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春香闹学》

主要角色
春香:贴旦
杜丽娘:旦
陈最良:末

《春香闹学》梅兰芳饰春香
《春香闹学》梅兰芳饰春香
情节
杜姓,宦家也。请一西席,系村中老学究,陈其姓,最良其名,为女公子教授。小婢春香,亦在学堂伴读。陈先生坐拥皋比,非常严厉,未尝稍假以辞色。而春香桀黠性成,不知读书为何事,及至书房,一味玩笑嬉戏,于先生前肆无忌惮。先生示以夏楚,反被春香夺而掷于地。先生无如之何,几欲辞馆他适。杜女即将春香痛责一番,且代为缓颊,命春香跪求饶恕,先生始不与之计较云。

注释
按此剧由昆腔翻入京调,系贴旦唱做重头。曾见沪上著名青衫梅兰芳演过,唱工做工,无瑕可击,诚所谓尽善尽美。且梅伶之风流旖旎,又出色当行,宜乎卖座为之一空,而拍手叫好之声浪,时时喧阗于耳鼓也。

根据《戏考》第十六册整理

录入:张晖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9.2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春香上。)

春香   (一江风牌)  小春香,一种在人奴上,

             画阁里从娇养。

             侍娘行,弄粉调朱,贴翠拈花,惯向妆台傍。

             陪她理绣床,陪她理绣床。

             又随她烧夜香,

             小苗条吃的是夫人杖。

     (念)     花面丫头十三四,春来绰约省人事。终须等个助情花,处处相随步步觑。

     (白)     我春香,自幼服侍小姐。看她名为国色,实守家声。杏脸娇羞,老成尊重。我家老爷,延师教授,命我伴读。昨日请下一位先生,叫吓,叫什么吓,呀,叫陈最良。阿呀,那先生好不古板吓。老爷又对他说,倘有不到之处,只打春香这丫头。吓哈哈哈哈,我到好笑。嘿,我春香岂是与他们出气的,却不是我的晦气。今早服侍小姐,早餐已过,叫我去看看先生可在学堂里。

(陈最良内嗽。)

春香   (白)     咦,你看那老人家,端端正正,坐在那里。不免请小姐上学。正是:

     (念)     有福之人人服侍,无福之人服侍人。

(春香下。陈最良上。)

陈最良  (念)     吟余改抹前春句,饭后寻思午晌茶。蚁上案头沿砚水,蜂穿窗眼咂瓶花。

     (白)     我,陈最良。在杜衙设帐,教授小姐毛诗,极承老夫人看待。今早餐已过,怎么还不见女学生上学。老夫人吓,太娇养了。

             吓,春香,春香!

春香   (内白)    怎么?

陈最良  (白)     请小姐上学吓。

春香   (内白)    晓得。

             请小姐上学。

(杜丽娘上。)

杜丽娘  (绕池游牌)  素妆才罢,散步书堂下,

(春香上。)

春香   (绕池游牌)  对净几明窗消洒。

杜丽娘  (白)     先生万福。

陈最良  (白)     坐了。

春香   (白)     先生,春香见。

陈最良  (白)     罢了。

春香   (白)     休怪吓。

陈最良  (白)     吓吓吓,哪个来怪你。

春香   (白)     不是吓,我同小姐来迟了吓。

陈最良  (白)     也不甚迟。去。

春香   (白)     是。

陈最良  (白)     女学生,凡为女子者,鸡初鸣,咸盥漱,栉笄,问安于父母。日出之后,各供其事。如今女学生既以读书为事,以后须要早起。

杜丽娘  (白)     以后不敢了。

春香   (白)     先生,我同小姐,以后不睡了。

陈最良  (白)     为何?

春香   (白)     等到三更时分,就请先生上书,如何吓?

陈最良  (白)     唔,太早了。

春香   (白)     哟,早又不好,迟又不好,这到难了。

陈最良  (白)     多讲。去。

春香   (白)     是。

陈最良  (白)     女学生,昨日上的书,可曾温习熟么?

杜丽娘  (白)     温习熟了,只待先生讲解。

春香   (白)     先生,小姐说请先生讲解讲解。

陈最良  (白)     呃,你呢?

春香   (白)     吓,我是烂熟的了。

陈最良  (白)     好,拿来背。

春香   (白)     先生,烂熟的了,怎么还要背。

陈最良  (白)     自然要背吓。

春香   (白)     小姐,先生叫你背书。

杜丽娘  (白)     先生叫你背。

陈最良  (白)     吓吓吓,叫你背吓。

春香   (白)     我是烂熟的了,嗼。

陈最良  (白)     拿来背。

春香   (白)     是。先生背书。

陈最良  (白)     唔,朝上背。

(春香想。)

春香   (白)     吓,小姐题我一个字。

杜丽娘  (白)     关。

春香   (白)     吓关。

陈最良  (白)     关关。

春香   (白)     关关,关关。

陈最良  (白)     关关雎鸠。

春香   (白)     嗷。关关雎鸠,关关雎鸠。

陈最良  (白)     在吓。

春香   (白)     吓,关关雎鸠,在。

陈最良  (白)     在河之洲。

春香   (白)     嗷,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先生可是烂熟的了。

陈最良  (白)     哈哈哈哈。一字一句也背不出,反说烂熟的了,拿去再读。

春香   (白)     哟,烂熟的了嘎,还要背。

陈最良  (白)     听讲。

杜丽娘、

春香   (同白)    是。

陈最良  (白)     关关雎鸠,关关是鸟声,雎鸠乃是鸟名也。

春香   (白)     先生这鸟声,可能学与我们听听。

陈最良  (白)     我怎么学与你听。鸟性喜幽静。在河之洲。

春香   (白)     嗷,我晓得了。不是昨日,是今日。啐,不是今年,是去年,衙内关着一个班鸠儿,被小姐一放,一飞,飞到河知州衙内去了,可是么?

陈最良  (白)     这是兴吓。

春香   (白)     哟,一丢,丢的小鸟儿,喔,有什么兴介。

陈最良  (白)     胡说,兴者是起也,起那下文。窈窕淑女,是幽闲贞静女子。君子好逑,又那等君子,好好去求她。

春香   (白)     先生为何要好好的去求她介,吓吓吓。

陈最良  (白)     嗯,依注讲解,只管胡缠。

杜丽娘  (白)     依注讲解,学生自会。先生但把诗经大意,教导一番。

陈最良  (白)     听讲。春香你也听着吓。

春香   (白)     晓得。

陈最良  (掉角儿牌)  论六经诗经最葩,

             闺门内有许多风雅。

             有指证姜嫄产哇,

             不嫉妒后妃贤达。

             更有那咏鸡鸣,伤燕羽,泣江皋,思汉广,洗净铅华。

春香   (白)     呷,哆哆哆哆。

陈最良  (掉角儿牌)  嗯,有风有化,宜室宜家。

杜丽娘  (白)     请问先生,这经文有多少?

陈最良  (白)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

     (掉角儿牌)  没多些,只这无邪两字付与儿家。

春香   (白)     咦。讲得好听吓。

陈最良  (白)     书已讲完,春香取纸笔过来,与小姐写字。

春香   (白)     是。

杜丽娘  (白)     学生自会临书,春香还劳先生把笔。

春香   (白)     我小姐自会临书,我春香还劳先生把笔。

陈最良  (白)     你书也背不出,又要写什么字。

春香   (白)     先生待我写个顺硃儿吧。

陈最良  (白)     待我写与你春香你用心读书吓。

春香   (白)     是。

陈最良  (白)     拿去。

杜丽娘  (白)     字完。春香,送与先生看。

陈最良  (白)     待我看。啧啧啧,写得好字吓。

春香   (白)     小姐,先生在那里赞你。

陈最良  (白)     我从来不曾见过女学生,写得这样好字。是什么格?

杜丽娘  (白)     是卫夫人传下,美女簪花格。

陈最良  (白)     果然写得好。

春香   (白)     先生我也写个奴婢学夫人罢。

陈最良  (白)     你吓,尚早。

春香   (白)     劣,劣,劣。

陈最良  (白)     嗯,去。

春香   (白)     是吓。

             小姐,我要出恭。

杜丽娘  (白)     对先生说。

春香   (白)     哟,又要对先生说。

             春香领出恭签。

陈最良  (白)     呀呀呀,你才来得几时,就要出恭。

春香   (白)     来了半日了。

陈最良  (白)     不许去。

春香   (白)     哎哟,急得紧了,哎。

陈最良  (白)     如此去去就来。

春香   (白)     我哪里要出什么恭,且到那边去玩耍玩耍,再来。

(春香下。)

杜丽娘  (白)     请问师母,今年多少尊年了?

陈最良  (白)     目下平头六十。

杜丽娘  (白)     如此待学生,绣双鞋儿,与师母上寿。

陈最良  (白)     生受你。

杜丽娘  (白)     请样个儿。

陈最良  (白)     嗷。依孟子上样儿,做个不知足而为履罢。

杜丽娘  (白)     谨依先生之命。春香去了半日,怎么还不见来?

陈最良  (白)     是呀,春香去了半日,怎么还不见来?

             春香,春香。

(春香上。)

春香   (白)     阿呀,我只管在此读书,不知那边还有一座大花园,桃红柳绿。阿呀,阿呀,好耍子呀。

陈最良  (白)     春香,快来。

春香   (白)     来了。

             可恨这老头儿,又在那里叫了,怎么处。嗷,待我做个出恭不完的意思便了。

陈最良  (白)     春香。

春香   (白)     来了。交签。

陈最良  (白)     呀,为何只管去了?

春香   (白)     人家恭也没有出完。只管叫,叫什么介?

陈最良  (白)     呀呀呀。

春香   (白)     吓,小姐你只管在这里读书,原来那边有一座大花园,桃红柳绿,好耍子吓。

陈最良  (白)     呀呀呀,你自己去玩耍罢了,怎么又来引动小姐。我是要打的呢。

春香   (白)     先生,你要打哪个呀?

陈最良  (白)     打你,打哪个。

春香   (白)     打我呀,劝你将就些儿吧。

     (掉角儿牌)  我是个女娘行,哪里有文科判衙,

             止不过识字儿,书涂嫩鸦。

陈最良  (白)     古人读书有囊萤的,趁月光的。

春香   (掉角儿牌)  待映月耀蟾蜍眼花,

             待囊萤把虫蚁儿活支煞。

陈最良  (白)     还有悬梁刺骨的哩。

春香   (掉角儿牌)  比似你悬了梁,损头发,

             刺了骨,添瘢疤,有甚光华。

(内卖花声。)

春香   (白)     小姐。

     (掉角儿牌)  听一声声卖花,把书声差。

陈最良  (白)     呀呀呀,又来引逗小姐,如此真要打你了。

春香   (白)     放手放手。啐。

     (掉角儿牌)  你待打我这嫩娃娃,

             桃李门墙,先把负荆人吓煞。

陈最良  (白)     吓哟哟,气死我也。明日告诉相公我要辞馆了。

杜丽娘  (白)     先生请息怒,待学生去责治她。

陈最良  (白)     好,你去责知她。

杜丽娘  (白)     唗,贱人拾起来。

春香   (白)     是。

杜丽娘  (白)     取来。

春香   (白)     送与先生罢。

杜丽娘  (白)     胡说,对先生跪了。

春香   (白)     跪了小姐罢。

杜丽娘  (白)     胡说,贱人,贱人,自古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难道先生打你不得?

陈最良  (白)     是呀,难道我到打你不得?

杜丽娘  (白)     反去唐突先生。自今以后呀!

     (掉角儿牌)  手不许把秋千索拿,

             脚不许把花园路踏,

             这招风嘴把香头来绰瘢。

春香   (白)     把眼睛瞧瞧吧。

杜丽娘  (掉角儿牌)  招花眼把绣鍼儿活签瞎。

春香   (白)     吓了眼,是没用了呀。

杜丽娘  (掉角儿牌)  只要你守砚台,跟书案,伴诗云,陪子曰,没些争差。

     (白)     贱人。

     (掉角儿牌)  只问你几丝儿头发,

             几条儿背花,

             敢你怕些些,夫人堂上那些家法。

     (白)     贱人,贱人。

春香   (白)     阿呀,小姐饶恕了罢。

陈最良  (白)     问她下次可敢了?

春香   (白)     下次再不敢了。

陈最良  (白)     女学生,她既知罪,饶了她罢。

杜丽娘  (白)     既是先生讨饶,你且起来。

春香   (白)     是。

杜丽娘  (白)     谢了先生。

春香   (白)     谢了小姐罢。

杜丽娘  (白)     胡说。

春香   (白)     是。

             多谢先生讨饶。

陈最良  (白)     今后不可如此。

(春香做鬼脸。)

陈最良  (白)     嘿,玩劣春香,不是我做先生的苦苦地来教授你。

     (尾声)    女弟子之争个不求闻达,

             和男学生一般的教法。

家院   (内白)    老爷请先生讲话。

陈最良  (白)     知道了。

             春香,你们功课完了,方可回衙,我陪相公闲话去了。

     (尾声)    怎辜负这一弄明窗新绛纱。

杜丽娘  (白)     春香,送了先生出去。

春香   (白)     是。春香送先生。

陈最良  (白)     罢了。

(陈最良下。)

春香   (白)     啐,老白毛,老厌物,不知趣的老村牛。

杜丽娘  (白)     春香,为何背后骂先生。

春香   (白)     小姐,背后骂他,是不听见的。

杜丽娘  (白)     胡说,随我进去。

春香   (白)     是。

杜丽娘  (白)     春香,你方才说的大花园在哪里?

春香   (白)     小姐,你自去读书,不要学我这样死丫头要玩耍的。

杜丽娘  (白)     这丫头倒来放刁。不是呀,你实对我说,我明日也要去游玩。

春香   (白)     嗷,小姐果然要去么。

杜丽娘  (白)     正是。

春香   (白)     哪哪哪,那边不是大花园么。

杜丽娘  (白)     可有景致。

春香   (白)     有景致,楼台六七座,秋千一两架。绕的流觞曲水,面着太湖山石,奇花异草,委实秀丽得紧。

杜丽娘  (白)     嗷,原来有这等好所在,明日吩咐花郎,打扫亭台,扫除花径,和你去游玩便了。

春香   (白)     是。

杜丽娘  (念)     也曾飞絮谢家庭,

春香   (念)     欲化西园蝶未成。

杜丽娘  (念)     无限春愁莫相问,

春香   (念)     绿茵终借暂时行。

杜丽娘  (白)     随我进来。

春香   (白)     是。哈哈,好了,明日要去完耍了。

(杜丽娘、春香同下。)
(完)


浏览次数:12389 ┊ 字数:4802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