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紫钗记·折柳》

主要角色
霍小玉:五旦
李益:冠生
浣纱:贴旦

情节
唐诗人李益先与已故郡王之女霍小玉相好,后来从军有功,别娶他姓,霍小玉抑郁而亡。

注释
出自明汤显祖所撰《紫钗记》传奇,是一个悲剧。
《紫钗记》流传演唱的唯此《折柳、阳关》,在原本中是一个折子,后世改题为两出。曲文典雅深奥,颇不易解,而旋律缠绵悱恻,很具特色,是小冠生与闺门旦的唱功戏。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满庭芳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50.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众人随中军同上。)

中军   (白)     马来。

众人   (同金钱花牌) 渭城今雨清尘,清尘。

             轮台古月黄云,黄云。

             催花羯鼓去从军。

             枕头上,别情人;

             刀头上,做功臣。

中军   (白)     俺乃玉门关外刘节镇老爷麾下领兵骁将是也。只为土番征战河西,军中少一记室,命新科状元李老爷为参谋,着俺领兵迎接。

             众将!

众人   (同白)    有。

中军   (白)     速往灞桥伺候!

众人   (同白)    吓!

     (同金钱花牌) 枕头上,别情人;

             刀头上,做功臣。

(中军、众人同下。浣纱引霍小玉同上。)

浣纱   (白)     车来。

霍小玉  (金珑璁牌)  春纤余几许?

             绣征衫亲付与男儿。

             河桥外,香车驻,

             看紫骝开道路。

     (白)     奴家只为李郎,仓促西征,因此禀过母亲,往灞桥送别。

浣纱   (白)     启郡主:前面已是灞陵桥了。

霍小玉  (白)     咳!哪里是灞陵桥,分明是一座消魂桥也!

浣纱   (白)     老爷尚未到来,请郡主歇息片时。

霍小玉  (白)     有理。

(浣纱、霍小玉同下。众人喝道引李益同上,书童随上。)

李益   (念)     旌旗日暖散春寒,洒湿沙场泪不干。花里断肠人一刻,明朝相忆路漫漫。

     (白)     下官李益,名魁春榜,官拜翰林,奉旨往西镇参军,只为军情紧急,火速起行也。

(众人同喝道。)

李益   (点绛唇牌)  逞军容出塞荣华,

             这其间有喝不倒的灞陵桥跨。

             接着阳关路,

             后拥前呼。

(浣纱上。)

浣纱   (白)     老爷请住马,郡主在此送别。

书童   (白)     老爷,郡主拉笃送别哉。

李益   (白)     咳!

     (点绛唇牌)  百忙里陡的个雕鞍住。

     (白)     吩咐暂住头踏。

书童   (白)     吓!嘚,暂住头踏。

(众人同允,同下。霍小玉上。)

霍小玉  (白)     吓李郎。

李益   (白)     夫人。

     (念)     出门何意向边州,

霍小玉  (念)     匹马今朝不少留。

李益   (念)     极目关山何日尽,

霍小玉  (念)     断肠丝竹为君愁。

李益   (白)     咳!

霍小玉  (白)     吓李郎,今日虽是荣行,难教妾不悲怨。此是灞陵桥,妾待折柳尊前,一写阳关之思。

李益   (白)     多谢夫人。

霍小玉  (白)     浣纱看酒。

浣纱   (白)     有酒。

霍小玉  (白)      ……

     (寄生草牌)  怕奏阳关曲。

             生寒渭水都。

             是江干桃叶凌波渡,

             汀洲草碧粘云渍。

             这河桥柳色迎风诉,

     (白)     这柳呵!

     (寄生草牌)  纤腰倩作绾人丝,

             可笑它自家飞絮浑难住。

李益   (白)     想昨夜呵!

     (寄生草牌)  倒凤心无阻,

             交鸳画不如,

             衾窝宛转春无数,

             花心历乱魂难驻,

             阳台半霎云何处。

             起来鸾袖欲分飞,

             问芳卿为谁断送春归去?

霍小玉  (白)     李郎,妾有泪珠千点,沾君袖也。

李益   (白)     咳!可怜!

霍小玉  (白)     这泪呵!

     (寄生草牌)  慢点悬清目,

             残痕界玉姿。

             冰壶迸裂蔷薇露,

             阑干碎滴梨花雨,

             珠盘溅湿红绡雾。

             怕层波溜溢粉香渠,

             这袖呵,

             轻臙染就湘文筯。

李益   (白)     下官此去,不久就归,请止悲泣罢。

霍小玉  (白)     李郎可有甚言语,嘱咐妾身?

李益   (白)     夫人吓!

     (寄生草牌)  和闷将闲度,

             留春伴影居。

             你通心纽扣蕤蕤束,

             连心腰彩柔柔护,

             惊心的衬褥微微絮。

             分明残梦有些儿,

             睡醒时好生收拾疼人处。

(李益、霍小玉同下。)
(完)


浏览次数:3326 ┊ 字数:1515 ┊ 最后更新:2013年10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