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西施》

主要角色
西施:旦
范蠡:老生
文种:小生
夫差:净
勾践:老生
伯嚭:丑
伍员:老生
旋波:旦

《西施》梅兰芳饰西施
《西施》梅兰芳饰西施
情节
吴王夫差灭越,越王勾践用范蠡之计,在苎萝村访得美女西施,献于夫差。夫差被惑,伍员谏阻不成反被杀。夫差沉迷酒色,国事日益败坏,终被越所灭。范蠡功成身退,弃官隐居,与西施同泛五湖。

注释
见《史记·越世家》、《孤本元明杂剧》、明梁辰鱼《浣纱记》传奇。罗瘿公编,梅兰芳首演于1923年9月8日。为了丰富乐队的表现能力,梅兰芳首创在此剧伴奏乐器中加了二胡。原分上、下二本,后改为一晚演完。

根据《梅兰芳全集》第二卷整理

录入:rossiwu3505


相关剧本
《浣纱溪》(根据《戏考》第三十二册整理)
《西施》【全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1.3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辱勾】

(伍员、伯嚭、王孙骆、彭同同上。)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彭同   (同点绛唇牌) 为国辛劳,东征西讨,军容茂,地动山摇,要把狼烟扫。

伍员   (白)     相国伍员。

伯嚭   (白)     太宰伯嚭。

王孙骆  (白)     上大夫王孙骆。

彭同   (白)     中大夫彭同。

伍员   (白)     众位大人请了。

伯嚭、
王孙骆、

彭同   (同白)    请了。

伍员   (白)     大王升殿,分班伺候,

伯嚭、
王孙骆、

彭同   (同白)    请。

(朝天子牌。夫差上。)

夫差   (引子)    执掌吴国,众文武,扶保山河。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彭同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夫差   (白)     平身!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彭同   (同白)    千千岁!

夫差   (念)     百战霸诸侯,东南掌握收。江头擒勾践,得报旧冤仇。

     (白)     孤,吴王夫差。承先王基业,战胜东南诸国,久为霸主。前者征灭越国,将越王勾践擒回,囚在石室之内,命他与孤看马。不觉三载有余。看今日天气晴和,欲往城外赏玩风景。也曾传谕执事人等,城外伺候。

             内侍!

二太监  (同白)    有。

夫差   (白)     宣勾践上殿。

(勾践上。)

勾践   (西皮散板)  叹孤王遭不幸江山尽丧,

             祖宗业一旦间国破家亡。

             都只为动刀兵无能相抗,

             没奈何君臣上下前来投降。

             孤每日石室中看马饲养,

             有一日离虎口抱冤仇重振家邦。

     (白)     降臣见驾,大王千岁!

夫差   (白)     平身。

勾践   (白)     千千岁。

夫差   (白)     勾践,孤今日驾幸锦帆泾赏玩风景,命你做一前马,你意如何?

勾践   (白)     降臣愿为大王牵马坠镫。

夫差   (白)     如此众卿一同前往。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彭同   (同白)    臣等领旨。

夫差   (笑)     哈……

     (西皮散板)  忆昔当年把越平,

             生擒勾践返吴城。

             春满王都多风景,

             百花怒放鸟争鸣。

             内侍臣摆驾朝前进,

             锦帆泾外看新晴。

(众人同下。)

【第二场:浣纱】

(西施上。)

西施   (西皮慢板)  西施女生长在苎萝村里,

             难得有开怀事常锁双眉。

             只为着守清寒柴门近水,

             每日里浣纱去又傍清溪。

             怕只怕损玉容青春易去,

             对清波时照影自整罗衣。

     (白)     我,西施,小字夷光,苎萝村中人也。生长寒门,青春自惜。每日在溪边浣纱,倒也清闲自在。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前去浣纱一番。

范蠡   (内白)    马来!

(范蠡上。)

范蠡   (西皮散板)  来至在苎萝村停鞭审视,

             看那旁浣纱女绝世芳姿。

     (白)     哎呀且住,看那溪旁有一浣纱女子,美丽非常,她是何人?想我范蠡为国勤劳,已经中年,尚无室家之乐。若得与此女成为婚配,真乃三生有幸了。唉!如今这国家多难,这妻室哪里还提得起?待我打马回去。哦!慢来,我向前问问她的名姓又有何妨?

             啊,小娘子,卑人拜揖。

西施   (白)     尊官万福。敢是失迷路途了?

范蠡   (白)     我看小娘子神采非凡,一定不是寻常之辈。请问上姓?何方居住?请道其详。

西施   (白)     尊官容禀。

     (西皮二六板) 多蒙尊官身光降,

             细听民女说端详:

             苎萝村中来生长,

             西施小字叫夷光。

范蠡   (白)     喔!

     (西皮散板)  苎萝村上人人仰,

             果然绝色世无双。

     (白)     久闻苎萝村中有一女子,名唤西施,原来就是小娘子。卑人失敬了!

西施   (白)     岂敢。请问尊官上姓?

范蠡   (白)     上大夫范蠡。

西施   (白)     喔!原来就是范大夫么?

范蠡   (白)     正是。

西施   (白)     哎呀呀,贱妾不知,多有得罪。

范蠡   (白)     岂敢岂敢!

西施   (白)     久闻大夫跟随越王去到吴邦,如今怎么能够回来呢?

范蠡   (白)     是我君臣去往吴邦,身为囚虏。我用尽计谋求吴王左右,才得放我回来。

西施   (白)     原来如此。啊,大夫,那越王现在吴邦怎样了?

范蠡   (白)     若问我主越王么!唉!现在吴邦与吴王看马。

(范蠡哭。)

西施   (白)     喔!越王现在吴邦与吴王看马么?

范蠡   (白)     正是。

西施   (白)     我想越王乃是一国之主,如今落在他邦去与人家看马,思想起来,好不伤痛人也!

(西施哭。)

范蠡   (白)     哎呀且住!我看这女子她倒有爱国之心,这报仇之事,少不得要应在此女的身上。待我来用言语打动于她。

             这吴越结仇之事,娘子可知否?

西施   (白)     贱妾不知,大夫请道其详。

范蠡   (白)     娘子听了。

     (西皮导板)  忆昔当年泪难忍,

     (西皮原板)  待下官与娘行细说分明:

             我越国与吴邦久有仇恨,

             为征战遭败北扣留我君。

             我有心替主爷报仇雪恨,

             空有这救国志怎奈无人。

     (白)     咳!叫我好恨哪!

西施   (白)     恨者何来?

范蠡   (白)     想我越国有数千里之地,人民有数十万之众。竟无一人替我越国去往吴邦报仇雪恨,叫我怎不痛恨?

西施   (白)     听大夫之言,难道说我越国之中,竟无一人能够前去报仇雪恨么?

范蠡   (白)     我看此事少不得要应在小娘子的身上,

西施   (白)     奴家乃是懦弱的女子,怎么能够前去报仇呢?

范蠡   (白)     只要小娘子应允,这亡国大仇就报得成了。

西施   (白)     大夫此话怎讲?

范蠡   (白)     娘子有所不知,想那吴王夫差,乃是酒色之徒。我将娘子献与那吴王,夫差必然见喜,定能将越王释放回国。那时小娘子在吴王宫中随机应变,这报仇之事又有何难?

西施   (白)     听大夫之言,是要将我献与那吴王么?

范蠡   (白)     正是。

西施   (白)     大夫既有报仇之心,我这做女子的就无有救国之意了么?也罢!但凭大夫吩咐,贱妾是无不从命。

范蠡   (白)     小娘子情愿前去吴邦的么?

西施   (白)     情愿前去报仇。

范蠡   (白)     将来重兴越国,都是小娘子之功,请上受下官一拜!

西施   (白)     哎呀!折煞了!

范蠡   (西皮散板)  只因越国久丧败,

             大事全仗女英才!

西施   (白)     大夫啊!

     (西皮散板)  大夫不必挂心怀,

             为国报仇是也应该。

             我去吴邦无挂碍,

             留名万载女裙钗。

范蠡   (西皮散板)  小娘子放宽心暂且等待,

             候下官接你来再做安排。

西施   (西皮散板)  好一个忠良臣谋多智广,

             凭仗我红粉女去救家邦。

(范蠡、西施同下。)

【第三场:贿嚭】

(伯嚭上。)

伯嚭   (西皮散板)  朝罢归来精神爽,

     (西皮流水板) 心中得意喜洋洋。

             我主称霸君威广,

             越王勾践牵丝缰。

             看来他把廉耻丧,

             亡国之君无下场。

             人来与爷回府往,

     (西皮散板)  我主妄意称霸强。

(中军上。)

中军   (白)     太宰,文种求见。

伯嚭   (白)     喔!文种要见?

中军   (白)     正是。

伯嚭   (白)     他带来多少人马?

中军   (白)     一人一骑。

伯嚭   (白)     喔!文职打扮是武将打扮?

中军   (白)     文职打扮。

伯嚭   (白)     你可曾搜检?

中军   (白)     搜检已毕。

伯嚭   (白)     好好好,着他进来。

中军   (白)     文种请上。

(文种上。)

文种   (念)     忠心酬旧主,低首拜权门。

     (白)     报!文种告进!

             太宰在上,文种拜见。

伯嚭   (白)     下跪是文种?

文种   (白)     正是。

伯嚭   (白)     今当两军相敌之际,深夜至此,你见我作甚?

文种   (白)     大夫范蠡多蒙太宰活命之恩,无以答报。为此特备明珠百颗,黄金五千两,前来献与太宰,求太宰赐纳。

伯嚭   (白)     啊!听你之言,敢是来送彩礼与我的么?

文种   (白)     正是。

伯嚭   (白)     哎!你这人报事不明,这送彩礼的哪有跪着的道理,这是哪里说起。

             哎呀呀,大夫快快请起。

文种   (白)     多谢太宰。

伯嚭   (白)     哎呀,仓促之间,多有得罪!

文种   (白)     礼物俱在外面,这有礼单在此,太宰请看。

伯嚭   (白)     喔!礼物不敢收,这礼单是要借来一观的,哈哈哈……

             来,掌灯。计开黄金五千两。

文种   (白)     是赤金哪。

伯嚭   (白)     是赤金哪,哎呀,贵重得很哪!彩缎五千卷。

文种   (白)     俱是新花样的。

伯嚭   (白)     是新花样的?

文种   (白)     正是。

伯嚭   (白)     哎呀呀,我最喜爱的就是这新花样的。

文种   (白)     巧得很。

伯嚭   (白)     哈……明珠百颗,

文种   (白)     明珠百颗。

伯嚭   (白)     唷!哎呀,像这份礼物乃无价之宝。哎!也罢,我每样收用一半罢。

文种   (白)     不成敬意,太宰一定要全收!

伯嚭   (白)     要我全收?

文种   (白)     太宰笑纳。

伯嚭   (白)     哎呀呀,却之不恭,我受之有愧呀。

文种   (白)     岂敢岂敢。

伯嚭   (白)     来,吩咐照单全收。

中军   (白)     照单全收。

伯嚭   (白)     下去。

中军   (白)     是。

伯嚭   (白)     啊!大夫请坐。

文种   (白)     太宰在上,哪有贱臣的座位。

伯嚭   (白)     哎,不然,你我乃是旧交哇!况且又是送礼的人,当然是上宾看待,待下官与大夫掸尘。

(文种坐。)

伯嚭   (白)     啊!你可好哇?

文种   (白)     托太宰的洪福,贱臣还算安康。

伯嚭   (白)     喔!安康,那范大夫他可好哇?

文种   (白)     那范大夫么!他也好哇!

伯嚭   (白)     喔!也好?

文种   (白)     也好。

伯嚭   (白)     哎呀。如此说来是大家好。

文种   (白)     大家好!

伯嚭、

文种   (同笑)    啊,哈哈……

伯嚭   (白)     你主送我这些礼物,不知有何见教哇?

文种   (白)     范大夫有书一封,太宰请看。

伯嚭   (白)     借来一观。

(伯嚭看信。)

伯嚭   (白)     原来如此。想你主越王,我主吴王,都是一国之主,好端端怎么叫人家看起马来了哇?

文种   (白)     亡国之君,多蒙吴王不斩之恩,越王不胜惶恐。

伯嚭   (白)     话虽如此,于理不和。也罢,待有机会,在我主面前,说上几句好话,将你主释放回国也就是了。

文种   (白)     多谢了。

伯嚭   (白)     哎呀!多礼呀多礼。

文种   (白)     贱臣此来,正要求太宰格外的同情。

伯嚭   (白)     喔!格外同情,哎!不消嘱咐,我是晓得的唷!

文种   (白)     只因范大夫感激吴王放他回国,闻听吴王喜爱美人,也曾访得美女,名叫西施,有倾国倾城之貌,意欲进与吴王。不敢冒昧,特来恳求太宰先容。

伯嚭   (白)     哎呀!少礼呀少礼,怎么,这范大夫还要献西施美人么?

文种   (白)     正是。

伯嚭   (白)     哎呀,妙计呀。哎呀,不瞒大夫说,我主是最喜爱美人,曾命下官到处寻访,无奈总是没有。如今范大夫献西施美人与我主,我主一见是定然欢喜。一定将你主越王释放回国的了哇!

文种   (白)     全仗太宰。

伯嚭   (白)     哎呀!岂敢岂敢!

文种   (白)     贱臣回去,告知范大夫,将那西施速速献来就是。

伯嚭   (白)     好好好,速去即回。

文种   (白)     告辞了。

伯嚭   (白)     恕不留宴。

文种   (西皮散板)  辞别太宰即刻往,

             见了范蠡说端详。

(文种下。)

伯嚭   (白)     恕不远送,哈哈哈……

             哎呀!范蠡、文种二人倒也有趣,送了我一份厚礼,还要献什么西施美人与我主。看来他二人倒是达时务的俊杰了。我如今收了人家这份厚礼,必须要补报人家的才是呀。哎!是呀,我总要替人家帮帮忙噢!哈哈哈……嗯哼!

(伯嚭下。)

【第四场:使返】

(文种上。)

文种   (西皮散板)  披星戴月朝前往,

             残山剩水好凄凉。

     (白)     下官,文种。奉了范大夫之命,去到吴邦,贿求伯嚭,幸喜如愿而回。不免即速回国,报与大夫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原板)  想当年遭不幸家邦尽丧,

             我君臣身为虏受辱吴江。

             多亏了范大夫谋多智广,

             要将个红粉女迷惑吴王。

             我此番见太宰心中欢畅,

             回朝去与范兄仔细商量。

(文种下。)

【第五场:进美】

(门官上。)

门官   (念)     大官也是官,小官也是官。唯独我这官,见官就请安,您说冤不冤?

     (白)     在下门官便是。只因越国献来一位西施娘子,长的是天姿国色,第一的美人。我们全城的老百姓都要来看看这位西施娘子。我不免在城门侍候便了。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列位请了,越国请来西施,长的天上少有,地下难寻,你我一同前去看望一番。

门官   (白)     唉!你们是干什么的?

众百姓  (同白)    观看西施娘子的。

门官   (白)     看西施娘子的,站在两边,得守我的秩序。远远望见西施娘子来也。

西施   (内西皮导板) 离却了会稽城登程东进,

(范蠡、西施同上。)

西施   (西皮流水板) 满腹中心事向谁论?

             青山绿水看不尽,

             想起了国仇珠泪淋。

             我主吴邦被囚困,

             含羞忍辱到如今。

             满朝冠盖全无用,

             倒叫我红颜舍命行。

             眼望吴城心神不定,

             此一去拼生死扭转乾坤。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内侍、伍员、王孙骆、彭同、夫差同上。)

夫差   (西皮散板)  锦绣山河吴地景,

             倾城颜色越邦人。

(伯嚭上。)

伯嚭   (白)     臣伯嚭见驾大王千岁!

夫差   (白)     平身。

伯嚭   (白)     千千岁!

夫差   (白)     有何本奏?

伯嚭   (白)     今有越国范大夫范蠡,带同美人,现在午门候旨。

夫差   (白)     喔,替孤传旨,范蠡带同美人上殿。

(范蠡、西施同上。)

范蠡   (念)     前来吴殿上,

西施   (念)     低首拜君王。

范蠡   (白)     贱臣范蠡见驾,大王千岁!

夫差   (白)     平身。

范蠡   (白)     千千岁!

夫差   (白)     范蠡,所献美人叫何名字?

范蠡   (白)     名叫西施。

西施   (白)     西施参见大王!大王千岁,千千岁!

夫差   (白)     叫她抬起头来。

范蠡   (白)     掌起面来。

夫差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一见此女心欢庆,

             果然倾城倾国人。

     (白)     真有倾国倾城之貌!

             内侍,快将娘娘送进宫去,

太监   (白)     遵旨。

西施   (白)     谢大王!

             正是:

     (念)     一朝承恩宠,谁识浣纱人?

(太监、西施同下。)

夫差   (白)     范蠡一片诚心,进献美人,孤当重加封赏。

范蠡   (白)     大王隆恩,贱臣十分感激。但是越王现在拘囚之中,臣不愿领赏。

夫差   (白)     越王在此三载,十分谨慎。当日孤家身染重病,也曾为孤尝粪,可算得十分忠义!今日范大夫进献美人,看在美人的分上,将越王释放回国,叫他君臣相会便了。

伍员   (白)     且慢!

夫差   (白)     卿家为何阻旨?

伍员   (白)     臣启大王:想那越王勾践乃阴险之人,若放他回国,必然兴兵前来报仇。大王就该将他斩首,以除后患。

夫差   (白)     嗳!越王勾践感激孤王大恩,焉有报仇之理?卿家你不要多疑!

伍员   (白)     大王不纳忠言,只恐大夫要学那越王在石室之中牵马坠镫,那时为臣心中不忍。

夫差   (白)     唗!胆大伍员!竟敢胡言乱语!若不念你前日的功劳,一定将你斩首!

             武士们,将他推出朝门!

内侍   (白)     下殿去吧。

伍员   (白)     正是:

     (念)     忠言反逆耳,亡国在眼前。

(伍员下。)

伯嚭   (白)     这个佞臣该死,带我上殿参他一本。

             臣启大王:前者伍员出使齐国之时,曾将他子寄居外邦,显有异心。今大王若不赐他死罪,定成后患。

夫差   (白)     哦!卿家之言虽是有理,但是伍员也曾立过大功,怎能将他斩首?

伯嚭   (白)     不可不除啊!

夫差   (白)     也罢!

             内侍,将此剑赐与伍员,看他自杀之后,回宫交旨,不得有误!

内侍   (白)     遵旨!

(内侍下。)

夫差   (白)     越王勾贱王服上殿。

伯嚭   (白)     大王有旨:勾贱王服上殿!

勾践   (内白)    领旨!

(勾践上。)

勾践   (念)     三载吴地为囚虏,今日生还再见天。

     (白)     臣勾贱见驾,大王千岁!

夫差   (白)     平身!

勾践   (白)     千千岁!

夫差   (白)     越王在此三载,十分谨慎,今日放你回国,治理臣民,永为我邦属地,需要小心。

勾践   (白)     臣蒙大王有天高地厚之恩,杀身难报,便当子子孙孙永为属国,答报隆恩!

夫差   (白)     范蠡,送你主回国,好生辅佐于他,不要忘了孤家的大恩大德。

范蠡   (白)     不忘吴王今日之恩也!

夫差   (白)     好,回国去吧!

范蠡   (白)     多谢大王!

(范蠡拉勾践同下。)

夫差   (白)     摆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七场:归越】

(四朝臣、文种同上。四卒、勾践、范蠡同上。勾践三哭。)

范蠡   (白)     大王且免悲伤!今日回国君臣同心,何愁大仇不报!

勾践   (白)     范卿之言甚是。孤今日回国,自当卧薪尝胆,励志图强。摆驾回宫!

(吹打。众人同下。)

【第八场:馆娃宫】

(二太监同上。)

太监甲  (念)     奉了大王命,

太监乙  (念)     掸扫馆娃宫。

太监甲  (白)     公公请了!

太监乙  (白)     请了!

太监甲  (白)     今日大王与娘娘在馆娃宫夜宴,你我掸扫已毕。远远望见,大王、娘娘来也!

(吹打。夫差、西施同上。)

夫差   (白)     请。

西施   (白)     请。

夫差   (白)     妃子,你看皓月当空,银河泻影,风景甚佳。何不歌舞一回,娱此良宵?

西施   (白)     妾妃领旨。

夫差   (白)     内侍,旋波进见!

二太监  (同白)    领旨!

             旋波进宫啊!

旋波   (内白)    领旨!

(旋波上。)

旋波   (念)     荷香迎鼻爽,莲动百花洲。

     (白)     旋波参见大王千岁!

夫差   (白)     平身。

旋波   (白)     千千岁!

夫差   (白)     命你陪伴娘娘歌舞一回!

旋波   (白)     领旨!

夫差   (白)     内侍,与娘娘更衣者!

二太监  (同白)    遵旨!

(西施下。)

西施   (内西皮导板) 长天无云冰轮上,

(西施上。)

西施   (西皮快板)  十二栏杆接晚凉。

             曼舞筵前君王笑赏,

夫差   (笑)     哈哈……

(望家乡牌。西施舞翎。)

夫差   (白)     内侍看酒来!看酒来!哈哈……请!再饮几杯,

西施   (白)     妾妃醉了!

夫差   (白)     孤家也大醉了,内侍!

太监   (白)     有!

夫差   (白)     服侍娘娘回后宫去者!


【第九场:越宫】

(文种、泄庸、计然、稽郢同上。)

文种   (白)     我乃上大夫文种。

泄庸   (白)     大司马泄庸。

计然   (白)     大夫计然。

稽郢   (白)     大夫稽郢。

文种   (白)     列位大人请了!

泄庸、
计然、

稽郢   (同白)    请了!

文种   (白)     越王升殿,你我分班伺候。

文种、
泄庸、
计然、

稽郢   (同白)    请。

(四太监引勾践同上。)

勾践   (引子)    励志图强,十年聚,誓报冤仇!

文种、
泄庸、
计然、

稽郢   (同白)    参见大王千岁!

勾践   (白)     众卿平身。

文种、
泄庸、
计然、

稽郢   (同白)    千千岁!

勾践   (念)     三载困吴邦,幽囚实可伤。同心破罗网,励志要图强。

     (白)     孤,越王勾践。自从归国以来,举国上下,生聚教训。国人已备三载之粮,纷纷请缨伐吴雪耻。孤也曾命范相国操练人马,待时而动。

             内侍,宣范相国上殿。

大太监  (白)     范相国上殿。

范蠡   (内白)    领旨!

(范蠡上。)

范蠡   (念)     忠心扶社稷,上殿见君王。

     (白)     臣范蠡见驾,大王千岁!

勾践   (白)     相国平身。

范蠡   (白)     千千岁!

勾践   (白)     赐座。

范蠡   (白)     谢座!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勾践   (白)     命你操练人马,可曾练熟?

范蠡   (白)     人马俱已练熟。闻得吴王有意伐齐,大王正好乘此机会报仇雪恨。

勾践   (白)     好!如此就命卿以为征吴大元帅,见机而行。

范蠡   (白)     领旨。请驾回宫!

勾践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太监、夫差同上。)

夫差   (西皮散板)  昨日夜宴馆娃宫,

             湖云漾彩月溶溶。

             三千粉黛承恩宠,

             怎及妃子舞从容。

     (白)     孤王夫差。昨日在馆娃宫中,饱看妃子歌舞,不觉沉沉大醉。今日来在前殿,乘凉歇息。这般时候,妃子梳洗想已完毕了。

             内侍,伺候了!

(西施上。)

西施   (引子)    新妆才罢,换罗衣,薄映明霞。

     (白)     妾妃见驾,大王千岁!

夫差   (白)     妃子平身!

西施   (白)     千千岁!

夫差   (白)     啊,妃子,昨日孤家沉沉大醉,妃子你也醉了哇!

西施   (白)     妾妃不胜酒力,不能赔侍大王,望乞恕罪!

夫差   (白)     妃子,轻歌妙舞,神妙非常,生受你了!

西施   (白)     大王夸奖!

太监   (白)     启大王:太宰宫门求见!

夫差   (白)     唤他进宫。

太监   (白)     太宰进宫啊!

(伯嚭上。)

伯嚭   (念)     来在深宫院,把本奏君知。

     (白)     臣伯嚭见驾,大王千岁!

夫差   (白)     平身!

伯嚭   (白)     千千岁!

             娘娘千岁!

西施   (白)     太宰少礼!

伯嚭   (白)     谢娘娘!

夫差   (白)     太宰进宫,有何本奏?

伯嚭   (白)     臣启大王:近日齐国内乱,我国兵强马壮。趁此机会,兵伐东齐。战胜之后,称霸诸侯,永为盟主,望大王准奏!

夫差   (白)     太宰,自从西施娘娘进宫以来,朝欢暮乐,倒也逍遥自在。孤不远行,出兵之事,太宰你不要商议。

伯嚭   (白)     这……

西施   (白)     大王此言差矣!

夫差   (白)     何差?

西施   (白)     想我吴国兵强马壮,诸侯畏服。大王正好趁此机会,兵伐东齐,望大王听信太宰之言,即日兴兵,力图霸业。

夫差   (白)     妃子,你也相劝孤家出兵伐齐么?

西施   (白)     大王三思。

夫差   (白)     难得妃子深明大义,不顾私情,孤当准奏。

西施   (白)     谢大王!

夫差   (白)     太宰!

伯嚭   (白)     臣在!

夫差   (白)     传孤旨意:吩咐大小三军,俱要精练。克日兴兵伐齐,不得有误!

伯嚭   (白)     臣领旨!

             正是:

     (念)     三军俱精练,准备伐东齐。

(伯嚭下。)

西施   (白)     大王采纳忠言,真乃国家之幸也!

夫差   (白)     妃子,随孤后殿去者!

西施   (白)     请!

夫差   (西皮散板)  十数载统雄兵诸侯丧胆,

西施   (西皮散板)  灭东齐如反掌必霸中原。

(夫差、西施同下。)

【第十一场:伐吴】

(众将同上。范蠡上。)

范蠡   (粉蝶儿牌)  俺这里,健此秋霜,

             恨填胸,愁难忘,重振家邦。

众将   (同白)    参见元帅!

范蠡   (白)     将军少礼!

     (念)     当年受辱在吴江,君臣励志要图强。今日点动兵和将,准备一战擒吴王。

     (白)     本帅,范蠡。只因我主在吴邦受辱,时刻挂心。为此操演人马,准备复仇。闻得吴王有意伐齐,也曾命探马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今有吴国兵发齐邦,特来报知!

范蠡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范蠡   (白)     那吴王果然伐齐去了,趁此国中空虚,正好报仇雪恨。陈音听令!

陈音   (白)     在!

范蠡   (白)     带领本部人马攻打头阵!

陈音   (白)     得令!带马!

范蠡   (白)     众将官!兵发吴邦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响屧廊】

西施   (内二黄导板) 水殿风来秋气紧,

(西施上。)

西施   (回龙)    月照宫门第几层。

     (二黄慢板)  十二栏杆俱凭尽,

             独步虚廊夜沉沉。

             红颜空有亡国恨,

             何年再会眼中人?

     (白)     我,西施。自到吴宫,十分得宠。朝朝侍宴,夜夜笙歌。那吴王已是沉迷酒色,不理朝纲。把当年的英气,早已消磨过半了。想我越国,被吴王破灭。越王身为囚虏,男为人臣,女为人妾,这是我越国臣民莫大之耻!幸得范大夫用尽智谋,将我献与吴王。吴王见喜,已将越王释放回国。君臣上下励志图强,将来定有报仇雪恨之日!那范大夫言道:报仇的重任,都在我西施一人的身上。为此不得不尽力而为。前日吴王,听信伯嚭之言,领兵伐齐去了。今夜月明如水,夜色清凉。思念国仇,不能安寝。为此来在这响屧廊前,闲步一回。思前想后,好不闷煞人也!

     (南梆子)   想当年苎萝村春风吹遍,

             每日里浣纱去何等清闲。

             偶遇那范大夫溪边相见,

             他劝我家国事以报仇为先。

             因此上到吴宫承欢侍宴,

             并非是图宠爱列屋争妍。

             思想起我家乡何时回转,

             不由人心内痛珠泪涟涟。

     (白)     在此闲步多时,不觉心痛起来。不免去到后殿,歇息便了。

     (二黄散板)  远望着长空中参横斗转,

             我只得上银床且去安眠。

(西施下。)

【第十三场:袭城】

(陈音引越将、越兵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四场:登埤】

西施   (内西皮导板) 忽听城外人声惨,

(四宫女、二大太监持灯引西施同上。)

西施   (西皮快板)  刹那间好一似地覆天翻。

             那吴王倾三军伐齐未返,

             因此上越国兵就更无阻拦。

             耳听得四野中兵戈呐喊,

     (西皮散板)  连天的烽火胆战心寒。

             败残兵怎敌得雄师百万?

             吴国土改做了越国的江山。

             叫人来忙带路城楼观看,

(文种引四越将、四越兵持火把同上。)

西施   (白)     且慢!

     (西皮散板)  叫越兵切莫把百姓伤残。

     (白)     城下越兵听者!

文种   (白)     啊!

西施   (白)     我乃越国西施,奉了越王之命,到此相机行事。如今越兵大破吴邦,城内无人把守,尔等不可伤害百姓。快去报与范元帅知道,急速进城安民要紧!

文种   (白)     哦!原来是西施娘子在此。

             众将官,人马暂退,报与范元帅便了!

(文种、四越将、四越兵同下。)

西施   (西皮散板)  从今后洗甲兵天河手挽,

             才是我红粉女得报仇还!

     (白)     且住!越兵大破吴邦,不免回转宫中,等候范元帅便了!

             宫娥们,回宫!

(西施、四宫女、二大太监同下。)

【第十五场:大战】

(夫差、伯嚭、四龙套同上,范蠡、四龙套同上,会阵。)

夫差   (白)     范蠡!攻我都城,是何道理?

范蠡   (白)     劝你马前归顺,免得生灵涂炭!

夫差   (白)     哼!太宰与我擒来!

伯嚭   (白)     领旨!

             看剑!

四龙套  (同白)    杀!

(夫差、伯嚭、四龙套同败下,范蠡、四龙套同追下。)

【第十六场:乞降】

(夫差、伯嚭同上。)

夫差   (白)     哎呀!太宰!

伯嚭   (白)     大王!

夫差   (白)     我国人马被那贼杀得片甲不留,事到如今,我那西施美人,也不知她往哪里去了?

伯嚭   (白)     哎呀呀!想那西施她乃越国之人,如今越邦打了胜仗,她岂不奏凯还朝?你亡的是吴国,与她什么相干哪?

夫差   (白)     哎呀!寡人如今我方才明白!

伯嚭   (白)     大王你明白的时候还不晚。

夫差   (白)     太宰,兵败将亡,你有何妙计?

伯嚭   (白)     事到如今,只好命人前去求和。除此以外,并无别计了!

夫差   (白)     唉!就命太宰前去求和。

伯嚭   (白)     啊!大王,你另派别臣吧,我是不敢前去呀!

夫差   (白)     哎呀!太宰!

伯嚭   (白)     大王!

夫差   (白)     就剩你我君臣,还有何人可差?此事呀,非你不可!

伯嚭   (白)     非臣不可?

夫差   (白)     非你不可!

伯嚭   (白)     也罢!待臣豁出性命不要,前去求和就是!

夫差   (白)     好!速去即回!

(夫差下。)

伯嚭   (白)     喔!是是是……

             伯嚭呀,伯嚭!

     (念)     当初威风大,如今把头低。我犹如丧家犬,好似落汤鸡!

     (白)     待我报门。

(中军上。)

中军   (白)     呔!做什么的?

伯嚭   (白)     烦劳将军通禀:我是吴国伯嚭,前来求和来了!

中军   (白)     候着!

             有请元帅!

(范蠡上。)

范蠡   (白)     何事?

中军   (白)     伯嚭辕门求和。

范蠡   (白)     叫他报门而进!

中军   (白)     伯嚭!元帅叫你报门而进!你要仔细了,你要与我打点了!报门!

伯嚭   (白)     报!伯嚭告进!

             伯嚭与元帅叩头!

范蠡   (白)     下跪可是老太宰?

伯嚭   (白)     什么老太宰?我是有罪的伯嚭在这里。

范蠡   (白)     你做什么来了?

伯嚭   (白)     奉了我家大王之命,前来求和来了。

范蠡   (白)     叫你主前来,本帅有话问他。快去!

伯嚭   (白)     喔!是是是!

             哎!求和的事儿有边儿呀……

(夫差上。)

伯嚭   (白)     范元帅唤你。

夫差   (白)     待我进去。

             范元帅请了!

范蠡   (白)     大王到此,本帅未能远迎,多有得罪呀!

夫差   (白)     范大夫,孤家放你主回国,就该感激孤王大恩才是。不该带领人马,攻我都城,是何理也?

范蠡   (白)     本帅奉命前来伐吴,说大王有六行大罪,大王可知否?

夫差   (白)     孤有哪六行大罪?

范蠡   (白)     你且听道!

夫差   (白)     讲!

范蠡   (白)     伍员曾立大功,大王杀之,大罪一也!公孙圣无罪被你斩首,大罪二也!信任奸贼伯嚭,大罪三也!北伐齐晋,生灵涂炭,大罪四也!越国乃是邻邦,并吞疆土,大罪五也!越国与吴国先王久有仇恨,反将越王释放回国,大罪六也!大王有此六项大罪,本帅不能以小之剑,加于大王之头,请大王三思!

夫差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统领雄兵去伐齐,

             败国亡家后悔迟!

     (白)     且住呀!范蠡说孤六项大罪,一字不差。有何面目偷生人世?难道说,还学越王看马不成么?

     (西皮散板)  先王创业不容易,

             不该错杀伍子胥。

             仰面长叹一口气,

             不如一死命归西!

(夫差自刎。)

伯嚭   (白)     哎呀大王啊!

     (西皮散板)  大王一死心好惨

             保定我主丧黄泉。

     (白)     啊哈哈哈!啊范元帅!如今我家大王已死,元帅大功已成。我想此事,多亏我伯嚭。若不是我,越国不能复兴,我吴国也不能灭亡。看将起来,我的功劳实实不小。咳!快快奏与那越王知道,当封我什么爵禄哇?

范蠡   (白)     嘿……来,绑了!

伯嚭   (白)     元帅,因何将我绑起呀?

范蠡   (白)     推出斩首!

伯嚭   (白)     唉!这也是我卖国求荣的下场头哟!

(伯嚭下。)

范蠡   (白)     众将官,班师还朝!

(吹打。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归途】

(銮驾、西施同上。)

西施   (西皮摇板)  朝歌暮舞如梦境,

             残山剩水只伤情。

             催动车辇向前进,

             苎萝村内叩家门。

(銮驾、西施同下。)

【第十八场:迎美】

(勾践上。)

勾践   (西皮摇板)  越王勾践破吴归。

(内侍上。)

内侍   (白)     西施娘子回国,已到北门!

勾践   (白)     摆驾相迎!

内侍   (白)     摆驾相迎!

(吹打。勾践、内侍同下。銮驾、西施、范蠡同上,勾践、内侍同迎上。)

西施   (白)     西施参见大王千岁,千千岁!

勾践   (白)     娘子平身。

西施   (白)     谢大王!

勾践   (白)     啊!西施娘子,想孤已然国破家亡,身为奴隶。多亏西施娘子一心救国,困住吴王,真乃是为国为民!理当请上,受孤家一拜!

西施   (白)     大王说哪里话来?臣妾乃越国之人,忠于越国理所当然。大王如此加恩,臣妾惭愧无地!

勾践   (白)     孤王下拜了!

西施   (白)     折煞了!大王厚恩,臣妾没齿不忘。

勾践   (白)     啊,西施娘子,暂且请至馆驿,候孤旨下。

西施   (白)     领旨!

勾践   (白)     摆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劝文】

(勾践、范蠡、文种、四太监、稽郢、计然、泄庸同上。)

勾践   (白)     范相国,想你与西施娘子同立大功,暂且回府歇息,候孤旨下。

范蠡   (白)     谢大王!

     (西皮摇板)  谢罢大王回府往,

             功成身退乐徜徉。

勾践   (白)     文大夫!

文种   (白)     臣在。

勾践   (白)     传旨全营将士,加升三级。满朝文武,明日早朝另有封赠。

文种   (白)     臣领旨。

勾践   (白)     朝事已毕,退班。

稽郢、
计然、
文种、

泄庸   (同白)    请驾回宫!

(勾践下。四太监、稽郢、计然、泄庸同下。)

文种   (白)     带马回府!

(文种上马。四龙套同下。家院上。)

家院   (白)     范大夫有书信一封,大人请看!

文种   (白)     下面伺候!

(家院下。文种看信。)

文种   (白)     “呈文大夫亲拆!”

             范相国有书信到来,待我拆开观看:

             “子可记我主言欤!‘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越王为人长颈乌喙,忍辱妒功,可与共患难,而不可与共安乐。子今不去,祸必不免。”

             子今不去,祸必不免?

     (笑)     嘿……

     (白)     少伯呀!少伯!你忒多心了!方今大仇新雪,百政待理。你身为国家重臣,怎么竟自去了?也罢!待俺亲自赶他回来,再做道理。来,带马!

(文种上马。)

文种   (二黄原板)  狡兔死走狗烹谁能不信?

             又道是为臣的国尔忘身。

             说什么我主爷乌喙长颈,

             大丈夫百年事总为斯民。

             揽丝缰催坐骑忙往前进,

             寻见那范相国去问分明。

(文种下。)

【第二十场:游湖】

范蠡   (内西皮导板) 整顿山河心事了,

(范蠡、西施、船娘同上。)

西施   (西皮原板)  五湖烟水任逍遥。

             浮云——

范蠡   (西皮原板)  浮云富贵回头早,

             功成——

西施   (西皮原板)  功成身隐是英豪。

             远望——

范蠡   (西皮原板)  远望西山颜色好,

             桃花——

西施   (西皮原板)  桃花千树逞新娇。

             云水——

范蠡   (西皮原板)  云水光中来放棹,

西施   (西皮散板)  一行白鹭上春潮。

范蠡   (白)     啊,娘子,你我二人功成身退,浪游五湖,好不快乐人也!

西施   (白)     相公言得极是!看前面桃花千树,又是何等什么所在?

范蠡   (白)     乃是西塞山!

西施   (白)     何不前去游逛一番?

范蠡   (白)     好!

             船家将船开往西塞山去者!

(范蠡、西施、船娘同下船,船娘摆酒。)

范蠡   (白)     啊,娘子,你我二人在此饮酒,无拘无疑。皆是娘子去往吴邦,得建大功,才有今日。想卑人得享如此清福,皆娘子你所赐的了哇!

西施   (白)     相公说哪里话来?妾身忍辱事仇无非为国,是功是罪,都听后人的评论,提它怎么?

范蠡   (白)     啊,娘子,何不乘此酒兴,将当日吴宫之事,细说一回?

西施   (白)     提起来惭愧得很!相公容禀。

范蠡   (白)     慢慢地讲。

西施   (西皮二六板) 提起了吴宫心惆怅,

             犹如一梦熟黄粱。

             朝朝暮暮在姑苏台上,

             馆娃宫西畔又建响屧廊。

             三千粉黛人人怅惘,

             一身宠爱迷惑吴王。

             佯欢假媚多勉强,

             柔肠百转度流光。

             功成喜见贤君相,

     (白)     相公啊!

     (西皮散板)  这才是天从人愿配才郎。

范蠡   (西皮散板)  听她言来心欢畅,

             果然妙策世无双。

     (白)     这破吴霸越之功,是令千古女流吐气的了哇!

西施   (白)     相公夸奖了!

范蠡   (白)     天色不早,我们回去吧!

西施   (白)     我们回去吧。

范蠡   (白)     杯盘拿下去!

(范蠡、西施、船娘同上船。)

范蠡   (白)     开船哪!

     (西皮散板)  猛抬头又只见江山似锦,

西施   (西皮散板)  博得个浣纱女万古留名。

(范蠡、西施、船娘同下。)
(完)


浏览次数:24090 ┊ 字数:1365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