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飞虎梦》(一名:《牛皋招亲》;一名:《藕塘关》)

主要角色
牛皋:净
戚赛玉:花旦
金节:生
岳飞:生
金夫人:旦
魔里支:净
杨虎:生
余化龙:生
汤怀:武生

《飞虎梦》郝寿臣饰牛皋
《飞虎梦》郝寿臣饰牛皋
情节
牛皋奉元帅岳飞之命,领兵大战汜水关,志未得逞。因见余化龙得胜归来,乃恼羞成怒;及余化龙将功赠让,又半推半就;俟元帅论功行赏,牛皋又固辞不受,仍归功余化龙。时金兵又犯藕塘关,守将金节不敌,告急于岳飞,岳飞又遣牛皋驰援。牛皋至关,饮酒大醉,出城呕吐,竟杀死金将魔里支。金节见牛皋英勇,欲以小姨戚赛玉许婚,牛皋不敢从。适岳飞至,代为主婚,牛高遂与戚赛玉结亲。

注释
故事见《精忠说岳》
本剧1929年首演于北京。

根据《郝寿臣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94.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余化龙、杨虎、汤怀、牛皋同上,同起霸。)

余化龙  (念)     山川扰攘战争时,

杨虎   (念)     浑似英雄一局棋;

汤怀   (念)     最好当机先一着,

牛皋   (念)     任他诈伪到头输。

(大锣归位。)

余化龙  (白)     俺——

(撕边大锣一击。)

余化龙  (白)     余化龙。

杨虎   (白)     杨虎。

汤怀   (白)     汤怀。

牛皋   (白)     牛皋。

余化龙  (白)     众位将军请了!

杨虎、
汤怀、

牛皋   (同白)    请了!

余化龙  (白)     元帅升帐,两厢伺候。

(发点。四白龙套、四上手、四下手同上。四击头。岳飞上。大锣原场,归位。)

岳飞   (点绛唇牌)  奉命出剿,儿郎虎豹,旌旗飘,地动山摇,要把狼烟扫。

(冲头,水龙吟牌。岳飞入帐。)
余化龙、
杨虎、
汤怀、

牛皋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众位将军少礼!

余化龙、
杨虎、
汤怀、

牛皋   (同白)    啊!

(大锣归位。)

岳飞   (念)     旌旗生风喜气新,早持龙节靖边尘。精忠报国扶社稷,志作当今第一人。

(归位。)

岳飞   (白)     本帅,姓岳名飞字鹏举。大宋为臣,蒙圣恩授为扫北大元帅之职。只因金寇扰犯边疆,战争时起,生灵涂炭,闾里难安。本帅蒙天子知遇之隆,受人民付托之重,国防不保,清夜扪心,好惭愧也!

(冲头。探子上。)

探子   (白)     报!禀报元帅:金寇前来犯边。

岳飞   (白)     再探!

探子   (白)     啊!

(大锣五击。探子下。)

岳飞   (白)     说话之间,金寇又来寻衅。兵连祸接,徒苦害于人民也!

(纽丝。)

岳飞   (西皮散板)  胡笳羯鼓敌兵连,

             千里纷腾起塞烟。

             誓扫贼番于北面,

             与民同享太平年。

(冲头。探子上。)

探子   (白)     报!金兀术差命伪元帅魔里支,领兵十万,攻打藕塘关;驸马张从龙领兵五万,攻打汜水关,十分危急,请令定夺。

岳飞   (白)     哦!

(大锣一击。)

岳飞   (白)     左右!赏他酒肉。下去!

探子   (白)     谢赏!

(冲头。报子下。)

岳飞   (白)     众位将军!

余化龙、
杨虎、
汤怀、

牛皋   (同白)    元帅!

岳飞   (白)     如今湖寇未平,金兵又到,如之奈何?

牛皋   (白)     启禀元帅: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末将不才,愿效犬马之劳,身先士卒,勇往直前,何患湖寇不平,金兵不灭!

(大锣一击。)

岳飞   (白)     哈哈哈!国家养兵,有备无患,皆若将军忠诚为国出力,实乃国家人民之福也。如此,牛将军听令:命你带领五千人马,为第一队先行;本帅再派余、杨二将为第二队救应。星夜前往,打救汜水关,不得有误!

(大锣一击。)

牛皋   (白)     启禀元帅:末将等此番奉命带领兵卒,扫除番寇,一路之上,对待兵将,必须要犹如赤子一般,效那当年楚霸王的行兵,自己在先,三军在后,方可易成大功也。

(闪锤。)

牛皋   (西皮摇板)  当年项羽行兵见,

             三军在后己身先。

             冲敌疾走如飞箭,

     (白)     得令,马来!

(快长锤。)

牛皋   (西皮摇板)  又何患不奏奇功于汜水关前!

(冲头。牛皋下。)

岳飞   (白)     牛皋之言甚是有理。余、杨二位将军听令:命你二人领兵五千为第二队救应,相机行事,不得有误。

余化龙、

杨虎   (同白)    得令,马来!

(冲头。余化龙、杨虎同下。)

岳飞   (白)     汤将军听令:命你带领一万人马,随本帅出发去者。

汤怀   (白)     得令!

岳飞   (白)     正是:

(大锣三击。)

岳飞   (念)     康郎三决安邦策,汜水将收第一功。

四白龙套 (同白)    哦!

(大锣原场。众人同下。)

【第二场】

(大锣导板头。)

牛皋   (内西皮导板) 帐前受了元帅命,

(紧锤。四下手、马童、牛皋持单锏同上。)

牛皋   (西皮快板)  扫贼来到汜水城。

             催马加鞭往前进,

             剿灭番奴建功勋。

(冲头。探子上。)

探子   (白)     报!启禀将军:汜水关已被金兵抢去,特来报知。

牛皋   (白)     再探!

探子   (白)     啊!

(大锣五击。探子下。)

牛皋   (白)     既然如此,军士们!随咱牛皋将这汜水关奋勇夺回,再来埋锅做饭,先与我杀!

四下手  (同白)    哦!

(大锣水底鱼牌。众人同走小圆场。下场门设关。四下手同站小边一字。牛皋以马鞭指。)

牛皋   (白)     来此已是汜水关!

     (叫头)    呔!

(大锣四击。)

牛皋   (白)     番寇听者!你牛爹爹带兵到此,还不快快滚出头来,会咱一会!

张从龙  (内白)    开城!

(急急风牌。张从龙持锤上,会阵。)

牛皋   (叫头)    呔!

(大锣四击。)

牛皋   (白)     番奴通上名来,也好受死。

张从龙  (白)     南蛮听者!

(大锣三击。)

张从龙  (白)     俺乃金邦老狼主的驸马张从龙便是。南蛮既来寻死,你也通个名来。

牛皋   (白)     说出名来,吓破你的狗胆!

(大锣五击。)

牛皋   (白)     你爷爷乃是总督兵马扫金大元帅岳爷部下正印先锋牛皋老爷!你是怕我不怕!

(大锣一击。)

张从龙  (白)     休得张狂,放马过来!

牛皋   (白)     看锏!

(急急风牌,钻烟筒。张从龙以锤夹锏,牛皋败下。张从龙追下。)

【第三场】

(冲头。牛皋、四下手、马童同上。)

牛皋   (白)     这贼来得厉害,三军们!弓箭伺候,埋伏了!

(急急风牌。张从龙追上。)

张从龙  (白)     哪里走!

牛皋   (白)     放箭!

(四下手同放箭。乱锤。张从龙下。)

牛皋   (白)     哈哈哈!那贼中了某家之计,被那弓箭射败,逃回关去。

             军士们!不必追赶,去到前面小道口,暂且扎营去者。

四下手  (同白)    是。

(大锣水底鱼牌。众人同走圆场。)

四下手  (同白)    来到小道口。

牛皋   (白)     就此安营扎寨,准备弓箭,以防那贼偷营。

(冲头。牛皋下马,进内。)

牛皋   (白)     嘿!

(大锣一击。)

牛皋   (白)     想我牛皋每次出兵,俱打胜仗,怎么今日出兵就打了败仗?

(撕边大锣一击。余化龙、杨虎同暗上。)

牛皋   (白)     想起来了!俺出营之时,元帅亦曾派那余、杨二将以为救应,怎么还不见前来救应呢?

(软撕边大锣一击。)

牛皋   (白)     哦呵,是了!

(大锣五击。)

牛皋   (白)     莫非他二人想要自己邀功夺赏,也未可知。

(软撕边大锣一击。余化龙、杨虎同暗下。)

牛皋   (白)     且休管他。众军士们!安营休息,仍须枕戈提矛,以防不虞之患。

(四下手同允。大锣原场。众人同下。)

【第四场】

(冲头。余化龙、杨虎同上。)

余化龙  (白)     杨将军,适才可曾听见?

杨虎   (白)     听见了。

余化龙  (白)     那牛皋,他自己打了败仗,反来抱怨我们,不如我们前去夺回汜水关,将这功劳送与牛皋也就是了。

杨虎   (白)     言之甚是。兵丁们!催军去者!杀!

(冲头。余化龙、杨虎自上场门同下。三通鼓。)

【第五场】

(冲头。探子上。)

探子   (白)     有请牛将军!

(大锣五击。牛皋自下场门上。)

牛皋   (白)     夜静更深,报知何事?

探子   (白)     启禀将军:余、杨二位将军,深夜已将汜水关夺回,并枭得张从龙首级,特来拜见将军。

牛皋   (白)     哦!

(硬撕边大锣一击。)

探子   (白)     他们得胜回来,特来拜见将军。

牛皋   (白)     哦!这两个狗男女,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自私自利,邀功夺赏。待他们进来,我自有道理。

             如此叫他们进来。

探子   (白)     有请二位将军。

(大锣五击。探子下,余化龙、杨虎同上。)
余化龙、

杨虎   (同白)    牛将军辛苦了!可曾安眠否?

牛皋   (白)     唔!你二人迟误军行,不来救应,现在夺了俺的功劳,前来见俺牛皋,当面卖弄,是何理也?

余化龙  (白)     将军息怒。其中有个缘故。只因昨日我二人赶到此处,特来拜见将军。刚到营门,忽然听到牛将军自言自语,抱恨我们二人,是我们未敢进见。今我二人抢了汜水关送与将军,一则与将军重启大运;二来小将投宋初来,无以为敬,聊作进见之礼。望将军以后不要背地骂人,也就是了。

牛皋   (白)     我还问你:我等来时,元帅是怎样吩咐?

杨虎   (白)     牛将军不必叮咛,此功就让与牛兄去报,小将们不报便是。

牛皋   (白)     唔!也罢,元帅到此,再作计较。

(冲头。探子上。)

探子   (白)     报!元帅驾到!

牛皋   (白)     二位将军,一齐迎接。

(牛皋、余化龙、杨虎同出迎。冲头,长尖。四龙套、中军、汤怀、岳飞同上。)
牛皋、
余化龙、

杨虎   (同白)    迎接元帅!

岳飞   (白)     请起。众位将军辛苦了!

牛皋、
余化龙、

杨虎   (同白)    为国效劳,何言辛苦!

岳飞   (白)     夺回汜水关是何人的功劳?

(牛皋、余化龙、杨虎相顾。)
牛皋、
余化龙、

杨虎   (同白)    这……

(软撕边大锣一击。)

岳飞   (白)     汝等为何不肯报功?

牛皋   (白)     启禀元帅:咱牛皋我是不会说谎的。关是他二人抢回的,说是把功劳让给我。咱牛皋我也不要,还是他们的功劳。

岳飞   (白)     哈哈哈!既是如此,就命你仍领本部兵马,去救藕塘关,得胜回来,重重有赏。本帅随后即至。

牛皋   (白)     得令,马来!

(冲头。牛皋下。)

岳飞   (白)     杨将军听令:命你带领本部兵马,小心镇守汜水关,以防胡儿骚扰。

杨虎   (白)     得令!

(冲头。杨虎下。)

岳飞   (白)     余、汤二位将军听令:命你二人,率领军马,随本帅出发去者。

(大锣原场。余化龙、汤怀、岳飞同上马,众人同下。)

【第六场】

(大锣原场。四红龙套、中军同上。四击头。金节上,走圆场,归位。)

金节   (引子)    奉命镇守藕塘关,朝夕奔忙。

(大锣原场,归位。)

金节   (念)     山川扰攘动干戈,昼夜勤劳为国谋。不求有功求无过,免教平地起风波。

(归位。)

金节   (白)     俺,藕塘关总兵金节是也。只因金兵犯境,攻夺本关,昼夜担心,寝不安席。顷间探马报道,总督兵马扫北大元帅岳大老爷带领大兵到来援救。

             来,就此出关迎接去者。

(大锣水底鱼牌。众人同倒绕场,出藕塘关,牛皋、四下手、马童扯岳字旗同上。)

金节   (白)     藕塘关总兵金节,迎接元帅。

牛皋   (白)     免叩头!我乃先行统制牛皋,元帅尚在后头呢。

(软撕边大锣一击。)

金节   (白)     啊?

(大锣一击。)

金节   (白)     小小一个统制,见了本镇理当叩头,岂有此理!只怪那探子报事不明。

             左右,将那报事的绑出去砍了!

(牛皋大怒。)

牛皋   (白)     你且慢着!

(大锣五击。)

金节   (白)     贵总镇休怪探子报事不明,迁怒于他,分明是你瞧不起俺牛皋。也罢,想你既然本事高强,用俺不着,俺便回去。

             军士们!转兵回去!

金节   (白)     啊!

(撕边大锣一击。)

金节   (白)     牛将军请息怒,本镇因探子报事不明,军法有律。既是将军面上,不杀他也就是。

牛皋   (白)     这便才是。你若难为了他,咱牛皋就无有体面了。

金节   (白)     是,本镇得罪了。请将军进关驻扎。

牛皋   (白)     如此,请!

金节   (白)     请。

(大锣水底鱼牌,大锣原场。众人同进关,同走圆场,到衙门大堂。)

牛皋   (白)     啊总镇,贵衙大堂,处处挂红,张灯结彩,好整齐也!

金节   (白)     只因迎接元帅与将军故耳。请坐。

牛皋   (笑)     啊哈哈哈!

(大锣原场。牛皋上堂正中坐。)

金节   (白)     啊?

(大锣一击。)

金节   (白)     这个牛皋,傲慢无理,进得堂来,居中而坐,好比那元帅的威风,真正可恼!但是他乃岳元帅的爱将,得罪了他,倒有许多不便。唉,只得忍耐一些。

(大锣五击。金节坐。)

金节   (白)     左右。酒筵摆上,款待牛将军。

(吹打。军士摆酒。)

金节   (白)     牛将军请!

牛皋   (白)     如此叨扰了!

金节   (白)     请!

牛皋   (白)     请!

(大锣三击。牛皋饮毕。撕边大锣一击。牛皋看席。)

牛皋   (白)     啊,金兄,你这酒席幸喜是请俺牛皋,俺还领你的情;若是请俺家元帅,你就大大的有罪了。

金节   (白)     莫非是太粗糙了么?

牛皋   (白)     非也。俺家元帅,每日饭食,总向北方流涕。皆因二圣困在番邦,坐井观天,吃的是牛肉饮的是浆酪,如此的苦楚,令人难堪,这为臣子的吃一顿素饭已为过分。俺牛皋时常劝解元帅,为国为民,劳心劳力,就是用些荤菜也不为过。俺元帅被俺劝说,如今方肯吃些肉鱼之类;若见你这丰盛酒席,岂不就要见怪于你?

(撕边大锣一击。)

金节   (白)     多蒙指教,请!

牛皋   (白)     请!

(大锣三击。)

牛皋   (白)     啊总镇,俺牛皋索性都对你说了吧!俺家元帅最爱吃的是豆腐。

金节   (白)     啊,爱吃豆腐。

牛皋   (白)     皆因前在河北大名府黄县小考之时,吃了豆腐起身,他道君子不忘其本,故此最爱吃这豆腐。

金节   (白)     原来如此,越发的承情指教了。请!

牛皋   (白)     请!

(大锣三击。牛皋饮毕。撕边大锣一击。牛皋看席。)

牛皋   (白)     啊总镇,你这酒席果然是诚心请俺牛皋的么?

金节   (白)     将军说哪里话来,自然是诚心请将军的。

牛皋   (白)     若是诚心请俺牛皋,就该换取大杯,快来!

金节   (白)     快换大杯伺候。

(冲头。)

金节   (白)     大杯取来,牛将军请来畅饮。

牛皋   (白)     满上,请!

金节   (白)     请!

(撕边大锣一击。)

牛皋   (白)     再满上,请!

金节   (白)     请!

(撕边大锣一击。)

牛皋   (白)     再满上,请!

金节   (白)     请!

(金节背供。)

金节   (白)     哎呀!

(大锣一击。)

金节   (白)     可惜岳元帅为人刚直,却用这样的一个醉汉以为先行,真正可惜呀,可惜!

牛皋   (白)     啊总镇,

(撕边大锣一击。)

金节   (白)     俺那些兵卒们,也须要赏他们些酒饭吃。

金节   (白)     业已赏过了。

牛皋   (白)     如此费心了。

金节   (白)     不必客气。

(探子溜上。)

探子   (白)     报!启禀大人:金兵犯关,特来报知。

金节   (白)     再探!

(报子下。)

金节   (白)     左右,快快传令,各门赶紧加兵护守。

牛皋   (白)     金节!

(大锣一击。)

牛皋   (白)     你鬼头鬼脑,不像待客的意思,有什么话,但说何妨!

金节   (白)     本镇见将军醉了,故不敢说。

牛皋   (白)     只管讲来。

金节   (白)     那番兵前来讨战,杀到关前来了。

牛皋   (白)     哎呀妙啊!

(大锣一击。)

牛皋   (白)     既是番兵到来,何不早说!来,来,来,快取美酒一坛,吃足了好杀番兵去者!

(纽丝。)

牛皋   (西皮散板)  自古将军斗酒量,

(纽丝。)

金节   (白)     陈酒一坛,将军请!

牛皋   (西皮散板)  十分酒量十分强。

             琼浆玉液千杯畅,

             要杀那番兵将七零八落方称心肠。

(大锣三击。)

牛皋   (白)     呜呼呀!

(撕边大锣一击。)

牛皋   (白)     吃了半坛,还有半坛。兵丁们,这半坛酒拿到阵前,少时咱老子还要用它。与咱老子带马迎敌去者!

(急急风牌。四下手扶牛皋上马同下。)

金节   (白)     正是:

     (念)     酒醉英雄称好汉,看他谁胜与谁强。

(大锣原场。金节、四红龙套同下。)

【第七场】

(冲头,风入松牌。四番兵、魔里支持大棍同上。)

魔里支  (白)     俺,金邦大元帅斩着魔里支是也。今奉金兀术之命,来取藕塘关。

             巴图鲁,攻城去者!

(风入松合头,急急风牌。众人同走圆场。正中设藕塘关。金节上城。)

金节   (笑)     啊哈哈哈!

魔里支  (白)     南蛮快快开城受死。

金节   (白)     这番寇前来找死。牛将军,与我杀呀!

牛皋   (内白)    开城!

(急急风牌。牛皋上,会阵。牛皋马上东倒西歪,不抬头,不言语。)

魔里支  (白)     这个南蛮身临战场,酒醉醺醺,难道连死活都不顾了么!

牛皋   (白)     呜噜噜噜……

(软撕边大锣一击。)

魔里支  (白)     南蛮,贼子!想你身为大将,理应奋勇当先,较个高下。怎么到了阵前,不能为国捐躯,反要做个醉死之鬼?真是自甘暴弃,愿做亡国之奴了!

牛皋   (白)     呜噜噜噜……

(软撕边大锣一击。)

魔里支  (白)     哎呀呀!看你如此行动,怎生得了!

(魔里支将铁棍竖在地上。)

牛皋   (白)     兵丁们!

(大锣一击。)

牛皋   (白)     快拿咱的酒来,某还要饮。

下手甲  (白)     是。酒已取来,将军请用。

牛皋   (白)     拿来。

(牛皋捧酒乱喝。)

魔里支  (白)     咦!

(大锣一击。)

魔里支  (白)     这个南蛮,身临大敌,还要吃酒,真正奇怪!

             唗!南蛮,贼子!休要狂饮,快快通名受死!

牛皋   (白)     唔!

魔里支  (白)     还不通名受死!

牛皋   (白)     好狗头!

(大锣一击。牛皋打死魔里支。乱锤。四番兵同跑下。)

牛皋   (白)     看这番奴已死,快将人头割下。众军士们,随定某家冲入番营!杀!

(急急风牌。牛皋领四下手同下。)

【第八场】

(乱锤。四番兵同败上。)

四番兵  (同白)    主帅已死,追兵赶到,怎生得了?

牛皋   (内白)    哪里走!

(急急风牌。牛皋上。)

牛皋   (白)     啊哈哈哈!杀!

(冲头。牛皋将四番兵同打下。金节出关。)

金节   (白)     牛将军不费吹灰之力,斩了番将首级,杀退番兵,真乃神力也!

牛皋   (白)     总镇夸奖了!末将吃了一坛酒,杀他一员大将,打败番兵;若再吃上一坛酒,也就将那些番兵番将都杀得干干净净了。

(牛皋、金节同笑。大锣一击。)

金节   (白)     多辛苦了!请到驿中安歇去吧。请!

牛皋   (白)     如此,请!

金节   (白)     正是:

     (念)     自古谈兵不厌诈,

牛皋   (念)     假酒装颠杀了他。

     (白)     众军士们,回关去者!

(四下手同允。大锣原场。金节、牛皋、四下手同下。)

【第九场】

(撤锣。小锣打上。戚夫人、戚赛玉同上。)

戚夫人  (念)     富贵荣华缘夫命,

戚赛玉  (念)     深铭肺腑养育恩。

(戚夫人、戚赛玉同入座。)

戚夫人  (白)     奴家戚氏。藕塘关总兵官金节夫人是也。

戚赛玉  (白)     奴家戚赛玉。

戚夫人  (白)     妹妹,你我手足同居十有余年,朝欢暮乐,很不寂寞。这几日我看妹妹你总是愁眉不展,莫非是做姐姐的有什么怠慢吗?

戚赛玉  (白)     姐姐,您所说的话,适得其反。

戚夫人  (白)     那么到底有什么心事呢?好妹妹,你告诉我吧。

戚赛玉  (白)     哎,姐姐呀!想你我自幼早失父母,又无兄弟,我就依赖姐姐您哪育养成人。又延师教授,习得全般武艺,读了经史诗书,现在年纪不小,总想……

戚夫人  (白)     总想什么,妹妹?

戚赛玉  (白)     哎,总想不知何日得报此恩情也!

(小锣凤点头。)

戚赛玉  (西皮摇板)  自古红颜多薄命,

             早失父母乐天伦。

             相依姐姐人情重,

             何日才酬养育恩。

戚夫人  (白)     唔,我倒猜着你的心事啦。

戚赛玉  (白)     猜着什么?

戚夫人  (白)     妹妹,方才你说,你现已年纪不小,总想早日配个如意郎君、小白脸,是不是?

戚赛玉  (白)     姐姐,您别开玩笑啦。方才我所说的心事,句句都是实言。

戚夫人  (白)     哦,是我猜瞎啦。要是这么说,可就是你的不对啦。想你我同胞,乃是骨肉之亲,千万不要把这个小事情挂在心头,以免我心中不安也。

(击头鼓。小锣凤点头。)

戚夫人  (西皮摇板)  骨肉同胞恩情重,

             此事何须挂在心。

戚赛玉  (白)     遵命,从此不提也就是啦。啊姐姐,今日一早,姐丈他往哪里去啦?

戚夫人  (白)     是啊,你姐夫今日出关迎接岳元帅,去打番兵,怎么这般时候,还不见回来呢?

(击二鼓。丫鬟上。)

丫鬟   (白)     启禀夫人:老爷回来了。

戚夫人  (白)     妹妹,你姐夫回来了。你回绣房去吧。

戚赛玉  (白)     是。

(戚赛玉下。大锣五击。金节上。)

戚夫人  (白)     老爷回来了。

金节   (白)     回来了。夫人请坐。

戚夫人  (白)     有坐。啊老爷,今日出关迎接元帅,去打番兵,怎么样了?

金节   (白)     休要提起!元帅却未曾接着,倒迎来了元帅的先行,一位莽将军。

戚夫人  (白)     怎么叫莽将军?

金节   (白)     这位将军名唤牛皋,十分卤莽,傲慢无理。

戚夫人  (白)     哦,无理便怎么样哪?

金节   (白)     夫人听了。

(大锣凤点头。)

金节   (西皮摇板)  番寇近关干戈动,

             酩酊狂饮醉朦胧。

             番将昂藏真骁勇,

             哪把这醉汉放在眼中。

戚夫人  (白)     哎呀,这不糟啦吗?

金节   (白)     那番将如此倒置兵刃,辱骂相加。不想这牛皋,倒是一员福将,乘其不备,一锏打来,正打在番将的头上。

戚夫人  (白)     怎么样啦?

金节   (白)     哎呀一声,呜呼哀哉了。于是就打败了这十万番兵,得了大功了。

戚夫人  (白)     这也是圣上的洪福,才有这样的人材呢!

金节   (白)     正是如此。啊夫人,下官只因金兵犯界,夜晚还要升堂办事,今晚只好去到书房安歇了。

戚夫人  (白)     老爷请便。

金节   (白)     夫人请。正是:

     (念)     为国勤劳事,

戚夫人  (念)     昼夜不安闲。

(小锣打下。金节自上场门下,戚夫人下。)

【第十场】

(小锣抽头。丫鬟引戚赛玉同上。)

戚赛玉  (西皮摇板)  胸怀壮志何人晓,

             青春怎度此良宵?

     (白)     丫鬟,你且安歇去吧。

丫鬟   (白)     是。

(丫鬟下。)

戚赛玉  (西皮摇板)  哪朝得缔良缘好?

             且抱衾裯独逍遥。

(戚赛玉入帐睡。击三鼓,阴锣。飞虎上,掀帐子。乱锤。戚赛玉起作势,吓卧倒。冲头。飞虎下。击四鼓,戚赛玉起。)

戚赛玉  (白)     哎呀且住!

(小锣一击。)

戚赛玉  (白)     适才梦见一只黑虎,生有双翅,禽不像禽,兽不像兽,搂抱于我,真真吓死我也!待我跑到姐姐房去,找她作伴便了。

(小锣长尖。戚赛玉跑。)

戚赛玉  (白)     姐姐开门来!

(戚夫人上。)

戚夫人  (白)     来了,来了。什么事?

戚赛玉  (白)     哎哟,几乎把妹子给吓死啦!特来找姐姐作伴,真真吓死我了!

(小锣一击。戚夫人惊。)

戚夫人  (白)     妹妹,这就是你的不是啦。想你我父母早亡,你虽是你姐夫抚养成人,但是如今年纪长大,也要避些嫌疑才是。幸喜今晚你姐夫到书房安歇去了,倘若在此,你我的脸面,搁在哪儿去呀!

戚赛玉  (白)     姐姐,并不是妹妹不知世事。只因方才睡着,梦见一只黑虎,飞跃房中,跑来抱我,吓得我了不得,不得已才来找姐姐你作伴呢!

戚夫人  (白)     哎哟!这也奇了!我方才也梦见一只黑虎,飞进后堂,正在惊慌,却被你来叩门惊醒。这也不知是主何吉凶?

(击五鼓。)

戚夫人  (白)     啊,天已明了,妹妹,恐怕你姐夫回来,你且回房去吧。

戚赛玉  (白)     正是:

     (念)     夜做黑虎梦,不知吉和凶。

(戚赛玉下。)

戚夫人  (白)     哎呀!想我二人俱做此梦,必有缘故。等老爷到此,请他圆解便是。

(丫鬟上。)

丫鬟   (白)     老爷到。

戚夫人  (白)     有请。

(大锣五击。金节上。)

金节   (白)     夫人起床来了。

(院子自下场门溜上。)

戚夫人  (白)     老爷起床来了。老爷,妾身昨晚梦见黑虎飞进后堂;舍妹也梦见飞虎入帐,将她扑抱,不知主何吉凶?就请老爷圆解。

金节   (白)     啊,有此奇事!下官昨晚亦梦一黑虎飞进内堂。三人同梦一样,其中必有应兆。哦呵是了!莫非令妹终身,就应在此人身上么?

戚夫人  (白)     什么人?

金节   (白)     就是那岳元帅的先行官牛皋。

戚夫人  (白)     怎么着,牛皋?我梦见的是黑虎。

金节   (白)     乃是姓牛名皋。他生得面黑短须。身穿皂袍,分明是个黑虎。我看他人虽卤莽,后来必定衣紫腰金,倒不如就将令妹婚配与他,也好完了你我一桩心事。但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戚夫人  (白)     妾乃女流,晓得什么,但凭老爷作主是了。

金节   (白)     待下官去问他差丁,如若他未曾娶过家室,今日乃黄道吉期,就与令妹完婚便了。

戚夫人  (白)     但凭老爷。

(金节出堂。)

金节   (白)     家院,去叫牛将军的差丁来。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金节入堂。)

金节   (白)     夫人,少时见了姨妹,将此事对她说明,完成终身大事,不可违拗。

戚夫人  (白)     那是自然。

(院子上。)

院子   (白)     牛将军的差丁到。

金节   (白)     叫他进来。

(差丁上。)

差丁   (白)     参见总镇。有何吩咐?

金节   (白)     我来问你:牛将军可曾娶过夫人?

差丁   (白)     这,未曾娶过。

(金节笑。)

金节   (白)     赏你十两银子,回营去吧。

差丁   (白)     这怎么回事?无缘无故赏我十两银子,这倒不错呀。

(差丁下。)

金节   (白)     这就好了。

戚夫人  (白)     怎么着,他尚无有夫人吗?

金节   (白)     正是。夫人快将下官的新纱帽、红袍预备出来。

戚夫人  (白)     丫鬟,去将老爷的新纱帽、红袍取来。

丫鬟   (白)     是啦。

(丫鬟取衣帽。)

丫鬟   (白)     夫人,预备齐了。

戚夫人  (白)     老爷,新纱帽、红袍预备好了。

金节   (白)     家院,快快将这纱帽、红袍送到牛将军营中,不要对他说明。就说本府有大喜之事,务请牛将军穿戴起来,前来吃杯喜酒。快去。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金节   (白)     丫鬟,唤中军前来。

丫鬟   (白)     有请中军大老爷。

(中军上。)

中军   (白)     来了。参见总镇,有何吩咐?

金节   (白)     命你等赶紧整齐花烛,预备酒筵,悬灯结彩,不得有误。

中军   (白)     遵命。

(中军下。)

金节   (白)     夫人,赶紧收拾新人,等那牛将军到来,对他说明此事,就拜天地便了。正是:

     (念)     忙整花烛宴,

戚夫人  (念)     即晚入洞房。

(小锣打下。金节、戚夫人同下。)

【第十一场】

(小开门。中军忙备花烛溜下。院子上。)

院子   (白)     有请大人。

(大锣五击。金节上。)

金节   (白)     何事?

院子   (白)     牛将军到。

金节   (白)     有请!

(吹打。牛皋穿红官衣、戴双喜字方翅纱帽、帽插金花上。金节迎入,外场椅落座。吹打住。)

金节   (白)     牛将军,本镇迎接有迟,多多恕罪。

牛皋   (白)     岂敢,岂敢!啊总镇,今日贵府派来家院,与俺牛皋送来红袍、纱帽,说是总镇请俺吃酒,令俺穿戴。如今来到贵衙,又见这张灯结彩,花烛辉煌。倒不知是何人完婚?俺牛皋来得慌慌,贺礼也不曾备来,只好后补也就是了。

金节   (白)     将军有所不知,下官有一妻妹,文武全才,年方十七,尚未婚配。今见将军英勇诚实,又在阵前立了大功,下官有意将她许配将军,侍奉箕帚。今逢黄道吉日,特请将军到来,同结花烛,恕下官冒昧不恭了。

(软撕边大锣一击。牛皋慌急。)

牛皋   (白)     哎呀总镇哪!

(大锣五击。)

牛皋   (白)     你可知道,身为大将,临阵招亲,军律当斩!今日之事,咱牛皋实在不敢当!实在不敢当!

金节   (白)     不必推辞。搀新人,动乐。

(吹打。戚夫人、丫鬟搀戚赛玉同上。)

牛皋   (白)     这使不得,这使不得!

(牛皋夺步出门,向下场门跳步、一步。大锣一击。牛皋双手随扔水袖,摆脱金节。冲头。牛皋下。探子上。)

探子   (白)     报!元帅到。

金节   (白)     再探。

探子   (白)     啊!

(大锣五击。探子下。)

戚夫人  (白)     老爷,新郎跑了,岂不误了妹妹终身大事?

金节   (白)     啊,夫人不必担忧。且候元帅到来,待我详细禀明,这样美满姻缘,元帅必能成全的。正是:

(大锣三击。)

金节   (念)     天人撮合前生定,

戚夫人  (念)     千里姻缘一线牵。

(大锣原场。金节、戚夫人、中军、院子同下。)

【第十二场】

(快长锤。四白龙套、四上手、余化龙、汤怀、岳飞同上。)

岳飞   (西皮流水板) 身居元帅统三军,

(闪锤。)

岳飞   (西皮流水板) 立志精忠报国恩。

             忆昔堂前遵母训,

             倥偬戎马岂忘亲!

             番寇传来侵边讯,

             催鞭跃马往前奔。

             但愿牛皋能得胜,

(快长锤。众人同绕场,金节、中军同出关迎接。)

岳飞   (西皮摇板)  安民保境定乾坤。

(大锣住头。)

金节   (白)     藕塘关总兵金节,迎接大元帅。

岳飞   (白)     请起。

(岳飞背供。)

岳飞   (白)     啊?

(软撕边大锣一击。)

岳飞   (白)     怎么不见牛皋来接本帅?难道又是打了败仗不成?

金节   (白)     元帅请!

岳飞   (白)     请!

(大锣原场,长尖。众人同进关,绕场,到衙,入座。)

岳飞   (白)     啊,贵总兵,牛皋先锋此番前来援救藕塘关,胜负如何?

金节   (白)     启禀元帅:牛将军大获胜利。

岳飞   (白)     哦,大获胜利。他如何的得胜?

金节   (白)     元帅容禀:此番牛先锋兵至关中,卑职设宴款待,牛将军正喝得酩酊大醉。

岳飞   (白)     哦,是了。

金节   (白)     适值番将领兵十万,前来犯关。那个番将,身高力大,十分厉害。牛将军自告奋勇出战。

岳飞   (白)     自告奋勇出战。

金节   (白)     来到阵前,扬扬不睬。那番将乃倨傲张狂,嘲笑辱骂,哪把这个酒醉英雄置在意中!

岳飞   (白)     那个自然。

金节   (白)     不料牛先锋竟乘其不备,一锏打来,正打在那番将的头上,落马而死。牛将军枭其首级,大获全胜。此乃是牛先锋之功,大元帅之福也。

岳飞   (白)     哦,原来如此。牛将军现在哪里?贵总兵为何这等服饰?

金节   (白)     元帅有所不知:只因贱妾戚氏有一胞妹,习得全般武艺,读过经史诗书,年方十七,尚未适人。昨晚飞虎入梦,乃是吉祥之兆。故卑职即欲将其配与牛先锋,侍奉箕帚。适逢今日黄道吉期,特备冠服迎接牛将军到衙完婚。不料牛将军执意不允。因临阵招亲,军律当斩,竟自跑回驿中去了。

岳飞   (白)     哦,依你讲来,这桩亲事,乃因飞虎入梦,事非偶然?

金节   (白)     正是。还求元帅玉成其美,得谐秦晋,实为恩便,敬候钧裁。

岳飞   (白)     如此甚好。贵总兵暂请回去,少时待本帅送他到府成亲就是。

金节   (白)     如此感恩非浅!卑职暂且告辞,预备花烛去了。

岳飞   (白)     请便。

金节   (白)     告辞。

(大锣五击。金节下。)

岳飞   (白)     汤将军,命你去将牛将军请来。

汤怀   (白)     得令。

(冲头。汤怀下。)

岳飞   (白)     众将官听者!

(大锣一击。)

岳飞   (白)     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只因这番前往北路去迎二圣,临阵交锋,岂能保得万全?若得遗留子嗣,也免断绝后根。

余化龙、

四上手  (同白)    元帅待下,如同子侄,无微不至,多谢恩意!

岳飞   (白)     理当如此。

(汤怀扯牛皋同上。)

牛皋   (白)     不要拉拉扯扯,待我换了衣甲,去见元帅。

汤怀   (白)     就是这样去吧!

(汤怀上堂。)

汤怀   (白)     牛将军来了。

牛皋   (白)     末将在下,参见元帅。

岳飞   (白)     哈哈哈哈!请起,请起。恭喜牛将军,贺喜牛将军!

牛皋   (白)     启禀元帅:末将这番搭救藕塘关,不损一卒,不折一矢,杀了那金邦伪元帅。这乃是圣上之福,元帅之喜,俺牛皋何喜之有?非俺牛皋之喜,非俺牛皋之喜!

岳飞   (白)     啊,贤弟,战胜那番邦,固是一喜,为兄所贺之喜是双管齐下,此外还另有一喜。

牛皋   (白)     元帅哪里话来?咱牛皋并没有什么可喜之事。

岳飞   (白)     啊,贤弟,你亦就不必推辞了。适才金总兵对我言道:他夫人有一胞妹,年方十七,习得全般武艺,读过经史诗书。金总兵有意将她许配于你,特请你前去完婚,怎么你倒跑了?岂不害了那戚小姐的终身!

牛皋   (白)     小弟不敢。

岳飞   (白)     我想夫妇乃是人之大伦,且是飞虎入梦,事非偶然,贤弟你就不必推辞。今日为兄的,就送你前去成亲便了。

牛皋   (白)     哎呀元帅!

(大锣五击。)

牛皋   (白)     身为众将领袖,怎么知法犯法?军律有条:临阵招亲者斩。难道你就忘怀了么?不然你就是引诱你小弟走入邪途了。

岳飞   (白)     哈哈哈哈!好一个遵守纪律的牛将军,不愧栋梁之材!只是贤弟有所不知:本帅适才已将此条军律免去了,你就放心吧。众位将军护送牛将军去拜花堂,本帅随后。

汤怀、

余化龙  (同白)    是。走哇!

牛皋   (白)     诸位大哥不要强迫从事,如此真正要难为咱牛皋了。

(闪锤。)

牛皋   (西皮流水板) 调和麴蘖多加料,

             倒罍酣醉破番僚。

             须知不饮旁人笑,

             梦中飞虎卜英豪。

             霎时鸾凤随唱好,

             多谢元帅的恩重如山高。

(大锣住头。)

岳飞   (白)     不必推辞,贤弟请!

牛皋   (白)     大哥请!

岳飞   (白)     如此,随我来呀,哈哈哈哈!

牛皋   (白)     是是是,遵命。

(牛皋隐笑。大锣原场。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快长锤。金节上。)

金节   (西皮流水板) 张灯结彩耀辉煌,

             鼓乐喧阗惹人忙。

             飞虎入梦吉人相,

             千金赛玉配牛郎。

(冲头。中军上。)

中军   (白)     禀报大人:元帅送新郎来了。

金节   (白)     动乐相迎。

(吹打。岳飞、牛皋、余化龙、汤怀同上。)

金节   (白)     元帅、将军驾到,卑职迎接有迟,尚乞恕罪。

岳飞   (白)     贵总兵多礼,啊哈哈哈哈!

(岳飞坐。)

岳飞   (白)     啊,张灯结彩,银烛辉煌,鼓乐齐鸣,好富丽也!哈哈哈哈!

金节   (白)     夸奖了!设备匆忙,多有草率,元帅、将军海涵。

岳飞   (白)     设备既齐,就请汤将军赞礼。

汤怀   (白)     伏以:

     (念)     天作之合,鸾凤和鸣。织女牛郎星,俱非是凡人。

     (白)     动乐搀新人。

(吹打。戚夫人、丫鬟、搀戚赛玉同上。)

汤怀   (白)     一拜天地,二拜祖宗,新夫妇对拜,拜见元帅。

岳飞   (白)     免礼,免礼。今日匆匆,改日再当补送拜见礼吧。

汤怀   (白)     拜见姐夫、姐姐。

金节、

戚夫人  (同白)    不敢,不敢!拜见列位将军。

汤怀   (白)     那可不敢当,不敢当!恭喜恭喜!慢着慢着,我还有两句赞词。

金节   (白)     请讲。

汤怀   (念)     巾帼须眉称良配,酒醉英雄第一功。

金节   (白)     汤将军真正善于辞令。

汤怀   (白)     夸奖了。

金节   (白)     家院,后堂酒筵可曾齐备?

院子   (白)     俱已齐备。

金节   (白)     请元帅与各位将军后堂饮酒。

岳飞   (白)     总镇,你我先送新郎、新妇同入洞房去吧。

牛皋   (白)     大哥,你不要难为小弟了吧。此番前去的这一阵,却不比藕塘关前那一阵,小弟我是不惯的,我是不去了的哟哦哦!

(牛皋指手作态。)

汤怀   (白)     牛将军,得啦吧,别要菜啦,走吧!

牛皋   (白)     我是不走的哟哦哦!

(汤怀拉牛皋手。)

汤怀   (白)     再磨烦就误了吉时啦,走啊!

岳飞、
虞化龙、

金节   (同白)    哦。

(小锣打下。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小开门。二兵、二丫鬟打灯笼同上,岳飞、金节同上,汤怀搀牛皋、戚夫人搀戚赛玉同上。)

汤怀   (白)     别害臊啦,现在是婚姻自由的时候啦,走吧!

岳飞   (白)     贤弟,进去吧。

汤怀   (白)     努力吧,哈哈哈哈!

(岳飞、汤怀同笑下。二丫鬟同关门,金节、戚夫人、二兵、二丫鬟同下。牛皋、戚赛玉同入座,牛皋自斟自饮。)

戚赛玉  (白)     啊,将军请!

(牛皋学戚赛玉。)

牛皋   (白)     将军请!

(牛皋恢复本音。)

牛皋   (白)     啊,娘子请!

(大锣三击。)

牛皋   (白)     请问娘子:你为何不住在自己家里,却住在姐丈家中咧?

戚赛玉  (白)     将军有所不知:只因小妾早失父母,又无兄弟,故而寄居姐丈家中,育养成人;蒙姐丈青眼相加,延师教授,文则读过诗史经书,武则习得刀枪剑戟,如此恩德高厚,正不知何日得报万一也!

(小锣凤点头。)

戚赛玉  (西皮摇板)  幼年不幸父母亡,

             依靠姐姐度日光。

             养育恩深如天样,

             文才武艺学高强。

牛皋   (白)     哦!娘子,如此说来,你乃是文武双全,真可算巾帼中之英雄也!

(闪锤。)

牛皋   (西皮摇板)  常言道虎将门中出虎子,

             书香府第出文豪。

             武艺高强文事好,

             算我牛皋艳福高。

(大锣住头。)

牛皋   (白)     啊娘子,既是武艺高强,我看这洞房之中倒也宽敞,你我就此比拳一番,也好瞻仰瞻仰。

戚赛玉  (白)     呀,如蒙将军不弃,小妾这就献丑了。

牛皋   (白)     如此好啊!

(纽丝。)

牛皋   (二黄散板)  她言道曾习得全般武艺,

             可比那班婕妤堪与名齐。

             洞房中今宵里比拳来戏,

(九锤半,阴锣。牛皋、戚赛玉各脱官衣、红帔,较拳,牛皋败。纽丝,大锣双楗凤点头。)

牛皋   (白)     呀!

     (二黄散板)  险些儿翱翔凤把虎来骑!

戚赛玉  (白)     呀!

(纽丝,大锣双楗凤点头。)

戚赛玉  (二黄散板)  适才间我与他比拳来戏,

             却原来不如我空长须眉。

牛皋   (二黄散板)  看小姐武艺精令人难比,

             到来日讨金辽不费吹灰。

     (白)     呀,这位小姐,真可算得起千金。来日俺牛皋,征讨金辽之时,也好多一个用手,这才算是内助也。

             啊娘子,适才领教得武艺高强。

戚赛玉  (白)     啊将军,你我再比剑一回如何?

牛皋   (白)     不用比了,不用比了。你的武艺变幻莫测,真真令人佩服。今晚意欲与娘子畅饮喜酒,以庆这登科之乐也!

戚赛玉  (白)     小妾奉陪。

牛皋   (白)     一同把盏。

(闪锤。)

牛皋   (西皮垛板)  如跃如飞如凤影,

             若隐若现若流星。

             洞房之中把酒饮,

             登科之喜乐吟吟。

             牛郎如梦我就方初醒,

     (白)     娘子请!

戚赛玉  (白)     请!

(快长锤。)

戚赛玉  (西皮垛板)  将军出言过奉承。

             雕虫小技焉足论!

             高强武艺影无形。

             努力再求精深进,

牛皋   (白)     请!

(快长锤。)

牛皋   (西皮垛板)  功夫一到自然成。

             灭却金辽把二圣请,

             全仗小姐显威能。

             今宵且把香醪饮,

     (白)     请!

(快长锤。)

牛皋   (西皮垛板)  几杯聊敬美人心。

(大锣住头。)

戚赛玉  (白)     多谢将军。

牛皋   (白)     再敬一杯,可能赏脸?

戚赛玉  (白)     敬陪将军。

牛皋   (白)     啊,哈哈哈!请!哎呀呀,这花烛之夜,应当尽兴欢乐,娘子,待我搀扶,同入罗帏去吧。

戚赛玉  (白)     啊,慢着!我有一言,将军听了。

(小锣凤点头。)

戚赛玉  (西皮摇板)  昔日有个苏小妹,

             洞房花烛把对联。

             我今也学那才女,

             题上几句请君联。

(大锣住头。)

牛皋   (白)     娘子叫我对对是与不是?

戚赛玉  (白)     正是对对。

牛皋   (白)     娘子,不要难为我了吧。

戚赛玉  (白)     不如此可就不能如彼啦!

牛皋   (白)     哎哟哟,如此就请娘子出题。

戚赛玉  (白)     啊,待我想来。

(戚赛玉取头花。)

戚赛玉  (白)     啊啊啊,海棠。

牛皋   (白)     海棠,啊海棠,对山药。

戚赛玉  (白)     海棠花。

牛皋   (白)     山药蛋。对的好不好?

(戚赛玉点头。)

戚赛玉  (白)     辞虽不雅,字却工整。好,好,好!

牛皋   (白)     既然是好,就同入罗帏去吧。

戚赛玉  (白)     慢着,还得对一句。

牛皋   (白)     还对一句,也罢,快快讲来。

(戚赛玉摸耳环。)

戚赛玉  (白)     金环。

牛皋   (白)     宝剑。

戚赛玉  (白)     一对金环。

牛皋   (白)     三尺宝剑。

戚赛玉  (白)     红粉佳人。

牛皋   (白)     黑脸大汉。

戚赛玉  (白)     红粉佳人耳坠一对金环。

牛皋   (白)     黑脸大汉腰悬三尺宝剑。

戚赛玉  (白)     妙,妙,妙!不料将军如此高才。

牛皋   (白)     夸奖了:同入罗帏去吧。正是:

     (念)     今夕登科皆因昨晚飞虎梦,

戚赛玉  (念)     英雄儿女原是前宵梦里人。

牛皋   (白)     娘子啊。

(大锣双楗凤点头。)

戚赛玉  (西皮散板)  士为知己者用,

牛皋   (西皮散板)  女为知己者容。

戚赛玉  (西皮散板)  儿女英雄熊罴梦,

(大锣双楗凤点头。牛皋、戚赛玉携手同入帏,各以左右手掀帏帘,往外一翻,并肩搭臂。)

牛皋   (西皮散板)  今宵好似鸳鸯戏水,其乐融融。

(牛皋、戚赛玉同落帏帘。冷锤。尾声。牛皋、戚赛玉同暗下。)
(完)


浏览次数:4708 ┊ 字数:1581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