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红娘》

主要角色
红娘:旦
张珙:小生
崔莺莺:旦
崔夫人:老旦
法本:生
法聪:丑
惠明:净
孙飞虎:净
杜确:生
琴童:丑
中军:老生

《红娘》荀慧生饰红娘
《红娘》荀慧生饰红娘
情节
唐,贞元年间,西洛书生张珙进京应试,在河中府普救寺邂逅崔相国的女儿崔莺莺,二人一见倾心。张珙乃搬入寺内,居住西厢之侧,以期俟机与崔莺莺相近。河中叛将孙飞虎,知崔莺莺貌美,兵围普救寺,欲掠之。崔夫人于危急中誓言:“有人能退去贼兵,愿倒赔妆奁,将莺莺之为妻。”张珙有挚友白马将军杜确,统兵镇守蒲关,乃修书一封,命寺僧惠明下书往邀杜确前来解围。杜确剿灭孙飞虎之后,张珙本思与崔莺莺结成夫妇,岂知崔夫人嫌其为白衣秀士,悔却前言,借词推托。张珙与崔莺莺两心怏怏,红娘乃往来传书递柬,先使二人在花园相会,继之更促成二人婚事,共度佳期。事为崔夫人闻知,怒笞红娘。红娘据理申辩,并责崔夫人出尔反尔之过,终使崔夫人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依红娘之见,准张珙与崔莺莺结亲,但须张珙赴试高中之后,始允成礼。张珙遂离河中,取路入都。至此,张珙与崔莺莺之事,告一段落。

注释
《西厢记》为家喻户晓的名著,近世以来,《佳期》、《拷红》等折,还活跃在南、北昆曲舞台上。曲艺节目中,也有不少演唱西厢故事者。我(荀慧生)在《西厢记》中,最喜爱红娘。这个人物善良、正直,爽朗、热情,反抗性也很强烈。崔、张的结合,借助于红娘之力不小。昆曲《拷红》一折,即是重点强调红娘这一人物,歌颂她的勇敢、沉着和机智。
京剧早年本无演《西厢》故事的剧目,我为弥补这一缺陷,乃着手创编。因我最喜红娘其人,遂参照王本《西厢》和昆曲《拷红》编写成《红娘》一剧,以张生、莺莺情事为纲,以红娘一角为主,歌颂这一见义勇为、成人之美的青年女性。剧本于一九三六年编成,同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北京首次演出。我自饰红娘,何佩华饰崔莺莺,高维廉饰张君瑞,何盛清饰崔夫人,张春彦饰白马将军。演出后,深得好评。此后数十年,率演不衰。其后又根据演出心得、体会,对于剧情和唱、做,随时加工改进。尤其解放后,重新加以整理,使主题更为突出。此剧唱腔和表演身段,我皆有独特创造:如《琴心》一场的“反汉调”,《佳期》一场的“反四平”,以及《逾墙》一场红娘手持棋盘引入张生的身段等等,都不见于其他戏中。这些创造,因密切结合人物性格,久已脍炙人口。

根据《荀慧生演出剧本选集》第二集整理

录入:Jasmine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4.2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惊艳】

张珙   (内白)    马来!

(张珙骑马上。)

张珙   (西皮散板)  红花绿叶驻吟鞭,

             正是春风二月天。

             一片闲情临寺院,

(张珙看。)

张珙   (白)     普救寺。

(张珙下马。)

张珙   (西皮散板)  殿宇巍峨实壮观。

法聪   (内白)    啊哈!

(法聪上。)

法聪   (念)     出家在家俱一般,出家还比在家难。

     (白)     先生从何处来?

张珙   (白)     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西洛人氏,上京应举,路经此处。闻上刹清幽,特来瞻仰。

法聪   (白)     原来是一位举子。请到方丈。

张珙   (白)     请!

法聪   (白)     有请师傅!

(法本上。)

法本   (念)     出家尘不染,我佛法无边。

     (白)     何事?

法聪   (白)     今有西洛张秀才来此瞻仰,报与师傅知道。

法本   (白)     啊,张秀才,现在哪里?

法聪   (白)     现在方丈。

法本   (白)     待我看来。

(法本进门。)

法本   (白)     原来是张先生,请坐!

张珙   (白)     有座!

法本   (白)     老僧去岁云游西洛,曾与先生见过一面。不期在此相遇。请问先生因何到此?

张珙   (白)     今当开科取士之期,小生进京应举。只因我有一好友,名唤杜确,人称白马将军,与小生同郡同学,结为八拜之交,如今他已弃文就武,统领十万大军镇守蒲关,小生意欲顺道前往探望一番,路经此处,特来上刹瞻仰,不想与长老幸会。但不知长老因何至此?

法本   (白)     老僧幼蒙崔相国剃度,因而在这普救寺内当了住持。这是我徒儿法聪,见过先生。

法聪   (白)     阿弥陀佛!

张珙   (白)     还礼了。

             啊长老,烦劳指引,容小生瞻仰一回。

法本   (白)     恕不奉陪。

             法聪,你领着张先生去吧。只是那西厢左右,休要前去!

法聪   (白)     是。

张珙   (白)     长老请便!

(法本下。)

法聪   (白)     张先生,我们先到花园去看看。

(法聪、张珙同走圆场。)

张珙   (白)     小和尚,你师傅言道:西厢左右不要前去。是何缘故?

法聪   (白)     您不知道,那西厢住着崔老夫人带着莺莺小姐,在这儿替老相国办佛事。小姐长得真是天仙一般!甭说小姐长得好看,就是小姐身旁的丫鬟红娘,嘿,长的也好看极啦!您要不信我带您看看去。

(张珙笑,走圆场。)

崔夫人  (内白)    红娘,搀扶小姐到庭院散心去吧!

红娘   (内白)    是啦。

             小姐,随我来!

(红娘、崔莺莺同上。)

法聪   (白)     快走,小姐来啦,咱们赶快走吧!

红娘   (西皮散板)  春色撩人自消遣,

             深闺喜得片时闲。

             香尘芳径过庭院,

             呖呖鹦鹉巧笑言。

崔莺莺  (西皮散板)  落花流水愁无限,

             羞对鹦鹉把心事传。

(张珙偷看,法聪阻拦。)

红娘   (白)     小姐!您看这鹦鹉巧笑能言,倒也有趣。

(崔莺莺摇头不语。)

红娘   (白)     小姐,您不愿在此停留,我们何不去到百花亭看花呢!

(崔莺莺点头,走圆场。)

红娘   (白)     来此已是百花亭。你我作何消遣?

崔莺莺  (白)     红娘,你看这是什么花?

红娘   (白)     这是蝶恋花!

崔莺莺  (白)     你与我折一枝来。

红娘   (白)     是啦。

(红娘折花。)

红娘   (白)     小姐,此花可香么?

崔莺莺  (白)     倒有些香味。

红娘   (白)     小姐您看,方才折了一枝蝶恋花,就引得许多蝴蝶飞来。

崔莺莺  (白)     红娘,你与我扑蝶去!

红娘   (白)     是,待我扑蝶。

(红娘扑蝶,张珙看崔莺莺,法聪阻拦。崔莺莺忽然发现张珙看,露出羞容。红娘看张珙、崔莺莺。)

崔莺莺  (白)     红娘,不要扑蝶了。老夫人还命你去至方丈那里,问长老追荐日期。

红娘   (白)     是啦。小姐您先回去,我去问长老。

崔莺莺  (白)     早去早回!

(崔莺莺下。)

红娘   (白)     我就回来。

(红娘走,张珙、法聪随后。)

红娘   (白)     正是:

     (念)     红娘红娘,作事停当;离了花园,来到方丈。

     (白)     有请长老!

(法本上。)

法本   (白)     红娘姐,到此何事?

红娘   (白)     老夫人言道:老相国灵柩停在寺内,问个日期,好与老相国作佛事。

法本   (白)     斋供、道场,老僧俱已备齐。今乃二月十五日,释迦牟尼佛受供之日。就请老夫人、小姐前来拈香。

红娘   (白)     就是今日?

法本   (白)     就是今日。

红娘   (白)     好、好,待我去禀告老夫人知道。

法本   (白)     去吧!

(法本下。)

张珙   (白)     小娘子请转!小生拜揖!

红娘   (白)     还礼。

张珙   (白)     小娘子莫非是莺莺小姐贴身的侍女红娘么?

红娘   (白)     我便是红娘。何劳你多问!

张珙   (白)     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本贯西洛人氏,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建生……

红娘   (白)     谁问你来着?

张珙   (白)     小生还未曾娶妻哟!

红娘   (白)     唗!

     (西皮快板)  你枉读诗书习经典,

             岂不知非礼勿能言!

             崔家门第非等闲,

             老夫人治家最谨严。

             素无瓜葛非亲眷,

             你娶妻之事有何干?

             今日幸遇红娘面,

             不然你性命就难保全!

(红娘下。)

张珙   (白)     小和尚,适才骂我的可是红娘,前面走的可是莺莺小姐么?

法聪   (白)     正是莺莺小姐。

张珙   (白)     妙哇!

     (西皮散板)  千般袅娜万般艳,

             步步频将心事传。

             若能与她成美眷,

             胜似瑶池作神仙。

     (白)     哎呀,且住!适才遇见莺莺小姐,使小生顿生爱慕之意。我不免搬到这寺内,靠近西厢耳房居住。若有机会,得与小姐亲近也未可知。不免请出长老商议。

             有请长老!

(法本上。)

法本   (白)     先生何事?

张珙   (白)     只因旅店繁杂,难以温习经史,欲借宝刹靠近西厢那间耳房居住,多付房金,料无推辞?

法本   (白)     先生有所不知,只因这西厢乃是崔老夫人与莺莺小姐的所在,若留外人在此,恐有不便!

张珙   (白)     她们住在西厢院内,小生住在院外,粉墙隔断,各不相搅。小生先付房金,然后住房。

(张珙掏银,法本接银沉思,笑。)

法本   (白)     这话说得倒也不错。房金我就收下了。

张珙   (白)     理当收下。

法本   (白)     徒儿,去至店中将张先生的行李搬来,快去!

法聪   (白)     是!

(法聪下。张珙背供。)

张珙   (白)     哎呀!房子是有了,怎样得与莺莺小姐相见呢?二月十五日,啊有了。

             长老,小生还有一事相求。

法本   (白)     何事?

张珙   (白)     只因小生亡母尚未追荐。适才长老言道,今乃佛爷受供之日。小生意欲备钱五贯,求长老带一份斋供,届时一同追荐如何?

法本   (白)     这有何难?到时随老僧一同前往就是。

张珙   (白)     如此多谢了。请!

法本   (白)     请!

(张珙、法本同下。)

【第二场:许婚】

(崔莺莺上。)

崔莺莺  (西皮散板)  母女孀孤甚凋零,

             道场追荐存孝心。

     (白)     奴家崔莺莺。爹爹崔珏,不幸亡故。与母扶柩归葬,因道路不靖,将灵柩暂停河中府普救寺内。母亲命红娘去问长老追荐之事,天到这般时候,还不见红娘到来。

(红娘上。)

红娘   (念)     忙将稀奇事,报与小姐知。

     (白)     叩见小姐!

崔莺莺  (白)     命你问长老追荐我父日期如何?

红娘   (白)     今乃二月十五日,佛爷受供之期,长老请夫人、小姐一同拈香!

崔莺莺  (白)     哎,爹爹呀!

(崔莺莺哭。)

红娘   (白)     小姐您这一哭,我倒想起一件可笑的事情来!

崔莺莺  (白)     什么可笑之事?

红娘   (白)     咱们在庭院扑蝶散心的时候,遇见的那位书生,也在长老那里。我出来的时候,他对我深深作了一个揖,真眉瞪眼地说道:“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本贯西洛人氏,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建生……”

崔莺莺  (白)     谁叫你去问他来?

红娘   (白)     我没有问他。他还说哪:“小生还未曾娶妻哟!”

(崔莺莺笑。)

红娘   (白)     小姐您看可笑吗?

(崔莺莺笑,沉思。)

崔莺莺  (白)     啊,这些言语,你可曾禀告老夫人知道?

红娘   (白)     这些话我都没告诉老夫人。待我告诉去!

(红娘欲行。)

崔莺莺  (白)     转来!你不曾禀告也就罢了。

红娘   (白)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崔夫人上。)

崔夫人  (念)     夫君遭不幸,寺内暂安身。

崔莺莺  (白)     母亲!

红娘   (白)     老夫人!

崔夫人  (白)     一旁坐下。啊女儿,适才红娘报道:今日乃追荐你亡父之期,长老已在佛殿诵经,速随为娘前去。

崔莺莺  (白)     女儿遵命。

(崔夫人、崔莺莺、红娘同走圆场。场设灵位。)

崔夫人  (白)     哎,相国呀!

     (西皮散板)  当年骨肉聚天伦,

             撒手一去永离分。

             母女相依太孤零,

             暮年弱质靠何人!

(崔莺莺、红娘同跪,同哭泣。法本引张珙同上。)

法本   (白)     少时老夫人问起,你只道与老僧是亲戚。

张珙   (白)     什么亲戚?

法本   (白)     你就说是我娘家内侄。

张珙   (白)     嗳!

(法本引张珙同进。)

崔夫人  (白)     长老,此乃何人?

张珙   (白)     小生张君瑞,在此追荐亡母,望崔老夫人莫怪。

崔夫人  (白)     此乃人子一片孝心,何“怪”之有?你只管追荐令堂去吧!

张珙   (白)     且慢!小生备有祭礼,祭奠老相国。

崔夫人  (白)     你我素昧平生,那就不敢当了。

张珙   (白)     当得的,当得的!

红娘   (白)     小姐你看,这就是那个书呆子。

(张珙叩拜。)

崔夫人  (白)     恕老身不能答礼。

(内起鼓声。)

法聪   (内白)    报!

(法聪上。)

法聪   (白)     启禀老夫人、老师父:大事不好啦!

法本、

崔夫人  (同白)    何事惊慌?

法聪   (白)     今有孙飞虎统领五千人马,攻进河中府,兵围普救寺,要抢莺莺小姐作为压寨夫人。

崔夫人  (白)     哎呀,有这等事!快快紧闭山门,小心防守!

(内起鼓声。众人同惊慌失色。)

法聪   (白)     老夫人,快快想个妙策!不然我们全寺的和尚就都活不了啦!

崔夫人  (白)     这个……

崔莺莺  (白)     母亲哪!乱兵如此猖狂,不如将孩儿献出,既可保得一家老小,全寺僧众,也可平安无事的了哇!

(崔莺莺哭。)

崔夫人  (白)     女儿不可如此糊涂!想我崔家,从无“再婚”之女。若是将你献出,岂不辱没了崔家门庭!

崔莺莺  (白)     待女儿碰死了吧!

红娘   (白)     哎呀,老夫人哪!小姐既不能从贼,又无退兵之计,倘若孙飞虎杀进寺来,难道说我们就束手被擒不成吗?

崔夫人  (白)     也罢!

             两厢众人听者:若有人能退得贼兵,老身愿倒赔妆奁,将小女莺莺许配与他为妻,愿者答话。

(众人同惊。张珙拉住崔夫人。)

张珙   (白)     啊,老夫人,可是实言?

崔夫人  (白)     什么实言哪?

张珙   (白)     你方才言道:有人退得贼兵,便将莺莺小姐许他为妻,可是实言?

崔夫人  (白)     哪个哄你不成!

张珙   (白)     如此岳母请上,受小婿大礼参拜!

红娘   (白)     他真急呀!

崔夫人  (白)     岂有此理!你乃懦弱书生,有何本领?

张珙   (白)     喏喏喏,小生自有退兵之计。

红娘   (白)     你不要这么文绉绉的,有什么退兵之计,你快快说吧!

张珙   (白)     就请长老对贼首言讲夫人钧命:小姐孝服在身,请他暂退一箭之地,待等三日功德圆满,拜别相国灵柩,改换礼服送去成亲。这不是退兵之计吗?

红娘   (白)     哦,这就是你的退兵之计呀?我看你真有点儿泄气!

张珙   (白)     什么泄气?我还有下文呢!

红娘   (白)     你不要这么文绉绉的,有什么话你就痛痛快快地说!

张珙   (白)     小生有一好友,名唤杜确,人称白马将军,现统十万大军镇守蒲关。与小生有八拜之交。小生修书前去,必能退得贼兵。这不是退兵之计么?

红娘   (白)     噢!你有一好友,人称白马将军,他若来了就能退兵?

张珙   (白)     正是。

红娘   (白)     此计甚好。就请先生您赶快修书!

张珙   (白)     待我修书。

(急三枪牌。)

崔夫人  (白)     有劳先生费心。

             儿呀,随为娘来呀!

崔莺莺  (白)     是。

红娘   (白)     老夫人,想不到您得了这么一个好女婿!

崔夫人  (白)     休得胡言!

红娘   (白)     小姐您的造化也不浅哪!

(崔莺莺含羞。崔夫人、崔莺莺、红娘同下。)

张珙   (白)     长老,书已修好,有何人前去下书?

法本   (白)     这个……

法聪   (白)     师傅您忘啦?我师哥惠明心粗胆壮,喜好拳棒,要把他叫出来,他必然愿去。

(张珙暗下。)

法本   (白)     好虽好,只是此事非同小可,我还是喧喊一声,看寺内众僧谁愿自告奋勇前去的好!

             寺中僧众听了:张相公有书信一封下到蒲关,搬请白马将军。谁愿前去,前来答话。

惠明   (内白)    咱,惠明来也!

(惠明上。)

惠明   (白)     哇呀呀!

     (西皮摇板)  生来一副刚烈性,

             胆壮气豪抱不平。

             行匆匆且把禅堂进,

             俺惠明愿作下书人。

法本   (白)     惠明你前来作甚?

惠明   (白)     俺要到蒲关下书。

法本   (白)     你有何本领敢去下书?

惠明   (白)     俺若不去,这普救寺内哪个敢去!

法聪   (白)     门外皆是叛兵,你赤手空拳,如何去得?

惠明   (白)     常言道:一人拼命,万夫难挡。我有戒刀在手,哪怕杀不出一条路来!

法本   (白)     如此一路小心,快去快回!

惠明   (白)     拿过来!

(法本与惠明书信。)

惠明   (白)     俺去也!

法聪   (白)     师哥你可去不得!

惠明   (西皮散板)  辞别师傅蒲关进,

             百里路程日夜行。

(惠明下。法聪拉法本。)

法聪   (白)     师哥,去不得!

(法本甩开。)

法本   (白)     哎,去不得,你拉着他,你拽着我干什么?

法聪   (白)     我拉错啦!

法本   (白)     瞎摸海——大晕头吗!走,跟我念经去吧!

(法本、法聪同下。)

【第三场:悔婚】

(四叛兵引孙飞虎同上。)

孙飞虎  (白)     俺,孙飞虎。那秃驴约定三日献出莺莺小姐。今日期满,不见音信,攻打寺门去者!

四叛兵  (同白)    啊!

(孙飞虎、四叛兵同走圆场。法本上山门。)

孙飞虎  (白)     呔!大胆秃驴!三日期满,快将莺莺献出;如其不然,杀进寺去,寸草不留!

法本   (白)     哎呀且慢!待老僧请崔老夫人寺前答话。

             有请老夫人!

(崔夫人上,上山门。)

崔夫人  (白)     将军千万不要生气。我女儿孝服未满,请再宽限三日吧!

孙飞虎  (白)     唗!三番两次推托,你老爷好不耐烦。速将莺莺献出还则罢了;如其不然,先杀掉你这老家伙!

(崔夫人战抖。)

崔夫人  (白)     这个……

杜确   (内白)    贼子休得猖狂,杜确来也!

(四官兵、中军、惠明引杜确同上。)

杜确   (白)     叛军通名,马前受死!

孙飞虎  (白)     俺乃丁文雅部下镇守河桥大将军孙飞虎在此。你是何人?

杜确   (白)     白马将军杜确,特来取尔首级!

孙飞虎  (白)     你奉何人所差,敢来扰乱你老爷的好事?

杜确   (白)     唗!大胆孙飞虎!身为镇守河桥将,目无法纪,竟敢在此胡为,该当何罪?

孙飞虎  (白)     你掳你的金银,俺抢俺的美人,与你何干?

杜确   (白)     看刀!

孙飞虎  (白)     咳呀!

(开打。惠明助战,杀死孙飞虎。四叛兵同跪。)

四叛兵  (同白)    将军饶命!

杜确   (白)     与尔等无干。

             中军,带了下去。城外扎营!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四官兵押四叛兵同下。张珙暗上,张珙、崔夫人、法本同开山门,出迎。法本、惠明同下。红娘搀崔莺莺同上。)

杜确   (白)     贤弟,受惊了!

张珙   (白)     仁兄,久违了!

崔夫人  (白)     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杜确   (白)     军无法纪,下官有失防守。老夫人受惊了!

崔夫人  (白)     岂敢!

             红娘,搀扶小姐拜谢杜将军。

(红娘领崔莺莺拜见杜确。)

张珙   (白)     小姐受惊了!

红娘   (白)     你哪儿那么些废话!

(张珙笑。红娘、崔莺莺同下。)

崔夫人  (白)     请坐!

张珙、

杜确   (同白)    告坐。

杜确   (白)     贤弟,你我阔别多年,请同往蒲关城中欢畅数日。

张珙   (白)     杜仁兄,小弟本当从命;只因孙飞虎围寺,崔老夫人自出赏格:如有人退得贼兵,愿将小姐许配为妻。待小弟完成花烛,再往蒲关拜谢!

杜确   (白)     如此说来,我倒作了你的大媒了。本应留此吃了两家喜酒,怎奈军务在身,不能久留。改日再来拜贺。

张珙   (白)     恕不久留了。

杜确   (白)     告辞!正是:

     (念)     马离普救敲金镫,人望蒲关唱凯歌。

张珙   (白)     恕不远送了!

(杜确下。)

张珙   (白)     老夫人怎么不提亲事呀?

             啊,老夫人,这春色佳丽,惠风和畅,今日天气甚好。

崔夫人  (白)     今日天气不错。

张珙   (白)     老夫人不曾受惊么?

崔夫人  (白)     啊。不曾受惊。

张珙   (白)     小姐不曾受惊么?

崔夫人  (白)     她也不曾受惊。

张珙   (白)     如其不然,我请白马将军多住几日?

崔夫人  (白)     他乃有公务之人,焉能久留。啊,先生救命之恩,老身焉敢忘却。张先生今日就搬到书院来住,明日叫红娘请先生吃酒。明日你一定要来呀,哈哈哈!

张珙   (白)     老夫人,明日我一定来的。

(崔夫人下。)

张珙   (白)     好了好了,老夫人命我在这书房歇息。我不免好好安睡一宵,明日也好完成花烛。

(张珙走圆场。)

张珙   (白)     来此已是书房,待我进去。哎,好难度的长夜啊!

     (西皮散板)  看明月照着我孤形单影,

             盼佳期盼得我神魂不宁。

             猛听得谯楼上钟鼓声送,

             坐不安睡不稳怎到天明。

(张珙困睡。红娘上。)

红娘   (南梆子)   一封书倒作了婚姻媒证,

             老夫人有严命去请张生。

             日初出春薄寒绿窗人静,

             待红娘在门外咳嗽一声。

(红娘咳嗽。张珙惊醒。)

张珙   (白)     门外何人?

红娘   (白)     是我啊。

张珙   (白)     哎呀,红娘姐到了。

(张珙开门。)

张珙   (白)     请坐!

红娘   (白)     不必坐啦。老夫人命我前来请你。

张珙   (白)     不劳说了,我已明白了。

红娘   (白)     你明白什么?

张珙   (白)     今乃吉日良辰,老夫人命你来请我与小姐完成花烛,你道是与不是?

红娘   (西皮快板)  我红娘将说一声请,

             他就想今日作新人。

             夫人命亚赛将军令,

             又好比君命诏不俟驾行。

             我从来是心硬,

             今日一见也留情!

张珙   (白)     红娘姐不必沉吟,少时见了老夫人,定是这样讲:张先生你来了,与我家莺莺成双成对,饮合欢酒,洞房成亲。红娘姐,你说是也不是?

红娘   (白)     你倒想得很周到!老夫人在等着你哪,快走吧!

张珙   (白)     带路!

     (西皮散板)  老夫人设宴将我请,

             今夜洞房会佳人。

(张珙、红娘同走小圆场。)

红娘   (白)     到啦!

张珙   (白)     前面通禀。

(红娘进门。)

红娘   (白)     有请老夫人!

(崔夫人上。)

崔夫人  (白)     红娘,张先生可曾到来?

红娘   (白)     现在门外。

崔夫人  (白)     说我有请!

红娘   (白)     有请张先生!

张珙   (白)     张君瑞拜见老夫人!

崔夫人  (白)     少礼,请坐。

             红娘扶小姐出堂拜见。

红娘   (白)     遵命。

             我去请我家小姐去。

(红娘下。)

张珙   (白)     告坐。

(张珙坐。)

崔夫人  (白)     前日贼兵作乱,蒙先生大德,救我全家性命。特备酒宴,不成敬意。

张珙   (白)     岂敢!区区之劳,何足挂齿!

崔夫人  (白)     已备酒宴,请先生上坐。

张珙   (白)     这就不敢了。

(红娘扶崔莺莺同上。)

崔莺莺  (念)     迅扫烽烟归净土,

红娘   (念)     双悬日月照华筵。

     (白)     小姐,张先生在那里等候,少时你就是一位新娘子啦!

崔莺莺  (白)     啐!

(崔莺莺羞。)

红娘   (白)     小姐,婚姻乃人生大事,你害什么臊啊?随我进来。

(崔莺莺、红娘同进。)

崔莺莺  (白)     参见母亲!

崔夫人  (白)     儿呀,一旁坐下。

崔莺莺  (白)     是。

崔夫人  (白)     红娘,看酒!

(红娘递酒。)

崔夫人  (白)     请先生满饮此杯。

张珙   (白)     多谢老夫人!

(张珙饮酒。)

崔夫人  (白)     儿呀,你也敬酒一杯。

张珙   (白)     这就不敢!

(崔莺莺敬酒。)

崔夫人  (白)     儿呀,从今以后,你二人要“兄妹”相称,来来来,拜见你张家哥哥。

(崔莺莺、张珙、红娘各愣。)

张珙   (白)     哎呀!老夫人,你我既是亲眷,为何这等称呼?

崔夫人  (白)     先生哪里知道,老相国在世之时,已将小女许与老身侄儿郑恒为妻。愿以金帛奉酬,请先生另选名门,各谐秦晋,以为两便。

张珙   (白)     请问老夫人,杜将军若是不来,孙飞虎公然无礼,小姐岂不被贼玷辱?老夫人那时又当如何?

红娘   (白)     这是该问的。

崔夫人  (白)     这个……

张珙   (白)     老夫人有言在先:有人计退贼兵,必将小姐许配。如今贼兵既退,老夫人悔却前言,不讲信义,难道说戏弄我张君瑞不成?

红娘   (白)     有理呀,有理!

崔夫人  (白)     过去之事,不必提了。你醉了,我说你不会吃酒,你果然不会吃酒,一吃就吃醉了。

             红娘,搀扶张先生到书房去吧!

             儿呀,随为娘来呀!

(崔莺莺不走,崔夫人拉崔莺莺同下。)

红娘   (白)     这个老太太,真是老奸巨猾呀!利用完了人家,又想跟人家退亲,还说人家不会吃酒吃醉啦,呱呱呱……就走啦!

(红娘回头。)

红娘   (白)     张先生,你不会吃酒,你吃醉啦!

张珙   (白)     我哪里醉了!红娘姐,你还不知道我的苦楚么?

红娘   (白)     我何尝不知。

张珙   (白)     红娘姐,小生实指望与你家小姐结为秦晋,不料老夫人悔婚。事到如今,你快与我想个主意才好。

红娘   (白)     你是个念书的人,难道没有主意,还跟我们女人家要主意吗?

张珙   (白)     念书,无非是读书、写字啊。

红娘   (白)     你会写字吗?

张珙   (白)     我会写字。

红娘   (白)     你会写字,那不就好办了吗!

张珙   (白)     哦,红娘姐,敢莫是要与我传书递简?

(红娘点头。)

张珙   (白)     既然如此,就请红娘姐随我去至书斋修书。

红娘   (白)     你叫我跟你一块儿到书房修书去吗?

张珙   (白)     是呀!

红娘   (白)     先生,男女有别,你头里走,我随后就到。

张珙   (白)     啊,红娘姐,上天下地,我是绝无二意呀。

红娘   (白)     好,好好,我就是一个直率人,我就同你一块儿到书房写书去,走!

张珙   (白)     气死我也!

(张珙、红娘同走圆场,转至书房。张珙写信。)

张珙   (西皮散板)  离了西厢书斋进,

             老夫人不该悔婚姻。

             一封书信忙写定,

             但愿早日听佳音。

     (白)     书信写好,烦劳红娘姐递与小姐吧!

红娘   (白)     递书倒容易。我问问你:你爱我们小姐不爱呀?

张珙   (白)     当然是爱呀!

红娘   (白)     那你知道我们小姐爱你不爱呀?

张珙   (白)     这个……

红娘   (白)     什么这个、那个的?若是我们小姐不爱你,冒冒失失把这封信送去,岂不教我挨顿打吗?

张珙   (白)     这便怎么处?

红娘   (白)     我也没有法子!

(红娘看琴。)

红娘   (白)     你还会弹琴吗?

张珙   (白)     小生我擅长此音哪!

红娘   (白)     那就更好啦。

张珙   (白)     怎么更好了呢?

红娘   (白)     我们小姐也喜欢琴音。她时常跟我说,昔日司马相如求卓文君时,曾弹一曲,名曰什么凤……

张珙   (白)     “凤求凰”。

红娘   (白)     不错,凤求凰。我们小姐每夜必到花园焚香。今夜我以咳嗽为号,你就弹起琴来,我再看她的颜色行事,再把这封信给她,成与不成可就看你的造化啦!

张珙   (白)     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红娘   (白)     你谢我干吗呀?我又不是媒婆,也不想喝你们那碗冬瓜汤!

张珙   (白)     失言了!

(红娘、张珙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琴心】

(幕启。张珙在上场门坐斜场桌。红娘扶崔莺莺自下场门同上。)

崔莺莺  (念)     花香重迭晚风细,庭院深沉早月明。

     (白)     红娘,焚香已毕,我们回去吧!

红娘   (白)     不,小姐您看:今儿晚上月色够多好哇!您我何妨在此赏月哪!

崔莺莺  (白)     赏月?

(红娘面向张珙咳嗽。)

红娘   (白)     嗯咳!

崔莺莺  (白)     你这是作什么?

红娘   (白)     我咳嗽哪。

(张珙弹琴。)

红娘   (白)     小姐,您看那是什么星?

崔莺莺  (白)     织女星。

红娘   (白)     噢!“织女星”啊!

(崔莺莺听琴声。)

崔莺莺  (白)     啊,红娘,谁在操琴?

红娘   (白)     大概是张生吧!

张珙   (凤求凰琴曲)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张琴代语兮,聊表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崔莺莺  (白)     呀!

     (二黄散板)  猛听得西厢内琴音响亮,

             不由我闺中人心意仿徨。

             分明是效相如知音暗访,

             怎奈我女儿家难作主张。

     (白)     唉!

(崔莺莺弹泪。)

红娘   (反汉调听琴吟)看小姐红晕上粉面,

             红娘心中这才了然。

             只道她守礼无邪念,

             款款的深情流露在眉间。

             脉脉含羞一旁站,

             这样的娇态我见犹怜。

             罢罢罢哪顾得受牵连,

             成全他们的好姻缘。

     (白)     啊,小姐,您听这琴弹得好不好啊?

崔莺莺  (白)     好便好,只是老夫人……唉!

(崔莺莺暗拭泪。)

红娘   (白)     小姐,老夫人怎么样啊?

崔莺莺  (白)     不要多口。红娘我们回去吧!

(崔莺莺下。)

红娘   (白)     你看,也不知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红娘向墙外。)

红娘   (白)     啊,张先生,你明儿个再听我的喜信吧!

(红娘下。)

张珙   (白)     妙啊!听红娘讲话,明日必有佳音,看夜深风寒,不免暂且安歇了吧。正是:

     (念)     若无好赋因风去,岂有仙云入梦来。

(张珙下。)

【第五场:传柬】

(崔莺莺上。)

崔莺莺  (二黄散板)  紫燕单飞甚可怜,

             深闺寂寞又春残。

             含情欲说心中事,

             鹦鹉檐前不敢言。

     (白)     咳!奴家命薄,自幼父母将我终身许与郑恒,虽非心愿,怎奈母命难违。那日花园偶见张生,实指望得配此人,终身有靠;不料母亲悔婚。这且不言,适才长老报道:张生在书斋愁病交加,想是为了母亲悔婚之事。哎!母亲,事到如今,叫女儿何以为人?正是:

     (念)     忧愁无人述,相思只自知。

(红娘上。)

红娘   (白)     小姐!

崔莺莺  (白)     我要梳妆,你往哪里去了?

红娘   (白)     这几天我忙得很哪!

崔莺莺  (白)     你忙些什么?

红娘   (白)     不是为了老夫人请客的事吗?

崔莺莺  (白)     我母亲请客,我怎么不晓得?

红娘   (白)     小姐,您怎么不知道?老夫人把那位客人请到上座,还说:儿呀!你也敬酒一杯。

崔莺莺  (白)     这是怎么讲话?

红娘   (白)     我是学老夫人说话哪。老夫人还说:从今以后,你二人要“兄妹”相称。来来来,拜见你的什么“哥哥”呀!

(崔莺莺一笑。)

红娘   (白)     小姐,您笑啦?您瞧您那个“哥哥”够多么可怜哪。

(崔莺莺不语,低头沉思。)

崔莺莺  (白)     再要顽皮,我便打你。

红娘   (白)     小姐,您可怜可怜哥哥吧!

(红娘跪。)

崔莺莺  (白)     还是顽皮。起来!与我梳妆。

红娘   (白)     来啦!

(红娘起。)

崔莺莺  (白)     什么腔调!

(崔莺莺梳妆。)

崔莺莺  (二黄原板)  崔氏女在深闺一声长叹,

             理容妆开玉镜瘦损朱颜。

             看雾鬓与云鬟青丝犹乱,

(红娘藏书信。崔莺莺未看清。)

崔莺莺  (二黄散板)  见红娘藏简帖神色不安。

     (白)     红娘!

红娘   (白)     有。

崔莺莺  (白)     你手拿何物?

红娘   (白)     您问这个?

(红娘藏起书信。)

红娘   (白)     没有什么。

崔莺莺  (白)     我看见了。

红娘   (白)     您看见啦?给您看!

(红娘递信。)

崔莺莺  (白)     这是哪里来的书信?

红娘   (白)     嘿嘿!不知道。

崔莺莺  (白)     红娘大胆!想我乃闺阁之女,何人大胆敢拿书信戏弄于我?待我禀告老夫人,打死你这小贱人!

(崔莺莺拉红娘。)

红娘   (白)     小姐,这封书信就是张生写的。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您既然不愿意,我去告诉老夫人去。

崔莺莺  (白)     你到老夫人面前,禀告哪一个?

红娘   (白)     我告张生,哪怕打不死那个小奴才。

(崔莺莺无奈。)

崔莺莺  (白)     我饶了你。你也饶了他吧。

红娘   (白)     小姐,他是谁呀,谁是他呀啊?

(红娘用手羞脸。)

崔莺莺  (白)     休得胡言。看笔砚伺候。

红娘   (白)     是。

(红娘暗喜,崔莺莺写信。)

崔莺莺  (白)     写封回信去对他言讲:小姐问候先生,乃“兄妹”之礼,并无别意。再要如此言语,禀告老夫人,连你这小贱人也有性命之忧!快去!

红娘   (白)     小姐,我不去!

崔莺莺  (白)     为何不去?

红娘   (白)     我为你们的事,跑前跑后,我两头不讨好,有我什么?我不去!

崔莺莺  (白)     小贱人,好没分晓!

(崔莺莺将信掷在地上,下。红娘捡信。)

红娘   (四平调)   看小姐作出来许多破绽,

             对红娘偏用着巧语花言。

             本来是千金体大家风范,

             最可怜背人处红泪偷弹。

(红娘边唱边走。)

红娘   (四平调)   盼佳期数不尽黄昏清旦,

             还有个痴情种废寝忘餐。

             非是我愿意去传书递简,

             有情人成眷属不羡神仙。

(红娘叩门,张珙上。)

张珙   (二黄散板)  闷恹恹病沉沉身躯困倦,

             盼红娘不由我两眼望穿。

(张珙开门。)

张珙   (白)     红娘姐来了。我的书信如何?

红娘   (白)     你还提那封书信哪?被我们老夫人看见啦!劝你从今以后息了邪念,再若如此,要打死你这小奴才。

张珙   (白)     不要骂人。

红娘   (白)     不是我骂你,是老太太骂你。

张珙   (白)     红娘姐,你还是给我想个主意才好!

红娘   (白)     我是一点儿主意也没有。

(红娘掷书信。)

张珙   (白)     噫!

(张珙拾信,笑。)

红娘   (白)     你为什么又笑呀!

张珙   (白)     红娘姐,这是小姐作的一首好诗呀!

红娘   (白)     什么好诗?

张珙   (白)     我念与你听!

红娘   (白)     你念给我听听。

张珙   (念)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红娘   (白)     文绉绉地,我一点也不懂。你讲给我听听!

张珙   (白)     小姐骂我是假的。约我今晚月下跳墙在后花园相会。

红娘   (白)     是真的吗?

张珙   (白)     诺,诺,诺,小生乃猜诗谜的行家,焉能猜错?

红娘   (白)     哟!我们小姐,表面上跟我庄庄重重地,骨子里头,那是怎么回事呀?张先生,我们小姐约你今晚跳墙,那么你就去跳吧!

张珙   (白)     好便好,只是小生身体不爽,焉能跳得过去。

红娘   (白)     狗急跳墙,何况人乎?

(红娘下。)

张珙   (白)     好个顽皮的丫头。适才红娘送来小姐的书信,约我花园相会,看天色尚早,真是“度日如年”。正是:

     (念)     安得后羿弓,射此一轮红。

(张珙下。)

【第六场:逾墙】

(崔夫人、崔莺莺同上。)

崔夫人  (二黄散板)  叹夫灵未安葬博陵冢下,

崔莺莺  (二黄散板)  不由我闺中人心绪如麻。

崔夫人  (白)     儿呀!只因你父在世,将我儿许配你表兄郑恒。张生亲事,不能应允。且等你表兄到来,护送你父灵柩归葬。至于欠那张生之情,只要多送金帛也就是了。我儿三年孝满,就与你表兄成亲。

(崔莺莺不语。)

崔夫人  (白)     哼!不听母言,便是不孝。难道我家世代官宦,能招那白衣秀才么?

崔莺莺  (白)     非是女儿不孝,违抗母命。只是孝服在身,这亲事暂且不提。看天色已晚,女儿还要往花园焚香,愿母亲福寿绵长。

崔夫人  (白)     哈哈哈!我儿每晚焚香,真乃一片孝心。

             红娘快来!

(红娘上。)

红娘   (白)     老夫人、小姐!

崔莺莺  (白)     准备香案,随我花园焚香!

红娘   (白)     是。

(崔夫人、崔莺莺、红娘同走圆场。)

崔夫人  (白)     红娘,将花园门关了!

红娘   (白)     是。

(红娘自语。)

红娘   (白)     是时候啦,他们两人定的约会,他怎么还不来呀!

(红娘四顾无人,取香,转身欲归。张珙暗上。)

张珙   (念)     为有西厢月,来寻月下人。

     (白)     看那旁有个人影,待我上前看过。

(张珙用手扶红娘。红娘一惊。)

红娘   (白)     哎哟!可吓死我啦!

张珙   (白)     红娘姐,小生在此。

红娘   (白)     你这个冒失鬼!这是遇见我啦,要是遇着老夫人可怎么好哇?

张珙   (白)     小姐呢?

红娘   (白)     陪老夫人说话哪。

张珙   (白)     如此待我进去。

红娘   (白)     陪着老夫人说话你也敢进去?

张珙   (白)     那我怎么办呢?

红娘   (白)     小姐约你哪儿见哪?

张珙   (白)     约我跳墙。

红娘   (白)     那你就跳去吧!

(张珙对墙踌躇。)

张珙   (白)     哎哟,这样高的墙,跳不过去,如何是好?

红娘   (白)     那你能从狗洞里钻过去吗?

张珙   (白)     嗳!

崔夫人  (白)     红娘快来!

红娘   (白)     老夫人叫我哪,你快给我离开这儿吧!

(红娘推张珙,关门。)

红娘   (白)     小姐,香烛在此。

崔莺莺  (白)     红娘,你怎么去了这么半天?

红娘   (白)     我取了香烛,又关了花园门,怕有人来。

(崔莺莺一惊。)

崔莺莺  (白)     可有人来么?

红娘   (白)     没人。

(张珙跳墙,倒在地上。)

崔夫人  (白)     这是什么响声?

红娘   (白)     待我去看。我看看去。

(红娘见张珙。)

红娘   (白)     噢,又是你!

             老夫人是狗。

崔夫人  (白)     这是怎么讲话!

红娘   (白)     我说那是一只狗。

崔夫人  (白)     待我去看。

红娘   (白)     您可别去,这条狗可厉害着哪!专咬老太太!

崔夫人  (白)     哼!顽皮!你好好服侍小姐,我要安歇去了。

(崔夫人下。)

红娘   (白)     老太太您要睡觉去。您早就该走。

崔莺莺  (白)     红娘,你看明月当空,这星光映在池内,好似棋子一般。取棋盘来,我与你下棋消遣。

红娘   (白)     是。您要下棋,我去给您取棋盘去。

(红娘取棋盘,向张珙。)

张珙   (白)     小姐在哪里?

红娘   (白)     现在太湖石旁。你的好运气来啦,老夫人睡觉去啦。就剩小姐一个人儿啦。小姐要想下棋,我拿棋盘遮着你的身体,引你进去,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令。

     (西皮快板)  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

             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

             放大胆忍气吞声休害怕,

             这件事倒叫我心乱如麻,

             这也算是一段风流佳话,

             听号令且莫要惊动了她。

(张珙随红娘同入,藏山石后。红娘入座。)

红娘   (白)     小姐,棋盘到。

(崔莺莺东张西望,心神不安。)

红娘   (白)     小姐,您为什么东张西望,您有什么心事吧?

崔莺莺  (白)     啊!

(崔莺莺一愣,叹气。)

崔莺莺  (白)     棋我不下了。取香烛过来。

(红娘取香烛。崔莺莺自语。)

崔莺莺  (白)     天到这般时候,不知张生来了无有?哎呀,若被红娘看出,如何是好!

红娘   (白)     香烛到。

崔莺莺  (白)     放下。正是:

     (念)     心间无限伤心事,尽在深深一拜中。

(崔莺莺焚香。)

崔莺莺  (白)     一炷香:愿亡父灵柩早日归葬;二炷香:愿老母福寿康宁;这三炷香——

(崔莺莺默祝。)

红娘   (白)     愿洞房花烛,得配如意郎君。

(红娘推张珙跪。)

张珙   (白)     小生拜揖。

崔莺莺  (白)     啊张——

红娘   (白)     嘁!

崔莺莺  (白)     红娘,他是哪个?

张珙   (白)     小生张珙在此。

崔莺莺  (白)     张君瑞。

红娘   (白)     答应!

张珙   (白)     有。

崔莺莺  (白)     不在书房攻读,夜静更深,到此何为?

红娘   (白)     你从实招来,免动大刑!

崔莺莺  (白)     嗯!

张珙   (白)     啊,小姐,你可记得“待月西厢下”?

(崔莺莺摇手示意。)

崔莺莺  (白)     既为兄妹,敢生别心么?

红娘   (白)     小姐呀!

     (西皮快板)  这兄妹本是夫人话,

             只怨张生一念差。

             说什么待月西厢下,

             乱猜诗谜学偷花。

             果然是色胆比天大,

             夤夜深入闺阁家。

             若打官司当贼拿,

             板子打、夹棍夹、游街示众还带枷。

             姑念无知初犯法,

             看奴的薄面你就饶恕了他。

崔莺莺  (白)     念你讲情,拘了出去!

(崔莺莺欲下。)
红娘、

张珙   (同白)    啊小姐!

(崔莺莺示意张珙。)

崔莺莺  (白)     还不走了出去!

(崔莺莺下。)

张珙   (白)     好端端的一桩美事被你弄坏了。

红娘   (白)     你真正岂有此理!只会欺侮我,见了我们小姐连个大气儿也不敢出。你看今天多好的机会呀,你怎么一点儿勇气都没有啊?

张珙   (白)     咳!

(张珙出门,红娘关门。)

红娘   (白)     我没见过你这样的笨蛋!

(红娘下。)

张珙   (白)     都是我自己性急不好。这便怎么处?唉!等待机会,再作道理。

(张珙下。)

【第七场:佳期】

(法聪、琴童自两边分上,相遇。)

法聪   (白)     琴童,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琴童   (白)     可了不得啦!我家相公的病越来越厉害,吃药也不见效,想走也走不了啦,你说这可怎么办哪?

法聪   (白)     是呀!

琴童   (白)     你赶紧给他请个大夫看看,别叫他病的这么怪难受的。

法聪   (白)     你们相公的病,吃药哪儿好的了哇?

琴童   (白)     照你这么一说,就看着他死呀!你怎么见死都不救哇?

法聪   (白)     要想治好你们相公的病,除非是跟崔小姐马上成亲。

琴童   (白)     嘿!那敢情好啦。走走,咱们去找小姐去!

法聪   (白)     你得了吧!老夫人的家法是厉害的,咱们两人一说一走就成啦?

琴童   (白)     那怎么办哪?

法聪   (白)     你先别急,等我把师傅请出来,咱们央告央告他,请他在老夫人面前说说好话,把莺莺小姐许配你们相公不就行了吗?

琴童   (白)     对啦,你师傅是慈悲人。

法聪   (白)     你等着!

(法聪下,法聪拉法本同上。)

法本   (白)     你这是干什么?

法聪   (白)     师傅,琴童来啦。

琴童   (白)     师傅,我这儿给您磕头啦!

法本   (白)     你把他弄来干什么?

法聪   (白)     回师傅的话:只因崔老夫人悔婚,张相公一病不起。请您对老夫人去说说,把小姐许配张相公,也算您作了一件好事。

琴童   (白)     您给帮帮忙啵!

法本   (白)     噢,想叫崔家小姐,跟你们相公成亲,是不是呀?

琴童   (白)     对啦。

法本   (白)     嘿嘿!

(法本一笑即止。)

法本   (白)     那哪儿成啊?

琴童   (白)     啊!

(琴童愣。)

法本   (白)     门不当、户不对,莺莺小姐怎能许配你们相公哪!叫他死了这条心吧!别胡思乱想的。

             你是出家人,休管这些闲事。走,跟我打坐去!

(法本拉法聪同下。)

琴童   (白)     常言说:出家人慈悲为怀。你这个老家伙就这么慈悲呀!

(琴童稍停。)

琴童   (白)     哎哟,我赶紧看看我们相公去吧!

(琴童走圆场。幕启。张珙坐在正场桌内。琴童进门。)

琴童   (白)     相公醒醒,药都凉啦!

张珙   (西皮散板)  在花园跳粉墙心惊气坏,

             那莺莺负诗约赶我出来。

             每日里想此事愁眉难解,

             眼见得这性命断在书斋。

(红娘上。)

红娘   (西皮散板)  看小姐瘦腰肢宽了罗带,

             锁愁眉含泪眼无限忧怀。

             此时候送药方用意何在?

             叫红娘也只得且作痴呆。

     (白)     那张生身染重病,我们小姐也是寝食不安,都是老夫人悔婚,才惹出这许多麻烦。小姐开了个药方,叫我送去。小姐又不是医生,怎能治好病症哪!哎!我只好送去。

             开门来!

琴童   (白)     谁呀?

红娘   (白)     红娘。

琴童   (白)     我给你开门。

(琴童开门。)

琴童   (白)     红娘姐请到里边。

(红娘进门。)

红娘   (白)     把你们相公叫醒了吧!

琴童   (白)     相公醒来。

(张珙醒。)

张珙   (白)     红娘姐,你害死我也!

红娘   (白)     我瞧你死不了。这有个药方儿,你拿去看看吧!

张珙   (白)     又是老夫人请来的什么太医。甘草、大黄,焉能治得了我的病啊!我不必看了。

红娘   (白)     这是我们小姐亲自开的药方,她说你不用吃药,看了这个药方你的病就好啦,你拿去看看吧。

(红娘递药方。)

张珙   (念)     “休将闲事苦萦怀,取次摧残天赋才;不意当时完妾行,岂期今日君作灾!

             仰酬厚德难从礼,谨奉新诗可当媒;寄语高堂休咏赋,今宵端的雨云来。”

     (笑)     啊,哈哈哈……

     (白)     我的病好了。

(张珙解病装。)

琴童   (白)     小姐的药方真灵啊!相公你给我看看,到底是怎么个药方,会这么灵。

张珙   (白)     狗才!下去。

琴童   (白)     我还在这儿伺候相公哪!

张珙   (白)     我的病好了,不用你伺候了。

琴童   (白)     不用就不用。我找欢郎玩儿去喽!

(琴童下。)

张珙   (白)     红娘姐,烦你回去,回复小姐,请小姐今晚早些前来。

红娘   (白)     什么早些来呀?

张珙   (白)     诗中之意,小姐今晚前来与小生书斋相会。

红娘   (白)     你别胡思乱想啦!上次乱猜诗迷,我们就挨了一顿说。今天又来啦,快把药方给我,我要回去啦。

张珙   (白)     你又来了。这药方留在此处,我要仔细地看看。红娘姐,你回去告知小姐早些前来,免我盼望。

红娘   (白)     是真的?哎哟,干什么小姐老来这一套哪!

(红娘下。)

张珙   (白)     红娘此去,小姐必来。看红日未落,明月未出,不免歇息片刻便了。

     (西皮散板)  手拿着这诗笺身心通泰,

             但愿得今夜晚小姐早来。

(起初更鼓。张珙闭门,入帐。崔莺莺、红娘同上。)

崔莺莺  (西皮散板)  红娘扶我缓步来,

             抹过西廊傍小斋。

             一片相思未了债,

             羞羞答答口难开。

     (白)     红娘,还是回去吧!

红娘   (白)     您又来啦!干吗总是这么别别扭扭的,待我叫门。

(崔莺莺低头含羞。张珙开门,拜揖,拉崔莺莺入内,关门。红娘被关在门外。)

红娘   (白)     张先生,张先生!

             看他二人将门关上,已称心愿。老夫人哪,老夫人!你是枉费了心机哟!

     (反四平调佳期颂)小姐小姐多丰采,

             君瑞君瑞大雅才。

             风流不用千金买,

             月移花影玉人来。

             今宵勾却相思债,

             一双情侣称心怀。

             老夫人把婚姻赖,

             好姻缘无情被拆开。

             你看小姐终日愁眉黛,

             那张生只病得骨瘦如柴。

             不管老夫人家法厉害,

             我红娘成就他鱼水和谐。

     (白)     小姐,快点儿回去吧,免得被夫人知道啦。

(琴童急上。)

琴童   (白)     红娘姐,欢郎找你哪!还不快回去!

红娘   (白)     啊小姐!

琴童   (白)     什么“小姐”,怎么啦?

红娘   (白)     哦,没什么,我回去啦。

(红娘下。)

琴童   (白)     哎呀!半夜三更的,红娘站在这儿“小姐”、“小姐”的,有啦,我告诉欢郎去。

(琴童下。)

【第八场:拷红】

崔夫人  (内白)    好恼!

(崔夫人急上。)

崔夫人  (西皮摇板)  欢郎儿报音信双眉愁皱,

             千金女变作了无耻下流。

             想必是那红娘将她引诱?

     (白)     红娘!你快与我滚了出来!

     (西皮摇板)  打死了这贱人也不能罢休。

(红娘上。)

红娘   (西皮散板)  我小姐与张生好事成就,

             怕的是到不了偕老白头。

崔夫人  (白)     红娘!红娘!

红娘   (西皮散板)  又听得老夫人怒冲牛斗,

             走向前施一礼细问根由。

     (白)     老夫人!

崔夫人  (白)     你与我跪下!

红娘   (白)     好端端地干吗要跪下呀!

崔夫人  (白)     你还敢不跪么?

红娘   (白)     要跪,我就跪!

崔夫人  (白)     好个“要跪”“就跪”。我且问你,小姐这几日言语恍惚,神色不佳,为了何事?

红娘   (白)     呕,我当是为什么哪?您敢情是为这个呀!

(红娘欲起。)

崔夫人  (白)     跪下!

红娘   (白)     那我再跪下。

崔夫人  (白)     我来问你,你每夜同小姐到后花园为了何事?

红娘   (白)     前去焚香,与老夫人添福添寿。

崔夫人  (白)     怎么与我添福添寿?

     (冷笑)    哼哼哼……

     (白)     好个添福添寿,我就打你个添福添寿!

(崔夫人打红娘。)

红娘   (哭头)    啊啊啊老夫人哪!

崔夫人  (白)     快说实话,饶你不死。

红娘   (西皮散板)  那一日小姐停针绣,

             猛想起那张——

崔夫人  (白)     张什么?

红娘   (西皮散板)  那张家哥哥病不瘳。

             背夫人同红娘书斋问候,

崔夫人  (白)     住口!那张生有病与你们什么相干?

红娘   (白)     咳!

     (西皮散板)  他言道老夫人恩反成仇。

             当初何必无中有,

             一旦成空喜变忧。

崔夫人  (白)     这是那小畜生讲的?

红娘   (西皮散板)  叫红娘且先行小姐落后,

崔夫人  (白)     落后便怎样?

红娘   (白)     落后哇!

     (西皮散板)  将红娘推门外他们就好不害羞。

     (西皮快板)  燕侣琴俦今已就,

             何须一一苦追究。

             他们不识忧不识愁,

             一双心意两相投。

     (白)     老夫人哪!

     (西皮散板)  得放手,且放手,

             得罢休来且罢休。

崔夫人  (白)     气死我了!事已至此,叫我骂、骂哪一个?这打、打哪一个?我也不打你了。起来!

(崔夫人掷板于地。)

红娘   (白)     多谢老夫人!

崔夫人  (白)     随我来。走走走!

红娘   (白)     到哪儿去呀?

崔夫人  (白)     我将你送到官衙问罪。

红娘   (白)     我红娘有什么罪哪?

崔夫人  (白)     我好好的女儿却被你这小贱人引诱坏了,难道你还无有罪么?

红娘   (白)     我倒不是这等看法。

崔夫人  (白)     你是怎么看法?讲!

红娘   (白)     依我看来:既不怨红娘,难怪张生,休怪小姐。

崔夫人  (白)     怨着哪个?

红娘   (白)     都是老夫人一人之过。

崔夫人  (白)     怎么是我一人之过?

红娘   (白)     老夫人,想当日兵围普救寺,是谁讲的有人退了贼兵,将小姐许配于他?

崔夫人  (白)     话虽是我讲的,我不过是一时权宜之计呀。

红娘   (白)     说什么“一时权宜之计”,那张生若非爱慕小姐,他何必多事?请来白马将军退了贼兵,兵退身安,他二人眼看就要如愿成亲。不想老夫人您就从中悔婚,此事不怨你,您说又怨哪一个哪?

崔夫人  (白)     可也说的是。我女儿已经许配郑恒了,他若前来娶亲又便如何呢?

红娘   (白)     你就多赐他金帛,命他另娶一房;再若不允,您问他兵围普救寺的时候,他不来搭救小姐,他往哪儿去了呢。

崔夫人  (白)     我女儿若是许配张生,岂不玷辱崔家门庭?

红娘   (白)     小姐若被孙飞虎抢去,请问老夫人,小姐的贞节何在?难道说就不怕玷辱你们崔家的门庭了吗?

崔夫人  (白)     依你之见呢?

红娘   (白)     依我之见,莫若恕其小过,完其大事,木已成舟,就把小姐许配那张生,我想此事倒落个干干净净。

崔夫人  (白)     你这小贱人说的倒也干净。

红娘   (白)     不干净我还不说哪!

崔夫人  (白)     哎!我不该养这不肖之女。也罢!就依了你,将小姐许配那个小畜生。快唤张生前来。

红娘   (白)     是。

             张先生快来!

             这就对啦。

(张珙上。)

张珙   (白)     红娘何事?

红娘   (白)     你还“何事”哪!你们的事都发作啦!

张珙   (白)     哎呀!这便怎么处?

红娘   (白)     瞧,吓得这个样子。得啦,老夫人已然答应啦,你快去吧。

张珙   (白)     参见老夫人!

崔夫人  (白)     啊,张生,我待你不薄,为何作出这不法之事?

张珙   (白)     老夫人,小生乃是初犯,下次不敢了!

崔夫人  (白)     红娘,唤那不肖之女出来!

(红娘下。)

崔夫人  (白)     张生,事到如今,无可奈何。将我儿莺莺许配于你。

张珙   (白)     多谢岳母!

崔夫人  (白)     只是我崔家三代不招“白衣”女婿。你且上京应举,得中回来与你成亲;若是不中,休来见我!

张珙   (白)     记下了。

(红娘拉崔莺莺同上。)

崔莺莺  (白)     啊,红娘,我心中有些害怕,还是回去吧!

红娘   (白)     您又来了,干吗那么扭扭捏捏?您要是怕您就甭作;您既作了,就甭怕。随我进来!

(崔莺莺拜揖站一旁,不语。)

崔夫人  (白)     哼!好个不出闺门的千金小姐!

崔莺莺  (白)     不出闺门,又怎么样呢?

红娘   (白)     得啦,老夫人,您就别再说啦。

崔夫人  (白)     唉!好个不听教训的冤家啊!

(崔夫人、崔莺莺相抱痛哭。)

张珙   (白)     老岳母不必悲伤,小婿遵命,即日上京应考也就是了。

红娘   (白)     怎么着,你要进京?

             嗯,老夫人,叫他们两人成亲之后再去不迟。

崔夫人  (白)     不必如此。得中回来,再与他们完婚不迟。

红娘   (白)     小姐,您这回放心了吧!

崔夫人  (白)     后面备酒。与张相公饯行!

红娘   (白)     多谢老夫人。

(张珙看崔莺莺,同笑。)
(完)


浏览次数:23713 ┊ 字数:1968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