淖齿   (内白)    哪里走!

(淖齿、四龙套同上。)

伊立   (白)     来的敢是淖将军吗?

淖齿   (白)     然!

伊立   (白)     淖将军兴兵前来,敢是救援我国的吗?

淖齿   (白)     住了!只因你主无道,每日贪恋酒色。拿你君臣前去问罪!

伊立   (白)     哈哈!淖齿啊!我把你这无耻的小人!

淖齿   (白)     呸!

伊立   (白)     我家大王求救你国,就该发兵前来援救才是。怎么着?反来助强为恶,难道你就不怕骂名千载,遗臭万方吗?

淖齿   (白)     一派的胡言!看枪!

(淖齿扎死伊立。)

淖齿   (白)     捉拿齐王!

四龙套  (同白)    啊!

(淖齿、四龙套同下。)

【第二十一场】

(齐湣王上,过场,淖齿、四龙套同上,齐湣王下。)

淖齿   (白)     哪里走!捉拿齐王!

(淖齿、四龙套同下。)

【第二十二场】

(王孙贾上。)

王孙贾  (西皮摇板)  豪杰隐居在山林,

             文韬武略腹内存。

     (白)     俺,王孙贾,乃齐国人士。我父生前官居上大夫之职。不想被奸佞陷害,随同母亲逃出门来。是我练就全身武艺,闻得太守王通招兵破燕,不免前去投军,也好与国家出力报效,就此走遭也!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大营奔,

             耳听一片呐喊声。

     (白)     哎呀!且住!哪里这样人马呐喊?待我登高一望。

(王孙贾上台。齐湣王上,过场,下。淖齿、四龙套同上,过场,同下。)

王孙贾  (白)     哎呀!且住!看一伙贼兵,掳定我家大王。此时不救,等待何时?

             呔!贼兵休得张狂,王孙老爷来也!

(王孙贾下。)

【第二十三场】

(齐湣王上,淖齿、四龙套同上。)

淖齿   (白)     昏王啊!昏王!你这昏王每日贪恋酒色,今日被擒,也是你循环报应也!

     (西皮散板)  昏王本是无道的君,

             贪恋酒色你害忠臣。

             金枪一抖要尔的命,

齐湣王  (白)     呔!

     (西皮散板)  你要杀我是何人?

     (白)     哎!我说你死乞白赖地要杀我,你姓什么?叫什么呀?

淖齿   (白)     楚国大将淖齿!

齐湣王  (白)     哦!你就是楚国大将淖齿啊?

淖齿   (白)     嗯!

齐湣王  (白)     我把你这狠心的王八羔子啊!

淖齿   (白)     哎!

齐湣王  (白)     想孤王备得金银财礼向楚国求救,你呀,就该救我。不救我,倒归顺了乐毅。打破城池,杀死孤的爱姬,又要杀死我,叫我骂你什么?难道说,你就不怕骂名千载,是一臭万方了吗?

淖齿   (白)     哎呀!喳喳……哇呀呀……

     (西皮散板)  听一言来怒满膛,

             叫骂于我你为哪桩?

             将他吊在高竿上,

             霎时叫你一命亡!

(王孙贾上。)

王孙贾  (白)     休伤我主!

淖齿   (白)     啊!

(王孙贾、淖齿同开打。淖齿、四龙套同下。)

王孙贾  (白)     哎呀!老王被日晒而死,不免将他葬埋了吧!

(王孙贾埋齐湣王。)

王孙贾  (白)     投奔王太守去者!

(王孙贾下。)

【第二十四场】

(殷惠娥上。)

殷惠娥  (西皮慢板)  我的父在齐国为官清正,

             因谗臣乱当道告老归林。

             不为官辞爵禄居家欢庆,

             遭不幸高堂母命赴幽冥。

     (白)     奴家,殷惠娥。我父殷尚,膝下无儿,只生奴家一人,不幸母亲去世。我父在齐国官居太史,只因万岁听信谗言,我父辞官告居林下。这几日,闻得五国伐齐,眼看我国旦夕难保。我爹爹探听消息去了,还不见回来,好令人忧疑也!

丫鬟   (内白)    哈哈!

(丫鬟上。)

丫鬟   (念)     奴非窈窕淑女,不望君子好逑。

             我说小姐。

殷惠娥  (白)     嗯。

丫鬟   (白)     老爷回来啦。

殷惠娥  (白)     噢!我爹爹回来了?

丫鬟   (白)     是啊!

殷惠娥  (白)     待我前去迎接。

丫鬟   (白)     咱们去迎接去。

殷尚   (内白)    小姐随我来,

(殷尚、田法章同上。)

殷尚   (西皮摇板)  燕军到此都破了,

             可叹家乡不逍遥。

殷惠娥  (白)     爹爹回来了?

殷尚   (白)     回来了。

殷惠娥  (白)     参见爹爹。

殷尚   (白)     罢了。

丫鬟   (白)     参见老爷。

殷尚   (白)     免礼。

殷惠娥  (白)     啊!爹爹!探听兵势如何?

殷尚   (白)     哎!可叹老王逃出皇城,乐毅已然安抚百姓,日前是无有事了。为父在中途路上,救来此女。这就是你田单叔父的女儿,你姊妹向前见过。

殷惠娥  (白)     哦!田小姐!奴家万福!

田法章  (白)     哦!还礼!

丫鬟   (白)     哟!这行的什么礼呀!

殷尚   (白)     啊,田小姐,适才在中途路上,我救你之时,未曾将我家中之事对你言讲。老夫名唤殷尚,在朝中与你父有八拜之交哇。

田法章  (白)     噢!原来是殷伯父!侄女不知,伯父恕罪!

殷尚   (白)     哦!免礼!啊,田小姐,只因老王昏淫无道,是我告退林下。家中只有女儿一人,你安心在我家中居住。待我打听令尊的下落,你父女自有团圆之日。

田法章  (白)     若得如此,感恩匪浅!

殷尚   (白)     休得过谦。

             丫鬟,

丫鬟   (白)     有!

殷尚   (白)     陪定田小姐与你姑娘去到楼上,梳洗玩耍去吧。

丫鬟   (白)     是啦!

田法章  (白)     哦!慢来!

             啊!殷伯父!

殷尚   (白)     哎!

田法章  (白)     还是在两处的好。

殷尚   (白)     呃!适才我也曾言过,与你父有八拜之交。一切嫌疑莫避,有何拘泥呀?

田法章  (白)     哎!还是各讨方便的好。

殷尚   (白)     哎呀呀!女孩儿家,在一处玩耍,若是玩耍熟悉,日后若要分离之时,只恐你们还不乐意呢!

丫鬟   (白)     对啦!我说这个田小姐,您跟我们小姐,岁数相仿,嗯,还有什么拘泥的哪?我们老爷不是说了吗,你们要是在一块儿呆惯了的话,日后哇,谁还不愿意离开谁哪!

殷惠娥  (白)     是啊!

殷尚   (白)     你们去到楼上去吧,我要歇息歇息去了。

丫鬟   (白)     你歇着去吧!

(殷尚下。)

殷惠娥  (白)     田小姐请。

田法章  (白)     呃,小姐请。

丫鬟   (白)     二位小姐随我来。

田法章  (白)     小姐请。

殷惠娥  (白)     请。

田法章  (白)     小姐请。

殷惠娥  (白)     请。

丫鬟   (白)     小姐请。

殷惠娥  (白)     请上楼吧。

             小姐请坐。

田法章  (白)     有座。

殷惠娥  (白)     看茶来。

丫鬟   (白)     是。

             田小姐请用茶,小姐请用茶。

殷惠娥  (白)     请。

田法章  (白)     小姐请。

殷惠娥  (白)     请问田小姐,青春几何呀?

田法章  (白)     哦!二十一岁。哦!请问小姐,青春几何呀?

殷惠娥  (白)     一十九岁。

田法章  (白)     哦!如此说来,你还长长了些呢。

殷惠娥  (白)     是啊,你是姐姐。

田法章  (白)     岂敢!

殷惠娥  (白)     啊,田小姐,几月生辰哪?

田法章  (白)     哦,二月初六日。小姐是几时的生辰哪?

殷惠娥  (白)     七月十九。

田法章  (白)     哦!七月十九。

殷惠娥  (白)     啊,田小姐,可有姐妹?

田法章  (白)     无有。小姐可有姐妹呀?

殷惠娥  (白)     也是无有。

田法章  (白)     哦!如此说来,彼此。

殷惠娥  (白)     一样。

田法章  (白)     啊!

殷惠娥  (白)     啊!

田法章  (笑)     哈哈……

丫鬟   (白)     我说二位小姐。

殷惠娥  (白)     嗯。

丫鬟   (白)     性情相投。依我看来,不如趁着这个月色光辉,拜个姐妹,哎!您瞧好不好哇?

殷惠娥  (白)     嗯!正合我意!

田法章  (白)     哦!慢来!慢来!改日再拜吧。

丫鬟   (白)     哟!今儿个拜就姐妹,日后岂不是更近乎了吗?

殷惠娥  (白)     是啊!

田法章  (白)     呃!呃!还是容日再拜吧。

丫鬟   (白)     哎哟!今儿个楼上就是咱们三个女人,又没有男子在内,干嘛,您那么拘泥呀?

田法章  (白)     哦!不是喏!择一吉日再拜。

丫鬟   (白)     这又不是拜天地,干嘛还要挑日子呀?

殷惠娥  (白)     是啊,田小姐,既为你我结为金兰,真乃幸事啊!

田法章  (白)     是的。

丫鬟   (白)     您就别推辞啦。

殷惠娥  (白)     请。

丫鬟   (白)     我拿拜毡去。

殷惠娥  (白)     田小姐请!

田法章  (白)     请哪!

     (西皮摇板)  姐妹双双跪楼上,

殷惠娥  (西皮摇板)  祝告天地日月光。

田法章  (西皮摇板)  日后若把今朝忘,

殷惠娥  (西皮摇板)  神目鉴察在上苍!

丫鬟   (白)     我来给您预备点儿酒,一边喝酒,一边赏月,好不好?

殷惠娥  (白)     好,看酒伺候。

田法章  (白)     哦!我是不会吃酒的。

殷惠娥  (白)     哎呀,少用一些吧。姐姐请。

田法章  (白)     我不会吃酒,

丫鬟   (白)     这是喜酒,多喝点,不要紧的。

殷惠娥  (西皮慢板)  姐妹双双饮酒浆,

田法章  (西皮慢板)  有话难言暗惆怅。

殷惠娥  (白)     姐姐请,

     (西皮慢板)  人逢喜事精神爽,

田法章  (西皮慢板)  昏昏沉沉无主张。

(田法章醉。)

殷惠娥  (白)     哎呀!

丫鬟   (白)     醉啦!

殷惠娥  (白)     田小姐吃醉了,丫鬟,你看田小姐吃下几杯酒去,脸上倒也好看。

丫鬟   (白)     可不是吗?脸上红的真红,白的真白,真像一个小苹果似的。

殷惠娥  (白)     哦,丫鬟。

丫鬟   (白)     有。

殷惠娥  (白)     你看我二人可好像一对姐妹?

丫鬟   (白)     对啦!真像一对儿姐妹。

殷惠娥  (白)     啊!丫鬟!你看,田小姐怎么不戴耳环哪?

丫鬟   (白)     没戴耳箝子吗?

殷惠娥  (白)     是啊!

丫鬟   (白)     我瞧瞧。哟!可不是吗?怎么连个耳朵眼儿也没有哇?

殷惠娥  (白)     啊!她莫非是个男子?

丫鬟   (白)     嗯,其中有个缘故。

殷惠娥  (白)     你去问来。

丫鬟   (白)     我问问她。

             我说田小姐你醒醒,

田法章  (白)     啊!做什么哇?

丫鬟   (白)     你到底是谁呀?

田法章  (白)     哦!你问小王么?

丫鬟   (白)     哟!怎么叫“小王”啊?

殷惠娥  (白)     是啊!你问她到底是男子,还是个女子?

丫鬟   (白)     对啦!

             你到底是个男子,还是个女子呀?

田法章  (白)     我是个男子!怎说是女子?

丫鬟   (白)     哟!他怎么是男的呀?

殷惠娥  (白)     那他为何装扮女子模样啊?

丫鬟   (白)     就说的是哪!

殷惠娥  (白)     快去问来!

丫鬟   (白)     你到底是男的,是女的呀?

田法章  (白)     啊!我本来是个女子,怎说是男子?

丫鬟   (白)     你既是个女的,你怎么说“小王”、“小王”的?

田法章  (白)     唉!本是小王,说什么女子?

丫鬟   (白)     哟!

殷惠娥  (白)     啊!

丫鬟   (白)     他是小王!

殷惠娥  (白)     丫鬟!你叫他说了实话便罢,如若不然,禀知老爷,叫他吃罪不起!

丫鬟   (白)     是啊!

             说了实话便罢,如若不然,叫你吃罪不起!

田法章  (白)     哎呀!小姐呀!我乃齐王东宫世子,田法章!

丫鬟   (白)     噤声!

殷惠娥  (白)     哦!

丫鬟   (白)     说你的!

田法章  (白)     唉!因遭伊立之害,多亏田单,将我扮做女子的模样,混出皇城。不想行至中途,又被贼兵冲散。小姐你要救我一救哇!

     (西皮散板)  恨伊立与邹妃要我命丧,

             定下了胭粉计要害小王!

             实指望随田单逃出罗网,

             小姐呀!

             又谁知来到了太史的门墙!

殷惠娥  (白)     啊!呀!

     (西皮流水板) 听他言倒叫我心中暗想,

             这一件事儿费惆怅。

             他本是金枝玉叶君王子,

             被人陷害扮红妆。

             低下头来细思量,

     (哭)     喂呀!

     (西皮摇板)  左右两难无主张!

     (哭)     喂呀!

丫鬟   (白)     小姐!别哭哇!

殷惠娥  (哭)     喂呀!

丫鬟   (白)     别哭哇!您倒是有什么主意没有哇?

殷惠娥  (白)     唉!无有什么主意。

丫鬟   (白)     没主意呀?哎。

             我说,哎您哪!倒是有什么主意没有哇?

田法章  (白)     哎呀!我无有什么主意,丫鬟姐,你要救我一救哇!

丫鬟   (白)     哎哟!

殷惠娥  (哭)     喂呀!

丫鬟   (白)     你也没主意,你也没主意,哎哟!这可怎么好哇?

             哎呀!慢着!我们以为他是田小姐哪!闹了半天,敢情是齐国的太子改扮的!我们小姐跟他拜了半天的姐妹,男女混在楼上,黑更半夜的,将来要是传扬出去的话,我们的名声,都有点不大好听吧?哎哟!哎哟!这可怎么办哪?我看这位太子,相貌英俊,我们小姐哪,是温柔大方。他们两个人,要是配个小两口儿,倒是挺合适的。再要说,人家太子久后复国的话,我们小姐也是一位娘娘啦!对!就这么办!我来给他们说合说合。

             您哪,请起。

田法章  (白)     噢!是是是!

丫鬟   (白)     我说,这个小姐,我瞧你们真是郎才女貌,不如将错就错,结为夫妻。太子久后复国的话,您哪,不就是一位娘娘吗?我说的这个话儿,哎!您想一想,认为对不对哪?

田法章  (白)     哎!就这么办吧!

殷惠娥  (白)     哎!婚姻之事,自有父母做主。若是私订,岂不是苟合?被人耻笑!

丫鬟   (白)     哎!只要是您本人乐意的话,什么都行啦!好不好哇?啊?说呀!说呀!没有什么害臊的。

殷惠娥  (白)     无有媒证哪!

丫鬟   (白)     哟!还要媒人哪!哎!这么办,您来瞧,我就是大媒嘛!

田法章  (白)     哎!我先拜媒人!

丫鬟   (白)     嘿!您着急什么?

             我说小姐,你瞧瞧风清月朗的,你们当着我这个媒人,再拜回天地吧!

殷惠娥  (白)     改日再拜吧。

丫鬟   (白)     哟!今儿好日子,甭改日了。

殷惠娥  (白)     择一吉日再拜吧。

丫鬟   (白)     哟!怎么还要挑日子哪?对了,光我一个人说了,人家还没言语哪!

             哎,我说这个太子,您心里有什么话,跟我们小姐说说吧。

田法章  (白)     噢!是是是!

             啊!小姐!小王若能恢复齐邦,决不忘小姐的恩情!既承丫鬟姐的美意,你我何不对天一拜?

丫鬟   (白)     对啦!您就拜吧!

殷惠娥  (白)     请哪!

田法章  (西皮摇板)  有一日我齐国社稷重掌,

殷惠娥  (西皮摇板)  那时节我和你龙凤呈祥。

丫鬟   (白)     哟!这么会儿,天都怪亮啦!老爷也该起来啦。咱们到后楼上,梳洗梳洗。

殷惠娥  (白)     好,正是:

     (念)     一对窈窕入绣房,

田法章  (念)     夜半更深女变郎。

殷惠娥  (念)     男女私会无人主,

丫鬟   (念)     丫鬟今把月老当!

田法章  (白)     哦!我再谢媒人!

丫鬟   (白)     您别客气了,我的田小……哎!太子,您哪,随我来。

田法章  (白)     哦!是是是!

(田法章、殷慧娘、丫鬟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龙套、骑劫同上。)

骑劫   (念)     新主登龙位,趁此夺兵权。

     (白)     某,燕国大将骑劫。今有老王晏驾,新主继位,思念贤臣,调乐毅回国。趁此机会,夺他的兵权。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骑劫   (白)     大营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四龙套、廉颇、白起、暴鸢、晋鄙、乐毅同上。)

乐毅   (西皮摇板)  身先士卒统领雄兵,

             四国兵将聚齐城。

             休兵降师除暴令,

             勉卒宽役聚齐临。

中军   (内白)    走!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元帅:圣旨下。

乐毅   (白)     香案接旨!

中军   (白)     香案接旨!

(吹打。四龙套、骑劫同上。)

骑劫   (白)     圣旨下,跪!

乐毅   (白)     臣!

骑劫   (白)     听宣读诏曰:“今有燕国老王晏驾,新主登基,思念贤臣。乐毅将印信付于骑劫执掌。”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乐毅   (白)     千千岁!

(吹打。)

乐毅   (白)     有劳将军捧旨前来,一路之上,多受风霜之苦!

骑劫   (白)     为国辛劳,何言辛苦!圣旨到来,就请开付哇!

乐毅   (白)     那个自然。

             中军,

中军   (白)     在。

乐毅   (白)     看印!

中军   (白)     是。

(吹打。骑劫拜印。)

乐毅   (白)     啊,将军,某乃赵国人氏,意欲回归本国去了,有劳将军代为转奏!

骑劫   (白)     那是自然!

乐毅   (白)     啊!四位将军!

白起、
暴鸢、
晋鄙、

廉颇   (同白)    元帅!

乐毅   (白)     某今回转赵国,你等各回本国去吧,

白起、
暴鸢、
晋鄙、

廉颇   (同白)    得令!

(廉颇、白起、暴鸢、晋鄙同下。)

乐毅   (白)     带马!

中军   (白)     啊!

乐毅   (白)     请!

(乐毅下。)

骑劫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骑劫   (白)     小心防守!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四龙套、中军引王通、田单同上。)

田单   (西皮摇板)  小乐毅投齐邦前来报效,

     (西皮流水板) 贼伊立四十棍惹下祸苗。

             因此上他恶气难消燕国到,

             统领着五国人马前来把齐讨。

             偌大的齐国俱丧了,

             只剩下即墨弹丸之地,不能复齐朝!

             因此上招军旗在空中飘绕,

     (西皮摇板)  苍天鉴我苦心劳!

(王孙贾上。)

王孙贾  (西皮摇板)  离了临淄即墨到,

             见了太守说根苗。

     (白)     哪位听事?

中军   (白)     做什么的?

王孙贾  (白)     烦劳通禀:投军人求见。

中军   (白)     候着!

             启太守:投军人求见。

田单、

王通   (同白)    唤他进来。

中军   (白)     是!

             随我进来。

王孙贾  (白)     是!叩见二位大人!

田单   (白)     投军人家住哪里?姓字名谁?有何本领?一一讲来。

王孙贾  (白)     小人名唤王孙贾,乃齐国人氏。我父在朝为官,被奸佞陷害,随同母亲逃出门来。是我练就全身武艺,闻得大人招兵破燕,特地前来投军,与国家出力报效。

田单   (白)     哦!原来是王公子,请起!

王孙贾  (白)     谢大人!

田单   (白)     王公子打从何处而来?

王孙贾  (白)     临淄而来。

田单   (白)     临淄军事不知怎样?

王孙贾  (白)     二位大人容禀:

     (西皮摇板)  独自一人闯楚寨,

             杀得贼兵俱散开。

田单   (白)     哦!

王孙贾  (西皮摇板)  一怒杀死淖元帅,

             数万儿郎哭悲哀。

田单   (白)     噢!可知老王的下落?

王孙贾  (白)     唉!大人哪!

     (西皮摇板)  可叹老王被日晒,

             因此投军到此来。

田单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听说老王被日晒,

             临淄百姓受兵灾。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今有燕国老王晏驾,新主即位。骑劫挂帅,乐毅统领四国人马回转本国,特来报知!

田单   (白)     好!赐尔银牌一面,再去打探!

探子   (白)     得令!

田单   (三笑)    哈哈!哈哈!啊!呵!哈哈……

王通   (白)     啊,仁兄为何发笑?

田单   (白)     贤弟,你我复齐有日了!

王通   (白)     何出此言?

田单   (白)     你有所不知:想那骑劫乃是酒色之辈,兵法全不知晓。待愚兄略施小计,管叫那贼全军覆没!

王通   (白)     田仁兄计将安出?

田单   (白)     噢!唤民壮走上。

王通   (白)     唤民壮走上。

中军   (白)     民壮走上!

众百姓  (内同白)   来了!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叩见大人!

王通   (白)     田大人有差。

众百姓  (同白)    田大人有何差遣?

田单   (白)     命你等扮做城内绅士模样,出城去见骑劫。言道:奉了太守之命,请他不必攻城。九月初九日,开城纳降。你们出纹银千两,请他笑纳。

众百姓  (同白)    遵命!

(众百姓同下。)

田单   (白)     来。

中军   (白)     在。

田单   (白)     去至妓院,挑选二十名美女前来。

中军   (白)     是。

(中军下。)

田单   (白)     王公子,

王孙贾  (白)     在。

田单   (白)     命你扮做差人模样,带领美女去见骑劫。言道:奉了太守之命,请他不必攻城。九月初九日,开城纳降。初八日夜晚,我前去偷营,你在里面做一内应,不可放走骑劫!

王孙贾  (白)     遵命!

(中军上。)

中军   (白)     报:妓女唤到!

田单   (白)     令她们去吧。

王孙贾  (白)     哦!是是是!随我来!

(王孙贾下。)

田单   (白)     唤副将来见。

中军   (白)     副将来见!

副将   (内白)    来也!

(副将上。)

副将   (念)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白)     参见太守,有何吩咐?

王通   (白)     田大人有差。

副将   (白)     田大人有何差遣?

田单   (白)     命你备办耕牛五百匹,通身俱用五色彩画;头上绑利刀二口;尾上绑麻一束、爆竹一挂。初八日夜晚俱要用齐,不得有误!

副将   (白)     得令!

田单   (白)     正是:

     (念)     田单巧用火牛阵,

王通、

副将   (同念)    管叫那贼一命倾!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四龙套引骑劫同上。)

骑劫   (西皮摇板)  即墨城池不用打,

             把他当做井底蛙!

             将身且坐宝帐下,

             且听来人报根芽。

(众百姓同上。)

百姓甲  (白)     里面哪个听事?

中军   (白)     做什么的?

百姓甲  (白)     我等乃是即墨百姓,求见元帅。

中军   (白)     候着。

百姓甲  (白)     是。

中军   (白)     启禀元帅:即墨百姓求见,

骑劫   (白)     搜查已毕,叫他们进来!

中军   (白)     是!

             你等前来,可有夹带?

众百姓  (同白)    并无夹带。

中军   (白)     某家要搜!

众百姓  (同白)    哦!好好!请搜!请搜!

(中军搜身。)

中军   (白)     随我进来!

众百姓  (同白)    是!

             参见元帅!

骑劫   (白)     你等是做什么的?

众百姓  (同白)    我等乃是即墨百姓。

骑劫   (白)     哦!你们是即墨百姓么?

众百姓  (同白)    正是。

骑劫   (白)     到此何事啊?

百姓甲  (白)     闻听人言:元帅要带领人马攻打城池。不必攻打,九月初九日,开城纳降。我等备得银两……

众百姓  (同白)    望求元帅笑纳!

骑劫   (白)     好!银两收下!

             我来问你:即墨城池有多少兵将?

百姓甲  (白)     即墨城池俱是老弱残兵。

骑劫   (白)     太守王通用兵如何?

百姓甲  (白)     太守王通软弱无能。

骑劫   (白)     好!回去对他言讲:叫他早早地归降;如若不然,杀进城去,鸡犬不留!

众百姓  (同白)    哦!是是!遵命!

(众百姓同下。王孙贾上。)

王孙贾  (白)     门上哪位在?

中军   (白)     做什么的?

王孙贾  (白)     王太守差人求见。

中军   (白)     候着!

王孙贾  (白)     是!

中军   (白)     启禀元帅:王太守差官来见。

骑劫   (白)     叫他进来。

中军   (白)     是!

             随我进来。

王孙贾  (白)     哦!是是是!

             参见元帅!

骑劫   (白)     罢了!奉何人所差?

王孙贾  (白)     太守所差。

骑劫   (白)     到此何事啊?

王孙贾  (白)     王太守言道:元帅不必攻城,九月初九日,开城纳降。带领美女,进献元帅。

骑劫   (白)     好!美女今在何处?

王孙贾  (白)     现在帐外。

骑劫   (白)     快快唤她们前来!

王孙贾  (白)     哦!是是是!

             哦!随我进来!

(众妓女同上。)

王孙贾  (白)     见过元帅。

众妓女  (同白)    参见元帅!

骑劫   (白)     抬起头来!

     (笑)     哎!哈哈……

     (西皮散板)  一见美女呵呵笑,

             王通可算是英豪。

             回头便对差官叫,

             赏你美酒与羊羔!

     (白)     下面去饮!

王孙贾  (白)     谢元帅!

     (西皮散板)  辞别元帅出帐道,

             他人中了巧计高!

(王孙贾下。)

骑劫   (白)     尔等两厢退下!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下。)

骑劫   (白)     天时不早,安歇了罢!

众妓女  (同白)    是!

(骑劫、众妓女同下。)

【第二十九场】

(众齐兵引副将同上。)

众齐兵  (同白)    离贼营不远!

副将   (白)     火牛点起!

众齐兵  (同白)    啊!

(擂鼓。骑劫上。)

骑劫   (白)     啊!

(四龙套同上,同开打。)

骑劫   (白)     哇呀呀!嘿!

(骑劫下。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殷尚、家院同上。)

殷尚   (西皮散板)  适才闻得燕军败,

             田单果有将英才!

     (白)     闻得田单,大破燕军,已然大功告成,不免将田小姐唤出,送她前去,她父女也好团圆。

             家院,

家院   (白)     有!

殷尚   (白)     有请田小姐与姑娘出堂。

家院   (白)     是。

             有请田小姐与姑娘出堂!

(田法章、殷惠娥、丫鬟同上。)

田法章  (念)     避患难男扮女装,到何日改换装裳?

殷惠娥  (念)     瞒父亲私订姻好,羞惭惭难把口张!

田法章  (白)     殷伯父万福!

殷惠娥  (白)     参见爹爹!

殷尚   (白)     哎呀!与田小姐你道喜呀!

田法章  (白)     喜从何来呀?

殷尚   (白)     今有令尊,大破燕邦,大功告成,岂不是一喜呀?

田法章  (白)     待我谢天谢地!

殷尚   (白)     啊!田小姐,我有意送你前去,使你父女团圆,你看如何呀?

田法章  (白)     伯父之言,小女唯命是听。

殷尚   (白)     好好好!

             家院,

家院   (白)     有。

殷尚   (白)     准备轿马伺候。

家院   (白)     遵命。

(家院下。)

殷尚   (白)     女儿。

殷惠娥  (白)     哦。

殷尚   (白)     在此少陪田小姐一时,为父去至后面更换衣巾。

殷惠娥  (白)     是。

(殷尚下。)

殷惠娥  (白)     千岁呀!你我今日一别,不知何日相逢?

田法章  (白)     小姐不必忧虑,我今回到即墨,若能恢复齐邦,必来迎接小姐入宫!

殷惠娥  (哭)     喂呀!千岁呀!

丫鬟   (白)     别哭啦!

殷惠娥  (西皮散板)  不料今日双分手,

     (哭)     千岁呀!

     (西皮散板)  早日接我免忧愁。

田法章  (白)     小姐呀!

     (西皮散板)  小姐不必心内忧,

             小王岂是薄幸流!

             劝小姐莫忧且等候,

殷惠娥  (哭)     喂呀!

(殷尚上。)

殷尚   (西皮散板)  轿马齐备莫久留。

     (白)     轿马已然齐备,田小姐请登程前往。

田法章  (白)     遵命。

殷惠娥  (白)     啊!姐姐!你、你要多多的保重!

田法章  (白)     是啊!你也要多多的保重!

殷惠娥  (白)     是!啊!爹爹!

殷尚   (白)     啊!

殷惠娥  (白)     早些回来呀!

殷尚   (白)     哦!那个自然。

殷惠娥  (白)     不要忘怀!喂呀!

殷尚   (白)     我儿回转楼上去吧。

             带马。

(殷尚、田法章同下。)

丫鬟   (白)     别哭啦!

(殷慧娘、丫鬟同下。)

【第三十一场】

(田单、王通同上。)

田单   (念)     除了戎装换锦衣,一战成功复大齐!

中军   (内白)    报!

(中军上。)

中军   (白)     殷大人到!

田单   (白)     太史来了,好!快快有请!

中军   (白)     有请!

(殷尚上。)

殷尚   (西皮摇板)  来在营门下丝缰,

             见了贤弟说端详。

田单   (白)     太史,请坐。

殷尚   (白)     请坐。

田单   (白)     不知仁兄驾到,恕弟等未曾远迎,

田单、

王通   (同白)    当面恕罪!

殷尚   (白)     岂敢!闻得贤弟大战燕邦,大功告成。一则前来贺功,二则专送令嫒前来。

田单   (白)     哦!仁兄此话从何而起?小弟并无女儿!

殷尚   (白)     哎!贤弟避难之时,带领令嫒逃出皇城,幸亏愚兄将她收留,贤弟你怎么说无有女儿啊?

田单   (白)     小弟并无女儿。

王通   (白)     哎,但不知此女今在何处?

殷尚   (白)     噢!现在营外。

王通   (白)     哎,请来相见。

殷尚   (白)     哦!是是是!

             哎呀!这倒奇了!他怎么说无有女儿呀?

             哦!有请田小姐!

(田法章上。)

田单   (白)     哎呀!千岁呀!

     (西皮散板)  怪不得殷兄他言道,

             原来是世子往莒州逃!

             快请后堂换衣帽,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只恐他内中还有蹊跷!

殷尚   (白)     我好错也!

     (西皮散板)  见他们行罢君臣礼,

             倒叫老夫心内急。

             我只说他是田单女,

             却原来他是假扮的!

     (白)     哎,贤弟,请过来,你请过来!

田单   (白)     哎!仁兄何事?

殷尚   (白)     他是何人哪?

田单   (白)     齐国太子田法章!

殷尚   (白)     啊!为何扮做女子模样啊?

田单   (白)     因国事大乱,若不改装,焉能脱离虎口?

殷尚   (白)     哎呀!帝王之家,擦胭脂抹粉,成何体统啊?

田单   (白)     那时命在旦夕,还讲什么体统不体统啊?

殷尚   (白)     当日幸亏愚兄将他收留,若是不堪之处,如何是好哇?

田单   (白)     哎!太子并非真女子,纵然落在不堪之处,也无妨碍呀!

殷尚   (白)     哎呀呀!若是落在女子场中,岂不是祸上又加祸了吗?

田单   (白)     哎!若知他是齐国太子,结婚联姻还求之不得,岂不省事?

殷尚   (白)     呃!这个……哎呀!贤弟呀!

田单   (白)     怎么样?

殷尚   (白)     唉!你、你、你问过世子他吧!哎呀呀!

田单   (白)     哎呀呀!好不得明白!

             有请千岁!

(田法章上。)

田法章  (白)     何事?

田单   (白)     千岁!你我君臣分别,千岁在哪里安身?

田法章  (白)     哎!殷太史府中安身。

田单   (白)     住了几日?

田法章  (白)     三月有余。

田单   (白)     何处饮食?何处安睡?还是一人?还是有人陪伴?

田法章  (白)     这个……

田单   (白)     哪个?

田法章  (白)     小王不揣冒昧,与殷小姐……

田单   (白)     什么?

田法章  (白)     私订婚姻了。

田单   (白)     哎呀!怪不得如此!

             哎!仁兄!快请!快快见过千岁!

殷尚   (白)     哦!老臣见驾!

田法章  (白)     平身。

田单   (白)     哎,仁兄这里来!

殷尚   (白)     哎哎!

田单   (白)     快快将令嫒接到临淄与千岁完婚。

殷尚   (白)     哦!是是是!

             呵呵……哎呀!我这才明白了哇!

(殷尚下。副将、王孙贾同上。)
副将、

王孙贾  (同白)    启禀大人:我等夺回七十余城,安抚百姓,特来交令。

田单   (白)     见过千岁!

副将、

王孙贾  (同白)    叩见千岁!

田法章  (白)     平身。

田单   (白)     如今国事已定,不可一日无君。就此摆驾临淄,请千岁亲登大宝!

(众人同拜田法章。)
(完)


浏览次数:23538 ┊ 字数:3384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