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紫钗记·阳关》

主要角色
霍小玉:五旦
李益:冠生
浣纱:贴旦

情节
唐诗人李益先与已故郡王之女霍小玉相好,后来从军有功,别娶他姓,霍小玉抑郁而亡。

注释
出自明汤显祖所撰《紫钗记》传奇,是一个悲剧。
《紫钗记》流传演唱的唯此《折柳、阳关》,在原本中是一个折子,后世改题为两出。曲文典雅深奥,颇不易解,而旋律缠绵悱恻,很具特色,是小冠生与闺门旦的唱功戏。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满庭芳


相关剧本
《紫钗记·折柳》(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65.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李益、霍小玉、送客甲、送客乙同上。)
送客甲、

送客乙  (同白)    请吓。

送客甲  (念)     才子跨征鞍,

送客乙  (念)     思妇愁红玉。

送客甲  (念)     芳草送莺啼,

送客乙  (念)     落花催马足。

送客甲、

送客乙  (同白)    吓,君虞兄请了。

李益   (白)     二位请了。

送客甲、

送客乙  (同白)    军中笳鼓喧鸣,良时吉日,早些起行罢。

李益   (白)     实不相瞒,小玉姐话长,使人难别。

送客甲、

送客乙  (同白)    古人云:“仗剑对樽酒,耻为离别颜。”男儿意气,为何留恋如此?

李益   (白)     咳!过来见了二位。

霍小玉  (白)     二位。

送客甲、

送客乙  (同白)    吓郡主,我们还要送君虞兄数程,回来自有平安寄上。

霍小玉  (白)     多谢二位。

送客甲、

送客乙  (同白)    军行有程,未可滞他行色。吓君虞兄,我们先往长亭恭候。

李益   (白)     二位先请。

送客甲、

送客乙  (同白)    请了。

送客甲  (念)     长旗掀落日。

送客乙  (念)     短剑割离情。

(送客甲、送客乙同下。)

霍小玉  (白)     李郎,你去也罢,只是眼下呵!

李益   (白)     唵!

霍小玉  (解三酲牌)  恨锁着满庭花雨,

             愁笼着蘸水烟芜。

             也不管鸳鸯隔南浦,

             花枝外,影踟蹰。

             俺待把钗敲侧唤鹦哥语,

             被叠慵窥素女图。

             新人故,

李益   (白)     看酒来,待我回敬夫人一杯。

浣纱   (白)     是。

霍小玉  (解三酲牌)  一霎时眼中人去,

             镜里鸾孤。

李益   (解三酲牌)  倚片玉生春乍熟,

             受多娇密宠难疏。

             正寒食泥香新燕乳,

             行不得,话提壶,

             把骄骢系软相思树,

             乡泪回穿九曲珠。

              ,销魂处,

             多则是人归醉后,

             春老吟余。

霍小玉  (解三酲牌)  俺怎生有听娇莺情绪?

             全不着整花朵工夫。

             从今后怕愁来无着处。

             听郎马,盼音书。

             想驻春楼畔花无主,

             落照关西妾有夫。

             河桥路,

             见了些无情画舸,

             有恨香车。

李益   (白)     吓夫人,只怕塞外风霜,老却人也!

霍小玉  (白)     妾有一言,幸君垂听。

李益   (白)     愿闻。

霍小玉  (白)     妾年始十八,君才二十有二,待君壮室之秋,犹有八岁。一生欢爱,愿毕此期,然后妙选高门,别求秦晋,亦未为晚。妾便舍弃人事,剪发披缁,夙昔之愿……

李益   (白)     唵?

霍小玉  (白)     啊呀,于此足矣!

李益   (白)     啊呀妻吓!皎日之誓,死生系之。与卿偕老,犹恐未惬素志,岂敢辄有二三?固请勿疑,啊呀端居相待!

     (解三酲牌)  夫人城倾城怎遇?

             女王国倾国也难模。

             拜辞你个画眉京兆府。

             那花没艳,酒无娱。

             总饶他真珠掌上能歌舞,

             忘不了小玉窗前自叹吁。

(中军上。)

中军   (白)     前军催迫,请大老爷起程。

李益   (白)     知道了!

书童   (白)     晓得哉!

中军   (白)     吓。

(中军下。)

霍小玉  (白)     吖!难道一刻也停留不得了么?

李益、

霍小玉  (同白)    吓!啊呀(妻)(李郎)吓!

李益   (解三酲牌)  伤情处,

             见了你晕轻眉翠,

             香冷唇朱。

书童   (白)     阿呀老爷,三军亦拉笃催哉 

李益   (白)     阿呀妻吓!听笳鼓喧鸣,催我行色匆匆,密意深情,非言所尽。阿呀,只得拜别了呢!

(李益哭。)

霍小玉  (白)     妾身也有一拜。

李益   (鹧鸪天牌)  掩残啼回送你上七香车,

             守着梦里夫妻,

              碧玉居。

霍小玉  (白)     李郎!

     (鹧鸪天牌)  但愿你封侯游昼锦,

             不妨我啼鸟落花初。

李益   (白)     夫人请回罢!

霍小玉  (白)     李郎慢行!

李益、

霍小玉  (同白)    吓!阿呀(妻)(李郎)吓!

(李益下。)

霍小玉  (白)     浣纱,和你灞桥一望。

浣纱   (白)     是。

(众人引李益同绕场。)
李益、

霍小玉  (同白)    吓!啊呀(妻)(李郎)吓!

(李益、众人同下。)

霍小玉  (鹧鸪天牌)  他千骑拥,万人扶,

             富贵英雄美丈夫。

             教他关河到处休离剑,

浣纱   (白)     绿杨隔断,望不见了,请郡主回去罢!

霍小玉  (鹧鸪天牌)  驿路逢人数寄书。

浣纱   (白)     车来!

(霍小玉、浣纱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77 ┊ 字数:1838 ┊ 最后更新:2013年10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