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宇宙锋》(一名:《金殿装疯》)

主要角色
赵女:旦
赵高:净
秦二世:小生
哑丫鬟:旦

《宇宙锋》李世芳饰赵艳蓉
《宇宙锋》李世芳饰赵艳蓉
情节
“宇宙锋”是秦二世胡亥赐给大臣匡洪的一把宝剑。匡洪之子匡扶娶了权臣赵高的女儿。其后,赵高因匡家并不趋附他的权势,怀恨在心,设计命人盗取宇宙锋行刺胡亥、并嫁祸于匡洪;匡氏因此全家系狱。只有匡扶在赵女的帮助下得以逃亡。此后,赵女回到父家居住。某日,胡亥夜访赵府,窥见赵女貌美,欲纳为妃,命赵高次日送女入宫。赵女矢志不从,在哑丫鬟指点下,碎衣毁容,假作疯癫。次日,到了金殿,嬉笑怒骂,临难不惧,胡亥见状,以为真疯,赵女遂得幸免。

注释
这个剧目目前在舞台最流行的是装疯一折,故又名《金殿装疯》。整理本经梅芳先生仔细订正。

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一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67.4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赵高上。)

赵高   (引子)    月影照纱窗,梅花映粉墙。

     (念)     人道老夫奸,我看世人偏。若无良谋智,焉能富贵全。

(门官暗上。)

赵高   (白)     老夫,赵高。在二世驾前为臣,官居当朝首相。适才下得朝来,闻听人道我儿叫那家人赵忠一声丈夫,不知可有此事。不免将女儿唤出,问个明白。

             来!

门官   (白)     有。

赵高   (白)     请小姐出堂。

门官   (白)     遵命。

             后堂传话,请小姐出堂。

(赵女上,哑丫鬟随上。)

赵女   (引子)    杜鹃枝头泣,血泪暗悲啼。

     (白)     爹爹万福。

赵高   (白)     罢了,一旁坐下。

赵女   (白)     告坐。啊,爹爹,唤女儿出堂,有何训教?

赵高   (白)     适才为父下得朝来闻听人言,道我儿叫那家人赵忠一声丈夫。不知可有此事?

赵女   (白)     爹爹此言差矣,儿亲眼见夫被校尉杀死;想那赵忠,他是甚等样人,女儿岂肯叫他一声丈夫。并无此事。

赵高   (白)     原来如此。也罢,待为父与我儿灯下修本,改过匡家之罪也就是了。

赵女   (白)     此乃爹爹恩德。

             哑奴,溶墨伺候!

(哑丫鬟磨墨。)

赵女   (西皮正板)  老爹爹发恩德将本修上,

             明早朝上金殿启奏吾皇;

             倘若是有道君皇恩浩荡,

             观此本免了儿一门祸殃。

秦二世  (内白)    摆驾!

(太监引秦二世同上。)

秦二世  (西皮摇板)  适才间观花灯与民同乐,

             观相府好一似龙楼凤阁。

门官   (白)     门官接驾。

秦二世  (白)     平身。相国可在府中?

门官   (白)     现在书房修本,待门官通报。

秦二世  (白)     不用通报,退下。

门官   (白)     领旨。

(门官下。)

秦二世  (白)     内侍,掩灯而进!

     (西皮摇板)  内侍掩灯相府进,

             灯光之下一美人。

(赵高示意,哑丫鬟、赵女同暗下。)

赵高   (白)     臣赵高见驾,吾皇万岁。

秦二世  (白)     卿家平身。

赵高   (白)     万万岁。

秦二世  (白)     赐座。

赵高   (白)     谢座。

秦二世  (白)     卿家在此做甚?

赵高   (白)     在此修本。

秦二世  (白)     呈上来,待寡人观看。

赵高   (白)     是。

秦二世  (白)     原来是为匡家之事,寡人一概不究。

赵高   (白)     我主真乃有道明君。

秦二世  (白)     适才灯光之下,见一妇人,她是何人?

赵高   (白)     乃老臣之女,匡扶之妻。

秦二世  (白)     我想匡扶已死,岂不有误令嫒终身;寡人有意将她宣进宫去,同掌山河。

赵高   (白)     明日早朝送进宫去。

秦二世  (白)     如此,卿家听封。

赵高   (白)     臣。

秦二世  (白)     封你为当朝太师。

赵高   (白)     谢主龙恩。

秦二世  (白)     内侍,摆驾回宫!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回宫庭,

             明日早朝会美人。

(太监引秦二世同下。哑丫鬟、赵女同暗上。)

赵高   (白)     儿啊,坐下,坐下!

     (笑)     哈哈哈……

赵女   (白)     啊爹爹,适才圣驾到此所为何事?

赵高   (白)     适才万岁到此,看了为父的本章言道:匡家之事,一概不究。

赵女   (白)     真乃有道明君。

赵高   (白)     着哇!有道明君。恭喜我儿,贺喜我儿。

赵女   (白)     啊,女儿喜从何来?

赵高   (白)     适才万岁在灯光之下观见我儿,有意宣进宫去,同掌山河。岂不是一喜!

赵女   (白)     爹爹你是怎样回复旨呢?

赵高   (白)     明日早朝送进宫去。

赵女   (白)     你待怎讲?

赵高   (白)     送进宫去。

赵女   (白)     爹爹呀!想你身为当朝首相,位列三台,连这羞恶之心,你……都无有了么?

     (西皮散板)  儿自幼曾读过圣贤经传,

             岂做那失节妇遗臭万年。

赵高   (白)     儿啊,难道你不遵父命?

赵女   (白)     爹爹呀!慢说是圣旨,就是一把钢刀,将女儿首级斫了下来,也是不能从命的了哇!

     (西皮散板)  见此情倒叫我难以分辩,

             必须要定巧计才得安然。

(哑丫鬟示意装疯。)

赵女   (白)     呀!

     (西皮散板)  见哑奴她叫我把乌云扯乱,

(赵女下。哑丫鬟做手势埋怨赵高。赵女披衣上。)

赵女   (哭)     喂呀……

     (西皮散板)  抓花容脱绣鞋扯破了衣衫。

赵高   (白)     儿啊,你敢是疯了么?

赵女   (白)     呀!

     (西皮散板)  他那里道我疯我随机应变,

             倒卧在尘埃地信口胡言。

赵高   (白)     搀了起来。

             儿啊,起来,起来。儿啊,你当真疯了么?

赵女   (白)     啊?

赵高   (白)     当真疯了么?

赵女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白)     我要上天!

赵高   (白)     哎呀儿啊!天高无路只怕上不去。

赵女   (白)     上不去?

赵高   (白)     上不去。

赵女   (笑)     啊,啊哈哈哈哈!

     (白)     我要入地!

赵高   (白)     哎呀儿啊!地厚无门也下不去。

赵女   (白)     下不去?

赵高   (白)     下不去。

赵女   (笑)     啊,啊哈哈哈哈!

     (白)     啊,爹爹,我那亲……

赵高   (白)     亲什么?

赵女   (白)     儿啊!

赵高   (白)     呸!

赵女   (反二黄正板) 我这里假意儿懒睁杏眼,

             摇摇摆摆摆摇扭捏向前。

             我只得把官人一声来唤,一声来唤,我的夫哇!

     (白)     官人,这里来!

     (反二黄正板) 随我到红罗帐倒凤颠鸾。

赵高   (白)     呸!

赵女   (反二黄正板) 猛然间又只见天昏地暗,

             许多的怨魂鬼站立面前。

     (白)     打鬼,打鬼!

赵高   (白)     儿啊,此乃太湖山石。

赵女   (白)     哦,太湖山石哟。

             来了,来了哇!

赵高   (白)     来了什么?

赵女   (反二黄正板) 那边厢又来了……

     (白)     请了,请了!

     (反二黄正板) 牛头马面,

             玉皇爷驾祥云接我上天。

     (笑)     啊哈哈哈……

赵高   (白)     搀了回去!

(哑丫鬟扶赵女同下。)

赵高   (白)     嘿!不想她忽然得了疯癫之症,待我将此事启奏万岁。唉,好晦气也!

(赵高下。)

【第二场】

(牌子。四小太监、二大太监、秦二世同上。)

秦二世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四朝臣同上。)

四朝臣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秦二世  (白)     众卿平身。

四朝臣  (同白)    万万岁!

(赵高上。)

赵高   (白)     臣赵高见驾,吾皇万岁!

秦二世  (白)     平身。

赵高   (白)     万万岁!

秦二世  (白)     卿女可曾带上金殿?

赵高   (白)     臣启万岁,臣女昨晚偶得疯症,请主定夺。

秦二世  (白)     昨晚灯光之下还是好人,怎么得了疯症?

赵高   (白)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秦二世  (白)     赐她龙车凤辇,带上金殿,寡人观看。

赵高   (白)     领旨。

(赵高下。)

秦二世  (白)     御林军走上。

大太监  (白)     御林军走上哪!

(四御林军同上。)

大太监  (白)     殿角伺候。

(赵高、哑丫鬟、赵女同上。)

赵女   (西皮散板)  低着头下了这龙车凤辇,

             行一步来至在玉石阶前。

(哑丫鬟示意在殿外等候,赵女点头,哑丫鬟下。)

赵女   (西皮散板)  到如今顾不得抛头露面。

赵高   (白)     儿啊,随我上殿。

(赵女冷笑。)

赵女   (笑)     哈哈……

赵高   (白)     哎呀,坏了,坏了!

赵女   (西皮散板)  看看这无道君怎把旨传。

赵高   (白)     儿啊,上面就是万岁,上前见驾。

赵女   (白)     我晓得。

             哟,上面坐的敢莫是皇帝老官,恭喜你万福,贺喜你发财呀!

秦二世  (白)     嗯!见了寡人因何不跪?

赵女   (白)     有道是,你大人不下位,我生员么,喏喏喏,是不跪的哟!

秦二世  (白)     果然疯癫,倒叫寡人好笑哇!

     (笑)     哈哈哈哈!

赵女   (白)     我也好笑哇!

     (笑)     哈哈哈哈!

秦二世  (白)     嗯!寡人笑你疯癫,你笑寡人何来?

赵女   (白)     你笑得我疯癫,我就笑得你荒淫无道!

秦二世  (白)     怎见得寡人无道?

四朝臣  (同白)    吾主乃有道明君。

赵女   (白)     列位大人,老哥,你等听了!想先皇当年,东巡岱海,西建阿房,南修五岭,北造万里长城;指望江山万代,永保平安,谁知你这昏王贪恋酒色,不理朝纲。我想这天下乃人人之天下,非你一人之天下,似你这等荒淫无道,我看这江山,你家未必坐得长久哟!

     (西皮散板)  这昏王失仁义民心大变,

             听谗言害忠良败坏江山。

秦二世  (白)     真乃疯话,哪里容得。

             左右,刀门架起!

赵女   (白)     唗!我乃玉皇之女,法力无边,岂容你等大胆,放肆!还不与我退正点了!

     (西皮散板)  怒气儿我把这云鬟扯乱,

             只气得牙关儿咬破舌尖,

             我手中有兵刃决一死战,

             将这些众狂徒就斩首在马前。

秦二世  (白)     再若疯癫,斫头来见。

赵女   (白)     哎呀呀,我也不知你这皇帝老官有多大前程,动不动就要斫头来见。我且问你,一个人的头斫了下来,还长得上么?

赵高   (白)     长不上了。

赵女   (白)     怎么讲?

赵高   (白)     长不上了。

赵女   (哭头)    啊……老爹爹,我的儿啊!

赵高   (白)     哎呀,又来了!

赵女   (西皮散板)  这一番在金殿装疯弄险,

秦二世  (白)     赶下殿去。

(哑丫鬟迎上。)

赵女   (西皮散板)  但不知何日里夫妻重圆。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哑丫鬟扶赵女同下。)

赵高   (白)     老臣领罪。

秦二世  (白)     罚俸三月。

赵高   (白)     谢主龙恩。

秦二世  (白)     退班!

(众人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12607 ┊ 字数:3902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