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玉簪记·问病》

主要角色
潘必正:巾生
陈妙常:五旦
姑母:老旦
进安:丑

情节
潘必正自与陈妙常操琴挑逗以后,还不能明白对方真实态度,因此抑郁成病,难以排遣。适姑母前来问病,陈妙常随同探望,言词之间,暗通衷曲。于是潘必正豁然而愈,引出后面偷诗订盟的情节。

注释
此剧篇幅不大,很少身段动作,但【山坡羊】曲调,曼妙可听。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impromptu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07.5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姑母上。)

姑母   (一剪梅牌)  病中孤馆自嗟呀,

             才说离家,便恨离家。

(陈妙常上。)

陈妙常  (一剪梅牌)  闲庭开遍紫薇花,

             人在天涯,病在天涯。

     (白)     师父!

姑母   (白)     徒弟,侄儿有病书斋,我去看看就来。

陈妙常  (白)     师父,既是潘相公有恙,徒弟陪师父去问一声。

姑母   (白)     使得。

     (念)     仲子羞归下第病,

陈妙常  (念)     一腔心事少人知。

(姑母、陈妙常同下。进安嗽上。)

进安   (念)     海上有方医杂症,人间无药治相思。

     (白)     我进安。好笑我俚相公,因不第羞归,来投女贞观安歇,偏偏遇着仔陈妙常个冤家,终日眉来眼去,我俚相公竟害仔相思病哉。服药无效,格么哪处?呀,让我扶俚出来,散散闷,或者好点,亦未可知。

             喂,相公!相公!

潘必正  (内白)    怎么?

进安   (白)     阿要扶唔到外头来坐坐?

潘必正  (内白)    使得。

(进安扶潘必正同上。)

潘必正  (引子)    愁滋味,

进安   (白)     看仔细。

潘必正  (引子)    风雨暮秋天气。

进安   (白)     坐好仔。

潘必正  (念)     钟磐惊回枕上眠,客窗风雨恨长天。

     (白)     咳!

     (念)     许多心事相谁言。

进安   (念)     病里偏教人易老,秋来转觉恨常添。

     (白)      

     (念)     只因心事有相牵。

潘必正  (白)     进安。

进安   (白)     相公。

潘必正  (白)     我自别家乡,旅馆萧条,染成一病,如何是好?

进安   (白)     相公,勿番道格,我前日子替相公起仔一课。

潘必正  (白)     课上怎么说?

进安   (白)     说相公个病,是阴人面上来个,勿消吃得药,只要掇一碗女亡人羹饭,送拉东南方去仔么,相公个病,就好哉。

潘必正  (白)     些须小事,就该与我送了吓。

进安   (白)     相公,死鬼末好送,活鬼么哪哼送得脱介?

潘必正  (白)     狗才!

进安   (白)     勿要肝经火旺,替唔跌两记背罢。

(姑母、陈妙常同上。)

姑母   (念)     转过荷香径,又来丹桂阴。

进安   (白)     相公,姑奶奶来哉。

潘必正  (白)     咳!

陈妙常  (念)     忽闻长叹语,使我更关心。

进安   (白)     咦,格个宝贝倒也来个。

姑母   (白)     吓,侄儿,这两日病体如何了?

潘必正  (白)     越发沉重了!

进安   (白)     更加勿是哉。

陈妙常  (白)     吓,潘相公,吉人自有天相,料然无事。

潘必正  (白)     吓!是哪个讲话?

进安   (白)     是俚哉 

姑母   (白)     妙常徒弟,在此看你。

潘必正  (白)     在哪里!

进安   (白)     拉笃格搭!

潘必正  (白)     阿呀,有劳吓有劳!

相公   (白)     好仔勒谢还来得及个。

姑母   (白)     侄儿,你把起病根由,说与我知道。

潘必正  (白)     姑娘,一言难尽!

进安   (白)     格叫哑子吃黄连,说勿出个苦!

潘必正  (山坡羊牌)  这病儿何曾经害,

             这病儿好难担代。

             这病儿好似风前败叶,

             这病儿好似雨过花羞态。

             我难摆开,

姑母   (白)     心头便怎么?

潘必正  (山坡羊牌)  心头去复来。

             黄昏梦断,梦断天涯外。

             我心事难提泪满腮。

(陈妙常哭。)

进安   (白)     勿关唔啥事,为啥了哭。

潘必正  (山坡羊牌)  伤怀,

姑母   (白)     敢是风寒上起的?

潘必正  (山坡羊牌)  不为风寒眼倦开。

             堪哀,

姑母   (白)     敢是忧愁上起的?

潘必正  (山坡羊牌)  只为忧愁头懒抬。

姑母   (山坡羊牌)  莫不是害了些王仲宣登楼无奈?

进安   (白)     相公阿是?

潘必正  (白)     不是。

进安   (白)     勿是个。

姑母   (山坡羊牌)  莫不是染了些楚三闾江潭流派?

进安   (白)     相公阿是?

潘必正  (白)     也不是。

进安   (白)     也勿是个。

姑母   (山坡羊牌)  莫不是渴中山病儿转深?

潘必正  (白)     也不是。

进安   (白)     才勿是个。

姑母   (山坡羊牌)  莫不是赴高唐酬孽债?

潘必正  (白)     阿呀我好恨呀!

进安   (白)     我好钝吓!

陈妙常  (山坡羊牌)  你休恨来,

进安   (白)     夜明珠打哈欠,宝贝开口哉。

陈妙常  (山坡羊牌)  愁肠须摆开。

进安   (白)     姑奶奶,阿曾吃饭拉?

姑母   (白)     吃过了。

陈妙常  (山坡羊牌)  月圆月缺,月有盈亏害,

进安   (白)     阿要泡壶茶唔吃?

姑母   (白)     不消。

进安   (白)     格么替唔跌两记背罢?

姑母   (白)     这倒使得。

陈妙常  (山坡羊牌)  岂可人无一日灾?

进安   (白)     格两日殿上烧香个阿多?

姑母   (白)     还好。

进安   (白)     唔革响里是健个?

姑母   (白)     倒也安逸。

陈妙常  (山坡羊牌)  襟怀,

             你把那段心儿且放开。

进安   (白)     一条百脚!

姑母   (山坡羊牌)  书斋,

             好听春雷天上来。

     (白)     侄儿,恐佛殿上有人来烧香,我去看看就来。

潘必正  (白)     姑娘请便。

陈妙常  (白)     潘相公,还是服药为上。

潘必正  (白)     咳!吃什么药?

     (念)     心病还将心药医,

姑母   (念)     休将闲口惹是非。

陈妙常  (念)     只因闲口生心病,

进安   (念)     但愿冤家早脱离!

陈妙常  (白)     哫!

进安   (白)     我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妖怪速退!

姑母   (白)     妙常。

陈妙常  (白)     吖,来了。

(姑母、陈妙常同下。)

进安   (白)     哈哈,好笑我俚相公,直梗病重,听见说陈姑来哉,看俚直立个立起来,说道有劳吓有劳!几乎跌下去。吖,让我来开开俚个心看。

             喂,相公,相公!

潘必正  (白)     吓,吓……正欲朦胧睡去,什么大惊小怪?

进安   (白)     方才我送姑奶奶出去,看见陈姑格张小嘴,对仔我一扭,我就明白哉,走得上去。陈姑说道:吓,进安哥,你家相公的病我都晓得。

潘必正  (白)     吖她竟晓得?

进安   (白)     才晓得个呀。

潘必正  (白)     她便怎么说?

进安   (白)     俚说我有绝妙的方儿,管教一服就好。

潘必正  (白)     吓!是她说的?

进安   (白)     是俚说个。

潘必正  (白)     吖,待我就去。

(潘必正嗽。)

进安   (白)     相公,格付样式,哪好去介?

潘必正  (白)     是吓,待我除下帕儿。

进安   (白)     解脱仔包头。

潘必正  (白)     卸了裙儿。

进安   (白)     脱落仔格裙。

(潘必正嗽。)

进安   (白)     相公,唔到落里去?

潘必正  (白)     到陈姑房中,写方儿去。

进安   (白)     啥人说个?

潘必正  (白)     是你说的吓!

进安   (白)     我是叫唔到戏房里去养养神。

潘必正  (白)     狗才!

进安   (白)     哪,格条裙,自家带子进来。

潘必正  (白)     狗才,拿了进去!

进安   (白)     得罪唔,自家拿子进去罢。

潘必正  (白)     放肆的狗才!

(潘必正、进安同下。)
(完)


浏览次数:3995 ┊ 字数:2741 ┊ 最后更新:2008年11月2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