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玉簪记·秋江》

主要角色
潘必正:巾生
陈妙常:五旦
姑母:老旦
进安:丑
艄公:白面
艄婆:付

《玉簪记·秋江》岳美缇饰潘必正、张洵澎饰陈妙常
《玉簪记·秋江》岳美缇饰潘必正、张洵澎饰陈妙常
情节
潘必正与陈妙常两情相好,欢娱正浓。姑母催迫潘必正,立赴临安应试。陈妙常因在众人前,无法话别,乃赶往秋江,与潘必正倾诉离情,然后黯然分袂。

注释
此剧重在唱工,曲调婉转缠绵,极为美听。戏的风格,与同名川剧迥然不同。有些曲白,不大健康,已作修改。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impromptu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2.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姑母、潘必正、进安同上。)

姑母   (白)     侄儿走吓!

潘必正  (白)     噢!

姑母   (水红花牌)  天空云淡蓼风寒,

进安   (白)     勿要看,进去个哉。

姑母   (水红花牌)  透衣单。江声凄惨,

潘必正  (白)     狗才!

姑母   (水红花牌)  晚潮时带夕阳还。

潘必正  (白)     咳!

     (水红花牌)  泪珠弹,愁肠千万。

     (白)     姑娘,转去,转去。

姑母   (白)     做什么?

潘必正  (白)     侄儿这些要紧书籍,都不曾带来。

进安   (白)     勿消费心,才带拉里个哉。

潘必正  (白)     狗才!

     (水红花牌)  我欲待将言遮掩,

             怎禁他恶狠狠把话儿揽。

             只得赴江干,也啰。

进安   (白)     姑奶奶,到仔江边哉。

姑母   (白)     进安唤船。

进安   (白)     是哉。

             小船摇上来!

(艄公上。)

艄公   (白)     来哉。

     (念)     撑船道业,各服一行。

     (白)     阿是叫船?

进安   (白)     正是。

艄公   (白)     到落里去?

进安   (白)     到临安去会试个。

潘必正  (白)     吓船家,只怕今日,江中风大,去不得吓。

艄公   (白)     咳,风没大,倒是兜艄顺风,去得个。

潘必正  (白)     狗才!

进安   (白)     勿要多拌,阿要几化铜钱?

艄公   (白)     老实说,要一两笃。

进安   (白)     苏州人杀半价,五钱拉里,阿去?

艄公   (白)     少点,勿去。

潘必正  (白)     狗才!

艄公   (白)     作啥骂哉?

潘必正  (白)     这里到临安,有多少路,与你五钱银子,还不去。

             姑娘,转去,转去!

艄公   (白)     慢点慢点,勿要逗,依 么几化?

潘必正  (白)     依我吓。

艄公   (白)     几化?

潘必正  (白)     与你三分银子。

             姑娘,我们转去,转去!

艄公   (白)     慢点慢点,我么郭璞格儿自,拗种,五钱勿去,摇 格三分。请下船来。

潘必正  (白)     啊呀狗才!

进安   (白)     格么八钱拉笃。

潘必正  (白)     姑娘,侄儿是去了。

姑母   (白)     路上小心。

艄公   (白)     开船哉!

(潘必正、艄公、进安同下。)

姑母   (白)     我且到望江楼上一看。

(陈妙常上。)

陈妙常  (水红花牌)  霎时间云雨暗巫山,

             闷无言,不茶不饭,

             满口儿何处诉愁烦?

             隔江关,怕他心淡,

             顾不得脚儿紧赶。

     (白)     呀,看望江楼上,好似观主模样。天吓,早是我先看见了。

     (水红花牌)  若还她撞见,好羞惭。

             且在人家竹院,也啰。

(陈妙常下。)

姑母   (白)     侄儿去远,料他决不转来。咳,妙常吓!

     (念)     从今割断藕丝肠,免系鹍鹏飞不去。

(姑母下。陈妙常上。)

陈妙常  (白)     潘郎吓!

     (念)     君去也,我来迟,两下相思各自知,教我心呆意似痴。

             行不动,瘦腰肢,且将心事托舟师,见他强似寄封书。

     (白)     想他去得不远,不免唤只小船儿,赶上前去。

             吓,船家,摇上来!

(艄婆上。)

艄婆   (白)     来哉。

     (念)     终日滩头坐,一日过九餐。

     (白)     小师父,阿是叫船?

陈妙常  (白)     正是。

艄婆   (白)     到落里去?

陈妙常  (白)     要赶着前面那只会试船的。

艄婆   (白)     啊呀去远哉,只怕赶勿着哉。

陈妙常  (白)     只要赶着了,船钱重谢。

艄婆   (白)     格么要依我格笃。

陈妙常  (白)     你要多少,一总与你。

艄婆   (白)     格么我要五钱银子笃。

陈妙常  (白)     就与你五钱。

艄婆   (白)     早晓得么,说子一两哉。请下船来。咦? 是女贞观里小师太哇?

陈妙常  (白)     正是。快些开船。

艄婆   (白)     噢,格么开船哉!

陈妙常  (白)     快些摇吓!

艄婆   (白)     原是摇,勿拉里撑。

陈妙常  (白)     啐!缆也不曾解,只管摇!

艄婆   (白)     拨 催昏子落,摇仔半日个船,缆也不曾解。让我解仔缆来看。嗳束来!那么开船哉。小师太,阿要泡壶茶 吃吃?

陈妙常  (白)     不要。

艄婆   (白)     格么唱只山歌 听听?

陈妙常  (白)     也不要。

艄婆   (白)     要听格。

陈妙常  (白)     快些开船。

艄婆   (白)     格么我唱哉。

陈妙常  (白)     偏偏叫了只老船。

艄婆   (吴歌)    吓吓吓喑,风打船头雨又来,

             满天风雾了喑那哼把船开?

     (白)      看白云阵阵吹黄叶。

     (吴歌)    惟有江上芙蓉了喑独自开。

陈妙常  (白)     咳!

艄婆   (白)     为啥满肚皮格心事介?

陈妙常  (红衲袄牌)  奴好似江上芙蓉独自开,

             只落得冷凄凄漂泊轻盈态。

             恨当初与他曾结鸳鸯带,

             到如今怎生分开鸾凤钗!

             别时节羞答答怕人瞧,头懒抬,

             到如今闷昏昏独自担着害。

艄婆   (白)     小师太, 看水面上,一对鸳鸯,拉笃打雄。咦,雄格飞子去,雌格拉笃赶上来。

陈妙常  (红衲袄牌)  爱煞那一对鸳鸯在水上也,

             羞煞我哭啼啼今宵独自捱。

艄婆   (白)     扳得来吓!

(陈妙常、艄婆同下。潘必正、进安、艄公同上。)

艄公   (吴歌)    满天子介风雾日影子介暖,

             远波疏林月影子介寒。

             看南来北往流勿尽相思泪吓,

             别时容易了喑见时难。

潘必正  (白)     咳!

     (红衲袄牌)  我只为别时容易见时难,

             你看那碧澄澄断送行人江上晚。

             昨宵呵,醉醺醺欢会知多少,

             今日里愁脉脉离情有万千。

             莫不是锦堂欢缘分浅?

             莫不是蓝桥倒时运悭?

             伤心怕向篷窗也,

艄婆   (内白)    喂,前头格只,阿是会试船?

进安   (白)     正是,问俚作啥?

艄婆   (内白)    有位女师太,要会 笃公子了。

进安   (白)     相公,陈姑来哉。

潘必正  (红衲袄牌)  堆积相思两岸山。

(陈妙常、艄婆同上。)

陈妙常  (白)     快些摇上去吓!

艄婆   (白)     是哉。

陈妙常  (侥侥令)   忙追赶,去寻船,

             见风里,正开帆。

潘必正  (侥侥令)   忽听人呼声声唤,

             住兰棹,定眼看,

             是何人且向前。

陈妙常  (白)     是我。

潘必正  (白)     妙常,快些过船来!

艄公、

艄婆   (同白)    吖哟,看仔细,几乎做大汤圆。

陈妙常  (哭相思牌)  半日里抛伊不见,

             泪珠儿湿染红衫。

潘必正  (白)     船家,把船泊在江口,暂停片时。

艄公   (白)     是哉,搭 到后艄头去,燉茶吃。

(艄公、艄婆同下。)

陈妙常  (念)     事无端,恨无端,平地风波拆锦鸳,羞将泪眼向人看。

潘必正  (念)     这其间,那其间,恨我姑娘紧紧拦,狠心直送到江干。

陈妙常  (白)     早上听得师父唤我们出来送你,好不惊煞人也。不知何人,走漏消息?吖,一定是你口儿不紧,以至如此。

潘必正  (白)     小生对谁说来?这是平地风波,痛肠难尽。

陈妙常  (白)     方才在众姑姑面前,有话难提,有情难诉,为此赶来送你。潘郎吓!我有千言万语,一时哪里说得尽吖!

潘必正  (白)     多感厚情,铭刻肺腑,早晨在众姑姑面前,一言不得相别,方抱痛肠。今得见卿,如获珍宝。妙常吓!和你少叙片时,再作道理。

陈妙常  (白)     噢。

潘必正、

陈妙常  (同小桃红牌) 秋江一望泪潸潸,

             怕向那孤篷看,也。

             这别离中生出一种苦难言。

             恨拆散在霎时间,

             都只为心儿里眼儿边,

             血儿流把(你)(我)的香肌减,也。

             恨煞那野水平川,

             生隔断银河水,断送我春老啼鹃。

潘必正  (下山虎牌)  黄昏月下,意惹情牵,

             才照的个双鸾镜,又早买别离船。

             哭得我两岸枫林,做了相思泪斑,

             和你打迭凄凉今夜眠,喜见你的多情面。

             花谢重开月再圆,

             又怕你难留恋。

             离情万千,

             一似梦里相逢,教我愁怎言?

陈妙常  (五韵美牌)  意儿中,无别见,

             我忙来不为分飞怨,

             只怕你新旧相看心变,

             追欢别院,怕不想旧有姻缘。

潘必正  (白)     妙常,我不是负心人 

陈妙常  (白)     潘,你若负了我是——

     (五韵美牌)  那其间,拼个死,口含冤,

             到鬼灵庙诉出灯前,

             和你双双罚愿。

潘必正  (五般宜牌)  想着你初相见,心甜意甜,

陈妙常  (五般宜牌)  想着你乍别时,山前水前。

潘必正  (五般宜牌)  我怎敢转眼负盟言?

陈妙常  (五般宜牌)  我怎敢忘却些儿灯边酒边?

潘必正  (五般宜牌)  只愁你形单影单。

陈妙常  (五般宜牌)  又愁你衾寒枕寒。

潘必正、

陈妙常  (同五般宜牌) 哭得我哽咽喉干,

     (同白)     

     (同五般宜牌) 一似西风泣断猿。

陈妙常  (白)     奴别君家,自当隐迹空门,洗心待君,君休负我。

潘必正  (白)     怎敢负卿?

陈妙常  (白)     奴有碧玉鸾钗一枝,原是奴簪冠之物,将来赠君,以为加官之兆。

潘必正  (白)     多谢厚情。我有白玉鸳鸯扇坠一枚,原是君家所赐,今解来赠卿,以为他日双鸳之兆。

              

陈妙常  (白)     多谢!

潘必正  (忆多娇牌)  两意坚,月正圆,

             执手叮咛苦挂牵。

     (白)     妙常,和我同上临安去罢。

陈妙常  (白)     我岂不欲与你同行,倘被人知道,反为不美。

     (忆多娇牌)  我欲共你同行难上难。

             早寄鸾笺,

(艄公、艄婆同上。)

陈妙常  (忆多娇牌)  早寄鸾笺,

             免使我心悬意悬。

艄公、

艄婆   (同白)    夜哉,要开船哉。

潘必正  (尾声)    夕阳古道催行晚,

             千愁万恨别离间,

             暮雨朝云两下单。

艄公、

艄婆   (同白)    过船(去)(来)罢。

潘必正、

陈妙常  (同哭相思牌) 要知郎眼赤,只在望中看。

(潘必正、陈妙常同哭下。)

艄婆   (白)     老个,归来会。

艄公   (白)     扳得来吓!

(艄公、艄婆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6962 ┊ 字数:3971 ┊ 最后更新:2011年06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