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牛皋招亲》

主要角色
牛皋:净
戚赛玉:花旦
金节:生
岳飞:生
魔利支:净
杨虎:生
余化龙:生
汤怀:武生
金夫人:旦

《牛皋招亲》尚长荣饰牛皋
《牛皋招亲》尚长荣饰牛皋
情节
南宋,金兵侵至藕塘关,岳飞派牛皋率兵应援。牛皋退敌立功后,藕塘关守将金节见他豪放爽朗、武艺超群,就将自己妻妹戚赛玉嫁与他。戚赛玉文武兼备,在洞房中与牛皋比武后,又要他吟诗答对。牛皋信口应答,风趣横生。

注释
这是郝寿臣先生早年独有的剧目,由中国京剧院演员袁世海根据郝先生藏本加以整理;主要是删去了原本中“飞虎入梦”的迷信情节。

根据《京剧丛刊》第三十四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牛皋招亲》(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八集:孙毓堃藏本整理)
《飞虎梦》(根据《郝寿臣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8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金兵、魔利支同上。)

魔利支  (快点绛牌)  杀气冲天,儿郎雄胆,扫南蛮,勇战当先,要把江山占。

     (念)     威风凛凛剑光寒,呼啸一声震九天。我今统领人和马,要夺南朝锦江山。

     (白)     某,大金邦大平章魔利支。奉了狼主之命,带领人马夺取宋室天下。看前面已是藕塘关,正好夺取。

             儿郎的!

众人   (同白)    有。

魔利支  (白)     藕塘关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宋兵、旗牌引金节同上。)

金节   (西皮摇板)  藕塘关前旌旗摇,

             帐下儿郎杀气高。

             营中且待军情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金兵讨战!

金节   (白)     再探!

报子   (白)     是。

(报子下。)

金节   (白)     迎敌者。

众人   (同白)    啊。

(魔利支、四金兵同上。会阵。)

金节   (白)     那厢来的敢是魔利支?

魔利支  (白)     然也。

金节   (白)     魔利支!

魔利支  (白)     呸!

金节   (白)     兴兵犯境,是何理也?

魔利支  (白)     金节,我劝你早早归顺,如若不然,死在马前,悔之晚矣。

金节   (白)     呸!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金节、魔利支同起打。宋兵、金节同败下。)

魔利支  (白)     追!

(众人同追下。宋兵、金节同败上,魔利支、四金兵同追上,金节、宋兵同败下。)

魔利支  (白)     儿郎的,将藕塘关团团围住,歇兵三日,再来骂阵!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三场】

(金节败上,旗牌、宋兵随上。)

金节   (白)     且住!番将十分骁勇,不免修书一封,到岳元帅那里颁兵求救。

             来,溶墨伺候!

旗牌   (白)     是。

金节   (白)     书信呵!

(急三枪牌。金节修书。)

金节   (白)     旗牌,这里有书信一封,急速下到岳元帅大营,不得有误!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金节   (白)     众将官,小心防守!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杨虎、余化龙同上,同起霸。)

杨虎   (念)     山川扰攘战征时,

余化龙  (念)     江山犹如一局棋。

(汤怀上,起霸。)

汤怀   (念)     只争当机先一着,

牛皋   (内白)    啊嘿!

(牛皋上,起霸。)

牛皋   (念)     任他诈伪到头输。

杨虎   (白)     杨虎。

余化龙  (白)     余化龙。

汤怀   (白)     汤怀。

牛皋   (白)     牛皋。

杨虎   (白)     众位将军请了!

众人   (同白)    请了。

杨虎   (白)     元帅升帐,两厢伺候!

众人   (同白)    请。

(四军士、八宋兵、中军、岳飞同上。)

岳飞   (点绛唇牌)  旌旗飘扬,统领兵将,中军帐,摆列刀枪,要把金人扫荡。

众人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众位将军少礼。

众    (白)     喳!

岳飞   (念)     怒发冲冠胆气豪,忠心贯日保皇朝。旌旗招展剑光耀,不灭金人恨未消。

     (白)     本帅岳飞。宋室驾前为臣,只因金兵作敌,累犯边境,本帅亲奉圣命统领四路人马清剿。这几日未有军情来报。

             站堂军!

众人   (同白)    有。

岳飞   (白)     伺候了。

众人   (同白)    啊。

(中军引旗牌同上。)

中军   (白)     启禀元帅:金总镇差官求见。

岳飞   (白)     传他进帐。

中军   (白)     是。

             随我进来。

旗牌   (白)     与元帅叩头。

岳飞   (白)     罢了。到此何事?

旗牌   (白)     金总镇书信在此,元帅请看。

岳飞   (白)     呈上来!

(岳飞看信。)

岳飞   (白)     旗牌!

旗牌   (白)     在。

岳飞   (白)     晓谕金总镇,说本帅大兵随后就到。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岳飞   (白)     众位将军!

众人   (同白)    元帅。

岳飞   (白)     金人围困藕塘关,哪位将军愿带领人马,前去援救藕塘关?

牛皋   (白)     元帅,牛皋不才,愿统领本部人马,援救藕塘关,不知元帅尊意如何?

岳飞   (白)     好,听本帅令下!

牛皋   (白)     喳!

岳飞   (西皮摇板)  将军领兵把贼讨,

             奋勇杀敌立功劳。

牛皋   (白)     得令!

     (西皮摇板)  当年项羽行兵险,

             三军在后己当先。

             衔枚行走如飞箭,

             建立奇功在藕塘关前。

(牛皋下。)

岳飞   (白)     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岳飞   (白)     兵发藕塘关去者!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宋兵、中军、金节同上。)

金节   (念)     藕塘遭围困,但等好音回。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岳元帅到。

金节   (白)     带马迎接元帅去者。

(牛皋上。)

金节   (白)     藕塘关总镇金节迎接元帅。

牛皋   (白)     免叩头!

金节   (白)     多谢元帅。

牛皋   (白)     咱不是元帅,咱乃先行统制牛皋,元帅尚在后头呢。

金节   (白)     啊,我当是岳元帅,原来是个小小的先行,想这先行官,见了本镇理当叩头,真真岂有此理!噢噢是了,想是探子报事不明!

             来!

众兵士  (同白)    有。

金节   (白)     将报事人重责四十!

(牛皋怒。)

牛皋   (白)     你慢着!想咱牛皋,每次出兵,俱打元帅旗号,怎么,你执意责备你的差人!哦哦是了,想是你瞧俺牛皋不起,用俺不着,俺便回去。

             三军的!拨马转去,转去!

金节   (白)     慢来,慢来!牛将军不必动怒,此乃报事人不明,本镇不怪罪他们就是。

牛皋   (白)     好哇。你若难为了他们,咱牛皋就无有体面了。

金节   (白)     将军请。

牛皋   (白)     总镇请!

(众人同走圆场,同进入。)

金节   (白)     牛将军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牛皋   (白)     岂敢岂敢,咱牛皋来得鲁莽,总镇海涵。

金节   (白)     岂敢。备得有酒,与牛将军同饮。

牛皋   (白)     怎么,有酒?

金节   (白)     有酒。

牛皋   (白)     好,讨扰了哇!哈哈哈……

金节   (白)     牛将军请。

牛皋   (白)     好,总镇请!

(吹打。急三枪牌。牛皋、金节同饮。)

牛皋   (白)     总镇!

金节   (白)     将军!

牛皋   (白)     你这酒席是诚心请咱吃的么?

金节   (白)     自然是诚心。

牛皋   (白)     好哇!既是诚心,就该换大杯坛!

金节   (白)     好好好。

             看大杯伺候。

中军   (白)     是。

牛皋   (白)     满上,满上,请哪!

(牛皋饮。)

牛皋   (白)     干哪!啊,斟上,斟上,哈哈……

(牛皋饮。金节自语。)

金节   (白)     哎呀且住!怎么岳元帅用了一个莽撞的先行,这岂不耽误国家大事了。哎呀!这……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金兵攻打藕塘关甚紧!

金节   (白)     知道了。

(报子下。)

金节   (白)     金兵攻打甚紧,这便如何是好!哎呀这……

牛皋   (白)     啊,总镇!俺在这里吃酒,你在一旁这么唧唧咕咕,成什么待客的样儿呀?

金节   (白)     将军哪里知道,只因番兵攻打藕塘关甚紧!

牛皋   (白)     怎么讲?

金节   (白)     攻打藕塘关甚紧!

牛皋   (白)     好哇,既有此事,你何不早言。

             三军的!

众兵士  (同白)    有。

牛皋   (白)     速将美酒斟上,吃足了杀退这些番兵去者!

     (西皮散板)  自古将军酒斗量,

             十分酒量十分强。

             琼浆玉液千杯畅,

     (白)     斟上!

     (西皮散板)  要杀那番兵将七零八落方称心肠。

     (白)     吃了半坛还有半坛。

             三军的!

众兵士  (同白)    有。

牛皋   (白)     带到两军阵前,少时咱要饮它。带马,杀呀!

(金节拦牛皋不住。牛皋醉吐。)

牛皋   (白)     唔……

(牛皋踉跄下。)

金节   (白)     看牛皋吃得这样大醉,竟往阵前杀敌去了,倘若有失,那还了得!

             左右,阵前去者!

众兵士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金兵、魔利支同上。)

魔利支  (白)     呔!劝你们及早开城投降便罢,如若不然,杀进城去,鸡犬不留!

牛皋   (内白)    开城,杀!

(四宋兵引牛皋同上,牛皋醉吐。)

牛皋   (白)     唔……

魔利支  (白)     啊!你这南蛮,吃得这样大醉,还敢出阵,难道你就不怕死么?

牛皋   (白)     哎,三军的!拿酒来,酒来,我还要饮哪,还要饮哪!

魔利支  (白)     咦!这个南蛮,死在眼前,还不知晓,令人好笑哇!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牛皋醉吐。)

牛皋   (白)     招打!

(牛皋以酒坛打魔利支,魔利支躲避,被牛皋一锏打死,牛皋杀散金兵,金兵逃下。金节上。)

金节   (白)     恭喜牛将军,贺喜牛将军!

牛皋   (白)     哎!咱幸亏吃了这半坛酒,我若是吃你一坛哪,嘿嘿,我就把那些番寇杀得干干净净了。

金节   (白)     将军乃神力也!

牛皋   (白)     总镇夸奖了!哈哈哈……

             正是:

金节   (念)     自古谈兵休厌诈,

牛皋   (念)     借酒装颠我杀了他。

金节、

牛皋   (同笑)    哈哈哈……

(牛皋、金节同下。兵士随下。)

【第七场】

(戚赛玉上。)

戚赛玉  (西皮慢板)  遭不幸幼年间双亲丧命,

             上无兄下无弟孤苦伶仃。

             恨只恨那金邦兴兵犯境,

             女儿家难报国忧闷在心。

     (京白)    我,戚赛玉。自幼父母双亡,依靠姐姐抚养成人。多蒙姐丈延师教授,文则读得诗史经书,武则习得刀枪剑戟。可恨金兵围困藕塘关,想我既有全身武艺,就该为国出力报效才是,怎奈我是个女孩儿家,不能披甲临阵。思想起来,好不烦闷人也!

(金夫人上。)

金夫人  (西皮摇板)  迈步且把二堂进,

             见了贤妹说分明。

戚赛玉  (京白)    姐姐来啦,坐着。

金夫人  (白)     贤妹请坐!

戚赛玉  (京白)    咳!

金夫人  (白)     贤妹,今日为何长叹?

戚赛玉  (京白)    姐姐有所不知,可恨金兵围困藕塘关,小妹有心出关杀敌,又恐姐丈不允,为此心中烦闷哪!

金夫人  (白)     女孩儿家,有此胆量,令人可敬。等你姐丈回来,对他说明,也就是了。

戚赛玉  (京白)    全仗姐姐。

金节   (内白)    回府。

(金节上,家院随上。)

金节   (西皮摇板)  适才敌楼观罢阵,

             牛皋英勇果超群。

金夫人  (白)     老爷!

戚赛玉  (京白)    姐丈!

金节   (笑)     哈哈……

金夫人  (白)     老爷为何发笑?

金节   (白)     夫人有所不知,下官出城迎接岳元帅,未曾接来,倒接来一个莽撞的先行。

金夫人  (白)     什么莽撞的先行?

金节   (白)     此人姓牛名皋,生得黑面乌须,进得关来吃得大醉,谁知番寇前来讨战,牛将军带醉出兵,那番寇哪把这酒醉英雄放在心上,他乘其不备,一锏打在番寇的头上,当时削其首级。牛将军立功了!

金夫人  (白)     可算得是一员虎将!

戚赛玉  (京白)    真是一员虎将啊!

金节   (白)     不错,真乃虎将也。

             啊夫人,下官有意将姨妹终身许配那牛皋……

(戚赛玉羞下。)

金节   (白)     哈哈……夫人,你意下如何?

金夫人  (白)     但不知那牛将军可曾娶过妻室无有?

金节   (白)     也曾问过,他尚未娶妻。

金夫人  (白)     噢。就依老爷。

金节   (白)     来。

家院   (白)     有。

金节   (白)     取过本镇的红衣新帽过来。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取衣帽上。)

金节   (白)     命你将这红衣新帽,送至牛将军馆驿,就说本镇请他喝喜酒。快去!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

金节   (白)     夫人,将此事说与姨妹知道,准备前后堂悬灯结彩。夫人打扫洞房,等候牛将军到来,与他二人成亲便了。

金夫人  (白)     就依老爷。

(家院上。)

家院   (白)     牛将军到。

金节   (白)     快快有请。

家院   (白)     有请。

(吹打。牛皋上,看。)

金节   (白)     啊,牛将军!

牛皋   (白)     总镇。

(金节、牛皋同进入座。)

牛皋   (白)     啊,总镇,适才贵府派来差人,与咱牛皋送来红衣新帽,言道叫咱穿戴前来,总镇要请我吃喜酒,及至贵府,又见这样悬灯结彩,花烛辉煌。哎呀,不知总镇要与何人完婚?咱牛皋来得慌速,贺礼也未曾备得,我改日再补也就是了。

金节   (白)     牛将军哪里知道,只因下官有一姨妹,年方一十八岁,聪明过人,况文武兼全,我有意将她终身许配牛将军,以侍箕帚,料无推却!

牛皋   (白)     哎呀,总镇哪!

金节   (白)     将军。

牛皋   (白)     你要与咱牛皋完婚哪?

金节   (白)     啊,正是。

牛皋   (白)     哎,总镇!你身为武将,怎么忘了军中的号令!

金节   (白)     什么?

牛皋   (白)     岂不知军中有令:“临阵招亲者斩。”这一条难道你就忘了吗?今日之事咱牛皋实实不敢从命。

     (京白)    嘿嘿,您另请高明!

金节   (白)     牛将军不必如此,此事皆有本镇一力承当。

牛皋   (白)     哎,如何使得!

金节   (白)     今乃良辰,就在此完成花烛。

             来,动乐!

牛皋   (白)     这如何使得,使不得,使不得!

(牛皋跑下。报子上。)

报子   (白)     岳元帅到!

(金节向金夫人。)

金节   (白)     回避了,回避了!

             转至大堂迎接,快快有请。

(金夫人下。岳飞、汤怀、杨虎、余化龙同上。)

金节   (白)     元帅。

岳飞   (白)     总镇。

金节   (白)     不知元帅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岳飞   (白)     岂敢。啊,总镇,本帅命牛皋前来援救藕塘关,不知他是怎样杀退番兵?

金节   (白)     牛将军进得关来,吃得大醉,谁知番寇前来讨战,牛将军带酒出兵,那番寇哪把这酒醉英雄放在心上,他乘其不备,一锏打在番寇的头上,当时削其首级。牛将军立功了!

岳飞   (白)     哦,立功了!哈哈……

(岳飞看。)

岳飞   (白)     啊总镇,为何这样悬灯结彩?

金节   (白)     元帅有所不知,下官有一姨妹,年方一十八岁,聪明过人,况文武兼全,我有意将她终身许配牛将军。牛将军言道:“临阵招亲者斩。”故而他跑回馆驿去了。望元帅作主。

岳飞   (白)     此乃军中一段佳话,有何不可。总镇暂且回避,此事有本帅作主。

金节   (白)     多谢元帅。

             哈哈哈!这就好了。

(金节下。)

岳飞   (白)     汤将军!

汤怀   (白)     在。

岳飞   (白)     去唤牛皋前来!

汤怀   (白)     遵命。

(汤怀下。)

岳飞   (白)     二位将军,本帅有意成全牛皋完成花烛,二位将军意下如何?

杨虎、

余化龙  (同白)    就依元帅。

(汤怀拉牛皋同上。)

汤怀   (白)     元帅唤你。

牛皋   (白)     元帅唤我,等我换了衣服去见元帅。

汤怀   (白)     来不及了。

牛皋   (白)     这如何见得元帅?

汤怀   (白)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牛皋   (白)     哎呀,如何见得,如何见得元帅?

汤怀   (白)     你进去吧!

牛皋   (白)     牛皋参见元帅!

岳飞   (白)     将军少礼。

牛皋   (白)     谢元帅。

岳飞   (白)     恭喜牛将军,贺喜牛将军。

牛皋   (白)     启禀元帅:末将奉命援救藕塘关,不损一兵,不折一将,打死金邦元帅,打败了番兵,此乃是元帅之喜,非咱之喜,非咱之喜呀!

岳飞   (白)     将军杀退番兵,固然是一喜。这另外还有一喜。

牛皋   (白)     我无有什么喜呀?

岳飞   (白)     嘿嘿,你不必隐瞒了,适才金总镇对我言过,他有一姨妹,年方一十八岁,聪明过人,况且文武兼全,与你完婚,你怎么跑回馆驿去了呢?

牛皋   (白)     啊,元帅,你身为众军的元帅,你怎么知法犯法呢?

岳飞   (白)     怎见得本帅我知法犯法呢?

牛皋   (白)     这军中有令:“临阵招亲者斩。”啊,这一条难道你就忘了么?弟在此完婚,你岂不是引诱我走入那邪途了!

岳飞   (白)     诶,临阵招亲,军令当斩;如今贤弟立功,贼兵已退,此事么……

牛皋   (白)     怎么样?

岳飞   (白)     哈哈哈!有本帅作主,料然无事。

牛皋   (白)     哎。小弟我不敢哪!

岳飞   (白)     不要推辞。

             众位将军!

汤怀、
杨虎、

余化龙  (同白)    元帅。

岳飞   (白)     拉拉扯扯前去拜见堂。

(众人同下。)

【第八场】

(金节上。)

金节   (念)     辕门爆竹响,喜事到藕塘。

汤怀   (内白)    元帅到。

金节   (白)     有请。

(吹打。岳飞、牛皋、汤怀、余化龙同上。)

岳飞   (白)     汤将军赞礼上来!

汤怀   (白)     是。

     (念)     鼓乐声声响,红颜巧梳妆。将军翻下马,卸甲作新郎。

(吹打。金夫人、丫鬟搀戚赛玉同上。)

汤怀   (白)     一拜天地,二拜元帅,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金节   (白)     啊,元帅请到后堂吃杯喜酒。

岳飞   (白)     慢来,慢来!待本帅亲送牛将军去到洞房,少时再来。

金节   (白)     好好好。

牛皋   (白)     哎,元帅,你要送我到哪里去呀?

岳飞   (白)     我送你去到洞房去呀!

牛皋   (白)     哦,你送我到洞房?哎呀元帅!这洞房的事儿么,小弟我是不惯的,我是不去的呀!

岳飞   (白)     哈哈哈!

             众位将军,拉拉扯扯送入洞房!

众将   (同白)    牛将军走啊!

牛皋   (白)     哎,不要拉拉扯扯的!

(金夫人、丫鬟搀戚赛玉同下。众将推牛皋下。金节、岳飞、汤怀、众人同下。)

【第九场】

(西皮小开门牌。丫鬟上,铺床,摆酒,金夫人搀戚赛玉同上,扶之入座。金夫人、丫鬟同下。)

众将   (内同白)   走哇!

(众将推牛皋同上)

众将   (白)     进去。

汤怀   (白)     来此已是洞房,牛将军请进,我们少陪了!

(牛皋拉汤怀。)

牛皋   (白)     嗳,汤将军,你不要走!

汤怀   (白)     我怎么不要走哇?

牛皋   (白)     我们一同进去呀!

汤怀   (白)     哎,我不能进去呀!

牛皋   (白)     无妨事,我们一同进去,一同进去。

(牛皋拉汤怀。汤怀推开牛皋。)

汤怀   (白)     诶,你要小心伺候呀!

牛皋   (白)     你走去吧!

众将   (同笑)    哈哈哈……

(众将同下。牛皋进入。)

戚赛玉  (京白)    将军请。

(牛皋学戚赛玉。)

牛皋   (白)     将军请。

(牛皋恢复本音。)

牛皋   (白)     哦,小姐请!啊,小姐,你为何住在姐丈家中?

戚赛玉  (京白)    将军有所不知,我自幼父母双亡,依靠姐姐抚养成人。多蒙姐丈延师教授,文则读得诗史经书,武则习得刀枪剑戟。可恨金兵围困藕塘关,想我既有全身武艺,就该为国出力报效的才是,怎奈我是个女孩儿家,不能披甲临阵,不想得配将军……

牛皋   (白)     岂敢岂敢。

戚赛玉  (京白)    今后当与将军一同报国也!

     (西皮摇板)  不幸幼年父母丧,

             依靠姐姐度时光。

             习就武艺韬略广,

             愿助将军保家邦。

牛皋   (白)     听小姐之言,一定是武艺高强的了。

戚赛玉  (京白)    岂敢岂敢。

牛皋   (白)     好,看这洞房之中倒也宽敞,我有意陪伴小姐比拳一回,也好瞻仰瞻仰。

戚赛玉  (京白)    承蒙将军不弃,那我可就献丑了。

牛皋   (白)     好,小姐请哪!哈哈哈!

戚赛玉  (京白)    将军请。

牛皋   (西皮散板)  今夜晚洞房中比拳来戏,

(牛皋、戚赛玉同比拳。戚赛玉被牛皋打着。)

戚赛玉  (京白)    哎!

牛皋   (白)     我失手啦!

戚赛玉  (京白)    再来,再来!

牛皋   (白)     好,再来,再来!

戚赛玉  (京白)    哈哈,这回,你可不如我啦吧!

牛皋   (白)     不成,还得来,还得来!

(牛皋、戚赛玉同打,戚赛玉推牛皋,牛皋几乎跌倒。)

牛皋   (白)     噢嘿!呀!

     (西皮散板)  险些儿翱翔凤把虎来骑!

戚赛玉  (京白)    啊,将军,你我比剑一回如何哪?

牛皋   (白)     不用比了。小姐武艺变幻莫测,咱牛皋实实的敬服。来日征讨金邦的时节,多了一条膀臂,小姐真是吾的贤内助!

戚赛玉  (京白)    将军夸奖啦!

牛皋   (白)     想这洞房之夕,理当尽兴欢乐,待我与小姐畅饮几杯,以庆这小登科之乐!

戚赛玉  (京白)    将军请。

牛皋   (白)     好,小姐请啊!

     (西皮流水板) 如跃如飞如凤影,

             若隐若现若流星。

             洞房之中把酒饮,

             登科之喜乐吟吟。

             牛郎如梦我就方才醒,

戚赛玉  (西皮流水板) 将军出言过奉承。

             雕虫小技何足论,

             文韬武略并无能。

             努力再求兵法进,

牛皋   (白)     请。

     (西皮流水板) 功夫一到自然成。

     (西皮摇板)  今宵且把香醪饮,

             几杯聊敬美人的心。

     (白)     啊小姐,看天时不早,我们安歇了吧!

戚赛玉  (京白)    慢着。我有一言将军听了!

牛皋   (白)     快快请讲!

戚赛玉  (西皮流水板) 良缘得配非偶然,

             尊声将军听我言:

             昔日有个苏小妹,

             三难新郎佳话传。

             今夜洞房效才女,

             请君题诗把对联。

牛皋   (白)     听小姐之言,敢是要叫咱吟诗对对吗?

戚赛玉  (京白)    正是。

牛皋   (白)     嘿嘿,我不认识字。

戚赛玉  (京白)    那我可就少陪了!

牛皋   (白)     嘿,别介别介!小姐,坐下坐下。哎,只是不要难为咱牛皋啊!

戚赛玉  (京白)    那是自然。

牛皋   (白)     好,出题,出题。

戚赛玉  (京白)    等会儿,我想想。

             海棠。

牛皋   (白)     什么?

戚赛玉  (京白)    海棠。

牛皋   (白)     海棠,海棠。

(牛皋想。)

牛皋   (白)     哎呀这个海棠,我对什么哪!海,海棠!哎……

             我对山药。

戚赛玉  (京白)    海棠花。

牛皋   (白)     我对山药蛋。

戚赛玉  (京白)    哎呀妙哇!辞虽不雅,字却工整。好好好!

牛皋   (白)     既是好,就同入罗帏。

戚赛玉  (京白)    别忙。

牛皋   (白)     怎么?

戚赛玉  (京白)    我还有哪!

牛皋   (白)     还有?好,出题,出题。

戚赛玉  (京白)    金环。

牛皋   (白)     金环?

戚赛玉  (京白)    金环。

牛皋   (白)     金环,金环我对宝剑。

戚赛玉  (京白)    一对金环。

牛皋   (白)     三尺宝剑。

戚赛玉  (京白)    红粉佳人。

牛皋   (白)     我对黑脸大汉。

戚赛玉  (京白)    红粉佳人耳坠一对金环。

牛皋   (白)     我黑脸大汉腰悬三尺宝剑。

戚赛玉  (京白)    哎呀妙哇!不料将军对答如流,妙趣横生,真真令人钦佩。

牛皋   (白)     夸奖了。哈哈哈!

             天色不早,安歇了吧!

戚赛玉  (京白)    将军请。

牛皋   (白)     请啊。

戚赛玉  (西皮散板)  英雄儿女婚姻定,

牛皋   (西皮散板)  今宵好似鸳鸯戏水其乐融融。

(牛皋、戚赛玉同下。)
(完)


浏览次数:3631 ┊ 字数:8720 ┊ 最后更新:2005年06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