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拷红》(一名:《拷打红娘》)

主要角色
红娘:贴旦
崔母:老旦
张珙:小生
崔莺莺:旦

《红娘》许翰英饰红娘
《红娘》许翰英饰红娘
情节
老夫人得悉崔莺莺每夜往园中烧夜香,近日又神思困懒,知必有异,因即拷问红娘。红娘始而狡猾,继则渐渐供出真情。老夫人闻言,则始而怒,继而不得不从红娘之言,将张生、莺莺一齐唤至,当面许婚,以了结此段公案,如是云云而已。

注释
《拷红》一剧,本为《西厢记》中一大关键,亦一大结束。盖君瑞与双文,既经拆此烂污,而老夫人方面,碍于相国门阀,既未便出乖露丑,告官指奸,又不能任其苟且,不加谴责,然又用何种言语,何种脸面,可以去谴责他们。故必得此《拷红》一出,以为玲珑剔透面面俱到之过渡。故此剧中红娘之一言一动,嬉笑怒骂,皆有分量。观此剧者,当注意红娘之白口。惟白中袭用“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等成句,竟是背书,可笑之至,我愿此后当酌改。此为贴旦角色上最难演之戏,其表情处之不易,当与唱《红楼梦》戏,有同一至高之程度。此戏虽极简单,然实可称为全本《西厢记》之告终处。盖《拷红》以后,皆余波而已。吾愿近之旦角,当细细将此戏之做工白口,倍加研究,冀成为一出有价值之戏。

根据《戏考》第二十册整理

录入:青栗子


相关剧本
《红娘》(根据崔熹云授课本整理)
《红娘》(根据《荀慧生演出剧本选集》第二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9.1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崔母上。)

崔母   (引子)    凄凉萧寺,空迤逦,故园不堪回首。

     (念)     雕笼不解藏鹦鹉,绣幕何须护海棠。

     (白)     这几日,窃见莺莺神思恍惚,不知为着何事。待我叫红娘出来,拷问一番,便知明白。

             红娘哪里,红娘哪里?

(红娘上。)

红娘   (白)     吓,来了。

     (引子)    若不是红娘引逗,怎能够两下来成就。

崔母   (白)     红娘快来。

红娘   (白)     哎呀且住,今日老夫人为何怒气冲冲,在那里叫我,莫非此事发觉了。这便怎么处?啐,自古道丑媳妇,少不得要见公婆面的,就去何妨。

崔母   (白)     吓红娘。

红娘   (白)     在这里。

崔母   (白)     叫你半日,为何不来。

红娘   (白)     老夫人叫红娘是就来的吓。

崔母   (白)     与我跪下。

红娘   (白)     好端端的为何跪起来?

崔母   (白)     还不跪。

红娘   (白)     要跪就跪。

崔母   (白)     我且问你,每日同小姐,到后花园中干什么?

红娘   (白)     叫我道着什么?

崔母   (白)     唔。

红娘   (白)     吓,是烧香的。

崔母   (白)     烧什么香?

红娘   (白)     小姐说,若要萱堂增寿考,全凭早晚一炉香,可以保佑老夫人的。

崔母   (白)     可有什么别事?

红娘   (白)     没有吓。

崔母   (白)     唔,你还瞒我。打死你这小贱人,小贱人吓!

     (桂枝香牌)  着你行监坐守,

             谁许你胡行乱走。

             一任你握雨携云,

             常使我提心在手。

             你花言巧语,你花言巧语,

             将没做有,使我出乖露丑。

红娘   (白)     相府家,有什么出乖露丑?

崔母   (白)     还要胡说,打死你这小贱人。

     (桂枝香牌)  吓哈打打你这贱丫头,

             不说出始末根由事,叫我如何索罢休。

红娘   (桂枝香牌)  那日间,停刺绣,

             把此情穷究。

             道张——

崔母   (白)     “张”什么?

红娘   (桂枝香牌)  张生病染沉疴。

             小姐说,要同我到书斋问候。

崔母   (白)     张生有病,与你们什么相干?

红娘   (白)     不但小姐不该去,连红娘也是不该去的。阿呀张生,你那天杀的。

     (桂枝香牌)  使红娘暂回,使红娘暂回。

崔母   (白)     小姐呢?

红娘   (桂枝香牌)  小姐权——

崔母   (白)     “权”什么。

红娘   (白)     待我说呢。

     (桂枝香牌)  小姐权时落后。

崔母   (白)     女孩儿家岂可落得后的?

红娘   (白)     落后就落后,只管问。

崔母   (白)     你不说,我就要打。

红娘   (白)     老夫人不要打,待我说。女孩儿家落后有什么好处吓。

崔母   (白)     完了。

红娘   (桂枝香牌)  想做了鸾交凤友。

             慢追求始末根由事,

             如何索罢休。

     (白)     我想此事,非怪张生、小姐、红娘之过,都是老夫人不是。

崔母   (白)     怎么到是我不是?

红娘   (白)     老夫人请坐,待红娘告禀。

崔母   (白)     你说。

红娘   (白)     我想信乃人之根本,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当初兵围普救寺的时节,老夫人有言:“如有退得贼兵者,愿将小女妻之”。可是有的?

崔母   (白)     是有的。此乃退兵之计。

红娘   (白)     张生非慕小姐颜色,岂肯建此退兵之计?如今兵退身安,老夫人悔言失信。既不成其亲事,只合酬以金帛,令张生舍此而去,不合留于书院,相近咫尺,使怨女旷夫,早晚各相窥视,因而有此一端。老夫人若不早息此事,一来玷辱相国家声,二来张生名望有亏,既施恩于人,反受其辱。那官府推详此事,老夫人先有治家不严之罪,忘恩负义之愆。

崔母   (白)     如今呢?

红娘   (白)     今据红娘看来,一些也不难。莫若赦其小过,成其大事,只滌其旧染之污,而自新,岂不为长便乎?

崔母   (白)     你这小贱人,倒说得干净。

红娘   (白)     不干净,也不说了。

崔母   (白)     退后。

红娘   (白)     是。

崔母   (白)     且住。我想家门不幸,养这不肖之女,我今若到官去,一来玷辱相国家声,二来张生名望有亏。咳,罢,不如依了这小贱人。

             过来,唤那禽兽过来。

红娘   (白)     哪个什么禽兽吓?

崔母   (白)     张生。

红娘   (白)     我不去。

崔母   (白)     为何不去?

红娘   (白)     又道是红娘递书信去了。

崔母   (白)     哪个在,取家法过来。

红娘   (白)     走走走,张生快来。

(张珙上。)

张珙   (白)     来了,红娘姐。为何如此?

红娘   (白)     好吓。你们快活,累我打得这般光景。如今叫你去做亲。

张珙   (白)     怎生去见老夫人?

红娘   (白)     你装做假道学,摇摇摆摆,过去就是了。

张珙   (引子)    自古沉舟可补,如今覆水难收。

     (白)     老夫人拜揖。

崔母   (白)     张生,我何等样待你,如今干出这样事来。

张珙   (白)     小生只此一遭。

红娘   (白)     两遭,连外孙都有了。

崔母   (白)     胡说。唤那不肖的出来。

红娘   (白)     小姐快来。

(崔莺莺上。)

崔莺莺  (白)     红娘怎么说?

红娘   (白)     此事老夫人知道了,被我说长道短,讲了一番。如今叫你去做亲。

崔莺莺  (白)     羞答答怎样前去?

红娘   (白)     就照前日,见张生时的样儿就好。

崔莺莺  (白)     母亲。

崔母   (白)     张生,今日我就将莺莺许配与你。只是我家三代姻亲无白身者,我今赠你盘费,明日就起行赴京,求取功名。

红娘   (白)     也要过了满月再去。

崔母   (白)     什么满月?

红娘   (白)     不过满月也要过了三朝。

崔母   (白)     明日定要动身。倘能到京,得个一官半职,那时回来,也对得过我母女。

张珙   (白)     多谢厚意。正是:

     (念)     今日果然成凤侣,明朝又复唱丽歌。

(张珙下,崔莺莺下。)

红娘   (白)     吓老夫人,此事若不是我红娘调处,断难结此良缘。

崔母   (白)     若无你这小贱人,还坏不了大事。

(崔母下。)

红娘   (白)     总是我的不是。

(红娘下。)
(完)


浏览次数:12910 ┊ 字数:2718 ┊ 最后更新:2007年02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