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花田错》

主要角色
春兰:花旦
卞玑:小生
刘玉燕:旦
刘德明:老生
安人:老旦
李忠:老生
周玉楼:旦
周通:净
朱仝:老生
雷横:净
鲁达:净
店东:丑

《花田错》荀慧生饰春兰
《花田错》荀慧生饰春兰
情节
宋时,陕西雁门桃花村富户刘德明,有女玉燕,及笄未嫁。时值花田盛会,刘德明命丫鬟春兰陪同刘玉燕前往游赏,暗中访求佳婿。襄阳举人卞玑,上京赶考,途中因资斧拮据,乃于花田会上设摊卖画。春兰见卞玑才貌不凡,回家禀知刘德明,刘德明因命家人往请,不想误将小霸王周通请来。周通限令三日之内,须将刘玉燕送与成亲。春兰设计,使卞玑男扮女装与刘玉燕相会。两人正在定情之际,周通突来抢亲,竟误将卞玑抢去。旋周通因劫夺生辰纲之事涉嫌,被传至公堂;周妹玉楼发觉卞玑乔装,询明真相以后,遂将卞玑释放,并赠银以为赴考资斧。刘德明因女被抢,赴衙告状,随同都头雷横去周寓,但又将周玉楼抢回。此时,春兰误以抢回者为卞玑,乃向刘德明说明前次被抢者实为卞玑,竟令周玉楼改换男装与刘玉燕成亲。花烛之夜,周玉楼诉述事实原委,春兰恐日后周通复来纠缠,仍留周玉楼住在庄中,以应付其兄。周通被释以后,果然通知刘德明,当晚进庄成亲。刘德明正彷徨无计,适鲁达前来投宿,闻知大怒,假扮新娘,隐于帐内,迨晚,周通至,被鲁达痛打,逃跑。鲁达追至途中,巧遇打虎将李忠,从中劝解,并令周通回庄向刘德明请罪。时卞玑已中状元,也至桃花村。众人相见,真相大白。最后,卞玑与刘玉燕完姻,周玉楼则在春兰撮合下,与李忠成为夫妇。

注释
我(荀慧生)幼年学梆子时的开蒙戏,一为《辛安驿》,一为《花田错》。这两个戏均经我太老师侯俊山先生(老十三旦)亲自指点。《花田错》的传统演法自花田访婿起至周通抢亲止,故事是不完整的。我改演京剧后,依据《水浒》中“小霸王醉卧销金帐,莽提辖大闹桃花村”一回增益首尾,将它搬上京剧舞台。一九一九年与杨小楼、谭小培、尚小云三位先生由京到沪(上海观众称为“三小一白”,因当时我仍用“白牡丹”艺名),在老天蟾舞台演出,我即以此戏打泡,自饰春兰,演卞玑者为李桂芳。演出后,甚受观众欢迎,此后数十年屡演不衰,被称为荀派代表作之一。
《花田错》的最初改编本,其中卞玑先与刘玉燕订亲,周通误将其抢至家中后,又与周妹玉楼私订终身,而丫鬟春兰也暗有向往之意,故戏终时出现了一夫多妻的场面。解放后,我以为这样结局,殊不可取,遂在演出时作了改动。至一九五九年又重新审订加工,删除其中不妥的细节,并把结尾大团圆收场,更作喜剧夸张,给春兰增加一段轻松愉快的唱工,并配合活跃、流动的舞蹈身段,从而越加烘托出喜剧的欢乐气氛。

根据《荀慧生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录入:Jasmine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78.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游会】

(李忠、周通同上。)

李忠   (西皮散板)  恼恨朝廷害忠良,

周通   (西皮散板)  英雄流落在四方。

李忠   (西皮散板)  结交绿林英雄广,

周通   (西皮散板)  豪杰声名四海扬。

李忠   (白)     俺、打虎将李忠。

周通   (白)     俺、小霸王周通。俺在山下为王,多蒙大哥不弃,将俺请上山来结为金兰之好。俺虽有意上山,只是小妹年幼,尚未婚配,放心不下,小弟也还未曾娶妻。待等了却这两桩大事,再上山与大哥共图大事也还未迟。

李忠   (白)     贤弟说哪里话来,自古成大事者不以妻室儿女为虑。愚兄前在延安府结识提辖鲁达,此人武艺超群,若得此人与贤弟同上山寨,乃愚兄之幸也。

周通   (白)     多蒙大哥见爱,此事改日再谈。今当桃花村外花田盛会,你我前往游玩一番便了。

李忠   (白)     如此请!

周通   (白)     请。

李忠   (西皮散板)  义气相投金兰友,

周通   (西皮散板)  良辰美景花田游。

(小锣。李忠、周通同下。)

【第二场:议婚】

(刘德明上。)

刘德明  (引子)    少庆螽斯日夜忧,叫人终日锁眉头。

     (念)     桃杏花发正相当,一度秋风一度凉。空有家财千万贯,无儿传代继书香。

(刘永暗上。)

刘德明  (白)     老汉刘德明,雁门人氏,居住在桃花村。膝下无儿,只生一女名唤玉燕,幼读诗书,可算是不栉进士,奈红鸾不照,未选乘龙,也是一桩心事。今日闲暇,不免请安人带女儿出来闲叙。

             刘永!

(刘永允。)

刘德明  (白)     请安人、小姐出堂。

刘永   (白)     有请安人、小姐出堂。

(小锣。安人、刘玉燕同上。)

安人   (念)     柳绿窗前舞,

             桃花逐水流。

刘玉燕  (念)     燕语莺声添憔悴,

             春来花发动心头。

(刘玉燕见父。小锣五击头,春兰上。)

春兰   (白)     啊哈!

     (念)     燕子忙上下,花影照栏杆。

     (白)     员外、安人、小姐。

(春兰见礼。)

刘德明  (白)     罢了。

安人   (白)     唤我母女何事?

刘德明  (白)     你我年过半百,膝下无儿,只此一女,娇养惯了,尚未择配,特请安人商议,若能与女儿招门佳婿,接续刘门香烟。你看如何?

安人   (白)     我也早有此意。

刘德明  (白)     我倒有个主意。

安人   (白)     员外有何高见?

刘德明  (白)     今乃花田盛会,公子王孙纷纷游玩,莫若叫女儿前去观花,自己挑选,免受日后抱怨。

安人   (白)     员外所见不差。

春兰   (白)     你们老公母俩真开通。

刘德明  (白)     但是无人保她前去也是枉然。

春兰   (白)     我说这个员外、安人,既是花田盛会,我同小姐一同前去,一来逛会,二来选婿,不知员外、安人意下如何呢?

刘德明  (白)     你保得去?

春兰   (白)     保得去。

刘德明  (白)     保得回?

春兰   (白)     保得回。

刘德明  (白)     就命你同小姐前去。

(刘德明,安人随下。)

春兰   (白)     是啦!小姐随我来。

刘玉燕  (白)     正是:

     (念)     主仆二人到花田,

春兰   (白)     小姐,

     (念)     管保蝴蝶入桃园。

(刘玉燕、春兰同出门。小锣。刘玉燕、春兰同下。)

【第三场:访婿】

(小锣。店东上。)

店东   (白)     啊哈!

     (念)     柳阴堪羁马,李白也停车。

             在下姓袁,名叫有分,在这雁门关紫阳镇开了一座店房,名叫迎新馆。我这里住了一位卞相公,乃是襄阳人氏,上京赶考,半道上又上延安府访友,访的是提辖鲁达,因此来至我们这雁门关,在我这店内也住了不少日子啦。我见他愁眉不展,大概是缺乏盘费,我看此人胸怀大志,倒是个有出息的,听说他会写会画,今当花田盛会,我不免叫他在渡仙桥摆摊卖画,换两钱以做赶考路费。我请他出来商量商量。

             有请卞相公。

(小锣。卞玑上。)

卞玑   (白)     来了!

     (念)     月影栏杆下,红日又东升。

     (白)     店东人何事?

店东   (白)     我看你进得我的店来,老是愁眉苦脸的,有什么事呀?我备得有酒,咱们喝两杯。

卞玑   (白)     唉!

     (念)     对酒当歌不必忧,忽然心事上眉头;功名何日才成就,不负寒窗十数秋。

     (白)     咳!

店东   (白)     相公为何长叹?

卞玑   (白)     我上京求功名缺少盘费,有意售卖字画奈无机会。

店东   (白)     哎呀!我请您出来,正是为了这件事,但是您是个念书的人,我不好意思说这句话。

卞玑   (白)     哎,卖些银两以做赶考路费这有何妨?

店东   (白)     今乃花田盛会,相公就到渡仙桥弄张桌子,去卖字画,您看好不好?

卞玑   (白)     多承指教了。

(卞玑、店东同出门,卞玑边走边唱。)

卞玑   (西皮散板)  杏花村里小桥西,

             准备羊毫六法奇。

             今日香醪人尽醉,

(卞玑、店东同走圆场。)

店东   (白)     相公,到了。

(下场门斜桌,卞玑入坐。)

卞玑   (西皮散板)  花田之中字画题。

店东   (白)     您在这儿卖字画,我给您沏壶茶去!

卞玑   (白)     请。

(店东下。大锣。李忠上。)

李忠   (西皮散板)  花田会上好美景,

(周通上。)

周通   (西皮散板)  那边坐定一书生。

李忠、

周通   (同白)    先生敢是卖字画的?

卞玑   (白)     正是。

李忠、

周通   (同白)    取字画来一观。

卞玑   (白)     没有现成的,二位若要,必须当面下毫。

李忠   (白)     我们未带纸绢。

卞玑   (白)     我有现成的。

李忠、

周通   (同白)    当面领教。

卞玑   (白)     以何为题?

李忠   (白)     以大树桃花为题。

卞玑   (白)     献丑了。

     (念)     桃花怎比杏花黄,青秀枝头嫩蕊香。走马归来红十里,玉楼人醉好风光。

李忠、

周通   (同白)    果然好,请先生题款。

卞玑   (白)     小生涂鸦拙笔,何敢题款。

李忠   (白)     忒谦了,如不题款怎知你的姓名?

(卞玑题款。)

李忠   (白)     好!“襄阳举人卞玑题”。

李忠、

周通   (同白)    原来是位贵人,失敬了。

卞玑   (白)     岂敢。

李忠、

周通   (白)     为何不去赴试?

卞玑   (白)     只因缺少川资。

李忠、

周通   (同白)    此画要卖多少银子?

卞玑   (白)     小弟奉送了。

李忠、

周通   (白)     我等也要送些盘缠。

卞玑   (白)     愧领了。

李忠   (白)     周贤弟把银子与他。

周通   (白)     你不会给他么。

李忠   (白)     啊!愚兄我不曾带钱。贤弟你可有哇?

周通   (白)     我也是一文没有。

李忠   (白)     既不带银钱看的是什么字画呀?

             先生,我两个都未曾带钱,这字画不买也就是了。

卞玑   (白)     二位既爱拙作字画,奉送二位便了。

周通   (白)     多谢美意,这上京的路费包在我周通的身上,改日一定送来。我们告辞了,告辞了。

李忠   (西皮散板)  真草隶篆写的精,

周通   (西皮散板)  回家取钱送画银。

(李忠、周通同下。店东上。)

店东   (白)     相公您卖的字画怎么样了?

卞玑   (白)     方才两个壮士,买了字画不曾与我银钱,我就送与他了。

店东   (白)     作买卖哪有白送的?

卞玑   (白)     看此二人虽然粗鲁,并非等闲,店东人可认识他?

店东   (白)     怎么不认识。

卞玑   (白)     我来问你,那白脸的他是何人?

店东   (白)     那白脸的?相公听了!

     (数板)    提起此人名,人人都敬重,他父在朝为公卿,朝中出了二奸佞,害了他居家一满门,怒恼了小英雄,三拳两脚打死了二奸佞,反出了午朝门。若问此人名和姓,打虎将李忠,他是好人,是好人!

卞玑   (白)     是个好人。那黑脸的呢?

店东   (白)     哎哟,那黑脸的,相公听了!

     (数板)    提起此人名,叫人脑袋疼。他家是豪富,骡马又成群,有人敬奉他,便过太平春;有人惹了他,一家定遭瘟。若问此人名和姓,小霸王周通他不是好人,不是好人!

卞玑   (白)     他不是个好人。

店东   (白)     对了,你可少理他,我少时送点心来。

卞玑   (白)     有劳了。

(店东下。)

春兰   (内白)    小姐随我来。

(春兰、刘玉燕同上,同走圆场。)

刘玉燕  (西皮散板)  阳春美景喜眉头,

             阵阵香风扑面幽。

春兰   (白)     小姐别走啦,你看花田之中多热闹哇,真是千枝吐秀,万卉争芳,我给你找个座去。

(春兰搬椅。)

春兰   (白)     您就坐在这儿吧!

刘玉燕  (白)     桃花虽好,那杏花更加清香。

春兰   (白)     咱们娘儿们干什么玩呀?

刘玉燕  (白)     是呀,做何消遣哪?

春兰   (白)     我给你掐花去吧,我给你掐花去,我给你掐……

(春兰目视卞玑。)

春兰   (白)     哎!你们瞧见了没有,这个人比花长的还好看呢。

             哎,小姐,花儿我没掐来,您顺着我的手儿瞧,这个人比花还好看呢。

刘玉燕  (白)     你问他是做什么的。

春兰   (白)     是啦!

             嘿嘿,先生,你是做什么的?

卞玑   (白)     我是售卖字画的。

春兰   (白)     噢,是卖字画的!你有现成的吗?您拿出来我们瞧瞧。

卞玑   (白)     现成的无有,要要吗,当面下毫。

春兰   (白)     当面下毫,嗬!好大口气!

             小姐我给您问来啦,人家是卖字画的。

刘玉燕  (白)     取几幅来我看。

春兰   (白)     人家说了没有现成的,要要吗,当面下毫。

刘玉燕  (白)     好大口气!

春兰   (白)     我说他口气也不小。

刘玉燕  (白)     未带纸绢如何是好?

(刘玉燕看扇。)

刘玉燕  (白)     我这里有柄素扇请他挥洒。

春兰   (白)     是啦!

             先生,我们小姐未带纸绢,这儿有柄素扇,求你题诗一首。

卞玑   (白)     哎呀呀……但不知以何为题?

春兰   (白)     是呀,拿什么为题呢?哎,你拿我们小姐她为题吧。

卞玑   (白)     噢,拿你家小姐为题,只怕使不得吧!

春兰   (白)     使得。

卞玑   (白)     使不得。

春兰   (白)     哎,我说使得就使得,来来来我给您研墨。

(卞玑阻拦,无意碰春兰手,春兰错会意。)

春兰   (白)     先生您干吗这么不老实呀!

卞玑   (白)     献丑了。

     (南梆子)   挥毫泼墨爽精神,

春兰   (白)     先生,你写呀!

卞玑   (南梆子)   花田之下遇美人;

             一片芳魂终入梦,

春兰   (白)     先生写呀,怎不写啦!噢,

(春兰看刘玉燕。)

春兰   (白)     敢情他们两人……哎!我给你们两人挡上。哎!

(春兰走花梆子,坐上桌子。)

卞玑   (白)     你这是做什么?

春兰   (白)     那你那是干什么哪?

卞玑   (白)     你碍了我的眼了。

春兰   (白)     我偏碍你的眼。

卞玑   (白)     哈哈……

     (南梆子)   清香满院不知春。

(卞玑拍桌,春兰下桌。)

春兰   (白)     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卞玑   (白)     我写好了。

春兰   (白)     写好了,就说写好了,干什么拍桌子瞪眼睛的?拿来我瞧瞧。

(春兰取扇,看。)

春兰   (白)     嘿,写的真不错,您瞧这一勾够多么有劲哪,哎,真格的,先生这个字儿念什么呀?

卞玑   (白)     哎呀呀,你不认识字呀!我念与你听。

春兰   (白)     您念念我听听吧!

卞玑   (念)     挥毫泼墨爽精神,花田之下遇美人;一片芳魂终入梦,清香满院不知春。

春兰   (白)     好!

(春兰接扇。)

春兰   (白)     小姐,人家写完了,您看看。

刘玉燕  (白)     字倒也不错,只是未曾落款。

春兰   (白)     怎么着,没落款?这是欺负咱们娘儿们不认识字呀,我去问问他去。

             先生,你写这么好的字,怎么不落款呢?

卞玑   (白)     拙笔怎敢落款。

春兰   (白)     你太谦了,你写上姓什么叫什么,我们也好知道哇。

(卞玑题款。)

卞玑   (白)     “湖广襄阳举人卞玑题”。

春兰   (白)     您是湖广人?

卞玑   (白)     湖广人。

春兰   (白)     大地方。

卞玑   (白)     小去处。

春兰   (白)     您还是位举人公。

卞玑   (白)     滥厕科名。

春兰   (白)     您还会“变鸡”哪?

卞玑   (白)     我姓卞名玑,哪一个会变鸡呀!

春兰   (白)     你不会变鸡呀?我说的呢,您方才说会下鹤,怎么一会儿工夫又变起鸡来呢?

卞玑   (白)     哎,淘气!

春兰   (白)     他题款啦。

刘玉燕  (白)     写的好呀!

春兰   (白)     写的好不是,人家要钱了。

(刘玉燕从身边取钱。)

刘玉燕  (白)     出来的慌速,未带银钱。

春兰   (白)     您看看,您这么大的小姐出门连钱都不带,我摸摸我带来了没有。

(春兰摸钱,取出一串小钱。)

春兰   (白)     哎,小姐,我这儿有几个小钱,我先给您垫上,回去您可想着还给我。

刘玉燕  (白)     一定把钱还与你。

春兰   (白)     小姐,您知道我这几个小钱是从哪儿来的?

刘玉燕  (白)     我不晓得。

春兰   (白)     还是那天,我给您买点心,我赚了您几个小钱呢。

             先生,我们小姐出来的慌速没带银钱,我这儿有点小意思,给您添点墨汁吧。

卞玑   (白)     既然未带银钱,我就奉送小姐了。

春兰   (白)     哪儿有白写的呢?

卞玑   (白)     实不要钱。

春兰   (白)     告诉您说,这三个小钱还是我垫上的,您嫌轻,我就给您搁在笔筒里啦。

             小姐,天不早啦,咱们该走啦!

刘玉燕  (白)     回去吧!

     (西皮散板)  好女贞节须当守,

             瓜田李下莫勾留。

(刘玉燕下。)

春兰   (白)     先生,我们走啦,我们明天还来呢。

(春兰回身望见卞玑,注视刘玉燕去向,做淘气神气。)

春兰   (白)     蹭!嘿,你这个人真不老实,瞧人一过眼,你怎么属臭虫的往肉里头叮啊?

卞玑   (白)     你家小姐长的好看,我爱看。

春兰   (白)     噢!我们小姐长的好看你爱看,这么着吧,你瞧我长的怎么样?

(卞玑看春兰。)

卞玑   (白)     你也好。

春兰   (白)     呸!我就是不要这个“也”字。

卞玑   (白)     好。

春兰   (白)     这不结啦,你看我们小姐长的好看,你知道她姓什么?

卞玑   (白)     不晓得。

春兰   (白)     她姓刘名唤刘玉燕,就住在桃花村桃花墙里边,我们员外叫刘德明。

卞玑   (白)     大姐上姓?

春兰   (白)     我也姓刘。

卞玑   (白)     怎么着,你也姓刘。

春兰   (白)     我是仆随主姓。

卞玑   (白)     请问大姐的芳名?

(春兰初不解,略思。)

春兰   (白)     噢,你问我的小名呀,我叫春兰。

卞玑   (白)     春兰!可是春天之春,兰花之兰?好个响亮的名字哟!好个响亮的名字哟!

(卞玑以笔书掌,后作吃状。)

春兰   (白)     啊,先生,你怎么把春兰给吃在肚子里头去啦。

卞玑   (白)     吃在肚内、记在心中,我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呀!

春兰   (白)     好,敢情是个书呆子。嗳,真格的,先生,你娶过媳妇没有?

卞玑   (白)     一介寒儒,哪有银钱娶妻呀!

春兰   (白)     您还没娶媳妇哪?

卞玑   (白)     不曾娶妻。

春兰   (白)     这倒巧的很。我告诉你说,我奉我们员外之命,跟着小姐一来逛会,二来访婿。我瞧您这个人长的不错,人有人才,文有文才,要不然我在中间给你们说合说合,作个小两口你瞧好不好?

卞玑   (白)     不敢高攀。

春兰   (白)     不要紧的,都有我哪。

卞玑   (白)     事成之后,重礼相谢。

春兰   (白)     谢不谢不要紧,可是这么着:我们员外他是个急脾气,我回去跟他一说,他立刻就会打发人来请你,你可别走。

卞玑   (白)     我是不走的。

刘玉燕  (内白)    春兰快来!

春兰   (白)     哎哟糟了,我竟顾跟你说话啦,小姐八成走远了。小姐你等着,先生你别走,小姐你等着,先生你别走,先生你可别走呀!

(小锣。春兰下。)

卞玑   (白)     妙哇!

     (西皮散板)  无意之中得佳偶,

             这场佳话好风流。

     (笑)     哈哈……

(店东上。)

店东   (白)     先生您真喜欢哪?

卞玑   (白)     我有喜事,怎的不喜欢呢!

店东   (白)     您有什么喜事呀?

卞玑   (白)     满腔心腹事,不可对人言。

店东   (白)     你说的什么呀,我也听不明白。干脆,我让你喜上加喜。

卞玑   (白)     怎么还有喜事么?

店东   (白)     先生,我给您揽了一个好买卖,有一大户人家,请您画围屏,这一下您进京赶考的盘费可就有啦。

卞玑   (白)     我有要事,我在此等他。

店东   (白)     咳,那个主顾脾气急,您走吧!

(小锣。店东扯卞玑同下。)

【第四场:兰禀】

(刘德明、安人同上,刘永随上。)

刘德明  (西皮散板)  才观春日花开放,

安人   (西皮散板)  未必春光不久常。

春兰   (内白)    小姐随我来。

(小锣。春兰、刘玉燕同上。)

刘玉燕  (西皮散板)  花田之事实难讲,

             低头参见我爹娘。

     (白)     爹娘!

刘德明  (白)     花田之事如何?

刘玉燕  (白)     这个……春兰一概尽知。

(刘玉燕交扇与春兰,羞下。)

刘德明  (白)     啊,春兰,花田选婿怎么样了?

春兰   (白)     员外、安人容禀:

     (西皮快板)  员外、安人容奴讲,

             细听春兰说端详:

             主仆二人花田往,

             在渡仙桥前遇才郎。

             姓卞名玑居湖广,

             甲午举人姓字香。

             若问他人才文才俱一样,

             题诗一首在扇行。

             员外不信差人访,

             请来了先生就拜花堂。

(刘德明看扇子。)

刘德明  (白)     写的果然不错,此人相貌如何?

春兰   (白)     长的好看着哪!是个小白脸儿。

刘德明  (白)     他在哪里?

春兰   (白)     现在渡仙桥,您快打发刘永去请人家去吧!

刘德明  (白)     好!刘永,你去到花田将卞先生请来,说我有喜事相商。

(刘德明下,安人随下。)

春兰   (白)     刘永,你回来,那卞先生在渡仙桥摆着个摊儿,卖的是字画。

(春兰下。)

刘永   (白)     知道了。

(刘永下。)

【第五场:错请】

(大锣。周通上。)

周通   (白)     嘿嘿!

     (念)     满怀英雄艺,昂藏貌出奇。

     (白)     俺与李大哥在花田买了卞先生的字画,未曾把钱,特来送他银两。

             卞先生!卞先生他往哪里去了?嘿,怎么没有人哪,我给他看看摊儿吧!

(刘永上。)

刘永   (白)     来此渡仙桥,待我看来。此人相貌丑陋,怎与小姐匹配?哎,这是小姐自家愿意,我请了他去自有员外作主。啊,卞……

周通   (白)     你便怎么样?

刘永   (白)     我奉员外之命,请先生一叙。

周通   (白)     哪个员外?

刘永   (白)     桃花村刘太公。

周通   (白)     我与他素未识面,请我作甚?

刘永   (白)     我家员外有一女儿,要招先生为婿。

(周通背供。)

周通   (白)     请我招亲,这是好事呀,这也是我红鸾星动。

             好,走着!

(周通、刘永同下。)

【第六场:强婚】

(刘德明、安人同上。)

刘德明  (念)     女儿婚姻事,

安人   (念)     时刻挂在心。

(刘永上。)

刘永   (白)     卞先生请到。

刘德明  (白)     春兰快来!

春兰   (白)     来啦!来啦!什么事?

刘德明  (白)     卞先生请到。

春兰   (白)     怎么着,卞先生请到了,快把人家请进来,我搀小姐拜堂,越快越好。

(春兰下。)

刘德明  (白)     刘永,请卞先生来见。

(刘永出门。)

刘永   (白)     有请卞先生。

(周通上。)

周通   (白)     嘿嘿!

     (念)     喜事从天降,前来拜岳丈。

刘永   (白)     员外请先生相见。

周通   (白)     你去对员外言讲,必须口称新姑爷老爷方可进去。

(刘永入门。)

刘永   (白)     员外,那人言道要口称新姑爷放可进府。

刘德明  (白)     好,你就称他一声新姑老爷。

(刘永出门。)

刘永   (白)     有请新姑老爷!

(周通入门。)

周通   (白)     我来了。

             岳父在哪里,老丈人在哪里?

刘德明  (白)     哦,新……

(刘德明看。)

刘德明  (白)     怎么这样丑陋哇!

             春兰快来!

(春兰上。)

春兰   (白)     来了,来了,员外什么事?

刘德明  (白)     我来问你,卞先生是个白脸的,还是个黑脸的?

春兰   (白)     是个小白脸。

刘德明  (白)     你去看来。

春兰   (白)     嘿,您这么大岁数连小白脸、小黑脸都看不出来了,我瞧瞧去,是个小白脸呀。

(春兰看。)

春兰   (白)     哎呀!我的妈呀!

(春兰指刘永。)

春兰   (白)     你怎么把包老黑给请来啦?员外这是他请错啦,可没我的事,我管不了,我不管。

(春兰跑下。)

刘德明  (白)     刘永,你这奴才作的好事,我定打死你这奴才。

周通   (白)     嗳,俺进你家,你骂奴打仆,岂是待娇客的道理!

刘德明  (白)     你是什么娇客!快快出去。

周通   (白)     你请我进来焉能赶我出去,自古道:请神容易送神难。

刘德明  (白)     刘永取银子缎匹过来。

(刘永取银子缎匹交刘德明。)

刘德明  (白)     壮士,这里有银子二百两,杭缎二匹,拿回家去另娶一房也就是了。

周通   (白)     住了,俺家财豪富,岂要你的银钱!俺是前来成亲来了。

刘德明  (白)     你是何人?

周通   (白)     小霸王周通。

刘德明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听说他是周通到,

安人   (西皮散板)  好言陪礼求恕饶。

刘德明  (白)     啊,壮士,只因家人刘永做事昏庸,错将壮士请来,小女已经有了人家,壮士回家另娶一房也就是了。

周通   (白)     住了,俺在花田游玩,被你家人请来招亲,你若后悔,是自找其祸。俺三日之内定要招亲,你若不从,俺就放火烧庄。俺去也。正是:

     (念)     自古良缘天助成,周通不是自求亲。金银缎匹成何用?三日之内配婚姻。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

(周通下。)

刘德明  (白)     春兰快来!

(春兰上。)

春兰   (白)     来了来了,忙了我一个人了,员外什么事?

刘德明  (白)     唗,大胆贱婢勾来小霸王周通,着打!

春兰   (哭)     员外呀……

     (西皮散板)  在花田见此人明明亮亮,

             又谁知老刘他错请了霸王。

             并非是小春兰胡言乱讲,

     (哭头)    哎呀,员外呀!

     (西皮散板)  请出了小姑娘细问端详。

     (白)     有请小姐。

(小锣。刘玉燕上。)

刘玉燕  (西皮散板)  一桩喜事从天降,

             爹娘因何泪悲伤。

     (白)     爹娘何事?

刘德明  (白)     哎呀儿呀,今有刘永错请了小霸王周通,三日之内要招亲来了。

刘玉燕  (白)     有这等事,待我碰死了吧。

刘德明  (白)     我儿不必如此,待为父告他一状便了。

春兰   (白)     刘永备马。

(刘德明下。春兰踹刘永。)

春兰   (白)     都是你这个老东西!

(刘永下,刘玉燕哭。)

安人   (白)     我儿不必啼哭。

             春兰搀你家小姐回房去吧!

春兰   (白)     是啦,老太太您也别着急了。

安人   (白)     哼哼!都是你这个丫头办的好事。

(安人下。)

春兰   (白)     小姐随我来。

刘玉燕  (西皮散板)  满腹冤屈无言讲,

             含羞带愧转兰房。

(刘玉燕哭。)

春兰   (白)     小姐别哭啦,哭这会子当什么哪,您大小得拿个主意呀?

刘玉燕  (白)     我是忙中无计。

春兰   (白)     你没有主意,嗳,我倒有主意。

刘玉燕  (白)     有何妙计?

春兰   (白)     我去到渡仙桥,看看卞先生在那里没有。他要在那儿,我叫他给咱们娘儿们拿个主意,您看好不好?

刘玉燕  (白)     此意甚好,你要早去早回。

春兰   (白)     小姐呀!

     (西皮散板)  小姐不必悲声放,

(刘玉燕溜下,春兰下楼,出门。)

春兰   (西皮散板)  见了卞生细商量。

(春兰下。)

【第七场:邀玑】

(小锣。卞玑上。)

卞玑   (西皮散板)  心猿意马渡仙桥,

             梦中不忘美多姣。

(卞玑睡。春兰上。)

春兰   (西皮散板)  只为一曲风流调,

             叫我日夜受辛劳。

     (白)     哟,怎么着啦,醒醒!

卞玑   (白)     你来了!

春兰   (白)     我来了。

卞玑   (白)     你来迟了。

春兰   (白)     我怎么来迟了。

卞玑   (白)     你误了我的大事了。

春兰   (白)     我怎么误了你的大事了?我问你:方才我们员外打发人来请你,你往哪里去了?

卞玑   (白)     我不曾到哪去。

春兰   (白)     你没到哪去?你想想。

卞玑   (白)     不错,方才有人请我去画围屏,我不曾在此。

春兰   (白)     你瞧糟不糟,早也不去,晚也不去,单那个节骨眼你会去啦。

卞玑   (白)     我就是那个节骨眼不在这儿!

春兰   (白)     我们就是那个节骨眼,打发人来请你,一下请错了,你猜把谁请了去啦?

卞玑   (白)     我哪里知道!

春兰   (白)     我们错把小霸王周通请了去啦。

卞玑   (白)     怎么?小霸王周通是个黑脸的呀!

春兰   (白)     可不是吗,我们小姐瞧他长的黑不溜球的,她一吓可就吓死了。

卞玑   (白)     怎么,你家小姐她、她、她死了么?

春兰   (白)     可不是吗!

卞玑   (白)     哎呀小姐……

春兰   (白)     你别哭,小姐没死,我跟你闹着玩呢。

卞玑   (白)     这是怎么讲话。

春兰   (白)     我们小姐哭的死去活来,叫我跟你要个主意,你有什么主意无有?

卞玑   (白)     我忙中无计。

春兰   (白)     哎呀,她也没主意,你也没主意,这可怎么好。哎,我倒有个主意,要不然你上我们那儿去一趟。

卞玑   (白)     如此,走、走、走!

春兰   (白)     哎,你就这样前去吗?

卞玑   (白)     我不这样前去,我怎么样去呀?

春兰   (白)     是呀,要怎么样前去哪?嗳,你男扮女装吧!

卞玑   (白)     我男扮女装?嗳,我是举人,不扮女人。

春兰   (白)     怎么着,你不扮女人?你还不错哪。你爱扮不扮?你不扮就见不了我们小姐,我走了。

卞玑   (白)     春兰姐你回来,我们商量商量。

春兰   (白)     你跟谁商量呀?

卞玑   (白)     我心与口商量。

春兰   (白)     对了,你商量商量,可别上了当。

卞玑   (白)     哎呀且住,我是个举人,她叫我扮做女人,我若不办就见不着佳人。这这这便怎么处!唉,我就扮他一次,下次不可。

             啊,春兰姐,我就扮这一次,下次不可。

春兰   (白)     吓,谁让你老扮女人哪。

卞玑   (白)     我扮是扮,我来问你:这头上我戴哪一个的?

春兰   (白)     戴我们小姐的。

卞玑   (白)     身上穿得呢?

春兰   (白)     也穿我们小姐的。

卞玑   (白)     足下呢?

春兰   (白)     也穿我们小姐的。

卞玑   (白)     哎呀呀,你们小姐有这么大的脚巴鸭吗?

春兰   (白)     不要紧,我回去给您赶做一双。你明天还在这儿等我,你可别走啦。

卞玑   (白)     我不走了。

春兰   (白)     你可千万千万别走了。

卞玑   (白)     嗳,我至死也不走了。

春兰   (白)     我要告辞了。

     (西皮散板)  桃源路上须要早,

     (白)     嘿,你可别走了。

(春兰下。)

卞玑   (西皮散板)  准备明天渡鹊桥。

(卞玑下。)

【第八场:赶鞋】

(刘玉燕自下场门倒上。)

刘玉燕  (西皮散板)  自古好事多磨难,

             闷坐绣房心不安。

(春兰上。)

春兰   (西皮散板)  为小姐姻缘事心忙意乱,

             小春兰要做个人定胜天。

     (白)     唉!为了小姐的事情打绣阁跑到渡仙桥,打渡仙桥跑到绣阁,腿累的酸酸的,我不免站在门外听她说些什么。

             嗯咳!

刘玉燕  (白)     何人痰嗽?

春兰   (白)     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刘玉燕  (白)     春兰回来了!

春兰   (白)     是我回来了。

刘玉燕  (白)     你为何不进来?

春兰   (白)     我进去也是站着,我不如在这儿站会儿吧。

刘玉燕  (白)     你进来有你的座就是了。

春兰   (白)     怎么,有我的座位儿?那我可就进来了。

(春兰入门,坐。)

刘玉燕  (白)     你可曾见着卞先生无有?

春兰   (白)     嗯唷!

刘玉燕  (白)     他与你说些什么?

春兰   (白)     嘿,你别忙,你等我喘口气呀!

刘玉燕  (白)     他到底说些什么?

春兰   (白)     我去到渡仙桥,我见他在那儿睡觉哪,我就把他叫醒了,把咱们娘儿们的事跟他这么一说,说小霸王周通要来抢亲,他听了一害怕,就急死了。

刘玉燕  (白)     怎么讲,他死了吗?

春兰   (白)     可不是吗。

刘玉燕  (白)     哎呀!卞郎呀!

春兰   (白)     两人害一样的毛病,都会哭。

             小姐,他没死,我跟您闹着玩呢!

刘玉燕  (白)     顽皮。

春兰   (白)     我给他出了个主意,我叫他上咱们这儿来一趟,您看好不好?

刘玉燕  (白)

刘玉燕  (白)     男扮女装,我来问你他头上戴的?

春兰   (白)     戴您的。

刘玉燕  (白)     身上穿的呢?

春兰   (白)     也穿您的。

刘玉燕  (白)     足下?

春兰   (白)     也穿您的。

刘玉燕  (白)     我的鞋儿,他如何穿得?

春兰   (白)     咱们娘儿俩不会上楼上去,一夜不睡觉,给他赶一双吗?

刘玉燕  (白)     甚好,带路。

(小拉子。春兰、刘玉燕同上楼。春兰两面楔钉子,搓麻绳,纳鞋底。起二更鼓。)

刘玉燕  (西皮散板)  桥头执扇把诗敲,

             闺阁挑灯伴寂寥。

(安人上。)

安人   (西皮散板)  更漏频催天不早,

             女儿不睡为哪条?

     (白)     开门来!

春兰   (白)     谁?

安人   (白)     老身来了,你们怎么还不睡觉!

春兰   (白)     就要睡的。

安人   (白)     早早安歇。

春兰   (白)     是啦。

安人   (白)     小心灯火!

春兰   (白)     知道了。老太太您去睡觉去吧!

(安人下。)

春兰   (白)     老太太,老太太。

(春兰回身坐椅跳起来。)

春兰   (白)     哎哟,我的妈呀!

刘玉燕  (白)     怎么样了?

春兰   (白)     扎了我一下,这都怪你妈不好,三更半夜她来干什么!

刘玉燕  (白)     做哇!

     (西皮散板)  明知此事非正道,

             只为卞郎生情苗。

(起五更鼓。)

春兰   (白)     哟!天都亮了,小姐你做好了没有?

刘玉燕  (白)     我不曾做好。你呢?

春兰   (白)     我连半只还没纳得哪。

(刘玉燕哭。)

春兰   (白)     你别哭,我想起来了。老太太的睡鞋还在楼上哪,您去拿衣服,我去拿睡鞋。

(春兰、刘玉燕分虚下,复上。春兰拿鞋。)

春兰   (白)     唉,小姐这是你妈的……

刘玉燕  (白)     什么!

春兰   (白)     睡鞋。

刘玉燕  (白)     淘气。

春兰   (白)     您把衣裳包好啦?给我吧,我到渡仙桥去啦。

(春兰欲出门。)

春兰   (白)     我,我不去啦!

刘玉燕  (白)     为何不去?

春兰   (白)     我为什么要去?我跑前跑后的,两条腿都跑细了,我为谁呀?

刘玉燕  (白)     哟,我明白了,事成后我与你做衣服、打手饰。

春兰   (白)     我不要。

刘玉燕  (白)     多把银钱与你。

春兰   (白)     我有的是钱,我也不要。

刘玉燕  (白)     你要怎样呀?

春兰   (白)     是呀,我要怎样呀?这么办吧,你叫我一声。

刘玉燕  (白)     叫你一声!好春兰。

春兰   (白)     什么春兰,谁不知道我叫春兰,我又嘚儿春兰啦。

刘玉燕  (白)     我不叫你春兰,叫你什么?

春兰   (白)     你得叫我一声姐姐。

刘玉燕  (白)     住了,我乃一主,你乃一仆,使不得。

春兰   (白)     嗬,拿出小姐的架子来了,你不叫哇,我还不去呢!

刘玉燕  (白)     好,春兰姐姐。

春兰   (白)     把春兰取消,干拦着姐姐。

刘玉燕  (白)     如此我那——

春兰   (白)     叫哇!

刘玉燕  (白)     姐姐!

春兰   (白)     嗳,我那好妹妹哟!

     (西皮散板)  小姐但把宽心放,

(刘玉燕下。)

春兰   (西皮散板)  管叫二人配鸾凰。

     (白)     天不早啦,我该走啦。

(春兰下楼,开门,出门,下。)

【第九场:错抢】

(卞玑上。)

卞玑   (西皮散板)  精神恍惚梦颠倒,

             心中焦躁似油浇。

(春兰上。)

卞玑   (白)     春兰姐,你来了。

春兰   (白)     卞先生,你真守信用。

卞玑   (白)     衣服鞋儿可曾带来?

春兰   (白)     这是衣服。鞋没做好,这是我们老太太两只睡鞋,你就将就穿吧。

卞玑   (白)     我在哪里改扮?

春兰   (白)     你到没人的地方去改扮吧!

(卞玑下。)

春兰   (白)     我给他收拾文房四宝。

(小拉子。春兰收拾文具。)

春兰   (白)     怎么还不出来?我看看有人没有。

             卞先生!

(花梆子。卞玑上,挡脸。)

卞玑   (白)     迷儿。

春兰   (白)     真漂亮啊!

卞玑   (白)     走走走。

春兰   (白)     你就这么走吗?

卞玑   (白)     我不这样走,怎样走哇!

春兰   (白)     你得学我们女人走道儿。

卞玑   (白)     我不会呀!

春兰   (白)     待我教给你女人走道儿。出得门来,这么一摆。

卞玑   (白)     一摆。

春兰   (白)     这么一摆。

卞玑   (白)     二摆。

春兰   (白)     这么一捂。

卞玑   (白)     二百五。

春兰   (白)     你才二百五呢。嗳!

(春兰斜场走花梆子。)

卞玑   (白)     噢,就是这样,我会了。

春兰   (白)     你演习演习我看看。

卞玑   (白)     女人走路出得们来,这么一摆。

春兰   (白)     一摆。

卞玑   (白)     这么一摆。

春兰   (白)     二摆。

卞玑   (白)     这么一捂。

春兰   (白)     真正的二百五。

卞玑   (白)     嗳!

(卞玑走花梆子。)

卞玑   (白)     喂哟,闪了我的腰了。

春兰   (白)     嗬,你长得真全货!

(春兰边走边说。)

春兰   (白)     有人问你,你说你姓什么?

卞玑   (白)     我姓卞。

春兰   (白)     你叫什么?

卞玑   (白)     我叫卞玑呀!

春兰   (白)     嗳,有人问你,你就说叫卞娘子。

卞玑   (白)     噢,我叫卞娘子。

春兰   (白)     再有人问你干什么来了?

卞玑   (白)     我与小姐送画儿来了。

春兰   (白)     嘿,你老忘不了画儿,你就说给小姐送花儿来了。

(刘永倒上。春兰、卞玑、刘永对面推磨,卞玑藏春兰身后。)

刘永   (白)     春兰,身后何人?

春兰   (白)     没有人。

刘永   (白)     分明有人怎说无人!

春兰   (白)     你眼睛花了,员外命我找你呢,你快去吧。

(春兰踹刘永,刘永下。卞玑从春兰身后出来。)

卞玑   (白)     哎呀呀,吓了我一身的冷汗,他是何人?

春兰   (白)     他是老藏头。

卞玑   (白)     嗳,老苍头吧!

春兰   (白)     不错不错,老苍头。

(春兰、卞玑同走圆场。)

卞玑   (白)     到了无有?

春兰   (白)     到了。

卞玑   (白)     待我上楼!

春兰   (白)     你先等等,得了吧,当是到你们家呢,这是有尺寸的地方。

卞玑   (白)     我在哪里藏躲?

春兰   (白)     我给你找个地方。

(春兰对上场门,开门。)

春兰   (白)     你藏在这儿吧!

(卞玑入门捏鼻退身。)

卞玑   (白)     哎哟哟!这是茅厕呀,臭的很哪!

春兰   (白)     您就将就点吧。

(春兰倒扣门,上楼。)

春兰   (白)     有请小姐!

(刘玉燕倒上。)

刘玉燕  (白)     春兰回来了。卞先生可曾请到了?

春兰   (白)     卞先生请到了。

刘玉燕  (白)     待我下楼迎接。

(春兰阻拦。)

春兰   (白)     嘿。这么大的小姐真不害臊,端着点,坐好了,我给你摆个姿式,眼睛往前看,两手捂好不许动。

刘玉燕  (白)     这是什么样儿?

春兰   (白)     你爱怎样就怎么样吧!

刘玉燕  (白)     快请他上楼!

春兰   (白)     是啦!

(春兰下楼装老旦声音。)

春兰   (白)     嗯呸!

(卞玑跪。)

春兰   (白)     你姓什么?

卞玑   (白)     我姓卞。

春兰   (白)     你叫什么?

卞玑   (白)     我叫卞娘子。

春兰   (白)     做什么来了?

卞玑   (白)     我与小姐送花儿来了。

春兰   (白)     这是小姐绣楼,燕飞不到之处,你前来做甚,记打!

卞玑   (白)     是。

春兰   (白)     记责。

卞玑   (白)     是。

春兰   (白)     抬起头来看看我是谁!

卞玑   (白)     是,多谢老安人。

春兰   (白)     迷儿。

卞玑   (白)     原来是春兰姐,这是做什么!

春兰   (白)     我跟你闹着玩呢!

卞玑   (白)     哎,吓了我一头冷汗。可曾说好?

春兰   (白)     说好了,跟我上楼。

(春兰、卞玑同上楼入内。卞玑与刘玉燕碰头,作羞。春兰站中场。)

春兰   (白)     小姐我把卞先生请来了,您跟他说话吧!

(刘玉燕不理。)

春兰   (白)     卞先生,你好容易见了我们小姐,您倒是说话呀!

(卞玑作羞态。)

春兰   (白)     嗬,你真耍菜阿。他们俩怎么不说话呢?哎呀,我也糊涂,有我在这儿,人家两人怎么好意思说话呢!好,我躲一躲。

(春兰将门倒扣。)

春兰   (白)     你们俩说话可是说话,可得快着点,我一会儿就来。

(春兰下楼,下。)

卞玑   (白)     小姐。

刘玉燕  (白)     卞郎,奴家情不自禁误入魔网,与君私会者,爱君之才也;不与君苟合者,全奴之节也。今有诗帕一方持赠,愿君早得功名,央媒说合。

卞玑   (白)     多谢小姐赠诗帕美意,小生亦曾读过诗书,愿学柳下惠坐怀不乱,非登徒之辈也。自那日花田分手,小生梦寐不安,在扇儿上题诗数首,送与小姐以做订婚之证,来日相逢,也好为凭。

(卞玑送扇。)

刘玉燕  (白)     多谢相公。

(小锣。春兰慌上。)

春兰   (白)     小姐,大事不好了!

刘玉燕  (白)     何事惊慌?

春兰   (白)     方才我在后院听得小霸王周通带领好些人前来抢亲来了。

卞玑   (白)     哎呀!

(乱锤。卞玑屁股坐子,惊慌。春兰指帐内暗藏,卞玑入帐。安人上。)

安人   (白)     哎呀儿呀,小霸王周通带领多人前来抢儿成亲,你快些躲藏!

春兰   (白)     您别说啦,快跟小姐下楼藏躲起来。

(安人拉刘玉燕同下楼,刘玉燕暗示春兰藏好卞玑,安人、刘玉燕同倒下。)

春兰   (白)     哎呀,我的妈呀!他们都走了,我也走。

(卞玑开帐。)

卞玑   (白)     春兰姐。

春兰   (白)     哟,这儿还藏着一个活的呢。

(乱锤。春兰指卞玑藏帐内,卞玑欲跳楼,春兰急阻,卞玑入帐。春兰下。四下手、周通同上。)

周通   (念)     怒气冲霄汉,劫抢女多姣;朱陈多反复,祸事自家招。

     (白)     打进去,两厢搜来。

四下手  (同白)    两厢无有!

周通   (白)     楼上去搜。

(周通、四下手同上楼。)

四下手  (同白)    也无有。

周通   (白)     她往那里去了?这倒奇怪了!

卞玑   (白)     春兰姐救我!

周通   (白)     哟!小宝贝在这儿呢,我来救你。

             抢!

(刘永上,周通打倒刘永,抢卞玑下,四下手同下。)

刘永   (白)     待我报与员外知道。

(刘永下。安人、刘玉燕、春兰同上。)

安人   (白)     春兰,看看小姐房中丢了什么没有?

春兰   (白)     是啦。

(安人、刘玉燕、春兰、同上楼,春兰看帐子,惊。)

安人   (白)     刘永不知往哪里去了!

刘玉燕  (白)     想是藏躲去了。

春兰   (白)     什么也没丢,就丢了我们小姐心爱的那么一个玩意。

刘玉燕  (哭)     哎呀!

安人   (白)     那不过小孩儿的玩具,我有的是钱,多买几个也就是了!

春兰   (白)     哎哟老太太,那个小玩意,要一个就够了。

安人   (白)     老身有的是银钱,多买几个,还有你一个呢!

春兰   (白)     我不要。

(安人拉刘玉燕同下。)

春兰   (白)     这个老太太多么糊涂,那个小玩意儿上哪儿买去呀!不想周通把卞郎抢去,今天晚上一入洞房,啊呀……

(春兰下。)

【第十场:搬差】

(大锣。朱仝、雷横同上。

朱仝   (念)     美髯似关公,

雷横   (念)     腾空如大鹏。

朱仝   (白)     俺、美髯公朱仝。

雷横   (白)     插翅虎雷横。

朱仝   (白)     贤弟,今日太爷升堂,命我捉拿黄泥冈的强盗,太爷言道周通也在其中,不免拿他到案,你我一同前去。

雷横   (白)     周通武艺平常,仁兄一人前去便可成功。

朱仝   (白)     言之有理。正是:

     (念)     身在公衙内,官差不自由。

(朱仝下。刘德明上。)

刘德明  (白)     二位都头在家么?

雷横   (白)     员外来了,到此何事?

刘德明  (白)     只因周通要抢小女成亲,特到公衙禀报。

雷横   (白)     周通犯了嫌疑之罪,朱都头拿他去了。

(刘永上。)

刘永   (白)     员外大事不好了!

刘德明  (白)     何事惊慌?

刘永   (白)     周通将小姐抢去了!

刘德明  (白)     这便如何是好?

雷横   (白)     员外不必惊慌。周通抢劫民女,目无王法,员外但放宽心,待我与你一同前去,将你女儿夺回也就是了。

刘德明  (白)     有劳了。

雷横   (白)     士兵走上。

(四士兵走上。)

雷横   (白)     往周通家中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误认】

(小锣垛头。周玉楼上。)

周玉楼  (西皮原板)  奴本江湖美红颜,

             蛮靴窄袖剑光寒。

             可叹韶光似流水,

             待字闺中几多年。

     (白)     奴家周玉楼,哥哥周通,父母双亡,怎奈我哥哥横行霸道,把我终身之事,一字不提。今天早晨他就出门了,天到这般时候还不见回来,又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周通、卞玑同上。)

周玉楼  (白)     哥哥,这是哪儿来的女子呀?

周通   (白)     她乃桃花村刘德明刘员外的女儿,名唤玉燕。与愚兄结为百年之好。

周玉楼  (白)     恭喜兄长。

周通   (白)     可恨那老头儿忽然反悔,杀人可恕,情理难容,是俺将她抢来的。

周玉楼  (白)     犯法之事做不得!

周通   (白)     不用你管。

周玉楼  (白)     你如此胡作非为,岂不怕人家骂你吗?

周通   (白)     骂我与你何干?

(朱仝上。)

朱仝   (念)     捉拿天边月,海底去寻针。

     (白)     周贤弟,黄泥冈打劫可有你在内?

周通   (白)     并无小弟在内。

朱仝   (白)     既无贤弟在内,可随愚兄到县衙分辨!

周通   (白)     我今日成亲,不去了。

朱仝   (白)     嗳,太爷命我捉拿于你,此乃官事,你焉能不去,快快随我前往!

周通   (白)     大哥你别生气,我去就是。

朱仝   (白)     走!

周通   (白)     嘿,只说蓝桥会,谁想拆了桥。

             贤妹好生照看嫂嫂,愚兄到县衙走走。

(朱仝、周通同下。)

卞玑   (哭)喂呀!

周玉楼  (白)     嫂子你别哭啦,你别看我哥哥长的黑不溜球的,可是他的心眼还好。你干吗老挡着脸哪!别害臊啦!哟,你怎么这么大脚啊!

(卞玑藏脚。)

周玉楼  (白)     嗳,奇怪呀,她哭的声音跟走道的样子怎么不像女人模样啊!八成是个蒙事的,我吓唬吓唬她。

(周玉楼取剑。)

周玉楼  (白)     呔,哪儿来的狂徒!休走看剑。

(卞玑跪。)

卞玑   (白)     小姐饶命。

周玉楼  (白)     说了实话便罢,如若不然,剑下做鬼!

卞玑   (白)     哎呀小姐,我乃襄阳举人卞玑,只因小生与刘玉燕有婚姻之约,又被令兄恃强争娶,她家使女春兰将我扮成女子模样带进她府。令兄前去抢亲,错把小生抢来,望小姐饶命。

周玉楼  (白)     你改装戏弄人家闺秀,斩者无亏。

卞玑   (白)     我与刘玉燕共订白首之盟,不曾苟合,若有虚言,天地鉴之。

周玉楼  (白)     可是实言?

卞玑   (白)     句句实言。

周玉楼  (白)     起来。

卞玑   (白)     谢小姐。

周玉楼  (白)     且住,我看此人温文典雅,倒也不像浪荡公子,我不如把他给放了。哎哟不好,我要是把他放了,我哥哥回来要是跟我要人,我可拿什么话来对她呀?可是我要不放她,我哥哥回来知道他是男的,不但他的性命难保,就是我与他同在一处孤男寡女的,叫我哥哥知道了,也是好说不好听啊。哎哟,这倒两难了。……这可怎么好啊……嗳,有道是积德胜遗金,我干脆还是把他放了得好。我说哥哥呀哥哥!你能抢,我就能放。

             我说卞相公,我来问你,我若不杀你,放你逃走,你意愿何往呢?

卞玑   (白)     今乃大比之年,我有意上京求名,只是缺少盘费。

周玉楼  (白)     这有什么哪,假若我放你逃走,再送你银两进京求名,你若得中之后,可又怎样感谢我呢?

卞玑   (白)     倘若小生得中,小姐有何为难之事,小生万死不辞。只是你我素不相识,怎敢当此重赐。

周玉楼  (白)     嗳!送你做为盘缠有何不可?

(周玉楼赠银。)

卞玑   (白)     如此小生愧领了。告辞。

(卞玑欲走。)

周玉楼  (白)     回来!

卞玑   (白)     小姐又不放我走了?

周玉楼  (白)     你瞧你男不男,女不女,走在街上这像什么样子呀!

卞玑   (白)     我无有男子的衣裳啊!

周玉楼  (白)     我哥哥有的是衣裳,穿他的,你等着我给你拿去。

卞玑   (白)     多谢小姐!

(周玉楼下。)

卞玑   (白)     看此女子倒是侠义心肠,倘若今日她哥哥在家,我这条命啊,也就交代了。

(周玉楼取衣服上。)

周玉楼  (白)     来,换衣裳。

(卞玑换男装。)

卞玑   (白)     告辞。

周玉楼  (白)     你先等等,我到外头看看有人没有。

卞玑   (白)     有劳小姐。

周玉楼  (白)     正好无人,您请吧!

卞玑   (白)     如此,小生告辞了。

(卞玑落帕,下。周玉楼发现地下卞玑失落的手帕。)

周玉楼  (白)     哎哟,他怎么把一块手绢丢下啦,这不是女人的手绢吗?

(周玉楼看。)

周玉楼  (白)     嘿!原来是刘玉燕送他的手绢,真荒唐!

             我说卞相公!卞相公!

(周玉楼追出。雷横引四士兵、轿夫同上,雷横拉周玉楼进轿,周玉楼惊怕遗落手帕,雷横拾手帕。)

雷横   (白)     刘员外快来!

(刘德明上。)

刘德明  (白)     小女可曾夺回?

雷横   (白)     令爱现在轿内,她有手帕一方,员外请看。

刘德明  (白)     正是小女的手帕,多谢都头。

雷横   (白)     告辞。

(雷横引四士兵同下。)

刘德明  (白)     轿夫将小姐抬回。

(刘德明走圆场,进家。)

刘德明  (白)     安人哪里?

(安人上。)

安人   (西皮散板)  无端横逆心惊怕,

             令人今夜长叹嗟。

刘德明  (白)     啊,安人你在家有何用处,女儿被周通抢走,你还在此不慌不忙,幸而请得雷都头将女儿救回,现在门外轿中,你快叫春兰扶她下轿。

安人   (白)     奇了,女儿现在家中,此话从何说起!

刘德明  (白)     这就奇怪了,我因刘永通报女儿被周通抢去,是我请得雷都头将女儿夺回,现有手帕在此,你道女儿现在家中,难道我撞见妖怪不成?

安人   (白)     手帕今在何处?

刘德明  (白)     手帕在此。

安人   (白)     帕上有诗,员外请看。

刘德明  (白)     待我看来。

     (念)     “雁塔题名日,琼林赴宴时,挥毫光四座,独占凤凰池。”

     (白)     此乃赠别之诗。难道女儿有了私情,唤她出来一问。

安人   (白)     不如审问春兰,免得大家无光。

刘德明  (白)     春兰快来!

(春兰上。)

春兰   (念)     好事成虚话,

刘德明  (白)     春兰快来!

春兰   (念)     一心似乱麻。

     (白)     员外什么事?

刘德明  (白)     你是小姐的贴身使女,小姐逾闲荡检你可知道?

春兰   (白)     小姐谨守闺门,没什逾闲荡检的事。

刘德明  (白)     贱人还敢强嘴,还不跪下!

春兰   (白)     跪下就跪下。

(春兰跪。)

刘德明  (白)     不但叫你跪下,我还要打你。

春兰   (白)     别忙,我还有话说。

刘德明  (白)     讲!

春兰   (白)     员外您生这么大的气,难道说拿着什么凭据了么?

刘德明  (白)     这有诗帕一方,你拿去看来!

春兰   (白)     我看看。

(春兰背诗。)

春兰   (白)     哟!这方手帕是我们小姐赠给卞相公的,怎么会到他手里了?

             我说员外,我跪着说不出话来。

刘德明  (白)     你就起来。

春兰   (白)     起来那敢情好,起来了我说什么呢?

             员外这头一个字我不认识。

刘德明  (白)     你终日陪伴小姐读书,连个“雁”字都不认识吗?

春兰   (白)     不错是个“雁”字,我们小姐的贞节跟大雁一样,她这首诗是送卞姑爷的,怎么能算逾闲荡检!

刘德明  (白)     我家有什么卞姑爷?

春兰   (白)     就是卞玑,员外亲自主婚将小姐许配于他,那不是卞姑爷吗?

刘德明  (白)     他怎能与小姐相会?

春兰   (白)     只因员外命刘永去请卞生,不想错请周通弄出抢亲之事,小姐急的几乎寻死,是我将卞生男扮女装领进府来,小姐送他诗帕一方,叫他求取功名,等他得中回来,再央媒说合,谁知周通前来抢亲,误将卞生抢去。员外,这是这件事的真根实底,我是一句瞎话也没有。

刘德明  (白)     你这贱人勾引外人,败坏我的门庭,其情可恶!

春兰   (白)     请问花田访婿谁出的主意?

刘德明  (白)     是我出的主意。

春兰   (白)     我同小姐花田访婿回来,谁把小姐许配卞生,叫刘永去请的?

刘德明  (白)     也是我作主许亲,叫刘永去的。

春兰   (白)     这不结啦,既然都是员外的主意,这“勾引”二字我可担待不起您哪。

刘德明  (白)     好一个利口的丫头,本来是我不该叫女儿花田访婿弄出这一场丑事。

春兰   (白)     员外可真老糊涂啦,小姐跟卞生发乎情,止乎义,有什么丑事!请问员外,这方帕子是哪来的?

刘德明  (白)     我请雷都头到周通家中夺回小姐,得了这方诗帕,如今小姐现在家中,我夺回的却是谁家之女?

春兰   (白)     员外不怪我说您糊涂,你可真够明白的,既是从周通家中抢回,又有诗帕,那轿子里头定是卞姑爷了。

刘德明  (白)     既是卞生,待我将他拉出轿来,问他个改装戏妇女之罪。

春兰   (白)     员外怎么出乎反乎,既将小姐许配给他啦,人家夫妻调笑,怎么能算改装戏妇女呢?

刘德明  (白)     也罢,这也说的是,今日我就与他完成花烛。

春兰   (白)     我忙了这几天,今儿才听了一句痛快话,等我去搀他下轿。

刘德明  (白)     男女有别,用你不着。

             刘永,快请卞姑老爷下轿。

春兰   (白)     慢着,员外,您怎么越老越上岁数啦?

刘德明  (白)     这是什么讲话!

春兰   (白)     卞姑爷打扮得不男不女的,怎么下轿见丈人哪?

刘德明  (白)     依你这见?

春兰   (白)     依我之间,您拿套男衣,给他穿戴好了,也好下轿见丈人。

刘德明  (白)     这也说得不差,刘永取套男衣,请卞姑老爷更衣相见!

刘永   (白)     是。

(刘永下。)

刘德明  (白)     春兰,你到后面说与小姐知道!

春兰   (白)     是啦!

安人   (白)     春兰,那日你道小姐丢了个小玩意,可是这个人儿么?

春兰   (白)     您今儿个才明白,我的老太太。

(春兰下。刘永引周玉楼同上。)

刘永   (白)     卞相公,这就是员外、安人。

周玉楼  (白)     我好不明白。

(周玉楼想。)

周玉楼  (白)     我晓得了,他拿我当做卞相公了,我就给他一个将错就错。

             员外、安人拜揖。

刘德明  (白)     果然好个人才,卞先生请坐。

周玉楼  (白)     告坐。

刘德明  (白)     卞先生你行得好狡狯。

周玉楼  (白)     这也是风流佳话,只恐狡狯之中还有狡狯。

刘德明  (白)     好一个风流佳话,卞先生,老汉久慕大才,欲将小女攀附丝萝,望勿见却。

周玉楼  (白)     这个……不敢从命。

刘德明  (白)     你既不愿与小女结亲,为甚么男扮女装来至我家?

周玉楼  (白)     这个……我还有下情。

刘德明  (白)     你敢无义背盟,老汉定不与你甘休,吩咐动乐搀新人。

(春兰、刘玉燕同上,交拜。)

刘德明  (白)     送入洞房!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乔婚】

(小拉子。春兰、周玉楼、刘玉燕同上,周玉楼、刘玉燕对坐外椅。)

春兰   (白)     呀慢着,这个人乍看相卞生,细看怎么不像啊!再说卞生男扮女装刚扮了几天,就这么扭扭捏捏的,这是什么毛病。

             小姐,您瞧新郎不是卞相公!

刘玉燕  (白)     待我看来,果然不是卞郎!哎呀,这姻缘错也。

(刘玉燕哭。)

春兰   (白)     小姐别哭,我看他不像男子。

刘玉燕  (白)     怎见得?

春兰   (白)     他要是个男子,错娶人家媳妇,洞房花烛应当欢天喜地。您看这个小子直眉瞪眼,就跟凉药吃多了似的,他坐在那儿只发愁,多半不是男的。

刘玉燕  (白)     怎样识破于他?

春兰   (白)     主意倒有,您可得老着脸别害臊。

刘玉燕  (白)     怎样不害臊?

春兰   (白)     您去拉他睡觉,他要是男的一定去睡,他要不睡一定是女的。

刘玉燕  (白)     他若是男子,便如何是好?

春兰   (白)     他若是男子,您就跟他成亲。

刘玉燕  (白)     卞先生回来呢?

春兰   (白)     卞先生回来,您再跟卞先生成亲。

刘玉燕  (白)     那如何使得!

春兰   (白)     我也说使不得。这么办,您不会装肚子疼吗?

刘玉燕  (白)     只怕不妥。

春兰   (白)     怕什么的,有我在暗中保驾呢!

刘玉燕  (白)     你不可远离。

春兰   (白)     您跟他说夫妻话,我总得躲躲。

(刘玉燕欲前又怯。)

刘玉燕  (白)     我说不出口。

春兰   (白)     这怕什么的,都有我呢!

(春兰出,偷听。)

刘玉燕  (白)     相公,请来见礼。

周玉楼  (白)     还礼。

(周玉楼先万福,又改作揖。)

春兰   (白)     又要作揖,又要万福,这是个什么礼!

刘玉燕  (白)     卞郎,夜也深了,你我安歇了吧?

周玉楼  (白)     我新郎不叫你新娘睡,你新娘怎么倒叫我新郎睡,你好无有廉耻呀。

(刘玉燕出。)

刘玉燕  (白)     春兰,他果然不睡。

春兰   (白)     您过来吧,我瞧这个小子越瞧越不像个男的,您过去摘他的帽子,非叫他露馅不可。

刘玉燕  (白)     相公,安歇了吧!

周玉楼  (白)     你怎么全无新人体态。

(刘玉燕抓周玉楼帽子。)

刘玉燕  (白)     你是谁家女子改扮前来,婚姻之事当作儿戏,洞房之中戏弄有夫之妇,拉你当官辨理。

(周玉楼跪。)

周玉楼  (白)     我哥哥周通,我是他妹妹名唤周玉楼,只因我哥哥横行霸道,指望抢来小姐成亲,谁知错把卞玑抢去,被我识破,问明情由,我看卞公子堂堂仪表,倒像个正义君子。

刘玉燕  (白)     你可知他是个有妇之夫!

春兰   (白)     不得了,要吃醋,您先别吃醋,听她往下讲。

刘玉燕  (白)     你往下讲来!

周玉楼  (白)     常言说男女有别,我哥哥不在家中,他若藏在我家被他人知晓多不好听呀,再说我哥哥回来知道他是一个男子,恐怕他性命难保,因此我才赠送他衣服银两,叫他上京赶考去了。

春兰   (白)     哎哟!敢情人家是个好人呀!小姐您还不赶紧叫人家起来吗?

刘玉燕  (白)     姐姐请起。

(刘玉燕扶周玉楼起。)

周玉楼  (白)     多谢小姐。

刘玉燕  (白)     我来问你,我赠送卞玑的诗帕,怎么落到你的手中了?

周玉楼  (白)     是他临行之时,慌慌张张,失落在我的房内,被我拾起,正要喊他送还与他,谁知糊里糊涂来了一伙人糊里糊涂将我抬上轿去,搭在你的家中,将要下轿,糊里糊涂又送我一身男衣,叫我穿戴好了,去见刘员外,刘员外不容我说明,就糊里糊涂要我跟你拜堂成亲,我也不知道都是哪儿的事情。话已说明,小姐,干脆您放我走吧!

刘玉燕  (白)     倒叫姐姐受屈了。

周玉楼  (白)     那我就走了。

春兰   (白)     您先慢走。小姐,您要放走周小姐,倘若他的哥哥再来抢亲,那可就不得了啦。

刘玉燕  (白)     依你之见?

春兰   (白)     倒不如把周小姐暂时留在咱们府中做个挡头,她哥哥要再来抢亲,有他妹妹在这儿,咱们可就跟他有理可讲了。

周玉楼  (白)     哎呀!你呀,害苦了我了,只是我们这夫妻不是长久的夫妻呀!

春兰   (白)     你倒想了个周到,还不错呢,你们俩是假夫妻。

刘玉燕  (白)     员外、安人知晓,如何是好?

春兰   (白)     不要紧,你们俩,白天是夫妻,夜晚是姐妹,员外、安人知道都有我保驾呢!

刘玉燕、

周玉楼  (同白)    如此说来,你是我们二人的保驾将军了。

春兰   (白)     我也只能保你们这一时,等卞相公回来,我可也就保不住了,你这个假姑爷也得挪窝了。

刘玉燕  (白)     如此保驾将军。

春兰   (白)     在。

刘玉燕  (白)     保驾来!

春兰   (白)     得令。

(春兰、刘玉燕、周玉楼同下。)

【第十三场:强聘】

(内打鼓退堂。朱仝、周通同上。)

周通   (念)     官司打了半年整,

朱仝   (念)     今日才得出衙门。

周通   (白)     这场官司多劳兄长维持。

朱仝   (白)     本来此案无你在内,此乃太爷明断,我何功之有。贤弟,你急速回去吧!

周通   (白)     改日奉谢。

朱仝   (白)     请。

(朱仝下。)

周通   (白)     这才是好朋友,好朋友!

(周通走。)

周通   (白)     来此家中。

             夫人、妹子!啊!怎么俱已不见,定是回娘家去了。

             众好汉!

(四下手同上。)

周通   (白)     带了黄金、彩缎打上桃花村。

(众人同绕场。)

周通   (白)     来此已是桃花村。

             嗳,刘德明与我滚了出来!

(刘永上。)

刘永   (白)     大王来了!

周通   (白)     快把你家老狗唤出来!

刘永   (白)     有请员外。

(刘德明上。)

刘德明  (白)     何事?

刘永   (白)     周大王来了!

刘德明  (白)     待我看来。

(刘德明出。)

刘德明  (白)     哎呀大王!

(刘德明跪。)

周通   (白)     起来,我且问你,我妹妹可在你家中?

刘德明  (白)     无有此事。

周通   (白)     你女儿可是你夺回的?

刘德明  (白)     此乃公差雷都头所作,与小老儿无干。

周通   (白)     前事一概不究,这里有黄金、彩缎你且收下。

刘德明  (白)     大王,小女已招亲多日,此礼万不敢收。

周通   (白)     你敢赖我亲事,快快打扫洞房,今晚就要成亲。

             众好汉,回庄。

(周通下,四下手同下。)

刘德明  (白)     这里哪里说起。

     (念)     这场祸事真不幸,偏遇冤家对头人。

(刘德明下。)

【第十四场:闹婚】

鲁达   (内白)    走哇!

(长锤。鲁达上。)

鲁达   (西皮散板)  腹中酒肉穿肠过,

             亚似如来当中坐。

             学佛不通经律论,

             好似西方阿修罗。

     (白)     洒家姓鲁名达,法号智深。只因大闹五台山被赶出寺院,前往东京找寻好友林冲,行至中途,天色已晚,不免寻一大户人家投宿一宵。明日再走。

     (西皮散板)  夕阳西下人烟静,

             寻一大户且存身。

     (白)     此处有一大户人家。门上有人么?

(刘永上。)

刘永   (白)     什么人?

鲁达   (白)     洒家因天色已晚,要在宝庄借宿一宵。

刘永   (白)     我家有事,你别处投宿去吧!

鲁达   (白)     洒家不来,你家也未必有事,怎么洒家一来,你家便有起事情,着打。

(鲁达打刘永。刘德明上。)

刘德明  (白)     外面何人喧哗,待我自己看来。

(刘德明出。)

刘德明  (白)     原来是位师父。请进。

鲁达   (白)     便宜你这老狗。

             员外,洒家稽首。

刘德明  (白)     师父请坐。

鲁达   (白)     请问员外上姓?

刘德明  (白)     老汉刘德明。请问师父上姓?

鲁达   (白)     洒家法名智深,乃五台僧人,前往东京,行至此间,见天色已晚,要在宝庄借宿一宵。

刘德明  (白)     本待留师父在此,奈舍下有大祸降临,恐连累师父不便。

鲁达   (白)     俺出家人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员外有什么塌天大祸对洒家言明,俺与你分忧解愁。

刘德明  (白)     师父听了:

     (念)     只因周通行不正,要抢小女配婚姻。老汉若是不应允,放火烧庄强成亲。

鲁达   (白)     这待怎讲!

刘德明  (白)     放火烧庄强成亲哪。

鲁达   (白)     哇呀呀……

     (西皮散板)  员外不必心烦闷,

             洒家与你打强人。

             今夜三更销金帐,

             管教他巫山梦不成。

     (白)     员外不必忧虑,且将令爱隐藏,待洒家去往洞房等周通到来,打发他回去。

刘德明  (白)     若得如此,感恩不尽。

鲁达   (白)     员外安置令爱。

刘德明  (白)     遵命。

(刘德明下。)

鲁达   (白)     管家,引洒家到洞房去者。正是:

     (念)     安良除恶霸,便是活菩萨。

     (白)     带路!

(小拉子。鲁达、刘永通走圆场。)

刘永   (白)     已是洞房。

鲁达   (白)     你且回避。

(刘永下。)

鲁达   (白)     待俺等候周通便了。

(鲁达入帐。水底鱼牌。周通上。)

周通   (白)     来此已是老丈人家中,不是外人,待某进去。

             有请老丈人。

(刘德明上。)

刘德明  (白)     大王。

周通   (白)     丈人请上,小婿拜见。

刘德明  (白)     老夫不敢当。

周通   (白)     女婿有半子之劳,你怎不识抬举?坐好了,待我拜上几拜。

(吹打。周通拜。)

周通   (白)     丈人,我那夫人今在何处?

刘德明  (白)     现在洞房。

周通   (白)     丈人引我到洞房去。

刘德明  (白)     大王随我来。

(刘德明、周通同行。)

周通   (白)     丈人你躲开,我们成亲,你站在这里不成体统。

刘德明  (白)     是,老汉告退。

(刘德明下。)

周通   (白)     好黑的屋子,我这丈人真会过日子,洞房连灯都不点,待我明日送他几枝大蜡烛。

(周通摸。)

周通   (白)     夫人不要害羞,我来了。

(周通入帐。)

周通   (白)     夫人好大肚子。

鲁达   (白)     我吃的多呀。

周通   (白)     啊,你怎么还有胡子!你是何人?

鲁达   (白)     我是你的和尚祖宗,招打。

周通   (白)     哎呀饶命!

(周通作挣出帐,下。鲁达出帐,刘德明上。)

刘德明  (白)     师傅怎么样了?

鲁达   (白)     这厮不经打,已经跑了。员外看守门户,待俺赶上。

(鲁达下。)

刘德明  (白)     不想周通吃此大亏。正是:

     (念)     嫩草怕霜霜怕雪,恶人自有恶人磨。

(刘德明下。)

【第十五场:双圆】

(大锣。李忠上。)

李忠   (念)     离了桃花冈,

(内喊声。)

李忠   (念)     又听闹嚷嚷。

(乱锤。周通上。)

周通   (白)     哎呀,打坏了!

李忠   (白)     贤弟为何这等模样?

周通   (白)     原来是大哥。哎呀大哥,小弟在桃花村抢亲,遇一胖大和尚,将小弟打的好苦。

李忠   (白)     贤弟就不该恃强抢亲,做此无理之事,还不该打。你且闪开,待我迎上前去。

(鲁达上。)

鲁达   (白)     周通哪里走?

李忠   (白)     来的敢是鲁大哥?

鲁达   (白)     原来是李贤弟。

李忠   (白)     乃是自家人,不要打了。此乃是鲁大哥,向前见礼。鲁大哥,这是盟弟,名唤周通。

周通   (白)     我吃了他的亏,还要与他见礼,他是谁呀?

李忠   (白)     这就是鲁提辖大哥。

周通   (白)     怪不得我打他不过呢!鲁大哥在上,小弟有礼。

鲁达   (白)     周贤弟,绿林中人怎能做此无理之事,下次不可。

周通   (白)     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鲁达   (白)     此地不是讲话之所,大家桃花村一叙。

(鲁达、周通、李忠同走圆场,刘德明、安人自下场门同上。)

刘德明  (白)     师父怎么同他们一齐到来?

鲁达   (白)     这都是我的兄弟。

刘德明  (白)     原来如此。

鲁达   (白)     二位贤弟与员外见礼。

刘德明  (白)     这位壮士尊姓?

李忠   (白)     在下李忠。

刘德明  (白)     原来是李壮士。啊,师父,小女之事还望周全。

鲁达   (白)     有我在此,那周家亲事,不再提起了。

李忠   (白)     在下乃是周通的盟兄,是他不该恃强抢亲,多有冒犯,俺这里谢罪。

刘德明  (白)     这就不敢。哎呀,你真乃是一个深明大义的英雄好汉!

周通   (白)     有好有坏,哪都像我这么孱头。

(刘永上。)

刘永   (白)     启员外:庄外有一官员,自称卞玑前来迎娶小姐。

刘德明  (白)     卞玑现在我家,哪里又来的什么卞玑!莫非有人前来冒亲不成?

众人   (同白)    请来相见便知真假。

刘德明  (白)     请他进见。

刘永   (白)     有请卞相公。

(吹打。四青袍引卞玑同上,卞玑下马,青袍接马。)

卞玑   (白)     鲁、李二位仁兄因何俱在此处?

鲁达   (白)     贤兄数载未见,哪里来的这身荣耀?

卞玑   (白)     小弟进京求名,得中状元,前来迎娶刘家小姐,不想大哥在此,真乃奇逢。怎么周仁兄也在此处?

周通   (白)     我、我、我买你的画没给钱,我给你送画钱来啦!

刘德明  (白)     鲁师父,这位官人他是何人?

鲁达   (白)     他乃襄阳卞玑。

刘德明  (白)     这就不对了,卞玑现在我家。

卞玑   (白)     下官卞玑乃是新科状元,怎么说现在你家,莫非奸人前来冒名不成!

刘德明  (白)     侍女春兰在渡仙桥曾经识面,焉能冒名。

卞玑   (白)     是呀!下官在渡仙桥也曾与春兰姐识面,春兰姐是认识我的呀!

刘德明  (白)     啊,安人,此事好生奇怪,两个卞玑全要我家女儿如何是好!

安人   (白)     将春兰唤来一问便知。

刘德明  (白)     春兰哪里?

(春兰上。)

春兰   (白)     来啦,来啦,员外什么事?

刘德明  (白)     你这个丫头作的好事!

春兰   (白)     我没有作什么歹事呀!

刘德明  (白)     你与小姐访婿访了几个?

春兰   (白)     这还能有错吗?一个呀,还能两个吗?

刘德明  (白)     小姐招的女婿可是卞玑?

春兰   (白)     不是卞玑,还是变蛋吗?

刘德明  (白)     小姐招了一个卞玑,怎么又弄出一个卞玑来了?

春兰   (白)     怎么卞相公他来了吗?我快瞧瞧。

卞玑   (白)     哎呀!春兰姐!

春兰   (白)     哎呀!这可不是我们小姐日夜盼望的卞相公吗?

刘德明  (白)     春兰,你认得清?

春兰   (白)     我们找他画过画怎么认不清!

刘德明  (白)     看得准?

春兰   (白)     我带他进过小姐的绣楼,怎么看不准。

刘德明  (白)     那洞房之中小姐招来的女婿又是何人?

春兰   (白)     那是员外用轿子抬来的,您问不着我呀!

刘德明  (白)     你花田访婿遇着的是哪一个?

春兰   (白)     卞玑呀!

刘德明  (白)     这一个呢?

春兰   (白)     卞玑呀!

刘德明  (白)     哎呀呀,我家里哪里来的许多的卞玑!

卞玑   (白)     春兰姐,怎么小姐做了他人的妻子了么?

春兰   (白)     可不是吗?谁叫您来晚了哪!

卞玑   (白)     哎呀呀!想我卞玑堂堂五尺之躯,妻室竟被他人占去,这这这……嗳,我还有何脸面在此!待我走了吧!

(卞玑出门欲走。)

鲁达   (白)     贤弟,我乃出家之人原不该多口,只是贤弟之事不能不问,贤弟还是走到洞房看看的好!

众人   (同白)    言之有理,一同前去!

(大锣。众人同走圆场。开二幕,刘玉燕、周玉楼同坐小楼。卞玑见状,羞。)

卞玑   (白)     哎呀呀呀……羞煞人也,还是走了吧!

(卞玑欲走。刘德明打春兰耳光。)

刘德明  (白)     都是你这贱人做的好事。

周通   (白)     何处狂徒,竟敢强占人妻,招打!

(周通欲打周玉楼。春兰打周通耳光。)

春兰   (白)     你别假充好人啦!

(周通捂脸。)

周通   (白)     嗳,你怎么打我呀?

春兰   (白)     得了吧,黑大个你没瞧见吗,他打了我一个嘴巴!

             员外爷您先别打我,黑大个你也慢动手,卞相公您也别害臊,容我一一告禀。

     (西皮快板)  姻缘本是月老掌,

             暗中匹配好鸳鸯。

             渡仙桥把婿访,

             访来了卞玑住襄阳。

             员外爱他才学广,

             才把小姐配鸾凰。

周通   (白)     什么乱七八糟的!

春兰   (西皮快板)  黑大个儿你别嚷,

             起祸的根苗在你身上。

刘德明  (白)     这都是你奴才办得好事!

春兰   (西皮散板)  员外爷财大气粗胆子壮,

             以主欺奴打耳光,好不心伤!

卞玑   (白)     羞煞人也,待俺走了吧。

春兰   (西皮散板)  如今你官大脾气长,

             就是她放你逃走到汴梁,你才作了状元郎。

(春兰摘下周玉楼帽子。)

春兰   (白)     你也别装蒜啦!卞相公,你再看看她是谁?

卞玑   (白)     果然是恩人在此,小生大礼参拜。

周通   (白)     你住了吧!我家妹子怎么成了你的恩人了。

周玉楼  (白)     兄长有所不知,那日你将卞相公抢到家中,是我将他释放,赠他银两,如今得中回来岂不是他的恩人么!幸喜卞公子是个仁人君子,若遇你这无赖之徒,那日将公子抢回家中,小妹我岂不受人欺侮了。

李忠   (白)     周小姐言之有理,想你乃堂堂男子,反不如令妹深明大义,你这样行为使我放心不下,还是随愚兄上山去吧!

春兰   (白)     嘿,真是贤愚不等!周小姐,你看人家真是大大的好人。

周玉楼  (白)     令人可敬。

(周玉楼、李忠互看,周玉楼羞。春兰会意。)

春兰   (白)     我说这个员外、安人和小姐,周小姐为咱们家的事情可真不容易呀!又在咱们家替卞相公拜堂成亲,当了好些日子假姑爷,现在真姑爷回来,也就没她什么事了。可是咱们怎么相谢人家呢?我打算他,

(春兰指李忠。)

春兰   (白)     跟她,

(春兰指周玉楼。)

春兰   (白)     他们俩……您看好不好?

(四人互视会意。)

刘德明  (白)     此乃人家婚姻大事,我如何能够作主?

春兰   (白)     不要紧的,我先跟黑大个说说去。我说黑大个,你听明白了没有?

周通   (白)     我早就明白了,你可得问问我妹妹他愿意不愿意。

春兰   (白)     我说周小姐,我说的话你也早明白了吧?干脆你给我一个摇头不算、点头算,怎么样?

(周玉楼点头微笑,羞。)

春兰   (白)     这个事办好了,你还别喜欢,我还得问问人家有媳妇没有呢?

             我说李壮士,您娶过妻室没有啊?

李忠   (白)     未曾娶妻。

春兰   (白)     哎哟,这可是天凑良缘。我说李壮士,我看您为人豪爽,周小姐仁义可风,我打算从中做媒,你们俩做个小两口,你看好不好?

李忠   (白)     好便好,只是要问过她的兄长。

春兰   (白)     我早就问过他啦!

             来、来、来,黑大个过来见见礼吧!

李忠   (白)     内兄!

周通   (白)     妹夫,哎呀呀……亲事未曾到手,反做了人家的舅子。哇呀呀……

春兰   (白)     得了吧,水都叫你一个人闹浑了。我说员外爷,他们两对儿连娶带聘,没有什么说的,您就一人包办了吧!

刘德明  (白)     这有何难,现有周壮士送的全份彩礼在此。

春兰   (白)     喝,我说员外,您可真会打算盘哪!

刘德明  (白)     哈哈……今日良辰吉日,我就命他在我家中拜堂成亲。三日之后,

(刘德明向卞玑、刘玉燕。)

刘德明  (白)     你们夫妻二人回家祭祖;

(刘德明向李忠、周玉楼。)

刘德明  (白)     你们夫妻二人同去桃花山。

春兰   (白)     员外您都别管了,都交给我了。二位小姐跟我到后边打扮打扮,我自己也刀尺刀尺,待会搀你们同拜花堂。

(卞玑、刘玉燕、李忠、周玉楼、春兰同下。)

刘德明  (白)     只是无有傧相如何是好?

(刘德明看鲁达。)

刘德明  (白)     嗳,就烦鲁师父赞礼如何?

鲁达   (白)     哎呀,和尚赞礼倒也少见,只怕使不得。

刘德明  (白)     使得,使得,和尚赞礼,生下儿郎福寿绵长。

鲁达   (白)     如此洒家就赞礼一回。

     (念)     今日洞房喜成双,来年定生下那胖儿郎。俺本是四大皆空一和尚,不贪恋这儿女情长温柔乡。不会赞礼,俺胡言讲,快搀新人拜花堂。

(三锤锣。春兰上。)

春兰   (西皮顶板)  洞房花烛喜洋洋,

(刘玉燕、卞玑、周玉楼、李忠同暗上。)

春兰   (西皮顶板)  不必害羞拜花堂。

             先拜天地后拜爹娘,

             再拜傧相大和尚。

             你好打不平性爽朗,

             倒不如……倒不如早日还俗娶新娘。

鲁达   (白)     阿弥陀佛,告辞了!

(鲁达下。)

春兰   (西皮顶板)  两对鸳鸯快入洞房,

             我春兰总算没白忙。

(刘玉燕、卞玑、周玉楼、李忠各拉下。)

刘德明  (白)     啊,安人。

(刘德明拉安人。)

安人   (白)     老不正经哪!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2056 ┊ 字数:28128 ┊ 最后更新:200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