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古城会》

主要角色
关羽:红生
张飞:净
蔡阳:净
甘夫人:旦
糜夫人:旦

《古城会》唐韵笙饰关羽、王春义饰马童
《古城会》唐韵笙饰关羽、王春义饰马童
情节
关羽过关斩将行近古城,遣马童探得张飞下落,急而往见。张飞疑关羽负义,关羽含泪剖白。张飞若有所动,忽见蔡阳率兵追至,迎嫂而闭城。关羽无奈,力斩蔡阳,张飞始悟,亲迎关羽入城,并前往请罪。关羽义责张飞,二皇嫂出面跪劝,弟兄和好如初。

注释
此剧系唐韵笙根据王鸿寿先生的演出本整理而成。整理、演出年代约于一九三五年。其中关羽出场的西皮导板、原板,城下见张飞的西皮二六均与老本不同,训弟一折不上刘备,由二皇嫂劝弟。一九五七年作过一次修改。曾一度易名《古城释疑》,其中二六的个别唱词和场子有所改动。一九六零年唐韵笙对该剧重新做了修订。该剧从情节的处理到台词、唱词,与王本有明显区别,成为唐派红生戏中的代表剧目。三十年代以后,东北演关羽戏的演员大都宗唐派的路子演出。
关羽面部揉红脸,头戴夫子巾,穿软靠,披斗篷,手执马鞭,三停青龙刀。训弟穿绿蟒折扇。口戴黑三,足穿黑靴。
在艺术处理上,关羽第一个出场由马夫扛刀牵马而上,西皮二六以后没有小开打,斩蔡后增加了下马后的表演动作,训弟中强调了对于张飞的教育等。唐韵笙在该剧中通过细致的唱和做,着力表现关羽性格中的一个侧面,即始终如一地忠于桃园结义的情感。表演细腻、含蓄、深沉,使该剧具有鲜明的唐派风格。

根据《唐韵笙舞台艺术集》整理

录入:小邢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3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探子上。)

探子   (念)     探得军情事,报与将军知。

     (白)     俺,曹营探子是也。只因关羽过关斩将,在黄河渡口将大将秦琪刀劈马下,俺不免将此事报与蔡阳老将军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探子下。)

【第二场】

(大帐。发点。众兵将、蔡阳同上。)

蔡阳   (点绛唇牌)  出师朝堂,盔甲明亮,军威壮,将勇兵强,要把烟尘扫荡。

     (念)     须是三冬雪,发如九秋霜。中原为上将,威名天下扬。

     (白)     老夫,蔡阳。只因刘辟、龚都二次汝南谋反,今奉曹丞相将令,统领五万人马兴师问罪,今乃黄道吉日,正好兴兵。

             众将官,兵发汝南去者。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老将军在上,探子大参!

蔡阳   (白)     有何军情起来讲!

探子   (白)     老将军容禀;今有关羽过关斩将,在黄河渡口将少将军秦琪刀劈马下!

(小牌子。)

蔡阳   (白)     不好了!再探!

(探子下。)

蔡阳   (白)     且住。胆大关羽竟敢将吾外甥秦琪刀劈马下,岂能容他猖狂。

             众将官,人马不去汝南,追赶关羽去者!

(众人领起,同下。)

【第三场】

关羽   (内唱)    挂印封金辞汉相,

(甘夫人、糜夫人、二车夫、老军、小校同上,关羽、马夫同上。)

关羽   (唱)     灞陵挑袍马蹄忙。

             千里单骑寻兄长,

             一路风霜离许昌。

             过五关斩了六员将,

             黄河战惇别郭常。

             晓行夜宿阳关上,

             饥餐渴饮路途忙。

马夫   (白)     启禀二爷:一路匆忙,人困马乏,前面有一松林何不歇息歇息再走。

关羽   (白)     好,军仗从人转入松林。

(众人同入林,关羽下马。马夫牵马下。)

关羽   (白)     参见二位嫂嫂。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二弟免礼!

关羽   (白)     谢嫂嫂。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二弟,千里风尘艰难险阻,我姐妹连累你了。

关羽   (白)     此乃小弟份内之事,何足挂齿。只是小弟一路闯关斩将,二位嫂嫂车仗之上多受惊慌,乃弟之罪也!

(马夫急上。)

马夫   (白)     启禀二爷:东南角下尘土高起,想是曹兵追来!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喂呀!

     (同唱)    虎口余生才脱险,

             又遇豺狼把路拦。

关羽   (白)     二位嫂嫂,休要惊慌。前面芒砀山下有一古城,孙乾对弟言道,三弟在彼处占据,不知真假,待小弟差人前去探听明白,若是三弟在此,命他出城迎接。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如此速速派人前去。

关羽   (白)     二位嫂嫂请入后松林。

(甘夫人、糜夫人同下。)

关羽   (白)     马夫,命你去至前面古城,若见你家三爷,就说你家二爷保定二位主母来到古城,叫他快些出城迎接。

马夫   (白)     遵命。

关羽   (白)     转来,你家三爷性情不好,你要小心回话。

马夫   (白)     小人知道了。

(马夫下。)

关羽   (白)     正是:

     (念)     不惧千般险,一心复桃园。

(关羽下。)

【第四场】

(四兵士、张飞同上。)

张飞   (念)     弟兄结拜在桃园,乌牛白马祭地天。徐州不幸曾失败,红脸的他负义降曹瞒。

     (白)     俺,张飞。当年弟兄徐州失败,俺老张来到芒砀山赶走了古城狗官,嘿!我就坐了这古城的县令。每日操演人马以图后举,谁想那红脸的竟降顺了曹阿瞒,日后若得相见,我岂肯与他干休!适才校场操演,尔等的武艺越发精壮了,哈哈哈哈!

             嘚,三军的,准备羊羔美酒大家痛饮哪!

(马夫上。)

马夫   (念)     离了松林地,来此是古城。

     (白)     里面哪位听事?

兵士   (白)     作什么的?

马夫   (白)     有劳通禀,就说马夫求见。

兵士   (白)     候着。

             启禀三爷:外厢马夫求见。

张飞   (白)     唤他进来。

兵士   (白)     是。

             随我进来。

马夫   (白)     是。

             马夫与三爷叩头。

张飞   (白)     起来。你奉何人所差?

马夫   (白)     奉我家二爷所差。

张飞   (白)     敢是那红脸的吗?

马夫   (白)     正是我家二爷。

张飞   (白)     将他哄了出去!

马夫   (白)     且慢!我家二爷保定二位主母千里迢迢来到古城,请三爷迎接。

张飞   (白)     你且住了!你家二爷无仁无义,忘却桃园盟誓,有始无终真心降顺曹营,有何脸面来见弟兄。若要相见除非是临阵交锋。

马夫   (白)     小人有下情回禀。

张飞   (白)     讲!

马夫   (白)     三爷容禀:我家二爷有仁有义不忘桃园盟誓,有始有终假意归顺曹公。千里迢迢来会弟兄,眼前讲话有一人不通。

张飞   (白)     哪个不通?

马夫   (白)     就是三爷不通。

张飞   (白)     你待怎讲?

马夫   (白)     三爷你不通!

张飞   (白)     咋咋咋哇呀……

(张飞用枪刺马夫,马夫下。)

张飞   (白)     嘿!若不是他两腿快如风,这丈八矛定要刺他个前后皆通!

             小校的!带马出城会他!

(张飞、众兵士同下。)

【第五场】

(马夫上。)

马夫   (白)     有请二爷,

(关羽上。)

马夫   (白)     参见二爷。

关羽   (白)     罢了,可曾见着三爷?

马夫   (白)     见着了。

关羽   (白)     为何不见他出城迎接?

马夫   (白)     二爷容禀:那三爷言道,二爷无仁无义,忘却桃园盟誓,有始无终,真心归顺曹公。若要相见除非是临阵交锋!

关羽   (白)     马夫,旁人不知,难道你还不知你二爷的苦心?

马夫   (白)     小人怎的不晓。

关羽   (白)     你是怎样回答?

马夫   (白)     小人言道:我家二爷有仁有义不忘桃园盟誓。

关羽   (白)     嗯……

马夫   (白)     有始有终假意归顺曹公。

关羽   (白)     着啊!

马夫   (白)     千里迢迢奉嫂寻兄,眼前讲话有一人不通,三爷问道哪个不通,小人斗胆言道就是三爷不通!怒恼了三爷,他、他、他提枪就刺!

关羽   (白)     你便怎样?

马夫   (白)     哎呀二爷呀!若不是小人两腿快如风,险些被他刺个前后皆通!

关羽   (白)     噢!三弟还是这样性暴!弟兄失散多年难免疑心,待我亲自会他。

             小校的,好好保护二位主母。

             马夫,与爷抬刀带马!

(关羽下,换衣上,马夫领起,同走圆场,亮相,同下。)

【第六场】

(众兵将、蔡阳同上,过场,同下。)

【第七场】

(水底鱼牌。关羽、马夫同上。起鼓。)

马夫   (白)     三爷出城来了。

关羽   (白)     噢,三弟来了!

(张飞、四兵士同上。)

张飞   (白)     看枪!

关羽   (白)     三弟!弟兄失散多年见了愚兄一言不发,为何劈面就刺?

张飞   (白)     红睑的!你忘了桃园结义归顺曹营,有何面目来会弟兄?你看枪!

关羽   (白)     三弟!只因愚兄被困土山,二位嫂嫂在城中无人保护,万般无奈约下三事,降汉不降曹。三弟为何如此多疑?

张飞   (白)     红睑的,红睑的!你在曹营,那曹操待你是何等恩厚,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马献金下马献银,赐你美酒红袍,是何等快乐,你回来作甚?

关羽   (白)     三弟!那曹操虽然待兄不薄,我也曾斩颜良诛文丑报效于他。今闻大兄长现在河北冀州袁绍处,为此奉嫂寻兄,三弟不信,车仗之上问过二位嫂嫂你就明白了!

张飞   (白)     噯!不提起斩颜良诛文丑还则罢了,提起此事叫你张三爷我好恼啊!好恨!

关羽   (白)     你恨着何来?

张飞   (白)     你且听道:当年我弟兄除州失散,俺大哥投奔河北袁绍帐中,暂为栖身。那袁绍差遣大将颜良攻打白马坡,被你刀劈马下,延津你又诛了文丑,那袁绍闻得此讯要将俺大哥推出斩首。幸得大哥巧言相辩,哄过袁绍才得活命。这,这都是你办的好事!你啊你看枪吧!

关羽   (白)     三弟,你当真不认为兄?

张飞   (白)     不认你!

关羽   (白)     果然不认为兄?

张飞   (白)     实话跟你说吧,我呀,早跟你拔了香头子了!

关羽   (白)     你我弟兄撕杀起来岂不被人耻笑,望三弟将二嫂接进城去,待为兄下马自刎一死,以表真心!

张飞   (白)     好哇!你自刎一死免得你张三爷动手!

关羽   (白)     罢!罢!罢!

     (唱)     勒马停蹄珠泪掉,

             青龙刀斜跨在马鞍鞒。

             想当年在徐州弟兄们失散了,

             困土山得相会故友张辽。

             失下邳为保护二位皇嫂,

             约三事降汉室并未降曹。

             曹孟德他待我礼义甚好,

             上马金下马银美酒红袍。

             官封我汉寿亭侯爵禄非小,

             大丈夫岂能够忘却了旧交。

             今闻得大兄长投奔袁绍,

             挂印封金饯行在灞陵桥。

             过五关斩六将直奔黄河道,

             斩秦琪走单骑千里迢迢。

             念桃园三结义同把汉保,

             刘、关、张虽异姓似同胞,莫动枪刀!

张飞   (白)     嘿!咱老张这铁石心肠被他这么一哭,也就哭软了!嗯,也罢,待我将二位嫂嫂接进城去,少时再来与他辩理。

             啊二哥,既然如此就请二位嫂嫂进城也就是了!

关羽   (白)     这便才是。

张飞   (白)     嘚三军的,将古城打开。

(吹打。甘夫人、糜夫人、车夫同上,过场,同下。)
张飞、

关羽   (同白)    带马!

(张飞、关羽同上马。起堂鼓。张飞观望,进城关门,关羽至城前,急勒马退。)

关羽   (白)     三弟,因何将兄关在城外?

张飞   (白)     红睑的呀,红睑的!你归顺了曹操,今又前来诈取俺老张的古城,你道是与不是?

关羽   (白)     三弟何出此言?

张飞   (白)     你来看!那些人马是哪里来的?

关羽   (白)     三弟!观见来将高悬蔡字旗号,想是蔡阳发来人马。只因兄在黄河渡口刀劈秦琪,想那蔡阳乃是秦琪的舅父,如今定是与他外甥报仇而来。三弟你、你、你快些开城才是!

张飞   (白)     你的好诡计呀!好妙策!你与蔡阳定下里应外合之计,前来行诈,杀我个措手不及,你这诡计被张三爷看破,俺老张虽然粗鲁,嘿!我是粗中有细,我呀!我不上你的当!

关羽   (白)     三弟!你如此多疑,愚兄难以辩白。也罢!望你放我进城歇息片刻,多带人马,待兄斩了蔡阳以解此疑。

张飞   (白)     放你进城是万万不能!也罢,咱老张看在桃园的份上,在城楼上助你三通战鼓,十面旌旗,这头通鼓,紧扣连环。二通鼓,速跨雕鞍。这三通鼓,立斩蔡阳。你若斩了蔡阳还则罢了,如若不然,红脸的呀,红脸的,你是休想进城!

关羽   (白)     三弟!为兄一路之上风餐宿露,力尽筋疲,还望三弟多赐人马才是!

张飞   (白)     唉!再若絮絮叨叨,滚木垒石打将下去!

(一番,二番,乱锤收住。)

马夫   (白)     二爷,斩了蔡阳再与三爷辩理。

关羽   (白)     马夫!杀——

(蔡阳上。)

蔡阳   (白)     来者敢是关云长!

关羽   (白)     然!

蔡阳   (白)     关云长!你一路之上过关斩将,黄河渡口又将我外甥秦琪刀劈马下,是何道理?

关羽   (白)     蔡阳,老将军!关某奉嫂寻兄行至黄河渡口,秦琪百般阻拦,不放过渡。万般无奈将他诛之,并非出于有意。

蔡阳   (白)     关云长!老夫今日带领人马要与我外甥报仇雪恨!

关羽   (白)     蔡阳,蔡阳!你再三逼迫,恕关某无礼了!

(关羽、蔡阳同起打,关羽败下,蔡阳追下。九锤半。关羽上,拖刀。蔡阳上,关羽斩蔡阳。关羽下马,揉腿望张飞,指,下。)

张飞   (白)     哎呀且住!我家二哥将蔡阳刀劈马下,少时进得城来,我以何言答对?哎呀,这……唉,有了,待我前去哀求二位嫂嫂与我讲个人情,我就是这个主意!

(张飞下。)

【第八场】

(甘夫人、糜夫人、旗牌同上。)

甘夫人  (念)     失散各一方,

糜夫人  (念)     相会叙衷肠。

(张飞上。)

张飞   (白)     哎呀!二位嫂嫂!适才城楼之上有所不知,得罪了我家二哥,此事还望二位嫂嫂与小弟周全,讲个人情才是。

甘夫人  (白)     三弟不该疑心重,不念我等远路而来,反将你家二哥关在城外,险遭不测。似你这等不念情义之人,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我姐妹不管你的事情!

张飞   (白)     唉,桃园哪!

(张飞哭,跪。)

甘夫人  (白)     三弟不必如此,知错改过也就是了!

(甘夫人扶起张飞。)

张飞   (白)     哎……多谢二位好嫂嫂。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就该换了青衣小帽,迎接你家二哥进城才是!

张飞   (白)     那个自然。

(张飞出门。)

张飞   (白)     嘿!好嫂子!

(张飞下。甘夫人向旗牌。)

甘夫人  (白)     准备官袍带履,迎接你家二爷进城。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出门下,甘夫人、糜夫人同窝下。)

【第九场】

(关羽、马夫、旗牌同上。)

关羽   (唱)     卸连环露出了綠袍甲冑,

             关云长今日里才展眉头。

             耳边厢又听得人喧马吼,

             是何处的军卒们吵闹不休?

     (白)     马夫前去看来。

马夫   (白)     遵命。

             那厢人等因何事喧哗?

龙套   (内同白)   我等乃蔡阳帐下,失散军卒,无处投奔,故尔在此喧哗。

马夫   (白)     稍安勿躁。

(马夫向关羽。)

马夫   (白)     回禀二爷:那厢乃是蔡阳人马,无处投奔,故尔在此喧哗。

关羽   (白)     旗牌过来,听我吩咐。

     (唱)     叫他们不愿为伍各自还乡,

             愿从军者注册收留。

(旗牌下。张飞上。)

马夫   (白)     做什么的?

张飞   (白)     烦劳通禀:古城县令张飞特地前来迎接我家二哥进城。

马夫   (白)     候着。

             启禀二爷:古城县令张三爷前来迎接二爷进城。

关羽   (白)     不用。

马夫   (白)     我家二爷言道不用,往下跪!

张飞   (白)     噢、噢,往上跪。

马夫   (白)     往下跪!

张飞   (白)     噢!往上跪!

马夫   (白)     呸!着打!

张飞   (白)     好小子,你官报私仇!

(张飞下。)

关羽   (白)     马夫,带路!

     (唱)     叫马夫你与我头前路引,

             大摆大摇一步步走进了古城。

(关羽,马夫同下。)

【第十场】

(牌子起。旗牌、关羽同上,甘夫人、糜夫人同上,出门口迎接。)

关羽   (白)     参见二位嫂嫂。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二弟少礼,请坐。

关羽   (白)     谢嫂嫂。

甘夫人  (白)     啊,二弟,如今三弟已知前过要我姐妹与他讲个人情,还望二弟念在兄弟情义原谅他吧!

关羽   (白)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嫂嫂切勿为念。

糜夫人  (白)     三弟如今悔恨已极,无有脸面见你,我姐妹暂退,你弟兄二人各叙衷肠。

关羽   (白)     小弟遵命。

(张飞上。)

张飞   (白)     二位嫂嫂请转。

(张飞与甘夫人、糜夫人作手势,甘夫人、糜夫人拂袖同下。)

张飞   (白)     嗳!自家兄弟算得了什么?待俺自己进去。

关羽   (白)     桌案现有古书,待某观看。

     (唱)     看《春秋》,忠烈臣千古可鉴,

             沧海桑田倾刻间。

     (白)     看外厢清空碧透,待我出外赏月。何人在此?

张飞   (白)     翼德,张——飞。

(张飞跪。)

关羽   (白)     我当何人,原来是张翼德。

张飞   (白)     不敢,小弟张飞。

关羽   (白)     张三爷。

张飞   (白)     不敢,张三,张三。

关羽   (白)     因何跪至尘埃?

张飞   (白)     小弟一时之错,得罪了二哥,小弟给您陪礼来了!二哥咱们是仁义弟兄,您还能跟我一般见识吗?

(张飞欲起,关羽怒视,张飞复跪。)

关羽   (白)     好一个仁义弟兄!你在城外见着愚兄劈面就刺,你的仁在哪里?闭城不纳义在何方?你忘却桃园结义之时对天盟誓,共扶汉室,一在三在,一死三亡!我在曹营思兄想弟,哪有一日忘怀!兄斩颜良诛文丑均未得知大哥的音信,幸而陈震下书,兄才知大兄长在河北袁绍处。因此即刻三次辞曹,挂印封金奉嫂寻兄!你可曾想过,我若是真心降曹,焉能闯关斩将刀劈秦琪?就是那蔡阳也不能死于马下。弟兄多年不见实指望见面叙叙为兄的苦衷,不想你一言不发,提枪就刺!

(甘夫人、糜夫人暗同上,听。)

张飞   (白)     二哥,你看我这一枪刺得可好?

关羽   (白)     咳!你这一枪只刺得为兄悲愤交加,珠泪双淋!那时节,为兄只有忍痛含冤对你说明来历。也是你发了一点恻隐之心,才打开古城将二嫂接进城来。谁想那蔡阳带领大兵遮天盖地而来,在这生死关头,你将为兄关在城外,助我三通战鼓十面旌旗,三通鼓罢斩了蔡阳放我进城,三通鼓若是斩不了蔡阳,我的人头岂不断送他人之手!你、你、你忘却桃园盟誓,不念结义之情,为今二位嫂嫂已到古城,望你送到河北冀州面见大兄长,关某要回转蒲州解良去了!

(关羽欲出门,见甘夫人、糜夫人,退回。)

张飞   (白)     二哥你不能走啊!

(甘夫人、糜夫人同进屋。)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啊二弟,我姐妹这厢也与你跪下了!

关羽   (白)     唉!嫂嫂哇……

     (唱)     刘、关、张宴桃园共图报效,

             怎奈他忘却了昔日故交!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三弟,你家二哥所言甚是。从今往后千万不可鲁莽行事的了!

张飞   (白)     小弟谨记教训,再也不鲁莽行事了!

关羽   (白)     三弟!

     (唱)     情同山岳,仰天祝告,

             誓同生死,羊左之交。

             手挽手把三弟叫,

     (白)     三弟,

张飞   (白)     二哥!

关羽、

张飞   (同白)    这,啊,哈哈哈哈!

关羽   (唱)     事从两来,从今后,兄与弟胜似同胞!

(张飞向关羽施礼,关羽、张飞同向甘夫人、糜夫人施礼。甘夫人、糜夫人同下。关羽、张飞携手同亮相。)
(完)


浏览次数:7230 ┊ 字数:7181 ┊ 最后更新:2006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