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花田错》【前本】(一名:《花轿娶和尚》)

主要角色
春兰:花旦
卞机:小生
刘月英:旦
周通:净
刘得明:外
刘夫人:老旦
张三:丑

《花田错》李世芳饰刘月英、毛世来饰春兰
《花田错》李世芳饰刘月英、毛世来饰春兰
情节
有刘员外者,家道小康,所生只一女,才貌出众,珍爱如掌上明珠。刘员外拟选一读书种子,招为赘婿。时值花田盛会,游人如织,刘员外爱女过切,竟令丫鬟春兰,陪女出游花田,并嘱其随意物色如意郎君。若得当归,当即为之遣媒作撮合云。主婢二人,奉命出相婿。洵非人家偷偷掩掩者可比。是女儿投得如此好胞胎,真所谓真傒幸矣。适有卞生,怀才不遇,穷无所归,于花神庙侧投摊卖字画以糊其口。刘女见之,颇嘱意,频睨视不忍去。即遣春兰以求书折扇为词,近前通款曲。迨书成而膀子亦已钓成矣。春兰本可儿,察状,知小姐已中意个郎,遂于临去,与卞生吐其实,再三叮咛,嘱守此勿去,效尾生之待兔,当自有好消息至也。主婢归告刘员外,刘员外即遣仆往招卞。未几,仆忽引一黑面汉至。举家见之惊惶甚。等至通姓氏,一闻其如雷名。而刘员外竟不惜卑词下气,委曲谢过,且袖出三百金以为筹,而丐其速去,竟若平素本畏之如虎者。然而招之则即来,挥之则竟不易去矣。至再三婉求,黑面汉始限以三日为期,扬长而去,于是刘员外夫妇咸责春兰不是,为此大错皆由汝铸成也。先是卞生设摊售字,有绰号小霸王周通、打虎将李忠,曾向其买字画而未给值。至次日,周通往酬笔资,至则摊在而卞不在。时卞生适为店主强邀去,为人作楹联。周通伫守之,恰值刘仆至招卞生,遂至错认渔父作刘郎,而误引入天台洞口也。至是刘员外为大失望。春兰复不信,乃复自往探,则卞生已在。自是约定先引卞生入,与刘女商议,惟须乔装卖珠花女子方可。诸服饰均可借用,惟鞋大小悬殊,不能强。春兰归,乃与刘女拟连夜赶做黄花鱼鞋子一双(此搓绳绣鞋一场,描摹闺中情形,颇有神理)。至明日,方引卞生入闺,而周通已率众来强抢矣。

注释
此剧按刘员外、李忠等名姓,似系取《水浒传》中,“小霸王醉入绡金帐”一段故事。然其前后事实则与传不符。近沪上演此剧者,以冯春航为最鼎鼎,此次真十三旦来第一台时,亦曾演过。其做工细腻熨贴,名下洵是无虚。惜沪人看戏只知重色而不知重艺耳,见坤角十三旦演此,娇小玲珑,轻歌软语,活泼泼地,煞是可儿,我甚怜嬖之。

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录入:泠娜


相关剧本
《花田错》【后本】(根据《戏考》第二十九册整理)
《花田错》(根据《荀慧生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9.9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得明上。)

刘得明  (引子)    家道兴隆,恨无子,常虑心中。

(院子暗上。)

刘得明  (白)     老汉刘得明。稍有家财,只是膝下无儿,所生一女,尚未婚配。今当花田盛会,不免将安人请出,商议商议,前去游玩花田。

             家院过来,有请安人、小姐出堂。

院子   (白)     有请安人、小姐出堂。

(刘夫人、刘月英、春兰同上。)

刘夫人  (念)     两鬓如霜降,

刘月英  (念)     美景三月天。

春兰   (念)     春光身无主,轩满姣海棠。

刘夫人  (白)     啊,员外。

刘得明  (白)     安人请坐。

刘夫人  (白)     有坐。

刘月英  (白)     爹爹万福。

刘得明  (白)     罢了。坐下。

刘月英  (白)     告坐。

春兰   (白)     参见员外、安人、小姐。

刘得明、
刘夫人、

刘月英  (同白)    罢了。

刘夫人  (白)     将妾身唤出,有何吩咐?

刘得明  (白)     今当花田盛会,故将安人请出商议。一来游玩花田,二来为女访婿。

刘夫人  (白)     妾身亦为此事在心。

             儿啊,你意下如何?

刘月英  (白)     爹娘啊!

     (西皮慢板)  有孩儿在前堂把话来讲,

             尊一声二双亲细听端详:

             女儿的婚姻事休挂心上,

             但愿得二爹娘福寿绵长。

春兰   (西皮快板)  员外安人休挂念,

             尊一声小姑娘细听根源:

             花田会上任你选,

             婚姻大事有春兰。

刘德明、

刘夫人  (同白)    儿啊,但是无人保得去。

春兰   (白)     我保她去。

刘得明  (白)     你保得去,此事办好,重重有赏。

(刘得明、刘安人同下。)

刘月英  (念)     花田盛会去游赏,

春兰   (白)     小姐,

     (念)     管叫你蝴蝶进珠帘。

(刘月英、春兰同下。)

【第二场】

(张三上。)

张三   (数板)    一关一缩不成店,一开一掀不见面。他在头里走,我在后头赶。二人见了面,腰中不便,改日再见,改日再见。

     (白)     我,张三。在这渡仙桥前,开了一座饭店,这且不言。今日乃花田会期,我们店中,住了一位相公。不免将他请出谈讲。

             啊,卞相公有请。

(卞机上。)

卞机   (引子)    十载寒窗苦,但愿早成名。

张三   (白)     哎,相公。

卞机   (白)     啊,店主东。

张三   (白)     请坐。

卞机   (白)     有坐。店主东将我唤出,有何话讲?

张三   (白)     相公有所不知。今日此地花田盛会,人烟甚众。何不前去卖点字画,挣来银两,进京赴考。

卞机   (白)     言之有理。就此将笔砚带好。

张三   (白)     请。

卞机   (白)     有劳店主东带路。

     (西皮导板)  可惜十载寒窗下,

     (唱)     诗吟文章不自夸。

             花田以上卖字画,

             但愿成名扬天涯。

张三   (白)     相公,你看此地好不好?

卞机   (白)     好的。

张三   (白)     你在这里坐着,我代你烧饭去。

卞机   (白)     有劳店主东。

(张三下。周通、李忠同上。)

周通   (念)     拳打南山豹,

李忠   (念)     脚踢北海蛟。

周通   (白)     俺小霸王周通。

李忠   (白)     打虎将李忠。

             请了。你我今日闲暇无事,闻听此处蟠桃盛会,不免前去游玩便了。

周通   (唱)     曾记当年把业闯,

             谁人不知小霸王。

李忠   (唱)     闲暇无事朝前往,

             会场之中走一场。

周通   (唱)     举目抬头四下望,

李忠   (唱)     花田美景好风光。

     (白)     贤弟你看这铺内,有一卖字画先生,你我前去叫他画上一把扇儿,不知意下如何?

周通   (白)     言之有理。

             先生请了。

卞机   (白)     请了。

周通、

李忠   (同白)    可有字画?

卞机   (白)     现有现成。二位壮士,请看。

周通、

李忠   (同白)    有意拜烦先生,写一把扇儿,可肯否?

卞机   (白)     今日有事,改日再写。

李忠   (白)     贤弟你看好字呀。

             先生,五十两银子,请写就是。待我看来好。

周通   (白)     兄长身上可有银子?

李忠   (白)     无有。

周通   (白)     先生,今日我们弟兄二人未带银两,明日我一准送来。

卞机   (白)     情愿奉送。

周通   (白)     不敢。

卞机   (白)     收下就是。

周通、

李忠   (同白)    告辞了。

卞机   (白)     请。

李忠   (唱)     先生但把宽心放,

周通   (唱)     明日一准送上门。

(李忠、周通同下。张三上。)

张三   (白)     二位慢走。

             啊,相公用茶。

卞机   (白)     多谢店主东。

张三   (白)     可曾开张?

卞机   (白)     开了张了。呀,店主东,方才那二位壮士你可认识?

张三   (白)     我倒认识。

卞机   (白)     那白面长须的?

张三   (白)     姓李名忠,外号人称打虎将李忠。

卞机   (白)     他叫打虎将李忠?

张三   (白)     正是。

卞机   (白)     那黑脸的?

张三   (白)     那黑脸的人称小霸王。

卞机   (白)     他叫什么名字?

张三   (白)     他叫小霸王周通。

卞机   (白)     哦,他叫小霸王周通。

张三   (白)     他二人不是好惹的。

卞机   (白)     我不惹他就是。

张三   (白)     相公肚中可饿了?

卞机   (白)     腹中倒也饿了。

张三   (白)     待我与你取饭去。

卞机   (白)     有劳店主东。

(张三下。春兰、小姐同上。)
春兰、

刘月英  (同西皮摇板) 三月天气正艳阳,

             王孙公子乐非常。

             举目抬头朝前望,

春兰   (西皮摇板)  渡仙桥前遇才郎。

     (白)     小姐到了。这花开的多么茂盛。芍药花、海棠花、牡丹花,那里还有一个人花。

刘月英  (白)     在哪里?

春兰   (白)     你顺着我的手儿。

刘月英  (白)     春兰,你看那先生干什么的?

春兰   (白)     我去问来。

             啊,相公,你是干什么的?

卞机   (白)     卖的字画。

春兰   (白)     可有现成的?

卞机   (白)     无有现成,要写当面写来。

春兰   (白)     好大的口气。

             小姐,他是卖字画的。

刘月英  (白)     可有现成的?

春兰   (白)     无有现成的。要写当面写来。

刘月英  (白)     这里有把扇儿,叫他写来。

春兰   (白)     哎,相公。我们小姐说的,就拿这把扇儿,求相公题诗一首。

卞机   (白)     要写扇儿,以何为题?

春兰   (白)     就以我们小姐为题。

卞机   (白)     哦,就以你家小姐为题。

春兰   (白)     我与你溶墨。

             怎么一点水没有?呸呸呸!

卞机   (白)     有劳了。

春兰   (白)     相公你倒是写呀,小姐你瞧什么?相公你倒是写呀!

卞机   (南梆子慢板) 三月里天气艳阳春,

春兰   (白)     哈哈,咦,他们俩人吊膀子呢。

             相公你写呀,小姐你瞧什么?

卞机   (南梆子原板) 花田会上遇美人。

             桃红柳绿来相衬,

     (白)     好哇!

     (南梆子原板) 燕语莺啼动人情。

春兰   (白)     相公写好了么?

卞机   (白)     写好了。

春兰   (白)     待我拿与小姐看看去。

             哎小姐,写好了。

刘月英  (白)     待我看来。

     (南梆子原板) 三月里天气艳阳春,

             花田会上遇美人。

             花红柳绿来相衬,

             燕语莺啼动人情。

春兰   (白)     小姐,写的真好哇。

刘月英  (白)     好是好,就是没有落款。

春兰   (白)     怎么没有落款?待我叫他写上一点。

             哎,相公,这么好的字,怎么不落款?

卞机   (白)     草字不敢落款。

春兰   (白)     得了,你写上一点吧。

卞机   (白)     晓得。

             “湖广湘乡人甲午举人卞机题”。写好了。

春兰   (白)     相公写好了么?

             待我看来。“湖广湘乡人甲午举人”。

             啊相公,你还是一位举人老爷么?

卞机   (白)     正是。

春兰   (白)     我们可失敬了。

卞机   (白)     不敢。

春兰   (白)     “卞机”。

             哎,相公,你还会辨鸡么?

卞机   (白)     嗳!我乃姓卞名机,不会辨鸡。

春兰   (白)     原来是卞相公。失敬了。

             小姐,款落好了。

刘月英  (白)     待我看来。

             “甲午举人卞机题”。字体甚好。回家说与员外、安人知道。

春兰   (白)     哎呀,来的慌忙,没有带钱,这便怎么样?

卞机   (白)     情愿奉送。

春兰   (白)     有了。我跟小姐买头绳,剩下两个钱,与相公吧。

卞机   (白)     多谢了。

刘月英  (白)     上前带路。

春兰   (白)     走呀。

刘月英  (南梆子原板) 叫春兰带路回家转,

             见了那爹娘说根源。

(刘月英下。)

春兰   (白)     走吧。

卞机   (白)     怎么样?

春兰   (白)     我说你这个人,瞧人一过而已,你怎么往肉里盯呀!

卞机   (白)     不是啊,你家小姐生的十分好看。

春兰   (白)     你说我家小姐长的好看,你看我好不好?

卞机   (白)     你么也好。

春兰   (白)     到了我们这里,就添上一个“也”字。

卞机   (白)     好好。

春兰   (白)     这不结了么。相公,你可有过妻室没有?

卞机   (白)     未曾娶妻。

春兰   (白)     我与你做个媒,你看好不好?

卞机   (白)     但不知哪一家?

春兰   (白)     就是我家小姐。

卞机   (白)     就是你家小姐?他姓什么?

春兰   (白)     我们员外姓刘,叫刘得明。我们小姐也姓刘,叫刘月英。

卞机   (白)     你呢?

春兰   (白)     我也姓刘,

卞机   (白)     你怎么也姓刘?叫什么名字?

春兰   (白)     春兰。

卞机   (白)     哦,春兰,好一个响亮的名字!

春兰   (白)     我告诉你,你不用走,等一等。我们员外打发人来请你。

卞机   (白)     我在此等你。

春兰   (白)     你不用走。

卞机   (白)     我不走就是。

春兰   (白)     呀,只管与你讲话,我们小姐都走远了。

刘月英  (内白)    春兰来呀。

春兰   (白)     你不用走。

刘月英  (内白)    春兰来呀。

春兰   (白)     来了来了。

(春兰下。)

卞机   (白)     哎呀,世界之上,哪有这样的巧事呀。

     (西皮摇板)  他主仆二人回府去,

             坐在桥头等信音。

(张三上。)

张三   (白)     啊,相公。

卞机   (白)     小姐……

张三   (白)     卞相公怎么呢?

卞机   (白)     哎,店主东何事?

张三   (白)     有了好买卖。

卞机   (白)     什么好买卖?

张三   (白)     李大老爷寿诞,请你画围屏去。

卞机   (白)     今日有事,改日再写画吧。

张三   (白)     走吧走吧。

卞机   (白)     我有事呀,我有事呀,我有事呀。

(张三拉卞机同下。)

【第三场】

(刘得明、刘夫人、院子同上。)

刘得明  (念)     我儿到花田,

刘夫人  (念)     未见转回还。

(春兰、刘月英同上。)

刘月英  (西皮摇板)  适才花田去游赏,

             只见那卞先生才貌无双。

     (白)     参见爹娘。

刘得明  (白)     罢了,一旁坐下。

春兰   (白)     参见员外、安人。

刘得明  (白)     回来了?

春兰   (白)     回来了。

刘月英  (白)     将花田之事,说与员外、安人知道。

(刘月英下。)

刘得明  (白)     春兰,将花田之事,说与我知。

春兰   (白)     员外、安人容禀。

     (西皮快板)  员外、安人容我禀,

             细听春兰说分明:

             我与小姐去游玩,

             渡仙桥前遇才郎。

             先生姓卞住湖广,

             甲午年前一举郎。

             员外不信差人往,

             服侍小姐拜花堂。

     (白)     员外你看这扇子,是卞相公写的。

刘得明  (白)     拿来我看。

             看这扇子上面诗句,必然文才出众,但不知相貌如何?

春兰   (白)     才貌双全。

刘得明  (白)     家院过来。命你去请卞相公。

院子   (白)     遵命。

春兰   (白)     你过来。我告诉你在那渡仙桥,摆的是桌子,卖的是字画,你不要请错了。

院子   (白)     哦,渡仙桥。

(院子下。)

刘夫人  (白)     儿啊,随为娘来呀。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周通上。)

周通   (白)     俺小霸王周通。只因昨日写了一把扇儿,今日送银子与那先生。来此已是。

             啊,先生,先生,怎么先生不在这里。待我在此等候等候。

(院子上。)

院子   (白)     先生有礼。

周通   (白)     有礼。是哪里来了?

院子   (白)     你可是卞……

周通   (白)     问他则甚?

院子   (白)     我家员外请卞先生招亲。

(周通背供。)

周通   (白)     且住,他来找卞先生前去招亲,不免待我前去。

             哈哈,我就是卞先生。

院子   (白)     走哇。

周通   (白)     哪里?

院子   (白)     招亲去。

周通   (白)     好好,我就走。

(周通、院子同下。)

【第五场】

(刘得明、刘夫人同上。)

刘得明  (念)     府门俱挂彩,

刘夫人  (念)     喜事千里来。

(院子、周通同上。)

院子   (白)     少站一时。

             参见员外。

刘得明  (白)     命你去请卞相公,怎么样了?

院子   (白)     已在府外。

刘得明  (白)     请他进来。

院子   (白)     怎么是黑脸的?

刘得明、

刘夫人  (同白)    啊,黑脸的?唤春兰!

院子   (白)     春兰。

(春兰上。)

春兰   (白)     来了来了。什么事?

刘得明  (白)     春兰,那卞相公相貌如何?

春兰   (白)     是个小白脸。

刘昨明  (白)     怎么是黑脸的?

春兰   (白)     谁说的?

刘昨明  (白)     家院说的。

春兰   (白)     你在哪里请的?

院子   (白)     渡仙桥。

春兰   (白)     摆的是什么?

院子   (白)     摆的是桌案。

春兰   (白)     卖的是什么?

院子   (白)     卖的是字画。

春兰   (白)     老夫人是他,快请小姐拜堂吧。

(春兰下。)

刘得明  (白)     请他进来。

院子   (白)     我家员外有请。

周通   (白)     允了我的亲事,方可进去。

院子   (白)     允了他的亲事,方可进来。

刘得明  (白)     允了亲事就是。

院子   (白)     我家员外允了亲事,请进。

周通   (白)     员外,俺来得慌忙,恕罪。

刘得明  (白)     嗳!怎么长得这般粗鲁。

             唤春兰。

院子   (白)     春兰。

(春兰上。)

春兰   (白)     来了。什么事?

刘得明  (白)     春兰,那卞相公来了,你去看来。

春兰   (白)     待我瞧瞧。哎呀!我的妈呀!吓死我了!

             他不是的。请错了。这个事我又管不了啦!

(春兰下。)

刘得明  (白)     我把你这老狗,命你去请卞相公,怎么把这粗汉请来了?

周通   (白)     住了!想你叫我来招亲,为何打老骂小?是何道理?

刘得明  (白)     住了,我命他去请卞相公,你这个粗汉,敢来冒名抵姓,你是何人?

周通   (白)     俺是小霸王周通。

刘得明  (白)     哎呀!周爷爷来了。快取银子过来。

             啊,周爷爷,这里有银子三百,回府另娶一房吧。

周通   (白)     住了!想婚姻乃是大事,说什么另娶一房。三日之内,允了亲事便罢,如若不然,我前来焚庄抢亲。告辞了。

(周通下。)

刘得明  (白)     回来,我与你商量商量。

刘夫人  (白)     去远了。

刘得明  (白)     快些唤春兰。

院子   (白)     春兰。

(春兰上。)

春兰   (白)     来了。

     (西皮摇板)  忽听得唤春兰愁锁眉上,

             我只得站一旁不敢声张。

刘得明  (白)     这俱是你这丫头办的好事!家法伺候。

春兰   (白)     员外呀!

     (西皮摇板)  老员外休埋怨我春兰莽撞,

刘夫人  (白)     你撒谎不成?

春兰   (白)     安人呀!

     (西皮摇板)  若不信请小姐细问端详。

刘夫人  (白)     快请小姐。

春兰   (白)     有请小姐。

(刘月英上。)

刘月英  (西皮摇板)  忽听春兰一声请,

             急忙上前问根源。

     (白)     爹爹何事?

刘得明  (白)     儿呀,那周通临行言道,三日之内允了他的亲事便罢,倘若不允,焚庄抢亲。这便如何是好?

(刘月英哭。)

刘月英  (西皮原板)  听一言来心着慌,

             不如碰死在二堂。

刘得明  (白)     儿啊,不必如此。待为父衙前告他一状。

             家院带马。

(院子带马,刘得明下。)

刘夫人  (白)     儿啊,随为娘来呀。

(刘夫人下。)

春兰   (白)     小姐你回来。你倒是想个主意。

刘月英  (白)     我是茫茫无计。

春兰   (白)     我倒有个主意。

刘月英  (白)     你且讲来。

春兰   (白)     我到渡仙桥那里,看看卞相公在那里不在那里,你瞧好不好?

刘月英  (白)     如此甚好。你快去。

(刘月英下。)

春兰   (白)     去了。

     (西皮摇板)  辞别小姐出府门,

             见了相公问分明。

(春兰下。)

【第六场】

(卞机上。)

卞机   (西皮摇板)  将身坐在花田上,

             春兰不来为哪桩?

(春兰上。)

卞机   (白)     哎,这般时候还不见春兰到来。

春兰   (白)     呀,他倒埋怨起我来了。

             相公。

卞机   (白)     呀,春兰姐来了。

春兰   (白)     你方才到哪里去了?

卞机   (白)     我在此等你,你为何不来请我?

春兰   (白)     我们员外打发人来请你,你上哪里去了?

卞机   (白)     无有哪里去。

春兰   (白)     你再想想。

卞机   (白)     啊,是了。方才与人家写了一副对联。

春兰   (白)     好,你只顾与人家写对联,这个事情倒闹糟了。

卞机   (白)     怎么闹糟了?

春兰   (白)     我们员外打发人来请你,把小霸王周通请去了。

卞机   (白)     请了去怎么样?

春兰   (白)     他说三日之内,要抢我们小姐为婚,我家小姐听了此言,她哭死了。

卞机   (白)     哎呀,小姐呀!

春兰   (白)     你不要哭,两头死了,当中活着呢。

卞机   (白)     这是怎么样讲法?

春兰   (白)     我家小姐叫我来,叫你想个主意。

卞机   (白)     我是忙中无计。

春兰   (白)     我倒有个主意。

卞机   (白)     有何妙计?

春兰   (白)     你们俩个人,到一块去,想个主意吧。

卞机   (白)     好,待我就走。

春兰   (白)     慢着慢着。你这样打扮,怎么好进去?

卞机   (白)     要怎样的打扮?

春兰   (白)     打扮妇人的模样。

卞机   (白)     无有妇人的衣服。

春兰   (白)     穿我们小姐的。

卞机   (白)     无有钗环首饰。

春兰   (白)     戴我们小姐的。

卞机   (白)     无有绣鞋。

春兰   (白)     穿我们小姐的。

卞机   (白)     小姐乃三寸金莲,我这个大丫子,怎么好穿?

春兰   (白)     总有你的鞋穿。

卞机   (白)     你要来呀。

春兰   (白)     得了,你这回不要走了啊。

卞机   (白)     哦,我再也不走了,不走了。

春兰   (西皮摇板)  辞别相公回家往,

(春兰下。)

卞机   (西皮摇板)  春兰到来配鸾凰。

(卞机下。)

【第七场】

(刘月英上。)

刘月英  (念)     谁知好事反磨难,坐不宁来睡不安。

(春兰上。)

春兰   (白)     哎呀!我的脚疼呀。

刘月英  (白)     那卞先生可在那里?

春兰   (白)     慢着,我的脚还疼呢。

刘月英  (白)     哎!到底是怎么样了?

春兰   (白)     我不是出得门嘛,我就走呀走呀。

刘月英  (白)     到了没有?

春兰   (白)     好容易走到了。

刘月英  (白)     人可在那里?

春兰   (白)     他人呀,在那里呢。他倒埋怨起我来了。

刘月英  (白)     他说什么?

春兰   (白)     他说这般时候,还不见春兰到来。

刘月英  (白)     你怎么说呢?

春兰   (白)     我说你埋怨起我来了。方才我们员外打发人来请你,你往哪里去了?他说没上哪里去。我说你再想想。

刘月英  (白)     想起来没有?

春兰   (白)     他说与人家写对联去了。我说你只顾写对联,这个事闹糟了。我们员外打发人来请,把小霸王周通请去,他说三日之内要抢我们小姐为婚。小姐听了此言,就哭死了。卞相公他吓死了。

刘月英  (白)     哎呀!

春兰   (白)     哦,他们俩个人一样的毛病。

             小姐不要啼哭,两头死了当中活着呢!

刘月英  (白)     嗳,到底怎么样?

春兰   (白)     我说我们小姐叫我来,叫你想个主意。他说忙中无计。我说有个主意。

刘月英  (白)     什么主意?

春兰   (白)     我说你们两人到一块去想个主意吧。

刘月英  (白)     怎样入门?

春兰   (白)     扮妇人的模样。

刘月英  (白)     无有衣服首饰。

春兰   (白)     穿戴小姐的。

刘月英  (白)     无有绣鞋。

春兰   (白)     穿小姐的。

刘月英  (白)     我的鞋小。

春兰   (白)     咱们上楼做一双去吧。

刘月英  (白)     好哇。

春兰   (白)     走吧。

(春兰、刘月英同上楼,搓绳。)

春兰   (白)     得了一根。又得了一根。

刘月英  (南梆子摇板) 耳听得樵楼上初更鼓响,

             想起了卞先生美貌无双。

             实指望配姻缘夫妇随唱,

             又谁知起风波拆散鸳鸯。

(刘夫人上。)

刘夫人  (西皮摇板)  行走来在闺阁外,

             叫声春兰把门开。

春兰   (白)     谁呀?

刘夫人  (白)     我呀。

春兰   (白)     老夫人来了。把它藏起来。

刘夫人  (白)     开门。

春兰   (白)     来了。

刘夫人  (白)     儿呀,这般时候,还不安眠。

刘月英  (白)     我跟春兰作活呢。

刘夫人  (白)     儿呀,早点安眠了吧。

(刘夫人下。)

春兰   (白)     作活呀。

     (南梆子摇板) 听樵楼打罢了三更鼓点,

             为小姐婚姻事昼夜不眠。

刘月英  (南梆子原板) 满腹中多忧闷心慌意乱,

             可怜那小春兰为奴奔忙。

春兰   (南梆子原板) 听樵楼打罢了四更鼓上,

             倒叫我为奴的泪流千行。

刘月英  (白)     春兰醒来。

春兰   (白)     呀,我倒睡着了。

刘月英  (白)     鞋做好了?

春兰   (白)     小姐不好了,做了半只。这怎么办?

刘月英  (白)     怎样好?

春兰   (白)     待我拿老夫人的睡鞋去吧。

刘月英  (白)     你去罢。

春兰   (白)     我去?我不去了。

刘月英  (白)     为何?

春兰   (白)     我为你们俩跑来跑去,将来你们到一块,我有什么好处?

刘月英  (白)     你要什么我买去。

春兰   (白)     你买不出来的。你叫我一声吧。

刘月英  (白)     叫你什么?

春兰   (白)     叫我春兰姐姐。

刘月英  (白)     我乃一主,你乃一仆,怎么叫得你姐姐?

春兰   (白)     你不叫,我也不去,那卞相公来不了,我们两人总有一个难受。怎是我不难受。

刘月英  (白)     我叫你就是。春兰姐姐。

春兰   (白)     不要这个春兰。

刘月英  (白)     姐姐。

春兰   (白)     哽,我的妹子。

刘月英  (白)     去吧。

春兰   (白)     哼!去了。

     (西皮摇板)  小姐且把宽心放,

             管叫你二人配鸾凰。

(春兰、刘月英自两边分下。)

【第八场】

(卞机上。)

卞机   (西皮摇板)  春兰一去不回转,

             盼得小生两眼穿。

(春兰上。)

春兰   (西皮原板)  花色浓浓乱我肠,

             绿水遍青别凤凰。

     (白)     相公。

卞机   (白)     春兰姐来了?

春兰   (白)     相公搀我一把。

卞机   (白)     衣服可拿来?

春兰   (白)     拿来了。这是我们小姐的衣服鞋子。

卞机   (白)     什么鞋子?

春兰   (白)     乃是我们老夫人的睡鞋。

卞机   (白)     待我扮来。

     (西皮原板)  花田之上把衣换,

             男扮女装会裙衩。

     (白)     春兰姐,扮得可像?

春兰   (白)     可会妇人家行走?

卞机   (白)     我会的,这样行走。

春兰   (白)     不是的,待我教导于你。妇人行走,必须要,请。

(春兰下。)

卞机   (白)     哦,妇人家行走,这样的唠叨,待我学上一学。

(卞机走浪头,下。)

【第九场】

(刘月英上。)

刘月英  (西皮原板)  春兰一去不回转,

             使我时刻挂心旁。

(春兰、卞机同上。)

卞机   (白)     到了没有?

春兰   (白)     到了。

卞机   (白)     待我进去。

春兰   (白)     慢着,待我上去,看看老夫人在那里不在那里。若有人问你,你就说与小姐穿花来的人上去呢。

             小姐呀,来了。

刘月英  (白)     什么?

春兰   (白)     卞相公来了。

刘月英  (白)     等我去迎。

春兰   (白)     慢着,我去叫他上来。待我来吓呼吓呼他。

             呔!你是干什么的?

卞机   (白)     卖花的。

春兰   (白)     卖花的跑这里来干什么?

卞机   (白)     与小姐穿花来的。

春兰   (白)     抬起头来,看看我是谁?

卞机   (白)     哎呀,吓死我了。

春兰   (白)     老夫人不在楼上,跟我上去吧。

             来了,把门关上。

             一拜天,二拜地,夫妻对拜,你坐这边,小姐坐这边,我媒人坐当中。你们有什么话说吧。小姐你说话呀,相公你倒是说呀。

卞机   (白)     难为情的。

春兰   (白)     哎。

     (西皮摇板)  今日好比七月七,

             牛郎织女会佳期。

(刘夫人上。)

刘夫人  (白)     开门来。

春兰   (白)     谁呀?

刘夫人  (白)     开门来。

春兰   (白)     不好了,老夫人来了。这怎么办?

(春兰开门。)

刘夫人  (白)     儿啊,那周通带领许多庄丁前来抢亲,这便如何是好?儿呀,随为娘来呀。

(刘夫人拉刘月英同下。)

春兰   (白)     怎么老夫人把小姐带了去了,她不管我,待我去了吧。

卞机   (白)     春兰姐,我呢?

春兰   (白)     你在这里藏一会儿吧。

(春兰下。四庄丁、周通同上。)

周通   (白)     来此已是。打进去!

             两厢搜来。

四庄丁  (同白)    有一女子。

周通   (白)     抢了回去。

(周通、四庄丁抢卞机同下。刘夫人、刘月英同上。春兰上,碰。)

春兰   (白)     碰了我的肚子。

刘夫人  (白)     春兰看看少了什么没有?

春兰   (白)     老夫人呀,什么也没少,就丢了小姐一样好玩艺。

刘月英  (哭)     喂呀!

刘夫人  (白)     儿呀,不要啼哭,为娘与你买来就是。

春兰   (白)     老夫人呀,这样东西,买不出来。

刘夫人  (白)     怎么买不出来?

春兰   (白)     是我们小姐自己配好的。

刘夫人  (白)     少要多言,儿呀,随娘来吧。

(刘夫人、刘月英同下。)

春兰   (白)     那小霸王周通,把我们卞相公抢了去到了那里,看看脸也不错,脚也不错,都顶好的,到了晚上睡了觉,这可不对了。这我也管不了呢,这我也管不了呢。

(春兰下。)
(完)


浏览次数:18763 ┊ 字数:10632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