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黄金台》(一名:《田单救主》;一名:《搜府盘关》;一名:《乐毅伐齐》)

主要角色
田单:老生
伊立:净
田法章:小生
乳娘:老旦
衙役甲:丑
衙役乙:丑

《黄金台》张学津饰田单
《黄金台》张学津饰田单
情节
战国,齐湣王宠邹妃,用太监伊立,沉于酒色,不理朝政。邹妃、伊立,欲害太子田法章,诬以戏妃,齐王大怒,即命伊立搜斩太子。太子闻信,乘夜逃出宫。适遇田单巡街,获之,藏于田府中。伊立大索太子不得,将至田府。田单闻信,急将太子改妆,伪为田单妹。未几伊立来搜府,竟被混过。伊立去后,田单与太子又扮做兄妹进香,连夜出关。关吏再四查问,行贿得脱,逃至即墨。后燕昭王使乐毅伐齐,一朝下七十余城。齐都失守,齐湣王被弑,邹妃、伊立死于乱军之中。赖田单出奇计,用火牛阵大破燕军,齐地尽复。太子返国即位,田单亦至上卿。

注释
谭叫天、金秀山合演是剧,最为出色。金秀山去伊立,搜府时白口斩钉截铁,一字不苟,能将奸阉身份,活演出来。叫天则做工老当,神情周到,而尤以踢灯时,最为得势。唱至“回头再把千岁请”,一躬倒地,一“请”字抑扬顿挫,有余不尽。真有三日绕梁之慨。盘关时形容尽致,尤可做贪鄙官吏现形记也。


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52.3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田单   (内白)    掌灯。

     (内二黄导板) 听樵楼打四更玉兔东上,

(二衙役同上。田单上。)

田单   (回龙)    为国家哪顾得昼夜奔忙。

     (二黄原板)  西凉国欠我朝三载贡上,

             将邹妃和伊立来见大王。

             我主爷见邹妃龙心飘荡,

             每日里贪酒色不理朝纲。

             昭阳院害国母一命身丧,

             眼见得这江山付于汪洋。

     (念)     身在胧朦睡,怀揣社稷忧。

     (白)     下官田单,齐王驾前为臣,官拜巡城御史。适才家院报道,东宫小千岁,连夜逃出皇城,不知为了何事。因此下官亲自巡查。

             来!

二衙役  (同白)    有。

田单   (白)     掌灯。

二衙役  (同白)    哦。

田单   (二黄摇板)  叫人来掌红灯大街来上,

             若有那面生人细问端详。

(田法章上。二衙役同拿田法章。)

二衙役  (同白)    拿住了犯夜的了!

衙役甲  (白)     伙计你看住他,我去讨赏。

衙役乙  (白)     好,我来看住他,你去。

衙役甲  (白)     回禀老爷的话,小人拿住犯夜的了。

田单   (白)     哦,你拿着犯夜的了!

衙役甲  (白)     正是。

田单   (白)     好,回衙有赏。

衙役甲  (白)     多谢老爷!

衙役乙  (白)     怎么样了?

衙役甲  (白)     我有了赏了!

衙役乙  (白)     你看住他,我也去弄一份。

衙役甲  (白)     好。

衙役乙  (白)     回禀老爷的话,我也拿着犯夜的了。

田单   (白)     哦,你也拿着犯夜的了?也有赏。

衙役乙  (白)     多谢老爷。

衙役甲  (白)     怎么样了?

衙役乙  (白)     我也有了赏了!

衙役甲  (白)     你看住他,我再去弄一份!

衙役乙  (白)     好。

衙役甲  (白)     回禀老爷的话,小人又拿着犯夜的了。

田单   (白)     哽,夜静更深,哪有许多犯夜之人?掌灯,老爷亲自观看!

(衙役甲允。田单看。)

田法章  (白)     哎呀,卿……

田单   (白)     静声!

(田单踢灯,扯田法章同下。二衙役同摸灯。)

衙役乙  (白)     卿……

衙役甲  (白)     静声!

(衙役甲扯衙役乙同下。)

【第二场】

(田单、田法章同上。乳娘上,开门。田单、田法章同进门。)

田单   (白)     千岁醒来。

田法章  (二黄导板)  时才间搀得我昏迷不醒,

田单   (白)     千岁。

田法章  (哭)     哎呀!

     (二黄摇板)  只见卿家面前存。

田单   (白)     千岁,

     (二黄摇板)  问千岁因甚事逃出宫院,

             一一的对为臣细说根源。

田法章  (二黄摇板)  伊立与我结仇恨,

             要害小王命残生。

田单   (白)     好奸贼!

     (二黄摇板)  背地里只把那伊立埋怨,

             平白地害幼主所为哪般?

(家院上。)

家院   (白)     今有伊公公带领许多校尉,前来搜府。

田单   (白)     再去打听!

(家院允,下。)

田单   (白)     哎呀,千岁,今有伊立带领许多校尉,前来搜寻殿下。这便如何是好?

田法章  (白)     哎呀,卿家,你要救我一救!

田单   (白)     哎呀,千岁,事到如今,并无别计:千岁扮做小妹模样,等那奸贼到来,混过一时,再作道理。

田法章  (白)     小王乃金枝玉叶,岂扮那妇人模样!

田单   (白)     哎呀,千岁,事到如今,讲什么“金枝玉叶”?龙驾要紧!乳娘,

(乳娘允。)

田单   (白)     与千岁改扮起来!

乳娘   (白)     是。

(田法章、乳娘同下。)

田单   (二黄导板)  水不清皆因是鱼儿搅混,

(四校尉同上,过场。伊立上。)

伊立   (白)     呔,马来!

(伊立过场,下。四校尉同下。)

田单   (白)     好奸贼!

     (二黄摇板)  我朝中又出了卖国的奸臣!

             施一礼我把千岁爷的驾请,

(田法章、乳娘同上。)

田法章  (二黄摇板)  金枝玉叶扮妇人。

     (白)     卿家,看小王扮得可像?

田单   (白)     千岁扮得倒像,可晓得妇人家行走?

田法章  (白)     这倒不晓得妇人家行走。

田单   (白)     乳娘教导千岁。

乳娘   (白)     是。啊,千岁,妇人行走,必须要这样走。

田法章  (白)     哦,妇人行走,必须要这样走。

田单   (白)     哦,啊,照照照!

(家院上。)

家院   (白)     伊公公驾到!

田单   (白)     有请!

(田法章、乳娘同下。四校尉、伊立同上。)

伊立   (二黄摇板)  御史衙前下了马,

田单   (白)     公公请进!

伊立   (二黄摇板)  有劳大人相迎咱。

田单   (白)     公公请坐。

伊立   (白)     请。田大人这作什么?

田单   (白)     与公公挡坐。

伊立   (白)     这就不敢!

田单   (白)     当得的!

伊立   (白)     这就不敢,吓!

田单、

伊立   (同笑)    哈哈哈……

田单   (白)     公公这作什么?

伊立   (白)     与田大人挡坐。

田单   (白)     这就不敢!

伊立   (白)     当得的!

田单   (白)     这就不敢,吓!

田单、

伊立   (同笑)    哈哈哈……

田单   (白)     不知公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伊立   (白)     岂敢,岂敢。咱家来的鲁莽,望田大人恕过罪罢!

田单   (白)     岂敢那岂敢!

(四校尉同喊。)

田单   (白)     啊,公公,这夜静更深,带领许多校尉,来到敝衙,有何公干?

伊立   (白)     怎么着,这桩事情,你还不知道么?

田单   (白)     倒也不知。

伊立   (白)     既然不知,待咱家慢慢的告诉于你。

田单   (白)     公公请讲。

伊立   (白)     今有东宫世子田法章,人伦大变,子淫父妃。大王大怒,赐咱家宝剑一口,三更时分,斩杀回奏。也不知何人走漏了消息,将世子放走。咱家二次启奏大王,大王赐咱家校尉四十名,各府搜寻。各府俱已搜到没有。我想那世子他定藏在你府!

田单   (白)     啊,公公,既是千岁犯罪,你我为大臣者,就该上殿保奏才是。

伊立   (白)     咱家连保数本,大王不准,那也是枉然。

田单   (白)     哦,公公保过本了。

伊立   (白)     保过许多的呢!

田单   (白)     也罢,待下官明日亲自私访。有了千岁的下落献于公公,这桩事也就完了!

伊立   (白)     田大人,你这话不是这么说。

田单   (白)     要怎么的讲?

伊立   (白)     我想那世子定在你府,你将他献将出来,保你无事,那也就完了!

田单   (白)     哈哈哈,多蒙公公美意。我想世子他……

伊立   (白)     怎么着?

田单   (白)     不在敝府。

伊立   (白)     当真不在你府?

田单   (白)     当真不在。

伊立   (白)     果然不在?

田单   (白)     果然不在。

伊立   (白)     田大人你这儿来。你说世子不在你府,咱家就要……

田单   (白)     你要怎么?

伊立   (白)     我就要搜!

田单   (白)     公公你当真要搜?

伊立   (白)     当真要搜。

田单   (白)     果然要搜?

伊立   (白)     果然要搜。

田单   (白)     请搜!

伊立   (白)     校尉的与我搜!

(四校尉同允。四校尉两边搜。田法章、乳娘同上。)

四校尉  (同白)    有两个妇人。

伊立   (白)     起过了。田大人,你说世子不在你府,任我亲自一观。

(伊立亮架子。)

伊立   (白)     那两个妇人她是谁?

田单   (白)     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小妹同乳娘,乳娘同小妹。

伊立   (白)     怎么着,田姑娘么?

田单   (白)     不敢,小妹。

伊立   (白)     请过来,咱家见过礼吧!

田单   (白)     小妹礼貌不周,冲撞公公,那还了得,不见也罢。

伊立   (白)     见见何妨?

田单   (白)     不见也罢。

伊立   (白)     我一定要见!

田单   (白)     当真要见?

伊立   (白)     当真要见!

田单   (白)     就见!

伊立   (白)     这不结了么!

田单   (白)     乳娘搀扶小妹,见过伊公公。

伊立   (白)     待我看她行走如何。

乳娘   (白)     是,姑娘有礼。

伊立   (白)     咱家还礼。

(田法章、乳娘同下。)

伊立   (白)     且住,我想那世子上了天?

田单   (白)     天高只怕上不去。

伊立   (白)     他入了地?

田单   (白)     地原无门,只怕下不去。

伊立   (白)     他往哪里去了呢?

田单   (白)     照吓,他往哪里去了?

伊立   (白)     哦呵,有了。不免回去多讨校尉,再来搜寻。田大人,咱家清晨起来,吃了几杯早酒,言语得罪大人。

田单   (白)     岂敢。

伊立   (白)     冒犯大人。

田单   (白)     越发的不敢。

伊立   (白)     告辞了。

     (二黄摇板)  辞别大人把马跨,

(四校尉同带马,同下。)

伊立   (二黄摇板)  多讨校尉再搜查。

田单   (白)     送公公。

伊立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

(伊立下。)

田单   (白)     好奸贼!

     (二黄摇板)  狗奸贼发了怒令人害怕,

             倘若是漏机关就把头杀。

             二次里走上前急忙接驾,

(田法章、乳娘同上。)

田法章  (二黄摇板)  再与卿家把话答。

田单   (白)     哎呀千岁,那贼临行言道:还要多讨校尉,前来搜寻殿下。这便如何是好?

田法章  (白)     卿家你还要救我一救!

田单   (白)     哎呀,千岁,你我君臣扮作烧香还愿之人,诈出皇城,再作道理。

田法章  (白)     此计甚好!

田单   (白)     改扮起来。

(田单、田法章同换行头。)

田单   (白)     乳娘,这有官宝一锭,逃回原郡去吧!

乳娘   (白)     遵命。

田法章  (白)     卿家带马。

田单   (白)     领旨。

(田单带马。)

田法章  (白)     卿……

田单   (白)     静声。

(田单、田法章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766 ┊ 字数:3996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