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牡丹亭·硬拷》

主要角色
柳梦梅:巾生
杜宝:外
苗舜宾:末
狱卒:丑

情节
柳梦梅至淮阴拜见岳父杜宝,反被当作掘坟贼,解回临安拷问。幸朝廷科试发榜,又以新科状元身份为试官苗舜宾救出。

注释
全剧用南北合套,刻画柳梦梅、杜宝两人不同心理。北曲【折桂令】、【雁儿得胜】多见于武戏,此处由巾生柳梦梅演唱,曲调细嫩多姿,别具一格,传为名曲。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西门小土包子


相关剧本
《春香闹学》(根据《戏考》第十六册整理)
《牡丹亭·游园》(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牡丹亭·惊梦》(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牡丹亭·惊梦》(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牡丹亭·寻梦》(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牡丹亭·拾画》(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牡丹亭·叫画》(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游园惊梦》(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六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06.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杜宝、众人同上。)

众人   (同唐多令)  玉带蟒袍红,

             新参近九重。

             耿秋光长剑倚崆峒,

             归到把平章印总,

             浑不是黑头公。

杜宝   (念)     秋来力尽破重围,入掌银壶护紫微。回头却叹浮生事,长向东风有是非。

     (白)     老夫杜宝。因淮扬平寇有功,叨蒙圣恩,起迁相位。前在淮阴,有一棍徒假充门婿,已着递解临安府监禁。今日不免细审一番。

             左右!

(众人同允。)

杜宝   (白)     临安府犯人可曾解到?

众人   (同白)    解到了!

杜宝   (白)     带进来!

众人   (同白)    临安府原解,带犯人听审!

狱卒   (白)     柳梦梅走动!

(柳梦梅上。)

柳梦梅  (新水令)   则这怯书生剑气吐长虹,

狱卒   (白)     来此已是相府了。

柳梦梅  (新水令)   原来丞相府十分尊重。

杜宝   (白)     刑法伺候!

柳梦梅  (新水令)   他声息儿忒汹涌,

             咱礼数缺通融。

狱卒   (白)     犯人进!犯人当面!

杜宝   (白)     打开刑具。

狱卒   (白)     领钧旨,犯人当堂开刑具,交签!

杜宝   (白)     明日领回文。

(狱卒允,下。)

柳梦梅  (白)     吓!岳丈!

杜宝   (白)     哆!谁是你岳丈?

柳梦梅  老大人!

     (新水令)   俺这里曲曲躬躬,

             他那里半抬身全不动。

杜宝   (白)     你这犯人,在相府跟前,怎么不跪?

柳梦梅  (白)     生员岭南柳梦梅,乃是老大人的女婿,怎么跪起来?

杜宝   (白)     胡说!我女儿亡过三年,不要说纳彩下聘,就是指腹裁襟,一些也没有,何曾得过女婿来?

     (步步娇牌)  有女无郎早把青年送,

             划口儿轻调哄。

     (白)     便是远房门婿——

     (步步娇牌)  你岭南吾蜀中,

             牛马风遥,甚处里丝萝共?

             敢一棍儿走秋风!

             指说关亲、骗的军民动。

柳梦梅  (白)     我这样女婿,眠书雪案,立榜云宵,自家的行止,受用不尽,何须秋风老大人?

杜宝   (白)     左右!

(众人同允。)

杜宝   (白)     搜他包裹内,可有假雕书印?

众人   (同白)    启爷:包裹内单被一条,小画一轴。

杜宝   (白)     取上来!

(众人同允。)

柳梦梅  (白)     他见了春容,自然认识。

杜宝   (白)     这是我女儿的春容。我且问你,可认得南安石道姑?

柳梦梅  (白)     认得。

杜宝   (白)     陈最良?

柳梦梅  (白)     也认得。

杜宝   (白)     这厮天网恢恢,原来就是掘坟贼!与我拿下!

(众人同允。)

柳梦梅  (白)     住了!自古拿贼拿赃,捉奸何曾见床?

杜宝   (白)     这春容就是殉葬之物!

柳梦梅  (白)     呀!

     (折桂令)   恁道证明师一轴春容,

             可知道苍苔石缝,迸坼了云踪。

             恁教俺一迷的承供,

             供的是开棺见喜,挡煞逢凶。

杜宝   (白)     石圹中金碗呢?

柳梦梅  (折桂令)   金碗呵,咱两口儿同匙受用;

杜宝   (白)     玉鱼?

柳梦梅  (折桂令)   那玉鱼呵,和俺九泉下比目和同。

             玉碾的玲珑,金锁的玎 

             则那石姑姑她识趣拿奸纵,

             却不似恁杜爷爷逞拿贼威风。

杜宝   (白)     这厮明明招了!

             左右!

(众人同允。)

杜宝   (白)     取纸笔与他画供!

柳梦梅  (白)     我不晓得什么画供!

杜宝   (白)     哆!

     (江儿水牌)  眼脑儿天生贼,心机使得凶。

众人   (同白)    画供!

柳梦梅  (白)     这纸笔,生员只会做文字,不晓得什么画供!

杜宝   (白)     你这样人也会做文字!

柳梦梅  (白)     不敢欺!

杜宝   (白)     呀,呀,呀.....

     (江儿水牌)  呸!你纸笔砚墨只好招详用。

柳梦梅  (白)     生员不犯奸盗!

杜宝   (白)     奸盗诈伪机谋中,

             精奇古怪虚头弄,

             把她玉骨抛残心痛,

             在后苑池中,月冷断魂波动。

柳梦梅  (白)     谁见来?

杜宝   (白)     陈最良来报的,岂不是真的?

柳梦梅  (白)     生员为了令爱,费尽心机,除是天知地知,陈最良哪里得知?

     (雁儿得胜牌) 我为她礼春容叫的凶,

             我为她展幽期耽怕恐,

             我为她点神香开墓封,

             我为她唾灵丹活心孔。

             呀!我为她偎熨的体酥融,

             我为她洗发的神清莹,

             我为她度情肠款款通,

             我为她启玉肱轻轻送,

             我为她轻温香把阳气攻,

             我为她抢性命把阴程迸。

             神通,医的她女孩儿能活动,

             通也么通,到如今风月两无功。

杜宝   (白)     这厮一派胡言!

             左右!

(众人同允。)

杜宝   (白)     与我吊起来着实打!

众人   (同白)    吓!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柳梦梅  (白)     呀哟哟哟!

(军校上。)

军校   (白)     走吓!

     (念)     天上人间忙不忙?开科失去状元郎。

     (白)     这里是了,柳梦梅可在此?

众人   (同白)    什么样人?大呼小叫!

军校   (白)     我们是驾上差来的,寻新科状元柳梦梅的。

众人   (同白)    吊打的就是!

军校   (白)     去见相爷!小的们叩头!

杜宝   (白)     哪里差来的?

军校   (白)     是驾上差来的,寻取新科状元柳梦梅的。

杜宝   (白)     我这里没有!

军校   (白)     没有?到别处去罢!

柳梦梅  (白)     哙,大哥,开榜了么?

军校   (白)     开榜了。

柳梦梅  (白)     新科状元是谁?

军校   (白)     柳梦梅。

柳梦梅  (白)     哪里人氏?

军校   (白)     岭南人。

柳梦梅  (白)     我就是岭南柳梦梅!

军校   (白)     我们再去禀。

             启相爷!吊打的就是新科状元柳梦梅!

杜宝   (白)     这是掘坟贼,什么状元?赶出去!

军校   (白)     我们去请苗老爷出来。

             苗老爷有请!

杜宝   (白)     这厮冒认女婿,再打!

(众人同允。)

众人   (同白)    五十!六十!

柳梦梅  (白)     呀哈哈哈!

(苗舜宾上。)

苗舜宾  (念)     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军校   (白)     苗老爷到!

苗舜宾  (白)     吓,老平章!

杜宝   (白)     苗老先生,到此何干?

苗舜宾  (白)     闻得新科状元柳梦梅在此,晚生特地而来。

杜宝   (白)     柳梦梅是本衙人犯,什么状元?

苗舜宾  (白)     是本房取中的,有登科录在此,请看!

     (彩衣舞牌)  这是御笔亲标第一红,

             柳梦梅为梁栋。

柳梦梅  (白)     老师,快来救救门生!

苗舜宾  (白)     啊呀呀呀,快些放下来!

     (彩衣舞牌)  高吊起文章钜公,

             打桃枝受用,

             是斯文吃尽斯文痛,

             无情棒打多情种。

柳梦梅  (白)     他是我的丈人!

苗舜宾  (白)     吓!

     (彩衣舞牌)  原来倚泰山压卵欺鸾凤!

     (白)     快取宫袍遮盖!

杜宝   (白)     什么宫袍,与我扯碎了!

柳梦梅  (白)     哆,谁敢!

     (收江南牌)  呀,恁敢抗皇宣骂敕封,

苗舜宾  (白)     使不得!

柳梦梅  (白)     早裂绽我御袍红,

             似人家女婿拜门也似乘龙,

             偏我帽光光走空,

             恁桃夭夭煞风,

             恁看俺插宫花帽压君恩重。

杜宝   (白)     苗老先生,你怎么也被他惑了?便是童生应试,也要候案,殿试过了,不候放榜,反在淮阳?

苗舜宾  (白)     状元,有话与平章说知。

柳梦梅  (白)     老平章有所不知,为因李全兵乱,放榜稽迟,令爱闻得老平章有平寇之事,一来着我上门,二来报她再生之喜,三来扶助你为官。谁知好意成恶意,如今讲明了,认了女婿吧!

杜宝   (白)     谁认你女婿来?

苗舜宾  (白)     吓呀呀呀!

     (园林好牌)  嗔怪你会平章的老相公,

             不刮目破窑中吕蒙。

             忒做作前辈们的性重,

             敢折到丈人峰,敢折到丈人峰?

柳梦梅  (沽酒令)   只这孔夫子把公冶长陷缧絏中,

             柳盗跖打地洞向鸳鸯冢。

             有日呵,把病理阴阳问相公,

             要无语对春风。

             则待列笙歌画堂中,

             抢丝鞭御街拦纵。

             把穷柳毅赔笑在龙宫,

             老夫差失散了韩重,

             俺呵,人雄气雄,

             老平章深躬浅躬,

众人   (同沽酒令)  请状元升东转东。

苗舜宾  (白)     请状元赴琼林宴去罢!

柳梦梅  (白)     岳丈,你女婿赴琼林宴去者!

     (沽酒令)   呀,

苗舜宾  (白)     带马!

柳梦梅  (沽酒令)   那时节才提破了牡丹亭杜鹃残梦。

苗舜宾  (白)     老平章请了!

(曲牌收。苗舜宾、柳梦梅同下。)

杜宝   (白)     奇怪吓奇怪!

     (尾声)    一场怪事浑如梦,

             这哑谜心头不懂,

             把往事心机问塞翁。

(杜宝下。)
(完)


浏览次数:4612 ┊ 字数:3338 ┊ 最后更新:2008年12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