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走麦城》

主要角色
关羽:红生
关平:武生
周仓:净
廖化:生
费诗:生
糜芳:丑
傅士仁:丑
王甫:净
马良:生
赵累:生
刘封:小生
孟达:丑
华陀:老生
陆逊:小生
吕蒙:净
吕常:净
诸葛瑾:生
孙权:净
曹仁:净
徐晃:生

《走麦城》厉慧良饰关羽
《走麦城》厉慧良饰关羽
情节
孙权命诸葛瑾过江,向关羽为世子求婚,以纳西蜀。关羽拒之。刘备遣司马费诗捧诏至荆州,封关羽等为五虎上将,并嘱关羽攻取襄阳、樊城。关羽率兵攻克襄阳。取樊城时,臂中毒箭,华陀亲往医治。曹、孙联合,夹击关羽。吴将吕蒙率兵白衣渡江乘虚夺取荆州;曹将徐晃复夺襄阳。关羽大败,退守麦城。廖化上庸搬兵不至,关羽无奈,率众雪夜突围,落入陷马坑中被擒遇难。

注释
此剧系唐韵笙先生根据王鸿寿先生的演出本整理而成。演出年代约于一九三五年。四十年代后期,常演于津、沪、江南各地,在京剧界具有很大影响。一九六三年对全剧作了修订。
剧中将老本中《取襄阳》、《刮骨疗毒》、《夜走麦城》等情节中的琐碎场子合并,集中成十五场。从《拒婚·封将》起,包括《攻打襄阳》、《樊城中箭》、《刮骨疗毒》、《白衣渡江》、《大战徐晃》、《兵败麦城》、《廖化搬兵》、《城楼观阵》、《父子遇难》。
关羽面部揉红脸,头戴夫子巾,前场身斜绿蟒,内穿软靠,足穿黑靴,口戴黪三,后场穿软靠,手执三停青龙刀。
唐韵笙先生在传授弟子邵继笙时曾这样谈到:
一、《走麦城》关羽的坐帐是重头戏。要把关羽威武雄迈的气势、矜贵倨傲的个性推向顶端,与后面的惨败形成强烈的对比。
二、“刮骨疗毒”不是过场戏,要通过下棋的动作、面部表情、眼神、头盔的配合,细腻地表现出关羽身为大将强忍奇痛不形于色的气魄。
三、“三报”是将后半场戏推向高潮的关键,节奏上一报比一报紧张。关羽的形体动作、表情的楞角要大,层次分明,通过关羽的表演把面临危急的处境表现出来,使戏的紧张气氛从此步步推向高潮。
四、“城楼观阵”的高拨子唱段是全剧的中心唱段。要唱得高昂而又苍凉,通过声情表现出关羽临危不惧的气概和紧急中心绪的苍凉。
五、“夜走麦城”是全剧的高潮。要全面掌握好各顶技巧,既在艺术之中,又要生动逼真。关平的最后一报后,要把关羽的感情推向顶峰。把绝境中的激动、悔恨、悲怆、最后奋战的勇气合盘托出。最后把尾声推向悲惨、壮烈的高潮。
该剧是唐韵笙先生红生戏中的代表之作,也是他的得意之作。在人物的刻画、技巧的运用上都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根据《唐韵笙舞台艺术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走麦城》(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一集:李洪春藏本整理)
《走麦城》(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5.7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诸葛瑾同上。)

诸葛瑾  (白)     下官诸葛瑾。今奉吴侯之命过江提亲,欲使孙刘二家结为秦晋之好,共破曹操。

             左右,趱行者!

     (西皮散板)  奉主命过江提亲结秦晋,

             愿孙、刘同协力共破曹兵。

(四文堂、诸葛瑾同下。)

【第二场】

(急急风牌。飞虎旗过场,四将褶蟒同上。发点。关羽上。)

关羽   (大引子)   赤面长须,显威武,

(急急风牌。关平、周仓同上。)
关平、

周仓   (同白)    参见父王。

关羽   (白)     站下。

     (大引子)   绿袍金铠一丈夫。习文学武效孙、吴,豹略虎韬细心读。

     (念)     气宇轩昂志得舒,指天划地定规模。荆州久镇无人犯,任取须眉大丈夫。

     (白)     某,关云长。自奉大哥将令,镇守荆州,每日操演人马,从图后举。稳固阵脚,军民昼夜防范。

(冲头。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二君侯:今有诸葛瑾过江求见。

关羽   (白)     诸葛瑾……

(关羽示意关平。)

关羽   (白)     有请。

关平   (白)     有请。

(诸葛瑾上。)

诸葛瑾  (念)     奉了吴侯命,过江来提亲。

     (白)     君侯在上,受瑾大礼参拜。

关羽   (白)     先生少礼,请坐。

诸葛瑾  (白)     谢座。

关羽   (白)     先生过江,必有所为。

诸葛瑾  (白)     启禀二君侯:谨此番过江非为别事,只为我主吴侯,有一世子年方弱冠,慕闻君侯令爱甚是贤淑,愿结为秦晋之好,孙刘两家协力同心,共破曹操。不知君侯意下如何?

关羽   (白)     欸咦——先生讲哪里话来,关某虎女,安能配与犬子!

诸葛瑾  (白)     君侯此言差矣,说什么君侯虎女不配犬子。啊君侯,可记得当年刘皇叔过江招亲之故尔?

关羽   (白)     住口!

     (西皮二六板) 闻言怒发三千丈,

             豪气飞空怒满胸膛。

             若不念军师诸葛亮,

             霎时叫尔刀下亡。

     (白)     嗯!好个诸葛瑾,竟敢过江作伐,藐视某家,若不念军师之面,定斩汝首。哼!轰出帐去!

四将   (同白)    滚了出去!

(诸葛瑾二番欲讲,关平上前。)

诸葛瑾  (白)     噢噢噢是是是。

(诸葛瑾出门。)

诸葛瑾  (白)     正是:

     (念)     用手捧尽湘江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白)     唉!

(诸葛瑾下。)

廖化   (白)     啊,二君侯失言了!

关羽   (白)     怎见得?

廖化   (白)     那诸葛瑾过江议和结亲,君侯不允也就罢了,不该羞辱于他。倘若孙、曹合兵,岂不与我军不利?

关羽   (白)     关某威震华夏,贼兵闻名丧胆,岂敢妄动。

费诗   (内白)    圣诏下。

关平   (白)     启父王:圣诏下。

关羽   (白)     接诏。

(起吹打乐。四文堂引费诗同上。)

关羽   (白)     司马因何不宣读?

费诗   (白)     二君侯,请过诏命,下官有言相告。

关羽   (白)     司马请坐。

(关平搬椅,费诗坐。)

关羽   (白)     司马请讲。

费诗   (白)     二君侯,主公得了东西二川,进位汉中王了。

关羽   (白)     哦,俺大哥进位汉中王,可喜可贺!

费诗   (白)     是啊,如今满朝文武,俱有封赠。特命下官捧诏前来,加封二君侯为五虎上将之首。

关羽   (白)     五虎上将——但不知五虎上将俱是何人?

费诗   (白)     关、张、赵、马、黄。

关羽   (白)     噢,关、张、赵、马、黄,哈哈哈哈,翼德乃我弟也;子龙随某大哥多年及我弟也;马超世代名将,簪缨之后:唯有黄忠老儿不过是长沙一武夫,安能与关某同列?某不受爵。

费诗   (白)     二君侯此言差矣!

关羽   (白)     何差?

费诗   (白)     君侯容言。想昔日高祖与萧何曾参与高祖共举大事,那韩信乃楚之亡将,后来官封三齐王,位在萧何之上,并未闻萧曾怨言耳。主公与君侯乃手足之情义,汉中王即是君侯,君侯即是汉中王。又何论官爵之位,下官之言望君侯三思——

关羽   (白)     噢!若非司马言明,险误大事,拜过印玺!

费诗   (白)     啊二君侯,下官临行之时,主公与军师言道,要君侯先取襄阳,后夺樊城。

关羽   (白)     嗯。

             糜芳、傅士仁听令!命你二人以为先行,筹办军备,不得有误!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得令!

(糜芳、傅士仁同下。)

关羽   (白)     帐中设宴,与司马接风。

费诗   (白)     叨扰了……

关羽   (白)     酒宴摆下。

(二旗牌同摆酒,费诗归座。)

关羽   (白)     司马请。

(起牌子。关羽、费诗同喝一番。起堂鼓效果。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二君侯:糜芳、傅士仁吃酒大醉,营中起火,毁坏粮草、军械不少,特来禀报。

关羽   (白)     再探!

(报子下。)

关羽   (白)     关平听令,将他二人绑来见我。

关平   (白)     得令!

(关平下。)

关羽   (白)     司马请!

(起牌子。关羽、费诗同喝二番。关平、糜芳、傅士仁同上。)

关羽   (白)     唗!胆大糜芳、傅士仁,竟敢贪酒误事,推出斩了!

费诗   (白)     且慢!啊二君侯,未曾出兵,先斩大将,恐于军不利。

关羽   (白)     司马,敢莫是与他二人讲情?

费诗   (白)     不敢。

(费诗离位,求,作揖。)

费诗   (白)     君侯开恩!

关羽   (白)     司马请坐。念在司马讲情,死罪可免,活罪难容。每人重责四十军棍。责后,命尔等分兵镇守公安、南郡。倘再有差错,定斩不赦!插出帐去!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尊命!

糜芳   (念)     帐中受羞辱,

傅士仁  (念)     点点记心头。

(糜芳、傅士仁同下。)

费诗   (白)     啊,二君侯,下官另有王命在身,不敢久停,告辞了。

关羽   (白)     奉送。

(四文堂同上,引费诗同下。)

廖化   (白)     啊,二君侯失策了!

关羽   (白)     怎见得?

廖化   (白)     那糜芳、傅士仁触犯军令,既然重责就不该命他二人镇守公安、南郡。想公安、南郡,乃通往荆州之咽喉要地,倘有差错,将如之奈何?

关羽   (白)     嘿……量他二人不敢。我意已决,公勿多言。

             关平听令!命你以为前站先行攻取襄阳!

关平   (白)     得令!

关羽   (白)     众将官,尅日兴兵!

(众人同下。)

【第三场】

(起牌子。曹仁上。)

曹仁   (念)     边关军情报,儿郎紧战袍。

     (白)     某,曹仁。奉了魏王将令,镇守襄阳。探马报道,关平带领人马,攻取襄阳,岂能容他猖狂。

             嘚众将官,迎战者!

(众人引曹仁同下。急急风牌。关平、众人同站门,领起,见曹仁,起打。二龙出水。关羽、众人同上,见曹仁,开打。曹仁败,弃城而逃。关羽、众人同追,进城,挖门,归正。)

关平   (白)     启父王:襄阳已得,曹仁弃城而逃。

关羽   (白)     关平听令,命你带领本部人马,镇守襄阳。

关平   (白)     遵命!

关羽   (白)     王甫将军听令,命你在沿江一带建造烽火台,十里一墩,五里一台。若有吴兵偷袭,白日焚烟,夜晚点火,以作讯号,大兵自然闻讯迎敌。

王甫   (白)     得令。

(王甫上马,下。)

关羽   (白)     赵累听令,镇守麦城。

赵累   (白)     得令!

(赵累上马,下。)

关羽   (白)     众将官,兵贵神速,攻取樊城!

(众人同允,同领起,反卷帘出城。留四兵。)

关平   (白)     送父王。

关羽   (白)     小心把守。

(关羽率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士兵、吕常同上。)

吕常   (念)     耳听战鼓响,探马报端详。

(乱锤。曹仁上。)

吕常   (白)     曹将军因何这等模样?

曹仁   (白)     哎呀将军哪!关云长杀法骁勇,甚是厉害。曹某难以抵挡,不知如何是好?

吕常   (白)     末将倒有一计,不知当否。

曹仁   (白)     将军何计安在?

吕常   (白)     末将带领人马与关云长交战,将军在城楼之上伺机暗放毒箭。哪怕关云长不灭,大功不成!

曹仁   (白)     此计甚好,就依将军。

吕常   (白)     照计而行。

             众将官,出城迎敌者!

(众人同领起,出城。曹仁站城上。二龙出水。关羽上,见吕常。)

吕常   (白)     来将通名。

关羽   (白)     汉寿亭侯,关。

(冲头。关羽斩劈吕常。)

关羽   (白)     曹仁哪,贼!事到如今,还不快快献出城池!如若不然,出城受死。

(曹仁不睬。)

关羽   (白)     众将官,高架云梯,奋勇杀敌,齐攻城。

曹仁   (白)     看箭!

关羽   (白)     啊……

周仓   (白)     咋咋咋……

(关羽扔刀,大转身,众人护关羽同下。)

【第五场】

(水底鱼牌。众人拥关羽同上。挖门,归座。)

众人   (同白)    二君侯保重了!

(关羽伤痛。)

关羽   (白)     曹仁哪,贼子!走马败阵之徒,竟敢冷箭伤人,暗算无常。日后若不杀你,妄为人也!

(起小乱锤。)

众人   (同白)    君侯保重了!

关羽   (吹腔)    这一阵杀得他溃不成军,

             贼子在城楼暗放雕翎。

             施本领,两军阵前杀砍撕挺,

             暗箭伤人,尔算什么本领!

众人   (同白)    二君侯,多保重了!

廖化   (白)     免战牌高悬。

(关羽闻声,起身,疼。众人扶关羽同下。)

【第六场】

(童儿、华佗同上。)

华佗   (引子)    精于歧黄,施妙药,普济安康。

     (念)     三国群雄起,纷纷征战急。砍杀伤和气,太平何日期?

     (白)     在下,华佗,字元化。沛国谯郡人氏。一生调于歧黄,医疗为本。近日闻得关云长将军身中箭伤。想那二君侯乃是大义之人,深受世人钦佩。意欲过得江去,一来拜见,二来与他调治伤势。

             嗯,童儿,准备药箱,随为师过江去者!

     (吹腔)    征战纷纷群雄并起,

             不知何日天下太平?

             叫童儿你把那药箱背定,

             随为师过江去诊治伤情。

(小锣原场。华佗示意童儿叩门。)

童儿   (白)     门上哪位在?

(周仓上。)

周仓   (念)     柳林晨试马,虎帐夜谈兵。

     (白)     做什么的?

华佗   (白)     啊将军,烦劳通禀:小老儿华佗求见二君侯。

周仓   (白)     噢……老丈稍候。

             请父王。

(五锤。关羽上。)

关羽   (白)     何事?

周仓   (白)     华佗求见。

关羽   (白)     华佗……噢!快快有请!

周仓   (白)     有请。

(华佗、童儿同进门。)

华佗   (白)     啊,二君侯……

关羽   (白)     先生。

(关羽迎上。)

关羽   (白)     哈哈哈哈,请坐。先生光临,有何所为?

华佗   (白)     闻得二君侯在两军阵前身中箭伤,小老儿我特地过江,一来拜见二君侯,以偿宿愿。二来与君侯调治伤势来了。

关羽   (白)     噢……啊,多谢先生美意。不知先生怎样医治?

华佗   (白)     嗯,看过伤势再作道理。

关羽   (白)     先生请看。

(一撕边。华佗看伤。)

华佗   (白)     噢!啊,此乃弩箭所伤,贯穿骨肉。这箭头有毒,若不及早医治,恐怕此臂就要作废了。

关羽   (白)     如此就烦先生医来。

华佗   (白)     若要医治,须请君侯叫人设一标杆,上注铜环,君侯将伤臂伸入环内,用绳捆好,待我割开皮肉,刮骨疗毒,方可能行。

关羽   (白)     设立标杆何用?

华佗   (白)     唯恐君侯惧痛耳!

关羽   (白)     哈哈哈哈……先生,某在万马军中,刃布重重,尚且不惧。些小箭伤,何足道哉。一概不用,先生你只管医来。棋盘伺候。

(马良取棋盘摆。起牌子。华佗更衣,行医,刮骨疗毒。关羽与马良对奕。)

华佗   (白)     君侯,君侯!君侯请看。

(三撕边。关羽、华佗对视相笑。)

关羽   (白)     哈哈哈哈!先生真乃神医也。

华佗   (白)     哎呀!小老儿行医多年,未看君侯如此刚强,真乃名不虚传,英雄也!

(关羽向周仓。)

关羽   (白)     赠送先生银两。

华佗   (白)     哦,慢来……小老儿久慕君侯大名,为此特来拜谒君侯,非为赏赐而来!

关羽   (白)     先生意欲何为?

华佗   (白)     准备明日就要过江去了。

关羽   (白)     后帐设宴,与先生同饮。

华佗   (白)     讨扰了。

(关羽挽华佗手,同下。周仓作状随下。)

【第七场】

(四藤牌手同站门,吕蒙上。)

吕蒙   (念)     统领雄兵出陆口,白衣渡江夺荆州。

     (白)     俺,吕蒙。只因奉了吴侯之命,夺取荆州,俺与陆逊定下一计,命我军将士白衣掩身,暗渡过江,诈取烽火台,如今荆州已得。

             嘚,儿郎的,兵发公安、南郡去者!

(众人同领起,见糜芳、傅士仁,同窝下。)

【第八场】

(风入松牌。四大刀手、四曹将、徐晃同上。)

徐晃   (白)     某,徐晃。是俺奉了魏王将令,统领雄兵要夺回襄阳。

             众将官,军威浩荡,襄阳去者!

(众人领起同走圆场,见城。)

徐晃   (白)     呔!城上儿郎听者:晓谕你家主帅阵前答话。

关平   (内白)    军士们!迎敌者!

(关平上。四兵士迎关平,会阵。)

关平   (白)     呜呼呀!我当何人,原来是徐伯父。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施以全礼,马上一躬,伯父莫怪。

徐晃   (白)     罢了,侄儿少礼。

关平   (白)     徐伯父带领人马今欲何往?

徐晃   (白)     奉了魏王将令,今来夺取襄阳。

关平   (白)     这个,看枪!

(关平、徐晃同起打,关平败。)

徐晃   (白)     追!

(众人同下。徐晃下场花,追下。)

【第九场】

(牌子。关羽、众人同上。关平上。)

关平   (白)     启父王:今有徐晃带领人马前来夺取襄阳,儿将襄阳失守了!

关羽   (白)     嗯!儿身为大将竟敢失守城池,本当将儿治罪,今当用兵之际,容儿军前带罪立功,随在马后。

关平   (白)     儿遵命。

关羽   (白)     众将官,复夺襄阳。

(众人领起同下。)

【第十场】

徐晃   (内西皮导板) 军威振振刀光闪,

(四大刀手、四曹将同领上,一条边。徐晃上。串锤。)

徐晃   (西皮快板)  将令一出神鬼寒。

             威风凛凛

     (西皮散板)  往前趱,

             关平小儿听我言。

     (白)     呔!关平小儿休要害怕,你徐伯父不来赶你!

关羽   (内白)    徐公明,休得猖狂,关某来也。

(关羽、众人同上。)

徐晃   (白)     呜呼呀!原来是二君侯到了。末将甲胄在身,不能全礼,马上打躬!

关羽   (白)     公明少礼!

徐晃   (白)     啊,二君侯,数年未见,你我的须发皓然了……

关羽   (白)     彼此,

徐晃   (白)     一样。

关羽、

徐晃   (同笑)    啊,哈哈哈哈……

徐晃   (白)     昔日许昌传某刀法,当面谢过。

(徐晃揖。)

关羽   (白)     岂敢。既念旧交,为何苦苦追杀?

徐晃   (白)     这个……

             众将官,有人拿住关云长者千金重赏。

关羽   (白)     公明,这算何意?

徐晃   (白)     各为其主。

(起乐,对刀架子,推开,起打。关平挑上,关羽疼,下。关平败下。徐晃、众人同追过。)

【第十一场】

(风入松牌,乱锤。关羽、众人同上,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各路隘口失守!

关羽   (白)     再探!

(报子下。)

关羽   (白)     众将官,兵撤公安、南郡!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公安、南郡失守!

关羽   (白)     啊?糜芳、傅士仁何在?

报子   (白)     他二人投奔东吴去了!

关羽   (白)     再探!

(急急风牌。报子下。)

关羽   (白)     公安、南郡失守,糜芳、傅士仁投敌,唯今之际,前有吴兵,后有魏将,这……

(乱锤。关羽疼。水底鱼牌。王甫上。)

王甫   (白)     二君侯,大事不好!

关羽   (白)     何事惊慌?

王甫   (白)     荆州失守。

关羽   (白)     啊?因何不见烽火台点起?

王甫   (白)     只因吕蒙白衣渡江,诈开城池,毁掉烽火台,故而荆州失守了!

(撕边一击。)

关羽   (慢叫头)   且住!

     (白)     如今荆州失守,俺有何面目去见兄王?待我自刎了吧!

(众人同拦。)

廖化   (白)     慢!君侯,此处离麦城不远,何不暂撤麦城再作计较?

关羽   (白)     兵撤麦城!

(众人当场领起同走圆场,赵累迎上。挖门,关羽归座。乱锤。关羽疼。)

马良   (白)     二君侯!何不将如今之事及时报与主公、军师知道?

关羽   (白)     箭伤迸发,难以执笔,先生代劳。

马良   (白)     启开文房乎……

(牌子。马良下。)

关羽   (白)     想这麦城乃弹丸之地,焉能久守?

廖化   (白)     君侯,想此处离上庸不远,末将情愿杀出重围,去至上庸搬兵求救,君侯意下如何?

关羽   (白)     就依将军。关平护送。

(廖化、关平同下。关羽疼状,众人同窝下。)

【第十二场】

(急急风牌,乐、鼓。廖化上。)

廖化   (白)     且住!全仗少将军护送,现已杀出重围。我不免火速去至上庸,搬兵求救,以解麦城之危。马上加鞭!

(廖化下。)

【第十三场】

(报子上。击鼓。急急风牌。四太监、孟达、刘封同上。)

报子   (白)     启禀千岁:今有廖化将军,披头散发,匆忙直奔上庸而来。

刘封、

孟达   (同白)    快快有请!

(廖化上,昏。)

廖化   (白)     哎呀,小千岁呀!荆州失陷,二君侯孤军被困麦城,其势危在旦夕,末将拼死杀出重围,直奔上庸,请小千岁快快发兵解救才是啊!

刘封   (白)     廖将军暂请转帐歇息,待我即刻点动人马,兴兵就是。

(廖化下。)

刘封   (白)     嘚,众将官,兵发麦城去者!

(孟达拦。)

孟达   (白)     且慢!啊千岁,如今这荆州九郡均已失守,麦城乃是一弹丸之地,关羽兵将疲乏,怎敌吴兵魏将之势?想我上庸乃小小山城之地,区区之众怎敌吴、魏二家虎虎雄兵?啊小千岁,要三思而后行啊!

刘封   (白)     话虽如此,只是关羽与我叔父交好甚厚,如今他兵败困守,我这为侄的怎坐视不救啊!

孟达   (白)     嘿,你以他为叔,只恐他不以你为侄。可记得当初汉中王即位要立世子,那关羽道你生相丑陋,不能成其大事,渺视于你,此事人人皆知。如今讲什么坐视不救?小千岁那前日之事,难道你就忘怀了不成?

刘封   (白)     这……只是你我怎样回复廖化将军呢?

孟达   (白)     这有何难,我自有道理。有请廖将军。

(五锤。廖化上。)

廖化   (白)     小千岁就该即刻发兵才是啊!

孟达   (白)     啊廖将军,本当发兵解救,怎奈上庸山城民心未定,粮草不足,兵微将寡,恐是断难发兵解救的了!

廖化   (白)     哎呀参谋哇!二君侯箭伤迸发,粮草已尽,若不即刻兴兵急救,只恐二君侯性命难保!

孟达   (白)     他性命难保,我等也无能为力啊!况且吴、魏二兵合一,虎视耽耽,这上庸杯水,怎解救得了那麦城偌大车薪之火啊?

廖化   (白)     哎呀!

(纽丝。)

廖化   (唱)     麦城被困等救兵,

             还望念在叔侄情。

             救应不到难支挺,

             众寡悬殊实难行!

             泪交流,悲声频,

             啊!小千岁,孟将官!

             望念在同扶汉室共破贼兵!

(廖化磕头。)

孟达   (白)     哪个听你絮絮叨叨。

             呔,来呀!

刘封   (白)     掩门!

(刘封、孟达、众人同下。)

廖化   (白)     哎呀!

     (唱)     二贼不念情和份,

             倒叫廖化无计行。

             气冲冲出营门忙跨鞍蹬,

             拼死命去成都搬请救兵。

(廖化下。)

【第十四场】

(关羽、众人同上。)

关羽   (唱)     遭贼陷荆州失守,

             浴血奋力染戈矛。

(归座。关平上。)

关平   (白)     启禀父王:诸葛瑾二次过江求见。

关羽   (白)     又来作甚?唤他进帐。

关平   (白)     诸葛瑾进帐。

(诸葛瑾上。)

诸葛瑾  (念)     二次过江来,劝解栋梁材。

     (白)     参见君侯。

关羽   (白)     先生又来作甚?

诸葛瑾  (白)     下官奉吴侯之命,特地二次前来,劝谕君侯,归顺我主吴侯,尚可孙、刘二兵合一,同心破曹。如今君侯箭伤迸发,孤军奋战,外无救应。其势是难以扭转危局的了。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下官之意望君侯三思!

关羽   (白)     俺关某蒙兄王待以手足,大丈夫岂能背义降敌!虽然孤军奋战,有道是,玉可碎不可改其白,竹可焚不能毁其节,身虽殒,名垂竹帛。借你晓谕孙权,城在人在,城破人亡。先生速去,关某即刻出城,与东吴决一死战!

诸葛瑾  (白)     我主吴侯,愿为同心破曹宽大为怀,劝说君侯,非他意耳。

关平   (白)     住了!摇唇鼓舌,絮絮叨叨,休走看剑!

关羽   (白)     嗯!休要鲁莽。先生,你出帐去吧!

(诸葛瑾欲劝。)

众人   (同白)    快快出去!

(诸葛瑾上前。)

众人   (同白)    滚了出去!

诸葛瑾  (白)     哦哦哦……

             唉!完了!

(诸葛瑾下。大缓。稳急切住,冷场。)

关羽   (白)     关平、周将!随为父城楼去者!

(急冲头切住。起高拨子。)

关羽   (高拨子导板) 离却了九鼎八宝连环帐,

(关羽转。起低音鼓。关羽、关平、周仓同上城。急急风牌。徐晃、吕蒙双抄场,下。)

关羽   (高拨子回龙) 耳听得麦城外吴兵魏将,大小儿郎闹嚷嚷。

     (高拨子原板) 旌旗招展人马广,

             站在城楼观四方。

             东南遭个俱都是吴兵魏将,

             西城也有贼的营房。

             北门山势多雄壮,

             丛林密布狭道长。

             观罢了阵势心暗想,

(大缓,关羽思索。)

关羽   (高拨子原板) 军兵厌战思故乡。

             将士疲乏难敌挡,

             城中只有三日粮。

(三撕边。)

关羽   (高拨子散板) 倒不如乘夜北门闯,

     (白)     回营!

(关羽、关平、周仓同下城,转场,进门归座。)

关羽   (高拨子散板) 失荆州走麦城愧对兄王!

     (白)     适才城楼观阵,见东南西三处俱有吴兵魏将把守,唯有北门虽然山路崎岖,马可能行。唯今之计,只有夜闯北门!

(众人闻愕然。)

王甫   (白)     君侯哇!千万不可冒险出城,廖化搬兵至此再为定夺,也还不迟!

赵累   (白)     君侯,想那北门地势险要,山路崎岖,定有贼兵埋伏,望君侯三思!

关平   (白)     父王!王甫将军所言甚是。待等上庸救兵一到再作计较,父王万万不可夜闯北门!

周仓   (白)     父王!北门以外定有埋伏,父王万万不可出城!

王甫   (白)     不可出城!

赵累   (白)     万万不可出城!

关平、

周仓   (同白)    千万出不得!

关平、
周仓、
王甫、

赵累   (同白)    (父王)(君侯)。

(关平、周仓、王甫、赵累同跪。乱锤切住,三撕边,四击头。亮住。)

关羽   (哭)     咿!咿!咿!啊……

(关羽悲泣,收住。)

关羽   (白)     想这麦城不过弹丸之地,内无粮草,外无救应。廖化上庸搬兵至今音信皆无,倘被贼兵攻破城池,岂不束手待毙!我意已决,尔等不必多言!

(撕边一击。)

关羽   (白)     起来!起来!

(一番二番切住。关羽高声。)

关羽   (白)     起来!

(众人同起。)

关羽   (白)     王甫、周仓,命你二人紧守城池。

(低音锣一击。)

关羽   (白)     关平、赵累,随我夜闯北门!

(切住。急冲头,切住。)

关羽   (白)     众将!

(三锤。均上步。)

关羽   (白)     今夜三更时分,人掩铠甲,马摘銮铃,随我夜闯北门!

(众人合式亮相。大锣凤点头。)

关羽   (高拨子散板) 荆襄九郡遭沦陷,

             宁可玉碎不瓦全。

(撕边一击。关羽亮住,急下。)

众人   (同白)    唉!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五场】

(徐晃、吕蒙双抄场。)
徐晃、

吕蒙   (同白)    (众将官)(儿郎的)!埋伏了。

(徐晃、吕蒙同下。转场。众兵同扫雪,关羽、关平、赵累、周仓、王甫同上。)

周仓   (白)     送父王!

王甫   (白)     送君侯!

关羽   (白)     小心把守!

(关羽率众人同下。徐晃、吕蒙、众将双过场。关羽、众人同上,众兵同扫雪,领起归正,徐晃、吕蒙双抄场下。)

关平   (白)     启父王:伏兵四起!

关羽   (白)     关平、赵累!随为父冲阵者!

(关羽领起,开打。关羽见徐晃,起打,箭伤疼。关平、徐晃开打,败下。赵累上,战死。关平上,开打,败下,徐晃追下。关羽上,舞,见徐晃、吕蒙,败下。关平追上,关平、徐晃、吕蒙开打,败下,徐晃、吕蒙同追下。关羽上,关平追上。)

关平   (白)     启父王:赵累死于万马军中!

(关羽哭介。)

关羽   (白)     我儿不要害怕,随为父杀,杀,杀!

(关羽下。徐晃上,徐晃、关平开打,关平败下。吕蒙、众人同上,众人同挖门。三通鼓。关羽上,压马,引关平上。徐晃、吕蒙同追至,关羽、关平落陷马坑。尾声。)
(完)


浏览次数:6052 ┊ 字数:1033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