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走麦城》(一名:《麦城升天》;一名:《白衣渡江》;一名:《荆州失计》)

主要角色
关羽:红生
关平:武生
周仓:净
廖化:生
王甫:净
赵累:生
马良:生
费诗:生
糜芳:丑
傅士仁:丑
华佗:生
诸葛瑾:生
孙权:净
吕蒙:净
陆逊:小生
曹仁:净
吕常:净
徐晃:生

《走麦城》厉慧良饰关羽
《走麦城》厉慧良饰关羽
情节
曹操遣使约孙权暗袭荆州,孙权命诸葛瑾往见关羽,代子联姻,事成则吴蜀合兵击魏。诸葛瑾会羽被拒,孙权决联魏攻荆州。孙权遣吕蒙督师,吕蒙以荆襄之间烽火台联接,不易得手,诈称病。陆逊往探后献计,并假代吕蒙为都督。关羽轻之,不但未加戒备,且撤荆州之兵以攻樊城。吕蒙伺机占烽火台,进而袭取荆州,并约徐晃合攻,关羽大败;傅士仁、糜芳又献公安、南郡;关羽势孤,乃退守麦城。廖化往上庸求救,关羽屡盼援军不至,遂乘夜突围。吕蒙预伏潘璋、马忠等于城北小路,关羽、关平遂中伏,遭擒。

注释
故事出自《三国演义》。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一集:李洪春藏本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走麦城》(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走麦城》(根据《唐韵笙舞台艺术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1.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昭、诸葛谨、步隲、阚泽同上。)
张昭、
诸葛谨、
步隲、

阚泽   (同点绛唇牌) 三国纷纷,屡起战争,何日里,干戈宁静,军民齐安定?

张昭、
诸葛谨、
步隲、

阚泽   (同白)    俺,

张昭   (白)     张昭。

诸葛谨  (白)     诸葛谨。

步隲   (白)     步隲。

阚泽   (白)     阚泽。

张昭   (白)     列公请了。

诸葛谨、
步隲、

阚泽   (同白)    请了。

张昭   (白)     今有曹操差满宠前来求和,少时主公登殿,把本启奏。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分班伺候。

(四太监引孙权同上。)

孙权   (引子)    雄踞江东,承父业,虎斗龙争。

张昭、
诸葛谨、
步隲、

阚泽   (同白)    臣等见驾,我主千岁!

孙权   (白)     众卿平身。

张昭、
诸葛谨、
步隲、

阚泽   (同白)    千千岁!

孙权   (念)     承父兄业守江东,龙蟠虎踞旧家风。刘备借去荆州地,久不还归藐英雄。

     (白)     孤,姓孙名权字仲谋。承父兄之基业,虎踞江东。当年赤壁鏖兵,得了荆襄九郡。可恨刘备借去荆州,屯兵养马,久借不还,欺人忒甚。今日设立早朝,商议讨取荆之事。

张昭   (白)     臣启主公:今有曹操命满宠前来求和,现在殿角候旨。

孙权   (白)     替孤传旨,宣满宠上殿!

张昭   (白)     吴侯有旨,满宠上殿!

满宠   (内白)    领旨!

(满宠上。)

满宠   (念)     离了许昌地,求和到东吴。

     (白)     满宠见驾,吴侯千岁!

孙权   (白)     罢了。先生驾临江东,有何事议?

满宠   (白)     奉了我主之命,前来议和,现有书信呈上。

(满庞呈信。)

孙权   (白)     曹公有书信到来,待孤拆开一观。

(牌子。孙权拆书,看。)

孙权   (白)     满宠先生一路劳乏,请至迎宾馆歇息,容我君臣商议进兵之策。

满宠   (白)     告退。

(满庞下。)

孙权   (白)     众卿!曹操命满宠前来,会同我东吴攻打荆州,众卿意下如何?

张昭   (白)     臣启主公:可命一人先到关羽那里求和。

步隲   (白)     子布之言不可,臣有一计献上。

孙权   (白)     有何妙计?

步隲   (白)     闻得关羽生有一女甚是贤淑,主公世子聪明过人,可差人前去求婚,关羽若是应允,孙刘合兵,共同破曹;若其不允,孙曹合兵,先打荆州,后破西蜀。请主公圣裁。

孙权   (白)     此计甚好,就命子瑜速往荆州求婚,结盟破曹,不得有误。

诸葛瑾  (白)     领旨。

(诸葛瑾下。)

孙权   (白)     子布,准备酒宴,款待满宠。退班!

张昭、
步隲、

阚泽   (同白)    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急急风牌。八马童同上,过场,同下。关平、廖化、王甫、周仓同上,亮相,两边分站。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糜芳、傅士仁、马良、伊籍、关兴、赵累、关羽同上。)

关羽   (引子)    绿袍金甲,须髭灰;凤目蚕眉美髯公。

糜芳、
傅士仁、
马良、
伊籍、
关兴、
赵累、
廖化、

王甫   (同白)    参见君侯!

关平、

周仓   (同白)    参见父王!

关羽   (白)     站立两厢!

糜芳、
傅士仁、
马良、
伊籍、
关兴、
赵累、
廖化、
王甫、
关平、

周仓   (同白)    啊!

关羽   (念)     志气凌云贯斗牛,平生最喜读春秋。丈夫须抱凌云志,自然谈笑觅封侯。

     (白)     某,汉室关。今奉大哥、军师将令,镇守荆州一带等处。可恨曹操命曹仁据守襄阳、樊城,本欲前去攻打,怎奈未奉大哥命诏,不敢私自出兵。想荆州乃东吴之地,此事未必停当。为此,每日操演人马,提防对敌。

             站堂军,伺候了!

四文堂  (同白)    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君侯:东吴诸葛瑾过江求见。

关羽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关羽   (白)     唔呼呀!想诸葛瑾乃军师令兄,不可慢待。

             来!有请诸葛先生!

糜芳、
傅士仁、
马良、
伊籍、
关兴、
赵累、
廖化、
王甫、
关平、

周仓   (同白)    有请诸葛先生!

诸葛瑾  (内白)    嗯喷。

(诸葛瑾上。)

诸葛瑾  (念)     奉了吴侯命,讲和来求亲。

     (白)     君侯在上,瑾大礼参拜!

关羽   (白)     远路而来,只行常礼。

诸葛瑾  (白)     哪有不拜之理?

关羽   (白)     来!与诸葛先生看座!

诸葛瑾  (白)     且慢,君侯在此后,哪有瑾的座位!

关羽   (白)     远来是客,哪有不坐之理?请坐!

诸葛瑾  (白)     谢座。

关羽   (白)     先生此来,必有所为。

诸葛瑾  (白)     只因孙曹合兵,要攻打。荆州——

关羽   (白)     哼!孙曹合兵,某有何惧哉?

诸葛瑾  (白)     恭喜君侯,贺喜君侯。

关羽   (白)     何喜之有?

诸葛瑾  (白)     我主有一世子甚是聪明,闻得君侯令爱甚是贤淑。瑾奉我主之命,前来求婚,两下结为秦晋之好,共同破曹。想君侯是万无推辞的了?

关羽   (白)     关某虎女,岂配犬子!

诸葛瑾  (白)     公言虎女不配犬子。可记得令兄玄德公在甘露寺招亲之故耳?

关羽   (白)     大胆!

     (西皮二六板) 闻言怒发三千丈,

             一言怒恼关云长。

             这荆州原本是关某执掌,

             你们哪一个大胆敢来夺荆襄?

             不看军师诸葛亮,

             定斩尔首级挂营房。

     (白)     唗!胆大诸葛瑾!进得帐来,如此胡言乱语,不看我家军师面上,定要将尔斩首。

             来,插出去!

糜芳、
傅士仁、
马良、
伊籍、
关兴、
赵累、
王甫、
关平、

周仓   (同白)    出去!

诸葛瑾  (念)     用手掬尽三江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诸葛瑾下。)

廖化   (白)     二君侯失言了。

关羽   (白)     怎见得?

廖化   (白)     诸葛瑾前来提亲,君侯既不应允,就该用好言回复于他,不该将他羞辱一场。他此番回去,必定在孙权面前搬弄是非。倘若孙曹合兵,攻打荆州,又是一番波折。君侯须当准备,以防不测。望君侯详细思之。

关羽   (白)     沟渠之水,能起多大波浪?小小蝼蚁,焉能撼动泰山!且勿多言。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步隲、张昭、孙权同上。)

孙权   (西皮散板)  子瑜荆州去求婚,

             但愿此去把功成。

             吴蜀姻亲如结定,

             同心破曹方称心。

(诸葛谨上。)

诸葛瑾  (西皮散板)  可恨关羽言不逊,

             上殿启奏我主君。

     (白)     参见主公!

孙权   (白)     子瑜回来了,关羽可曾应允亲事?

诸葛瑾  (白)     那关羽不独不允亲事,反出言不逊,臣不敢冒奏。

孙权   (白)     无妨,当面奏来。

诸葛瑾  (白)     他言道:虎女不配犬子。反将为臣羞辱一场。

孙权   (白)     可恼哇,可恼!

     (西皮散板)  恼恨关羽言不逊,

             不该开口伤孤身。

     (白)     可恨关羽出言不逊,藐视东吴,欺孤太甚。众卿何计教我?

张昭、

步隲   (同白)    臣启主公:就命满宠回复曹操,照书行事,孙曹合兵,攻打荆州。哪怕关羽不灭!

孙权   (白)     卿言正合孤意,满宠上殿。

步隲、
张昭、

诸葛瑾  (同白)    有请满先生。

(满宠上。)

满宠   (白)     参见吴侯!

孙权   (白)     罢了!拜上你主,就说东吴照书行事,速请进兵,先打荆州,后破西蜀。

满宠   (白)     是。告退!

(满庞下。)

孙权   (白)     众卿,不知命何人挂帅,才能当此重任?

步隲   (白)     主公传旨:速调吕蒙还朝,命其为帅,必能成功。

孙权   (白)     张子布,速调吕蒙还朝。

张昭   (白)     领旨!

孙权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关平、周仓同上。)

关平   (念)     父子同心秉忠义,

周仓   (念)     扶保汉室锦乾坤。

费诗   (内白)    诏命下!

关羽   (内白)    香案接诏。

关平、

周仓   (同白)    香案接诏!

(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糜芳、傅士仁、马良、伊籍、关兴、赵累、关羽同上。四蓝文堂、费诗同上。)

关羽   (白)     司马何不开读?

费诗   (白)     有密旨相告。请过圣命。

关羽   (白)     香案供奉。请坐!司马有何密言,当面赐教。

费诗   (白)     皇叔进位汉中王了。

关羽   (白)     某大哥进位汉中王,封某何职?

费诗   (白)     五虎将之首。

关羽   (白)     五虎将不知都是何人?

费诗   (白)     关、张、赵、马、黄。

关羽   (白)     这关、张、赵、马、黄?翼德,我弟也;子龙随某大哥多年,累建奇功,亦我弟也;孟起世代名家;那黄忠老儿乃长沙一武夫,焉能与某同列?关某不受此爵。

费诗   (白)     君侯此言差矣!

关羽   (白)     何差?

费诗   (白)     君侯何必计位之高下,昔日高祖与萧、曹共议大事,韩信乃楚国之亡将也,到后来官封三齐王,并未曾闻萧、曹争过爵位。汉中王与君侯有兄弟之义,亲如一体,汉中王即君侯,君侯即汉中王。君侯受汉中王之厚恩,当与同共休戚,不宜计较位禄高下才是,望君侯三思。

关羽   (白)     唔呼呀!不是司马明言指教,险误大事。看印拜过!

费诗   (白)     有密旨一道,攻打襄阳、樊城。

关羽   (白)     糜芳、傅士仁听令!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在!

关羽   (白)     命你二人以为前站先锋,城外扎营,听候调遣。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得令!

(糜芳、傅士仁同下。)

关羽   (白)     备得酒宴,与司马同饮。

费诗   (白)     到此就要叨扰!

关羽   (白)     关平把盏。司马请。

(牌子。关羽、费诗同入座饮酒。)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君侯:城外营中失火。

关羽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关羽   (白)     关平听令!

关平   (白)     在!

关羽   (白)     前去查看,因何失火?

关平   (白)     得令!

             带马!

(四上手、关平下。)

关羽   (白)     司马请。

(牌子。关羽、费诗同饮酒。关平上。)

关平   (白)     启禀父王:糜芳、傅士仁纵军饮酒,自不小心,营中失火。损伤粮草、军器、炮火,炸死本部军卒数名。

关羽   (白)     将他二人抓来见我。

关平   (白)     得令!

(关羽下。)

关羽   (白)     司马请!

(关平上。)

关平   (白)     二人带到。

关羽   (白)     周将!

周仓   (白)     在!

关羽   (白)     糜芳、傅士仁到此,叫他等报门而进!

周仓   (白)     得令!

(糜芳、傅士仁同上。)

周仓   (白)     呔!父王有令,叫你二人报门而进。你要仔细了!你要与我打点了!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报!(糜芳)(傅士仁)告进,参见君侯!

关羽   (白)     唗!竟敢纵军饮酒,损伤本部军卒。斩了!

费诗   (白)     且慢!正在用兵之时,斩将不利。

关羽   (白)     敢是与他等讲情?

费诗   (白)     君侯开恩!

关羽   (白)     看在司马讲情,每人重责四十军棍。

周仓   (白)     打!

(四上手同打糜芳、傅士仁。)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谢君侯的责!

关羽   (白)     将你二人先锋大印撤去,糜芳镇守公安、傅士仁镇守南郡,若有差错,提头来见!

周仓   (白)     出去!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嘿!

(糜芳、傅士仁同下。)

廖化   (白)     君侯失计了。

关羽   (白)     何出此言?

廖化   (白)     想糜芳、傅士仁既然重用,就不该责打;今犯军令,既然责打,撤去先锋,就不该重用。想那公安、南郡乃荆州之命脉,倘若他二人心怀旧恨投降东吴,那时我军难免后顾之忧。我观赵累将军为人正直,不如将他二人撤回,命赵累将军镇守公安、南郡,望君侯思之。

关羽   (白)     某素知他二人行为,既已派出,岂可更改。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君侯:胡班求见。

关羽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吹打。胡班上。)

胡班   (白)     参见君侯!

关羽   (白)     当年多蒙将军搭救,关某常常在念;今日幸会,多谢将军相救之恩。

胡班   (白)     岂敢!

关羽   (白)     到此何事?

胡班   (白)     奉了家父之命,随营报效来了。

关羽   (白)     原来如此。

             司马,胡班将军乃关某救命恩人,将他带入川中,面见汉中王授职。

费诗   (白)     遵命!告辞了!

关羽   (白)     恕不远送。

(四蓝文堂、胡班、费诗同下。)

关羽   (白)     廖化听令。

廖化   (白)     在!

关羽   (白)     以为先锋。

廖化   (白)     得令!

关羽   (白)     关平听令!

关平   (白)     在!

关羽   (白)     以为副将。

关平   (白)     得令!

关羽   (白)     马良、伊籍听令!

马良、

伊籍   (同白)    在!

关羽   (白)     以为军中参谋!

马良、

伊籍   (同白)    得令!

关羽   (白)     余下之将,随营调遣。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糜芳、傅士仁同上。)

糜芳   (白)     将军受惊了!

傅士仁  (白)     彼此一样。只是当着众军面前,责打羞辱,实是可恨。你看关羽近日性情高傲,不如你我投——

糜芳   (白)     噤声!

(糜芳、傅士仁同两边望。)

傅士仁  (白)     投顺东吴,你意如何?

糜芳   (白)     此计甚好。待等东吴攻打荆州,你我将公安、南郡献上。关公被擒此仇可雪。正是:

     (念)     量小非君子,

傅士仁  (念)     无毒不丈夫。

(糜芳、傅士仁同下。)

【第六场】

(二旗牌、关羽同上。)

关羽   (吹腔)    谯楼上打罢了初更鼓响,

             众将官解连环各归营房。

             长随官掌红灯后营帐上,

     (白)     呀!

     (吹腔)    又听得兵架上青龙偃月响叮当。

(关羽入帐,二旗牌同下。猪形上,惊醒关羽。)

关羽   (扑灯蛾牌)  见一怪物扑帐中,扑帐中,

             张牙舞爪来逞凶。

             青锋利刃将尔斩,

             霎时教尔一命终!

(关羽斩猪形,猪形下。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关兴、赵累、廖化、马良、伊籍、周仓、关平同上。)
关兴、
赵累、
廖化、
马良、

伊籍   (同白)    君侯醒来!

关平、

周仓   (同白)    父王醒来!

关羽   (白)     奇怪呀,奇怪!

关兴、
赵累、
廖化、
马良、
伊籍、
关平、

周仓   (同白)    何出此言?

关羽   (白)     适才睡梦之间,见一黑猪,其大如牛,咬某左足,忽然惊醒,此时只觉隐隐作痛,不知主何吉凶?

关平   (白)     此乃大吉之兆。

关羽   (白)     怎见得?

关平   (白)     猪乃龙相,父王有升腾之兆。

廖化   (白)     此乃不祥之兆。

关羽   (白)     何出此言?

廖化   (白)     猪乃亥,亥乃水也。想襄阳、樊城,雄据在北,君侯夜梦此兆不祥,此番出战,恐有损伤手足之意。君侯今后须当谨慎。

关羽   (白)     诶呀!关某年近六旬,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区区一梦何足道耳!操演战船,提防对敌。

(关羽下。周仓、关平、马良、伊籍、关兴、赵累、四上手、四大铠、四文堂同随下。)

廖化   (白)     且住,近日以来,君侯性情倔强,不纳忠言,用人不当,我观荆州难免后顾之忧也!

     (唱)     说什么猪有飞腾相,

             夜梦此兆非吉祥。

             他任性用人自不当,

     (白)     咳!

     (唱)     还须要昼夜里紧紧提防。

(廖化下。)

【第七场】

(四龙套、法正同上。)

法正   (白)     下官,法正。奉汉中王之命,去往荆州读旨。

             军士们!趱行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上手、关羽同上。)

关羽   (唱)     某家兴兵谁敢挡,

             威风凛凛镇荆襄。

             但愿烟尘齐扫荡,

             重整汉室锦家邦。

(关兴、赵累、廖化、伊籍、马良、周仓、关平同上。)
关兴、
赵累、
廖化、
伊籍、
马良、
周仓、

关平   (同白)    圣旨下!

关羽   (白)     香案接旨!

关兴、
赵累、
廖化、
伊籍、
马良、
周仓、

关平   (同白)    香案接旨!

(四龙套、法正同上。)

法正   (白)     圣旨下跪。

(关羽、关兴、赵累、廖化、伊籍、马良、周仓、关平同跪。)
关羽、
关兴、
赵累、
廖化、
伊籍、
马良、
周仓、

关平   (同白)    万岁!

法正   (白)     汉中王有旨:命二将军攻打襄阳、樊城。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关羽、
关兴、
赵累、
廖化、
伊籍、
马良、
周仓、

关平   (同白)    万万岁!

法正   (白)     请过圣命。

关羽   (白)     香案供奉。

             有劳太傅捧旨前来,一路之上,多受风霜之苦。后堂留宴。

法正   (白)     朝命在身,不敢久停。告辞了。

(四龙套、法正同下。)

关羽   (白)     关平听令!

关平   (白)     在。

关羽   (白)     攻打头阵。

关平   (白)     得令!

             带马。

关羽   (白)     众将官,随某出战者!

赵累、
廖化、
伊籍、
马良、
周仓、

关平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张辽、许褚同上,双起霸。)
张辽、

许褚   (同念)    中原纷纷累战争,

(文聘、夏侯惇同上,双起霸。)
文聘、

夏侯惇  (同念)    烟尘四起马不停。

(曹洪、于禁同上,双起霸。)
曹洪、

于禁   (同念)    拼命厮杀扶社稷,

(李典、乐进同上,双起霸。)
李典、

乐进   (同念)    封妻荫子报王恩。

张辽、
许褚、
文聘、
夏侯惇、
曹洪、
于禁、
李典、

乐进   (同白)    俺——

张辽   (白)     张辽。

许褚   (白)     许褚。

文聘   (白)     文聘。

夏侯惇  (白)     夏侯惇。

曹洪   (白)     曹洪。

于禁   (白)     于禁。

李典   (白)     李典。

乐进   (白)     乐进。

张辽   (白)     众位将军请了!

许褚、
文聘、
夏侯惇、
曹洪、
于禁、
李典、

乐进   (同白)    请了!

张辽   (白)     元帅升帐,两厢伺候!

许褚、
文聘、
夏侯惇、
曹洪、
于禁、
李典、

乐进   (同白)    请!

(四龙套、四下手、曹仁同上。点绛唇牌。)
张辽、
许褚、
文聘、
夏侯惇、
曹洪、
于禁、
李典、

乐进   (同白)    参见元帅。

曹仁   (白)     站立两厢。

张辽、
许褚、
文聘、
夏侯惇、
曹洪、
于禁、
李典、

乐进   (同白)    啊!

曹仁   (念)     大将生来盖世无,南征北讨展雄图。统领中原人和马,杀却刘备灭东吴。

     (白)     本帅,曹仁。奉了魏王旨意,镇守襄阳、樊城,闻得关羽兴兵前来,也曾命人打探,未见回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关平讨战。

曹仁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曹仁   (白)     众将官,杀!

张辽、
许褚、
文聘、
夏侯惇、
曹洪、
于禁、
李典、

乐进   (同白)    啊。

(众人同出城,同下。)

【第十场】

(四上手、关平同上,四龙套、四下手、张辽、许褚、文聘、夏侯惇、曹洪、于禁、李典、乐进、曹仁同上。会阵,开打。关平败下,曹仁率四龙套、四下手、张辽、许褚、文聘、夏侯惇、曹洪、于禁、李典、乐进同追下。)

【第十一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王甫、赵累、周仓、关平、大马童同上,站门,关羽上,过场,同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四下手、二曹将、曹仁同上,四上手、关平同上,会阵,开打。关平败,关羽挑上,关平下。关羽杀死二曹将,曹仁败下,关羽追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四下手、张辽、许褚、文聘、夏侯惇、曹洪、于禁、李典、乐进、曹仁同上。)

曹仁   (白)     兵撤樊城。

(曹仁、四龙套、四下手、张辽、许褚、文聘、夏侯惇、曹洪、于禁、李典、乐进同出城,同下。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王甫、赵累、周仓、关平、大马童、关羽同上。)
王甫、
赵累、
周仓、

关平   (同白)    襄阳已得。

关羽   (白)     挂榜安民。王甫听令!

王甫   (白)     在。

关羽   (白)     沿江一带,或三十里,或二十里,选择高岗之处,建造烽火台。若有吴兵偷渡,日则举烟,夜则举火,某当亲自击之!

王甫   (白)     得令,带马。

(王甫下。)

关羽   (白)     赵累听令!

赵累   (白)     在。

关羽   (白)     镇守麦城!

赵累   (白)     得令,带马。

(赵累下。)

关羽   (白)     关平听令!

关平   (白)     在。

关羽   (白)     坐镇襄阳!

关平   (白)     得令。

关羽   (白)     众将官!攻打樊城去者!

关平、
周仓、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文堂、四大铠、周仓同出城,同下。)

关平   (白)     送父王。

关羽   (白)     小心防守。

(关羽、关平自两边分下。)

【第十四场】

(四龙套、吕常同上。)

吕常   (念)     奉了魏王命,镇守在樊城。

(四龙套、四下手、张辽、许褚、文聘、夏侯惇、曹洪、于禁、李典、乐进、曹仁同上。)

曹仁   (白)     杀败了!

吕常   (白)     元帅为何这等模样?

曹仁   (白)     襄阳失守,关羽老儿十分厉害,如何是好?

吕常   (白)     将军不必惊慌,某有一计在此。

曹仁   (白)     有何妙计?

吕常   (白)     待某出城与关羽交战,将军在城楼之上暗放冷箭,哪怕关羽不灭!

曹仁   (白)     此计甚好!且听探马一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关羽讨战!

曹仁、

吕常   (同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曹仁、

吕常   (同白)    杀!

(曹仁、四龙套、四下手、张辽、许褚、文聘、夏侯惇、曹洪、于禁、李典、乐进同下。四龙套、吕常同转场。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周仓、关羽同上,会阵。)

关羽   (白)     来将通名。

吕常   (白)     大将吕常。

关羽   (白)     看刀!

(关羽杀死吕常。曹仁暗上,登城。)

关羽   (白)     曹仁哪,曹仁!闭关不战,真乃匹夫之辈!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曹仁   (白)     看箭!

关羽   (白)     哎呀!

(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周仓救关羽同下。)

曹仁   (白)     众将官,小心防守!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曹仁下。)

【第十五场】

(马良上。)

马良   (念)     君侯去出征,未见转回程。

(八马童、伊籍、廖化、周仓、关羽同上。)
马良、
伊籍、
廖化、

周仓   (同白)    君侯醒来!

关羽   (白)     唔!

     (吹腔)    这一阵杀得我精神衰,

     (白)     看刀!唔唔唔……

     (吹腔)    大胆的曹仁贼敢放雕翎。

马良   (白)     君侯,此番出战,中了何人雕翎?

关羽   (白)     适才两军阵前刀劈吕常,不料曹仁暗放冷箭,伤某膀臂。曹仁哪,曹仁!我不伤你,非为丈夫也!

     (吹腔)    是好汉尔就该冲锋对垒,

             冷箭伤人尔非为英雄。

     (白)     免战牌高悬!

马良、
伊籍、
廖化、

周仓   (同白)    免战牌高悬!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上手、王甫同上。)

王甫   (白)     俺,王甫。奉了君侯将令,去往沿江一带建造烽火台。军士们,沿江去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华佗上。)

华佗   (新水令)   清水池边红日悬,

             柳成行松柏翠样。

             济世行善念,

             普济遇仙缘。

     (念)     天上星辰日月,人间山水物华。观来风景难描画,还是天地为大。

     (白)     贫道,姓华名佗字元化。乃沛国谯郡人也,自幼入山修炼,蒙异人传授歧黄异术,医治为本,并非贪利,不过济世活人。前者,在东吴曾医周泰箭伤;近闻关羽攻打襄阳,身中箭伤,正在张挂招医榜,不免前去医治便了。

             童儿!

(小童暗上。)

小童   (白)     有。

华佗   (白)     背了药箱,往蜀营去者!

     (新水令)   只为云长,

             医箭伤亲自前往。

(华佗、小童同下)

【第十八场】

(周仓上。)

周仓   (念)     悬挂招医榜,周仓昼夜忙。

华佗   (内白)    带路!

(华佗、小童同上。)

华佗   (江儿水牌)  急行风飘荡,

             速速走慌忙,

             携带药箱奔荆襄;

             五虎上将人钦仰,

             特来医治到他行。

     (白)     门上哪位听事?

周仓   (白)     呔!做什么的?

华佗   (白)     烦劳通禀:就说医者华佗求见。

周仓   (白)     下站!

             有请父王。

(关羽、马良同上。)

关羽   (念)     尤恐军心乱,忍痛下围棋。

     (白)     何事?

周仓   (白)     华佗求见。

关羽   (白)     马将军,华佗何人也?

马良   (白)     当年在东吴曾医周泰箭伤,乃世外高人,医家圣手,君侯赏他一见。

关羽   (白)     有请!

周仓   (白)     在请!

华佗   (白)     是。君侯在上,贫道稽首!

关羽   (白)     先生少礼,请坐!

华佗   (白)     且慢,君侯在此,哪有贫道的坐位。

关羽   (白)     有话叙谈,焉有不坐之理?请坐!

华佗   (白)     谢座。

关羽   (白)     先生乃世外高人,贵驾光临,有何见教?

华佗   (白)     近闻君侯身带箭伤,特来医治,藉以瞻仰将军的虎威。

关羽   (白)     先生请看。

华佗   (白)     待贫道一观。唔呼呀!此乃弩箭之伤,箭头有毒,直透入骨,若不早医,此臂就成废物了!

关羽   (白)     先生可有治法?

华佗   (白)     就在厅前立一标杆,上钉铜环。君侯将膀臂穿在环内,用绳索捆住;再选数名精壮大汉,扶定将军,方可医治。

关羽   (白)     先生医治箭伤,要标杆、铜环、大汉何用?

华佗   (白)     不是啊,医治箭伤,贫道要破开皮儿,割去烂肉,直至于骨,刮去骨上箭毒。如此治法,恐君侯惧痛耳!

关羽   (白)     哈哈哈……某久战沙场,百万军中,尚且不惧,何在一箭伤耳!我与马将军饮酒、围棋,请先生医治。

             周将,设下棋盘,与先生更衣。

周仓   (白)     是。

关羽   (白)     将军请!

     (唱)     设下棋盘两交战,

             不用刀枪我和你厮杀一场。

(华佗刮骨医治。)

关羽   (白)     请!干!

周仓   (白)     先生,慢着些!哎呀呀呀……

(华佗治完。)

华佗   (白)     君侯,请试此膀。

(关羽试臂。)

关羽   (白)     先生请坐!

             马良听令!

马良   (白)     在。

关羽   (白)     镇守荆州去吧!

马良   (白)     得令!

(马良下。)

关羽   (白)     先生医治箭伤,真乃神人也。

华佗   (白)     某行医以来,未尝见过君侯如此虎威,真天神也!

关羽   (白)     来,看黄金千两,奉送先生。

华佗   (白)     且慢!华佗素不爱财,要黄金做甚?

关羽   (白)     先生医治箭伤,某何以答报?

华佗   (白)     某只为医治箭伤、瞻仰君侯虎威,非为图报。

关羽   (白)     不知先生几时启程?

华佗   (白)     明日启程。

关羽   (白)     周将,准备船只,明日送先生过江。

周仓   (白)     遵命!

关羽   (白)     后帐摆宴,与先生痛饮。

华佗   (白)     多谢君侯!

关羽   (白)     先生请!

华佗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下手、八火牌、吕蒙同上。)

吕蒙   (白)     军士们,催军!

四下手、

八火牌  (同白)    啊!

吕蒙   (白)     某,东吴大将军吕蒙。吴侯调某回朝议事,不知有何军情?

             军士们,催军哪!

四下手、

八火牌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四太监、孙权同上。)

孙权   (唱)     赤壁鏖兵到如今,

             刘备强占荆州城。

             关羽出言实可恨,

             不灭桃园心不平。

(张昭上。)

张昭   (白)     吕蒙将军回朝。

孙权   (白)     宣他上殿!

张昭   (白)     吕蒙将军上殿!

吕蒙   (内白)    领旨。

(吕蒙上。)

吕蒙   (白)     臣,吕蒙见驾,吴侯千岁!

孙权   (白)     平身。赐坐!

吕蒙   (白)     谢座!调臣回朝,有何旨意?

孙权   (白)     刘备借去荆州,久不归还,欺孤太甚,调将军回厚爱,议论进兵之策?

吕蒙   (白)     主公请放宽心,臣统领人马夺取荆州,大功必成。

孙权   (白)     就命卿家挂帅,夺取荆州,不得有误!

吕蒙   (白)     领旨!

孙权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老军同上。)

老军甲  (白)     众位请啦!

三老军  (同白)    请啦!

老军甲  (白)     你我奉命建造烽火台好,且喜烽火台造齐,不免请出王将军。

四老军  (同白)    有请王将军。

(四上手、王甫同上。)

王甫   (白)     何事?

四老军  (同白)    烽火台造齐,请将军查看。

王甫   (白)     待我看来。

(王甫遥望。)

王甫   (白)     好,你等小心把守,待某报与君侯知道。

             带马!

四老军  (同白)    送将军!

王甫   (白)     免!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二场】

(四下手、八火牌引吕蒙同上。)

吕蒙   (唱)     奉命夺取荆州郡,

             统领儿郎虎一群。

             但愿狼烟齐扫尽,

             东吴一统锦乾坤。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蜀营沿江一带,建造烽火台,特来报知。

吕蒙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吕蒙   (白)     众军退下。

四下手、

八火牌  (同白)    啊!

(四下手、八火牌同下。)

吕蒙   (白)     且住!实指望夺取荆州,一战成功。谁想关羽沿江造下烽火台,早有预防,某不能进兵,如何是好?有了,不免假装有恙,主公必定调俺调回,另遣别将前来。

             众将走上!

(四下手、八火牌同上。)

吕蒙   (白)     带马伺候!

下手甲  (白)     啊!

吕蒙   (唱)     适才间探马报一信,

             吕蒙岂是胆小人。

             军士与爷把马顺,

(吕蒙上马。)

吕蒙   (白)     哎呀!

     (唱)     霎时一阵腹内痛。

             心血上涌难扎挣,

             别选黄道再兴兵。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太监、孙权同上。)

孙权   (唱)     子明领兵去出征,

             不知胜负与谁能?

(张昭上。)

张昭   (白)     吕蒙将军身得重病。

孙权   (白)     啊!吕蒙正要出征,身染重病?

             来,宣陆逊上殿。

张昭   (白)     陆逊上殿。

陆逊   (内白)    领旨!

(陆逊上。)

陆逊   (念)     磨穿铁砚习经纶,文修武备韬略深。

     (白)     臣,陆逊见驾,主公千岁。

孙权   (白)     平身。

陆逊   (白)     千千岁!宣臣上殿,有何旨意?

孙权   (白)     只因吕蒙在陆口得病,卿家有何妙计?

陆逊   (白)     吕蒙之病,恐其别有计谋。

孙权   (白)     好,就命卿家去往陆口,看看吕子明虚实动静,速速回奏。

陆逊   (白)     领旨!正是:

     (念)     要知心腹事,陆口见机行。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四场】

(四下手、八火牌、吕蒙同上。)

吕蒙   (唱)     不该金殿夸口论,

             统兵来取荆州城。

             不想一旦成画饼,

             无有良谋来进兵。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陆逊到。

吕蒙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四龙套、陆逊同上。)

吕蒙   (白)     伯言来了,请坐!

陆逊   (白)     子明兄,病体如何?

吕蒙   (白)     病体越发沉重了。

陆逊   (白)     子明之病,莫非为了荆……

吕蒙   (白)     噤声。

             两厢退下!

四下手、

八火牌  (同白)    啊!

(四下手、八火牌同下。)

吕蒙   (白)     荆什么?

陆逊   (白)     为了荆州之事,不能进兵,假装有恙,是与不是?

吕蒙   (白)     伯言既知,何不想一良谋,助我成功。

陆逊   (白)     这有何难。待我回朝奏与主公,添一能将前来,帮同将军设计进兵,哪怕荆州不唾手而得!

吕蒙   (白)     伯言请上,受我一拜。

(吕蒙拜。四下手、八火牌同上。)

陆逊   (白)     这就不敢。告辞了!

     (西皮散板)  子明请把心放定,

             此事助你把功成。

(陆逊、四龙套同下。)

吕蒙   (西皮散板)  陆逊年少有本领,

             韬略精通非虚名。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太监、孙权同上。)

孙权   (唱)     陆伯言到军前观看动静,

             却为何此一去未见回程?

(陆逊上。)

陆逊   (唱)     暗地里笑子明无有学问,

             急忙忙上银安启奏主君。

     (白)     参见主公!

孙权   (白)     子明病势如何?

陆逊   (白)     子明因荆州不能进兵,假装有恙。

孙权   (白)     军务紧急,卿家何计教我?

陆逊   (白)     主公可命一能人前往陆口,调回子明,另行设计,大功必成。

孙权   (白)     就命卿家挂帅,去至陆口,调回子明,下殿去吧!

陆逊   (白)     领旨!

孙权   (白)     退班!

(孙权下。四太监同随下。四龙套同上。)

陆逊   (白)     带马去至大营。

(陆逊、四龙套同一翻、两翻。)

陆逊   (白)     且住!俺不免明求关羽退兵,暗中取事,有何不可?

             来,文房四宝伺候!

(陆逊写信。)

陆逊   (白)     传旗牌!

(旗牌上。)

旗牌   (白)     有何吩咐?

陆逊   (白)     下到关羽营中,不得有误。

(陆逊递信。)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陆逊   (白)     众将官,起兵陆口!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八马童、关羽同上。)

关羽   (唱)     一支兵扎天边外,

             汉室江山扭转来。

(王甫上。)

王甫   (白)     启君侯:烽火台造齐。

关羽   (白)     烽火台造齐,将军之功也。

周仓   (内白)    随我来!

(周仓引旗牌同上。)

周仓   (白)     在此伺候。启父王:下书人求见。

关羽   (白)     传!

周仓   (白)     下书人,君侯传你,小心了。

旗牌   (白)     是。

(旗牌进门。)

旗牌   (白)     参见君侯!

关羽   (白)     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   (白)     奉我家陆元帅所差,书信呈上。

关羽   (白)     外厢伺候。陆逊有书信到来,待某拆书一观。

(牌子。关羽看信。)

关羽   (白)     传下书人。

周仓   (白)     下书人!

旗牌   (白)     伺候君侯。

关羽   (白)     拜上你家元帅,说关某照书行事。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关羽   (白)     仲谋何以见短,黄口孺子焉能成其大事。

             周将传令,撤退荆州之兵!

周仓   (白)     得令。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七场】

(四老军同上。)

老军甲  (白)     列位请了!

三老军  (同白)    请了!

老军甲  (白)     奉了王将军之命,看守烽火台,小心了!

三老军  (同白)    小心了!

(八火牌同上。)

老军甲  (白)     做什么的?

八火牌  (同白)    我们看看烽火台。

老军甲  (白)     我们不许看。

八火牌  (同白)    多把银钱,让我们进观看。

老军甲  (白)     不许观看。

八火牌  (同白)    多把银钱。

老军甲  (白)     哦,多把银钱?

(八火牌同杀四老军。吕蒙上。)

八火牌  (同白)    烽火台已得。

吕蒙   (白)     攻打荆州。

八火牌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马良上。)

马良   (白)     俺,马良。奉了君侯之命,镇守荆州,每日亲自防守,就此前往。

(四下手、八火牌、吕蒙同上。)

吕蒙   (白)     呔,开城!

马良   (白)     何人叫城?

吕蒙   (白)     奉了君侯将令,前来荆州,以防吴兵偷渡。

马良   (白)     啊,援兵到了,开城!

吕蒙   (白)     看刀!

马良   (白)     哎呀!

(马良败下。)

吕蒙   (白)     一拥而进!

四下手、

八火牌  (同白)    荆州已得。

吕蒙   (白)     挂榜安民。军士们,不可骚扰百姓,一半人马镇守荆州;一半人马夺取公安、南郡。

(糜芳、傅士仁同上,迎吕蒙。众人同进城。)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吕将军,我二人投降东吴,愿将公安、南郡献上。

吕守   (白)     将军投降,大功一件。众将官,准备酒宴,与二位将军庆功。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多谢将军!

吕蒙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四蓝龙套、四白龙套、四大铠、徐晃同上。)

徐晃   (白)     某,徐晃。奉了魏王之命,攻打襄阳。

             众将官!襄阳去者!

四蓝龙套、
四白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

徐晃   (白)     呔,城上儿郎听者!哪个有胆量,出城与某对敌?

关平   (内白)    众将官,开城!

(四上手、关平同上。会阵。)

关平   (白)     原来是徐叔父,恕小侄有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请了!

徐晃   (白)     罢了!

关平   (白)     徐叔父统领人马,今欲何往?

徐晃   (白)     奉了魏王之命,攻取襄阳。

关平   (叫头)    徐叔父!

     (白)     你与我父交好甚厚,何出此言?

徐晃   (白)     各为其主。

关平   (白)     看枪。

(徐晃、关平同起打。关平败下。徐晃耍下场追下。)

【第三十场】

(八马童、伊籍、王甫、廖化、周仓、大马童、关羽同上,关平自下场门上。)

关平   (白)     启禀父王:孩儿将襄阳失守了!

关羽   (白)     唗!无用之辈,斩了!

廖化   (白)     且慢!用兵之际,君侯开恩。

关羽   (白)     随在马后。

关平   (白)     谢父王!

关羽   (白)     众将官!复夺襄阳!

伊籍、
王甫、
廖化、

周仓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徐晃   (内西皮导板) 杀气连天威风显,

(四蓝龙套、四白龙套、四大铠、徐晃同上。)

徐晃   (西皮摇板)  蜀军纷纷败马前。

             鞭梢一指催前站,

             关平小儿听我言!

     (白)     呔!关平小儿,不必惊慌,为叔的不赶尔了!

关羽   (内白)    呔!徐公明休得猖狂,关云长来也!

(八马童、伊籍、王甫、廖化、周仓、大马童、关羽同上,会阵。)

徐晃   (白)     我当是何人,原来是二将军。

关羽   (白)     嗯!

徐晃   (白)     二将军!恕某有甲胄在身,马上不能全礼,请了!

关羽   (白)     请了!

徐晃   (白)     二将军,当年在曹营,多蒙指教刀法,某这厢谢过。

关羽   (白)     岂敢!

徐晃   (叫头)    二将军!

     (白)     数载未见,你的胡须也苍白了!

(关羽望徐晃。)

关羽   (白)     公明,你也苍白了!

徐晃   (白)     彼此。

关羽   (白)     一样。

徐晃   (白)     老了!

关羽   (白)     老了!

徐晃、

关羽   (同笑)    啊,哈哈哈……

关羽   (白)     徐公明,苦苦追杀吾儿关平,是何理也?

徐晃   (白)     这个……众将官!有人擒住关羽,千金重赏。

关羽   (白)     公明,这算何意?

徐晃   (白)     各为其主。

关羽   (白)     看刀!

(徐晃、关羽同开打。徐晃败下,四蓝龙套、四白龙套、四大铠同上,同打。徐晃上,打关羽败。关平上,搀关羽下,徐晃追下。)

【第三十二场】

(八马童、伊籍、廖化、周仓、关平、大马童、关羽同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糜芳、傅士仁将公安、南郡献与东吴!

关羽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廖化   (白)     如何?

关羽   (白)     不听将军之言,悔之晚矣!

(王甫上。)

王甫   (白)     烽火台失守!

关羽   (白)     烽火台失守,荆州难保!

(马良上。)

马良   (白)     荆州失守!

关羽   (白)     哎呀且住!荆州失守,某有何面目去见汉中王?自刎了吧!

关平   (白)     且慢,前面已是麦城,兵撤麦城,再作道理。

关羽   (白)     马良、伊籍听令!

马良、

伊籍   (同白)    在!

关羽   (白)     连夜够奔川中,奏知汉中王,说某兵撤麦城去了!

马良、

伊籍   (同白)    得令!

(马良、伊籍同下。)

关羽   (白)     众将官!兵撤麦城!

廖化、
王甫、
周仓、

关平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赵累上,接关羽、廖化、王甫、周仓、关平、大马童、八马童同进城。)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魏将围城要战。

关羽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关羽   (白)     哎呀且住!兵撤麦城,吴兵、魏将前来讨战,我的膀臂疼痛,不能出战,真真的急、急、急——

关平   (白)     父王与吕蒙交好甚厚,何不修书,求他罢兵?

关羽   (白)     为父膀臂疼痛,难以提笔。

关平   (白)     孩儿代笔。

关羽   (白)     我儿代笔。

(关羽下。)

关平   (白)     关羽呵——

(牌子。关平修书。旗牌暗上。)

关平   (白)     旗牌过来!

旗牌   (白)     在。

关平   (白)     下到吕蒙营中,不得有误。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关平   (白)     小心防守!

八马童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下手、四火牌、吕蒙同上。)

吕蒙   (唱)     且喜得了荆州郡,

             眼望西川在掌心。

(旗牌上。)

旗牌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火牌甲  (白)     做什么的?

旗牌   (白)     下书人求见。

火牌甲  (白)     候着。启禀都督:下书人求见。

吕蒙   (白)     传!

火牌甲  (白)     下书人,里面传你,小心了!

旗牌   (白)     是。参见都督!

吕蒙   (白)     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   (白)     奉我家君侯所差,有书信呈上。

吕蒙   (白)     呈上来。关羽有书信到来,待某拆开一观。

(牌子。吕蒙看书。)

吕蒙   (白)     下书人,回去对你家主帅去讲,就说两国交锋,各为其主。去吧!

旗牌   (白)     是。

吕蒙   (白)     转来!备得有酒,与你同饮。

旗牌   (白)     到此就要叨扰。

吕蒙   (白)     酒宴摆下。

(牌子。吕蒙、旗牌同饮酒。旗牌醉。)

吕蒙   (白)     再饮几杯。

旗牌   (白)     酒已够了。我要回去了。

吕蒙   (白)     出帐去吧!

(吕蒙下。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啊,旗牌官!你可是蜀营来的?

旗牌   (白)     正是。

众百姓  (同白)    我们这里有书信,烦你带去。

旗牌   (白)     你们全都与我就是了。

众百姓  (同白)    有劳了!

(众百姓、旗牌自两边分下。)

【第三十四场】

(八马童、王甫、廖化、周仓、关平、关羽同上。)

关羽   (念)     吴魏两夹攻,英雄困麦城。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君侯!

关羽   (白)     回来了?

旗牌   (白)     回来了。

关羽   (白)     下书一事如何?

旗牌   (白)     吕蒙言道:两国交锋,各为其主。

关羽   (白)     啊?为何这等模样?

旗牌   (白)     吕蒙营中大摆筵宴,故而吃得这般大醉。

关羽   (白)     大胆!吕蒙啊,吕蒙!某生不能杀尔之头,死后也要捉尔的灵魂,方消我恨,真真气、气、气——

(周仓扶关羽同下,王甫、廖化同随下。)

八马童  (同白)    啊,旗牌官,可有我们的家信哪?

旗牌   (白)     你们不要嚷嚷,待我与你们拿。这是你爹爹带来的,这是你母亲给你的,这是你兄弟带来的。

八马童  (同白)    有劳了。

旗牌   (白)     依我相劝,倒不如各回荆州去吧。

关平   (白)     呔!大胆旗牌,竟敢惑乱军心,休走,看剑!

(关平杀死旗牌。)

八马童  (同白)    呔!关平杀死旗牌是何道理?

关平   (白)     危急之时,惑乱军心,理应斩首。

八马童  (同白)    关平!敢是欺压我等不成?

关平   (白)     住了!你们可知军法无私?

八马童  (同白)    说什么军法无私,我们要散去了。

关平   (白)     使不得。

八马童  (同白)    散去了。

关平   (白)     哎呀!

     (唱)     三军休要纷纷论,

             关平有言听分明。

     (叫头)    哎呀,军士们哪!

     (白)     想你们均是我父王部下的亲卒,久战疆场,建立功业。如今我军困在麦城,尔等听信旗牌之言,各自灰心散去,岂不将往日功劳,一旦付与流水?大家抖擞精神,杀退孙、曹之兵,尚不失封妻荫子。望列位再思呀,再想!

八马童  (同白)    不要听他的!

关平   (白)     哎呀,军士们哪!

     (唱)     食君禄报王恩理所当应,

             封妻子荫儿孙汗马功勋。

             无奈何我只得双膝跪定,

八马童  (同白)    我们不懂。哦!他跪下了。

关平   (白)     哎呀,军士们哪!

     (唱)     尊一声众军士贵耳细听:

             虽然是战沙场努力效命,

             帅爱将将爱兵骨肉相亲。

             望尔等齐奋勇休生疑问,

     (哭头)    众三军、哥弟们哪!

八马童  (同白)    你哭死,我们也是不干了!

关平   (白)     哎呀!

     (唱)     千言万语枉费唇。

             回头便把父王请,

(关羽、周仓、廖化、王甫、赵累同上。)

关平   (白)     父王啊!

(关平哭泣。关羽惊奇。)

关羽   (唱)     我儿为何两泪淋?

关平   (白)     哎呀,父王啊!三军们听信旗牌之言,大家灰心,俱要散去了啊。

(关平哭。)

关羽   (白)     哎呀且住!军心已乱,待我自刎了吧!

八马童  (同白)    君侯不必如此,我等情愿协力相助。

廖化   (白)     君侯!此地离上庸不远,待末将杀出重围,搬兵求救。

关羽   (白)     哎呀将军哪!前有吴兵,后有魏将,只怕你难出重围。

廖化   (白)     君侯!末将受汉中王与君侯的厚恩,慢说是性命难保,就是粉身碎骨,理所当然。

关羽   (白)     将军有此忠心?

廖化   (白)     当报君恩!

关羽   (白)     你的性命?

廖化   (白)     万死不辞!

关羽   (白)     请上受我一拜!关平护送出城!

关平   (白)     得令!

(关平、廖化同下。)

关羽   (白)     王甫听令!

王甫   (白)     在。

关羽   (白)     巡视三军,若有交头接耳者,提头来见!

王甫   (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五场】

(四白龙套、徐晃同上,四上手、关平同上,架住。会阵。廖化上,出城。徐晃、关平同起打,关平败,进城。徐晃耍下场下。)

【第三十六场】

(四红龙套、刘封、孟达同上。)
刘封、

孟达   (同唱)    奉命镇守上庸郡,

             提防孙、曹动刀兵。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廖化将军前来搬兵。

刘封   (白)     快快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廖化上,下马,进门,晕。)
刘封、

孟达   (同白)    廖将军醒来!廖将军醒来!

(廖化醒。)
刘封、

孟达   (同白)    廖将到此何事?

廖化   (白)     此时不及闲言,二将军失守荆州,特地前来搬兵求救。

孟达   (白)     廖将军请至后面,容我君臣商议。

廖化   (白)     请!

(廖化下。)

刘封   (白)     孟将军,我叔父兵困麦城,你我发兵才是。

孟达   (白)     你我发兵,失守汛地哪个担待?

刘封   (白)     若不发兵,我二叔困死麦城,岂不失了我叔侄之情?

孟达   (白)     小千岁,你难道忘怀了?当初主公收你之时,那关羽心中不悦,如今主公进位汉中王,关羽言道,你封不得世子。难道千岁就忘怀了?

刘封   (白)     依将军之见?

孟达   (白)     叫他进帐,我自有言语答复于他。

刘封   (白)     叫他进帐。

孟达   (白)     廖化进帐!

(廖化上。)

廖化   (白)     小千岁,几时发兵?

刘封   (白)     上庸还要防备敌军,你别处借兵去吧。

廖化   (白)     哎呀小千岁呀!想二君侯兵败麦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眼睁睁全军尽没,小千岁还是速速发兵才是。

孟达   (白)     廖将军,倘若失守汛地,哪个担待?

廖化   (白)     孟将军,二君侯困守麦城,有如烈火望水一般,将军发兵才是呀!

孟达   (白)     廖将军,我这一杯之水,怎能救得那车薪之火?

廖化   (白)     孟将军,想麦城乃孤城一座,吴、魏人马犹如潮水一般,四门攻打,兵粮全无,你若不发动人马,二君侯他、他、他……的性命难保!

     (唱)     二君侯困守在麦城,

孟达   (白)     那是他不会用兵!

廖化   (唱)     内无粮草外无兵。

孟达   (白)     无粮草怨着谁来?

廖化   (唱)     无奈何我只得双膝跪定,

刘封   (白)     你我发兵吧!

孟达   (白)     嘿!

廖化   (唱)     尊一声小千岁细听分明:

             那汉中王与君侯有手足情分,

             难道说你……不念叔侄之情?

             小千岁、孟参谋慈悲怜悯,

     (哭头)    小千岁,孟将军哪!

孟达   (白)     众将官,掩门!

(四红龙套、孟达、刘封同下。)

廖化   (唱)     他扬扬不睬藐视人。

             我本当拔剑寻自尽,

             又恐误了大事情。

             只得搬兵成都奔,

     (白)     哎呀!

     (唱)     山遥路远去不成。

     (白)     也罢!

     (唱)     舍死忘生跨金镫,

             不分昼夜搬救兵。

(廖化趟马下。)

【第三十七场】

(诸葛瑾上。)

诸葛瑾  (白)     开城!

(四上手、关平同上,同登城。)

关平   (白)     放箭!

诸葛瑾  (白)     诸葛瑾在此。

关平   (白)     到此何事?

诸葛瑾  (白)     来见君侯。

关平   (白)     开城!

(四上手同开城。)

关平   (白)     可有夹带?

诸葛瑾  (白)     并无夹带。

关平   (白)     须要搜查。

诸葛瑾  (白)     请搜!

关平   (白)     随我来。

             有请父王!

(八马童、赵累、王甫、周仓、关羽同上。)

关羽   (白)     何事?

关平   (白)     诸葛瑾求见。

关羽   (白)     唤他进来!

关平   (白)     我父王传你,小心了!

诸葛瑾  (白)     参见君侯!

关羽   (白)     你又来做甚?

诸葛瑾  (白)     如今荆州已失,糜芳、傅士仁又将公安、南郡献与东吴。想这麦城孤城一隅,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旦夕必破。望君侯应允亲事,投降东吴,永结盟好。君侯再思呀再想。

关羽   (白)     某乃解良一武夫,蒙汉中王不弃,以同胞手足相待,岂肯失义以降敌国?有道是:玉可碎不可改其坚,竹可焚不可毁其节;身虽殒,名可垂竹帛也!城在人在,城破人亡。汝速去,某即出城,与东吴决一死战!

诸葛瑾  (白)     君侯此言差矣!想如今吴、魏将麦城围困得水泄不通,君侯独守孤城,不如从瑾之言,再图破曹之计。望君侯思之。

关羽   (白)     要某归降,除非日从西起!

诸葛瑾  (白)     哪有日从西起?

关羽   (白)     哪有背主投降?

诸葛瑾  (白)     君侯,识时务者方为俊杰。

关平   (白)     呔!胆大诸葛瑾!在此絮絮叨叨,休走看剑!

关羽   (白)     且慢!他弟在蜀,佐汝伯父,不可伤他手足之情。出帐去吧。

(八马童同推诸葛瑾出。)

诸葛瑾  (白)     嘿,完了!

(诸葛瑾下。)

关羽   (白)     军士退下。

(八马童、四上手同下。)

关羽   (白)     关平、周仓、王甫、赵累!随我瞭阵者!

关平、
周仓、
王甫、

赵累   (同白)    啊!

关羽   (唱)     离却九锦八宝连环帐,

(关羽、关平、周仓、王甫、赵累同上城。吕蒙、四下手、徐晃、四白龙套同上,过场,同下。)

关羽   (唱)     又只见吴、魏人马闹嚷嚷。

             观罢了阵势回营往,

(关羽、关平、周仓、王甫、赵累同下城。)

关羽   (白)     适才敌楼观看那贼兵势,东西南三面,人马犹如潮水一般。只有北门一条小路,并无人马。今晚从北门偷出,去往汉中,搬兵求救。

王甫   (白)     君侯,想这麦城,前有吴兵,后有魏将,君侯千万不可冒险出城啊啊啊!

(王甫哭,跪。)

关羽   (白)     纵有吴兵、魏将,某何惧哉!我意已定,不必多言。起来!

赵累   (白)     君侯,想这麦城四外,山路崎岖,小道定有伏兵,君侯千万不可冒险出城啊!

(赵累哭,跪。)

关羽   (白)     某出征以来,从未走过小路。那贼人马必在大路埋伏,小路定无人烟。不必多言。起来!

关平   (白)     哎呀父王啊!廖化已到上庸搬兵,耐等救兵到来,那时我等一同杀出城去,再到汉中搬兵不迟。今晚千万不可冒险出城啊!

(关平哭,跪。)

关羽   (白)     我儿所言虽是。想这麦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倘若敌兵杀进城来,岂不使我一世英名付与流水!束手被擒?父意已定。儿呀,起来!

周仓   (白)     哎呀父王啊!想这麦城,前有吴兵,后有魏将,千万不可冒险——

王甫、
赵累、
关平、

周仓   (同白)    出城啊!

(王甫、赵累、关平、周仓同哭,同跪哭劝。)

关羽   (白)     起来,起来!起来!汝等所见虽是。想这麦城孤城一隅,前有吴兵,后有魏将,将我困在核心;廖化上庸搬兵,不见到来,难道叫我等死不成?吾意已决,哪个多言,定斩汝头。

             王甫、周仓,紧守城池。

王甫、

周仓   (同白)    得令!

关羽   (白)     关平、赵累!今晚随我从北门杀出,去往汉中搬兵求救!

关平、

赵累   (同白)    得令!

(关羽离座欲行。)
王甫、
赵累、
关平、

周仓   (同白)    君侯去不得!

关平   (白)     父王!外面落雪,去不得!

(关羽抚髯,顿足。)

关羽   (白)     定走麦城!

(众人同下。)

【第三十八场】

(四太监、吕蒙、孙权同上。)

孙权   (唱)     幸喜得回荆州郡,

             关羽被困在麦城。

             苍天助我功成定,

             先灭西蜀后破曹兵。

(诸葛瑾上。)

诸葛瑾  (白)     参见主公!

孙权   (白)     罢了!那关羽如何言讲?

诸葛瑾  (白)     那关羽言道:若要归降,除非日从西起。

孙权   (白)     吕将军,那关羽不肯归降,如何是好?

吕蒙   (白)     某有一计在此。

孙权   (白)     有何妙计?

吕蒙   (白)     臣会同曹兵,将麦城东西南三门团团围住,只留北门一条出路,挖下七十二座陷马坑生擒关羽,哪怕他飞上天去!

孙权   (白)     照计而行,不可伤他性命!

吕蒙   (白)     领旨!

孙权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三十九场】

(四蓝龙套、四白龙套、四大铠、徐晃同上,过场,同下。)

【第四十场】

(八马童、赵累、关平同上,自上场门同下。关羽、王甫、周仓、大马童同上。)

周仓   (白)     父王,去不得!

关羽   (白)     儿呀,紧守城池,不可出战。为父搬兵回来,还在此处相见。

周仓   (白)     父王,去不得!

关羽   (白)     带马!

(大马童带马,关羽上马。大马童、关羽同下。)

周仓   (白)     父王,去不得!

王甫   (白)     周将军,紧守城池。

(周仓、王甫同下。)

【第四十一场】

(徐晃、四蓝龙套、四白龙套、四大铠、吕蒙、四下手、八火牌、关羽、八马童、赵累、关平、大马童同上,同开打,同下。)

【第四十二场】

(关羽、关平同上。)

关平   (白)     父王慢走。启父王:赵累死在万马军中。

关羽   (白)     啊?那赵累他、他、他、他死了吗?

关平   (白)     他、他、他、他死了!

(关羽、关平同哭。)

关羽   (白)     儿呀!不要害怕。

关平   (白)     不害怕。

关羽   (白)     儿放大了胆,随为父杀出重围!

(四蓝龙套、四白龙套、四大铠、吕蒙、四下手、八火牌同上,同开打。关羽、关平同被擒。王甫自刎,周仓坠城。幕急落。)
(完)


浏览次数:8875 ┊ 字数:2125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