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宇宙锋》(一名:《金殿装疯》)

主要角色
赵艳容:正旦
赵高:净
秦王:小生

《宇宙锋》梅兰芳饰赵艳容
《宇宙锋》梅兰芳饰赵艳容
情节
秦二世胡亥,荒淫暴虐,宠任奸佞赵高,置国事于不顾。赵高有女赵艳容,美而寡。秦二世幸赵府,见之大悦,欲纳为后,赵高欣然允之。赵艳容以秦二世淫逸放纵,灭亡可待,执意不从。赵高利禄熏心,再四逼迫。有哑婢教赵艳容装疯以难之,赵艳容遂胡言乱语,指天尽地,一似真有神经病若。赵高不得已以女病疯奏二世,秦二世不信,迎赵艳容登殿。赵艳容指秦二世大骂。秦二世佯命斩首以惧之。赵艳容痛骂狂笑如故,乃放还焉。

注释
这是过去只注重唱功的戏;经过梅兰芳先生多年的舞台实践,把它发展并丰富起来,尤其是在表演艺术上,有很多的创造。它是梅兰芳先生从早年到现在不断演出的代表作。

根据《梅兰芳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小澂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0.4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赵高上。)

赵高   (引子)    月影照纱窗,梅花映粉墙。

     (念)     人道老夫奸,我看世人偏。为人少机变,富贵怎双全。

(门官暗上。)

赵高   (白)     老夫,赵高。二世驾前为臣,官居首相。在朝与同官匡洪素有仇恨,虽为儿女姻亲,终日冤家作对。前者,圣上恩赐匡洪宝剑一口,名曰“宇宙锋”。是我心生一计,差人盗取到手,刺王杀驾,陷害他的满门。闻听人言,那日搜围匡府,他子匡扶乔装逃走,家丁赵忠冒名丧命;我那女儿当着校尉人等,哭了赵忠一声丈夫,不知可有此事。不免将女儿唤出,问个明白。

             来!

门官   (白)     有。

赵高   (白)     小姐出堂。

门官   (白)     遵命。

             后堂传话,请小姐出堂。

(赵艳容上,哑奴随上。)

赵艳容  (引子)    杜鹃枝头泣,血泪暗悲啼。

     (白)     爹爹万福。

赵高   (白)     罢了,一旁坐下。

赵艳容  (白)     告坐。啊,爹爹,唤儿出堂,有何吩咐?

赵高   (白)     适才为父下得朝来,闻听人言,道我儿叫那家人赵忠一声丈夫。不知可有此事?

赵艳容  (白)     爹爹此言差矣,儿亲眼见夫被校尉杀死;想那赵忠,他是甚等样人,女儿岂能叫他一声丈夫。并无此事。

赵高   (白)     原来如此。也罢,待为父与我儿灯下修本,改过匡家之罪也就是了。

赵艳容  (白)     此乃爹爹恩德。

             哑奴,溶墨伺候!

(哑奴磨墨。)

赵艳容  (西皮原板)  老爹爹发恩德将本修上,

             明早朝上金殿面奏吾皇。

             倘若是有道君皇恩浩荡,

             观此本免了儿一门祸殃。

秦王   (内白)    摆驾!

(太监引秦王同上。)

秦王   (西皮摇板)  灯和月正交辉长街步过,

             猛抬头又只见相府巍峨。

门官   (白)     门官接驾。

秦王   (白)     平身。相国可在府中?

门官   (白)     现在书房修本,待门官通报。

秦王   (白)     不用通报,退下。

门官   (白)     领旨。

(门官下。)

秦王   (白)     内侍,掩灯而进!

     (西皮摇板)  内侍掩灯相府进,

             灯光之下一美人。

(赵高示意,哑奴、赵艳容同暗下。)

赵高   (白)     臣赵高见驾,吾皇万岁。

秦王   (白)     卿家平身。

赵高   (白)     万万岁。

秦王   (白)     赐座。

赵高   (白)     谢座。

秦王   (白)     卿家在此做甚?

赵高   (白)     在此修本。

秦王   (白)     呈上来,待寡人观看。

赵高   (白)     是。

秦王   (白)     原来是为匡家之事,寡人一概不究。

赵高   (白)     我主真乃有道明君。

秦王   (白)     适才灯光之下,见一女子,她是何人?

赵高   (白)     乃老臣之女,匡扶之妻。

秦王   (白)     我想匡扶已死,岂不有误此女终身;寡人有意将她宣进宫去,同掌山河。不知卿家意下如何?

赵高   (白)     明日早朝送进宫去。

秦王   (白)     如此,卿家听封。

赵高   (白)     臣。

秦王   (白)     封你为掌朝太师。

赵高   (白)     谢主龙恩。

秦王   (白)     内侍,摆驾回宫!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回宫廷,

             明日早朝会美人。

(太监引秦王同下。哑奴、赵艳容同暗上。)

赵高   (白)     儿啊,坐下,坐下!

     (笑)     哈哈哈……

赵艳容  (白)     啊,爹爹,适才圣驾到此所为何事?

赵高   (白)     适才万岁到此,看了为父的本章言道:匡家之事,一概不究。

赵艳容  (白)     真乃有道明君。

赵高   (白)     着哇!有道明君。恭喜我儿,贺喜我儿。

赵艳容  (白)     啊,女儿喜从何来?

赵高   (白)     适才万岁在灯光之下观见我儿。有意宣进宫去,同掌山河。岂不是一喜!

赵艳容  (白)     爹爹你……你是怎样的回复圣旨呢?

赵高   (白)     明日早朝送进宫去。

赵艳容  (白)     爹爹呀!想你身为当朝首相,位列三台,连这羞恶之心,你……都无有了吗?

     (西皮散板)  老爹爹在朝中官高爵显,

             却为何贪富贵不顾羞惭!

赵高   (白)     儿啊,难道你不遵父命?

赵艳容  (白)     爹爹呀!有道是先嫁由父母,后嫁由自身;此事只怕就由不得你了!

赵高   (白)     哼!怎么由不得我!

赵艳容  (西皮散板)  想当初嫁儿身已从父愿,

             到如今还叫儿列屋争妍!

赵高   (白)     儿啊,难道你敢违抗圣旨?

赵艳容  (白)     爹爹呀!慢说是圣旨,就是钢刀,将女儿的头斩了下来,也是断断不能依从的呀!

     (西皮散板)  见此情我这里不敢怠慢,

             必须要定巧计才得安然。

(哑奴示意装疯。)

赵艳容  (白)     呀!

     (西皮散板)  见哑奴她教我把乌云扯乱,

(赵艳容下。哑奴做手势埋怨赵高。赵艳容披衣上。)

赵艳容  (哭)     喂呀……

     (西皮散板)  抓花容脱绣鞋扯破了衣衫。

赵高   (白)     儿啊,你敢是疯了么?

赵艳容  (白)     呀!

     (西皮散板)  听说疯我只得随机应变,

             倒卧在尘埃地就信口胡言。

赵高   (白)     搀了起来。

             儿啊,起来,起来。儿啊,你当真疯了么?

赵艳容  (白)     啊?

赵高   (白)     当真的疯了么?

赵艳容  (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白)     我要上天,我要上天,我要上天!

赵高   (白)     哎呀,儿啊!天高无路上不去。

赵艳容  (白)     啊,上不去?

赵高   (白)     上不去。

赵艳容  (笑)     啊,啊哈哈哈哈!

     (白)     我要入地,我要入地,我要入地!

赵高   (白)     哎呀,儿啊!地厚无门也下不去。

赵艳容  (白)     啊,下不去?

赵高   (白)     下不去。

赵艳容  (笑)     啊,啊哈哈哈哈!

     (白)     啊,爹爹,你是我的……

赵高   (白)     爹爹!

赵艳容  (白)     儿啊!

赵高   (白)     呸!

赵艳容  (反二黄正板) 我这里假意儿懒睁杏眼,

             摇摇摆摆摆摇扭捏向前。

             我只得把官人……

     (白)     哎呀,我官人来了。

             官人在哪里?

             哎呀,官人哪!

     (反二黄正板) 一声来唤,一声来唤,我的夫哇!

     (白)     官人,这里来!

     (反二黄正板) 随我到红罗帐倒凤颠鸾。

赵高   (白)     呸!

赵艳容  (白)     打鬼,打鬼!

赵高   (白)     儿啊,此乃太湖山石。

赵艳容  (反二黄正板) 那边厢又来了牛头马面,

     (白)     请了!

     (反二黄正板) 玉皇爷驾瑞彩接我上天。

     (笑)     啊,哈哈哈……

赵高   (白)     搀了回去!

(哑奴扶赵艳容同下。)

赵高   (白)     嘿!不想她忽然得了疯癫之症,待我将此事启奏万岁。唉,好晦气也!

(赵高下。)

【第二场】

(西皮小开门。四小太监、二大太监、秦王同上。)

秦王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四朝臣同上。)

四朝臣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秦王   (白)     众卿平身。

四朝臣  (同白)    万万岁!

(赵高上。)

赵高   (白)     臣赵高见驾,吾皇万岁!

秦王   (白)     平身。

赵高   (白)     万万岁!

秦王   (白)     卿女可曾带上金殿?

赵高   (白)     臣启万岁:臣女昨晚偶得疯癫之症,请主定夺。

秦王   (白)     昨晚灯光之下还是好人,怎么得了疯症?

赵高   (白)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秦王   (白)     赐她龙车凤辇,带上金殿,寡人观看。

赵高   (白)     领旨。

(赵高下。)

秦王   (白)     御林军走上。

大太监甲 (白)     御林军进殿哪!

(四御林军同上。)

大太监甲 (白)     殿角侍候。

(赵高、哑奴、赵艳容同上。)

赵艳容  (西皮摇板)  低着头下了这龙车凤辇,

             行一步来至在玉石阶前。

(赵艳容示意哑奴在殿外等侯,哑奴下。)

赵艳容  (西皮摇板)  到如今顾不得抛头露面,

赵高   (白)     儿啊,随我上殿。

(赵艳容冷笑。)

赵艳容  (笑)     哈哈哈……

赵高   (白)     哎呀,坏了,坏了!

赵艳容  (西皮摇板)  且看这无道君怎把旨传。

赵高   (白)     儿啊,上面就是万岁,上前见驾。

赵艳容  (白)     我晓得。

             哟,上面坐的敢莫是皇帝老官么?恭喜你万福,贺喜你发财呀!

秦王   (白)     嗯!见了寡人因何不跪?

赵艳容  (白)     有道是,这大人不下位,我生员么,喏喏喏,是不跪的哟!

秦王   (白)     果然疯癫,倒叫寡人好笑哇,哈哈哈哈!

赵艳容  (白)     我也好笑哇,哈哈哈哈!

秦王   (白)     嗯!寡人笑你疯癫,你笑寡人何来?

赵艳容  (白)     你笑得我疯癫,我就笑得你这荒淫无道!

秦王   (白)     怎见得寡人无道?

四朝臣  (同白)    吾主乃有道明君。

赵艳容  (白)     列位大人,老哥,你等听了!想先皇当年,东封泰岱,西建咸阳,南修五岭,北造万里长城;指望江山万代,永保平安,不想你这昏王荒淫无道,不理朝纲。我想这天下乃人人之天下,非你一人之天下,似你这样宠信奸佞,沉迷酒色;这江山,你家未必坐得长久哟!

     (西皮散板)  这昏王失仁义民心大变,

             听谗言害忠良败坏了江山。

秦王   (白)     真乃疯话,哪里容得。

             左右,刀门架起!

赵艳容  (白)     唗!我把你们这些狐假虎威的强盗,狗仗人势的奴才!我乃丞相之女,指挥老爷之妻,岂容你们这等放肆,大胆!哎呀,要记……记责啦!

     (西皮散板)  怒冲冲我把这云鬟扯乱,

             气得我咬牙关火上眉尖。

             我手中有兵刃定决一死战,

             将这些众狂徒就斩首在马前。

秦王   (白)     再若疯癫,斩头来见。

赵艳容  (白)     哦哟哟,我也不知道这皇帝老官有多大的脸面,动不动就要斩头来见。你要晓得,一个人的头斩了下来,是还能长得上的。

赵高   (白)     嗳,一个人的头斩了下来,是长不上了。

赵艳容  (白)     哦,长不上了?

赵高   (白)     长不上了。

赵艳容  (白)     唉,爹爹!

     (哭头)    啊……老爹爹,我的儿啊!

赵高   (白)     哎呀,又来了!

赵艳容  (西皮散板)  这一番在金殿装疯弄险,

秦王   (白)     赶下殿去。

(哑奴迎上。)

赵艳容  (西皮散板)  但不知何日里夫妻重圆。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哑奴扶赵艳容同下。)

赵高   (白)     老臣领罪。

秦王   (白)     罚俸三月。

赵高   (白)     谢主龙恩。

秦王   (白)     退班!

(众人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18423 ┊ 字数:415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